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2部分

“信得过?你还有信得过的朋友?”
“呃!貌似就是你们几个!”
“呵呵......别斗嘴了,先跟上去!”
几个人转身就往回跑,谁知道回到刚才的战斗地点之后,除了地上的几具他们自己士兵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几人面面相觑!
“追!他们那么多人,根本就不可能跑得太远!”
“不一定,也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跑,而是躲进了周围的民居。甚至......地道!通向城外的地道!”
“没错。这里距离北城墙不远,是有这个可能xìng,但是我们还是以这里为中心。先往四周搜索一下,等会回到这里集结。”
“好!”
几个人迅速的分工了一下,朝着不同的方向,沿着周围蛛网一样的小巷子快速的奔走。
没过多久,各人都纷纷的回到了这里,大家互相看看。都摇了摇头。
“看来,就是在这附近了!谁有搜查技能就好了!”
“我有纸符!”
“我靠。你怎么会有这种纸符?”
“上次买错了,嘿嘿!”
“真是狗屎运啊!快,激发了纸符,看看能不能找到痕迹!”
不得不说张让的战斗经验实在是太差了,他属下的这些jīng锐的羽林军也都是菜鸟,居然完全不知道布置疑兵,或者最简单的清扫一下痕迹也好啊!
这么明显的痕迹让使用了纸符的玩家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对方的故布疑阵了!
“就是这家!”
“你肯定!”
“肯定,痕迹太明显了,我都怀疑是不是故布疑阵了!”
“管他呢!先冲进去看看再说!”
“你不怕是普通的民居,冲进去可是要被通缉的!”
“那……我相信就是这里,别忘了那些人都是养尊处优的家伙,在这种紧急的时刻,哪里还会想起隐藏行迹故布疑阵,再说了,不就是通缉么,大不了做几天牢!老子赌了!”
“呵呵,老子也赌了!”
“去,你掺乎什么,一个人进去就行了,省的都被通缉了,到时候大鱼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这么跑了多不甘心啊!”
“对头!你先上!”
这位很义气的家伙就是范国伟,只见他毫不犹豫的一脚将这座很普通的民居大门踹开,大门打开,一见到里面的情形,大家就知道赌对了,看着面积十分大的庭院,以及大开着的偏房房门,还有院子里面停放那些车马,不就是刚才看到的那些么!
大家惊喜的互相看了看。
“怎么办?”
“追!还能怎么办,他们肯定是下地道了,就算是要出卖线索,那也先要进入视线范围才可以的!”
“好,追!”
几人带着自己的兵士,迅速的追了上去,张让等人的素质真的是太差了,如果他们能够及时的清扫痕迹,布置一些疑兵,或者在进入地道之后将地道阻塞一下,也能让自己跑得更远不是?
问题是,张让等人什么都没做,害的范国伟几人小心翼翼的跟踪而去,结果却什么陷阱都没有,几人出了地道口之后,不由得又是庆幸又是叹息,这么笨蛋的家伙是怎么混成权势熏天的权贵的?
到了野外,由于地面上还残留着残雪枯草,想要寻找踪迹那就更容易了,虽然张让等人害怕灯火引来敌人,所以只能借助天光慢慢的行走,但是却忘记了,自己背后的痕迹早就出卖了他们的行踪。
“他们向那边的小山去了,快追!”
“等等,似乎有马蹄声,别急,我听一下!”
一名玩家趴在地上将耳朵贴近地面,倾听了一会道:
“有两伙。一南一北,南边的人少不到两千。北边的是大队的人马,超过一万,还有五六里。”
“大队人马?从北边?是丁原和吕布的人。”
“南边的定是董卓的!”
“那......我们将这个消息就地卖了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卖给谁呢?”
“自然是董卓了!他们给的赏金高啊!”
“太子落进董卓的手里,游戏的进程不就又回到了历史上的模样,这一点都不好玩,要不,我们来个价高者得?”
“你是想要给吕布吧!以后我们出去吹牛的时候,也能说游戏进程就是老子给改了!哈哈.....”
这话说得大家都是眼神一亮。老实说,能够直接的更改游戏进程这种事情,他们确实是很动心的,说不定还能够在游戏的历史书中。留下自己的名字呢!这种事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正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双方的骑兵却已经出现在视线中了,如雷的马蹄声打碎了宁静的夜晚,地面上的震动宣告着激战的到来。
“停!”
“且住!”
双方都停了下来。距离五六百步的样子,战马的鼻孔中喷着浓浓的热气,双方的将士们都惊讶的看着将他们给拦住的一伙异人,看样子这伙异人不是来找死的,他们人数太少了,都不用打。直接冲过去就踩成肉泥了。
倒是对面的骑兵,看起来很彪悍。一看就是强敌,于是,双方的将士将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的骑兵身上。
“尔等何人,为何阻我大军道路?”
“我们是京城中的异人,有重要的情报要向你家将军报告,请问吕布或者丁原将军在么?对面的可是董卓将军?”
“哼,不知所谓的异人!某家乃是中郎将麾下大将华雄!尔等有何情报汇报,速速道来!”
“某家正是吕布,几位异人有事尽管说!”
“呵呵,想不到吕将军不但武力高强,待人也是谦和有礼,不像某些人能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哈哈......过奖了!某家一向主张以德服人!”
吕布得意的笑着,眼角瞥了瞥对面的华雄,还有他身边的那个文士。
华雄气得七窍生烟,他还是第一次被异人这样当面讥讽,正向开口喝骂,不过,却被身旁的李儒一把拉住,华雄看着微微摇头的李儒,咬咬牙,忍了!
范国伟等人使劲的憋住笑意,吕布这家伙真能搞,这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一个号称战神的家伙,喜欢以德服人!?
“将军高义!哈哈,事情是这样的,不知道吕将军可知道董卓将军发布的任务?”
“你是说通缉张让,保护皇子协的任务?”
“正是!”
吕布原本有些不在意的眼神忽然一亮,直了直腰身追问道:“莫非几位发现了张让的踪迹?”
“将军英明,正是如此,我等与之交手了一次,不过我们与他们实力差距太大,没能阻挡住他们。”
“哦!?他们向哪里去了?”
“那是挺久之前的事情了!而且,我们部队也损失很大,正要回去补给……吕布的眼睛一转,立刻就明白了这伙异人的意思,眼神看了看对面的骑兵,笑着道:“董将军答应的奖励,某家一样会给,而且还要加上一本技能书,如何?”
“几位小兄弟,只要你们将张让的行踪相告,我做主,将奖励翻倍,如果情报无误并且最后我们能够成功的解救皇子和太后,将会按照最高完成度奖励。”
李儒的话是说,奖励的不是报告行踪的奖品,而是直接抓获张让的奖品,那个奖品可是不得了啊!
范国伟等人惊喜的互相看了看,发财了!从大家的眼里,大家都看到了疯狂的喜悦!
吕布愣了一下,最高完成度的奖励?那是什么?!再看看这些异人的惊喜,看上去似乎已经心动了,但是吕布却不能立马的出声加价,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最高奖励是什么东西,怎么加价呢?如果胡乱加价就显得很没有诚意了!
一时间,吕布竟被李儒的一个小小的把戏给难住了!
第六百一十一章吕布VS华雄
感谢‘云卷云舒不是我’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QSJ传奇’‘四海蓝天’‘白河十夜’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又是新的一周,继续裸奔中,求票票支持!!
吕布眼睛一转,在某面前耍小心眼,那好,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以德服人!
“哈哈......一群待死之人,也敢抢某家的生意,全军都有,准备突击!”
范国伟等人一脸的窘相,这就是以德服人!?厉害啊!无耻啊!
李儒眼神一缩,立刻开口道:“且慢!听闻将军在北地草原上号称战神?不知可有此事?”
“哼,是又如何。”
“华雄将军在西凉草原上一样让胡人闻风丧胆,不知道与吕将军相比,谁更厉害一些呢?将军乃是军人,自当知道兵者凶器的道理,眼下国事动荡,更不应该擅启军衅,若是将军能击败华雄将军,我们转身就走如何?”
“哈哈,好,好一个聪明人啊!尔是何人,可愿意到某帐下效力?”
“在下李儒,多谢将军看重,奈何在下身受董将军赏识大恩,又蒙岳父不弃许予嫡女,岂能叛之,将军喜好以德服人,在下也知忠义。”
“好,好!某就与你赌斗一番,华雄小儿,上前受死!”
吕布并指一指华雄,完全没有将华雄看在眼里,华雄一口气撞上脑门,手里的狂沙刀也一指吕布,大声道:
“吕布,莫要欺人太甚,以为天下无人么!”
范国伟等人一看这个架势。那绝对是要打的了,看来想要价高者得有些不大可能了啊。可惜了那个最高完成度奖励了!不过似乎也能跟吕布商量一下啊,这吕布看上去并非那么难说话的人。
这个不着急,现在还是赶紧站边吧,别阻挡了这两位强将的决斗。
吕布坐下的白龙是方志文卖给他的,就是交换高顺的价码之一,这匹白龙与方志文坐下的雪影是一个等级的,算是二品的名马。
华雄坐下的是一匹银灰sè的绝影,也是二品名马,那是董卓送的。其实董卓还是很大方的,想当初为了结交羌人朋友,董卓将家里养的牛都给杀光了,所以。董卓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但是吝啬这个毛病是绝对没有的。
两人在两军阵前各据一边,吕布的神情看上去很轻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双手摩挲这手里的亮银的画戟,白马银铠红sè的盔缨,看上去真是风标卓越,绝对的亮瞎围观者的眼睛。
再看华雄,黑堂堂的一个西北大汉,满脸的络腮胡子剪得很短。看上去像是一蓬钢针插在脸上,灰马黑甲。黑sè的长刀,连头盔上的盔缨都是黑sè的,在夜里看去整个就像是一个黑炭头,就连身上的煞气似乎都是灰黑sè的,给人的感觉有些yīn森,心里也不由得会有些发毛。
“喝!”
“驾!”
两人也不用仲裁者,同时发一声喊,驱马前冲,周围的观众们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两人之间即将要迸shè出来的火花!
“吕布看刀!”
华雄实在有些托大了,居然上手就是一招斜斩,虽然华雄自己觉得已经很小心了,没有上来就出大招,而是用了应变xìng比较强的普通招式,算是很尊重吕布了,但是他真的太看小吕布这个号称战神的人了。
也是,吕布那个亮瞎人眼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个小白脸,而不是一个战场上撕杀出来的悍将,所以,道听途说的华雄竟然以为吕布是凭借着他那个干爹的身份爬上高位的,那什么战神的名头,不过是自我陶醉,以及下面拍马屁的人给他唱的赞歌而已。
吕布见华雄如此托大,有些不喜,但是一将难求,对手更难求,所以吕布不由得又有些可惜,没有上来就夺命。
吕布撇了撇嘴角,画戟一旋沿着中宫而进,居然无声无息,看似缓慢的动作实则已经超过了一定的速度,而那裂空的声音只是落后了,直到画戟已经到了华雄的身前,华雄的耳边才听到那恐怖的声音!
坏了!大意了!
这时华雄的刀还在外线,而且这画戟的速度这么快,想要赶在画戟之前建功是绝对不可能的,华雄背后一股冰冷的激流沿着脊柱咻地直奔后脑,好一个华雄,临危之际左手下沉右手一压,用刀柄准准的挡在了画戟的小枝上。
其实华雄也明白,这是人家没有想要自己的xìng命,否则这画戟在关键时刻一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挡住。
‘叮!’
“喝!”
吕布手腕一搅,居然想要凭借单手的力量让华雄的长刀脱手,华雄出声发力,朝反方向一拧,随即腰肢用力,刀势趁机横抹了过去。
“好!”
吕布叫了声好,手肘一沉,画戟沿着华雄的刀杆横扫了过去,华雄赶紧右手松开并且顺势一推,居然也是单手将狂沙刀继续横扫了过去,吕布不慌不忙的一抖画戟,轻松的向前点推,将没有什么力量的狂沙刀朝上挡了出去。
吕布正想再次将画戟回扫,却发现华雄整个人忽然从马背上滚了下去,这个招式吕布并非不会,而是他不愿意这么做,显得不够潇洒,而且,这是胡族人惯用的弯刀招式,不知道华雄用长刀是如何施展的。
华雄从战马的一侧滚了下去,实则是吊在了战马的左侧,而手里的狂沙刀一缩再一伸,直接从马腹下方斜斜的朝着吕布的腰腿刺去。
吕布不慌不忙画戟向下一砸,准确的敲打在狂沙刀的刀刃上,将华雄的这次攻势轻松的化解掉,双马交错,由于华雄躲在战马的另一侧。吕布又不想伤害华雄的战马,所以追击的招式并没有发出。
“呼!”
周围的观众不约而同的将屏住的一口气同时吐了出来。居然颇有些声势。
华雄从马侧重新翻上马背,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好险!
刚才自己一个大意,差点就做了吕布的戟下之鬼,幸好吕布也是惜取对手难得,否则真是一个照面就被斩于马下了。
华雄在西北几无敌手,所以才造成了他这种井底之蛙的狂妄心态,正如他刚才自己所说的,以为天下无人。谁知道自己来到中原碰上的第一场决斗,就是这么一个超级强悍的家伙,仅仅是单手,就已经让华雄左右支拙了!
圈转了战马。华雄端正了心态。准备认认真真的和吕布较量一下。
“你叫华雄,我记住了,还不错。希望你能接我二三十招吧!”
“哼,打过才知道!驾!”
吕布是尽量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如果他全力出击,华雄可能一招都接不住,这不是说双方的武力值差距真的那么大,而是境界不同。一招就能要了你的命了,这可是战场!而且是骑战。一个回合分胜负一点都不奇怪!
华雄的刀叫做狂沙刀,技能也多以风沙命名,讲究是的快和猛,不是一般的猛,而是狂猛!这种战术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自然是大占便宜,但是碰上这种境界不同的对手,那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吕布耐着xìng子又跟华雄打了几个回合,算是完全看清了华雄武技的本质,也没有了继续纠缠的耐心了!
‘叮!’
华雄的刀杆再次挡住了吕布的画戟,这次吕布没有收力,反而猛地向前一推,华雄自然知道不能硬抗,因为双方可是在对冲,你硬抗的话唯一的结果就被撞下战马,因此刀杆一斜,想要将画戟卸开。
但是这次吕布却得势不饶人了,画戟轻微的滑动,居然完全跟得上华雄重心的移动,稳稳的将用力的方向钉死在一条直线上,让华雄完全吃下了这一记势大力沉的突击!
华雄整个人都被撞飞了起来,吕布手臂一缩一伸,再次在空中击中了华雄的刀杆,吕布巧妙的利用余力,将华雄的刀杆向上撞出外门,战马加速,追上了向后飞去的华雄,画戟一记横扫,结结实实的抽在华雄的胸前,将华雄的护心镜连同甲胄一起打得粉碎,华雄人也像折了翅的飞鹰,轰然摔在地上滚动了几圈,不再动缓了!
吕布一勒缰绳,白龙人立而起,唏律律的长嘶一声,大眼睛环视战场,居然也是顾盼生威!
“吼!吼!吼!”
吕布的骑兵们兴奋的大吼了几声!声势极其骇人!
连在一旁旁观的范国伟等人也觉得豪情溢满了胸怀,不由得也大吼了几声发泄了出来!
吕布驱马走到那匹灰sè的绝影身边,灰马似乎有些畏惧,不由得退后了两步,吕布眼睛一瞪,那灰马吓得不敢在动缓,吕布上前抓住了灰马的缰绳,这是他的权力,决斗胜利的战利品,吕布很喜欢这匹名马啊!
正要带着战利品回转自己的阵营,吕布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道:
“这马我先养着,有本事就来取回去!”
倒在地上半天不动的华雄忽然睁开眼睛,也不站起来,就这么躺在地上嘶声道:“我会的!”
“对了,李儒是吧!你回去转告你那岳父,跟他说中原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李儒并没有什么不悦,也没有失望,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安北将军的话在下一定带到,不过岳父大人是不是会听那就不是在下所能左右的。在下观安北将军乃是当世豪杰,何不与在下岳父共谋大事?”
吕布一愣,随即仰天大笑:“哈哈......董卓何等人也,敢言大事!?哈哈.....”
李儒见状仍然是淡淡的一笑,挥了挥手让身侧的人去将华雄扶起,然后拱了拱手,率军转身离去,完全没有一点拖泥带水,这让吕布微微有些诧异!
“好了,现在可以带我去找张让那阉贼了?”
“这……尔等放心,董卓能出得起的价码,某家难道就出不起么?!”
第六百一十二章晚到一步
/div>
当范国伟等人带着吕布来到那个藏在一片野地里的地道口时,吕布的嘴角不由得直抽抽,要是早知道线索就在咫尺距离内,也不用被这帮子异人给狠狠的敲诈了!真不知道董卓提出的最高完成度的奖励是什么?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时候,吕布军中多得是具有追踪搜索技能的高手,自然不用像范国伟他们这样依赖于搜索技能纸符。/
吕布让范国伟将部队交给张辽,吕布自己带着两千亲卫,而张辽这带着剩下一万多将近两万骑兵直奔洛阳北门,不管结果如何,总之先要拿下洛阳北门这是毫无疑问的,张辽虽然有些困惑于董卓放弃四门的企图,但是总不能因为困惑就裹足不前了!
至少,占据了洛阳北门之后,丁原部就处于进退皆可的主动位置,只是张辽完全没有想到,董卓的目的就是将他们都给放进洛阳,这样才能打成一锅粥,最后让董卓得利啊!
董卓若是将太子控制在手,到时候将这些家伙驱逐出京城绝对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
张让等人的痕迹十分的明显,吕布部队的速度又很快,而张让他们从地道里出来,又不可能有车马之类的东西,连马匹都还是携带在包裹里带出来的,队伍中的妇孺不会骑马,这大大的拖慢了他们前进的速度。
不到两刻,吕布就已经看见了他们的身影了!
“前面可是太后和皇子殿下,在下是安北将军吕布,奉并州刺史丁原之命前来迎接!”
“吕布将军!真是吕布将军!我们有救了!”
张让和赵忠不由得相对而泣,这一路的逃亡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在得知吕布到来的消息之后。他们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由得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耗光了。人几乎要从马上摔下来,跟随他们逃亡了大半夜的羽林军将士也都松了口气,顿时觉得手里的刀和身上的甲胄沉重无比。
见对方停了下来,吕布立刻率军上前,远远的就下马步行,看到张让等人吕布仿佛视而不见,而是在人群中搜寻着皇子的身影。
“皇子何在,吕布前来觐见!”
“皇子在此,太后。皇后和太子也在此,还不快快拜见!”
张让有些不悦的说道,不情愿的挥了挥手,他身后的羽林军纷纷让开。露出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男孩。只露出了半张脸,身边站着一个非常美艳的少妇紧紧的搂着他,还有个四五岁大的孩子牵着一个老妇。看他们狼狈的样子,吕布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那个大一些的男孩似乎非常的害怕,半边脸上面sè煞白,背对着吕布的身子也在轻轻的颤抖,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冷的,倒是那个小男孩很镇定。正在好奇的眨着大眼睛打量着威风凛凛的吕布。
而那个少妇则一脸的哀伤、疲惫和怨愤,但是也遮不住她那惊心动魄的美丽。她看向吕布的眼神里有欣赏,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藐视和嘲讽,只是随意的看了看吕布就不再理会。
那老妇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粗麻布衣裳,露出一种上位者的雍容和贵气,只不过,这种形象之下,显得相当的可笑。
“安北将军吕布拜见太子殿下,皇子殿下,拜见皇后和太后!”
“吕将军免礼,这里也不是叙礼的地方,丁大人何在?”
“丁大人督军在后,押运粮草和器械,命下官先行前来迎接殿下和太后一行,下官已经将董卓的追兵击退,太后无需忧虑,可以在此宿营歇息等待刺史大人。”
太后揉了揉又酸又痛的腰,当然最疼的是大腿和屁股,只不过她不敢去当众揉捏啊!
“也好,张常侍,就听吕将军的安排,先在此宿营等待丁大人到来,再定行止!”
“是,太后!”
“郝萌、曹xìng,立刻原地扎营,供殿下和太后、皇后休息,魏续,安排斥候出十里,部队轮流休息!”
“诺!”
吕布迅速的安排了起来,眼角却关注着两位皇子,那个大一点的还是缩在美妇的怀里,一副战战兢兢的没出息样,而拉着老妇人手的小皇子,却眼神亮亮的看着这些忙碌的将士,一副跃跃yù试的样子。
吕布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正想行礼告退,忽然一骑快马疾奔而来,马上的骑士敏捷的跳下马,奔至魏续的面前,低声的说着什么,不一会魏续皱紧了没有走了过来,想要低声向吕布汇报,吕布眼角扫了一眼正在看着自己太后和张让,开口道:
“殿下在此,就直接说罢!”
“遵命!斥候来报,十里外有五百骑兵正在接近,看旗帜似乎是荆州人马关羽!”
“哦,关羽来了,正好,让他前来见驾!太后,可好?”
董太后有些没主意了,不由得抬头看了看身旁侍立的张让,张让不动声sè的皱了皱眉,又轻轻点了点头。
“那就请来!”
“摆开部队!让关羽一个人前来!”
“诺!”
哗啦啦一声,部队迅速的分列两旁,摆开了一副虎视眈眈的阵势,吕布朝着太后施了一礼,自己侧身站在右首上首,至于范国伟几人,则蹲在一边正看戏看得开心呢!
吕布看到他们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不由的翘了翘嘴角,好戏就要开始了!
关羽得知了吕布在此,并且已经接到了太子和皇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惋惜,可惜紧赶慢赶还是晚到了一步啊!让吕布抢得了先手,可恶!对于吕布的邀请,关羽有些犹豫,最后是还是决定来见上一见。
关羽在刚刚搭起的拒马桩前面下了马,听到魏续传来的诏旨不由得笑了笑。
“尔等在此歇息等候,我自去拜见殿下!”
“将军……呵呵,尔等将吕将军看成什么人了?”
对于关羽的挤兑魏续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侧身等待关羽。
看着两队举着火把的士兵森然列阵,关羽无谓的笑了笑。这等阵仗比起当rì在皇宫大殿里可是简陋的太多了啊!吕布这个土包子!
“破虏将军关羽拜见太子殿下,皇子殿下,拜见太后、皇后!”
“关将军免礼,关将军不远千里来援本宫十分欣慰,刚才吕将军已经将董卓军击退,丁大人随后大军既至,还请关将军速去回报玄德,让他率军尽快进京,平复京中混乱。早rì迎接太子和皇子还京。”
“臣谨遵旨!不过臣见吕将军人马单薄,臣还是在此保护殿下和太后的安全,臣会派心腹将懿旨传回大哥处,大哥定会尽快赶走董卓收复京城。以迎太子还朝!”
“这……关羽。你好大的胆子,太后的话也不听了么?”
张让颐气指使的冷声喝道,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如同丧家之犬的慌张。
“哼。尔何人也?本官与太后说话,何时轮到尔等奴婢插嘴,真是该死!”
关羽眯缝的细长凤眼神光爆shè,吓得张让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一惊一吓之下,居然小便失禁了!
“不得无礼!”董太后轻声斥道。
“呵呵。好威风啊!关将军,既然关将军一片好心自告奋勇。那某家也不会不识好歹,不过,关将军又有何能耐敢说协助于某?不能跑一个蝼蚁过来,某家就需要接受他的帮助!哈哈……哈哈……魏续等将士也一起笑了起来,关羽冷冷的哼了一声,傲然的直起身子,太后等人这才发现,关羽的身高也不比吕布差,好一个昂藏大汉!
“是不是蝼蚁吕将军可是想要试一试?”
“正有此意啊!刚才董卓的那个大将简直不堪一击,好生让人失望!”
“在下也有此意,吕将军请!”
“两位殿下可要去观战啊?”吕布笑嘻嘻的问道,那个小皇子用力的点头,但是大的那个却还是缩在皇后怀中不出声。
“本宫就不去了!”
“也好,传令,营门外比试,大家无事的可以去观战!其他人等守卫营地。”
“诺!”
吕布一伸手:“皇子殿下,请!”
小皇子看了看太后,太后下意识的想去看张让,但是随即想起张让刚才的丑态,赶紧忍住了扭动的头部,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皇子欢呼一声,冲上两步一把抓住了吕布宽大的手掌,脸上尽是开心的笑意!
吕布牵着小皇子慢慢的走着,关羽神态自若的跟在后面,经过范国伟身边的时候,吕布侧头笑道:“一起去看看,就当是发福利了!呵呵。”
“哈哈,吕将军真是亲切幽默啊!”
“呵呵,我也有些异人朋友啊!”
“吕将军,不是说异人都是小人么?为何还要跟他们做朋友呢?”小皇子脆声问道。
吕布呵呵一笑,看了一眼范国伟等人,范国伟等人不由得有些面红耳赤,被一个四岁的孩子鄙视了,丢死人了!
“殿下,异人千千万万,有怎么会都是小人呢?其中肯定有好有坏,就像我们这些人一样,也是有好有坏的。”
“我知道,董卓就是坏蛋,吕将军是好人,可是.....关将军呢?”
吕布侧头看了关羽一眼,呵呵笑道:“那得要殿下自己去看去想了!”
“哦!”
关羽有些诧异的看了吕布一眼,想不到吕布是这么坦诚的一个人,只是可惜了,大家现在却是各为其主啊!RQ
第六百一十三章吕布VS关羽
接到吕布送来的消息,得知吕布已经接到了太子一行人等,丁原大喜,不管天子到底能不能在明天最后期限到达时成功的延寿,将太子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才是最稳妥的安排。**
至于丁原是否会行那周公之举,丁原自己其实是很没有信心的,这不但是是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更是对自己的野心没有信心,所以他宁愿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忠臣,也不愿意做一个任凭后人评说的权臣。
即使不能做一个辅助年幼的天子中兴大汉的权臣,但是丁原却希望能保护天子的安危,至少要做到这一点,否则,他这个忠臣又怎么能配得上忠臣这个名字呢?
不说丁原正在快马加鞭的朝着洛阳城赶来,单说正在野地营寨门口准备决斗的两个顶尖武者。
比起谁做天子的问题,玩家会更关心吕布和关羽谁更厉害,或者关羽能在吕布手底下走几招的问题,事实上,现在范国伟等人已经兴奋的找好了拍摄录像的地点,至于营寨里的那些贵人,还有吕布许诺的奖赏,此时有些兴奋过头的范国伟等人早就将之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
将士们很快就用火堆围出了一个决斗有的场地,吕布和关羽驱马各据一端,场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郝萌看着正伸长了脖子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高一些的小皇子,笑了笑道:“殿下,可要坐到马匹上去观看?”
“可以嘛?好啊!”
郝萌将自己的战马放出来,托着小皇子坐上马背,然后自己在一侧紧紧的抓着战马的嚼头,防止发生意外,看起来郝萌是一个很细心也很有心的人。
吕布遥遥看着百步之外的关羽。关羽一手提刀,冷艳锯斜斜的指着地面。一手慢慢的抚着自己的长髯,神态极为安稳和自信。
同样,关羽眯着狭长的眼睛也正在观察对面的吕布,关羽没有跟吕布交过手,但是却早就听闻的吕布的大名,虽然作为一个顶尖的武者,关羽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但是关羽却没有那种不切实际的自视过高,吕布能打下赫赫战神之名。甚至名望犹在能与自己打成平手的赵云之上,由此可见这人绝对是一个顶尖的武者,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因此,关羽丝毫不敢托大。吕布单手握着方天画戟。仿佛轻若无物一样,斜斜的指着天空。
从这个起手的姿势里面,这两位顶尖武者其实都能看出不少的东西。**关羽的刀在下三路,起手的套路定然是撩刀,在所有的武技中,速度最快的是‘弹’和‘撩’这两个招式,赵云的枪就是一种变形的‘弹’,所以他的速度超快。而面前的关羽,显然走得也是‘快’这条路。而撩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来路奇诡,非常的不好防御。
由此,吕布基本上能够总结出来关羽的特点,那就是‘快’和‘诡’!
关羽也正在心里分析着吕布的特点,画戟在上三路,显然,吕布走的路子是正大光明的套路,凡是走中宫正路的武技,那绝对是代表着对手对自己的力量和能力有着很强的自信,招式一般都简单直接,但是狠烈异常,也有可能会走狂猛路线,这种战法与吕布帅气的外表似乎有些不大符合。
“看在大家同殿为官的份上,某家不会伤汝xìng命,尽管攻来!”
吕布笑呵呵的说道,关羽的眼睛一眯,冷笑道:“我也一样!驾!”
“喝!”
“塔拉拉......”的马蹄声骤然响起,将大家的心也同时提了起来,场边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盯紧了这两匹越跑越快的战马,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曹xìng正陪着一位黑甲的将军一起靠近。
‘嘶~当!’
吕布上首就是一招劈砸,仿佛是在有意的跟关羽比试谁的速度更加快,关羽的撩刀几乎已经从常人的视觉中消失,给人一种一闪一现跳跃前进的诡异感觉,而吕布的画戟则带着强烈的光芒,划出了一道骇人的匹练,仿佛一把巨大的利刃,猛地向关羽斩去。
如果仅仅从视觉上看,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吕布的速度不如关羽,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关羽却不这么想,吕布的招数很聪明,吕布似乎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如关羽,但是,吕布的画戟不能仅仅当作画戟来对待,吕布在这一个简单的劈砸之中,包含了强烈的势,这一劈,仿佛已经将关羽和周围的空间都给锁定了一样,让关羽的刀有种在水中运行的感觉,而且这个水还不是一般的粘,冷艳锯越是靠近吕布,就越是难以推进!
关羽有些骇然,想不到吕布的强竟然一至于斯!
场边曹xìng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看得紧张异常,生怕自己主公的画戟没有关羽的刀快,唯有他身边的那名年轻的黑甲将军幽幽的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不尽的感慨!
疑惑的曹xìng来不及发问,双方的兵器已经交接了!
一声撕心裂肺一般的空气撕裂声,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冷艳锯给力斩而开,然后是清脆的撞击声,清越悠扬的声音直接穿透了所有的人心灵,将刚才那种撕裂声带来的恐惧和压抑尽数驱除。
“好!”
吕布赞了一声,关羽这一刀一样的带着近乎于道的力量,将吕布这一招‘开天’所凝结而成的势一举斩开,冷艳锯的刀刃更是企图劈断画戟的小枝,但是吕布手腕一旋,画戟的用力角度奇妙的一偏,两支重兵器没有直接的相撞,而是侧面一撞,然后互相偏离了开去。
两人的武器几乎同时开始高速的旋转,都企图用旋转化解巨大的反作用力,只不过关羽的旋转是沿着冷艳锯本身的轴心旋转,想要在巨大的力量消化之后,再次转入横刀突袭。
而吕布的武器旋转却是以自己握住画戟的这个点为中心,画戟的头高高的扬起向上旋转,狰狞的画戟仿佛一条竖立的毒蛇,而吕布本身却完全是中门大开的架势,仿佛在配合关羽的后招!
围观的众人一起惊呼了一声!
只有那黑甲的年轻将领轻声的喝了一声‘好!’。
‘叮!’
关羽的冷艳锯再次出现了闪跃的感觉,急速的横斩向身位已经快要平行吕布的腰腹之间,吕布双手都握在画戟的中段,画戟的刃高高的扬起,但是,画戟的尾却忽然神奇的出现在关羽那饱含杀气的冷艳锯刃之前!
一声清脆的撞击,吕布的画戟尾端jīng确的挡击在冷艳锯长长的刀刃后端,立刻将冷艳锯势在必得的横斩突袭给停止了一瞬。
关羽几乎想到不想,手上加力,想要将吕布的画戟一起向后推,从道理上来说,此刻关羽更容易发力,如果能将画戟的尾部推开,冷艳锯依然有可能建功。
但是关羽却发现,冷艳锯上传来的阻挡力量异常的大,直到他头顶上传来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关羽才发现,吕布巧妙的利用了自己的力量来推动正在第二次下劈的方天画戟!!
这绝对是赵云的招式啊!关羽几乎下意识的想到。
“嘿嘿,看某家开天第二式!”
吕布得意的话音未落,关羽骤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粘稠了起来,这绝对比刚才的那个第一式的刀势更加的厚重无数倍,有一种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向自己砸下来的感觉!
因为,这一下还包含了自己的助力!
“青龙翻身!”
关羽的长刀如同一条巨龙一样猛地颤动了一下,急速的向上昂起了狰狞的头!
这种用力的方式似乎完全的违背了发力的原理,在场能看出来的,恐怕也只有曹xìng身边的那员年轻将领了!
关羽的力量来自战马和腰腿,战马的身体配合关羽扭动了一下,关羽也利用软蹬从马背上向上站起,这两股力量传递到腰部,再配合手臂的前抬后押的力量转换,发出了这看似完全不合理的一招。
看来,关羽在骑术上是下了狠功夫的!居然能够用出这种至少五十级骑术才能使用的人马合力的招数,这种不断进步的对手才够强劲啊!
在使出骑术技能的同时,关羽也发动了自己的专属技能,这个‘青龙翻身’专属技能的具体效果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从表象上看,对冷艳锯的加速和加力效果十分的明显,能够将已经横向用力的招式,忽然改变方向,并且瞬间加速到这种程度,这样的招式绝对不简单。
关羽此刻必须出绝招,因为吕布的开天第二式是蓄意而为,并且还利用了关羽的助力,而关羽乃是仓促变招,刚才的招式还已经用老了,这种差距之下,关羽想要扳回劣势不出绝招那是绝对不行的。
吕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下子还不将你的所有压箱底的本事都给逼出来!?
关羽则在百忙之中有些惊讶的看着微笑的吕布,仅仅从心态这一点上,自己就不如吕布啊,当然,差距绝对不仅仅是只有这些!只是现在关羽完全没有时间想,还是先将眼下的危机渡过去再说!
‘嘶~轰!’
巨大的响声伴随着强烈的光芒,还有被急速的气浪卷起的残雪枯叶,将大家的视线都给阻挡住,所有的人都努力的瞪大眼睛,想要对抗强烈光芒带给自己眼睛的不适,企图让自己的视线能够穿过障碍,捕捉住两人的每一个动作。RQ
第六百一十四章关羽不敌
【感谢‘沧海の无量’‘十方无敌.邪影’‘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