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9部分

将过手,群伤的技能几乎很难用得出来,因为时间太长,所以,强击类型的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最好是那些低消耗、低僵直、高速度、低可见的技能,说穿了。就是在混乱的战场上用来yīn人的技能,由此也可见方志文的战术思想的特点了。
于是,方志文最终将‘宁神一击’+‘穿云箭’+‘重击’这个组合给放在了技能抽选面板上,然后坚定的按下了开始的扳手。
几个技能迅速的融合成了一团迷雾,然后缓缓的散开,慢慢的。一个骑shè的身姿由模糊到清晰的出现在画面上,长弓张开,箭矢飞出、淡化,然后仿佛消失不见了,一个越来越大的靶标出现了。然后忽然在靶标上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同时一支黑sè的箭矢出现在靶标的后方。接着整个靶标向后倒飞而。
成了!
‘叮,专属技能合成完成,效果为:0级,攻击效果加成100,破甲,涉空,击退,消耗内力100点,请命名,如不命名系统将会在三十秒内将您的专属技能命名为‘涉空箭’!’
涉空箭?跋涉于空间之中的箭矢?这个属xìng是方志文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或许就是刚才在演示中消失不见的那个效果吧,这个效果在战场上可是yīn人的不二法宝啊!只是内力的消耗略微有些大了,不知道技能登基提升,能不能降低消耗呢?
“命名为涉空箭!”
‘叮,确认专属技能涉空箭命名成功!’
‘叮,由于您对弓箭技能的领悟,武力值获得提升,您的武力值现在为93点。’
方志文愣住,还有这种情况?要知道,七阶以后每一个武力值的点数都是很难得了,这一下子就提高了三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随即方志文就明白了,七阶以后,武力值反应的是角sè的实战能力和对武技的理解,不是武力值在提高自己的战力,而是仅仅是标识自己武力水平的一个指标,自己掌握了新的技能,就大大的提高了自己的实战能力,特别是这个涉空箭,在战场上无声无息的快箭,绝对是夺命的神器,因此,系统将之折算为三个武力值就很合理了。
方志文拉开自己的属xìng面板,虽然每天都会看,但是今天看起来觉得特别的舒坦,也特别有成就感,甚至还有些心里痒痒的,如果这个时候来个家伙给自己试试箭多好啊!新技能呢,不知道实战的效果如何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主公,我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这些比较特殊的装备。”
亲卫的呼唤将沉浸在自己的歪歪之中方志文给唤醒了,方志文呆了呆,然后看向亲卫手中的道具。
这似乎是刚才那个玩家将领的东西吧,这个马牌?咦,居然还是一匹二阶的名马,这飞龙会可真有钱,还有一堆加速度的装备,一堆纸符什么的,那一叠金票更是很刺眼,自己到底杀了什么人啊!
这货不但身家丰厚,而且居然全部都给爆掉了,真是都倒霉的,估计这货现在一定在哭吧!
没错,尽管方志文不是玩家,不能让身为玩家的对手大爆并且降十级,但是在召唤卡状态被击杀,暴率是平时的数倍!当然,这个‘数’就要看人品值了,很不幸,今天这个家伙的人品值显然是不及格的。
“收获不小啊,呵呵,都记好了送到书记官那里,跟他说,要奖励你一匹名马。”
“多谢主公!”
等级72(丰宁郡太守)
称号:黑魔(胡族对战时士气降低20),神shè手(弓系技能效果提升),军神(士气永久高于80点)
统帅:89
武力:93
智力:81
政治:82
魅力:86
特长:弓箭专jīng(50级,弓箭攻击shè程加成50),骑兵专jīng(55级,骑兵属xìng提升56)
武将技:(略!)
个人属xìng:
力量:192
jīng神:81
敏捷:93
体质:2260
内力:28002800
谋略:(81+89)x101700(智力加统帅乘十)
战技:
弓系:宁神一击(93级,攻击效果加成120,破甲,急速,消耗内力20点),连珠箭(70级,连发三箭,攻击为单箭130,内力15),穿云箭(62级,shè程提高112,破甲,内力110)重击(66级,攻击附加击退效果,击退距离10,内力30),流火(专属技能,33级,攻击效果加成34,破甲,急速,爆裂,攻击直径18步,内力260),涉空(0级,攻击效果加成100,破甲,涉空,击退,消耗内力100点)
枪系:平均65级,细节略
刀系:平均65级,细节略
特xìng:迅捷(55级,提高56敏捷),神力(60级,力量提升61)
内功:cháo生功(十九层)
第二属xìng面板:略
(..)
第七百五十四章郭嘉到访
郭嘉在码头栈桥边上趴在栏杆上呕吐了好一会,才站直了有些轻飘飘的身体,不过还是觉得地面有些摇摇晃晃,稳定了好一会,才在周围指指点点看热闹的人们的注视下,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出了码头。
郭嘉现在也是后悔啊,早知道就不贪新鲜坐什么海船了,开始的时候在甲板上灌冷风还不觉得怎么样,但是被海风吹得头晕脑胀的回到船舱之后就不行了,这一吐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一直到终于再次踏上陆地,郭嘉都是躺在船舱里过来的。
找了个旅店,郭嘉昏天黑地的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算是缓过劲来,大吃了一顿,幸好戏志才赞助了不少的旅费,否则郭嘉只能一路打工一路旅行了。
吃饱之后,郭嘉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状态,在唐山城里绕了一圈,郭嘉就感觉到了这个城市的不同之处,倒是跟清河口港非常的相像,都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城市,而且,从街道边上的商铺看,商铺的拥有者身份十分的复杂,基本上是一半异人一半原住民的,原住民的那些更是什么背景的都有,甚至能看到颍川荀氏还有荆襄黄氏之类的存在。
更逆天的是,一个画着太平教符号的商栈居然也堂而皇之的立在街道边上,这里还真是有商无类啊!不过不能否认,这里的商业真的很发达,另外就是运输行多,镖行也很多,难道渔阳郡的治安这么差?
转悠了一天。郭嘉决定向密云前进,在城门边上的一个广场上。郭嘉顺利的找到一个商队,这是一个颍川荀氏的商队,算是郭嘉的半个老乡。
“荀掌柜,不是已经谈好了了镖行了么,怎么还不出发呢?”
“呵呵,郭公子你有所不知,这里直到密云一路上可不太平,所以。大家要凑齐了一起出发,至少也得凑个两三千护卫才行。”
郭嘉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原来渔阳郡的治安这么差的!”
“呵呵。。。。。。”胡子花白的荀掌柜没有出声,只是笑了笑,这个事情解释不清,到时候亲眼一看就明白了。
郭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荀掌柜,没有继续追问下,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荀掌柜。颖yīn荀氏大名鼎鼎,您可是颖yīn荀氏族人啊?”
“正是!我家公子是二房的幼子。”
“二房可是荀国相的那一房?”郭嘉所说的荀国相是指曾经出任济南相的荀绲,也就是荀彧的父亲。
“正是,公子莫非是旧识?”
“呵呵,倒是算得上旧识,我与你家三公子有数面之缘。当初你家小公子在阳翟求学的时候,有过几天同窗之谊。”
“那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公子如今到了渔阳,小公子知道了定然十分的高兴,不若我现在就写信告知公子?”
“切莫如此。我可是要给他一个惊喜的,不过。你家小公子什么时候到了密云城了?莫非是举家迁徙的?”
“正是!我家小公子到密云也不过数月而已。”
郭嘉又困惑了,既然这里的治安环境这么差,荀彧又怎么会举家迁徙到密云来呢?而且还开始经商了,这真是奇怪啊!
“你在外经商,莫非是为了贴补家计?难道密云没有土地可供耕种么?”
“呵呵,公子误会了,土地自然是有的,但是密云不允许大规模的购买土地,只能按照人口有限的购买,所以想要靠种地大规模的累积财富是不行的,于是,我们就利用与颍川世族的关系,来经营到颍川的商路,来回贩运两地的特产,倒也是个致富的途径。”
郭嘉恍然,随即也明白了密云限制大量购买土地的意图,这事要防止产生庞大的宗族势力呢!
“你家公子竟然转行经商了,真是让人惊讶,不过文若那般的聪明,经商想必也能出类拔萃吧,正好讨些旅费呢!呵呵。。。。。”
“公子又误会了,我家小公子不曾经商,而是在密云为官!”荀老掌柜一挺胸脯一脸骄傲的说道。
这回郭嘉又震惊了,荀彧居然出仕了!?这个被南阳名士何飆称为王佐之才的荀彧,居然在密云这个边城出仕了?难道只是权宜之计?
“哦,那你家公子在密云担任何职啊?”
荀老掌柜抚了抚胡须,一脸傲然的说道:“我家三公子在渔阳任渔阳令,小公子在密云,任太守府从事!”
“太守府从事?”
“对啊,就是主掌文官的第一人!”
郭嘉看着荀老掌柜那骄傲的神sè,心里不由的翻起了滔天的巨浪,仿佛又回到了海上的rì子,居然有些头晕呕吐的感觉。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荀老掌柜忽然发现郭嘉的脸sè发白,额头冒汗,不由得骇然问道。
“没事,这是坐船给坐出来的,找个地方让我歇歇就好。”
荀老掌柜松了口气,将郭嘉扶到自己乘坐的马车旁,一边将郭嘉扶上马车一边说道:“呵呵,老汉我第一次坐船也是这个样子,上了岸还晕了两天,没事,歇歇就好,我让人给你买些姜茶来。”
等郭嘉在马车里睡了一觉醒来,马车已经在路上了,耳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和辘辘的车轮声,郭嘉掀开车窗上的帘布向外看,外面是连绵的山脉,山上都是绿sè的松柏,以及枯黄的野草,偶尔传来一声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看上很是荒凉。
一旁骑着马的荀老掌柜似乎很关注这位小公子的同窗,一见郭嘉醒来,顿时笑着扭过脸来:“公子身子可见好?”
“好多了,多谢老掌柜了,占了您的车架真是惭愧啊!”
“呵呵,无妨,我这也是备用的,别看我年纪大了,不过还是喜欢骑在马上奔驰的感觉,这样让我觉得自己还不老,还能干活呢!”
“老掌柜是老当益壮啊!”
郭嘉感叹了一声,相比起来,自己的身体似乎就有些差了,坐个船晕了两天都还没有恢复,听到荀彧年纪轻轻就已经位高权重,心情一激动居然就倒下了,真是丢人那!
正当郭嘉想开口向荀老掌柜进一步询问一下荀彧的情况时,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忽然响起,周围的那些镖行的护卫顿时都向号角响起的方向看,郭嘉也不由得伸头向前方看。
“前面有大批野怪,大家整队上前汇合,快!”
不一会,原本走在商队周围的护卫们就几乎都不见了,只剩下少数几个继续戒备的,马蹄声隆隆的响起,前面长长的队伍被扬起的尘土遮住了,郭嘉赶紧缩回了脑袋躲灰。
“老掌柜,这是怎么了?”
老掌柜似乎对这种状况一点都不担心,眯着眼睛将脖颈上的丝巾拉了起来,遮挡在口鼻上,挡住扑面而来的沙尘。
“这帮小子,就不能慢点么,弄得这么大的灰尘!没事,公子,就是有些野怪,他们都忙着狩猎了?”
“狩猎?”
“对呀,这些野怪是冲着商队来的,规模越大的商队野怪就越多,这也跟渔阳郡城市稀少有关系,而这些镖行和运输行的人则会猎杀这些野怪,以获取掉落的装备和东西出售,因此,我们雇请这些镖行其实是不用给钱的,相反,他们还要努力的结好与我们。”
郭嘉又觉得有些头晕了,从一踏上渔阳开始,郭嘉的老观念就在不断的被颠覆,郭嘉甚至觉得自己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以往觉得很好用的脑袋,怎么似乎有些不大好使了捏?
镖行不用花钱请,反而要求着给商队保镖,这是怎么个回事?
其实这事也不是方志文有意搞出来的,这绝对是个意外,开始的时候,这种情况只是在密云一系广袤的地盘上行商的商队发现的,最初,这些商队都是自己带护卫部队的,甚至不少的护卫部队就是方志文的军队,因为开始时商队就是甄家和李雪音的。
后来,方志逐渐的发现,规模越大的商队就会招来规模越大的野怪群,而护卫队击杀野怪之后的收获,居然相当的不错,不但能有粮食、武器等等,有时还会有不错的稀有道具,甚至能爆出各种药材和奇怪的生活职业道具,于是,护卫的苦差事变成了赚钱的差事。
再然后,方志文的部队逐渐的职业化,渐渐的退出这个行当,于是,一些退伍的老兵伤兵就自发的开始组建镖行,后来又有世族和将领的家族看中了这个行当,于是乎,这种免费的镖局就开始兴起了。
荀老掌柜将自己也是听来的旧闻当作新闻给郭嘉这么一说,郭嘉很快就明白了这事的前因后果,不过郭嘉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
“老掌柜,这事若是有强力的后台,完全可以垄断来做,甚至还能向官商旅收费,为何没有人这么做呢?”
“呵呵,这个问题我问过我家小公子,小公子说这事不能做,因为有许许多多的渠道可以将这种情况告发到各个城市的官府,甚至直接告发到方大人面前,到时候可就要遭到严惩了?”
“严惩?杀头么?”
“当然不是了,丰宁郡很少会有这么严厉的惩罚的。”
“哦?不严惩有怎么能够遏制这种事情呢?”
(..)
第七百五十五章一路向北
郭嘉发现,进入城池的时候,自己即使是在荀家的车队中,也是无法避免被检查名帖的,郭嘉本来打算试试塞点钱给守卫城门的士卒,但是被荀老掌柜给拦住了,这种行为可能会让郭嘉被扣查。
一路上,有荀老掌柜相陪,郭嘉倒是不寂寞,第二天,郭嘉已经不会再犯头晕了,可以在外面骑马了,在中原属于稀罕物的马匹,在这里多得是,在幽州城外道路上不骑马肯定会被人看做怪胎的。
郭嘉发现,在往来的商队中有不少的女xìng成员,也都骑在马上,甚至有的还是一身的甲胄。
“老掌柜,为何商队中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啊?”
“哦,那是因为密云女多男少,而且这些女人原本都是在草原上牧马的,所以jīng通骑shè,因此也有不少的商队雇佣她们做护卫,而且女人做事认真又有耐xìng,顺便还能解决煮饭的问题,一举多得呢!”
郭嘉感慨的点了点头,看来密云战死的男人太多,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些女人原本都是胡族,是后来才入籍的,怎么样,看不出是胡人吧?”
郭嘉一愣,明白自己刚才是想岔了,原来这些都是新的汉民,郭嘉看这些人原本怜悯的眼神立刻就变成了欣赏的眼神了。
“真看不出来,看她们的穿着打扮一点都不像胡族,而且汉语说的也很好啊!”
“呵呵,那是。还都识些汉字,不识字的不大好找工作。”
“她们为什么不继续放牧呢?”
“这个老儿倒是知道的。据说是因为以家庭为单位的放牧效率太低,所以收入自然也就大不如人,因此那些原本以家庭为单位的牧农都渐渐的改行,要么去种田,要么就出去找工作,不管那种形式收入都会比放牧高!”
郭嘉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密云什么都没有做。就轻松的将牧民改成了农民,将他们成功的捆绑在土地和城市中,而且,在财富效应的示范作用下,肯定会有更多的游牧民自愿的加入到密云来。
“老掌柜,我这两天看到这条路上的商旅络绎不绝,这么大的贸易量有可能么?”
“怎么会没可能呢?丰宁、密云的物产大都是是通过这条路南下的。大汉其他各地,以至是交州的物产都是通过这条路北上,甚至一直有商队将这些物产运送到漠北的雪原去,因此这里的商队不是多了,而是还不够。”
郭嘉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密云有彪悍的民风。甚至连镖行都是免费的,为的就是跟随商队围杀野怪;密云有着货通天下的完整商贸结构,从产出到商队,完整的贸易环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一样,势不可挡的奔向前方;密云有相当可靠的行政体制。甚至连一个城门卫都不敢收个小钱;最重要的是,密云的政策得民心。看看生活在这里的人民,脸上总是带着自信的笑容,待人接物都是不亢不卑,即使是新入籍的汉民,也都是挺着胸脯的,那种骄傲绝对不是假的。
这样的密云实在是有些可怕了,郭嘉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到整个大汉能有谁来阻挡这个强大的势力,或许,只有异人能够做到吧?
到了渔阳城,郭嘉正式的拜会了渔阳令荀衍,荀衍只是很周到并且热情的招待了一番,并没有谈什么深入的问题,甚至也没有提到郭嘉此来的目的,更多的时候,荀衍实在向郭嘉打听一路上的见闻,以及一些学问上的东西。
荀衍既然不问自己的来意,郭嘉自然也乐得轻松,两人把酒畅谈,其乐融融。
第二天,荀衍邀请郭嘉参观了渔阳城,渔阳城里因为人口的问题显得有些萧条,除了过路的商旅之外,走到城市的其它部分就觉得有些过分的安静,不过,也是别有一番悠闲的韵味,荀衍告诉郭嘉,由于渔阳不再作为渔阳郡的郡治,所以人口被抽走了大半,现在渔阳城只能缓慢的自然增长或者利用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吸引人口。
而荀衍入主渔阳首先做的就是开发农业,渔阳周边地势平缓、农田开发的潜力巨大,水源也丰富,别的不说,只要农业起来了,就有了进一步发展的本钱,郭嘉也深以为然。
郭嘉顺便向荀衍请教了密云一系重点经营城市战略的优劣,虽然荀衍来密云不久,但是却对此有着深入的研究,两人互相探讨了一番,发觉这种以点带面的形式果然是幽州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发展的最佳方式。
第二天,荀衍让郭嘉跟随例行到南关巡逻的骑兵队一起出发,郭嘉自然很高兴,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跟随正规军一起行动呢!
送走了郭嘉,荀衍笑眯眯的给方志文和史阿、以及自己的弟弟都写了封信。
再说郭嘉。
“将军。。。。。。”
“可不要叫我将军,我就是一个曲长,公子你就叫我老杨就行。”
“呵呵,好吧,老杨!”郭嘉很喜欢这个粗豪的汉子,据他自己说,他原本是乌桓人,后来入籍的时候改姓杨的,这个新晋的将领,对方志文的崇拜几乎深入骨髓。
原因在于方志文军队中相对公平的晋升环境,还有对军人家属的优待和优惠措施,老杨原本就是一个底层的牧民,打仗的时候被驱赶在最前方,分配的时候却在最后面,自己的财产被头人予取予夺,甚至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
直到他在丰宁投降了汉军,当他得知汉军可以多分二十亩土地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汉军,然后从一个小兵开始,逐渐的做到了曲长的位置上,而他的家人,如今也在渔阳安家,过着安宁富庶的rì子,所以他对方志文的感激爱戴之情是发自内心的。
他腰侧的那柄战刀,据说是方志文送的新年礼物,所以他是爱若珍宝的!
“老杨,昨天听荀城令说,你们这支部队是才从北边轮换回来的,能不能给我说说北边的战况!”
“这有何不可,北边现在已经没有战况了,我们在北边的最后一次大战,就是跟随主公打得河口之战,我跟你说啊,当时。。。。。。”
老杨说起这个,立马就jīng神百倍,直到休息完了,老杨才发现自己光顾着说话,还没有吃饭呢!
郭嘉也听得津津有味,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得到了河口大战的情报,从这一仗之中,郭嘉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们当时不害怕么?面对十于己的敌人时?”
老杨咧嘴笑了,回头冲着聚集在周围的将士们问道:“你们当时害怕么?”
“不害怕!”
一声响亮和自豪的回答,让郭嘉震撼不已,将士们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抱着大无畏的决死勇气,而是抱着对主帅的绝对信任,即使在那种绝境之中,这些将士对主上的信任也没有丝毫的动摇,他们知道,胜利必将属于他们。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
郭嘉赞赏的点头,笑着问道:“河口大战宣告了东部鲜卑的覆灭,那现在东北已经没有战事了?”
“大规模的是不可能有了,参军事在战后总结上说过,将来可能会有小规模的战斗,即使我们将来出击大鲜卑山以北,或者向夫余攻击,也不会有太大的规模,因为更多的可能会利用非战争的手段来完成对鲜卑人和外族的持续打击!”
“非战争手段?”
“对啊,而且还有异人呢,他们很热衷于到大鲜卑山北边去游玩,有时候我都有些羡慕,像我们现在这样巡逻清扫野怪和盗匪,其实很无聊的。”
“呵呵,说句难听的话,人说瓦罐难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战场上去了就回不来了么?”
“战争总会死人的,但是想要更强就必须不断的战斗,如果没有这种不断向上的豪勇之心,那就回家种田算了,再说,这大好的家园总要有人去守护,我们不去,谁去?”
郭嘉愣住了,抬头扫视着周围的将士们,在他们的脸上,郭嘉读懂了很多以往不大明白的东西,民能自守,莫能御之,民能自知,莫能胜之!
郭嘉见过的诸侯们在统治百姓,然后跟世族和jīng英分享成果,但是密云不同,他们是在一起分享成果,从百姓到世族jīng英,从平民到权贵,虽然这里面难免有多寡不均,但是却是实打实的分享着富饶的幽州土地,分享着欣欣向荣的密云地盘。
从这个角度看去,密云就是一个整体,这样的密云又有谁能战胜!?
骑兵的行进速度很快,傍晚时分,郭嘉已经看到了南关塞的城楼,南关塞无疑是一座雄关,过了这座雄关,就进入了密云城的范围,而密云城就是整个幽州大地大变局的起始之地,也是密云一系广袤领地的核心。
郭嘉坐在战马上,跟将士们一起仰望着高耸的关塞,看着关塞上高高飘扬的旗帜,心里也不由得慢慢的被一种东西给充塞满了,这种温暖的感觉慢慢的向着身体蔓延,郭嘉清晰的感觉到心里淡淡的崇敬和喜悦,这种感觉好奇怪!
第七百五十六章同窗
郭嘉在密云城里逛了一整天,不断的被各种新奇的事物和新奇的场所所吸引,不知不觉就天黑了,正当郭嘉迟疑着该去什么地方的时候,荀彧就出现在他身边了。
荀彧是坐着马车来的,马车就停在郭嘉身侧不远的地方,荀彧掀开车窗上的布帘,露出一张年轻的笑脸,看着郭嘉大声道:“小郭,小郭,这边!”
郭嘉一转头,笑了起来,正愁该去哪里蹭饭呢,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文若!太好了,正愁着怎么去找你呢?你怎么找到我的?”
“上车来说话。”
郭嘉左右看了看络绎不绝的路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关注自己,不过站在这里说话确实不方便,于是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了荀彧的马车。
别看外表普通,马车的内部还是很宽敞舒适的。
“好久不见了,文若,想不到再见面却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北疆了!”
“呵呵,可不是么,身体还好?”荀彧上下打量着这位在颍川书院的老同窗,心里也颇为感概,更是回忆起了在颍川书院的快乐时光,眼神不由得有些飘忽。
“好着呢,一顿能喝两斗酒!”郭嘉开心的笑着,荀彧的情绪自然的也勾起了郭嘉的回忆。脸上追忆的神情自然也就显现了出来。
“还是那么嗜酒,当初在学院还是被罚的太少了啊!”
“呵呵,这个......”
“嗜酒伤身,看你年纪轻轻就这般孱弱,等明天跟我一起去见见华医师,让他给你调理调理身体。”
“一见面就被说教,真是不甘啊!”郭嘉一脸的苦相,但是心里却是暖乎乎的。
荀彧咧嘴笑了:“不说不行啊,你这个人就是管不住自己的那张嘴!”
“文若,不揭人短是君子之美。不带你这样的啊!”
“呵呵,讳病忌医也非君子之美,嗜酒如命更非君子之美!”
“呃.....好吧,你还没有回答,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切,从你出现在清河口港,我就知道你的一举一动,你这样的大名人,也不会稍微的掩饰一下身份么?若不是周围一直有人保护你。说不定你早被异人给劫了!”
荀彧鄙视的看了郭嘉一眼!郭嘉尴尬的揉了揉鼻子:“我说那些盯着我的人是谁,原来是文若派去保护我的?”
“我可不敢居功。那是主公下令着人去护卫你的安全,那一部分的事情,可不归我管,只不过你却是归我管的。”
“呵呵,莫非是你家主公想要你来做说客?”
荀彧脸上的神sè有些古怪,随即笑了笑道:“我可不做说客,只是负责接待罢了。”
郭嘉惊讶的看了荀彧一眼,困惑的问道:“莫非还有比文若份量更重的说客?”
“主公说了,在他回到密云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呃!.....”这回轮到郭嘉的脸上神sè古怪了,这是软禁?可是心里却不觉得不舒服,这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想问问,如果你主公一年半载的不回来,我岂不是一年半载都走不了?”
荀彧大笑:“那是,反正我养得起你,不过你放心。主公肯定不会一年半载都不回来,他舍不得他的娇妻儿女,呵呵。”
郭嘉的脸sè更是古怪了,舍不得娇妻儿女。这叫什么答案啊!
荀彧的家很大,因为是举家迁徙来的,所以买下了周围连片的几个宅地,然后再打通了,左右占地面积相当广,郭嘉站在大门口看了半晌,感慨羡慕了一番之后才走了进去。
“羡慕了?”
“废话啊,这种事情谁不羡慕,不羡慕的人都有问题吧?”
“听说庞德公草庐野亭,过得也是相当的逍遥自在!”
“那你怎么不去看看他的家人,还不是高屋大院!我自己是可以逍遥自在,我的妻子儿女跟我餐风饮露么?你当我是夏蝉一家子!”
郭嘉翻着眼睛说道,顺手将手里的半杯酒喝了。
荀彧被逗得哈哈大笑,郭嘉其实还没有成家,至于他的兄弟姐妹也没有听他说起过,父母高堂倒是健在的。
“哈哈.....你看你现在岂不就是一只夏蝉,只不过人家喝的的雨露,你喝的是五谷之jīng罢了。”
“呵呵,也是啊!”
“既然奉孝也有兴家之想,想必也就有了出仕的打算,不若来密云如何?想必以你的眼光,自然能看出密云将承百年之运,至少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
“百年之运!好一个百年之运,文若还是这般稳重老成啊,你只信任方志文,却不能信任下一代的领导者么?”
“呵呵,下一代的领导者还是个婴孩,将来如何要将来才知道,所以我才说百年之运。”
“你就如此看好方志文?”
郭嘉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说好不做说客的说客,荀彧笑了笑,他确实不是在做说客,至不过作为友人,对郭嘉提出一个建议罢了。
“是的,密云如何想必以奉孝之智已经是洞若观火了,也不用我多说,我就是觉得这里是个安家的好地方,不然,我家里人也不会不远万里的投奔密云了,呵呵。”
看着荀彧脸上的苦笑,郭嘉的好奇心顿时燃了。
“咦,文若你话里有话哦。说说!”
荀彧也不隐瞒,将自己离开洛阳返家途中被方志文麾下高顺截获,以及其后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郭嘉听得是惊奇不已,同时也觉得十分的好笑,不由得对方志文这个不拘一格的人有了更大的兴趣。
“这么说,我们的王佐之才其实是被变相的劫持来密云的?”
“是的,不过出仕确实是我自愿的,兴业安家这是为人子、为人父的责任吧,就如奉孝所言。总不能为了自己的逍遥就让家人跟着餐风饮露,再说了,我看了那么多的诸侯,甚至是当朝的两位天子,在哪里也不如在这里自在、安全!”
“你是说你自己还是家人?”
“都一样!你看我年纪轻轻,又是后来者,主公却敢于让我做太守府从事,主掌行政和人事,要知道。主母本人也是官府的要员,还有主公的红颜知己更是创业的臂助。至于元老级别的子泰就更不必说了,我确实是一步登天,并且基本上没有掣肘。”
“怎么可能?我一路上也看到,密云体制的监督是极为严格的,怎么会没有掣肘。”
“呵呵,我在框架内发挥自己的能力,又怕什么监督,再说了,监督是为了防范违规。并非是干涉我的施政,若是政务有失,那不用监督批驳,我自己就引咎辞职了,丢不起那个脸!”
荀彧淡淡的笑着回道,郭嘉心里却有些复杂,方志文对荀彧的重用是毋庸置疑的。这说明方志文不但有眼光,更有胆魄,若是自己也......
“原来如此,这倒是有些意思啊!”
“怎么样。奉孝若是来密云,想必以奉孝之才,肯定是参谋总长,不,应该是副参谋总长的不二人选。”
郭嘉有些好奇了,这密云不得了啊,不但有荀彧这个王佐之才主政,有号称大汉巨商的甄家理财,还有一个连荀彧都认为在自己之上的谋主存在?不过也是,自己看方志文的发迹史,从中可以看到极其高明的战略部署,若是没有个厉害的谋主,似乎也说不过去。
“哦?那么敢问这个参谋总长是谁啊?还有,参谋总长是不是就是军师祭酒?”
“参谋总长是总参谋部的最高领导,掌握着军队训练、情报、作战的管理和计划权力,比军事祭酒的权力更大,但是却不涉及后勤事务。”
“这个是应该的,分权嘛!接着说!”
“至于现在的参谋总长是谁我先不说,颍川的徐元直听说过没有?”
“徐福嘛,听说过,任侠聪颖,是个可以结交的人!”
“他现在就是副总参谋长,不过他喜欢别人称他为参军事!”
郭嘉一惊,这个徐庶郭嘉是有所耳闻的,想不到也在密云效力,知道了徐庶是副总参谋长,郭嘉对总参谋长的人选就更好奇了。
“那......”
“呵呵,至于总参谋长,还是奉孝你的一位友人,今天本来是他想要宴请你的,不过被我抢了先,明rì他一定会宴请你,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郭嘉眼珠一转,恍然道:“我知道了,路过邺城时我就奇怪,元皓老哥去了哪里?听说是失踪了,别人对此也是讳莫如深,想必是来了密云吧!”
“呵呵,不愧是奉孝啊!一猜就中!”
“呵呵,好啊,又能与元皓老哥把酒言欢了,想不到元皓老哥却是来了密云,只是,这倒是怎么回事呢?元皓老哥怎么忽然会想着来密云了。”
荀彧的脸上再次的飘过一抹奇怪的神sè,然后笑着道:“这其中的缘故你还是亲自去问元皓老兄吧,反正是jīng彩的很!呵呵。”
郭嘉心道,不会是连田丰也是被方志文给绑来的吧?不过从方志文给自己下了不能离开密云城的命令来看,到真是有这种可能xìng,想到之类,郭嘉背后直冒汗,这个行事异于常人的家伙,不会真的要搞什么‘不为己用则杀之’吧?
荀彧看着脸sè有些发黑的郭嘉,心里确实笑烂了,自投罗网的家伙,你实在是太小看了史阿的情报系统,以及方志文的无耻!
第七百五十七章何去何从
孙坚现在有些烦恼,自从回到长沙郡,孙坚就抱着卧薪尝胆的志向,要埋头发展,终有一天不会再让人骑在自己的头上耍威风,终有一rì,会报了在虎牢关下惨败之辱。
只不过,志气是好的,但是事情却不一定会按照自己的预想发展,首先,长沙是一个相对贫瘠和蛮荒的地区,不但人口少,更重要的是到处都是山越人活动的地盘,孙坚虽然不惧山越,甚至有心收复山越,但是却缺乏治政的人才。
在动员了吴郡老家之后,孙坚的兄长孙羌和弟弟孙静到来帮忙了,稍后一些时候,妻兄吴景也会前来帮忙,可是除此之外,孙坚却再也没有得到江东世族的支持。
现在江东士族北有陆康,中间有藏旻,东边有许贡、王朗,因此江东士族的选择是很多的,相对来说,长沙这个地方基本上不是江东世族的地头,又比较贫瘠,与其将力量投入长沙还不如在现有的地盘上多下功夫呢,事实上就算吴郡现在也还不时的被山越sāo扰,因此,江东世族对孙坚的热情邀请并不热衷。
孙坚也明白这个事实,不过明白却也没有办法改变,孙坚自己就是江东世族的一份子,自然知道世族是怎么回事,他们又是怎么样去思考问题的,正是因为明白这些,孙坚才知道,自己如果仅仅是靠着嘴皮子,是很难改变这一切的。
但是如果不靠嘴皮子,自己很可能会成为江东世族的公敌。这种事情孙坚还是很犹豫的,对于江东的情况。孙坚自然是清楚的,江东世族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中原老牌世族有更强的控制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山越横行的江东立足,才能不断的以武力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和财富。
孙坚若是想要强力的统一江东世族,将会是一场极为艰巨的战争,甚至是一场漫长的战争。因此,孙坚只能暂时的隐忍了。
但是,形势的变化是极为快速的,而且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曹cāo南下了,淮南几乎在顷刻间就变了天,虽然孙坚曾经与曹cāo有过短暂的合作关系,但是孙坚更知道。曹cāo是一个有多大野心的家伙,曹cāo的这种野心若是在别的地方,孙坚或许会在一盘围观,但是如今曹cāo到了自己的身边,孙坚的心里就像压了块巨石一样的沉重。
原本孙坚要抗衡的是刘备、蔡瑁、张曼城和异人,现在又多了一个曹cāo。孙坚环视身边,发现自己绝对是个很悲催的人物,居然被一大群豪强给围着,特别是刘备和曹cāo,孙坚对这两个人是非常忌惮的。
在这种情况下。孙坚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和危机感,在这种随时可能被彻底覆灭的危险面前。孙坚开始重新考虑统合江东世族的问题了。
这些江东世族各有各的想法,他们或许不知道曹cāo和刘备有多么危险,也可能没有重视在荆南默默发展的异人有多么危险,但是孙坚却是明白这一切的,因此,孙坚觉得自己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整个江东士族的利益。
或者,在做最坏的打算之前,应该再去游说努力一下。
只是没等孙坚开始行动呢,事情却再次的起了变化,一伙异人主动的找上门来,这些异人都是江对面戈阳郡和汝南郡的异人,而这伙异人来访的目的,是想要正式的投靠孙坚。
“主公,此事有蹊跷。”韩当的意见简单而直接,实际上,从韩当嘴里说出这个蹊跷,基本上就是反对的意思。
程普则挥了挥手道:“能有什么蹊跷,只要我们盯紧了这些异人,他们还能翻出花去,何况他们提出的条件这么好,不但会迁移大批的民众加入长沙,还带来大量的粮草军械,甚是还放弃了dúlì组建军队的权力,没有了dúlì的军权,他们能够危害我们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就是觉得这种看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根本就不合理。”
韩当只是一个将军,一个xìng格比较冷静的将军而已,他不是谋士,没有那种窥破yīn谋的能力,因此他只是直觉的感到这事不好,至于为何会觉得不好,他说不出来。
孙坚皱着眉头,他也苦恼啊,孙坚的头脑是很聪明的,他确实能够从这件事里看不不少的问题,但是,这件事所带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因此孙坚十分的犹豫。
孙静见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