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4部分

是什么是能让这个平rì里最讲究仪态的美女如此失态。
“呼.....你看看,这个拍卖行里刚刚有人送来拍卖的!”
李雪音的手里捏着一张暗红sè的卡片,这个大小和形制跟名将卡有些像,但是背后的huā纹却截然不同,名将卡后面的huā纹是武器或者文士道具,而这个卡的背面,这是一个道家的符箓,方志文自然不会认识这个符箓到底是什么符箓。
“召唤卡:使用后召唤一名名将英魂上身,持续时间一刻!”
方志文笑着将卡片的内容读出来,然后愣住了!
召唤卡!!
请神上身!!?
这你吗是神打吧!?智脑怎么会搞出这种道具来呢?这太扯了吧!
方志文脸上的神sè是不敢置信,在场的除了小宁这个sè女之外,都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这召唤卡的可怕之处,你想想啊,如果召唤的是吕布的英魂,那么玩家的战力会如何?如果有一群人召唤了吕布的英魂,那又会如何?
逆天了!!
不可能!方志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这种事情绝对会造成严重的不平衡,这样的话,异人的实力将会得到飞速的提升。
不对,不对!
方志文马上发现自己想错了,这卡并没有说是玩家专用,也就是说原住民也可以用,这么说,这个道具的总体配置上会是公平的,如果道具分布公平的话,对现在玩家和原住民的实力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还是不对!方志文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志文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抬头看了看一脸焦急和担忧的李雪音,以及自己的两位娇妻和美妾,露出了一个笑容:“不用担心,这事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可怕,不管怎么说,这东西的出现是有原因的,但是它出现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摧毁我们密云的,呵呵。”
李雪音没好气的在方志文的肩膀上推了一下,将挡着自己的方志文推开,直接走进内室,拉着甄姜和太史昭蓉坐了下去,小宁赶忙给李雪音斟上一杯新茶,李雪音笑着道谢,有这么多人一起分担,她的心里似乎安定了很多。
方志文一边慢慢的走进屋里,一边迅速的整理着刚才自己的思路,首先,智脑的意图绝对不是摧毁这个世界,所以,这种绝对不平衡的东西是不可能出现的。
但是,事实上已经出现了这种强力的道具了,那么,想要不破坏世界的规则,智脑一定会限制这种道具的数量以及质量,比如,不要出现诸如吕布英魂召唤这种卡片,不要随随便便的一个副本就爆出一堆这种卡片等等,反正智脑的后手还多的是,肯定不会让这种道具破坏游戏的整体平衡。
那么,智脑又是为了什么才弄出这个东西的呢?
召唤卡实际上还是对原住民不利的,虽然原住民也可以使用召唤卡,但是这就像将一百元给了原本口袋里只有一元的玩家,玩家的实力上升到了一百零一,同样,也给了原住民一百元,但是原住民原本就有一百,现在就是两百了。
最终的结果是,原住民与玩家原本的实力对比是一百比一,现在是二百比一百零一,玩家实力大幅度的提升了!
看来,这就是智脑的打算啊!
从名将卡、纸符,到现在的召唤卡,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其目的就是要提高玩家的实力,增强玩家的信心,以及提高游戏的可玩xìng。而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召唤卡的缘故,肯定跟英灵殿的普及有关系,再有,可能就是智脑对玩家懒惰的一种无奈的应对措施。
相比起原住民的刻苦和努力,玩家真的是很懒的,这也很正常,玩家是来游戏的,而原住民则是要生存和奋斗!态度不一样,结果自然就大相径庭了。
所以,智脑只好继续出这种不劳而获的手法来帮助玩家,但是这不是也变相的在支持玩家继续的懒惰下去么?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玩家是来游戏的,懒惰就懒惰吧,只要他们对游戏的热情不减就对了。
想明白了这点,方志文的脸上露出了释然和轻松的笑容,虽然几个女人正在说着话,其实几人的心思都在自己最关心的男人身上,见到方志文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几个女人高高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不约而同的一起舒了口气,然后一起愣住了。
“呵呵.....”
“嘻嘻.....”
互相看着对方的样子,甄姜、李雪音太史昭蓉笑得十分的开心,连小宁也看着方志文轻笑不已。
方志文走到大家身边坐下,等她们笑够了,这才缓缓的开口将自己刚才想到的东西说了一遍,当然,这里面涉及智脑的地方要换个说法。
听到方志文的解释之后,众女才彻底的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这么说,这事的根源还在于英灵殿的普及上?”李雪音不是在发问,而是在感慨,这个游戏世界真〗实得有些过分,而且从各种渠道,李雪音似乎听到了关于游戏的一些不同说法,或者这里应该看做是一个由神主导的世界,而现在这一件事,则充分的说明了神的原则和个xìng。
“是的,应该是这么回事,这种道具的数量应该是严格的被限制的,质量也是如此,但是,如果有心人积攒起来,还是能在关键的局部改变一些事情的,这就让异人的参与xìng大大的提高了,这或许就是这种道具出现的初衷。”
李雪音默默的点了点头,稍微思索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甄姜道:“妹妹,我们似乎不应该囤积,而是趁着前期的优势先大赚一票,之后等价格稳定了之后再慢慢的囤积作为战略储备!”
“是了,姐姐说得对,前期物以稀为贵,我们还可以从中推波助澜,这事要抓紧,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安排一下吧,至少将所有的分行和店铺都通知到。”
甄姜的脸上去了担忧,现在一听到赚钱又是一脸的兴〗奋,连于夫君的相聚欢愉都能暂时的放到一边,这让方志文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李雪音笑着睨了方志文一眼,然后果真拉着甄姜两人兴匆匆的走了,方志文呆呆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然后回头看向太史昭蓉和小宁,咧着嘴笑道:“还好,还有你们两个,呵呵。”
看着方志文暧昧的态度,太史昭蓉的双颊立刻飞上两朵红霞,眼神也不由得躲闪了开去,微微的低下头搓着衣带尖,那个yù拒还迎的态度才叫一个诱人!
而小宁则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夫君,脸上虽然也是通红通红的,但是却勇敢的挺起胸膛,让夫君看着自己的娇美面容,期待着夫君的品鉴。
第七百三十七章赵云成亲
赵云终于要成亲了,这也是方志文催促的结果,趁着现在没有什么战事,赶紧的将个人大事给办了,之后赵云就去荆州度蜜月,顺便将太史慈给换回来,让太史慈也赶紧去带方将国渊的妹子给迎娶回家,太史老太太总是在太史昭蓉耳边磨叨,为了这事,太史昭蓉已经有些害怕回娘家了。
赵云成亲的消息不知道是谁给走漏的,其实这事真的是瞒不住的,蔡家和赵家名气都不小,在加上赵第七百三十七章赵云成亲云又有那么多的疯狂粉丝,婚礼的准备动作稍微大一点,那些负责给婚礼供应用品的商家里面,可是有不少是玩家,所以,赵云的婚礼立刻天下皆知。
赵云与蔡妍成亲,这个亲事在原住民看来,更多的是具有政治上的意义,代表着荆襄世族与密云势力的进一步结合,同时,也向广大的世族阶层发出了一个信号,密云一系并非将世族视如仇寇,相反,密云对世族是认可和积极接纳的。
而在玩家的眼里,赵云与蔡妍的婚事更具有传奇sè彩,不说赵云本人就是大大的名人,其实蔡妍也是名人呢,刘表的续弦,刘琮的亲生母亲。这两个人的结合本身就是打乱了历史的一种叛逆,而且蔡妍从荆州达到密云本身又是一个传奇故事。
现在这些细节被喜好热闹的异人们挖掘出来,甚至在市场上还流传着关于蔡妍出奔的小说出售,凡此种种,让这场婚事添上了更多的神奇sè彩,也更加的引人注目。
到了婚礼的当天,密云城里居然张灯结彩,这个场面据说是方志文下令的,赵云和蔡第七百三十七章赵云成亲妍都觉得很贴心很有面子,但是李雪音和甄姜则明白,方志文努力的炒作婚礼,甚至连蔡妍出奔密云的传奇故事都是方志文给编造的,他的目的是要利用赵云结婚来赚钱呢!
若是这事被赵云知道了,估计会很受伤吧!
密云城里热闹非凡,颇有些节rì的气氛,各路小贩们(其中最多的当然是玩家)都在趁着这个机会当街兜售各种商品,连大商店和拍卖行都趁机大打促销牌,这让远道而来参加妹妹婚礼的蔡瑁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这个热闹的场面本身还是让蔡瑁觉得有面子,连走在路上的时候,视线的角度都提高了十度。蔡瑁确实有骄傲的本钱,这种热闹的场面,比起天子刘协前不久在晋阳登基的场面只大不小,不说别的,只论异人们对赵云的喜爱程度,就远远的超过对天子的关注,蔡瑁身为大舅哥,自然是与有荣焉。
在密云城里,蔡家是有一所大宅的,这是北上密云的蔡家购置的,一起购置的还有分布在城内的几处商铺,用来批发从江南运来的各种特产,同时也收购北地的特产,还有一个是货运商行,专门走荆州至密云航线。
虽然蔡家到密云落户时间不长,但是发展得相当不错,基本上已经在密云站稳了脚跟,商业上也逐渐的打开了局面,另外在辽东购买的土地也开始耕种,根据管事的人汇报,明年的收成肯定是不错的,总的来说,蔡家在幽州的分支算是上了正轨了。
在蔡家的大宅中,蔡妍是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现在要出嫁了,蔡家更是全家动员,本来蔡瑁还专门从荆州带来了族中的八名年龄相近的女孩作为陪嫁,但是蔡妍与甄姜交厚,知道了甄姜出嫁时的情况,不由得心向往之。
于是跟赵云商量,赵云自然是非常赞同的,赵云与蔡妍可是自〗由恋爱的,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自然不需要那么多的姐妹助阵,而且蔡妍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有那么多的女人分薄赵云对自己感情,所以,最后也只带着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冬至丫头一起出嫁。
蔡瑁无奈,只好去找方志文评理,谁知道方志文给蔡瑁出了个更好的主意,反正方志文军中有大量的未婚将领,正好,蔡家的姑娘都知书识礼,反正本来也是要嫁到密云来的,不如就作为正妻嫁给其他的年轻将领,这对来说大家都是好事,也不用蔡妍和赵云为难。
蔡瑁大喜,这么一来,蔡家的势力不是可以依靠姻亲关系越发的根深蒂固了嘛!
方志文则对徐庶的质疑笑而不答,后来还是田丰给徐庶解惑,人情关系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也没有必要改进,体制的问题不是因为错综复杂的人情关系而崩塌的,是因为监管不利导致腐朽的,因此总不能因为人人都有私心,而将所有人都关进监狱吧!
被派到蔡妍这里作为方志文代表的是小宁,而去赵云那边作为代表的则是香香,有香香出马,就没有不热闹的可能。
婚礼从早上开始,一直到夜里结束,然后异人们意外的发现系统商店里居然有烟huā出售,于是,夜里又上演了一场焰火晚会,这在战火纷飞的大汉,真是个难得景象。
一对新人如何渡过新婚之夜这不劳外人cāo心,对于沉浸在洞房huā烛中的两人来说,今天无疑是人生中幸福的一天。
不过,幸福的人可不止他们三人,至少,方志文一家子也正在笑眯眯的听着甄姜的汇报,这一次大办婚礼,方志文又赚得盆满钵满,就连李雪音和白馨予合作搞的蔡妍私奔的传奇小说都着实的赚了不少,更何况坐大庄的方志文,因此抱着儿子傻笑的方志文也觉得很幸福。
太史昭蓉也很幸福,因为她刚刚知道自己怀孕了,这让已经二十岁的她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担忧,岂不知,这其实是方志文有意控制的结果,方志文可不想看到自己老婆不到二十就做了妈妈,那个样子很违和吧。
蔡瑁自然也觉得很幸福,妹妹终于嫁出去了,做哥哥的总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最重要的是,这个选择是妹妹自己的选择,而且也对蔡家有巨大的好处,这种双赢的局面自然让蔡瑁十分的欣慰,再加上蔡家在密云的发展蒸蒸rì上,自己从族中带来的女孩若是能嫁给密云军中的年轻将领为正妻,将来蔡家在密云也算是根深蒂固的大族,蔡瑁一想到未来的情景,就觉得自己算是没有愧对祖宗,心里就不自觉的涌上一股股的幸福感觉。
当然,感觉幸福的还有很多人,包括今天在街边生意大好的小商贩,也会因为今rì的额外收益而感到幸福,人就是需要努力的争取自己的幸福,然后才能感到幸福。
..................................
三天后,赵云带着新婚的两位娇妻美妾,以及自己jīng挑细选的两千卫队以及一万骑兵,还有从密云返回的荆襄世族代表和蔡瑁,南下唐山登船,直放荆州襄阳,赵云此去,就是要将太史慈替换回来,趁着现在幽州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发展的时期,尽快将婚事解决了。
“子龙,方大人这次想要在长江口拿下一个据点的事情你怎么看?”
蔡瑁坐的是自家的船,而赵云本来与卫队在另一条船上,结果一直送赵云到唐山的方志文将赵云骂了一顿,说赵云公私不分,现在赵云是婚假期间,所以不能呆在部队,于是将赵云也赶到了蔡瑁的船上。
赵云接过冬至递过来的茶水,笑着点头致谢,冬至的脸红了红,而坐在一侧的蔡妍则好奇的看向赵云,她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会愿意安心的在家做个相夫教子的主妇,相反,她是以甄姜为目标的,既要管好自己和夫君的家业,也要对夫君的事业有所帮助才行。
“大哥,主公的想法想必已经跟大哥说过,这点是肯定的,主公虽然jīng于谋算,但是从来都不妄言,更不会欺骗自己人。”
赵云的话让蔡瑁听着就舒服,‘自己人’!方志文能将蔡瑁当作自己人就让人安心啊!虽然蔡瑁是襄阳太守,与方志文的官阶一样,但是蔡瑁有自知之明,自己就是个从属的命,做不得主上,而方志文却绝对是一个优秀的主上,天下的枭雄,自己能跟方志文拉上密切的关系,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家族来说,都是好事。
“可是,这么一来会让江东士族对方大人产生深重的戒备,而且荆襄与江东的关系原本就不大好,如果此次双方联手,会不会遭致江东士族的极大反弹?”
蔡妍忽然插嘴说道,能够看出这个问题,蔡妍的政治能力绝对在蔡瑁之上。
这个问题在参谋会议上大家也有争执,但是田丰、徐庶和华歆都一致认为打压江东世族是正确的,至于原因,其实是很简单的,那就是因为江东世族手中握着海船的技术,这是丰宁海军的潜在对手,必须加以打压。
如果江东世族海军壮大,必然会成为东海上的一只强大的力量,进而阻断南北的航线控制,从中赚取航线控制的利益,而一旦他们发现这种利益之大远超想像,这种事情就会失控,最后导致海上的逐鹿战。
因此密云早早的就联合荆襄打压江东世族,就是为了压制江东世族海军力量的崛起,哪怕因此提早与江东世族开战,这里面的得失也是有利的。
赵云笑了笑,看了看蔡瑁略显忧虑的神情,以及蔡妍好奇的眼神,慢慢的开口将能够说的内容详细的跟两人解释了一番,蔡妍和蔡瑁这才恍然,也对方志文眼光的深远感到敬畏不已,兄妹两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庆幸,看来,大家对自己的选择都很满意。(未完待续。!!!
第七百三十四章黄河航道(补发)
一串大船在黄河上浩浩荡荡,方志文不知道在真正的黄河上是否能够这样行船,而且还是靠划桨和风帆,这种逆流而上的姿态看上去有些不大真实。
不过,这个年代的黄河河道可是很宽的,水流也没有那湍急,所以,这样行船也是可以的吧?在蒋钦看来,这黄河中行船确实不如长江,长江水面开阔,湖泊有多,水流的速度慢得多,河道的深度也大,可以走更大的船只,不像黄河,即使在丰水季也只能走两千石的平底船,再大绝对不行了。
蒋钦心情很好,不但因为自己成功的烧毁了阳平水寨,更是因为自己得了一匹名马,二级的,是主公与自己赌赛钓鱼和骑术技能输的彩头,蒋钦自然知道肯定是主公放了水,否则一个辅助生活技能怎么会比主战技能更难练上去呢?
不过,蒋钦还是很高兴,至少自己有了一匹怎么看怎么喜欢的乌云踏雪,甚至蒋钦经常将他的乌云踏雪直接放在船头的甲板上,陪着战马一海,这让水手和将士们常常窃笑不已。
而方志文此刻正坐在大船的二层甲板上,他面前的案台上摆着几柄形制不同的战刀,这些刀有的是这次东鲜卑之战的战利品,有的是刷副本爆出来的,还有一把是在城外遭遇野怪是掉落的。
方志文正在一把一把的擦拭着欣赏着,案台的对面是李雪音,她时不时的拿起把刀研究一下,然后兴趣缺缺的扔回台面上,方志文看着她随手一丢的样子,总是皱皱眉头,太史昭蓉则在一旁笑眯眯的帮着方志文给刀上油,还不时用好奇和玩味的眼神看着两人。
“我说志文,你能不能别摆弄这些破刀,就这种水平的,拍卖行里多得是!”
>”
“呵呵.....武器上带属xìng的本来就少,收藏,收藏啊,呵呵。”
“看你这点爱好,就不能去收藏那些真正的名刀?”
“呵呵,那些真正的名刀是用来使用的,可不是用来收藏的。”
方志文随口说道,李雪音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慢慢的漾出一个温暖的笑意,眼神也柔和了下来,看着方志文淡淡的说道:“也是呢。对了,最近拍卖行里似乎有人在搜集特殊材料,我和甄姜妹妹配合追查了一下,发现可能是袁绍、刘备、曹cāo、张角等人,似乎重要的诸侯们都出现在争夺这些特殊材料的行列中,导致这些材料价格大幅度的攀升呢!”
方志文左手横举着一把狭长的骑刀,看着刀面上美丽的纹路,轻轻的用手里的鹿皮摩擦着,将刀面上的油脂化开,涂抹均匀使之能够渗透进金属中去。
听到李雪音的话,方志文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嗯,盼儿跟我说过,是英灵殿的建筑和升级材料,看来英灵殿要普及了啊!呵呵,这下好了,大家都可以悍不畏死了,再也不是异人的专有属xìng了。”
李雪音翻了个白眼,方志文难道不明白,这等于是给自己的敌人增加了实力,难道他不紧张么?不过,看上去,方志文真的一点都不紧张,李雪音虽然不懂军略,但是眼光还是有的,也明白战略上的胜利远比战术上的胜利强,明白一个好的政策比一个绝世悍将更强大,这么想的话,密云确实没有必要担心别的诸侯拥有了英灵殿这种神级建筑。
说起来,只不过是大家站到了同一个起跑线而已,而密云从来都不害怕竞争,并且勇于迎接挑战,想到这里,李雪音笑着瞥了方志文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就将此事放下。
“黄河里能这样行船实在是有些让人吃惊呢!”
太史昭蓉一边给手里的刀抹油,一边看着黄河两岸以及在岸边翻卷起浪花,并且发出隆隆声响的河水感叹道。
“是啊,这么急的水流,这么浅的河道,居然能大规模的行船,确实难得。”
李雪音也深有同感的感慨着,这要是放现实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后世的黄河肯定不能跟古代的黄河比,听说到唐朝之前,黄河两岸都是绿sè的。
方志文撇了撇嘴角,心说这里可是游戏世界,根据这个世界的规则,船只航行是按照数据进行的,比如船速、浮力、风力应用,然后减去水流的影响,如果是正值,那么自然是可以航行的。
对于在航行上的刻意不合理,方志文理解为智脑对古代交通状况不满的一种过度矫正,若果在游戏中真的限制住交通通讯等手段,估计这个游戏参与的玩家会大幅度的下降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船只的xìng能好就能走,不好就不能走,如此而已。”
李雪音仔细的一想,方志文的话里似乎有很深的意思,但是不管怎么想,都还是只能做字面上的理解。
“对了,最后跟韩馥达成了什么协议,那个审配是不是很厉害。”
“审配是不是很厉害要问元直,不过我看元直每天都笑眯眯的样子,这个审配厉害极了也有限。”
“嘻嘻,那是元直更厉害,能比元直厉害的人搬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未必,雪音啊,你忘记了异人了,异人中奇人异士何其多,可不能让元直有了这种自满的想法!”
方志文抬头看了看李雪音,正sè提醒了一句,李雪音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这些话确实不能到处说去,对谁都不好。
“那么与韩馥的协议呢?”
“很简单,我们承诺坚决不卖一匹战马给公孙瓒,于是,韩馥就答应了我们的通航权力,并且可以任意停靠韩馥的水寨。”
方志文笑眯眯的回答道,太史昭蓉美目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夫君,从方志文的语气中,太史昭蓉听出了jiān计得逞的得意,可是,这个事情里面有什么谋算么?太史昭蓉使劲的眨着眼睛,可是还是完全想不出这里面会有什么厉害的计谋?
李雪音眼珠一转,就大致的明白了方志文那一丝得意是什么事情了。
“切,战马本来就不适合用船只大规模的运输,即使卖战马给公孙瓒,也可以有很多办法,比如给异人出任务,委托商人进行等等,你是用一个根本无意义的条件换取了黄河的通行权啊!真狡猾!”
太史昭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以夫君的xìng格,绝对不会因为占了这么一点的便宜就洋洋自得,相反,如果仅仅如此的话,方志文更会露出意犹未尽的遗憾!
果然,方志文只是嘿嘿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李雪音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猜的不完全,她求助的看向太史昭蓉,太史昭蓉有些惭愧的红了红脸蛋,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也猜不出夫君这里面藏着什么yīn谋,夫君,干脆你直接说吧,总是卖关子,像个孩子似的!”
“呃……咯咯”李雪音笑得花枝乱颤,眼神里却掠过一丝复杂的神sè,太史昭蓉与方志文成婚几年了,看着总是羞羞怯怯的,但是很明显,现在太史昭蓉已经知道该如何点到夫君的死|岤上了。
看着笑得很开心的两女,方志文无奈地放下手里的刀,伸出了两根手指做剪刀状:“两个目的,我们实现了两个目的,但是一点代价都没有出,原因是审配根本就不懂经商,不知道其中的门道。至于,yīn谋,似乎没有什么yīn谋吧……嘻嘻,肯定有!”李雪音坚决的不相信无yīn谋论。
“好吧,我们第一个目的自然是要黄河的通行权,有了这个通行的权力,我们的触角和影响力就可以直达长安,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韩馥不会看不到,但是正因为他看到了,所以,他才不敢继续与我们正面争夺黄河航道的控制权,因为他知道我们的决心不容置疑。”
方志文顿了顿:“接下来的这个就算是添头,我们拿下了任意停靠的权力,就是说,我们可以跟韩馥辖地的商人们获得更紧密的联系,这其中的好处你俩都明白吧,一旦我们捆绑了那些人的利益,这些人就会帮我们说话,而韩馥的政体中,这些人的份量是极重的。”
“呵呵,明白了,利用商业利益来绑架韩馥政权!”
“对,如果这算是yīn谋的话,我们已经顺利的开始了第一步!”
看着方志文得意洋洋的样子,李雪音不由得有些头晕的感觉,想到后世米国和华夏之间这种经济绑架的手法,却原来是早在几千年前就被我们自己人给玩烂了手段,李雪音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这种手段都想得出来,你也真行啊!”李雪音几乎是无意识的脱口而出。
不过方志文却摇头道:“这可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在几百年前的诸侯乱战时就频繁发生的事情,我就是这么个想法,然后元皓和元直就找出了一堆成功的实例,既然这招是这么好用的手段,为何不用呢?而且,这不是yīn谋,就是阳谋而已,难道韩馥辖地内的世族和商人们不做生意?”
李雪音复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怅然若失的摇了摇头,太史昭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随即想到李雪音可能是为在另一个世界的事情纠结,方志文倒是充分的理解李雪音的想法,那个世界的华夏,早就忘了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了吧!
历史,可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啊!RQ
第七百三十八章郭嘉与曹操
【感谢‘沧海の无量’大大的慷慨打赏!又是新的一周,召唤各种票!谢谢!】
曹cāo正在寿chūn城里,新得了寿chūn,事务繁杂千头万绪,曹cāo更是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在所有的政务中,最麻烦的就是如何处理当地世族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中原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客观存在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曹cāo对于处理这些问题已经算是驾轻就熟了,所以虽然繁忙,但是并不混乱。.
在府衙正门侧面的公示栏前面,站着几个各sè的人物,在这里看公示栏的,一个是异人,他们需要通过这里接任务,另外,则是城内城外的士子,他们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晋身官僚,因为听说曹cāo这人任人唯贤,并不计较出身,所以不少的寒门子弟都非常关注曹cāo的政令。
此刻,在公示栏前一名穿着寒酸的年轻士子,正在仰头看着公示栏上面的各种公告和任务,嘴里嘟嘟囔囔的低声说着什么,如果你站在他身边,就能发现,原来他正在对每一条政令进行解读,并且从官府发布的任务中,准确的分析出现在官府所面临的问题,顺便还加上几句听上去很有道理的点评。
“唯才是举,这个不错,天下之才并无定制,有才便可用之,不拘贵贱有些大胆,会不会招致世族的反对呢?或者是故意的在两方之间形成对立?不拘品行?这个嘛......只是德行如何不加以考察,恐怕高楼纵高,终将毁之朽柱,又或者是打着先用了再说的主意,将来再以严苛规限加以绳划,或者干脆行兔死狗烹之举?嗯嗯,有枭雄的狠辣和胆略啊!”
“这条税赋征收具由官府,乡绅不得代征徭役赋税恐怕会被架空,毕竟乡间的政令都由乡绅而出,若是想要在乡间推行政令,官府要多少的衙役差事才够用呢?”
.......
“哦,异人任务中有大量的征税任务,原来如此,是要用异人来替代衙役,将乡绅对官府的矛盾转移到异人身上去么?”
这个年轻人,就是立志要走遍天下寻找明主的郭嘉,老实说,曹cāo这个人确实是一个潜力深厚的枭雄,戏志才的评价也没有过分,从曹cāo公布的这些政令中就能看出来。
举贤令中不拘品行更是彰显了曹cāo这个人的胆略和yīn狠,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任何一个头脑正常、心xìng善良的人都知道,品行代表着什么?一个品行不好的人,代表着这个人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巨大的伤害,因此,品行不好的人能力越强越是可怕,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曹cāo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是他还是公然的在举贤令中宣称不拘品行,虽然曹cāo所所举的韩信和陈平的例子挺有说服力,但是这两个被世人误解的人才,仅仅是特例而已,还有更多的被世人认定是品行不端的人,确实对社会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曹cāo的说法,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同时企图骗取世人的认可,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需要冒险启用这些品行有问题的人呢?
很显然,那是因为曹cāo有强烈的目的xìng,目的是什么也很容易猜到。
一个普通的农家为何要养狗,那是为了防范小贼,但是农家的狗都很温良,因为除了防贼之外,农家对他们的狗没有其他的要求。
现在忽然有一家要养狼,那么可想而知,这家子肯定不是为了防贼,而是另有企图,而这个企图一定是想要伤害别人。
放在曹cāo的身上看,曹cāo想要启用这些危险的人物,自然是为了打击对手,而曹cāo的为了打击对手不惜涉险,则说明在曹cāo的心里有着极重的迫切感和危机感。同时,曹cāo也对自己驾驭野狼的能力有着充分的自信,不然也不敢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从这点上就能看出,曹cāo有足够的野心,有充分的信心,还有多得满溢的狠心,以及敢于不顾一切奋勇向前的勇猛之心,这样的人不是枭雄,还有什么人才是枭雄,在这个乱世,这样的主上肯定是能够给下属足够信心和勇气的主上。
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这种视自己的属下如鹰犬的主上,嘴里高喊着唯才是举礼贤下士,其实不过是为实现自己的野心在找打手和鹰狼罢了,难免会有种兔死狗烹的忧虑,不能放心的为止禅心竭虑,多少会有些遗憾。
不过郭嘉也知道,凡是有大志向的人,多是这样的xìng格,那种有雄心壮志,但又能包容天下的雄主,实在是世所罕见。
相对于曹cāo,或者刘备就是另外的一个极端,他对自己的属下极好,对属下的百姓也是极好,仿佛恨不得将自己的所有都分给属下和百姓,这种人说穿了其实跟曹cāo一样,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曹cāo在目的达到之后,找个借口直接将你杀了,而刘备可能会想法设法的yīn死你,如此而已。
想到这里,郭嘉忽然有些萧索,这样的未来就是自己追求的么?韩信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不得好死,陈平又如何,也曾畏谗忌疾,若非够聪明主动求去,恐怕也会死在吕后手中。
郭嘉一个还没有出仕的小年轻,忽然对乱世名臣有所感悟,体会了枭雄与臣属的尴尬宿命关系,不由得深为戒惧,有了一丝归去的想法,但是又觉得自己一身所学浪费了可惜,同时也不能让家族振兴的希望毁于一旦,踌躇的郭嘉终于稍稍明白了戏志才当rì所说的一切,有时候,做人确实是难啊!
“阁下年纪轻轻,何故在此叹息不已啊?莫非是对官府的政令有所非议和感慨么?”
一个浑厚的声音惊动了陷入自己思维郭嘉,郭嘉一惊,回头看去,之间一群甲士簇拥着一位穿着玄sè文士襦衫,头带方巾的大胡子男子,说话的正是那男子。
郭嘉拱手一礼,笑着说道:“并非有什么非议,只是觉得这政令相当的大胆,想到自己虚度光yīn、无才无德,数来数去,也只符合其中的不拘品行这一条,想必是上进无门,不由的有些茫然罢了。”
曹cāo闻言大乐,若是此人说的不是假话,那么至少这个人甚有自知之明,而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至少是个聪明人,何况他能当着大家的面自曝其丑也说明此人心怀坦荡,兼有胆略,实际上还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
“哈哈.....我观阁下年仅弱冠,何必出此颓丧之言,既然明白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过往的不是,那就由现在开始发奋可也,君不闻当年姜尚八十才为相而能并吞天下,此时发奋未为晚也!”
郭嘉肃然正容,再向曹cāo施了一礼:“多谢大人点醒,在下自当回去发奋读,不枉大人一番指点。不过在下观此政令,还有不解之处,不知道大人是否能为在下解惑呢?”
曹cāo正要驱马前行,闻言拉住了马缰绳,扭头道:“自无不可。”
“请问大人,这政令上说不拘品行,就像韩信和陈平当年一样,但是若是前来报效的人真的是个品行败坏无恶不作的人,这官府又当如何呢?”
“呵呵,只要有才能,尽可用之!”
“那么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俱都一笔勾销?”
“正是,只要他肯幡然悔悟,从此归于正途,又有何不可,连举兵造反者朝廷都能加以招抚,何况一些个人品行有失的人呢?”
郭嘉微微的翘了翘嘴角,故意为难的问道:“若是这人能力很强,将来掌握重权,就像那王莽一样行事,那时官府又该如何呢?”
“这......官府自有方法来规限和控制这种情况,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曹cāo信心十足的回道,心里却有些不快,似乎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话里似乎若有所指,莫非是暗指自己么?曹cāo越想越心烦,回答完这句话之后,一言不发直接的催马进了府衙。
郭嘉看着曹cāo一行人背影消失在府衙的大门,淡淡的笑了笑,转身走向街道,很快就混入了街道上人来人往的人群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曹cāo有些憋气的进了府衙,心情不大好的闷闷朝里面走着,眼里看着院子里萧瑟的花草树木,心里越发的烦躁,忽然,曹cāo停住了脚步。
“不对,那人既然自称不学无术,为何又能问出这种问题,他言下之意直指当前大汉乱象,更是骂尽了天下诸侯,这人岂能是不学无术之人,难道......”
曹cāo越想越像,发觉自己似乎看漏了一个大才,从刚才那人说话的品xìng上看,这人不论是眼光和胆气都是不缺的,如果还是胸有才学之人,那岂不是就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自己又怎么放过呢!
“仲康,你带人立刻出去外面,将刚才与我搭话的那个士子请进来,记得要有礼貌,就说我有些问题向他请教!”
许褚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主公的话他肯定会一丝不苟的执行的。
“诺!主公放心,我这就去将他带来!”
“记得要有礼貌啊!”
“知道了!”
曹cāo笑眯眯的看着许褚疾步而去的身影,心里不由的有点得意,心情自然也好了起来,抚着胡须继续向办公场所而去。
第七百三十四章黄河航道补发
一串大船在黄河上浩浩荡荡,方志文不知道在真正的黄河上是否能够这样行船,而且还是靠划桨和风帆,这种逆流而上的姿态看上去有些不大真实。
不过,这个年代的黄河河道可是很宽的,水流也没有那湍急,所以,这样行船也是可以的吧?在蒋钦看来,这黄河中行船确实不如长江,长江水面开阔,湖泊有多,水流的速度慢得多,河道的深度也大,可以走更大的船只,不像黄河,即使在丰水季也只能走两千石的平底船,再大绝对不行了。
蒋钦心情很好,不但因为自己成功的烧毁了阳平水寨,更是因为自己得了一匹名马,二级的,是主公与自己赌赛钓鱼和第七百三十四章黄河航道(补发)骑术技能输的彩头,蒋钦自然知道肯定是主公放了水,否则一个辅助生活技能怎么会比主战技能更难练上去呢?
不过,蒋钦还是很高兴,至少自己有了一匹怎么看怎么喜欢的乌云踏雪,甚至蒋钦经常将他的乌云踏雪直接放在船头的甲板上,陪着战马一海,这让水手和将士们常常窃笑不已。
而方志文此刻正坐在大船的二层甲板上,他面前的案台上摆着几柄形制不同的战刀,这些刀有的是这次东鲜卑之战的战利品,有的是刷副本爆出来的,还有一把是在城外遭遇野怪是掉落的。
方志文正在一把一把的擦拭着欣赏着,案台的对面是李雪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