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5部分

面是李雪音,她时不时的拿起把刀研究一下,然后兴趣缺缺的扔回台面上,方志文看着她随手一丢的样子,总是皱皱眉头,太史昭蓉则在一旁笑眯眯的帮着方志文给刀上油,还不时用好奇和玩味的眼神看着两人。
“我说志文,你能不能别摆弄这些破刀,就这种水平的,拍卖行里多得是!”
“怎么可能,我这些刀都是有第七百三十四章黄河航道(补发)特殊属xìng的,比如这个,有加速恢复的属xìng,这把,有加快速度的属xìng,这把,有……得了吧,那一点加成,跟没有也差不多。”
“呵呵武器上带属xìng的本来就少,收藏,收藏啊,呵呵。”
“看你这点爱好,就不能去收藏那些真正的名刀?”
“呵呵,那些真正的名刀是用来使用的,可不是用来收藏的。”
方志文随口说道,李雪音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慢慢的漾出一个温暖的笑意,眼神也柔和了下来,看着方志文淡淡的说道:“也是呢。对了,最近拍卖行里似乎有人在搜集特殊材料,我和甄姜妹妹配合追查了一下,发现可能是袁绍、刘备、曹cāo、张角等人,似乎重要的诸侯们都出现在争夺这些特殊材料的行列中,导致这些材料价格大幅度的攀升呢!”
方志文左手横举着一把狭长的骑刀,看着刀面上美丽的纹路,轻轻的用手里的鹿皮摩擦着,将刀面上的油脂化开,涂抹均匀使之能够渗透进金属中去。
听到李雪音的话,方志文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嗯,盼儿跟我说过,是英灵殿的建筑和升级材料,看来英灵殿要普及了啊!呵呵,这下好了,大家都可以悍不畏死了,再也不是异人的专有属xìng了。”
李雪音翻了个白眼,方志文难道不明白,这等于是给自己的敌人增加了实力,难道他不紧张么?不过,看上去,方志文真的一点都不紧张,李雪音虽然不懂军略,但是眼光还是有的,也明白战略上的胜利远比战术上的胜利强,明白一个好的政策比一个绝世悍将更强大,这么想的话,密云确实没有必要担心别的诸侯拥有了英灵殿这种神级建筑。
说起来,只不过是大家站到了同一个起跑线而已,而密云从来都不害怕竞争,并且勇于迎接挑战,想到这里,李雪音笑着瞥了方志文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就将此事放下。
“黄河里能这样行船实在是有些让人吃惊呢!”
太史昭蓉一边给手里的刀抹油,一边看着黄河两岸以及在岸边翻卷起浪花,并且发出隆隆声响的河水感叹道。
“是啊,这么急的水流,这么浅的河道,居然能大规模的行船,确实难得。”
李雪音也深有同感的感慨着,这要是放现实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后世的黄河肯定不能跟古代的黄河比,听说到唐朝之前,黄河两岸都是绿sè的。
方志文撇了撇嘴角,心说这里可是游戏世界,根据这个世界的规则,船只航行是按照数据进行的,比如船速、浮力、风力应用,然后减去水流的影响,如果是正值,那么自然是可以航行的。
对于在航行上的刻意不合理,方志文理解为智脑对古代交通状况不满的一种过度矫正,若果在游戏中真的限制住交通通讯等手段,估计这个游戏参与的玩家会大幅度的下降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船只的xìng能好就能走,不好就不能走,如此而已。”
李雪音仔细的一想,方志文的话里似乎有很深的意思,但是不管怎么想,都还是只能做字面上的理解。
“对了,最后跟韩馥达成了什么协议,那个审配是不是很厉害。”
“审配是不是很厉害要问元直,不过我看元直每天都笑眯眯的样子,这个审配厉害极了也有限。”
“嘻嘻,那是元直更厉害,能比元直厉害的人搬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未必,雪音啊,你忘记了异人了,异人中奇人异士何其多,可不能让元直有了这种自满的想法!”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李雪音,正sè提醒了一句,李雪音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这些话确实不能到处说去,对谁都不好。
“那么与韩馥的协议呢?”
“很简单,我们承诺坚决不卖一匹战马给公孙瓒,于是,韩馥就答应了我们的通航权力,并且可以任意停靠韩馥的水寨。”
方志文笑眯眯的回答道,太史昭蓉美目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夫君,从方志文的语气中,太史昭蓉听出了jiān计得逞的得意,可是,这个事情里面有什么谋算么?太史昭蓉使劲的眨着眼睛,可是还是完全想不出这里面会有什么厉害的计谋?
李雪音眼珠一转,就大致的明白了方志文那一丝得意是什么事情了。
“切,战马本来就不适合用船只大规模的运输,即使卖战马给公孙瓒,也可以有很多办法,比如给异人出任务,委托商人进行等等,你是用一个根本无意义的条件换取了黄河的通行权啊!真狡猾!”
太史昭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以夫君的xìng格,绝对不会因为占了这么一点的便宜就洋洋自得,相反,如果仅仅如此的话,方志文更会露出意犹未尽的遗憾!
果然,方志文只是嘿嘿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李雪音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猜的不完全,她求助的看向太史昭蓉,太史昭蓉有些惭愧的红了红脸蛋,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也猜不出夫君这里面藏着什么yīn谋,夫君,干脆你直接说吧,总是卖关子,像个孩子似的!”
“呃……咯咯”李雪音笑得花枝乱颤,眼神里却掠过一丝复杂的神sè,太史昭蓉与方志文成婚几年了,看着总是羞羞怯怯的,但是很明显,现在太史昭蓉已经知道该如何点到夫君的死|岤上了。
看着笑得很开心的两女,方志文无奈地放下手里的刀,伸出了两根手指做剪刀状:“两个目的,我们实现了两个目的,但是一点代价都没有出,原因是审配根本就不懂经商,不知道其中的门道。至于,yīn谋,似乎没有什么yīn谋吧……嘻嘻,肯定有!”李雪音坚决的不相信无yīn谋论。
“好吧,我们第一个目的自然是要黄河的通行权,有了这个通行的权力,我们的触角和影响力就可以直达长安,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韩馥不会看不到,但是正因为他看到了,所以,他才不敢继续与我们正面争夺黄河航道的控制权,因为他知道我们的决心不容置疑。”
方志文顿了顿:“接下来的这个就算是添头,我们拿下了任意停靠的权力,就是说,我们可以跟韩馥辖地的商人们获得更紧密的联系,这其中的好处你俩都明白吧,一旦我们捆绑了那些人的利益,这些人就会帮我们说话,而韩馥的政体中,这些人的份量是极重的。”
“呵呵,明白了,利用商业利益来绑架韩馥政权!”
“对,如果这算是yīn谋的话,我们已经顺利的开始了第一步!”
看着方志文得意洋洋的样子,李雪音不由得有些头晕的感觉,想到后世米国和华夏之间这种经济绑架的手法,却原来是早在几千年前就被我们自己人给玩烂了手段,李雪音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这种手段都想得出来,你也真行啊!”李雪音几乎是无意识的脱口而出。
不过方志文却摇头道:“这可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在几百年前的诸侯乱战时就频繁发生的事情,我就是这么个想法,然后元皓和元直就找出了一堆成功的实例,既然这招是这么好用的手段,为何不用呢?而且,这不是yīn谋,就是阳谋而已,难道韩馥辖地内的世族和商人们不做生意?”
李雪音复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怅然若失的摇了摇头,太史昭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随即想到李雪音可能是为在另一个世界的事情纠结,方志文倒是充分的理解李雪音的想法,那个世界的华夏,早就忘了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了吧!
历史,可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啊!rq!!!
>
第七百三十九章泰山郡易帜
洛阳被董卓一把火烧了,天子被带往长安,随后潼关封锁,关中和关东被隔绝了,这种状况对中原以及关外各地地方官府的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呢?
其实就是本来应该抽给朝廷的税赋没有办法递解了,现在谁都不是傻瓜,都明白这个时候即使你想要送税赋去关中,恐怕控制了整个司隶的袁术也不会答应,于是大家干脆就都不递解zhōngyāng税赋了,胆大的直接用掉或者贪了,胆小的就放库里存着。
然后随着中原几位诸侯的崛起,他们控制之下的地盘自然就得向这些诸侯上缴税赋了,就像泰山郡的应劭,他的税赋就是递解给兖州刺史刘岱的,虽然距离他更近的是袁遗,但是袁遗并没有向他要税赋,反而是刘岱不断的行文催促,因此夏收之后,应劭就准备将税赋给刘岱运去。
谁知道,这个时候袁绍忽然发力南下,一举取了济南郡,与应劭成了邻居,于是应劭的麻烦就来了。
应劭的纠结其实很容易理解,我们先来看看兖州的势力分布。
最东北边的济北国,是鲍信的地盘,这位的态度比较奇怪,说得好听就是忠臣,说的都不听,说得不好听,就是自视过高。
接着东部的泰山郡是应劭掌管,盖因应劭是个优秀的地方官员,优秀的地方在于他无为而治,专心发展教育普及和农业推广工作,根本就不揽权,权力都被本地的世族把持,这个是就西汉黄老政治的核心。
中部山阳郡和任城郡则在袁遗的手上,接着是刘岱控制了鲁郡、东平、东郡、济yīn四郡,而这四郡正好半包围着袁遗的地盘,特别是鲁郡,直接就夹在泰山和任城之间。
最后就是陈留了,陈留是张邈的地盘,张邈现在正被袁术吓得惶惶不可终rì。坐立不安的等待着吕布的援兵,根本就顾不上兖州东部的事情,就算他想要顾,恐怕也没有这个能耐。
经过这么一看就明白了,泰山郡的地位之所以重要。那是因为泰山郡一旦将税赋交给袁绍。袁绍的军队就会进入泰山郡,而鲁郡则成了夹在袁家两个兄弟之间的鸿沟,想必这两兄弟是很乐意将之给填平的,这个可能出现的局面刘岱显然是要坚决反对的。
应劭这人不是笨蛋。只不过,他的xìng子比较温和,也没有大刀阔斧披荆斩棘的勇气,所以明知道本地世族把持权力不是好事,但是当地的情况形成已经两三百年了。当地的世族力量是极其强大的,而当地的百姓对此也是习以为常了,双方自然而然的维护着这种关系。
所以应劭将施政的重点放到了改善xìng施政的方向上,注重当地民生和教育的提高,努力调和及缓解当地的世族与平民之间的矛盾,因此也为自己赢得了不俗的声誉。也因此,在黄巾之乱时,由于泰山郡同仇敌忾,倒是没有怎么受到黄巾军的祸害。
那么如今又出现危及到了泰山郡安全的局面。作为泰山郡的长,应劭却不敢对泰山郡的命运擅专,于是召集了泰山郡所谓的乡老,其实就是本地的世族来一起商量,到底是继续站在刘岱这边。还是倒向兵锋更强的袁绍。
......................................
“本初,原本泰山郡和济北国的事情都是顺理成章的,并不需要大动兵戈,届时。顺势将颜良将军推向泰山郡,高览将军的部队进驻济北国。缓缓的压迫刘岱就范。不过现在因为青州北部未尽全功,虽然与孔融方志文达成了妥协,但是异人之间的战斗却仍然时有发生,因此,在乐安和济南境内,不得不驻扎重兵。如此一来,本初你的兵力捉襟见肘,若是想要继续中原攻略,我建议完全放弃乐安郡的地盘,尽快结束青州北部的不安定局面。”
许攸的建议很大胆,可以说有点打脸,但是在青州吃足了苦头的袁绍却生不起气来,这事责任确实在自己,如果再意气用事,吃亏的还是自己,现在青州和兖州先选其一确实是正着,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是两人之间的密谈,在许攸面前,袁绍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子远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只是不知道孔融和方志文是否会接受我们的善意!”
“这是肯定的,方志文本来就没有与我们在青州交手的打算,如果当时就......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再说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说说现在吧。”
袁绍略微尴尬的干笑了一声,赶紧端起茶杯掩饰着自己的惭愧。
许攸有些好笑的看了袁绍一眼,也不再追着这事不放,虽然许攸也很不甘心,原本大好的局面,就这么被弄的不上不下,现在还要求着方志文,许攸的心里肯定是不甘心的,但是不甘心也改变不了事实,所以,还是不要纠结与过去的事情,而应该展望未来。
“本初,孔融这人你也是了解的,他那xìng子根本就没有一点野心,所以,我们肯让步,他是一定会接受的。至于方志文,这人虽然狡猾,但是却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相反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因此,只要从利益上分析就能看出来,在青州北部继续战斗,于方志文来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的。”
袁绍点了点,承认许攸的人分析是对的,从这个分析结果延伸下去,在兖州和青州的问题上,袁绍很轻松的就得出了结论,肯定是先取兖州比较好。
特别是现在兖州的态势太好了,袁术兵压张邈,牢牢的吸引住了张邈的jīng力,曹cāo南下淮南,失去了插手兖州变化的机会,至于鲍信和刘岱,其实袁绍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袁绍需要担心的,只是他能不能有效的掌握住扩张的地盘,而不会形成大而松的情况。
“嗯,确实如此,不过,济南之后又图谋济北倒还好说,若是再并吞泰山郡,会不会遭到泰山黄巾贼的敌视?”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笑了,眼睛眯缝了起来:“本初就算不拿下泰山郡,难道黄巾贼就不会敌视本初了?别忘了济南郡也跟泰山接壤的,再说,泰山郡在黄巾贼风头最盛的时候尚且能够自保,若是本初得了泰山郡,再遣一二大将驻守,黄巾贼又能如之奈何?”
袁绍转念一想,可不是这个道理么,常听大哥袁遗说过,应劭这人有大才,能够将泰山郡治理得如同铁桶一般,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只要能够将应劭制服,估计泰山郡就大事可定。
将来再视情况拿下鲁郡,与袁遗的地盘就能连成一片,如果鲍信也能压服,则兖州眼看着就成了袁绍的囊中之物,刘岱这种无能之辈,显然不被袁绍看在眼里。
想到得意处,袁绍不由得抚着胡须笑了起来,脸上又挂上了惯常的开朗笑容,许攸则不敢这么乐观,计划始终是计划,若是执行的不利,再好的计划也是白搭,前面青州三郡的计划几乎失败就是教训。
................................................
应劭的会议开得十分的艰难,盖因大家的意见并不一致,但是初衷却是一致的,那就是绝对不能让泰山郡遭受战乱的洗礼,司隶的惨状犹在眼前,大家对战争都有着一股极端的恐惧感,特别是他们这些享受着世代积累的利益的世族,一旦战争来了,自己的瓶瓶罐罐都都保不住了,最关键的是祖辈积累的土地也保不住了,这个根基一倒,再大的家族也完蛋了。
因此,大家实际上都是出于谨慎,各持己见,最后会议还是没有得出结论,只是没有等他们商量好,袁绍却迅速的与孔融达成了协议,主动放弃了乐安郡,将部队抽出来,压到了泰山郡的北部,作出一副随时进攻的架势。
另一方面,文丑的部队向西威慑济北国,袁遗也集结部队,作出一副蠢蠢yù动的架势,吓得刘岱昼夜难安。
如此鲜明的对比让泰山郡的世族们都很快的认清了眼前的形势,刘岱就是一只纸老虎,真正可怕的是袁绍。
于是,第二次会议在袁绍派来的代表陈琳的解说和说服之下,泰山郡的世族们统一了思想,决定投靠袁绍,毕竟袁绍给出的条件还是很优厚的,不但没有改变泰山郡的一切规矩和官员职务,更是答应泰山郡的世族可以派青年俊杰前往南皮任职,至于济南国也需要大量的官员,也可以考虑泰山郡的世族子弟。
而泰山郡世族们需要付出的只不过是往常递解给zhōngyāng的税赋转而交给袁绍,另外就是袁绍的部队会入驻泰山郡,这对泰山郡的世族来说,等于是什么都没有付出,一切都跟原本一样,对于这些老牌世族来说,一切都不改变,维持原状就是最好的政策。
于是,当密云城里正热闹的举办婚礼的时候,泰山郡悄无声息的将他们的税赋递解的方向换了一个地方,直接送到济南国的东平陵去了,而不是送往济yīn的刘岱处,至于刘岱,除了在家里大骂应劭无君无父篡上做逆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说老实话,他现在真的不敢跟袁绍开战。
刘岱苦思了半天,终于决定派使者前往濮阳见韩馥,同时也派出使者前往晋阳和陈留,打不过咱不会找帮手么!
第七百四十章丰收的乐浪
方志文是跟着太史慈一起到乐浪的,太史慈是去迎亲,方志文么,自然是去视察了,这次因为太史昭蓉怀孕的关系,只好留在家里看家了,小宁被留下来照顾太史昭蓉,而跟在方志文身边的就是甄姜和香香了。
甄姜也不仅仅是陪着夫君游玩,她也是顺便到乐浪来安排收购粮食和税赋的事情的,今年乐浪风调雨顺,获得了乐浪大开发之后的第二次丰年,夏收的粮食超过四千万石,除了能让乐浪的粮食和马料自给自足之外,还能向辽东和丰宁提供大量的粮草,乐浪的战略功能基本上是实现了。
方志文、香香陪着太史慈去拜访了国渊,本来国渊要先来拜见主公,但是方志文不让,说是不符合迎亲的规矩,于是,国渊只好在家里等着主公作为宾客来拜访,当然,心里还是很高兴方志文的做法的。
可惜的是,方志文没有见到国渊妹妹的面,因为按照规矩是要回避的。
方志文与国渊长谈了一天,太史慈开始还作陪,最后总是心不在焉,国渊干脆让香香带着太史慈去了后院,让他们两个人小夫妻隔着门说话去。
国渊知识渊博,又虚心好学,方志文见识广博,身处高位获得情报又多,两人相谈甚是相得,一直到了掌灯十分,方志文才拉着不愿意离开的太史慈走了。
回到住所,甄姜却还没有回来,直到饭菜都准备好了,甄姜才在甄翔的护卫下回来,看来也是忙了一整天啊!
“呵呵,贤妻受累了!”
甄姜笑着反握紧方志文的手,室内就他们两人,甄姜自然是很放得开的,轻轻的将头靠在方志文的肩膀上,低声道:“让我靠一会再吃饭,现在没什么胃口。”
“怎么会这么累。如果这样的话,还是找人分担一下吧!”
甄姜甜甜的笑了,头在方志文的肩膀上蹭了蹭,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满足的叹了口气道:“不用。就是好久没来。所以要查账比较累,下来就没什么辛苦的事情了。”
方志文伸侧脸用脸颊碰了碰甄姜的额头,两人肌肤相触,互相传递着体温。
“嗯。你自己看着办,总是不能累着自己,世上的事情是做不完的,更不要想着只能你自己做。”
“嗯,人家又不是小孩子。知道了!香香呢?”
“留在子尼家里了,说是要跟子尼的妹妹说话。”
“嘻嘻,她是自来熟。”
“呵呵,可不是么。对了,今天我在街上看到异人们打着收购粮食的牌子,收购价格很高啊!”
“夫君是担心对我们的收储计划有影响么?放心好了,这是不会发生的,你不知道你在乐浪的名望有多高,官府的收购价格虽然也随行就市。但是总是不会比零散的收购商价格更高,但是本地的农人和家族,都会选将粮食卖给官府。”
甄姜说到这些,心里就充满了骄傲,夫君所做的事情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至少,让乐浪的数百万百姓安居乐业,生活也逐渐的安定和富裕起来,这点从甄家商行在乐浪四城售出的江南漆器数量就能知道。如果平民家里没钱,谁会买这些贵重的用品呢!
“呵呵。还有这种好事?所以说啊,做坏人做到你夫君这个份上,那已经是超凡入圣了!”
“嘻嘻,净胡说!”
“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价格,为何粮食的价格会这么高?盼儿能告诉我,这两年来粮食价格的走势么?”
甄姜想都不用想,粮食价格就是大汉经济的晴雨表,最硬的硬通货,甄姜几乎能将两年来大汉粮食价格的变动情况都背出来。
“这两年来,粮食的价格一直都在上涨,只是涨得多和涨得少的问题,不过,我们对粮食价格是有控制的,并且限制了大宗粮食的出境,必要时我们也会对居民进行平价配售,同时也号召大家留足口粮。”
“不怕世族高价卖了自己的粮食,再套购你的粮食?”
“这个有具体规定的,世族的配售指标很低,而且一旦发现就会有严厉的惩罚措施,在高额的举报奖励制度下,这种事情基本上就不会发生的。”
甄姜有些自得的说道,这套制度也是甄姜与李雪音的得意之作。
方志文点了点头,最关键的还是后面的那个监督与惩罚措施,只要这俩个措施能够执行到位就不用担心有人恶意的套购粮食。
“这么说,粮食的价格根本就不存在波动了?”
“是啊!这连年的战争打下来,粮食价格一直上涨不奇怪吧?”
方志文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不,很奇怪!盼儿,战争确实没有停止过,但是现在你要注意,战争的的规模和波及的地区,还有战争的时间等等因素,大家都在想方设法的避免战争影响自己的粮食种植和收成。同时,荆南地区和交州的开发,乐浪和辽东、丰宁的开发和稳定,并州和西凉的相对稳定,江东的稳定等等,这都应该会对粮食产量有着正面的影响,如果我们能够统计出整个大汉的粮食产量的变化,或者就能佐证我的看法。”
甄姜有些奇怪的直起腰,扭头看着方志文略微有些严肃的神情。
“夫君的意思是,粮食价格应该有升有降?”
“对啊,应该有上下波动,但是现在确实单方面的上涨,这里面有问题。”
“那会有什么问题,或者大家都在囤积吧!”
“大家当然会囤积,但是囤积是会有个限度的,而且存粮会霉变损耗,是不可能囤积的太多的,总的来说,粮食价格还是有问题!”
方志文十分肯定的说道,方志文虽然不能计算出整个大汉的粮食产量,但是现在粮价如此高,种粮的热情也会空前的高涨,甚至包括了大量的异人参与粮食种植,这点在市场上方志文已经发现了,如果异人能够大量的靠粮食赚钱,那么这个钱从何而来?难道智脑不知道这会造成通货膨胀么?
还有,与现实世界的货币交换又如何平衡,若是游戏内的玩家们都大赚了,那么必定有有人向游戏内大量的投入了现实货币,否则这个交换体系立刻就崩溃了。
由此可以看出,粮食价格的持续走高,根本就是有外界,也就是现实世界的推动造成的,但是这点方志文没有证据,而甄姜则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个输入xìng通涨的可能xìng。
甄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何夫君会坚定的认为粮食价格的走势是不合理的,也不知道夫君提出这点倒是是为了什么,甄姜觉得,现在的经济运行是基本健康的,人民生活也没有因为粮食价格连年上涨而受到严重的影响,相反,作为粮食自足甚至略微输出的地区,密云一系的民众是因此得利的。
特别是粮食价格上涨带动了战马、船只、战争器械等等物资的价格跟随上涨,所以密云在整个粮食上涨的过程中是赚取了巨大的利益的。
“夫君,就算是粮食价格不正常的上涨,但是我们基本上是从粮食上涨的过程中受益匪浅的,有必要去介意这个事情么?”
“呵呵,盼儿,你忽略了背后的原因,有可能会隐藏着重大的变故,如果我们没有能够因应这个变故做好准备,一旦突然生变,那么就可能将我们陷于绝境,所以,不论这事对我们是有好处还是没有好处,这种影响到整个大汉的事情,我们都必须弄清楚其背后的原因,还有,我也很想知道,这些粮食都去了哪了?这也很重要!”
方志文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眼神中掠过一丝寒芒,甄姜看着威势外露的夫君,眼睛满是喜爱和痴迷,不过夫君说得话似乎也很重要,甄姜微微的有些脸红,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写信让雪音姐过来一趟,或者她会有更深入的看法。”
“呵呵,我正想这么做呢,这事可能只有雪音才能找到答案。”
甄姜心里微微有些泛酸,不过随即一惊:“夫君,你是说,粮食价格是被异人所cāo纵的?粮食都被异人收购走了?他们想做什么?”
“呵呵,别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的目的不是在收购储备粮食,恐怕也不是为了赚取粮食的差价,或许他们还有更大的目的想要通过控制粮食价格来达成!”
方志文笑呵呵的安慰着甄姜,不过貌似这句话基本上没有安慰的作用的。
“啊!!?那可不得了,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我可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一向在商事上很自信的甄姜觉得自己受伤了,居然不知不觉的落尽了圈套或者yīn谋之中,甚至自己还有推波助澜的行为,这种事情甄姜很不喜欢。
“不急,你先写信让雪音尽快赶来,我们先吃饭,肚子饿了,要不先吃你也行!呵呵。”
“尽胡说,一会雪音就会到。”甄姜连红红的说道,她知道,这是方志文在故意开玩笑,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自己暂时不要纠结在这件事上,高兴的吃饭是方志文一贯的主张,但是听到方志文话里暧昧的意思,她还是会忍不住的羞涩和一点点的期待。
第七百四十一章粮食后面的魅影
甄姜是被李雪音从被窝里扒拉出来的,至于方志文,早就干完了该干的事情去后面的小院子里练武了,方志文不用睡觉的事情确实很奇怪,但是知情者其实也都习以为常了。
方志文煮了茶,给睡眼惺忪的可爱甄姜递上一杯醒神的茶,又给连夜赶来的李雪音递上一杯洗尘的茶,笑眯眯的看着两个风情各异的女人。
“志文,这么急着叫我过来做什么?”李雪音抿了一口香茗,舒服的叹了口气问道。
“是有点急事,盼儿今天告诉我,这两年来的粮食价格都在上涨,从来没有回落过,这事你注意到了没有?”
李雪音略微得意的扬了扬眉头:“注意到了,不过这事对我们是有好处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还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甄姜有些惭愧的瞄了方志文一眼,脸蛋一红偷偷的低下了头,李雪音敏锐的抓住了甄姜的奇怪表现,随即心里不由得也开始犯起了嘀咕,难道这事真的是做差了不成?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脸上的神情很轻松:“那么雪音你有没有好奇过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此事?他们又是怎么将这事做成的?”
“谁在背后推动?天下的大粮商都在推动吧,大家见到有利可图,自然会甘之如饴,所谓的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事不就.......”
说着说着,李雪音忽然发现,自己以往觉得想当然的事情,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啊?到底是哪里不合理了呢?
看着李雪音忽然收住了话头,眉头却微微的蹙了起来,方志文翘了翘嘴角提醒道:“可是,最终购进粮食的都是那些诸侯,难道他们就心甘情愿的被剥削?”
许他们是没有办法......也不对啊。购粮的包括董卓、曹cāo、刘备、袁术、丁原,这些人加起来,足够将大汉翻个个,怎能会甘心受粮商的压制呢?只是,粮商的力量也很强大。至少。资金上是充足的,所以才能打赢这场粮食价格战吧!”
李雪音有些牵强的反驳道。
“雪音姐姐,问题就在于这个钱和粮是从何而来的,我们是因为自己有粮食储备。那些粮商呢?他们难道也在大规模的种植粮食,如果是这样的话,粮价应该下跌才对。”
李雪音紧紧的皱着眉头,这时候,她终于从甄姜的话里把握住了一条若有若无的主线。钱?没错,关键就是在这个钱上面!
从财务学的角度看,粮食的不断上涨的前提,应该是粮食供应不足,但是从整个大汉现在的种植情况看,粮食的供给应该是充分的,特别是今年,随着开chūn以来大战的结束,夏收之后粮食市场应该降价才对。但是现在不降反升,这实在是很诡异。
接着回到钱上面,如果市场供给是充足的,想要涨价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加货币流通数量。那么粮食涨价只是第一步,当这笔钱投进粮食市场之后,很快就会产生扩散效应,最后导致整个物价体系的上涨。
李雪音回过头来看这两年的物价体系。果然是在一直上涨的啊!这种情形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李雪音搜肠刮肚的想着,然后豁然贯通!似乎在现实世界里。也正发生着一样的事情!!
“志文,妹妹,你们等我一会,我下去一下!”
李雪音脸sè严肃的说完,也不等方志文夫妻两回话,身上的光芒一闪,消失在两人的面前,方志文耸了耸肩,在给甄姜斟上一杯新茶。
“困么?”
“嗯嗯,完全不困了,很少看到雪音姐姐这么郑重呢,这事怕是不得了的大事呢,夫君,这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影响肯定是有的,因为这个事情是波及了整个大汉的事情,我们又怎么能够独善其身呢?关键在于我们要及早的发现这事,然后找到事情的根源,我们就能够找到应对的办法,将事情向着对我们有利的一面引导,这或许是一场不见鲜血的战斗,盼儿,这回要看你跟雪音的能力了!”
方志文的期待和鼓励让甄姜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被夫君这样相信着、期待着,甄姜觉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妻子,更是作为一个被信赖和依靠的伙伴!
“嗯!夫君放心,盼儿一定打一个漂亮的胜仗!”
“呵呵,好啊!”
.......................................................
“爷爷,事情就是这样的,您看,是不是跟现实中的事情如出一辙,难道那些外国资本已经开始向游戏中渗透了?可是,他们为和要关注这个游戏啊!?”
李雪音坐在林闻之的对面,林闻之正不紧不慢的站在书台后面挥笔疾书,他没有急着回答孙女的问题,而是等到一行字都写完了之后,才放下毛笔,满意的欣赏了一会,觉得自己的字意更加的圆融了。
这才抬起头,笑眯眯的指了指一边的茶围:“坐下说,这事是你发现的?”
“不是,是志文发现的。”
“志文?那小子啊!呵呵,眼光真厉害!”
林闻之做了下来,看着李雪音给自己斟上茶,端起来抿了一口,呼了口气道:“这事也是最近才注意到的,确实有不少的来路神秘的资本,接连的收购了一些游戏工作室和广告公司,不过他们的手段很隐蔽,收购的都是一些小型的工作室,然后再砸资金下去,迅速的加以扩充,不断的兼并吸收,等上面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有些晚了!”
李雪音恨恨的哼了一声,对这些变相的汉jiān行为气愤不已:“这些人,真是唯利是图啊!”
“呵呵。人之常情啊!利益当前,有几个人能守住自己的底线,特别是在现在这么一个道德体系几乎崩溃的社会中。”
李雪音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么,这些外国资本为何会看重这个游戏呢?他们难道不知道游戏的货币兑换体系已经完全被国家交给了智脑控制么?想要从中大发其财几乎是绝不可能的,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嗯。这就是关键所在。听说国外正在搞一个跟这个英雄传说一样的游戏。应该是依托传统的西方冒险战略游戏为基础,以英雄无敌为背景的大型在线游戏,或者,是出于竞争的目的。想要打击我国的游戏,抢走大量的玩家?”
林闻之的想法也不过是猜测而已,虽然他的消息渠道更加多一些,但是也远远没有能够到知悉国家机密的程度。
因此他不知道,国外的资本可不仅仅是为了破坏一个游戏而已。盖因这个游戏可不仅仅是游戏,而是一个正在成长的世界,至于他们为何是选择了打击和破坏,而不是合作和共赢,显然是因为意识形态问题,一个是资本家的乐园,一个是老百姓的国家,这根本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李雪音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为什么目的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这些外国资本的目的是要摧毁这个游戏,只要这点李雪音明白了就行了。
“我明白了,我这就上线去告诉志文,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林闻之一抬头。张口叫住了李雪音:“等等,你们打算怎么做?”
李雪音一愣:“不知道,志文会有办法吧,再说还有田丰和徐庶。总会想到办法的。”
“呵呵,嗯。游戏的事情游戏解决,不过,你们可以将这事放出消息去,爱国的人必定是大多数,让他们之间先闹起来,事情就明朗化了,在阳光之下的敌人并不难对付!”
林闻之抚着胡须笑呵呵的出主意,其实,林闻之知道,恐怕国家也会出手的,这事可不仅仅是游戏中原住民的事情,甚至还关乎国家的利益。
当然了,如果林闻之知道这事不仅仅关乎国家利益,还将会影响到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肯定就不会再担心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国家肯定不会听之任之的。
...........................................
“雪音,不要在粮食上做文章,他打他的,你可以打你的。”
“什么意思?”
“雪音姐姐,夫君是说,应该另辟战场,打到他们的软肋上。”甄姜双眼闪烁着说道。
“软肋?资金流入......我明白了,提高金银的汇兑价格,对吧!”
“嗯!”
甄姜用力的点头,或许她是一个古人,不大明白什么叫汇兑,也不大明白货币战争是怎么回事,但是,那点事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秘密,玩来玩去,不过是西方人惯用的混淆视听的障眼法罢了,就像西方的哲学一样,都是我们老祖宗玩剩的东西,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一遍就当是自己的发现了,到最后撞得头破血流了,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回来研究华夏哲学,华夏才能拯救世界啊!
甄姜的想法很简单,你cāo纵粮食以致整个价格体系的道具是金钱,那么我就想办法加大消耗你的金钱,极大的提高你的cāo作成本,这就是釜底抽薪,如果李雪音大量的向外兑换货币,就会极大的提高兑换汇率,原本外国资本一元钱能做到的事情,可能需要一百元才行,一方面大量的消耗对手的货币资源,另一方面自己也得了汇差的好处,而这些好处将会便宜了在游戏中辛苦赚钱的生活职业玩家和李雪音。
这就是甄姜的釜底抽薪之计。
第七百四十二章从天而降的助力
郑苎今年三十六了,几年前游戏行业兴盛的时候,开了一家游戏工作室,从用挂打金开始,慢慢的倒也熬出了一点名气,后来与一些游戏公司合作做做推广什么的,在沪上倒是还有些名气。
到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