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0部分

如果幽州能稳定的话。冀州的局势会在幽州的影响下相对的稳定,特别是冀州三方势力纠缠不清,袁绍能发挥的余地并不大,而且经过中原之战后,袁绍也要休养生息,我们插手冀州的余地也不大。而放公孙瓒南下则是在韩馥的背后插了一把刀子,相对来说。公孙瓒可能会称为中原局势的一个定时炸弹。”
“同意,并州有丁原吕布坐镇,不会有什么大的变乱。西凉皇甫嵩、韩遂、董卓成了三足鼎立之势,雍州正忙着整合当地势力以及攻略汉中,因此也不会出现大的乱子。荆州就不必说了,各方都没有开战的实力。扬州和江东一直都比较稳定,现在也没有动乱的根由,特别是zhōngyāng政权没落,江东士族没有了压力,正好可以全力对付山越蛮族,而我们也在做着一样的事情,因此,江东局势向稳应该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是交州,这里也不用说了。虽然玩家行会从来都不是老实人,但是现在这个阶段他们都还是处于幼生期,暂时也不会大打。蜀中刘焉已经接受了董卓的任命,前往蜀中,蜀中的乱局会结束么?我看未必。毕竟蜀中乱局的背后是玩家势力,当地世族可能会卖刘焉的面子,但是玩家可不会。”
“嗯,蜀中和汉中会是一个热点,另一个则是司隶,司隶周围现在赤地千里。系统更是不遗余力的给这里刷新盗贼山匪,另外大量的中小行会和零散的玩家似乎非常热衷于在这些地方开片,现在的司隶跟蜀中有些像。”
“这怎么说?”
“蜀中是因为地形的关系,被围在群山之中,里面宗族势力错综复杂,称之为一城一国也不为过,所以,玩家们乐于在其中厮杀,但是蜀中的乱却不会扩张开来。现在司隶周围都是强势的诸侯围绕着,司隶本身除了重建的洛阳之外,几乎没有原住民势力,而这个真空区却成为了玩家们厮杀的乐园,同样,也不会向四周扩散,就像是两个沸腾的锅子,但是却不会烫伤周围的人,这会不会就是智脑设计的初衷呢?”
这位这么一说,大家不由自主的将视线都集中到了巨大的地图上面,对照之下,还真是这个情况,不知不觉之中,智脑在蜀中和司隶布下了两个封闭的战争圈子,让热衷于战斗和PK的玩家在其中自得其乐,而不至于将战乱扩散到整个大汉,如果说这是智脑的设计,似乎也说得通,只不过,这个设计似乎巧妙地完全不着痕迹,复杂的难以想象,特别是这里面还涉及了大量的玩家,就算智脑能够下手cāo纵原住民的想法,但是它又是如何影响众多玩家的想法呢!?
“呵呵,这个猜测毫无意义,就算是我们也不会去反对,如果不是,那么各位就是在纯粹浪费时间了,还是说说中原的变局吧。”
“确实如此,周边的势力的可能变化大家都基本认可,那么我们来看看中原地区,也就是兖州、豫州地区的可能变化吧。历史上,在讨董结束之后,中原地区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而这个变化可以归结为曹cāo入主中原,迫退袁术和袁绍的过程。”
“可是现在曹cāo的河南根本就是块白地,曹cāo还能顺利的入主中原么?”
“这里就是最难以预测的地方了,曹cāo的能耐谁都不敢小觑,更何况,在历史上曹cāo入主中原是有其深刻的背景的,现在中原的局势更加的混乱,中原世族基本上倒向了袁绍,但是袁术却不会轻易的认输,因此,两袁争斗的时候,或许是曹cāo插手中原的最好时机。”
“呵呵,各位不要忘记了玩家们,在之前的中原大战中,玩家的身影恐怕不能被无视吧,曹cāo再想要像历史上那样的趁乱得手的难度无疑会大大的提高,袁绍和袁术犯错的机会也会相对降低,因此,我倾向于中原的乱象很可能会迁延rì久,并且会夹杂着战事与外交、经贸等等斗争形式,甚至玩家们会披挂上阵成为急先锋。”
“这个想法很有意思,也很有可能xìng,我们可以更急一步的猜测,更多的玩家势力会搅和进去,甚至取曹cāo而代之,钻空子登上第一线。”
“这可能么?原住民不会围而攻之?”
“那就看他怎么利用周边的原住民势力了,在chūn秋时期,有大量的小国在夹缝中也生存了很长时间的,如何借势玩家甚至比原住民更有经验,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玩家的能力,同时,我们也必须重视玩家对中原变局的影响。”
“这么看来,这点确实值得我们重视起来,如果有心人在其中上下其手,而我们却缺乏反制措施的话,将会很麻烦!”
“嗯,这点需要情报和分析部门再认真的研究一下,三天后的会议再专门讨论这点,说到曹cāo,现在曹cāo的位置确定了没有?”
“没有,曹cāo和孙坚的部队在两天前进入了伏牛山区,我们的追踪和其他情报系统的追踪都遭到了曹cāo的清扫,现在我们还是没有办法确认两人的行踪,但是我们确定两人肯定不是去跟刘备抢地盘的。”
备受广大原住民势力和玩家关注的曹cāo,此刻正在一处山野中休息,为了达成战役的突然xìng,曹cāo一直很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行踪,基本上一路都是夜行晓宿的。
“主公,还不休息?”
“志才啊,睡不着啊!”
曹cāo从地图上抬起头,连续的rì夜颠倒让曹cāo的脸sè有些憔悴,戏志才更是脸sè苍白的吓人。
“志才,你的身体如何?可不能累垮了啊,哎真是辛苦志才了!”
戏志才微微的笑了笑:“无妨,我这身体一直都是这样。我看主公眉头紧缩,莫非有什么困扰?”
曹cāo点头,指着地图道:“志才,我们取下谯郡不难,但是谯郡无险可守,又四面临敌,不好发展啊!”
“主公,谯郡确实如主公所说,乃是一个不守之地,不过,却并非无法发展,主公的担忧来自于周边的敌对势力,但是如果具体分析一下周边的势力主公就会发现事情并非如此。谯郡周围如果是一群猛虎环伺,自然是危险至极,但是如果谯郡周围是一群羊牯呢?”
戏志才的脸上带着戏虐的笑容看着地图,曹cāo一愣,然后仔细的看着地图,西边是汝南,有朱隽,但是朱隽现在正在跟黄巾张曼城打得不亦乐乎,哪里还有心思东顾?
北边是陈郡、梁国、沛国,没有实力强悍的诸侯,或者说是张邈、刘岱和袁遗的势力延伸,而这几个人,曹cāo根本就不惧他们,更重要的是,这几个人跟朱隽不是一伙的,而这几个人之间似乎也并非铁板一块。
至于东边,则是陶谦的地盘,陶谦就是一只典型的羊牯,只有曹cāo去咬他,陶谦是绝对不敢来惹曹cāo的。
最后剩下南边的淮南,是袁术的地盘,但是现在袁术远在洛阳,对淮南是鞭长莫及,淮南更不可能主动进攻,甚至还需要担心曹cāo反攻淮南。
看到这里,曹cāo的心情已经完全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原来,谯郡的周围围绕的不是危险而是机会。
“呵呵有志才在,吾无忧矣!”
戏志才微微的笑了下,意犹未尽的继续说道:
“主公谬赞了,不过,想要一切都纳入我们的控制之中这还不够,主公最好还是在占据谯郡之后,主动向天子上表请封,想必董卓大人也一定会乐见其成的,甚至主公还可以向天子讨要陈郡、梁国、沛国的国相之位,主动帮助天子分忧啊。”
曹cāo心思一转,就明白了戏志才的想法,这是要利用董卓乐见关东世族分裂的心理,从大义上取得攻击吞并周边势力的名分,妙!妙不可言啊!
“哈哈”
曹cāo抚须大笑,再不复刚才的愁眉不展,笑声中满是豪迈!
第六百八十一章翻脸
袁绍在东郡与韩馥围绕着濮阳小规模的试了试手,事实上袁绍更多的是在贯彻许攸的战略,就是在战术上打击韩馥拉拢黄巾的张宝、张梁,冷处理张角。
东郡太守原本是桥瑁,现在桥瑁被迁河东太守,只不过是袁绍避免现在就背上东郡这个包袱的一个计策,而东郡现在根本就没有了太守,整个东郡的人口基本上被韩馥迁移到了河北,这也是沮授给韩馥出的主意,是东郡成为一个隔离区,将韩馥与中原暂时的隔离开来,避免遭受中原世族的冲击。
袁绍在濮阳附近停留,一方面是要向韩馥施压,另一方面,是想要给摇摆不定的张邈上眼药,张邈在会盟开始时是站在袁绍这边的,力挺袁绍做盟主之位,但之后的表现就一直有些摇摆,袁绍又岂能不知道这个家伙的根本目的是想要促使袁氏兄弟反目,然后图谋自立。
而且,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张邈,恐怕刘岱和鲍信也有这种心思,袁绍现在冀州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摆平,一时半会也是顾不得兖州的事情的,至于豫州,那纯粹是袁术的事情,跟袁绍完全无关。
但是,袁绍肯定不能看着兖州的几个家伙抱成一团,那对于袁绍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所以,袁绍必须要在鲍信和刘岱面前作出一个假象,那就是袁绍已经与张邈达成某种默契了,很可能,袁绍会支持张邈成为兖州之主。
袁绍一面指示颜良率部驱逐和压迫韩馥部队收缩回濮阳,另一方面。自己也亲自走了陈留一趟,在袁术和各方势力的眼皮底下,与张邈秘密会商。
至于两人在商谈什么,时候从各方面传出的消息都有些让人不敢相信,袁绍不过是与张邈商讨购买粮草以供在濮阳附近的大军补给,并且购买了一部分的兵器箭矢,当然。袁绍给的价格非常不错,张邈是大赚了一票。
只是,这个事情不管是袁术还是刘岱、鲍信都是不会相信的。脾气暴躁的袁术更是直接去信质问张邈,张邈是什么人,他也是大大的名人好不好。在当时也号称是‘八厨’之一,又怎么会受袁术这个二世祖小混混的这份闲气,他连信都不回,直接派人去告诉正在洛阳城里组织重建的袁术,粮食没有了,再想要的话,掏钱来买吧!
袁术差点没有气疯了,立刻就想让驻扎在中牟的张勋、陈兰出兵攻打陈留,而张邈也早有准备,直接命令卫兹率军进驻浚义。准备与袁术大打出手。
不过最终袁术在谋臣和族老的劝导之下,没有公开与张邈大打出手,但是袁术跟张邈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幸好,袁术还有颍川的孔伷和汝南的朱隽可以向洛阳提供支持。另外就是原本在中牟也储存了大量的粮草器械,现在都运进洛阳,倒是也能支撑到夏收。
现在关键是要尽快在洛阳周围恢复chūn耕,不然连夏收都绝了,洛阳城里可是集中了周边地区的一百多万人口啊!如果要向外购粮,这笔花费可是不得了。何况,袁术还要攒钱重建洛阳呢!
袁术虽然没有出兵,但是却派出了使者,前往刘岱、鲍信等人那里,一方面是寻求更多重建洛阳的支持,另一方面,则是谴责张邈的不义行为,以及拉拢刘岱和鲍信共同孤立和对付张邈,这些事情自然也落在张邈的眼里。
只不过,这回张邈学聪明了,不知道是谁给他出的主意,张邈提出了支持刘岱成为兖州牧,整合兖州的军事力量,共同防御泰山黄巾的建议,以对抗袁术的分化拉拢。
袁绍见自己的计谋得逞,立马放弃了濮阳向东返回平原去了,将陈留的北面完全放开,张邈气得大骂,不过韩馥似乎一时半会还没有想要南下的迹象,事实上,韩馥根本就没有南下的计划,倒是将张邈吓了一跳。
北边没有了威胁,张邈就将目光转向了南边,现在南边的陈郡、梁国、沛国这些地方主要把持在地方宗族手中,而且都还是没有表态的地方,这些地方的宗族不是不想表态,而是现在兖州豫州的局势不明朗,当地的宗族势力也害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站错了队说不定就是家破人亡的结局,因此,只能装聋作哑的不作为,想要看看最终中原谁属,然后在站队也不迟。
对于周边的诸侯势力来说,想要拿下这些地方的控制权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军事占领了,而且打着这个心思的人也不止张邈一个。
汝南的朱隽自然算一个,只是现在朱隽的实力有些捉襟见肘,对付张曼城消耗了朱隽大部分的jīng力和部队,所以他即使被袁术催促,也有点有心无力,另外一个是孔伷,只不过,孔伷更加是有心无力了,不大的颍川现在孔伷都看不好,何况更大的地盘?
剩下的当然是在兖州势力最大的刘岱了,刘岱现在把持着济yīn、东平和鲁郡,三面围着山阳、任城的袁遗,同时,这三个地方也直接跟济yīn接壤,刘岱自然有心将这三个地方拿下,打通前往谯郡的通道,为将来拿下谯郡做好踏板。
对于一边喊着支持自己领兖州牧,一边悄悄的打着陈郡、梁国主意的张邈,刘岱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还没有等这两个人公然对这三个小郡国下手,谯郡却一夜之间豁然变sè。
没错,是曹cāo到了!
曹cāo潜行千里,在谯郡曹氏族人的配合下,轻而易举据的夺下了郡治谯县,然后曹cāo分兵四出,迅速的拿下了谯郡的各处要地,剩下的县镇纷纷投降易帜。
曹cāo的举动天下皆惊,想不到这个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曹cāo原来是打着谯郡的主意的,曹cāo的这一举动,立刻牵扯了各方势力的反应。
首先,朱隽立刻脱离了与张曼城的接触,将进攻的势头结束,并派军南下淮南协防,防止曹cāo偷袭淮南郡。
张邈和刘岱立马停止了自己的小动作,现在陈郡、梁国和沛国变成了隔离谯郡的缓冲区,两人都不敢贸然下手,害怕引起曹cāo的过度反应。
远在代县的曹仁接到命令,将代县转交给孔融,自己率军南下谯郡,徐州的陶谦则紧张的整顿军队,生怕曹cāo直接打了过来。
不过,曹cāo拿下谯郡之后,并没有任何向周边扩张的意思,反而在着力整顿谯郡的治政,调整谯郡的行政官员,发布政令积极回复生产,同时也在乡间招揽征辟人才,一副要苦练内功的架势,着实让周围的邻居们大大的松了口气。
但是没过两天,突然从长安传来了诏旨,任命曹cāo为谯郡太守,兼管陈郡、梁国和沛国的军政,同时,天子也下诏承认了王匡、桥瑁、公孙瓒等人的任免,并将袁术任命为河南尹兼洛阳令,东郡太守则直接任命了闵纯,刘岱为兖州牧,刘焉为益州牧,刘虞为幽州牧,这一连串的任命,董卓摆明了要给关东世族搅浑水,但是关东世族却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曹cāo虽然在大义上得到了北面三个郡国的控制权,但是曹cāo却没有急着动手去接收地盘,而是依然保持着三个郡国原本的官吏结构,甚至连守备部队都没有任何的增加,这让张邈和刘岱都松了口气。
曹cāo当然不是突然转xìng做了好人,而是现在曹cāo才拿下谯郡,立足未稳的情况下不宜四处树敌,暂时只能先练好内功,这点倒不是刻意作给外人看的,事实上,这三个郡国既然已经名义上落进了曹cāo的手里,除非张邈、刘岱开战来抢,否则这三个地方肯定是跑不掉的,所以曹cāo一点都不着急。
天子的诏书最后划分了中原之战的战果,从战果上看,袁绍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什么也没有带走,甚至还丢掉了河内与东郡这两个地盘,弘农和河东地界虽大,但是袁绍没有能力也没有yù望去控制,何况,这两个地盘基本上是赤地千里的状态。
至于袁术,表面上获得了最大的成果,但是现在毁掉的洛阳重建,不是资产而是负债,大半已经毁掉的河南尹一时半会也回复不了元气,颍川人口十去七八,汝南更是一直都处在战乱中,只有淮南可以说相对的安稳,不过却离洛阳太远了。
与关东世族乱七八糟的局面不同,现在关中的局面却是一片大好。
董卓败退洛阳,虽然丢掉了大半个司隶,但是现在董卓的军事态势却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前有雄关阻隔关东大敌,后有西凉为根供应战马军士,再加上以掳来的关东人口充实关中开发土地,如果董卓再能成功的拿下汉中,取得肥沃的汉中粮仓,董卓并吞天下的势就成了,现在放眼天下英雄,能够在战略上与董卓的争锋的,一个也没有。
董卓能够从一个边将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就像一连串奇迹的叠加,这里面不得不赞叹李儒的厉害,从这一点上看,李儒绝对是顶尖的战略大师!
第六百八十二章公孙瓒南下
公孙瓒得到自己被任免为河内太守的时候,完全惊呆了!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公孙瓒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被耍了,而且完全是躺枪了!自己老老实实的呆在幽州最东边,大汉最边缘的地方放马种田都被人惦记,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委屈!不甘!以及愤怒!
公孙瓒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能将自己这个低调得几乎没调的人从草原上找到的人,除了自己的邻居方志文之外,似乎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刘虞现在应该满足于幽州的稳定,并且现在冀州黄巾贼有发力的迹象,刘虞正是需要全力防御黄巾贼的时候,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抽公孙瓒的后脚,如果这个时候公孙瓒走了,幽州可就只剩下方志文与刘虞了,按照现在双方的实力对比,刘虞的下场实在是堪忧啊!
至于另外一个记得公孙瓒的人,恐怕就是刘备了,但是当初公孙瓒将刘备赶走,就差没有撕破脸皮了,所以现在刘备肯定不会出于什么好心才想着将自己弄到中原去跟他并肩作战,另一方面,刘备跟刘虞怎么来说也是一家人吧!
当然,别的可能xìng也不是没有,但是公孙瓒还是坚定的认为,就是方志文在背后捣鬼,想要将自己从经营的渐有起sè的辽东弄走,然后他就会轻松的拿走属于自己的地盘了,这一招真是够黑啊!
只不过,辽东郡山高皇帝远。老子就是不奉诏天子有能奈我何?就算真的反了又能如何?
又或者方志文的目的就是要逼反自己,然后就有了对自己动手的大义名分?可是,幽州的这种现实情况,真的需要寻找什么大义的名分么?事实上,取得刘虞的赞同应该更重要吧!
公孙瓒想到这里,立刻明白了刘虞才是这事的关键,刘虞不是笨蛋。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离开幽州之后对他的影响呢!因此,刘虞是不会同意方志文的做法的,那么方志文又会不顾刘虞的反对强硬的执行这个策略么?
另一方面。虽说最近异人的重心南移,对幽州的关注程度已经大大的减弱,但是异人在幽州的实力还是相当强悍的。幽州一旦发生三方大战,异人没有理由不会插手,方志文也应该有所顾忌吧!
那么,这难道不是方志文的手笔?这份诏旨到底是什么意图呢?又是谁在背后出招呢?
公孙瓒糊涂了!
既然自己想不明白,公孙瓒决定要集思广益,于是将在襄平的主要将领都给召集来了,看看会议室里济济一堂,公孙瓒也颇有些成就感。
公孙瓒将袁绍送来的诏旨给大家宣读了一遍,然后开口问道:“诸位,对这份诏旨。大家可有什么想法?”
“主公,这定是方志文的yīn谋,明知道我们不会承旨,这就是要逼我们造反吧!”
邹丹的大嗓门真的房间里都问问作响,但是他这话倒是赢得了武将们的一直赞成。大家也是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个个都是战意激昂,恨不得能将方志文手刃与刀下,事实上,真让他们去跟方志文对阵,估计个个都会朝后缩!
关靖伸出手指掏了掏被震得发痒的耳朵。眼角jǐng惕的看了了公孙越,发现公孙越正在皱着眉沉思,倒是没有跟这些笨蛋武将们一起闹腾。
公孙瓒皱了皱眉头,抬起手来虚按了按道:“安静,慢慢说,你们的意见我知道了。士起,你怎么看此事?”
“主公,莫非您也认为这事是一个yīn谋?”
“这开始我倒是也是这样想得,不过越是仔细想,这事就越是透着古怪,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跟刘伯安那边沟通一下。”
众将立刻闭紧了自己的嘴巴,似乎这事并非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乱说话乱表态可是不好的。
关靖点了点头,扭头看向公孙范道:“二将军可有什么消息?”
“丰宁郡和昌黎郡并无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另外,中原传来的消息称,这个任命应该是出自袁绍的手笔,中原的世族似乎也同意了,这事很奇怪!”
关靖再次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然后转向公孙瓒道:“刘虞没有主动与主公联系,那是因为刘虞不方便表态,在刘虞私心上来说,应该是希望主公留在辽东,与他一起对抗方志文,但是从大义上来说,刘虞应该支持主公南下中原。”
公孙瓒不解的皱紧了眉头:“大义?”
“对,大义!皇权与世族之间的大义,中原之战的成因我们已经探讨过很多次了,世人也议论纷纷,大多数的人都倾向于这是天子与世族的一次对撞,天子失利,但是最后被董卓所趁,失去了皇权这个最大的威胁之后,世族阵营分裂,关中世族转而支持董卓,对抗势力更大的关东世族。”
这事公孙瓒自然是知道的,就算是不知道,随便问问身边的人,似乎个个都能对中原的事情说出个道道,公孙瓒后来才知道,这些看法都是从异人那里传开来的。
“如今董卓败退关中,积攒实力,坐观关东世族崩溃,袁绍兵退冀州,袁术虽然把持关东和豫州,但是北有丁原、韩馥,南有刘备虎视再侧,关东世族内部也不是一条心,而此时,却有人提出让主公南下主掌河内,相当于在丁原、韩馥和关东世族之间,插进一个挡箭牌。另一方面,追溯渊源,主公应该勉强算是世族阵营的人,所以,主公出掌河内就比较容易被接受。更重要的是,袁绍需要主公去给中原搅局,同时能牵制袁绍的大敌韩馥,干扰袁术对司隶的掌控,阻挡丁原的南下,有这么多的好处,我实在想不出袁绍不用主公的理由!”
关靖的一席话,仿佛撕开了迷雾的阳光,让公孙瓒的眼前光亮了起来。
“士起是说,这事其实是袁绍的意思?”
“不一定,或者是袁绍与方志文一起想出来的主意,毕竟主公南下的话,偌大的辽东和玄菟就便宜方志文了!”
“怎么可能,我们完全可以留下部队驻守的,难道”
严纲立刻出声反驳,但是最后一句话却说不下去了,公孙瓒的实力还没有强悍到可以分兵据守三郡,何况,河内郡乃是一个四战之地,不用重兵根本就守不住,当然,公孙瓒也可以选择不去河内。
但是跟河内相比,辽东北边、东边是苦寒的蛮荒,南边和西边被方志文死死的看住,根本就没有发展的于地,甚至方志文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收拾公孙瓒一伙,在辽东说得好听是卧薪尝胆,说得难听就是被方志文给圈养了!
因此,现在河内郡看似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是却也是一个zìyóu的地方,一个可以让公孙瓒充分发挥的地方,即使不敌,也还有更多选择和腾挪之地的地方,跟辽东郡比起来,那真是天壤之别啊!
“主公,分兵而守是不可能的,只能集中兵力,才能有所作为,这个时候瞻前顾后最是要不得!”
关靖斜了严纲一眼,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
“大兄,我赞同士起的说法,我们必须有个决断。”公孙越出奇的没有跟关靖呛,反而赞成了关靖的说法,倒是让关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关靖还是十分jǐng惕的,公孙越绝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哦?三弟觉得应该如何选择?”
“大兄,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辽东虽然算是自家的地盘,但是辽东西南皆被方志文所堵截,想要发展已经是没有空间了,若是向东北,那边都是苦寒之地,辽东众将士兢兢业业,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若是方志文发力,恐怕我们是挡不住密云的骑兵的。”
公孙瓒脸sè有些难看,但是公孙越说得确实是实话,辽东玄菟两郡合起来的人口不到两百万,而且分布在广阔的地域上,这些地区的开发度很低,粮食都不能自足,何谈与方志文争霸。
反观方志文,不但有超过四百万人口,而且人口还在继续增长,再加上方志文控制了南向的海路和陆路贸易,北边的贸易也占据了大头,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开发,密云一系的地盘虽然开发面积不大,但是每一个城市的开发度都很高,据说现在乐浪已经能够连粮食自给自足,并且还能向丰宁输送粮食,加之从南方海路采购的廉价粮食,方志文的强大,公孙瓒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战胜的希望了。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选择南下,虽然河内郡一样是个危险的地方,但是却没有套在我们脖子上的绳索,我们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凭着我们手里的百战jīng兵,对抗中原的老爷兵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如此,说不定我们反而能够在中原打下一片新的天地。”
公孙越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说完,然后静静的看着公孙瓒,等待公孙瓒的决定。
公孙瓒将目光转向关靖,关靖这个时候也不敢乱来,这可是决定命运的时候,如果因为与公孙越的个人恩怨而因公废私,关靖是不敢的。
“我赞同三将军的意见。”
公孙瓒默默的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这可是关乎命运的决定啊,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第六百八十三章一笑泯恩仇
【感谢‘风极轩’‘月下的泪痕’‘Omins黑猫’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月下的泪痕’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公孙瓒就南下的事情分别向刘虞和方志文写信征询了意见,至于两人的回信是什么内容别人无从知晓。
公孙瓒收到了方志文的回信之后,就立刻带着公孙越和关靖以及自己的卫队出发,前往蓟县与刘虞和方志文会晤。
在路上,公孙瓒收到了曹cāo占据谯郡的消息,当他到达蓟县的时候,天子的任命诏书也到了刘虞的手上。
这次的会晤是在刘虞的家中进行的,之所以在家中而不是在府衙,是因为刘虞觉得这基本上是一次私人xìng质的聚会,而且在家中也显得比较随和一些。
方志文自然知道刘虞这么做的意思,现在中原形势骤变,幽州的局势也势必会受到牵连,特别是公孙瓒若是选择了南下,幽州则是方志文与刘虞两人瓜分,而两人的实力却并不平衡,因此,刘虞想要主动与方志文调和关系的态度也很明确。
事实上,方志文确实也没有并吞幽州的想法,阻碍这一想法的根源一个是人才的缺乏,另一个就是方志文不想对周边的州郡造成过大的压力,从而导致周边的州郡联合起来对抗幽州,还有就是异人虽然重心南移,但是谁也不会保证,他们对幽州就再也没有觊觎之心了!
本着求稳的心态,方志文现在还没有急于改变幽州发展态势的想法。当前密云一系发展势头良好,随着局势的变化,幽州的局势也会进一步的自然变化,在必要的时候,幽州自然而然地会形成统一的局面,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今天天气晴朗。此刻正值初chūn,虽然有些寒意,但是在阳光下还是能感受到chūn风的温暖。因此,刘虞将会谈的场所定在了花园的亭子里,这么一来。三方的亲卫们都能看到自己的主公,心里自然也放松不少。
亭子里不大,正好三人对坐,身后各有一个幕僚谋士,中间放着一只小茶炉,刘虞更是亲手来给大家烹茶。
公孙瓒神思有些飘忽,曾几何时,公孙瓒跟刘虞那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也曾经与方志文你死我活的斗过,但是今天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为了利益,似乎这些恩怨都不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耻辱和不甘。
将个人的荣辱放到一个集团的利益面前,那什么都不是;将个人的成败得失放到时间的长河里,那连泥沙都算不上,当今天站到一个不同的高度上。看着自己以往斤斤计较孜孜以求的东西,公孙瓒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嘴角也不由得翘了起来,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
方志文看得微微有些惊讶,不是说主角才会时时感悟的么?难道主角不是自己,而是这位被自己虐的不行的公孙大大?
“公孙大人似有所悟啊!不知道想明白了什么呢?”
刘虞显然也注意到了公孙瓒的表情。好奇的问了一句当作是开场白。
公孙瓒没有回答,而是笑着抚着胡须,凑趣的反问道:“刘老大人,不知道千年以后,后人会如何评价我们这些人呢?会不会将我们都淡忘了呢?”
“呃.....这个老夫可不知道。”
方志文咧嘴笑了:“公孙大人好豪情!想要被后人代代传诵,只有自己创下不世的功业,留下传奇的故事才行,庸庸碌碌的人,自然会被后人遗忘!”
“说得好!方大人不愧是平灭胡族的豪杰,能够与方大人这样的英雄共坐品茶,指点江山,能够与方大人战场争锋、枪划输赢,某家也觉得甚是荣幸啊!哈哈.....”
方志文淡淡的点头,这个公孙瓒算是开窍了,显然,他的武技也要上台阶了吧,豁达的胸怀、高远的志向、勇于面对挑战的内心,公孙瓒一定能够在中原打下一片天地!
“我也一样,公孙大人的事迹将来必能流传千古!”
“承你贵言!某家已经决定接受天子的诏旨,克rì南下河内,这幽州怕是再也回不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与两位再于中原重逢,今rì以茶代酒,算是全了与两位大人的缘分,请!”
公孙瓒豪情满怀,忽然没有了想要斤斤计较趁机捞点便宜的想法,这就要离开幽州了,何必还做那小家子气的事情,不如留下一个光辉的形象,也省的被自己的宿敌看轻了!
三人举杯,以茶代酒。
“公孙大人是要‘举家’南下么?”刘虞有些关切的问道,事实上,刘虞也知道,公孙瓒如果没有孤注一掷的决心,是很难在河内立足的,但是公孙瓒真的举家南下,刘虞又难免会有些不安。
“自然是的。老大人是担心幽州的局势有变吧?其实大可不必,若是方大人有一统幽州的想法,恐怕就算你我合力也抵挡不住吧?”
公孙瓒直接将话说开来,显得直爽而又坦诚,衬托得刘虞有些像是胆怯的jiān商一样。
刘虞尴尬的笑了笑,眼神看向方志文,却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都是老狐狸,谁的皮都不薄!
“呵呵,公孙大人说笑了,说笑了,在下没有一统幽州的想法,我也没有那个本事管理的好这么大的地盘。”
方志文淡淡的笑着回答,不过却没有反驳公孙瓒的说法,相反,方志文的神sè淡然,正是对公孙瓒说法的一种肯定,是自信心的流露,刘虞看得脸sè发沉。
“呵呵,方大人谦虚了,某观方大人作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少有败战记录,手下强将层出不穷,部队更是攻守皆备,某家自称绝对不是对手,或者刘老大人觉得能够与方大人正面抗衡?”
“这个.....这个”
“此事多言无益,幽州需要刘老大人,刘老大人也尽管安心,就算是有一天幽州需要一统,也未必一定要打个血流成河,是吧?”
刘虞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对政治的理解是很深刻的,自然明白方志文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想想也是,若是幽州真的有统一的需要,自己也是阻止不了的,甚至加上公孙瓒也不行,如果幽州没有统一的必要,自己有何必担心方志文做这些多余的事情呢?
“呵呵,正是如此,是老夫多虑了。这次公孙大人南下,可有什么能帮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声,老夫定当尽力而为!”
公孙瓒眼珠转了转,笑着点头:“正是有所求而来。”
刘虞心里颤了一下,这公孙瓒不是准备顺杆上,趁机狮子大开口吧,自己的话已经说了出来,到时候返回可是很没有面子的。
“公孙大人是在忧心道路漫长,沿途有险阻处处吧?”
方志文看这刘虞有些不安的样子,及时开口岔开了话题。
“正是,方大人睿智!”
“此事容易,用船运即可直达河内,如果公孙大人信得过在下,在下可以开放唐山港,公孙大人自行雇船也可,若是使用我军的后勤船队或者商船也可。”
公孙瓒立刻笑眯了眼,这可是大好事啊!从水路走达到河内最多四天,比陆路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而且水运的成本会低很多,这次公孙瓒来蓟县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需要得到方志文开放港口的承诺。
“如此甚好!多谢方大人照顾了!”
刘虞偷偷的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如此最好,公孙大人需尽快到达河内才是,听说那上党太守张扬,正在河内郡四处搜刮。”
“哼!此等小人,必须以兵威凌之!”公孙瓒鄙夷的撇了撇嘴道。
方志文感兴趣的问道:“不知道公孙大人对中原的局势是如何看的?”
公孙瓒略微顿了一下,抚着虬髯道:“中原大地世族盘踞数百年,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但是经过这次的战乱,不少的世族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某家此去,一来积极安抚百姓整顿治安,二来需要行雷霆之威,震慑宵小,想那中原的老爷兵,又如何是我百战边军的对手。”
刘虞眼神复杂的看着公孙瓒,现在的中原真是一团糟,更糟的是皇权的处境,皇权的最大威胁,就是这些诸侯,包括眼前的这两位,而要重张皇权的唯一办法,就是消灭这些诸侯,所以,刘虞必须支持公孙瓒去中原参战,中原的世族诸侯打残打没了,或许皇权就有了重新伸张的机会了。
所以,听到公孙瓒豪情万丈的宣言,刘虞的心里即是高兴,又满是无奈和羞愧。
方志文点了点头,如果单纯的计算战力,中原世族的部队战力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中原诸侯的部队数量却很大,人口基数更大,公孙瓒如果用幽州的思维去面对中原的诸侯,肯定是要吃点亏的,不过,方志文也没有兴趣告诉他这些,既然他有信心,就自己去折腾吧,中原的地方够大。
“呵呵,此话属实,中原将兵普遍缺乏大战经验,必不是公孙大人的对手,那我与刘老大人就在幽州静候公孙大人的佳音了!”
方志文的话反而让意气风发的公孙瓒提高了jǐng觉,虽然现在跟方志文的直接矛盾消失了,两人也不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过一贯以来,公孙瓒对方志文都是保持着高度的jǐng惕的,因此,方志文的话说得越漂亮,公孙瓒就越是jǐng惕。
难道,中原的事情并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的?
第六百八十四章整军备战
光熹二年的三月底,公孙瓒的主力部队在唐山港登船,由蒋钦的主力舰队护送到了河内,公孙瓒这个东北王开始了中原逐鹿的征程。..
当然了,随后公孙瓒的家当还有很多,包括所谓的‘族人’,这个年代的族人定义是极其广泛的,包括佃农和自愿投身的zìyóu民,都可以算是族人,并不一定是同姓或者卖身的下人才算是族人。
而且,公孙瓒势力团体可不是公孙一家,还有他的属下僚属,以及一直以来都支持者公孙瓒的幽州世族,当然了,这些幽州世族也不会将宝都压在公孙瓒一个人身上,他们会在刘虞和方志文与公孙瓒这三个人身上同时押注,这就是世族的生存之道,完全无需指摘,相反,你应该为他们展现出来的生存智慧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