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8部分

皇潜η亢幔畲蟮娜跏圃蚴呛笄诓患淌苤朴谌耍 
曹xìng也心有戚戚的点头,看来,这是吕布军中的普遍看法了。
“不,将军差矣!将军最大的弱势不是后勤不继,而是策略失当,最大的优势不是军力强横,而是将军的背后乃是晋阳朝廷,将军是秉承大义的,这才是将军最有威力的武器,而不是将军手下的骄兵悍将!”
庞元斩钉截铁的说道,吕布和曹xìng茫然的互相看了看,又一起转向庞元,庞元矜持的微微一笑:“将军孤军南下兖州,表面上看,后勤不可能再依赖于并州的供给,只能就地征粮,但是陈留却是张邈的地盘,于是不管是商人还是地主,都被张邈有效的控制起来,所以,将军的补给不继,是被张邈卡断的,不是被本地的商人地主卡断的。”
“对!”吕布点了点头,这不就是问题所在么!说来说去,还是不能解决张邈卡着脖子的问题嘛!
“那么属下想要问问将军,张邈是如何控制这些地主和商人的呢?”
“这还不简单,自然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情和互相依存的关系,以及利益。。。。。。。”
说着说着,吕布已经发现了庞元想要自己看到的事实,吕布的眼神慢慢的亮了起来,利益!没错,就是利益!世族之间关系的根基就是利益啊!
再结合刚才庞元所说的晋阳朝廷才是最大的优势,吕布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开阔感觉,想到这里,吕布不由得哈哈大笑:“妙!妙!某真是够笨的,复庆说得没错,今rì这种憋屈的局面,都是某自己招来的,明明有着绝强的优势却不知加以利用,真是何其愚蠢啊!幸好有复庆提醒,复庆果真是有惊世之才,不若。。。。。。”
“呵呵,不急,蘧得高位对属下来说并非好事,属下还很年轻呢,军中之人最讲究实力,让他们心悦诚服再说!”
吕布满意的笑了起来:“复庆所言甚是,那就先做着参军事,将来再做军师祭酒!”
“多谢将军拔擢!”
“那么,按照复庆的说法,该当如何行事?”
“简单,就从这酸枣令开始行事,许以高位厚爵,与将军来说不过是一纸诏书,与张邈来说,就是暮鼓晨钟!”
吕布惊讶的看向庞元,高位厚爵以拉拢人心吕布明白了,反正都是张张嘴的事情,这事好办,想必义父和陛下都不会反对,相反,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但是对于暮鼓晨钟的说法,吕布就有些不喜欢了,张邈这厮处心积虑的想要利用自己来做守户犬,自己难道最后还有收容和感化他不成?
“这。。。。。”
“将军是对张邈的归宿有想法?”
“正是,此人着实可恶,某家恨不能手刃此人!”吕布咬着牙齿说道,庞元微微的摇头。
“将军谬矣,私怨是私怨,公事是公事,于公来说,以高官厚禄行釜底抽薪之计,最终迫使张邈低头,将军具是以大义行之,非以武力相迫,这就是堂堂圣人之道,镇服张邈,则中原世族具受此震慑和感召,对将军将来在中原行事有着莫大大好处。而斩杀张邈,只能呈将军一人之快,反而吓退了摇摆的中原世族,结仇恨与张氏的亲族友人,殊为不智!”
庞元的一番说辞让吕布沉吟了起来,庞元微微一笑,看来吕布对张邈的怨念还真的不小,不过这事还是吕布自己去头疼吧,庞元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如果吕布非要杀张邈就杀吧,不过是将来多费些事情将张家的关系户都给杀绝罢了!
第七百五十章从开始就输了
张邈很郁闷,真心郁闷!
吕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本来吕布被自己的手段老老实实的拴在酸枣,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酸枣令忽然被封了个中郎,快快乐乐的去晋阳上任了,而接任居然还是这位酸枣令的亲族,这不是明目张胆的背叛吗!这不是大张旗鼓的拆墙角么!
于是,眨眼之间,酸枣,乃至酸枣以北的地区都被吕布彻底的控制了,而且是不费一兵一卒轻轻松松的凭着一纸诏书就拿下了大片的地盘,并且吕布一改后勤受制于人的局面,转眼之间,无害的守户犬就变成了夺命的饿狼,而且还是张邈自己引狼入室的。
现在陈留是内忧外患,张邈也有些麻爪了。
张邈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初找到丁原求援,本来就是病急乱投医,袁术这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张邈是怕极了袁术的狠辣,至于刘岱,张邈实在是不看好软绵绵的刘岱,再说了,现在刘岱被袁氏兄弟围了起来,眼看着也蹦达不了多久了,张邈这点眼光还是有的,因此,他才在无奈之下找上了丁原。
却想不到好不容易费尽心机的弄来了一只看门狗,却又眨眼之间变成了入室的狼,人生对于张邈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一筹莫展的张邈得知酸枣的变局之后,实在是寝食难安,rìrì召集众人开会商讨对策,这不开会还好,一开会,大家在证实了酸枣的情况之后,偷偷摸摸的都忙着四处联系出路去了,有的去酸枣给吕布上贡,有的则向洛阳跑。自然,想着去投刘岱的人也有,这一下子人心都散了。
原本看上去还一片安宁的陈留顿时有些人心惶惶的感觉了,这种不安的情绪反过来又让张邈陷入和更大的不安。
于是,张邈再次招来了陈宫。上次给他出主意拱刘岱上位以对抗袁术的正是陈宫。只不过,张邈对陈宫并不是很信任,这个可能跟陈宫不是本地人有关,而且陈宫多智。张邈难以看透和把握陈宫,所以陈宫给张邈的印象不好。
不过现在张邈是火烧眉毛了,不得不找这个多智的陈宫来商量,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眼前困局的办法。
“公台,事急矣!如今吕布咄咄逼人。陈留世族是人心惶惶,该当如何是好?”
陈宫捧着茶盏不说话,微微的皱着眉头苦思,张邈虽然着急,但是也不能去撬开陈宫的嘴巴啊!桌案边上的香炉里幽幽的白烟轻柔的向上伸张着,室内十分的安静,屋中四角的炭炉散发着阵阵暖意,也让张邈觉得闷热。
“大人,请恕在下妄言。此事大人从一开始就办差了,这是火中取栗啊,如今始终还是引火烧身了。”
“此事我已经知晓,奈何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如今该如何应对以免除陈留战祸呢?公台。事关万千民众,还请公台尽力而为啊!”
看着一脸惶急的张邈,陈宫心里暗暗的鄙夷,什么万千民众。怕是你张邈的家小族人吧,自己当初乐呵呵的用补给拴着吕布。吕布在并州就是老大,如今到兖州来援助张邈,居然被当作看家犬来使唤,这吕布能咽得下这口气?
如今张邈是生怕吕布没有了后顾之忧,转眼就会大军南指来取陈留,凭着卫兹那个二把刀想要击败号称战神的吕布,简直是痴人说梦!
“大人,为今之计也不难。”陈宫扯了扯嘴角,慢悠悠的说道。
张邈大喜:“哦!公台有何妙策?”
“妙策是没有的,可行的方法倒是有一个。”
“公台快快讲来!”
张邈的样子恨不得从案台后面扑过来,半个身子都压在案台上了,陈宫再次撇了撇嘴,有些不耐的说道:“大人只需一纸表文,自请去职,然后自愿前往晋阳入朝为官,则万事大吉!”
张邈愣住了,随即身子向后靠去,一脸冷肃的看向陈宫,陈宫看着张邈的眼神,甚至有些害怕了,这货不会直接先拉自己垫背吧,虽然自己这个计策有些损,但是这绝对是张邈现在最有利的选择啊!
张邈看了陈宫一会,心里的怒气渐渐的散去,陈宫不是笨蛋,肯定不会是故意激怒自己,那么,陈宫的话就值得好好的想一想了,张邈的神sè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心里也认真的考虑着陈宫的说法。
其实仔细的一想,陈宫的说法绝对是很正确的,自己得罪的是吕布,是私怨,从公事和大局来看,如果自己主动的示弱求去,丁原肯定是会接受,而不会任由吕布为了一己私仇而报复自己的,而自己到了晋阳之后也未必就从此一落千丈。
晋阳城里有朝廷,朝廷始终是要运作的,运作就是需要自己这种人的,就算这个小朝廷只是具备不大的力量,但是朝廷确实具有大义的名分的,就像如今吕布的jiān计就是在利用朝廷的大义名分,在这个大义名分之下,张邈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被逼出局了。
一旦自己到了晋阳,说不定能够慢慢的培植出自己的势力,逐渐的掌握一些权力,或者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也说不定,再说了,丁原年纪多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而那是吕布在外,自己在内,事情难保就不会反复。
想到这里,张邈的眼神渐渐的亮了起来,陈宫悄悄的松了口气,看来这张邈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了,自己也是,一时的xìng起差点误了自己的小命啊!
“呵呵,公台此策大有深意啊!越想越有意思,公台真不愧是海内名士!”
“大人过奖了,在下不过是有点小聪明罢了。”
“公台将来如何打算呢?可愿意随本官一起赴晋阳为官?本官一定会向陛下推荐公台这位大才的,说不得,届时本官还要仰仗公台呢!”
陈宫微微有些心动,不过眼角扫过张邈那有些古怪的笑脸,心下不由得恍然,张邈不是在邀请自己去,而是怕自己去啊!
“大人,在下离家rì久,若是大人一心求去,在下只好辞官归故里了,也正好回家探望一下亲族父老,至于将来如何,在下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辜负了大人的一番苦心了!”
陈宫直起身子拱手向张邈施礼,一脸的歉意,这做派与影帝刘备也有的一比。
张邈呵呵的笑了,这回可是真的放心的笑了:“人各有志,半点也勉强不得,若是公台一意回乡省亲,虽然心中深觉遗憾,本官却也不好阻拦,只好以厚礼相送,请文台万勿拒绝,寒了本官一番厚意!”
“不敢,在下感念不尽!”
“呵呵,如今得公台解疑,心中块垒尽去,公台今rì留下一同欢饮,你我共事一场,就当是为本官饯别,也是本官为公台饯别如何?”
“敢不从命!”
陈宫心里腻歪透了,可惜还不得不答应下来,什么八厨之一的天下名士,什么治大国如烹小鲜的国士,在自己的利益面前,还不是一个蝇营狗苟的庸才,还不是一个妒贤嫉能的小人,与这些人为伍,陈宫只会觉得恶心。
说到将来,陈宫觉得自己的一身本事确实不能浪费了,难道真的回乡里去躬耕读书,学那庞德公隐于世外?
或者,应该去寻找明主托身,以求显达于世,光宗耀祖!?
..........................................
吕布实在没有想到,庞元的计策是如此的好用,几张薄薄的诏书,就将酸枣以北的地盘尽数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了,现在吕布再也不是被拴在门口的守户之犬了,而是一头下山的猛虎,先要吞掉的,恐怕就是张邈的陈留郡。
只是没有等吕布整顿好军队南下,张邈却上了一道表文,愿意去职陈留太守,并且推荐吕布接任,自己则要求去晋阳服侍天子,顿时化被动为主动,让吕布失去了动手的借口。
吕布不由得叹服不已,这些都是在庞元的预料之中,庞元几句话,将原本困住吕布的层层乱麻轻松的一刀斩断,然后不费一兵一卒轻巧的拿下了整个陈留,吕布思前想后真是挢舌难下!
谋士的力量一至于斯,难为自己一直都以为武力无双,则天下之大大可去得,现在看来,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超卓的眼光,就算是有强悍无比的武力,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庞元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竟然起到了改变吕布关键xìng格的作用,让吕布那一度骄傲的要将自己毁灭的狂妄自大彻彻底底的给打消了,让吕布认识到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不是自己手里的画戟,也不是麾下的骄兵悍将,而是人的头脑!
陈留的局势变化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谁也想不到吕布竟然下出了一手绝妙的好棋,当周围的诸侯们还在观望的时候,吕布的骑兵已经直下陈留,张邈、卫兹同时去职,吕布接任陈留太守,曹xìng任陈留骑都尉,另一个郡丞的任命则让许多人有些困惑,庞元?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到底是什么人?又跟这次的陈留事件有着什么关系?
第七百五十一章郭嘉在冀州
南皮是冀州两座一级城市之一,另外的一座是新晋的巨鹿,至于邺城,则是巨城。
虽然郭嘉对黄巾贼也是很好奇的,但是巨鹿城郭嘉没敢去,生怕被劫了,郭嘉先去了邺城,停留了两三天,浏览了一下邺城的风光和古迹,然后就北上南皮,南皮将是郭嘉重要的一站。
之前郭嘉已经分别去见过曹cāo、孙坚、刘备、袁术、刘岱、韩馥,现在当然是去见见名闻天下的诸侯盟主袁绍了。
南皮城里自然是车水马龙兴旺的很,特别是来往的商旅,绝对比邺城那种巨城还要多得多,路上的货运马车几乎是络绎不绝的。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异人很多,因为这里靠近与黄巾军接壤的前线,所以作为后勤总基地一样的角sè存在着,不少的异人都会将南皮作为一个重要的场所,南皮的玩家行会更是多如牛毛。
但是在街面上的商铺,特别是大型的商铺却都是原住民家族和商会的地盘,郭嘉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主导这个城市的力量是什么力量。
戏志才曾经说过,袁绍的行政以宽,郭嘉一路走来,他可不是做着邮驿马车来的,而是跟着一个商队走来的,所以这一路上,郭嘉看到和听到了很多。
袁绍的宽不是对百姓的宽,而是对世族的宽,袁绍作为世族的代言人,自然秉承了世族jīng英治国论的看法,从上到下,在袁绍辖下的地盘上,都保持着非常完善的宗族体制,在最基层的村庄里,那是一个个的宗族为单位的自然聚集地,然后形成固有的宗族族法管理,再由此一层层的叠加成为镇、县,然后一直蔓延上去,形成了上层的统治架构。
老实说。这种统治架构是非常严密的,从上向下看,这种宗法制度有效的保证了行政的效率,当然,这种效率必定是有选择的。因此。袁绍的所谓宽,就是不去干涉和打乱这种制度,因此就有了宽的说法。
但是从下向上看,这种宗法制度有两个弊端。一个是族中的年轻人成长环境有失公允,另一个就是对外来的人员盘剥过甚,特别是现在这种人口流动加大的情况下,排外的情绪会导致袁绍的辖地里永远缺乏新鲜血液。
作为一个平民,郭嘉深知这一个缺乏公平的环境和盘剥过甚会带来什么后果。作为一个通读古今历史的智者,郭嘉更知道缺乏新鲜血液代表着什么,前者阻塞正常的新旧交替,阻碍了政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后者代表着固步自封不思进取。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郭嘉都没有从眼前的事实中看到袁绍的未来能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除非袁绍能彻底的改变‘宽’的做法,能够疏通人才的晋身之道,能够消除严重的社会不公。能够打破宗法制度的桎梏,否则,袁绍根本就没有前途可言。
若是现在大汉只有黄巾一乱,或许袁绍尚能成功,但是现在大汉全国迸裂诸侯并起。因循守旧者亡,锐意进取者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作为一个顶尖的谋士。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到,那么就不配称为顶尖谋士了。
坐在一家小巷的酒楼中。郭嘉慢慢的品味着美酒,这是一家异人开的酒楼,规模不大,但是酒水却很特别,而且这里的小菜也很有特点,让人回味无穷,郭嘉也是被一位车夫给带到这里来的,来了一次就喜欢上了这里。
与郭嘉一样喜欢这里的还有不少的异人,这个酒楼没有雅间,大家都是一盘小菜一碟豆子,然后就着酒吹牛打屁,好不热闹。
郭嘉也喜欢听异人们的冒险故事,有时候甚至有些羡慕这些无忧无虑、随xìng而为的异人的生活。
今天酒店里的热议的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吕布的妙手得陈留,绝对是让异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关键是吕布的知名度在异人中间高的吓人,而吕布能不费一兵一卒巧取陈留郡,自然会让异人们惊讶和好奇了。
在郭嘉看来,吕布到现在才发现这点已经是太迟了点,而且这恐怕也不是吕布自己发现的,这么浅显的手段,随便一个谋主应该都能看到,从一开始,张邈就是引狼入室,不过张邈的主动求去却很有意思,说不定,吕布拿了陈留,将来张邈就取了并州呢!
至于是谁给吕布出了主意,郭嘉一下就猜到了名不见经传的庞元身上,正是因为庞元名不见经传,现在一下子成为了陈留的二把手,这里面要是没有立下大功有岂能如此,不过郭嘉却是不会参加到异人们的讨论中去,只是默默的微笑着听着异人们为此争论的面红耳赤,酒酣耳热之下,最后干脆去格斗场用拳头证明谁说的对,郭嘉莞尔。
至于第二件正在被热议的事情,就是外族参与了异人行会的事情,郭嘉其实不大明白外族跟异人是什么关系,在郭嘉看来,异人应该就是外族,那么异人的外族又是什么人呢?这些外族参与进异人行会又是为了什么呢?
还有,郭嘉更感兴趣的是,为何方志文会主动的卷入异人之间的争斗之中呢?
方志文在郭嘉的心目中,绝对是一个值得好好研究的人,郭嘉也确实仔细的研究过方志文以往的辉煌历史,虽然其中很多的细节郭嘉不知道,但是只要通过后来实际形成的后果,事情发展的脉络却可以一一的进行反推。
然后郭嘉就惊讶的发现,这个方志文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每一次,方志文都准确的把握住了事情的关键,然后将事情导向自己有利的一方。
对阵胡族的时候,方志文大量的引入了异人的势力,一方面迅速的剿灭了乌桓,并将乌桓的人口吸收成为自己的人口,另一方面,又挟异人的势力与公孙瓒和刘虞抗衡,一举奠定了幽州巨头的地位。
随后方志文北攻南掠,不断的扩充人口,而不是一味的追求地盘,又屡次在冀州和青州,乃至中原的混乱中趁机取利,终于成为事实上的幽州霸主。
方志文有了强横的实力,却又不会盲目的扩大地盘,而是一步一个脚印的稳妥发展,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些不思进取,但是如果你仔细的算算方志文的综合实力,就会发现方志文的进取心有多么强烈了。
就是这么一个jīng明的幽州边将,忽然掺乎进了青州异人之间的矛盾中,显得很怪异,虽然方志文打着帮助盟友孔融的旗号,但是郭嘉自然能看得出来,方志文的目的是要打击飞龙会,更奇怪的是,方志文在占据了掖县,灭掉飞龙会将近一半实力的时候又停步不前了,似乎在坐山观虎斗,这种情况就更加的诡异了。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而能够让郭嘉不得其解的事情,自然也就能引起郭嘉的极大好奇心。
“飞龙会必是外资主导无疑,这点很快大家就能看到明证!”
“什么明证?”
“自然是外资代言身份公开条例了,凡是外资代言者,必须公开其接受的资本来源,这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肯定会很快的出台。”
“其实有些大惊小怪了吧,国家在经济上不是也号召吸引外资的么?为何在游戏里就不行了?”
“没说不行,只是要共公开身份而已,这很正常吧。”
“好吧,就算是如此,那么就飞龙会本身的行为看,先飞龙会发展自身是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后来飞龙会主动投效孔融但没有被接纳就比较奇怪了,但是从飞龙会的本意来说,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就算他们是想要在是游戏里赚取利益,这不是也很正常么!为何非要针对飞龙会呢?而且,你看现在方志文驻扎掖县不前,显然是要坐山观虎斗,这就是摆明了要占异人互斗的便宜,但是异人却还不团结,还要斗来斗去,不是都便宜原住民了!”
“我呸,你个汉jiān!我早就看出你小子不是个玩意了,就算是便宜了原住民,老子也不便宜外族,你个死汉jiān收了你外族干爹多少好处啊!还敢冒死替他们说话,有种跟我到城外决斗,老子洗白你个死汉jiān!”
“你怎么骂人那!说不过就发飙么,死粪粪!”
“靠!有本事出城!”
“得了,看不出他是个生活职业么,跟他费那个劲?这位什么什么的,我这个小店不欢迎你,请吧!”
“切,大爷还不稀罕待在一群粪粪当中呢,臭死人了!”
“滚!死汉jiān!”
“滚!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人肉你。”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那个被称作狗汉jiān的家伙灰溜溜的走了,郭嘉不由得惊奇的看向这群一直被自己视作外族的人,他们用的‘汉jiān’这个词汇表明,他们从心底里认同自己是汉人,还有他们对待出卖汉人利益的人深恶痛绝,说明他们对汉人的感情是真挚而深刻的,也就是说,异人其实就是汉人?!
郭嘉迷惑了,这个迷惑甚至比对方志文行为的迷惑更加让郭嘉闹心。
第七百五十二章慢慢打
方志文拿下掖县之后,将进攻的节奏放缓了,一来,从地理位置来看,掖县的易手,让飞龙会彻底的丧失了向西面进攻的可能xìng,相反,现在飞龙会必须要防备着来自西侧的威胁。
从战略上看,方志文并不急着拿下飞龙会的地盘,他还需要飞龙会这个靶子和榜样继续存在一段时间,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件事,特别是异人,一旦撩拨起了异人心里的民族情绪,对打击和防范类似飞龙会这种组织,自然而然就有了广泛的民众基础,这对遏制外族对游戏的破坏,是有着重要的作用的。
最后,从现在的情况看,方志文也完全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因为大量的玩家部队聚集在掖县,方志文的攻击、袭扰等任务根本就是刚一公布下去就被一抢而空,这种情况下,方志文必须要照顾玩家的情绪,如果战斗结束的太快了,那不是很让人失望。
于是在掖县到曲成、招远这三个城市形成的三角带中,飞龙会和孔融军事同盟的玩家之间展开了一场大混战,同时,天下会组织的部队则从东面攻击曲成和招远,飞龙会现在是两面受敌,即使飞龙会家底雄厚,并且外购了大量的将兵和器械,但是面对这种局面,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且,攻击方的实力还在不断的加强中,从各地涌来的民族主义者打着痛打汉jiān的旗号,兴奋地有些过火的冲着掖县聚集,然后不管是否能够接到任务,都闷着头冲上了战场,在这种情况下,方志文确实不能快打,只能慢慢打。
“主公,前面有一支两千人的敌军骑兵小队,待我去灭了他们!”甄翔似乎忘记了姐姐的吩咐了,看到有战斗的机会。头脑就有孝热。
方志文一行其实正在护送着一批民众返回当利,通向当利的后勤线也偶尔会出现敌军的队伍,目的自然是想要破坏方志文的后勤线了,不过这种程度的破袭基本上只能算是sāo扰。
“呵呵,你老实守着百姓吧。这次正好让我去试试手。好久没有冲锋了。”
“可是姐姐说过。。。。。。”
“可是你经常的擅离职守,要我回去如实的汇报么?”
“呃。。。。。。那我还是在这里守着百姓吧,不能舍本逐末,百姓才是我们这次任务的根本所在。我是一个将军,而不是武夫!”
甄翔大义凛然的说道,方志文赞赏的点了点头:“很好,我带着卫队出击,你防御!”
“诺!”
方志文咧嘴一笑。轻快的拉下面挡,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那只黑sè的噬魂铁矛,举矛一挥:“卫队出击!”
‘轰隆隆。。。。。。’
别看方志文只带着五百卫队,这五百卫队可是已经全部换成了武将级别的亲卫了,全名其实叫做将官教导队,当然,这些受训的将领们更喜欢叫自己做亲卫队。
“第一轮冲击用锋矢阵,深入敌阵后分队变阵,一百人为一队。用中心开花的战术,然后外围狼群战术!”
“诺!”
对面的敌军看到护送的骑兵将近四千人,却并不害怕,因为有大批的民众要护卫,所以这些骑兵是不敢大规模的出击的。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反而有机会偷袭民众,所以,这猩龙会的骑兵没有撤走。而是不远不近的跟随在队伍侧面,同时也在召唤同伴一起来围攻这支队伍。
现在忽然发现有五百骑兵正离开大队。向着自己这边奔来,带队的玩家不由得也是血朝上冲,自己好歹也有两千兵,在玩家中也算是相当不错的骑兵将领,就算原住民的部队比较jīng锐,但是也不能这么看不起人吧!
五百对两千,而且看似这群幽州突骑兵似乎想要短兵相接的冲阵,居然有弓箭的长处不用,要轻兵冲阵,正好让你们尝尝短矛齐shè的味道。
“加速,对冲,短矛准备!”
方志文自然看得出来对方的打算,不是方志文舍长用短,实在是一到志文用弓箭shè击,这群敌人连短兵相接的可能xìng恐怕都没有了,方志文又如何能够过一过用铁矛战斗的瘾呢。
“准备冲击,小心敌人的掷矛!”
“召唤卡,召唤颜良!”
“短矛齐shè,投!出枪!”
“加速!”
方志文轻巧的向右稍微偏了一下,然后忽然用出了部队加速,在距离不到百步的位置上加速,部队一下就越过了这短短的距离,形成了正面的冲击,而那些短矛,此刻还在空中飞行呢!
“杀!~”
方志文暴喝一声,铁矛带着尖锐的啸叫声直奔那玩家将领的心口,马速加上枪速,在加上技能,噬魂铁矛那幽蓝的枪尖几乎从视觉中消失了一样,不过对面的玩家将领却面无表情,手中的长枪直直的从中宫直刺而出,一副以命换命的架势,而且速度比方志文的铁矛只快不慢。
召唤卡使用的时候,玩家实际上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但是能够继续指挥部队,本体的战斗和移动等等都被系统cāo纵了,这就是是请神上身的感觉。
所以,实际上这玩家看到方志文那势不可挡的刺击时,心里吓得砰砰直跳,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然后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发起反击,这个反击那叫一个帅气!早知道将录像开着就好了!
方志文一看这个架势就明白对方是使用了召唤卡了,而且召唤的还是七阶的将领,这种七阶召唤卡可是少之又少的稀罕物,没想到飞龙会一个小小的玩家将领身上都有,这些外族真是将包子不当干粮啊!浪费啊!
方志文自然不知道,自己对面的这位玩家可不是普通的玩家,而是飞龙会花费了大价钱撬来的jīng英玩家,是玩家骑兵将领中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否则又怎么能够率领两千轻骑兵,要是换成步兵,这家伙能率领上万人,绝对是个人物了。
而且,这人到了飞龙会之后,飞龙会更是倾力打造这个头号战将,所以,才会有他跨下的名马,才会有他身上的七阶召唤卡,才会有一身加速度的装备!
“叮!”
方志文的铁矛准确的弹击在对手的枪杆上,只见对方那长枪先是微微向上一扬,然后猛地向下点刺而来,居然利用被弹起的机会衔接了一个技能,这智脑控制的战将在战术上绝对很少犯错。
方志文也不急躁,长矛也一样借助反弹的力量,从下向上急速的撩起,全然不顾对方刺击而下的枪尖,仿佛是要尝试一下谁的武器能够更快的命中对方。
但是,只要分析一下就能看出来,方志文取的是对方的手臂腋下,而对方取的是方志文的咽喉胸腹,相比之下,似乎方志文吃亏,但是若是方志文的武器先到,对方的攻势立时瓦解,同时若是手臂重创,接下来必死无疑!
只见对面的玩家武将手臂一沉,臂弯向内收缩,下压的枪杆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方志文的铁矛,显然,智脑经过计算,发现自己的速度会稍慢一线,所以取了守势。
‘当!’
一声脆响,方志文关键时刻忽然卸力再加力,于是,原本应该被反弹回去的铁矛,却只是震颤了一下,消解了并不是很强的撞击力量,然后在方志文的加力推送之下,直向着那将领的大腿刺去,方志文意犹未尽的再加上一个刺击的技能,要知道方志文的刺击技能已经是七十多级了,速度的加成那叫一个快!
此时方志文如果面对的是真正的颜良,这招肯定是不能得手的,一旦颜良发现自己的武器与方志文铁矛交接的时候力量有异,必定会有后续的措施,至少会继续沉枪,将铁矛推向外围。
但是智脑控制的颜良则没有这么细微的动作和能力,他并没有意识到方志文这种卸力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或者说,在召唤卡的经验库中没有这一条,这就是召唤术的局限xìng,不带有经验库。
换而言之,召唤卡实际上就是一个临时提高的玩家属xìng和技能的道具,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功能了,若果真的连名将的经验库都给带上,那叫名将们情何以堪!
发现了方志文的后续变化和突袭,这个时候智脑才控制着玩家将领沉枪猛推,不过已经是稍稍的迟了一点,方志文的铁矛嗤地一声在他的大腿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血槽,顿时鲜血飞溅,这时候双方已经是错马相交了。
那玩家痛的浑身抽搐,但是偏偏不能喊出声,也不能有任何的肢体反应,这种难受的情况真是让人有种想要发疯的感觉,这也是使用召唤卡的代价之一!
玩家强烈的情绪波动肯定是影响了肢体的动作的,因为智脑也要充分的顾虑玩家的承受能力,如果大脑波动太强烈的话,会直接的退出召唤模式,正当这位玩家的状态有些不稳的时候,方志文的攻击可是不会停止的。
方志文从敌将身体略微僵硬的状态中发现了什么,手里的铁矛急速的回旋,当双方错身而过的时候,方志文的铁矛发出一声轻微的破空之声,从方志文的手里消失了。
掷矛!
方志文直接一扭腰,将手的噬魂铁矛给反手掷了出去,一抹黑sè的光影直奔那玩家将领的后心而去!
(..)
第七百五十三章进阶七阶
当那玩家用大毅力忍住疼痛,回复了身体的正常时,时间仅仅是过了一霎那,智脑随即发觉来自身后的威胁,指挥着身体奋力的向前趴下,但是方志文又岂能仅次而已。
“嘿嘿,看箭!”
方志文可是一边说话一边开弓的,没等话说完,弓弦上黑sè的重箭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二十点内力值用出的一个轻巧的宁神一击,准确的将所有变招都用尽了的玩家后脑上开了一个洞,箭矢又shè进了战马的脖颈,战马痛嘶了一声,人立而起,直接将主人的尸体给掀下马背,然后战马疯狂的向前奔逃了。
方志文面挡后的脸上冷冷一笑,一伸手,噬魂铁矛重新出现在手里,用力的一挥,方志文大吼了一声。
“散!”
方志文手里的噬魂铁矛左右翻飞,刺、摸、撩、砸。。。。。。那叫一个酣畅淋漓,不过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方志文发现自己已经穿过了敌军的队伍,前面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一个敌人的身影了,等他圈马回转,却发现在自己五百骑兵散开的松散包围圈中,剩下的敌军最多不到三百人,而且已经全部都自动下马扔掉兵器投降了!
对上如此强悍的敌人,自己的部队一个照面就挂掉九成。敌军却一个未死,这猩龙会的骑兵们实在不知道这个仗还能怎么打。或许,根本就不该打!
远处观战的甄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战斗,主公那绝对是在欺负人啊!
掷矛就不说了,这么近的距离还用弓箭,这太无耻了!
事实上,方志文这招掷矛加弓箭,也只有赵云和黄忠挡得住。连太史慈和太史昭蓉都吃不消这一招,肯定会受点伤,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依靠骑术,在交错的瞬间翻到马背的另一侧躲避,但是战马很可能就完蛋了。
因此,在军阵对冲的时候,方志文的这招极其yīn险。你想啊,就算是颜良这样的名将,一旦在军阵冲击的时候落马,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估计也是个被乱蹄踩死的下场。
方志文略微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想要打也已经没有了对手。只好命令属下打扫战场以及收拢降兵,对于降兵,方志文一向都是很大方的,发给田地回家种田就好。
而站在道路上观看了整场战斗队民众们,对与自己的将来似乎更有信心了。不知不觉中,他们都已经将自己融入了方志文的子民这个角sè中。于是,方志文惊奇的发现,接下来民众的行动速度加快了,而且秩序出奇的好。
‘叮,恭喜您经过不断的努力,您的属xìng获得了提升,武力值达到了90点!’
‘叮,恭喜您进入了七阶名将的行列,您的大名将会流传与后世,为了嘉奖您的努力,您将会获得一次专属技能的抽取机会,请您在技能面板cāo作。’
‘叮,您的名声获得提升,现在为青史留名!’
‘叮,您的‘刺击’技能经验获得提升,达到了77级。’
‘叮。。。。。。’
方志文傻傻的站立在战场的边缘上,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让方志文彻底的惊呆了,我靠!天降喜事了!随即,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喜悦和骄傲,迅速的蔓延到了身上的每一根毛发尖端,那种暖暖懒懒的感觉充塞了整个的身体,让人觉得无力以及满足,终于。。。。。。七阶了!!
终于赶上自己的老婆了!终于踏进了名将的圈子!!这,太幸福了!
方志文想要仰天长啸,想要热泪奔流,不过,方志文却什么也也没有做,甚至在面挡下面的神情都显得很平淡。
方志文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虽然心里十分的喜悦和雀跃,但是却又十分的淡静,似乎就这么默默的品味自己心里的狂喜和幸福就好,不需要做更多的了,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同时,也有了向着更高峰前进的决心!
方志文微微的摇了摇头,缓缓的推起自己的面挡,看着正在打扫战场和收拢俘虏的卫队,看向重新开始行进的民众队伍,心里的淡淡喜悦缓缓流淌着,安宁而又满足。
仔细的品味了一会这种新奇的感受之后,方志文拉开了自己的属xìng面板,犹豫着要用什么样的技能来组合专属技能。
现在方志文在弓箭技能方面应该说比较强,在近战的技能上稍微有些弱,不过如果强化近战技能的话,有点平均主义的意思,每一个玩家都知道,平均不一定是好事,相反,突出特长才有个xìng有生命。
思前想后的犹豫了一会,方志文终于还是决定选择弓系的技能,既然弓系技能上,方志文已经能够与黄忠这样的名将一较高下,自然应该先将这个技能推向极致,如果能够利用弓系技能摸到境界的边,方志文才有望突破八阶的瓶颈,成为顶尖武将。
如果将技能给了近战系,结果又会出现贪多嚼不烂的情况,像自己在五阶上卡了那么长的时间就是明证。
更重要的是,自己虽然还能在战场上驰骋,但是越来越多的时候,自己都难以进行近战了,如果今天徐庶在场,肯定又会被他唠叨一整天,说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三军统帅不可身先士卒之类的。
所以,最后的选择还是弓系技能。
接着,就是选择强击还是群攻的技能了。这点方志文只是稍微的思考了之后就选择了强击,在战场上。战将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斩首战术永远都是最有效的战术,如果自己的斩首能力强,更能有效的控制战场,减少自己的损失并且获取战争的最大好处,有着这么多的好处,为何不强化这方面的能力呢。
再说了。若是跟顶尖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