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71部分

连太史昭蓉也一样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方志文。
方志文得意的笑了笑,然后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这个啊不是说是被毒死的么,我也觉得这个说法比较靠谱,至于‘合毒’这种说法,似乎是切实存在的吧!”
徐庶点了点头:“是存在的,这点我听医学院的华先生说过,他说药基本上都是毒,能救人也能杀人,药需要和,毒也能和,所以合毒这种手法应该是很普通的方法吧!想必华先生也jīng通这点。”
方志文邪邪的瞥了徐庶一眼道:“华先生若是知道你这么编排他,有你好果子吃,这家伙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臭。”
徐庶不在意的笑了笑:“看来大人也是深明此点的,大人可要注意了哦,我倒是没什么问题的,呵呵。”
“呵呵,我也没问题,我又没有说华先生的药是杀人的毒药,那可是元直你说的。”
“我说过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没事,大家都会帮你记得的,谁叫你是我们的副总参谋长来着,嘿嘿。”
“是参军事!大人。”
对于这两个人之间越跑越远的对话,大家听得莫名其妙,互相看了看,似乎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困惑,可惜,脑袋有些不大够用啊!
方志文没有解释的想法,徐庶更加没有进一步细说的心思。
“既然决定了要去中原凑热闹,那么我们也必须准备一个声明了,这事就交给元直了,我们都是粗人,不会舞文弄墨的事情。”
徐庶点头应下:“属下遵命,那么大人,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声讨一下董卓呢!”
“这个这家伙的黑锅背的也挺辛苦的,我们就表现得持中一些好了,但是对于董卓专横跋扈、把持朝政、挟制天子的行为还是要旗帜鲜明的予以谴责的”
“属下理会得!”徐庶眼睛闪了闪,笑着答应。
第六百四十五章孔融的缺席
方志文说董卓背了黑锅,其实就是隐晦的回答了徐庶刚才的问题,那就是袁隗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疑问。..
只是,这个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没有必要认真的追究下去,更没有必要寻找事情的细节,甚至连袁家人现在也不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何况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外人呢!徐庶自然也没有这种无聊的爱好。
船舱里的众人很快就有意无意的将这件事完全忘记了,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分析着中原乱局可能会产生的变化,为谁会入局,而谁不会入局而争论,徐庶则更加的关注异人,不时的向香香询问异人方面的动向。
说实话,方志文也很关注异人的动向,但是方志文却很明白,异人虽然人多心杂,但是从本质上来说,现在异人还不足以担当重任,因此应该不会有异人正面跳出来企图唱主角,更多的时候,异人应该是依附在原住民的势力上,甚至从中左右原住民的决断,以这种相对间接的办法来参与即将开始的中原大战。
纵观东汉到三国时期的历史,讨董之战可以说是一个高cháo,而且之后也没有比这次战争涉及面更广、参与的名人更多的战争了,因此异人对这次的中原大战给予多么再大的关注,方志文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作为原住民一方,方志文却并不认为中原大战将会改变整个大汉的未来,中原大战原本是董卓这个寒门势力对中原世族发起的挑战。但是随后由于雍州世族的大量介入,逐渐的演变成了雍州世族与中原世族之间的对抗,而董卓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雍州世族的马前卒。
不管是董卓也好,还是雍州世族也罢,其实与中原世族的争斗最终还是植根在中原世族对大汉核心资源的垄断上,而这种努力改变少数人占据绝大多数资源的斗争,是永远不会停止的。只不过现在因为中原世族的强悍和霸道,从治政斗争最终演变成了大规模战争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董卓中原世族的战斗有着一点宿命的意味。同样,中原世族的没落也一样有着宿命的意味,因此不管此战的最终结果如何。中原世族的衰落和分化在袁隗死亡之后,已经不可抑止的进入了加速阶段。
...
田丰是第一次见到徐庶,但是徐庶可不是第一次见到田丰,田丰整天朝西林学宫藏书馆里面钻的时候,徐庶就注意到这个脸圆圆,喜欢废寝忘食的中年人了,其后田丰摇身一变成了密云军方的二号人物,这让徐庶也有些吃惊。
直到徐庶也被方志文诓进了密云的军事团体,成为了总参谋部的二把手之后,徐庶才理解了田丰一步登天的原因。那都是因为方志文就是一个典型的甩手掌柜。
当徐庶勉强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的那一天起,方志文就将所有的参谋部的事情,包括一些原本属于方志文自己事情都甩到了徐庶的头上,这家伙用起人来真是不惜人力,说得好听这叫做用人不疑。说得难听应该叫抠门老地主。
徐庶对田丰执礼甚恭,不但是因为田丰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是对田丰这个人的尊重,更有趣的是,田丰的女儿田稚可是徐庶的同窗师妹,所以。徐庶悲催的发现,自己平白的矮了一辈,而这个说法还是方志文刻意的当着大家的面提出来的,气得徐庶恨不得一脚将贼笑的方志文踹死。
当然,徐庶自己也是很尊重田丰的,田丰的那种好学和勤奋的态度亲切直爽的待人接物,还有过人的智慧和决断能力,都让徐庶认定田丰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前辈,而事实上,田丰确实是个值得尊重的长辈,不管是从能力上,还是从品德上都是如此。
孔融见到方志文自然是很高兴的,最近中原风起云涌,喜欢瞎cāo心的孔融自然有些寝食难安,虽然青州在田丰和宇文伯颜的坐镇下相对安稳,但是随着中原战乱将起,恐怕青州也难以置身事外了。
互相寒暄介绍了一番之后,孔融带着属下迎了方志文夫妇以及属下入内奉茶,废话不说,直接就将话题说到了中原形势之上。
“志文,现在中原形势危如累卵,曹cāo更是奔走疾呼煽风点火,恨不得将整个大汉都卷进中原乱战一番,志文对此事是如何看的”
看着孔融略微有些焦虑的眼神,方志文淡然的笑着。
“文举兄又是如何看的?”
方志文的反问让孔融愣了一下,看了微笑的方志文一眼道:“中原之战的结果如何不好说,但是最终演变成为关中与关东世族的对抗倒是很明显的,本来事情还是关东世族占优,但是袁太尉被刺,以及曹cāo的搅局都有可能让事情平添无数的变数,因此为兄也看不清了。”
“文举兄,这个不重要,中原乱战如何打?以及打的如何?其实本身是跟青州,或者说跟北海是无关的,文举兄又在担忧什么呢?”
孔融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与身侧的王修和孙劭对了一眼,而这两人却都将目光投向了左手边末座的左丞祖,很显然,这人一定对孔融说了什么,或者是关系到北海未来的重要建议。
见到孔融yù言又止的样子,方志文隐约的猜到了孔融在担忧什么,他是在担忧未来,担忧中原割裂,军阀乱战之下,北海该何去何从,一个心怀大志的曹cāo就已经让北海上下不安,若是有更多的军阀前来胁迫北海,北海该如何自处?
这也是对北海中立的一种怀疑,中立有时候是因为地缘的关系,有时候是因为实力的关系,如果北海不能依靠强悍的实力维持中立,那么地缘上来说,北海根本就不具备中立的可能xìng,因此,北海内部自然就对未来充满了担忧。
对历史一知半解的方志文不知道,这个被大家注视的左丞祖在历史上曾经建议孔融在袁绍和曹cāo两人之中择一而投效,可以说眼光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历史上的左丞祖被孔融砍了,至于原因么,据说是因为孔融认为袁绍是乱臣贼子,当然,这个是后世人们写的,历史这东西不能轻信。
方志文大致的猜到了孔融的担忧,于是又开口问道:“文举兄,你是否会响应曹cāo的号召,派兵参与这次讨董的军事行动?”
“这为兄的意思是参与,毕竟曹cāo手里有着天子的诏书,身为人臣不能不尽力吧?!”
方志文看着孔融为难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曹cāo说那是天子亲笔诏书那就是么?”
“这可是也不能就肯定那不是天子诏书吧?”
“当然不是,说难听一点,天子的xìng命捏在董卓的手里,天子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又有什么本事将诏书送出来,或者说,天子真的能不顾自身的死活,直接挑衅董卓的权威么?”
“志文是说,这个诏书是假的?是曹cāo伪造的?”
“未必就是曹cāo伪造的,再说现在追究这个也没有意思,曹cāo的想法我想在座的诸位,包括文举兄你自己应该都有个清醒的认识,大家这么积极的相应曹cāo的号召,不过是赶着去分猪肉,谁又在乎天子的死活了!?”
孔融脸sè变得有些难看了,方志文的话很直白,也就是说,凡是热衷于去中原的,都不是什么忠心之臣,而是想要去占好处的狼子。
“那.....为兄就不去了,还要将此事揭穿,让世人看清楚曹cāo等人的狼子野心!”
“那也不必,不管曹cāo的所作所为是为什么,中原之战本来只是袁隗为首的中原世族集团与董卓之间的斗争,不管这两家谁胜谁败,对于天子来说都未必是好事,现在情况复杂了,变数增加了,未必就不是天子浑水摸鱼的时候,先帝也曾经致力于削弱中原世族的力量,因此文举兄若真是为了天子考虑,不但不能阻止,还需要推波助澜才对!”
方志文戏虐的看着孔融,孔融的脸上忽红忽白,显然心绪十分的混乱,支持天子,那么就应该支持中原的乱战,乱战之下倒霉的肯定还是百姓,一边是百姓,一边是天子,孔融很为难。
纠结了半天,孔融终于废然长叹:“还是志文说得对,没有那种能力,也没有忧国忧民的本钱啊!也罢,我就好好的守着北海郡,我孔融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
方志文点了点头,正sè道:“至于文举兄担心的来自北海周边军阀的压力,其实到不必那么害怕,有密云与北海为盟,北海在青州自可长期保持着超然的地位,文举兄要做的只是努力的壮大北海的实力,收容将来可能出现的难民cháo。”
孔融既是感激又是复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苦笑着问道:“志文是要参加讨董之战了?”
“当然,中原既然不适合百姓居住了,那么就到幽州去嘛,这不是很正常么?”
方志文的话很直白,直接就将自己的意图清清楚楚的摆在了孔融的面前,只不过这句轻飘飘的话里又会隐含着多少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呢?!
第六百四十六章云集虎牢关
洛阳的地形其实并不适合防御,但是将城市圈扩大一些的话,凭着周围的河山之险倒也能够形成一个还算坚固的防御圈。
从军事上来说,并非随便找一条路,然后行军到洛阳城下一举将洛阳拿下就可以,军队开战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粮草和消耗的问题,因此,洛阳周围的山河关塞都成为有效的防御支撑点,就算没有山河之险,洛阳周边的城镇一样会称为防御支撑点,这些支撑点不拿下来,盲目的进攻洛阳,很可能被敌军轻易的抄了后路。
因此,不要看虎牢关距离洛阳还很远,也不要认为除了虎牢关就没有西进洛阳的道路,道路肯定有,即使没有现开一个也是可以的,问题是虎牢关不拿下来,董卓的机动部队随时都能掏了联军的老巢,到时候莫说攻击洛阳了,这百万联军恐怕直接就崩溃了。
所以,从军事上来说,洛阳周围的关塞和要津起到的不是要点防御作用,而是战术牵制作用,因此这些关塞建筑在易守难攻的险地的目的,就是要成为一颗钉子,一颗你不将它拔起来,它就会要你命的钉子。
另外,这些关塞还有重要的心理战因素,拿下虎牢关,实际上洛阳的外围还有偃师等卫城的保护,想要直接拿下洛阳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虎牢关拿下之后,洛阳以东一马平川,再也没有可以依持的险地,这对洛阳城里的守军无疑会形成强大的心理压力。
因此,袁绍和袁术选择在虎牢关前集结会盟,其实是有着双重的意义的。
曹cāo的传檄袁绍和袁术自然是从心底里厌恶的,但是既然这事已经发生了。为了能将事情尽量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自然需要对参与中原之战的、热情的外来者们进行必要的限制和牵制了。于是,袁绍主动提出了在虎牢关前集结盟会,推选出一个统一的指挥机关,省的大家各自为战,反倒有可能被董卓各个击破,到时候就真的成了笑话了。
对于袁绍的提议,大家自无不可,不管怎么说,来分猪肉的事情在心里想想。手底下悄悄的做做是无妨的,但是事情做得过分的话,难保不会遭到视中原为自己禁脔的中原世族的强烈反弹,因此。必要的沟通和协商还是需要的。同时也可以探探各方的想法和底线,顺便个自己找二三盟友,何乐而不为呢!
光熹二年一月十二rì。袁术达到虎牢关,于关下二十里设立大营,随后袁绍的部队到达,至于这两兄弟有没有上演全武行没有人知道,但是从表面上看似乎关系还是不错的,至少在外人面前。两人还是有说有笑的,貌似很亲热。
随即。各路诸侯也先后到达。
第一个到来的,就是在历史上真正假传诏书的东郡太守桥瑁,率兵五万,桥瑁也不是普通人,而是太尉桥玄的族中子侄,原本曾是兖州刺史,后来被灵帝寻机拿下,迁东郡太守,因此,他本人是中原世族里面的中坚之一。
第二个到达的是刘岱,率兵三万,这刘岱是皇室后裔,刘繇的哥哥,但是刘岱跟袁家的关系却是相当不错,当然了,所谓的不错不过是外人的看法,真实情况则不得而知,但是据说刘岱此来却是受袁绍的邀请而来的,当然这也是传言。
第三个到达的是徐州刺史陶谦,率步骑五万人,陶谦更倾向于中立派,至于这次这么积极的跑来参与讨董大业,似乎有些不大合乎情理,他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和目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第四个带来的是豫州刺史孔伷,率兵三万,孔伷是中原世族的中坚之一,事实上孔伷的部队正是驻守颍川的世族部队,这次也是来给袁家兄弟助威壮胆的。
第五位是河内太守王匡,王匡也是中原世族出身,与蔡邕关系不错,后来曾担任过何进的掾吏,何进死后被袁隗安排到河内任太守,现在屯守河内武德城,这次南下也是来给袁绍助威的。
第六位是陈留太守张邈,这张邈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个二世祖,家里有钱,所以年轻时在京城着实的结识了很多人物,包括曹cāo和袁绍、袁术,从xìng格上来说,张邈跟这些人一样,都是桀骜不驯的混子,因此物以类聚,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张邈似乎跟袁术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第七位是山阳太守袁遗,这位就不必说了,袁隗的儿子,袁家这一代里的大兄,可惜这人的能力有限得很,所以没有被袁隗赋予重任,从这点上来说,袁隗还是一个很合格的家长的,而袁家兄弟阋墙的罪魁祸首,就是袁术的父亲袁逢。
第八位是济北相鲍信,这人也是兖州世族之后,祖上曾是司隶校尉,不过提拔他的人却是何进,只不过何进倒了之后,鲍信立刻出京返回济北,并且很快的投向了袁隗,当然,也有可能鲍信从一开始就是一颗钉子。
第九位是广陵太守张超,这家伙是张邈的弟弟,来干什么就要问张邈了。
第十位是上党都尉张扬,张扬受丁原之命而来,事实上就是来露个脸的,而丁原真正的杀招正虎视眈眈的在晋城做着准备。
第十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济南相曹cāo了,他率领着五万步骑参与会盟,虽然他是奔走呼号的人物,只不过到了虎牢关下,曹cāo才知道自己的兵少将寡,才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很寒碜的,不过这绝对不能打垮曹cāo的,只会更加激发了曹cāo的上进心,特别是面对昔rì一起在京城胡作非为的几个狼友的时候,曹cāo的心里就更加的不平衡了。
第十二位是一个让袁绍很尴尬的人物,那就是冀州刺史韩馥,当然了,韩馥没有亲自来,而是派了闵纯与张颌到虎牢关来参与这次会盟,与其说他们是来会盟的,还不如说是来扫袁绍面子,顺便看看热闹的,当然,有机会的话,还很有可能随时给袁绍捣乱。
第十三位是刘备三兄弟,这次刘备主力尽出,足足有六万骑步兵,而且都是jīng锐士卒,但是前来虎牢关的只有两万骑兵,其他的部队则驻守在刚刚拿下的河南尹梁县,很明显,刘备可不是来打酱油的,而是来取实利的,其实这也很好理解,荆州南阳郡与司隶接壤,所以,刘备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捞好处。
第十四位则是大名鼎鼎的平北将军方志文,不过这次方志文带领的部队却不多,正好一万骑兵,但前来会盟的人却没有一个敢于小看这一万jīng锐。
第十五位是长沙太守孙坚,率三万步骑参与会盟,事实上,孙坚的主力部队已经拿下了河南郡密县,来参加会盟也是给袁家撑面子来了。
第十六位则是右中郎将、西乡侯朱隽,朱隽现在正镇守汝南与黄巾军对峙,这次到来自然也是为了给袁家助威的。
再算上袁绍一路十万大军,袁术一路二十万大军,整整的十八路诸侯,倒是符合了演义中的神奇数字,连方志文都不得感叹智脑大大的厉害,居然完美的还原了十八路诸侯会盟虎牢关的场景。
一时之间,虎牢关下旌旗蔽rì、连营百里,整整将近百万的官军,还有无数的异人部队,这场自游戏开服以来最大规模的战役即将开始了。
可惜的是,在演义中吕布战三英的场景是不会出现了,不过这倒是符合了历史事实,事实上,在虎牢关下挡住关东诸侯,并大战三英的是华雄,而他的对手则是孙坚的手下程普、韩当和黄盖。
方志文有些好奇,现在在虎牢关镇守的的确是华雄没错,但是面对关外百万雄兵,华雄真的会傻到出关单挑?
还有,虎牢关的正面战场很小,根本就容不下这么多的军队施展,会盟其实更大的程度上是一种形式上的盟会,根本就不存在集结兵力猛攻虎牢关的军事目的,从现在各部的军事部署来看,大家都已经纷纷的占据了有利的出击位置,从河内到河南郡的很多城池现在都掌握在前来参与会盟的诸侯手中。
从军事上看,以那些城池作为战争的出发点将更加有利,所以方志文怀疑,所谓的虎牢关下的会盟很可能就是诸侯之间的一次战前通气会,然后被智脑大大给巧妙的利用了,趁机在此展开了一个面对玩家的大型剧情任务。
不过从现在在虎牢关上关下的热闹情形来看,智脑的计划显然又成功了,如果这次关东诸侯会盟之后不在虎牢关下有所表现的话,岂不是让人十分的失望,关东诸侯的脸面也差不多丢干净了。
人到齐了,自然就要开会了,袁绍与袁术商量了一下,将主会场就设置在袁术的中军大营,这当然是袁术拼命的争取来的,而且这里的营地也是袁术先建起来的,好歹算是地主吧,袁绍也没有意思跟袁术争夺这个虚名。
只是,会盟除了分猪肉的方案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议程,那就是推举一个最高的军事指挥官,也就是所谓的盟主,这个盟主的地位未必就真的能够指挥各路诸侯,但是,却能在某种意义上成为诸侯中的jīng神领袖,更是中原世族的领袖,换而言之,就是袁隗的接班人。
于是大家都有些愕然的发现,似乎袁氏兄弟还有意通过这次会盟,决定袁家的未来。
第六百四十七章选盟主
开会的大帐非常大,由于大家的身份都不简单,所以袁家三兄弟没有设置主位,而是将主位空着,在主位的位置上放了一个地图架,上面挂着一副司隶州的地图,不过方志文发现,这个地图还是相当传统的标注方法,看上去极为简陋。
而参与会盟的各位诸侯以及两名随从属下则分成两边摆坐,袁家三兄弟都在上首位置,不过却是左右分坐,给人的感觉确实有种争锋的意思。
在帐外迎接的时候大家一番寒暄热闹肯定是免不了的,方志文对于在场的众人认识的并不多,方志文对这些人也没有特别的关注,只是对韩馥的代表和丁原的代表格外关注一些,还有就是对孙坚和朱隽比较好奇。
方志文的大名各位诸侯当然是早有耳闻,而且方志文喜欢做生意,不怎么得罪人,所以在场的人对方志文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当然,参与这些场合的人都是老狐狸,谁也不会将自己的真心写在脸上。
因此你若是将这些人的赞誉和友好当真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
跟着方志文来参加会盟会议的是徐庶,他的名额是肯定的,原本方志文想要将徐庶留在青州主持青州事务,不过田丰主动提出来让徐庶跟在方志文身边,他自己则坐镇青州顺便也协调后方的事务。
徐庶对此是很感激的,很明显,这是田丰是在给徐庶让路,并且帮助徐庶竖立权威,只有在方志文身边作出一些成绩,徐庶才能坐稳总参谋部二号的位置。
另外一个负责贴身保护方志文的位置,则有黄忠和赵云争夺。黄忠手脚麻利的将家人都送到密云,华佗对于黃叙的病情倒是很上心的。因为这种病少见嘛!在见识了华佗的手段之后,黄忠就放心的转头南下,回到了方志文的身边,害的满怀期望的李shè虎非常失望。
结果,黄忠与赵云猜拳,黄忠胜!
至于太史昭蓉和香香,只好呆在营地外面望洋兴叹了。
很快大家进入大帐中按照安排好的位置坐好,方志文才发现袁家安排的位置居然是按照亲疏远近来安排的,所以。自己跟刘备、曹cāo都敬陪末座,孙坚和朱隽高踞上座。
方志文冲着刘备促狭的笑了笑,对面的刘备苦笑不已,而坐在方志文上首的是闵纯。下手的则是曹cāo。
“孟德。敬陪末座啊!”
曹cāo毫不在意的笑了笑:“cāo无才无德,能敬陪末座已是幸运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孟德真是大度,我是自愧弗如啊!我说本初啊!按照官职我也不该坐在这么后面的位置上吧?是不是有人搞错了!?”
方志文毫不在意的开始给袁绍和袁术添堵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白白吃亏的主。
“这呵呵,方大人勿怪,这都是随意安排的位置,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袁绍笑容满面的回答道,不过心里却jǐng惕了起来,方志文毫不犹豫的挑衅显然是来捣乱的。而且会跟着方志文捣乱的人不是没有,袁绍之所以将这些人拉到这里来会盟。就是为了能够将这些想要伸手进中原捞好处的势力都约束起来,最起码,也是要监视起来,所以不能让这些家伙找到什么借口分裂会盟,另起炉灶。
“哦?那我们换换位置,我觉得本初的座位不错啊!”
“哈哈.....”闵纯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刘备也是微笑不已。
“方大人既然觉得自己的位置不好,不如跟老夫的对换一下?”陶谦忽然出声给袁绍打了个圆场,果然是个老好人啊!
方志文环视了一眼场中个人的表情,袁术在幸灾乐祸,孙坚和朱隽都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王匡、张邈、张超、鲍信则是怒目相视,其他人则面无表情的看着热闹。
方志文看了陶谦一眼,胡子花白的陶谦笑眯眯的看着方志文,神sè一片真诚!
“陶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陶大人的位置也未见得好到哪里去,不过是比敬陪末座稍微好一点,我看我们就不必对换了,本初既然说了位置没有高下之分,那么我就跟本初交换吧!”
袁绍楞了一下,随即笑道:“这有何不可,我们就换换。”
“好,换换!”方志文笑嘻嘻的站了起来,真的跟袁绍交换了一下座位,不得不说,方志文的骄横跋扈确实震慑了一些人,但是同时,也给大方的袁绍加了分。
袁绍有些得意的坐在末座,脸上的笑容益发的真诚。
扰攘了一轮之后,方志文收获了很多的忌惮和戒备,袁绍收获了很多的佩服和赞赏,其他的人都是围观者,好处坏处都没有捞着。
在场心思敏捷之辈,已经开始怀疑方志文与袁绍是不是在唱双簧了,袁术身后的吕范悄悄的附耳对袁术说着什么,袁术的目光转向对面的方志文,眼神里颇多猜忌。
方志文淡淡的笑了笑,他不是来破坏会盟的,恰恰相反,他是来帮助袁绍拿下盟主宝座的,只有这样,袁家兄弟才会上演内讧的好戏啊!
“本初,这次会盟虽然是你发起,但是起因却是孟德手里的诏书,不如让孟德先将诏书给大家公示一下。”
方志文毫不客气的做起了会盟的临时主席,袁绍有种哭笑不得感觉,而原本被袁绍委以重任的桥瑁,此刻有些适应不过来方志文这种不要脸的攻势了。
“也好,那就有劳孟德了,先将天子的密诏给大家宣读一下吧!”
曹cāo很沉稳的回礼应是,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份锦帛诏书,展开来慢慢的读了起来,读的声情并茂,充分的展现了天子在董卓凶威之下的凄苦,以及盼望忠臣解救的迫切心情。
听罢,在场众人都是惭愧不已。
袁绍挥了挥手道:“既然诸位能提兵聚集于此,就皆是有平勃之心的汉臣,如今我们应该尽快定下个章程,以求尽快击败董卓夺回京城,还大汉一个英明君主,还百姓一个清平天下。”
“正该如此!”
“吾等唯命是从!”
“本初所言甚是!”
方志文朗声道:“本初说得好,千言不如一行!要我说,我们这些人带兵聚集于此,虽然看上去浩浩荡荡不可一世,但是说穿了其实就是乌合之众,俗话说蛇无头不行,我看我们还是应该选出一个头,既然是会盟,自然应该有一个发号司令的盟主,以统一所有的军事行动,以求尽快的打倒董卓清平君侧!”
“正是!”刘备和曹cāo立刻就跟着方志文摇旗呐喊,其他人则有些糊涂,方志文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志文的提议我也赞同,我看我们在座的众人之中,论到资历和众望,陶大人当仁不让。”
袁绍眼睛一转,不再费心思去思考方志文的想法,而是直接顺着方志文打开的道路走下去,想要将会议的进程重新的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下。
“不可,不可,老夫不通军略,绝不能胜任!”
陶谦立马站起来笑着推辞,这种事情陶谦这个打酱油的绝对是不能沾的。
“呵呵,本初差矣,陶大人虽然深孚众望,但是现在这个盟主是要打仗的,本初也是深通军略的人,当知道主帅可不仅仅是需要人望,更需要雷霆手段和能力,我看不如由我来做这个盟主吧,在下在北疆征战数年,算得上是身经百战吧,哈哈”
袁绍直翻白眼,袁术更是差点跳起来指着方志文开骂,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刘备和曹cāo对视了一眼,不由得一起笑了起来,方志文这个家伙真是能搅和啊!
“这个”袁绍迟疑了!
“本官不同意!”说出反对意见是张邈,袁绍不由得松了口气,终于有人出来说话了。
“哦?为何呢?”方志文好奇的问道。
“方大人勇烈睿智,以一己之力攻灭乌桓,剿平鲜卑,确实是当世军中之神,但是现在不仅仅是要打仗,更需要协调各方的关系,方大人并非中原人士,与在座的诸位也无交情,试问又如何能协调好各方关系,不至于闹出乱子呢?”
方志文配合的点头,目光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忽然指着曹cāo道:“那就曹孟德来当盟主好了,他是中原人士,而且为了这次会盟更是奔走呼号,孟德与各位都有不错的交情吧,这个盟主之位我看是非孟德莫属啊!哈哈”
这次连袁绍都恨不得跳起来指着方志文的鼻子骂了,这不是纯粹在搅和嘛!
曹cāo笑着站起身来,在大家的注视之下不紧不慢的说道:“多谢方大人看重,不过cāo自觉才德浅薄不能当此重任啊!然则cāo心目中却有一个很好的人选,此人才德兼备,而且有深孚众望,自是担当盟主职位的不二人选!”
方志文立马就接话,根本不让别人插嘴,这会盟简直成了方志文的闭门会议了。
“哦?孟德说得是什么人,还有这等能耐?莫非是公路么?以公路的身份和声望确实是可以当此重任的!”
曹cāo心里几乎要笑烂了,方志文这人实在是太坏了,他就差没在脑门上写上挑拨离间这四个字了,现在在场的人也都看明白了,方志文这是在给袁家兄弟点火呢!
第六百四十八章盟主之位
曹cāo拼命的忍住笑意,脸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公路自然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而且我与公路为友,对公路的能力也是深为了解的,正如方大人所说,公路确实有担此重任的能力,但是,cāo觉得还有一人比公路更合适,那就是本初!”
“本初啊!”方志文一脸的惊讶,不过很假:“本初很好,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是我还是觉得公路比较合适啊!这个公路可是袁家嫡呃,总之,我还是觉得公路比较合适,各位认为呢?”
挑拨!**裸的挑拨啊!
袁绍这时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将方志文踹飞,但是袁术刚好相反,他觉得现在方志文实在是太顺眼了,好人啊!决定了,等会就将自己用厌了的美女送几个给方志文。
在场的众人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的心思翻转不已,刘备心里乐开了花,闵纯抚着胡须笑而不语,连比较低调的张扬也面露微笑,他们倒是不急着表态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要最后关头来表态,以便将袁家兄弟的火给烧得更旺一些。
方志文一看大家都不出声,笑着开始点名:“陶大人,您觉得谁更合适啊!”
“呵呵,都合适,都合适,老夫觉得两位袁公子都很适合担任这个职位。”
方志文嘿嘿的冷笑,老好人这么好当么?这下子将两个袁公子都得罪了哦!
“哦,陶大人还真是那么桥大人,您觉得呢?”
“呃.....我觉得还是本初比较合适。”桥瑁倒是很光棍的直接倒向了袁绍,袁绍心里如同饮下了琼浆蜜露,桥瑁的支持可是很重要的。同时袁绍也注意到了方志文问话的顺序,如果方志文先问朱隽的话。或许就对袁术比较有利。
但是方志文刚才明明是支持袁术的啊!现在却有偷偷的偏向了袁绍,袁绍头不由得大了起来,袁绍身后的许攸悄悄的凑到袁绍耳边道:“本初勿忧,盟主必是本初的囊中之物,即使方志文不加以挑拨,公路也一样会视本初为仇寇!”
袁绍楞了一下,随即无奈的点了点头,这点倒是大实话,虽然是亲兄弟。但是两人从一开始就存在着嫡庶矛盾,何况现在还是继承家业的竞争,说什么兄弟之情现在简直就是笑话,能够不当面大打出手就是好的了。
既然如此。就让方志文将矛盾挑明好了。省的自己以后夹在亲族和利益之间难以做人。
想明白了这点,袁绍刚才忐忑不安的心情平静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方志文煽风点火。同时,袁绍锋利的目光也在中原世族的诸侯身上来回的扫视,袁绍现在必须要知道谁才是自己的支持者。
桥瑁的明确回答确实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随后王匡、张邈、张超还有鲍信、刘岱都投下了对袁绍的赞成票,如此一来,再加上曹cāo。袁绍这边已经有七票,眼看着就要过半数了。袁术不由得急了,赶紧跟朱隽和孔伷打眼sè。
“本官觉得还是公路比较合适担当盟主的角sè,一来公路一直在司隶经营,对司隶的了解肯定比本初更多,而且,打仗就是打后勤,现在中原的后勤体系一直都是公路掌管的,所以公路似乎更加合适。”
朱隽的话也很有些说服力,而且还委婉的告诉在场的诸侯,想要后勤供应畅顺,难就要配合袁术了!当然,这一番话更是在告诉袁绍,你的后勤可是捏在袁术的手里呢!
曹cāo立刻站起来反驳:“这并不矛盾,可以让公路做后勤统管就是了。”
“对!就这么办!”
“赞成!”
“这怎么可以?”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张扬忽然冒了一声:“在下也是赞同本初来做盟主的!本初不管是经验还是能力,肯定比公路更加适合!”
完了!八票了,算上袁绍自己,袁绍稳拿九票,而陶谦和袁遗肯定是弃权的,袁术已经大事去矣!!
袁术颓然的叹了口气,然后咬牙看了看笑得像一朵花儿似的袁绍,心里的恨意真是滔滔如大江之水啊!
“我也赞同本初来出任盟主,我就专心做好粮草官吧!”袁术终于还是很理智的表了态,这个时候还闹什么肯定是不合适的,自己兄弟的事情,还是关起门来私下解决吧,事实上袁术对袁绍将两人的家主之争弄成盟主之争已经感到十分的怨恨了。
若是仅仅由族中的族老们来决定家主之位,袁术有十成的把握,却没有想到袁绍玩出了这么一出会盟的把戏,到现在,袁术终于明白了袁绍力主会盟根本就不是表面上说得为了约束外来的势力,而是想要利用外人压迫族中老人,从而拿下家主之位的计谋。
可恨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事先发现这个yīn谋,还乐滋滋的帮着袁绍张罗此事,现在看起来,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想到这里,袁术心里的怨恨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连自己身后没有能够及时发现这个yīn谋的吕范也被袁术给恨上了。
袁绍装模作样的推让了几次,然后不得不在大家的劝说之下,勉强应下了承担盟主的职位,帐内的卫兵们立刻将地图架子稍微朝后移动了一下,然后在主位上摆上一个马扎,这么一来,整个的坐席就完美了,看来这也是早有预谋啊!
只不过,现在方志文这个家伙却出现在袁绍左手边的第一个位置上,俨然是与袁术并驾齐驱的二三号人物的样子,让袁绍的支持者们觉得很是荒谬和不可置信。
“既然大家都看重于我,绍也不再推搪了,既然绍担当盟主的重任,自当以讨灭董卓、扶持汉室为己任,也希望大家戮力以共,同心协力实现会盟的初衷。”
“自当如此!”
“敢不用命!”
“应当的,应当的.....”
袁绍发表了一通任职感言之后,将话题转向了大家都很关心的话题,那就是未来的战争该如何打?
“待明rì我等歃血盟誓之后,对虎牢关展开一次攻势,然后虎牢关这边的牵制作战就交给文台负责。”
“诺!坚必不负众望。”
“孔大人驻守颍川,防止董卓南窜,刘大人和鲍大人转进密县,从密县向洛阳进攻,桥大人和王大人则向西攻略怀县一带,我本部则袭取敖仓沿河向孟津攻击,公路部则沿河南岸向孟津,或者侧袭偃师均可。”
“玄德由梁县向新城方向攻击,如能拿下函谷关最好,孟德、孟卓(张邈)、孟景(张超)可顺着阳城向洛阳攻击,陶大人就给文台做个后军如何?”
袁绍显然是早有算计,将各方的部队都安置好了,唯有张扬和韩馥的部队,袁绍似乎完全的忘记了,事实上,这两支部队从一开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