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6部分

还是个孩子罢了。如此明显的对比,我自然应该选董大人投效,而不是跟着一个不思进取的主上,奉先那么聪明,莫非看不明白么?”
“这……再说了,奉先从小的志向就是名扬天下流芳万世,在并州奉先威名远扬,在北方草原上更有战神之名,但是,我们是汉人,想要扬名万世须得在中原,我的祖上在北疆威名如何?但是只因为呆错了地方,至死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卑将而已。”
“这……李肃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吕布变换的神sè,嘴角不由得微微的翘了起来。
“我来之前,向董大人告假,董大人听说我来见奉先,顿时大喜,董大人最爱有真本事的人,你看看董大人最近征辟和启用的朝臣,哪一个不是美名远扬的人物,奉先更是董大人心目中的无双猛将,因此,董大人让我给奉先带了一些礼物。不过奉先不要误会,这并非是要奉先转投于董大人,仅仅是董大人仰慕奉先送上的一些普通礼物罢了。”
吕布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随口问道:“什么礼物?”
李肃嘿嘿一笑,向前凑了凑道:“金两千,美女四名,其他财帛无算,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匹宝马,我可是看了眼睛都挪不开了,真正的汗血宝马啊!当初武帝攻伐千里而不得,你可要去看看?”
“汗血宝马?!真的?”
吕布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武将谁不爱宝马,何况还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自然是真的,不过我都放在外面的马车里面了,总不能当着外面那么多人的面拿出来!”
李肃笑嘻嘻的说道,吕布点头不已,随后自己也有些疑惑,自己点头是什么意思啊?一匹战马而已,外面的都是自己的兄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
吕布扭头四顾,忽地站了起来,将李肃一把拉起,朝外走去,口中一边说道:“走,走!现在就让我看看,我这营帐内外都是兄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李肃咧嘴无奈的笑了,当然,心里确实高兴的乐开了花,就是怕别人看不到了,看到了自然就会流传出去。
李肃让停在辕门旁边的车夫将两架马车赶了进来,然后一不小心的将车厢的门帘给扯坏了,露出了里面娇滴滴的美女和慢车的金银财帛,看得周围的将士们都直咂舌,特别是那四个jīng心挑选的宫中美女,更是让久已不见女人的将士们眼睛发绿。
吕布随意的扫了一眼,吕布喜欢金银财帛和美女么?肯定是喜欢的,但是他更喜欢宝马。
“马呢?”
“在这里!”李肃伸手指了指一名娇滴滴的美女道。
吕布定睛一看,只见那个正在冲着自己露出一副yù拒还迎表情的美女手里,却是拿着一块马牌。
吕布上前一把将马牌拿过,随后仿佛没有看见面前诱人的美女,转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害的美女一阵娇嗔不已。
吕布仿佛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也看不到周围的人了,只是仔仔细细的看着手里的马牌,半晌才哈哈一笑将马牌里的战马放了出来。
好一匹雄峻的战马,通体火红的战马身架高大,身形修长健美,筋肉匀称有力,头脸更是棱角分明,腿长蹄大,毛sè油亮,特别是那双眼睛,聪慧得让人觉得它根本就不是一匹马,而是一个知心的伙伴。
“好马!好马!”
“啊!”
周围的将士们立刻被这匹神骏异常的战马给吸引住了。
“九品神驹,汗血宝马,有名字么?”
吕布一边伸手抚摸着宝马的脖颈,一边眼睛都不眨的问道。
“它叫赤兔!”
“赤兔?赤兔!好名字,好宝马!哈哈.....”
吕布豪情万丈的仰天大笑,那赤兔马似乎若有所感,猛地扬起头,也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响亮至极的嘶鸣声。
‘唏律律~’RQ
第六百二十六章拒绝
吕布心中对这汗血宝马喜欢极了,手上不停的抚摸着,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想要上去骑骑,但是似乎又不大好,毕竟这个礼物可是董卓送的,而且,李肃还在这里,但是不骑又有些舍不得,至于推拒不要,这个……怎么样,好马吧?我一看到就喜欢了,可惜,我没有奉先的那身本事,不然,这马就是我的了。”
“呵呵,是好马,好马啊!呵呵……不想试骑一下么?”
“这个……没事,这本来就是董大人送给奉先的,现在已经是你的了,还有这些,那些,都是你的。”
李肃笑呵呵的指着满车的财帛和那几名娇艳yù滴的美女,眼神里却闪烁着一丝冷芒。
“这个,怕是不大好吧!”
“这有什么的,仅仅是董大人仰慕奉先送的一些小礼物罢了,若是......且不说那些,奉先尽管手下,若是奉先不要,那我可就笑纳了,呵呵……这……奉先不必担心,真的没有什么要求和条件,奉先尽管收下,你试试这宝马吧,我去帐中喝酒等你。”
说完,李肃不再理会纠结的吕布,自顾自的朝着吕布的大帐走去,背对着吕布的脸上挂着得意的冷笑。
“那好,我少去就回!”
吕布咧开嘴笑了,抓住马缰绳轻轻一个翻身就到赤兔的背上。赤兔似乎不喜欢有人骑在自己背上,怒嘶了一声人立而起,蹦跳挣扎了一会,虽然那动作狂猛无比,但是吕布是什么人,又怎么会被赤兔甩下来呢!
赤兔怒了!又是一声响亮的嘶鸣,然后撒开四蹄泼剌剌的朝着辕门方向奔去。那速度真是快逾闪电啊!
不一会,吕布和火红sè的战马就消失在目瞪口呆的将士们眼中,蹄声似乎也渐渐的弱了下来。但是还没等众将士们从惊骇中醒悟过来,马蹄声又渐渐的大了起来,红sè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大家的眼里。然后赤兔时隐时现的绕着整个营地跑了几圈。
等到吕布畅快的回到大帐中时,酒已经冰冷了!
李肃笑眯眯的将吕布杯中的冷酒泼了,重新给吕布斟上一杯热酒,笑着问道:“赤兔如何?”
“绝世宝马!”
李肃叹了口气:“羡慕啊!”
吕布有些尴尬又有些得意的呵呵的笑着。
李肃笑了一下,慢慢的收起脸上的笑意,正sè道:“这仅仅是见面礼,若是奉先能够投效于董大人,财帛、美女、名马、爵位、名声应有尽有,奉先,考虑一下吧。是终老于边塞,还是扬名于天下?嗯?”
吕布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认真的看着李肃道:“景元,若是这事放在几年前,我肯定就听了你的话。转身投效董卓去了。”
“啊?!那现在呢?”
“现在,来坐下,景元那,你也是聪明人,我们又是自小结下的情义,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你说。”
“董卓现在看似风光无两。这个连瞎子都知道,但是,董卓靠的是什么?没错,他有过人的能力,有吞天的野心和世人都没有的胆略,可是,他没有根基!”
“根基?凉州岂非根基?”
“我说的根基不是那个,以袁隗为首的世族为何强大,因为他们有根基,满朝的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出身世族,天下断文识字的人多是跟世族有关,这就是世族的根基。张角布道数十年,为一无所有的贫民画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并带领他们在世族的围追堵截之中站稳了脚跟,这是黄巾的根基。我义父虽然没有什么野心,但是他忠心王事,秉承人们心目中的道德,这就是人心的根基,也是天下刘氏僵而不死的根基,那么,董卓可有根基?”
吕布这番话让李肃大惊,且不说吕布说得对不对,仅仅是吕布能说出这番高瞻远瞩洞察细微的话来,就足以让李肃羞愧致死!妒忌致死!
李肃心里实在不想承认吕布不仅仅是在武力上将自己远远的甩开了,更是在见识和眼光上将自己给远远的甩开了,自己在吕布面前,就跟一个一无是处的小人一样,更何况,自己还打算来做说客,真是好笑,特别是自己的那些小打算,是不是在吕布眼中,也跟个小丑一样的可笑。
“董大人若是没有根基,又怎么可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
李肃不服的抗辩。
“因缘际会罢了,袁隗拱何进对付阉宦,董卓却将何进推给阉宦杀死,随后自己鹊巢鸠占,一举夺下胜利果实,再挟天子以令天下,现在看似风光,但是袁隗等人先帝在时尚且不惧先帝,现在又怎么会害怕董卓,袁隗等人与董卓必有一战,虽然董卓现在看似威风,但是这里是中原,董卓一个无根无基之人,若是举兵以抗,董卓必败无疑!”
“可是,难道他们,难道他们会全然不顾天子的安危?”
“天子?那只不过是他们扶上去的天子罢了,他们还可以继续的扶一个上去,天下刘姓皇族多得是,光武当年的事情不就是明证么?!”
吕布侃侃而谈,将李肃的辩驳一一击溃,不知不觉,李肃的额头上却是已经见汗了。
李肃下意识的伸手抹了一把汗,忽然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就算你说的都对,最后的结局会如何又有谁敢保证,当初又有谁能知道董大人会一举登天?”
“说得好!我确实是不敢保证我说得都是对的,但是这种可能xìng本身却不能轻易的否认。既然如此,我为何要跟着董卓去冒一个很可能失败的风险呢?景元,你说是不是?”
“这......这......我……景元,不如你先到我这里呆着,若是将来有更好的想法你随时都可以走,跟着董卓真的没什么前途啊!”
“可,可是.....我……吕布略微得意的呵呵一笑:“此事还不急。景元可以慢慢的想,不过,景元心里也也要有个底。若是董卓事有不谐,景元可要适时抽身才是。”
李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是来说服吕布的,现在怎么好像反过来被吕布给说服了呢?
吕布看了看李肃的神sè,挥了挥手道:“不说这些,来,喝酒,庆祝我今天得了赤兔,呵呵。”
不说还好,这一说,李肃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我还是先告辞吧,我回去还得复命呢!”
吕布诡异的笑了笑道:“慢着。景元这么回去怕是要被责骂了,你回去告诉董卓,我义父只是想要一些粮草军饷,然后就会离开司隶返回并州,陈留王和太后已经决定与我义父同行。另外,明rì我营中会传出我与义父吵架的消息。”
李肃愣了一下,愕然的看向吕布,吕布咧嘴笑着,神sè坦然,李肃怅然长叹了一声。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吕布笑眯眯的看着李肃的背影消失在帐篷后面,一个身影掀开门帘悄然走了进来。
“奉先,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如何?”
“很爽!怪不得志文你就喜欢干这种事情!哈哈……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不如将赤兔让给我吧,我拿十匹名马跟你换!”
“想都别想!不过我不大明白,为何明天要传出我与义父吵架的假消息?”
“这个还不简单,一来可以买个面子给李肃,让他欠你个人情,二来当然是希望董卓继续来收买你,金银财帛、美女名马,谁会嫌多呢?要不,美女给我得了。”
“我已经分配给文远他们了,你去跟他们要吧!”
“你.....你这个铁公鸡!”
“哈哈……义父,这赤兔马如何?”
“绝世好马!”
“义父不想要么?”
丁原大笑,拍着吕布的手臂道:“我儿何必试探于我,为父老了,上不得战场了,要这名马有何用,就像你给我美女塞满了屋子,我也只能看不能动,这不是害人么,哈哈……呵呵.....孩儿确实还想送个美女给义父的。”
“你小子!这些东西都是董卓给你的,人家要千金买马骨,你可不要坏了他的好事啊!”
“义父明鉴!”
“东西你自己分配吧,别寒了将士们的心。”
“您放心,不会的,美女孩儿自然也喜欢,但是兄弟的情分更不能轻忽。”
“奉先啊,这人总是会在左右取舍中为难,与其如此,你不如学学那方志文,将自己的喜好和底线都让自己的兄弟们看清楚,大家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就像这赤兔马,你说了你喜欢,难道你那些兄弟还能跟你抢,问题是如果再有一匹的话,你就不能都占着,反正你也用不了,跟义父房中的那些美女一样,与其放着看,不如用来收拢人心。”
吕布正sè躬身:“孩儿谨记于心。”
丁原笑了笑,摸着赤兔马如同丝缎一样的皮毛道:“不过,这个方志文可真是看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义父,抛开身份不说,方志文与孩儿是朋友,我相信,方志文也珍惜这种友谊,正如孩儿也非常珍惜一样,更何况,我们本身并没有实际利益的冲突。”
“就怕将来会有冲突啊!”
吕布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来道:“那就到时候分个高低就是了!”
“哈哈,说得好,若是我儿输了呢?”
“那我就叫他一声主公又如何。”
“看来我儿还是很高看于他呢!”
“嗯,确实如此,孩儿所见的人物中,属他最让孩儿敬佩!”
丁原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继续仔细打量着神骏无匹的赤兔马,赤兔眼神里尽是骄傲,被这个老头子摸来摸去显然有些不喜,不耐的打了个响鼻,使劲的晃了晃脑袋,那眼神里的鄙视让丁原忍俊不禁。
第六百二十七章曲终人散
感谢‘思飞28’‘铁钟’‘云卷云舒不是我’‘FF最终幻想’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云卷云舒不是我……两位的慷慨打赏,谢谢!
李肃回去是如何跟董卓回报的吕布不知道,但是从这天之后,李肃隔三差五的就会来营中找吕布,而且不时的带着财帛和美女,而吕布与丁原的关系似乎也越来越差了,据外面的传闻说,两人就差没动手了。
董卓其实也有些矛盾,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将丁原打发走了,会不会与吕布的交情就这么断了,可是不打发走的话,丁原和刘备这两尊大神虎视眈眈的在洛阳南北盯着自己,自己也不敢放手对付袁隗,还要时时担心这几伙人会不会互相勾结起来,先将自己给灭了。
玩家们似乎对吕布与丁原吵架的消息更感兴趣,说不定,真的会上演杀父认父的经典戏码呢!如果吕布真的投了董卓,那么接下来虎牢关下战群雄的好戏就会上演了吧!
其实在洛阳城北,吕布已经上演了一次连战三强的好戏了,论坛上的视频被下载的次数已经过亿了。
经过无数砖家叫兽的分析,现在都公认吕布是游戏的第一人,而这次李肃又给吕布送去了赤兔马,现在的吕布就满状态全属xìng的巅峰状态了,这种状态下如果出战刘关张三小强不要当场斩掉一两个就好了!
只不过跟狂热和迷茫的大多数相比,真正的智者是不会被表象所迷惑的。
“岳父大人,不管这吕布与丁原翻脸的消息是真是假,都应该尽快的让刘备和丁原离开京城,迟恐夜长梦多。不管怎么说,我们才是最大的外来户。”
董卓有些踌躇的脸上忽然一凛。抚着虬髯的手也停了下来,忽然瞪大眼睛厉声问道:“文优话中有话,难道李肃那厮竟敢骗我不成?”
李儒轻轻的摇头:“不,可能他也是被人骗了吧,按说,就算吕布与丁原真的生出龃龉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传得沸沸扬扬,似乎惟恐我们不知道一样,这里面总觉得有些不妥。”
董卓松了口气,抚着胡须道:“文优也是猜测了?”
“正是。这里面也不可能有什么实证,或者岳父大人明rì给吕布升个官看看他怎么反应?”
“那文优觉得应该如何反应才对呢?”
“若是让吕布统领京营,岳父大人认为他会不会答应?”
“不会吧?若是他答应了,岂不是直接就告诉天下人。他已经投向我们了?”
“他若是答应了呢?岳父大人怕不怕?”
“这......确实不妥。”
“他们就是看准了这点。所以才肆无忌惮的传播这些流言,若是岳父大人给吕布一个不痛不痒的官,天下人都觉得岳父小气。吕布也可以理所当然的推拒,但是给实权官职,我们又不放心,担心吕布是将计就计。”
“让先他拿出诚意来才行!”
“问题就在于此,吕布一直也没有直接表态,所以......这事古怪啊!”
“好个吕布。居然敢耍我......”董卓怒目圆睁,但是除了生气之外。董卓似乎也没有神马办法对付吕布,然后他的额怒气不由自主的转向了李肃:“都是李肃这个废物!”
“岳父息怒,这事也怪不得李都尉。”
“莫非还是我做错了不成?”
李儒并不着急,笑了笑道:“是我们的对手太狡猾了而已,不过,此事本来就是一招闲棋,所以,小婿适才才说不管这事是真是假,都应该让丁原和刘备尽快离京。”
“然则……岳父大人不必担心,这不信任就像个种子,现在丁原和吕布交恶的事情已经传出,不管是真是假,最终总会在两人之间留下一个不信任的种子,一旦时机恰当就会生根发芽,岳父大人只要去给这个种子创造一个合适的生长环境就好,万万不可cāo之过急。”
董卓眼珠子转了转,点了点头,满意的看了自己的女婿一眼,还是这个女婿贴心啊!
“那么,该如何创造适合这个种子生长的环境呢?”
“自然是在安全的环境下最好了,将他们放回并州,该生的东西自然就生出来了,岳父大人还可以给加上一把火,不如将吕布任命为并州刺史,让丁原致仕如何?”
“哈哈......好,好!不过不急,先打发了他们回去再说,这个职位要慢慢的升,让他们的心思慢慢的变!”
“岳父大人高见!”
第二天,朝堂上经过一番讨论和扯皮之后,在董卓的主导下,在袁隗若有若无的配合之下,迅速的通过了几个旨意。
首先是嘉奖了丁原和刘备,爵位上升半级,然后是拨付了大批的劳军物资,最后就是各拿着一份诏旨回家去吧!
诏旨一出,刘备和丁原也没有继续留在京城的理由,而且人家董卓很大方的将补给物资,还有真金白银的粮饷都给送来了,还有什么继续赖在京城不走的理由呢?
而且,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将士们也有些厌战思家的情绪,于是,刘备和丁原都很老实的接下了诏旨。
光熹元年十二月十一rì,扰攘了一个月的京城终于平静了下来,这天早上,刘备和丁原同时从各自占领的地盘开始撤退,丁原的动作干脆利索,将东西收拾妥当了,打出陈留王和太后的旗号,大摇大摆的直奔孟津而去。
而刘备在在南门作秀,跟京城的付老百姓依依惜别,一副儿女共沾巾的感人场面。
只不过,在周围大批玩家的围观下,这个场面怎么看都有滑稽。连关羽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远远的跑到队伍的前方去。刘备和孙乾倒是很投入,将一个‘仁厚君子’的形象表演的很到位。
董卓随即派兵接管了南门和北门,然后又令徐荣率两万骑兵在东门外建营,摆出一副想要围攻东门的架势……袁隗的府邸rìrì都是冠带云集的场所,今rì更是热闹。
“袁大人,看这董卓的架势,似乎想要强攻了?”
“不必惊慌,就算他拿下了整个京城,也不敢公然对我们出手。只可惜那些人.....哎!若是能够团结一致,董卓不过一跳梁耳!”
“蔡邕、卢植等人着实可恨,还有董承、杨彪那些家伙,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董卓真的会信用他们么。不过是浅显的分化利用而已。”
“且不要说他们了,先说说眼下这事吧!”
“对,眼下该当如何?”
“各位勿急。洛阳城即使完全落进董卓手里又能如何?洛阳之所以为洛阳,乃是因为整个中原都在供养洛阳,一旦我们卡断洛阳的供养,洛阳就会变成一个死城、空城!因此,我们应该暂时退一退,首先稳定住地方。然后等待本初和公伟(朱隽)的部队到达,再汇合公路以及各位的部队。合力一举拿下洛阳,还天下一个清平世界。”
“太好了!”
“太尉高瞻远瞩,我等不及啊!”
“皇甫义真是否也应该有所行动,必要的时候还是招安韩遂和边章吧!”
“黄巾贼那边怎么办?”
“各位,各位!请听老夫慢慢道来,这些都有安排,不能顾此失彼……京城看似繁华散尽,但是真正的斗争只不过是才要开始,此时正是‘黎明静悄悄’的时候,这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都会被点燃,这点每一个玩家都知道。
因此,在京城各处,各个玩家实力,以及现在很流行的超级联合公会都在开会,商讨接下来的形势变化以及自己的应对策略。
“刘备肯定不会再回来的,这点我坚持!”
“怎么,你的意思是刘备是个君子,言而有信?”
“当然不是,刘备从来就不是一个君子,这点全世界都知道,我想说的是在历史上的反董大业中,刘家的人并没有积极参与。”
“刘备好像是参与了哦!”
“那时候的刘备是穷光蛋,一无所有,因此他需要去利用任何的机会搏出位,现在刘备坐拥大半个荆州,正是卧薪尝胆埋头发展的时候,是不会来掺乎京城的乱局的。”
“那他这次又为何来?”
“你这就是抬杠了,这次自然是为了皇权,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皇权已经没落了,成为了军阀手中的棋子,董卓敢做初一,别人就敢做十五,更要命的是丁原和吕布带走了陈留王,再说了,刘备本人也是灵帝的皇弟,说不得,最盼着刘辩死的人就是他呢!他又怎么会来参加这场世族与董卓之间的乱斗。”
“好了,不要再说刘备了,还是说说到时候我们站在那一边吧?”
“不管怎么说,董卓现在都面临着一个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中原世族的局面,而从现在世族阵营分化的情况看,似乎雍州的世族比较支持董卓,这也是雍州世族一向遭到中原世族打压的结果,所以董卓退向长安是可以预期的。”
“那么我们是站在世族这边了?”
“笨蛋,我们要的是实利,到时候董卓大掠京城,迁百姓往长安,你觉得这机会好不好啊?”
“当然......好了!”
“其实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董卓有钱,而且他也够大方,因为他不够大方的话,形势会更糟糕!”
“懂了,那就是说我们要站在董卓这边,但是也不能太出力从而改变了董卓与世族的实力对比,对吧!?”
“哎,别逗了,你还是回去上小学吧!就我们这点实力,还能改变双方的实力对比?除非你将我们在荆南的部队都运送过来。”
第六百二十八章刘备的收获
说老实话,刘备的心情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来京城的初衷,当然是希望能够帮助天子一扫寰宇,只不过,最后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虽然刘备也有私心,但是,不能因为他有私心就将他所有的行为都归结为自私自利的,任何人的行为,其实都夹杂着本能的自私与理智上的取舍。
所以,京城局势一rì三变,直到天子忽然驾崩,刘备心里也是很不好受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刘备还是一门心思的想做周公旦的,只是没有这个机会给他,或者他自己也明白,就算现在将年幼的天子交给他,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帮着天子遮风挡雨。
因此,选择返回荆州卧薪尝胆才是正确的选择,至于年幼的天子会被董卓如何,刘备也没有办法了,至少,作为一个皇族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吧,如果连忍辱负重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够称为一个中兴大汉的明君呢?与其如此,还不如换一个有能力的然来做,刘家的子弟多着呢,先帝的另一个子嗣不就在丁原身边么!
如此思考之下,刘备心里的负疚和沉重顿时去了不少,能够更清明的看清楚眼下的情况,正如孙乾所分析的那样,现在京城其实是四方三个阵营的斗争,如果大家都赖在京城不走,最终有可能会形成一场乱战,而在地方上根基雄厚的世族,无疑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因此,暂时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回到荆州埋头发展,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并且等待董卓与世族阵营的大冲突。等到这两方都打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才是刘备来收拾残局重整河山的时机。
于是。在获得了董卓和袁隗双方或明或暗送来的大批钱粮物资的好处之后,刘备愉快的踏上了返回荆州的道路,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些从太学中跑出来投效的贫寒学子,也有些来京游学自觉怀才不遇的外地士子,见到刘备宽厚仁爱,又谦恭下士,于是纷纷来投,这些人在世族阵营那边是讨不到好处的,而在董卓的眼里。这些学子可不是什么有名气的人,因此也不大待见,于是乎,就便宜了刘备。
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陈震陈孝起。
陈震在治政和民事方面的能力。远超孙乾,即使在政略方面,孙乾也是暗暗的自愧不如。更让人赞赏的是陈震是个很低调的人,不大喜欢说话,更不喜欢出风头,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于是很快陈震就得到了刘备的看重,被引为心腹。
“主公。京城变局便在眼前,董卓孤军南来。必不能久,一定会急于打通与西凉的联系,因此河东便成了双方争夺的要点。”
孙乾指着地图侃侃而谈,有些暗淡的烛火微微的摇晃,帐内的众人脸上都有些忽明忽暗。
关羽慢慢的抚着胡须不说话,关羽是一个不喜欢废话的人,所以在没有想通透没有把握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发表意见的。
刘备看着地图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似乎有些深,只是不知道他在忧虑些什么?
“孝起,京中局势你怎么看?”
陈震抿了抿嘴,看着刘备很认真的答道:“主公,今rì最新消息称董卓任命孔伷为豫州刺史、刘岱为兖州刺史,但是偏偏没有动河东太守这个位置。”
“孝起是说董卓的目标不是河东?”刘备诧异的问道,孙乾则笑着抚须不语。
“不,恰好相反,不动河东太守,正好说明董卓要在河东动手。而兖州和豫州的刺史,在现在的情况下,不过是一招闲棋,虽然这棋子说不定能够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当下兖州豫州皆为袁隗一伙所把持,刺史不过是个空架子。董卓此举意在试探,顺便转移视线,而真正的目标就是河东。”
刘备点了点头,沉声道:“二位言之有理,河东啊!如果董卓动手,河东南北受敌,而且河东之地易攻难守,恐怕董卓会轻易得手。”
“主公勿忧!董卓即使得了河东,恐怕也依然不是袁隗的对手。”
刘备眼神一亮,抬头问道:“哦,公佑,此话怎讲?”
孙乾淡定的笑了笑解释道:“董卓即使拿下河东,事实上洛阳在中原仍然是孤城一座,打通西凉的联系固然能让董卓有源源不断的兵马南下,但是,西凉可不产粮食,年年都是中原运送粮食到西凉,因此,即使袁隗不攻,仅仅是将洛阳河东的商路卡断,董卓不战自溃。”
关羽皱了皱眉插嘴问道:“若是董卓主动出击呢?”
“他肯定会主动出击,因为不久之后他就得去抢粮食了,京城的存粮由于大量到来的异人消耗得太快了。”
“粮食不能收购么?”刘备有些奇怪的问道。
“向谁收购?”
“这.....异人呢?”
“异人有多少粮食?杯水车薪罢了,跟何况商路不通,如何运得进来?”
刘备点了点头,关羽却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继续问道:“公佑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孙乾点头:“二将军勿急,董卓主动出击就会分兵,或许,袁隗等人也就是在等待董卓分兵,一来可以攻击这些偏师,二来会减少董卓在洛阳的兵力。”
关羽冷笑了一下道:“董卓手下都是边军强兵悍将,袁隗么,靠着袁术之流即使董卓分兵又能如之奈何?”
孙乾笑着摇头,衣服胸有成竹的样子:“若是朱隽和袁绍的部队也到了中原呢?”
“这......倒是尚可一战,只是这两人若是轻离,那黄巾贼……不会,这两人肯定不会大举返回中原,只需要一支能战的偏师即可,董卓的人马再怎么算,也不过是十来万人,袁绍和朱隽各抽两三万人,配合袁术和中原世族的私兵,即可对董卓形成兵力上的优势。还有,别忘了皇甫嵩,他在凉州北部还能对董卓形成牵制。”
关羽盯着地图沉吟半晌,终于还是点头认可了孙乾的分析。
刘备似乎松了口气,董卓与袁隗相比,刘备认为董卓更危险,而袁隗等人是一个集团,这个集团并非不能分化,在董卓最近行之有效的分化行动中,刘备已经看到了彻底瓦解袁隗集团的契机。
“公佑、孝起,袁隗与董卓的一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而两位都认为董卓失败的可能xìng较大,那么董卓若败天子会如何?被挟持到凉州么?”
孙乾皱了皱眉头,这个可真不好说,不过陈震却直了直腰道:“主公,董卓是不会败回凉州的,而是西去关中!”
刘备和孙乾具是一惊,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地图,盯住了广袤的关中大地,形胜之地啊!
“这.....可能么?”
“可能,看看现在朝中的势力,关中一系正在被重用,董卓着力拉拢关中世族就是看准了关中世族不满关东世族的排挤,那么如果洛阳不守,董卓必定西去长安,届时天子在手,东有雄关,背靠西凉,若是再取下粮仓汉中,则势成矣!”
刘备不知不觉中,脑袋已经快要凑到地图上了,他的眼神跟着陈震话游走,迅速的把握住了整个关中、凉州和汉中的形势,刘备忽然长叹了一声,如果董卓主动退往长安的话,那更可怕,他可以将洛阳的人口财富一起掠往长安,然后隔着潼关与关东世族抗衡。
“若是如此,董卓急难下矣!”
孙乾皱着眉头好一会,才叹了一声说道,顺便瞄了一眼面sè平静的陈震,不由得有种自愧不如的不甘感觉,不过孙乾不是那种妒贤嫉能的人,而且陈震也不是那种踩着别人向上爬的人。
刘备发了一会呆,也长叹了一声,语气里满是不甘,略微发黑的脸庞,在昏黄的灯火下,显得有些狰狞。
“董卓.....”
旁人很难理解刘备对董卓的恨意,刘备最恨的自然是董卓打破了他做周公旦的梦想,然后有很董卓挟持自己的侄子,将皇族的名望踩在脚下肆无忌惮,三恨董卓搬空了皇族世代积累的财富,四恨董卓肆意秽乱宫廷,将属于皇族代表皇族身份的女人四处赠送,五恨.....总之,就是此恨绵绵无绝期!恨不得将董卓用牙咬死才解恨。
关羽停住了抚着长髯的右手,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大哥,说些空话又有什么用处呢?
“主公,军事上不行,那就用别的办法,袁隗那些人不是最擅长这些么?只不过时间会比较长而已,董卓是无根无基的人,说穿了,他就是一个土军阀,除了权势财富之外,他再也没有别的明确的政治要求,因此此人必败无疑!”
刘备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陈震说得没错啊!这一番话从根本上剥掉了董卓的外皮,一个没有政治追求的势力,他凭什么来团结自己内部的成员,又凭什么与外部的强敌战斗?董卓根本就是一个政治上相当幼稚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董卓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孩子,但是孩子就是孩子,他能得逞于一时,但是绝对不可能得逞于一世。
刘备脸上的皱纹慢慢的舒展开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此来京城,最大的收获就是得了孝起,哈哈.....”(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
最快更新,请。
第六百二十九章方志文的收获
“荀彧荀文若?”
“在下正是,见过平北将军!”
“呵呵,不必多礼。”
方志文好奇的打量着这位脸上略显得有些文弱,但是身架还算结实的大名人,荀彧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一点,三十左右的样子,目字脸山羊胡,成熟稳重,尤其眼神特别的清澈明亮。
当然了,同样好奇的还有在一旁围观的赵云、高顺、甄翔、徐庶、太史昭蓉、香香和李雪音,绝对是围观,这让荀彧的脸sè颇有些不自然。
这位王佐之才也会害羞啊!
“听说文若有王佐之才,幸会啊,呵呵。”
“不过是长辈的戏言,大人不必当真。”荀彧吸了口气,让自己有些毛躁的心神尽快的安定下来。
“呵呵,将来自有分晓,请坐!”
方志文还是很喜欢在院子里烹茶聊天,特别是这样的雪后初晴的天气,天空高远空气清洌,总比闷在黑屋子里心情更开阔一些。
方志文当先坐在了亭子中的石凳上,陪着方志文坐的是太史昭蓉和李雪音,再过去则是徐庶,几员武将则坐在亭子边上的围栏上,香香蹲在一边负责烹茶。
荀彧是在返乡的路上被高顺给堵住的,然后就被带来了这里,当然,荀彧自己是不想来的,问题是,秀才遇着兵,没办法!
“喝茶!”方志文看着脸上神sè有些寡淡的荀彧笑着说道。
“不知道大人着人抓在下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在下正有急事回乡,耽误不得。”
“哦,什么急事呢?我听说你那族侄正在袁隗府中高坐,似乎也没有什么急事嘛!”
“这......人各有志罢了!想必大人也知道,如今京城乃至中原,只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随时都会再起风云。在下家中族人俱在颍川,颍川沟通南北,乃是军事要冲。族人在那里实在是让人难安,因此在下此次回乡,是想要将族人迁徙他方。”
荀彧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如实的说了出来,这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方志文看了徐庶一眼,徐庶将头侧开,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徐庶知道,方志文实在暗示自己母亲的事情,事实上,徐庶确实有些惭愧,心里对方志文的看法也是有些改观,幸好自己的母亲已经没有在颍川了。否则自己恐怕也跟荀彧一样,正在心急火燎的赶回家吧!
不过,方志文怎么会那么早就预见了中原现在的混乱局面,或者说,他是认为中原迟早会有这么一遭?
荀彧显然注意到了两人的小动作。不由得心里生出一份好奇,刚才在方志文的介绍当中,这个徐庶徐元直可是参军事,相当于军事幕僚的二号人物,怎么跟方志文似乎有些不大对付呢,不过荀彧也仅仅是好奇而已。
“呵呵。文若果然聪敏过人,而且我最激赏的是文若对家族亲人的态度,比起在京城建功立业,能放弃这些赶回家转移家族的人,才是最让人钦佩的啊!”
听到这话,荀彧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种知己的感觉,虽然这个人只是个不读诗书的军汉,但是知己是不分身份高低的,正如伯牙子期一样。
徐庶悻悻的看着荀彧的神sè,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
“大人谬赞了,这不过是人之本能罢了。”
“呵呵,可惜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这个本能了。文若可有了一定的目标,想要将家人迁徙到什么地方去呢?”
方志文的眼里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仿佛看见了一群小母鸡的狐狸一样。
荀彧迟疑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扫视了一眼,却发现在座的几个男女,以及周围的几名武将,似乎都用极其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是看着猎物一样,荀彧背后的毛汗刷刷的冒了出来。
“我说你们啊,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眼神围观啊!要不然你们该干什就干什么去,反正王佐之才长什么样都看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