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6部分

是董卓再掺乎进来,还有,那个一直按兵不动,但是却跟并州接壤的皇甫嵩,想到周边乱成一团乱麻似的情况,吕布的脑仁就痛的要迸裂了一样,政治,真是可怕啊!
看着吕布痛苦的样子,丁原温和的笑了起来,还真是孩子气啊!
“呵呵,我儿无需烦恼,周围的情况再乱,说穿了还是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自身的实力够不够强,只要我们自己够强了,周围的情况再乱又能如何?另外一个关键就是,不能成为众矢之的,否则连董卓挟持着天子也只能夹着尾巴跑路,何况我们呢?”
吕布晃了晃脑袋,将心里的烦躁使劲的摇晃出去,不过不大成功,这些东西都深深的在他的脑海里扎根了,随时随地都会冒出来沸腾一番。
上位者,也不容易啊!
“义父,可是周边的情况如此的复杂,根本就很难看清楚其发展的趋势,我们也总不能天天缩在家中以静制动,若是如此,别人还以为我们父子好欺负呢?”
“奉先勿急,我们倒是想要缩在家里拼命的提升实力,但是别人却看不得我们这样不断的发展,所以为父以为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跑到我们家里来煽风点火的。”
丁原笑着说道,眼里却是一片的森寒,眼神更是锋利得如同刀锋一样。
“义父是说董卓?”
“是啊,除了他还有谁?如果他伪诏命你攻打皇甫嵩你去不去?或者攻打韩遂,或者攻打张扬,甚至是攻打黄巾?去,我们损兵折将得不到半点好处,不去,立刻就是一个抗命谋逆的大帽子扣下来,然后再伪诏让袁术、韩馥、张扬、皇甫嵩来反攻我们......能用的手法多着呢,到时候不怕没事做,就怕你分身乏术啊!”
吕布愣住了,想一想也确实如此,董卓在长安肯定不是闲着天天睡觉,再说了,搅乱关东的方法这么多,而且只是写几个字,派几个使者而已,成本实在是太低廉了,如果这都不做,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全天下啊!
如果这些事情背后再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异人一鼓动,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连吕布都有些头皮发麻,想想那时候并州的情况,吕布就坐不住了,准备还不够,太不够了,四周都是敌人啊,士兵不够!军械不够!训练不够!钱粮不够!.....
我靠啊!这rì子没法过了!
侧头看着满头是汗的吕布,丁原开怀的笑了起来,吕布被笑得莫名其妙,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想自己开始时的义愤填庸,一直到现在的愁绪满怀,似乎有些太情绪化了,这哪里像是一个合格的领袖呢?简直就是一个毛孩子,或许,也只有在丁原面前,吕布才会如此坦率的表现出自己不成熟的一面。
“义父……呵呵,奉先啊,不要太过担心了,他们有张良计,我们未必就没有过墙梯,所谓水来土屯兵来将挡,周边的各个势力又不是董卓养的狗,也会思索其中的利弊得失,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积极准备,谨慎行事,不要露出致命的破绽,只要我们做好了这一切,任周边的局势如何变化,其奈我何?”
吕布恍然的点头,自己在战场上能做到画戟在手舍我其谁,但是在政治斗争的舞台上,却显得束手束脚,实在是不成熟啊!
“义父,这么说来张扬的事情我们就不管了?”
“不,我们不但要管,而且还要好好的管,但不是去攻伐指责,而是捧杀他!”
“捧杀?!”
“对,捧杀,不但要授权给他,还要授更大的权力给他,我准备任命他做并州西南军政都督,让他将西河和河东郡一并管了,如果可能的话,将河内也一并接管吧!”
吕布的眼睛一转,立刻明白了丁原这个任命的yīn险之处,这是要给张扬树敌啊!一转眼之间,张扬就多了董卓、袁术和公孙瓒这几个潜在的大敌,而丁原不跟张扬翻脸,张扬就得当丁原抵挡董卓、袁术的挡箭牌,除非并州世族愿意完全倒向董卓或者袁术,而一旦张扬翻脸,丁原就可以对这些心存异志的并州世族痛下杀手。
吕布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半晌忽然仰头看着蓝蓝的天空道:“义父,那孩儿应该尽快将草原稳定下来,最好将和连驱赶到西边去。”
“对,你去草原上打出我并州铁军的威名,若是董卓有什么伪诏,为父也好用此为借口,不失大义之名!若是董卓强横,那么我们就另立朝廷!”
丁原咬了咬牙,在董卓步步紧逼之下,在周边的好强越来越强势的情况下,丁原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得不赶紧竖起大旗,否则内部人心不稳啊!RS!!!
第七百零四章董昭破局
【感谢‘沧海の无量’和‘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a暗夜’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张扬已经渡过了最初的兴奋期,需要面对眼前的严峻局势了,张扬有野心,这点他自己也从来都不否认。
不过自立这件事情,一开始张扬并没有想过,而让他想这些是是董昭董公仁,董昭原本在袁绍的帐下效命,老实说,董昭还是自视甚高的一个人,自以为不会比许攸、逄纪之流差,更不论郭图、辛评之类了,但是董昭虽然能力卓著,却没有一丝被重用的可能,反而不断的被人排挤诽谤,盖因董昭出身不显罢了。
于是,董昭干脆弃官而去,原本想要顺河而上前往长安寻求发展机会,谁知道yīn差阳错的被张扬给截住了,张扬手下正是缺兵少将的状况,对于董昭这个有才干的人自然是求之若渴,董昭见此也就顺势留了下来。
董昭的胆子比张扬大得多,脑袋也比张扬好用,正好公孙瓒入主河内,开始强势的清理周边的势力,包括张扬伸进河内的部分,张扬为了避免与公孙瓒直接开战,本来准备缩回上党潜心发展。
但是董昭却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亲自前去拜会了公孙瓒,与公孙瓒一番密会之后,居然说服了公孙瓒与张扬结成军事同盟。
公孙瓒有这个决定并不意外,公孙瓒现在是四处受敌的外来户,想要在河内立足,又拉又打才是王道,因此主动送上门来的张扬自然成了公孙瓒的座上宾。
但是同时。公孙瓒也在动他的心思,等董昭一离开。公孙瓒就将两家的秘密协议公诸于众,一方面是堵死了张扬的退路,另一方面也是要造成公孙瓒已经在河内站稳脚跟的假象,以震慑与河内一河之隔的袁术、刘岱和韩馥。
)原来董昭早就看出并州的部分世族与丁原这个保皇派并非一条心,所以,张扬的自立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事情也确实像董昭预计的一样顺利,同时。董昭为了防止吕布的报复。已经建议张扬派人快马加鞭的进京了,想要利用这个机会,联合董卓一起夹击吕布。甚至可以趁着吕布大军南下的机会,利用上党郡复杂的地形迟滞拖住吕布,然后鼓动周边的势力攻灭吕布。
届时是瓜分并州也好,是事后再争夺并州也罢,反正总能有一番大作为。
只是董昭没有想到的是,人家丁原根本就不上这个当。完全没有攻打上党的想法,只是加强了上党太原之间的防御。然后还下达了一个任命书,直接将张扬任命为并州西南都督,统管上党、河西、河东三郡军政事,这是要将张扬架到火上烤啊!
“公仁啊!这事该当如何呢?”
张扬在心里其实是在悄悄的埋怨董昭的,自立是不错的,谁也不愿意久居人下,成为人上人谁都希望,但是如果自立的代价是如此之大,那还不如暂时屈居人下,慢慢的积攒实力以待时机来的更稳妥呢!
当然了,这种等待的心理其实人人都有,甚至很多的人就是在这种等待的心理中被彻底的埋没了。
董昭扫了张扬一眼,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实话说,以董昭的智力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张扬其实并非是一个好主上呢,不过董昭出身一个小地主家庭,也算是从社会底层上来的人,xìng格也是典型的实用主义,他的想法不外乎骑驴找马的意思,但是他有一个好,拿人俸禄自然会忠人之事。
本章节雄霸手打)
“呵呵,大人勿忧,人存于世就要不停的与人斗,战场争锋,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我们出招了,丁原必会有所反应,虽然没有像我们预想的最好结果发展,但是现在的局面也不是不能控制。”
“那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张扬有些焦急的追问。
“丁原这么做,是想让我们与董卓为敌,与袁术为敌,甚至与公孙瓒为敌,处处皆敌则必败无疑,董卓的前车之鉴不远。”
张扬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事明眼人都知道,但是该如何应对呢?
董昭正了正身体继续道:“大人,要解开丁原设下的套子,又有何难?我们只需要反其道而行即可,河东我们不去,而是主动的让给袁术,让袁术帮我们抵挡董卓,至于河西郡,只是一大片沙漠,还有几个异人的城池,但是既然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们也可以卖地赚钱,名义上当然是吸引异人发展河西了,同时,也可以用异人来抵挡皇甫嵩和董卓,至于公孙瓒那边,现在公孙瓒对我们是很矛盾的,所以只要我们及时的与之沟通,让他明白我们对丁原的忌惮远远的大于对他的忌惮,那么公孙瓒就不会急着与我们翻脸。”
张扬听着董昭一条条的将丁原的诡计一一破去,看上去轻松愉快啊!张扬的心情也渐渐的轻松起来,有这么一个智谋之士帮着自己筹谋划策实在是太幸福了,若是缺少了董昭,张扬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董昭眼角注意着张扬的神态,见到张扬流露出来的欣慰和信赖的神情,董昭嘴角轻轻的撇了撇,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和矜持。
“公仁此策妙绝,我这就着人前去办理。”
“大人,不急。这往来的书信尤其重要,待我稍迟一些先拟好了说辞。给大人过目之后再行事也不迟。”
“如此岂不是太辛苦公仁了?”
“大人,属下做人惟恐不能忠人之事,既然身为大人的谋主,岂能因为疏忽任事而耽误了大人的大事!”
张扬感动的点了点头:“如此就有劳公仁了。”
董昭躬身行礼告退而去,张扬目送董昭离去,脸上的神情慢慢的冷了下来,紧紧的抿着单薄的嘴唇,手指在案台上无意识的敲打着。
董昭这人实在是积极的有些让人害怕,一个白手兴家。并且有着巨大野心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呢?董昭未免太小瞧张扬了。
并州的发生的事情让玩家们有些摸不着头绪,本来还以为张扬的自立,会招致吕布的强势报复攻击。大家还在考虑届时是加入张扬一边与吕布争锋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还是加入吕布一方以捞取实利为好的时候,事情就已经急速的拐了个弯,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丁原不但没有跟张扬反目成仇。相反,还加大了张扬手中的权力,更是将河西、河东这两个巨大的地盘丢进了张扬的手里,大有将张扬撑死的架势。
而张扬的应对也是莫名其妙,一方面高高兴兴的接管了杳无人烟的河西郡,打出了招标卖城的广告。另一方面,对河东郡则是一步不前。完全当作没有看见。
而在另一个方向上,吕布却大张旗鼓的跟着方志文一起开始了北伐,叫嚷着要将中部鲜卑彻底赶出漠南草原,恢复大雁北郡的地盘,似乎对并州南边的事毫不关心。
这种种的变化让关注并州局势的玩家完全找不着重点了。
在这种气氛下,天子的诏书也正在源源不断的从长安飞出来,传递到关东诸侯们的手中,传递到整个大汉各个诸侯的手中,董卓要用成本最低的办法,掀起新的一轮中原之战,而他自己则打算蹲在高高的潼关上,以一个总导演的身份,遥望东边数千里中原大地上即将上演的各种热闹。
“什么?!你说孔融的部队突袭了益国和剧县!??”
“是的,益国和剧县已经失守,根据周边的行会报告,现在孔融的骑兵部队正在清扫周边的小城镇,当地的局面已经彻底糜烂了!”
“我靠!”
会场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最近天天在临淄开会的行会代表们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惊了。
“我擦,不是说孔融是老好人么?怎么会”
“靠,你没听到骑兵么?孔融这个老好人背后有个战争贩子方志文,他又能好到哪里去,上次我就说了,孔融的实力绝对不能仅仅看他辖下的那几个城池,孔融根本就是方志文的铁杆同盟!”
“那现在怎么办?我草,前有狼后有虎,不活了哦!”
“尼玛的,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谁怕谁啊!这些原住民勾结起来了,我们也必须号召玩家们团结才行!”
“白痴,谁他么的跟钱有仇,你有么?还团结呢,团你妹啊!”
“草,说啥呢,找抽是不是?”
“都安静,吵什么吵!吵能解决问题!?接着说,攻击益国和剧县的兵力和将领知道没有?”
“攻击益国是孙字旗,因该是孙邵,攻击剧县的是李字旗,应该是最近出现在平寿和青岛的李元志,部队数量合共十万左右,两地平均分配。”
“后续的动作呢?有没有集结向北进攻的情况!?”
“暂时没有报告,似乎在清理周边打通两个城市的交通。”
“呼!明白了,还好,他们没有覆灭我们的意思,他们是在向我们施压,想要我们彻底投向孔融,从而与袁绍瓜分西北三郡!”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五章臧霸的逆袭
青州西北三郡风起云涌,身为局外人的袁绍首先掀起了战火,然后孔融也趁势入局,而身为青州半个主人的黄巾军也坐不住了。(首.发)
事实上,早在中原大战开始的时候,臧霸和管亥就已经蠢蠢yù动了,只不过,他们的进攻计划被张角否决了,反倒是张曼城的计划被批准了,这里面,用张曼城牵制朱隽的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只是,求战心切的臧霸和管亥不免就有些嘀咕了,不过机会很快就又来了,袁绍掀起的西北三郡的战事再次给臧霸一个动手的机会,而且这次动手的对象是战力相对孱弱的异人,张角慎重的研究了一下,决定还是让臧霸试试。
只是,张角犹豫的这两天里,青州西北的局势再次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孔融也入局了,而且同样是不宣而战的突袭,一下子拿下了异人背后的两城,如果这个时候黄巾军再动手拿下广县,则需要面对的不再是异人,而是孔融,这让臧霸纠结极了。
当然了,臧霸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从北边进攻东平陵或者临淄一线,但是那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一来因为北向的攻击方向距离黄巾军的领地较远,后勤支援是个比较大的问题,另一个则是那些城池周围异人的密度相当高,城市的防御能力也更高。
臧霸并不是一个优柔的人,既然北向进攻困难,西向的攻击张角不同意,那么就只有攻取广县是最合适的,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对手,总之要先拿下广县再论,再说了。反正跟孔融接壤的地方又不止一处,多了广县一处也不嫌多。总好过什么也不干,眼睁睁的看着机会就这么从眼前溜走吧?
李元志拿下剧县的第三天,臧霸与管亥出兵十万包围了广县,这回可是真正的包围,黄巾军这次是趁火打劫,广县的行会这次没有人再来救他们了!
更过分的是,这次参与臧霸突袭行动的还有大票的黄巾阵营玩家,这段rì子都是朝廷阵营玩家的节rì,而黄巾阵营玩家在中原大战中的参与度实在是很低。甚至已经有不少的行会和玩家打算洗白了。
个人洗白是一点都不困难的,连青岛这么一个一级城市都能整体洗白,连荆南两郡这么大的地盘都能整体洗白,洗白一个两个玩家那还不是很简单么!实际上。只要玩家在朝廷控制的城市里上缴一份银两。具结一个悔过书就能洗白,至于需要多少的银两,则要看你的黄巾阵营贡献值。贡献值越大的自然洗白的银两也就越多了(当然,智脑计算的是累积贡献值,而不是存量贡献值,想钻空子门都没有)。
于是,臧霸的行动适时的挽救了不少准备叛变的玩家,结果就是在广县周围。聚集了不下十万的玩家,还不算他们所带的部队。这个数字极其吓人。
看到这种情况,据守广县的玩家行会毫无战心,就算自己能挡得住海量的玩家,恐怕也挡不住臧霸的攻击,就算能挡住臧霸一两次的攻击,但是在铁定没有后援的状态下,真的有必要在这里将自己的家底给拼光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于是,逃走无门的玩家很光棍的投降了,这还是黄巾阵营战斗中第一个向黄巾军整体投降的玩家行会,投降后的玩家行会损失了地盘,还被刮走了一大票的银两,但是实力却是保存了下来。
那么这个损失该则么找回来呢?最简单的结论就是去抢别人,历史上的流民暴动的本质就是这么一回事啦!
李元志得到的情报要稍微早一些,但是李元志接到的命令却是按兵不动,不能去增援广县,或者袭击黄巾军,田丰的想法是让黄巾军也成为压垮青州西北三郡的一份重量,而且是相当沉重的一份重量。
虽然田丰不让李元志去跟黄巾军别劲,但是李元志却在时时刻刻的关注着黄巾军的动静,广县整体易帜的消息李元志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随后,正在剧县周边清剿玩家城镇的李元志立刻返回剧县,一边在剧县紧急征召民兵,一边将广县的情况向孔融、孙邵和田丰汇报。
李元志则守在地图前面,一边猜测着臧霸管亥的下一步会怎么走,一边等待着田丰的回应,身边的地图边上,四名年轻的随军参谋正在讨论和推演广县乃至于整个青州西北三郡的态势演变。
“占据广县,仅仅是黄巾军的一个试手,臧霸更多的是在看我们的反应,如果我们主动攻击广县,哪怕仅仅作出一个攻击姿态,黄巾军都必须有所顾忌,从而放缓向北的脚步,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摆出一个严厉进攻的姿态,将黄巾军的脚步限制在广县,从而避免卷进黄巾军发生争夺齐国地盘的无谓战斗。”
“不对,如果我们这个时候与黄巾军掐上了,那么会拖住我们向北进攻的目的,别忘了,我们的战略目的是迫使齐国全面投靠,或者是攻下整个齐国,若是现在就在广县与黄巾军对峙,虽然不至于爆发与黄巾军的战斗,但是会让齐国的异人势力集中兵力阻击孙邵将军,结果将导致我们的战略目标无法实现。”
“我们是不是可以与黄巾军达成一定的默契,在齐国的异人势力倒台之前,我们之间尽量避免摩擦和冲突?”
“这个倒是可行的,但是,将来呢?将来黄巾军占据的地盘我们再打回来?那需要花费更大的代价,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拖住黄巾军,然后尽快迫使齐国的异人投降,只是......”
“呵呵,只是很难办到是吧?”
李元志忽然笑着插了一句,这个参谋的设想思路是对的,但是这个难点将他卡住了,难点是什么?对于军人来说,难点就是等待着你去征服的敌人,不能因为有难点就绕着走,而是应该想办法将这个难点解决掉,坚定的朝着自己预定的方向前进。
“这.....是的,将军,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兼顾的事情。”
“不,只要我们再有一支部队就行了。”另一个年轻的参谋反驳道。
李元志感兴趣的看向他,鼓励的说道:“哦,那么如果真的有这么一支部队,你准备怎么用呢?”
这位年轻的参谋伸手一指地图:“用这支部队拿下广饶,孙邵将军攻取南丰,对临淄形成夹击之势,而我军则在广县周围与黄巾军周旋,甚至可以动员异人部队大量参与,听说广县周边聚集了大量的异人部队,我们不是要牵制黄巾军,而是狠狠的给黄巾军一击,让他们以后见到我们都绕着走,这样才能彻底稳定将来对齐国的管辖。”
“说得好,越兮。”
李元志毫不吝惜的夸奖着这个年轻人,夸得越兮的脸上一片通红,这哪里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领啊,分明还是一个孩子嘛。
越兮是一个名人,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名人,只出现在演义中,曾经两次出场,一次在濮阳与吕布交手,吕布爱其才,与之大战数十回合,另一次赵云在长坂坡大战,从赵云手下就走了曹cāo的大将张颌、徐晃等人,但是最后兵器被毁死于赵云箭下。
不过,在这个世界里,越兮是在青州大雪灾的时候,随着越家村的人一起迁徙到乐浪,并在乐浪从军,后因积功被调往密云接受参谋训练,然后跟随宇文伯颜回到了青州,现在则是李元志的爱将。
“其实,我们还真有一支部队,只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军师大人会如何运用这支部队,或许将这支部队投入到广饶方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几个年轻的参谋一起看向李元志,略微惊讶之后,就纷纷的想明白了李元志所说的部队是什么部队---海军段志然部的海军突击部队。
想明白了这点,几个年轻的参谋的眼神都亮了起来,立刻围绕着如果这支海军突击部队参战的话,局势会如何变化,将这支部队投入到那个方向上,才能对预定的战略起到最大的作用。
李元志正眯着眼睛听着他们激烈的讨论,一名亲卫走了进来,快速的行了一礼之后将手里的密封信筒递给了李元志,李元志一看信筒的标志,就知道是田丰的回信,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麻利的将信筒打开,展开不大的信纸仔细的看着。
“将军,军师大人的意见如何?”
“呵呵,好啊,军师大人的见地果然高超!”
李元志赞了一句,并不回答年轻参谋的问题,而是将手里的信纸直接递给了越兮,自己则走到地图前面,仔细的看着地图,思索着田丰这一番布置的意图。
几个年轻人将脑袋凑到一处,争相看着田丰的回信,然后齐齐的惊呼了一声,随即都跑回地图前面,仔细的观察了一会之后,感慨的叹息着频频点头,姜还是老的辣啊!
田丰的回信很简单,命令段志然部突袭广饶,命令李元志部攻击安平,命令孙邵部攻击南丰,居然是一个全面出击的格局,完全不理会黄巾军的动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第七百零六章四面楚歌
臧霸和管亥都紧张兮兮的等待着孔融,或者应该说等待着方志文的反应,不过,异人们传来的消息却让臧霸管亥不敢置信,方志文居然完全不理会占据广县的黄巾军,而是jīng英尽出,全面展开了对齐国和乐安郡的攻伐,甚至还从海面上再投入了一支部队,强攻广饶,一副要围攻临淄的架势。
这是怎么个意思?臧霸和管亥顿时傻了!没人管自己了?
剧县只有数万步兵和民兵防守,攻还是不攻?
西边的新汶、般阳、昌国都在黄巾军的兵锋之下,攻还是不攻?
如果展开进攻,广县这个跳板就必须要守好了,一但广县有失,投入到战场上的黄巾军就成了无源之水,甚至占据广县的方志文能够回身强攻临朐,一旦临朐丢了,黄巾军在泰山东北方向上就再也没有进攻的可能。
臧霸这才发现,进攻不是目的,只是一个手段,进攻只是一个开始,进攻之后就意味着自己的地盘会变大,形势会发生变化,而对这一切可能的变化,臧霸发现自己似乎、好像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现在田丰就是将这个选项扔给了臧霸,如果你要进攻,就要冒着被断了后路的危险,如果不敢,那么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广县,当然了,也可以尝试一下进攻剧县,但是听说北海的异人正在向剧县聚集,想必剧县不是那么好拿下的。
于是,臧霸和管亥为难了!
让越兮等人服气的正是这点,田丰根本不用拿出任何部队,就牵制住了黄巾军,甚至还巧妙的利用了黄巾军的攻势向齐国的异人施压。这其中的运用真是妙到毫巅,让人不得不服!
比臧霸和管亥更为难的是聚集在临淄的玩家势力的代表们!
黄巾军的突然发难无意识雪上加霜。而方志文部队从海上的突袭则是压在骆驼背上最后的一根----树桩!
“怎么了?大家都哑巴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用危险来形容了,我们现在已经是处在悬崖边上了,是绝境!各位,是进是退总要有个决断,如果继续吵闹犹豫下去,这个决断的权力就交给对手了啊,呵呵。”
说话的人语气中充满了讥讽和无奈的意味,事实上,在场的数十位行会代表都知道他这情绪十分浓重的发言是怎么回事。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势力如果能够捏合在一起的话,绝对是一股庞大的势力,但是很可惜,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这些势力却完全是一盘散沙。如今到了这种退无可退战无可战的地步,正是咎由自取!
“这我的意见是再次向袁绍、孔融甚至是臧霸派出使者,争取从政治方面解决问题。或许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愚蠢!这个时候还想四处下注,还想左右逢源?我真怀疑你的智商,就你这样的人居然也能.....”
“闭嘴吧!现在是开会,如果你们两个想要吵架,都出去。”
“实话说,这个主意确实够愚蠢的。现在的局面是两虎争食,黄巾军就是一只来偷食的豺狗。因此,黄巾军那边根本就不必理会,现在的问题是袁绍和孔融,我们必须选择一个,而且,我们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估计对方的条件是很苛刻的。”
“你说的苛刻是什么意思,现在这个时候了,没什么不能直说的。”
“呵呵,苛刻的意思就是有可能对方的条件是让我们收拾包袱滚蛋,就像广县投降的行会一样,能够保存现有的部队和人员就是最大的让步。”
“啊!这不行!,这绝对不行,这可是我们行会几年的成果”
“靠了!老板非杀了我们不可!”
“就是啊,应该不会这么过分吧,我们可以好好的谈嘛,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而已!”
“”
“各位,我再补充一句,我觉得这不算苛刻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面前的选择只剩下抵抗到底玉石俱焚,或者保持最低限度的实力投降这两个选项,大家不要再抱有什么幻想,而且,这个也不是我们所能决定,在这里争论也没有意义,我们所要决定的是选择哪一条路走,不管选那一条路,我们自然都会努力将结果向最好的方向引导,各位弄清楚,我们之间不是仇寇,而是盟友关系。”
这句话再次让会议室内安静了下来,院子里的夏蝉正在不知疲倦的歌唱着,似乎正在尽情的嘲笑这一群失败者。
“孔融,不,方志文想要干什么?”袁绍双眼瞪得溜圆,袁绍这样在下属面前发脾气的情景是很少见的,不过,每次遇到关于方志文的事情,袁绍的火气就特别容易不受控制的爆发,袁绍扬起手里的茶盏,想了想又笑了起来,轻轻的将茶盏放下,抚了抚有些凌乱的衣服,重新跪坐在案台后面。
“哎,失态了!这个方志文实在是太可恶了,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候跳出来捣乱,眼见颜良文丑在青州三郡的攻势正好,他就又跳出来了。”
逄纪僵硬的笑了笑,环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低声道:“主公,现在不是正要讨论方志文的意图么?”
“呵呵,元图说的是,是我失态了,各位,如今青州三郡的局势一rì三变,现在也不是情绪用事的时候,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商讨一下该如何应对吧,各位请大胆直言。”
袁绍很克制的约束住了自己的情绪,下面的臣属都看在眼里,对袁绍的自制自然也是赞佩有加。
“主公,我认为方志文和孔融此举意在自保,主公如今声望在大汉无出其右,主公大军南下镇服青州三郡,这会让孔融担心主公有并吞青州之势,所以,他们必须将战线向前推,以增加回旋的余地。”
第一个开口的仍然是辛评,这家伙似乎总是不接受教训,虽然每次下来都后悔自己的冒失行为,但是下一次还是依然故我,真是秉xìng难移啊!
袁绍点了点头,抚着胡须不出声,耿包见状也开声道:“主公,仲治所言有理,这事也不能完全怪方志文,如果我们事先与孔融、方志文知会一声,恐怕也不会如此了。”
“耿大人,方志文会不知道此事?或者说他会不知道主公的意图?难道主公真的想要并吞青州么?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想吧,他这就是趁火打劫,这本来就符合方志文的一贯xìng情。”
逄纪出声反驳道,对方志文,逄纪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的,所以他宁愿向最坏的方向去猜测方志文的目的。
“元图此言有些过了,方志文这人唯利是图并且喜欢趁火打劫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方志文从来都不会主动的与某方诸侯主动交战,这点恐怕大家都忽视了。因此,我还是赞同仲治和耿大人的说法,方志文这次是被迫入局,如果我们早早有沟通,或者不会闹成如今这个样子。”
许攸仍然是不遗余力的使劲的踩逄纪,因此他会抓住逄纪的每一个破绽,然后撕开来使劲的蹂躏。
“各位,现在我们不是在探讨方志文为何要做这件事,而是我们要如何应对。”郭图笑嘻嘻的转移了目标,同时也缓和一下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
“公则所言甚是,我们还是说说该如何应对眼下的情况吧。”
袁绍笑着说道,将准备撕咬起来的许攸和逄纪分开,眼里都是满意的笑意,很显然,逄纪与许攸的争斗,正是袁绍需要的。
许攸扬了扬眉梢,忽然没有了说话的兴趣,想当初他提出了三策,明明有上策不用,现在的局面显然是方志文要压服三郡的异人,趁势收编地盘和人口,这就是自己当初提出的上策,如今该如何应对,那还用问么?肯定是用更好的条件收服这些异人了,只是现在付出的代价肯定比当初更大了,这回袁绍是自打嘴巴了,看看他现在要如何面对自己!
可惜的是,许攸够聪明,但是却没有能够深刻的了解袁绍的xìng格,有时候,正确的不一定会被采用,即使当事人明知道那是正确的。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聪明人,许攸能想到的事情别人自然也能想到,袁绍看到许攸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就有种想要将他的脸踩在脚底下的冲动,这货难道还想让自己当着大家的面向他认错不成!?
袁绍的脸yīn沉了下来,逄纪一直在悄悄的观察袁绍的脸sè,他当然准确的把握住了袁绍的心理,所以他在跟许攸争执的时候看上去很气愤火爆,实际上都是做给袁绍看的,相反,当他将注意力放到袁绍的身上时,对许攸的怨恨居然慢慢的化作了感激,甚至还有一种怜悯和优越感。
你再聪明又如何,却不能把握住上位者的心态,现在许攸越聪明越能干,袁绍就越信重逄纪,这许攸简直自己自己的大恩人啊,只是,逄纪的这个小秘密是绝对不能泄漏出来的。
现在看到袁绍的脸sè不好,逄纪忍住心里的高兴道:“主公,属下以为可以与方志文联系一下,或许与孔融达成一定的协议也可,不过是付出多少的问题,只要我们能在青州打下一颗钉子,战略上就成功了。”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零七章高兴的投降
k’‘沧海の无量’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神伤心绽’‘rì月星云雾’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另外:本书的解禁章节将不再进行,似乎毫无效果,就不费劲了。】
“本初,为何不愿与异人接触,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异人是前狼后虎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要我们稍稍的让一步,就有可能以极小的代价拿下整个青州三郡,而你却要去跟方志文这个小狐狸谈什么瓜分青州三郡,这简直是舍本逐末啊!”
许攸有些气急败坏了,他从袁绍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袁绍对逄纪的策略似乎更感兴趣,难道为了一时的面子,袁绍宁愿放弃到手的利益?更何况,这利益可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偌大的地盘几百万的人口啊!
“呵呵,子远差矣!异人毫无信义可言,若我们相信他们,说不定他们转身就将我们给卖了,或者抚而复叛成为一个痼疾,那更非我所愿,青州三郡乃是冀州腹背,不能留下这么不安全的隐患,同时济南更是我方介入中原的踏板,更是不容有失,因此,这事还是要一次xìng的彻底解决比较好。”
许攸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袁绍的话不过是托词,说穿了,袁绍就是要掩饰自己的错误,许攸心里忽然有些后悔,真的有点后悔,自己当初选择袁绍是不是错了!?
想到这里。许攸有点心灰意懒的感觉,不由得提不起兴趣了,看了看斗志昂扬的逄纪,许攸忽然想到,这个逄纪是不是在故意作态呢?或许他已经发现了袁绍内心深处的想法,所以故意跟自己斗争以换取袁绍的信重?
许攸这么一想,那就是越想越是。心里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希望这只是袁绍制衡属下的一种手段吧,若是袁绍为了自己的面子竟能舍弃巨大的利益。那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见许攸没有了继续说话的意思,袁绍既松了口气,又十分的惭愧和尴尬。这种惭愧和尴尬让袁绍有些心虚,看到周围属下的眼神,仿佛大家都已经将自己的小心思给看穿了一样,这种羞辱的感觉让袁绍的内心冒出一股无名火,最终,这股愤怒还是都落在了许攸的身上。
都怪这个该死的许攸,即使这事的毛病真的出在当初的选择上,即使能够证明当初的三策是如何的jīng准和有远见,但是也不能将所有的荣誉都揽到自己身上,而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倒主上身上的道理吧?这还是一个臣属的本分么?!一个不守本分的臣属绝对不是一个好臣属!
袁绍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对臣属的错失过于严厉,以免伤了大家的心,所以只好暂时放过许攸。
“主公此论jīng当,在济南和乐安方向上,我们确实不能留下隐患。以免最后落得一个四面受敌的窘境,若是不能慎重处置,攻略青州三郡会未得其利先受其害!”
耿包跟着袁绍很长时间了,又怎么会看不出袁绍内心的想法,袁绍的问题在于xìng格上,袁绍庶出的身份让袁绍因为自卑而显得过于自负。最后的毛病就是太好面子,这放在普通人身上完全不算个事,但是作为一个领袖,每一点xìng格和品质的瑕疵都会被放大无数倍来发挥力量。
而作为一个臣属,绝对不能利用主上的弱点来谋取私利,也不能因为主上的xìng格问题而全面否定他的能力,相反,应该想办法拾缺补遗,这就是臣属的作用,因此,耿包鄙视的看了逄纪和许攸一眼之后,先将这事推进下去,其他的问题可以留待袁绍心情平复之后慢慢的解决。
袁绍感激的看了耿包一眼,又将目光转向其他臣属,这时大家也都或多或少的看出了点什么,现在没有人再傻的去触袁绍的霉头,就连心直口快的辛评也闭紧了嘴巴,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
“那好,还是公则跑一趟吧,毕竟你跟方志文有过几面之缘了,他不是很喜欢做生意么,公则在这方面也不会比他差,呵呵!”
“呵呵,主公谬赞了,属下领命!”郭图凑趣的笑了笑,将事情接了了下来,这可是有好处的事情,想必自己又能从中捞取不少了!
“事情现在已经很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