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77部分

不妙啊!
第六百六十八章管亥得手
【感谢‘神伤心绽’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和慷慨打赏!!谢谢!】
宇文伯颜的两万部队到齐,围着困在中间的臧霸,从平昌撤退的玩家部队则忽然掉了个方向,从外围绕过了被困的黄巾军部队,扑向了已经成为一座空城的平昌城,没想到才易手的平昌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再度的易手,实打实的上演着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经典戏码。[.
而玩家的骑兵部队则留了下来,很显然,他们是要代表平昌城的玩家来报仇的。
黄巾军的骑兵部队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宇文伯颜的突骑兵虐杀干净,然后宇文伯颜将部队分散,以一千为一个单位,不断的轮番用飘忽的走位突袭立阵而守的黄巾军,就算臧霸有高阶的shè击jīng通特长,就算是臧霸有三头六臂,他也不可能同时指挥防御那么多个方向上的突袭。
再说了,小部队的骑兵突袭就算你shè击jīng通再厉害,投石机和巨弩进行打击也是需要时间的,快速灵活的骑兵小队很轻松的就能躲避这些缓慢的打击,即使是进行覆盖shè击,对这些骑兵的损伤也不会有多大,更何况一个覆盖shè击过去,其他方向的骑兵立刻像狼群一样扑上来,利用超远的重弩奔shè,收买自己这边枪兵和弩兵的xìng命,交换比大得让人不敢看。
将近二十万步兵,被三万多骑兵围困住了,这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现在臧霸根本就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突破这些骑兵的围困,或许分散突围是唯一能够一试的办法,至少这样多多少少的能够跑出去一些人,特别是异人。
宇文伯颜不着急,臧霸就更不能着急了,即使是决定了要分散突围,也只能是在夜晚才是最好的突围时机。如果组织得当的话,说不定还能够狠狠的给急于追击的敌军一个好看。[.]
宇文伯颜不是不明白将战事拖延到夜晚的麻烦,但是现在自己的兵力不足以直接将对手的阵型踏破。这些jīng锐的黄巾军防御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又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强攻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宇文伯颜从开始就没有想着要打歼灭战,而是要打成击溃追击战,这才是骑兵的,特别是弓骑兵的最佳选择,何况,军师在宇文伯颜出发之前,还再三的交代,绝对不能将臧霸彻底打残,更不能将臧霸给杀了,活捉的话也要偷偷的释放。
说穿了。就是还需要黄巾军来压制威胁北海郡的异人,让他们不敢太过放肆,就像这次臧霸一动手,孔融就趁机将北海军事同盟给建立了起来,所以。狼是不能打完的,打完了羊就不好管了。
到了夜里,臧霸的队伍果然分散突围,而宇文伯颜在草原上的夜战经验可是十分丰富的,从来都是密云部队利用黑夜欺负人,何曾被敌人欺负过呢!
宇文伯颜将部队成四千一股的部队。互相之间以一定的间距照应,然后再组上玩家的部队,也不直接与敌军中途乱战,而是始终在侧后sāo扰追击,一口一口的将敌军的大部队打散,然后吃掉,就算敌军不断的分兵,追击部队也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分兵追击,时分时合,始终不与敌军直接近战。
宇文伯颜的打算很简单,我有战马你们用两只脚,回道东莞城的路程漫漫,有本事你就跑,跑不动了就只能投降或者被杀。
当然了,那些玩家是堵不住了,他们实在是太滑溜了,不过宇文伯颜也没将眼睛盯着玩家,只是盯着他们的部队而已。
臧霸的分散突围实际上就是一场大溃败,如果不是宇文伯颜没有全歼臧霸的想法,臧霸和孙观恐怕是不可能顺利的逃回东莞郡的,等他们三天后回到东莞城,一清点人数,发现jīng锐的黄巾力士几乎没有损失,但是普通的部队,特别是玩家的部队几乎丧失殆尽,臧霸才仰天长叹,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战斗啊!
臧霸得到了一个血的教训,骑兵,特别是弓骑兵,在野战中是多么的重要啊!另一个教训是,管亥的话还是有必要相信的。
..
回到臧霸被宇文伯颜赶鸭子的rì子,远在广县的管亥的情形却与臧霸相反,管亥正在利用自己的骑兵围追着数万玩家部队,一口一口的将这些部队吃下。
曹仁镇守广县可以说是中规中矩,不过曹仁的特点就是遇战嚣张,遇挫则胆怯的人,在初战管亥时曹仁被管亥的骑兵打得左右支绌,曹仁于是立刻龟缩回广县城内,管亥四万兵里面两万骑兵,另外的两万步兵更多的只是在辅助骑兵作战,因此攻城能力是相当有限的。
曹仁却没有能够看出这一点,或者说看出来了但是也不敢轻易的出击,害怕是管亥的圈套之类,因此曹仁选择了被动的坚守。
曹仁的不作为让广大的玩家非常的不满,在西北三郡地盘上,曹cāo其实只能算是其中的一方势力,这里的大势力都是玩家的,曹仁不作为不要紧,还有广大的玩家呢,管亥虽然厉害,但是顶天了也只有四万人,三郡的玩家势力随便凑一凑就能弄出四十万野战部队出来,管亥的四万人算个屁啊!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了!
管亥这边没有玩家么?
其实也是有的,但是多是零散的玩家,还有不少的游侠,被直接的编组在骑兵部队中,大部分的玩家都会选择去平昌发财,但是事实将会证明,真理永远都会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玩家部队从几个方向上向广县聚集,管亥将步兵甩下,连夜率领骑兵奔袭两百里,在半路上伏击了一路玩家的援兵。
一来由于玩家们措手不及,甚至不少的玩家根本就没有在线,使用的是跟随模式,二来玩家的部队本来就一直存在着统帅问题,大部队的指挥一直都不好,就算玩家取得了县令都尉的官职,这些官职原则上能统帅的士兵其实也不多,而玩家又喜欢多多带兵。
再加上玩家本来就纪律散漫,谁都不服谁的情况是常态。
在这几个因素的累加之下,管亥的骑兵突袭取得了巨大的战果,管亥自己也是在幽州经过了完整的正规骑兵指挥训练的,再加上甄翔给他开小灶,管亥的骑兵指挥能力还是很强的。
利用骑兵的分组突击,冲散敌军的指挥机构,打散敌军的阵型,然后从两侧追赶,后队则不断的收拢败兵降兵,以及自己走散的士兵,一整套骑兵突袭流程居然做得十分的完美,连管亥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到了天亮,这支五万人的异人部队已经被彻底的歼灭,当然了,绝大部分成了俘虏和降兵,玩家们死的死逃的逃,手下的士兵自然就比较容易投降,再说这些士兵本来就不是什么jīng锐的老兵。
管亥迅速的从战场上撤离,骑兵部队加速赶回广县,另外则安排异人将降兵编组之后向临朐输送。
而驻守广县的曹仁确实是小心过头了,在收到了玩家的报告之后,曹仁居然没有能够及时的出兵摧毁广县外管亥的大营,等到曹仁终于决定在天亮之后出兵的时候,却又收到了管亥正在挥军回援的消息,谨慎的曹仁犹豫了一会,还是放弃了出兵。
事实上,就算曹仁出击,黄巾军也大可以放弃营地撤退,这个营地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牵制曹仁而已,因此在这点上,曹仁的应对并没有什么问题,曹仁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紧紧的黏住管亥,让管亥的机动打击能力充分的发挥了出来。
收到臧霸惨败的消息,管亥只是摇头叹息,同时管亥回信给臧霸,要他小心在意,防止北海官军乘胜追击,另一方面,城阳郡的东武城和诸县异人此次遭受重创,防御能力和战争潜力消耗严重,管亥建议必要的时候可以退守五莲山,甚至将这些玩家直接安置在东莞郡。
这个时候就连不大懂政治的管亥也发现,一盘散沙一样的玩家群体继续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另一方面,管亥则带着骑兵再次奔袭,这次的对手是一支纯粹的骑兵,这支数量三万的骑兵是从幽州草原上下来,绝对是管亥的劲敌,如果不能将这支骑兵拼掉,管亥接下来的战斗就极为被动了,甚至随时有被敌军包围全歼的可能。
由于有了前车之鉴,这支拼揍起来的骑兵部队还是很小心的,侦骑更是放到了五十里之外,管亥的行踪被及时的发现了,双方现在的态势都不可能互相埋伏了,问题在于玩家愿不愿意与管亥硬拼,因为玩家的步兵部队相对靠后,或者可以选择退回去与步兵汇合,然后在配合步兵一起干掉管亥。
但是如果这么做的话,管亥完全可能见势不妙转身跑了,甚至可能连攻击广县的行动都彻底放弃,干脆直接收缩回临朐,这样的话,玩家们也不敢强行攻击临朐,只能无奈的撤军,之后管亥再此出动,如果成了这样的拉锯的局面,那可就真的很无趣了!
骑兵联队的玩家们经过紧急磋商之后,还是决定迎上去与管亥打一仗,这是唯一一个与管亥会战的机会,如果能一战而胜之,则对今后的战略是大有好处的,如果不利,想必管亥也吃不下自己这三万骑兵,到时候可以退回去与步兵汇合,或者步兵快速推进后围堵管亥,总之,首先必须得有坚决一战的决心。
第六百六十九章旭梁之战
旭梁的得名是因为一道从泰山余脉延续下来的小山梁,村子在善良的西边,于是每天早上,旭rì从山梁上升起,旭梁由此得名。
只不过,现在这里的小村庄早就不见了,俗话说贼过如梳兵过如篦,兵匪们打来打去,自然就将这里打成了白地。
但是道路却还是残留着的,这里是南下通向广县的必经之路,青州西北三郡的玩家骑兵联队,与黄巾军泰山副帅管亥预计的遭遇地点就在这里。
在大部队遭遇之前,双方的斥候已经在这里交手了,两个不大知道根底的部队,斥候之间的交手是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的,双方的主将都会参考这些斥候的汇报,从而尽量真实的发现敌军的战力、特点等等情报。
从双方斥候交手的情况看,玩家骑兵在骑shè方面占优,马术上也占优,战术经验上还是占优,战马xìng能接近,但是基层将领方面还是玩家占优。
这队玩家的骑兵联队中,弓骑兵有两万,普通枪骑兵一万,弓骑兵都是清一sè的幽州突骑兵,现在在丰宁郡发展的玩家势力有两条财路,一个是战马,一个就是幽州突骑兵。
很显然,这些在游戏中属于高档兵种的幽州突骑兵大都是从这个渠道来的,而且还是jīng英级别的,虽然丰宁郡的征兵名额也是很有限的,但是积少成多还是能攒点兵的,特别是在青州西北三郡的这些玩家势力,由于相对安稳的地缘环境,让他们积攒了不俗的军事实力。
表面上看玩家从各个方面都占据着优势,但是如果比起将领加成和统帅二次加成的话,部队的属xìng就不可能继续占优了。另外一个不利的因素是地形,这里已经是泰山山脉的范围边缘了。地形比较复杂,不但多丘陵,而且还多树林,在这样的情况下,弓骑兵的游击路线相对来说要更难一些。
如果管亥针对这点始终不分兵,而是追击一路打残一路的战术的话,玩家们很可能很难占到便宜,如果是利用相对狭窄的地形进行一次全军对冲的话,玩家们又有些心疼可能出现的巨大损失。要知道积攒这些骑兵真的不容易。
于是在仔细的衡量之后,玩家们抢先进入了旭梁村谷地,布置了一个倒品字形的骑兵阵,左右各一万弓骑兵。稍微突前一里。中路是一万枪骑兵堵路。
玩家们的想法是如果管亥选择中路突破的话,那么左右两翼则绕过管亥军的侧背,追袭也好。冲阵也可,就算完全牺牲了中路的一万轻骑兵,只要能够全歼管亥那也是胜利。
假如管亥选择侧击,那么中路的枪骑兵则从侧翼冲乱管亥的骑兵,并与之纠缠,另一路的弓骑兵则在外围收割。
如果管亥分兵。那么就集中两路先破其一股,然后再回身来吃另外一股。
当然。纸符和预设的陷阱都是不能少的。
管亥到达旭梁四五里的距离上就停了下来,主要是为了歇息马力,管亥的战意比玩家们想像的更高一些,当然,如果稳重起见的话,管亥这个时候应该退回去,一直退到临朐,等到玩家的兵力坚持不住散了,管亥再出击也不迟。
但是管亥的xìng格却不是这样的,让他用这种稳扎稳打的招数,管亥不喜欢,他更喜欢冒险,如果这次能够击败这些战力不错但是指挥和将领能力低下的玩家骑兵联队,那么数十万的玩家军队就像是剥掉了外衣的大姑娘一样了。
为了能够取得更大的战果,必须要冒更大的风险,这个教条管亥在幽州学过,而且管亥还有一个让他敢于冒险的理由,那就是临朐的守军并不指望自己这支骑兵部队,也就是说,在防御方面,自己这两万骑兵是可有可无的。
如果能用自己这两万可有可无的骑兵作为筹码,赌玩家的数十万部队的命运,管亥觉得还是很划算的。
“孙礼,一会你带一万兵冲击敌军中路,务求凿穿,不要追求杀伤,敌军的左路很可能会选择从你的右侧绕击,然后在你凿穿敌军的时候从侧背突击你部,这点你一定要主意。”
“明白,副帅!”
“因此,你在凿穿的时候必须保持一个最大速度,同时向左回旋,然后攻击敌军右路军的后背,而我则直接攻击右路军,我们的目的是首先击溃敌军的右路,然后扔下混乱的中路不管,再回身吃掉追击的左路,最后再收拾中路军,清楚了?”
“清楚!”
“很好,那么上马准备出击!”
孙礼行了个礼正要转身,管亥又叫住了他。
“等等,冲阵的时候注意使用盾牌,把握好使用短弩的时机,保住命,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诺!”
“兄弟们,敌军就在前面等着我们,让这些胆小鬼看看我们黄巾战士的英勇,诸位,为了太平世界,杀!”
“万胜!万胜!杀!~”
“注意,黄巾军冲阵了,起步小跑!”
“敌军分成两队,攻击目标是左军和中军,右军向前冲刺,抢先进行弓箭打击,中军准备接战,右军随后尾随敌军,寻机从侧背冲阵。左军向外围倾斜,尽量与敌军纠缠!”
“不行,敌军速度太快,左军不可能与之缠战,必须早下决心近战,否则定会遭受重大的损失。”
“那就命令左军弓箭急袭后近战!无论如何要缠住敌军,为中路和右军争取时间。”
“明白!”
数万骑兵奔逐往来绝对是个惊心动魄的大场面,身处其中时却看不到这些惊心动魄的场景,而是只能看到自己身前的敌人和周围的同伴,特别是在战阵中的时候,但是正因为这样,身处战阵的士兵们反而不会有多余的想法。包括恐惧感也不那么强烈。
事实上,只有跑在队伍前面的士兵。才能看到这种毁天灭地一样的对冲是如何的惊心动魄,如何的让人不能自已的热血沸腾!
“齐shè!连珠箭放!”
“箭雨!”
“举盾!短弩突击,放!”
“弃弩出枪,准备冲击!”
“杀!杀啊!~~”
“杀~~”
“轰!~”
奇兵的对冲绝对是极其残酷的一件事,长枪碰撞,刺进了敌人的胸膛,松开手,还没有来得及抽出另外一把短枪,对面敌人的长枪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战马摔倒了。身边的战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摔倒在地,然后淹没在自己人和敌人之中,没有时间去顾及别人了,手里的臂盾挡下迎面而来的环首刀。手里的刀准确的横在脖子的高度上。将敌人的头颅斩得直飞起来,鲜血像小喷泉一样的喷向天空,敌人那茫然的眼神那么清晰。
管亥长枪翻飞。作为整个战阵的箭头,管亥的战斗力极其狂暴,技能更是不要钱一样的猛扔,不时还从包裹里摸出纸符,为自己的凶焰添柴加火!
管亥的目的很明确,打垮敌军的指挥机关。只不过,敌军的指挥比较分散。这是玩家部队的痼疾,也是玩家部队应对统帅不足的方法。
管亥部队的属xìng加成确实让玩家非常头疼,即使使用了大量的技能,对骑兵部队的削弱和杀伤还是不大理想,特别是管亥的突击能力,让玩家左军非常的吃力,现在可是骑兵对冲速度是非常快的,就算是发现了管亥的能力有些超乎想像,但是想要及时的调整对策却是比较困难。
但是管亥这时却改变了攻击方向,开始向左回旋,居然想要在战阵中反卷和撕裂左军的阵型,这家伙实在是自信爆棚了!
“围杀他,围杀他!!”
不用喊,战阵中的玩家们已经自觉的向着管亥冲去,只不过,管亥是实打实的七阶武将,真的那么容易对付么?
同时,攻击中路的孙礼已经一头撞进了敌军的中路,孙礼用的是锋矢阵,只求快速的突破,敌军右军选择了抢前攻击,虽然让孙礼承受多了两轮箭雨的洗礼,但是同样,当孙礼突破中路军的时候,敌军右军回头的尾随攻击会被自己的中路军给挡住,这么一来后续的进攻就成问题了,可能玩家认为自己的中路军能够拖住,至少是能迟滞住孙礼的骑兵吧!
“杀!杀!不要减速,不要恋战,向前冲!!”
“杀!~”
孙礼手中的长枪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刺,再刺!直到前面再也没有目标为止!
孙礼顾不得点算自己还有多少人马,而是猛地一带马头带着自己的部队向左回旋,敌军竟然就在自己的左后侧不远处!
“糟了,给凿穿了,中路军真是废物!”
“呵呵,各自为战,都想减少损失,让别人上去堵抢眼,结果是都让到一边去了!”
“真是乌合之众啊!让他们赶紧继续向前,然后前方整队,向右回转,命令右军加速冲击,务必从后追上敌军。”
“不好,他们的目标是左军!”
“我靠!这群废物,命令右军加速,左军尽快脱离,不要缠战!”
“晚了,干脆乱战吧!”
“......哎!命令右军加入战斗,zìyóu战斗,命令中军回转,zìyóu战斗!”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使用的第二只短弩被管亥祭了出来,这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有指挥的行动,随后,混战开始了。
刚才还条理分明的双方骑兵,现在完全的搅合在一起,黄sè的黄巾军黑sè的官军,现在混杂一起,骑兵变成了骑在马上的步兵,互相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疯狂的砍杀着,前后左右可能都是敌人,所有的阵型都去他妹的了,如果这个情景让方志文看到了,估计会将管亥大骂一顿,然后将他从学生名录中除名。
此时,双方所有的优势劣势都化作了一个个基础数据的对比,那就是看看谁的属xìng高,看看谁的血更长,看看谁的士兵多!
一直站在山梁上指挥的玩家摇了摇头,他是个智将,身边的玩家都冲下去战斗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不知道,最后剩下来的骑兵还有多少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第六百七十章孟津之战
管亥也没有料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的,如果他能够预见到这样的结局的话,可能不会选择强战!
这是一场惨胜!玩家的战斗意志之坚强,心志之坚韧都让管亥真正的重新认识了一次什么才是玩家。.
战斗极其血腥和残酷,到最后胜利的虽然是管亥,但是他手下能够站得起来的只有不到三千人了,这一战不但将青州西北三郡的骑兵联队彻底歼灭,同时,也将泰山黄巾军的jīng锐骑兵打残了。
或者不久之后,管亥能够凭借这五千战场余生的老兵重新建立jīng锐的骑兵部队,但是现在来说,管亥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因此在战斗结束之后,管亥立刻传令还在广县营地的步兵拔营撤离,返回临朐,自己也带着残兵打扫完战场,在旭梁山脊上能看到朝阳的地方,将战损的双方士兵合葬在一起,立下了一个巨大的石碑,记述这一场残酷的血战。
这一战也是玩家部队正式登上游戏大舞台的开端,管亥在东汉末年可能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将领,但是他无疑是黄巾军中武力最高的将领,当然,仅仅是武力,不是战力。
但是就算是如此,玩家能够在兵力相近的情况下,将管亥的部队彻底打残,这已经是虽败犹荣的一场战斗了,这场战斗的结果,不但大大的鼓舞了玩家的战斗热情,同时也让原住民实力对玩家的力量更加的忌惮了……当玩家的目光纷纷的被青州的旭梁血战吸引过去的时候,袁绍也悄然的拉开了孟津争夺战的序幕。
虽然袁绍与袁术不对付,甚至在暗暗的拆袁术的台,希望扳倒袁术入主袁家。但是在战事上面,两人确实还是本着公心的。颜良没有猛攻怀县,而是让王匡盯着怀县,他自己则率兵转身南下直扑孟津,想要趁着孟津兵力空虚的时机,先抢下孟津,将河内的董卓军彻底孤立起来加以歼灭。
袁绍很支持颜良的打算,也趁着夜间绕过敖仓,沿着黄河南岸直奔孟津,想要南北合击一举拿下孟津渡。
孟津渡本身并不适合防守。孟津南侧是大片的开阔地,虽然有利于进攻方展开部队,但是如果防御方有强悍的机动部队,对于进攻方来说。最好还是先不要急着抢孟津渡口。而是先要拿下整个战场的控制权。
防守孟津渡的是被董卓从方志文手里赎回来的李肃,说起来,董卓对李肃其实算是仁至义尽了。李肃也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混蛋,至少他还知道,自己也该做些什么,即使不是为了回复祖上的荣光,仅仅是还人情也不能总是坑自己的主上!
而且,这次为了稳住孟津。董卓还将李儒也给派了过来,将洛阳城内能战的西凉骑兵也分了半数合共一万多给李儒。
李儒更是干脆。直接自己带步兵驻守孟津渡,让李肃带着一万五千骑兵在外围策应,袁绍部队的骑兵都在颜良和文丑的手上,袁绍本人南下本来也没有打算要开战的,但是现在情况僵持,袁绍才不得不披挂上阵。
因此对上李肃的骑兵,袁绍的部队立刻就没辙了,当然,防御还是能做到的,袁绍干脆在孟津渡东面四十多里的地方依山结营,深沟厚垒的与李肃对峙,袁绍的打算是自己能够吸引住孟津渡的一大部分兵力就是胜利,就能为颜良的南渡创造机会。
纵观董卓的兵力布置,孟津渡现在确实是一个软肋,事实上,董卓的兵力是捉襟见肘的,不然也不会轻易的将函谷关给丢了,为了应对关东世族四面合围的局面,董卓将主战部队撒了出去,从战术上看,董卓这种四面防御的战术绝对是错误的。
但是从战略上看,董卓这种四处点火的结果就是将司隶东部的老百姓都给清空了,不是吓跑了,就是被董卓的部队和玩家的劫掠队给抓走了,就算是袁氏兄弟能够率领十八路诸侯将洛阳重新夺回,也会面临着司隶周边千里无人的尴尬局面,从战略上看,董卓是大胜。
扯远了,言归正传。
袁绍利用自己的步兵牢牢的将李肃的骑兵部队吸住,在孟津渡还有李儒的一万步兵,如果颜良能够募集船只大举南下的话,李肃的部队可能是挡不住颜良的冲击的。
颜良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在北岸的颜良四处的收集船只,奈何周围的船只早就被李儒给收到了黄河的南岸,颜良在北边费尽心思也只能找到零星的几只小船,正当颜良无计可施的时候,救星到了。
来的是一群玩家,它们不但带着不少的船只,而且还带着架设浮桥用的工具和道具,这简直就是一只专业的舟桥部队。颜良不管这些玩家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也不管他们手里的船只从何而来,只要他们能够帮忙渡河就可以,至于索求的那些一官半职,在颜良看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何况中原地区将来未必是自己主公的地盘,慷他人之慨颜良也是很愿意的。
果然,袁绍接到消息之后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这些玩家的要求,用一个县令的位置换取玩家的帮忙,当然了,这个县令是在河内地界的。
有了充分的准备和道具,结果果然是不同的,只用了一夜时间,这批玩家就在黄河上搭建了两座能四马并行的浮桥,这种能力绝对很强悍,看得颜良都有些眼红,其实颜良也知道,这就是钱和准备的问题,舟桥工匠其实不难找,难得是准备充足的船只和道具,从这方面来看,袁绍部队的后勤方面,还是有很多不足的。
李儒一早得知颜良在孟津渡上下游各搭建了一座浮桥的消息,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焦虑,只是命令两员副将各率两千人沿着河岸去夺取浮桥南岸的桥头堡,自己则继续坐镇孟津渡,一副一切在握的样子。
颜良则相反,见到浮桥搭成,一声令下大军立刻集结渡河。
正当颜良的大部队正在快速通过两列浮桥之时,黄河河面上忽然出现了几条巨大的战船,从战船上的旗帜看,那是韩馥的部队,颜良顿时像是被冰冷的黄河水给从头浇了一遍,浑身都凉透了!
谁也不知道韩馥的大船是什么时候溜到了黄河的上游去,更不知道为何他们能够准确的把握住颜良渡河的时机即使出现,这就是典型的半渡而击,韩馥的目的不但是要破坏颜良的渡河计划,更是要让颜良已经过河的部分部队彻底玩完。
颜良气得几乎要吐血,明白自己是彻底的被人给耍了,他怒视着那几个玩家代表,那几个玩家则一脸的无辜,就算这些玩家真的有问题,现在颜良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玩家是跟韩馥和董卓事先串通好了来诈自己的,即使是真的,现在杀了这几个玩家也毫无用处了,反倒落下了一个坏名声,以后谁还敢来帮自己。
颜良这回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一口闷气别在胸口,差点没将颜良给直接憋死,颜良闷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自己就匆匆回军营去了,至于回到营内吐了几口血就无人知晓了。
韩馥的大船顺流而下,涨满的船帆吃足了风力,仿佛倾颓的山峦一样,用钢铁加固过的撞角狠狠的朝着浮桥撞去,浮桥上的袁绍军全都被这突发的情况给惊呆了,一些惊慌失措的士兵走投无路竟然转身跳进了河中,只是在这湍急的河水中,别说这些不大会水的士兵,就算是你泳技惊天,在这冰冷的洪流中也断无幸理。
“轰隆!”
“啊!~救命!”
巨大的战舰将小小的浮桥一冲两断,撞击点上碎片纷飞,甚至还有人和马的身影,看似坚固的浮桥仿佛是纸做的一样,立刻就断成了两段,湍急的河水将已经失去了牵制的浮桥向下游冲去,那速度快逾奔马,站在浮桥上的士兵战马纷纷落水,惊恐的大声呼救,只是身上的甲胄沉重,跟一个个实心铁球似的,落水就咕嘟嘟的沉了下去,根本就不可能浮在水面等待救援。
只有几匹顽强的战马,拖着沉重的主人在激流中在浮载沉,向着岸边拼命的游去,在岸边围观的袁绍军将士都不忍目睹,纷纷的扭开了脸。
‘轰!’
被撞断的浮桥分成两段,任由激流裹挟着冲向了两岸,然后狠狠的撞在了岸边的崖岸上,发出一声巨响之后片片碎裂,随即被河水席卷而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巨舰上似乎传来了一声欢呼声,气得岸边的袁绍军火冒三丈,大家自发的张弓举弩,向着这些飞快逝去的大船shè击,虽然是徒劳的,但是好歹也出了胸口中的一股闷气。
紧接着,第二条浮桥也被撞断,因为有了一点的缓冲时间,这条浮桥上被撞进河里的将士就少多了,撞断了两个浮桥,韩馥的大船在一片欢呼和嘲笑声中扬长而去,毫无停留的意思。
而站在黄河两岸的袁绍军将士们则一脸的悲愤和无奈,不久之后,董卓军赶到,将已经绝望的袁绍渡河部队全部歼灭在黄河南岸的滩涂上,颜良的第一次渡河以惨败告终。
消息传回袁绍的营地,袁绍愣了半天,才缓缓的回过味来,气得将桌案上的东西扔了一地,来回的在营帐里走了半天,直到亲卫禀报许攸、陈琳前来求见,袁绍才收起脸上的怒气,名人赶紧收拾了一片狼藉的大帐。RQ
第六百七十一章愤怒的袁绍
“本初。/”
“大人!”
许攸、陈琳两人进了袁绍的大帐,都不约而同的四处大量了一番,然后将视线注目在袁绍的脸上,心下都是微微一凛,一边行礼一边在心里准备着说辞。
袁绍勉强的露出一副笑容,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肯定瞒不过这两个聪明人。
“哎!坐,两位也是为了孟津渡的事来的?”
陈琳与许攸对视了一眼,许攸点头道:
“正是,我二人担心本初怒而兴兵,所以才匆匆赶来。”
“子远多虑了,虽然这事实在是让人......让人气愤,但是我还不至于怒而兴兵,韩馥这笔帐我会给他好好的记着,总有一天这笔帐是会清算的。”
袁绍摆了摆手,神态有些颓然,不过从这话看得出,他的头脑还是基本清醒的。
陈琳舒了口气,点头赞道:“大人能做此想,是我等属下的幸运,正如大人所说,韩馥的所作所为虽然可恨,但是现在还不是对付韩馥的时候,眼前的大事是董卓,必先将董卓驱逐,然后才能回身对付韩馥。”
“孔璋兄所言甚是,本初,我们大军南下是为何而来?如今冀州黄巾反复,韩馥又从中作怪,越是如此,我们现在越不能半途而废,敌人不愿我们做的,我们千方百计也要做成才是啊!”
袁绍看着神情严肃的许攸,还有神sè紧张的陈琳。收敛起笑容,思索了片刻,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此中轻重缓急我已有处断,只是现在.......现在孟津一时恐怕难以得手,我军后路未定,颜良在河北也是徒呼奈何。如此,该当如何呢?”
“本初,敖仓易守难攻。仓促之下恐怕也难以得手,至于颜良将军,夺下孟津的初衷是断绝河内董卓军与洛阳的联系。现在颜良将军占据了孟津对岸,实际上就已经达到了目的,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对洛阳形成实质xìng的威胁,从而彻底击溃董卓的布局。”
许攸松了口气,缓缓的给袁绍解开当前看似一团乱麻的困局,陈琳则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头。
袁绍的情绪也慢慢的被许攸所引导,注意力渐渐的转移到了对战局的分析和对外来战术布置的思考上来,对于孟津渡一战的愤怒,不知不觉的淡化了。
许攸见状不由得暗暗得意。总算没有让袁绍愤怒的失去理智,若是袁绍此刻回师冀州,或者猛攻濮阳,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袁绍这次南下中原不是为了夺取中原地盘。更不是为了跟袁术争夺家主之位,而是为了立威,为了建立无上的声望。
如今袁绍已经成功的取得了十八路诸侯的盟主之位,如果能带领这十八路诸侯击败董卓,夺回天子,则这个功勋和声望还有谁能够凌驾其上。就算不能得竟全功,仅仅是夺回洛阳将董卓逼退长安,袁绍的领袖声望也一样得以坐实。
而这些,远比什么袁家的家主,以及一个乱糟糟的中原地盘来的重要千百倍,有了这种声望,袁绍便是无冕之王,就是袁家四世三公累世名望的真正继承者,便是世族集团的当然领袖,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都不能去谋划,许攸也枉称为战略大师了。
“本初,河北的局面并不会因为这次失利有所改变,如果将王匡与颜良将军对调,逐步攻陷怀县消灭董卓军胡轸部,这无疑也是对董卓战略部署的沉重打击。另外,本初不必担心补给问题,本初不要忘记了中原这里还有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生意人呢,我想适当的供应粮草给我们他一定是乐意的,难道他有钱不赚么。”
袁绍一愣,随即抽了抽嘴角恍然道:“子远是说方志文?”
“正是,本初在这里牵制李肃和李儒的部队是很有必要的,一来能让董卓的部队更分散,从而为其他的部队创造条件;二来,孟津渡是董卓的要害,可以以此来牵动董卓的整个战略布局,迫使董卓收缩部队,而一旦董卓开始收缩,就会不受控制的形成大规模败退的情况,最后只能放弃洛阳退回关中。”
许攸的说法很美好,但是袁绍和陈琳都有些难以置信,就算是董卓被迫收缩战略防御圈,紧紧依凭洛阳的坚城,恐怕袁绍想要攻陷没有个一年半载都做不到,董卓又怎么会选择急匆匆的退向关中呢?
“子远,这......可能么?”
许攸笑着看了看发问的陈琳,捻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略微得意的说道:“这的当然可能,董卓的根在西凉,所以在面对关东世族汹涌的攻势时,会不自觉的想要向着自己的根靠拢,这是其一;再有,董卓一但收缩防御圈,很快就会被围死在洛阳,而洛阳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粮草可以供应若的大的洛阳城,两位莫要忘记了,洛阳城里现在有多少的人口;最后,就算董卓有了拼死一战的决心,那些站在董卓身后的关中世族恐怕也没有与之一起殉葬的想法?!”
许攸的话让袁绍有种破开云雾的感觉,仿佛整个天空的变得开朗了起来,那种醉人的蓝sè,那种一望无际的寥廓,顿时让袁绍身子都轻了几分。
站在全局的人,无疑是自豪和幸福的,可惜,许攸却不是袁绍全心信任的人,袁绍看向许攸的眼神里既有佩服和赞赏,也有忌惮和妒忌。
陈琳则是由衷的赞叹,他跟许攸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陈琳的特长更多的是偏向于治政和外交方面,因此他不会跟许攸争夺谋主的地位,只是陈琳的眼角却看到了袁绍眼神中的复杂神sè,心里不由得微微有些jǐng惕。
“子远一番话真是让我如拨云见rì啊!”袁绍感叹的赞了一句,脸上露出了往常开朗的笑容,抚着自己的胡须沉稳的说道:“驱逐董卓乃是大义所在,虽万难也必须奋勇而进,半步不能退缩,如今冀州局势反复,中原更是乱成一团,正如子远所说,越是这个时候,越是需要坚定信念,谁能坚持到最后,谁才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本初所言无差,董卓远来是客,无根无基,因此他的失败是注定的,只是个时间问题,本初秉承大义,承继先贤余荫,领袖中原世族,反对残恒暴虐,救万民于水火,此正必定胜邪。”
许攸也适当的送上马屁,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是让袁绍建立信心,沿着自己设定的道路坚持走下去,董卓之流只能是袁绍和自己的踏脚石。
袁绍爽朗的呵呵笑着,陈琳则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许攸。
“既如此,命令颜良速回怀县,务必歼灭怀县之敌,调王匡、张超、鲍信南下孟津驻守,命令冀州高干、文丑等坚守城池,戒备黄巾,孔璋,麻烦你跑一趟函谷关,与方志文商讨一下粮草供给的事情,代价么.....财货方面你自做主,另外,子远帮我拟一下信,通知丁原、刘备、曹cāo还有公路,在我吸引住董卓部队的时候,他们可以适当的加大进攻力度”
“属下遵命!”
“敢不从命,呵呵……颜良收到袁绍的来信,信里对颜良没有任何的责备,反而对颜良的冷静加以表扬,然后命其整军北上,还攻怀县。
颜良心怀感激,憋闷的心情也好转了不少,他并不急着出发,而是先派了骑兵赶回怀县周边设伏,然后在孟津渡的北岸大肆建造营地,作出一副要打持久战,不拿下孟津渡誓不罢休的架势。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