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72部分

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袁绍配合,相反,袁绍必须谨防他们捣乱,所以袁绍在河内放下重兵,就是为了防范这两个家伙的。
至于刘备和曹cāo被派到了一起,自然是希望这两个家伙能斗起来了,最后还剩下了方志文这一路人马没有安排,实在是因为方志文的人马数量太少,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一路正式的进攻力量,但是要将方志文整合进自己这边的部队,袁绍又很担心方志文给自己捣乱,整合进别的诸侯部队,人家方志文也不愿意。
“至于方大人的部队方大人的部队最擅长千里奔袭,方大人本人又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战场军神,那本初就不献丑了,方大人的行动就请自主如何?”
方志文咧嘴笑了起来,这个袁绍还真是知情识趣,让方志文完全zìyóu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事实上如果袁绍不这么说的话,方志文自己也会这么做的。
袁绍的安排确实是花了心思的,充分的考虑了各方的利益以及战争的态势,至少在明面上大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因此,剩下的不过是些细节问题,当然了,还有更重要的补给问题。
袁绍和袁术表面上自然是答应的很爽快,但是曹cāo和刘备以及方志文若是真的以为能够从袁氏兄弟那里得到粮草补给,那可就实在是太天真的一些,或者真的拿到了,这三人也不敢人马食用,说不定是有毒的。
今rì的会议可以说是卓有成效的,对于袁绍来说,当然,对于方志文来说也是不错的,至少认识了一些历史名人,也成功的点燃了袁家兄弟之间不合的火种,至于最后的军事部署,那纯粹是样子货,到时候怎么打,还不是各自有各自的想法,除了袁绍自己的人之外,甚至连袁术都不会按照袁绍的指挥棒转。
至于刘备、丁原、曹cāo等人,则是顺利的拿到了参与中原事务的入场券,这就当作是支持袁绍上位的回报了,于是会盟自然是大获成功了,唯一悲剧和愤怒的,就只有袁术一伙了,他们是这次会盟中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以及笑话!
很快,会盟成功的选出袁绍成为十八路诸侯讨董的盟主,以及明rì将会在营地歃血为盟,并且开始正式攻打虎牢关的消息就被公布了出来。
聚集在虎牢关下营地周围的玩家们顿时燃了起来,虎牢关大战就要开始了!中原大战就要开始了!!那群英荟萃的情景真是让人期待啊!
第六百四十九章虎牢关首战
第二天,天公作美,居然是个大晴天,虽然有些风,不过有阳光晒着,到没有那种刺骨的感觉,至少那些穿着冰冷甲胄,在空旷的野外站队的士兵不会觉得太过寒冷。
十数万将士的代表们在平原上列队,铺天盖地气势熏天,呼呼的北风让招展的旌旗呼啦啦的作响,仿佛像是平地惊雷,仅仅是这种气势,就足以让围观的玩家们心旌摇动,怪不得古人喜欢举行大规模的誓师,这确实很能提振士气并且打击敌人士气。
在广袤的平原上早已堆土而成的一座高台,上面已经摆上了一个大大的祭台,高台四周插着十八面巨大的诸侯将旗在风中缓缓的舒展卷动,最中间的一面则是代表大汉皇帝的黑底红字龙凤旗。
以袁绍为首的诸侯们都穿着正式的冠服,鱼贯登上祭台,这回是严格的按照官爵的大小来进行的排位,这一整套的歃血仪式还是很讲究的,宰杀了祭天用的牛,然后上香行礼,袁绍大声的诵读了那一篇跟演义中一模一样的誓文。
然后将祭文焚化了,大家一起喝下了掺入了牛血的酒,十数万将士齐声高呼,这就正式完成了歃血为盟的仪式,算是正儿八经的与董卓宣战了!
同时,所有的玩家也都收到了系统的通告。
‘叮,大型历史剧情‘十八路诸侯讨董风云’正式开启,玩家可自行前往相关阵营的任务领取处接取任务,任务过程和结果均不会改变玩家阵营。’
随后诸侯们纷纷下了祭坛上马,部队也一支支的向着虎牢关开拔,一直到虎牢关下五里左右才重新的扎下阵势,准备进行一次象征意义的攻击。
虎牢关前的地形还算开阔。数十万部队(包括玩家的部队在内)倒也能站的下,但是真正能进入攻城面的其实不可能多。当然了,今天袁绍也没有打算强攻虎牢关,今天的攻击其实只是一个仪式,一个宣战的仪式。
方志文遥遥看向虎牢关,虎牢关高达十数丈,关上也是旌旗招展遮天蔽rì,看样子守军的数量也不会少,特别是异人的参与热情十分高涨,所以这种雄关想要靠着将士们用攻城梯和箭楼打下来。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恐怕这得按月来算,更何况,关上的守军也不是站着打酱油的。
虎牢关毕竟是关塞。那意味着虎牢关是为战争而设计的。因此在防御和攻击方面,守关的一方一定会比攻击的一方更有优势,而且在游戏里。根据不同的关塞等级,是有攻防属xìng损益的,也就是说攻方损守方益。
因此,方志文怎么看都觉得,强攻虎牢关实在是一件相当蛋疼的事情,而负责攻打虎牢关的孙坚很明显是被袁绍给穿了小鞋。谁叫这个家伙天生就打上了袁术的标记呢。
孙坚虽然也是会盟的诸侯之一,但是很明显。孙坚是朱隽的手下,朱隽是袁术的马仔,所以孙坚在整个会盟的过程中是相当的低调的,甚至连张扬都冒了一下头,而孙坚几乎是没有说过话,只是附和和点头而已。
磨磨蹭蹭的在虎牢关下立好了阵势,大家还算配合,没有给袁绍出什么乱子,中间是袁绍和袁术兄弟,南边的是袁术阵营,北边的是袁绍阵营,至于刘备、曹cāo和方志文则在最南边,而韩馥的代表闵纯和张扬,两边加起来都不到两千人,所以就混在方、刘、曹三人的队伍里,形成了一个游离在外的小团体。
而陶谦和袁遗则在最北边,显然也已经被排除到了核心团体之外,袁遗也乐得轻松,省的夹在这两个强势的兄弟之间受罪……兄弟,中间的是袁绍、袁术、孙坚、朱隽等人,这刘备、曹cāo还真的是被排挤到了边上看热闹,看这样子,今天刘关张不会出场了吧?”
“你脑袋没有被驴踢了吧?刘关张出场?他们出场跟谁打啊?跟华雄,就华雄这货只要张飞一个人就能拿下吧,要不然关二哥再来一次温酒斩华雄?”
“呵呵,那是演义里面胡扯,你看看华雄也是七阶武将,关羽才上八阶,不可能一两招就将华雄拿下吧?!”
“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出现三英战华雄的场面吧!?”
“这位小盆友,别说我欺负人啊!在历史记载中,确实是华雄战三英的!”
“啊?!!怎么可能?”
“呵呵,怎么不可能,此三英非彼三英,《三国志》载,虎牢关下是孙坚主攻,因此华雄所战的三英是程普、韩当和黄盖!后来华雄斩杀了祖茂,击败孙坚,不过很可惜,华雄最后是被孙坚暗箭所杀!”
“我靠!原来历史是这样的啊!真是意想不到啊!难道现在系统是要还原历史剧情么?”
“只能说,智脑还原了一个近似历史的情况,至于将来会怎么演变谁知道呢,说不定还会跟我们有关系的,至少,作为董卓阵营一方,我们肯定会尽力避免华雄被孙坚给暗掉对吧?”
“说得不错,将来怎么发展,自然还要看我们的,呵呵!”
“别臭美了,实际上跟我们的关系也不大,对了,你们看刘备和曹cāo中间的那个人是谁,似乎跟这两个牛人很熟悉,而且还刘曹似乎还以他为尊啊!?”
“切,一点眼力劲都没有,那就是平北将军方志文!刘备管他叫大哥,这家伙还跟荆襄世族有一腿,现在派了太史慈在荆州玩平衡,左右逢源,至于曹cāo,现在在青州正被孔融和方志文的联军给压制呢!所以能不以他为尊么?!”
“方志文?手下有赵云和太史昭蓉,我看看啊!”
“那不就是么。方志文身后就是,不过那个中年大胡子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这个将领是才出现的,不过能跟赵云并肩,并且站在高顺前面,肯定也是个牛人,不会是黄忠吧?”
“我rì,有可能啊!”
“再加上刘备手下的关羽、张飞,曹cāo手下的夏侯惇、夏侯渊和许褚,这次的虎牢关之战怎么打啊?华雄真敢出去绝对回不来了!”
“不会,不会!没见到这三个牛人都在最南边看热闹么。虎牢关是袁家的虎牢关,这三个牛人肯定不会上来帮忙的,说不定还偷偷的拖袁家兄弟的后腿呢!”
“为什么呀!?”
“你没看论坛啊?”
“没啊,那些砖家叫兽的话尽是忽悠人的。信了他们话我倒霉了好几次了!草!”
“呵呵......论坛上不少人认为。袁家与董卓的争斗,正是关东世族与关中世族的争斗,而刘备、曹cāo和方志文。甚至包括丁原和韩馥,都恨不得这两个大世族集团彻底对耗光了才好,因此他们只会在中原四处点火,又怎么会真的帮助袁家兄弟击溃董卓呢?再说了,若是则三个再加上吕布联手,天下还有谁能挡得住他们的兵锋。因此他们是绝不可能联手的。”
“这倒是很有道理,如果他们真的联手了。所有人的都不用再折腾了,直接投降完事!呵呵……文台,今天的战斗就看你的了!”
袁绍笑眯眯的扭头,越过袁术冲着孙坚说道,孙坚毫不犹豫的拱手肃然应道:
“诺!”
袁绍扫了脸sè不大好的袁术一眼,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朱隽,微微的翘了翘嘴角道:
“擂鼓!出击!”
“咚咚……义公、公覆,于关下两里列阵,德谋,前去叫阵!”
“诺!”
“骑兵分左右两军,前出两里,左右间隔一里护住两翼!”
“刀盾兵布横阵!缓步前进!”
“枪兵布横阵!前进!”
“弩兵布横阵,前进!”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在场的诸侯不说,那些军将可都是经验丰富的沙场老手,仅仅从孙坚部队行进和指挥中,就能看出孙坚的部队训练有素,是能打硬仗的jīng锐部队,jīng锐部队是训练不出来,都是打出来的,因此,这些部队身上都带着森然的血腥气味。
见到孙坚部队如此的jīng锐,在场的诸侯都不由得暗暗赞叹,就算眼光颇高的方志文和曹cāo也不得不承认,孙坚的部队确实是一支能战的部队。
“孟德,若是你碰上文台,有没有胜算啊!?”
曹cāo眨了眨眼睛,抚着胡须笑道:“自然不在话下!玄德呢?”
“小弟倒是觉得文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真是遭遇上,恐怕不好对付啊。大哥你觉得呢?”刘备还是那么谦虚,不过关羽的眼神却透着一丝不屑,张飞更是轻轻的呸了一口,顺便还向夏侯兄弟和许褚挑衅的看了一眼。
“嗯,是个劲敌,不过,孙坚勇悍不及云长,坚忍不如元让,将兵不如高顺,智谋呵呵.....玄德不必弱了自己威风。”
曹cāo和刘备都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根本就没有将自己与孙坚对比,言下之意他手下的高顺就能对付孙坚,很显然,方志文是看不上孙坚的。
“这么说,虎牢关文台是拿不下来的了?”曹cāo顺势问道。
“那谁知道?我又不是神仙,战场上的事情更不好说,说不定华雄直接被流矢shè死了,文台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虎牢关呢!哈哈……刘备莞尔,曹cāo则大笑了起来,三个打酱油的似乎都很高兴的样子,不过他们手下的强将们却在用眼神彼此打量挑衅,看起来关系并不那么和谐。RQ
第六百五十章华雄出场
在方志文看来,这种阵仗之下,华雄应该是不敢出来应战的,华雄不认识黄忠且不说了,仅仅是关羽、赵云在场,华雄在深知这两位顶尖武者在场的情况下应该是不敢出来吧!
但是华雄偏偏出来应战了!
这到底是华雄胆子肥还是有人给他支招了呢?方志文觉得应该是后者,方志文甚至怀疑莫非贾诩在华雄军中?不过随后方志文又否决了,能看出来方、曹、刘是来围观打酱油的人多得是,最重要的是几乎所有的玩家都知道,因为有个满是砖家叫兽的论坛在那里放着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方志文是有意无意的给忽略了的,那就是古人的荣誉感,或许在玩家的眼里这是一种很可笑的执着,但是原住民却认为人的名声、荣誉、品德是人最为重要的东西,这点有时候方志文都会忽略了。
华雄在董卓军中号称第一人,上次在洛阳城外败给了吕布。虽然是败了,但是那也是败得心服口服,这次虽然虎牢关下名将云集,但是没有打过之前,华雄又怎么会先胆怯了呢!在加上华雄身为虎牢关的主帅,对于敌人的公然叫阵置之不理,可是会严重的影响将士们对他的看法的。特别是西凉军中,更是崇尚武勇,因此。华雄也不能为了稳妥而露怯。
孙坚见城上鼓声雷动旌旗漫卷,不一会,只见关口大门缓缓的打开。一彪黑衣皮甲的轻骑兵鱼贯而出,迅速的在一里之外背靠着城墙列阵,这些轻骑兵带短弩,马背上有一簇短矛,这是西凉铁骑兵的标准配置。
华雄一马当先,直接来到一人单马站立在阵前的程普对面才勒住马,大声喝问道:“尔等逆贼不思效忠天子、抚慰黎庶,却yù忤逆犯上,图谋不轨,且报上名来。待某家拿尔等的狗头去换取勋爵!”
“哼!董卓挟持天子,荼毒忠良,残横暴戾,此天下皆知,我也不与你这蠢材斗嘴。且用手里的刀枪讲道理,我乃长沙太守属下益阳都尉程普,今来取尔xìng命,阎罗面前勿报错了某家名号!”
“哈哈,狂妄小儿!今rì叫你知道天高地厚!”
孙坚远远的看着,他自然知道在今天不是挥军攻城的rì子。斗斗将能说得过去就行了,难道还真的为了袁绍的一句话就去搏命么!
再说了,如果自己太努力了,不是在打袁术的脸么!孙坚现在很清楚,自己的身上可是打着袁术的标记呢!
“斗将了!斗将了!”
“果然是孙坚的属下啊!看来华雄今天要出名了!”
“不知道关二哥会不会忍不住出手!不要上来一刀就给华雄斩了啊!”
“不可能的,放心好了,华雄今天肯定扬名!”
城头上的玩家们兴致盎然的观看者双方的斗将,这个地方视线真好,如果再有个座椅和瓜子什么的就更好了!
相比起来,在城下的玩家们的视线就没有那么好了,实际上,虎牢关前面的地形是个坡地,这显然是建造虎牢关的时候故意做成的,就是要让攻击者仰攻,这么一来在孙坚部队后面围观的是十八路诸侯的部队,再后面才是玩家的部队,想要看清楚程普与华雄的斗将,没有点好眼力是不行的了。
幸好,这个是游戏来着,可以向系统购买道具啊!
于是,在最后面围观的玩家脸上,无一例外的都带着一双大眼睛道具,看上去极为好笑。
华雄对着城上挥了挥手里的长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施施然的驱马跑向南侧,而程普则占据了北侧。
从双方的武力值上看,程普是刚刚进入七阶门槛的强将,而华雄已经快要到七阶的顶端了,但是在强将这个层次,四个点甚至是一阶的差距都未必能稳胜,五阶以上的将领,数据实际上对能力的一种标识,而且是不完整的标识。
更多的战斗能力和经验,数据是表达不出来的,但是在场围观的武将中,大部分都认为程普肯定不如华雄,关键在于双方现在战斗的方式是马战,华雄马战的经验绝对比程普要强,而且华雄坐下是名马,程普的则是一匹普通的丰宁马。
‘喝!’
‘驾!’
随着华雄属将抛出的一支短矛落地,在万众瞩目之中,虎牢关的战斗序幕华丽的拉开了!
“看刀!”
华雄上来就出全力,毕竟自己这边能出战的只有一人,而对面的诸侯之中,能战的武将绝对超过十名,华雄还是想要节省一点体力的。
华雄坐下的战马忽然一跃,速度猛地再次提升,华雄的刀仿佛从漫天卷起的狂沙中猛然扑出的野兽,狂猛的气势,迅捷的刀锋,以及那种刀势与刀锋一快一慢的别扭感觉,让程普心中惊骇不已。
程普一咬牙,下意识的作出了以伤换伤的打法,这也是他xìng格使然,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弱势的一方用出以伤换伤的打法也很正常,但是仔细分析则不然,因为程普是仓促变招,而且本来就不占速度优势。现在以伤换伤很可能连对方身体都碰不着,他自己就被华雄的快刀劈成两半了。
“不要!”
孙坚骇然的大吼了一声,惊得他坐下战马都躁动的嘶鸣了一声,他身边的韩当更是张弓就shè!另一侧的黄盖直接打马向前冲去。
“哄!!”
周围围观的玩家们一起发出不屑的嘘声,竟然汇聚成了一股洪流,吓人一跳,其实韩当和黄盖这个行为看似不妥。但在斗将中却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掠阵,在自己人遭遇危险的是时候。想方设法的解救自己人。
但是掠阵的前提是shè出的箭不能朝着敌人的身体,只能是干扰shè击,否则就成了偷袭了。这就要求掠阵的人弓箭水平要很高才行。
事实上,韩当的弓箭水平只能说是过得去,特别是在距离这么远的情况下。
华雄听到弓弦震动的声音,自然会稍微分心,就是这瞬间的分心,让程普及时的变换了招数,堪堪挡住了华雄的快刀。
‘当!’
‘唰嘶!’
华雄眼角瞥到了那无力的箭矢,还有正在奔进场中的黄盖,心里怒气勃发,吗的一回合都没有完成。这帮无耻的家伙就开始干扰了,本来还想给关东的诸侯一个下马威,却没有想到这帮家伙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
华雄的一刀虽然没有能够将程普劈翻,但是却让程普上身倾斜,手臂酸麻。失去了重心和防御位置,手里的铁矛更是被砸下了下三路,暴露出了中门!
华雄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长刀一横,借着被程普铁矛反弹的力量,一推一撩。长刀转动发出骇人的空气撕裂声,甲胄被刮擦发出刺耳的怪响。
程普拼命的向后侧仰扭动身体,想要将华雄的长刀让开,同时手里的铁矛加速朝上扬起,眼看着程普就要被华雄从胸腹到右肩开一个大口子,华雄的战马速度却忽然降了了下来,华雄再次暗骂了一声。
原来奔跑中的黄盖收起了手中的双铁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弓箭,朝着华雄放了一箭,也不知道黄盖是有心还是无意,那弓箭鬼使神差的直奔华雄跨下的战马眼睛而去,战马即使再神骏,也会害怕尖锐的东西,因此战马不自觉的避开了这支流矢,也救了程普一命。
‘当!呲’
双马交错而过,华雄不再理会程普,而是挟着满腔的怒火驱马直奔正在迎上来的黄盖,长刀居然使出了枪的招式,直接冲着黄盖的中宫而去,看上去就是一个中平枪!
再看程普,只见他上身右侧甲胄从胸腹一直裂开到右肩,隐约可以看到一些血迹,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伤的不重,羞怒的程普一把抓住了裂开的甲胄,一用力,直接将甲胄撕裂了,狠狠的甩在地上,自己**着染了血的半边身子,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圈转战马,回身想要追击华雄。
黄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若是单论武力,黄盖还打不过程普,现在程普一招之下差点被华雄开了膛,黄盖知道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防御比较好,等会程普回转,两人合战华雄或者才有一丝胜算。
其实黄盖未免有些高看了华雄,程普之所以一招都没有挡住,完全是骑术和战马的原因,华雄巧妙的利用这两个优势,放大了自己的攻击力,因此程普才险险被干掉,如果黄盖明白这一点,只要沉着应战,还是能够支撑一下的。
黄盖双鞭搅动,在自己的中宫布下了密集的防御阵势,甚至还动用了专属技能‘漩涡’,华雄冷冷的一笑,长刀忽然一转,用刀尖上的小刃准确的卡住了黄盖的一支铁鞭,这就是从吕布那里学来的技巧,巧妙的利用武器上的结构,破开敌人的招数。
黄盖的双鞭运行轨迹顿时为之一顿,而华雄的长刀却借助这个撞击的力量,长刀下压改刺为切,借助着战马的速度,猛地向黄盖的腹部切去,想来华雄是被黄盖给气坏了,所以这个招数才显得那么yīn狠!
而黄盖的左手鞭却在华雄长刀上方,这要让黄盖如何防御呢?黄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就要被去势了!
s
第六百五十一章三英战华雄
好个黄盖,关键时刻,黄盖双腿用力,双鞭追击而下,同时卡在了华雄长刀的小刃上,并且用力的向外推拒,但是这个肯定是不足,因为双方的战马正在互相靠近,是两匹战马加上华雄三方的力量,作用到了这一个交接点上。
而黄盖的手臂用力方式与华雄的发力角度相比,完全落在劣势上,更何况华雄的用力方向是向下的,黄盖的双鞭反而在上方,可想而知黄盖要完成这个推拒的举动是多么困难。
但是黄盖却并非要一味的推挡,而是整个身体也被推着离开了马背,然后顺势踢了自己的战马一脚,整个人仿佛被华雄一刀给挑了了起来,直接向着战马的另一侧飞去,拉开了与华雄的距离!
“吼!”
华雄怒喝了一声,长刀反转一招狂沙卷地,刀刃虽然已经够不着黄盖了,但是刀气却可以,而此刻黄盖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位,又是身在半空,即使勉强能够用铁鞭挡一下,奈何刀气这种东西不用技能是挡不住的。
‘嗤!砰!’
黄盖鲜血飞溅,在地上翻滚踉跄了两下,迅速的站了起来,随手再掏出一匹备用的战马,没等华雄的战马回转,已经跨上战马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这时围观者们才看清,黄盖的胸腹间被开了一条沟,甲胄已经完全裂开了,鲜血很快的浸透了身上的衣甲,但是看上去也不是致命伤。
“吼!吼!吼!”
虎牢关上的守军忽然发出震天的吼声。华雄出手两刀刀刀见血,将孙坚手下的两员大将一一斩伤,看上去十分的狼狈解气,再加上程普和黄盖双战华雄,已经很不地道了,因此虎牢关上守军意气风发士气高昂,而孙坚的士卒却只能默默的忍着对方的鄙视和羞辱。
程普和黄盖虽然先后受伤。样子也够狼狈,但是他们两个却不肯认输,而是圈转了战马再次一前一后冲向了华雄。华雄正找不着发泄怒气的对象呢,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还敢来送死,顿时大喜。
“义公。你也上。”孙坚低声对韩当说道,既然已经不地道了,那么就要将不地道进行到底,只要最后赢了,什么都好说!孙坚这人不愧是枭雄,没有一张厚皮是做不得枭雄的!
韩当用力的一点头,二话不说直接驱马上前!
“哄!”
围观的玩家们再次发出一阵哄笑,孙坚这回可是丢人丢大了,一个打不赢就两个,两个打不赢就三个。那么三个都打不赢的话是不是还有第四个、第五个,直到将华雄累死为止!?
华雄自然看到了韩当挥舞着长枪冲进了战场,华雄皱了皱眉,如果这次再拿不下其中一个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小贼看刀!”
华雄怒喝了一声。也玩起了心理战,程普这人本来就有些一根筋,否则刚才也不会下意识的要以伤换伤,华雄正是看到这点,才用出了激将法,程普果然上当。竟然挥舞着铁矛想要再次跟华雄以伤换伤!
这次程普已经先有了准备,因此铁矛进击的速度是相当快的,说实话,华雄真的没有比程普高到能够一招毙命的程度,但是华雄自从跟吕布一战之后,身上的那种狂妄的情绪倒是收敛了,顶尖的武者没有笨蛋,因此,华雄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扎实的功底,以及骑术上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
‘横移!’
高级骑术的附带技能!
华雄巧妙的错开了这一尺多的距离,程普的铁矛自然落了空,但是早有准备的华雄的刀可是正好瞄上了程普的脖子!
程普下意识的向后仰身,手里的长枪猛地上扬,华雄的长刀改抹为剁,同时青sè的刀刃上猛地发出一抹白光!
技能!
程普再也没有什么想法了,身子一滚直接从马背上滚了下去,可怜的战马被华雄轻松的从中间给一刀两片,热乎乎的鲜血和内脏淋了程普一身,程普在地上翻滚着,随后狼狈至极的站了起来,人却有些发愣。
黄盖眼见着程普被迫滚下战马,自己却还有这几个马位的距离,若是程普刚才不那么冲动,两人同时双战华雄或许还有取胜的可能,但是现在,又是黄盖单独对阵华雄,黄盖心里更是没底了!
一咬牙,黄盖的双鞭舞动迎向了华雄,华雄的刀正从低位斜撩,正好迎向了黄盖的双鞭,只不过,在刀鞭即将相交的瞬间,黄盖的左手鞭忽然飞了出去,直奔华雄的战马前腿关节!
好聪明的黄盖!
战场周围的围观者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华雄心里暗叹,只好将长刀的速度略微一顿,将那只飞鞭挡下,长刀再次上撩的时候,黄盖的另一支铁鞭也飞了过来,华雄只好略微拉住了战马,挥刀挡下这支飞鞭,然后长刀横卷,扫向已经赤手空拳的黄盖,黄盖确实很光棍的直接一个镫里藏身,躲到了战马的另一侧,让华雄的刀走了个空。
华雄长刀下压,狠狠的将黄盖战马的一条后退连着半边屁股给卸了下来,只不过,黄盖早就滚下马躲到一边去了。
华雄毫不犹豫的圈转战马,准备回身继续追击黄盖和程普,但是这个时候,后面追来的韩当已经到了,华雄的战马速度此时还没有提起来,而韩当的马速却是已经达到了最高了!
原来,黄盖一早就打着这个主意,这家伙确实狡猾啊!
面临劣势,华雄却毫不示弱,手里的长刀漫卷,跨下的战马嘶鸣,居然也是一刀气势磅礴的斜劈,打着却是以伤换伤的主意。
韩当顿时有些犹豫了,如果让华雄受点伤,确实能够挽回孙坚军的面子,但是以伤换伤没能重伤华雄的话,华雄会趁势追击不远处黄盖和程普,自己三人始终不能形成合力,那么就很难战胜华雄。
韩当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将华雄的战马击伤或者击毙,然后争取到这个停顿时间之后,在于程普和黄盖汇合,三人一起围攻华雄才能彻底摆脱现在这个被各个击破的不利局面。
这也能说明孙坚会用人,看到程普不能跟黄盖形成配合,孙坚立刻就让头脑最冷静的韩当出马,为的就是韩当来重新整合战场。
时间很短暂,韩当几乎瞬间就想明白了自己的目的和得失,手上的长枪猛地一沉,只取下三路,华雄顿时气结!这些人怎么都一个德行,专门瞄着自己的爱马攻击。
现在韩当马速快,攻击肯定是先到,而自己的刀略慢一线,若是自己的战马受伤,很可能自己的刀会走偏,韩当的算计很毒辣!
更惨的是,华雄的刀从上往下,韩当的枪直来直去,换而言之,韩当占据了中门,而华雄的刀却在外门,华雄这一次确实有些托大了。
‘转向’
高阶骑术的另一个附带技能!
华雄跨下的战马忽然人立而起,唏律律的一声长嘶,然后后蹄旋转,向外侧一跃,居然让开了韩当势在必得的一击,而华雄一手抓紧了缰绳,另一只手单手持刀,在马背上腰身扭转,一刀向后斩出,若是韩当还保持着现在的这个方向和速度,就像是将自己送到华雄刀下一样。
韩当猛地一勒缰绳,韩当好歹也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虽然骑术不如华雄jīng湛,但是骑术技能却并不太差!
‘横移’
韩当的移动方向是靠向华雄,而不是远离,显然他还是想要再次尝试一下,只不过这个选择是错误的,因为华雄的刀居高临下,再加上技能的加持,速度绝对超过了韩当的预期。
这个时候韩当才发觉自己的选择错了,但是到了现在再后悔也是没有用的,韩当努力的偏移了一下身体,手里的长枪仍然保持着高速刺出,以命换命!
华雄最终还是选择了保护自己的战马,狠狠的一刀劈在了韩当的长枪上,韩当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韩当或许能勉强继续抓住长枪不放手,但是枪尖被砸向地面是肯定的,一旦枪尖刺进地面,韩当再不松手的话,手臂都可能会折断。
韩当果断的放弃了长枪,一猫腰化解了身上的受力,战马迅速的偏开,而华雄的战马也同时向外跑开,两人形成九十度的角度远离。
等华雄再次圈转战马之后,韩当和一身泥血的黄盖,还有狼狈到不行的程普已经汇合了,华雄遗憾的叹了口气,这下子很难再取得战果了,华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三人中的任何两个人联手,自己都难以取胜,三个人的话,自己就危险了。
华雄深深的吸了口气,尽管心里不忿,但是现在可不是好勇逞强的时候,虎牢关的安全比自己的脸面要重要的多,虽然有些遗憾,可从现在双方将士的士气来看,自己出战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华雄不由得心生退意。
对面的三人也是互相看着,眼里都尽是骇然,想不到这华雄这么厉害,如果想要扳回局面,就只有三个人联手攻击,虽然有些不地道,但是只要取得胜利,脸面什么的都不要了!所谓成王败寇,历史永远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第六百五十二章华雄威武
正当韩当、程普和黄盖三人互相用眼神交流鼓励了之后,准备催马出击一决胜负的时候,战场上忽然响起了清脆的鸣金声!
‘当当当……华雄惊讶的侧头朝着关上看去,而程普、黄盖和韩当却扭头朝着自己的阵营看去!
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鸣响了收兵的锣声?!
鸣金的声响确实是孙坚下令的,孙坚又不是笨蛋,现在自己的三员大将合战华雄,如果能将华雄一举拿下也就罢了,如果拿不下呢?那自己的名声可就臭到家了,而华雄在刚才的那一刻明显是在犹豫了,如果让华雄主动鸣金撤退,自己的以多打少的名头可就要被坐实了。
孙坚脑袋一转,立刻就下令鸣金,这么一来,孙坚的三名属下就不是去围攻华雄了,而是去解救同伴,不管怎么样,孙坚的名声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这也算是最后能捞回的仅有的一点点主动权了。
华雄愣了,不知道为何孙坚在这种情况下鸣金收兵,程普更是不解,难道主公觉得自己三人都打不过华雄么!
程普正要违令打马向前,韩当却一伸手将程普的马缰绳给捞住了,低声道:“撤退!”
程普还想挣扎,但是看到韩当满面寒霜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迟疑,这时黄盖也出声道:“程将军,撤,你以为华雄还会笨到继续跟我们打么?”
程普抹了抹脸上有些粘腻的血水,恨恨的哼了一声。顺着韩当的战马转身,也拨动了自己战马的马头,很快就奔回了自己的阵营,孙坚也不停留,很光棍的带着部队撤了下去。
周围围观的玩家们顿时议论纷纷,有脑筋转得快的已经在大赞孙坚聪明,或者大骂孙坚无耻!只不过。孙坚根本就不理会周围如同雷声一样的嗤笑和议论,直接头也不回的撤了。
不一会,孙坚卸了铠甲到袁绍马前请罪。
“孙坚有负盟主所托。未能旗开得胜,反而弱了我军威势,请盟主降罪!”
袁绍瞥了满脸不虞的袁术一眼。摆了摆手到:“胜败乃兵家常事,文台不必自责,这不是文台之过,只是华雄强悍,这华雄如此厉害,不知道有哪位将军能将之拿下啊!?”
袁绍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冲着自己身边的桥瑁等人使眼sè,让他们不要出头,袁绍分明是想要看看袁术有没有办法拿下华雄,他是想要为难一下袁术。落他的面子啊!
袁术岂能不知道自己这位兄弟的想法,只是在袁术麾下,能打的人真的不多,对于孙坚的手下这几个将领的能力,袁术还是有清醒的认识的。孙坚手下的三名将领都拿不下华雄,自己手下的张勋、纪灵虽然也是能打之人,问题是,袁术可不想有个万一。这事,赢了没有什么好处,输了却丢尽了脸面。袁术不由得有些犹豫了。
只是袁术这一犹豫,让袁术身后的某人忍不住了。
“主公,属下愿替主公斩下华雄人头!”
袁术一愣,回头看去,原来是俞涉,俞涉这个家伙是什么本事袁术可是一清二楚的,虽然手上也有些功夫,不过明显不是华雄的对手,只是现在俞涉不自量力的跳了出来,袁术有却些为难了!
“主公,让属下去!”
纪灵一见袁术的脸sè为难,立刻就明白了袁术的心思,马上出声阻止俞涉,心里对俞涉的不知轻重很是不以为然。
俞涉却还不知好歹的抗辩:“杀鸡何须牛刀,纪将军无需动手,还是让属下前去会一会那华雄!”
纪灵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俞涉,俞涉的武力值才刚进入五阶,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那一战之中的巧妙之处,远远的看去,只觉得程普、黄盖韩当三人似乎不堪一击,连个像样的招式都递不出,还以为是这三个人武力太差,因此才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事实上,有这样想法的人绝对不是只有俞涉一个人。
“主公,还是让属下去!”纪灵当众又不好直接说俞涉不知好歹,只好一拱手,尽力的争取让自己出战,省的俞涉出去给袁术丢脸,袁术这两天的脸丢得已经够多的了!
袁术瞪了俞涉一眼,正要万分无奈的同意让自己的心腹大将纪灵出战,另外却有人解救了袁术,让袁绍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一个小小的华雄,有何可惧,待我去将其头颅取来!”
说完话,这位雄赳赳的汉子一晃手里的金镋拍马就冲了出去,袁绍张了张嘴,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鲍信,不由得悻悻的撇了撇嘴,鲍信这是要出风头么?可惜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华雄的厉害!
这雄壮的汉子一直奔到华雄对面,他身后跟上的亲卫远远的立住阵脚,华雄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高大的敌将,倒是有些威猛的气势,特别是他手里的那个金镋,看上去分量不轻。
“来者何人,报名受死!”
华雄被孙坚鸣金收兵耍了一把,他愣了半天才想明白孙坚在搞什么鬼,不由得对孙坚益发的鄙视和愤恨,华雄正在后悔刚才没有趁机撤回关上,被孙坚给晾在这里,想不到对方折腾了一会就又来了一个将领挑战,华雄只能接着打下去。
“哈哈,好叫你华雄小儿知道,某家是济北相鲍信之弟,鲍忠,前来取你xìng命!”
华雄撇了撇嘴:“管你是谁的弟弟,我让你去阎罗那里做弟弟!”
华雄说罢,驱马向前,手里的长刀翻卷漫天狂沙,这一招跟程普面对的第一招一模一样,鲍忠也拼命的打马前冲,见到华雄的这一招,不由得咧嘴笑了,心说这货是黔驴技穷了,翻来覆去就是这一招,当我是程普那个软蛋么。
更重要的是,鲍忠使得可是金镋,金镋的防御能力是很强的,在某些方面来说,比画戟的结构防御更好,但是金镋的进攻就比较慢,所以要求使用者的力气比用画戟的更大。
华雄见到对方用的是金镋,自然祭出了自己的绝招,走得就是狂猛快疾的路子,想要在速度上更甚一筹,同时也要用刀的劈砸来对抗敌人的力量。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