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7部分

很明朗了,袁绍那边没有接待我们的使者,而孔融则写了这封信给我们,如果想要政治解决的话,与孔融谈判是唯一的出路。”
“可是孔融的条件未免太苛刻了吧?交出所有的城池,然后协商重新安置,这不是等于净身出户么?”
“呵呵,你可别这么说,广县的行会还交了赎金才能净身出户的。”
“你还笑得出来,你背后的投资商没说要撤资么?”
“完全没有,相反,他们认为孔融根本就不可能控制那么大的地盘,所以,孔融想要的不过是齐国和乐安郡的广饶以南,作为军事要点,临淄和广饶必须控制在手,而其他的城池最终还是要放出来的,不过是想逼我们签署比较严格的协议,将我们绑上他们的战车,这也好,至少在一定时期内,我们被迫的抱团了,呵呵。”
这位代表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脸红,人就是这么贱的,本来有机会让他们自觉的抱团然后形成一个强力的绥靖集团,但是却因为私心作祟,最终形成了今天这种被动的局面,到最后被原住民势力强迫着形成一个约束力强劲的军事经济集团,这不得不说是对在场代表们的一个绝妙讽刺。
稍微冷场了一会。另一个声音打破了大家的尴尬。
“这么说,你们认为孔融所要求的并不多?”
“孔融从本质上来说,要求不过是北海郡的安全,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心或者说有野心的人,这一点从北海郡的玩家行会那里能够轻松的得到相当一致的意见,如果北海郡的背后不是站着方志文这个杀神,说不定北海郡的行会早就造反了。”
“呵呵。你这么一说到也是这么回事,那么我们还是尽快推选代表去跟孔融谈判吧,早一天谈下来。就能减少大量的损失和消耗,对我们,对孔融都是好事。”
看着大家逐渐高涨起来的情绪。还有点羞耻心的代表们心里十分的复杂,投降都投降得这么高兴可真是够无耻了!
...
“元志、叔治、长绪,你们怎么看?”
孔融问的是对于临淄来的代表所提出的书面请求,在正式谈判之前,孔融必须先将内部的意见统一了。
孙邵和王修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李元志,李元志现在代表的可是方志文,而在北海郡的背后,支持和维系北海郡的就是方志文,离开了方志文,北海郡的存在几乎都很困难。这点王修和孙邵都很清楚,虽然略微有些不甘心,但是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孔融是一个好官,也是一个好上司,更是良师益友。但是他却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主上,至少在这个军阀横行的乱世里,孔融的xìng格更不适合作为一方诸侯,不过王修和孙邵其实都不是那么有野心的人,对于他们来说,与孔融一起造福一方。能让一方百姓免于战火涂炭那就满足了。
或许,这就叫物以类聚吧。
李元志眨了眨眼睛,孔融的问题其实王修和孙邵都误会了,孔融与主公关系密切,所以主公给自己的指示,想必也都已经告诉孔融了,所以孔融现在问得乃是李元志的个人意见,并非是问方志文的想法。
“孔大人,我是个军人,政治上面的事情当然是听主公的,主公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王修和孙邵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不由得有些脸红,李元志这是在委婉的告诉他们两人,李元志和方志文都没有过于干涉北海内部事务的意思。
事实上,以王修和孙邵的智商,不会不明白,若是方志文真的有意北海,完全可以不用结盟的形式,而是采用军事占领的模式也行,孔融想必也不会拒绝。
孔融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而是微笑着抚着胡须道:“志文的意见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是想问问你们几个自己的意见,对于异人的谈判,我们的底线到底设在哪里?”
孙邵想了想道:“大人,控制临淄、广饶、剧县,不,应该是攻下广县,这三个地方必须控制在我,其他的地方倒是不重要了,另外就是对地方军队的数量限制,这点不能让步。”
王修也点头道:“我同意长绪的说法,再补充一点,税收必须从最高比例开始执行,可以逐年的调整,但是主动权在我。”
孔融点头不语,又将目光转向李元志,李元志抓了抓头皮,老实说,在青岛的时候政治上的东西都交给了谢淑雯,在这方面李元志毫无进步,不过现在也不能不开口,不然给主公丢脸了。
“孔大人,我觉得我们基本上能够将城池都再出售一次,当然了,人口不算,人口我们应该集中到自己掌控的城市中去。”
“你是说,出售空城?”
“对啊!?”李元志奇怪的看向孔融,这有什么不对么?自己的主公总是这么干的,从来没见异人有什么不满。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八章广县之战
孔融与临淄玩家代表的谈判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在各方势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临淄的异人们就忽然宣布整体易帜,全部接受了孔融的收编,包括现在正在被袁绍围攻的临济和东平陵。(.)
至于还在广县纠结的臧霸不由得庆幸不已,幸好没有轻举妄动,否则现在孔融忽然集结兵力回身一击,就能轻松取下空虚的广县,到时候不但自己出征的大军可能彻底玩完,说不得连临朐都不保。
至于袁绍,则十分的不爽,原因当然是不可告人的,所以袁绍也只能生生闷气,并且催促郭图尽快与方志文见面,就青州的局势交换意见。
另一边,完成了整体易帜之后,孔融和玩家们开始进行大调整,首先动的是临淄和广饶、南丰、剧县、益国等城市,这些地方的人口全部向临淄和剧县集中,剩下的空城这交给了玩家的行会势力。
下一步,将会根据田丰的构想,将济南的军民全部撤出,集中到齐国境内,然后在临济一线形成乐安郡的分界线,最终孔融控制的城池将会是临淄、临济和广县,至于其他的城市,则会交给玩家控制,而那些丧失了地盘的玩家行会也不必着急,因为田丰下一步就会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青州三郡的定位,其实远在长平城的方志文也有些犹豫,所以暂时就先按照田丰的计划走,方志文犹豫的是孔融对越来越大的地盘有没有那么强力的掌控力。会不会因为压力太大事务太繁琐而产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实际上从方志文自身的需要来说,青州的局势稳定或者不稳定现在并不那么重要了,青岛已经洗白,并且升级到一级城市的青岛防御力是相当强的,何况还有李元志的机动部队在外围保护,因此,方志文在青州的利益是有保障的。
另一方面。从吸收中原扩散出来的人口这个方向看,青州这里几乎没有接受到像样的人口,相反。荆州、徐州倒是接收了不少的人口,因此刘备的实力上涨很快,现在刘备稳稳的压住孙坚和曹cāo一头。成为相当有实力的一个诸侯。
由此看来,北海在密云的地位是相对下降了的,但是方志文这个时候与孔融定下全面的同盟协议,显然已经不仅仅是要从孔融那里获得直接利益了,而是上升到了道德层次,对过往的盟友坚定不移的支持,将会给密云的政体形象带来巨大的收益。
到了这一步,方志文也逐渐的领会了为何战争打到最后就是道德之争的意思了,得人心者的天下啊!所以威加海内不如德被苍生更有力量。
因此,从袁绍手里分割青州西北三郡不难。将黄巾军赶回泰山上去养猴子也不难,但是想要在战后完全的控制和统治这片地区就很难了,关键的问题在于孔融的能力和主观意愿,或者,应该将孙邵扶起来。这位历史上吴国的第一任丞相的能力肯定是不容小觑的。
下定了决心之后,方志文批准了田丰和徐庶制定的整体战略设想,第一步,就是先要将伸嘴进来想火中取栗的黄巾军给赶回去,于是,第二次广县战役拉开了帷幕。
................................................
方志文的战役决心下达。李元志和孙邵的部队立刻向着广县前进部署,而在剧县聚集的玩家部队也兴奋的出发了。
剧县到广县不到两百里,路途比较平坦,正是骑兵驰骋的天地,李元志的骑兵在前,孙邵的步兵在后,李元志的骑兵提前两天出现在广县周围,随后就利用夜sè消失在广县周围的丘陵中。
管亥用屁股想都知道,李元志的打算是断绝了广县与临朐的后勤通道,现在广县聚集的部队数量庞大,一旦后勤被断,广县不战自溃,再想深一层,李元志是在向年轻的管亥发出挑战,如果想要保护广县的后路,那么放骑兵出来对决。
管亥是知道李元志的,那还是在幽州培训的时候听闻的,据说这位最擅长远程奔袭和偷袭的将领,是方志文起家的六元老之一,也是骑兵战的大师级人马。
但是从幽州离开之后,管亥却很少能听到李元志的消息,直到不久之前李元志突然随着青岛的洗白而出现在青州,并且接管了宇文伯颜的部队,很明显,原来在青岛城里的那支神秘而强悍的突骑兵,就是李元志的部队,原来这位悍将一直就在青州征战。
这次李元志的挑衅,管亥没有理由不接着,虽然他心里也是没底,但是未战先怯显然不是管亥的习惯,而且,后勤线的重要xìng根本就不容管亥和臧霸犹豫。
管亥随即率领骑兵出城,并且大肆的发布搜索和剿杀的任务,动员异人部队参与到对李元志的围追堵截中来,而臧霸则率军坚守广县,迎战名不见经传的孙邵。
“副帅,根据最新的侦骑回报与异人的报告,分别在这里、这里和这里发现了敌军的踪迹,不过敌军相当的jǐng醒,我们的人和异人都没有成功的证实敌军的详细情报。”
看着自己的副将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管亥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大了两圈,本来率军出城,想要寻找到李元志的踪迹,然后痛痛快快的来一次骑兵决战,哪怕是输了,也输个干脆和明白。
但是,结果却让管亥十分的纠结,李元志的行踪不是找不到,而是找到了太多,一天时间里,管亥自己的斥候侦骑就发现了超过五处踪迹,异人发现的也不下此数,而且发现的地点相距都很远,不可能是同一支部队。
管亥明白了,对方分兵了,这种战术管亥学过,这是敌军在引诱自己分兵,如果自己也分兵,敌军就会在某个地方重新集结兵力,以优势兵力迅速的吞掉自己的部队,如果自己不分兵,对方则会以小部队sāo扰和牵制自己,然后不断的袭扰后勤部队甚至集结起来直接的摧毁后勤部队。
其实要破解这个战术也很简单,那就是分兵,然后就是拼斥候和侦骑,拼对对方指挥的判断和识别,拼设陷和破陷,拼部队战斗力.....
只是,这些东西归根结底,其实是在拼部队的训练水平和基层将领的指挥能力,而这点却是黄巾军的硬伤啊!
管亥明白了,这是李元志故意的,所谓的名将就是每次都能用最强的力量,打在你最薄弱的环节上,真是高!不得不服啊!
即使明白了分兵可能不是李元志的对手,管亥也不得不分兵,就算自己的部队最终战败,但是李元志的部队也一样会有损失,假如李元志的部队损失增大到失去了威胁广县后勤线的能力,那么管亥就赢了,因为胜负的关键在于广县的得失,而不在于双方骑兵孰强孰弱。
“分兵!下令部队以两千人为一队,将部队分成十五个分队,接受任务的异人也按照这个原则分配下去,告诉各个领队的将领,敌军要跟我们打游击绞杀战,一是要注意各部的配合和联系,要坚决的互相支援不得迟疑,另外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杀伤敌人,只要敌军丧失了威胁我军后勤线的能力,即使我们都打光了,我们也赢了!”
“诺!”
......................................................
“准备齐shè,三连shè放!撤退!”
“纸符陷阱准备!放!短弩shè击,撤退!”
“分散,分散,预定地点甲十一汇合,十二营向北迂回!”
李元志的部队打得很无耻,他们根本就不跟敌军接触,而是放几轮箭就跑,而且还是四散逃跑,眨眼就消失在山道和树林中,然后马蹄声一阵乱响人就消失不见了。
黄巾军的骑兵气急败坏的追下去,可能立刻会遭到另一伙人的伏击,而不敢追的话,不久之后自己身边就会聚集越来越多的敌军,直到最后一个人也被杀死为止。
至于被寄予厚望的斥候和侦骑,出去就没有能够回来的,山林中的骑兵战,这对黄巾军来说还是一个新课题,连平原骑兵战都没有训练好的他们,在这片山地里,连李元志的陪练都算不上,纯粹就是一些被屠杀的对象罢了。
到了傍晚,管亥在预定的汇合地点上守护着一支辎重队伍,一边等着自己的部队回归,但是直到夕阳西下,回到汇合地点的部队还不到一万人,加上自己的亲兵两千,管亥出城时的三万骑兵,现在就剩下这么多了,这个结果将管亥直接的震惊了。
当天夜里,李元志的一场夜袭彻底击溃了管亥,顺便也吃掉了这一支后勤队,管亥只带着数百残兵逃回了广县,学生与老师的第一次对战,学生惨败!
臧霸向哭丧着脸的管亥仔仔细细的询问了此战的前前后后,末了臧霸也沉默了,半晌之后,忽然长叹了一声,再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至此,广县之战可以说黄巾军败局已定,剩下的就是败到何种程度罢了,为了能够保临朐不失,臧霸必须要尽量完整的将步兵部队带回去,于是,在孙邵的先头部队到达广县的同时,臧霸主动的放弃了广县迅速的撤退,只来得及将城里的青壮搜刮走,连辎重都不敢带,直接翻山越岭的抄近道返回临朐。
当兴高采烈的玩家们想要来个广县会战的时候,广县之战就突然落下了帷幕。。。)
s
第七百零九章备战临济
不过,玩家们也不必太失望,因为广县的战争虽然迅速的结束了,但是在北边,袁绍与孔融的部队,却在临济对上了,看样子不打一场是不可能的了。
对于孔融主动的撤离了济南国的所有部队,袁绍是很欣慰的,当然,由于撤退的比较突然,所以能转移的人口也相当有限,另一方面,在幽州的郭图与方志文也初步的达成而来协定,济南和齐国的归属基本上就这么决定了,而双方有分歧的地方,是乐安郡。
袁绍的想法是以广饶和南丰为分界线,两家分割乐安郡,并其将乐安郡的郡治取消,分别并入乐陵和齐国的管辖范围之内。
方志文对于分割乐安郡是同意的,撤并乐安郡也没有意见,但是却坚持要用现在的实际控制线作为分割乐安郡的分界线,这点袁绍坚决不同意。
要知道现在的实际控制线还在临济附近,从地域上来看,如果采用实际控制线作为分界线,那么方志文占据了四分之三的乐安郡,而袁绍却只占据了四分之一,这让袁绍很不满意,本来与方志文谈判就是一种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而作出的无奈之举,若果到最后自己的收获还不如敲竹杠的方志文大,那么岂不是十分的没面子?
袁绍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开会商讨这个方案的时候,许攸脸上的讥讽之sè刺得袁绍怒火中烧,可是却偏偏没有办法发出来,所以,袁绍坚决不能接受这种屈辱的方案。
而在方志文的立场上,本来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自己很大度的主动让出了济南国,当然了。这也是无奈和趋利的考虑,其主要目的是让袁绍来挡住中原世族的威胁,但是事实上自己确实主动的让步了。
现在袁绍却还不依不饶的不肯承认对乐安郡的实际掌控划界,袁绍的过分坚持显得很是些奇怪,直到郭图在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之后透露了许攸与袁绍当时的三策时,方志文才明白了袁绍的想法。
既然袁绍为了面子不肯退让,那么方志文也不介意在这里给袁绍一个教训,不管你心里有多少的不甘和愤怒,方志文都不是你发泄这些不甘与愤怒的对象。恰恰相反,在密云军队面前,你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和敬畏!
既然谈判桌上谈不拢,那么就只好用刀枪来说话了。这是很简单的逻辑。
由于玩家的集体易帜。接受了孔融的协议,军事力量自然也受这个协议的约束,因此。虽然李元志和孙邵的部队还在南边的广县与黄巾军激战,临济城里只有紧急赶到的段志然,但是临济城的面貌与之前那慌乱以及混乱的局面已经完全不同了。
从某个方面来说,强权和dúcái在军事上应该是有一定的好处的。
“在座的各位,请你们都注意了,我所说的话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而是命令,根据你们签署的军事同盟协议。你们的军队在宣布了战时状态之后,就会统一归我指挥了,因此,我现在传达的是命令,你们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即使是让你们去送死,也不能反对,否则会被视为违反协议,遭到严惩!”
段志然站在台阶上方,开会的地方是在室外,就在府衙的院子里,段志然不耐烦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更何况,现在颜良的部队就在城外,哪里还有时间可以浪费,临济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城市防御。
“段将军,我们明白这些,但是你也不能将我们的指挥官全部免了!”
“这是我的权力,而起只是暂时的,战后你们的部队还是你们的部队,为了在战时能够统一指挥,必须这样做,如果因为你们的指挥官不能胜任,或者心怀叵测而导致临济防御战失败,那么这个责任是否由你来承担?”
“这……那如果在我们坚决的执行了将军的命令之后,临济防御战还是失败了,责任是不是就由将军来承担?”
段志然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个冷笑,傲然道:“当然,如果这样还是失败了,责任自然在我,但是我要告诉各位,我们不会失败,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站在毒辣的阳光下的玩家们互相的交换了一下无奈的眼神,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誰叫自己已经投降并签署了协议呢,而且方志文的名声一向不错,基本上都不会太过亏待玩家,也没有出现过故意让玩家部队上去送死的情况,所以,这事就认了!
段志然扫视了一下众异人的表情,心里暗暗地有些得意,这些异人就是这样的,你不强力的约束住他们,他们就是一盘散沙,如果你能管住他们,他们就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很好,既然大家都明白了,那么我现在开始宣布整编的方案,方案一旦宣布,就必须执行,不容争辩的执行,如果有意见,那么可以直接向孔大人去反映……将军,根据异人和主公那边转来的情报分析,现在临济城内的守将是乐南水军都督段志然,率领的部队是水军的步兵突击部队一万两千人,城内原有的守军四万,临时征召的民兵六万,以及异人的部队十八万,其中两万骑兵,合共有兵力三十万左右。”
颜良皱了皱眉头,自己手里有四万骑兵,六万步兵,还有跟随作战的异人部队将近十五万,如果再等几天的话,文丑的骑兵也能支援过来,还有从济南过来的玩家,凑出五十万部队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如果拖延几天时间,孔融这边的兵力也会增加,特别是广县之战若能迅速的结束,李元志和孙邵北上临济的之后,再想攻陷临济那损失可就大了去了,时间上也会迁延rì久,这肯定不符合主公的预期。
因此颜良倾向于速攻,但是,颜良的骑兵不是弓骑兵,在攻城中的作用不大,现在能够投入进攻的部队只有二十一万左右,这样的兵力比城中的兵力还要少,能够攻陷一级城市临济么?
从战术上来看,强攻临济显然是下策,攻打临济这样的大城最好是慢慢的围困,先清剿周边,然后断绝支援和粮草,接着慢慢的消耗对手的战争资源和设施,最后才能形成正式的攻城。
但是袁绍的命令中却严令急攻,务必在短时间内拿下临济,这让颜良十分的为难,其实颜良也知道,如果拖延下去,让方志文有时间在临济投入更多的骑兵部队,最后失败的肯定是自己,当年败在慕容方手下的事情颜良记忆犹新,纯粹比较骑兵战,现在袁绍的骑兵还是远远不如jīng锐的幽州突骑兵的。
认真的说起来,这就是一个悖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政治解决,或者放弃临济,转而进攻广饶,只是这事不是颜良说了算,而是袁绍说了算。
颜良皱着眉头苦思了半晌,在副官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开口:“命令,准备明rì攻城,发布明rì攻城的任务,将东西两侧的牵制攻击任务发布给异人部队,集结所有的远程武器和主要的攻城器械在北门,另分出两万骑兵南下sāo扰。既然不得不战,那么我们就倾全力在第一战上!”
“诺……另一边,刚刚结束了与管亥骑兵对决的李元志也收到了新的命令,田丰准确的预测了颜良的选择,其实这并不难猜,特别是当方志文将袁绍和许攸的矛盾告诉了田丰之后,田丰立刻重新推演了临济的战局。
颜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要进行一场几乎没有胜算的战争,既然没有胜算,而且是越拖延越没有胜算,那么颜良必定会采用速战速决的办法,或者说,颜良在赌博,如果赌赢了,一切都不用说,如果赌输了,那么也能够以较小的代价让袁绍打消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是田丰可不想让颜良能够轻松的拉开这场赌局,不管怎么说,田丰的想法是要在临济狠狠的给袁绍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谁是不能轻易招惹的。
因此,刚刚结束战斗还没有修整的李元志就接到了命令,让他立刻兼程北上,隐蔽的进入临济战场待机,在合适的时候,给颜良致命的一击,以求在临济战场上彻底的击溃,或者是歼灭颜良的部队。
李元志自然不会觉得辛苦,相反,他只会觉得兴奋不已,而且,李元志的部队是宇文伯颜辛苦打造的山地骑兵,讲求的是强悍的野外生存和自持能力,因此对修整和补给的要求比别的骑兵部队要低得多……夜不能寐正的颜良还在大帐中思索着明天一战的事情,他心里一直都觉得很烦躁和不安,所以只能借助着思考来平复内心的波澜,沉浸在地图上的颜良不知道,一张无形的网正在被田丰悄悄的罩向他的脑袋,作为一个属下,颜良有义务用自己的失败来帮着袁绍背黑锅,作为一个对手,颜良可能也有义务成为段志然和李元志成名的踏脚石。
颜良,就是个悲剧啊!RQ
第七百一十章临济之战
【感谢‘沧海の无量’和‘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婧love’‘歲月毋痕’‘闹闹的宝贝’‘异幻’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投石机按照标定的shè界准备第一轮齐shè,预备,放!”
‘砰砰’
>
幸好这次的shè击不是针对人员杀伤的,投石机抛掷的是单个的大石块,目的是要摧毁颜良的远程器械和攻城器械,所以对人员的伤害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器械的损失则难以避免了!
“快冲,赶在敌军第二轮打击之前还击,快,快!”
“第二轮齐shè预备,放!”
在颜良军目瞪口呆之中,高大的城墙背后再次飞起了一大片夺命的乌云!
为什么会这么快!?
其实这不难解释,第一,这些器械都是最新从密云运来的器械,本身的发shè速度就比外销的器械要快一点,第二,段志然的特点就是加速,增加的不单是移动速度,还有攻击速度,现在段志然可是统帅和武力双六阶的将领,因此对部队的加成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至于第三么,自然是上阵cāo作投石机的,都是玩家的武将。这些武将对投石机的cāo作当然比一般的小兵要快得多。
于是,颜良的远程部队的损失就比预想中的要大了许多,一开始的时候,这种差距是看不出来的,但是随着双方远程部队的消耗,最终能掌控住远程打击的一方,在后续的战斗中无疑是会占据优势的。直到左右整个战局的结果。
颜良在后面看得直皱眉头,双方远程部队发展下去回是什么后果颜良自然是知道的,但是颜良今天可是准备的一波流。因此,倒也不必太过在意远程部队的损失,只要远程部队能掩护攻城部队顺利的度过敌军远程部队的shè界。那就是成功了。
“命令步兵团推进,后续部队陆续跟进,注意保护弩兵,命令骑兵戒备,防止敌军骑兵出城突袭。”
“诺!”
“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在战场上响起,一个个的步兵方阵顶着大盾开始向城墙前进,‘夸夸’的脚步声汇集在一起,仿佛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隆隆的向着那高高的城墙冲去,试图将巍峨的城池摧垮!
“巨弩齐shè准备。放!”
“重弩准备!”
“狙击投石机小队准备!”
段志然在守城战中充分的利用了异人的力量,在城墙的shè台上布置了jīng确打击的投石机小队,调来那些具有jīng确shè击技能的异人,组成小队,专门打击步兵团。虽然这些异人的数量很少,但是,只要能将步兵团的乌龟壳打开,重弩兵就能发挥最大的伤害力量。
“轰!”
“咻咻.....”
“啊!~呃~”
“不要停,向前冲,盾兵保持队形。向中间收缩!”
“轰!”
一个步兵团的将领还没有喊完话,很不幸的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块打翻在地,黑铁的头盔已经完全变形了,倒在地上的将领更是七窍流血,眼见是不活了。
没等这一步兵团的将士反应过来,更加密集的重弩箭也接踵而致,穿过已经处处漏洞的盾牌阵,狠狠的收割着将士们的xìng命。
虽然段志然充分的发挥着每一分远程打击的力量,但是在颜良海浪一般的一波流攻势之下,还是没有办法阻止颜良部的登城战。
“注意,注意!敌军准备登城了,大家都不要慌,稳住,不要急着将手里的石头抛下去,听从长官的命令,一队队的轮流上前!”
“不要朝下看,扔了就回身退回来,你伸头出去给敌人当靶子么!”
“丙队,上前抛石!”
“火油,这里需要火油,烧掉这架攻城梯,快!”
短兵相接的战斗终于开始了,到了这里,颜良的心里终于稍稍的放松了一点,短兵相接的话,自己的士兵似乎要略微占点优势了,毕竟颜良的第一波攻势中,参与进攻的可是经过长期战斗的着甲jīng锐步兵啊!
“纸符,技能准备齐shè,放!”
城上等待多时的玩家这时一起动手,顿时在墙头外侧爆发了一阵强烈的光芒,仿佛整个城市突然发光了一样,看上去甚是壮观和耀眼。
但是,随着而来的就是血腥的一幕,一条条巨大的滚木被城头的守军抛了下来,巨大的滚木以不可阻挡的力量,轰然而下,城墙外侧正在登城的士兵,还有城墙下扶梯或shè击的士兵们顿时被砸得血肉横飞。
将滚木礌石微cāo到可以齐shè,这确实是段志然的拿手本事,事实上,段志然在守城上的本事绝对比野战骑兵的本事要大。
远处的颜良看得一阵肉痛,但是却只能生生的忍住,毫无表情的命令道:“继续攻击!”
“呜呜......”
颜良的步兵们发出山崩海啸一般的怒吼,继续向着城墙猛冲,刚才的血腥场面,极度的刺激了这些jīng锐的战士,与普通的士兵不同,jīng锐士兵面对越是残酷越是艰苦的战斗,士气越是高昂、越是疯狂!
“我靠!颜良要拼命了吗?一般不是开始都是试探进攻么?”
城上的玩家困惑的说道,一边手脚麻利的给投石机重装。
“我看颜良是要玩一波流,可是这是一级城市啊!一波流行嘛。正常的应该是从外围开始把!”
“嘿嘿,因为他等不及了呗,生怕我们的援兵越来越多,到时候临济就成了绞肉机了!”
“也是哦,不过一波流真的不行吧?”
“我看不行,想不到这个段志然名不见经传居然守城这么给力,方志文麾下果然都是悍将啊!”
“可不是么。这家伙对守城力量的算计简直是入微了,幸好当初我们都没有反对,不然还真不知道能不能顶住颜良的一波流。你们看城下的将士,士气越打越高啊!”
“切,那是我们没有办法反对。不要自欺欺人了,呵呵!”
“呃......反正能赢就好了,我们是不是也算是抱上粗腿了。”
“呵呵,很好的自嘲,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城头的玩家们还有心情开玩笑,城下的玩家们就比较悲催了,城上的守军实在是太顽强了,而且战力也很强悍,这真是一群民兵和玩家部队?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训练度?
其实,守军的训练度真的不高。段志然解决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尽量的简化城头士兵的动作,扔石头就只扔石头,拿盾牌就只拿盾牌,再将原本的守军都分散到民兵当中。虽说总体战力下降了,但是微cāo的成功率却提高了一大截。
至于士气,则是因为消耗了无数的纸符,幸好,这种东西现在便宜了不少,再加上玩家个人的储备也多。段志然又从甄家商会和密云商会那里弄来一批。
颜良的脸上还是森寒一片,完全没有表情,但是握着剑柄的手却青筋暴露,显示出他心里的激荡。
身后的大旗哗啦啦的飘扬着,城墙下喊杀声响彻云霄,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战场上,天空中几乎看不见蓝sè,都是黑压压的碎石和弩箭,双方的拼杀进入了最血腥的阶段,部分的攻城部队也终于登上了城头。
颜良知道,自己可能要输了,因为在城头上比损耗的话,自己的士兵显然会先拼光,本来他是想要利用自己的步兵更加jīng锐的优势,尝试一举突破城墙,那样的话或许还有一丝胜利的希望,但是现在看来,对手十分的顽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段志然也不是省油灯,相反,在守城方面,这个家伙相当的强悍。
打到这个程度,是颜良所不愿意看到的,何况最先损失的就是颜良苦心训练的jīng锐步兵部队,颜良的心里自然是很不舒服的,尽管颜良早就有了心里准备,真正的面对这一切的时候,还是十分的痛苦。
仰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偏西的太阳,颜良心里不由的有些焦急,希望太阳能走得更快一些,这样自己也就有了收兵的借口!
.....................................................
距离临济城以西百里左右,同样在仰头看天的是文丑,他们的骑兵是昨天夜里出发的,昼夜不停的赶了快三百里路,可以说是人困马乏,现在正停下来准备歇歇马力。
文丑是主动要求去支援颜良的,颜良本来是反对文丑支援,但是文丑明白了颜良这次不得不战,甚至明知道失败也要不惜血本的强战的原因,还是坚持要前去支援,就算不能改变什么,至少也要一起承担责任,这就是文丑的想法。
只是,想要赶在战斗结束之前到达战场似乎有些不乐观,文丑蒲扇大的大手抹去额头上汗水与灰尘混合而成的泥水,另一只手举着水囊大口的灌着,心里的焦急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他的这种情绪自然的也传递给周围的将士,大家都手脚利索的喝水吃东西以及喂马,力求用最短的时间回复体力然后重新上路。
文丑默默的看向东边,强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远处的地面上被蒸腾的热气给扭曲了,看起来十分的怪诞,天空中,几朵丰满的云朵懒洋洋的磨蹭着,不时的有飞鹰的身影在其中出没!
等等,飞鹰!!!
文丑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自己的尾椎骨沿着脊柱‘嗖’地窜上了后脑,刚才周身的炎热顿时消失不见,只觉得浑身森寒如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第七百一十一章李元志VS文丑
“斥候!斥候呢?”
“将军,斥候还没有回来,估计还有一会才能回来!”
“再派斥候,八个方向都要派出,立刻!”
“可是将军”
“没有可是,立刻!”
“诺!”
文丑的心里的危机感已经越来越强了,那种冥冥中的压迫感,让文丑极其烦躁,他瞪着大眼睛不安的四处看着,眼睛里的血丝都爆了出来,这种毫不掩饰的暴躁情绪,让周围的将士们惊诧不已,随即,其中聪明的人已经开始整肃自己的武器铠甲了。
“将军,斥候回只有马匹没人!”
“顺着战马来的方向搜索,立刻传令全军上马准备战斗!”
“可是”
“滚!立刻传令,敌人是不会给你‘可是’的时间的!”
一些跟随在文丑身后的玩家也觉得有些不对了,怎么文丑的队伍忽然终止了休息,竟然纷纷上马准备作战,这个情况下,文丑部队的战斗力有多少啊?
“情况不对,要不我们跑了吧?”
“擦,这不地道啊!”
“靠,要地道就得掉级,跑掉啥毛也不会损失,你咋选?反正我决定走了,我还有备用马匹!,嘿嘿。”
“擦,那我也走!”
文丑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时间理会那些将自己的部队扔掉逃跑的异人,地面上传来的隐隐震动已经说明。敌军就在不远的地方了。
“跑起来,敌军在我们的右侧,向右侧跑起来,只有一次冲锋的机会,我们的战马只有一次冲锋的机会!敌军远途奔袭,必定也是一样的,狭路相逢勇者胜!诸位。死战!”
“死战!死战!”
文丑在心里安慰自己,敌军也一定是远程奔袭,肯定马力也成问题。自己幸好提前发现了敌人的存在,也让敌军失去了修整马力的时间,或许自己还有机会。不,一定还有机会取胜!
可惜,文丑根本就不会明白,在茫茫无边的大草原上,不停的奔袭的骑兵是怎么一回事,滚动追击!
以小部队突前,一面开路,一面向后队传递前方道路状况,修正前进的方向,并且轮流修整马力。一方面能提高前进的速度,提高行动的效率,另一方面,能够有有效的修整和积攒马力。
与之相反,文丑的奔袭是简单而直接的。一路上他闷着头猛冲,不时的还会绕路,碰到大批野怪的时候会耽搁,更重要的是马力没有得到充分的修整。还有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文丑的骑兵是铠甲骑兵,李元志的是锁甲骑兵。战马的负重是不一样的。
其实这种战术说穿了很简单,那就是战马时快时慢的跑法才是最持久的跑法。
两支部队在原野上遥遥相对了,李元志的骑兵完全是横向拉开的,分得十分的散,而文丑的部队则密集的集结成了战阵!
文丑松了口气,敌军居然连阵型都跑散了,自己刚才差点被吓死,却原来是一只纸老虎。
“准备冲阵!”
文丑大声的喝道,脸上意气风发的样子再次感染了将士们,即使大家都已经很累了,即使对面的亲兵数量似乎一点也不必自己这边少,但是大家却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狼群战术!开始!”
“喔呜~~嗷嗷!”
突骑兵的呼叫声是在模仿狼的叫声,不过,这纯粹就是一种娱乐而已,既不会吓到敌人,也不会给自己提升士气。
李元志咧嘴笑了起来,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看到这个场面了,围猎开始了!
文丑的骑兵如同洪流一样席卷而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