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73部分


鲍忠的金镋准准的挡在了华雄长刀的进击路子上,即使华雄祭出了战马的急速技能,由于金镋的防御面大,而且鲍忠也知道华雄还有这一招,所以有所准备,因此也稳准的挡住了华雄的快刀!
眼看着刀镋相交,双方的力量对比如何马上就能见个分晓,只是,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大家的预料!
‘咔嚓!呲~!噗嗤!’
双马交错,华雄还下意识的横抹了一刀,当然这刀走空了!
华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鲍忠手里的金镋居然被一刀两断,然后华雄的长刀如同一抹青sè的光刃,劈开鲍忠的铠甲,在鲍忠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将鲍忠从左肩到右腰给一刀两断!跟他的那把巨大的金镋落了一个一样的下场!
偌大的战场数十万围观者,在这一刻忽然安静了下来,随即从虎牢关上爆发出一片巨大的哄笑声,连华雄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这货的金镋居然是个花架子,不知道是有人在打造的时候偷工减料了,还是因为鲍忠自己将金镋弄成了中空的形制以减轻重量,反正,这一下直接就将鲍忠给害死了!
“二弟!”鲍信大叫一声,从马上撞了下来,他身旁的亲卫赶紧将他抬下去急救了,这边厢华雄也不以为忤,让鲍忠的亲卫上前收敛了尸体退了回去。
袁绍的嘴角不知道是想要笑还是想要生气,抖了抖之后看向身边的袁术:“可惜啊!如果我大将颜良、文丑有一个在这里,也不会让这华雄猖狂至此,弟手下没有能战之将么!?”
这一句话将袁术给逼到了墙角,袁术这个时候若是再没有办法将华雄击退,那可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
“主公,让属下去!”
纪灵再次请战,这回俞涉不出声了,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俞涉的头脑清醒了很多,在看到纪灵郑重的样子,这才明白,华雄是实打实的强将,绝对不容小觑。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朱隽忽然开口了:“盟主,为将之道固然要勇猛善战,但是如果仅仅是勇猛善战,那也只是武夫而已,这世间武夫容易找,名将却难求,莫非盟主不知么?两军斗将不过是鼓舞士气罢了,能胜固然好,不能胜也还有别的办法提高士气,真正的战争岂是能靠着一两个猛将就能分出高下的?再说了,我方也不是没有猛将,听说刘荆州和曹孟德麾下都有猛将,何况还有平北将军麾下的赵云,也号称无敌,盟主何妨让他们上前会会这华雄小儿!”
袁绍暗骂了一声狡猾,不过脸上却笑着点头:“朱将军一言惊醒梦中人啊!我几乎忘记了此事啊!呵呵......来人,传令让孟德出战!”
在远处看热闹的曹cāo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幸的中枪了,不过,这也未必就是坏事,至少曹cāo的手下不缺猛将,说不定还能因此出个风头,大大的提升一下名声呢,若是许褚都不敌华雄的话,大不了也让夏侯兄弟也一起上,反正不会比孙坚更丢人。RQ
第六百五十三章袁绍的计算
【感谢‘curtis’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神伤心绽’和‘剑寒风霜’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新的一周,求票支持,谢谢!】
袁绍的传令兵传达完了命令之后,牵着战马很恭谨的站在曹cāo面前,等待着曹cāo的答复,曹cāo用眼角扫了一眼,见到刘备的表情似乎有些妒忌,方志文则笑眯眯的一副看戏的表情。
曹cāo不再犹豫,直了直腰身正sè道:“回去禀报盟主,cāo遵命而行,一定拿下华雄!”
“诺!”
曹cāo又拱手给方志文和刘备行礼,换上一副笑脸道:“二位,cāo有任务在身,就先失陪了!”
“呵呵,孟德尽管去,祝孟德马到功成啊!”方志文仍然笑眯眯的说道,从他脸上绝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刘备也和善的笑着,神sè中还带着一丝羡慕,能将戏当作真实来演的演员,那绝对是影帝级别的,曹cāo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影帝,但是他知道刘备这种连自己都骗的人是最难对付的家伙!
相对来说,方志文的坦诚倒是让人更喜欢。
曹cāo点了点头,迅速的带着自己的亲卫和属将向虎牢关下赶去,曹cāo的部队很jīng锐,而且是清一sè的骑兵,动起来仿佛游龙一样,流畅而又自然,有股子威临天下的气势,华雄看得也直眯眼睛,又来了一个劲敌啊!
“仲康,你去战他。务要小心在意,若是不能力敌,我再遣元让助你!”
许褚应了一声,一脸喜sè的拱了拱手,拍马冲了出去。
许褚身量极大,所以找战马也是个麻烦,曹cāo还是花费不菲从异人手里购得了几匹大宛马专门给许褚骑乘。高头大马配合上许褚壮硕的身形,还有手里的那柄长柄阔刃的劈山刀,看上去那叫一个威风凛凛!
有不少玩家认为东汉时期没有这种长柄刀。\/\/..\/\/甚至连关羽的冷艳锯这种形制的刀具都是唐宋时期才兴起的,其实作为部队的主力武器,这些长柄刀确实是宋朝才大规模的应用的。但是作为独特的个xìng化武器,在东汉出现这些武器也不奇怪,何况这还是个游戏。
由于许褚才跟岁曹cāo时间不长,就连经常跟随曹cāo的玩家都不知道许褚的身份,只不过根据许褚那很特殊的身材,以及手中所持的劈山刀,玩家们大致的能猜测到他的身份,在三国的名将中,许褚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武将,有人甚至认为许褚是超一流的武将。也有人认为只是个普通的七阶名将。
至于智脑到底将许褚设置成一个什么水准的武将,还需要华雄这块试金石来检验一下才知道。
“主公,华雄算是略微摸到了一点境界的边,但是也只是略微而已,所以肯定没有突破八阶。从许褚刚才的表现看,应该也没有突破八阶,所以这两人算是势均力敌吧!”
赵云在方志文身边轻声的给方志文讲解,方志文一边点着头,一边注意着许褚,这个看上去跟个狗熊一样的家伙。给人的压迫xìng真的很强啊,不知道面对着他的华雄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华雄看着许褚的样子也有些怀疑,这个膀大腰圆的家伙真的很厉害么?不会是像刚才那个什么鲍忠一样是个银样蜡枪头吧!?
“来着通名,待本将军送你去阎罗殿上报道。”
“嘿嘿,济南相座下护军将军许褚,来取你狗命,纳命来吧!驾!”
“大言不惭!喝!”
“当!”
双刀交击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仿如晴空霹雳一样,华雄的刀迅若闪电狂猛若虎,而许褚的刀不见得快,但是稳准狠,特别是那种重如山岳的气势,让华雄有种无力的感觉,这绝对是一个劲敌!
华雄驱动战马。
‘横移’
顺着战马的横移,华雄巧妙的将弹开的刀刃翻卷了回来,向着许褚的腰间抹去,许褚一龇牙,将刀杆一竖,准确的挡在了华雄的刀口上,再次发出一声脆响。
跟着许褚刀刃下压如同崩塌的山峰一般,猛地向华雄砸了下来,一把刀,给人的感觉不是下劈,而是砸了下来,这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武技,而是一种境界,一种势,只不过现在许褚的这种境界还很浅薄,特别是华雄见识过了吕布的境界之后,对许褚这个二把刀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华雄完全不理会许褚泰山压顶一般的劈砍,手里的长刀旋转化力,左手一推,松开了刀柄,长刀如同一条出洞的毒蛇,猛地向着许褚粗壮的腰腹刺去,华雄这一刺加上了技能,长刀的速度直追枪矛,居然后发先至的赶到了许褚的前面,连许褚都不由得暗暗喝彩。
许褚右手猛推,肥胖的腰身非常违和的变得十分灵活,轻盈的扭动配合手里的刀杆,再次准确的将华雄的刀弹了出去。
看上去两人这交锋的一个回合三次接触都很平淡,但是高手们却能从双方的交接中看到不少的内容,首先是华雄在第一招用了大力之外,后面的两下都不再用力量压人,很显然许褚的力量比华雄更大,因此华雄转而用速度压制许褚。
而许褚虽然在速度上略逊,可对招式的运用和基本功,以及对武技的直觉都很好,每次都用了最简洁有效的路径成功的阻挡了华雄一次快过一次的攻击,防御的滴水不漏。
经过这一次交击,眼力好的大概都能看出来,这两人要分出胜负恐怕不容易,一个是速度快主攻,一个是力量大主守,正好是矛与盾的关系,而且两人的差距很小,百回合之内肯定是分不出胜负的,至于一直打下去谁能赢,还真是不好说。
又打了二三十个回合,结果果然如同赵云预料的那样,每次都是华雄主攻许褚防御,但是华雄出尽了绝招怪招,反正就是攻不进滴水不漏的许褚,而许褚反击的机会很少,基本上都会被华雄半路打断,这就是速度上劣势惹的祸。
方志文看了一会,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聊,再看看周围的围观者,有的看得津津有味,有的则在跟身边的人闲聊打发时间,特别是张飞,抓耳挠腮的样子,似乎恨不得自己上去打破眼下这个闷局。
周围的玩家们倒是都兴致盎然的看着华雄和许褚的打斗,这么多回合的战斗是很少见的,即使上次某些人放在论坛上的吕布战三英(华雄、关羽、赵云)的录像,似乎也没有这么多的回合,这次两个强将的打斗,确实让围观者过了把瘾,同时也明白了自己跟这些强将之间还有着巨大的差距。
“元直,虎牢关下可能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的热闹,你觉得我们应该呆在这里看热闹,还是去别的地方凑热闹?”
方志文侧过脸,看着一脸无趣的徐庶问道,在徐庶看来,这种打斗的场面是相当无趣的,因为他又不是武将,虽然年少的时候也向往着有一天能提三尺剑纵横十万里,但是之后他就明白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习武的料,所以,现在看到这些牛人,徐庶心里是因为嫉妒而抗拒的。
听到方志文的问话,徐庶立刻来了jīng神,运筹帷幄可一点都不会比上阵厮杀容易,而且似乎更有趣。
“大人,袁绍的想法很简单呢,就是希望将异人们吸引在虎牢关这里,所以他才煞费苦心的搞什么会盟,还要弄十八路诸侯会攻虎牢关的把戏。”
赵云楞了一下,黄忠也觉得有些意外,香香直接就问出来了:“咦?徐大哥,袁绍会盟不是为了跟袁术争夺家主之位么?”
“呵呵,袁术?袁绍用得着去争家主之位么?你看看昨天会盟的场面,大部分的诸侯早就选择支持袁绍,袁术就算有袁家族老的支持,难道还能将袁绍从冀州赶走?还能改变这些诸侯的态度?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同样,袁绍的身份也不可能夺走袁术的一切,因此,袁绍完全没有必要利用会盟来打击袁术,因为两兄弟的阵营早就分明了,因此,袁绍的目的并不在此,而我们包括他们。”
徐庶指了指刘备和曹cāo,接着道:“也都是看出了这点,所以才肯配合袁绍来搞这个会盟,为的就是将异人都给引到这里来,防止他们去别的地方捣乱,只是,这个一厢情愿的事情能不能成功现在还不大好说。”
众人恍然,同时对徐庶的看法也有所改变,这个被主公看重的年轻人还真是不简单。
方志文看到众人的表情,满意的笑了笑:“元直,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大人是希望袁绍成功呢,还是希望他不成功?这就能够决定大人的行止了!”
徐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方志文想要怎么做,从这点上看,徐庶已经慢慢的进入了自己的角sè,开始从一个下属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众人的目光一起转向方志文,方志文眯着眼睛想了想,又看了看周围围观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玩家,直到香香都有些着急了,方志文才不紧不慢的说道:“那我们还是暂时留在虎牢关吧,我还是希望这里热闹一些,也能让袁绍等人放开手脚与董卓碰一碰,看看结果如何吧?”
徐庶不出意外的笑了笑,用下巴点了点刘备道:“只怕他们不会这么想呢!”
“那随他们去,不过奉先那里要去一封信,他若动手太早了,对削弱中原世族是非常不利的,玄德只不过想在南边挖人口罢了,随他去,曹cāo么他更愿意去撬袁家兄弟的墙角。”
第六百五十四章虎牢关攻防战
许褚与华雄的战斗打了半天,一直到了中午,双方不得不收兵回家吃饭,于是,第一天的会攻虎牢关就在这种双方都能接受的情况下落幕了,只是周围围观的玩家有些不爽。..
到了晚上,根据袁绍的安排,各个部队开始分头开拔,实际上来参加会盟的部队并非都是各路诸侯的主力,像刘备的主力就还在河南尹南部的梁县,孔伷和朱隽的部队更是都在颍川和汝南。
而袁绍自己则继续留在虎牢关,袁术本来想走最后也没走,生怕他自己已离开,他这位大兄又会搞什么明堂出来。
袁绍不着急走是因为在黄河北边有颜良、文丑坐镇,他根本就不担心,那一路的进攻指挥颜良足以胜任,所以,他需要在这里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将董卓的部队和异人部队都牢牢的吸引在虎牢关,为河内的各路攻击部队创造条件。
对于目前的局势,袁绍更加担心韩馥和丁原,如果这两个家伙趁机南下,那么中原就真的成了一锅粥了,不管怎么样,袁绍对中原还是很重视的,而且从目前中原世族的站队情况看,基本上北边的都站在袁绍这边,站在袁术那边的只有陈留、颍川以南的世族。
因此,袁绍基本上将中原看做了自己的后花园,自然不希望韩馥和丁原伸手进来,至于刘备,袁绍还是不大看得上他的,因为刘备根本没有根基,在荆州也还在与荆襄世族苦斗呢。哪里会有什么心思染指中原,最多也就是来占些便宜罢了。
相对来说,袁绍更加在意曹cāo,所以今天他暗暗的向曹cāo卖好,就是想要防止曹cāo与袁术合流,这会给中原的局势平添无数的变数。
最后就是方志文,袁绍对方志文可以说是相当的了解的。方志文根基远在幽州,根本就不可能到中原来开辟飞地,所以方志文的最终目的还是商业利益。因此,拉拢方志文不难。
于是,天一黑。方志文的老熟人郭图就出现在了方志文的营地里,目的自然是向方志文送礼,希望方志文能够留在虎牢关配合袁绍的作战意图。
方志文自然是讨价还价了一番,勉强的看在袁绍的面子上答应了下来,让一旁参与会谈的徐庶见识了一次方志文的无耻。
第二天,玩家们惊讶的发现关东诸侯营地里居然没有想想象中的那样人去楼空,相反,袁绍和袁术的营地里这个在大张旗鼓的打造攻城梯和井欄,看样子真的准备在虎牢关大动干戈了。
那些准备转战他方的玩家部队立刻改变了主意,因为同一时刻。在虎牢关对峙的双方阵营都刷出了大量的任务,从后勤到伐木、搬运擂石、袭扰和反袭扰,任务多不胜数,而且任务的报酬相当的丰厚。
于是乎,虎牢关周围顿时的热闹了起来。原住民们还在摩拳擦掌,玩家们却已经大打出手了,有的脑残居然还想尝试攻击关东诸侯的军营,结果自然是悲剧了,还有的试图去攻击那些正在向各自出发阵地运动的诸侯部队,结果自然也悲剧了。
当然了。关东诸侯这边的阵营里面,也不缺乏二货,有些玩家组队摸到了虎牢关两侧的山上,企图架设投石机玩卡怪,没想到在半山腰就被对立阵营的玩家给洗劫了。
第二天,孙坚仍然带队去关下叫阵,不过华雄已经充分的领教了孙坚的无耻,那天万众瞩目之下,孙坚都敢玩三对一,今天围观的观众稀少,孙坚会不会上演群殴的把戏啊!
华雄再能打,也抗不住群殴啊,所以还是不出去跟孙坚玩游戏了,华雄一边在关上积极的准备滚木擂石等防守物资,一边用孙坚的人马当着远程武器的校shè目标,将孙坚用碎石给砸了回去。
第二天,就在这相对平静的气氛中过去了,第三天,袁绍和袁术大营中的器械大多完成了,纷纷的推到了阵前,当然,主攻的还是孙坚的队伍,袁绍完全没有跟孙坚争功的打算。
战前,袁绍、袁术和孙坚的大营中都发布了大量的战斗任务,征集有远程技能的玩家参与今天的攻城战。
一阵阵如同滚雷一般的鼓声中,一架架高大的井欄缓缓的向前推动,这时候,虎牢关前倾斜的地形就发挥作用了,不但井欄的推进十分困难,而且井欄上面倾斜的话,很难固定远程武器,投石车肯定是上不去的了,巨弩勉强能上,剩下的就只能依靠重弩兵了。
但是虎牢关上的高度优势太明显了,高大的城墙投石车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大大小小的碎石中,不时的还夹在磨盘大的巨石,即使是巨大的井欄,挨上这么一家伙也直接散架子,攻击方勉强能将巨弩shè出去,只是准确命中城头上的数量很少,稀稀拉拉的反击简直就是在给敌军挠痒痒。
这跟在碎石和巨弩下浴血冲锋的孙坚军截然不同,城头上的守军表现得相当轻松,孙坚自己的远程部队和雇佣的异人部队跟在井欄后面,到了攻击距离才发现,攻击面很窄,如果在这种地形上展开远程武器,那么实在是太密集了,城上一次齐shè下来,就能将远程器械摧毁一大片,顺便还能对远程部队形成重大的杀伤。
这样打显然是不行的!
即使是这样,孙坚还是坚持不退,但是也不会过分的投入兵力,而是一直在保持着对这个相对狭窄的攻击面投入最高效的攻击,并且及时的轮换部队上前以减少伤亡,但是就算是充分发挥微cāo的效果,再加上孙坚部队的高额属xìng加成,还有军师技和纸符的加成,孙坚的部队还是遭受了相当的损失。
让人费解的是,孙坚为何明知道这样的打法吃亏,却一直没有改变打法。
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的围观者,难道孙坚的水平也就这个样子?!
一直在一旁观战的方志文观摩团也正在探讨这个问题。
“孙坚偌大的名声在外,绝对不会是这种指挥水平,观其以往的战斗,都会选择非常聪明和有效的打法。”
赵云显然是怀疑派,认为孙坚看似愚蠢行为的背后是有企图的,而且这个观点很有市场,黄忠、高顺似乎也都赞成,太史昭蓉也轻轻的点头,香香则观察着徐庶和方志文的表情。
“副总参谋长,给将领们解惑是你的责任哦!”
方志文戏虐的笑着说道,眼神则在战场上来回的扫视。
“是参军事!大人。”
“呵呵还请参军事大人解惑!”赵云笑嘻嘻的接到。
“不敢,”徐庶赶紧逊谢不已,然后正sè道:“赵将军所言甚是有理,既然明知这样的攻击无效,那么就肯定是另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无外乎是骄敌之计,或者是为了做给自己这边的什么人看的苦肉计,又或者兼而有之。”
徐庶的一番话说得大家点头不已,徐庶接着问道:“高将军擅长攻坚,请问高将军,若是将这些部队给你指挥,要用多长时间攻下虎牢关?”
高顺皱了皱眉头,摇头道:“攻不下来的!只能在正面吸引住虎牢关之敌,然后绕过虎牢关截断其后路,慢慢的耗死敌人,这种雄关只能从内部攻破。”
徐庶点头:“正是,孙坚这人号称名将,又岂会看不出这一点,他现在这么做就是向虎牢关施加压力,以便紧紧的吸引着虎牢关之敌的注意力,为友军创造绕击的条件,同时,他也希望关上的守军会因此作出错误的判断,而在夜间出关袭营。孙坚的杀招一定会放在夜间的袭营之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孙坚近rì会将营地前移,推进到虎牢关十里左右,作出一个前后脱节的态势,引诱守军出关夜袭。”
方志文暗暗的叹了口气,名人就是名人啊!徐庶居然就这么看出了孙坚的打算。
事实上,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韩当正在向前移营,只不过这个情报现在还没有送到徐庶的手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华雄也可以将计就计,利用孙坚的诱敌之计反过来吃掉孙坚部!”
赵云的想法很不错,黄忠也点头赞同,高顺则默默不语的思索着。
“当然,华雄完全可以这么选择,一个办法是加大夜袭的力度,虚虚实实的诱惑孙坚主力,然后再用准备好的骑兵侧击,又或者可以在袭营中诈败,在关下某地伏下反杀陷阱,诱孙坚追击,然后一举歼灭!”
徐庶几乎没怎么思考,随口的说出了两个应对的办法,听得赵云、黄忠和高顺都直皱眉头,互相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骇然,如果自己的对手是徐庶的话,那可真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太史昭蓉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夫君,还好夫君的眼光好、手段狠,没有让徐庶变成密云的敌人。
“副总参谋长智虑深远,我等不及啊!”赵云的恭维又来了,方志文不由得莞尔。
徐庶有些受宠若惊,他虽然知道赵云喜欢给人戴高帽,但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时候,徐庶还是觉得很受用,誰叫赵云是号称枪神的牛人,又是密云军队里面实力战将的第一号人物呢!
香香看着徐庶的样子嘻嘻的笑了笑道:“只是不知道华雄会不会发现这个yīn谋!又会不会上当?或者会不会将计就计呢!”
第六百五十五章华雄夜袭
孙坚将营地推进到虎牢关下十里,自然是为了投送重型器械方便起见,但是同时,孙坚将营地设置的如此靠前,也有向华雄挑衅的意味,摆明了是想要引诱华雄出来偷袭。
虎牢关上的华雄难道看不明白这点么?答案肯定是否定的,这么明显的事情,谁都能看出来,实际上,孙坚玩得就是心理战。
既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陷阱,那么就有了置之不理和将计就计这两个选项,这时候,就看将领的xìng格了,并不能简单的说坚守不出就是绝对正确的,以华雄这种强势的xìng格,肯定会倾向于选择将计就计的,而孙坚的目的就是要诱敌出击。
于是,出与不出是一个命题!出击了之后怎么打又是另一个命题!
战争本来就是人与人斗的游戏,本来就充满了变数和意外。
连续两天几乎毫无进展的攻击让孙坚营地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天黑之后,营地里就显得特别的安静,一天的高强度战斗之下,将士们都是很劳累的,特别是这种打起来显得沉闷和无望的战斗,更加容易让人觉得疲惫不堪。
因此,吃过晚饭之后,除了那些值守巡逻的部队,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回自己的帐篷里休息,只有书记官的营帐前会比较热闹,因为玩家们在这里聚集,交卸任务以及寻找适合自己的任务,在书记官营帐所在的后营的校场上,还有不少的玩家在就地摆摊交易物品。
整个孙坚的营地里,就是这里显得最有活力,而现在不过是才天黑不久而已。
到了半夜,连书记官的营帐外面也人马稀疏了。天朗月隐,星光灿烂。营地里除了一堆堆照明的篝火,就只有巡逻的兵士,站在营地边缘的刁斗中,能清晰的看到远处的虎牢关,在黑沉沉的夜里,巨大的虎牢关仿佛一头蹲在山峦之间的巨兽一样,散发着凶戾yīn狠的气息,让夜晚凛冽的空气里,也悄悄的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味道。
忽然。西北方向爆shè出一支耀眼的火箭,直直的飞向黑漆漆的夜空,那红sè的光芒显得那么刺眼!
‘梆梆.....’
‘当当.....’
“敌袭,敌袭!!”
jǐng号声在寂静的夜里急促的响起。正睡得稀里糊涂的将士们赶紧跳起来手忙脚乱的穿戴装备。而耳朵里除了刺耳的jǐng报声,已经隐隐的传来了如同闷雷一样的马蹄声,很明显。jǐng报发的有些迟了,敌军的马队已经到了营寨外面。
“掷矛!!”
‘嗤嗤!’
“弩箭zìyóushè击!飞爪,抛!”
防守寨门的将士本来就不多,由于外围预jǐng时间太短,敌军到达的又太过仓促,导致了守门的力量十分的薄弱。西凉骑兵只几轮掷矛,就将寨门附近的守军清理的七七八八。随后西凉骑兵立刻开始破门!
“寨门已开!冲啊!”
“踏平敌营,鸡犬不留!杀!~”
“杀啊!~”
寨门一开,整个孙坚营地对于骑兵来说基本上不设防了,步兵没有战阵无法与骑兵对抗,再加上营寨中有很多障碍物,远程兵种很难形成有效的覆盖攻击,零星的散兵shè击又很难对jīng锐的骑兵造成有效杀伤。
西凉骑兵迅速的击溃了几伙前来阻挡的值守士兵,开始向着营地深处冲击!
轰隆隆的马蹄声很快就从寨门方向传来,震得有些惊慌的将士们心里直发颤,目光也不由得焦急的寻找着自己的上司。
幸好,他们的上司并没有抛弃他们,只是,这些将士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营地里的战友数量似乎比平时少了很多。
“原地结阵!圆阵!圆阵!枪兵在外!快!”
一队队的孙坚军士兵在队长屯长的指挥下,迅速的在营帐之间的空地上集结了起来,组成了一个个小刺猬一样的防御阵势,迫使西凉骑兵只能减慢马速一边用短矛和弩箭shè击,一边从侧面绕过这些刺猬阵。
“轰隆隆!”
突然之间,正在营地中心线通道上奔驰的西凉骑兵陷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马坑,周围的营帐随即被孙坚军推进了陷阱,这些营帐里没有士兵,倒是有很多的引火物,然后一个火盆不知道被谁一脚踹进了陷阱。
“轰!”地一声,冲天的大火燃烧了起来,大火中传来西凉骑兵凄惨的叫声,伴随着这些叫声,是密如飞蝗的箭矢,穿过冲天的火焰,落进正在陷阱前徘徊,惊慌失措的西凉骑兵队伍中,立刻shè翻了一片。
“退!退出去,有陷阱!!”
“敌军中计了,杀啊!”
不但西凉军被这一个变化所惊呆了,连正在结阵抵抗的孙坚军也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又是大喜过望,原来,敌军落进了自己的陷阱了,这些将士们似乎都选择xìng的遗忘了,刚才自己这些人还是被蒙在鼓里的诱饵呢!
孙坚营地不远处,华雄高坐的战马上,看着营地中的火焰,听着各种各样的声响,喃喃的说道:“果然是有陷阱啊!不过,那也不过我的是诱敌之计罢了,孙坚,就看你上不上当了!”
西凉骑兵扔下落进了陷阱中的同伴,立刻打马回转,只不过他们的后路上已经被无数的障碍物给挡住了,不过,因为西凉军深入营地不远,而且营地外面还有接应,所以孙坚军在堵后路这边做得是远远不够的。
特别是西凉骑兵的短距离冲锋能力极强,在离开了陷阱一段距离之后,后面追击压迫的孙坚军很难及时的黏上西凉骑兵,而在营地外面的西凉骑兵则顺利的击杀了准备堵路的孙坚军,打通了撤退的道路。
正当西凉骑兵汇合在一起,想要撤退的时候,道路两边忽然一声锣响,密集的箭雨铺天盖地的洒了下来,只见两侧的坡地上密密匝匝的站着数不清的步兵,一员战将在坡上驻马喊道:“华雄,你中计了,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否则休怪我无情!”
“哈哈,中计的是你们!我家将军早就料到了你们的jiān计!”
随着这位重甲长刀的将领拨开shè向自己几只弩箭,大声的回话,语气里都是得意和不屑,他的话音未落,在孙坚步兵身后不远的地方,骤然响起了一阵更加密集沉重的马蹄声,这是骑兵冲阵!!
“敌军中计了!杀啊!”
“兄弟们,将军来接应我们了,我们胜了,杀啊!”
西凉军顿时军心大振,拼命的向着敌军的步兵阵冲去,想要与自己的援军汇合!
“散开,结梅花阵!”
“唏律律!”
“刺马钉!小心,地上有刺马钉!”
“短矛!掷短矛!不要急着前冲!”
“弩兵齐shè!”
孙坚的步兵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心里准备,而是已经充分的预料到了可能遭受的反伏击,所以在遭受骑兵冲击的一刻,这些步兵并没有慌乱,而是散开布阵,用惨重的代价巧妙的黏住了华雄亲自带领的骑兵,地面上无数的刺马钉大大的抹平了骑兵的优势,让华雄的骑兵失去了冲击速度,双方进入了对华雄十分不利的混战。
而孙坚军根本就不再移动,只是结成一个个的小阵型,直到战死到最后一个人为止。
双方的厮杀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华雄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战况没有像自己想像的那样形成一边倒的局面,相反,由于孙坚军的顽强和凶悍,居然让战况陷入了焦灼,这个时候如果孙坚还有一只骑兵的话
华雄的担心还没有结束,营地方向已经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不好!是孙坚的骑兵!
孙坚的骑兵数量不多,只有六千,还是各位将领的亲军临时组成的,孙坚一来比较拮据,二来江南地区骑兵的作用真的不大,所以骑兵的数量一直都不多,但是质量还是很不错的。
“杀!杀!杀!”
华雄转头四顾,不由得暗暗的叹了口气,想不到孙坚的步兵这么难缠,看样子自己似乎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如果再让对方的骑兵冲过来搅乱了自己的阵势,那可就真的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向北冲杀,不要与敌军缠战!”
华雄咬着牙大声的吼道,自己更是一马当先,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卷起漫天腥风,一招技能向前扔去,狂暴的技能吞灭了整整一个圆阵,一百多人的阵势仿佛被炸药从中轰开了一样,血肉横飞的场面极为壮观。
“冲!随我冲出去!”
华雄的决断很及时,孙坚的骑兵只是咬下了华雄的尾巴,然后就紧紧的缀在华雄身后,不断的sāo扰追击,企图打散华雄的部队,而步兵也在将领的指挥下迅速的整队展开追击,孙坚似乎想要顺势拿下虎牢关!
“冲啊!杀啊!”
沿途埋伏的玩家部队也想要痛打落水狗,但是在华雄强悍的加成下,想要占便宜的玩家反而悲剧了,于是这些玩家只好送两侧追在华雄部队的身后,不痛不痒的偷袭着,幸好,孙坚的营地距离虎牢关不到十里,如果这段距离有百里的话,说不定这些玩家零敲碎打的真能将华雄的部队吃掉也说不定。
狼狈奔逃的华雄对这些异人部队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就算这些异人的部队没什么战力,但是现在华雄看起来也抽不出时间来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还是先撤回关上再说。
第六百五十六章计中有计
【感谢‘杀刚狼’和‘孤鹰贪狼’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四海蓝天’和‘混沌吗’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孙坚这时正快乐的追在华雄身后。
孙坚对于自己设置的连环计还是很满意的,连番的陷阱终于坑住华雄这只大野狼,只不过这家伙的决断和运气都比较好,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跑,若是华雄再慢一点,就有可能被自己缠住,最终落得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可惜了!
不过,孙坚的计策到这里还不算全部发动,黄盖率领的伏兵已经预先穿插到了虎牢关附近,根据情况,或者选择阻截华雄的败兵,或者尾随华雄的败军顺势攻进虎牢关,不管怎么样,孙坚可以预期今夜将会是一场辉煌的胜利!
想到这里,孙坚的眼神里满是热切,挥舞着长枪追击的身形也显得越发的jīng神,红sè的盔缨在夜风中飘逸如飞。
“加速,加速!活捉华雄!!攻取虎牢关!”
“杀啊~!”
忽然两侧的道路旁一声锣响!
“齐shè!放!”
“唰唰”
“咻!噗嗤.....”
“啊!”
“唏律律!!噗通~”
“伏兵,有伏兵!!快退!”
“孩儿们!调转马头,短矛抛掷!”
“敌军中计了!杀啊~!”
“活捉孙坚!踏平敌营!”
孙坚这时候只剩下苦叹了!这世界变化可真快啊!
刚才自己还风风光光的追着华雄跑,谁知一转眼。变成了华雄追着自己跑!
孙坚扭头看了看身后,颠簸的战马让世界变得飘摇起来,但是孙坚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挥舞着大刀如同风暴一样席卷追击的华雄,距离自己似乎并不远啊!
“主公,黄盖呢?!”
孙坚身边的祖茂一脸的怒气,显然对这次中伏感到不可思议和愤怒,不是应该是黄盖埋伏华雄的么?怎么会变成了西凉军埋伏自己了呢!!?
孙坚苦笑。从现在的这个局面看来,黄盖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只是为何他没能发出被击溃的消息呢?难道他已经不幸遇难,或者已经背主他投了?
“前面带着红盔缨的就是孙坚。休叫他跑了!”
“戴红盔缨的是孙坚,抓住他,赏三爵!”
“冲啊!抓住孙坚!”
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西凉军的吼声,这些声音里未必有多少的认真的成分,更多的是一种调侃和戏虐,不过却严重的打击着正在亡命奔逃的孙坚。
“主公,前面就是我们的步兵了,利用步兵反击吧!”
“不用我吩咐,义公也会反击的,不过,华雄又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再说义公部队已经没有刺马钉了。德谋呢?”
“不知,程将军刚才阻挡追兵去,就”
“哎!向右侧避开义公的部队!命令义公稍做抵挡就缓缓撤退,直接退向盟主大营!袁术的援兵应该已经出发了吧!”
后面追击的华雄也已经分兵,一部分他亲自率领继续追击着人马已经不多的孙坚。另一部分则由部将率领,围歼韩当的步兵。
祖茂回头看着紧紧追来的西凉骑兵,不由得心急如焚。
“主公,将你的头盔披风给我!”
“大荣.....”
“主公,情况危急,主公身负重任。岂可因一时之败而折戟,属下乃主公马前卒,正当为主公抵挡刀箭,主公切勿犹豫!”
“大荣!我孙坚于此立誓,汝父母既我父母!我当奉养终身。”
“多谢主公!”
祖茂迅速的将头盔与孙坚交换,再披上孙坚的披风,然后另选一路,带着部分准备慷慨赴死的亲卫与孙坚分道扬镳。
黑夜之中华雄只能紧紧盯着红盔缨的孙坚,至于跑散的敌军,自有部将去对付,又追了几里,随着西凉骑兵的轻弩shè击和掷矛攻击,祖茂身边已经没有几个同伴了,眼看着追兵也越来越近了。
转过一小片树丛,祖茂等人从马上一跃而下,连滚带爬的迅速隐入了路边草丛之中,祖茂顺手将那顶头盔挂在一个树枝上,自己和几名亲卫则隐伏在附近,准备尝试诱杀华雄,不管成与不成,这都是最后的机会了。
华雄一马当先追了过来,华雄眼神锋利,一眼扫去,跑远了的那几匹马上根本就没有人,华雄勒住了战马,私下一看,一眼看到了那顶红sè盔缨的头盔,轻轻一磕马腹,攥紧了手里的长刀向前走去。
“将军!小心!”
“呵呵,丧家之犬而已!孙坚,快快出来自缚投降吧!我主爱才如命,定会加以重用的!”
“杀!”
待华雄走到左近,忽然周围的草丛中发一声喊,几条黑影急蹿而出,手里的刀刃闪着森冷的光芒,向着马上的华雄扑去。
‘叮!噗嗤~’
华雄长刀如同匹练,又丰富翻飞的游龙,绕着身体旋转了一圈,轻松的将三名伏击者斩成六段,这些勇敢的卫士们甚至连华雄的衣服角都没有碰到,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不过,祖茂的双刀却挡住了华雄的一击,只不过,他的能力却不足以挡住华雄随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