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4部分

皇后娘娘,您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丁原有些不忍的说道。
方志文冷冷的笑着,吕布有些怪异的看着这一切,其他人的脸上也是表情各异,只有那个小皇子一脸的焦急和害怕。
“休息?不用,你们以为我疯了是么?没有,我好的很,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我倒是很想看看当你们这些魑魅魍魉费尽心机却只挣得一场空的时候,疯掉是谁?哈哈……何皇后大笑着,眼神却是一片冰冷,那yīn森的目光仿佛是来自九幽之下的复仇使者,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冰冷和恐惧。
方志文看了一眼被何皇后紧紧的搂在怀中的太子,还有满脸泪痕却一脸狠笑的何皇后,忽然淡淡的开口道:“皇后是说董卓吧,董卓能做到这一切么?皇后你觉得我们,包括袁隗等人都会束手待毙?而董卓何德何能能以一己之力以抗天下?难道皇后想要将我们都当做仇人来看待么?”
何皇后愣住了!脸上的笑容和泪痕,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滑稽和可笑。
方志文没有理会这个可怜的女人,继续道:“皇后娘娘,请你让这个男孩转过身来,想必这个人是你族侄吧?”
方志文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这个不是太子?!那么太子呢?!
第六百一十八章董卓得手
太子自然是在董卓的手里,当rì张让和赵忠骤然发难,幸好何进早有准备,在何皇后这里准备了一个太子的替身,因此太子被塞进了后院的井中逃过了一劫,后来徐荣搜索宫中时,又冷又饿的太子呼救,这才将太子救了出来。**
得知皇后竟然用了调包计,董卓大喜过望,于是立刻收缩兵力坚守内城和宫城,肃清内城的所有可疑势力,并且将这个消息压下,想让刘备丁原与袁隗先撕咬一番,然后在抛出太子这个筹码,到时候只要拱太子上位,就能名正言顺的将刘备和丁原打发走,再慢慢的收拾袁隗一伙。
随后,华雄和李儒败回,董卓得知了吕布的强悍和丁原到来,并且知道了张让一行的下落之后,又开始打起了别的主意。
不管怎么说,董卓也没有能力以一己之力对撼天下群雄的信心,因此,必须想方设法的让这些豪强之间先打起来才行,因此如何利用好手里的太子就显得分外的重要了。
“岳父大人,消息暂时不要公开,继续提高悬赏额度,搜寻张让等人的下落,并且大张旗鼓的宣告,要那张让赵忠的头颅祭拜大将军的英灵,让阉宦和刘备等人以为我们是想要向袁隗靠拢,这样才能逼迫他们动手。”
李儒的计划简单而实用,看上去又十分的合理。
“可是,他们不会朝我们动手么?而且假太子的事情恐怕会很快揭穿的。”
“不会,我们不出面揭穿。他们是不会揭穿的,太子的身份他们也是可以利用的,甚至他们还可能会下手令太子和皇后身死,然后诬赖我们手里的太子是假货。”
“他们敢!?”
“死到临头了,什么不敢做?”
“那丁原会让他们干这种事情?”
“丁原这个人.....恐怕没有这种心机啊!他们偷偷的做了,丁原又能如何,再说太后还在那里!”
“那我们更应该尽早的公布太子早我们这里的消息?”
“不必。岳父大人,我们手里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太子的身份,不但有太子身份凭记。还有太子的印玺,再说,大臣之中大部分都见过太子。孰真孰假一目了然,我们必须在最有利的时机才能公布太子的身份。”
“最有利的时机?”
“对,最有利的时机,所以现在我们应该煽风点火,想尽办法让他们几家大打特打!同时鼓动异人们也参与进去,他们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那让京城之乱更乱一些,大乱之后才有大治!”
董卓眯着眼睛抚着虬髯默默的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天子停灵的大殿要看好了。现在还不能保证延寿一定会失败呢!”
“呵呵,失不失败都不重要了,太子在我们手里,天子已经没用了!”
“还是留个后手!凡事都要以防万一嘛,哈哈……什么。不是太子?那么太子呢?”
太后有些失态,声音尖利刺耳,像是从嗓子眼里硬挤出来的,脸sè更是惊骇yù死,如果这个不是太子的话,那么太子现在想必就在董卓的手里了!这......
张让脸上也是一脸的死灰。赵忠忽然冲上一步,一把将那个小男孩从皇后的怀里给拉了出来,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不是,真的不是,上当了,完蛋了!”
赵忠喃喃的说道,整个人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仿佛没有了魂儿一样。
董太后人也瘫软了下去,她就是再傻现在也明白了自己的局面,没有太子在手,自己和小皇子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罢了,一个过气的太后,一个被董卓视为眼中钉的小皇子,其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吕布和丁原面面相觑,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也就是说,现在京城的局面已经被董卓控制在手了,而董卓隐忍不发,恐怕就是为了让自己和刘备与袁隗起冲突?
更有意思的是,这件事若不是方志文给揭穿,丁原和吕布以及张让太后等人都会被何皇后给蒙在鼓里,到时候傻乎乎的为了这个假太子去夺回京城打生打死,到了关键时候董卓将真正的太子一亮相,那时候就真的是yù哭无泪了。
真想不到,何皇后这个看上去有些傻的女人,居然将所有的人都给耍了!到头来,最傻的都是自以为聪明的人。
方志文已经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想明白了为何董卓压着真正太子的消息密而不发的原因,对何皇后这个女人倒是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啧啧,皇后娘娘厉害啊,将大家都给耍了,不过,皇后娘娘你还是不大明白政治斗争是怎么回事,你信不信,如果我们公开了董卓已经接到太子的事情,董卓除了要这两个家伙的人头之外,对我们只会大肆封赏,绝对不会像您想像的那样收拾我们,而皇后娘娘您呢,则会被关进宫中,永无出头之rì了!”
何皇后傻乎乎的看向方志文,愕然的摇头:“不会,怎么会,我是太子的母亲,未来的太后啊!”
“正因为你是未来的太后,你觉得董卓会需要一个站在自己脑袋上的女人存在么?”
“我儿子是太子,将来就是天子......”何皇后的声音几乎是尖声喊出来的,双眼瞪得大大的,脸上全是惶急和戾气。
“我想你已经知道答案了。”方志文又看了看小皇子,看到他无辜的眼神。不由得摇了摇头,与其做傀儡,还不如做个普通人呢!
“志文,你.....本来没有必要说出来的,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两个问题,奉先。”方志文伸出了两根手指:“一个是京城的乱局有没有必要继续扩大,虽然我也不喜欢那些把持朝政的老头子。但是现在京城里血流的已经不少了。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我不说,这个孩子和皇后娘娘恐怕都活不了了。对不对啊,赵常侍、张常侍?”
吕布如刀的目光看向两个阉宦,两人惊慌不已的摇头。
丁原叹了口气道:“方大人好心肠啊!”
方志文摇头:“并非我善良。而是没有必要继续了,董卓实际上已经赢了,没有必要让他赢更多,是不是?”
“是!”吕布斩钉截铁的回道。
“我那可怜的儿啊!呜呜......”何皇后忽然哭了起来,他跟刘宏是夫妻,怎么会不知道刘宏念兹在兹的事情,现在眼看着自己儿子就要步了刘宏的后尘,而且更彻底,心中的恐惧和悲伤可想而知,不由的哭了出来。
方志文眼珠转了转。忽然看着那小皇子道:“你想做皇帝么?”
董太后心中一动,惊讶的看向方志文,丁原也眼神怪异的看向方志文。
“方大人,此话怎讲?”
“遗诏啊!可以传位于小皇子,然后另立朝廷嘛!”
方志文今天让人吃惊的话一句接一句。大家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为何要这么做?”
丁原骇然问道,这不是让大汉陷入纷乱之中么?
“难道董卓挟天子以令天下就不会让天下纷乱了?难道袁隗等人就此偃旗息鼓,从此一心国事不成?”
“可,可是,为何要这么做啊?没有必要再让小皇子承担这些。”
“我只是说说而已,至少这样能让董卓有所顾忌。也不会对太子太过分,同时,也能为丁原大人这样的人找一个归宿,而不必被董卓予取予夺。”
“义父!这事孩儿觉得可行!”吕布兴奋的投了赞成票,董太后也是一脸的期待,至于张让和赵忠,自然也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其实,不管怎么样,这两个家伙都必须死,不然怎么能将京城之乱平息下去呢,毕竟替罪羊还是要的,何况他们两个还是始作俑者。
丁原却犹豫了,这么做的结果是大汉会分崩离析,这种情况是显而易见的,正如方志文所说,另立皇帝,不过是为坚定的保皇党们寻找一个安身之所罢了,将来大汉多了一个坚定的保皇阵营而已。
“届时方大人会支持那个朝廷呢?”
丁原的问题不可谓不尖锐,但是方志文却很随意的笑着回道:“我?我是边将,不管政局如何?也不管谁做皇帝,我的任务是守御边疆、拓展国土,所以,我两边都会承认的,呵呵。”
吕布笑了起来,这才是方志文啊,够无耻!而且还不掩饰他的无耻!
“好了,殿下我也见过了,太后和皇后也见了,礼节就全了!我也该走了,奉先,等事情都弄好了,来找我喝酒,我在偃师西边的一个小镇上暂住。”
“好,我一定去。”
方志文哈哈一笑,转身yù行,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身道:
“如果皇后娘娘没有安身之所,可以纡尊降贵到我们密云来,虽然密云比不上京城繁华,但别的不说,安全还是有保证的,有时候做个普通人比起高高在上的娘娘更快乐。”
又看着丁原道:“丁大人,做与不做结果都是一样的,做了可能多一个希望,你看着办,但是如果小皇子落到袁隗的手里,我想他们是不会犹豫的,遗诏应该就在太后手里,想想!”
大帐内所有的人都看着方志文离去的背影,对方志文匆匆而来,带来一场风暴之后又匆匆而去,那洒脱的样子令吕布也不由的心折,心中更是生出一股豪气,做人就应该如此啊!RQ
第六百一十九章与董卓不两立
“哥哥,你这个是什么建议啊?怎么听起来这么不靠谱呢!不过我真的很想看看那个时候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啊,为啥这次不带我去啊?~”
香香抱着方志文的手臂撒娇,方志文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的发型弄乱了,香香不满的晃着脑袋躲避,但是就是不肯离开方志文的身边,太史昭蓉看得好笑不已。
“志文,你这个主意真是馊主意!这么一来,大汉必定分裂啊!”
李雪音的笑容里包含了不少东西,但是绝对没有指责的意思,更多的似乎是一种期待,对迷雾一样的未来的一种期待,其实未知才是最有魅力和生命力的东西,游戏是这样,现实也一样,但凡是被安排好的、宿命的东西,必将会遭到人们的唾弃。
太史昭蓉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关心,只是一味的信任自己的夫君,赵云和高顺都在默默的思索着方志文这个建议将会给整个大汉带来的严重后果,至于甄翔,正在眯着眼睛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庶叹了口气,端起面前的茶盏慢慢的嘬饮着,不管他赞同还是不赞同,方志文的话已经出口,就像种子已经埋下,剩下的不过是生根发芽的契机罢了。
徐庶能够想像得到这个建议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一个被军阀挟制的天子,一群举着先帝诏抗争的保皇党,一个庞大的不甘失败的世族集团,许许多多居心叵测的地方军阀。还有无数唯恐天下不乱,而且实力正在快速成长的异人势力,这将会是一个何等混乱的未来啊!?
方志文到底是在想什么呢?!如果他想要保一方平安,那么最终、最完美的不就是天下大同举世皆安么?但是他现在的行为却跟他所说的刚好相反,他正在努力的促使分裂,促使分裂的时间变得更长,促使大汉重归一统的道路更难走。但是尽管如此。徐庶却又不能简单的将方志文当作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骗子,因为方志文仅仅是在顺势而为,这个乱世绝对不他造成的。换而言之,可能也不会由他来终结。
徐庶心中虽然对方志文有着极其复杂的感受,但是还是很想听听方志文是如何解释他这种似乎与他自己的初衷相违背的做法。
“主公。这么做的话,几乎断绝了短时间内平复天下的可能,但是也给那些忠于皇室的人找到了一个依附者,而不会被董卓借助天子的名义夺取兵权和利益,这其中的利弊云想不明白,还请主公释疑。”
方志文满意的笑了笑:“子龙不会认为我是惟恐天下不乱?”
“呵呵,没有!主公行事虽然时有惊人之举,但是主公从不妄行,所以云不会有此想法。”
“多谢子龙的信任,大家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虽然表面上看,这个建议会导致大汉的分裂,但是大家应该首先看到,大汉已经实质xìng的分裂了。而且随着董卓的强势入主京城,大汉的分裂会加速和加剧,这点大家都应该很清楚了。所以,一只羊是放,一群羊还是放,从短期来看。多了一个天子能够降低董卓政权的权威xìng,同时也保护了天子的人身安全,还限制了董卓实力的急速扩张等等。至于长远来看,两个天子其实是亲兄弟,换而言之,还是一家人,至于将来谁能中兴大汉,似乎都可以?如果将来一弱一强,自然会有个结局,如果都一样的强,那么可以再等下一代,若是都一样的弱,难就不必说而来,呵呵。”
方志文滔滔不绝的将自己当时一时兴起的决定吗,给加上了完美的解释,其实当时那么短的时间里,方志文根本就没有仔细想过那么深入的问题,他只是从短期上能遏制董卓的快速成长入手,就决定了这个建议,至于将来大汉会如何?鬼才知道!
赵云和高顺都恍然的点头,香香也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脸上尽是骄傲的表情,李雪音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偷偷的扬了扬眉角,露出一个微微有些戏虐的笑容,李雪音哑然。
徐庶则轻轻的撇了撇嘴角,开始的时候徐庶还觉得方志文说得很有道理,但是随即想起方志文当时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根本就不可能考虑的那么深远,这些理由,恐怕都是后来加上去的,那么当时方志文考虑的肯定是如何阻止董卓势力的急速成长,但是他又为何如此忌惮董卓势力的成长呢?
董卓势力在京城成长的话,最先与之冲突的不就是世族集团么?方志文应该很乐于坐观虎斗才对啊!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想明白的关节啊!
方志文显然注意到了徐庶的困惑表情,窃笑了一下问道:“元直一直都不置一词,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啊?哦,没有什么想法,属下只是被惊呆了而已,大人能在当时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想了这么长远的事情,属下真是佩服之至啊!”
“嘿嘿.....元直不坦诚啊!明明是想说我骗人嘛,确实,当时我是不可能想那么多的,但是这就是政治直觉,嘿嘿,不服不行啊!哈哈……嘻嘻,哥哥脸皮真厚!”
“哈哈.....”赵云也笑了起来,不管方志文当时怎么想,赵云认可了方志文这个解释,其实在赵云心里,还是很佩服那些忠诚的保皇党的,如果这些保皇党因为董卓要挟天子而遭到董卓的迫害,赵云是不想见到的,至于大汉分裂的问题,诚如方志文所言,早就已经事实分裂了,不差这一下。
徐庶脸微微的红了一下,跟方志文城墙一般厚的脸皮相比,徐庶还是太嫩了啊!
“政治直觉?”
“元直不信?”
徐庶没有出声,李雪音笑着抿嘴摇头,高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呵,其实只是很简单的想法嘛,董卓是什么人?一个敢于陷害何进、攻打皇宫,将皇帝一家子包括京中的各种势力都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人,一个敢于用京城大批无辜居民的xìng命达到自己目的的人,这样胆大包天无所顾忌的人自然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让这种个人实力失控绝非你我之福,所以应该加以遏制,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对么?”
方志文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愣,随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方志文的解释很简单,那就是立场,由于双方截然不同的立场决定了凡是对对方不利的选择,都将是对自己有利的。
同样,当董卓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毫无顾忌的攥取权力和利益的时候,所有反对董卓的行为,也自然是对民众有利的,这就是立场使然。
徐庶叹了口气,服气的拱手道:“受教了,大人的眼光高瞻远瞩,非属下所能及!”
“呵呵,客气了,只不过是经验罢了,其实如果时间充裕,谁都能慢慢的相出这样的结果,但是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作出正确的选择,那么就需要把握住最根本的东西,如此而已。”
看着方志文洋洋得意的样子,大家都轻笑了起来,方志文也笑着,但是却注意着徐庶的表情,徐庶笑了笑,再次拱手一礼,他明白,方志文这句看似得意的话语,其实是在向自己传达一个经验之谈。
“那么志文,你觉得丁原会不会公开支持小皇子争位?”
李雪音笑了笑将话题引回正题。
“至少暂时是不会的,怎么说也得先将先帝的丧事办完了,这才符合礼仪,另外就是,就算是争位,也不能在京城争!”
“而且,丁大人也需要避免跟袁隗产生矛盾,还有刘备的态度也很关键,在京城错综复杂的局势下,于京城争位是下下之举。”
徐庶这次主动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方志文心里暗笑,终于慢慢的有工作主动xìng了。
“没错,而且京城争位的结果必然是大打出手,不是所有人都像董卓那样无所顾忌的,特别是丁原。如果我是丁原我就转头就回并州另起炉灶,可惜,丁原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我们需要暂时站在丁原这边,保证丁原和小皇子顺利回到并州。”
“其他人呢?”
“其他人我们管他干吗,他们爱打就打去,只是恐怕也打不起来,这些家伙都是人jīng,所以最终打得热闹的还是异人罢了,呵呵。”
“那么张让一伙呢?”赵云忽然提起了阉宦集团,看来赵云对这些家伙还是很在意的,只不过不是关心他们的安危,而是关心他们能否逃脱惩罚。
徐庶很少见的咧嘴笑了,真是难得啊。
“赵将军不必担心,这伙阉宦必死无疑,原本太后可能会想要依靠阉宦集团支持小皇子上位,但是现在的局势变化也让她将希望转移到丁原身上,因此,阉宦集团的最后保护者已经消失。另外,如果张让等人不死,董卓下不来台,丁原会被天下指骂,袁隗也会不依不饶,至于刘备,现在刘备已经无足轻重了。”
赵云松了口气,冲着徐庶笑了笑:“多谢徐参谋长解惑!”
“不是参谋长,是参军事!”
徐庶对这个词汇似乎很敏感,马上很认真的纠正道,方志文则笑嘻嘻的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呵呵,都一样啦!”
徐庶无奈的斜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毫无所觉的笑着,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错。RQ
第六百二十章挟天子以令天下
【感谢‘l2l2’和‘大苹果虫’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小小任务’‘火居道士……饕◇餮’‘凌虚上人’‘孤影¥寒江’‘屁屁呵呵’‘无言の泪’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刘备从骨子里来说,是个很谨慎的人,因此关羽带回来的消息尽管非常的重要,但是刘备却并没有急着去跟丁原抢太子,而是老老实实的占据了洛阳的南门附近,然后再图其他。(.)
袁术的动作也是一样,在取得了东门的控制权之后,郭汜散布在城中的兵力迅速的回缩,董卓部队牢牢的把持住内城和宫城,摆出一副困兽犹斗的样子。
至于正在城里肆虐的玩家,现在是没有人管的,只要他们不要去动世族的大宅,专门找那些小喽啰的家下手,不管是属于袁隗那边的小喽啰还是属于张让那边的小喽啰,凡是任务清单上有的,都可以动手,当然了,也有人专门接对立任务,目标就是杀玩家。
城内持续了一整夜的打斗和战火,其实大部分都是玩家们弄出来的热闹。
不得不说,京城中居住的权贵还真是不少,因此天亮之后,站在南门城楼上的刘备,举目看去,整个洛阳城还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入目的街道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烧毁的房屋,被扔得满地的杂物碎片,还有到处的尸体鲜血,真是满目疮痍、惨不忍睹啊!
刘备渭然长叹。身边的孙乾和关羽也都叹了口气,不过,这三人的心情未必就是一样的,甚至这声叹息所代表的意思也是各不相同的。
“为什么会这样啊?这都是我大汉的子民啊!”
刘备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说着不由得潸然泪下,刘备举起衣袖,当众擦拭着脸上的泪水。看得他身边的将士们也动容不已。
“大哥......这都是董卓那个jiān贼干的好事,我穿城而过的时候,看到了郭汜的人马正在攻打一些宅院。可惜当时重任在身,只能顺手解决了几拨人马。”
“何必呢,何必呢!”
刘备喃喃的说道。孙乾嘴唇动了动,忽然道:“主公,那些无家可归的民众怎么办?”
“将我们的军粮给他们,将我们的帐篷给他们,让将士们挤一挤,另外,让将士们帮助民众整理废墟重建家园,不要让他们冻饿而死。”
“可是,主公,我们的粮食也不多!再说。难道我们山长水远的到京城来,就是来救助百姓的么?”
“不多也要先给老百姓,宁愿我自己饿着!你说,我们不是来救助百姓的,那是来干什么的?啊?!”
“孙先生。不必多言了,照大哥的吩咐做。”
孙乾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大情愿的拱手道:“诺……什么?刘备发散了士兵在救助百姓?”
董卓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张济十分肯定的点头。
“没错,我派了不少的探子混到失去家园的百姓中去确认了,刘备确实在全力的救助百姓。帮助他们整理废墟,寻找能用的东西,并且开始搭建能临时居住的简易帐篷!”
董卓抚着胡须的手停了下来,下意识的扭头看着自己身边华丽的宫殿,还有缩在半开的屏风后面的半裸美女,张了张嘴,半晌才悻悻的说道:“好一个沽名钓誉之徒!传我命令,在内城四门门口发放赈济,另外,文优,你让人去联系袁隗,让他们尽快恢复官府的运作,开始修葺城市。”
“诺!岳父大人英明,丁原似乎也没有进城的意思,只是在北门盘踞,并且向失去家园的百姓发放赈济,另外,袁术也在东门按兵不动。”
“这些家伙,都不是省油灯啊!”
“正是,如今张让等人在丁原手上,我们应该去找他要人,让他将杀害大将军的凶手交出来严惩。”
“嗯,这事立刻去办,我这就手一封。文优是想看看他们是否会继续利用假太子的身份做文章?”
“对,如果他们交出了张让,则代表他们不会在利用假太子做文章,那时岳父就得公开太子的身份,然后用太子的名义召集众臣朝会,否则,我们倒是还有混水摸鱼的机会。”
“嗯,此事就这么决定了,还有别的事情么?”
李儒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厌恶的瞥了一眼屏风后面的女人道:“岳父大人,内城的落脚处已经整理好了,岳父大人还是尽快搬过去住。”
“嗯?!”董卓不悦的看向李儒,李儒脸sè不变的静立着,董卓想了想,又看了看额头冒汗的张济、徐荣,深吸了口气道:“也好,走,出去!不过,宫里的东西大家都不要动了,这些女人大家各自挑几个带回去,哈哈……李儒笑了笑,这宫里最不值钱的就是女人了,至于宫中天子的金库,早已经被董卓搬空了,若是将士们在宫中搜刮过甚,给外人看到须不好看。
“多谢主公奖赏!”
“哈哈……去联络袁隗的人,带回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话,袁隗答应‘尽快’恢复官府的运作,当然,尽快是什么时候,天才知道。
而去联络丁原的人却很干脆,直接说张让等人已经失踪。并没有跟小皇子和太后在一起,皇后和太子也是不知所踪,现在小皇子和和太后因为惊吓过度,不适宜移动,所以暂时就先在城外居住,等城中恢复秩序之后再定行止。
董卓立刻与李儒紧急的研究了对策,中午时分。董卓宣布已经找到了太子,皇后和张让等人仍然失踪。
随后,董卓以太子的名义发出了最新的诏。召集众臣下午上朝议事,商讨先帝的丧葬事宜,还有新帝登基事宜。同时又以太子的名义下达了诏旨,全国通缉张让、赵忠等一些列阉宦以及其亲属,活捉或者斩杀都用重赏!当然,还有寻找皇后下落的任务。
在诏中,太子正式的免除了大将军何进的所有过错,声称何进发起兵谏虽然对天子不敬,但是却情有可原,而造成京城混乱的罪魁祸首都是秽乱中宫的阉宦,天子被阉宦蒙蔽,因此何进的所为是清君侧。并非谋反,虽然行事有些过激,但是却是出于一片公心,因此功过相抵,另外加封了爵位之后送还乡里厚葬。
同时太子加封董卓前将军。进郿侯,主掌朝中事。
所有的人都知道,经过紧张的一夜,军事斗争算是暂时消停了,接下来就是政治斗争了,当然。现在大家都屯兵京城,随时都有打起来的可能,所以谁都不能掉以轻心,事实上,军事力量也是接下来政治斗争的重要保证……我靠,这么快就消停了!”
“呵呵,你是昨晚没有发够财呢?”
“当然了,谁嫌钱多啊!是不是。”
“知足,没挂掉就赚了,那些挂掉的才可怜呢!”
“嘿嘿,富贵险中求啊,昨天在张让的外宅里面那叫一个惊险,哈哈。”
“你们看到论坛上吕布战三英的录像没有,那才叫jīng彩呢!”
“jīng彩倒是不用说了,你们都不知道这后面的故事!”
“嗯?什么故事?”
“你们不知道,这伙能拍下录像的人为何被允许拍录像?嘿嘿,那是因为他们手里捏着小皇子刘协和董太后的行踪,因此吕布才让他们在一旁观看。”
“我rì!这还不发了!”
“不是发了,是发大了!”
“喂喂,最新任务,大家快去接啊!”
“什么什么?说清楚啊!”
“通缉张让,是系统通缉,还有一大串名单,公布坐标的系统通缉,快去啊!晚了啥都没有了!”
“草,快走!”
“这是啥情况?系统送大礼么……哥哥,我跟昭蓉姐姐出去一下啊!”
“别急,让子龙也一起去,雪音你不去凑热闹?”
“我才不去,你知道香香去干什么?”
“去抓张让,董卓公布的诏里面不是说要通缉张让么,太子手里如果有印玺的话,应该能够直接发起全国通缉。”
李雪音微微的摇头,看着香香拉着赵云和依依不舍的太史昭蓉冲了出去,才回过头开看着方志文道:“志文,你到底怎么想的?为何不让董卓立刻跟世族闹起来?你给丁原出的主意虽然及时遏制了董卓的快速成长,可是也分担了董卓身上的压力。”
方志文缓缓的舞动着手里的噬魂铁矛,太史昭蓉被香香拉走了,方志文只好自己练技能了,听到李雪音的问题,方志文抬头看了一眼侧坐在走廊栏杆上的李雪音,笑着回道。
“打是要打的,他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能因为我掺乎了一下就消解了,等丁原和刘备都被打发走了,剩下董卓与袁隗在京中对峙,肯定会打起来的,我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战争的烈度下降了,原住民势力之间打得越厉害,相对实力的下降也就越厉害,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思路。”
李雪音点头道:“西凉苦寒,而且还有韩遂和边章,还有北方的胡族,因此,董卓可能更加想要司隶的地盘。”
“没错,但是司隶虽然包括雍州,可雍州人却不认为自己是司隶人,这两个州可都是世族的传统势力所在,因此关中与关东世族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不过,一时半会他们也不至于大打出手的。”
“这是为什么?”
“没有准备好啊!双方都没有准备好!”
李雪音恍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对董卓势力和袁隗为代表的世族都非常的关键。
在历史上,袁家先是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反抗,甚至是完全不顾被挟制的天子安危,最终将董卓逼出了洛阳,但是想不到董卓却干脆一把火将洛阳给烧了,此战将整个司隶都打成了废墟。
后来,关东世族不得不将斗争的方向从军事斗争转向了非军事斗争,引发了关中世族与董卓的矛盾,最后还是利用了王允的美人计建功。
李雪音狐疑的看着继续认真练武的方志文,难道说,方志文已经预见到了这点,才想尽办法的要避免过早的开战,同时也要降低这场战斗的规模?RQ
第六百二十一章分化士族
香香出动了jīng锐,但是却没有能够抓住张让和赵忠,因为香香没有长翅膀,不可能飞过去抓人。
倒是逮住了几个小喽啰,聊胜于无吧!
而广大的玩家们这次又收获了不少,抓住了张让和赵忠等大头的人,更是大发了一笔横财,就算自己不要那些奖赏的官职和爵位,卖掉也绝对是能几年不干活了。
由此,玩家们对京城只有短短一夜暴乱的埋怨也减少了不少。
下午,被打扫干净的皇宫里再次冠盖云集,在袁隗的号召下,大臣们还是很给面子的来参加朝会了,虽然袁隗也知道,董卓可不是何进那个笨蛋,不会那么轻易的被自己所摆布,否则以董卓一个毫无根基的家伙,也不会成了现在最大的赢家。
但是在没有看到董卓的所有意图之前,袁隗也不能就直接将董卓当做敌人来对待,毕竟现在最大的敌人仍然是皇族和保皇党,换而言之,也就是刘备和丁原,当然,还有一个躲在城外居心叵测的方志文。
丁原和刘备的胆子都很大,居然直接带着几百亲兵就进了内城,丁原是因为有吕布在后面坐镇,他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个人的生死,而刘备,则是不得不来,因为他的兄长的灵柩还停在宫中,他不来拜祭会被全天下人嗤笑。
不过,孙乾给刘备分析过,董卓肯定不会对刘备动手,否则刘备的大军愤起发难。董卓又能有什么好处呢?再说,刘备的地盘又不在司隶,董卓当前的大敌应该是袁隗才对吧!
内城和皇宫中戒备森严,当然,更多的只是一种姿态,能吓唬住的都是那些没啥本事的笨蛋。
方志文并没有兴趣去参加这种朝会,虽然这朝会上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更多的却是勾心斗角罢了,方志文宁愿去砸冰钓鱼,也懒得去看这些人与人斗的火爆场面。
从事后的诏旨上看。双方似乎达成了一定的妥协,形成共识的一个是太子登基,在袁隗和董卓的推动下。这个成就是当然的,然后是一些列的人事变更,这里面就有意思了。
马rì磾任太傅,赵岐任太仆,袁隗还是太尉,然后董卓又招蔡邕等党祸中被贬谪的人回朝任职,同时起复卢植、段珪等中间派,重用杨彪、段煨等关中世族,这显然是想要给袁隗掺沙子,到是涉及到司隶和雍州的任何地方官职。却一概没有变动,只是将原来跟阉宦有牵扯的人一概拿下,递补的人选全部都是马rì磾、赵岐、袁隗的推荐。
在方志文看来,这是一个明显的温水煮青蛙。
方志文抽出右手搓了搓冻得有些发麻脸颊,侧头看了看抱着个暖手炉的太史昭蓉。又看了看一边看书一边钓鱼,一边还伸手在茶炉上烤火的徐庶,不由得直撇嘴。
“夫君,冷了吧,要不咱们不钓鱼了!”
“不行,不能这么样输给蒋钦那家伙。我怎么忘了冬天的鱼儿比较懒惰这个问题呢!哎!~”
太史昭蓉嘻嘻的笑着,伸手握了握方志文冰冷的手掌,脸上一片晕红。
徐庶头也不抬的说道:“大人,蒋钦将军也没有办法在船上跑马,你也没吃亏啊!”
“我说元直啊,你怎么一天到晚的都不出门的?他们都去京城里看热闹了,你就不想去京城转转?”
“不想,现在京城里满目疮痍有什么好看?他们是去拍卖行!”
“那你就不想去看看拍卖行?”
“我在密云去了很多次了,不就是那么回事么!”
“你可真是......用雪音的话来说,你就是个宅男!”
“宅男?宅在家里的男人,我知道,林师也经常这么说,但不是说我,而是说子泰!”
“呃.....好像还真是的啊!子泰没事就在学宫,要么就在衙门,真是个宅男啊!”
徐庶笑了笑,放下手里的书册,眼睛看着浮在冰窟窿里面的鹅毛浮标,头也不转的说道:
“我说大人,你现在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宫里的大人们恐怕已经打得热血沸腾了,大人你就一点都不关心么?”
“关心啊,你没看我刚才还看情报来着!”
太史昭蓉捂着嘴轻笑,徐庶抽了抽嘴角道:“就这样就行了?”
“足够了!双方才刚刚开局,我相信元直也能看得出来,董卓和袁隗都不约而同的在排挤刘备和丁原,很显然是要先简化局势,他们之间的的交换体现在人事安排上,一个在朝中枢掺沙子,一个在巩固地方势力,直到最后摊牌为止。”
徐庶点了点头:“大人看得很清楚,大人不想从中取利么?”
“取什么利?”方志文侧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庶。
徐庶仍然没有回头,他是怕万一看到方志文跟太史昭蓉亲密的样子会尴尬,其实这就是年轻人的心态,总是喜欢替别人害羞!
“左右逢源之利啊!”
“才不要!这是与虎谋皮的事情,这两方面现在都自认为自己很强,现在靠上去肯定捞不着好处的,等他们都打得筋疲力尽了,才是出手的好时机啊!呵呵。”
徐庶的眼神一闪,果然,方志文还是打着这个主意呢!
“大人好谋算!”
“元直可别冤枉我,我哪里有谋算了,难道没有了我,他们两个就不打了?或者说,没有了我,就没有别人来占好处了?作为一个商人......咳咳,从商业的角度出发,有生意难道不做?你不能因为我得了利益,就认为我谋划了分裂大汉吧?”
‘扑哧!’太史昭蓉忍不住笑了起来。
徐庶也是哭笑不得,虽然方志文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但是却也并非没有道理,徐庶只不过是对方志文的要求太高了一些,方志文并非圣人,也没有做圣人的想法,明白了这点,徐庶也不由得莞尔……刘备从宫里平安的回来,让关羽终于将提到嗓子眼的心给放了下来。不过刘备的脸sè并不是很好,同行的孙乾也微微皱着眉头。
“大哥,情况如何?太子安好么?”
“太子倒是好的很。而且,董卓和袁隗似乎都很迫切的希望太子登基,都希望尽快的恢复京城的秩序。”
“这......”关羽皱起了眉头。这个情况让关羽觉得很诡异。
“边走边说吧,二将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