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76部分

子的话未必好使了。”
董卓眯了眯眼睛想了想,事情果然就是这样的,于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李儒见状捻了捻山羊胡子略微有些自得的继续道:“于是,我们不妨将这个老虎的地盘给让出来,让这些狼跟老虎抢地盘,等老虎垮了,这些狼未必就能好过了,那时候岳父这只养jīng蓄锐的老虎在从潼关猛虎下山,到时候这大好的中原还是不是岳父的。”
“哦?啊哈哈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
“文远。张扬在什么位置?”
吕布看着地图头也不回的问道,张辽略微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张扬现在在河内石门、沁水一带。”
“这个张扬心头不小,将来恐非我之幸事。”
张辽楞了一下,想不到吕布居然考虑过这些了,张辽点头赞同:“张扬为人隐忍,心机深沉。而且其背后恐怕有并州世族的支持,否则上党太守又怎么会落到他的头上。”
吕布微微的笑了笑,本来这个上党太守吕布是属意于张辽的。只是没想到却最终落到了张扬的头上,张辽对张扬有些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平心而论。吕布真的不喜欢那个表面上谨小慎微,实际上心思颇重的张扬。
“呵呵,这事某家有数,传令张扬,让他向东袭扰沁东和野王,能拖住颜良的脚步最好。”
“诺!”
“文远,方志文在函谷关做什么呢?董卓的部队已经狂攻函谷关几天了吧?方志文居然死守不退,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啊!”
“嘿嘿,我看他们两个是在做戏罢了,事实上。函谷关附近的战斗都是传闻,没有人真的眼睛看到,或者参与了战斗,这事异人都知道!”
“做戏?!呵呵,我明白了。这个家伙老毛病又犯了,看到我们在河东郡捞好处,他坐不住了,不过董卓居然肯配合他也是奇怪啊!”
“一点都不奇怪,恐怕这家伙又在卖粮草器械了!”
张辽的话里充满得了酸味,吕布听得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张辽也不由得有些好笑。
.....
“叔至、云长,梁县周边的百姓都安置的如何了?”
“大哥放心,到今天为止,梁县的二十万百姓都已经出发南下了,沿途有我们的兵士守卫,保证不会有问题。”
刘备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笑,有低头看了一会地图,眉头不知不觉的又皱了起来。
“孝起,你说方志文在函谷关做什么呢?为何要死守函谷关呢?函谷关是董卓西行的要害之地,方志文将自己置于险地,实为不智,而且他的兵马尽为骑兵,根本就不适合防御啊。”
陈震捻了捻胡须淡淡的答道:“恐怕是去给董卓守后路去了。”
“什么?帮董卓!!?”刘备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关羽也是一脸的惊讶,差点将胡子给揪掉了几根。
陈震肯定的点头:“嗯,当然不是说方太守与董卓同流合污,恐怕是一种策略和交易,一方面从董卓那里得到好处,另一方面,又承诺帮助董卓坚守后路,让董卓放心的与关东诸侯开战!”
“可,可是,董卓这样会放心?”
“不放心又能如何?董卓现在根本就调不出人马来进攻函谷关,而起董卓肯定也明白,方志文的部队机动xìng极强,战力又彪悍,若是将方志文惹毛了,洛阳的形势恐怕更是不可收拾,反而不如用一些好处将方志文困在函谷关,顺便也能保护一下自己的后路,想必现在董卓已经在开始向长安运送物资做退守关中的准备了,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而已。”
陈震的一番解说让刘备和关羽恍然大悟,方志文的心思转得那叫一个快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方志文,吕布在河东郡北部大肆抢掠,刘备在河南郡南部也一样收获颇丰,就连韩馥都在濮阳周围动手动脚,方志文远道而来,自然也是要捞好处的,否则又何必山长水远的跑中原来掺乎呢!
“这么看来,我们的行动似乎也要有所控制,云长,明天我们让出梁县,向外面说梁县失守,我们转向西南。”
“这那些异人会将实情散布出去的。”
“那就真的打一场败仗好了,李傕也不是弱者。对吧?”
“还不错,至少用兵上无可指摘!”
“那就露个空子给他,就,就士兵都去保护南撤的百姓去了!”
“嗯!明白!”
..
“洛阳的情况还是比较稳定的,现在以方志文、刘备、吕布为首的诸侯正在想方设法的阻扰袁氏兄弟的进攻,表面上他们是讨董的十八诸侯,暗地里却在给董卓鼓劲。其目的倒是与我们的目的符合,因此,我们应该从侧面支持这种情况。”
“如何支持。我们不去给他们几个捣乱就不错了。”
“你倒是想去捣乱呢,你有这个能力么?赵云、黄忠、吕布、张辽、关羽,你能对付几个。二货!
“你才是二货,你全家都是二货!”
“好了,别吵了,有意思么!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中原大战持续的打下去,火爆的打下去,最好打的是筋疲力尽,这样一来我们才有可趁之机。”
“我说人家都到边缘地区动脑筋,我们为何非要在中原呐?”
“人家去边缘地区是长久打算,那些公会都是在外部有着实体的,在游戏内又有着完备商业体系的。所以他们能够支撑这种做法,可以慢慢的依托游戏世界来赚取利润,我们的行会只是一个以快乐游戏为宗旨的行会,这次来参与中原惊变的都是类似的行会,我们的会员不是来赚钱的。而是来花钱的,因此我们需要畅快的游戏,激|情的战斗!”
“好了,好了,这事全世界都知道,还是赶快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还等着回去参战呢!这都呼叫了好几次了,鸽子的翅膀都快飞断了!”
“没错,还是说些实在的,别浪费时间,老子可不是那些整天闲着没事开会玩的主。”
“其实很简单,中原之战的主体是袁氏兄弟和董卓,而现在董卓落在下风被围攻,所以想要让董卓继续打下去才符合我们的利益,那么我们就全力帮助董卓就行了,现在看起来,董卓的软肋有两处。一个是怀县,现在由颜良带着河内郡的世族在进攻,另一个是敖仓,袁绍如果突破了敖仓之后,前面几乎没有能够阻挡他前进的人了。”
“曹cāo呢?”
“曹cāo也未必真的会猛攻董卓,他也希望袁氏兄弟的力量被削弱。”
“未必,现在曹cāo兵强马壮,如果他能击败董卓,那么声望会更上层楼,在中原谋得一块地盘应该不难,到时候分了家的袁氏兄弟未必能啃得动他。”
“那你的意思是曹cāo会更主动的攻击董卓了?”
“这个可能xìng很大,所以我们要重点关注他和袁绍,虎牢关一时半会破不了,华雄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的意见是将人力投注到袁绍与曹cāo身边,尽量的拖延和破坏他们的行动。”
“赞成,跟这两个家伙打也比较有意思!”
“同意!”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们近期就将战力主要放在sāo扰袁绍和曹cāo这两个方向上。”
“各位,大家似乎都忘记了黄巾军了,如果这个时候黄巾动了,大家觉得如何?”
“肯定会抽走一部分中原的兵力!”
“我们为何不去鼓动黄巾军动手呢?甚至我们可以直接以黄巾阵营的身份自己动手啊!”
“没错,真是身在局中啊!确实如此,如果黄巾军此刻动手,中原的形势必定会更加复杂,战事也必定会迁延下去,这事我们再仔细的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行xìng!”
...
“岳父大人,或许别人都忘记了一件事,在冀州、青州、豫州似乎还存在这与我们有着共同利益的一群人呢。”
“共同利益?文优是”
“没错,黄巾贼,这些人天生就是世族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时候它们不出力似乎也不符合他们的立场啊!”
“你是”
“可以招安、可以收买、可以挑拨,岳父大人喜欢怎么做?”
董卓眯着眼睛想了想,嘿嘿的咧嘴说道:“三管齐下如何?哈哈”
第六百六十五章黄巾的逆袭
【感谢‘岁月毋痕’和‘dulangliumo’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光熹二年二月十一rì,冀州黄巾军张牛角和张燕部,分别从卢奴和廮陶出击,张燕向北攻陷唐县,将刘虞的部队彻底赶出了冀州,然后挥师南下袭取浦yīn高阳,从侧翼威胁成为突出部位的安国和魏县。
而张牛角则率骑兵突然东进,袭取了邬县,对安国形成了夹击之势,无奈之下,驻守魏县的高览只好退回安国与高干汇合,并且紧急向袁绍求援,现在安国后路眼看着就要被掐断,再坚守安国的意义已经不大。
无奈之下,远在中原的袁绍只好紧急让文丑回援冀州,另一方面则命令高干放弃安国全力向高阳进攻,勿使黄巾军进入河间郡盘踞。
到了二月十三rì,黄巾军收复安国,全面控制了常山国,从高阳虚晃一枪退回的张燕立刻南下安平,攻取了安平城、深泽、和县,与占据邬县的张牛角形成了对安平郡北部的实际占领。
同rì,从巨鹿出击的张宝部攻陷南宫,形成了对信都的南北夹击之势。
韩馥却出奇的按兵不动,只是加强了广平郡和清河郡的防御,防止黄巾军突袭自己的领地,显然是打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有急着想要入局。
而袁绍在明白了张角的打算之后,让高干高览组成了和河间军团,坚守高阳、中水、乐成一线。防止黄巾军从侧背突袭河间,同时命文丑赶到信都主持战事,收缩集结了安平郡的兵力,死守信都。
又命蒋义渠和淳于琼在平原重兵戒备,防备韩馥的偷袭。
一番紧急部署,将冀州的危局暂时的稳定了下来,但是安平郡的大部丢失。对于袁绍来说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眼看着就要开chūn了,安平郡和常山国的一进一出。对黄巾军与袁绍的实力影响是巨大的。
其实这个时候张角的进攻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是黄巾军还有大量的玩家部队呢!
朝廷阵营的玩家部队此刻大都集结在中原地区参与关东阵营与董卓阵营的混战,而黄巾阵营的玩家可是休养生息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张角的这次忽然发难,顿时将已经憋了一段时间的黄巾阵营玩家的情绪给引爆了。
没等张宝回师北上,玩家们已经自发的将堂阳和扶柳给围了,虽然玩家的战力有限,但是文丑愣是不敢大规模的清剿玩家部队,生怕这是张燕的yīn谋,等的就是自己出城之后好打援,于是,堂阳和扶柳变成了孤城。
张燕又岂能错过这个好机会,立刻与张牛角策划了强攻扶柳的战役。结果在付出了相当代价之后,扶柳被攻陷,成了孤城的堂阳随后投降。
自去年停战以来,黄巾军取得了最大的一场胜利就是扶柳之战,歼敌超过两万。张牛角和张燕也算是报了信都惨败的一箭之仇的一部分,而这两个家伙,都铆足了劲想要拿下信都,为信都死亡的数十万兄弟们报仇!
二月十九rì,信都城下形成了对峙,只不过。这次是黄巾军主攻,而官军则是防御。
在冀州张角动手的同时,泰山黄巾和汝南黄巾也策动了攻势。
泰山黄巾军分成了两个出击方向,北面是管亥出临朐向北攻击广县,一路是臧霸率领,出东莞攻击平昌,诸县和东武的黄巾阵营玩家也一起配合攻击平昌。
而汝南的张曼城也不手软,策动部队和黄巾阵营的玩家一起反攻汝yīn和新蔡、安城,只不过张曼城的动作更多是一种姿态,汝南的朱隽部队并无大的调动,实际上汝南的局势一直都是此起彼伏,双方有进有退的僵持着。
现在张曼城所谓的趁机发难,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当然,张曼城得到了荆襄世族的粮食通道之后,情况已经大大的好转,战争潜力也有所上升,现在适当的占点便宜还是能做到的,虽然汝yīn可能是拿不下来的,但是安城一线应该可以拿回来,毕竟这里的官军有些突前了,本来位置就不是很好,会遭到来自灈阳和汝南城的南北夹击。
而张曼城拿回安城之后,在桐柏山区基本上就拥有了一圈完整的防御圈,对桐柏山区的黄巾军来说,无异于多了一层保护圈,因此,张曼城的做法有点浑水摸鱼的意思。
相对来说,黄巾军在冀州的攻势规模最大,动员的军队和异人数最多,而汝南的动静最小,基本上就是原来的战斗规模,只不过因为颍川张济在闹腾,所以朱隽不得不给孔伷提供一些支援,而显得手头的兵力有些紧张。
平昌城外城西十里,这里是臧霸的营地,从东武城和诸县集结而来的玩家们,则在平昌城南十里扎营,两处的营地遥遥相望,互为犄角。
平昌城是玩家主政的城池,属于山东本地的青阳会的产业,面对黄巾军来势汹汹,青阳会的首领也有些傻眼,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当初方志文陷东武、克黔傲、平诸县时那些玩家行会的下场,今天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高密的轻骑会与昌安的鲁国人联盟,还有安丘的jīng英会等等行会都有派出部队来帮助平昌协助防御,集结在平昌的部队超过二十万,这样的结果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至于能不能守得住谁的心里也没底,那就要看臧霸的能力以及自己这些玩家部队的水平了。
至于向孔融求援,形式上青阳会的人还是照做了,但是孔融这个家伙在北海就是个名义上的太守,只控制了平寿、灵寿和都县三城,人家也没有义务来给你帮忙啊!
再看城外臧霸,臧霸率军六万。其中有一万骑兵,还有孙观率领的黄巾力士三千,这些部队都是在jīng英以上的级别。不少是参加过临朐大战的部队,战力还是有保证的。另外东武和诸县前来助战的玩家部队超过了十五万,游侠玩家三四万。因此臧霸手里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他自己对这此东进的计划也保持乐观。
“渠帅,管将军那边进展如何?”
孙观灌了一口臧霸递过来的茶水,抹着嘴角问道,孙观与臧霸是老相识了,在泰山里做盗贼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一起加入黄巾军,关系自然不一般。
“坐吧,管亥的来信说尝试进攻一下,守军的战力一般。但是数量相当的可观,而且异人部队配合曹仁的部队十分积极,因此管亥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消灭异人部队上面,这符合我们开始的预期,希望他能抓到更多的俘虏。”
“呵呵。这招算是个损招,曹仁是不得不接啊!”
“嗯,若是管亥有所收获,孙观你的建言之功也不会被忽视的。”
“多谢渠帅,不过我看渠帅心情似乎并不好,是不是因为平昌守军数量太多?”
臧霸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孙观。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不,平昌城里的守军在我看来不过是土鸡瓦狗,但是管亥反复的提醒我,千万不要忽视了来自平寿的援军,言下之意,是指宇文伯颜吧!”
“真不明白为何管将军如此惧怕幽州方志文的部队,难道这些部队都是妖魔么?宇文伯颜不过两万骑兵,我们也有一万骑兵,还有数万jīng锐,又何须怕他。”
孙观拍了拍腰侧的刀柄,战意颇为高昂。
“呵呵,我记得你有个从弟也在方志文军中效力,怎么你对方志文的观感这么差么?”
臧霸十分好奇的问道,关于这个从弟孙观一向不大提起,但是孙观的弟弟孙礼却经常在管亥和臧霸面前说起,还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似乎对这个从弟的表现是很满意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孙观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看不上方志文,其实这事原来我也不想说的,有道是家丑不外扬,但是既然渠帅问起,我就说说。不是我编排我那兄弟,要知道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从小就是文不成武不就,别说做将领了,做个士兵都不合格,他的那些能力基本上都是我用了无数打劫来的技能书和道具给硬堆上去的。谁又曾想到,就他那种人,居然在方志文军中受到重用,虽然他能有成就我也很高兴,但是通过他这个事情,我们可想而知方志文的部队战力是个什么水平了!”
孙观一脸的不屑,还有一些尴尬,当然了,还有一点点的妒忌。
臧霸愣了一下,想不到原来孙观的从弟还有这么一出,如果孙观没有说谎的话,那么方志文的部队战力真的要重新的考虑了,事实上,孙观也没有必要在这个事情上说谎,更何况,这个事情还是自己主动逼问的,本来孙观也没有打算说出来。
不过,臧霸还是有些疑问的。
“哦?可是方志文却扫平了乌桓,将鲜卑人赶到大漠北边,这可是连霍去病也做不到的事情呢!”
“切!那肯定是这些胡族已经腐化了,才被方志文占了便宜,我倒是希望那个什么宇文伯颜赶紧过来,好让幽州人知道,什么才叫做强军!”
臧霸看着孙观自信的模样,不由得也被感染了,或许真的如孙观所说的那样,胡族的战力被夸大了,后者胡族在大汉的边境寄生了百十年之后,已经失去了锋利的爪牙这也是可能的,于是,臧霸对于管亥的提醒自然也就暂时xìng的给忘诸脑后了。
第六百六十六章孔融出手
“元皓,元皓!”
田丰的脑袋从一个书架背后冒了出来,奇怪的看着有些气喘的孔融。/\/\../\/\
“何事惊慌?”
田丰显然还没有从看书的惯xìng思维中清醒过来,随口问了一句,似乎忘了他并非孔融的上司。
“呃无事,不过是有人求救罢了!”
孔融哭笑不得的答道,田丰怔了一下,抱歉的敲了敲脑袋。
“呵呵,看书看昏头了啊!文举勿怪啊!”
“不怪,不怪,元皓你赶紧给我出个主意,看看这事该怎么办才好!”
孔融摇了摇手,将手里的书信朝田丰递过去,田丰依依不舍的放下手里的竹简,接过孔融递过来的书信,正sè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后才缓缓的展开细读。
读完了从平昌发来的求援信,田丰略微想了想道:
“文举是如何打算的,想要帮助这些异人么?”
孔融也有些挠头,从道理上来说,孔融是这些异人的上官,确实应该对这些异人的安危负责,也应该对这些异人管理的城市负责。
但是实际上,这些异人所掌管的领地基本上除了实现约定好的上缴税赋之外,几乎跟孔融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它们不会为北海郡的政体防卫负责,同样的,孔融也不会为这些城市的安全负责,这条规则还是异人们拼命争取的,就是害怕为孔融去作战。
而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孔融要为他们做作战了。
如果按照方志文给丰宁郡定的规矩,所有的城市在名义上都是丰宁郡的属地,因此也必须为丰宁郡的安危承担责任,相应的。丰宁郡也会为这些城市承担责任,也就是说。丰宁郡的玩家城市都是丰宁郡的军事同盟者,而在北海郡则不同,盖因孔融的军事实力不足以完全的压制这些异人势力,因此异人势力为了谋取更高的zìyóu度,没有组成军事同盟。
如今事到临头了,这些异玩家发觉,似乎遭受攻击的总是玩家领地,为啥捏?因为柿子要拣软的捏!
这个做法连黄巾军也是奉行不移的,因此。玩家会首先遭受攻击几乎成了不成文的定律了,现在看来,当初应该与孔融缔结军事同盟更有利,至少。孔融能够利用国相的身份来统合整个北海郡的战场。不必各自为战,最终被各个击溃,其实这个情况在方志文攻击城阳郡的时候就已经在一盘散沙的黄巾阵营玩家身上体现无遗。但是玩家们却因为种种原因都视而不见了,现在也终于遭到了报应。
“元皓啊,如果我知道给怎么办的话,又何必急匆匆的来找你呢!”
田丰一想也是,而且这事还不仅仅是帮不帮平昌城里的异人的问题,如果不能击败臧霸。臧霸甚至能将部队推进到平寿城下来吧,将整个青州都变成黄巾军的天下。对黄巾军来说并非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前提是,方志文和曹cāo都不来干涉。
“呵呵,明白了,咱们到外间说话,正好煮了一壶好茶,文举你也尝尝。”
孔融虽然心里有些着急,但是见到田丰这幅不紧不慢的架势,也不好催促,只好随着田丰出了藏书库,在外间的大书房里坐了,结果田丰递过来的茶水,孔融嗅了嗅,茶香怡人,果然是好茶。
“嗯,好茶,香气悠远,有高山大海之开阔!”
“文举好见识,这就是蓬莱茶,现在移栽到了乐浪郡乐浪城的山区,茶叶不但有海的辽阔,还有山的悠远,这是去年制的茶,还没有上市呢。”
田丰滔滔不绝的将起了这茶叶的来历,孔融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这茶真的不错,蓬莱茶因为茶味寡淡一向都不怎么受欢迎,不过这茶似乎香味浓郁了不少,看来改进得很成功啊!
事实上这个茶是使用了进化道具,经过高阶种茶师改良之后得到的结果,为的就是给乐浪城寻找一个适合的产业,由此乐浪城在木业和药材种植之后,又多了一个茶叶种植产业,这么一来,在开发度上,应该能支持乐浪城向着一级大城市前进了。-.-
田丰见到孔融的神sè,笑了笑将话题引回正题:“文举,平昌城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臧霸若是在平昌城得手,想必高密、昌安、安丘这些城市都会相继遭殃,甚至最终臧霸还会尝试图谋平寿!”
孔融对于平寿的安危倒是不担心的,他对方志文有信心,也对田丰有信心。
“我倒是希望他直接来进攻平寿呢,那样的话我也不用左右为难了!”
田丰笑着摇头。
孔融还是太善良了,这样的人在官场里就是一个奇葩,或许,也就是在汉朝这个年代还能生存吧,毕竟这个时代的政客们还是相对比较幼稚的,还存着一丝道德底线,官场中也有不少孔融、王朗、田丰等等这样的率真的人物。
“文举,如此你是倾向于去帮助平寿城了?”
孔融肃然摇头,孔融是个有良心的政治家,也是一个高风亮节的读书人,但是他不是一个笨蛋。
“元皓,我不懂军事,所以不敢下这个结论,帮还是不帮这应该是经过综合衡量之后才能决断,所以我想要听听元皓的意见。”
田丰点头:“文举所虑无差,如果决定出兵帮助平昌,文举打算让谁领兵?武安国么?”
孔融点头应是:“也只有他能胜任,难道让宗贝去么?”
“武安将军率军倒是没有问题,但是打仗不仅仅是看谁能打,还以偶很多的因素会左右战争的胜负,更重要的是,在平昌的战场上,并非是武安将军一个人作战,战场上的因素和变化就更复杂了,文举能放心?”
“这所以不是来请教元皓么!”
田丰看着孔融戏虐的笑着:“文举欺我!你此来不是来请教与我,而是向我求援吧!”
孔融尴尬的笑了笑,厚着脸皮道:“宇文将军不是总说无所事事么,现在不妨出去转转,反正整天的在平寿周围训练也腻烦了吧!”
“文举说得不错,部队训练了就要实战,没有实战部队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战斗力,我想,即使文举不说,不用多久收到消息的宇文将军就会来请战。对于宇文将军出战其实我没有异议,但是跟这个相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决定,然后我们才能定下战略。”
见到田丰严肃的眼神,孔融也不由得有些忐忑,不知道田丰所说的倒是什么问题这么严重。
“元皓请说,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是文举你对异人的态度,或者说是政策!现在曹cāo远去中原,如果曹cāo在中原败了,那么一切休提,若果曹cāo在中原有所成就,那么他肯定会放弃发展艰难的青州,转而在中原全力发展,因此,青州难免会产生变局。”
“元皓的意思是,异人的问题?”
“对,异人的成长文举必定也看在眼里了,如果长此以往,异人将会主宰青州,甚至将文举也一并赶走,现在文举必须决定,是继续采取这种毫无约束力的管理形式,还是加速自身实力的提高,来全面的管制北海郡的异人,乃至整个青州的异人?”
田丰定定的看着孔融,田丰知道孔融的xìng格,让孔融作出这种强势的选择并不容易,但是如果孔融不进,那么异人则进,事情根本就没有缓和的余地,至少孔融应该成为青州四股力量中的一股,而不会成为第一个被清扫出局的人。
“可,可是”
“文举是担心手下没有敢战之人?”
“这自然是一个原因,还有,如何处理与异人的关系,这个也.....”
“这事有何难,萧规曹随即可,最多再因应青州的本地的情况做些调整,另一方面,也可以大力的培植本地的世族势力以为己用。”
孔融皱着眉头快速的思索着这事的得失损益,田丰所说的事情孔融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自己本来就没有那种野心,也因此没有这种雄心,因此也没有驾驭这种复杂局面的信心,孔融知道,他现在的一个决定,将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光是这种责任感,已经让孔融有点不堪重负了。
“文举,这事不急,你可以下去再跟僚属们仔细的商量一下,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至于平昌的战事,在没有决定未来的战略之前,我们不要去插手,甚至平昌如果失陷的话,在某种意义上会对我们将来的行事更加有利。”
孔融慢慢的点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的道理他还是懂得,当然,田丰想得可不是雪中送碳,而是在别人掉下悬崖的时候,才是最佳的敲竹杠的时机。
“好了,这事就这么说好了,我下来会让宇文将军进行必要的准备,以便能够随时出击,同样的,文举也应该命令武安将军整军备战,这就算是给平昌异人的答复了,至少,我们也应该提高戒备嘛!呵呵.....”
田丰有些无良的笑道,孔融并没有深刻的去理解到田丰背后的想法,或许,田丰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也好,我就先回去看看大家都是怎么想的,这事还是早做决定为好,越拖越麻烦啊!”
“这倒是真的,那我不送了,我回去继续看书去!”
孔融羡慕的看了田丰一眼,甩了甩袖子,摇摇头走了。
第六百六十七章臧霸大败
平昌的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很激烈,不知道是因为黄巾阵营的玩家心里带着仇恨,还是因为臧霸的shè击专jīng让城里的远程部队有些歇斯底里。
通过平昌城的战斗,玩家们再一次深刻的认识了shè击专jīng的恐怖效果,平常城里城外的玩家们,都是跟方志文的部队有过交集的,所以对方志文的shè击专jīng是有着体会的,只不过,方志文很少在攻城的时候用出shè击专jīng,因为方志文亲自指挥的攻城战没有几次,倒是在高密的那一次守城战,方志文的shè击专jīng为他赢得了防御大师的称号。
而臧霸这个具有高级别shè击专jīng的将领,这一次展现出了攻城时shè击专jīng的可怕之处,当臧霸将自己部队和玩家胁从部队的远程都统一起来指挥之后,城内的远程部队立刻遭到了毁灭xìng的打击,若不是平昌城里仓库和系统商店都能立刻进行补充,平昌城里的远程部队可能在第一轮的打击下就彻底歇菜了。
在进行了及时的补充之后,城里的远程部队再也不敢集结在shè击阵地进行攻击,而是分散到城内,可是这么一来,远程部队的打击jīng确度简直降到了一个没法忍受的程度,幸好玩家们善于这种分散指挥的模式,通过信息传递网络修正shè界的方式来进行调整,勉强让远程部队能够使用。
但是,战场上比拼的就是作战效率,在平昌城里的远程部队失去了打击效率之后,城外臧霸远程部队的打击效率就疯狂的提升了上去。
以往的攻城中,因为双方的远程部队互相干扰和摧毁,所以单纯的向攻击或者防御部队投shè的打击密度是很有限的。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由于城内部队对城外敌军的远程部队压制不足,导致城外的远程部队能够将大量的打击力量投shè到城墙上。更兼有臧霸的高伤害和高命中加持,于是,城墙上的守军悲剧了。\/\/..\/\/
或许,平昌城上的防御部队是第一支被远程投石机和巨弩给彻底打垮的部队,从此之后,平昌城上的惨剧就成了游戏论坛中的经典失败案例,不压制敌军的远程部队的严重后果显露无遗。
平昌城远程部队的失利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片,城墙上的守军遭到了远程武器的毁灭xìng打击就是第二片,随之而来的第三片就是攻击方的人海战术。
臧霸放弃了围攻。而是集中兵力猛攻一边,由于远程部队的优势,还有城墙上地形的逼仄,防御方不能也不敢在这一面防御上布置密集的防御部队。甚至连预备队都只能放得远远的。生怕被远程武器给灭了。
在这样束手束脚的情况下,可想而知反登城的作战会是一种什么情形了,当孙观带着黄巾力士第一个登上城头时。城上的防御部队只能用小猫三两只来形容,随后,平昌城里的守军立刻调整了战术,将大量的玩家投入到城墙上进行防御。
但是,攻城的一方也一样有大量的玩家,以玩家制玩家这已经是虽有原住民将领的常识了。而且玩家们现在也完全没有什么‘玩家不打玩家’的感念,相反。现在大家的概念是专打玩家!
平昌城的防御战简直是一个笑话,第一轮的远程打击几乎灭了城里的远程部队,第一轮的城墙覆盖,几乎灭了城墙防御部队,第一轮的登城就黄巾军夺下了整面西城墙。
这一个个的第一,从此以后就流传在游戏论坛中,成了青阳会永远的耻辱。
不知道是为了荣誉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仿佛鸡蛋壳一样脆弱的平昌城在巷战中倒是坚持了两天,然后才在黄巾军的压迫和围攻之下,将十多万残兵缓缓的退出,向东边的高密城撤退。
这就不能不说是黄巾军的骑兵不利了,平昌城里的守军也凑出了一两万骑兵,就是这一两万骑兵,居然就能牵制住臧霸的骑兵,一方面是黄巾军的骑兵本身就没有经过太多的实战,战力低下,另一方面,黄巾军也缺乏骑兵将领,事实上,黄巾军比较像样的骑兵都给了管亥指挥,所以臧霸这边的骑兵只是用作防御用途的。
因此,在平昌一战中,臧霸的骑兵基本上没有出击,即使偶尔企图绕袭平昌东面,但是跟玩家的骑兵遭遇后居然也没有占到便宜,这让平昌城里的玩家骑兵部队信心大涨,可惜的是,这个情况他们知道得太晚了,不然在开战之前就去sāo扰臧霸的话,或许结局不会是这样的。
步兵部队很难完成歼灭战,为什么呢?因为很难打破对方的阵型,没有骑兵的冲击,用步兵冲阵不但很傻,而且基本上敌军不跟你纠缠的话,随便一个断尾战术就能迟滞你半天,如果冲击的太急了,甚至还会被敌军反过来包了饺子。
黄巾军一直在打防御战,直到这一次的主动出击,他们才发现了自己以前从来都不曾注意到的问题,比如如何攻坚,如何追击,如何围歼,如何运用骑兵等等,相信给臧霸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他才会慢慢的从一个只会防御的将领,成长为一个攻守平衡的战将。
臧霸正在犹豫要不要加速行军赶到敌军的前面,用自己的jīng锐部队设置防御阵地,然后尝试全歼这十万多敌军,将平昌战斗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时,臧霸的灾难降临了。
平昌城的陷落,让北海的玩家势力意识到了一般散沙的危险,因此,孔融的人格魅力再次彰显,在田丰的暗中运作之下,多方的协议迅速的达成,以孔融为首的北海军事同盟成立了,反攻的时机到来了。
“骑兵!骑兵!大帅,西北边有大批骑兵出现。”
臧霸愣住了,随后压抑住心里的不安,追问道:“是什么人?数量呢?距离?”
“是宇文伯颜的部队,数量超过一万,距离我军不到十里。”
“一万?正西方向的侦骑呢?”
“没有回报!”
“糟了,正西方向可能已经被截断了,下令部队立刻就地展开,骑兵在左右两翼,刀盾和枪兵在外,设置拒马,远程部队居中展开,弩兵向西配置,不,四面配置,快!”
时间紧迫,臧霸的命令被迅速的传达了下去,没等整个阵型完全布置好,西北边的旷野中就已经出现了一个个的小黑点,随即那隐隐的闷雷声和大地的颤动就已经传来了。
不一会,一个个的小黑点就变成了一条黑线,然后变成了一片乌云一股洪流,隆隆的向着正在忙乱的布阵的黄巾军冲了过来,敌军骑兵的那种无坚不摧气势尚未接战就已经让黄巾军的士气开始下降了。
在黄巾军众人骇然的目光中,这些安静的如同鬼神,狂猛的仿佛巨浪的骑兵忽然两边一分,冲着黄巾军两翼的骑兵部队冲去。
臧霸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现在敌军的距离在千步开外,臧霸最拿手的远程打击根本就够不着,而黄巾军的骑兵部队也不能傻傻的站着不动,万一敌军真的冲阵了,站着不动的骑兵还叫骑兵么,那就是等着被人砍的木桩子。
于是黄巾军的骑兵不得不动起来,就算明知道没有胜算,就算明知道是去送死,也得朝前冲,至少,这样死得比较有尊严。
“连珠箭准备,三连齐shè!放!”
“箭雨!”
“轰击!”
宇文伯颜是弓骑将,所以他热爱弓骑的打法,在可能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冲阵,而是用手里的弓箭耗死对方。
孙观和臧霸第一次亲眼见识了幽州突骑兵的凶残,第一轮的箭矢shè程超过三百步,随后的骑弓shè程都有两百二十步以上,如果算上奔shè的加成的话,其实有效杀伤距离应该有两百五十步,就算是跟自己的弩兵部队对shè,对面的骑兵都不吃亏,如果他们反复的利用那种骑兵重弩的话,估计自己只能用投石机的jīng准shè击来封锁,除此之外,臧霸想不到任何能够遏制对方的方法。
臧霸看了孙观一眼,这就是孙观嘴里十分不堪的幽州突骑兵,如果这种突骑兵叫做不堪的话,那自己这些根本就不能叫士兵,应该叫农夫。
孙观此刻自然是面红耳赤,这就是**裸的打脸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世界不会因为臧霸和孙观的思索而停顿,密集的箭雨覆盖在黄巾骑兵身上,直接杀伤如何不好说,但是jīng准绝对是有目共睹的,被shè翻在地的士兵,被shè倒的战马,绊倒了身后更多的战马,黄巾骑兵的阵型顿时乱了,而敌军的箭雨却还在连绵不绝的抛洒下来。
更过分的是,敌军见到黄巾军乱成了一团,居然一个蜻蜓点水,然后前队回转,与后队首尾相接形成了一个环形,这就是弓骑兵最嚣张的轮阵!
太欺负人了!!
臧霸的脸也通红,烧得**辣的!
这种嚣张至极的藐视让黄巾军的每一个人,包括玩家在内都觉得丢脸,前天他们虐平昌守军的情形,如今都被宇文伯颜还报了回来,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久之后,正西方向再次传来了如雷的马蹄声,臧霸知道,自己留在平昌的部队肯定已经被彻底歼灭了,这是宇文伯颜的偏师,现在两军合围,自己的下场可是很有些不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