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4部分

热煌婕夷芄唤薮蟮耐妒铮敲闯敲怕サ哪臼峁挂约敖餾è的瓦片也能抗住巨石的轰击,因此,有防御值颇高的屋顶遮挡,方志文以及徐庶,还有一票shè击指挥官和传令兵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甲队按顺序装定shè界!”
“第一组shè高47,水平93!”
“第二组shè高42,水平65!”
“第三组.....”
方志文将每五台投石机划分为一个小组,北城这边一共八百多台投石机。分成了一百多个队,再分成三组进行轮shè,方志文的背后有三十名shè击指挥和配套的旗号传令兵,这些shè击指挥将会按照方志文的要求计算出shè击的数据,每一名负责管理六个shè击小组,每一次发出两个装定的shè界命令。
“甲队齐shè准备!”
“准备完毕!”
“shè击!”
“砰砰~”
密集的弹shè声音响起,这回呼啸的空气撕裂声是向着外面飞去了,同样,城外的敌军也是分队进行shè击的,于是。双方的投shè物再次在空中交汇而过。
“轰轰~!”
方志文的眼神很好,清楚的看到又有数十台敌军的投石机被摧毁,连带着被砸死的敌军也不少,被巨石激起的碎雪和碎木漫天飞舞,看上去很是壮观。
“乙队按顺序装定shè界!”
“第一组shè高42,水平90!”
“第二组shè高44,水平83!”
“第三组.....”
“元直,很壮观吧?”
“呵呵,是很壮观。敌军的步兵出动了!”
“再不出动等我们击溃敌军的远程他们的步兵还在路上那损失就太大了,时机把握得还不错。不知道部队的指挥和属xìng如何,元直,注意记录他们使用了多少召唤卡,根据我们的统计,召唤卡流通的数量是很小的,但是这段时间见过的召唤卡数量已经有几十张了,还出现了七阶的召唤卡,这事有些怪!”
“不怪,不过是积累下来一起用罢了。估计今天还会出现十几张,明天可能就没有了。”
方志文扭头看了看徐庶淡定的样子,笑了笑道:“希望你是对的!齐shè准备!”
“准备完毕!”
“shè击!”
“砰砰~”
............................................
北城外的攻击阵地指挥所,其实也说不上是指挥所,不过是一个井欄,站在这里能够观察全局,负责指挥的玩家就将这里作为指挥所。他们这是欺负方志文的骑兵不敢出城,若是方志文在城外还有一支能够机动的部队,这种指挥所是极其危险的。
“我靠!城里的远程shè击长眼睛了!怎么打得这么准,一轮就摧毁我们数十架投石机。照这么打下去,不用半天,我们的投石机就打光了。”
“这说明方志文就在这面城墙上!”
“他怎么知道我们会主攻这边的?”
“呵呵,你能想到利用顺风的优势,人家就想不到么?何况这城有多大啊,就算不知道,看到我们展开攻击部队之后也知道了。”
“这不科学啊!我们是顺风,所以才能在五百步之外攻击到城墙和城内的设施,但是他们的远程投shè怎么会逆风shè出五百步之外的?”
“你没研究过方志文的属xìng么?他有shè击专jīng,而且级别很高,自然在shè程上有这巨大的优势。”
“我靠!如果我们能有一张shè击专jīng的召唤卡就好了,或者培养一个shè击专jīng的指挥官也好啊!”
“召唤卡那种东西多难得,而且还只能使用一刻,至于培养shè击指挥,我们不是正在培养么,不过这个特长是需要不断的战争来训练的,难度相当大,而且还要花时间去赚取功勋值,这两方面很难兼顾。”
“吗的,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还是看看步兵能不能攻上去吧,这些积雪太讨厌了,步兵的推进慢了很多,大型的器械也上不去。”
“呵呵,你怎么不说这些积雪也帮我们阻挡了方志文的骑兵,否则他们的弓骑兵出来,我们用什么来对抗那些shè程超远的弓骑兵,知足吧!”
指挥所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将目光投向了正在推进的步兵团。
一个个顶着盾阵的步兵团正在雪地上缓慢但是坚定的推进着,地面有积雪,走起来自然是很艰难的,但是只要走过一次之后,这些积雪被踩实了之后,就好走多了。
不过踩实的积雪变成了冰,走向去却变得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参与进攻的将士们都在鞋子上绑了干草用来防滑,甚至还带着一小袋的泥土,洒在一路走过的冰面上。
这些细节方面,玩家们做得相当不错,也因此,在积雪阻挡的前进道路上,玩家部队进攻的还算是顺利,除了不时的会掉进被积雪覆盖的陷阱,整个进攻过程基本上没有出现大的失误。
“各位兄弟。加把劲,就快进入shè程了,等会尽量的加速啊!”
“吼!”
“召唤卡可以使用了没有?”
“再等等,时间宝贵,一定要在进入shè程之后使用!”
“重弩兵准备!最大shè程抛shè,注意方向!”
弩兵阵的第一排弩兵会根据面前的旗帜位置,来调整自己的shè击方向,而他们身后的弩兵则会参照前面的士兵一起调整方向,而最终决定方向的。是弩兵shè击指挥。
“齐shè预备!放!”
“嗡嗡!~”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一大片黑云忽地从城墙后面升起。向着三百步之外的敌军飞去,那个架势看上去很是惊人!
“集火shè击!”
方志文的指挥很到位,直接将第一轮shè击的近万支弩箭集中到了一个步兵方阵上,这一片黑云仿佛择人而噬的诡异妖魔,猛地在空中一拢,向着目标飞扑了下去。
被攻击的目标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攻击目标,只是觉得光线一暗,然后就是剧烈的撞击,仿佛一只巨大的苍蝇拍。狠狠的拍在了像是一只鬼祟蟑螂的步兵方阵上。
“轰!”
“啊~!”
“呃~”
集火shè击确实是很变态的技能,这个技能将弩箭的穿透杀伤叠加上了重量的撞击杀伤,对付盾阵真的是很有效的攻击方法,只不过这个技能太稀有了,方志文属下那么多的弓骑兵和弓箭将领,居然没有一个人有这个技能,在市面的技能书更是从没有出现过。想必这种技能书肯定都是当宝贝了。
一轮攻击,几乎将这个两千人的步兵方阵彻底打残,他们已经没有继续前进的必要了,只好收缩起来。找到受伤的战友,然后慢慢的后撤。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方志文有条不紊的轮番指挥弩兵和投石机,将他的shè击jīng通和shè击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重弩兵的shè界并不是很大,尽管方志文凶悍的shè击技能不断的逞凶,但是也不能完全阻挡攻击部队的进攻,终于不断的有攻击部队到达了城下,开始竖起盾墙与城上的轻弩和弓箭对shè,给城头的守军带来了伤亡。
“大人,那一块似乎有一个使用了召唤卡的异人将领!”
“是那个在指挥弩兵shè击,穿着制式铠甲,带着黄领巾的家伙?”
“对,就是那个!估计有五阶上,应该是弓箭专jīng!”
“知道了!”
方志文应了一句,一边掏出自己的弓箭,一边继续指挥了一轮投石机攻击和一轮弩箭齐shè,在这两个部队重转的时间间隔中,方志文张弓搭箭,几乎在瞬间就连续shè出了一箭。
“轰击!”
正在指挥弩兵结阵攻击的玩家将领似乎若有所觉,猛地将身体缩进盾阵后面,但是,方志文的第一轮攻击就是武将技,而且是群杀的武将技。
‘轰!’剧烈的爆炸让盾阵顿时四分五裂,破碎的盾牌飞起几丈高,地面上碎雪和冰渣乱飞,期间夹杂着各种碎肢残骸等杂物,还有鲜红的血沫。
“流火!”
没等这一蓬雪雾散开,一条红线再次飞袭而止,仿佛来自天际的流火,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在轰然炸开的火球中,碎雪什么的都化作了白sè的水汽和烟雾,遮挡了一大片的面积。
方志文最后的一支箭shè出的最慢,似乎他也被这烟雾给阻挡了视线,缓缓的开弓,慢慢的移动箭矢!
“宁神一击!”
‘嘣!’
“咻嘶!”
黑sè的箭矢仿佛电光一样转瞬就没入了白sè的雾霾之中,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片刻之后,一道白光闪烁,看那样子应该是击毙了目标了!
“重弩齐shè准备!”
“准备完毕!”
“shè击!”
“集火shè击!”
徐庶扭头看了看方志文,方志文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示意徐庶自己去观察结果,徐庶翘了翘嘴角,将视线转向城墙下方,顺便给城墙上自己的部队加了一个鼓舞技能。
第七百七十四章鏖战
“我擦!珍贵的召唤卡就这么给浪费了!”
在玩家的指挥所上,指挥官都戴上了颇具喜感的大眼睛道具,自然清晰的看到了城下那刚刚使用了召唤道具就被方志文三箭干掉的同伴,方志文这个**oss攻击力还是很强悍的,大家似乎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合理,相反,如果方志文很容易就被推了那才不合理呢。
“我都说了,不能单独的使用召唤卡,应该集中使用,不仅仅是集中在一场战役中,更加应该在局部进行集中,将这些召唤卡集结成一个小队,将他们的长处互相的组合起来,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如果刚才还有一个近战的召唤卡,那方志文还能这么轻易的得手么?至少最后的杀招能被阻挡住吧!”
“很有道理,一会让最后的三张召唤卡集中起来使用,看看能不能攻上城墙去!”
“我说,要不要将主攻的方向换一个地方,避开方志文就行了嘛!”
“这座挺县县城有多大?避得开么?”
“那怎么办,现在这个架势怎么攻得上去?”
“嘿嘿,他们很强,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我们的人海战术真的那么容易破解么,如果我们rì夜不休的攻击,你觉得他们能顶得住么?”
“rì夜不休?”
“对啊,就是rì夜不休,就算方志文再强,他的体力能受得住?他的jīng力能挺得住?他的谋略点数还有内力能支持么?人海战术的jīng华在于一个字-‘耗’!我们就是要耗死他!很多的原住民都忘记了这一点,咱们异人不但不死,更可以不眠不休啊,咩哈哈哈!”
呵,原来还有这招。够无赖的啊!”
“呵呵,管他无赖不无赖,只要好用就行了!”
“那召唤卡就不忙着用了吧,等到他们撑不住的时候再说。”
“嘿嘿,那是自然。”
.....................................
“元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方志文一边很有节奏的指挥着防御部队的攻击,一边抽时间向徐庶问道,徐庶微微的皱了皱眉道:
“发现了,似乎他们并不急着进攻。相反,他们对攻击节奏似乎更在意。从后续部队的投入看,敌军似乎很好的平衡了城墙下部队的数量,一直保持一个相当的压力给我们,但是又不急于向城墙上进攻,搭好的云梯几乎都是摆样子的。”
方志文皱了皱眉,扭头对身边的一个卫将道:“你去看看后勤统计数据,我们的消耗如何?”
“大人是觉得他们要打消耗战?”
“可能是的,不然为何不猛攻,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难道他们不懂这个道理?那么控制战斗节奏的理由就是拖长战斗的时间,降低我们的防御效率,从这两个方面看,一个是想要消耗我们的器械器材,另一个则是消耗我们的体力和持久战斗力。”
“属下明白了,我差点忘记了。异人们似乎晚上也是在活动的,可以不眠不休啊!”
“不,不是可以不免不休,而是比我们有更长的耐力罢了。我们每天需要休息,而异人则是两天才需要休息,但是同样,他们休息的时间会比我们长,不过在他们休息之前,我们必须要顶住他们不眠不休的进攻数rì,如果他们还有能力轮换的话,那可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徐庶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那我们的部队也必须轮换了!另外,异人是可以不眠不休,但是他们的士兵也......我明白了,为什么进攻中出现的异人这么少,他们将会在夜间进行进攻,对吧?”
“没错!一方面我们固然要采用轮换的办法,另一方面,还必须提高器械的杀伤效率,不要进行盲目的shè击,另外,命令李元志、高顺和周泰加快攻势!”
正说着,刚才去查询后勤消耗的卫将跑了回来,查询的结果果然如方志文所料,如果按照这种速度消耗,大型器械将会在两天后告馨,至于箭矢擂石,则还可以支撑六天左右,不过,这是按照每天只战斗白天这个五个时辰计算的,如果是rì夜不休的战斗,必须要将数据减半。
“也就是说,如果敌军能够维持这种强度的进攻两天,我们差不多就得主动撤退了!”
“撤退?他们会紧紧的追着攻击吧?”方志文轻笑了一下说道。
“我们缓缓地退到下一个城市,然后逐城争夺应该是可以的。”
“不好说,先不管这个,现在先想办法尽力的杀伤敌军,这样的话撤退的时候也轻松一些,呵呵。”
发现了敌军的企图之后,徐庶迅速的做了调整,将主战部队和民兵都分成两队进行轮换,同时也降低了反击的力度,只是用尽量jīng确的shè击来伤害敌军,在必要的时候才会使用一点擂石。
这么一来,城墙附近的战斗似乎没那么激烈了,双方的战斗更像是在进行shè击比赛,但是这么一来,方志文shè击专jīng的优势就更加占便宜了,远程部队的交换也是如此,很快玩家就发现,自己继续这么打的话是很吃亏的。
“被发现了!这徐庶真的是不容小觑啊!”
“城内这么一调整,作战效率反而上去了。这么下去不行,就算我们的体能能够持续的消耗下去,士兵数量和物资补给也都会出问题,特别是玩家在夜里的进攻中死亡的话,会有四天的空白期,这期间我们的攻击力量就很弱了。”
“如果在夜里将城池攻下的话一切的难题就都解决了!”
“说得容易,真的能够攻下来么?”
“只要耗下去,至少机会比现在就猛攻要大得多,各位的看法呢?”
“那是肯定的,届时防御方的人数也肯定是比现在少的。还有谋略点的消耗,内力的消耗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夜间的战斗还是值得期待的。”
“这么说,战斗就这样维持下去?”
“暂时先这样吧!”
......................................................
双方的战斗陷入了最难受的阶段,那就是鏖战的阶段,大家拼的不再是勇气和能力,而是意志,双方的将士都在机械的战斗。而这种战斗模式会让人感到疲劳和厌倦。
徐庶不得不将城下的重弩兵和城上的轻弩兵进行轮换,以便让这两个部队都保持比较好的jīng神状态。并且不时的让异人上城墙去玩一会,异人们的活泼和兴奋,会传染给城上的将士。
徐庶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持部队的兴奋度,方志文也将自己的shè击指挥官分散下去,负责局部的jīng准shè击指挥,以提高防守的效率。
时间就在这种相对沉闷的战斗中不知不觉的流逝,中午过去了,太阳开始西斜。夕阳落下了,城里城外都点上了火把,弓弦已经换了几条了,几乎每个战位上的投石机都已经烂了几架,持续的战斗几乎让所有的人都开始有些麻木了,这时候,战斗已经不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而是一件让人痛恨的事情,每一个将士都希望战斗尽快的结束,这种毫无兴奋度的战斗实在是太累人了,连一向喜欢战斗的玩家都有些受不了了。
“轮换吧?”
“不急。再等等,将士们还是可以支撑的,给他们一人发一支兴奋剂吧!”
方志文诡异的笑着,徐庶一愣:“什么兴奋剂?有这种东西么?”
“酒啊!给他们每人发一小瓶酒,告诉他们一个时辰之后轮换,让他们将jīng力在这一个时辰都发泄完吧!”
一......”
方志文知道徐庶在担心什么,他是在担心今夜玩家会倾全力进攻,而这些部队却将jīng力完全消耗光,万一城破了,这些将士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了。
“没有什么万一,我们用自己的xìng命来保护他们就是了!”方志文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却透着一丝决绝,徐庶一惊,凌然应是!
方志文的决定让正在战斗的将士们吃了一惊,但是随即就兴奋了起来,平时在部队里都不让喝酒,现在在战场上居然让喝酒,而且还是主公免费给的,这种好事大家自然不会拒绝,于是,喝了酒的防守部队仿佛打了兴奋剂一样,掀起了一次反击的小,让城下的攻击部队不小心吃了次大亏。
“元直,你去休息两个时辰,凌晨的时候是最艰难的时候,另外,将情况如实的告知异人,请他们务必坚持。”
“大人,那你.....”
“我?我的小秘密你不知道么?顺便让定远和汉升也轮换休息一下,上半夜敌军肯定不会有太强的攻势的。”
徐庶略微想了想,点头道:“属下遵命,那这里就拜托大人指挥了。”
“呵呵,去吧,睡不着的话,就喝点酒,很有效的,呵呵。”
徐庶扭头看去,方志文已经转回头去,驾轻就熟的一边指挥shè击,一边自己也不时的开弓shè杀城下的那些指挥将领,事实上这一天下来,死在方志文箭下的敌军将领已经过百了,幸好异人的部队将领多,否则,可能早就受不住了。
看着方志文的背影,徐庶微微的笑了笑,心里很踏实,拍了拍自己身上有些褶皱的衣衫,徐庶转身而去,高瘦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阶梯上。
第七百七十五章血战
战斗到了下半夜,城外的东莱联军果然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击,一直以来,城外的攻击都是万人级别的,这次的攻击,则几乎每一个方向上都投入了超过两万部队,而且其中近半都是玩家!
这种程度的攻击连方志文这边防御起来都有些吃力,更不用说甄翔和黄忠的副将负责防御的城墙了,一时间挺县的局面居然岌岌可危!
“杀!~”
城墙上喊啥震天,东莱两郡终于在火光中登上了城头,展开了城头短兵相接的争夺战。
“让异人上城墙,重弩兵稍微后退三十步,投石机准备一次遮断shè击!”
“诺!”
“元直,主意对方的召唤卡,如果发现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明白!”
“主公!~”
方志文的话音才落,一名卫将就在城下大声的高喊!
“主公,西侧城墙上出现了三名使用召唤技能的异人,现在那边挡不住了,请主公速发援兵!”
方志文一愣,随即忽地一转身,笑着朝城楼的楼梯走去:“元直,跟我来,卫队准备战马,我们从城墙上跑过去!”
“大人!”
“没事,你跟在我内侧!别掉队哦!”
一行五十几人,全部都是三阶以上的将领,在城楼侧面上了马,这些卫队右手持盾,挡住从城墙下面抛shè而来的弩箭,另一边则紧紧的护着方志文。但是方志文却将挡着自己的卫将推开,手里的短刀一旋,将箭矢统统打落,然后刀锋一指,大喝道:
“随我来!”
清脆的马蹄声在城墙上响起,城墙上的守军都用崇敬的目光接送方志文一行快速的从身侧飞驰而过,强烈的气流将落下的雪花横卷而起,打在一侧将士们的脸上,但是将士们仿佛一无所觉,只是高高的举着盾牌。帮着主公遮挡shè向战马的箭矢。
城下的攻击者自然也看到了在城墙上跑马的家伙,都纷纷的将手里的技能和箭矢抛向方志文,但是都被方志文手里的短刀打落,或者落在了后面卫将的盾牌上,方志文奔跑的速度太快了,错失了攻击机会的玩家们惋惜不已。
城墙不过两三里长,不一会功夫,方志文已经驱马转到了西侧的城墙上,正好看到城墙靠近北边一点的地方。已经被东莱联军突破了一大片,并且正在向两侧扩张。靠南的一边因为有城门楼阻断,推进比较困难,所以,登上城墙的玩家们都集中在北边。
而在他们的身后源源不断的玩家和士兵正在不断的登上城墙,方志文见状,眉头皱了皱,收起了手里的短刀,迅速的取出了弓箭,方志文身后的卫将迅速上前。用自己的盾牌挡住了主公的外侧!
方志文一扭脸,冲着徐庶大声道:“持长刀的巨汉,致盲他!”
说完,方志文手里的流火已经放了出去,之间一道红sè的光芒准确的越过了自己的士兵,擦过那名巨汗的脸颊,落在了他身后的人群中。
“轰!”
一团火焰猛地爆开。强烈的冲击和光芒顿时让攻势如cháo的敌军为之一顿,流火的爆炸点在城墙的正中,几乎让敌军的整个阵型都乱了。
被突如其来的技能命中的玩家们纷纷的使用技能和道具进行防御,而最前面的那个巨汉手里的长刀翻卷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个蓝黑sè的屏障。这招一用出来,立刻就暴露了他的实力,不到七阶是用不出这招刀气防御的大招的。
“致盲!”
“涉空箭!”
方志文的攻击跟着徐庶的技能一起发出,当那巨汗眼前一黑,发觉自己中了技能之后,几乎毫不犹豫的向后退去,并且手里的巨刃也不假思索的再施展一个刀气防御,他根本就不顾身边的同伴可能会被误伤,这也没有办法,召唤的时候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的。
于是这巨汉只好拼命的大喊道:“让开,让开!”
但是这么密集的阵型之下,能那么容易让开么!
方志文攻击的同时,敌方的攻击也如期而知,方志文的手里已经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柄黑sè的铁矛,只见铁矛似慢实快的在战马前面缓缓的划了一个大圈,只见那些飞shè而来的箭矢和技能,仿佛都被陷入了一个泥沼一样,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并且向着中间聚拢,然后被铁矛一击挑向了城墙外面。
这样也行!?
没等被惊呆的玩家们回过神来,从方志文的身边,忽然飞出了一蓬箭雨,这事方志文身边的卫将在攻击了,同一时刻,徐庶的致盲再次出击,最后,是方志文手里的铁矛,带着尖利刺耳的啸声,猛地被掷了出去!
阵前的玩家们都下意识的举起了手里的盾和武器,但是这些箭矢以及呼啸的长矛却从他们的头顶身侧飞了过去,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起回头,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这边三名激发了召唤卡的同伴,已经有两名倒在了地上,那名巨汗的额头生,正有一支黑sè的羽箭尾巴,而另一名持弩的玩家,则被shè成了刺猬,胸膛上还插着一支铁矛!
“尼玛!能不能这么凶残啊!”
“骑兵冲阵!”
“杀!~”
方志文手一伸,那支黑sè的铁矛又重新的回到了他的手里,见到自己主公到来,防守的将领们早就做好了让路的准备,听到主公的喝声,众将士忽然向两侧一让,将中间的道路给骑兵让了出来。
‘轰隆隆!’
一小队的骑兵却仿佛是一股铁流,猛地撞进了玩家组成的战阵!
首当其冲的,正是最后一名施展了召唤卡的玩家,只见他一手持盾一手拿着一柄巨大的狼牙棒,猛地向着方志文的战马头颅砸去。
“加速!”
雪夜怒了,猛地一个加速,那玩家的狼牙棒还没有来得及落下,雪夜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前蹄抬起,一蹄踢在了他的下体上,然后雪夜毫不停顿的一下子将他撞飞了出去,半空中,失去了身形和防御的这名悲催的玩家被方志文的铁矛一矛贯穿了身体,然后随手一挑,将尸体扔出了城墙之外。
但是同时,无数的箭矢和技能都罩向了方志文,不得不说,玩家的战斗意志绝对是顽强的,玩家的血也很长,这让冲阵的方志文身上受了不少的伤,幸好跟在他身后的徐庶没有受什么攻击。
方志文不管身上的箭矢和正在淌血的伤处,手里的长矛如同黑龙翻卷,周围两丈之内仿佛都是黑sè的矛影,范围内的玩家似乎被巨锤撞击了一样,纷纷的被撞了出去,然后被跟进的卫将们干脆的刺死或者斩首。
原本被逼得步步后退的守军也趁机跟在骑兵后面列阵推进,迅速的将失去的城墙重新占领回来,方志文一直带队冲到了城门楼的阶梯上,才停了下来,这边守御城门楼的守军也迅速的与方志文错身而过,收复了失去的城墙。
方志文跳下马来,也不管身上的箭矢和伤口,大声喝道:“准备擂石,元直,技能!”
徐庶大口的喘息着,闻言不顾自己还没有理顺的呼吸,直接连续的祭出了军师技。
“丢盔弃甲!”
“落石!”
方志文自然不甘落后。
“雷火轰击!”
徐庶的技能是减防加攻,方志文的技能是加强攻击效果,三个技能合在一起,顿时给正在攀城的东莱联军当头一棒,技能加上滚落的擂石,仿佛是从天而降的一股洪水,将正在攀爬和在城下的敌军清洗一空。
西面的半扇城墙顿时变得空落落的,一些在城头上的漏网之鱼随即被一一清除,方志文这才大大的喘了口气。
一边伸手扒下身上的箭矢,一边看了看自己的血条,这么短短的一此冲阵,居然去了三分之一的血,可想而知现在玩家的进步有多大了,虽然这里的地形有些不好,方志文的骑兵队阵法加成也因为人数关系比较小,但是这都不能够抹杀玩家的巨大进步。
一边的卫将赶忙上前帮方志文处理伤口,方志文自己则掏出一瓶人参露喝着,一边看向徐庶道:“元直有没有受伤?”
“没有,有大人在前面挡着,属下怎么会受伤。”
“那就好!呵呵,我军的伤亡似乎挺大的,近战时这些士兵的属xìng还是有些不如啊!”
徐庶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已经血流成河的城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是啊,敌军的战斗意志真是顽强,不知道其他几面城墙如何了?”
“很艰苦,能想象到,但是应该都能坚持,只是损失是不可避免了,不管怎么说,敌军杀伤我有生力量的目的算是达到了,问题在于我们对敌军的杀伤是否足够?”
“再怎么样,短期内也难改双方的兵力对比,不过,四天之内,敌军也不可能重新组织这样规模的攻击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转头向城外看去,茫茫的夜sè中,大朵大朵的雪花正在无声的飘落,城墙内外喊杀震天,清冽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一阵风刮过,雪花落进了方志文的脖领中,激得方志文一个激灵!
“呵呵,不管如何,只有打下去才知道结果!”
第七百七十六章不可战胜
挺县之战已经不眠不休的进行了三天两夜,这个号称有史以来最长的战斗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城外的东莱联军已经完全的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不是说他们的攻击多么疯狂,而是他们的指挥者的大脑开始疯狂了!
疯狂的大脑已经基本失去了理智,或者说,他们自己将自己逼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险路,尽管明知道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却不得不走下去,直到毁灭敌人或者被敌人毁灭了自己为止,为什么会弄成这样,现在东莱联军的各方代表和指挥官已经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了。
至于方志文,他此刻正站在城门楼靠外的位置上,默默的扫视着战场,不时的张弓搭箭shè杀敌人中最为活跃的将领,那个样子显得很轻松并且沉稳,让本来已经疲惫yù死、心神憔悴的守军将士们,重新有获得了战斗下去的力量。
要说累,那一定是主公最累了!因为他不但要指挥重弩、投石机乃至城墙上的战斗,甚至还要身先士卒的带领守军将攻上城头的敌军赶下去,即使敌军的攻势稍缓,主公也会站在高高的城楼上,不时的开弓放箭,这三天两夜,主公的身影从来就没有从城墙上消失过。
有好事者统计了一下,方志文一天下来能够shè杀大概百名左右的敌军将领,三天两夜,小五百号人应该有了吧,想想都吓人,亲手灭了五百名敌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战绩啊!?人家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成为一名名闻遐迩的名将,甚至渐渐的有了军神的美誉,这绝对不是幸致,而是真正的一刀一枪的拼出来的,不服不行。
民兵和辅兵正在趁着战斗略微平缓的时间上了城头,将死亡将士的尸体搬运走,然后将补充的器械和擂石运上来,不过方志文知道,物资已经是没有多少了,剩下的时间就只能靠短兵相接来支持。
天上的雪花还在不停的飘落。方志文很怀疑,智脑从哪里弄来这大量的水分,难道海平面都下降了么?连续一个月的大雪,今年大家的rì子都不好过吧,这么疯狂的在这种天气之下还能大规模的作战,恐怕也只有青州吧。
从各地汇总来的情报显示,原本正在交战的地区都纷纷的停火了,连一向好战的吕布都不得不缩在了城池里面,停止了征讨刘岱的战争。让刘岱得以缓了一口气,重新布置防御的手段和兵力。
夜sè逐渐的深重。寒意也更深了,呼呼的北风吹动着城头的旌旗,发出剌剌的响声,城墙上和城墙下的火盆火把在呼呼的燃烧着,给正在不停厮杀的双方带来光明,同时也带走生命和灵魂。
喊杀声时高时低,技能和纸符的光芒不时的闪烁着,爆发出绚丽的sè彩,残酷的杀伤每时每刻都在上演。但是双方的将士似乎都已经对这种酷烈的事情视若无睹了,战友倒下了,没有人回头去看一眼,所有还活着的将士都举刀向前,亡命的砍杀着无穷无尽的对手,直到自己也跟战友一起,倒在冰冷而血腥的地上。
迎面而来的风中。带着浓厚的血腥味,那种味道三天两夜一直充斥着大家的鼻孔,从开始时候的中人yù呕,到渐渐的被血腥味刺激的疯狂和兴奋。甚至在心里渴望着更加浓厚和甜美的血腥,到了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将这浓重的血腥味视为无物,仿佛空气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大人.......”
徐庶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惊醒了有些失神的方志文,方志文放下举弓的手,愕然回头看向徐庶,尽管徐庶这几天还是尽量的休息了,但是高强度的作战以及高强度的思考,还是让他有些心力憔悴,这一切自然也体现在他瘦削和憔悴的脸上。
相反,徐庶每每看到方志文jīng神奕奕的样子,都羡慕的想要开口怒骂,或者,只是他心里积攒了太多的压力和伤感也说不定。
“怎么,有最新的消息了?”
方志文笑了笑问道,笑容一如往常的温暖,让徐庶有些焦躁的情绪不知不觉的就安定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血腥味浓重的空气,徐庶的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
“是的,有最新的战报:李元志部与今rì中午,成功攻陷即墨,登者越兮,损失轻微,毙敌俘虏三万余,其他两万守军溃退,李元志部正在追击中。高顺部于今rì傍晚在异人部队配合下,成功攻陷曲成,击毙敌军四万余,俘虏两万,伤亡较少,正在休整中。周泰部以段志然和周泰分别出击,攻击威海和烟台,并于下午成功得手,毙敌三万余,俘虏三万余。”
方志文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很好,命令严筱湘去统管民众转移的事项,通知文举安排候选的行会势力接管这些城市,这一次要将东莱彻底的打服。”
“大人,这.....”
“不要紧,不是将这些异人彻底消灭,而是将他们赶到城阳郡和琅琊郡去,至于将来他们有没有本事再打回来,那就看他们自己了,呵呵。”
方志文扭头,心情很好的抬手迅速的shè了一箭,徐庶顺着箭矢看去,一名正在攀爬云梯的异人将领被一箭穿脑,从云梯上栽了下去,还撞倒了身后的几名士兵。
“大人,你就不担心将来这些异人对我们的恨意?”
“嗯?担心这个干什么?异人是不灭的,要是他们总是恨这个恨那个,岂不是满心装的都是恨?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至于报复,我倒是很期待他们的报复!不过,元直你多虑了,这些异人以战斗为乐趣,那些站在后面高高的楼车上的异人,则以获取实际利益为目标,他们都不会以恨为目标,这也是我喜欢异人的一点。”
方志文抬手指着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异人指挥部,神态轻松而有有些感慨的说道,徐庶扭头看去,飘飘洒洒的雪花下,那远处的敌人仿佛变得很神秘和朦胧,但是徐庶在一刻,忽然觉得他们脸上痛苦的神sè自己都看得很清楚,不由的翘起了嘴角淡淡的一笑。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那要看他们怎么办,命令各部修整之后继续进攻,打到他们肯认输为止,不狠狠的给他们一个教训,不足以让他们记住不要轻易的招惹我们。”
“大人是要做给丰宁和辽东、玄菟郡的异人们看?”
“还有青州三郡的异人,我想要告诉他们,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很乐意接收他们的人口和财富,呵呵.....”
看着方志文有些张扬的笑意,徐庶有些眼晕的感觉,这还是平时那个温和中有点狡猾,贪婪中带着赖皮的主上么?这么裸的打脸,自己还是不要外传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省的异人们会觉得面子上太过难以接受。
“哦,对了,将这个胜利的消息大声的向我们鏖战了几天几夜的将士们宣告吧!”
“诺!”
“呵呵,等我来!”
说完,方志文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铁皮的扩音喇叭,徐庶看得直翻白眼,这种东西方志文也会带在身上,他到底带着这个干什么用的?
“所有活着的以及死去的挺县守军将士们,刚才,我收到了一个,不,是一连串的好消息,我们在挺县艰苦卓绝的防御战,牢牢的吸引住了敌军的主力部队,从而为我军在其他方面的战斗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今天,对!就是今天,我军一举攻陷了敌军的曲成、即墨、烟台、威海四城,毙敌超过十万,俘虏超过十万,获取战利品无数!”
方志文的话音在战场上回响着,在寒风中扩散着,然后整个的战场似乎都安静了下来,稍停,一股山崩海啸一样的巨大声浪忽然从城墙上、城池中爆发了出来!
“吼!吼!万胜!万胜!~”
“杀!~”
“各位挺县守军将士,活着的以及英灵未远的兄弟们,你们的牺牲和努力没有白费,你们的鲜血和生命没有虚耗,我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我已经看到了敌人的覆灭,我们必将取得最为辉煌胜利!我为你们,为我的兄弟们自豪!你们是不可战胜的!万胜!”
“万胜!万胜!万胜!~”
巨大的吼声冲霄而起,连正在洒落的漫天雪花也纷纷的让开了这不可一世的气势,守军的士气顿时爆表,而攻方的气势则一落到底!
方志文高高的举起双手,一脸的喜悦和缅怀,接受着战士们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仿佛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已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一样。
徐庶钦服的看着身侧的方志文,这一刻,徐庶从来没有这么坚定的相信过,方志文和他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
城下的攻击部队不知不觉的停止了攻击,然后一个、两个,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