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部分

还保持着飞扑的姿势,但是那股子猎食一般的气势,却已经消失无踪,像是几只死麻雀一样,摔落尘埃。
“投!”方志文爆喝一声,他自己手里的黑色长矛也如同闪电一样,‘咻’地一声飞了出去,随即手上已经多出了一张黝黑的铁弓。
“射!箭雨!”
“箭雨!”
几名有箭雨技能的武将同时出手,这已经是配合了无数次的方法了,甚至都不用方志文出声指挥,只要方志文用武将技能,有同样技能的武将自然会跟着出手,进行技能叠加。
那些落后的几步的游侠们,先是遭到一轮势大力沉的投枪打击,等他们各出奇谋幸运的躲过投枪,一轮如同铁幕一样的箭雨又‘哗’地拍了过来,将所有的游侠都从马上撞了下去,等他们摔在地上的时候,多数的人已经不动弹了,还能动缓的,立刻遭到了凶残的定点打击,眨眼间变成了刺猬。
香香眨了眨眼,她刚才可不是被吓住,经历了无数血战的香香,岂会被这点小场面吓到,只是她知道,有哥哥在身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所以她一动都没动,等着哥哥来保护自己,等到这些人都倒在尘埃之下,先后化作白光消失,香香才侧过脸来给了哥哥一个甜甜的笑容。
“这些人居然是冲着香香来的,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们首推始皇陵的消息泄漏了?不对,不对!”
方志文一边说出自己的怀疑,一边自己给自己解答,随后又否定了。
“可能是因为别的事情吧,这些人香香都不认识,说不定是受人指使,哥哥先走,我设置跟随,然后下去看看有什么消息,顺便问问雪音姐。”
方志文略微思索了一下,点头同意了,毕竟这些是玩家之间的事情,也许在游戏外更容易找到答案。
从他们的行动来看,似乎对自己这一行人的情况并不怎么了解,否则就不会让游侠出手了,要知道,自己这里可是有一千部队的,一个武将技就能将游侠清扫一大片,更何况,自己还是四阶武将,就算单对单,他们来个几十上百个游侠,一点用处都没有。
想来,出手的人不是蓄谋,而是仓促的布置了刺杀,这更像是一次很随意的打击,就像你在街头装逼,有人看不顺眼顺手给了你一下那种感觉,只是对方没有想到,这一脚踢去竟然踢在了一块钢板上,事情反而变得麻烦了。
不一会,香香就重新上线了,方志文发现香香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没等他开口问,香香就急促的将原因说了出来:“哥哥,是有个叫‘吴天香’的人在长安发布了全服悬赏,杀我一次凭录像领取五万银。”
方志文皱着眉头,脸上很是不悦,自己妹妹招谁惹谁了,这么小的小孩子,能出这么重的悬赏,那得有多少人奔着这五万两而来啊,而且,一次五万,他也没有限制次数吧,这人怎么这么狠?
“这个吴天香是什么人?他现在在哪里?”
香香摊了摊手:“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吴天香是男是女,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何要悬赏杀我。不过哥哥,你还记得前些日子跟我争那对玉石手镯的女人么?不知道是不是她。”
方志文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件几乎要忘记了的小事,事实上,方志文现在的记忆超级好,绝对的过不不忘,连脑细胞都没有的家伙,根本不可能忘记什么,只是他不知道将这段记忆放到哪里去了而已。
“就为了那点破事,而且我们还是先到,没道理的是她吧?”
“哥哥,这种人在异人之中多得很,自己觉得有点钱就横行无忌,哥哥你不知道那个全服悬赏令一天就要十万银,这世界的银两跟我们那里的货币兑换是一比一,也就是说,她为了出口气随便一扔就是几十万,这简直就是个脑残。”
方志文笑了笑,点头道:“嗯,被钱烧得。”
香香并没有发现哥哥居然能理解‘脑残’这个词,并且还知道是被钱烧得这个理由。
方志文调整了部队行进的方式,将自己跟香香围在中间,这是保护要人时的行军方式,属于行军例的一个普通的队形,至于让香香换套普通的将士甲胄,方志文连想都没想,他现在根本就不将玩家当回事,实际上那种额度的悬赏,并不会让将领或者领主玩家动心,五万银可以招募三百骑兵,而要面对的可是有一千精骑的主,一场战斗下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算下来就是个亏本生意,所以,能接受这个悬赏的,一定只有游侠类的玩家,对于这些人,他们凑个千八百的再来吧,只不过到时候那五万不知道怎么分,是不是一人分一二十两呢?
于是,那些游荡在方志文跟香香周围居心叵测的游侠们发现,穿着红色深衣的香香跟她哥哥,两个人没事人一样的说说笑笑,根本就不把悬赏刺杀当一回事。
直到方志文一行被一个穿着灰色襦衫,提着一把破剑的年轻男子挡住。
“吾乃大剑师王越座下弟子颜敏,非是仇怨,只为那五万两白银,借香香姑娘项上人头一用。”
方志文勒住了马,抬眼看去,见路上站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家伙,头上带着一定破旧的草帽,典型的一个游侠形象,此刻正抱着手里的锈剑,斜着眼睛挑衅的看着马上的方志文,他也看出来了,不先做掉方志文,想要取香香的性命怕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又不知道方志文的名字,所以只好直接向香香这个小姑娘挑战。
很显然,他在这里挡道就是想要挑战,这个时代即使两军对阵也有单挑斗将的习惯,他一个行走的江湖的游侠,也自抬身价,想要玩单挑斗将,一个游侠跟一个武将玩单挑,那武将有病么?这不是自降身价么?!
看着站在路当间的那个二货直抽抽,见过二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二的,方志文无聊的挥了挥手:“杀了。”
方志文话音未落,一片武将技就将颜敏淹没了,灿烂的光晕中传来颜敏的最后叫声:“你敢不守规矩,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方志文冷冷的哼了一声,香香则有些担心:“哥,听说那个王越很厉害的,连吕布大哥都不是他对手。”
“奉先?他跟王越打过么?是马战么?嘿嘿.......而且王越一介草莽,即使再厉害,在军阵面前也一样是渣。更何况,王越据说现在根本就不收徒弟,因为他是皇帝的师傅,这种为了五万两银子出来劫道的货色,多数都是扯虎皮的家伙,走吧,不用担心。”
方志文笑着对香香说完,抬头看了看日渐西斜的天色,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徐徐而行的路人,从他们莫测的目光里,方志文看到了叵测的心念,不过方志文并不在意,只是如同扫视土鸡瓦狗一样的横了一眼,沉声命令道:
“若再有挡道的,直接杀了,不须停顿,我们还要赶到郑县宿营。”
“诺!”
【感谢‘yjm9999’大大的慷慨打赏,以及‘ngstone’大大的更新票,谢谢了!
今天记得向大家求求推荐票,看完了就投票啊!登陆帐户花费的时间很短地!】
第六十九章洛阳名人多如狗
洛阳的历史名人多不多,答案是多,比狗还多!
走在洛阳的大街上,随时都可以看见被一堆玩家簇拥着出现的名人,从大名鼎鼎的袁隗到某名人家里的仆佣,都有玩家乐此不疲的跟着,方志文当然不会认为这些人是出于对历史名人的热爱,就算热爱,也不用去热爱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仆人。
方志文比玩家方便的是他的身份,他是NPC,而且是大汉的将领,虽然现在是失地落跑的将领,但是总还是比异人更得游戏里历史名人的待见吧,不过现在方志文对这些历史名人兴趣不大,他已经明白了,如果你想要招募到历史名人,就先改变历史吧,当这段历史已经被改变到这位名人已经没必要出场了,那么这个位名人就有很大的可能被招募,当然,也许改变历史的那个家伙有更优先的招募可能,这点是方志文猜测的。
明白了招募历史名人的可能方法之后,方志文对于历史名人的热切自然就只剩下观摩这一项了,去见见也可以,但是并不那么热心而已。
但是方志文来洛阳也是有任务的,一个是洛阳有大量的名人副本,这些名人都是些什么人呢,当然是党锢之祸里被干掉的名人了,还有那些死在十常侍手里的名人,这些人林林总总的加起来有百多人,此中多是文官,如刘淑、陈蕃、李膺、杜密、范滂等都是名臣,据官方公布的属性都很强悍,也有武将如窦武、冯述等,虽然不是很出色,但好歹也是六阶的武将。
这些副本除了惯常出现的经验值奖励,剩下就是与这些名人有关的装备、技能,当然大家最为期待的自然是名将卡了。
当然,方志文并非是来刷名将卡的,这种东西讲究是几率,副本的难度到尚在其次,方志文也就是挑几个名人的去见识一下当时党锢之祸的历史,副本都是当时情景的复现。
至于方志文来洛阳的另一个任务,那就是结交宦官,也就是十常侍,这十常侍名头虽然很大,不过想要结交倒是很容易,花钱就行,当然,异人除外。
方志文虽然已经效忠李雪音,算是异人的属将,但是,方志文也是渔阳偏将,顶着这个汉军的职位,方志文确实可以用这个身份去结交十常侍,至于他去结交十常侍是为了什么,暂且卖个关子,实际上很多人都能猜到,十常侍结交外人不过就卖官鬻爵罢了,别人能买官方志文为何就不能呢?
不过在开始任务之前,方志文还是先去参观一下活着的名人们都长什么样,毕竟还是好奇的,何况身边还有一个更加好奇的香香呢。
两人除了甲胄,方志文穿上一套普通的灰色曲裾深衣,香香也穿男装,扮作侍童的模样,如果方志文带着个女子去拜访人家,完全是不合礼仪的。
只是愿望是美好的,但是现实绝对是残酷的,袁家不用说了,人家的门子很有礼貌的告诉方志文,袁逢和袁隗都很忙,自然是没有时间见他们的,至于子弟么,袁术倒是在洛阳的,不过这货一天到晚的不见人影,所以现在不在家。
然后在何侍中也就是何进的府邸也是一样的结果,就连何苗这种还只是个主簿的小人物,也不大愿意见见这个幽州边境上来的小小偏将。
至于杨赐、刘宽这种位高权重的大臣,方志文就没有兴趣去见识了,反正这个时代三公换得比城门尉要快得多,满洛阳的文臣谁知道就轮到谁做三公了。
还有一位大名士蔡邕,自然也是想去见见的,不过这位学者正在努力的编书,所以也见不着,而香香很想见的大美人蔡琰自然更是见不着了。
最后连陈琳、荀攸这样档次的,当时还是洛阳小杂鱼的名人也没见着,人家是文臣,对武将没兴趣。
方志文跑了一整天之后,终于明白了,为何当时世人都愿意走宦官的路子,盖因士家大族的门不好进,没有个裙带深深的关系,人家士家大族都不带鸟你的,而宦官的路子可就不一样了,人家宦官虽然身体残疾,但是却没有门户之见,不管是啥鸟人,只要不是跟他们做对的士家大族,有钱就能进他们的大门。
于是乎,宦官门前是门庭若市,而傲气凌人的士家大族门前却是鞍马冷落,没有办法之下,士家大族只好互相串门子来装点门楣,顺便商量一下如何弄垮那些讨厌的宦官,然后将那些排队行贿的人都弄到自家们前来才好。所以,在史书上士人们拼命的抹黑宦官,史书上记载的宦官干的蠢事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要是宦官都这么蠢,如何能压制住那些聪明得不得了的士人几十年呢,史书上的那些奇怪记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酸葡萄的心理呢?
后人冷眼观之,当时宦官们所做的事情,是将天下卖给了有钱人和自家亲戚,而士家大族所做的,也没什么不同,一样是想着如何将天下划拉进自己家的庄园而已,只不过,士家大族比宦官多了一个能耐,那就是掌握住了笔杆子,所以,宦官们只好沦为坏人小怪兽,而世家大族则是英雄的凹凸曼。
不管谁是小怪兽,谁是凹凸曼,反正打来打去倒霉的都是老百姓,这点倒是没跑的,而且千百年前乃至千百年后,都还是一样的。
又扯远了,实际上方志文要想混进士家大族的圈子,或许应该先改一个姓氏,然后冒充个什么大族的旁支,这么一来倒是有些希望能混进京城这锅浑水里面去洗个澡,不过方志文没有这种变态的爱好,所以也就熄了参观历史名人的心思。
其实如果方志文真的很想见见历史名人,只要每天堵在大街上,肯定能见着,听说那些历史名人也都长着一对眼睛一个鼻子,谁也没有长两张嘴,这些人里有英俊潇洒的,自然也有长得比较磕碜的,跟满大街的NPC实际上没啥区别,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可能就是衣服穿的不大一样。
活着的名人见不着了,那就只好去见见死掉的名人,在第二次党锢之祸中,留下了地名的几个地方,有着进入副本的入口,这里跟别的副本入口一样,被玩家们形成了一个个的自由市场,智脑也从善如流,将这些地方用次元空间扩展得极大,来到这里,方志文仿佛又回到了长安的始皇陵副本入口广场,一样的人头汹涌,一样的鸽子满天飞,大家应该感谢智脑,幸好这些鸽子是不会拉屎的。
.....................................
“哥,这个李膺的属性真是不怎么样啊,还历史大名人那!”香香嘟着小嘴有些不满的翻看着手里的名将卡,这个是今天从副本里打出来的,老实说他们的运气真的不错,刷了一天的副本,一共打到了一个名将卡,两本技能书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收获了。
方志文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喝着香香给泡的茶水,望着天边火红的云霞,心情是很惬意的,虽然刷了一天的副本,他并没有显得不耐烦或者疲乏,这种程度的战斗,比起在草原上顶着风雪没日没夜的战斗,可差远了。
“这个李膺是学者型的人才,你看看他的特性是‘育才’,特长是‘慧眼’就能看出来,如果你非要用智将或者内政将领的框框去套,肯定觉得他不怎么样。不过即使是这样,李膺的内政、智力和魅力都上了六、七阶,至少现在我们林西镇里还没有这种牛人,呵呵。”
香香咂了咂嘴,不再郁闷了:“不过,我们也没有学者型的文官啊,这张卡没人能用,真浪费啊!”
“不是可以交换的么,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留下,学者型的文官我们还是需要的,甚至非常的需要,这张卡如果能吸引或者培养出一个像样的学者,我们就赚到了。”
香香幻想了一下,似乎能想到那种美好的事情,脸上绽放出迷蒙的笑意:“嘿嘿......”
“主公,门口有人求见。”正在香香歪歪的时候,宇文伯颜转进院子拱手禀报道。
方志文愣了一下,难道是自己去拜访而不得见的人来回访么?应该不会啊,但是自己在洛阳又确实没有认识的人,皱了皱眉头,方志文看向香香,香香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什么心得。
“是什么人,有没有表明身份?”
“这里有张名帖。”
方志文唬着脸一把抓了过来,没好气的道:“有名帖不早说,还让我猜半天,看来看门也是技术活啊!学着点。”
“诺!”宇文伯颜侧着脸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主公这不是真的生气,真生气的时候主公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
“燕山王越!哟呵,香香,有名人来拜访我们了,不过怕是来者不善啊,嘿嘿,众将集合,你去将来人带进来。”
正在休息或者练武的武将们,在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和甲胄的摩擦声中,迅速的在方志文的身后站成了一列,强弓都已经抓在了手里,一起望着右前方的院门。
院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一阵清风刮过,头上的树叶哗哗的响了起来,远处传来了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从脚步声里能听出,来者大概三四人,他们步履沉稳整齐,节奏十分稳定,不像军人那种龙行虎步的节奏,而是四平八稳从容不迫的那种节奏,果然是牛人啊!
【感谢‘邀灯’大大的慷慨打赏,另外提醒一声,大家看完了记得投票,谢谢!】
第七十章官位是杀出来的
来者身材不高,大概不到一米七五的样子,略微瘦削,皮肤微黑,玄色的襦衫布鞋,下身的围裙斜拉起来别在腰上,裤脚用布带缠了起来,腰带上没有钩佩,而是将黑色皮鞘的长剑直接插在腰带上,头上用方巾裹着,脸上的神色平淡,但眼神却像是鹰狼之辈,骄傲而犀利,这就是天下第一游侠!
他的身后落后两步,跟着两个面相上看起来年轻的多的男子,一个个头矮小,另一个跟王越差不多,一身打扮也都差不多,不过神情确是大大不同,左侧那个比较矮的眼神倨傲,似乎比王越还牛,右侧这个个子高点的,则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目光观察对面无声无息的一排武将,特别是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个头高大,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武将,还有他身边那个眼睛特别明亮的小女孩。
方志文打量着王越,王越也打量着方志文,王越在江湖上行走了三十多年,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军中悍将更是见多了,不管是汉军的,还是胡人的将领,凡是一刀一枪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都跟面前这些人一样,眼神里有着对死亡的漠视,以及对敌人的蔑视。
“燕山王越,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王越语气平和,声音也不大,但是声音听上去却很有力量,震得人气血涌动,这是所谓的下马威?
方志文笑了笑撇了撇嘴角:“渔阳郡偏将军方远,久仰大剑师威名,不知王大师此来有何见教啊?”
王越的眼角跳了一下,王越不是傻子,相反他是老江湖,他自然不会怀疑方志文自报的身份,更清楚,与官做对的下场,之所以王越在江湖中飘零了半生之后,蜗居在京城,为的就是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道做什么都不如做官好。
“原来是方将军当面,越僭越了。”王越重新拱手行礼,虽然王越顶着当世第一大剑师的名头,甚至还是当今天子的所谓剑术老师,只是那天子没有功夫学剑,但是王越身上实打实的是没有官职的,也就是说,他是平头百姓一个。
方志文也合手回了一礼:“王大师客气了,请坐吧。”
方志文见王越的气势消弭,姿态也放低了,自然知道他不欲与自己为敌,笑了笑也不以为忤的伸手延客,将王越让到石桌边上。方志文身后的武将们收起兵器,朝后退开了一些距离,但是让然站在那里,像是示威一般,香香则笑着给王越倒了杯茶,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喝的惯后世的茶水。
王越等香香为自己斟好茶,冲香香点头致谢,然后才抬起头看着方志文道:
“在下听闻方将军在函谷关杀了一个冒充某弟子的人,不知可有此事?”
方志文眼睛一转,大概明白了王越的来意,或许他本来是兴师问罪的,不管那个叫颜敏的人是不是他的弟子,自己不容分辨的将他当场击杀,怎么来说都有些不将王越放在眼里的意思,所以王越必须要做个姿态,否则岂不是弱了自己的名头,要知道,混江湖的人,名声可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所谓‘重诺轻生死’,这就是游侠的宿命。
但是当王越知道自己大小是个大汉官员之后,态度立马发生了变化,如果王越此时继续纠缠于这点,很可能会被冠上拦路抢劫的盗匪同伙,这就是官的厉害之处,因为他们把持着大义,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想不坏都不行。
所以,王越立刻放低了姿态,变成来追究假冒自己的弟子的事情了,这个老油条不愧是江湖混老的,只是不知道当年他入贺兰只身斩杀羌族首领的豪气现在还有没有。
“呵呵,确有此事,当时此子拦路抢劫,还自称大师弟子,着实可恶!想王大师乃天下英雄,怎会有此等弟子,因此远已经将那骗子当场斩杀了。”
王越听了方志文的恭维,脸上满是自矜的笑容,当然,方志文的话是否全部都是真的不好说,但刚才那些话也不完全是恭维,更多的是给那颜敏钉上一个骗子的名头,省的将来王越再拿这件事出来说事。
站在王越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表情各不相同,矮个的那个面露不快,似乎对方志文的话非常的不满,高个的那个则不动声色,眼神里透着一丝凝重。
“有劳方将军为某正名!那竖子绝对不是某弟子,哦,对了,在下自始至终只收了这么两名入室弟子,来你们见见方将军,这个是史阿,这个是王直。”
“草民史阿(王直)见过方将军!”
方志文大剌剌的坐着回了一礼,那两人依然退回师傅身后,方志文淡然的笑了笑,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这两人,矮个的那个就是王直,看起来浮躁骄矜,应该是没吃过什么苦头的骄子,高个的是史阿,神态沉稳大气,显然是有着丰富阅历的。
事情到了这里,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这王越并不急着告辞,显然是有什么想法,方志文想了想,试探道:
“王大师,远有一问不知大师是否能见告。”
“方将军请讲。”
“前些时日,本官在并州巧遇了吕奉先吕都尉,曾听他言道,王大师乃当今剑术第一人,他不如也!吾观吕都尉乃当世英雄,今虽为小小都尉,他日毕竟名满天下,大师亦为当世武者,却为何只在这繁华之地蹉跎?”
方志文的这番话可以说是交浅言深,甚至有些打脸的嫌疑,但是方志文就是吃住了王越是个白身,而且方志文本来对王越就无欲无求,所以这话半是调侃半是质问,王越堂堂一个天下第一剑客,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王越脸色变幻,半晌才慢慢的开口道:“方将军睿智,越鄙陋,愧无极矣!越少年离家,游历天下,仗持勇力以为天下无人,老大方知此为大谬,吾少不更事,及长出游,上不能养父母,下不能荫子嗣,内不能安身,外不能立命,于是滞留京城,本望能凭勇武混得一官半职,遗泽妻子,谁知却事与愿违蹉跎至今,唉......”
方志文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王越有些疑惑的看向方志文,而王直则一手按住剑柄,愤怒的看着方志文,史阿仍然是不动声色的站着,方志文一眼扫过,已经将三人的神态尽收眼底。
“大师谬矣,远当年乃军中一卒,今以何德何能主掌一军?无他,但凭着倒在吾箭下的万千胡儿亡魂,王侯将相于吾等武夫而言,只需用手里的刀剑去取就是了,何言事与愿违?难不成结好士家大族,他们就能当吾等是自己人不成?以吾观之,其视吾等为看家护院之家奴罢了。”
王越脸色有些难看,老实说,那个时代的人,对士家大族,对读书识字的人有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敬畏,所以,王越这种老江湖也只想着如何附身士家大族,谋求进身之阶,却没想到,那绝对是缘木求鱼啊!
事实上,如果他真的想要官职,花点钱结交宦官,早就成了,但是王越自持身份,觉得自己一代豪侠,怎么能去结交那些肮脏的宦官,说到底,还是不想被士人指责,中士人的毒太深了。
现在方志文将他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撕掉,直接告诉他士人根本就看不上武夫,想要功名那就用手里的刀剑去挣,而不是需要靠巴结士人才行,王越的心里很不舒服,所谓的忠言逆耳,何况还是揭人伤疤呢!不过,不舒服也只能忍着,誰叫方志文是官呢,誰叫方志文说得都是事实呢!
王越尴尬的笑了笑,忽然摆了摆手道:“古人云,老不以筋骨为能事,吾已垂垂老矣,夫复何言哉!”
方志文笑了笑,再次扫了一眼王越身后的两个弟子,将话题转了开去,开始聊起王越与吕布结交的轶事。
原来,王越与吕布的比武确实是在马下步战,而且吕布用的还是长剑,为的就是切磋剑术,王越自承在马上不是吕布的一合之敌,如果是步战,吕布用惯用的长戟对战,两人估计是半斤八两打个平手的样子。
东拉西扯了一会,王越起身告辞,方志文一直将他们师徒三人送到院子门口,末了忽然开声道:“王大师,本官治下有一城,名曰‘密云’,此城立于塞上关隘,乃是新拓四战之地,到了秋高马肥之际,胡人必定来攻,待到白雪皑皑之时,吾也必定搜掠草原。古时廉颇六旬尚能上阵,王大师今尚不到知天命之年,何言老也?若是有暇,王大师可携弟子前往一游,看看燕山冬雪是否仍然一如往年。”
王越愣了一下,没有回头,突兀的问道:“将军其志如何?”
“为大汉扫平北胡,开疆拓土。”
王越不置可否,也不回头,带着两个徒弟自去了,方志文站在哪里看了一会,忽然嘿嘿的笑了一声,对着身边的香香道:“有戏啊!嘿嘿。”
香香兴奋的点头:“嗯,嗯,只是这些游侠转成武将的话,不知道厉害不厉害?”
“呵呵,王越不用转武将,他可以开武馆,这个特殊建筑会加成居民和守军的实力,到时候给他个官位就是了。”
“嘻嘻,雁还没有打下来,哥哥已经在想着怎么吃了,咯咯......”
方志文无奈的看着笑得十分开心的妹子,跟着尴尬的笑了笑。
【对话有些别扭,啧啧。继续改进啊!呵呵】
第七十一章官位也可以买来
其实方志文对王越说得话不全对,王侯将相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买来的,比如,现在这个时代就可以,而且,方志文也正在酝酿着给自己买个官位,不,应该是林西镇买个合法的位置。
说到底,林西镇现在还是一个孤悬在外,没有身份的野城,方志文的打算很简单,既然是开疆所得,国家就应该予以承认,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以及城主李雪音的身份,都很难让朝廷正式认可林西镇的地位。
那么,能不能用一个比较婉转的方法呢?其实是可以的,现在宦官们在天子的默许下,或者说,天子利用宦官们在卖官鬻爵,大汉十三州,官帽子可是有限的,不可能凭空多出来,如果真的凭空多出来一个,对天子和宦官们来说,也是一个大好事,因为又可以多卖一个帽子了,何况多出来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呢!
因此,方志文的打算还是很有成功的可能性的,他需要为自己买一个位置,而这个位置就是幽州的第十二个郡,丰宁郡的太守之职,当然了,还有下面一揽子的官帽子,方志文打算一起都批发了。
异人现在是不可能获得这种实权官位的,军职的获取只是为了明确带兵的能力,对于异人出任大汉实权官职,这点智脑是相当的谨慎的,这个口子不能轻易开,一旦打开,整个三国的历史基本上就全乱了,以后的历史剧情任务,估计都得改成穿越版历史剧情了。
而方志文敢于尝试向智脑索取官职的计划,关键在于方志文折腾的位置在塞外,而塞外对三国主线历史剧情的影响其实不大,特别是东边的塞外影响更小,在正史中,三国时期留下记录的不过是鲜卑某某年寇辽东这样的记载,所以,方志文如果灭了鲜卑,估计对智脑的影响也不会很大,智脑完全可以略微修改就让历史剧情照样的发生。
洛阳城里有许多热闹的地方,有的是名胜古迹,有的是名人的住宅,也有的是游戏里安排的特殊存在,当然,最热闹的肯定是玩家聚集的大市场,这个暂且不说了,洛阳城里其实还有一些热闹的地方,那就是几位权势熏天的宦官的外宅。
这些不是秘密的秘密外宅门口,经年累月的都是门庭若市的状态,想要去拜访这些牛人,最好早早的去排队,更离谱的是,为了运送行贿的金银,那些前往拜访的人们都公然赶着马车,拉着一箱箱的金银在门口排队,这个情景绝对壮观。
方志文则觉得这肯定又是智脑的恶搞,这个游戏可是有银票金券这种东西的,用得着真金白银的弄这么大的动静么?难道是那些太监们的特意交代的,也许是他们有这样特殊的爱好,也许是用来恶心那些士家大族的人?
反正不管怎样,方志文是没办法做这种太过神奇的行为的,等排到了他,方志文将一张一百两银票夹在名帖中,一起递给了门子,名帖上根据打探来的消息,不但要写上自己的姓名籍贯,还要写上自己带了多少好处来拜访,当然,并非是你要拜访就需要花费那么多的金钱,而是你得先告诉人家,你打算出多少钱来办事,至于最后是否要掏钱,那得看事情是否能给你办成了,太监是喜欢钱,但是人家这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好歹也要顾忌一下吃相吧,如果连信誉都不讲了,谁还敢上门啊!
实际上,这个大宅子应该是张让的侄子张贵的住宅,但是洛阳人都知道,要找张让就得到这里来,这位被天子称为‘阿父’的牛人,就在这里打开门做生意。
或许是因为方志文名帖上写的数字比较惊人,所以在门房里没等多久,就有一个下人出来,将方志文领了进去。
这个宅子面积相当大,但是园子却很简单,并不如何奢侈,这倒是让方志文有些奇怪,难道张让这货捞钱就是用来收藏的,不拿出来花销的么?更何况,在史书中城张让的宅地竟然比皇宫还高大,所以这货还骗天子不能登高,登高有险。怎么在游戏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莫非这个张让还没有建好自己的宅子?或者是那些史书纯粹胡扯。
会客的地方是偏厅,房间里也很简单大气,颇有些低调的华贵那种感觉,房间的摆设是典型的客厅形制,颜色以玄色为主,红色为辅,地板是光可鉴人的木板,张让戴着高帽高踞上座,左右各有两张矮案。
方志文进了客厅,严谨的按照参见上官的礼仪行礼拜见。
“下官渔阳偏将方远方志文拜见张侯张大人。”这个可不是方志文谄媚,张让是真的封了候的。
张让看上去有些虚胖,脸色苍白,眼角有些垮,眉毛很短,面相看上去很和善的样子,不过那眼神给人的感觉就不大好,像是毒蛇一样,因此张让的整个面相被这眼神一提,立刻就大为不同了。
“洒家不过是个刑余之人,叫什么大人那,罢了吧,请坐。”
“谢大人。”
张让眯着眼睛看了方志文一会,张让见多识广,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方志文是个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官位,兼且神态端方,这种人一般心思比较直爽,倒是比那些士人更值得结交,又不会像那些土财主那般市侩,想到这里,脸色不由得缓和了不少。
“方将军所为何来?”
梵志文长跪而起(汉代跪坐,表示恭敬时上身直起,叫做长跪。)正色道:“下官愧为渔阳偏将军,兼理密云城塞,二年冬,乌桓与鲜卑进击密云塞,下官乃率军间道而出,转战塞外,最终攻灭乌桓丘力居部,现正与乌桓蹋顿在密云对峙。”
张让翻了翻白眼,不紧不慢的说道:“就是说,你仍未拿回失地?”
“下官现在控制的地域是原来的十倍,并且乌桓蹋顿与楼班不日可灭。”
“哦?那你来见本侯是想免罪升官么?恐怕不易吧。”
“非也,下官希望能就任太守之职。”
“太守?渔阳太守?哈哈......”
“大人,本官欲求丰宁太守之职!”方志文不理会张让的嘲笑,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丰宁?太守?本侯未曾听说过丰宁郡,难道是本侯记忆有差?”
“大人记忆无差,丰宁郡本无,只是不久之后就有了,正是本官现在所控制的地方。”
“什么!?”张让陡然坐直了身体,瞪大眼睛看着方志文,见方志文眼神清明,态度端正,一点也不似谎言,张让眼珠转了转,随即明白了方志文的意思。
开疆拓土啊?!只不过,这个疆土暂时还没有完全控制住,更有意思的是,这位方将军居然来买这个并不存在的官位,这倒是非常的有意思,如果这样的可行的话,张让倒也不介意将弹汗山以及狼居胥山的官位都给卖出去,想要做实权官职,自己去取那地方就是了。
想到这里,张让的眼神亮了起来,本来还愁这大汉的官帽子有限,这么一来,凭空能多出很多的官帽子,像现在北地郡、五原郡、朔方郡等等,这些地方的官帽子都是可以卖的啊,只要有人愿意自己去取,还有这个并不存在的丰宁郡,真是好办法啊!这个方志文不错,给自己找了好大的一条财路,更重要的是,方志文出手还非常的大方,用一万五千金,一次性的买走丰宁郡的大小官职,将来如果丰宁郡新立县治,还能再接着卖,这个算是财源滚滚了吧!
如果想要拿到这笔金钱,张让所要做的,就是让天子承认这个并不存在的丰宁郡,这个应该算是开疆拓土了吧,天子喜欢这些喜庆的事情,想必是不会拒绝的,还有那些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控制的边郡,如果能卖出去的话,天子一定会高兴的,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怎么样才能让那些讨厌的大臣们认可这件事。
张让想清楚了事情的利弊,反而冷静了下来,回复了舒服的坐姿,重新眯上他那对毒蛇一般的眼睛,用那略微尖细的嗓音,不紧不慢的说道:“开疆拓土啊!方将军真有豪气。”
“为大汉开疆拓土乃是下官的宏愿!”方志文一边用这些没意思的话敷衍着,一边快速的思考着张让刚才表情变化的原因,试图猜测张让此时的想法。
“呵呵,好啊!若我大汉的将士都有方将军一般的宏愿,我大汉何愁不兴?”
“所以,下官的想法也是对将士们的一种激励,有了这种激励,想必将士们会更加奋勇争先的去为大汉开疆拓土的。”
张让的眼睛亮了亮,这个说法不错,至少能在朝堂上说得过去,实际上,那些大臣的力量如果真的那么强大的话,张让如何能卖官鬻爵,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大臣们在私底下还怂恿着宦官们这么做,因为这天下有钱的人,大部分其实都是士家大族,也就是说,那些官位很多都是落在了士家大族的手里。
另一方面,大臣们虽然嘴里在骂着天子,但是心里未必不是在庆幸着,天子继续昏庸下去,这皇家失去的权势自然也就落在了士家大族的手里,说不定到了最后,这天就变了,如果真的认为那些大臣们拿皇帝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子堕落,国家崩溃,那绝对是骗人的,所谓堕落的天子不过是大臣们给自己宰割国家找的替罪羊罢了。
所以,张让只要能找到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天子点了头,大臣们也就没啥好说的了,即使有几个顽固分子反对,也不影响事情的进行,看来这事能成。
【感谢‘ngstone’大大的催更票,感谢‘与美共骑小猪’和‘邀灯’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了!
公私兼顾,旅游也要办正事,将到塞外的地盘合法化,是一个重要而艰巨的任务,虽然地盘还没有到手。
另外,温馨提示,记得投票!呵呵】
第七十二章陛见
方志文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能不能实现,所谓的与宦官买官或者也可以说是向智脑买官,当然,事实是不是这样方志文也不敢肯定,因为方志文已经慢慢的发现,智脑对这个世界的控制已经不是游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全局控制的,而是更多的采用规则进行宏观的控制。
也就是说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