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60部分

被这场大雪给破坏了,他是一个战将,会用战争的眼光来看待这次的京师之行,对京中的情况吕布有着清醒的认识,现在的京城就是一个暂时获得了军事平衡的、并且兵力不足的战场。
大家都在急着向这个战场调兵,而且是谁先到谁就得利,谁的援兵先到达就能抢先控制洛阳,不管将来形势如何发展,控制洛阳的人无疑是最具有发言权的,而其他后到的人,却都会投鼠忌器,变得十分的被动。
原本信心十足,想要到京城大展身手的吕布,却被这场暴风雪给挡了路,如果最后是败在了这场暴风雪之下,吕布可真是没办法平复心中的不甘!
但是,再多的不甘也没有办法改变暴雪封路的事实……事实上,最了解现在情况的不是经营天下数百年的天子,也不是控制司州的世家大族,更不可能是根基肤浅的何进,而是无所不在,并且不会被天气恶劣所困扰的玩家!
战马虽然会被大雪拖慢脚步,自己行走也会被大雪阻挡,但是玩家却有着不怕冷不怕风的特xìng,所以,对他们来说,大雪就是能见度降低了一些,道路比较难行走,战马的体力消耗得更快一些,除此之外,完全没有别的影响了。
现在洛阳周边的情况正在玩家的论坛上汇集,这位用图文爆出了董卓前进的状态和位置,那位用文字直播播报着刘备身先士卒顶风冒雪的感人事迹,还有人正在袁术的营寨外拍录像,更有人在山顶上看着吕布骂骂咧咧的在扒开被雪崩堵塞的道路,也有人报称看到袁绍正带队度过封冻的黄河,返回冀州。
这是一场空前的大热闹,一场用行军来决定政治命运的大赌博,特别是这一场突降的暴风雪,将原本很明显的结局给模糊了,让一切都变成了未知,对天子来说,还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对玩家来说,只能感叹智脑的手段高明!
虽然,这场大热闹现在还没有什么玩家直接插手参与的于地,但是等到这些部队纷纷到达洛阳周边的时候,也就会演变成一场玩家的盛宴了,到时候就不再是两个阵营之间的对抗,而是三个,或者更多的阵营之间的对抗,那种复杂和激烈、那种恩怨和纠缠,真是让人期待啊!
同时,玩家们也憧憬着什么时候玩家也能参与这种最高层次的政治游戏,看起来真的很好玩啊!
()最快更新,请收藏()。
第六百零三章炙热的洛阳
当董卓的旗帜终于出现在洛阳城西的地平线上时,一切的等待都有了答案,同一时间,丁原和吕布在孟津对岸,距离洛阳两百里左右,刘备的部队在伊阙,距离洛阳百里不到,袁术的部队在邬县,距离洛阳一百五十里。
胜负已分!!
在强悍jīng锐、杀气腾腾的凉州五万铁骑面前,玩家们很自觉得让出了西门的控制权,随后在何进五城卫尉的协助下,董卓迅速的将骞硕击溃,迫使羽林军退回皇宫之内,而袁隗控制的世族私兵只能出城躲避,以待将来。
半天时间之内,董卓的部队就完全控制了整个洛阳,至此,何进基本上掌控了京城,京城的局势急转直下,原本惶惶不可终rì的何进居然最后胜出了。
不提何进会如何大肆的款待将他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的董卓,也不说本应该最为失落,但是在得到董卓进京的消息之后只是在病床上淡淡的一笑的天子,单说说袁隗吧。
袁隗刚刚下达了让南门的私兵撤离,向邬县移动,与正在邬县驻留的袁术汇合,并且依托邬县原有的驻军堡垒建造防御设施,准备长期作战。
袁逢看着这个本事比自己大的多的弟弟,有些不知道还说些什么好!
事实上,这次的行动虽然是有袁隗被刺之后被迫开始的一连串的应对行为,但是袁隗的应对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当被刺事件发生后,袁隗当机立断。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安排了刺杀高望的行动,并且一举取得了成功,高望被刺之后,事态的发展随即立刻加速了,这大大的打乱了天子的步调,随后袁隗利用何进的恐惧心理。成功的挑动何进的兵谏。
其实在那个时候开始,袁隗就动员司隶的世家大族集结私兵以防不测,但是这些世族却为了省钱而对何进的兵谏过于乐观了。随后何进被天子巧妙的施以缓兵之计,最后轰轰烈烈的兵谏成了一个虎头蛇尾的闹剧。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袁绍的责任。若是当时袁绍一力主攻的话,或许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但是这事也不能全怪到袁绍的身上,毕竟连袁隗和袁逢当时都迟疑了。
但是,随后开始的军事赛跑,却全都毁在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上,毁在了自己的儿子袁术的身上,这不能不让袁逢感到惭愧,特别是袁隗对袁术一语未置,更是让袁逢有种没脸见人的感觉。
“三弟……二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事其实不怪公路,就算他风雪兼程,事实上还是很难赶在董卓之前进京,现在也好,至少这个坏人不用我们来做。先让天子与何进斗一斗,我们还是在后面伺机而动吧!”
“公路......哎!这个竖子!回来之后绝不能饶了他!”
“不必如此,适当的惩处一下就是了!”
“嗯,还是本初更有远见啊,知道朝着最坏的方向做准备!”
袁隗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本初越是有能力,将来这两兄弟之间怕越是难以jīng诚合作,怕就怕他们这两个老家伙作古之后,袁家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大好局面,就此化作东流水啊!
袁隗其实还是属意于袁绍来继承袁家的大业,虽然袁绍说起来还是袁逢的亲子,但是袁绍是庶出,早年有过继给了大哥袁成,如今大哥已亡,袁绍与袁术又成了嫡庶之争,袁逢很明显的是站在袁术这边的,身为叔父的袁隗,现在反而有些不好插手了,如果大哥还在就好了。
“呵呵,两人各有所长。午后,我会召集京中各家来此会商,现在的局势之下,我们稍稍的后退一步,不管这两方到最后谁胜谁负,这个天下都还是需要我们来协助治理的,只要牢牢的抓住了这点,我们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所以,我们的根本有两个,一是团结,二是地方宗族势力,此两者缺一不可啊!”
袁逢缓缓的点头,随即又道:“异人势力也不可轻忽,这次天子能临危翻盘,也是充分的利用了异人势力,若是我们上次更多的考虑异人势力,事前都收买了这些无信之徒,或者能让天子直接坐蜡,可惜了!”
袁隗也叹了口气,不是他不重视异人势力,而是那些世族中人多数都不看重更不喜欢异人势力,甚至连袁术也完全看不上异人势力,因此,世族在针对异人势力这方面,确实是有些落后了,直到被天子利用异人势力扳回一城之后,大家才开始重视起来。
“二哥所言甚是,这个也要列入我们的考虑范畴,京城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而是刚刚开始,先胜未必是胜啊!来rì方长……叮,大型剧情‘洛阳惊变’开始,朝廷阵营的战斗类玩家可自行前往各处的公告栏和任务发布人处了解剧情的进展和任务发布情况,在任务进行过程中,参与任何一个任务进程,都不会导致自身阵营发生变化。注意,同一个任务发布点可能会存在对立的任务,请大家留意。’
这个系统公告在董卓完全掌握了洛阳之后,就进行了三次全服广播。
内容虽然简单,但是内涵却是极其丰富的。
这个公告暗示了,在洛阳惊变这个大型剧情中,存在的势力不止两方,而是多方的势力,而玩家参与任何一方势力行事,都不会被视为叛贼,也就是说,你站在董卓这边,那么击杀任何非董卓势力的战斗人员都是合法的。其所代表的意思是,这个剧情的区域内,将是一片没有安全区的杀戮场。
其次,同一个任务地点可能会有对立任务,也就是说,将会出现多头zhèngfǔ的情况,现在能够使用官府公告栏的包括天子、何进、袁隗三方。之后还会有丁原、刘备、袁术甚至更多的势力会参与进来,整个洛阳周边,将会变得极其热闹。同时也会敌友不分。
如果是原住民的话,面对着这种无所适从的局面或者会十分的头疼,但是对于广大玩家来说。这就是最激|情的时刻啊!
什么正义什么邪恶!什么大义什么反叛!到了这个时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手里的刀枪,是身后的军队,一切凭实力说话,一切用鲜血和钢铁来决断!这种力量是超越了理智的行为,就是大部分玩家所追求的激.情!
这种行为看似极其荒谬,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在游戏中存在着,并且拥有巨大的市场!
这个公告还有一层潜在的意思,那就是从现在开始,洛阳将会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了。既然洛阳城里不再是安全区,那么也就不存在阵营的问题了,换而言之,黄巾阵营的家伙只要能混进去,也不会在被系统给主动标识出来了。这么一来,黄巾阵营的玩家又岂能错过这个重要的机会!
黄巾军方面也不会白白的放过这个将水搅得更混的机会,或者还有更多的野心家们,居心叵测的势力,都兴奋的朝着洛阳聚集,洛阳城眨眼之间就人满为患。
“我们到底选什么阵营啊?真是挠头!这剧情跟历史已经完全不同了!”
“切。这很难么,虽然历史上没有这次兵谏事件,但是这里面的脉络还是一样的,你看看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何进将会占上风,然后董卓会摘下何进的成果,用铁血手段玩顺昌逆亡,最后天下人起兵勤王,不是么?”
“呵呵,看上去很合理,但是智脑真的这么简单么?”
“这……如果仅仅如此的话,智脑完全可以将事件朝着原本历史发展的方向引导,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一出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兵谏事件出来,还有这场诡异的大雪,我看,智脑其实就是在搭建一个平台出来,尽量的平衡了各方的实力之后,让事实来选择结果,也是让我们这些玩家来选择结果。”
“有道理!我们玩家无疑将会在洛阳惊变的最后结局中扮演重要的角sè,所以你这个推论真的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说来说我去,就是选择哪个阵营啊?”
“呃……哈哈……呵呵,其实选择那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多数的玩家会选择那个?还有,我们来参与的目的又是什么?所以,我觉得既然玩家们根本就不可能一条心,那么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好了啦!”
“说了半天就是白说!”
“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势力,若是为了利益,肯定是各方押宝才对,这位老兄说得对,就是按照自己的喜欢来选择就是了,玩游戏嘛,就是要玩个激|情和高兴,选了自己喜欢的至少不后悔!”
“说得好,顶一个!”
这样的讨论在洛阳随处可见,洛阳的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火辣辣的味道,玩家们都热切的期待着,期待着洛阳的燃烧!
现在的洛阳就像是正在高速压缩收敛的气态星系的中心,一个巨大的炙热的火球就会随着这种越聚越高的压力诞生出来,那时,不知道将会将多少人烧成灰烬。
但是在那之前,尽管大家都知道洛阳城里的危险,却没有人因此而止步,是什么东西让所有的人都毫不犹豫的跨越了死亡的恐惧?
在全天下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洛阳城里的时候,我们的主角方志文有身在何方呢?
没错,方志文就在距离洛阳城不远的地方。
()最快更新,请收藏()。
第六百零四章方志文进阶
夺取黄河航道的通航权,这个想法是很不错的,唯一错的是,方志文低估了今年冬天的气候,黄河封冻了!
无奈的方志文只好改走陆路,其实还可以选择淮河的,不过淮河河道弯曲,水又浅大船进不去,所以还不如走陆路方便,唯一变得比较麻烦的就是如何隐藏身份的问题了,因为方志文这一行人数量可是不少的。
方志文本人带着两千近卫队,这是方志文手下最jīng锐的力量,分别由太史昭蓉和甄翔统领左右军各一千,高顺带领的陷阵营两千重装龙骑兵,也是jīng锐卫队,赵云的两千jīng锐突骑兵卫队。
说到赵云,这里要专门提一句,赵云的突骑兵在草原上战斗了一段时间之后,最后还是选择了彻底放弃骑枪,只携带弓箭、轻弩和环首刀、小圆盾这四样兵器,将多出来的一点负重,变成多携带一包箭矢。
换而言之,与方志文的jīng锐突骑兵相比,赵云的骑兵更偏重于弓骑,是绝对的机动打击力量,而方志文的近卫却需要兼顾攻防,这个变化让赵云的速度更快了一些,但是对复杂地形和复杂战斗的应变能力降低了。
这也是方志文推行兵种专业化的一个变化,这种轻装弓骑兵还包括折罗和李shè虎部,在草原上弓骑兵和速度的重要xìng,远比防御和近战能力要重要的多。
言归正传。
虽然现在玩家的统帅能力和军阶都有普遍的提升,但是像这样六千jīng锐骑兵出动的场面还是非常的引人注目的。所以,原本方志文的想法是用船,在黄河河道上,大型的商船穿梭如流,所以多了一些货船基本上不会有人关注,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谁能知道今年的天气寒冷,黄河居然提前封冻了。
从海边到洛阳,不管走哪条路。都会经过很复杂的环境,所以,分兵赶路的时候可会遭到不必要的战斗。但是合兵一处行动又显得十分惹人注目,特别是在中原地区,人口密集,道路上甚至野外到处都是玩家,而玩家的特点就是好奇心旺盛得不得了。
一旦他们发现了什么奇怪的部队,或者奇怪的事情,顷刻间就会聚拢来一大堆围观者或者居心叵测的觊觎者,所以如何走还是让方志文颇费功夫。
最后不得已只好动用了甄家的商队,让商队将人和马分开运送,这才能够及时的赶到洛阳周围。而方志文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位于洛阳和偃师之间的一个小镇,这种一级镇在洛阳周围很多,都是原本洛阳城里世族的农庄,随着洛阳的发展。慢慢的变成了小镇,而这个小镇大部分的物业都是甄家名下的,当然,其中也有李雪音和甄姜名下的物业,这也是方志文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的,原来李雪音的生意做得真的很大。
‘叮!叮!叮!’
方志文的连续几次的刺击、点刺都被赵云轻松的截了下来。赵云的一次反击也被方志文向下敲偏了,方志文的打法有些类似吕布当rì的做法,就是尽量的不让赵云借力,赵云成功借力的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
赵云微微的笑了笑,果然,这个打法聪明人都会运用,所以不能过于依赖借力的打法,或者说,应该将借力的打法练习得更加出神入化才行。
刚才方志文的几个简单的刺已经看起来颇有些神韵了,赵云对主公的进步之快也是觉得很惊讶!
“哈哈.......”愣了一会的方志文忽然畅快的大笑了起来,一旁观战的太史昭蓉脸上顿时露出喜sè,甄翔则有些好奇的看过来,只有徐庶抬眼瞄了一眼,就继续盯着自己手里的书册了。
“夫君,进阶了么?”
赵云盯着方志文看了一会道:“恭喜主公,终于六阶了!”
“呵呵,子龙是怎么看出来的?”方志文得意的笑着问道。
太史昭蓉已经是满脸的喜sè了,她绝对是最清楚的方志文的苦恼的一个人,比甄姜还更能理解,因为甄姜不是武者,不知道那种长期被瓶颈所困的苦恼,所以,她见到夫君终于能够突破瓶颈的时候,甚至比方志文自己还要高兴,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高亢和颤抖。
“真的进阶了夫君!”
“是的!”方志文肯定的点头,笑容里面全是暖意。
“太好了,我立刻写信告诉姐姐,她也一直担心你呢?”
太史昭蓉雀跃的样子像个小女孩,哪里还有一点已为人妇的样子,平rì里的那些矜持早都丢到天边去了。
“啊?担心什么啊?难道对我没信心么!”
“嘻嘻,净瞎说!”
太史昭蓉笑了笑,翻出纸笔真的准备写信了,方志文看得心里暖暖的,随即将目光看向赵云,赵云笑嘻嘻的说道:
“当然是猜的!主公的气势一向比较难以看透,所以从外表上很难看出来是否进阶了,说实话,主公的实力早就逼近了七阶了,所以进阶这种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吧!”
赵云的话是说给太史昭蓉听的,太史昭蓉感激的看了赵云一眼,一旁的甄翔眨了眨眼睛,觉得赵云的话很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而坐在廊下品茶看书的徐庶却忽然嗤了一声。
“切!身为主公,那么能打有什么用,真要主公上阵拼命了,就是你们这些属下的无能!”
赵云楞了一下,随即咧嘴笑了起来:“副参谋长说得极是,云定当铭记在心!”
“去!去!什么烂名字,别叫我副参谋长,要叫参军!”
“主公说你的正式职务就是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有问题么?”
甄翔的话让徐庶很无语,虽然这个职位的名字不大好听。但是其中的意思徐庶又怎么会不明白,那就是参谋部这个军事核心机构中的二号人物嘛,看来方志文倒是真的很看重自己啊!
徐庶是被方志文硬拉走的,不过这次徐母倒是没有强烈的反对了,只是要儿子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去想,不能做违背道义和良心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方志文利用香香和田稚、赵娴还有蔡妍,将自己的便宜妹子芸香攻陷,芸香被诱骗进了西林学宫。天天快乐的找不着北,母亲则天天侍弄田地,种植着还阳草。据说价值高的惊人,现在这两个人决口不提离开密云的话,总的来说,方志文成功的拿下了自己的亲人,徐庶也很无奈,只好半推半就的跟着方志文出来了。
一路上跟方志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之下,聪明的徐庶很快就对方志文有了深刻的认识,如果抛开方志文的军阀身份,方志文绝对是一个好上司、好朋友和好兄弟,而且方志文极其刻苦。只要不是在办公,方志文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习武,这让徐庶有些不解。
“元直,这话道理是没错的,但是我问问你。你一天到晚的看书是为何?”
“朝闻道夕死可矣!”徐庶几乎想都不想的答道。
“呵呵,对呀,元直寻求的是书中的道,我等寻求的武中之道,异途同归而已!”
“这......大人高见,属下受教了!”
徐庶倒是很真心的说的这话。自己摊上一个寻求武道的主上?!那么,他在密云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寻求为政之道?为人之道?
“将军,城里有人来了!”
负责外围jǐng戒的高顺出现在小院的门口,见到大家都在也不觉得奇怪,这几乎天天都是这样,若是高顺不轮值,也会在这里习武聊天。
“请来!”方志文没有时间去关注自己进阶的情况,而是更关注洛阳城里的情况。
“拜见主公!”进来的人方志文并不认识,但是知道这是史阿的属下,应该也是密云人氏。
“快快请起,以后不要如此大礼,你们抛家弃子为密云做事,行礼的应该是我才对!”
“属下不敢当!”
“请说说城里的情况吧!”
“遵命!如今城里情况很诡异,三方的行为都十分的克制,何进和董卓在控制了五城八门之后,并没有急着对天子或者袁隗采取行动,仅仅是严密的控制了城中的要点,城内天子和袁隗则收缩防御,如今刘备、关羽在伊阙,近四万步骑,丁原、吕布据孟津,四万骑兵,袁术在邬县八万步骑,还有在函谷关附近聚集了超过五万步兵,这些也是袁隗的部队,城中董卓和何进部队合共八万步骑,董卓后续的四万辎重步兵将于明rì到达。”
“还有什么别的情报么?”
“关于异人的情报属下就不汇报了!只是告诉主公一个大概的表现,异人现在都是在观望之中。”
“很好,你先下去吧,休息一下用过饭再回。”
“多谢主公!”
看着这个长相普通的密谍离开,方志文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大家都很很安静,连高顺在站在一旁略微有些好奇的等待着。
“元直,你如何看?”
“大人已是在怀疑了,我也有些怀疑,这种情况不合理,若是我的话,会快刀斩乱麻,拿下天子是最重要的事情。”
徐庶想了想这里面的怪异之处,很认真的回答道。
“呵呵,拿下天子啊!元直可真敢想!”方志文戏虐的笑道。
徐庶翻了个白眼,方志文这种不分场合开玩笑的习惯,让徐庶深恶痛绝!
等级69(丰宁郡太守)
称号:黑魔(胡族对战时士气降低20%),神shè手(弓系技能效果提升)
统帅:89
武力:85
智力:72
政治:80
魅力:84
特长:弓箭专jīng(40级,弓箭攻击shè程加成40%),骑兵专jīng(42级,骑兵属xìng提升43%)
武将技:(略!)
个人属xìng:
力量:153
jīng神:79
敏捷:91
体质:2260
内力……谋略……智力加统帅乘十)
战技:
弓系:宁神一击(91级,攻击效果加成100%,破甲,急速,消耗内力19点),连珠箭(58级,连发三箭,攻击为单箭118%,内力10),穿云箭(42级,shè程提高92%,破甲,内力120)重击(56级,攻击附加击退效果,击退距离5,内力20),流火(专属技能,17级,攻击效果加成18%,破甲,急速,爆裂,攻击直径15步,内力210)
枪系:刺击(58级,速度提升58%,内力5),挑刺(50级,速度提升51%,内力5),点刺(50级,速度提升1%,内力5),滚刺(50级,速度提升51%,内力5),缠绕(50级,防御提升51%,内力5),崩击(50级,格挡成功率提升51%,内力5),挡架(50级,格挡成功率提升51%,内力5),拿拦(50级,格挡成功率提升50%,内力5),中平枪(50级,速度提升51%,伤害提升51%,内力10),下平枪(50级,速度提升51%,伤害提升51%,内力10),上平枪(50级,速度提升51%,伤害提升51%,内力10),噬魂枪(9级,速度、伤害提升69%,锁定,附带失神效果,内力50)
刀系:刺击(51级,速度提升52%,内力5),横斩(52级,速度、伤害提升53%,内力5),撩刀(51级,速度提升52%,内力5),格挡(50级,格挡成功率提升51%,内力5),斩击(50级,速度、伤害提升101%,攻击距离+2,锁定,内力40)
特xìng:迅捷(47级,提高48%敏捷),神力(46级,力量提升46%)
内功:cháo生功(十七层)
第二属xìng面板:略RS
第六百零五章天子驾崩
感谢‘°独自走’‘云卷云舒不是我’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Ominous黑猫’‘叹息的月灰sè……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大人,属下只是在就事论事,我本人绝对没有想过要拿下天子,莫非大人有这么想过?”
方志文却没有立刻否认,而是在大家好奇和好笑的眼神中思索了一下才回道:“确实想过,不过我认为那样做的后果不但对于密云是不利的,对我本人来说也没什么好处,所以没有实施这样的策略。”
“呃.....”徐庶无语,没想到方志文还真的认真的想过这事,不过,这倒是很符合方志文的个xìng,让徐庶有些小感动的是,方志文本来没有必要这么认真的回答自己这个有些负气的问题的。
“那么大人的顾虑是什么?”
“因为太难做到,而且我们的核心利益不在中原。”
徐庶笑了笑,心情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他有些明白方志文谈论这个事情那种轻松的态度是怎么来的了,因为方志文是以密云人们的利益为根本来衡量的,所以根本就不在乎天子的身份有什么特别,方志文将个人利益与民众利益捆绑之后,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背上良心的谴责。
当然了,这只是徐庶的想法,事实上,方志文可不会这么想,因为方志文觉得将自己和亲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前提是不要去侵害别人的利益,注意,是侵害而不是损害,这其中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还以为大人会唯恐天下不乱呢?”
方志文坐在廊下的木地板上,双手撑在有些冰凉的木板上。身子微微的后仰,仰头看了看屋檐上挂着的冰溜子,在阳光的照shè下。这些水凝聚而成的晶体,显得晶莹剔透,看着就喜人。
“怎么会呢!元直为何会这么想?”
“大人若是想要割据一方。当然是中枢的力量越弱越好了!”徐庶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屑。
“你弄错了元直!割据一方是一种无奈,而不是我想要这样子,如果中枢强大,国家统一,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我的兄弟们一直朝北或者朝西去,漠北的天地很宽啊,你是没有去看过,那里有个大湖。好像大海一样大,我很喜欢!又或者到胡人们传说的葱岭西面去看看,听说那里也有富庶的土地,还有跟我们不大一样的人。”
方志文微笑着说道,赵云、甄翔都默默的点头。连高顺也有些向往,太史昭蓉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热切。
徐庶偷偷的看了大家一眼,发现这些将领们似乎都被方志文的话所吸引了,这说明方志文话绝对不是空话。
“又或者,我会在大汉做一个富家翁,做做生意种种田。元直你知道,我大夫人是很会做生意的,呵呵。谁会放着舒心的rì子不过,反而要在刀头舔血呢?当初起兵,是因为要在胡族人的弯刀下求存,如今战斗,乃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和部属们能够过得舒心,元直啊,你想得太多了,其实我们真的是一群很简单的人,不信你问问他们!”
方志文指了指甄翔、赵云、高顺,还有周围在jǐng戒的将士们。
徐庶忽然有中无地自容的感觉,难道自己想得真的太复杂了?这些军中的厮杀汉的眼神都是那么淳朴和简单,看看他们脸上的笑容和向往,他们单纯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信任自己的主公,向往广阔的世界,希望自己的亲人幸福,就这么简单了。
看着徐庶有些赫然的神情,方志文嘿嘿一笑道:“言归正传,元直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情吧,京城中的诡异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徐庶愣了一下,点头道:“哦,刚才说到何进的做法不合情理,实际上,也有可能是天子在用何皇后和太子来......来威胁何进的结果,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天子也知道这种事情必须尽快解决,而不是无限期的拖延下去,应该在刘备和丁原已经到达的情况下展开行动,至少是谈判这个层次的行动。而袁隗不动倒是很合理,他们是想坐收渔人之利。”
大家都点头认可了徐庶的推测,方志文道:“也就是说,元直认为在京城中主导形势的三方势力之中,有两方的作为是不合理的,那么,也就是说,有一个共同的理由,或者是这两者都知道,而袁隗不知道的理由存在,这个理由令这两方做出了不合理的举动?”
“没错!”
“那么元直能否推测一下这个理由是什么呢?”
徐庶皱着眉头不出声,手里的书册在双手无意识的卷起有放开,显然他自己也还没有一个定论,当然了,仅仅依靠这么一点的情况,就要让徐庶推测京城中局势的诡异根源,确实是有些难为人了。
就连赵云和太史昭蓉,也觉得徐庶虽然聪明,但是也不可能仅仅依靠这点消息就能分析出什么来,而高顺则面无表情的等待着,显然,他这个态度就已经说明了他对徐庶还是很期待的,而甄翔更是毫不掩饰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徐庶,比起老头田丰,甄翔更喜欢这个有些逆反心理、活力十足的年轻人。
“大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天子的身体状况一向如何?”
方志文嘴角翘了翘道:“一直都不大好,据说是因为生活荒yín,所以身体亏空厉害,但是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心情问题,任谁被关在皇宫那个牢笼中,心情也愉快不起来,还要被朝中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处处规限着。虽是天子,自己不能为所yù为,这种憋屈的心态才会让他作出那些荒谬的行为,由此可见,他过得不舒心,不舒心的rì子久了,身体自然就垮了。”
徐庶心里叹息了一声。虽然他不知道方志文说的是不是事实,但是从表面上看,似乎就是这么回事。所谓的天子荒yín无道宠信宦官很可能仅仅是一种无奈的表象,根子里还是要回到皇权与宗族权势之争。
“那么我们可以推测,很可能是天子病倒了。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即使以何进那种疯狂,恐怕也担不起逼死天子的罪名!更何况,若是将来太子登基,背着逼死父皇的名声,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方志文眼神一亮,在众人的注视下,方志文默默的点了点头:“很有道理!这个理由确实很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就不是清君侧了。而是谋逆!”
徐庶得意的笑了笑,手的书册卷的紧紧的,腰身也挺得笔直。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可能xìng,还有可能是因为董卓在等待他的后续部队的到来。以便在军事上取得更大的优势。”
“不,这个理由没有办法解释为何天子也按兵不动,至少,天子应该先令刘备和丁原击溃董卓的步兵,防止他们进京。”
赵云出声否定了这个猜测,从军事上来说。这个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一定吧,或者天子是害怕过于刺击何进和董卓,会让他们狗急跳墙!”徐庶弱弱的反驳道。
“如果我是天子,这个时候是不能顾虑这些的,应该先拿下董卓的步兵,这样才更有主动权,否则董卓步兵进京之后,天子的处境更危险。”
方志文也帮忙反驳了这个猜测。
大家的眼神一起看向徐庶,徐庶坚持了一下,不得不叹气道:“好吧,还是天子病倒的可能xìng大。”
方志文眯着眼睛盯着徐庶,看得徐庶心里直发毛,但是徐庶还是坚持回视着方志文,死死的咬着牙不肯认输。
“天子不是病倒,而是病危对吧,元直!?”
“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谁说的都一样,只要这个是事实的话!”
“嘻嘻,哥哥好厉害,居然在这里就猜测到了京中的流言!”
声音跟人同时到来,香香像一只小燕子一样,飞到方志文身边,对着在方志文左侧的太史昭蓉笑了笑,屁股挤在方志文与徐庶之间的位置上坐下,双手很自然的抱起哥哥的一只手臂,徐庶赶紧向一边让了让避嫌。
一身米白sè深衣的李雪音也随后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李雪音扫了大家一眼,冲着太史昭蓉笑了笑,然后对着方志文道:“不一定是谣言,现在在京城里小范围的流传着这种传言,志文和元直也都猜测到了?是怎么猜到的?”
“怎么,京城中已经有流言散播出来了么?”方志文盯着李雪音略显紧张的问道,徐庶也紧紧的盯着李雪音,完全忘记了这样看着这个女人是很不礼貌的。
大家都十分好奇方志文与徐庶的郑重,连李雪音都有些诧异!
正要说话,忽然,一个系统提示同时在大家的耳边和脑海中响起。
‘叮,全域任务,天子的命运开始,即刻开始,所有的玩家(居民)不分阵营,皆可接取该任务,任务方向为对立的双方,任务全部结束之后双方的得分,将决定天子是否可以成功获得延寿五年。详情请参考任务菜单的详细说明,任务奖励由获取的任务积分决定。’
在场的众人这一下字全部都呆住了!
现在什么问题都不用探讨了,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天子已经在这一刻驾崩了!
徐庶(字元直)智将
等级77(平北将军方志文属下参军事)
统帅:62
武力:61
智力:93
政治:90
魅力:86
特长:谋略专jīng(55级,谋略系技能加成55%)
武将技:陷阱(5级),鼓舞(30级),破陷(15级),混乱(12级),埋伏(4级),谣言(3级),落石(6级),破阵(3级,降低敌军阵法加成3%),瞻前顾后(专属技能,2级,产生一支虚假的幻影部队。),左右为难(专属技能,3级,降低敌军变阵速度。),丢盔弃甲(1级,降低敌军绝对防御属xìng。)
个人属xìng:
力量:50
jīng神:92
敏捷:29
体质:1560
内力……谋略点数:1550
战技:剑术(基础技能平均等级20,略!),箭术(基础技能平均等级10,略!),困敌(14级),虚弱(20级),致盲(25级)
特xìng:灵慧(25级,提高智力成长xìng),刻苦(26级,提高经验获取比例)
内功:侠义道(十三层)
第六百零六章密谋
天子的命运任务并非是两方对立的任务者互相厮杀,而是每一个接取任务的人都有着不同的任务场景,是完全dúlì的副本任务,最后计算总体的累积分数,而且生活职业玩家也可以领取,甚至连小孩子都可以领取,不过进去的所谓任务,是打地鼠游戏。
在方志文看来,这个所谓的任务根本就是智脑的一个玩笑,不管刘宏有没有同情者,也不管刘宏继续活着对什么人有利,事实上,想刘宏死的人绝对是占据了大多数,智脑只需要根据接取任务的人数比,就能知道刘宏最后的结局了。
因此,当整个游戏中的玩家都兴奋的接取任务的时候,当广大的原住民怀着复杂的心思开始接取任务的时候,方志文却根本没有去接任务的兴趣,而是立刻让京城中的探子保持最高的报信频度,随时关注着京城中各方的举动。
让人吃惊的是最先下手的居然是已经死掉的天子。
“奉天承运,天子诏曰:大将军何进,克己奉公,忠于国事,着即封慎候,录尚书事……后面的套话何进根本就没有听到,听到天子加封自己,先是心里大喜,虽有就开始怀疑,然后有些莫名其妙,回头看了看在自己身后不远的董卓和李儒。
何进伸手从来宣诏的小黄门手里一把夺过诏书,自己打开来看了看,然后回身将诏书交给了董卓。董卓随便看看就又交给了李儒。李儒则很仔细的看了一遍。
何进看着吓得浑身发抖,头已经快要低到地上的小黄门,忽然问道:“谁下得诏书?你们又是奉谁的旨意来的?”
“当然是天......天子……大胆!”
几个小黄门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片水泽在身子下面扩散开来,何进掩鼻后退了两步:“还不实话道来。”
“大将军息怒,大将军息怒,奴婢不敢欺瞒,实在是张侯,哦,张让让咱们来的。诏书是张让交给我们的,说是要加封大将军,让我们顺便跟大将军讨喜,奴婢所言据句句属实。句句属实啊!”
“还有什么?”
“没,没有了!”
“滚吧!等等,去找管家领赏!”
“谢大将军不罪之恩,谢大将军恩典!”
何进与董卓换了一个房间,何进将目光看向李儒,李儒这两天的表现让何进信赖不已,所以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何进会下意识看向李儒。
“文优,此事可有蹊跷?”
“大将军勿忧,此事并非坏事。天子的命运,哼哼!这样昏馈无能的天子要来何用?想必天子的下场会如何,张让赵忠等人肯定心里有数,因此,他们是在向大将军示好,想要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