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9部分

方,还有为了让我们能够在许昌黏住袁术,甚至能够吸引袁术更大的jīng力,我相信有些人会主动的帮助我们,但是,事后完全打残的许昌城可能会不堪一击,若是最后的结局是有一方大胜,我们也难免成为这个势力的踏脚石,铁军恐怕会是昙花一现命运!”
宋虎峰的话再次让大家沉默了下来,室内的烛火发出轻微的爆裂声,一阵风扫过,火光摇曳着,墙上的身影也微微的动摇了。
“我想知道,这种结局的可能xìng有多大?以及我们应该要怎么做才能够避免这种结局?”
“嗯.....如果战事迁延,这种结局的可能xìng会相当的大,毕竟,当初我们选的这个位置就是一个战略要冲,必须在夹缝中才能求存,是一个走钢丝的活计!至于要如何避免,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速战速决,一举击溃或者击败袁术军,让周边的势力来不及反应,让袁术能够重新衡量攻打许昌的代价!”
“那就速战速决!”
“呵呵,这个愿望是不错的,但是现在袁术的部队组成如何还不知道,甚至连袁术会不会来攻打许昌都不知道,下这个决心是不是太早了点?”
“那么,我们现在讨论这个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问得好,我们现在讨论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意义在于,我们是想要保住许昌城,还是要保住我们铁军成立的初衷!”
宋虎峰的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初衷?这个词似乎大家都已经渐渐的淡忘了,初衷是什么来着?是畅快的游戏吧?是义无反顾的投身在轰轰烈烈的战斗中吧!是要如同黑夜中的璀璨烟花一般耀眼吧!?
大家虽然沉默着,但是宋虎峰能够感觉到房子的温度似乎在上升,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的话给点燃了,然后越来越激烈的燃烧而来起来,那种东西叫做---热血沸腾!
“虎头,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想要说服大家,让我们尽力的燃烧一次,哪怕是将许昌城烧成了废墟,哪怕将我们都烧成了历史也在所不惜,让游戏更jīng彩吧!各位!”
....
“大人,许昌的位置就像是一大堆干柴,只要有一点火星,必将烧成冲天大火,接踵而来的必定是中原的乱战!这点,军师大人也是赞同的,袁绍这一招到底是歪打正着,还是刻意为之,真是耐人寻味啊!”
徐庶跪坐在方志文的对面,低头看着案台上的地图说道,这几天,他都在殚jīng竭虑分析袁绍在青州的这一招棋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今天下午他跟方志文的讨论,就是他这些天的研究结果。
方志文点了点头,捏着下巴道:“想不到后续还有这么有趣的变化,我只是想到袁绍通过这招来威逼兖州世族站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许昌会成为引发变局的关键所在,比起这是不是袁绍的计谋,我更感兴趣的是,当初拿下许昌的的异人们是怎么想得,如果这也是他们的有意而为,那才叫厉害呢,呵呵!”
徐庶翻了个白眼,方志文这种随时随地开玩笑的态度实在是让徐庶厌恶,不过这真的是玩笑么?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可以算到这种程度么?徐庶不由得有些心向往之!
“元直,元直,发什么呆啊?”
“呃.....属下在想,什么人能够谋算的如此之深?”
“呵呵,元直你也有发傻的时候啊!异人有丰富的知识和jīng准的预见能力,而且,异人崇尚集体智慧,所以能够有这种能耐一点也不奇怪,说不定他们当时也只是觉得许昌地理位置重要,先占住再说,这件事的必然xìng很可能是由许昌的地缘位置所决定的。”
徐庶想了想,自嘲的摇了摇头:“是属下想岔了,不错,这是由许昌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如果我们占据了东平陵,则一切的事情就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方志文点了点头:“袁绍的打算仅仅止于鲍信和应劭,我们应该这么考虑,他现在没有继续向南的能力,因此,迫使袁术回防淮南,并顺便解决许昌只是一个意外的后果,如果袁术有自知之明,就干脆将淮南让给曹cāo,自己好好的经营司隶,避免在许昌被陷进泥沼才是袁术的明智选择!”
徐庶点头应是,随即抬起头看向方志文:“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袁术提个醒呢?”
方志文抬起头看向徐庶,咧嘴失笑:“那元直觉得呢?”
徐庶有种泄气的感觉,方志文这是无赖啊,明明是自己先问的好不好,现在倒是被方志文逼着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恶!
“就怕袁术根本就不信我们的说辞啊!我们与袁术也没有什么交情!”
方志文还是抢先回答了徐庶的问题,顺便戏虐的冲着徐庶笑了笑,徐庶不以为意,反正主上的脸皮后,属下的脸皮也不能薄!
“那么,我们就看着中原再次大战?”
“呵呵,元直啊!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聪明人,我们远在长平,万里之外的中原将要发生的事情,就不要cāo心了吧,就算他们将中原打成了白地,我们幽州也一样是百姓安居的乐园,是我大汉文化文明发展的重要所在。”
“可是”
“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虽然百姓的能力很弱,但是他们也有选择的权力,中原周围也没有设置藩篱,他们大可去得!”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一十六章许昌战役
【感谢‘沧海の无量’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噬尐澈……月星远’‘星夜遥想……火∽凤凰’‘合金牛牛’‘我有菜了’‘泪海皇’‘暗岚’‘叹息的月灰sè’‘五百肥人’‘云卷云舒不是我’‘思飞28’‘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本周仍然裸奔,召唤大家的支持,谢谢!】
袁术的心思太容易被人看穿了,铁军跟孔伷是结盟了没错,但是孔伷却没有跟袁术正式的结盟,而是在讨董的时候缔结的针对董卓的盟约,因此,孔伷与袁术撕破盟约受到的惩罚是很轻微的,只是损失了不少的声望值而已,话说,孔伷的声望值本来也不高,而且这货要那么高的声望值有个屁用!
于是,当俞涉的四万步兵两万骑兵到达许昌附近的时候,孔伷的就忽然的宣布与袁术翻脸了,当然,孔伷翻脸是假,让袁术可以放手攻打许昌才是真的,没见到近在咫尺的颖yīn城里,孔伷的部队不但没有想着去支援许昌,相反,正在放大假去帮忙夏收呢!
幸好铁军这帮玩家都不是普通货sè,对此也早有预见和对策,在俞涉大军接近许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积极的准备,所以才没有被俞涉的突袭打一个措手不及。(.)
俞涉率军在许昌城下列阵的时候,仰望着高大的城墙,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靠着自己这六万人真的能打下许昌么?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些儿戏了?或者是袁术真的认为自己能够瞒住耳聪目明的玩家,对许昌形成偷袭?!
只是。现在自己已经陈兵在许昌城下,难道不战而退?或者应该先回去写封信向主公问计?这是不是显得太无能了?
不过从俞涉现在掌握的情报来看。许昌城里的正规部队不到两万,骑兵不到一万,剩下的民兵倒是不少的,大概有六七万民兵,但是训练程度不高,而且许昌城这么大,这些人分散到各个城墙上防御,在正面的敌军也不过是两万左右,如果自己集中一点突破。或许能够拿下许昌也说不定。
想好了对策,俞涉决定还是攻一下,最多攻击不利的话及时撤下来就是了,城里的敌军难道还敢于出城逆袭不成?如果是那样的话。俞涉不胜欢迎。话说,异人的部队战斗力都是很菜的!
六月四rì的早晨,天气晴朗。
咚咚的战鼓声以及隆隆的马蹄声响彻了城里城外的战场。遮天蔽rì的灰尘和猎猎的旗帜如同大海中的浪涛一样壮观,一队队的士兵正在根据命令组成步兵阵,远程部队正在展开器械,准备推进战斗!
“投石机,六百步shè程齐shè准备!放!重装,重装!”
“巨弩最大仰角抛shè准备!放!”
“哨兵注意防御敌军反击。随时注意城头的jǐng告旗帜!”
开战打得中规中矩,铁军能够派上战场的远程部队数量并不是很多。这跟铁军的结构有关,高端玩家里面喜欢用投石机的人凤毛麟角,而花钱请的玩家数量不多,更多的玩家反而被城外的俞涉给请去了,大家似乎都不大看好铁军,更何况,还有那些被铁军驱逐出许昌的玩家势力从中作梗,他们没有能够在城内闹起来,已经是铁军的巨大成功了。
俞涉很快就发现了,守军的远程部队数量似乎比自己的还少,这可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俞涉时间充裕的话,仅仅每天用投石机和巨弩朝城里轰击,依靠远程部队的优势,迟早也能打下许昌,但是现在俞涉显然没有这个时间来实行这种轻松愉快的战术。
“步兵团出击!弩兵准备!大型攻城器械准备!”
“弩兵前进!”
“攻城器械推进!”
隆隆的脚步声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浪cháo,向着许昌城墙冲击而去,那种毁天灭地气势,那种遮天盖地的景象,让城墙上的菜鸟守军,以及刚刚征召缺乏训练的民兵都有种腿肚子转筋、浑身发软直冒虚汗的感觉!
这,能赢吗?!
“稳住!稳住!大家不用害怕,城墙高的很呢,只要大家随便扔个石头下去,底下就会死伤一片,甚至吐口唾沫下去,都能在敌军的脑门上开个洞,怕个球啊!哈哈……呵呵.....”
玩家将领们适时的给大家打气鼓劲,说着一些十分夸张的藐视对手的言辞,这些都能很有效的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当然,纸符技能‘鼓舞’之类的也不要钱似的猛用!这个时候,可不是节省的时候!
这一战,一定要将敌军打残,一定要让天下人都看看铁军的能耐,一定要让所有的原住民都承认,铁军是大汉诸侯之中必须被正视的一股力量!任谁都不能忽视的强悍力量!
“重弩准备,最大仰角抛shè准备!”
“巨弩齐shè!!”
“重弩,放!”
“箭雨!”“轰击!”
许昌守城的玩家们从以往战例吸收了不少的经验,比如用巨弩破对方的盾阵,这一招就是从方志文那里学来的,经过反复的演练,这一次的攻击效果可以说还是不错的,不过重弩的配合略微有些滞后,准确度也让人微微有点失望。
“再来!”
“盾阵向内收缩,加速,加速!”
城下的步兵踩着同伴的尸体,迅速的重整盾阵,继续向前冲去,战场上就是如此,就算你心里是如何的愤怒和恐惧,如果你还有一丝理智的话,那么就牢牢的记住,在战场生失去了战阵必死无疑,所以,听上司的命令是活命的不二法宝,再有一个就是自己要灵醒一点。看到要命的东西要会躲啊!
所有进入了重弩shè程的步兵团都开始加速,想要尽量快的通过这个最危险的地段。冲进重弩的shè击死角!
“散开,小队队形!架梯!”
“刀盾兵登城,弩兵掩护!”
“冲啊!”
“杀!~”
城上的民兵们战战兢兢手脚僵硬的朝城下扔着石头和滚木,不过,不时有人将石头砸在自己的脚面上,造成一阵的混乱,更有不少的民兵动作迟缓,被城下的弩兵shè中,栽倒在城头。然后被同伴们当作擂石一起给扔了下来!
冷兵器时代的攻城最是血腥残酷,看看那些被擂石砸的血肉模糊,缺胳膊断腿的士兵就知道,看看那些被开水淋得皮肉撕裂慘嚎不已的士兵就知道。看看那些被火油淋了一身然后烧成了火人的士兵就知道.....
“纸符落石!齐shè!”
纸符齐shè的威力也是很惊人的。俞涉惊讶的发现,一整面的城墙上所有的攻城士兵几乎都被砸下来了,墙面竟然为之一清。俞涉咂了咂嘴,纸符齐shè啊!真是有钱!
“器械加速靠上去!重甲步兵准备登城!”
这才是俞涉的杀招,俞涉的特长就是重甲步兵,只要登城车靠上城墙,重甲步兵一定能摧垮城墙上那些手脚僵硬的民兵,只要这些民兵的士气崩溃。许昌城就算是拿下了!
俞涉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洋洋自得,许昌城啊!就这么拿下了?!
“巨弩换火箭。集中火力攻击那些登城车,如果让那五架登城车靠上来,我们就麻烦了!”
“骑兵冲一冲!”
“敌军的骑兵再侧,估计没啥效果,还是用那招!”
“好,命令第二投石机部队换油罐,目标锁定登城车,不惜代价攻击!”
“是!”
‘呼呼.....’
一个个的油罐从城墙后升了起来,猛地砸向正在加速推进的登城车,推车的士兵们发现自己被淋了一身的油,顿时四散开溜了,随后而来的火箭顿时将这架巨大的登城车烧成了一个大火炬!
“还有隐藏的投石机!命令投石机优先打击那些隐藏的投石机,绝对不能让他们将登城车都烧了!”
“诺!”
尽管俞涉应对及时,但是登城车还是被烧毁了三架,剩下的两架在巨弩的不断shè击中,终于靠上了城墙!
“重步兵,出击!”
“杀!~”
“不好,是敌军的重步兵,快,组织部队当住这些重步兵,若是让他们冲上来组成了战阵就麻烦了!”
“弩兵让开,让枪兵刀盾兵上前,准备组阵,民兵两侧退开,不要挡路!”
“这不行的,就算是枪兵和刀盾兵,也一样挡不住重步兵的突击,让会员来,只有他们血长或者还能挡一挡,还能依靠纸符道具和技能。”
“那好,号召会员集结!”
“不,会员集结了别的地方就有被突破的可能,这两个登城梯交给我,你们不用管这里,只要顾好别的地方就行!”
“会长!?”
“放心,保证能将这两股重步兵挡住!”
宋虎峰咧着嘴笑了,作为城令,他手下的一千亲兵就是重步兵,另外,在另一架登城梯靠着的城墙上,也出现了一队重步兵,领头是是一个身量极高壮的将领,只不过他全身都被重铠甲包裹着,脸上面挡遮掩,只能看到他那双jīng芒四shè的大眼睛。
“二弟,那边就交给你了,绝对不能让敌军冲上城墙!”
“放心,大哥,这是小意思,保证不让他们踏上城墙半步!兄弟们,随我杀敌!”
“吼!吼!”
宋虎峰满意的看着那位悍将的表现,伸手挥了挥,示意身边的战友们该去哪就去哪,别在这里碍事,一边爽利的拉下自己的面挡,‘呛啷’一声将自己腰侧的加重的环首刀抽了出来,刀刃一指前方,爆喝道:“有我无敌!杀!”
“有我无敌!杀~!”RQ
第七百零一十七章典韦出场
两群重步兵的碰撞可以说是很有趣的一个情形,重步兵防御靠的是铠甲,攻击用的是重刀,注意,是不开刃的重刀,也有人认为应该使用重武器锤斧之类的,当然,这个是个人喜好了!
事实上,重步兵对轻步兵的时候,重刀的攻击效果最好!对轻骑兵的时候,还是重刀的效果最好!如果对上同样的重步兵,那确实是锤斧之类的重型钝兵器比较好,但是重步兵总不能根据对手来换武器吧,别的不说训练和后勤要增加多少负担啊!
再说了,这里是游戏世界,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没有得到智脑承认的制式装备,是没有属xìng加成的。
因此,jīng通重步兵指挥的俞涉给自己的重步兵选择的是重刀,而他的对手宋虎峰的两千重步兵也是选择的重刀,唯一区别的是,宋虎峰一共就这么两千重步兵,而俞涉却有一万重步兵。
这也是俞涉敢于攻击许昌城的底牌所在。
只是,双方的重步兵真正的开始接战之后,俞涉顿时有种不大好的感觉,对方的重步兵杀伤力和防御力居然比自己的重步兵要高,虽说俞涉现在不能亲自率领重步兵军团冲击,因此重步兵军团的属xìng会略有下降,但是现在这一接触下来,明显的战损比有些夸张啊!
靠东边的这一架登城车上,战损的比例大概是五比一,俞涉大损!西边的那个更夸张,到现在为止。自己这边倒下数十步兵将士了,对面一个没倒!这,不会吧!?
难道守军那边有什么强力的战将?
俞涉自己就是五阶的将领,如果对方的是比自己还厉害的话,至少也是六阶了,而能够将自己的士兵砍瓜切菜一般的横扫的,必定是七阶以上的战将。这可能么?异人之中会有七阶的战将么!?
俞涉绝对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一来俞涉从来没有见过和听说过异人之中有这么厉害的战将,二来。俞涉本人也不相信异人之中如果有这么厉害的战将还能隐藏的住!
所以,俞涉更愿意相信这事由于别的什么原因造成的,或许是技能。或许是道具,但是不管是什么,这种情况都不会持久,只要坚持下去,等敌军的状态消失之后,一切就会回到正轨上来。
更重要的是,俞涉清楚的看见,守军的重步兵只有这么两千人,只要将这两千人拼掉,自己这边就算损失大半。但是能将许昌拿下的话,这个代价还是值得的。
于是,俞涉下达了强攻的命令,并且吩咐辅助技能和纸符优先向重步兵集中,一定要从重步兵这边形成突破!
不知不觉之中。这个战场的重心开始向两架登城车转移过来,围绕着这两架登城车,越来越多的战士们聚集了过来,周边的战斗也越发的激烈,特别是重步兵之间的战斗,锵锵的撞击声和大声的呼喝声交杂在一起。有种震耳yù聋的感觉。
又过了半个时辰,眼看着自己的重步兵折了半数进去了,俞涉才发觉有些不对了,这什么技能效果能够持续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自己猜错了!
“卫队,与我上前助战!”
俞涉坐不住了,决定自己亲自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轻松的战败自己的重步兵,要知道,俞涉对自己的重步兵可是很有信心的。
“诺!”
俞涉驱马冒着箭雨直冲到两架登城车边上,稍微犹豫了一下就选择了西边的登城车,他想看看这边砍瓜切菜一般收买自己士兵xìng命的敌将到底是谁!
“哐呛!”
“喝!”
蹬蹬蹬.....
俞涉连退了六七步,才被自己的亲卫扶住,巨大的力量差点将身后的几名卫兵也一起撞倒,俞涉只觉得双手酸麻的几乎握不住刀柄了,手掌上的皮肤似乎戴上了一只厚厚的手套,已经厚重的完全失去了感觉。
胸口一股逆血上涌,一口喷了出去,却撞在了面挡上,溅得俞涉眼睛都睁不开,有些呛进了鼻腔,俞涉拼命的咳嗽,还有的则顺着铠甲缝隙流淌下来,骇得俞涉的亲卫立刻挟住俞涉的双臂就向后拖!
对面的敌将却没有追击,而是双眼十分感兴趣的看向俞涉,将手里的长刀垂下,松开左手推起了面挡:“咦?!能接我一刀,不错!你是何人?”
“本将是淮南步兵都尉俞涉,你是何人?”
“呵呵,原来你就是俞涉啊!杀掉你我们就赢了!弟兄们!敌将就在眼前,杀啊!~”
“杀!杀!杀~!”
“哈哈.....告诉你,某家典韦,到阎王面前莫要说错了名字!”
典韦说完,拉下面挡挥刀就冲了过来,俞涉的亲卫一边死命的拖着俞涉向后撤退,一边不要命的冲上去阻挡典韦前进的道路!
大家都是重步兵,就算是典韦强悍无敌,但是杀人是要时间的,而争取了这点时间之后,俞涉已经退后到了安全的距离上,开始指挥自己的部队恢复战阵,以抵挡典韦的进攻!
是的,进攻!
现在在这个局部上,攻防双方似乎调了一个个!典韦在狂猛的攻击,而俞涉在想方设法的防御抵挡!
“二弟,不要进攻!防止对方在登城车上布置陷阱!”
宋虎峰着急的大声喊道,他在那边还能注意这边的形势,其实就是害怕自己的兄弟吃亏,这典韦打不过吃亏倒是不会,但是一味持强很容易被敌军引诱落入陷阱,别的不说,如果攻击的太靠前,敌军一把火将登城车给主动点着了,典韦不死也要脱层皮。
典韦的价值绝对比整个许昌城更重要,何况,宋虎峰是高端玩家,他不是商人,在他心目中,典韦就是他的亲兄弟,若没有这样真挚的感情,典韦这种牛人又怎么会真心实意的叫他一声大哥!?
俞涉暗暗的叹了口气,扭头看了看不远处喊话的那位将领,看他身后的旗帜,这人应该就是许昌令宋虎峰,想不到这家伙不但政治手腕厉害,对战争也一样有想法,不错,刚才俞涉正想要诱敌深入,然后给他来个玉石俱焚的,可惜被宋虎峰给喝破了!
“大哥,知道了!退,缓缓的后退,守住登城车的通道即可!”
“兀那俞涉小儿,这次饶你一命,赶紧滚回洛阳去,否则下次定取你xìng命,哈哈.....”
俞涉苦笑不已,自己已经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现在硬战也没有胜算,而且看这两个将领和重步兵的情况,或者东边还剩不到六百的宋虎峰重步兵还有点希望突破,典韦这边就不用想了。
俞涉正想要命令集中兵力猛攻东边的宋虎峰,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宋虎峰既然猜到自己会在登城车上设陷阱坑典韦,那么他为何不让人放火烧掉登城车呢?
若是说开始的时候双方正在迅猛的交战没有想到也没有时机,那么在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之后,宋虎峰明明有很多机会烧毁登城车,但是他却偏偏没有动手,这是为什么?
俞涉皱起了眉头,眼神无意识的在登城车的周围扫视着,当看到登城车周围遍布的自己部队将士的尸体时,俞涉渐渐的明白了。
宋虎峰这个家伙不简单,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王牌就是重步兵,所以,他故意的让自己的重步兵登城,然后在城头利用狭窄的地形以少胜多的大量杀伤自己的王牌部队,而自己的重步兵一去,攻城的力度自然就小了很多,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短时间攻陷许昌的希望了。
宋虎峰的意思是要将许昌之战迁延下去!?这是为什么呢?
俞涉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鏖战的宋虎峰和典韦,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按照道理来说,敌人想要实现的,自己就一定要反对,但是,现在俞涉明明知道宋虎峰的意图,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个意图。
相对来说,减少自己重步兵的损失,或许是俞涉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传令,撤军!重步兵先撤,然后是弩兵、步兵,远程部队继续维持打击!”
“诺!”
呜呜的号角声和哐哐的锣声在不断响起,俞涉的部队开始有条不紊的后撤,因为俞涉的帅旗就在城墙下不远的地方,而且帅旗的移动很稳定,所以也稳定了俞涉部队的军心,没有因为撤退而产生任何混乱,让城上的守军也是没有任何占便宜的机会!
“胜了!胜了!”
“吼!吼!”
“我们胜了!哦!~”
城头上响起一片轰然的欢呼声,俞涉神sè复杂的抹了抹嘴角上的血迹,苦涩的摇了摇头,经过这一站之后,这些没有经过战阵的民兵心里上就会迈过这个坎,接下来的战斗中,这些民兵的战力会大幅度的得到提高,这对俞涉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传令远程部队全面压制xìng打击,轮流攻击,立刻派人去颖yīn向孔伷索取器械,补充我们的损失!”
“诺!”
“步兵轮流回营修整,骑兵原地轮流修整,向异人发布任务,征召远程打击部队,攻不进去,我就砸烂你!”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一十八章袁术的苦恼
对于俞涉的无赖战术,宋虎峰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不过,暂避其锋芒还是可以做到的,事实上用投石机砸烂一个城市的想法,基本上就是一个笑话,城市那么好砸么?
>
只不过,宋虎峰现在也只能有心无力的看着,自己的骑兵是上不得台面的,能认下典韦这尊大神做兄弟,那已经是很难得的机缘了,遗憾的是,典韦是步将,不会带领骑兵,而宋虎峰自己在与典韦结拜之后,走得也是重步兵部将的路子,因为有典韦这个即使兄弟又是老师的人物存在,宋虎峰的等阶才能顺利的进入了六阶。
事实上,宋虎峰才应该是玩家第一高手,只是宋虎峰从来也没有公开自己等阶的想法,而且整天跟着典韦这个七阶顶峰就快要进入八阶的牛人在一起,宋虎峰只会觉得自己还差得多,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等阶自豪过。
虽然宋虎峰拿俞涉也没有办法,但是用投石机攻城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的手的,根据宋虎峰等人的分析,俞涉的大部队在这里多呆一天,淮南失守的风险就更大一分,司隶周围的诸侯们得野心也就更增长一分。因此,宋虎峰真的不着急。
身处洛阳的袁术很快就收到了俞涉初战不利的消息,也知道了许昌城里居然藏着一位至少七阶的强将的事情,如果想要攻陷许昌城,不但要再遣大军,更重要的是需要一员强将,才能在段时间内攻破许昌城。
如果仅仅以俞涉现在的兵力。恐怕需要长期的消耗下去才能慢慢的攻破许昌城,但是,俞涉的部队可不是为了攻打许昌城才从洛阳出发的。俞涉的最终目的是驻守淮南,防止其他势力,特别是曹cāo这个胆子特肥的损友。
袁术跟曹cāo可是老朋友了。自然知道曹cāo这货是个什么德xìng,淮南之所以现在还安然无恙,那是因为曹cāo新得谯郡,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谯郡的局面,同时,曹cāo也需要理顺发展经济和军队的事情,这才给了袁术缓冲的时间。
袁术在洛阳初步稳定之后,立刻派遣俞涉返回淮南,就是为了跟曹cāo抢时间,另外。袁术也有将曹cāo的发展空间向北挤压的意思,希望曹cāo能跟陈留的张邈和兖州牧刘岱卯上,这么一来,就能让曹cāo替自己去收拾那些自以为是和居心叵测的笨蛋了。
说实话,这个设想真心不错。这也是杨弘殚jīng竭虑所想出来的战略部署,袁术也觉得非常好,更何况,淮南的地理位置也是很重要的,虽然淮南距离司隶稍微有些远,但是袁术觉得还是应该想方设法的力保淮南。
只是。再好的战略也害怕一个二货来执行,袁绍之所以看不上袁术,其根本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嫉妒,好吧,嫉妒肯定是有一些的,但是那绝对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在于袁术的不学无术,不学无术也就罢了,不懂你就说不懂,不行你就说不行,像老大袁遗一样,自动自觉的靠边站不就好了。
可是袁术这家伙却是心比天高的,不但不承认自己不行,相反,他反而觉得自己很行,所以,别人想出来的东西就算是再好,袁术也是要改上一改的,因为这样才能体现出他的能耐不是。
俞涉顺路拿下许昌这个绝妙的主意就是袁术的手笔,但是很遗憾的是,现在这个绝妙的主意似乎出了问题了!
杨弘,阎象,李丰,袁涣,金尚,吕范,张勋,桥蕤,刘勋,陈纪,陈兰等等一众文武官员,此刻都盯着高踞上座的袁术,其实数数帐下的将领和谋士,袁术真的也算是人才济济啊,再加上在外带兵驻守的纪灵、乐就、梁刚、韩胤、桥玄等等,袁术确实有霸临天下的本钱,只不过.....
“主公,许昌不过是疥癣之癖,俞涉将军南下乃是为了守护淮南,切不可因小失大、本末倒置啊!”
袁涣的脾气比较直,而且他显然是看出了袁术企图想办法掩盖自己的错误的打算,作为一个臣下,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主公做这种无耻而且低能的事情。
袁涣的话让李丰、阎象等都暗暗的点头,金尚和吕范则看了看袁术yīn沉的脸sè,没有出声,长史杨弘轻轻的抚着八字胡不出声,似乎没有看到袁术的越来越yīn沉的神sè。
至于武将们,则都闭紧了嘴巴,这种打主公脸的事情,武将们不想掺乎,说老实话,这些武将们其实都有抱着看俞涉好戏的心里,或者,他们大多都是认为俞涉在谎报军情,一个异人的城市有那么难以攻陷么?居然还说什么对方有七阶的强将,这不是胡扯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失败和无能找借口,你也找些像样的啊!
袁涣的话让袁术的心里很不爽,什么叫因小失大,什么叫本末倒置,这是在讽刺我的无能么!?
袁术也是街头游侠中混大的,知道该怎么驾驭下属,虽然心里对袁涣恨得牙痒痒,但是这个当口绝对不能以势压人,否则必会招致下属的忌惮和离心,只是,袁术心里真的很恼火啊!
说什么不好,非要指责袁术无能!?这袁涣实在是有些过于耿直了。
李丰看到场面僵住了,不由的呵呵一笑圆场道:“曜卿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现在只不过是试探xìng的攻击不利罢了,许昌地处要害,就像是卡在我们喉咙之中的一根刺,所以许昌迟早是要拿回来的,这次俞涉将军借道而攻,也不过是个顺势而为,若是对大局有影响的话,我们可以再酌情修正战术就是了,现在远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袁术心道这话中听,淮南确实很重要,不能因为许昌而失了淮南,但是许昌现在也很重要,因为许昌卡在颍川的要道上,若是这些异人勾结敌人跟自己下绊子,等于将汝南和淮南与司隶割裂开来了,这还了得!
另外,当然是袁术的面子也很重要了,怎么能在一次小小的失利面前,就吓得赶紧绕道而去了呢?
“张勋,你怎么看?”
袁术将问题抛给了将领,这暗示着对文官的态度表示不满,李丰微微笑了笑,不再言语,而其他的文官都默默的一声不出,袁涣轻轻的叹了口气,杨弘继续梳理着他的八字胡。
“主公,想那一个小小的许昌城,兵不足五万,将更是无一个,其实有何难下,俞涉信中居然称许昌城里有七阶强将,有重甲步兵,甚至在实战中以超过十比一的比例杀伤我方重甲步兵,这件事简直是无稽之谈,定是俞涉大意之下攻城不力而寻找的借口,主公只需严令俞涉下城,想必许昌克rì可得。”
“哦?若是不然呢?”袁涣冷冷的插了一句。
事实上,武将们对张勋的话是比较赞成的,而文官阵营也有些犹豫了,若是真的俞涉说谎,这事就不好说了,而且张勋的话也很有道理,异人的部队里何时已经出现了七阶强将了,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
“若是不然,某愿意亲自去取下许昌献于主公,否则就提头来见!哼!”
张勋怒了!一群文人懂得什么打仗,平时说说治政,口水横喷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想干涉军队的事情,真是狂妄至极!
袁术笑着摆了摆手:“两位无需争论,曜卿言之有理,且是老成之论,但是张勋的话也未必没有道理,至于事实如何,不妨去证实了之后再说,桥蕤何在?”
“末将在!”
“命你点五万步军,其中一万重甲步兵,即rì南下汇合俞涉,务必一举攻克许昌!”
“诺!”
“主公”袁涣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桥蕤已经甩袖走了出去,袁涣也只好作罢了,其实袁涣也是存着侥幸的心里,或许这几rì的耽搁,并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若是俞涉和桥蕤在许昌城下惨败之后会怎么样?
而杨弘则一直眯着眼睛不说话,事实上这个战略可是杨弘的构想啊!为何他一直都不发表意见呢?
那是因为杨弘非常的了解袁术的xìng格,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有用处的,这事只能私下找机会与袁术沟通,让袁术迅速再遣一军南下,接替俞涉的任务赶往淮南,至于许昌,既然已经开打了,那么就干脆集中兵力一举拿下,省的留在那里也是个祸害,而且还有伤袁术的名声!
袁涣不再抗争,杨弘又不表态,加上李丰也不再就此事发言,这事就算是这么决定了,于是大家开始讨论下一个议题。
“主公,纪灵将军认为公孙瓒有拿下孟津渡北岸的企图,这点我们必须严加防范,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派人出使河内,与公孙瓒暂时媾和,使其放心东顾。”
杨弘终于开口了,不过说得确实北边的事情。
袁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笑着点头:“此事可行,不如书文(韩胤)走一趟吧!”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一十九章围城
ins黑猫’和‘phoenixfight’大大的评价票!长期裸奔中,请各位不吝支持,谢谢!!】
俞涉收到的命令是围城,当然了,俞涉自己也不愿意离开了,现在他已经被攻城失败和惨重的损失彻底的挑起了心里的无名火,不过,围城什么的显然是不大现实的,以他手里的兵力,怎么可能去四门围堵,不过他手里有骑兵啊!
>
另一方面,俞涉也从袁术的命令中品味出了一些不满,而且不久之后桥蕤就会带兵前来支援,这里面未必就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要知道桥蕤可是袁术的心腹将领,甚至比俞涉更加的心腹。
虽然俞涉也想将许昌一鼓而下,但是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俞涉也不会傻乎乎的坐等桥蕤到来,然后让桥蕤将大功轻易的拿走,于是,俞涉不分昼夜的在许昌城外架着投石机向城内猛轰。
甚至不惜言辞威胁孔伷,从颖yīn运来了大批的火油,向城内投掷,将许昌城里弄得是处处火起,城里的玩家们光是忙着救火就一夜没有休息好。
一天一夜下来,许昌城依然巍峨矗立在俞涉面前,俞涉骑在战马上,脸sè铁青,沉默了半晌终于冷声道:“继续砸!继续。不要停!”
“诺!”
\
随着起初的慌乱和恐惧过去,一丝愤怒慢慢的在大家的心中孳生出来,想着在城外无差别攻击的敌军。看着忙里忙外的指挥救火,并且安排失去了家园的居民进兵营和府衙这种坚固建筑中暂住的异人们,原住民的心里正在悄悄的发生着一些奇妙的变化。
而在城中指挥的宋虎峰惊奇的发现,城市的士气正在缓缓的攀升。同时攀升的还有民望这个最难以提高的指标。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按说在战争状态下,这些指标都应该是向下的吧!难道,是因为俞涉的无差别攻击。正在令大家兴起同仇敌忾的情绪?
虽然这事很奇怪,并且也很值得深入研究,但是现在宋虎峰实在是没有这个时间,战争是现在唯一的主旋律。
“各位,这个时候召集大家前来开会是因为有紧急的情报向大家通报,同时。我们也需要讨论如何应对新的形势变化。”
“虎头,不是袁绍大军南下了吧?呵呵。”
“呃。正是,根据我们在洛阳的探子传回的情报显示,昨rì晚间,楼阳城中有五万骑步军离开洛阳南下,今早已经通过了密县,估计后rì白天会到达许昌城下!”
“我草,真的要来啊!靠,来就来,看看谁怕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你这什么跟什么啊!我看,我们是要为他人作嫁衣吧!呵呵.....”
“为了更jīng彩的游戏,值了!”
“好了,好了,大家先静静,等我将事情说完大家再讨论!”
宋虎峰笑着虚按了按手掌,让大家安静下来之后,继续说道:“根据情报,率军的是袁术的大将桥蕤,其中三万步兵,一万重步兵,一万骑兵,其目的不问可知,定是来攻击我们许昌的。呵呵,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刘备、张邈甚至公孙瓒都派出了使者前来,表示支持我们的正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