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8部分

,在阳光的照shè下,骑兵的明光铠甲闪闪发光,隆隆的骑兵队如同泛着刺目鳞光的洪水。(首.发)
而李元志的骑兵却一簇簇、一团团的显得十分的凌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毫无规律可循。
文丑直到冲到了对方的shè程之中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应该向哪个方向冲击,这就向蓄足了力量的一拳,却完全打在了空处一样让人难受。
“追击敌军帅旗!”
无奈之下,文丑选择了这个看上去最好的办法。
事实上,这无疑是最差的办法,李元志在方志文麾下的将领中以速度出名,文丑追击别的小部队还有点可能,但是追击李元志绝对是追不上的,就算是他的马力充足也追不上,李元志与文丑相差只不过三四点武力值,统帅与文丑不相上下,而李元志不但是骑兵专jīng,还有速度特长,再加上一身加速度的道具。
“回shè!回shè!zìyóushè击,不要太狠,将敌军吓跑了可不行,吊住他们!”
李元志一边欢快的回头放箭,一边还让自己的士兵将伤害力尽量的控制一下。
文丑很快就发现,那些刚才四散跑丢的敌军不是溃散了,而是绕到了自己部队的侧面和后面,不断的用弓箭收买自己士兵的xìng命,这种从侧后而来的箭矢实在是不好防御,尽管自己的士兵有铠甲保护,还有自己的防御加成,但是骑兵铠甲的后背部分可不是完全遮蔽的,这也是为了减轻战马的负重。
现在文丑和李元志的情形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甲虫被蚂蚁围攻一样,文丑奋力的想要撕咬身边的蚂蚁时,这些蚂蚁就会四散逃跑,而别的蚂蚁却还紧紧的叮在自己身上,转头攻击另一面,那边的散了,这边的却又回来了,文丑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会糟糕的,而且战马的马力所剩无几了。
“散开,以曲为单位。各自为战!”
‘轰’地一下,文丑的骑兵仿佛炸开了一样,四散分流,像是喷shè的水花,追逐着拼命逃跑的敌军,向四面驱赶追撵。
只不过文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决定大错特错。自己的骑兵分开之后,真的只能各自为战,但是敌军却不会。他们时分时合,利用各种各样的战术,或者是技能。或者是交叉掩护,反正想尽办法迟滞身后的追兵,然后就十分默契的配合另一队,一起将身后的追兵朝死里弄,甚至会有几队汇合在一起,瞬间就彻底击溃了一队追兵!
这就是狼群战术啊!
文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队正在不断的被吞噬,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文丑已经没有办法再将部队收拢起来了。
“将军,撤吧,这里交给我!”
“不必了。吹号,全军向西撤退,能走多少走多少,我们的马力恐怕跑不远!”
“将军”
“允许将领换马撤退!”
“将军”
“传令!”
“诺!”
低沉的号角响起,宣告这场不到一个时辰的骑兵大战文丑彻底失败了。李元志追击了大概十里,文丑很果断的将军中的将领全部撤走了,李元志不敢分兵追击,因为那一支完全有将领组成的四五百人的队伍,绝对不是李元志的一般部队能够抗衡的,何况他们还使用了备用的马匹。
等李元志这边收拾完最后顽抗的敌军。文丑和一干将领早都跑得不见踪影了,这个主意虽然不错,但是文丑的声望会因此大跌,甚至统帅值都会下降,谁说属xìng是永远只能上升的?文丑这么做其中的得失如何,还真的不大好评价,李元志摇了摇头,不再替文丑纠结。
“打扫战场,修整马力!”
李元志还没有满足,他还准备在今夜再次突袭颜良,自己在这里突袭文丑的消息颜良肯定会收到,颜良一定会认为自己的部队在经过了广县之战后长途奔袭文丑,再经过与文丑的大战,是不可能再发动动袭击,而这个判断,就是李元志再次发动袭击的契机。
“将军。”
“越兮,怎么样,战果统计了?”
“是的,将军,我军伤六百八十一人,阵亡四百一十三人,敌军计击毙一万四千六百六十五名,不包括战前的斥候,俘获四千七百二十八名,其中不肯投降的俘虏一千三百九十名,军械物资无数,请将军示下。”
“投降的士兵立刻打散编入我军,不肯投降的暂时羁押,将来会卖给袁绍的,都是宝贝啊!呵呵。”
“诺!”
“今天你的战果如何?”
“呵呵,五十六个,属下的弓术还差得远呢!”
“嗯,继续努力!让将士们尽量修整,搜集箭矢补充食物,剩下的东西都集中起来,分出一个营在这里扎营,顺便看管那些不肯投降的士兵,让他们连夜慢慢的向临济靠拢,要注意文丑的逆袭,如果文丑追来,则放弃物资和俘虏反过来咬住他们。”
“诺!”
..
颜良收到文丑的紧急战报的时候,正是太阳落山的一刻,颜良愣了半天,长叹了一声,有些索然的下令道:“鸣金,收兵回营!”
“诺!”
一队队的士兵重新整理缩水了很多的方阵,在城头上守军的欢呼声中,慢慢的列队朝着夕阳走去,铠甲闪闪的骑兵们在远程武器的shè程外来回奔驰戒备。
颜良虽然是损失惨重,但是城中的段志然死伤的士兵绝对不会比颜良的少,所以,这一天的惨烈攻城也说不上谁胜谁败,只是颜良没有攻下城池而已。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一十二章李元志和段志然的偷袭
其实颜良已经很小心了,在营地的周边部署了严密的明暗哨位,另外还向异人发布了jǐng戒任务,白天没有摊上战斗的骑兵也轮班值守。
但是半夜的时候,颜良担心的夜袭还是发生了。
幸好,从临济城里出来偷袭的骑兵部队被颜良的侦骑先敌发现。
“禀报将军,我军侦骑在城北三里发现了敌军的骑兵,人数两万左右,携带有引火物,现在正在朝我大营方向而来,请将军示下。”
颜良jǐng惕的想了想,然后迅速的看了看地图:“确定是两万骑兵?”
“确定无误!”
“其他方向的哨探侦骑可有发现?”
“暂时没有,属下让监视东西两们的侦骑向前推进了五里,现在仍然没有发现。”
“我们营地周围呢?”
“二十里之内没有发现任何大规模的敌军,小股的遭遇战在东边有两起,南边有三起。”
颜良再仔细的看了看地图,这才下令道:“命令骑兵出击,从侧翼接近,然后发动突袭,争取将这伙偷袭的骑兵打散。”
负责传令的副官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应诺了一声之后转身传令去了,颜良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他想问颜良为何不派出另外两万骑兵,左右夹击干脆吃掉这伙敢于出城的敌军,也算是为今天惨死的弟兄报仇了!
不是颜良不想,是颜良不敢!
这么简单的偷袭会让颜良有种yīn谋的感觉。所以颜良决定还是在手头留一些机动兵力以防万一,而且,即使将对方出城偷袭的骑兵全部都灭了,对攻打临济城也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若是一个不小心自己的骑兵被敌军给灭了,那自己想要退回北面的千乘可就得掉一层皮了。
权衡之下,颜良选择了相对稳妥的措施。就算先期出去的骑兵中伏,自己还能利用手里的骑兵去将他们给救出来。
不过,事实证明颜良过于小心了。可能因为这些来偷袭的骑兵都是由玩家部队抽出来临时组建的缘故,所以,他们的战意并不高昂。也不可能有什么诡异的手段来吃掉颜良的部队,而且,这支出城偷袭的部队不但走得极慢,还非常的小心,在周边布置了大量的斥候。
结果,颜良的部队还离得老远就被发现了,在发现了颜良的骑兵后,这伙出城偷袭的骑兵立刻掉头,以十倍的速度转身逃回了城中,颜良的骑兵追了个尾巴。干掉几个掉队的笨蛋,同样也损失了一些侦骑。
消息传回大营,颜良只好下令骑兵撤了回来,不过颜良到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惜的,这样的战果其实有没有都不影响大局。
可是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城里的敌军再次从东门偷出了临济。
刚刚和衣躺下的颜良再次被叫了起来,颜良揉着有些干涩的眼睛在烛火下看着地图,副官迅速的在地图上指了指发现敌军的位置。
“东门五里之外,侦骑全灭,暗哨传回的消息,他们的前进方向是东北。在这里转向北,估计会在北边二十里左右再次转向,企图从我们的侧后方偷袭,不过,属下觉得有些奇怪,他们这批骑兵的战斗力明显是不行的,为何要执着于偷袭我们呢?或者,仅仅是想要sāo扰?”
颜良拽着自己的胡须想了一会,摇头道:“不,他们不是为了sāo扰,是真的想要来我们的营地点火,但是,真正的杀招却不是那些战力不强的骑兵,很可能在我们对付他们这些骑兵的时候,正面的步兵会趁机强攻我们的营地!”
“可是,若是如此,刚才的那次进攻为何要从正面来呢?”
“那是故意给我们发现的,甚至连这次都是故意让我们发现的,只要我们的骑兵全部出了营地,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
“将军是说第一此是故意麻痹我们,而这次是想让我们认为真正的yīn谋就是那支骑兵,而事实上,敌军的杀招其实在正面?”
“对,就是这个意思!”颜良用力的一圈砸在安泰的地图上,眼神里闪烁点点着寒芒。
副官兴奋的将烛火凑近了一些,盯着地图道:“那么我们应该将计就计,放那只骑兵部队从后接近我们的营地,然后让他们点火,再在营地附近围歼他们?同时诱使敌军的正面攻击部队出动,而我们的另外一支骑兵则在半路上截杀敌军的主力部队?”
颜良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出声,而是默默的思索着,副将的办法是不错,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颜良的猜测上,如果颜良的猜测错误了呢?那支骑兵部队真是来突袭的呢?或者仅仅是来sāo扰的呢?
如果是突袭的还好,自己已经发现了他们,那么他们的突袭就不可能成功,最多也就是sāo扰一下。但是如果他们是来sāo扰的,自己一番将计就计的布置,岂不是恰好中计了!
这么一想,颜良郁闷了,不管怎么样,敌军sāo扰的目的是一定能达到的,唯一的差别在于,自己在敌军sāo扰的时候,能不能让敌军吃个苦头!
这个段志然,真是太狡猾了!
“这....出动全部骑兵在营地东北五里设伏,务求全歼敌军的骑兵部队,至于城里的敌军若是趁势而出的话,我们只能先坚守营地,待骑兵解决战斗后再行回援,若是城里的敌军不出动,至少我们也要灭了他们的骑兵,省的天天出来sāo扰。”
副将稍微的一想就明白了颜良的想法,颜良这是稳妥起见,他担心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同时又担心自己不要两边都没有吃下,到时候白折腾了一夜,不但劳心劳力,还丢人。
“属下明白了,就这样去传令么?”
“等等,命令临济三门的斥候加大侦查力度,一定要严密的注意城中的变化。”
“诺!”
看着副官消失在帐幕门口的背影,颜良心里微微的有些不安,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颜良仔细的想了想,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不安心的颜良有走到地图边上埋头看着,少顷,又召唤了传令兵。
“命令,给异人下达任务,半个时辰之后,有骑兵的异人可向东北方向搜剿敌军,另外增加jǐng戒部队数量,将jǐng戒任务数量提高到五万步兵。”
“诺……颜良确实疏漏了一件事,那就是对西北方向的侦骑哨探居然没有丝毫的消息传回来,而这个情况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去伏击临济骑兵的部队等待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看见原野上有点点的灯火,这队骑兵这次的速度似乎快了不少,但是同样的侦骑密度很大,伏击的部队将领不得不庆幸自己将伏击出发阵地放在了四里之外,否则肯定会再次被他们给发现了。
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就要进入最佳伏击地点了,负责指挥伏击的将领正要下令吹号攻击,忽然从北面传来了一阵低沉厚重的马蹄声!
真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这边动手那边才出动的么?
正当他疑惑不已的时候,他的猎物忽然开始加速,并且分成了几队,向右侧,也就是北边偏转,居然是向着北面的伏击部队冲去,而那边似乎正传来一阵喊杀声。
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稍微愣了一下,负责指挥的将领立刻有了决断!
“出击!”
“杀!~”
轰隆隆的骑兵队猛地从山坡后面冲了出来,排着整齐的阵型向着背对自己的敌军冲去,四里的距离正好慢慢的加速,不管那边情况如何,只要自己这边成追着敌军的屁股冲进敌阵,无论如何也能给敌军造成巨大的杀伤!
抱着这个想法,颜良的骑兵速度越来越快!奔雷般的蹄声震碎了漫天的星光!
“唏律律!~”
“啊!!~”
“噗通,噗通......轰~”
忽然间,飞奔的战马纷纷痛苦的嘶鸣起来,然后疯狂的跳动、摔到,在黑夜中高速前进的骑队仿佛被一把隐形的巨剑横扫了一般,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凄惨的情景让人不忍卒睹。
刺马钉!又见刺马钉!方志文的无耻能到什么程度啊!?
原来,在那群肉脚骑兵转向溜走的同时,他们在马背上驮着的被认为是引火物的刺马钉也同时被洒在了草地上,这一大片的刺马钉顿时成了追击者的噩梦,更可恶的是现在是黑夜!
而另一边,李元志的突骑兵突袭了北侧颜良伏兵的后背,惊慌失措的颜良骑兵部队,几乎是被屁股后面的弓骑兵赶着走,然后又被正面迎来的临济骑兵吓的再次转向,结果完全失去了逃避和调整的时机,最后队伍崩溃。
临济骑兵和李元志的骑兵交叉而过,李元志直奔被刺马钉坑的就要疯掉的颜良骑兵,而段志然率领的临济骑兵则去收拾那些已经溃散的骑兵。
当在军营中的颜良接到战果的时候,整个战斗已经结束了,趁着黑夜逃回来的骑兵也有一万五六千,但是跟出击时的四万相比,真是十亭去了六亭,惨啊!
颜良听到消息,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幸好,他还记得自己手里还有几万步兵呢!他不能再让这些步兵也都惨死在这里了!RQ
第七百一十三章罢兵言和
’‘云卷云舒不是我’‘詹峰2005’‘逍遥紫英’‘十三月飞雪’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另外提醒大家一句啊,今天本月最后一天,有月票的赶紧投了,过期作废哦!】
李元志和段志然汇合之后,并没有急着要攻击颜良的营地,而是回身去打扫战场,还有那些昂贵的刺马钉,能收回的尽量都要捡回来才行,那可都是钱啊!
方志文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要将袁绍打痛,打得袁绍以后碰上方志文的事情时,都必须要三思再三思才行,但是不能将袁绍打残,打残了的话,袁绍很可能会放弃济南而将部队撤回河北去,这么一来的话,济南很可能便宜了鲍信或者刘岱,让这些中原世族与孔融接壤绝对不是好事,这些世族别的本事没有,忽悠人的本事大得很。
而孔融又是耳软心和的人,有时候拉不下脸面,这帮子无耻的世族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向着青州渗透。
更重要的是,袁绍的战略若是在临济受挫,可能会导致冀州的局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如果冀州长期安稳下去,韩馥和黄巾军都可能会转身向外寻求扩张,韩馥那边倒是没有什么,方志文甚至乐见其成,但是黄巾军扩张的最好方向就是幽州,这可是方志文最不想见到的情况。若真是那样,方志文只好披挂上阵对阵黄巾了。
“大人,现在事情紧急了,如果大人再不下令,颜良将军现在损失惨重,又失去了骑兵护翼,很可能会全军覆没。若真是如此,我主即使是为了盟主的颜面,也不能善罢甘休了!”
\
“呵呵,看来本初是急了啊!”
方志文呵呵的笑着,慢条斯理的抿着手里的茶水,脸上满是得意和戏虐。
郭图苦笑不已,跟方志文打交道多了,郭图从来没能从方志文身上占到任何便宜,相反,每次郭图想要占便宜的时候。必定会遭受损失,只有老老实实的跟方志文打交道,才能获得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所以,郭图对方志文是敬畏如虎。
“诚然如是。但是适才在下所说的话也并非虚妄之词,我主的颜面有时候比实利更重要。”
“我懂,我懂,呵呵,放心,我也没打算将本初如何。更没有想要落他的面子,但是这就是所谓的咎由自取,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嘛,非要搞的这么复杂,莫非本初身边无人,居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明白?”
“大人,这.....”郭图再次苦笑,不是没人,是有人而不能信重,不过郭图也不希望袁绍信重许攸,因为许攸实在是个让人讨厌的人,对同僚十分的跋扈,并且攻击xìng太强了,只是这话又岂能对人说,尤其是对方志文。
“呵呵,我与子远有数面之缘,子远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若是本初不愿意用,那么不如让子远到幽州来。”
郭图愣了,然后吭哧吭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是明显的离间计,但是这话传到袁绍的耳中,肯定是会大获成功的,而且对郭图也是有好处的,问题是,自己若真是去传这个话了,对袁绍的损害无疑是巨大的,这
方志文看着纠结的郭图,恶作剧似的笑着,一旁的徐庶和太史昭蓉都直撇嘴,方志文这个恶劣的xìng子真是让人讨厌啊!
“呵呵,说笑罢了,公则不必当真,还是说回正事吧。”
“是极,是极,大人觉得能否贵我双方能够立即停战,然后以实际控制线来划分双方的界线?至于被俘的将士,我方可以赎回。”
方志文看着神情紧张的郭图,很显然,郭图是准备挨宰的,不过方志文这个时候却没有急着狮子大开口,而是仔细的想着能不能从战局外面捞更多的好处,好不容易打赢了一场,没有理由不捞足好处啊!只要关键的时候给袁绍留点面子就是了。
“这个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双方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一些小冲突而已,相反,贵我双方还是密切的贸易伙伴。”
“大人所言甚是,所言甚是,呵呵。”
“不过”
郭图脸上的笑容有些发硬,终于僵在脸上,盯着方志文等待着方志文的下文。
“不过,战争由贵方而起,这点是不容抹杀的事实,既然有所为,就必须有所担当,所以,贵方必须承担挑起战争的责任,并对由此对我方造成的一切损失承担责任,这点不知道公则是否认同呢?”
“大人,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战争是双方的事情,总不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方的身上,这未免有失公允吧!”
“呵呵,难道你打过来了我都不还手,公则的在这个道理才是奇怪呢!”
“这且不说这个,那么大人觉得我方应该如何来补偿贵方的损失呢?”
“当然是照价赔偿,打坏了我什么东西,按照价值来赔偿,伤害了我军的将士,按照抚恤来赔偿,消耗了我军的军械钱粮按照实际消耗的来赔偿。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十分公公允的,不会漫天开价。”
郭图心说,你是不会漫天开价,只不过打碎你一个瓷碗,你会按照古董价,死掉一个小兵你会按照将军的抚恤标准,消耗一根羽箭那肯定是按照巨弩的特种箭只来算。至于巨弩的箭矢,那就不得而知了.....
随便想一想,郭图都会觉得头皮发麻。这种赔偿如果仔细的计算下来,会不会将整个济南国卖掉也得不偿失呢!?
郭图畏惧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脸上笑得十分亲切。但是怎么看像是狐狸看着小鸡的笑容啊!
“这.....那么,大人估计,这个赔偿大概会是多少呢?”
“嗯,这个可不好说了,得仔细计算才知道,我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但是,可以匡算一个大概的数字,作为一个非正式的参考数目,我已经着人计算过。大概也就是三五千万两白银罢了,不多。”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道,郭图差点一头栽倒在地,连一旁的徐庶都被嘴里的热茶给呛了一下,一口将茶水喷了出来。然后剧烈的咳嗽,连鼻子里都朝外滴水,徐庶尴尬的用衣袖遮住自己的脸,忙掏出手巾擦拭着,一边嘀咕道:“呛到了,呛到了。呵呵。”
太史昭蓉抿嘴轻笑不已,方志文斜了徐庶一眼,怜悯的摇了摇头,在看向脸sè煞白的郭图,和声道:“公则,公则,这个数字可不是我瞎说的,不信你可以去一一核对的。”
郭图回过神来,看着方志文认真的嘴脸,心里直抽抽,主公没事干吗要招惹这个老财主啊!看看,这回真是惹了一身的sāo啊!
三五千万?还白银!这是要袁绍的老命吧!
虽说这个数字认真说起来未必就能让袁绍破产,但是这个数字足以让袁绍勒紧裤腰带过两年,更重要的是,现在袁绍要将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军事和经济建设中,以应对四周的强敌,如果这个时候被抽血,打断了各方面的建设,那么基本上等于是在自杀。
所以,这个方案绝对是不能答应的,郭图甚至能想象到,如果自己将这个方案放到袁绍面前,袁绍一定会怒吼着开战!
“大人,说实话,就算您这个数字是完全准确的,这个方案您觉得我主能接受么?在下觉得这个方案与一封宣战书无异,大人三思!”
“呵呵,公则误会了,我岂会不知道本初现在需要钱粮发展实力,但是这是两码事,不能因为没钱就不承认自己欠钱,所以,这个帐本初必须认下来,但是可以不必着急还,而且也不一定要用真金白银来还,我们可以考虑用别的东西来抵押。”
“别的东西?”
“对啊,人口啊,粮食啊,特殊的物资啊,甚至可以用雇佣军的形式也可以等等之类的吗,总之,在没有清偿之前,只需要不断的计息就可以了,呵呵。”
“计息?”郭图的脸sè又是一白,心里不断的jǐng告自己,千万不要以为方志文是好人,这种想法是极其危险的。
“对啊,计息,难道公则你借钱给人不计息的么?”
方志文诧异的问道,郭图哑口无言,而徐庶已经憋笑憋得快要抽筋了,只好拿着毛巾在脸上东一下西一下的擦着,一边挡住自己的扭曲的脸型,一边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太史昭蓉则很大方的捂着嘴轻轻的笑着,郭图也只能当作没有看见,计息这个说法真是天公地道啊!
但是,说来说去似乎郭图还没有认下这个巨额的债务吧!
“那么,大人觉得应该计几厘息才合理呢?”
“几厘?公则你家的借款是按厘计算的么?不是应该按分算么?”
方志文脸上的惊讶实在是太假了,假的直接就能解读成讽刺。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一十四章迟来的刘岱
停战无疑得到了双方的一致认可,但是停战的只不过是袁绍和方志文,玩家们之间可是没有停战的,而且临济城里,以及颜良的军营中,都还在继续发布对抗任务,这种边打边谈的格局也符合双方的利益。
虽然袁绍看到方志文狮子大开口的要求也很生气,但是却没有愤怒的失去理智,在青州三郡的事情上,袁绍已经是一错再错,如果第三次还错了,那么袁绍干脆赶紧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还做什么诸侯盟主、势力领袖!
所以袁绍忍了,也认了,赔偿?可以,慢慢的谈就是了,反正以后在青州的西北三郡地面上,难免会有大大小小的冲突,如果一个不小心让袁绍占了上风,什么债都能给你算回来!袁绍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
那么,方志文又是打得什么主意呢?难道他就不知道欠债的才是大爷?
方志文当然知道,特别是经历了后世那个不知廉耻的时代之后,更是对欠债的大爷们有着深刻的认识,所以方志文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犯傻的,方志文的目的确实在金钱和实利之外。
对于袁绍来说,最大的本钱是什么?没错,就是名望,方志文的目的就在于打击袁绍的名望,当人们都知道袁绍还欠着方志文一大笔钱想要想方设法的赖账时会怎么想?
这个问题其实很飘渺,或许现在正在袁绍旗下的属下应该会觉得这事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不是袁绍旗下但是又想要投靠过来的人来说呢?这个债务足以说明袁绍的势力其实是名不副实。或者有某种意义上的外强中干。
这就足够了,方志文的目标就是韩馥手下的那些世族出身的家伙,当他们发现原来袁绍也不是他们想像的那么强大时,或许就不会再生出出卖韩馥团结到袁绍旗下的想法了吧!而这个结果,才是对方志文最大的利益,远比那三五千万更大。
于是,五月三十rì。在双方各有心思的默契下,停火实现了,谈判开始了。
青州的局势除了牵扯了冀州的韩馥和张角的注意力。还引起了兖州牧刘岱和济北相鲍信的注意力,这就在家门口发生的事情,他们两个又怎么会视而不见呢?
从表面上看。两人是从属关系,但是事实上,鲍信的地位是相对dúlì的,总的来说,鲍信这个人也是很矛盾的人,此人出身世族,所以立场上他就算不承认,也会被划进世族的圈子里,但是他本人却认为自己是皇统派,注意不是保皇派。
一个皇统派立身最终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义’!大义!
所以。鲍信参加了讨董,因为那是天子的诏命,是大义!
所以,鲍信不会投身袁术门下,也不投身袁绍门下。因为他是天子的臣,而不是袁家的臣,而在这个诸侯蜂起,军阀横行的时代里,作为一个天子的臣,他没有保皇派那种为天子不惜一切的想法。只有尽自己一个地方牧守职责的使命!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看,鲍信与孔融的想法和行为有些相似。
至于刘岱,刘岱身上流着刘家的血,就算自己心里深处也有成为九五的yīn暗想法,那也是自家人之间的事情,轮不到别人来置喙,但是现在的事实是臣强主弱的格局,作为刘家血脉,壮大自己的力量是刘岱rì夜谨记于心的事情。
只是,兖州的世族力量强大,刘岱必须重新的包装自己,至少表面上不能太过保皇,也不能表现出对世族的排斥和忌惮,但是暗地里,刘岱正在培植自己的心腹,以待时机到来的时候,能够一举掌控手下的军队,然后清洗世族的力量。
因此,刘岱对鲍信这个皇统派并无恶感,相反,倒是很忌惮张邈那个坚定的世族子弟,因此,对于鲍信建议在济南混乱的时候,适当的将势力向东扩张的事情刘岱是赞同的,并且愿意出兵配合鲍信。
能够遏制袁绍,刘岱还是乐见其成的。
只不过,当刘岱的和鲍信的部队在济北卢县汇合之后向济南历城出发的时候,前一天还打得惨烈无比的临济前线忽然就传来了停战的消息,这让行军到半路的刘岱和鲍信军顿时进退两难了。
现在刘岱和鲍信也很难判断,袁绍和孔融的停战到底是什么xìng质的停战,是暂时的还是彻底停战了。
若是彻底停战了,那么刘岱和鲍信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洗洗睡了,如果是暂时的停战,自己的部队朝历城下面一摆,恐怕临时的停战就变成了永久xìng的停战,等临济颜良的大军西来支援历城,别说拿下历城了,届时怕是全身而退都不容易。
两人只好命令军队暂时停止了前进,停在了济北国的辖境内,对外声称,则是防备战乱蔓延之类的借口,实则是要进一步的观察青州三郡的情况,看看形势的变化是否还有机可趁。
随后,消息就不断的传来,先是有一个小道消息,据说文丑在支援颜良的途中被一支骑兵伏击了,最后的结果是文丑只带着jīng锐逃跑了,大部队全军覆没,这个消息怎么听着就觉得不大可靠,而且双方都没有承认,只有异人在流传着,据说伏击者是赵云,可是赵云现在还在玄菟郡作乐水以北的草原上呢!
接着,又传来了颜良昨夜遭到夜袭,四万骑兵尽没的消息,这个消息同样是从异人的渠道传出来的,同样没有获得参展双方的证实,相比起文丑被全歼的消息,这个消息更加的不靠谱。
随后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消息,包括双方并未停战,双方依然围绕临济城展开大战的消息也有。
在各种各样奇怪消息的轰炸之下,刘岱和鲍信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可是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不决,因此,他们错过了历城最空虚的一段时间,而袁绍与方志文达成停火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东平陵的部队调向历城,堵住了从济北向济南进攻的咽喉。
后知后觉加上犹豫不决彻底断送了刘岱和鲍信的战略构想,从这点上来看,这两个人不论是在军事上,还是在战略上的水平都很有限,xìng格更是不适合做一个枭雄,不过鲍信也没有做枭雄的打算,至于刘岱,那就不好说了。
再等了一天,刘岱和鲍信得到了不少确实的情报,首先文丑的战败是事实,因为有玩家的录像为证,刘岱和鲍信虽然看不到这个录像,但是却能够从别的角度确认这个事情的真实xìng,接着颜良在临济城下损失惨重的消息也证实了,而双方仍在大战的消息则被证实是虚假的,正在乱战的只有异人的部队。
最后的一个消息是,历城昨夜到达了三万增援部队。
刘岱和鲍信顿时后悔不迭,原来自己错过了拿下历城的最好时机,而一旦袁绍在济南国站稳了脚跟,该rì夜担心的就是鲍信和泰山太守应劭。
刘岱更是有些担心了,这个应劭是典型的世族出身,而且与袁家关系密切,此人本人也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现在自己和鲍信压着他到没有什么,袁绍现在拿下济南跟泰山就是接壤的了,随便找个共抗黄巾贼的借口,应劭就可能将泰山郡的军事力量都交给袁绍了,那时,刘岱就麻烦了!
直到这个时候,刘岱才开始想这些实在是有些晚了,现在济南归于袁绍已成定局,应劭在世族圈子里名气又大,自己动不得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袁绍将刀枪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刘岱却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刘岱的心里就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一气之下,刘岱撤军回去了,留下鲍信一个人在长清扎营,鲍信虽然对刘岱的不负责任不齿,但是现在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只希望袁绍现在还没有进兵中原的想法,没有与袁术撕破脸皮的意思吧。
“大家注意看这里,泰山郡的太守是应劭,这个人是个有学问的人,也只是一个有学问的人,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袁绍忽然挥兵南下的意图,为的就是拿下青州西北三郡,同时也能收服应劭,对鲍信形成强大的压力,并且钳制住刘岱,甚至还留下南下长江的意味,这是一招大棋!”
“不错是一招相当不错的大棋,可惜这个棋手却没有走好,结果被孔融,不,被方志文凭空摘走了齐国和大半个乐安,这不得不说是袁绍的错失,同时,也证明了方志文这个家伙比狗还灵敏的鼻子,比狼还凶残的战斗力!”
“呵呵,既然袁绍落了子,袁术自然会应子,从现在豫州的局势看,淮南对袁术的意义最重要,也是围堵曹cāo的要点,即使这两兄弟要争中原,也会先将曹cāo、刘岱这些家伙清理出去,那么,袁术要保住淮南,肯定会从司隶调兵南下,而颍川是必经之地,因此,我们许昌说不定会成为袁术搂草打兔子的对象!”
“咦!?这么说,袁术想要顺便对付我们?”
“对,我们综合了所有的情报研究之后认为,许昌会有一战的机会非常大!”
“袁术的大军若是倾力来攻,再加上玩家的配合,我们能顶住么?”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一十五章尽力燃烧
每一场战争都有其内在的必然xìng,当然了,周幽王那样的二货另说。
袁术会对许昌下手的想法并非是什么妄想,事实上,袁术一直都视许昌为眼中钉肉中刺,在自己的腹心之地上,被一群控制不住的人给打上一根钉子,轮到谁也受不了啊!
这也就是袁术当时一时顾不过来,洛阳的一片废墟还需要重建,司隶各郡之中更是像闯进了一群狼的后花园,汝南的朱隽被张曼城缠住了手脚,陈留的张邈貌合神离甚至差点直接的反目,荆州的刘备就不用说了,甚至连那个被打压得如同丧家犬一样的曹cāo,也忽然反咬一口夺下了谯郡。
袁术原本以为是在自己全面掌控之下的中原,眨眼之间就四分五裂处处漏风,袁术不得不暂时承担起裱糊匠这个光荣而伟大的职业,于是,孔伷的可耻失败和妥协,许昌的意外易手,都暂时被袁术压在心里。
但是,压在心里并不表示他已经忘记了这个肉中刺的存在,现在洛阳周边的局势趋稳,袁绍又在青州频繁的搞小动作,眼看着就要将手伸到兖州来了,袁术心里自然会有些焦急,特别是现在还掌控在袁术手中,不管是地缘位置还是经济地位都十分重要的汝南和淮南地区,更是不能轻易有失。
因此,遣兵南下淮南控制局面就成了当务之急,而遣兵南下必须经过颍川,许昌就成了摆在袁术大军前进道路上最显眼的石头。而这块石头袁术早就想将它给搬走了。
“事实上,如果坚定的防御或许是能够防得住的,而且,随着许昌之战的开打,周围的诸侯们也会动起来,一旦战事迁延,就会发生很多难以预料的变数。这才是最让人郁闷和踌躇的事情。”
铁军老大的宋虎峰的说法其实涵盖的意蕴绝对是很深厚的,这就是诸侯争霸的魅力所在,你要想一想。一个普普通通的夺城战,随着局势的演变,很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中原大战。就足以让人兴奋了,这或许就是这个游戏最让人着迷的玩点!
只是,好不容易的拿下了许昌城,几年的隐忍和努力,不能就这么昙花一现,因此,铁军这一伙痴迷于游戏的高端玩家行会现在也为了利益而犹豫了,还是太祖说得好啊,没有了坛坛罐罐才能有坚定的革命意志。
当这些追求游戏jīng彩,生命丰满的高端玩家被许昌城压在了背上之后。也渐渐的有了朝乌龟蜕变的趋势。
“虎头,你说的变数是指什么?”
“我所说的变数当然是很多的,比如刘岱在见到袁术的大军与许昌城下苦战会如何反应?比如与袁术有矛盾的张邈又会如何反应?还有,在北边苦苦挣命的公孙瓒又会如何反应?故意装孙子的张扬会如何反应?我们身边的不世枭雄曹cāo和刘备又会如何反应?等等、等等,还有。因他们的的动作而带来的二次反应呢?”
宋虎峰说着说着,眼神却现在渐渐的发亮,虽然现在他困扰于许昌城的未来,但是对于自己所描绘的这个纷乱而又刺激的局面,他自己的心里其实也是十分期待的。
“会长恐怕还忘记了玩家行会的反应,我们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相信还有很多的人在等着吃下一只的螃蟹!因此,局面会更加的难以预测!”
“等等,虎头你说的这些跟我们有关系么?”
“呃.....”宋虎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还是有的,至少曹cāo也觊觎着许昌这个好地方,还有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