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2部分

辉煌的关中世族就就没落了啊,就连士人的思想中都已经认为关中世族没落了,只是大家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不是关中世族在末落,而是被关东世族给打压得不得不没落啊!
因此,对于应该如何对付那些该死的关东贵族,杨彪、士孙瑞等人也经常能够给董卓提出一些不错的意见,某种程度上他们对关东世族的了解比李儒更加深刻,所以出的主意也就更加的狠毒。
这天,董卓正在宫中玩乐,没错,就是在宫中玩乐,小皇帝才多大呢?有美女也只能看不能用,但是这些资源可不能白白的浪费啊,所谓的青chūn苦短!所以身为太师的董卓自然责无旁贷的要帮助以及教导小皇帝,应该如何珍惜青chūn了!
对于这点,李儒自然是深恶痛绝的,但是,董卓似乎尤好此事,总是屡劝不听,这可能是源自董卓内心深处的自卑感有关,毕竟董卓出身贫寒,虽然朝堂上的大臣当面不说什么,但是背地里的鄙薄和非议,还是能传到董卓的耳朵里,因此他这么干很可能就是来自心里的一种逆反,你们越是看不起我,我就越是要做些你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以此来证明自己比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更加的厉害。
扯远了,正在宫中玩乐的董卓被赵温和蔡邕给叫了出来,董卓似乎是故意的,直接就在自己刚才还在滚床单的一处宫殿外面的花园里见了两位大臣。
董卓很喜欢蔡邕,因为蔡邕是个实诚人,由于董卓将他起复,所以蔡邕觉得欠下了董卓一个天大的人情,而且董卓这人在别人面前如何骄横,但是在蔡邕面前却是本sè得很,所谓的本sè就是讲义气,这就是对自己人和对外人的区别,事实上,董卓的属下是很忠心的,骂董卓的人基本上都是政敌,以及被董卓祸害的百姓。
不过董卓不喜欢赵温这个人,此人太油滑,绝对是老狐狸。
“两位今天怎么这么有时间,伯喈今rì不用著书了么?”
“呵呵,劳太师动问,今rì原本是要......”
“太师大人,”赵温一见蔡邕要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去他家里将他拉出来的事情给爆出来,立刻就打断了蔡邕的话头,事实上,蔡邕能将他带进来,并且坐在一旁听着就已经达到目的了,现在赵温已经不需要蔡邕再出声了!
董卓了然,意味深长的看了赵温一眼,头微微的仰着,慢慢的抚着自己长到了胸口的虬髯,他并不会责怪蔡邕,相反,反而对这个老实人更是信任,至于赵温,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董卓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不管怎么样,且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才重要。
“子柔请讲。”
赵温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慢慢的抚着长髯道:“太师清除jiān佞,扶正朝纲,如今正是百废待兴,太师能任用贤能、荐拔英才,正是我大汉之福,堪与平勃并称,只是......”
赵温先来了一通马屁,和老家伙在大汉混得跟常青树似的,肯定不简单,不过一旁的蔡邕却听着却有些刺耳,虽然董卓也算是驱逐了阉宦,廓清了汉庭,但是跟平勃想比,似乎还有些.....
董卓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呵呵的笑着,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赵温接着说道:“不过,关东大地现在是乱象丛生,中枢政令不出潼关啊!此诚为国之不幸,吾等宜速图之,否则祸患横行天下,如此则悔之晚矣!”
董卓皱了皱眉,蔡邕听着赵温的话,倒是觉得很有道理,不由得频频点头,在蔡邕这个书呆子看来,既然天子正位,天下自当臣服拱卫,所以,他对关东世族的做法自然不赞同的,赵温的说法蔡邕自然是赞同的。
董卓眯了眯眼睛,玩味的问道:“子柔此话切中要害,可是关东世族树大根深,急切而不可图,该当如何呢?”
赵温得意的抚了抚胡须,微微的仰着头道:“太师,莫非忘记了陈留王么?”
“陈留王?”
“对,陈留王,如今陈留王长期滞留在并州太原,若是如此,不如改封太原王算了!”
“不可!”董卓急切的出声,随即若有所悟的看向赵温,赵温嘿然一笑。
“太师大人,朝廷应该下旨催促陈留王之国,以便统领关东世族,只是陈留王年幼,可任命一二辅佐之臣担任陈留太守,至于现在的陈留太守张邈,才德不具、骄横简慢、有负朝廷之重托,不若除为梁国相!”
董卓眼睛一转,就明白了赵温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这实在是个一石二鸟之计,估计赵温心目中的陈留太守不是丁原就是吕布,一方面,希望将躲在太原的陈留王挖出来,另一方面,有想要消减并州的实力,同时也给中原添乱,若是陈留王真的之国,估计中原的那些家伙没有一个会高兴,就连刘岱可能也会骂娘!
董卓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只是,这事靠谱么?
“子柔的想法是不错,只是,我担心陈留王还是不肯啊,若是陈留王再三推阻,岂不是有伤天子之德?”
赵温心下哂笑不已,伤的怎么会是天子之德呢,伤的可是董卓你的颜面和声望,并且会让潼关那边的人都恨死你!赵温的这个主意可是个一举多得的好办法啊!
“无妨,天子诏旨令陈留王之国,乃是行的正道,陈留王抗旨不尊,那才是背德弃义,太师可号召天下讨之。”
董卓眼睛一亮,这就是个翻来覆去都可以的格局,所谓的之国,就是让丁原去打张邈,丁原若不肯,那么就号召周围的人去挟持王室、打抗旨不尊的丁原。
“哈哈.....子柔不愧是国之干城,好,好啊!”
赵温也得意的附和着大笑,而蔡邕也笑着,只是他总是觉得这些yīn谋诡计难以上台面,所以有些意兴阑珊,可没有这两个各怀心思的人那么兴奋。
赵温兴致很高,立刻就草拟了几份诏书,将一切计划都做成了事实,董卓虽然有意与李儒商量一下,不过李儒却是去了城外督察夏赋的事情,董卓觉得这个主意已经是很完美的了,再说自己也不是没有李儒就走不动路的人,所以直接就将诏书行了印,正式的发了出去。
岂不知,这些个诏书根本就是赵温等关中世族的yīn谋,正是关中世族开始倒董的第一步。
等到李儒回到长安城,得知了董卓下达的一系列诏书之后,开始还没有觉得怎么样,后来回道家里仔细的一想,顿时觉得不妙,于是半夜里就朝董卓的府邸赶去,谁知道董卓居然在宫中留宿,如今宫中吸取了何进兵谏的教训,宫禁森严,就算是李儒也是休想在落锁之后进去的,李儒只好望门兴叹!
一场风暴已经无法避免了!
还是先想想应该如何应对吧!看来世族都是一个德行,打击世族的措施一定要加快实施才行!!!!
第七百零二十八章另立新帝
【感谢‘沧海の无量’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李雨安’大大的评价票,谢谢!继续向大家***了,谢谢!】
方志文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有关人接到诏的第二天了,而且这事还是吕布主动写信问方志文的意见方志文才知道的,如果走正规的渠道,方志文从刘虞那里得到诏的副本还得等一天才行。
田丰给方志文斟了一杯茶,轻轻的推到方志文的面前,方志文眯着眼睛在思索着,默默的短浅茶盏轻轻的嗅着,良久。
“元皓,这是一招昏招啊!董卓,不,李儒这么做不是在逼丁原亮旗么?丁原现在绝对没有实力入主中原,如果丁原抗旨或者推拒,董卓反手就会下诏命周围的诸侯攻伐并州?”
田丰捻着山羊胡子,圆圆的脸上也一脸的困惑。
“属下也是这么想的,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文章不成?我们不妨顺着这个思路想想接下来的情况会是如何变化,然后再回过头来考虑董卓的想法!”
“明白了,顺向思维嘛!”
“呵呵,主公从雪音姑娘那里学来的这些名词么,这可是异人喜欢用的词!”
“咦,元皓也听过啊!”
“怎么没听过,西林学宫的那些老师们时不时就弄点新名词出来在课堂上推广,不过这些名词倒是很贴切。”
两人不知不觉的就跑题了,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方志文的思维实在是喜欢乱跳的,有时候会将田丰也带到沟里去。
“哦,那么如果顺着董卓现在的做法,局势会如何变化呢?”
田丰一点都没有觉得方志文的思维跳跃,他已经是习惯了方志文的xìng格,所谓的见怪不怪了,田丰略微的想了下,开口道。
“首先,这个诏会引起中原世族的jǐng惕,包括现在大打出手的袁术,以及准备开打的张邈,很可能会导致中原正在升温的局面降温。”
方志文想了想,确实如此,当外敌出现的时候,内部的混乱至少会暂时的消停一下,大家都要抽出时间来观察局势的变化,同时也要因应变化作出准备,而这些,都会令正在进行的战争,或者准备进行的战争暂时的缓和下来。(.)
而这个效果,却与董卓下诏的目的背道而驰,就算董卓的对丁原和陈留王的组合实在是过于忌惮,也完全可以再等一等,等到中原的战火消停之后,等到张邈或者袁术都伤了元气之后在实行不是效果更好么?
“嗯,还有呢?”
“其次,丁原将会陷入一个困境,奉诏则会与中原世族正面开战,不奉诏,董卓的后手必然是下诏讨伐丁原,看看现在丁原的处境,西边是皇甫嵩和董卓,南边是张扬和公孙瓒,东边是韩馥,黄巾军就算了,据情报说,黄巾军内部有些不稳的迹象,暂时冀州的黄巾军没有威胁,再就是北边的和连,不会不趁机发动反击。”
田丰随口将最近汇总的情报结合起来,将丁原将要面对的情况清晰的描述给方志文,方志文点了点头,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地图,迅速的估算了一下丁原和周围诸侯的战力对比,如果全面开战,丁原可能不会大败亏输,但是原本持续上升的良好状态就会被打乱了,这个丁原肯定是不愿意接受的。
换而言之,丁原并不害怕失败,而是担心没有办法顺利的发展。
方志文抿了一口茶水,舒服的叹了口气,点头道:“嗯,四面楚歌!其实也未必就能将丁原如何,但是战事一起,周围动心思的人就多,内部也就多了一些别样的心思,加上对经济的影响,若是能避免这种被动局面自然是首选。”
“对,要想避免这种被动的局面,就必须在大义上阻挡驳回董卓的诏,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办法啊,那就是‘遗诏’!”
田丰的语气很自信,‘遗诏’这一招一出,不管是真是假,事情都已经上升到了皇家家事的这个程度上,董卓再用天子的身份来压人的时候就不那么好用了。
更要命的是,一旦丁原利用遗诏成功的反弹了董卓的天子诏,那么陈留王的身份就不能继续不尴不尬的糊涂下去,结果就是出现两个天子,而两个天子的出现对诸侯是有好处的。当时方志文就曾经说过,两个天子他都可以承认,因为他们是兄弟,这是刘家的家事,不管谁做天子,总是刘家的天下,都是大汉这个国家。
其实,方志文的言下之意就是那个天子说的对自己有利,就听哪一个的,玩的还是左右逢源的那套把戏,而这个把戏并不复杂,天下的聪明人又足够多,所以,一旦丁原祭出了遗诏这个大杀器,肯定会有一大票诸侯跳出来支持的。
而对诸侯有利的事情,自然对董卓就是不利的,那么从结果反推动机,如果不是董卓犯糊涂,那么这事本就不应该做的。
“如果这么想的话,董卓这是典型的昏招啊!”方志文捏着下巴疑惑的说道。
“可不是么,若是主公您非要说这招是李儒想出来的,我不大赞同,看李儒之前的设计,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漏洞,何况是这种完全失败的昏招?”
“呵呵,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
田丰扯了扯嘴角,不满的说道:“失蹄失到这种程度是很惊人的!”
方志文点了点头:“那么,这种结果对于什么人有好处,我是指长安的那些人?”
“呵呵,我也这么想啊,或许,这招能消弱董卓对部队的控制权,降低董卓的权威xìng,同时将关东、关中世族斗争的重心从军事斗争转向了政治斗争,有利的自然是长安的世族文官体系。”
方志文与田丰对视了一眼,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
吕布收到的回信很简单,方志文给出的答案就两个字----‘遗诏’!
其实吕布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对这事不大有把握,所以专门写信向方志文去讨主意,现在看来,方志文的意见跟自己的是一样的。
吕布未必就害怕四面受敌的危险,他对自己的武力是极其有信心的,但是从政治经济上考虑,义父说得是对的,能不战争就不要诉诸战争来解决问题,战争始终是成本最大的无奈选择。
吕布捏着方志文的回信兴匆匆的去找丁原,而丁原正好从董太后和陈留王的行宫回来,很显然,吕布能想到的办法,丁原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义父,您去行宫见太后和陈留王殿下了?”
丁原点了点头,进了屋里施施然的坐下,等侍女奉了茶退下之后,丁原才笑着开口:“奉先也想到了遗诏?”
“是啊,我还写信去问了志文的意见,他也赞同我的想法,现在正是公布遗诏的最好时机,我想,支持陈留王的也大有人在。”
丁原脸上划过一丝黯然,随后自失的笑了笑道:“是啊,可能除了董卓和天子之外,反对的人不多,虽然我也不大赞同,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却不得不行了,将大汉一分为二,到底是功还是过呢?”
吕布挺直了腰,郑重的看着丁原道:“义父,功过但又后人评说,我等但求问心无愧就是了!”
丁原诧异的抬头看向吕布,脸上慢慢的绽开一个舒心的笑容:“说得好,说得好啊!但求问心无愧罢了!老夫正是要求一个问心无愧啊!”
“义父.....”
“适才我去了行宫,与太后商量了此事,太后是极力赞同的,正如我儿所言,恐怕赞成此事的大有人在,只是这里面的用心却各个不同,大汉将来会如何,我也看不清了!哎,我已经老了,最近头脑也有些昏沉,总是想起当年的事情,奉先啊,等陈留王登基之后,我就辞官在家养老了,将来的事情就要靠你了,可是......”
丁原担心的,正是吕布在政治上的不足,将来陈留王登基,必定有世族会依附到陈留王周围,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各种的勾心斗角,吕布能应付的过来么?
“义父,孩儿经验尚浅,这......”
“哎,我也是担心这点,我儿麾下猛将不少,但还是缺少一个信得过的文官啊!”
吕布也不由得有些惭愧,自己以往对文官都没啥好脸sè,绝对文人都是些只会耍嘴皮子的货sè,所以也没有好好的结交过,现在想来,是自己的想法太过狭隘了,文官体系的存在,就已经充分的说明了文官的重要xìng。
而自己缺乏可靠而又有能力的幕僚也是不争的事实,别的不说,连个军师祭酒都没有,说起来,这实在是有些丢人的,看来得在这方面下功夫啊!
“义父就没有可以推荐的人选么?”百度搜索屋,屋无弹窗,屋提供本TXT下载。
吕布的问题让丁原老脸通红,现在虽然是在说吕布,但是丁原自己又何尝不是有着跟吕布一样的问题呢?丁原的手下,也一样是没有一个出sè的文人啊!
这个问题的根子,其实还是在出身上面,军汉出身的两父子,想要得到文士的承认和倾心相助,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晋身之路不再只是入朝为官,还可以择主而事,将来成就不世功业,或许,从现在开始找也不迟!
第七百零二十九章天有二日
光*二年七月十十rì,丁原在晋阳城甲向天下公开了先帝遗诏,
遗诏中废除了太子辩,指定传位于皇子协。**
同rì,丁原宣布不承认天子的合法地位,在晋阳城中奉皇子协为天子,另组朝廷,号召天下有识之士共聚晋阳,同扶真命天子上位,讨伐矫诏伪命的长安朝廷。
丁原的声明一出,仿佛一声惊雷震动了整个天下,怀着各种各样心思的人们,包括异人们都纷纷的北上晋阳,各路诸侯也纷纷的派出使者前往晋阳。
至于董卓,现在已经明白是被关中的世族给耍了,但是现在他却更不能跟关中世族翻脸了,因为接下来的战斗将回是在文人集团之间展开的刀阀笔争,要打的是谁是正朔的名誉之战,这点上,文人们确实比武将都有能力。
李儒对于关中世族的险恶用心虽然看得通透,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董卓自己并没有有效的文官体系,以及文官的培养选拔体系,因此,董卓的行为才会被关中世族给绑架了,李儒现在的势单力薄有心无力啊!
虽然李儒可以发下狠心,将关中世族杀个血流成河,但是却没有办法在失去了关中世族之后继续维持董卓政权的稳定,继续维持长安朝廷的运作,更没有办法去跟关东世族进行长期的、艰苦卓绝的抗争!
这就像是在饮鸠止渴一样,明知道跟关中世族继续合作下去,对自己的危害和侵蚀就越严重,但是没有办法摆脱关中世族影响的董卓,却只能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哪怕是条不归路,在最后的毁灭到来之前,董卓别无选择,除非现在就选择一起毁灭,或者放弃一切急流勇退!
晋阳的行宫中,正是盛夏时节,小小…的陈留王刘协正在廊下的yīn凉处,仰着小脸看着树上打闹的小鸟,眼神中尽是好奇和羡慕,人类一直都羡慕长翅膀的家伙,这是不是因为人类的灵魂中其实是藏着曾经飞翔的记忆呢?
“殿下,雁北都督吕布将军在外求见!”“快快有请,你们,帮我整理一下衣服,不要在吕布将军的面前失礼。”
在刘协幼小的心灵中,曾将亲眼目睹吕布的强大,因此,他心里对吕布的崇敬和仰慕绝对是毫无虚假的,因此他会在乎自己在吕布心目中的形象,不想丢脸。(.)
“臣吕布见过殿下!”
“将军免礼,请坐!”
吕布笑着直起身子,看着一本正经坐在上座的刘协,心情有点复杂,不过他没有立刻坐下,而是笑着开口道:“殿下,如今天气正好,不如一起到外面走走?”
“好啊!”刘协一下子从地板上蹦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不过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一脸的尴尬和羞惭。
“殿下,请!”吕布毫不在意的笑着,伸手延请。
刘协看了看吕布脸上充满阳光的笑容,也露出了笑脸,迅速的走到吕布的身边,沿着回廊慢慢的走着。
“时间过得真快,又是夏天了!”吕布仰头看着树叶间有些刺目的细碎阳光,眼神有些飘渺:“记得我跟殿下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一到夏天就是下河摸鱼上树抓鸟,还有就是想尽办法的逃学,呵呵,rì子过得可真快啊!”刘协好奇的看着身边高大的吕布,心里幻想着吕布小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他想不出来,因为他从来没有下河摸过鱼,也没有上树抓过鸟,至于百姓家的孩子长什么样、怎么过rì子他也不知道,他以为人人都是跟他一样,过着一样的rì子呢!
却想不到,原来人还有别的活法,而且,那种活法听起来似乎很有趣,而且看吕布的表情,应该是很快乐的rì子!
吕布侧过头,看到刘协正努力的仰着脸看自己,笑了笑蹲了下来,这么一来,两个人就能平视了,虽然有些失礼,但是周围的小黄门和侍女都不敢出声,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殿下,你想做皇帝么?”吕布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刘协努力的想了想,似乎自己的父亲就是皇帝,而且自己的祖母似乎也希望自己做皇帝,看起来,做皇帝是个很厉害的事情,不过,现在不是哥哥在做皇帝么?
“本王不知。”
刘协老实的答道,他不想骗自己最尊敬的人。
吕布笑了笑,略微有些怜悯的看向刘协:“是啊,你还不大明白什么是皇帝呢,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个皇帝,做一个好皇帝!”
“可是……我可以学啊!不过”看着刘协纠结的样子,吕布眼神柔和了下来,笑着问道:“不过什么?”“不过,现在不是辨哥哥在做皇帝么,怎么会让我来做皇帝呢?难道辨哥哥不想做皇帝了么?、“呵呵,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是光帝,也就是你的父皇盅命要你来做皇帝的,所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得做皇帝了,即使不会做,也要学着做,而且还要做一个好皇帝!”
吕布的话让刘协有些明白了,闹了半天,原来是父皇的遗命。
“既然是父皇的遗命,本王一定会遵循的,也会努力的学会如何做皇帝,可是,如何才能做一个好皇帝呢?”刘协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吕布愣了一下,思索了一会之后还是放弃了,如何做一个好皇帝可真是一个巨大的命题,事实上,吕布连如何做好一个太守都还在摸索之中,更别提皇帝了。
“呵呵,这个问题臣不知道,或许,这个问题要在中寻找或许要在做皇帝的过程中寻找,臣是一名武将,保家卫国、开疆拓土,保持我大汉的威严才是臣的本分。”
刘协皱着小小的眉头想了一会,看着吕布认真的说道:“将军是大英雄大汉有将军一定能够威临天下,若是我做了皇帝,一定封将军做大将军,这样,天下就太平了,不会有人敢于造反,将军还能为大汉打下更多的土地,那么我就是个好皇帝了?”
这天真而幼稚的话语中,流露出的是刘协极其简单而直白的思维,看似荒谬无稽,但是细细想来,却又不无道理,吕布愣怔了好一会,才大笑了起来,笑得刘协有些紧张和失措。
“好殿下说得好,臣一定为殿下震慑宵小开疆拓土,保殿下做一个好皇帝!”
刘协听到这话,脸上绽开了开心的笑容,挥舞着小手道:“那就一言为定君子一言袖马难追,将军不可欺我年幼啊!”
“臣不敢戏言,殿下咱们掌为誓可好!”吕布竖起手掌,刘协的小手在吕布的手掌中清脆的一击!
“好!说定了!”刘协的脸上欢快的笑着,对未知的未来充满了憧憬,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因为他有了吕布,一个让他能够充满信心的大英雄的誓言。
八月初一,聚集在晋阳城里的支持者们云集晋阳行宫包括方志文也派出了代表,更多的自然是从全国各地聚集过来想要趁机晋身朝堂的士人。
经过大家的商讨,决定遵照先帝遗诏于九月举办登基大典,同时宣布废除光熹年号,在新的年号公布之前,沿用中平年号(现在为中平三年),宣布现任天子为伪帝,长安朝廷是伪朝廷,同时也号召天下人共讨祸乱大汉的国贼董卓,宣布拒绝接受任何来自长安朝廷的伪诏,呼吁长安朝廷的大臣们尽快弃暗投明,到晋阳扶助真命天子!
这场遗诏事件,终于闹得轰轰烈烈了,这其中当然是因为有各路诸侯在其中兴风作浪。
远在长安的朝廷自然也不甘示弱,立刻宣布了陈留王为叛逆,废除陈留王的王爵,从族谱中将刘协除名,宣布晋阳朝廷为乱党,搜捕所有参与谋朝篡位的贼子逆臣,并发布檄文,声称要集结大军,东出潼关讨伐叛逆。
当然了,这只是喊一喊而已,现在董卓内忧外患,根本就不可能开战,而且,各路诸侯虽然在晋阳大张旗鼓的跟长安唱对台戏,但是却又纷纷的通过非正式的渠道,向董卓讨要好处,摆明了是要左右逢源。
这一切都符合了李儒的预期,董卓虽然很生气,尤其是对自己上了赵温这个老混蛋的恶当而生气,但是同时也发现,事情还没有到火烧眉毛的境地,所以倒也没有作出什么疯狂的举动,相反,董卓的意外隐忍让关中世族的各位都有些不安了。
在各方的推动之下,大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两个天子,两个朝廷,而且还都是有效的朝廷,智脑甚至也承认这两个朝廷都拥有着同样的权力和效力。
更奇妙的是,这两个朝廷还是同一个阵营的,不过也是,都是姓刘的嘛,一家人打架而已。
不过这种奇怪的设定,让游戏变得更复杂化,各方的关系也更加的微妙,从全局上看,两个朝廷进一步弱化了中〗央集权,这是在给诸侯乱战进一步的松绑,从小的方面看,也就是说未来的战争会更多更频繁,这倒是充分的符合了战争游戏的jīng神。
因此,广大的玩家对这个奇怪的变化是充分支持的,甚至是欢呼雀跃的!
只是玩家们似乎都忽略了,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再也无法预知的新时代,玩家们再也没有了预知未来的优势,智脑已经煞费苦心的悄然将之抹杀了。
第七百二十六章刘虞来访

作为一个皇族,刘虞对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有没有兴趣?那肯定是有的,问题是刘虞不是刘辩那种唯唯诺诺的胆小鬼,更不是刘协那个鼻涕娃,因此刘虞知道,现在的这个皇帝可是不好当的。
先帝为之耿耿于怀数十载的世族尾大不掉的问题刘虞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更要命的是,现在做大的不仅仅是世族,还有军阀,这些军阀比世族更加的蛮横和危险,有鉴于此,刘虞早早的就熄灭了心中那一朵不切实际的火苗,因为刘虞知道自己的斤两。
但是出于一个刘氏子弟的本能,刘虞对现在这个局面感到忧虑,分裂的事情不是没有出现过,最后也是需要靠战争来解决问题,刘氏的江山也没有丢,但是,那个时候似乎没有现在这种复杂的情况,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刘氏出了一个绝世的英才,然后完成了大汉的中兴,但是现在呢?
郁闷的刘虞环顾左右,居然没有能够商量的人,于是刘虞头脑一热居然去了密云,又或许他是想去看看密云这个城市,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总是会让人觉得人生还是有奔头的。
“刘老大人,您可真是稀客啊!怎么忽然想着来我这个边镇小城了!”
“呵呵,方大人还是那么谦虚啊,你这里若是叫小城,我那里就成小村了。”
“哈哈.....老大人请!”
方志文伸手延客,很高兴的将刘虞迎进了会客室,今天的天气不错,会客室的帘子全都卷了起来,四面都通通透透的,暖乎乎的夏风带着不知名的huā草清香,灌满了整间房子,让人有种置身于大自然的开朗和轻松的感觉。
刘虞捧着香茗,也不由得舒服的叹了口气,这才叫生活啊!
两人随口的寒暄了几句,又交流了一下最近商贸物流方面的问题,然后刘虞将话题转向了双子星朝廷的问题。
“方大人,最近的局势有些乱啊,两个朝廷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有时候,老夫都觉得有些糊涂,到底应该听谁的呢?若是陈留王早早的公开这封遗诏或许就不是今天的这个尴尬局面了。”
刘虞放下手里的茶盏,一抹忧虑慢慢的爬上眉头,驱走了惬意的夏rì微风。
方志文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若有所悟的摇头道:“老大人此言大谬,若是这封遗诏在洛阳的时候就公布的话,洛阳城里城外恐怕早就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了!”
刘虞一怔,随即也点了头,方志文的话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真的会发生的情景,刘虞无奈的摇头,看来,今天的这个局面仿佛是注定了一样,难道这都是上天的安排么?难道大汉早就注定了要分裂么?
“俗话说天无二rì,如今大汉却有两个太阳,这,这叫人如何能不心急如焚那!身为刘氏子孙,真是担心无颜去见老祖宗啊!”
刘虞很少这么直白的表露自己的情感,或许这事真的让他着急上火了,又或者他对于刘氏家族的感情实在是太深了?
方志文眼睛转了转,笑着说道:“老大人也不必如此忧心,俗话说肉烂在锅里它还是你的肉,没跑别人家去,呵呵,虽然现在晋阳和长安各说各有理,不过那不要紧,反正都是刘氏子弟,而且还是亲生兄弟,不过是家里人打架罢了,打来打去,不是还是刘氏的天下么,不是依然是大汉的社稷么!”
方志文这一番话其实颇有些误导,且不说现在这两兄弟都还是别人的傀儡,谁也不能保证这打着打着是不是这天下就改姓了,单说这亲兄弟两个打得头破血流尸积如山难道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兄弟两打架’就能一言带过?
不过,刘虞现在也只能这样想,如果他有能力去改变,早就动手了,何必要跑来这里向方志文大吐苦水呢,要知道,方志文可是他的敌人呢!
刘虞苦笑了一下,收拾了自己的心情,抬头看着方志文问道:“方大人支持哪一个朝廷呢?”
方志文狡猾的一翘嘴角:“当然是都支持了,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就是亲兄弟两打架,我们外人一掺乎进去,这xìng质就不同了,因此啊我两边都支持,而且我方志文是边将,分内的责任是守土开疆,做好了这个,我就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天下,因此我只要安心的等着他们打出一个结果来就是了。”
刘虞明白了,方志文这是要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了,而且还能够左右逢源两边的好处,说得难听点就是谁给好处他就站那边,这种事情方志文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总是这么干!
至于他说的不掺乎天子家事,谁信谁是傻子!
“呵呵,方大人真是个忠臣啊!知道恪守本分,不做逾距之事,当为天下楷模!”
方志文嘿嘿的一笑,你个老头来找我诉苦我也奉茶招待了,而且多多少少的也出言安慰了吧,做人怎么能这么样呢?转头就来出言讽刺,很是不地道啊!
“嘿嘿,老大人过奖了,在下做得还非常的不够,这方面还要多多的向老大人学习啊!”
刘虞撇了撇嘴:“方大人觉得晋阳与长安会不会真的打起来?董卓传檄天下,似乎有动手的迹象啊!”
方志文心说,你老头这次跑来就是为了这事吧?放心,老子才不去中原掺乎,在外围捞些好处就足够了,还是踏实的发展自己的领地比较好,这诸侯混战没个几十年怕是消停不下来,当然,这话方志文可不会告诉刘虞。
“董卓?老大人大可放心,董卓那就是瞎叫唤,如果能打的话他也不会跑回关中去,再说了,听说董卓正在对汉中用兵,并且想一举平了白马羌,彻底安顿好后路,而且关中与西凉之地没有几年时间,也很难真正的形成合力,所以东出潼关不过是痴人说梦,或者是故作姿态罢了,大人完全不必理会!”
刘虞微微的一笑,抚了抚胡须道:“那么袁术呢?袁氏会不会想要迎回陈留王,毕竟洛阳已经修复了。”
“这个怕也是不会的,现在袁术已经是四面楚歌了,又何必再给自己树敌呢,我看丁原可能会趁着这个机会,聚集支持者,同时也会对周围的诸侯示好,然后尽量的将目标转移到董卓身上去。”
刘虞再次点了点头:“若是如此,中原的事情恐怕也消停不下来,方大人没有考虑去晋阳觐见陈留王么?”
“我?怎么会,如果要去的话,不是还要去长安城觐见陛下,问题是,我害怕董卓会对我不利呢,呵呵。再说了,中原现在乱糟糟的,我这一去就容易引起误会啊,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密云恪尽值守好了。”
方志文半真半假的说道,但是却坚决的表示出不会出兵参与晋阳和长安之间斗争的态度,甚至连中原乱战也不会去掺乎。
刘虞的眼睛眯了眯,似乎暗暗的点了点头,又好像偷偷的松了口气:“方大人所言甚是,中原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驻守边镇的就守好边疆。说起这事,黄巾贼最近似乎低调了许多,会不会是有什么yīn谋,?我听说张氏三兄弟似乎起了龃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方志文点了点头道:“这事我也有所听闻,张氏兄弟不合的种子据说早就存在,而上次张角重病时的安排,更是让张宝、张梁有了异样的想法,其实要我说呢,他们三兄弟最好一个在太行,一个去泰山,再一个去桐柏山,则天下太平了!”
“咳咳方大人怕是说反了吧,如果那样就不是天下太平,而是天下不太平了!”
刘虞差点被一口茶水给呛死,你方志文无君无父就罢了,自己偷偷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过也不用当着我这个皇家子弟的面来给逆贼出主意吧!
刘虞现在已经有些担心,方志文是不是已经将这个坏主意告诉了张角了,方志文与张角暗中勾搭的事情刘虞自然是清楚的,事实上,刘虞也曾偷偷的卖过粮食给张角,为的就是让张角吃饱了好跟袁绍和韩馥干仗去。
当然了,其中自己也赚了一些贴补军需,养军队绝对是很huā钱的事情。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起来:“呵呵,一时嘴快,一时嘴快啊!不过,这三兄弟之所以闹起来跟周边的环境稳定也有关系,若是老大人有心,也可以想办法推波助澜嘛!”
刘虞奇怪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这家伙鼓励自己去推波助澜,会不会转头就将自己卖给了张角?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也不会啊,毕竟自己的地盘被黄巾军攻打sāo扰,对方志文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真的可以!?”
“这个,真的可以,若果老大人需要帮助,我也可以适当的提供情报上的帮助,老大人也应该知道,我对黄巾贼还是有些了解的。”
刘虞的眉头皱了起来,方志文想要借助自己的手来分裂黄巾军,这是为何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对方志文有利的好处,自己怎么看不出来呢?!
第七百三十一章许昌易手
【感谢‘陆压真真人’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sp;大大的慷慨打赏!大家或许注意到上一章的章节号错误了,应该是‘七百三十’章,没法更改了,请大家自行脑补!顺便,继续召唤各种票票支持,谢谢!】
刘虞确实不可能知道如果张角三兄弟闹僵了方志文会有什么好处,这里面的好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方志文真的希望这三兄弟能够分散到三个山头去。
一来,这对泰山和桐柏山黄巾军的延续和壮大是有好处的,二来,对冀州张角的实力也是有好处的,张角必须迅速的提升实力,以应对袁绍正在急剧壮大的实力,如果张宝、张梁在冀州恋栈不去,张角的力量都要消耗在内耗上面了,更重要的是时间耗不起。
这个年代就是一个百舸争流的时代,不进则退,如果张角不能快速的提高,迟早会成了袁绍的盘中餐,而方志文又能够帮他几次呢?
这次在青州方志文的出手,就差点跟袁绍撕破了脸皮,若是方志文在冀州直接支持张角,恐怕袁绍就不得不跟方志文开战了,这可不是方志文想要的结局。
而方志文鼓动刘虞去插手挑拨张角三兄弟,目的是想要提前给张角打预防针,当张角三兄弟的矛盾被提前激化,并且到了无法收拾的情况时,张角为了避免矛盾,肯定会将张宝、张梁赶出冀州。
如果这个矛盾被张角继续的压制下去,等到袁绍安定了中原之后,或者是吕布有了可靠的文官体系之后,又或者韩馥忽然转了xìng子之后,总之,在周围的势力有了充分的准备并且腾出手的时候,张氏三兄弟的矛盾再爆发的话,等待他们的,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说穿了,就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