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0部分


孙静见到二哥苦恼的模样,笑了笑道:“二哥,这件事看起来很蹊跷,像是一个巨大的诱饵,但是最终能否将我们钓上来,还要看我们的应对,我记得垂钓的时候,经常会有被吃掉了诱饵却没有勾住鱼的情况,谁规定了吃下诱饵就一定会上钩呢?”
孙坚一愣,随即明白了孙静的想法,孙静的意思是先做着看,看看这些异人后续到底还有什么yīn谋,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难道还因为怕了异人就不过rì子了不成!
孙坚这么一想,倒是也很有道理。
“三弟所言甚是,此事虽然透着蹊跷,但是带给我们的好处却是不容忽视的,如果拒绝了这个好处,这些人会不会转而找到别人的头上,比如曹cāo、刘备之类的,如果刘备曹cāo接受这些异人的投效,他们的实力将会得到长足的提升,相比之下,我们与他们的差距就会更加明显,一强一弱的格局必不能长,与其等到那个时候被攻打,不如现在就接受这个挑战,看看我们能不能借此机会一飞冲天!”
孙坚的表情很凝重,但是也很有信心,面对周围环伺的强敌孙坚也未曾退缩过,现在更不会被一群异人给吓退。
大家受到孙坚的鼓舞,犹豫的情绪渐渐的消除,更多的是渐渐燃烧起来的斗志。
“再者,这伙异人投效于我们的目的,也许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要将发展的重心从争夺治权转移到争取更多的实利上面,因此他们提出的城市物业租赁权力,土地优先购买的权力以及物产的优先经营权和通航权等等,也都是很合乎情理的,唯一让我们诟病的是,他们是否会从商业上渐渐的控制我们,这就需要我们做更多的工作,以及事先在谈判中做好防备工作。”
“二哥此言切中要害,就算他们真的是传言中的有什么外族背景,实则与我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事实上,荆南的异人也一直与我们处于相对对立的关系上,既然如此,我们更是可以用这伙异人去对付荆南的异人。”
孙静的话让在场的将领纷纷的点头,这点确实是可行的,以异人制约异人的做法早就是原住民的共识了,孙静的谋划也不是很难实现的难题,只要在谈判中将这些异人优先向南安排即可。
孙坚更是眼神一亮,赞赏的看了看孙静:“我看此事可行,还有关于商业制约的问题,我们也需要仔细的考虑一下,不过,原则上,我们可以接受这批异人的投效。”
孙坚的总结算是给这件事下了最后的定论,剩下的就是如何在与异人的谈判中争取更多的利益,以及更大的限制异人有可能进行的yīn谋了。
孙坚知道这事的重要xìng,所有的谈判都是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是当谈判正式开始的时候,异人代表却忽然作出了变化。
在一开始的诱人无比的条件基础上,异人开始降低了自己付出的代价,并且开始提出更多的要求,特别是在商业特权方面,而异人敢于着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孙坚并非是异人的唯一选择,很明显,可能有另外的一个诸侯也开始了与这群异人的接触。
孙坚并不明白商业特权是一种危害多么巨大的东西,他只是以为异人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事实上,一旦特权存在,正常的商业就会受到致命的打击,所有商业特权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摧毁正常的商业架构,形成绝对的垄断,并通过商业控制区域经济,通过区域经济的控制最终获得政治上的话语权,甚至是直接的左右政治决策。
在谈判过程中,异人有意无意的透露与另外一家神秘诸侯谈判的一些进展,通过这种手法向孙坚施压,而孙坚并不敢肯定是否这伙异人真的同时在与别的诸侯谈判,孙坚只能硬撑着,无论如何都死死的咬定一些底线,包括驻地位置,军队的最大编制,通航权的限制,还有商业特许的限制等等,孙坚不是不知道万一谈判破裂的严重后果,但是孙坚更在意的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吃下一个可怕的吊钩。
第一次参与这种政治谈判的孙静算是开了眼界,才知道原来在谈判桌上的交锋一点也不会比战场上的交锋来的差,甚至在很多时候,孙静都觉得自己几乎坚持不下去要崩溃了,而孙坚却还能做到谈笑风生、举重若轻,这让孙静不得不服气,自己的哥哥确实比自己要强得多,所以他是领袖,而曾经自视甚高的自己只能是属下。
第七百五十八章送上门的助力
孙坚还在很热心的与这伙神秘异人势力的代表进行将苦卓绝的谈判,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孙坚凭借着强大的韧xìng和决心,仍然在努力的试图获得这次意外到来的机会。
如果这事换成方志文,或者其他的聪明点的玩家来判断,是绝对不会跟这些什么异人势力的代表浪费时间的。
从这些意图不轨的异人势力的角度看,帮助孙坚还不如帮助更强的曹cāo,甚至选择刘备都好过孙坚,而孙坚更应该是尽早加以摧毁的对象,少了孙坚,或许整个大汉的逐鹿之战进行的会更加的顺利,更加的快,这样才符合这些势力的最终目标,尽快的击垮这个游戏世界。
孙坚吃亏在对异人的不了解,更吃亏在对曹cāo和刘备的实力和能力的误判,最后,就是孙坚自视过高了,老实说,孙坚其实没有成功,成功的是他的儿子孙策。
因此,与孙坚谈判的同时,这伙异人确实有另外两个代表分别在跟刘备和曹cāo接触,至于蔡瑁、张曼城和朱隽,并没有进入这些玩家势力的候选名单,原因么,自然是因为有更好的选项了。
前去寿chūn见曹cāo的,是一个叫许钦的玩家。
第一次见面,曹cāo很是给了许钦一个下马威,不过许钦是玩家,对原住民npc天生就有心理优势,因此曹cāo的做作并没有达到目标,第一次会面许钦直接了当的提出了十分优厚的投效条件,并且话里话外的暗示已经跟孙坚在接触谈判。
曹cāo并没有急着表态。只是说考虑一下,而今天的会面。则是许钦第二次见曹cāo。
“贵方的要求本官只能答应两点,一,允许在我境内合法经营商会,但是不会有任何的特权;二,可以给于一些县镇的治权,但是没有军权。除此之外,其他的任何条件本官都不会接受,而贵方所承诺的任何一条都不可缺少。否则就请许先生另谋出路吧,至于你们是去找文台或者玄德,悉听尊便,本官也乐见其成。”
曹cāo抚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不过那笑容显得有些森冷,言下之意颇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暗示。
这个也很容易理解,一旦这些人投向刘备或者孙坚。都将会称为曹cāo的心腹之患,所以若是谈判破裂,曹cāo因此而做了些什么的话也是完全合理的,有与虎谋皮的决心,就应该有被猛虎反噬的觉悟。
听到曹cāo的说法,许钦不动声sè的点了点头。嘴角甚至还勾起了一抹略显得sè的笑意,许钦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身后还有一大群的jīng英智囊,他们对曹cāo可能产生的反应都进行了推测,可以说。一切尽在掌握中。
“曹大人,事情在没有最后决定之前。大家总是有磋商的余地的,对于曹大人来说,您的要求都是出于贵方的安全理由,这我们可以理解,充分的理解。但是,也请曹大人充分的考虑我方的现实情况,一旦达成有效的协议,那么我们的利益又是什么呢?又用什么来保障我方的权益不受侵犯呢?”
曹cāo抚着胡须大笑:“许先生,你要弄清楚,是你们主动来求本官,而不是本官去求你们,更何况本官没有替你们考虑的立场,因此,你们能接受本官的条件,那么本官欢迎你们投效于本官麾下,并且会公正、公平的对待贵方,并不会有任何歧视,这点自有官府的政策来保障。若是像你所言,本官辖下的世族大户,是不是都应该组建军队以自保呢?至于商业特权,如果给了你们,那么我麾下的其他将领要不要给,我的亲族要不要给?还有那些支持于我的世族大户要不要给?若是都给了,那么你们又有什么特权可言?本官不yù欺骗于你,才说出这两个条件,否则待你们投效之后,本官予取予求,贵方能奈我何?”
许钦眨了眨眼,曹cāo说了这一大通,实际上没有任何的让步,甚至也没有任何的让步的倾向,而是在向许钦解释这么做的原因而已,是试图用事实来说服许钦,接受曹cāo的意见。
“曹大人,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若是曹大人坚持如此,那么我等也难免会生出对比之心,听说刘玄德正在为辖下巨大的地盘上没有人口而头疼,还有孙文台也正在四处招兵买马,以图平灭辖下的山越土蛮,我等之所以选择曹大人,乃是因为曹大人志向高远,将来会带给我们更大的利益。”
“正因为如此,本官才更不能答应贵方的过分要求,这样才能更有利于未来的发展,对贵方来说,长远的利益也更有保障!”
“既然如此,那么为何不能答应货物无障碍通行权?还有与原住民等同的大规模雇佣权力大人也不答应,这又是为何?大人口口声声说是要一视同仁,但是却明明在歧视和压制我们,这难道就是大人所说的保障么?”
曹cāo嘿嘿一笑:“本官如此做自然有其道理,我方的条件就是如此,不会再有任何的妥协,贵方能接受,那么我们就接着谈投效的细节,若是不能,那么许先生请便吧!”
许钦不由得气结,这曹cāo也太强势了,难道他掌握了什么挟制自己的内幕,或者是有人泄露了上面更倾向于曹cāo的态度?
“大人如此咄咄逼人,未免有些过了吧,莫非大人以为在下适才所言乃是虚言恫吓么?”
曹cāo的小眼睛里jīng芒闪烁,泛着冷冷的光芒,看定了许钦道:“本官不知道许先生是不是虚言恫吓,但是本官知道,贵方如今是过街的老鼠,若是我接纳了贵方并且还给于对方优惠措施,那么本官就得罪了一大批的异人以及异人势力,这未免得不偿失吧!因此,必须对贵方加以钳制,以换取其他异人的谅解,这么说许先生明白了么?”
许钦心里一寒,这种局面可以说是推演中出现的最坏的局面了,曹cāo是终于还是看穿了自己这边的劣势所在,也准确的看到了接纳己方会带来的直接后果,因此,曹cāo才想出了这个既不得罪大批的异人,又能稳得好处的办法,果然是狡猾啊!
许钦心里不由得沉吟了,许钦在现实中是个jīng英分子,谈判大师的名头也不是白来的,他明白,现在应该尽快的确立原则问题,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尽快的开始进一步的谈判,时间拖下去实际上是对己方不利的。
现在游戏中玩家的民族情绪已经逐渐的发酵,若是现实中爱国法制定出来之后,己方的行会被宣布为外资控制行会,情况就会进一步恶化,到时候被四面围攻了再来找曹cāo谈,说不定连那两条承诺都没有了。
许钦苦笑了一下,作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大人真是洞若观火啊!也罢,既然如此,我方原则上也可以接受这个条件,但是在下事先说明,我们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可能会有人不赞同曹大人的条件,从而转向别的方向寻求出路,因此,当初说好的那些数字,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曹cāo身子直了直,略微向前探了探,脸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一些,笑意也显得真诚了不少:“这个可以理解,只要不是相去甚远本官都不会介意,但是也希望贵方能够尽快的落实具体的情况,以便双方能早一rì达成协议,我想,这也是对贵方最有利的情况,哈哈.....”
许钦心里对曹cāo的狡猾暗暗的叹息,脸上却还是不变的笑容:“此事在下会尽快给大人一个答复的,只要将本次会面的结果传回去,想必很快就会有个说法了,想必是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曹cāo脸上笑着点头称是,心里却明白什么不同意见都是假的,而是这些人准备多方下注,唯一让曹cāo不明白的是,这些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躲避其他异人势力的围剿?或者是还有什么自己看不明白的企图?
暂时弄不明白,曹cāo也没有办法,能做到这一步也不错了,反正只要他们不会全力去帮助刘备或者孙坚就可以,就算他们三方下注,相对来说,同样的投入对刘备和孙坚的帮助肯定比对自己的要大,但最终也没有大幅度的改变三方力量的对比,这对曹cāo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何况曹cāo提出的条件真是很苛刻的。
看向许钦,只见他满脸的笑容,一如刚刚进来的时候一样热情,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根本就不可能,曹cāo也不由得暗暗的戒惕,异人之中奇人异士何其多也,绝对不能小觑了他们,这件事的后续必须要小心翼翼,千万不能着了异人的道。
说到底,这事从根本上说曹cāo也是被动的接受的,原本这种看起来很诡异并且企图不明的事情应该是要避之不及的,但是这些人一旦决心投入了刘备或者孙坚阵营,对曹cāo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曹cāo宁肯顶着戏志才的反对意见,也要被动的推进这件事。
尽管许钦在这次谈判上很被动,但从战略上说,其实许钦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第七百五十九章孙坚的决定
与孙坚谈判的异人代表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这让聪明的孙坚意识到异人可能已经与谁的谈判取得了进展,于是孙坚更加的纠结了。
现在的现实是自己不接受这些异人势力,这些异人势力就可能会被自己的对头所接受,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情况,本来就很危险的长沙郡无疑就变得更加的危险了。
正当孙坚焦头烂额一筹莫展的时候,又一位异人到访了。
这位异人孙坚是认识的,荆南桂阳郡的太守赵伯阳。
迎来送往的一番礼仪寒暄自不待说,孙坚应赵伯阳的要求,只有两人密谈,已经快要撑不住的孙坚一待赵伯阳坐定,就立刻开门见山的问道:
“赵大人此番前来长沙,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务?”
“正是,不知孙大人可否知道最近异人之中关于外族势力侵袭的事情呢?”
“这,略有耳闻,可是此事与我有关么?”
赵伯阳点了点头,肃然道:“正是与孙大人有关,现在孙大人应该有跟一些来自戈阳和汝南的异人势力谈判吧?这些人就是我适才所说的外族扶持的势力了。”
孙坚略微有些尴尬,不过随即就将心里的一点惭愧扔到了一边:“赵大人。这也是我的权限范围之内的事情吧。”
“确实如此,在下此来不是来指摘孙大人的做法的。恰恰相反,在下是来帮助孙大人的。”
“这话从何说起呢?”孙坚心里其实很是高兴了一下,但是没有见到具体的东西之前,孙坚是不敢信任这种从天而降的好事的。
赵伯阳自信的笑了笑:“孙大人,或许对孙大人来说,我们异人之间的争斗,跟你们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但是孙大人莫要忘记了。我们异人之间的争斗的地点,可是在这里,而且势必会影响到孙大人的切身利益。”
“这.....”
“孙大人,在下并不想知道你们之间做了什么样的交易,在下此来只是想要告诉孙大人两件事,头一件事,是这伙人不但在与孙大人接触。同时也在与刘备和曹cāo接触,他们最终的目的不是四处下注,而是依附扶持强权,打击弱势势力,最终伸张自己的权益。因此,在下可以肯定告诉孙大人。他们与孙大人的谈判绝对是在利用孙大人,即使你们双方达成了协议,最终肯定也是一份对你极其不利的协议,至于他们最终会选择投向刘备还是曹cāo,暂时还不好下结论。”
赵伯阳说完。注视着孙坚沉凝的面容,缓缓的端起面前的茶盏。不紧不慢的喝着茶,等待着孙坚的反应。
听到赵伯阳的一番说辞,孙坚心里其实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被他尽力的给压制在心里,没有流露到脸上来。
赵伯阳说得没错,如果不是孙坚坚信自己的保密措施,孙坚甚至怀疑赵伯阳已经听到了他与那伙异人势力之间的谈判内容,正如赵伯阳所说,现在那伙异人的代表提出的条件是很苛刻的,如果孙坚顶不住压力接受了,那么孙坚可以预见,自己的领地的商贸会渐渐被异人把持,甚至会反过来影响军事和政治,这是孙坚绝对不能接受的。
如今赵伯阳这么一说,孙坚才发觉,自己很可能正是这些玩家势力图谋的对象,而不是帮扶的对象,若是这些玩家势力帮助刘备或者曹cāo打下长沙,甚至进一步打下荆襄乃至江东,这里面会有多大的利益啊!
那么赵伯阳此来的目的又何在?若是想要打击这些异人势力,他们应该想方设法的劝服自己、刘备和曹cāo都拒绝接纳这些异人,而在不可得的情况下,只能与某一方或者两方合作,打击接纳了这伙异人的一方!
孙坚压下心里的兴奋和不安,看着赵伯阳问道:“那赵大人所说的第二件事又是什么事?”
赵伯阳对孙坚的反应似乎早有所料,放下手里的茶盏,缓缓的开口道:“第二件事,就是我方与那些异人势力是势不两立的,因此,如果孙大人接受了这伙异人势力的帮扶,那么我们肯定会全力的打击孙大人......”
“哼!赵大人这是在恐吓在下么!”孙坚不满的冷声喝道。
赵伯阳摇了摇手,依然笑着道:“在下说的是一种可能xìng以及我方的态度,孙大人何必着急呢!”
孙坚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吐出,沉声道:“那赵大人请接着说下去。”
“若是孙大人拒绝了这货异人势力的帮扶,从而导致与曹cāo或者刘备为敌,我方则会与孙大人签署军事同盟,共同抗击敌人,当然,如果孙大人不愿意参与,那么我们也会独自向刘备或者曹cāo开战,不过唇亡齿寒的道理想必孙大人也是明白的,更何况,孙大人还挡在曹cāo南下,刘备东进的道路上。另外,荆襄的蔡瑁大人想必也会支持我们,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孙大人务必三思!”
赵伯阳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意图摆在了孙坚的面前,而后平静的看着孙坚,等着孙坚作出决定,当然,这个决定可能是不会那么快做出来的。
孙坚的心里急速的思索着,赵伯阳的话说得很明白了,而且这里面利益得失也很明显,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孙坚则是很清楚目前自己的处境的,在这种时候,孙坚其实没有比跟赵伯阳合作更好的选择,但是。孙坚如果仅止于此他就不是枭雄了!
“赵大人所言甚是有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看,赵大人也有推我们做挡箭牌的嫌疑啊!而我方现在正是粮草匮乏、实力不济的状态,否则也不必与那些人纠缠,若是我答应了与赵大人合作,赵大人可有什么实质xìng的举措?”
赵伯阳轻轻一笑,对于孙坚的狡猾和无赖赵伯阳也不是没有预料,如果连这点无耻都没有,孙坚就不是孙坚了。
“孙大人武勇天下皆知。如今怎么如此自谦?我桂阳、零陵二郡地偏人稀,产出更是有限的很,不过,若是贵我两方能够顺利结成同盟,适当的出兵出粮是应该的,努力的壮大盟友的实力,也是应有之意。但是,我们希望,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则孙大人应该承诺将优先打击目标放在淮南方向上。”
“淮南?曹cāo新得淮南,本来就实力大涨,若是再的这些异人的相助。必定强横难制,先取曹cāo也是对的,但是这中间却隔着戈阳和庐江郡,这......”
孙坚的心里猛地一跳,已经隐隐的意识到了赵伯阳刚才所说的那些话的含义了。赵伯阳的意思是要助自己取下蔪chūn、庐江,不。应该是庐江,蔪chūn郡很可能是扔给蔡瑁的甜头。
“没错,正如孙大人所想,我们将会全力助孙大人拿下庐江、豫章郡,蔡瑁大人攻打戈阳,而我方则趁机取下庐陵郡,不知道这个提议孙大人意下如何?”
“可是庐江陆大人那里?......”
“孙大人与陆大人有乡党之谊,不若孙大人先尝试与陆大人说说,若是曹cāo得了这伙异人的帮助,庐江就是必取之地,陆大人远见卓识,想必不会看不到这点吧?若是陆大人一意孤行,那么以我等联军之势,我想小小的庐江是挡不住的。”
赵伯阳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其中透露的信心确实十分坚定的,何况孙坚早就有拿下庐江、豫章,乃至于丹阳、吴郡,一统江东的想法,如今这赵伯阳确实是雪中送炭啊,这个诱惑实在是大到孙坚不能拒绝了!
“只是......蔡瑁将军已经答允了此事么?”
“平北将军方志文已经原则上同意了此事,不过方志文另有一个条件,不若我也一道说与孙大人听听,现在虽然还与孙大人无关。”
“请说!”孙坚身体再向前倾了倾,目光灼灼的看着赵伯阳。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条件,就是方志文将会在长江口外的海面上,拿下一个荒岛,建立水军要塞和港口,以便作为其贸易船队南下交州的补给地。”
孙坚脸sè一沉,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事虽然对江东世族大不利,但是现在孙坚正是要想方设法的向江东世族施压的时候,方志文的这个要求,说不得还是帮了自己的大忙呢,只要自己能‘说服’陆康,则江东的地盘很可能就会成为自己的根基,想到偌大的江东,孙坚不由得有股子热血沸腾的感觉。
“这事.......方大人真是好眼力,好手段啊!”
赵伯阳心里冷笑,孙坚这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这里面的门道难道只有你能看得出来么?不过赵伯阳也没有必要去揭穿孙坚的小心思,反正扶持孙坚逐渐成为江东之主,是抗衡曹cāo的有利方法,至于南边,还是交给异人来掌管吧!
“这么说,孙大人是赞同这个联盟了?”
“在下原则上是不反对的,细节方面希望能尽快的进行商讨,最好是三方一起商讨,尽快将此事定下,若是行事迟缓,曹cāo先发制人挥军南下,则一切都迟了!
赵伯阳看着孙坚恳切的样子,暗笑不已,行了,这事就成了,三方联盟一成,就不害怕那些外来势力猛挺曹cāo了,至于刘备,他那庞大的地盘想要整理好,需要的投入和时间都是很吓人的,因此,赵伯阳敢肯定,这伙异人势力一定不会选择刘备。
第七百六十章吕布的战略
当豫州南部和荆州东部暗流涌动的时候,在中原的局势也是正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吕布智取陈留,让整个中原的军事态势顿时为之一变,原本在陈留的软柿子张邈走了,换了一只大老虎吕布来,袁术原本对陈留所做的战略部署通通都失去了效用。
除非袁术真的敢开战,否则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拿下陈留已经再无可能,但是,原本属于曹cāo名下的陈郡却是实打实的落在了袁术的手中。
如今袁术控制着弘农、河南、洛阳、颍川、陈郡和汝南大部从地盘上来看,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这些地盘集中,互相能够兼顾和支援,远比原本还要顾着淮南好,只是让袁术气愤的是陈留的易手,将原本的一盘好棋都给打乱了。
但是摄于吕布的威名,袁术现在偏偏还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遭到了吕布的全力打击之后,再次招来好不容易被挡了回去的群狼,而吕布也不急着对袁术有什么动作,按照庞元的策略,柿子当然要挑软的先捏。
在袁术和刘岱二人之间来挑选,肯定是先拿下刘岱比较好了。
不过在此之前,吕布必须先夯实了在中原的基础,一方面庞元建议广泛的交叉任用当地的世族,另一方面,也想方设法的招募有能力的寒门士子,这其中就包括了名义上回乡,实则藏在陈留城中的陈宫陈公台。
庞元可没有那些原住民的职位危机感,而且。他也信任吕布的人品,相反。对于能够找到陈宫这样的牛人,庞元还是很高兴的,两人一番交谈,颇有些惺惺相惜,随后,庞元将陈宫郑而重之的推荐给了吕布。
吕布也很高兴,以前是没有文官相助,现在却连连得到两名大才的相助。对庞元的宽广胸怀更是赞赏不已,对陈宫的能力也是十分的认可,直接将陈宫任命为长史。
在陈宫这个陈留的老人帮助下,庞元的分化打散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吕布很快就完全掌控住了整个陈留郡的军政大权,而庞元和陈宫比较温和的手段,遭到当地世族的反弹也不强烈。
在这种背景下。已经完成了整军备战的吕布心里开始燃起了战斗的热情。
光熹二年(永汉元年)十一月七rì,吕布的会议室。
吕布看着被庞元标注的密密麻麻的地图,对庞元的这个习惯,吕布倒是很赞赏的,这种细致的地图也是吕布一直推崇的,不过庞元的标注更加细致。真是连地形的特征都标上了。
“以上就是我军在陈留的部署和整训情况,根据近rì的考核,现在各城的守备军和将领已经基本堪用了,野战部队除骑兵之外,步兵和辎重兵还需要继续加强训练。这方面希望侯成将军多费心。”
“请军师大人放心,末将一定加紧训练。”
吕布微微有些走神。他是想起了已经名闻天下的高顺,如果高顺还在的话,一定是步兵训练的最佳人选,可惜,现在高顺是不会回来了,想起当年方志文的那一番话,吕布发现,方志文似乎早早的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自己会面临的局面,可惜当时自己根本就看不到这么长远。
“至于骑兵,一直都保持着旺盛的士气和强大的战斗力,这点也有助于我们接下来的战略措施。”
吕布抬起头,打断了庞元的话:“复庆,应该战斗,只有从胜利走向胜利,部队才能越打越强!”
“呵呵,将军说的是,正是因为我们要从胜利走向胜利,所以才更加不打无把握的仗,谋定而后动嘛,接下来,我就说说与公台商讨的新战略的构思。”
庞元对吕布的插话委婉的进行了批评,然后抛出新的战略部署,并且毫不掩饰这个战略部署是与陈宫共同制定的,庞元这种大气,确实很受在座将领的赞赏,也为他自己赢得了更高的地位。
“各位,如今袁术的部队虽然在陈留周围布局,但是袁术却没有主动进攻的勇气,他是担心自己一旦进攻,就会遭我们严厉的打击,当他的主力部队被牵制在陈留郡的时候,周围的诸侯们会再度的产生觊觎之心,特别是曹cāo、公孙瓒,他更是需要谨慎的防备着,因此,我们暂时不必顾虑袁术的存在,只要我们各地的驻防部队加以戒备就是。”
吕布点了点头,这些驻防的部队未必能够挡住袁术部队的攻击,但是,这里又不是吕布的老巢,而是战区,因此这些地盘即使打烂了,吕布也是不会心疼的,而吕布野战部队回过头来的打击,那才是让袁术忌惮不已的事情。
“根据对周边态势的研究,若是走保守的路线,那么谨守陈留,慢慢的发展以待时机是一个选项,但是我们周边的敌人地盘都比我们大,如果跟他们比发展潜力,那么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只会更加的被动,一时的苟安可能会带来覆灭的危险,当然,我们还可以选择灰溜溜的滚回并州去!”
“呵呵。。。。。”
庞元的话让众将都笑了起来,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吕布部队里的。
吕布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插话,对庞元能够充分的调动大家的战意,吕布感到很满意。
“既然不能苟安,我们就必须积极进取,以期获得一个更大的伸展发挥的空间,然后再进入稳定期,培养我们持久战斗的战争潜力。。。。。。”
“军师大人,为何我们不能一鼓作气拿下整个中原啊?”
宋宪的话不可谓不豪气,可惜也仅仅只有豪气,他的问题一说完,就发现大家都奇怪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不对么?有将军在,谁是我们的对手?”
“呵呵,野战确实如此,如果他们不跟我么打野战呢,用城市战、堡垒战层层迟滞我们,然后在分兵突袭我军后方,将军只有一人,到时候就变成了四处救火的局面,所以说,战场越是开阔,地盘越大,我们的压力也就越大,因此,为了防止这种空心状态的出现,我们必须夯实我们的统治基础,不能想着一蹴而就。”
庞元很耐心的给宋宪解释,同时也是在给在座的所有将领解释,这些将领虽然没有宋宪的那种狂妄,但是未必知道到底为何不能这么做,只有在充分的了解了这些内在的关系之后,才能让这些将领的心态摆正。
陈宫看着各位将领若有所思的脸sè,对庞元的举动很是赞佩,真不愧是名家子弟,果然不同凡响啊!每每能够从一点小事,阐发出大义,并且让这些不文的军汉们能够理解和赞同,这人绝对比自己强。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末将明白了。”
宋宪心悦诚服的拱了拱手,安静了下来,认真的注目着庞元,吕布暗暗的点头。
“那么,我们继续,既然不能苟安,那么我们应该向什么方向发展,又应该到什么程度而停止呢?这个问题确实很复杂,但是思考的时候应该反过来想,那就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到底能控制多大的地盘,然后用这来决定我们做到哪一步,再决定我们该如何做!”
庞元的话让大家都是心里一亮,这么一想,杂乱无章的事情就变得条理分明了。
吕布点了点头到:“那么,是什么限制了我们控制地盘的能力呢?”
“人才数量和军队的战斗力,粮草和军械的产出和保有能力,人口的数量和百姓的支持程度等等,这些就是限制我们控制能力的关键所在,因此,我们扩大控制的地盘,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人口,获得更多的耕地,并以此来增加我们的控制能力,在充分消化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们就具备了继续扩张的动力,如此往复,直到有一天,我们终会将整个大汉都踏在我们的脚下!”
“说得好!”吕布大声的喝彩,众将也是一副被打了鸡血一样的状态,人人都是跃跃yù试的样子,那昂扬的战意仿佛燃烧的火焰。
庞元淡淡的笑了笑,压了压手掌道:“那不过是个远景,现在跟据我们的能力,最多控制多一个郡的地盘,我与公台分析过了,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东郡,一个是梁国,当然,这两个选择各有利弊。”
吕布皱眉看着地图,困惑的问道:“为何不是济yīn?”
“呵呵,济yīn确实是位置更好的所在,但是一旦我们攻打济yīn,将军以为刘岱会如何应对?”
“这还不简单,必是以死相抗!”
“对啊,济yīn是刘岱的老巢,我们攻打济yīn必是一场硬仗,即使胜了我们顺利的拿下济yīn,周围的东郡、东平、鲁郡、梁国、沛国恐怕立刻就会被袁术、韩馥、袁绍给瓜分掉,等于是我们出力他们占便宜,这种替人做嫁衣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吕布恍然,众将也是点头不已!
庞元扫视了大家一眼,微微的一笑道:“所以,我们应该打在刘岱难受的位置上,让他伸手也不是,缩手也不是,而东郡和梁国就是符合我们要求的所在了。”
“那么以军师之意呢?”
“公台认为应该先拿下梁国,因为梁国基本未受战乱波及,因此含金量更高,但是拿下梁国就会与曹cāo直接接壤,等于给我们添了一个劲敌,相反,东郡虽然略微贫瘠,但是韩馥的胆子可比曹cāo的小得多!将军,此事还是由你来定夺吧!”
第七百六十一章合作才是王道
吕布的决定很简单,他不怕麻烦,所以他只选择好处最大的方案,这个到也在庞元的预料之中,吕布选择的攻击方向是梁国。
计议已定,陈宫和魏续留下来坐镇陈留城,吕布与庞元率领骑兵克rì开拔,直向陈留郡东南的襄邑而去,准备在那里建立后勤基地,然后攻击梁国的宁陵和郡治雍阳。
事实上梁国现在是没有像样的守军的,因此攻下梁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随后到来的争夺战才是关键,所以,庞元小心翼翼的在襄邑建立补给基地,就是为了做最坏的打算。
一个好的谋士,未虑胜先虑败,只有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才能去争取最好的结果。
吕布攻打梁国,最生气的不是刘岱,而是曹cāo,但是曹cāo现在是守住谯郡和淮南都有些勉强,正是青黄不接实力破土重新萌芽的阶段,所以基本上是顾不得北边的事情的。
吕布这还不算什么,陈郡的袁术才更让曹cāo担心,所以,曹cāo一边调兵遣将作出一副想要向北攻击的架势,一边火急火燎的加大了征募士兵的力度,同时,曹cāo终于稍稍让步接受了来自汝南郡那一批异人势力的交易。
吕布肯定想不到,自己就是促成曹cāo接纳这些异人势力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就算知道了,吕布想必也会很高兴的再做一次,吕布从来不害怕挑战,只害怕平庸。
另一个对吕布的行径感到不安的自然是本来就已经寝食难安的刘岱了。刘岱辖下的地盘还是挺大的,只不过,刘岱手里的能战之士却实在是拿不出手,刘岱盘点了半天,最后一脑门子汗水的发现,在吕布面前,自己实在是很渣的。
也正因为如此,刘岱更加的寝食难安了!
现在吕布稳定陈留的世族之后,迅速的南下取下了梁国,虽然梁国名义上是曹cāo的辖地。但是刘岱却一直将梁国看做是自己的半个领地,现在被吕布轻轻的取走,刘岱心里要是能安生就怪了,何况,有谁能向刘岱拍着胸脯保证,吕布拿下梁国之后就会知足了?难道吕布不会还想要东郡、东平、乃至济北?
一想到这些,刘岱就会浑身燥热心里麻痒烦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到女人身上去发泄一下。但是似乎也没有办法缓解。
正当刘岱快要陷入疯狂的时候,救星来了。异人!?
是的,就是异人!刘岱忽然发现,原来异人也是有巨大的作用的,原来异人也是极其聪明的,原来异人也是一股强大的势力!
来者是铁军的首领宋虎峰,宋虎峰并非那种甘心败给命运的人,在许昌之战中,宋虎峰可以说是得了名声亏了实利,而且是大败亏输。幸好关键时刻断尾求存保存下了相当的战力,但是宋虎峰知道,自己跟袁术的和解不过是大家在危急情况下的一种妥协,一旦危机过去,睚眦必报的袁术定然是不会放过铁军的。
而且,铁军现在的位置也很不好,夹在袁术和曹cāo之间。不论这两家打出什么结果,对铁军而言都不会是什么好结果,因此宋虎峰就动了别样的心思,原本是想要去跟张邈沟通一下的。谁知道张邈却忽然坚定的去职去了晋阳,于是,宋虎峰有将目光瞄向了刘岱,或许与疲软的刘岱合作比张邈更有利。
宋虎峰在求见刘岱之前,jīng心的准备了一封内容翔实,极具建设xìng的书信,买通了刘岱的内府管家,将书信递到了刘岱的案头,刘岱正陷于极度的恐慌之中,见到这封信真是如饮琼浆,身上的各种不适顿时消散一空,整个人都觉得通透了起来。
于是,两人的见面就水到渠成了。
“宋城令,你的建议我看过了,想法非常好,不过,这种做法会赋予行事者相当大的权力,若是将来这种权力失控,难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