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2部分

着这个事情,而方志文则也在为掖县到当利的道路发愁。
“大人,今天通向当利的道路又断了,就算是异人在帮忙输送后勤物资,但是这也是杯水车薪啊,异人本身虽然不受天象的影响,但是他们的战马不可能不受影响啊!”
徐庶也是很头疼,这突如其来的大雪让整个的战略战术都完了,事实上,徐庶也是算到了天象的变化,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方志文摇头苦笑:“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又不能让大雪停下来,不过现在好像真的停下来了!”
徐庶翻了个白眼:“现在停了有什么用,好不容易打通的道路一晚上又会被堵上,我们的后勤部队行动跟蜗牛一样,幸好掖县的民众都转移走了,否则现在饿都饿死了!”
方志文似乎被徐庶的话唤醒了什么想法,微微的有些走神,徐庶好奇的看着方志文支着下巴沉思的样子。
“想到了!你说曲成在这种情况下会如何?他们的粮草足够么?军械足够么?”
徐庶眼睛亮了亮:“大人是说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加强对曲成的进攻?可是我们自己的粮草都跟不上来,等等。。。。。曲成近海!”
方志文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听说海边已经结冰了,所以近海的优势没有了,但是少量的补充还是可行的,特别是如果动员异人们通过海上进行补充,应该能基本上满足战斗的需要,另外,这场战斗我们完全不必参与,让玩家去打就是了,这样一来,后勤基本上不成问题,相反,曲成城内到底储存了多少的储备才是关键。”
徐庶摊了摊手:“这个史阿那边也没有详细的报告,根据夫人和雪音姐的分析,曲成应该有相当丰富的粮食储备,毕竟是他们经营的核心城市,相对而言,其实现在攻陷招远的可能xìng更大。”
“我猜现在招远城下肯定打得热闹的很,这些异人的后勤能力和对战斗的热情都远超我们的想像,所以我们就不用替他们担心了,我担心的是曲成不能落在他们的手里,那里有大量的人口和粮草物资,这个一定要掌握在我们手里。至少人口必须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方志文略微有些凝重的说道,徐庶也明白方志文在担心什么,点点头道:
“属下明白了,大人是在担心,那些异人会不会来曲成跟我们争的,或者他们还不想那么快就跟我们开战吧,特别是在这种天气情况下!”
“还是小心点,正是因为这种天气,我才担心这些异人会对我们动手,因为只有在这种极端的天气情况下。他们才占据了一点优势,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岂不是很浪费?”
徐庶皱了皱眉,仔细的思索起这个情况的可能xìng,这时香香从外面一阵风似得跑了进来。
“哥哥,我来了!我好想你啊!”
“咦!”方志文的脸上满脸的惊喜,看着妹妹稚嫩的面孔,方志文就有些纠结,自己越来越老。妹子却完全没有见长大,这就是玩家的优势啊!
“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家里陪着昭蓉。这种天气,邮驿马车还能通达么?”
香香三步并作两步蹦到方志文身边,也不顾一身的凉气,很自然的抱着哥哥的一条手臂,撒娇的歪着脑袋靠在哥哥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说道:“昭蓉姐姐好的很,每天都还能练枪,甄姜姐姐和雪音姐又忙得不见人影,小毅整天都缠着小宁。没人理我,我就来找哥哥了!”
对于这话,方志文是不信的,肯定是香香又觉得在密云闷了,所以溜了出来玩,方志文正想说什么,忽然看到房间外面一角女孩的毛皮裘衣。不由得心里一惊。
“香香,你不是拐了谁你跟你一起来吧,多危险啊!”
“呵呵,一点都不危险。怎么方大人也会担心我的安危么?”门后边缓缓转出来的却是白馨予,白馨予一身素雅大方的打扮,挽起的发髻上只有一个简单的可爱的木质发饰,配上她娇媚中带着英气的面容,再加上她欣长的身材,真是好一个北方佳丽。
方志文扭头看了香香一眼,香香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显然,香香其实是跟白馨予结伴而来的。
不过,白馨予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呢?
“白会长,久违了,请坐!”方志文拱手一礼,客气的招呼道。
徐庶也拱手为礼,白馨予赶紧的一一回礼。
“打扰两位了,小女子此来。。。。。。”
“等一下,白会长可不要自称小女子,听着别扭。”
“那该自称什么,妾身么?嘻嘻。。。。。。好吧,我这次来是有些紧要事情的。”
看着方志文笑嘻嘻的神sè,白馨予还是决定不开方志文的玩笑,这家伙皮太厚,倒时候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哦,白会长请说!”
“那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叫我白会长呢,太生分了,就跟着雪音叫我馨予行不?”
方志文嘿嘿的笑了笑,这个小小的圈套他不在乎,吃下去就是了。
“那么馨予,说说是什么事吧?”
“嘻嘻,好。想必志文你也知道,我在那个圈子里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因此,我收到了一些不大好的风声,本来是告诉雪音的,雪音现在忙得不行,就拜托我直接过来当面告诉你,以引起你的重视!”
白馨予先说了一下这事的背景,以及消息的来源,并且小小的卖了个关子,主要还是希望方志文能够足够的重视这个事情。
方志文好奇的看了一眼白馨予,又跟徐庶对视了一眼,忽然开口问道:“莫非跟在招远的异人势力有关,是不是他们想要对我们动手了?”
白馨予的眼睛忽地瞪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方志文,难道是李雪音事先写了信给方志文!?不该呀,如果那样的话,何必还要郑重其事的拜托自己走这么一趟呢!
香香也惊讶的看向哥哥,不过眼神里更多的是骄傲,然后用力的抱着哥哥的手臂,脸上红红的笑面如花!
第七百六十六章逼退
“你怎么知道的?莫非是雪音告诉你了?”
方志文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没有,我刚才正跟元直讨论异人是否会主动攻击我们,正好你们两就来了,只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白馨予松了口气,还好,这位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不然压力会很大的!
“其实也不是很肯定,但是有这样的风声,似乎东莱联军想借助现在联军的大好势头,把握住天气的有利变化,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点进行一次攻击,以便取得对曲成的主动xìng,甚至进一步反攻掖县、当利,当然,这仅仅是一种传闻,我们也无法确定这种传闻的可信程度,又或者这仅仅是曲成异人势力故意散播的谣言之类的也说不定。”
白馨予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只是她的说法中对这个消息的真实xìng毫无保证,仅仅是一个可能xìng,但是,这个可能xìng在军事上是不可能被忽略的,因此,李雪音才郑重的请她走了一趟青州。
“哥哥,我觉得这个可能xìng相当大,即使这一开始仅仅是谣言,但是在衡量了此事的得失和可行xìng之后,东莱联军未必就不会采纳这种谣言!”
方志文惊讶的看向香香,随即恍然:“你们推演了这种可能xìng?根据呢?”
“夜袭,大雪之夜的时候进行夜袭,这个时候我军的骑兵威力发挥不出来,只能被动的以步兵阵迎战。在充分的抹消我军的兵种优势之后,借助天气的因素隐蔽接敌,然后再次抹消我们的远程优势,剩下的战斗,很可能打成拼人数的情况,这么一来,敌军占优了。”
方志文沉吟不语,白馨予则略显紧张的注视着方志文,徐庶则插嘴问道:
“那么他们会避开营地战,而是选择野外的战斗。野外的战斗选择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掖县到当利,一个是掖县到曲成,由于我军暂时没有大规模进军曲成的想法,他们应该是在掖县到当利之间设伏。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攻击掖县到曲成之间的异人部队,诱使我军增援,但是这种做法会让我们有一些思想准备,不如直接在掖县到当利之间设伏来的突然。”
香香钦佩的看了徐庶一眼。只是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徐庶就将香香的作战研究室的成果给推测了出来。
“嗯。就是这两种可能xìng最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xìng,就是突袭掖县,或者也可以考虑两者并行,或者三者并行,他们的军队数量上,或者有全力一击的可能xìng!”
徐庶低头想了想,摇头道:“不会。肯定不会三者并行,因为赌xìng太大,若是我们这边的异人部队能够及时回援,或者在归途进行截击,就有可能彻底击溃东莱联军,如果按照开始的战役和战略构想,这种赌胜负的形式显然不是最优选择。”
“可是。异人的赌xìng是很重的!”
“你忘了他们是联军,联军的意思是有很多种想法,所以这种风险最大的做法肯定是很难通过决策的,不过。我们也可以因应这种可能xìng做一些准备。至于两者并行的可能xìng是非常大的,我最看好的是先伏击掖县到当利的辎重部队,然后再伏击援兵,同时准备突击当利!”
“当利?”
“对,当利,如果当利有失,我军必然不能在掖县据守,必须回击当利或者继续向西退却,这么一来,曲成自然就落到了他们手中,掖县也不攻自破,更重要的是,掖县里面除了军队什么都没有,他们攻陷掖县没有意义,相比起当利来,掖县就是个鸡肋,而攻击当利正好可以避实击虚。在对阵大人与对阵武安将军之间选择,我想他们肯定会选择武安将军的。”
香香眼睛一亮,频频的点头,头上的金步摇剧烈的晃动着,看上去很活泼。
白馨予舒了口气,既然能够想到对方的行动,那么接下来一定就有了应对的办法,白馨予心里的不安也渐渐的消散,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过徐庶的表情却相反,反而更加的凝重了,方志文的神情也很严肃,并且眼神死死的盯在地图上,良久都没有出声,这种沉凝的气氛开始慢慢的影响两个女xìng的心情,刚刚有些轻松一点的两人,又不自觉的将心提了起来。
徐庶看了看方志文,也是皱眉沉思,半晌终于叹了口气道:“大人,我们可以赌对方的失误么?”
“你觉得呢?”
“这......”
“哥哥,什么意思啊?不要打哑谜!”香香着急的问道,白馨予也紧紧的盯着方志文,期待能够得到解答,此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似乎是个外人。
方志文并没有对白馨予的在场说什么,徐庶自然也不会提这个茬,人家白姑娘千里迢迢的给方志文送来重要的消息,现在有怎么好意思说让人家回避一下,自己在商量军事秘密呢?
当然,方志文其实不是为了这个,而是方志文并不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秘密可言,现在讨论的只是一个战术可能xìng,以及可能进行的战略调整,即使真的泄露了,问题也不大,何况方志文也未必没有试试白馨予的想法。
“哪有什么哑谜,元直的意思是这个局面根本就无解,因为我们的骑兵无法发挥威力,根本就很难跟东莱联军的突袭抗衡,除非我们能够充分的利用我们预先有所准备的这一优势,然后利用巧妙的布置来迷惑和诱导敌军,使其在军事行动中形成误判,最后我们借助这样一个不大确定的机会,来击败敌军!”
“这不是很好么,哥哥为何认为不行呢?”香香诧异的问道,在她看来,战争就是在比谁的失误更少,而一个优秀的军师,一方面能够减少自己的失误,另一方面却能够增加敌人的失误,而徐庶无疑是一个优秀的军师,这么说来,应该胜算很大啊,但是从哥哥的语气和徐庶的表情上看来,似乎两人都不看好后果呢!?
方志文笑呵呵的揉了揉香香的脑袋,和声道:“这一点都不好,军事战争的前提在于我比对方拥有更大的胜算,或者在基本面相同的情况下,来比拼对战场的掌控和调度,但是,如果我军明显的处于被动和不利的时候,那么我们就应该尽量的避免战斗,直到我们找到方法,将这个被动和不利的局面扭转之后,才适合进行战斗。”
“可是,我们明明有更强的战场调度和掌控能力啊!徐庶不是很厉害的么!”
徐庶闻言心里一喜,不过脸上却相当的尴尬,自己还没有逆天到能够直接的改变双方力量的对比,这真是惭愧啊,愧对了大小姐的信赖和期待。
“大小姐,这个.....我的能力也不足以改变整个战场的力量对比啊!大雪的影响太大了,再加上悬殊的兵力和后勤上的差异,我们必须冒更多的风险来赌对方出错,在没有大的失误出现的情况下,我军的败率是相当高的,这种风险冒得有些不值得。”
香香看向方志文,方志文肯定的点了点头,香香有些不服的撅了撅嘴,想不到,战无不胜的平北将军也会有被玩家逼退的一天啊!白馨予惊讶的看着方志文,但是方志文的脸上并无颓sè,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白馨予想了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方志文,只好随意的问了一句:“那我们是要放弃曲成,甚至掖县么?”
“对,放弃,掖县和曲成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何况掖县现在已经被我们搬空了呢,只是曲成有些可惜,不过一时半会东莱联军怕是也不能拿下曲成的。”
方志文笑着说道,不过眼神里却闪烁着一丝寒芒,白馨予敏锐的注意到了方志文这一刻散发出来的强横气势,不由得微微有些目眩。
“大人,我们不能主动的退走,而是必须接受一次败仗!”
香香不解的看向徐庶,白馨予则是看向方志文,希望方志文来解释这个不得不败的含义。
“嗯,这个不难理解,不过是在大义上占据一个有利的地位,不能让异人们说是我们破坏了他们反对外族势力的斗争,另一方面,也给我们将来的行动留下一个余味,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再用这个事情来做文章。”
香香和白馨予都恍然的点头。
方志文转向徐庶,也不避讳白馨予在场,直接下达了命令:“就按照这个方法安排吧,斥候和侦骑尽量的放远一点,但是不要跟对方接触,用一批合适的辎重来做饵,押送部队用卫队,民夫什么的在当利雇佣异人。”
徐庶了然的点头,眼神却不自觉的瞄了瞄白馨予,白馨予正皱着眉头不知道想什么,眼神却定定的看着方志文。
方志文对这一切似乎毫无所觉,扭头看着香香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来的呢,不是道路都被大雪封了么?”
“嘻嘻,这个还是有办法的嘛,只不过多转了几个地方罢了。”
白馨予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笑着接口道:“花钱就是了,很难么!呵呵。”
方志文一愣,随即呵呵的笑了起来,确实,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大雪阻路这种小事,那么想必大雪也当不住东莱联军的脚步吧。
第七百六十七章好大雪
雪越下越大,别说步行了,就是战马在这么深的积雪中也很难行走了,白天的时候,已经是万径人踪灭了!但是,这一切都阻挡不了广大玩家向往大自然,向往zìyóu的心情,走不了还能滑!
于是,滑雪板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东西出现了,玩家中会木工的生活职业玩家又大赚了一票,与原住民不同,玩家稍加训练就可以滑雪了,原住民则比较困难一些。
于是在雪原上,一个个的玩家们穿林海、过雪原,玩得不亦乐乎,而原住民多数只能小心翼翼的在雪地上挪蹭。
到了夜里,连向往大自然的玩家们也不见了,因为这种天气之下,就是不畏风雪想要出城打猎,野外恐怕也没有野怪出没了。
当利与掖县之间的直道边上,一个挺大的营盘就扎在雪地中,这是一支辎重部队,运送的是大量的粮草和消耗品,这些物资装了五百多辆高轮车,由两千骑兵进行护送。
扎营的时候,装载器械的马车在外,粮草车在内,然后才是民夫和护兵的营地,护兵们将地面厚厚的积雪铲到营地周边,垒砌出一圈半人多高的矮墙,加上大车的阻挡,足以抗拒骑兵的冲击。
然后他们在铲掉了积雪的地面上搭建帐幕,点起了一个个的火堆,与漫天的大雪与严寒对抗!
夜已深,营地内除了巡逻的士兵,只有摇曳的火堆和呼呼的北风。
忽然。东南方向的夜空中升起了数支耀眼的火箭,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在呼呼的北风中,却似乎能够听到那火箭上绑着竹哨尖利的啸叫声。
“敌袭!敌袭!各就各位!”
“民夫着装,持盾,小心保护自己!”
“骑兵领武器,携带重弩和弓箭,箭矢两袋!”
事实上,这支护卫骑兵就是方志文的卫队,由黄忠和甄翔率领。由于这支卫队伍长都是将领,因此,战马和武器都被伍长收进了包裹,在这种环境下,战马在外面是很容易冻伤的,至于驮马,这些所谓的民夫都是玩家,专业的玩家运输队,所以根本就不必担心。
另一边。在距离这处野外营地五里之外,一队队的人影排成一条条的长龙。在明亮的雪地上仿佛一条条的虫子,实在是太显眼了,而且,那些jǐng戒哨很yīn险,都是一身白衣,在雪地上不动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些经验丰富的斥候在大草原上都经历过现在这种环境,因此隐蔽得很好。
当他们弄清楚这些来偷袭的部队数量之后,才不紧不慢的发出了报jǐng信号。然后四散溜走了。
玩家们确实有办法,白天的时间,他们不是在玩,而是在训练滑雪,包括自己部队将士们也进行了训练,也不要求他们立刻就能学会滑雪,但是至少能够保持平衡。然后大家排好队,用一根绳子一拉,就可以顺利的在雪地上快速前进了。
想出这个办法的家伙脑袋绝对好用,有了这个办法。他们击败方志文的想法就有了能够实现的可能xìng,而不再是停留在脑海中的幻想了。
“整队,快点整队,他们的援军可能正在赶来!抓紧时间!”
玩家们很快就突进到了营地的周围,不过看着安静的营地,这些前来奔袭的玩家们还是有些发怵,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方志文的部队啊!真的已经被自己给围住了么?
“四面围攻,冲!”
玩家们用了一个很新颖的战术,那就是散兵线,而且带头的都是玩家,利用血长防高的特点,企图打乱敌军的防御,然后在一拥而上。
但是他们实在是低估了对手的能耐!
“以什为单位,集火shè击!”黄忠撇了撇嘴,下达了shè击的命令,四百步的距离,已经可以让重弩进行jīng准shè击了!
“咻咻。。。。。!”
“嗤嗤!”
“呃!”
“靠!这么远。。。。。。”
防守部队的jīng准shè击让这些突击的玩家吃足了苦头,别看你血长,血再长也怕要害攻击,眼珠子上钉上一支弩箭,还能像夏侯惇一样活蹦乱跳的那种运气,在游戏里是不可能的。
“尼玛,这不科学!呃。。。。。”
一名脑门上被贯穿了一支弩箭的玩家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化作一团白光,暗淡的雪原上,一蓬蓬的光芒此起彼伏,进攻的玩家指挥官直抽凉气,事实上空气确实很凉很凛冽。
“吹号,全面进攻,只能用人海了,不然让他们这么jīng准的shè下去,损失太大,主意用盾阵和纸符!”
“知道了!”
“呜!~呜~呜”
“杀!~”
低沉的号角响起,一阵震撼人心的喊杀声掩盖了战场上的左右声音,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夜sè中的营垒冲去!
“展开巨弩,准备火箭,万一攻击受阻,直接用火箭放火,那些粮草不要了,绝对不能留给方志文。”
“是!”
黄忠伸头看了看敌军的攻势,从这个方向上看,参与进攻的人数大概三四千,也就是说参与攻击的总人数大概一万五左右,加上后面的预备队,估计最多三万人,黄忠暗暗的心服,徐庶的预测就是三到四万人之间,因为再大的数量不好组织,反而降低了效率。
黄忠低声的下达了齐shè和使用群伤技能的命令!
“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和技能的闪光给敌军造成不少的伤害,接着又是连绵的箭雨,现在攻击方的距离已经近了,所以守军全部开始用弓箭shè击,攻击的速度顿时提高几倍,密集的箭雨顿时让攻击方陷入了困境!
“用火箭!”
“蹦!蹦!。。。。。”
一支支巨大的弩箭,在头部缠上了浸了火油的布条,然后被点燃之后腾空飞向敌阵的马车,马车上的篷布顿时被点燃,有些靠后的粮草车也被点燃了,这下子麻烦了,黄忠和甄翔根本就分不出人手去救火,而且着火的方向主要在外侧,怎么救呢?
黄忠向着东侧看了看,似乎在看援兵到了什么地方,然后下令集结突围,既然辎重已经不保了,黄忠和甄翔再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黄忠迅速的集合成了一个阵型,然后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战马虽然跑不起来,但是慢慢的走是没有问题的,至少这个速度比人步行的要快,至于进攻的玩家,是不可能穿着滑雪板战斗的。
黄忠面前根本就无一合之将,再加上黄忠为了尽快的破围不断的用出武将技,别说阻挡了,连接近黄忠都很困难,而黄忠身后的将士们则在甄翔的指挥下集火shè击,迅速的打破了敌军的围困,打开了一条通路。
“好强!不要硬挡,散开到两侧,其他方向的部队上滑雪板,尽快的赶到他们的前面去,sāo扰和迟滞他们,不需要歼灭,只需要迟滞!”
“是!”
很快,黄忠就发现了敌军的企图,他们绕过自己的两侧,用滑雪板的速度确实比战马快,而且,黄忠是不敢离开直道的,一旦离开直道,复杂的路面环境被大雪掩盖,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若是失去了战马再被围上的话就麻烦了。
因此黄忠只好保持着严谨的阵型,缓缓的沿着直道向东前进,而攻击的玩家们就像一群马蜂一样,围着自己的猎物追逐攻击,不过,马蜂想要杀人确实不容易,参与攻击的玩家们悲催的发现,自己虽然成功的焚毁了敌军的粮草,甚至在压着敌军攻击,但是不时倒地的都是自己的战友,而对方则巧妙的进行着轮换,根本就不曾倒下一人,这实在是太让人无力了。
另一边,从掖县出发赶来援助的高顺部,以及一大票的玩家部队,根本就不像是去救火救急的,倒像是出来铲雪的,他们在严密的保护之下,将直道上的积雪铲到两侧,打通了直道的之后才缓缓的向前推进,然后再停下来,摆好阵势,继续的铲雪。
这让远程奔袭而来的东莱联军的玩家部队很无语,这可怎么打援呢,虽然敌军的这种做法十分的被动,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办法自己真的不敢强攻,只能远远的用巨弩和投石机进行打击。
但是,方志文此刻也在阵中,巨弩后投石机大打击确实不好防御,但是却可以反击,在方志文的指挥之下,jīng准的反击让攻击的玩家部队心惊胆颤,这边自己才一shè出巨弩,头顶上就会出现一片碎石和用投石机抛shè的坠箭,有时候甚至才刚刚展开器械就遭到了打击,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行战场观察的。
其实进行战场观察的是数只夜枭,既然金鹰嫩驯养,夜枭自然也是可以驯养的。
方志文的打法很无赖,也很无奈,如果不是大雪阻路,方志文骑兵绝对能将周围的是三四万玩家部队轻松的扫灭,但是现在却只能这么像蜗牛一样的缓缓移动,还不得不承受对方的远程打击,幸好方志文坐镇,不然被玩家使用召唤卡之后进行远程打击,肯定会对部队造成重大的伤害。
方志文很郁闷,对面的玩家将领更郁闷,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方志文的盛名可真不是假的,尽管自己这边占据了天时地利的优势,但是却偏偏无法将优势化作胜势,虽然从另外一处战场传来了伏击辎重成功的消息,但是想要取得进一步的战果却是难上加难!
第七百六十八章首败的影响
“呼!~幸好我们的战役目标已经达成,这个方志文可真是难搞啊!”
“呵呵,可不是么,名将可不是说着玩的!”
“这次我们能够利用天时地利完城战役目标,应该能逼方志文退后,只要我们拿下曲成,迅速的进行整合和建设,就可以沿曲成、招远一线建立防线,然后采用多点开战的办法,进攻掖县、青岛、高密、挺县、即墨,到时候就算方志文能打,也不可能有三头六臂吧,呵呵。”
“希望吧!”
“怎么,信心不足啊?看看我们东莱联军的势头,你应该觉得有信心才对啊!”
“信心是从胜利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从脑袋里生长出来。”
“哼!你就是个悲观派啊,好了,命令大家向前一点去预设远程武器阵地,反正他们不会离开直道的,你说他们为何非要将道路上的积雪铲除呢?”
“为了防止我们截断他们的退路,同时也希望我们去截断,一旦我们的部队敢于踏上直道,立马就会遭到敌军骑兵的惨烈打击!”
“呵呵,我们会这么笨么?”
“所以我们拿他们也没有办法,若不是有厚厚的积雪保护我们,我们早就被灭了!”
“切!”
针对玩家的变化,方志文这边也积极的作出应对。你能预设阵地,我就能一一的将之拔除,因为咱的shè程远远超过你!
于是这在这样略显热闹但是并不激烈的对抗中,方志文与黄忠的部队汇合了,这下子玩家们彻底没有办法了,方志文后退的道路是畅通的,玩家部队也不敢上去阻挡,也挡不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方志文将辎重部队接应回去,转身回城了。
玩家们不死心的一路夹道跟随。直到看到掖县的大门轰然关闭,七八万的玩家部队愣是没敢上去冲城,最后大家无趣的趁着夜sè撤退了。
虽然最后的战果有些尴尬,但是东莱联军还是能够说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并且这个战例告诉大家,只要一天这厚厚积雪不消,方志文的后勤线就会陷入随时被打击的境地,现在参与曲成围攻的玩家部队,则随时都会有断绝后勤的危险。
无奈之下。方志文下达了放弃围攻曲成的命令,将所有的部队都收缩回掖县。并且每天派出部队以及发布任务,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维持到当利的一百多里的道路的畅通。
而东莱联军则在方志文下达撤军的命令之后,在论坛上大肆宣扬自己的战绩,声称东莱联军已经具备与了方志文部队正面抗衡的实力,不久之后,东莱联军将彻底击溃飞龙会,然后从多个方向,联合城阳郡的联军一起向方志文和孔融的地盘发动攻势。
飞龙会也趁机跳出来,说是愿意加入东莱联军。与东莱联军一起,向原住民势力发起挑战,当然,这个请求被再度拒绝了。
。。。。。。。。。。。。。。。。。。。。。。。。。。。。。。。。。。。。。。。。。。。。。。。
“老张,这飞龙会还真是不死心啊,这个时候还要煽风点火,企图掀起原住民和玩家之间的矛盾。”
“哼。但是不得不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这伙笨蛋居然要全面与方志文开战,真是愚不可及!”
“是啊。从最简严峻的天气变化上可以推测,智脑似乎对战争的烈度有所保留,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来阻止战争的大规模升级,偏偏这个时候这些联军居然跳出来顶风作案,呵呵,不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我说老赵,你也别说风凉话了,能不能进一步的影响这个什么东莱联军,以及正在组建的城阳联军?”
“很难,这些人多是比较激进的玩家,所以很难理解我们适度游戏的说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做的跟飞龙会做得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现实啊,有时确实让人寒心!”
“看来,在舆论上面我们还要加大力度,特别是要将适度游戏和新世界的理论推广开来,提倡与原住民的融合,占领舆论阵地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们在这方面似乎有些落后了。”
“呵呵,这不奇怪,那些传媒有钱就能收买,外国的家伙挥舞着绿票子那些媒体还不两眼发绿,不过,他们能收买我们也能收买,这事现在做也不迟,玩家都不是笨蛋!”
“便宜了那些传媒媒体!”
“便宜不了,到时候一起算帐就是了!”
“你这么说不是将人家朝国外赶?”
“就是要赶出去啊,让他们祸害外国人去!”
“呵呵。。。。。。”
。。。。。。。。。。。。。。。。。。。。。。。。。。。。。。。。。。。。。。。。。。。。。。。。。。。。。。。。。。。。。。
东莱联军和城阳联军的叫嚣,也促成了孔融军事集团的加速成型,现在是敌人的刀子已经举起来了,北海和齐国、乐安的玩家势力自然有了紧迫感,原本还不情不愿的玩家势力终于明白,就算没有了原住民的威胁,也还有来自身边的玩家的威胁,不抱团的话迟早是个死。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玩家互相抱团的条件,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紧紧的团结在孔融的周围,才能跟四面八方的觊觎者对抗。
玩家们的眼里只看到了东莱和城阳联军,他们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泰山的黄巾军和北边的袁绍,而方志文和徐庶却是不会忽略这两只饿狼的。
“。。。。。。这次战役的结果延伸就是如此。这就是失败带来的连锁反应,虽然我们并没有遭受重大的损失,但是在战略上来说,我们确实是输了一阵,曲成的丢失不但让我们错失了不少人口和资源,更重要的是,丢失了以往建立起来的战无不胜的神话!”
徐庶站在地图前面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没有什么不满或者愤怒,但是他的话却让下面坐着的众将有些惭愧,这次的会议不但有方志文的将领。还有孔融的文武将官,甚至还有不少的玩家行会的代表,这还是这些代表第一次出席这种层次的军事会议。
他们对这个年轻的军师很感兴趣,可惜的是,开会的时候并没有介绍这个人的身份,但是这人能够在上面进行战役总结,并讲解未来的战略部署,这人肯定是一个不简单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历史名人呢?
方志文听着徐庶的讲话。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轻轻的捏着下巴思索着。徐庶看了方志文一眼,微微的翘了翘嘴角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并不需要那种神话,战争并非是什么奇谋妙计,而是实打实的实力碰撞,一次两次的失败,或者一次两次的胜利都不能说明什么,唯有最后双方实力的对比,才是最真实的东西。因此。大家不必沮丧,更不必觉得没有了信心,我们这次的失败,是因为兵种结构单一,兵力不足,以及对天气变化的应变能力不足造成的,因此。我们必须针对以上的缺陷加以整改,这点接下来各部会有针对xìng的措施,今天暂且就不讨论了。”
底下的将领们小声的议论了几句,就收起声音。仰头继续看向徐庶,徐庶身子向旁边让了让,将整个地图给显露了出来,然后用手里的木棒指着地图上很明显的几个红sè的巨大箭头道:
“各位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这张地图上不但有东莱联军的可能进攻方向,还有城阳联军的进攻方向,更有黄巾军和袁绍部队可能的进攻方向。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次失败带来的最严峻的可能xìng,就是我背后这幅地图上所展现出来的情况。”
徐庶的话让下面的与会者不少人都变了脸sè,特别是孔融那边的将官和玩家的代表,如果真是出现这样局面,北海三郡恐怕有不保的可能xìng啊!除非方志文大举调兵南下。
徐庶停顿了一会,看着下面议论纷纷的众人,特别是孔融的那些部下,等大家逐渐的安静下来之后,徐庶再次开口。
“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情况,那么最可能出现的情况和我们的应对措施呢?首先,我们会派出使者与袁绍沟通,袁绍的注意力在冀州和中原方向,而且,袁绍的地盘上现在暴雪成灾,他也没有能力南顾,因此,北边乐安和齐国只要谨慎防御就可以,袁绍见无机可趁自然就没有了动手的yù望。”
“呼。~”
徐庶笑了笑,将木棒向下移动了一点,继续说道:
“再看黄巾军,黄巾军家底子薄,这次的暴雪中黄巾军是重灾区,而且泰山原本的权力结构正在调整,张梁的到任让黄巾军暂时的失去了战斗的能力,或者说进攻的能力,他们内部重新回复和谐状态还需要时间,因此,黄巾军这一路也不必太过担心。”
“接下来,我们看看城阳郡联军这一路,城阳郡联军曾经遭到我们的反复打击,所以本身的实力并不强,特别是攻坚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要坚守城池,并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来用小股部队sāo扰其侧后,在这种天气条件下,城阳郡的攻势有等于无。”
“最后,就剩下了东莱联军这最强的一路,事实上,东莱联军的作战能力和统合水平我们还是充分认可的,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东海的海面可是我们的,诸位请看,曲成、黄县、牟平、烟台、东牟、威海、威山、荣城、昌阳、浮山、海阳等等,这么多的城市都在海岸百里之内,我水军可以随时进行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东莱联军宣称要弄什么四面楚歌,在我看来,那就是个笑话!”
“呵呵。。。。。。”
第七百六十九章飞龙会的覆灭
在大家的笑声中,原本心里的那些压抑和担忧都悄然的消失不见,剩下的则是战胜敌人的满满信心。
徐庶略带矜持的笑着,用木棒在地图上敲了敲:“用我家主公的话来说,就是肥猪拱门来了,大家想想如何分配战利品,以及如何计算功勋吧!”
“呵呵.....”
“还真是肥猪拱门啊,他们不将兵力投送出来,我们还不好去掏他们的老巢呢!”
“就是,这回要大赚了!”
“各位,请各位将不必要的担心放下,只要坚决的执行我们的布置和计划,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没问题,方大人尽管下令!”
“同意!”
“顶!”
“呵呵,顶你妹哦!支持!”
徐庶微微的一躬,转身走了下去,方志文站起来走到大家面前,虚按了按手掌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各位,刚才元直的介绍想必大家都明白了,这次的失败固然给敌人创造了一个机会,但是也同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一个收复东莱甚至城阳的机会,但是我们的优先目标是东莱郡。”
方志文声音不大,但是语气里却充满的必胜的信念和不容置疑的坚决,另外,他有意透露出来的元直两字,也将在座的玩家代表们给镇住了!
‘元直’?不会是徐庶吧!这家伙怎么会跑到方志文手下去了,这他么还要不要人活了!
方志文满意的看着下面那些人的敬服和惊讶的眼神。继续道:“不过,这场战事我们还有充分的准备时间,东莱联军拿下飞龙会至少还要几天,之后的整合也需要时间,因此大家也不不着急,回去做些针对雪地行军战斗的训练,另外,请务必对这次会议的内容保守秘密。这次会议到此为止,在战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