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8部分

强,特别是那些才加入大汉的羌族、鲜卑和匈奴人,xìng子里的野xìng未改。这一下子放出去打粮,立刻就将洛阳四野闹得是鸡飞狗跳,遍地哀鸿。
而袁隗等人也趁机利用掌控地方官府的便利,向玩家发布任务。击杀和清剿乱兵任务立刻成了时下最热门的任务,相反。洛阳城里的玩家们却接受的是搜集粮草的任务,换而言之。就是劫掠许可证!
这下,更热闹了!
........................................
其实这股热闹就追在方志文的屁股后面,在方志文部队经过的地方,随后就开始乱了起来,荀彧的预见还真是准确以及及时。
到了颖yīn城外,方志文并没有进入的打算,眼看着rì子就快要过年了,方志文还想要在襄阳过年呢,路上不能再耽搁了。
“文若,我就不送你了,不过咱们身后发生的事情你也清楚,恐怕董卓的部队很快就会到颍川了,四野的盗贼们也不会甘于寂寞的,所以还是让甄翔留下帮忙吧,如果你们全族动迁,甄翔就南下追我,如果不是,就让甄翔保护你家小南下淮南,然后从长江走水路。”
荀彧脸上的神有些复杂,凝目看了方志文半晌,点头道:“那就多谢大人了,各位,后会有期!”
说完,拨转马头向着颖yīn城而去,方志文朝着甄翔使了个颜sè,甄翔咧嘴笑了笑,做了个一切包在我身上的手势,带着五百亲兵扬尘而去。
徐庶看着荀彧的身影远去,默默的摇了摇头,心里则同情的祝他好运,不过看样子是很难逃过方志文的魔爪了,徐庶很困惑,方志文是如何知道荀氏族人不会支持荀彧的建议呢?现在事实俱在眼前啊!难道那些荀氏族人都是笨蛋么?
“大人,为何你会认定荀彧不能说服他的族人呢?”
“呵呵,肉食者鄙!荀氏,自视甚高啊!想当年,黄巾贼离郑乡二十里转向,荀氏觉得自己是名门望族,四乡仰慕,自称不输于郑康成,又怎么会遭受兵祸呢?再说,荀氏在颍川根基深厚,又怎么舍得一朝完全放弃,还有,荀氏能去哪里?”
徐庶愕然,想了一会觉得虽然有些勉强,但是确实是这么回事,特别是最后一个原因,荀氏没地方去啊!
一个寒门想要动迁,打起包裹就走了,而且随遇而安,而一个大家族要搬迁,首先得想想什么地方能够容下他们再说吧!而且家族里面人多嘴杂,想法更是难以统一,因此,方志文做出这个猜测似乎也很合理。
只不过,他的信心似乎大的出奇,难道是他已经先到颖yīn做了什么手脚不成?徐庶狐疑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摊了摊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什么隐瞒。
看着甄翔和荀彧一行去远了,方志文呵呵一笑:“好了,我们的目标宛城,出发了!”
................................................
刘备可是动员了自己所有的文武将领,还有jīng锐的骑步兵,亲自到了宛城东门外十里来迎接方志文的大驾。
方志文八千部队,是不可能进城的,不过方志文自己却是带着手下与五百亲兵大大方方的跟着刘备进城了。一旁的张飞不由得在心里暗想,要不要在城里直接将这家伙给解决了!
刘备的心情显得十分的愉快,给方志文一一介绍自己的手下,脸上带着些许的得意。不过方志文的表情倒是很淡然,而且还有些不大满意的样子。
等大家都入了席,刘备带领大家先向方志文敬酒之后,刘备才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大哥,刚才介绍部属的时候为何皱眉啊?”
“玄德啊,你北上京城转了一圈,就找到了这些人才?还有,在荆州这么久了。荆州本地人杰地灵,你难道没有收获么?”
刘备尴尬了,方志文这事在说自己不够努力啊!
“大哥,小弟德薄才浅。哪里有大哥那样名扬天下的威名!”
“玄德不可妄自菲薄啊,玄德是当今皇叔,谁敢说玄德德薄才浅?不过玄德你看看你现下的辖地,从南到北两三千里,就这么点人能够用么。要大肆的招揽人才啊!”
“大哥教训的是,小弟一定努力招揽人才。”
看到刘备的姿态这么低,张飞的心里很不舒服,不过张飞偷眼看了看关羽。还有孙乾、陈震,似乎都觉得这事很正常。脸上都是一脸的笑容,张飞只好大口的灌酒假装看不见了。
“大哥此番南下荆州可是有事?”
“无事。就是内子有些想念哥哥了,所以我们顺便到荆州探亲,然后就乘船出海,北上青州。”
刘备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这个便宜大哥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如果方志文真的想要在荆州搞风搞雨,刘备绝对睡不安寝啊!
方志文看了一眼正陪着自己夫人的甘夫人,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甘梅,看上去很不错,人品相貌都是超一流的,刘备的艳福不浅。
接着刘备将眼神停留在陈震的身上:“孝起很不错,玄德大可以重用。”
孙乾脸上笑着,但是心里却暗暗的咯噔一声,方志文这个人绝对不能小看,这不是在离间吧?
陈震不温不火的逊谢:“大人过奖了。”
方志文赞赏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这个话题,省的给人误会,不过刘备倒是很开心的道:“自当如此,公佑和孝起,乃小弟之左膀右臂。”
又闲扯了几句,两人将话题转到了时局上面。
“大哥,现在中原不稳,京中更是风起云涌,眼看着大战将起,大哥为何此刻反而回幽州了?”
“呵呵,玄德你都回荆州了,我干吗不回幽州?按说,京城里那位天子可是你侄子呢,你都不管了,我们这些外人还怎么管?”
这一句话说得刘备很是尴尬,不由得低头垂泪:“大哥说的是,都是小弟无能,不能为天子分忧,惭愧啊!”
“方大人,此话过了!”孙乾立刻插嘴。
张飞更是跳了起来:“你就会说风凉话,论起来你也是天子之臣,为何却不去替天子分忧,我大哥至少还提兵与董卓斗法,你却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现在又有何理由来指责我大哥!”
“放肆!匹夫安敢辱我主公!”赵云噔地一声将手里的酒杯重重的摔在案台上,手按剑柄站了起来。
哗啦啦,顿时两边陪席的武将纷纷站了起来,剑拔弩张的怒视着对方,似乎随时都会化成一场流血冲突。
太史昭蓉笑了笑,低声安慰着脸sè铁青身体有些发抖的甘梅。
刘备愕然抬头,一脸的失措,随即大喊道:“干什么,尔等干什么,快快坐下,我与大哥说话,尔等打什么岔!让大哥见笑了。”
方志文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彼此,彼此啊!呵呵,还是云长稳得住。”
关羽狭长的眼神看向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
“子龙、高顺你们都坐下吧,翼德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每次喝足了马尿就发疯,别理他就是了!若是你们有力没处使,就出去打去。”
张飞哼了一声:“打就打,赵子龙,你出来,我们再打过!”
赵云咧嘴笑了:“好啊,那就来啊,手下败将!”
关羽无奈的摇头,眼神扫了高顺一眼,刘备也是一脸的尴尬,方志文笑嘻嘻的看着,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的出去。
s
第六百三十四章方志文的建议
赵云和张飞两人脚步飞快的离开了宴会厅,不一会外面隐隐约约的传来兵器撞击和马蹄声,方志文随意的抿着酒,脸上的表情很闲适,似乎赵云与张飞真的只是在闹着玩一样。
刘备略微皱了皱眉,眼神不由得滑向关羽,关羽眯着眼睛微微的摇了一下头,关羽是个很沉稳的人,自然知道方志文不会让赵云真的将张飞如何,最多也就是迟点小亏,这样也好,给张飞一个教训,让他以后能管住自己的大嘴巴。
刘备轻叹了口气,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回到刚才的话题上。
“大哥莫非觉得小弟不该从京城离开,应该继续争取将董卓驱逐出京城么?”
“不,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玄德的选择是明智的,既然你的选择是明智的,大家自然也就会有同样的选择,对吧?”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道,刘备这才明白方志文到底要说什么,方志文的意思其实就让董卓和袁隗先打起来,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将来的对策。
刘备松了口气,刚才自己的戏做得也不错,不过戏演的再好,也不够是为了自己之前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说辞,但是将来呢?
“大哥,你看京城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最近的消息玄德可知道?”
“大哥是说袁隗等人被贬离京城,以及董卓派军四下搜掠粮草的事情?”
“对,而且双方都在鼓动异人参与对抗,从这点上玄德想到一点什么嘛?”
方志文很诡异的笑着,像是在引诱人犯罪的教唆犯一样。
刘备皱了皱眉头,异人?这个情报倒是听说了。如果说董卓的军队像是强盗一样,那么那些领了董卓任务的异人更像是畜生!或者说像蝗虫也行。看那些异人的架势,简直是要将洛阳周边变成一片赤地啊!
可是,双方动员异人,这个跟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么?
一旁的陈震皱眉思索了一下略微迟疑的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袁隗可能会召集各地的地方势力,再次汇集京城?”
“袁隗?”方志文笑着摇头:“袁隗应该不会吧,就算要召集,也都已经召集了,问题是,想要去京城分一杯羹的人也不少啊!”
“可是。既然袁隗不会召集,那大家.....总不会是应董卓的召集吧?”
陈震的困惑其实也代表着在座所有人的困惑,事实上方志文在跟刘备提起这个说法之前,方志文也没有在自己人面前说起过这事。但是徐庶只是稍微的一想就明白了方志文想要说什么。
没错。袁隗是不会召集诸侯勤王的,不然何必要将刘备和丁原急急忙忙的打发走呢?而且袁隗又不笨,自然知道只要策略得当。不需要强攻京城,只需要在外围切断董卓与西凉的联系,董卓在京城很快就会因为断绝了粮草而不战自溃。
所以,袁隗又何必招来一群不一定能帮得上忙,但是肯定会来分猪肉的人呢?那不是开门揖盗么?
这么一想的话,方志文要表达的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既然袁隗不想召集,那么别人不可以召集么?虽然在大义上会比较麻烦。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比如----伪诏!
徐庶想到这里,看向方志文的眼神就有些好笑了,看看方志文现在脸上的表情,不就是在诱使人做坏事么!
“孝起,天下人管天下事,难道你见到天子被董卓挟持不气愤么?不会义愤填庸,不会振臂高呼么?”
“这......”陈震怔住了,陈震还是个君子啊!怎么会想明白这种冠冕堂皇之下的无耻至极的事情呢?
不过有人想的明白,那就是刘备!
“对!对啊!义愤填庸,义愤填庸啊!”刘备一脸的愤怒,似乎有种想要将董卓剥皮拆骨的架势,果然是义愤填庸啊!
“玄德忧心王事,我是理解的,不过这事玄德也不能贸然行事,不然会给人一种不顾天子安危的误会。”
方志文好心的劝解道,刘备立刻心领神会,一副感激莫名的样子。
“多谢大哥提醒,若非如此,小弟几乎要铸成大错啊!”
“呵呵,其实这事吧,都是我们外人胡乱猜测的,或许天子本人觉得董卓是个好人呢?玄德不妨上表问问天子的意思吧?若是天子下诏的话……刘备懂了,真的彻底的懂了。
徐庶撇了撇嘴角,方志文显然又忽悠成功了,只是不知道刘备是否够聪明,即使从天子那里弄到了诏书,当然伪造也可以,但是千万不要自己去招摇啊!这可是吸引仇恨的东西,这玩意要给别人来做,省的将来落下骂名。
不过方志文倒是很放心,因为不管刘备是否真的都明白了,反正这事有人做就行了,袁隗想要安安稳稳的拿回京城掌控整个中原那是不行的。
从袁隗的布局上看,豫州现在在朱隽的控制下,兖州在袁术的控制下,冀州有袁绍,则整个江淮最发达的地区都在袁氏集团的手里,这种巨大的经济和军事优势,一旦化作战争实力,那么周围四分五裂的州郡很难能够抵挡得住。
所以,中原绝对不能一统,方志文不能等着袁隗挂掉袁家兄弟反目,万一他们兄弟没有反目呢?现在的剧情已经完全的偏离了历史,所以若是将未来完全寄托在这种可能xìng之上绝对是不可行的。
方志文必须掌握形势的主动权,而且,中原这块大肥肉绝对会有很多人盯住的。
方志文自然也不会仅仅下这一手棋,还有一个棋子也必须要动了,现在这个时候,袁隗这个袁家的定海神针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接下来的话就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那可就真的是不臣之心了!刘备和方志文很默契的将话题转移开来,说起了荆南的事情。
刘备在原住民之中,对异人的认识还算是深入的,因此他对荆南的事情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jǐng惕,这点让方志文很欣慰,有了刘备看住荆南,至少能够在官面上尽量的限制荆南的发展。
而从密云成长的过程中,方志文大致的能够推算荆南发展到能够与刘备抗衡的实力,至少需要几年时间,而有了这几年的缓冲,整个大汉的局势应该相对的稳定了,异人再想要搞风搞雨也不那么简单了……张飞与赵云的比拼更像是切磋,赵云的实力略微比张飞强一些,但是张飞的身体素质和潜力还是很占便宜的,因此在赵云没有杀心的情况下,想要轻易的拿下张飞是不可能的,而且这里空间太狭隘,两人干脆弃了战马步战。
这么一来,赵云的优势就更加的小了,于是两人打起来有些旗鼓相当的意味,当然了,在关羽看来,张飞还是在境界上稍逊一筹,境界上的差距靠着身体的本钱,是弥补不了的。
等方志文和刘备携众一起出来站在台阶上观战的时候,两人已经是打得如火如荼了,张飞更是赤身裸背,打得大呼小叫兴奋至极,赵云则还是不紧不慢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从外表上看,所有人都会觉得赵云占了上风,事实上自然也是。
天上不知何时开始飘着雪花了,两人对战的地方倒是干净得很,一点的积雪都没有,两人武器刮起的劲风将周围十丈范围内都吹得干干净净的。
“我说,你们打够了没有?”
赵云听到方志文懒懒的声音,翘了翘嘴角,用了一个巧劲将张飞迫退了一步,自己也趁势跳开一点,龙胆枪的枪尖指向张飞一晃,张飞正准备前冲的步伐猛地停住,长矛回转在身前布下一面铁壁。
很显然,张飞可能吃过赵云这一招的亏了,所以学乖了,只不过,这次赵云根本就是虚晃一枪,赵云趁机再退开几步,这才笑着扭头看向台阶上面的方志文。
“主公,手下败将也没什么好打的,就是活动活动身体!”
“哼!大言不惭!”
张飞气鼓鼓的说了一句,手里的长矛重重的墩在地上,直接在坚硬的青砖上砸了一个深坑。
方志文仿佛没有看见,而是回身朝着刘备道:“如此为兄就告辞了,明rì一早为兄就启程去新野,玄德就不必再送了!”
刘备赶紧还礼!
“不可,明rì小弟一定前往送行!”
“呵呵,那随你,玄德、云长留步,为兄告辞!子龙,走吧!”
“诺!”
刘备还是坚持送到了门口,看着方志文一行远去,张飞碎碎念着,一脸的不爽,关羽若有所思的抚着长髯。
刘备叹了一声道:“我这个兄长真是不简单啊!一句话,又是一场风起云涌。”
“主公,方大人是准确的看到了大势所趋,然后施以巧力啊!至不过,这事若是主公来做的话……我明白,这事还是要假手他人来做的,别人可以振臂高呼,唯有我们却只能附和,不然的话,会被人说我们居心叵测啊!瓜田李下,不得不避嫌呢!做人,难那!”
“主公英明!”
“呵呵,此事到此为止,莫要外传了!”
“诺!”
第六百三十五章再临襄阳
【感谢‘洛瑀书皇’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继续召唤票票支持,谢谢!】
世族们聚会最喜欢摆酒宴,这个习惯真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但是至少流传了数千年。
虽然方志文本人并不喜欢酒宴,因为酒宴什么的就是吃吃喝喝,然后看看美女表演,其实没啥意思。
用现代的话来说,这就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虽然在游戏里似乎还没有让人的身体脆弱到这种程度,不过整天吃吃喝喝肯定是会长胖的。
因此蔡瑁看到方志文吃东西都是浅尝辄止,喝酒也是小口的啜饮而已,心里不由得有些揣揣,不知道是不是东西不合方志文的口味,或者是因为方志文看第六百三十五章再临襄阳到自己心情不爽?
蒯越自然将蔡瑁和方志文的动作表情看在眼里,以他那个喷子的xìng格,自然不会将不爽留在自己心里而不喷出去。
“方大人,莫非我们荆州的酒食不合您胃口?或者是我们这些人让您不开胃。”
蒯越的话一出口,满堂皆惊,大家顿时都呆住了,这货有些口不择言了吧!
蔡瑁一见如此,马上出面来打哈哈:“呵呵,想是我们荆州的酒食寡淡,不似北疆烈酒浓郁,大人有些不适应吧。大人勿怪,异度就是这个xìng子,说笑,说笑而已,呵呵.....”
方志文不动声sè的将手里的酒杯放下,看了看正在歌舞的中亭,蔡瑁会意的挥了挥手,那些舞姬歌女纷纷躬身退下,整个大厅里十分的安静。所有的人都看向方志文,虽然方志文的脸上没有什么不虞的表情。但是这种无声的气势,却已经将大家的心牢牢的扣住,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放轻了。
“异度倒是直爽,我是个军汉,喜欢直爽,呵呵……呵呵.....”
大家也陪着笑,只不过第六百三十五章再临襄阳,方志文的笑是真是假大家都不摸底啊,心里都还是忐忑着。特别是蒯良,此刻他有一种一脚将蒯越踹出去的冲动,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啊!平时胡说八道也就罢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眼看着中原大战将起。刘备的发展越来越快。并且与荆南异人媾和,若是荆襄世族再不奋起,迟早称为别人的盘中餐。这个时候还去得罪方志文,若是方志文一怒之下联合刘备攻灭荆襄,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这么说吧,我不大喜欢酒宴,因为不符合养生之道,所以没有别的意思。不但今天如此,在任何一个酒宴上。我都是这样的,并非是对各位有什么意见。”
听到方志文这么一解释,大家顿时松了口气,不绝额头都有些冒汗,蒯越也大大的松了口气,刚才话一出口,蒯越就有些后悔了,这话真不能再这个场合说,这下子得罪人了,方志文这人看上去平和,但是刚才那一段时间的沉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略微的体会到了他的威势。
“不过……方志文的话锋一转,大家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看着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和情绪被方志文轻易的带动着,徐庶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又对方志文平淡话语中饱含的威势感到一丝骄傲,不知不觉之中,徐庶已经开始将自己融入密云体系了。
“异度这个话或许代表在座不少人的心声,呵呵。”
方志文说道这里,笑着环视了一圈,在座的荆襄世族代表纷纷表示自己不是跟蒯越一伙的,这让蒯越和蒯良不由得气结,蔡瑁也直摇头,荆襄世族向来不大团结,现在方志文一句话就将这个事实给暴露无遗,真是丢人啊!
“这也说明我们双方之间还缺乏了解和信任,这也是我此次来荆襄的目的。或者大家一直都对我与各位之间的合作有些怀疑,我到底是想要图谋荆襄的什么东西呢?今天既然荆襄的jīng英都在场,我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因为我也跟异度一样,是一个喜欢直来直去的人,不喜欢搞yīn谋诡计。”
“呵呵,大人说笑了,不过我们双方确实需要进一步增进了解和互信。”
蔡瑁适时的表态,众人不约而同的附和。
听到方志文这么说,蒯越对方志文的态度忽然转了个方向,跟在场的荆襄世族的杰出代表们相比,显然方志文似乎更能让蒯越认同,这种忽然的变化,就连蒯越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再看方志文,却觉得顺眼了许多,虽然方志文身上还是弥漫着军阀的霸气,但是那直爽无忌的xìng子,还有坦然豁达的态度,都让蒯越暗暗赞同。
“既然说到这里,那么我就趁机给大家说说个中缘由,幽州距此在万里之外,我方志文将就算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将手伸到荆州来,这显然不合理,大家更无须怀疑……那么我又为何会坐在这里呢?或许大家都知道,甄家与我的关系,而且,我密云本来就是以商业兴起的,因此商业之重关乎我密云的生死存亡,而荆襄位居大汉中心,又据长江水运之利,我幽州海运行业发达,从渔阳新港唐山到襄阳码头只需十二个昼夜,幽州与整个大汉的贸易往来,泰半于此,各位觉得我应不应该重视荆襄的稳定?”
“理所应当,理所应当!”
“正是如此啊!”
方志文看了看仿如恍然大悟的众人,笑了笑继续道:“各位都是有家有业的人物,这些家业从何而来?那是从荒地里一锄头一锄头的挖出来的,那是从蛮族手里一点点的夺回来的,我密云也是如此,土地、资源都是从胡族手里抢来的,因此我能理解各位的想法。这就是我们双方能够jīng诚合作的两个基础。”
“大人所言甚是,我等受教了……在一片附和声中,蒯越再次开口了,说出来的话还是让大家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大人,其实大家最为担心的是大人在密云所实行的政策,却是与大人适才所说的有些背道而驰啊!不知道大人有何解释呢?”
表面上,蒯越的这话是在找方志文的茬子,但是方志文却能够看出来,蒯越是在给自己搭架子,让自己能够顺着他的疑问,将荆襄世族对密云的疑虑彻底打消,而现在他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就是双方猜忌的核心所在。
方志文笑着冲蒯越点了点头道:“异度这个问题问得好,有许多人,特别是世族中人都不大了解密云这个政策的本质,觉得这个政策是在对世族进行打压。其实事情并非如此,今天在座的都是jīng英,我不妨说得直白一些,密云的政策并非是要打压谁,而是希望能够给生活在密云的所有人都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对,就是机会,从寒门变成世族的机会,当然,也可能有世族变成寒门。这里面的门道无需我这个军汉来解释,大家都饱读诗书,想必一定比我更清楚,那么为何要这么做呢?这是为了消减来自数量最多的平民的怨气,大家想想太平道为何而起就明白了,太平道的那些人,不过是被世族逼迫的活不下去的平民罢了。因此,密云的政策并无偏向谁,只是在防止本身力量强大的权贵、世族不自觉的压榨平民、激化矛盾而已,若是各位真有本事,又何必担心密云的制度呢?而且,各位想必都是道听途说的居多,我想这些事情还是眼见为实的比较好,密云也欢迎大家前去置业营生,正如我们想到荆襄来营生一样,有利可图嘛!”
“呵呵……有道理!”
“在密云置产?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
蔡瑁口里应和着,心里却在急速的打着盘算,方志文的这个提议可以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自己的妹子在密云,不正是自己的家族向密云扩张的大好时机么,若是将来妹子嫁给了方志文,那.....
蔡瑁完全没有注意,方志文正在对着赵云使眼sè,暗示赵云主动跟未来的大舅哥打好关系,赵云尴尬不已,只好装作没有看见,太史慈则幸灾乐祸的看着,想当初离开密云之前被老娘的一通严审,都是方志文给惹来的,现在他很想看看赵云这货的下场。
蒯越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sè,蒯良更是在走神了,在场的诸位家族的jīng英也低声的议论着方志文的这个提议。
这个提议可以说是相当有趣的一个提议,不但能给密云带来新的投资者,更可以充分的让荆襄世族了解密云,加深双方的理解和信任,绝对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徐庶服气的看着方志文,这是一个军汉?谁信那!
老实说,徐庶在进入西林学宫之前,恐怕很难理解方志文这一番说辞的关键之处,因为他不是世族出身,不大了解世族的想法和利益追求,世族对利益最大化的追求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那不是世族的根本追求,世族的根本追求是产业的安全xìng和家族的延续xìng。
事实上,密云政策的本质,正是保障了这一点的,资本的安全xìng、人身的安全xìng、人才进退的zìyóuxìng、学术文化的开放xìng、社会的公平xìng等等,这都是密云政策的核心追求,在根本上是与世族的利益一致的,或者说与所有居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
因此徐庶坚信,只要这些人到了密云仔细的了解之后,肯定会成为密云的支持者,至少也不会称为反对者,密云也必定会称为他们的避风港,资本和人员上的避风港。RQ!!!
第六百三十六章面见黄忠
方志文在宴会上的一番演讲可以说是颇有成效的,虽然不能立刻的化解荆襄世族对密云的戒心,但是这种开放的、大度的态度至少让这些荆襄世族更倾向于相信方志文的诚意。
特别是原本对密云政策怀着高度戒心的那一部分人,现在都在仔细的考虑这方志文那一番说辞中所包含的深远意义。
蔡瑁给方志文安排下榻的地方,就在他们蔡家的大宅里,这里就是平时接待贵客专用的,而太史慈原本就住在此处。
从外面看,这里是独门独户的,方便方志文接待客人,而在后面,则是跟蔡家的大宅连在一起,整体上看,也可以说是蔡家大宅的一部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方志文在自己住的院子里见到了黄忠和他的儿子黃叙。
“属下黄忠参加主公,多谢主公对犬子相助之情!叙儿,来给主公见礼!”
黄忠很规矩,不亢不卑显得略微的有些生分,黃叙好奇的看着这个看上去比自己父亲年轻的主公,似乎觉得这个主公有些太普通了,不由得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前深深一揖。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黃叙将来一定会报答您的。”
方志文咧嘴笑了:“不用报答我,报答你的父亲就可以了,因为你父亲已经替你报答了这份人情了。”
黃叙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黄忠也是微微诧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拉了拉儿子的衣袖,让他退后。自己上前道:“主公厚赐无以为报,小儿知恩图报也是应分的。”
方志文笑眯眯的打量着这两父子。黄忠身材魁伟,胡须浓密粗硬,一看就是个壮士,现在他的年龄正当壮年,正是颠峰时期,不过看起来整个人却显得平时沉稳,有种英华内敛含而不露的感觉。
至于黃叙,还是个半大小子,身架子看上去很好。可惜脸sè有些蜡黄,jīng气神都不大好,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
“坐吧,汉升。还有小黃叙也坐吧。”
等黄忠与在场的众人一一见礼之后。方志文招呼这父子两人坐下。
“汉升,我记得当时让子义带话给你,希望你能带黃叙往密云一趟。为何一直都没有成行呢?”
黄忠微微有些汗颜道:“并非在下有意抗命,不过忠才蒙主公赐下宝物,却不能尽职尽责,反倒先带着家人去求医,这……呵呵,汉升误会了。看来也是我没有交代清楚,我本意是想让汉升到密云任职密云都尉一职。结果汉升没来,只好调了shè虎回密云,他可是老大的不满呢。”
黄忠拱手道:“都是属下违令,请主公处罚!”
说完之后,黄忠才回过神来,似乎刚才方志文说得是‘密云都尉’吧!这个可是方志文最核心的老巢的军事主官吧!?方志文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要任命给自己?黄忠自己虽然也自视甚高,但是方志文的这个做派还是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再看周围的文武将领,似乎并没有觉得方志文的这个说法有什么不对,黄忠觉得有些头晕了!
方志文却摆了摆手:“要是真的追究起来,也是我命令不清,追究不到你身上的,呵呵。”
“多谢主公宽宥,属下惶恐!”
“不必惶恐,我的手下从来都不需要惶恐,即使犯了错、打了败仗也一样,只需要想着如何赢回来就行了,有什么好惶恐的?”
黄忠正sè道:“是!属下谨记。”
方志文点了点头,神情甚是满意的看了黄忠一眼,转向太史慈道:“子义,那张机张仲景已然卸任了吧?他人现在在哪里?”
“就在长沙附近闭门著书。”
“能不能将他请到密云去?西林学宫开设了医学院,如果他能去哪里边著书边讲学就好了。”
黄忠眼神动了动,不过却没有说话,太史慈道:“我着人去请请看吧。”
方志文眯着眼睛道:“本来我应该亲自去的,不过太招人眼了,不如汉升替我走一趟如何?”
“属下愿往!”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从包裹里摸出了一本书,这是华佗整理的青囊书的一部分,当然是副本,方志文之所以随身带着,就是因为他计划要来荆州,所以想要尝试拐骗张机张仲景这个医圣到密云去。
众将一看,不由得全部翻了个白眼,主公这还真是有备而来啊,徐庶更是嘿嘿笑了出声,方志文斜了他一眼,徐庶闭嘴。
“这本书是西林学宫医学院正在编纂的医术,汉升顺便带去给张太守过目,若是不成就算了,如若是张太守愿意的话,汉升能不能将张太守一直护送到密云去?”
“属下遵命!”
黄忠跪坐起来恭声应道。
“黃叙,你喜欢马么?”
黃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方志文是在跟自己说话,赶忙点点头道:“喜欢!”
“呵呵,密云城外到处都是一群群的马群,在草原上游荡,像是一团团跑得飞快的云,好看极了,想去看么?”
“想啊!还想骑呢!”
“呵呵,这没有任何问题,绝对能让你骑得不想骑。”
“主公……带着黃叙还有家人一起去,襄阳始终不是我们的地盘,密云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不管张太守去不去密云,汉升你都跑一趟密云,至少让华先生也看看黃叙的情况,至于那个护身符,你尽管放心,不久之后就会再有一个。”
黄忠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下子欠下的人情怎么还都还不清了,自己除了给方志文卖命之外,绝对没有别的选择了。
“多谢主公!属下万死难报主公大恩。”
“呵呵,这话也就是现在说说,以后再也休提,我解汉升的后顾之忧,就是因为看重汉升的一身本事,还有小黃叙,将来我孩儿长大了,还不是需要一帮子兄弟来扶持么,我给汉升的,不是什么恩情,在现在来看,就是一个交易,情义么,还有待培养!”
“扑哧!”太史昭蓉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帮子武将们也都善意的笑着,徐庶更是不屑的猛撇嘴。
“黄大哥,不必在意,主公就是这样的xìng子,权当没有听到就是了!呵呵。”
太史慈好心的给有些傻眼的黄忠解释道,黃叙则好奇的看来看去,当然看得最多的还是太史昭蓉,看来太史昭蓉的魅力大小通杀啊!
“呵呵,小黃叙,我夫人漂亮吧?”
“嗯!比我娘亲还漂亮,不过,夫人她为何要穿甲胄呢?”
“因为她是我的亲军统领啊!”
“那她很厉害么?比太史叔叔还厉害么?”
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道:“那你得问你太史叔叔了。”
“太史叔叔,夫人比你还厉害么?”
太史慈纠结了,这个真不大好说,纯粹比武的话,两兄妹互相都熟悉,而且武力值相差仿佛,似乎一时也难分胜负,真要xìng命相搏又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到底谁更厉害呢?如果从别的方面来说,那肯定是太史昭蓉厉害,因为她轻易的就能用母亲将太史慈吃的死死的。
“这个……太史慈的犹豫让黃叙聪明的误会了,于是好奇的看向太史昭蓉,眼神里一片的仰慕,接着有肯定的说道:“夫人肯定没有我父亲厉害!”
“叙儿……黄忠急忙将黃叙喝止了,这直接跟主母比较似乎有些不敬吧,但是黄忠发现,在场的文武似乎都没将黃叙的话当回事,反而都笑眯眯的看着。
其实黄忠之前已经跟太史慈打听过,二夫人的功夫与太史慈差不多,这次来荆州的战将之中,步兵指挥能力最强的肯定是高顺,骑兵自然是赵云了,最能打的自然也非赵云莫属,所以黄忠一直都比较关注笑眯眯的赵云。
“无妨,黄将军不必介意。”太史昭蓉笑着替黃叙解围,接着有对着黃叙说道:“我跟太史将军是兄妹,分不出高下,但是肯定不如你父亲,我们这里最厉害却是这位最帅气的赵子龙将军,要不要看看他跟你父亲谁更厉害呢?”
“要!”
大家以一起点头,看来,太史昭蓉这个提议是深得人心的。
黄忠也是一副跃跃yù试的样子,很明显,他也想在主公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主公如此高看于自己,黄忠也不想让主公丢脸。
徐庶不由得也有些惊讶,真不知道方志文是如何找到这些猛将的,赵云的厉害徐庶已经见识过,是跟吕布、关羽这等绝世猛将一个级别的存在,想不到这个被方志文十分看重的黄忠,居然也是赵云这个等级的将领。
徐庶总结了一下,方志文手下七阶以上的将领有四名了,五阶六阶的更是多不胜数,说起来真是猛将如云了,跟大汉范围内的这些大小势力想必,方志文在将领上面绝不稍弱,甚至更强。
至于谋士,现在有田丰、华歆和自己,治政的高手更多。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徐庶猛地发现,现在方志文手下的力量是不是有些过于强悍了,若是人口问题得到解决,密云横扫幽州绝对不成问题,甚至拿下冀州青州都没问题,这是不是应该说方志文缺乏野心了?
可是,方志文真的是一个小富即安的小地主么?!RS
第六百三十七章冥凤刀
徐庶的疑惑只能用他自己的眼睛去慢慢的寻找答案,不过现在大家都兴奋的站在了屋外面的门廊里面,或坐或战的找好了位置准备围观
黶叙也一脸兴奋的被方志拉在身边,眼睛里闪烁着骄傲和羡慕的神采
“等等,我来了”香香大叫着顺着连廊跑了过来,这次下线差点错过了好戏啊
“睡醒了?才这点时间?”
“不睡了,差点错过了好戏呢嘻嘻”
黶叙睁大眼睛看着这个活泼的有点吓人的秀姐,看着太史昭蓉亲热的帮她梳理跑得有些松散的发鬓,心里不由得有些羡慕
看到黶叙正在看着香香,方志笑着介绍:“这个幸伙是黶叙,黄忠黄将军的儿,这个秀姐是我的妹妹,你叫她香香姐姐就对了”
黶叙有些害羞的拱行了个礼:“黶叙见过香香姐姐”
“嗯,有礼了客套话等会再说话,我们先看龙大哥与你父亲比武,呵呵”
“嗯,我父亲一定会赢的”
“我看未必,龙大哥可是很厉害的”
方志不再理会两个幸伙的争执,转头向赵云与黄忠看去
两人似乎没有算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