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3部分

‘严严……鏅裑’‘思飞28’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焰虎灬’大大的慷慨打赏!!今天早上有事耽搁了,抱歉!三更是有保障滴!】
这一次,在恐怖渗人的撕裂声之后,紧跟而来的不是清脆的撞击声,而是一声轰然巨响,震得围观者的脑袋都有些发晕,战场四周的火盆火把也被声浪形成的冲击波吹得剧烈的晃动,周围的战马更是不安的躁动着,想要转身逃离。
坐在马上的小皇子身子一晃,但是随即被郝萌伸手扶住,郝萌的另一只大手紧紧的拽住战马的缰绳,躁动的战马挣动了几下却完全无法动弹,只好乖乖的安定了下来,小皇子惊羡的看了郝萌一眼,郝萌咧嘴笑了笑。
小皇子也咧嘴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再抬眼看向场中的时候,决斗的两人已经错马而过,各自跑向对面,正在减速回旋。
这一个回合真是jīng彩刺激啊!在场边录像的范国伟等人深深的吐了口气,胸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塞满了一样,想要大声的吼叫一下,但是却又不敢!
“咦!那边的那个武将好眼熟,不是赵子龙!”
“啊!?”
“在哪里?”
“我靠!真的是啊!今天真是大饱眼福了,去他的奖励。老子们这些录像就能赚大钱了,哈哈!”
曹xìng也是呼了口气,侧头看向一边神情平静的赵云问道:“赵将军,谁能赢?”
“嗯?当然是吕将军了!关羽不如吕将军啊,关羽的气力和体能不错,但是在境界和心态上还是有差距的,当然。力量也有些差距,估计三五十招之后,关羽就完全落下风了。”
赵云很肯定的回道。刚才看到吕布那一招开天,赵云就感慨不已,上一次与吕布过招的时候。吕布这招开天还仅仅停留在武技境界上,现在已经是摸着武道的边了,而且关羽也不差,那招破开吕布绝招的招式,也是一只脚踏进了武道的境界了。
赵云还以为自己的进步很快,短短的几年时间已经从一个毫无经验的菜鸟成长为一个巅峰武者,而且也隐隐的摸着了武道的边缘,却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天才多得是,眼前就有两个,一个绝对比自己稍强。另一个也跟自己在伯仲之间。**
看来,真的是不能有任何的骄傲啊,天下太大了!
主公说过,将来最强的可能是异人,想想异人武将那庞大的数量。还有他们巨大的潜力,赵云就不敢再有丝毫的自满。
听到赵云的评价,曹xìng放心的呼了口气,不由得侧目看了看赵云,赵云的快速成长他们这些人可试看在眼里的,这个家伙每一次见面都进步得飞快。连让人妒忌的心思都不敢起,他嘴里既然说出了主公必胜的话,曹xìng就不再有任何的怀疑。
第二个回合很快就进入了短兵相接的阶段,这次吕布没有再用那不是很完善的开天,而是用了很普通的招式,两人都很认真的较量各自的速度、力量,以及各自对武技的理解。
文士们喜欢将对弈叫做‘手谈’,武将们则用自己的兵器来手谈,在交手的过程中,双方都能通过的对方的一举一动来读懂对手,所以武将们都认同最了解自己的就是敌人这个说法,也因此,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你的知己。
场内两个人叮叮当当打得是火花四溅,场外的众人看得是如痴如醉心驰神往。
如果能随便看明白一些,对自己的成长也是受益匪浅的,因此,大家都希望这场战斗能够永不停息的一直打下去,当然了,这个想法完全不现实。
赵云也在认真的看着,看着这俩个人随手拈来的招式,不拘大招小招,也不管是基础技能还是专属技能,只要在合适的时候,用出合适的招数,那就是技击的真正的jīng髓,这种选择已经成为两人的一种本能,双方都几乎不加思考的使出各自的招数,看上去那么自然而且随意,但是却招招都那么贴切和致命。
这是一种艺术,一种能够震撼人心和灵魂的艺术,这是一种道,叫做武道的道。
又是十几个回合过去,在旁人看来,两人是势均力敌不分上下的,但是关羽自己心里知道,打下去自己迟早是会落败的,自己与吕布的差距各方面或许都不是很大,但是在厮杀场上,一点点的差距就足以致命。
吕布确实实现了他的承诺,在某些地方稍微的放水了,否则,关羽也撑不到现在,特别是到现在为止,吕布都没有使用过骑术相关的技能,对于一个纵横草原万里,在胡族中被称为大汉战神的骑将不会骑术技能这绝对是一个笑话。
即使这样,吕布仅仅用手上的方天画戟就让关羽出尽了浑身解数才保持一个不败的局面,甚至关羽觉得,吕布在尽力的压榨自己的潜力,只是想要打得更加尽兴一些,自己绝对不是一个能够与吕布争锋的,平起平坐的对手,至少现在还不是!
“青龙摆尾!”
“叮,当~!”
双马交错而过,关羽的第四招是从来没有用过的绝招,这一招极其险恶,居然是从马屁股方向的一次出乎意料的撩刀,吕布眼睛一亮,喝了声好!
手中画戟向下一挫,竟然用画戟的尾部尖端,准确的点击在冷艳锯的刀刃与刀杆相接的位置,将关羽斜斜朝上的刀势狠狠的砸了下去。
吕布咧嘴一笑,口中道:“定海!”
双骑交错而去。这回关羽没有继续驱马上前,而是将冷艳锯收了起来,拱手道:“时候不早了,就到这里,在下技不如人,也无颜在此停留,保护两位殿下和娘娘的重任愧不敢当!”
“哈哈。这个某家早就说过了,这里有某家在,不劳关将军cāo心!”
“哼!”
“既如此。关将军好走不送!我还有个老朋友要叙叙旧,这场架打得还不够过瘾啊!是不是,子龙?”
吕布jīng芒四shè的眼神看向了场边。赵云笑了笑驱马上前,不过他没有先跟吕布和关羽招呼,而是直奔小皇子的面前,在十步开外下马缓步上前。
微微的仰着头大量一会在火光中小脸通红的小皇子,拱手行礼道:“臣丰宁郡骑兵都尉赵云拜见皇子殿下!”
“快快扶我下马!”小皇子不安的说道,郝萌笑着将小皇子抱下马来,小皇子正儿八经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才郑重的拱手回礼。
“给赵将军还礼,在下只是个皇子,没有爵位在身。将军无需如此!”
赵云笑了笑,直起了身子,然后有蹲了下来和声道:“无妨,请殿下上马,臣去与吕将军和关将军见礼!”
郝萌冲着赵云拱了拱手。将小皇子重新托上马背,不然他看不清楚一会发生的事情。
赵云也重新上马,回身来到场中,三个顶尖武者站成了一个三角形。
赵云笑着拱手行礼:“吕将军别来无恙?”
“哈哈.....好的很,快活的很!”
“关将军一向久违了,刘大人和张将军可好?”
“不劳赵将军cāo心。他们都好的很!赵将军不在北疆草原上驰骋,怎么跑到京城来了?莫非方大人也来了么?”
“哦,志文也来了?为何不来寻某喝酒啊?”
吕布的话里话外都透着异样的亲切,但是,眼神却如同锋利的画戟尖端一样,紧紧的盯着赵云。
赵云恍若未觉的淡淡的笑着:“京城如此热闹,我家主公又岂会不来凑热闹,二位将军又不是不了解我家主公的xìng子。”
“呵呵,倒也是,他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用他的话来说,乱了才有生意做。”
吕布笑呵呵的损了方志文一句,赵云也不反驳,关羽倒是很赞同的点头,关羽确实不大好在公开的场合编排方志文,毕竟刘备还要叫方志文一声大哥的。
“呵呵,这话吕将军应该当面对我家主公说才是!”
“那么志文也是想要来保护两位殿下的?”
吕布的问题让大家的心都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平北将军的名头还是很吓人的。
就连旁边看热闹的范国伟等人都兴奋了起来,方志文来了的话,京城的热闹会不会更热闹了呢?这个消息也是个惊人的消息啊!今晚的jīng彩真是一浪高过一浪啊!等等,不久的将来会不会上演方志文与吕布的惊天大战呢?!
“吕将军过虑了,我家主公信得过吕将军,而且不是还有关将军也在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可轮不到我们呢。”
“志文可真客气,那么子龙此来是打招呼呢?”
“正是,在下看到这里有军营,猜测是吕将军的部队,所以过来看看,想不到还真的见识到了一场如此jīng彩的大战,受益匪浅,幸好不曾错过啊!”
吕布和关羽对视了一眼,赵云这人似乎从来都不说谎的,而且也没有必要说谎,方志文在幽州、冀州、青州纵横,何曾怕过谁来,若是方志文真的想要介入京城中的乱局,完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直接出手就是,现在京城周围的势力,能够大言有十足把握击败方志文的恐怕一个都没有。
那么,赵云所说的都是实情了?只不过,以方志文这种人,他就算不参与京城乱局,仅仅是虎视眈眈的站在一边看着,反而更让人心里没底。
吕布虽然没有那么聪明的头脑,能够一下子想到那么多门门道道,但是出于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将的直觉,他不会觉得方志文纯粹是来看热闹的,吕布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RQ
第六百一十五章吕布VS赵云
赵云见到吕布紧皱的眉头,又扭头看了看关羽,只见关羽眯着眼睛脸上也是一片沉凝,赵云不由得有种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吕将军,不rì主公就会前来拜会将军,届时将军自然就知道我家主公到底是来京城做什么的,不过,在下想要问吕将军一句?我家主公何曾对将军你不利?”
这一句话让吕布顿时有些脸上发烧,从跟方志文结交开始,方志文一直都没有坑过吕布,反过来,应该是帮了吕布很多,如今吕布坐拥半个并州,其中绝对不能够抹杀方志文的功劳,因此,自己在这里无端的怀疑方志文,确实有些失去了为友之道。
“惭愧!子龙说的是,那某家就等着志文的到来。”
“如此甚好,主公还让我带一句话给吕将军,将军没有必要的话,暂时不要急于进城,不妨守住北门然后静观其变。”
“可是……丁大人那里可以让殿下和太后娘娘去劝一下嘛!”
吕布眼睛一亮,点头应是,赵云又转向关羽道:
“这话也同样请关将军带给刘大人,城中的局势现在是董卓与世族对立,若是贸然进城,很可能反而引发京城乱战,你家刘大人心地仁厚,可莫要一时妇人之仁中了董卓的jiān计。”
关羽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拱手道:“一定原话带到。”
赵云说完了,就想拨马离开。没想到吕布忽然开声道:“子龙且莫走,既然来了,不如再切磋一下。”
赵云看了一眼关羽,笑着道:“吕将军不怕我占便宜?”
“无妨,就当是某热身了!”
看着吕布高昂的战意,很显然被关羽激发的战意并没有完全平息下去,而且今rì连会了两位强者。充分的点燃了吕布的好战情绪。
赵云也是个武者,顶尖武者,自然也有自己的骄傲。人家吕布都打上门来了,赵云没有理由不迎战啊!
“好!支持赵将军!”范国伟终于兴奋的喊了出来,周围的几个玩家也一起鼓噪。赵云诧异的看了一眼他们,微微的笑着点了点头,这更加让范国伟等人激动不已。
“既然如此,那就切磋一下,不过云自称不是吕将军的对手,听主公说,吕将军骑shè无双,不如我们今天换个花样,比比弓箭如何?”
吕布仰天大笑:“知我者志文也!好,就与你比骑shè。说好了,除了弓与箭之外,不能用别的东西哦,而且不限制距离。”
“有何不可?”
关羽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说实话。如果让关羽来比试骑shè,这里的两个人都能轻松拿下他,关羽也不急着离开了,他也想看看两人是如何比试骑shè的。
两人分开一百五十步左右,四周的观众更是躲得远远的,这两个人的shè程都超长。被流矢误伤了可就冤枉了!
“咦?子龙用的莫非是志文的shèrì弓?”
“正是,是主公奖赏给我的!吕将军小心了,这shèrì弓可是自带技能的。”
“呵呵,我知道,我这张弓虽然没有什么自带的技能,但是也不能小觑哦!”
两人都缓缓的张弓搭箭,弓如满月箭似流星!
不,比流星更快,shè出的箭矢仿佛电光一般,基本上眼睛的视觉很难追上!
赵云一瞬间连发五箭,吕布却只开了三次弓,就将五支连珠箭在半途shè落,同时还多shè出两箭直奔赵云而去,赵云微微一笑,张弓一箭将后面的那支箭shè落,一伸手接住了前面的那支箭,搭在弓弦上又给shè了回去。
吕布可不敢空手接赵云的箭矢,抬手一箭,将那支带着银sè光芒的箭矢击中,果然,那支箭矢轰然炸了开来,爆出一团强烈的闪光。
“喝!”
赵云轻轻的一磕马腹,黄彪马骤然奔跑了起来,居然是向着吕布直冲过去,吕布咧嘴一笑,也是一磕白龙的腹部,白龙也兴奋的奔跑了起来。
赵云手似幻影箭如电芒!
吕布却仿佛在打靶,周围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双方的箭影,只能看到一团团的光芒爆开,连串的爆炸声连成了一片,仿佛隆隆而过的雷音。
周围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别说是这些原住民了,连几个玩家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这是弓箭?靠!这简直就是速shè炮啊!
关羽也看得惊骇不已,就算自己的防御强悍武技高强,若是碰到这种打法,恐怕也迟早是会落败的,关键在于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追得上对手,就算自己的战马比对手的好,就算自己的速度比对手的快,但是在这种密度的弓箭攻击之下,是不可能全力奔驰的,而且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对手shè中战马,然后就是必败无疑的下场。
眼看着两个人越奔越近,弓箭几乎是抬手就到,两人忽然几乎同时从战马上消失了,那几支近在咫尺的箭矢就在空无一人的马背上空轰然炸开,两匹战马同时低头,一边躲避着强光和碎裂的箭矢,一边加速对冲而过。
‘叮叮叮!’几声轻微的响声穿过隆隆的马蹄声和轰然的爆炸声,清晰的传递到围观者的耳朵里。
关羽看得很清楚,吕布和赵云两人在马腹下面、马背上面连续的用箭矢交换了几下,这几只箭矢都不是用弓shè出来的,而是用手腕甩出来的,由此可见其腕力之强。
双马错身,两人又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马背上,赵云轻轻一带缰绳,黄彪马兴奋的一声嘶鸣,忽然从直线转为左侧横向移动,这是骑术的高级技巧,也是名马才会有的技能,赵云从背对着吕布,变成了侧面对着吕布,距离没有拉远,反而逐渐的在靠近,同时他的右手连闪,一片十数只箭矢组成的箭幕居然不分先后,几乎同时向着吕布飞去。
“好!看我的流星!”
吕布的弓反而慢了起来,在大家的眼中,他的弓是缓缓的拉开,黑sè的箭矢慢慢的被一层银sè的光芒所笼罩,然后回身,箭出!
‘咻~轰!’
巨大的光球猛地在两人之间,略微靠近吕布这一边爆炸开来,吕布这一箭竟然将赵云的十几只箭矢同时炸飞了,时机的选择还有技能的应用真是妙不可言。
赵云却没有停手,似乎早就知道这招奈何不得吕布,赵云的动作也忽然慢了下来。
“咻,咻!”
当这两支箭矢的声音传到大家的耳朵时,箭矢早就被吕布单手抓住,另一支却被吕布用弓弦巧妙的引向高空,吕布轻带战马,与赵云呈现互相绕圈的姿态,抬手一箭朝赵云shè去,对面却仿佛从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只箭矢,与吕布的箭矢撞在一起,轰然爆开。
这时观众才知道,赵云的箭根本就看不见,超过了大家的视觉跟踪速度,吕布的箭虽然稍微慢一点,但是shè速绝对不慢,而且非常的jīng准。
这时吕布一伸手,接住了刚才被带向高空落下的箭矢,这招帅呆了,而且这种计算和驾轻就熟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实际上,吕布很想告诉大家,自己因为不喜欢用弓箭,所以只带了一袋箭,现在都用光了,因此不得不做这种危险的游戏了!
虽然别人不知道,赵云却是知道的,一看吕布这种做法,立刻就明白了吕布没有箭矢了,赵云也趁机停止了战斗向外围跑去。
“吕将军,你还是只喜欢带一个箭袋啊!”
“哈哈.....被看穿了!没办法,我还是喜欢用方天画戟!打起来够爽啊!”
“看来骑shè在下也不如吕将军,若非主公给的这把弓厉害,恐怕早就败了!”
“子龙还是这么客气啊!骑shè之术我们是伯仲之间,下次再跟子龙枪戟上分个高下!”
“呵呵,随时奉陪,今rì就是如此,我家主公还在等着我的回报呢,如果他知道了太子、皇子和太后、皇后都在将军的护翼之下,想必定会安心了!”
“好,那就不耽误子龙的时间了,只是对手难求,让子龙见笑了!”
吕布笑呵呵的说道,但是脸上却没有半分的愧疚,不管怎么说,吕布的骨子里就渗透着无法舍弃的骄傲,一个骄傲的人难免会显得比较自我中心,吕布这种人就需要一个人能够压制他,否则他的骄傲迟早会变成骄狂,最终毁了这个旷世英雄。
“吕将军何出此言?我家主公曾言,将来领风sāo者鄙视异人,说不定,将来他们都会是你我的劲敌呢!”
赵云微微的皱了皱眉,抬手指了指范国伟等人说道,这句话顿时让范国伟等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是细细的一想,这个毕竟是游戏,玩家最后成为最强音似乎也是很合理的,于是,不由得个个都挺起了胸膛,脸上一片的骄傲和肃穆。
吕布楞了一下,认真的看了看范国伟等人,随即笑了笑道:“那某就好好的期待!哈哈……赵云咧嘴一笑,收起了弓箭拱手行礼:“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待来rì与将军再会!”
“转告志文,某等他来喝酒呢!”
“一定带到!殿下,请代臣向太子、太后和皇后告罪,现在不便打扰,改rì赵云定会随主公前来拜见请罪。”
赵云扬声说完,一带缰绳,黄彪马矫健的身姿塔拉拉的扬长而去,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随即远处响起了大批骑兵远去的蹄声。
这一夜,连场的好戏终于落幕了。RQ
第六百一十六章约定
吕布对方志文的话是放在心上的,天亮后不久,一身泥雪的丁原就赶到了,看着须发皆白的义父满脸疲惫的样子,吕布心里很不好受,或许吕布很难理解义父的心情,但是这不妨碍吕布对义父的尊重,一个对皇权保持着死忠的人,仅仅是这种执着的心志本身,就应该赢得他人的尊重。
“太子和皇子殿下在哪里,快快带为父去拜见!”
“义父,太子和皇子都还在休息,昨晚一晚上又惊又累,而且,您也是一夜没有休息,先换一身衣服,喝口热汤然后再去拜见!”
“这怎么可以,我见不到殿下心中不安啊,不拜见殿下自己先去休息,于礼也不合!”
吕布叹了口气,无奈的点头道:“好,我着人去看看殿下起来没有,那义父您换下这套湿衣服总可以,这么狼狈的样子去拜见殿下也不礼貌。”
“哦,也好!”
“义父,眼下京城的乱局并不是护住了太子,并且保护太子登基就万事大吉了,这点连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军汉都能看明白,义父想必也是一清二楚的,义父没有进一步的打算么?”
丁原正在解披风的手僵住了,眼神忽然变得有些迷离和迷茫,刚才还挺拔的身体似乎微微有些佝偻了起来,那中疲惫已经不自是脸上的憔悴了,而是从他身上弥漫出一股子疲惫和无力的气场,将周围的整个环境都给染灰了。
僵了一下。丁原缓缓的解下披风递到吕布手里,人也慢慢的走到帐中的火盆边上,伸出满是茧子的干枯大手,从火盆中汲取着温暖,以缓解身心中的冰冷。
吕布也没有说话,抬手将湿透的披风扔在一边的放置甲胄的架子上,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一件狐皮大氅。默默的走到丁原背后,给他披在身上,丁原下意识的紧了紧大氅。挤出一个笑容在吕布的手上拍了拍。
忽然开口道:“奉先,为父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一个约定。为父已经老了,回头看看自己这一辈子,除了培养了你这么一个出sè的义子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我骄傲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有要坚持的东西,至少,让我去见那些老伙计的时候,能够在他们面前能够挺起了胸膛,大声的说我没有违背约定。”
吕布悚然动容。原来,义父这种坚持并非是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大义,而只是为了一个简单的约定,一个与那些已经逝去的战友和朋友们之间的约定,吕布不需要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约定。/又为何会有这么一个约定,他已经完全的理解了义父,理解了他的坚持。
吕布眯起了眼睛,想起了自己与兄弟们的约定,是的,那是必须要去遵守的约定。用一辈子。
“大丈夫立于世间,便应该豪情万丈,便应当名扬天下,立不世功业,跟着我吕布,我会带着大家成为名流万世的英雄传说!”
父子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虽然两个没有交流,但是两人却都感觉到,他们父子的距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接近过。
半晌,丁原深深的叹了口气,咧嘴自嘲的笑了笑道:“奉先啊,其实我不是不明白现在太子、甚至整个大汉所面临的局面,为父也想做周公旦,奈何实力不济啊!难道奉先觉得我们父子二人能够扫除豪强,匡扶社稷,中兴汉室?即使真的能做到,你又能保证不会成为第二个王莽么?”
吕布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在这种高度上思考过。
“义父......怕是不能!至少孩儿自认没有这个能力,天下英雄何其多,或者孩儿能凭着手中的画戟称雄与战场,但是治理天下可不是仅仅凭着手中的画戟就能行的,以前孩儿不懂事,以为凭着一腔热血一杆画戟就能平定天下,自从在雁北经营了几年之后才明白,治理天下比马上争雄要困难一百倍。”
丁原欣慰的笑了笑:“是啊,我一直让你担任主簿其实就是想要让奉先自己发现这点,武力很重要,但是武力却不能代替政治,甚至必须要服从于政治,奉先现在能够明白这点为父就放心了。其实都是为父想错了,早就应该让奉先出去独自飞一飞才对,鹰将自己的孩子从巢中推下悬崖,也是因为爱护孩子啊!”
吕布沉默了一下,咧了咧嘴笑道:
“义父,那我们回并州,等太子登基之后。”
丁原笑着摇头:“是奉先你回并州,为父不能回去了。”
“这是为何?”
“太子不会让为父回去的,因为我有一个出sè的孩儿啊!”
吕布眼睛一转,明白了丁原要表达的意思,脸上不由得有些变sè,但是看到丁原安之若素的神情,忽然有了有些明悟。
“那孩儿留下,义父回去,我就不信斗不过那些家伙!”
“呵呵,我儿乃人中之龙,足以睥睨天下,只不过,斗心眼这些事情却是不适合你的,人各有所长,不要去跟别人比自己不擅长的东西,那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义父……不必多言,为父计议已定,我儿是不世英雄,必将在战场上与英雄争锋,留下万世美名,千万不要涉足勾心斗角的政治,如果无法避免了,那么就找一个擅长的人来帮你,只要你充分的信任他。”
吕布正要开口,丁原却抬了抬手阻止了他,继续道:“我知道你跟一些异人过从甚密,但是那些人却不足以凭持,这点我儿万万不可忘记。”
吕布犹豫了一下,郑重的回道:“孩儿记下了!”
丁原满意的笑了笑,侧耳停了一下,站了起来说道:
“好了,我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想必太子要召见了,走,我们一起去见见太子,看看这个未来的至尊能不能成为一个中兴之主!”
吕布撇了撇嘴,接过丁原递过来的大氅收了起来,跟着丁原向外走去……并州刺史丁原拜见太子殿下、皇子殿下,拜见太后、皇后娘娘。”
“丁大人不必多礼,请上坐!”
说话的是太后,经过一夜和一早上的休息,再换上一套整齐的服饰之后,虽然没有华丽的首饰装点,但是老太太华贵的气质却弥补了这一切,太后又回复了那副荣光熠熠的样子,看上去尊贵无比。
小皇子跪坐在太后身边,眨着大眼睛好奇的在白胡子老头的身上看来看去,最后还是将充满了崇拜的眼神投向了吕布,昨夜吕布在皇子面前展示出来的画戟在手舍我其谁的英雄形象,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小皇子的心里。
而太子则仍然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仅仅的依偎在年轻美丽的何皇后怀里,只露出半张脸和一只眼睛,怯怯的看了丁原一眼,又将脸埋进了皇后的怀中。
何皇后则淡淡的看着丁原,眼神中却满是嘲讽和愤恨。
丁原有些不解的瞥了何皇后一眼,随即略略恍然,但是他不会在意这个女人的恨意,相信自己的实际行动将会说明一切。
“臣救驾来迟,惶恐!”
“丁大人无需自责,此非大人之错,错就错在天子误信了那个何进!”
董太后的话让何皇后严重爆起一团怒火,丁原暗暗的叹气,这话说出口,将来董太后恐怕是必死无疑了!
丁原斜了一眼站在一旁侍候的张让和赵忠,嘴角挂上一个冷冷的笑意。
“臣惶恐!臣会尽快驱逐董卓,恢复京城的安宁,请太后和殿下放心!”
“呵呵,且不说你能不能驱逐董卓,本宫且问你,驱逐了之后呢?”
丁原愣住了,何皇后的这句话直接将丁原逼进了墙角,谁说何皇后是笨蛋的?这不是聪明得很嘛!
“驱逐了之后,自然是恢复朝堂的正常秩序。”
“然后就让朝堂的大臣们废立太子,继续用他们熏天的权势来摆弄这个小小的傀儡和这个老太太么,哈哈……何皇后忽然失态的大笑了起来,这句几乎疯狂的话却狠狠敲打在太后和张让、赵忠等人的心里。
大家的目光不由得一起转向了丁原,至于有些疯狂的何皇后,大家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丁原暗暗的叫苦,他不是不懂,而是非常的明白,驱逐董卓容易,驱逐袁隗能行么?如果不驱逐袁隗等人,朝政还是会把持在世族手中,正如何皇后所说,袁隗恐怕会行废立之举,然后把持着朝政,让宫里的一老一小成为他们的傀儡!
这种情况又岂是简单的一个驱逐能说明白的,若是这么简单,天子早就将这些世族驱逐了,但是何皇后将现在这事当面提出来,丁原却有不能不回答。
只是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办法一两句话说得清楚,更何况,这里面还夹杂着太子和皇子之间、太后和皇后之间的矛盾。
看着义父为难的样子,吕布不由得有些气愤,好心好意的救了你们,现在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再说了,这是你们刘家的破事,难道还能怪到义父头上来不成!
怒火中烧的吕布正想开口反驳,忽然大帐外面传来曹xìng的声音:“太子殿下、皇子殿下、太后、皇后娘娘,丰宁太守方远前来觐见!”RQ
第六百一十七章都被耍了
感谢‘黥翮’‘大头熊熊’‘云卷云舒不是我’‘焰虎灬’‘火∽凤凰’‘异幻’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聂北凌’‘QSJ传奇’‘FF最终幻想’‘婧love’‘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哦,这个月没有29号的,小心月票作废哦!
方志文施施然进了大帐,首先冲着吕布拱了拱手,笑着点了点头,又跟一脸庆幸的丁原微微点头,再冲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张让点了点头,让张让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方志文这才将目光看向正面上座的两个大人和两个孩子。
董太后略显老相,不过还是有点半老徐娘的风韵,可以窥见她年轻时候的些许风采,只不过,这个老女人的神态十分的倨傲,让方志文不大喜欢,都这个情况了,还没有一点谦恭下士的自觉,这人聪明极了也有限。
方志文撇了撇嘴角,将眼神移到何皇后的脸上,这个女人果然是美艳异常,跟甄姜绝对是同一个级别的,但是方志文认为,最美丽的女人有两种,一种是幸福的女人,一种是神秘的女人,本来何皇后还占据着一个神秘优势,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什么神秘感也没有了,更何况方志文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原住民,因此神秘感完全没有。
所以,在方志文眼里,何皇后就是一个可怜的,有些笨笨的漂亮小寡妇,方志文忽然想到,曹cāo一定会喜欢这个女人。
见到方志文盯着自己看了半天。显得十分的无礼,何皇后不由得不悦的哼了一声。方志文不在意的笑笑,对于自己为何一进门就将目光停留在女人脸上这件事,方志文觉得很正常,如果一进门就将目光关注在两个孩子身上,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女人,或者是一个别有所图的人。
方志文的眼神很自然的向下移动,于是看到了依偎在何皇后怀里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正怯怯的露出半张脸向自己看来,眼神里有好奇。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这里的所有人都让他害怕?还是张让和董太后让他害怕?
如今天子基本上已经确定是驾崩了,作为一个太子,即使是很笨的太子也应该知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何况他现在还有母亲在身边。正是需要奋力求生的时候,一味的害怕是没有用的,如果说昨天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他应该害怕。但是过了一夜之后还会害怕,这事情就有些奇怪了,特别是作为一个太子,何皇后的教育未免太失败了吧,方志文不由得有些怜悯的看了何皇后一眼。
然后将目光转向正在睁大了好奇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皇子,看起来。这个小子倒是一点都没有胆怯的样子,反而显得很兴奋以及好奇。比起他的哥哥来要好得多了。
方志文冲小皇子眨了眨眼睛,微微露出一个笑容,就像是在逗弄自己邻居的孩子一样,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大胆,还不上前觐见!”
赵忠看到方志文金额来大帐半天都没有说话,反而在那里好奇的打量,显得十分无礼,斥责的话不由得冲口而出。
“哼!我方志文是个军伍粗人,不大了解宫中贵人的规矩,但是,什么时候主子都没出声你这个奴婢就能胡说八道了!莫非是奴大欺主么?殿下,是否要下臣帮忙清理一下家宅啊?”
方志文的话如同平地惊雷,顿时将赵忠吓得快要瘫倒,吕布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笑容,偷偷的一竖大拇指,显然是很赞成这个主意的,连丁原都有些忍俊不禁,方志文还真是一个妙人!
“大人息怒,都是奴婢没有规矩,大人勿怪,还是觐见殿下和太后要紧!”张让连忙借着与方志文有一面之缘出来打圆场。
方志文瞥了脸sè煞白满脸大汗的赵忠一眼,理了理衣服拱手施礼。
“丰宁太守方远拜见太子殿下,皇子殿下,太后和皇后娘娘。”
“方大人免礼吧,一路辛苦了,请坐下说话!”
太后叹了口气,这个方志文的脑袋上虽然顶着保皇派的旗子,但是却跟丁原这样的忠臣不同。
太后虽然身在宫中,也听闻过这位为大汉平定北疆,攻灭乌桓的事迹,知道他是个悍将,只不过想不到他长相如此普通,刚见到时还以为是个随和的人,谁知道刚才的一声冷喝,就将他身上的煞气表露无遗了。
但是从刚才方志文的话里能看出,方志文是尊重皇权的,同时也对宦官有些反感,如果自己过度依赖于宦官势力,恐怕很难获得这位边疆悍将的认同,而且刚才吕布的表现出来的小动作也能看出,这些人对宦官的印象似乎都不大好。
想到这里,太后的背后不由得开始冒冷汗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方大人,请说吧!”
方志文不悦的看了何皇后一眼:“臣在与太子殿下说话,皇后若有事稍后再说。”
方志文的话再次让大帐中的众人惊心,有这么不懂规矩的人么?可是仔细想想,方志文的话也没有错啊!人家是天子的臣属,现在天子薨了,那么就是太子的臣属,跟皇后似乎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所以,还真的没有办法指责方志文无礼。
众位看官可不要以为这是瞎说,那个可是汉代,不是清朝,因此臣属关系是‘拜官’,也就是聘请制,所以根本就不用像个奴才一样,更不能用奴才的礼节来要求大臣,至于丁原这么客气,完全是人家丁原脾气好。
何皇后怒目而视,但是却没法说出不同的意见。
“太子殿下,现在天子驾崩社稷倾颓。难道你就躲在母亲的怀里眼睁睁的天下分崩离析,或者你是想要被废掉之后赶出京城?”
方志文的话可真是无所顾忌啊!在场的人都听得瞠目结舌。连吕布也暗暗咂舌,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豪杰啊,自己跟志文一比,简直像个唯唯诺诺的小丑一样!
太子继续将脸深深的埋在何皇后的怀里,决定坚定的做一个缩头乌龟,或者叫自欺欺人的鸵鸟也行。
方志文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面带喜sè和不屑的太后,又看了看满面掩饰不住兴奋的张让和赵忠,最后定格在何皇后满是讥讽笑意的嘴角上。
“太子殿下莫非是想要让贤了?若是有人威胁太子殿下的话。太子殿下尽管说出来,臣相信丁大人和吕将军也会竭力帮助太子殿下的。”
“正是,臣定会保护太子殿下!”
吕布毫不犹豫的表态,逼着丁原十分的为难。丁原并不一定会支持太子。丁原只会支持合法的天子,先帝的遗诏没有看到之前,丁原是不想表态的。
“大人。先帝的延寿今天才会有结果,之后才会公布遗诏,大人是不是有些太心急了?”
董太后的意思是在向方志文和吕布暗示,先帝的遗诏之中,或许会行废立之事,现在方志文这么快就表态。是不是有些居心叵测呢!
“太后这可就说错了,先帝的遗诏确实很重要。但是,您觉得朝中的大臣会不会遵照先帝的遗诏行事?还有他们,”方志文指了指侍立在太后身后的张让和赵忠:“他们会甘心让太子登基么?”
“这……这种**裸的谈话,让太后很不适应,帐中的诸人其实也很不适应,难道军中的将领说话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的么?
“若是先帝遗诏仍然是让太子登基,各位谋害了太子亲舅舅的人会是什么下场?还有鼓动大将军行兵谏之事的袁隗又会是什么下场?矢志复仇的董卓又会做些什么……方志文出人意料的紧紧的盯着何皇后的脸,继续道:“皇后娘娘,难道你就甘心么?”
“哈哈......”何皇后忽然放肆的笑了起来,顿时让大家都狐疑的看向她。
何皇后放肆的笑着,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她却没有去擦拭,只是张狂的笑着。
“你们这些阉贼,等我孩儿登基之后,你们都不得好死!还有你这老巫婆,都会不得好死!还有你们这些貌似忠臣实则是心怀不轨的jiān臣,通通都不得好死,哈哈……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