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91部分

中一阵,这样的话也许能够更有效的杀伤这一阵的白马义从,总算不是太亏!
“截断!合阵!”
公孙瓒更狠,直接就将被纪灵向右截断的锋矢阵放弃了,而降后面的骑兵全部都合在一路。一边与纪灵偏向右的骑兵错身而过,一边拼命的拉弓放箭,这种好机会这些jīng锐骑兵又怎么会错过呢!
这就是部队对战阵训练度不同造成的差距,纪灵明明知道该如何应对,但是就是实现不了,而公孙瓒的部队却能完美的执行公孙瓒的指令,整个骑兵部队时分时合,居然将变阵玩得流畅无比,甚至这些骑兵无需命令,就能准确的抓住对手变阵不及的缺失,顺手给于对手狠狠的打击。
纪灵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不用锋矢阵,而是应该用锥形阵,至少将道路尽量的堵上,逼迫对手进行决战!
其实这也不过是纪灵自己的的看法,若是真用了锋矢阵,现在也未必就能占到便宜!
“杀!~”
“shè击,shè击!”
“啊!~”
“唏律律~”
隆隆的战马奔驰中,无数的战士从马上被shè了下来,无数的战士被敌军的长枪捅了下去,在滚滚的铁蹄洪流中,这些可怜的战士们已经化作了血肉泥浆,与大地同在了!
骑兵的对冲真的很残酷,残酷的连思考和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双方就已经错身而过,然后你会发现,你身边的队友少了许多,多出了许多没有骑士的战马,甚至你都不知道他是何时不见的,所以,骑士们没有仇恨,因为不知道该恨谁!
纪灵来不及点算损失,反正自己的损失肯定比敌军大,现在要赶紧掉头,与敌军进行第二次对冲!
只是,还没有等减速的纪灵军开始掉头,从树林的侧面,紧贴着树林忽然冲出了一彪骑兵,挟着如雷的蹄声和喊杀声,仿佛狂澜一般一头冲进了纪灵的骑兵队。
严纲选择的时机非常好,纪灵的部队正在减速,心神也已经放松,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突袭顿时让敌军陷入了最大的恐慌,而切严纲是从侧后突破,然后沿着纪灵骑兵队前进的方向拼命的向前冲击。
严纲根本就不在乎杀伤,而是拼命的向前,努力的保持速度,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停下,一旦被迫停下,就会形成混战,那么等会公孙瓒的部队完成转向重新杀回来的时候,可是不会顾忌友军还是敌军,只要在前面的,都是宰杀的对象!
“杀!杀~不要停,加速!加速!!”
纪灵心里一片冰凉,刚才就觉得有些不对,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是公孙瓒的部队数量有些少了,却原来是在树林的外面设下了伏兵,正好趁着自己减速整队的时候发起了冲击,纪灵就算再不会指挥骑兵,也能想到一会公孙瓒掉头回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而且,公孙瓒掉头的速度必定是很快的!
“加速!加速!全速脱离这个地区!”
纪灵有些后悔选择了这个狭长的战斗区域,自己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于地,只有拼命向前,希望能赶到前面开阔一些的地方,才能想办法摆脱冲进了自己心腹之中的敌军!
“前队做后队,后队做前队,全军转向!”
另一边公孙瓒已经在转向了,而且速度极快,几乎像是流水一般自然,然后,整个骑队忽然掉了个方向,急速朝着已经混乱一团的纪灵骑兵冲去!
一里的距离,加速只需要三十几秒,没有安全脱离的骑兵顿时被公孙瓒的锥形阵追上了,这回公孙瓒是要实现杀伤有生力量的目的了!
纪灵在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尽力的收拢自己的部队组成战阵,严纲在侧面追,一边用短弓追shè,一边不断的sāo扰企图向中军靠拢的纪灵骑兵,而公孙瓒则跟在后面,一边将所有掉队的敌军干掉,一边收拢自己的伤兵和掉队的士兵。
双方一追一逃,直接的就跑出了十几里,纪灵也终于寻找到了开阔地,利用断尾的战术阻挡了严纲一下,然后分几路分散逃跑。
公孙瓒追了一阵,然后命令严纲继续追击,自己的带队直奔孟津渡而去。
纪灵大败之后,狂奔了半夜,终于收拢了自己的部队一点数,出击时带着三万骑兵,现在剩下不到五千,这个时候纪灵有两个选择,修整一下之后,立刻想办法去突袭公孙瓒的步兵,就算不能造成实际战果,也能迟滞敌军的行动。
另一个选择,自然是夹着尾巴会孟津渡去,然后等着公孙瓒攻打营地了!
纪灵犹豫了半天,始终拿不定主意。
“将军,我们还是尽快赶回孟津渡去吧?”
“可是.....靠这些骑兵在孟津渡根本起不到作用,相反,如果这支骑兵游离在外,或许能够迟滞敌军的步兵!”
纪灵对桥玄的建议反驳的并不坚决,这让桥玄明白了纪灵的犹豫心态,立刻开口辩驳道:“不然,将军也说了,只是迟滞,敌军有更多的骑兵,只要公孙瓒能抽出一万骑兵,就能将我们骑兵的作用完全封杀,而步兵则会轻松的对孟津渡展开攻击,而孟津渡外无高墙厚垒,内无将军坐镇,岂不危矣?!”
“这”纪灵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脸上占满了泥血,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异样的恐怖。
“将军,不如这样,骑兵由我率领去sāo扰敌军的步兵,而将军则间道赶回孟津渡大营主持一切!”
桥玄咬了咬牙,提出了这个建议,桥玄知道,自己的这个建议很可能将自己陷入了死地!
纪灵猛地抬头看向桥玄,桥玄不为所动的回视着纪灵,纪灵摇了摇头:“不,不需要这样,这点骑兵连牵制的作用都没有,我们这次败了,败了就是败了,再不愿意也得承认,在骑兵指挥和战术上,我确实不如公孙瓒多矣,不过,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已,你我都要留着有用之身,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胜利者!”
“将军”
“上马,全军回营!”
纪灵说完,自己当先站起来几大步跨到战马身边,一用力翻身上马,身子在马上挺得笔直,完全不像是一个惨败了将军,反而像是一个凯旋的英雄!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二十四章退守南岸
公孙瓒对与纪灵这么光棍的就认输跑回了孟津渡也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纪灵就算在经验上和能力上有所欠缺,输掉了昨夜的骑兵战,但是纪灵到底也还是一名大将,如果不肯认输继续纠缠在外,导致了孟津渡数万守军有失,那才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公孙瓒随即大军压境,直接在北岸营寨不远处扎下了营寨,稍事修整之后就打算展开攻击,老实说,孟津渡的营地就算经过了加紧的建设和加固,也是没有办法跟城墙相比的,花些功夫总是能攻下来,除非纪灵有大批的援军到来,可以从侧面或者正面逼退公孙瓒。(.)
听闻孟津渡大战开始,不少的玩家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不过孟津渡的渡口已经被封闭了,只能有别的渡口转道,或者干脆就直接做邮驿马车到温县,然后再从温县南下。
只是这么一来,下令封锁孟津渡的纪灵的声望在玩家心目中大跌,于是,绝大多数赶来凑热闹的玩家都到公孙瓒的营地领取了任务,这让公孙瓒开心不已,正准备攻打营寨,就平白的多了这么多的远程打击部队,这岂不是瞌睡碰到枕头!
而纪灵则再次的后悔不已,小瞧了异人的力量,又一次让他吃足了苦头,这一连串的失败终于让纪灵开始重新的审视自己,看起来自己身上的不足还是太多了,而每一个毛病都可能在在战争中成为致命的漏洞。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纪灵直接列队出阵,在营寨前布下了大阵,这个策略其实也不能说不好。因为营寨的坚固程度有限,死守的效果肯定不会太好。还不如用战阵诱对方来攻,以达到消耗对手的目的,若是公孙瓒愿意用骑兵冲阵那就更好了,正好让公孙瓒见识一下步兵阵是如何破骑兵的!
可惜的是,公孙瓒这种老狐狸又怎么会上这种简单的当,如果在昨天之前,面对主动求战的纪灵,公孙瓒还会有些挠头,虽然破步兵阵也不是不行。但是公孙瓒可不想自己的损失太大。正好,昨天下午陆续到达的异人接取了大量的远程打击任务,而现在纪灵傻乎乎的排出战阵,正好给远程打击部队送菜啊!
“步兵阵前推一百步!”
“两翼骑兵阵保持不动!”
“远程打击部队推进两百步。**准备攻击!”
“砰砰!~”
先发打击的居然是营地里的远程打击部队。纪灵虽然经验差点,但是又不是笨蛋,见到敌军达到了远程部队的打击范围。立刻下令远程部队攻击!
但是,纪灵没有发现,推进的步兵都是刀盾兵,没有别的兵种,弩兵却站立在后面,见到漫天飞舞的碎石。刀盾兵立刻组成了盾阵防御,同时。后面的弩兵忽地变阵,变成了一个稀疏的纵列阵,而在他们让出来的空隙里,一架架的抛石机正在快速的推进!
这一个变阵真是恰到好处,仿佛演练过无数次一样,投石机快速的穿过弩兵阵,在盾兵阵后快速的展开,而盾兵阵在夹在一架架投石机中间,这是为了在遭到打击的时候,用盾阵来保护投石机的cāo作士兵。
“甲队齐shè!放!”
“乙队齐shè!放!”
“重装!重装!”
“敌袭!注意防御!”
公孙瓒的部队仿佛一架机器一样,有条不紊的对纪灵的营地和部队展开了打击。
纪灵一看形势不妙,立刻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但是在公孙瓒大量的投石机打击下,不但营地内的远程部队遭到了覆盖打击,在营地外列阵的步兵也遭到了惨重的打击,开战不到一刻钟,纪灵就屁滚尿流的缩了回去,一点算,又损失了差不多三千人,还好撤得快,不然损失更惨重。
纪灵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公孙瓒会有那么多的投石机,这显然不符合事先的情报,甚至也不符合现实,若是公孙瓒带了这么多的投石机,他的部队不可能会有这么快的运动速度啊!
不久之后,副官从各种却道得到了消息,证实是有大量的异人加入了公孙瓒的营地,为公孙瓒提供了大量的远程打击能力,这就是事情的真相,而当纪灵得知这些异人大都是因为自己不开放孟津渡口而一怒加入了公孙瓒的事实之后,不由得仰天长叹……昨晚,袁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他突发奇想,想要利用俞涉南下经过许昌的时候顺道取下许昌,要知道,许昌就像是套在自己脖子上绳索,袁术一直都想要除之而后快,只是一直也腾不出手来,现在还不容易有机会了,袁术自然不会放过,而且他还对此得意洋洋,觉得自己的脑袋好使。
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状况之后,袁术终于知道,自己的脑袋不但不好使,而且是很不好使,好好的一件事,现在竟然搞成了一团糟,眼看着淮南不保,许昌也拿不下来,公孙瓒这边有猛攻孟津,连纪灵都连连失利,张邈、刘岱也是蠢蠢yù动,张扬、董卓想必也不会只看热闹,还有南边那个虎视眈眈的卖草鞋的。
一想到这些,袁术就头痛yù裂,结果一个晚上也没有睡好,让他近来有些瘦削的脸更是凹陷憔悴得吓人。身边的妾侍也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引起了袁术的不快而遭致杀身之祸。
“主公……你们终于来了!”袁术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见到父母一样,这个时候,袁术才发现有下属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怎么样,有消息了么?”
袁术有些急切的问道,一大早,这些官员们的脸上都显得没jīng打采的,相比昨晚都没有睡好,再加上早上得到的坏消息,大家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主公,我们得到最新的消息,张邈的部队有移动,宛城刘备也在集结部队。”
“这.....好一帮贼心不死的恶棍!”袁术气得浑身直抖,这是趁火打劫,**裸的趁火打劫!
杨弘叹了口气,上前拱了拱手道:“主公制怒!现在生气也没有用了,还是想想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
袁术心里腾地窜起一股无名火,在一众臣属的脸上扫视了一圈,袁术总觉得大家似乎在怨怪自己,怨怪自己一错再错,知道现在将大好的局面搞成了一团糟!
怒火高炙的袁术看向杨弘,却见杨弘正用冷清的眼神看着自己,袁术的头脑算是清明了一点,对,不管如何,现在要先将局面稳定下来,否则一切都完了!
“广起,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袁术尽力的压下心里的愤怒和不安,尽量用平和的声音问道,但是声音里的嘶哑和颤抖,却是不能完全掩饰的住的。
杨弘踏前一步,正面面对这袁术,这是奏对了,是臣属正式的也是最终的意见。
“属下以为,现在情势看似处处危急,实则根源在一,即使我军兵员不足而领地太广,才会造成如今的局面,因此,属下认为应该放弃淮南,将淮南守军北调,全力吃下许昌,稳固颍川,与朱隽将军连成一片,再图反攻谯郡或者陈留。至于北方,严守即可,我军在司隶虽然进取不足,但是守成有余。孟津渡北岸可以让出去,以缓和与公孙瓒的关系,公孙瓒原本也没有实力继续南进,张扬自顾尚且不暇,何谈南下,董卓恶名昭彰,岂会东来,刘备与我面临的局面何其相似,难道他还不能引以为戒么?至于张邈之流,有张勋将军在中牟坐镇,必不敢动!如此一来,看似丢掉了淮南,但是我军却更行抱团,反过来,淮南的包袱甩给了曹cāo之后,又会引发刘岱、张邈、曹cāo三人对陈国、梁国、沛国的垂涎,届时我们可以商讨与之合击曹cāo,则谯郡、淮南具归我手!”
杨弘侃侃而谈,袁术听得眼神越来越亮,连其他的文武将领也都频频点头,杨弘的战略构想无疑是非常切合实际的,他的眼光和分析也是令人信服的,而且其措施看起来也能有效的稳定当前的局势,至于将来反攻谯郡和淮南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但是如果司隶、颍川、汝南三地治理得当,这种可能xìng也不是没有的。
“哦?这么说来,淮南之失未必是坏事了?”袁术还是从心里在为自己找借口。
杨弘笑了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失去淮南等于是事实帮我们做了选择,暂时的收缩是为了力量更集中,就像握紧拳头才能更有效的打击对手一样,主公您觉得呢?”
“有理,非常有道理,失去淮南却换来了我们的主动权,以及更好的发展前景,看来这得失之间自有天意啊!哈哈……主公,那么……我觉得广起的建言很好,就按照广起的谋划办,各位还有什么意见么……光熹二年六月二十一rì,孟津之战开战三天后,纪灵的部队趁夜南渡,然后一把大火烧掉了北岸的营地,让公孙瓒只能先是望火兴叹,继而望着黄河滔滔的河水兴叹,这一仗打到这里已经完全打不下去了。RQ
第七百零二十五章黄河上的争夺者
【鞠躬感谢‘铁钟’大大投出宝贵的***!期待大家的票票支持!】
蒋钦骑在马上,略微有些得意的左顾右盼,战马似乎也有些想要撒欢的,猛地向前蹿了一下,蒋钦身体摇晃了一下,赶紧抓紧了缰绳,脸上不由得浮上一丝愧sè,骑术还是不行啊!不知道主公的钓鱼等级多少级了,自己的骑术还卡在49级上呢!
“笨马,别瞎蹿,好好的走路!”
蒋钦座下的棕sè的铜爵名马委屈的扭头看了主人一眼,又回过头去欢快的小跑着,速度似乎还稍微加快了一点,蒋钦有些哭笑不得。
蒋钦的部队正在向阳平港口方向前进,这里是韩馥的黄河水军港口,而突袭这个港口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夺取黄河航道的掌控权。
实际上,方志文的海军雄霸渤海、黄海,对黄河航道原本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控制yù,只要韩馥能让方志文的船队畅通无阻,方志文根本就不想染指黄河航道,年初的时候中原乱象丛生,那时候韩馥似乎并不介意方志文大规模的船队在黄河上游荡。
但是随着中原局势趋稳,韩馥对黄河航道的控制也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当方志文突然将公孙瓒通过黄河运送到河内郡之后,韩馥几乎公开与方志文翻脸了。后续公孙家的族人和资产的转移运送,方志文不得不发包出去,委托了各个商行来进行,这让方志文及其恼火。
不过,河道的争夺与大海上的征战不同,大海上的征战一靠船只、二靠将兵,而在黄河这种水流比较快的河道中,不但要比船只的战力、将兵的勇猛,更是要看地利的优势在谁!
简单的说,就算你有强大的战舰和部队,但是人家占据了上游,不时的弄一批火船顺流而下,低成本高杀伤,你怎么进攻呢?
因此,想要争夺河道的控制权,就必须配合陆路的作战,拿下或者摧毁对手的补给后勤基地,断绝敌军的持续作战能力。因此,现在周泰率军在水流相对缓慢,河道比较开阔的阳平下游的黄河上与程涣率领的水军对峙,而蒋钦则连夜走陆路,从平原方向直扑阳平水寨,企图一举拿下阳平水寨,迫使韩馥的水军向上游撤退。
阳平水寨与阳平城相隔二十里,遥遥相望,蒋钦绕了一次远路,夜行晓宿从北边先穿过阳平,然后再折向南边,用了两夜一天的时间,紧赶慢赶的抢在第二天的凌晨时分到了阳平水寨的西侧。
韩馥的水军可以说是相当的大意,其实这也很正常,从明面上来说,韩馥与方志文并未正式的开战,争夺航道这也只能算是摩擦,远远还没有到正式开战的地步,但是,韩馥显然低估了方志文对黄河航道的迫切心情,要知道,现在黄河航道可是连接两京的要道,方志文想要将生意做到两京去,那么打通黄河航道就相当的重要了。
但是韩馥偏偏在这个时候想要利用黄河航道卡方志文的脖子,这显然是方志文所不能接受的,而且方志文不是那些中原的假道学,他是边镇的铁血将领,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方志文将战争的阀值看得很低,这就是韩馥和沮授的误判。
也因此,韩馥对方志文居然大胆的从陆路奔袭阳平水寨这几乎是毫无准备的。
阳平水寨是程涣的地盘,韩馥的另一个水寨在上游的白马津,那里是赵浮领军。而现在程涣正在下游的河面上跟周泰顶牛,寨中尽是辅兵老弱,而且蒋钦还十分小心的进行了凌晨突袭,这个战果不想可知。
蒋钦亲自率队,已经达到了六阶瓶颈的蒋钦对战斗是极其渴望的,可惜的是在阳平水寨中,只有老弱残兵,蒋钦亲自偷袭之下,不到半刻就拿下了营寨的大门,然后一万多海军突击队冲进了营寨,连杀带吓很快就将阳平营寨拿下,但是此刻阳平营寨的jǐng讯却已经是发了出去的。
“将军,营寨内找到的船只都是小船,一次xìng运送部队渡河怕是不行!”
副将的汇报让蒋钦有些麻爪了,这里可是敌军腹地,如果不能及时的撤离,麻烦就大了。
“不管这么多了,能撤多少就撤多少,然后再返回来装运,估计要几趟才能完成?还有,这里有现成的木栅,放倒了就是木排,现在水流稳定,又没有大风,正好将物资装在木排上,节省下船只的空间,尽量多装将士。”
“诺!属下这就去办!”
“好,我带两千兵去寨外埋伏,敌军从阳平成里出来的,肯定是骑兵,数量也不会多,我去尽量的迟滞敌军,你们不用管我,至尽量的将东西运过河去,如果有可能将俘虏也带走!”
“将军,那你怎么办?”
“放心,我折了他们的前锋,他们必疑神疑鬼,等到他们想明白了再回来的时候,你们的船只肯定也回转了!”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不能再耽搁了!装满一只走一只!”
“很好,速去!”
蒋钦点了两千兵,其中一千是他的亲卫,唯一比较遗憾的是这里没有战马,否则有两千骑兵的话,一定会让赶来紧急支援的韩馥军吃个大苦头!
阳平城里的守军是潘凤,北边的乐平也是潘凤的地头,这两处统归潘凤指挥,作为防御平原郡袁绍的前线部队。
今rì潘凤正好在阳平宿夜,却没有想到凌晨时分阳平水寨忽然有jǐng,虽然jǐng号的时间很短,但是潘凤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阳平的。
就算韩馥再笨,沮授也是一个优秀,甚至是顶尖的军事战略家,对于黄河上的争端,又岂能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呢,潘凤到阳平来,就是为了防止阳平寨水军出击之后,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而且还发生得这么快。
潘凤不会认为这是阳平寨的守军摆了乌龙,而是立刻发出了敌袭的jǐng告,一方面唤醒阳平守军严守城池,另一反面潘凤带着自己的亲兵和城中召集的机动部队一共五千骑兵立刻整队出发,并下令后续的两万步兵随后跟进。
阳平水寨的地形四面开阔,因此潘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担心,自己将斥候撒了出去,这种平原上也不大可能进行埋伏,即使有,也很容易被发现。
只可惜,潘凤完全没有想到,蒋钦是海军将领,因此他的兵都会游水潜水,他们埋伏的地方,根本就是一条河汊,当潘凤部队经过的时候,只有百十步距离的河汊中,忽然冒出了一群伏兵。
过水的弓箭自然是用不成的,而且蒋钦也没有给自己的部队准备弓箭,在水面上作战,还有一个功夫是必学的,那就是掷叉,这个可是打劫打渔必备神技,因此,丰宁海军的水手和水兵们都会随身带着两柄短鱼叉,现在蒋钦突袭用的就是这玩意。
“再掷!拔刀!杀啊~!”
蒋钦仍然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的掼出了四支短鱼叉,将几名将领直接掀翻下马,然后从小河道中一跃而上,奔着将旗下的那员持长柄战斧的家伙冲了过去。
现在双方的距离短,潘凤本来就走在靠前的位置上,加上一阵鱼叉急袭,让潘凤的亲卫死伤惨重,潘凤与蒋钦之间只剩下两名亲卫。
蒋钦身手极其灵活矫健,扭腰避开一名卫兵的战马,手里的长刀顺手斜劈,将那名卫兵连人带马劈做两段,同时一矮身,避开了另外一名卫兵的环首刀,左手一伸,准确的抓住了那名卫兵持刀的手腕,腰胯用力,直接将那卫兵从马上拽了下来,一把掼在地上,‘咔嚓’一声,脖子直接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蒋钦身形伏地一个旋身,晃过那名还没有完全落地的卫兵尸体,手里的刀旋斩而出,目标正是潘凤的战马前腿。
潘凤大怒,怒喝一声战斧向下直捣而出,巨大的战斧居然发出烈烈的响声,威势十分的骇人,蒋钦心里微微一凛,同时也是喜上眉梢,终于有一个好对手了!
蒋钦刀光冷如月芒,潘凤战斧狂似烈火,但是双方兵器交击,却只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潘凤心道不好,蒋钦的那一刀看似势大力沉,但撞击的霎那却好似轻若无物一般,这一招,蒋钦是跟方志文学的,确实好用啊!
蒋钦垫步旋身,这是步对骑的典型战法,潘凤一招用老,赶紧顺势将战斧由前向后滑去,就像是犁地一样,在地面上犁开一道深沟,很显然,他的战斧有些失控了。
虽然潘凤的斧头掀着尘土带着呼啸威势十分吓人,但是斧尖入地肯定是阻碍了战斧的速度的,这时蒋钦已经将缩在胸腹间的长刀借助旋转的力量挥击而出,寒芒一闪而逝,速度竟又比刚才更快了一线!
‘咔嚓!’
蒋钦的刀掠过了潘凤战马的后腿,蒋钦借势在地上一个翻滚,随后弹跃而起,手里的刀幻出一弯耀眼的光弧,凌空向潘凤身后的卫兵挥去,掀起一片断肢血雨。
幸好蒋钦之前的突袭阻挡了骑队的速度,同时潘凤的骑队本身也没有全速冲锋,而是在赶路而已,速度没有全开,这才让蒋钦的冲击得手,得手之后的蒋钦势不饶人,在马背上不断的弹跃,就像在战船上跳来跳去一样,所过之处都是一片血雨腥风。
第七百零二十六章黄河谁说了算
这个时候,埋伏在周围的海军突击队也冲进了骑队,失去了速度的骑兵被这群灵活矫健的海军缠住,完全没有了优势,甚至娄于潘凤的落马心里产生了恐惧,面潘凤自己的亲卫则不要命的去抢救潘凤,部队更是无人指挥。.
幸好潘凤也不是弱者,迅速的杀开一条血路与自己的卫队汇合,换了一匹战马之后,因为看不清到底有多少的伏兵,潘凤衡量了一下,还是谨慎的先拉开距离,这也是骑兵对步兵的常识。
只不过蒋钦却得理不饶人,居然紧紧的追赶想要拉开距离的潘凤,这么一来,潘凤的战术动作,居然被理解成了逃跑,于是骑兵们不顾一切的狂奔撤退了,潘凤愕然,无奈之下也被囊挟着跑了回去,这一跑就是十里地,直到与自己的步兵汇合才停了下来。
回头看时,伏兵早就不见了踪影,而阳平水寨此时却已经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潘凤惨笑!
回到刚才被伏击的战场上,敌军似乎走得很匆忙,并没有打扫战场,但是却没有找到一具敌军的尸体,潘凤到最后也不知道倒是谁、有多少人偷袭了自己,只能猜测应该是方志文的手笔,另外让他记忆尤深的就是那名黑脸膛、使一柄齐肩长刀的汉子。
阳平被袭,水寥不但被抢掠一空,而且最后还被付诸一炬,在下游与周泰对峙的程涣无奈之下只好撤退再耗下去,自己没有被打败,先要被饿死了。
跟着程涣向前推进的周泰在中午就与南岸的蒋钦汇合了,见到蒋钦的部队损失不大,周泰也松了口气,但是看到蒋钦还带着不少的老弱俘虏,周泰就有些不解了。
“军师,这些老弱不是您叫蒋钦弄回来的?”
华歆正抚着胡须得意的看着向船上搬运东西的水手,听到周泰的问题,眼神随意的在岸上寻找正骑着战马跑来跑去的蒋钦呵呵的笑着道:“是啊!左右也是人口嘛!”
“这……这些人口有用?”
“怎么没用,能种地做活就有用,何况我们密云一些是女多男少,至少这些男人还能生娃娃呢!呵呵。”
周泰脸上很圃,低声道:“我想问的就是这个?”
“哈哈小子,赶紧成家,然后你就知道这些老弱有没有用了!”
华歆大乐,放声的笑了起来,声音居然也洪亮得很,看来这一段时间的随军行动不但没有累垮他反而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强壮了!
“军师,我们还继续向白马津推进么?”
“这是肯定的,不过一定要小心韩馥的反扑,毕竟我们没有地利。/”
华歆成功的被周泰转移了视线,神情严肃的说道。
周泰肃然点头:“我明白,水急狭窄的地方,都必须万分小心,
陆路和天上的侦查也不能少,特别是夜里,更是要在陆路同时放下大量的明暗哨。”
“嗯你明白就好,谨慎不一定能让你取胜,但是肯定能防止失败!”
“承教了!”
听到阳平水寨被焚韩馥大怒,叫嚣着要跟方志文开战,这也就是方志文跟韩馥不接壤,否则韩馥就不是大怒,而是大恐了生怕方志文挥军打过来了。
不过让韩馥庆幸的是,方志文没有大打出手,也没有趁机将自己的水军歼灭,这说明方志文的行动还是很克制的。
“公与,此事该当如何?”
韩馥终于稍稍平复了心情深吸了口气,双手撑着面前的案台,身体略微前倾,盯着沮授问道,显然,韩馥的心里对沮授略有不满因为整个战略防御的布置都是沮授经手的,现在平阳水寨出了问题,沮授肯定脱不开干系。
“大人,此事都是属下料敌不周造成的想不到方志文如此果决,居然敢于大胆的突袭我军营赛。不过从方志文并未趁势歼灭程涣将军的水军看来,似乎并没有想着与我方大打出手,毕竟这对于方志文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沮司马,在下有些不同的看法!”
徐邈忽然插嘴说道,沮授微微的一怔,不过还是笑着点了点头,韩馥更是诧异的看向徐邈。
“景山有何高见?”
“大人,高见不敢,浅见倒是有一点,方志文歼灭我水军其实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只是他不能而已,程涣将军虽然失去了补给,但是坚持几天还是可以的,届时由白马津而下的赵浮将军就能赶到,两军合力,定能击败周泰。因此在下以为,非是方志文不愿实不能也。”
韩馥微微的点头,徐邈的看法也很有道理,阅纯和荀湛都微微瞥了徐选择一眼。,面上却是不动声sè,沮授笑了笑道!”景山谬矣,黄河不是大海,就算赵浮将军赶到,实际上能战的战场也是很有限的,因此,还是可能会出现迁延的局面,而白马津有可能再次遭到突袭,那么结果会如何?”
“再次遭到突袭?谁?、”韩馥诧异的问道。
“公孙瓒!只要打掉了我们的水军,公孙瓒就能源源不断的得到方志文的物资支援,这不是正是公孙瓒想要的么?”
“这……”
“那我们可以重兵防御白马津啊!”
“若果此时袁绍再突袭清河或者阳平郡又如何?”
“这……”徐邈语塞了。
“没错,这种局面只是有可能,但是出现这种复杂的、难以预测的局面,一定不是方志文想要的,同样,我们也不想要,方志文只不过想要畅通的黄河河道,而我们只是不想方志文没有底线的支持公孙瓒,这么一来,方志文首选的方法应该是政治解决,而不是战争,这次他突袭阳平水寨,其实就是一个不轻不重的示威,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
沮授语气平和的侃侃而谈,坚定的深sè中却洋溢着满满的信心,徐邈不由得有些赫然,自己始终还是差的多啊!看来自己的自信实在是有些过了,或许,自己的这个年纪更应该是去求学的年纪,而不应该在这里出风头,徐邈忽然有了一种不如归去的感觉!
沮授的话让大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方志文的想法也似乎已经跃然纸上了!
“这么说来,实际上方志文是想要跟我们谈判?”韩馥有些迟疑,又有些期待的问道:“那么,为什么他不直接派使者前来,反而要直接开战呢?”
沮授笑着看了韩馥一眼道:“如果直接派使者前来,那时大人会跟他谈么?或者说,大人会甘心让方志文使用黄河航道么?”
韩馥脸sè有些发窘,不过韩馥就这点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战略水平不行,所以就要多听属下的意见!
“这……怕是不愿意的!”
“故此,方志文就是要逼着我们来谈,现在对我们双方来说,谈判是最好的选择。”
室内的众人再次点头,可不是么,如果跟打成一团的乱局相比,经过谈判,双方取得一个合适的妥协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有利的选择。
韩馥点了点头,目光在众人的脸上逡巡着,他是有些迟疑谈判的人选。
本来最合适的是荀谌,但是听说荀谌的两个兄弟都在密云出仕,如果派荀湛去谈判,会不会直接将自己的利益给出卖了?
如果让沮授去这肯定是不行的,田丰的例子在前,韩馥可不想沮授再次被扣下,至于徐邈,年纪太小,似乎不能担当大任,剩下阅纯、耿武,似乎不大擅长外交的事情啊!而口才便给的李历此刻却在清河任太守。
韩馥想了想去,竟然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人,一时之间踌躇不已!
阅纯见状,立刻明白了韩馥在因何而踌躇,拱手进言道:“大人可是在为谈判的人选忧心?”“正是,伯典可有英才推荐?”
“大人,属下以为清川审配审正南才德俱佳,可担此重任!”
韩馥皱了皱眉头,审配他知道,是魏郡本地清川的世族出身,曾举孝廉,只是审配为人有些不大圆滑,做事固执容易得罪人,又是本地豪族出身,韩馥是不大喜欢他,所以一直只是做个掾吏,没有大用。
不过阅纯之所以举荐审配,实则也是深思熟虑的,现在形势已经不同,拉拢本地的豪族也是应该的,韩馥迅速的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用审配比较好。
“可行,就拜审配为刺史府从事,命其前往密云与方志文会商黄河河道之事,那么接下来,黄河河道虽然可以对方志文开放,但是这必须是有条件的,而这个底线就是不能支持公孙瓒!”
众人借深有同感的点头,只有沮授微微皱了皱眉头,动了动嘴唇没有出声,这个愿望只怕有些一厢情愿,不过完全可以抱着这个目的去谈,至于能够谈到什么程度,那也只能看事实如何,所以沮授干脆也就不说煞风景的话了。
而在场诸人之中,心中最复杂的莫过于荀谌了,其实这次的谈判怎么看都是荀谌的条件最合适,但是韩馥却没有选择自己,荀谋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是韩馥对自己开始不信任了,当然此前也没有特别信任过,想到已经一跃成为密云文官体系一号人物的弟弟的来信,荀谌心里也不由得产生了去意。
第七百零二十七章长安的手
刚刚回到密云的方志文没有与审配去谈判,只是在见了审配一面之后,就将谈判的事情交给了徐庶,而自己则跑去跟田丰研究最近不大安分的董卓了。
对于中原的局势变化,方志文虽然也很感兴趣,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原的变化都在田丰、徐庶、荀彧和方志文等几人的推演结果中运行,换而言之,就是一切‘尽在掌握’,所以,方志文更倾向于观察董卓的和长安的变化,因为方志文与韩馥撕破脸争取黄河通航权,为的就是去长安发财啊!
当关东的诸侯们之间分崩离析,并且已经大打出手的时候,远在长安的董卓自然是在抱着美人大呼爽哉,同时也对自己的女第七百零二十七章长安的手婿李儒的远见卓识欣慰不已。
关东世族果然自己起了内讧,而且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虽然现在袁氏三兄弟还基本上握着大半个中原,但是从长远的发展来看,袁氏的衰落和分崩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件了,这对董卓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董卓一直以来提着的心也终于能放下来了,总是在晚上的睡不着、做恶梦的情况也改善了不少,人也显得平和了不少,不像前一段时间对热衷于争权夺利的朝臣么那么暴戾了!甚至已经进位为太师的他经常在大殿上笑眯眯的看着杨彪和士孙瑞、王允、赵温、张喜等人打嘴炮,有空的时候还跟天子一起听蔡邕弹弹琴。
董卓jīng神上虽然有些懈怠了,但是李儒却没有丝毫的松懈,一方面,李儒不断的提醒董卓应该尽快的拿下汉中,而不是任由现在这些文恬武嬉的将领们拖延塞责,另一方面,李儒则不断的给董卓出主意写诏书。
比如将吕布封为并州刺史,但是却又不免掉丁原的职务,比如将公孙瓒拜为河内太守,同时又准予第七百零二十七章长安的手公孙瓒组建水军,昨rì照准了曹cāo千里迢迢送来的请封表,将夏侯渊任命为淮南太守,但同时又将张勋任用为陈国相.....
李儒的计策不可谓不毒辣,更妙的是这些都是阳谋,明明知道他没有安好心,明明知道董卓挟天子以令天下,但是你却就是忍不住会按照董卓的牵引去行动,这实在是既让人无奈,又让人恐惧。
董卓有李儒相助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但是董卓身边也不仅仅是只有李儒一个喜欢为董卓出谋划策的人,对关东世族的戒备和怨恨或许关中世族比李儒还要苦大仇深,自从光武之后,曾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