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3部分

止,在战役正式开始前,会再召集大家的。散会吧!”
看着三三两两告辞而去的玩家代表和孔融的将官,徐庶走到方志文身边低声的问道:“大人,异人的保密承诺实在是堪忧啊!”
“呵呵,就是故意让他们去散发消息的,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徐庶眼睛一转,明白了方志文的想法,不由得有些好笑,方志文这是在利用虚虚实实的办法,来混淆对方的视听。让敌军无法判断方志文的真实打算,如果他们继续进攻。则方志文可能会真的实施海上偷袭,如果他们分兵防御,那么进攻的力量就成了送菜的,如果他们干脆不进攻了,那么城阳郡的异人势力就倒霉了!
不管怎么说,方志文都是扔了一个麻烦的烫手山芋给东莱联军,看看他们会如何应对,然后方志文才好作出针对xìng的部署,更重要的是。方志文需要时间针对现在这种极端的气候进行训练,否则总是被动的被人利用天气逼宫,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徐庶虽然明白了,但是黄忠、高顺可是不明白的,都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徐庶,甄翔直接溜到徐庶身边,谗着脸悄声道:“副参谋.....呃。参军事大人,说说,说说啊!”
徐庶恶劣的笑了笑:“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哦!”
说罢。笑着跑了,甄翔纠结了,徐庶这么一说,将他们向方志文打问的道路也给堵死了,既然是军事秘密,瞎打听可是不行的。
方志文看着三人面面相觑的纠结神情,开心的笑着,香香则挂在方志文的肩膀上撒娇,虽然没有开口,但是意图已经很明确了。
“呵呵,走吧,进去烤饼吃,我再慢慢的跟你们说。”
..............................................
方志文这边忙着开会总结的时候,东莱联军正在趁势对招远和曲成发动攻势,现在他们必须要把握时间,如果天气持续晴好,说不定方志文会杀一个回马枪,或者干脆直接反过来袭断自己的后勤,那可就成了笑话了,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威名就完蛋了。
不过,东莱联军的威名确实是有用的,不用说别的,一rì之间,来曲成和招远参战的零散玩家就增加了数倍,这让攻城的东莱联军的气势更盛!
相反,城里的玩家部队则士气低迷,一方面固然是越来越多的玩家相信了论坛上的说法,飞龙会确实就是一个外族的代言人,若是自己的身份被爆了,就尼玛麻烦了,估计现实中都会被人真人pk,所以战意自然也就越发的低迷。
另一方面,城内的民众和民兵,以及部队的将士,都在长期的战斗中处于士气萎靡的状态,而且过度的征兵在民众中积累了大量的不满,而这种不满逐渐的反映在消极战斗中,从而让士气进一步的下降。
最后,非常致命的一点是,飞龙会储备的大量粮草和战争器械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补充却完全没有,不知道为何,购买粮草和器械的渠道几乎完全断绝了,再说,这种天气想要运也运不进来啊!
而这些严峻的情况很快就被传出了城外,城外的东莱联军更是气焰高炙,攻城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
十二月九rì,招远城破,无处可逃的飞龙会守军准备在城破之后再跟东莱联军打巷战,谁知道部队的士气在城破的时候直接崩溃了,无法控制的部队几乎都当即投降了,剩下的玩家立刻成了靶子,所谓的巷战成了一个笑话,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飞龙会的玩家都被翻老鼠一样的翻出来加以绞杀!
飞龙会这时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唯一比较遗憾的是,东莱联军和飞龙会是统一阵营的,所以没有大爆和降十级的惩罚。
招远的失陷对孤军坚守的曲成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且这个消息是无法隐瞒的,现在论坛上都是招远城破之后追杀老鼠的录像,这个可是做不了假的。
招远城破的第二天,原本围攻招远的部队就集结到了曲成附近,准备对曲成完成最后一击,不过,在战前会议上,大家探讨的更多却是从某个渠道流传出来的,关于徐庶在平寿会议上的大破四面楚歌的论述。
“尼玛,这徐庶什么时候跑去给方志文打工了,这不科学!”
“去哦,这个时候说这个有屁用,还是想想如何才能应付方志文的水军突袭吧,现在咱么可是重兵在外,一个不小心,老巢就被抄了!”
“抄就抄,他来抄我们的,我们就去抄他们的,看看谁先撑不住?”
“,当然是我们先撑不住,人家还有偌大的幽州做后盾,我们有什么!?”
“那怎么办,难道回家防守去?到时候怕是处处防守处处皆弱,不是摆明了让人家来各个击破么?”
“要不我们干脆收缩防御吧,说不定还能顶住!”
“我擦,顶得了多久啊?久守必失,而且我们不用耕种了么?”
“这他么惨了,是谁提出来要全面进攻北海的,尼玛没长脑子么?”
“好了,现在说这个也迟了,但是事情也未必像各位想像的那么不堪,如果将我们逼急了,肯定是个鱼死网破的局面,虽然我们会失败,但是也肯定能够将北海乃至齐国、乐安都打残,甚至还能最终引来黄巾军和袁绍军的参战,这肯定也不是方志文希望看到的结局,各位有没有想一想,为何方志文要故意将这事给透露出来,还将徐庶的身份给爆出来?”
事是故意的么?”
“我看是故意的,不然也不会让玩家参与这么重要的会议了!”
“就是,应该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内讧吧!”
“不止,方志文是个军人,但是他也是个政治家,所以他故意透露出这个消息以及徐庶的存在,就是为了打消我们不切实际的想法,希望我们能够认清事实,不要作出过分的事情,到时候战争失控,完全失败是肯定会是我们!”
“说得好,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搞政治的就是不一样啊!高!”
“没错,想要生存就要先抱着舍命的信念,我们可以高声喊打,但是却不一定要真的打,关键的关键就是我们的联军不能消弱,应该继续加强,同时,也要尽力提高防御能力,提高生产能力,从这个角度上看,方志文让我们看清了自己的不足,也打消了我们不切实际的想法,冷却了我们过热的头脑。”
“对啊!若是方志文不弄这么一出,我们在打下曲成之后,可能会认为已经天下无敌了吧,呵呵!”
“嗯,看来我们的基础还很薄弱呢,赵伯阳说得对,我们想要真正的成为大汉诸侯的一员,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不能静下心来从根子上夯实我们的基础,覆灭也只在旦夕之间啊!”
“没错,我也赞成!”
“各位,说了半天就是该怎么做啊?”
“简单,全力拿下曲成,尽快的转入战后调整,然后摆出进攻的势头,以主动防御的姿态面对方志文的攻势,至于沿海的城市,要做好被攻陷一两个的心里准备,同时,将部队逐渐的集中在剩下的城市中防御,并对北海的城市进行报复xìng的打击,我想,方志文还没有下定决心与我们血战到底。”
“那城阳郡呢?”
“管他们呢!”
第七百七十章战争的味道
大雪下下停,严重的雪灾几乎覆盖了整个大汉,但是根据从北方,yīn山以北以及漠北和大鲜卑山以北传回的消息,却称这些地方没有大雪,这简直就是智脑赤果果的欺负人,方志文对此也是苦笑不已
方志文上次故意将自己企图从合偷袭东莱联军腹背的消息泄露出去,确实如东莱联军会议上的猜测一致,方志文的目的恰恰是不想大打,虽然方志文的海军突袭计划是完全可行的,但是在严寒的冬季,不管是作战还是后勤运输都是个很成问题的事情
所以方志文的根本目的在于迟滞东莱联军的行动,待到天气好转之后,双方就攻守异势了,现在东莱联军的谨慎,恰好掉进了方志文的陷阱中,所以,有时候聪明人更容易上当
当然,现在这种天气方志文不是不能打,而是代价更大一些,不用说别的,光是雇佣玩家来帮忙运送物资就要额外的多花很多银子,如果能将战斗推迟到天气转好之后进行,自然就能将这些额外的支出给省下来
至于东莱联军的玩家们推测的方志文害怕将北海打残的事情,方志文从来都没有的过,打残了就打残了,北海又不是方志文的地盘,北海三郡的大部分地盘,都是玩家的,方志文一点都不心疼
相反,如果青州真的打残了,方志文倒是安心了,至少青州不可能在翻出什么浪花了,而方志文在那天会议上提出的攻打东莱和城阳的说法并非是虚假的,而是真的想要进行一次收割行动,东莱和城阳联军的壮大,显示这两个郡的玩家势力已经相当肥了,再不收割可能会成为祸患
最近在掖县周围,还有在青岛周围的山地上,都能看到方志文的军队在大肆的活动,当然,他们不是在进行什么战争,而是在雪地上冒着大雪围猎野怪或者进行行军训练,其目的自然是要尽快的让部队适应这种恶劣的气候环境,从而扭转特殊气象条件下对战玩家部队的劣势
虽然原住民部队对滑雪和雪橇之类的接受程度要比玩家慢得多,但是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在经过数天的训练之后,已经基本上能够实现快速的部署和移动,只是战斗方面还是有不少的问题,不过玩家在这种环境下战斗时,战力其实也是大大的打了折扣的从这点上来说,双方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方志文这边在磨刀霍霍北海三郡的其他部队也大张旗鼓的进行雪地行军和战斗训练,整个北海三郡的范围内,都弥漫着一股子战争的味道,让身处其中的玩家们,都不由得在心里滋生出一股期待和兴奋的感觉
这种气氛很快的就蔓延到了城阳郡和东莱郡,原本叫嚣着要四面开花的黄巾阵营玩家和两郡的联军,现在出奇的沉默起来
曲成在三天前被东莱郡联军攻陷,飞龙会的玩家被屠得干干净净,飞龙会的内部也出现了大规模的退会cháo最后飞龙会从一个顶级行会,一直降到了三级行会,成员不到五百人,这算是东莱联军的巨大胜利吧,加上东莱联军在掖县一战中成功的迫退方志文的部队,东莱联军的风头一时无两
面对方志文加紧备战的挑衅,东莱联军也不能沉默一方面他们在曲成方向部署强军,另一方面,东莱联军更是分兵南下长广和即墨,分别对挺县和青岛形成军事压力以应对方志文的军事准备
双方在青州磨刀霍霍的时候,南皮,袁绍府邸中
温暖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案台边上香炉中一丝青烟袅袅生气,然后飘渺的消失在空中,仔细观察的话,会从云烟聚散中感悟到一丝神秘的气韵,仿佛来自幽冥的低语和暗示
四角的火盆将室内烘的如同暖chūn,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袁绍低头看着手里的情报汇总,不时的侧头在台面的地图上比对着,刚强的剑眉不时的蹙起又放下,脸上的表情很丰富
良久,袁绍才抬起头,看了看左右两侧的两位谋士,想了想,还是先向许攸开口问道:“子远,青州的局势会不会大打?我们是不是能够趁机南下,拿下乐安和齐国,甚至是北海?”
“呵呵,本初说笑了,若是如此,本初不怕方志文跟你急?”许攸捏着山羊胡子冷笑了一下,嘴角微微的一瞥,似乎对袁绍的想法很是不屑一顾
“有什么好怕的,那时他已经失败了,我怕他作甚?”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方志文真的被东莱的异人缠赚然后本初你顺利地拿下乐安齐国,乃至于北海,方志文届时不得不退回青岛苟延残喘,但是本初可要弄清楚了,现在限制方志文战力的因素是天气,而方志文的根基根本就不在青州,一旦天气好转,方志文从合获得了大量的补给,而本初的部队却从清河口一直要分布到北海郡,处处防御处处都是漏洞,再加上方志文军队强悍的战力,不说最后是胜是败,只要方志文在背后鼓动韩馥和黄巾贼动手,恐怕到时候重蹈方志文在青州失败覆辙的就是我们了吧!”
许攸淡淡的话语让袁绍背后直冒冷汗,别看现在袁绍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周边都是饿狼一样的觊觎者,一个不小心,随时都会有颠覆的可能xìng,袁绍不由得对自己的轻率想法感到惭愧,不过看了看许攸那略显得意的神情,袁绍还是将本来想要承认自己错误的话给咽了回去,一旁的逄纪偷偷的注视着袁绍的脸sè,心里幸灾乐祸的笑着
“主公,子远所言甚是,不过,作为一种预案和思路,我们也不妨推算一下南下的可能xìng,只要不将方志文激怒,适当的沾些便宜的话,想必方志文也没有功夫跟我们大闹,何况,子远所说的是方志文在极端情况下不得不与我们全面开战的情况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用步步紧逼缓缓蚕食的办法,在不激起全面对抗的情况下,实现主公的一些设想”
袁绍闻言大慰,笑眯眯的抚着胡须点头不已,许攸鄙视的看了逄纪一眼,这典型的是投主上所好,完全不是出于对长远利益通盘思考后的结论,从表面上看,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可以得逞的,特别是现在方志文的jīng力主要放在东莱郡的异人身上时,袁绍趁机在北边占点便宜未必就不行
但是一旦这事做了,将来必定会遭到方志文的报复,方志文这个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更重要的是,本来袁绍现在的重点是中原方向的济北和鲁郡,以及重点防御韩馥和张角,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向韩馥适当的进攻
而逄纪的说法和袁绍的想法极其短视,这个时候去贪一些小便宜,又得罪强悍的方志文,绝对是因小失大的蠢事,这两人还一脸得意的笑来笑去,真是笑死人了!
“呵呵,本初觉得元图的话可行?”
“嗯,方志文此刻全部的jīng力都放在南边,而且他在青州的部队本来就不多,元图此策确实是可行的,莫非子远觉得不可?”
“当然不可,而且这是极其愚蠢的选择,我甚至怀疑元图的用心到底何在了?”
“你!......”逄纪一脸通红,怒视着许攸,许攸这话可是实在太恶毒了,这不是在映shè逄纪居心不良么?逄纪最终还是忍住了,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不争是争’
袁绍的脸sè顿时僵住了,一脸的尴尬,说起来,逄纪不过是顺着自己的意思发挥,现在许攸这么说,简直是**裸的打脸啊但是,袁绍偏偏还不能说什么,一股子恶气只能憋在心里
“此话怎讲!”就算袁绍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此刻的语气里也难免流露出一丝厌恶,逄纪大喜,许攸也不以为意,本来他的目的就是要吸引袁绍的注意力,调动袁绍的情绪,利用控制袁绍情绪上的急剧转折,来彰显自己的能力
“本初现在的战略重心何在?应该是中原积极进痊冀州主动防御吧?现在为了贪图些许蝇头小利就去得罪另一个强大的敌人,方志文这人何曾吃过亏,难道本初现在占了他便宜,等他腾出手来的时候,他就不会找回来么?与其如此,为何不将这份心思用在韩馥或者鲍信刘岱身上,以我看来,若是要蚕食,就应该首先去蚕食这几个家伙的地盘,而不是孔融的地盘,一个是现在的敌人,一个是现在盟友,本初你到底怎么想呢?”
袁绍愣住了,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幽幽的叹了口气:“子远说得对,是我思虑不周啊”
“主公,都是属下考虑不周,与主公何干?不过属下也是处于一片赤诚,绝无半分他想,要说,也只是属下的能力有限,不及子远多矣,请主公责罚!”
袁绍楞了一下,展颜哈哈一笑:“元图何须如此,我自是信得过元图的,既然知道不如,就多多向子远请教吧,哈哈.....”
许攸翻了翻眼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继续说什么的**了
第七百七十一章四面楚歌和重点攻击
谁也没有想到,在剑拔弩张的青州第一个动手的会是李元志,更没有想到动手的目标是即墨南边一点的不其城,东莱联军之所以驻扎在即墨而不是在距离青岛更近的不其,原因是还需要防备西边的壮武城。/c。m
而李元志选择攻击不其,让东莱联军很尴尬,去支援吧又怕被壮武的部队攻击即墨,不取支援吧不其未必能够顶得住李元志的攻击,如果不抵抗直接放弃不其,又显得十分没有面子。当初还在论坛上鼓吹什么四面楚歌战术,现在可好了,不但被对方先发起攻势,更恶心的是,战不打就撤退,这不是自扇耳光么!
有心要联系城阳郡的联军攻击李元志的后路,奈何李元志的后路都在海边,一个不小心,攻击李元志后路的部队就会被李元志配合水军给直接的灭了,若是那样的话,不但丢面子,更是丢了两郡联军的合作基础。
因此,从这一点上看,李元志攻击不其真的是妙不可言,顿时将东莱郡的玩家置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地位。
李元志不着急,虽然开始的时候李元志是隐蔽突袭的,但是在第一次攻城不果的情况下。李元志立刻在不其不远的地方建造了营寨,打算长期的对峙了。
李元志的突袭失败也是预料中的事情,现在双方都是磨刀霍霍,又岂能不加强jǐng惕,何况玩家的活动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李元志失败才是应有之义,成功的话倒是个奇迹了。
而且,李元志能不能一举拿下不其城其实不重要,李元志攻击不其就是一招开局的试手。是要看看对手如何来应对,如果对手一个应对失误就有可能被徐庶抓住机会拿下一个丰硕的战果。
李元志在不其城下建立营地之后,大批的玩家开始通过青岛向不其进发,有些人是去参加这场战事的,一些人则是接受了谢淑雯的任务,去运送补给的。很快在青岛到不其的这段路上就热闹了起来,即使天气还不是很稳定,但是道路却基本上越来越畅通,走的人多了。道路自然就好走了。
东莱联军紧急商讨之后,决定从各个非一线城市抽调部队去协助不其的防守。当然,海边的城市不能抽调,而不其的战略就是坚守,然后从长广抽调了一支机动部队南下,协助不其的防御,同时也是希望利用这支机动力量打击李元志的部队。
另一方面,城阳郡联军的部队向高密和壮武两个方向集结,一方面向北海郡施加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直接展开进攻来牵制北海郡的玩家,以及支持方志文的行动。
方志文这边的应对也很迅速,将孙邵派往高密,武安国驻守壮武,高顺驻守掖县,方志文和黄忠则轻兵南下入驻挺县,并且从挺县方向向长广发起了攻击。徐庶的应对正是针对东莱联军的反应实行的。
东莱联军的处处兼顾的原则,露出了很多的破绽,最大的破绽就在长广,长广这个衔接南北的要地不但没有被加强。反而被调走了部队,这个时候,徐庶很自然的将攻击的目标转移到了长广。只要拿下长广,东莱联军的南北两个战线就被割断,而且南边的即墨和不其就成了整个战线的突出部,事实上稍微靠后一点的海阳城也处于方志文的陆海夹击之下,而一旦海阳有失,即墨和不其就彻底的成了一支孤军。
因此,长广是东莱联军不得不救的要害所在,徐庶剑指长广,就能轻易的调动东莱联军的整个战线,在东莱联军动起来之后,徐庶则可以再选择下一步的行动,是歼灭在外运动中的敌军有生力量,或者是攻陷失去了重兵防御的要点城市,这都是徐庶的权利了。
方志文的连连出手让东莱联军变得很被动,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由于东莱联军的攻坚能力不足,整体战斗能力差的毛病,让东莱联军不敢向方志文的城池发动反击,而不能反击的结果就是不能有效的牵制方志文的进攻力量。
相反,方志文的进攻则牵制了东莱联军的力量,让东莱联军的攻击更加的乏力,这一加一减之间,迅速的让战争的天平向方志文那边倾斜了过去,在这个现实面前,联军内部的所有人才不得不承认,当初的那个什么四面楚歌的进攻计划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另一方面,当时认为方志文不敢全面进攻东莱郡的想法也显得过于乐观和自以为是了,现在看来,当时方志文放出突袭沿海城市的真正目的,似乎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重新的进行战略部署以及训练部队。
现在的现实是东莱联军不敢进攻,因为他们害怕进攻不果则会遭到被截断后路,或者被偷袭身后城市的结果,于是只能被动的防御,但是被动防御的结果却是处处漏风,到头来,似乎四面楚歌的是自己而不是方志文,这实在是个悲剧。
“怎么办?!长广到底救不救!大家总得有个意见吧,再拖延下去,说不定长广就丢了!”
“长广是肯定要救的,长广一失,海阳则危殆,海阳一失,则即墨和不其尽失!所以,长广不得不救,所以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怎么救,而不是救不救。”
“明白了,那就说说该怎么救吧?其实也就是援兵从哪里来的问题吧,或者,还有围魏救赵的可能xìng?”
“不可能,在地图上,我们找不出比长广更重要的城市,除非我们能够直接攻击平寿,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攻击胶东城行不行,那是个要害!”
“二货,那个跟攻击平寿有何不同,我们要如何穿过掖县、当利,就不怕被断成孤军?”
“呃!”
“要不然,主动放弃不其,甚至是即墨,将防线退到长广、海阳一线如何?”
“这么一来,海阳必定成为对方海陆夹击的要害,战事会演变成为旷rì持久的蚕食战,他们会一个个城市的慢慢推进过去,或者比起长广丢失后的大溃败,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屁!如果战事旷rì持久,到了chūn天,方志文骑兵部队的战斗力被释放出来,我们东莱郡就变成了方志文的猎场,飘忽的骑兵部队想打哪里就打哪里,再配合上机动力超强的水军,我们就等着灭亡吧!”
“事实上,灭亡似乎本来就是可能xìng之一,当然,我们开会的目的就是要免除这种可能xìng,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投降!”
“我去!决不投降,我丢不起那个脸!当初还说要攻打北海,我靠!”
“我也不投降,要投降早就投降了,我会战斗到底,不行就换个地方继续发展。”
这批黄巾阵营的玩家,都是比较坚定的造反派,是不大接受被原住民统治的玩家群体,因此投降的意见不是主流,即使是权宜之计大部分也不接受,大家其实都知道,一旦联军解散,大家的实力就会急剧的下降,然后被分化瓦解几乎是肯定的结果,看看原本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行会,现在更多意义上是快乐游戏行会,再也没有了争霸的那种气势了。
会议室暂时的陷入了冷场,窗户外面呼呼的北风正在卷起漫天的大雪,但是凛冽的寒意却不能渗透进沉闷的房间,只能在外面不甘的肆虐。
良久,终于有一个沉稳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冷场。
“既然大家都抱着这种想法,我想我们只能采取一个办法,那就是充分的利用现在的天气情况,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狠狠的给方志文来个狠的,想要让方志文的爪子收回去,就只能让他感觉到充分的疼痛才行!”
“你的意思是,放弃全面防御,集中兵力与方志文进行一次决战?”
“对!决战胜利了,一切都好说,决战败了,我们就赶紧另谋出路,虽然这么做有些赌博的成分在其中,但是却总好过被方志文给温水煮青蛙了,我们不能自己骗自己,更不能存着侥幸的心理,我们必须承认,如果失去了现在的天气优势,失去了联军的优势,我们分散守城成功的可能xìng是微乎其微的。”
乎有些太过冒险了!”
“我倒是赞成的,一次大决战,如果能有效的消灭方志文的有生力量,我们就算是赢了,如果败了,我们只不过损失了部分军队,还有时间另谋出路,另外,我们也打下了名望,算是虽败犹荣。如果磨蹭下去,被方志文一个个的端了老巢,那么损失不但巨大,更重要的是失去了敢战的名声,那样的话行会连jīng神都没有了,还哪里会有存在的根基呢!?”
“说得好!我赞成打!”
“那就大打!草,谁怕谁啊!”
会议室的气氛不知不觉的热烈了起来,同时热起来的还有他们的血吧,心里怀着造反心态的人,其实血总是热的,虽然他们也逃不出功利的圈子,但是多多少少总是更喜欢去冒险、去拼一拼,也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才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的多变和jīng彩了。
第七百七十二章长广会战
“大人请看,这是最新的军事态势,东莱联军已经主动的放弃了不其,并且将曲成、不其、即墨、黄县等地的机动力量向广平方向集结,属下认为他们企图发起长广会战,以一战定胜负。89”
方志文捏着下巴看着地图深思,众将也都不出声,而是仔细的看着地图,香香则热切的看着哥哥,她很想知道,哥哥会不会选择这次热血沸腾的大会战。
“兵力的估算呢?”
“长广原有正规兵力六万,其中五万五千是步兵,从曲成、黄县方向过来的部队将近十二万,其中两万是骑兵,轻装枪骑兵,从不其方向过来的是两万步兵两万骑兵,合共四万,这些部队加起来有二十二万以上,这还没有计算流浪异人武将和游侠,以及民兵,如果算上的话,会超过三十万部队。”
徐庶慢慢的说着,语气里略微有一点点的激动,但是并不明显,倒是在座的将领们各个都有些面红耳赤了,就连一向稳重的高顺都眼露jīng芒,这可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大会战啊!怎么能够让人沉静的下来。
方志文仍然捏着下巴思索着,少顷,方志文瞄了一眼徐庶,又看了看在下面有些蠢蠢yù动的孙邵,扭头笑着道:“长绪,你有什么看法。”
孙邵愣了一下,随即长跪而起,肃声道:“大人,属下觉得敌人想要做什么,我们没有必要去配合他们,他们越是想要决战。我们就越不应该与他们决战,恰恰相反,我们应该先挖掉他们的根!”
方志文与徐庶对视了一眼,徐庶鼓掌而笑:“长绪所见极是!因此,我们参谋部研究之后,认为应该充分的利用这个机会,拿下相对空虚的即墨、曲成、黄县等地,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东莱联军不予理会,强攻挺县。以挺县这样的二级镇,能否挡得住东莱三十万大军的攻击?”
孙邵怔了一下,这个问题确实很有可能,而且,挺县确实是很难挡住东莱联军的猛攻的,想到这里,孙邵不由得有些赫然,但是抬头看向方志文的时候,方志文却显得很平静。这种平静应该说是一种自信,孙邵不由得暗暗钦服。
“元直。这个守不守得住要打过才知道,如果能够用一个挺县换了曲成、黄县和即墨,一换三,大赚了啊!”
“呵呵......”
徐庶的眼神一亮,目光灼灼的看向方志文:“大人的意思是同意这个方案?”
“是的,我来坐镇挺县,北面的攻势交给高顺,南边的李元志负责,至于海上。让周泰和子鱼自行决定,我们要的是人口,是物资,不是地盘,因此地盘可以作为奖励品,让异人协助守挺县,只要步兵和弩兵。我就试试坚守不出,看看能守多少天。”
“主公,我跟你一起!”黄忠大声的表态。
甄翔想了想,也赶紧道:“我也一起!”
“呵呵。你当然要一起了,你可是我的卫将!元直呢?”
“我也留在挺县,属下也想看看大人是如何守这座小城的。”
“好,那么长绪,城阳郡方面都全部交给你来决断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主动出击!”
“在下明白!”
方志文踌躇满志的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将领,笑着说道:“那就这么决定,在长广进行一次会战,但是是防御战,同时,三面出击,行釜底抽薪之策!具体计划请元直尽快完成。”
“诺!”
“各位,大战在即,请各位都保护好自己的xìng命,胜败还能重来,xìng命可不好重来,我还等着庆功的时候与众位兄弟一起喝酒呢!”
“诺!”
“主公放心!”
.............................................
随着东莱联军向长广方向增兵,原本在长广城外活动的方志文骑兵渐渐的收缩了回去,同时,北海郡的玩家部队也在向挺县方向集结,挺县的后勤线更是络绎不绝的各种车马,摆出了一副准备开始大会战的架势。
另一方面,李元志则进驻不其,将战线向即墨推进,企图牵制长广的东莱联军,但是东莱联军不为所动,仍然加快了向长广集结的步伐。
接着,高顺于十二月二十六rì出兵掖县,向曲成推进,但是东莱两郡仍然不为所动,而是主动地向挺县推进,将方志文的小股侦骑都压缩回挺县,摆出了一副全力攻击挺县的架势。
其实东莱联军方面也很尴尬,方志文并没有在野外与东莱联军大会战的打算,而是摆明了坚守挺县然后趁机取下即墨和曲成,以一换二的买卖自然是做得过的。
而东莱联军本是想要有效杀伤方志文的有生力量,方志文的闭门不出让东莱联军毫无办法,这才知道方志文的无耻,他从来都不在乎名声,但是事实上他的名声高的很!
东莱联军如今是骑虎难下,总不能现在再将集结起来的军队重新送回曲成和即墨吧?这么来回的奔波有什么意思啊,再说,方志文接下来肯定又会将部队收缩回长广,主攻长广,如果东莱联军这么被调来调去,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东莱联军只好硬着头皮猛攻挺县了,虽然方志文有着防御大师的名头,但是挺县不是高密,东莱联军也不是当年的城阳联军,更何况,现在还有召唤卡这种逆天的道具,说不定还真的能够攻下挺县呢,若是能够抓获或者击毙方志文,那个名声可就大了去了!
因此,强攻挺县虽然也是被逼无奈之举。但是还是有一战的可能xìng,当然了,这个可能xìng也是方志文和徐庶故意留给东莱联军的,若是方志文在挺县集结了数十万防御部队的话,东莱联军说不定就不攻挺县另找目标了。
十二月二十八rì,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东莱联军却终于开始发起了对挺县的全面进攻,数十万联军将挺县团团围住,打定了主意要吃下整个挺县,包括其中的六万部队。
挺县的六万守军包括方志文的一万两千部队。剩下的五万都是玩家的步兵和弩兵,然后就是数千的零散玩家,负责城内的远程打击,由于城外敌军的远程部队数量惊人,因此,挺县内的居民已经尽数撤离,所有的房屋都被征用了,方志文将远程部队编号之后,分散放置在城内。方志文亲自的计算过,然后将这些分散的部队用旗号统一指挥起来。以应对城外的敌军远程部队。
至于城墙上,则修建了不少的避难所,来躲避敌人的远程打击,原本设在城墙上的守城弩都被撤了,反正放在这里也是被敌军摧毁的对象,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还不如放到城里去进行抛shè,方志文有shè击专jīng,对于指挥shè击自然是有把握的。何况城里还有黄忠在呢。
站在城头上,看着正在雪地上集结的攻城部队,方志文颇有些感慨,异人终于也强大到这种程度了,让自己不得不全力以赴的与之战斗,并且战斗的结果还不好预料,说不定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异人追着跑了。
“元直。他们在投石机上装了滑板吧?”
“好像是,这么一来推进的速度会加快了,但是固定器械的时间会延长,总的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徐庶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城头上风很大,徐庶有些担心西北边,那边敌军的攻击顺风,可能压力会比较大。
“优先打击远程么?大人”
“是的,将步兵放近吧,我们去北城,他们肯定会将重点放在那边,这种优势都不会利用的话,我都有些怀疑他们的战斗能力了!呵呵。”
徐庶搓了搓有些冻僵的脸颊,看了看城外异人的动向,点了点头:“嗯,应该是西北边,这边的异人部队磨磨蹭蹭的,战意并不高昂,显然是佯攻的角sè,但是远程部队的攻击是不会掺假的。”
“嗯,定远,东边就交给你了,注意头顶!”
“诺!”
..............................................
城墙上不仅有方志文的将士,玩家的数量也不少,这些玩家被打乱了分散进部队中,他们的上官就是方志文的近卫队,也就是军官团的将领,这些玩家多是北海三郡中的行会派来的,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要抱着肯定会挂的思想准备,不过,补偿是很丰厚的。
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看到城外铺天盖地的敌军,还有敌军有条不紊的进攻场面,大家的心里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有些揣揣。
“我说,方志文不是号称防御大师么,难道挡不住城下这帮孙子?”
方力量差距大,而且城中的守军主要都是咱们这些玩家的,战力也有限啊!”
“为何要这样,难道缺军队不成,武安国的那些步兵也比咱们的强吧?”
“不知道,或许就是故意的,想要吸引对方来攻,这里就是个诱饵,或者是要打援,或者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哦,这样啊!那我们不就是注定要被牺牲的一群悲剧人物!?”
“呵呵,不是来之前就知道了么?”
“呵呵,倒也是,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有些悲壮的感觉啊!胜利的时候,会有人烧纸给我们的吧?”
“哈哈.....!”
“不得大声喧哗,大家都看好地形,一会就进入避难所躲避远程武器的打击,等会出来的时候,就站在现在的位置,不要乱了,记住没有?”
“记住了!”
“呜呜.......”
“敌军开始进攻了,各位进入避难所暂避,直到新的命令传达之前,都不能出来,擅自行动者斩!”
“诺!”
站在北门城楼上的方志文咧了咧嘴:“来了!命令远程部队准备,旗号手各就位,命令投石机北甲组上单石!”
“诺!”
方志文一扭头,看着徐庶笑道:“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吧!”
“呵呵,敢不从命!”
第七百七十三章硬仗
‘呼呼~呜~呜~’
大量的巨石巨弩从空中飞过的时候,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特别是站在高处的人,这种声音就在耳边回响,像是厉鬼的嚎叫。
‘砰、砰~轰~!’
这是巨石落下发出的巨大撞击声响,如果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一些乱糟糟的人声。
“赶快将碎石搬开,快!损坏的器械扔到一边去,将新的赶紧展开!”
“伤兵挪开,移到那边靠墙,那里安全,动作快。”
“灭火啊!用沙子,快点!将房屋推倒,别让火蔓延了!”
方志文不用转头去看,也知道城内正在进行损管,这些事情玩家做得比原住民更加的专业,所以说从幼儿园就开始的防火防灾教育还是卓有成效的。
方志文所在的北城门楼其实也是敌军远程武器的重点打击对象,但是,这里是游戏世界,不是现实世界,既然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