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1部分

慧而惊叹。
公孙瓒的大搬迁活动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方志文对辽东的掌控却不能等公孙瓒都搬空了之后才进行。
在公孙瓒开始行动的时候,方志文也开始行动了,至于刘虞,他没有那么大的想法了,现在刘虞手头上的地盘已经有些难以兼顾的感觉了,手里的人才匮乏,刘虞对于更大的地盘和人口是有心无力。
方志文为了因应即将入手的辽东郡和玄菟郡,对自己的军政人事安排进行了大范围的调动。
首先,将在丰宁郡充分展现了实力的崔林提拔为辽东太守,然后由渔阳城令甄尧接任丰宁城令。雪藏了许久的林西城令赵志阳出任玄菟郡太守,林西都尉段子刚出任辽东都尉,李shè虎出任玄菟都尉,黄忠升任密云都尉,宇文伯颜从青州调回,任丰宁都尉,而宇文伯颜的部队则交给了李元志统一指挥。折罗部队被解放出来,将要作为机动部队使用。
田丰从青州调回密云坐镇,方志文准备带赵云、折罗亲自前往玄菟坐镇。意图彻底平灭东部鲜卑,扫清自己的后院。
“元皓,这事就不要再争了。”方志文说话的声音不大。因为他怀里还抱着自己的儿子呢,生怕说话声音太大吓着自己的儿子,而方志文怀里的方毅正瞪大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这个有些陌生的父亲。
田丰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叹气道:“好吧,那就让元直去,本来我还想去看看草原和大山的,听shè虎他们整天说那里的风光如何如何的壮丽,总是想要去看看。”
“军师大人,以后去的机会多得是呢。只不过这次是去战斗,高强度的战斗实在是太苦了,军师大人您的身体怕是受不了的,还是让元直这个年轻人去比较好!”
甄姜也和声的在一旁劝道,夫君才回来没多久。就又要出征,甄姜心里其实也是很不舍的,但是没有办法,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的,甄姜也只能尽力的管好家里,不让方志文担心。另外就是小宁今年也十六了,应该要圆房了,不然这个丫头又要大哭一场了。
徐庶也笑着点头:“军师大人,夫人的话没错,这次就让我代劳了,再说,家里的事情也很多啊,也只有军师大人能处理,我资历浅薄,做不好调整部队的事情的。”
“正是,征战固然重要,部队的调整也非常重要,根据我们获得的实战经验,不断的调整和完善我们部队的构成结构是非常必要的。”
方志文的话算是一锤定音了,田丰也不再争执了。
“主公,还有一件事,高顺的陷阵营放在襄平整训如何?公孙瓒在辽东经营多年,肯定会有些明的暗的手段,德儒初临恐怕会受到多方掣肘,另外就是异人会不会趁机有所动作也值得怀疑。”
方志文点了点头:“可以,高顺就在襄平城内整训,子刚在外围控制,史阿的人也需要配合,有这两支部队在,我也想知道还有什么人敢炸翅,另外,德儒你要坚决的执行收拢人口集中发展的政策,不要害怕周围的县镇丢荒,事实证明,集中发展才是王道。”
“我明白,主公!”崔林点头应下,崔林看着方志文心里颇有些感概,想当初自己一个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孤身北上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只不过短短的三四年时间,自己就已经出掌一方太守了。
这种升职的速度,也只有在这种生机勃勃的新生势力中才会出现,而崔家更是因为这次投资而大兴,自己大兄的眼光真是没的说,只是,自己现在职位已经凌驾与大兄之上了,心里未免有些忐忑,毕竟自己跟大兄比还是有些不足的,可惜,自己推荐大兄出任辽东太守的提议却被方志文否决了。
方志文没有去关注崔林的复杂心思,而是将目光转向赵志阳:“志阳,这些年踏踏实实的在林西做了不少事实,自身的成长也有目共睹,我很高兴,你是我们密云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给子泰长了脸啊!呵呵,这回出任玄菟太守有没有信心啊?”
招致应一直腰身,正sè道:“主公有令,便是有再多的困难,志阳也不会退缩,只是”
“哦?只是什么?”
“只是田大人似乎比属下更适合玄菟太守一职,属下心里有些惶恐。”
田畴咧嘴笑了起来,摸着刚刚留了一点的小胡子道:“志阳无需不安,我是舍不得密云城,本来我也有去开拓疆土的想法的,只是每次都没有办法下定决心离开密云城,莫非,志阳是想要夺走‘我的’密云城么?”
“属下不敢。”
“呵呵,不要在自称属下,你可不是我的属下了。”
“属下,呃,小弟多谢大人成全!”
“志阳,玄菟郡与林西不同,林西就要闷头发展就好,在玄菟郡则要注重与异人的协调和竞争,同时也需要兼顾城市的发展。”
“属下明白!”
“很好,那么林西的城令和都尉人选就用子泰的副手章源,都尉用shè虎的副将肖劲。接下来请雪音讲讲骑兵换装的事情。”
一直坐在方志文身边的李雪音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点了点头开声道:“各位都知道,林西城中一直在倾力研究骑兵装具,经过数年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继重装龙骑兵之后,研发成功了金属马镫。这次骑兵换装就是针对金属马镫这一新出现的装具进行更新换代式的换装,连带需要更换包括绑带、鞍具等等,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适应xìng训练。”
“雪音姐,这个金属马镫有什么好处啊?”田豫好奇的问道。
“嗯,金属马镫的好处一个是能够提高骑士在马身上的稳定xìng,还可以借助马镫实现更多的马背技能,另外就是意外堕马的时候比较容易摆脱马镫,不会被马镫缠住腿脚,直接体现在战斗力上的数据是,速度提升了2%,攻击和防御属xìng提高10%,攻击速度提高5%,命中提高3%,马力消耗减少1%,总之,除了成本上升之外,几乎都是好处。”
“呵呵”
众人轻松的笑了起来,骑兵将领们更是兴奋的两眼发光,李雪音也抿嘴笑了笑:“根据志文的计划,换装需要逐步进行,优先换装正在参战的部队,包括李元志部、折罗部、赵云部和志文的本部,接下来,所有的骑兵部队依序换装。”
“太好了!呵呵。”折罗忍不住笑出了声,众将看着折罗贼笑的样子,有的好笑有的嫉妒,大多是羡慕。
“林西骑兵研究所的下一个目标是马蹄铁,现在限于材料问题而不能成功,一旦马蹄铁成功,则战马的速度和耐久力直接攀上一个台阶,大家尽情期待吧!”
李雪音笑着说道。
“呵呵,我更期待什么时候能够完成重弩的马上装填。”方志文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一直主持林西政务的赵志阳微微有些脸红,李雪音更是翻了个大白眼给方志文,不过方志文到觉得李雪音的样子很妩媚。
“那个,我也很期待!”李shè虎是崇尚重火力的,所以第一个跳出来支持,至于赵云和折罗的部队里已经逐渐取消了重弩龙骑兵,所以反而都没有出声。
黄忠有些羡慕,又有些郁闷,自己既不是骑兵将领,这次也没有捞到出征的机会,跟高顺一样,步兵是不可能被派去征战草原的,不过,从步将转向骑将似乎并不是很难吧?!
“好了!”方志文虚按了一下手掌,示意议论的越来越热闹的大家安静:“吓坏我儿子了!呵呵,刚才所说的军政安排,尽量在一个月内完成,包括换装和适应训练,一个月后,也就是五月初,我们正式展开北伐战事,争取在秋季到来之前,彻底结束北伐战争,清除我们背后的隐患。”
“诺!”
众人一声铿锵有力的应诺,吓了小方毅一跳,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仰着委屈的小脸看了看父亲,瘪着嘴巴就想哭,谁知道父亲的脸上却是一脸的肃然,吓得方毅立刻收住了哭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揪着父亲的衣服,在一侧将这有趣的一幕看在眼里的太史昭蓉窃笑不已。
第六百八十五章铁军登场
铁军是一个依托中原发展的行会,在广大玩家的眼中,铁军这个行会一向都不是很高调,而且给人的感觉似乎铁军的实力也不是很强,至少没有一个像样的地盘,当然了,中原玩家行会的所谓地盘,更像是一种社团xìng质的实控地盘概念,而不是真正的政权意义上的地盘。
不过,铁军在作出这么一件轰动整个游戏世界的大事之前,确实不为人注意这点倒是肯定的,当然了,那些事后的诸葛砖家叫兽所谓的早具慧眼绝对是胡扯,铁军低调从头到尾就是一种成功的发展策略,而且,是一个很成功的发展策略。
铁军军长宋虎峰,军人出身,深谙谋略,铁军的背后是什么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众说纷纭,但是从游戏一开始,这个铁军组织就存在了,而且一直都是采用了分散低调发展的策略,虽然组织形势松散,但是其本质可一点都不松散,每一个dúlì发展的小组,都是在一个统一的组织架构之下运作,并且严格的遵循来自上级组织的管理和策划,这更像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但是不管如何,这种经营模式最终被证明是有效的就行了。
三月三十rì,正当公孙瓒的部队进入了河内郡的时候,正当方志文在偷偷摸摸的进行大范围的军政调整准备战争的时候,在一个大家完全意想不到的地点,一个大家完全意想不到的行会,以一种大家完全意想不到的形势。发动了战争!
围攻许昌!
铁军首先在城内动手,计划是刺杀孔伷,孔伷其实很难刺杀的,因为这个家伙很小心,而且一般情况下都宅在家里,若是一定要出动,也是大军清道才会出行。
但是铁军在凌晨时于任务系统上发布了攻击孔伷府邸的高额悬赏任务。加上铁军自己安排的潜伏者率先动手,在许昌城内掀起了一场巨大的波澜。
“不好了,走水了!哐哐”
静静的黑夜中。一个惶急刺耳的声音将大家惊醒了,小老百姓们都是开窗张望了一会,见到起火的方向在城市中心。那里都是权贵们的住所,既然跟自己无关,大家赶紧闭紧了门窗偷着幸灾乐祸了。
而起火的太守府顿时紧张了起来,仆役守卫们忙着救火,jǐng戒的部队则四处巡视,防止有人趁火打劫,但是当更多的油罐从各个方向抛进太守府邸的时候,jǐng卫部队终于明白事情不对了,这也不能怪这些部队反应迟钝,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也就是黄巾之乱的时候爆发过城内的混乱,这种和平的rì子过久了,部队的jǐng惕心真的很成问题。
“哐哐走水啦!~”
“敌袭!敌袭!”
“宣布戒严,四门紧闭,城内部队搜索街道。城墙上的部队小心戒备。”
“现在是夜里,四门本来就是关着的,命令城墙上的部队小心内部,特别是城门处!巡逻部队控制街道,见人即杀,绝不能给敌人可趁之机!”
这边守军跟开了锅似的忙乎起来。另一边,已经完成了初步部署的铁军终于开始发难,一支支完全由玩家组成的小部队迅速的进入预定的地点,展开器械向着太守府猛攻,一副不惜代价要夺下太守府的架势。
而铁军雇佣的任务玩家们,正在不亦乐乎向着太守府偌大的范围内投shè引火物,像是过节烧烟花一样的高兴,当然,还需要躲避官军的追截。
“这样不行,这些异人很耐打,器械又有力,我们军队战力不高,又没有准备,仅仅依靠府中的卫队,可能守不住。”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保护太守大人向军营冲?”
“不可,离开了太守府更危险,先收缩防御圈,尽量将人手集中起来,形成战阵提高属xìng。”
“诺!”
‘砰砰!~’
‘咻~轰~’
“墙倒了,冲进去,小组形式战斗,尽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不要吝惜纸符!”
“冲啊!推BOSS啦!”
“哈哈杀~!”
高效的组织让玩家们在局部占据了优势,现在的许昌城里的情况就像是三层夹心,官军将反叛的异人夹在中间层,但是自己在最内层也被异人们包围猛攻,更要命的是,中间的这个心似乎并不是很坚硬。..
孔伷的部队一向在战斗力上成问题,何况现在还是在人数上略有劣势,于是才会被异人这样得手,如果这事放在别的地盘上,异人是很难得逞的,当然,在那些比较小的县治倒是可能的,但是如果没有抓到有分量的筹码,这些反叛的异人如何收场呢?所以,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发难,实则是自寻死路的做法,铁军选择在许昌这样的大城市发难,正是因为城中有孔伷这个大家伙。
“孔伷内线的部队在收缩,这与预想的一样,我们必须加大攻击力度,或者可以尝试一点突破的做法,拖延下去对我们是不利的。”
“我明白,要不,让城外动手吧,至少将守军牵制在城墙上,不然外线的压力太大了,我们堵路口的部队损失惨重!”
“损失是无法避免的,城外的部队还是等等,在最关键的时候发动,才会让孔伷真的以为我们是声东击西要攻城!”
“你们确定孔伷的xìng格不会为了保命而放弃城墙防守?”
“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直接攻下城墙好了!”
“呃.....好吧,那我去前面指挥突击!”
另一方面,在孔伷的宿处,孔伷正在惶急的听着部下的汇报,他身后的屏风后面,躲着几个衣衫不整的美女,此刻都吓得脸sè煞白,浑身颤抖!
“大人,敌人正在围攻府邸外围,由于敌人数量众多,府中卫兵有限,不能分散实力,所以将军已经下令收缩防御,依托内宅高墙进行防御,但是异人手中有抛shè武器,而且在四处放火,还是请大人跟属下在密室中暂避吧!”
“胡说!”孔伷一边用颤抖的整理衣冠,一边愤怒的将一个脸sè青白,手脚抖得不像样的侍女踹到在地,嘴里愤怒的喝道,只不过声音中有些发颤,显得不够威力了。
那个被踹到的侍女惊恐的翻身爬起,拼命的压抑住自己的害怕,继续跑上前给孔伷整理衣物,只是在她的脚下,却有一片水泽。
“密室周围若起火,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到池塘边上的石亭去,命令卫兵持盾在周围守护,让夫人和孩儿们都去,快去!”
“诺!”
“等等,城中军营的部队呢?为何迟迟不到?”
“应该是敌人在外围阻挡!不过,城内的敌人不可能太多,想必援兵很快就能到了!”
“废物!一群废物!平时耀武扬威的,关键时刻就派不上用场,此事过后,我必严惩卫尉,居然让这么多的敌人混进了城里!莫非是他们主动勾结么!”
“这敌人都是异人,异人向来不服王化,桀骜不驯,所以”
“难道事前就没有一点征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当我是傻子么!”
“这”
“好了,快去安排!催促部队尽快来援,还有,守城部队可以加以支援!”
“这诺!”
“滚!贱婢,你们赶紧带着孩子去.....穿好衣服,你想丢光我的脸面么!混账!”
“呜呜.....”
孔伷这里是一团混乱,事实上,孔伷连同防御宅邸的卫队,现在都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在围攻他们,只知道现在情况危急,若是支援部队再不到来的话,依靠着府邸薄薄的院墙,想必是挡不住异人的攻城弩的。
天神真是偏心啊,居然能让异人人人都可以携带攻城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其实,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中使用攻城弩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展开攻城弩,等于给对方亮出了一个活靶子,由于地形复杂,又很难找到远距离的安全shè击位置,如果孔伷的卫兵有经验的话,完全可以利用控制要点和重点打击的办法,限制住异人的重器械使用,问题是,孔伷的部队根本就没有这种能力。
“救火!你们这群废物瞎跑什么,跑出去也是一个死,赶紧去救火,打退敌军是唯一的活络,滚!”
狠狠的踢翻了一个四处乱跑的仆役,将军的脸上却是一片惶急,跟那个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四处乱窜的仆役相比,似乎也不差太多。
“弩兵组阵,观察哨,观察哨,指示shè击目标,先打掉敌军的远程器械!”
终于有个明白人了,只不过,这样的明白人似乎太少了一些,不远处的一处院墙已经被巨型弩箭撞击得裂开了一条狰狞的裂纹。
“轰!”
“再来,就快要倒了!加把劲啊,兄弟!”
“盾牌举起来,小心流矢,老子还想活捉孔伷呢!别他妹的挂在院墙外了!”
“哈哈!....”
“活捉孔伷!”
“活捉孔伷!~”
院墙外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院墙内的守军已经有些胆寒了,连手脚都开始发颤,弩机愣是半天都上不了弦。
“坚持!再坚持一下,我们的援军很快就会到了,到时候就轮到我们痛宰外面的异人了!”
“对呀,这是我们的城池,援军很快就会到达!大家伙!豁出去了,反正就是个死,保护太守大人,太守大人必有重赏啊!”
第六百八十六章战许昌
【感谢‘凤凰涅羽’‘神伤心绽’‘curtis’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白雲飛仙’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轰隆隆~”
远处的夜空中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雷声,地面似乎也在隐隐的抖动,手中的火把摇摇晃晃,似乎也被震动了!
“骑兵!是我们的援兵!援兵到了!大家反击啊!”
“吼!~杀啊!”
“官军的骑兵来了,依托地形步步防御,攻击小组不要停手,你们的后背交给我们!”
“冲啊!成败在此一举!”
骑兵的到来让双方爆发了一个小高cháo,不过,暂时还是没有成功的突破,玩家这边局势有些不妙,如果再僵持下去,夹在中间的玩家可能会被挤成肉饼了。
正当焦急的孔伷稍稍的放下高悬的心脏时,远处的夜空中,忽然接二连三升起了三支火箭,孔伷的耳中似乎能听到那火箭上传来的尖锐啸叫声。
然后,许昌城四门的jǐng钟‘当当....’的急促响起,这是有敌人攻城的jǐng钟!
孔伷纠结了,如果继续围歼攻击自己府邸的异人,那么城墙上的守卫力量必然会被削弱,虽然没人能肯定,会不会因此就丢掉了城墙,最终甚至丢掉了整个许昌城,但是这个可能xìng却是谁也不敢完全无视的。
可是,如果不将猛烈围攻自己府邸的异人部队彻底击溃的话。万一不幸孔伷被捉住,这许昌城也一样是败了。
左右为难啊!
孔伷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搐着,决断?!决断啊!
该怎么办呢!回军防御城墙,召集民兵进行协防!?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城里乱糟糟,指挥中枢本来就正在被敌人围攻,如果这个时候在大肆的召集民兵。会不会让城里的情况更加的混乱?即使是召集了,在指挥中枢不能有效指挥的情况下,这些民兵能发挥出来的作用也有限!
但是。(s.h.d.a8.c.o.m本章节雄霸手打)城外的真实情况如何呢?这些围攻太守府邸的异人是不是就是为了调动守城部队呢?或者是城外的部队在配合攻击太守府邸的敌军?
优秀的将领们可能有许多不同的优秀品质,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决断能力。将领之所以称为将领,就是因为他们必须取舍,孔伷却恰恰是缺乏了这种决断能力,所以,孔伷从本质上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当然了,他只是一个太守。
“让援兵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回援城墙,一定不能让敌军攻陷城墙,另一部分冲进府邸与我们汇合。抵御敌军的进攻,不要召集民兵,继续执行戒严令!”
“诺!”
孔伷的选择看似一个左右兼顾的做法,但是这种选择在军事上最是要不得,军情急如烈火。眨眼之间就可能胜负易手,如何能做这种两边讨好的事情呢,这种在政治上左右平衡,拖延待变的办法,在战场上是行不通的。
可是孔伷又不是战将,自然不懂得这些。而他身边也没有合格的军事幕僚能够告诉他这些常识,至于部队的将领们,即使有人能看出此中的弊病,但是也不可能将声音传到孔伷的耳中。
命令迅速的执行了下去!
“孔伷分兵了!一部分部队回转城墙方向,一部分集中在东西两个方向上,企图打通与内宅的联系!”
“我们的人还剩多少?”
“不到两千了!”
“雇佣的人呢?”
“别说这个了,孔伷也在发布任务,你以为玩家都会站在我们这边么?现在玩家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如果那些行会发现动手的是我们铁军,恐怕都会跳出来抽我们的后腿。”
“靠!麻烦了!”
摇曳的幻光之中,铁军的首军长宋虎峰皱紧了眉头,这个四十多岁的jīng瘦汉子看上去个子不算高,身形更是不算魁梧,但是身上却有一种十分刚毅的气势,在战场上随便的一站,就会不由自主的吸引人的目光,这人天生就是一个指挥者。
“怎么办?”
“放敌军进去,集中兵力专攻一路,其他方向用远程和纸符道具加大袭扰力度,跟兄弟们说,今rì一战关系到我铁军的命运,隐忍发展了这么长时间,就看这一哆嗦了,绝对不能怂了!每一个人都给我发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能耐,要用脑袋去打。”
“是!”
“放敌军进去,然后组织一次全面的进攻,诱使敌军分散到内宅的各个方向上,一会我亲自带队突击,只要敲破了这层硬壳,里面就是软肉,孔伷的位置能确定么?”
“可以,从开始的时候转移到池塘边上后,就一直都在那里没有移动过!”
“好,命令城外的部队加大进攻力度,现在不是保存实力的时候,一旦这次的行动失败,所有的原住民城市都会加大防御的力度,我们几乎没有重来的机会,不成功可能意味着我们铁军进入长期的低落!”
“我明白了,我会转告各个指挥的!”
“好了,准备开始吧!”
一半是是孔伷军集结兵力的缘故,另一半则是玩家放水的缘故,孔伷的数千援军竟然突破了玩家的防御堵截,冲进了孔伷的巨大府邸,包围内宅的玩家们已经重新的调整过阵地,在两侧堵截和sāo扰孔伷的援军,但是却没有在正面死守。
这些生力军冲进了内宅的时候,孔伷的眼泪都差点下来,眼看着内宅的院墙就要不守了,援军终于到达了,孔伷的心也安生了不少。
另一半的担忧,自然是来自与城外的jǐng讯。现在由于黑夜的关系,城头的守军不知道城外到底有多少的敌军,但是从敌军攻势来看,数量不再少数,许昌城虽然有超过五万的守军,但是现在孔伷的府邸周围就有一万左右的部队,还有一些在主要街道上控制局面。防止发生别的突发事件。
守城的守军平均分到四面城墙上每一面只有一万多点,平时还好,可以征召民兵协助守城。一万的主战部队带领几万民兵守御一面城墙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孔伷却没有征召民兵,在这种情况下。守城的兵力就有些紧张了,当然,仅仅是紧张而已,并非到了守不住的境地。
在孔伷看来,现在的情况正在从危急转向平稳,只要局面稳定下来,自己的部队慢慢的消耗掉外面围攻的异人,自己的危急也就算是过去了,接下来自己就要好好的整顿城内的秩序,梳理城内的异人。加强自己的府邸的守卫,调整作战不力的部队将领,以及在情报上完全失职的相关人员,杜绝今后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件。
正当孔伷稍稍放下心中的焦虑时,围墙外面的异人忽然爆发出一阵的声浪。掀起了一轮进攻的高cháo,似乎是在做临死的反扑。
“快,快,让部队补充上去,一定要给我顶住,顶住这一轮攻势。敌人的手段就孙用尽了!快去!”
“诺!”
哗啦哗啦的脚步声和铠甲摩擦声显得纷杂而又烦乱,但是听在孔伷和缩在他身边的妻儿耳朵里,却感觉到异样的安心!
‘咻咻~!轰隆!~’
“冲啊!~”
“攻破院墙,活捉孔伷!!”
巨大的声浪远远的传了过来,吓得孔伷哆嗦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个残chūn的chūn夜显得特别的寒冷。
“巨弩准备齐shè!放!”
“轰!”
“攻坚小队冲!”
顶着密集的弩箭,玩家们舍生往死的冲了上去,只要能将手里的纸符激发到围墙上或者围墙后面,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为了这简单的一个动作,数十玩家化作了白光!
“重装完毕!”
“齐shè!放!”
“近战部队,上!”
“冲啊!”
墙壁坍塌了,墙壁周围的守军不要命的冲了过来,排成一排排的盾枪阵,重重的堵住了院墙的缺口,后面的弩兵不断的从盾牌的间隙中shè出致命的弩箭。
“纸符,扔啊!”
“闪开!”
“呼咻!扑哧!”
几只特制的全金属重弩箭呼啸着从玩家们闪开的位置上穿刺进守军的阵型中,顿时在整齐的阵型中开了几条血腥的通道。
jīng良的步弩协同作战!
“杀!”
“弓弩组阵,沿着缺口向两侧扩大战果!用毒箭!不要省钱,事后全部报销!”
“呵呵!没省!”
“草,老子的爆裂箭都用了,辛苦做任务弄来的几只啊!”
“你那算个屁,老子的稀有道具迟缓迷烟都用了,百两银子啊!我靠!”
玩家们都豁出去了,沿着巨弩打开的缺口,不要命的玩家们汹涌而上,近距离的血战上玩家占便宜了,血长啊!
再加上玩家们层出不穷的奇怪道具,守军战阵的优势又被纸符干扰和抵消,终于在南边的院墙处,被玩家打开了一个缺口,玩家舍命的制造了一个通道,将查不到五百人的突击部队送进了孔伷的内宅!
内宅的情况确实如宋虎峰所料,孔伷这个军事白痴将部队都集结在了院墙附近,在内宅中完全没有纵深可言,当玩家集中突破了一点之后,各个方向上的守军别说还在被玩家们发动的声势浩大的攻势所迷惑,就算发现了被突破的防线,现在想要驰援也是有些来不及了。
或许,孔伷这个时候应该选择赶紧的向某一个方向撤退,但是,他的家小可就跑不掉了。
“冲!活捉孔伷!”
“孔伷败了!敌军败了!活捉孔伷!”
第六百八十七章孔伷认输
内宅四周传来的吼声让孔伷如坠冰窟,随即,真实的情况由传令兵送了过来,事实上,孔伷不用传令兵说,也已经远远的看见了正在朝着他冲过来的异人们!
喧嚣的声浪已经到了耳边,在熊熊的火光中,孔伷已经看见了玩家们狰狞的面孔!
“给我挡住,挡住他们!我们快跑,快跑!”
“主公!”
“我脚软了,找人背我!”
“可是夫人们和公子、小姐!”
孔伷回头看着哭成了一片泪水便溺横流的妻儿,不由得有种万事皆空的感觉,不过,随后他的心里就升起了一股邪火!
“哭个屁!谁哭我砍了谁!快走!”
孔伷似乎忘了,他自己都脚软的走不动,他的妻儿们又能比他更坚强,倒是那些仆役婢女们,忽然发一声喊,顿时做了鸟兽散,有些昏头昏脑的居然向着玩家追来的方向跑去!
“保护主公!”
周围数百卫兵们虽然眼中多有鄙夷,但是还是很坚定的排出了阵型,准备阻挡敌军的冲击,为主公撤退争取时间!
只是他们在这里一折腾,已经是浪费了不少宝贵的时间,玩家的突击队已冲到了shè程之内,双方都毫不犹豫的shè出了手里的弩箭!
这下子,还是玩家占便宜,这只突击部队乃是铁军的jīng华,手中的器械都是jīng华,身上的装备也是高价收购来的,虽然这五百人不能组成正规的战阵。但是还是以小队的形势,组成了了百人一队的战队,加上各种辅助纸符的加成,攻防属xìng还是相当可观的。
对上孔伷这样的肉脚将军,属xìng上绝对不差,这么一来,玩家们血长道具多的优势顿时体现了出来!
“纸符。齐shè!”
>不断激发的过程,当然,还要预先分配好目标才行。
这一切都在考验这作战部队的训练水平和微cāo能力,而铁军的这支拳头部队,确实能够胜任这个任务。
两轮下来,双方的交换比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守军倒下上百,对面才闪起几个白光!
“不要理会战将,先杀小兵!”
这招就是玩家们对付原住民的杀手锏,杀光了小兵再回过头来淹死将领。以弱胜强就是这么胜的。
孔伷军这回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悍不畏死,玩家毫不在乎伤亡,似乎对身上的伤痛也感觉不到一样(事实上真的感觉不到,被降低了95%的痛觉。),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战术动作完成没有。有没有达成最大的杀伤效果。
这种视死如归的气度一方面激发了孔伷部队的凶戾和疯狂,另一方面,也震慑了正在逃跑的孔伷一家人,事实上,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瘫倒了在地上,被将士们背着逃跑的。都是孔伷的儿子,老婆就算了,而且孔伷的醋劲大,不能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趴在别的男人身上。
只可惜,没等他们逃出多远,异人们jīng通shè术的人就已经盯上了他们,接连有几个士兵被shè倒,甚至有一支箭矢划破了孔伷的脸颊。
“停下,否则我们乱箭shè杀了!”
“不要停!快跑!”孔伷恐惧的尖声喊道。
“孔伷,你想让你的妻儿都死在你面前么?!”
“快快跑跑”
孔伷的声音颤抖着小了下去,他在一名属将的背上,艰难的回头看着身后歪倒了一地的妻子儿女,心里既是害怕,又是不舍,种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顿时悲从中来,嚎啕大哭了起来。
“杀!”
孔伷的卫兵们忽然爆发出一声喊声,居然发动了一次反冲锋,不过,结局却是不大好的,玩家们jīng妙的利用了微cāo,迅速的轮转了第一线的战士,对孔伷的卫兵造成了巨大的杀伤。
“主公,属下无能,只能以死相报!杀!”
最后的几名属将也在玩家的围攻中到了下去,已然崩溃的孔伷立刻被玩家们给围在了中间,随后,姗姗来迟的援军再次将这数百玩家给围了起来,这种场景极其诡异和搞笑,只不过,在场的人面对着满地的血腥都笑不出来。
“孔伷,立刻投降,让你的手下放下兵器!”
宋虎峰大口的喘着气,身上也是溅满了鲜血,看来他手里的环首刀也沾了不少的人命,努力的用尽量平稳的声音,宋虎峰发出了庄严的宣言!
孔伷这个时候终于缓了过来,在身边武将的扶持下,扭头四顾,这才发现,敌军不过就是这个数百人而已,外围还是自己的部队,但是丢人的是,自己和家人却全部成了这支孤军深入的敌军的俘虏。
“不,不可能!”
孔伷吞了口唾液壮着胆子说道,不管怎么样,身为原住民和贵族,孔伷是不能轻易认输的,何况,自己好像还没有输,只是一时的大意遭到了对方的偷袭,大好的局面之下,居然被劣势的敌人给翻盘了,更让孔伷难以接受的是,这些敌人是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异人,向异人投降?这个实在是太丢人了!
“孔伷,你要人情形势,你别忘了,我们是异人,我们不怕死,而你呢?”
“我,我死则死尔,不能受辱!”
孔伷的话有些外强中干,当然了,他更多的是说给周围自己的将士们听得,事实上刚才他那种丢人的表现在前。在场的家人和残存的将士们是清楚的知道孔伷是个什么人的。
“没人要折辱你,孔伷,你战败了,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因此,你就得面对失败的事实,一个值得尊重的将军不是不肯认输的将军。而是能认识到自己的失败,并且从失败中站起来,重新取得胜利的将军。现在。你败了,你就得承认!”
宋虎峰的话颇有诱惑力,他是清楚的看到了事情的发展。也清楚孔伷心里在想什么,因此很快就给孔伷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败了不可耻,只要卧薪尝胆,就可以赢得世人的尊重!
“这.....你们想要怎样?”
孔伷这话已经是服软了,宋虎峰微微的松了口气,并没有急着让孔伷下令投降,而是将手里的刀缓缓的插回腰侧的刀鞘中,锋利的眼神盯着孔伷道:
“很好,看来你终于明白了!我们的目的很简单。我们要的是许昌城,将许昌城给我们铁军行会,正式任命我们为合法的许昌令,然后你还是颍川太守,我们依然会向你缴交税赋抽成。甚至还可以跟你结成军事同盟,共同保护颍川的安全和正常秩序。”
“不许昌的军队呢?”孔伷下意识的想要反驳,随后又安奈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的情绪,努力的让自己的智慧回到大脑中来。
“自然是你带走。”
“人口呢?”
“去留自便!”
这句话绝对是假话。让普通的百姓净身出户背井离乡,有人会愿意么,或者城中的富户会跟着孔伷走一部分,但是绝大部分的人口都是不会离开许昌的,在小老百姓的心里,谁做城主他们才不管呢,只要不逼得他们走投无路,他们都会老老实实的生活下去。
“你们愿意上缴一成半税赋,并且服从军事指挥,这个可以考虑!另外,补偿我们的损失,负责所有的抚恤!”
孔伷终于慢慢的回复到了一个政客该有的水准,他的话虽然引起了周围玩家的一阵嘘声,但是宋虎峰不得不承认,孔伷的态度是合理并且正确的。
“呵呵,孔伷,你可要看清形势,现在你一家子的小命都在我们手里,我们即使在许昌失败了,还能另寻别的地方起事,但是你和家人的小命,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拿回来呢!”
孔伷的脸上扭曲了起来,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异人会有不死身呢!!?
其实,这个到底公不公平可不好说,玩家还觉得不公平呢,为何原住民会那么厉害呢!即使是最软脚的孔伷,都差点功败垂成,而且还要冒着事后被原住民围攻的风险。
“这.....至少必须赔偿抚恤金,并且去祭奠亡者,完成一次免费的超度任务。”
所谓的超度任务一般都是在战后发布给玩家的,本来这就是一个增加玩家参与度的噱头,但是原住民却慢慢的喜欢上这个东西,认为是对亡者的一种尊重和追思,也是对亡者的承认,因此,超度任务一般都有不错的奖励。
孔伷的要求基本上就是没有要求,宋虎峰大喜,事情到了这里,铁军已经取得了完胜!
“同意,你可以下令停止战斗了,守军全部出西城结营,城防交接给我们,立刻正式行文任命我们的官职,我们之间也可以开始商讨军事同盟协议了,希望以后我们会是好邻居,呵呵。”
孔伷抬头看了一眼宋虎峰,又看了看周围的将士,从他们寡淡的表情上,孔伷知道自己这回算是丢人了,但是,就算是丢人也好过丢命吧,再说了,等到自己一离开许昌,就去朱隽和袁术那里求援,到时候反攻许昌,将这些异人彻底击败,自己的声誉自然就回来了,现在,只能人如负重了!
“孔大人,莫非你是在想援兵的事情?你别忘了,如果签了天神公证的军事合作协议,违反了可是有严重后果的,而且,我们也将会不死不休的追杀你和你的家人,记住了啊,哈哈....”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