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58部分

说明了一切,因此他做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即使他表现得再低调、再和善,刘备和蔡瑁一样都心知肚明,孙坚只可能是一头饿狼。而不可能是一只绵羊。
甚至在蔡瑁的眼里,孙坚还是一个冤大头,帮助他们荆襄世族抵挡异人侵袭的冤大头,对付这种人,表面上,当然要和善了,只要暗地里使绊子打闷棍就对了。
荆南异人的主动示弱。让刘备和孙坚都偷偷的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两人一个才拿下荆南不久,基本上对荆南既没有充分的了解。也没有强力的掌控,而另一个则是完全空降的,仿佛一个飘萍一样。想要依托长沙郡的力量对抗异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关羽虽然趁着异人转入防御态势向前紧逼,显示的虎视眈眈,但是异人也不是一味的示弱,同样在关羽漫长的后勤线上大做文章,双方略微的交换了一些损失之后,不得不暂时脱离了战斗接触,因为双方都打不起或者不愿意打这一仗。**
于是,荆南战线稳定了下来,荆南异人势力崛起的这驾轰轰烈烈的马车似乎转入了正常的行驶速度。看起来不再是那么咄咄逼人了。
荆南天地会的代表赵伯阳也衔命北上,先到长沙,然后到襄阳,最后才到宛城,他这个奇妙的行程其实也在传递更多的信息。他是要告诉刘备,荆州不是刘备的荆州,而是一个四分五裂山头林立的荆州,因此,刘备想要靠武力压制荆南的异人势力,无异于天方夜谭。解决荆州问题的唯一道路,只能是在谈判桌上,而不是在刀枪之中……暂且不说荆州各方的勾心斗角,先说说广大的玩家,以及玩家势力对荆南事变的看法和反应。
玩家们从荆南暴动开始的时兴奋和期待,很快就变成不解和困惑,到了最后,荆南事变迅速的缓和下来之后,玩家们的态度更是以痛骂和鄙视为为主流,少有同情和赞成者,认为天地会丢了玩家的脸。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天地会的韬光之策,想要用暂时的和平给自己争取发展时间,只是玩家们最不耐烦这个,所以,谁爱韬光谁韬光去,哥是来游戏的,于是,零散的玩家们大都不再关注荆南的事情,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北方战场。
但是,游戏中的玩家势力却被天地会的这一壮举给惊醒了,仿佛晨钟暮鼓一样,将他们从迷茫中给惊醒了。
北方固然是战乱不止的好地方,人口多、土地开发程度高,建设起来自然是很方便,但是同样的,来自原住民的压制力量却也是空前的强大,相反,在南方,特别是荆南、蜀中、交州等地,都是有大量的空白点的,大汉朝廷在这些地方的统治极其薄弱。
与其在北方与中原与原住民的中坚势力纠缠,从这些贪婪的世族口中抢食,还不如将目光投向温暖的南方,南方比之北疆是有更多的好处的。
一者,在南方的广大地区中,存在着数量巨大的蛮族山越,这些人都是潜藏的人口,是未来支撑城市发展和开发的主力。
二来,南方的气候温暖,水力资源丰富,适合进行大开发,其农业方面的潜力足以养活更多的人口,这点是广袤的北疆草原所无法比拟的。
第三,南方有了荆南暴动之后,荆南两郡的存在,就成了大家的遮阳树、挡箭牌,如果这个时候选在在交趾起事,那么风险就会大大的降低。
最后还有个海运的问题,南方临海,可以充分的发挥海运的优势,如果能够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海军,不说继续南下打猎,就是向北反攻中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这么多的好处,这些玩家势力又怎么能继续坐得住呢?于是,更多的玩家势力开始筹划将发展的重心向着南方转移,当然,发展南方并不意味着放弃北方,因为北方的战斗对玩家势力仍然是不可或缺的,没有战斗,军事力量如何成长,玩家如何升级。
而南方,则是未来的根基,给各个势力提供物资和人口潜力、战争潜力的根基,是将来玩家们参与中原逐鹿的本钱。
天地会的示范效应很快的就扩散了开来,以雄兵会、群英会联合而成的第二个超级行会,以大河会等等行会联合而成的第三个超级行会,跟着越来越多的行会开始进行重组整合,然后集中了手中的力量,开始了南下拓荒之旅。
当赵伯阳在荆州各个势力之间周旋的时候,交州一rì三惊,暴动此起彼伏。
九月二十九rì,合浦郡被以雄兵会、群英会联合而成的超级行会所占据,合浦太守士壹逃回南海郡,南海郡太守士燮大惊,但是南海郡的部队战力有限,他自己也没有跨郡开战的权力,赶紧向交州刺史朱符上报。
朱符此人盘剥贪污就很有本事,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是晃晃不可终rì,当rì荆南事起,朱符就已经担心交州会出事,想不到怕什么来什么,如今交州兵疲将弱,根本就不是异人的对手,朱符于是迅速的打包了家产,回京汇报情况去了。
士燮得知消息后真是哭笑不得,只好通知各个州郡,将兵力人口尽量向南海郡集结,因为交州不少的州郡都是士家的人把持的,所以命令执行的相当彻底,这个应变不能说不聪明,因为在十月五rì,交趾郡暴动,十月七rì九真郡暴动,十月十五rì郁林郡暴动,十月十八rì朱崖郡暴动。
到了十一月,士燮的手里还控制这苍梧郡、南海郡和高凉郡三个州郡,其他的都已经被异人夺取,而苍梧郡和高凉郡之所以没有发生暴动,那还是因为异人势力已经后继无力了,大型的组合势力吞下大半个交州就已经撑住了。
这大半个交州包括了现代的越南全境、云南一部、整个广西、整个海南,这么大的一片地区,而且当时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其实还在蛮族手中,以这几个顶尖的玩家势力联合体的能量,想要消化这么的一片地区,并且站稳脚跟,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玩家势力故意的留下了苍梧和高凉这两郡,成为与士燮的缓冲区。
交州的风云突变再次在游戏中掀起了一股狂澜,同时因为大批的黄巾阵营人口和部队以及玩家南下,也稀释了在汝南、青州和冀州的军队密度,让这三个地方异人势力活跃度大大的降低,而暂时占据了人数优势的官军却趁此展开了行动,着实的拿下了不少异人的地盘。
而荆南的天地会对此表示了欢迎,交州暴动结束之后,荆南向南到大海的道路就被打通了,另一方面,南海郡的士燮现在自己家里都顾不过来了,更不可能向北攻略荆南了。
当然了,坏处也不是没有,谁都知道,玩家之间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当大家度过了前期的危险期,开始稳定住交州的地盘之后,想必争夺地盘的战斗也会发生,到时候,荆南也很难置身其外。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短期来看,交州的连番暴动,给大汉中枢以极大的震撼,而且交州地处偏远,大汉中枢更是有心无力,交州事变之后,暴动势力与荆南连成了一片,这让中枢的压力顿时变大了。
在开战这个选项难以决定之下,中枢和荆州刘备、孙坚,以及南海的士燮都主张从长计议,因此,赵伯阳与刘备之间的交涉忽然加速了。
至于那些兴冲冲南下的玩家们很快就发现,交州暴动是很热闹,但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战争,当地的官军更是一触即溃,要不就早早的逃走,剩下一个空城。
这些充满了激|情的家伙们到最后,只能拣一些清剿蛮族和野怪的任务,这种程度的战斗,跟北方的激烈战场相比实在是差距太大,于是,失望的玩家们又迅速的回cháo,正好跟正在积极进攻汝南的官军碰上,于是汝南的战斗忽然激烈了起来。RQ
第五百九十六章京城暗杀风云
【感谢‘云卷云舒不是我’大大慷慨打赏,感谢‘亿万吨便便’‘FF最终幻想’‘jerry521’‘沧海の无量’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啃書蟲被占用’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十一月的京城已经很冷了,不过今年还没有下雪,也是往年这个时候京城已经被白雪覆盖了。/
街道上人来人往,与往常的景象一样,坐在马车中的袁隗透过马车的窗户看向外面,每次看到这些忙忙碌碌的异人,袁隗的心里都十分的复杂,这些异人张扬、狂妄,但是却充满了活力,与原住民的内敛、安静以及缓慢的生活节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当袁隗准备放下窗帘的时候,前面负责开路的家将忽然爆喝了一声:“敌袭!保护家主!”
马车周围的几名骑士立刻抽出了武器,迅速驱马上前,呼啦啦的想要将袁隗的马车给围起来,跟在后面的护卫也在向前冲,试图将马车周围的环境控制住,以防有刺客接近家主的马车。
“咻!”
“当!轰!”
一支粗大的攻城巨弩弩箭从前方将近三百步的一座茶楼的窗口shè了出来,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到了马车的前面,其目标正是坐在马车里的袁隗,已经冲到前方jǐng戒的家将猛地挥刀,想将这支夺命的弩箭挡下来。
但是,弩箭显然是特制的,居然整支弩箭都是金属打造的。不但结实,更是相当的沉重,如此快的速度,所携带的动能是相当巨大的,就算那名家将不要命的斩击弩箭,并且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来阻挡弩箭的前进,也不能完全将这支弩箭停住。
怒雷一般的弩箭穿过那家将的身体。带着他从马背上飞起来,夹杂着碎裂的甲胄和四溅的鲜血,一起砸到了马车之上。发出轰然的巨响,那英勇的家将整个人都被钉在了马车前壁上,驾车的御者也被穿在一起。眼见也不活了,不过马车却出乎意料的结实!居然没有破裂。
说时迟那时快,另外三只巨大的弩箭挟着风雷声从正前方和右前方飞shè而至!
“轰!轰!轰!”
三支弩箭都成功的命中了马车,即使袁隗的马车是特制加厚的,在这些加强了的全金属弩箭,以及强化过的弩机的攻击下,仍然坚持不住了。
最后一击的同时,整架马车‘哗啦’一声碎裂了!
“带着家主靠边!躲开对方的shè界!”
“老三你带人冲上去,不能让他们再shè击!其他人跟我保护家主,宣布戒严!近身者死!”
这个将领的指挥非常的及时。正当吓得屁滚尿流的袁隗被家将们架住快速的离开主干道,第二轮的弩箭袭击随后而到,不过只shè杀了几名护卫,却没有能顺利的建功!
那个被称为老三的家将已经带着十几名骑兵冲了过去,而袁隗也顺利的到达了路边。**这里已经不会再遭到远处的狙击了!但是,这里却更加的危险,因为一个周密的刺杀一定不会仅仅只有远程攻击,随后的近身袭击可能很快就会发生。
所以,这名家将首领以袁隗的身份代为宣布戒严,就是给护卫们提供了主动击杀任何人的权力。包括同一阵营内的人,换而言之,就是取得了主动攻击的权限!
宽阔而平静的道路上,忽然发生的这么惊世骇俗一幕顿时将周围的玩家给惊呆了!一些人下意识的逃散开来,一些人却不愿意远离,站在周围围观。
“我靠!城里不是安全区么!?”
“敌对阵营的可以动武!这些刺客定是使用了隐藏身份的纸符或者技能混进了城里。”
“还能这样?!”
“切!你看看周围八门那些守门卫的情况就知道了,收点钱就不用看名帖,还有货物都不用检查,混进一些jiān细简单得很!”
“别这么近看热闹,说不定还有一轮伏杀,到时候殃及池鱼就悲剧了!”
“就是,快散开一些,没听到已经宣布戒严了么,他们可以随意杀人了!”
“快走,卫尉部队来了。”
袁家的家将们担心的近身刺杀并没有出现,因为动手的是玩家,而玩家之中对自己近身战有信心的没有几个人,与其去闹笑话,还不如不要安排,而且如果不是玩家们没有估计到袁隗的马车是特制的马车,说不定这次的刺杀就成功了!
吓得脸sè发白浑身颤抖的袁隗此刻正缩在一个墙角,周围都是护卫层层围住,想要杀袁隗你得先将外围的百十个护卫杀干净才行。
“卫尉呢!怎么还不到?这些吃干饭不干人事的东西!”袁隗用发颤的声音大声的喝骂,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以及排遣心里的恐惧感。
“家主稍安,卫尉很快就会到了,刺客不可能得逞的!”
“还是你们忠诚啊!本侯定会予以丰厚的赏赐,特别是为保护本侯捐躯的将士。”
“多谢家主大恩!”
.....................................................
袁隗遇刺的消息如同闪电一样,瞬间就照亮了整个大汉的天空,虽然很多人都津津乐道的将这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但是所有有识之士都明白,这事仅仅是一个开始,预示着京城的相对平和的政治局面即将被打破。
宦官和朝臣的争斗将进入最为血腥的阶段了,既然在嘴巴上,以及政治上没有办法击溃对手,那么就从**上击溃对手,当政治进行到这一步。就已经不再是政治了,而是战争!
“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安排的?能不能查到背后的指使者?”
张翰虽然身处桂阳郡,但是对京城的惊变却更为关注,这次刺杀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他是很清楚的,与天地会提出的缓解荆南局势的意图相反。刺杀的目的在于激化京城各方的矛盾,最后引爆整个大汉的军事斗争,也就是说。刺杀的目的在于加速游戏进程,这与联合理事会的目的截然相反。
“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这种事情匿名发布就可以,谁都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甚至也不能排除天子动手的可能!”
“麻烦啊!能不能找到动手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用的,找到了也不过是一个傀儡,想要知道真相是不可能的,这事只能继续的观察和关注,既然他出了一次手,就难保不会再出手!”
张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能不能让技术部的人跟智脑沟通一下。它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
“呵呵,这事如果是违反了智脑规则的,就不会发生,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智脑就是已经认可了此事的合法xìng。我们是不可能得到相关的情报的。”
“吗的,到底是什么人来搅局啊!”
“谁知道,说不定还是外来的势力呢!”
“这个不好说,想要查很难,只能继续观察,我们还是关注后续的发展。看看如何应对此事不是更重要么!”
“哎!京城要乱了!大汉要乱了!”
...............................................
“京城要乱了!大汉也要乱了,我们不能继续安稳的呆在密云城里过小rì子了!”
“主公!应该如何应对?”
“召回赵云,让李shè虎回来密云坐镇,立刻征辟徐庶,命令高顺的陷阵营准备出战,命令周泰、华歆的舰队准备换内河船只,全力打通黄河航道!”
“主公,你这是要......”
“进京!”
.........................................................
“岳父大人,京城即将会发生剧变,我们也应该做好应变的准备!”
李儒兴冲冲的来见董卓,对与董卓怀里半裸的女人视而不见,眼神里却兴奋的燃烧着火焰!
“你先下去!贤婿此话怎讲?”
“这次的刺杀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肯定会有一连串的刺杀,甚至最后会演变成宫变,我们必须随时准备好,到时候何进大人肯定会需要岳父大人的支援的。”
“鞭长莫及啊!如之奈何?”董卓整了整衣服,脸上换上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已经隐忍了不少时候了!
“南下,向京城靠近!”
“去哪里?”
“这里,河东!”
李儒的手指轻轻的点在地图上,选择河东是很有讲究的,现在凉州南部都是董卓的天下,而皇甫嵩在凉州西北追逐边章和韩遂,河东郡是司隶的地盘,自然不是董卓能去的地方,而李儒的意思也不是直接进占河东。
董卓很清楚,李儒的意思是将部队南下平凉做好准备,一旦京中有变,就能以何进大将军令,或者别的什么借口随时进入河东,打通凉州与京城的连接。
“哈哈......”董卓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眼神里却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
“公佑、宪和,京中之事不简单啊!”
刘备的眉头紧锁,脸上有种无奈的表情,京城的局势发展太快了,真是时不我待啊!如果给他更多的时间,或许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主公,我觉得还是赶紧跟荆南的异人达成协定,然后将二将军调回宛城,以便随时能够北上应变。”
“那么武陵郡呢?”
“有樊稠将军足矣!民政可以再遣他人协助!”
“主公,属下愿往!”简雍很干脆的提出了愿意去武陵郡坐镇的想法,刘备欣慰的点了点头,有简雍去武陵郡坐镇主持,更能够稳定武陵郡的形势,贯彻刘备建设武陵郡以图将来反击荆南的意图。
“如此有劳宪和了!”
“为主公尽力,不敢称劳!”
“好!公佑,那么与荆南异人代表赵伯阳的谈判就尽快结束,不要再在细枝末节上纠缠了,答应他们自立就好了,但是必须奉天子为主,彼等为臣,官职必须有中枢行文任免,这点不容退让。”
“诺!”
.............................................
更多类似的情景,也在各个势力的内部发生着,大家都清醒的认识到了京中形势的危急,也都开始准备进京应变的手段,整个大汉充满了紧张的气氛,颇有一种火山爆发前的静谧感觉,而正是在这种一点就炸的气氛中,京城的刺杀又来了!
s
第五百九十七章曾言的第二击
这回倒霉的不是朝中的重臣,而是宦官高望,这位张让的死党在出外宅的路上,被一伙刺客成功的截杀!
其实,那天高望也不大想要出宫的,但是他的干儿子却一定要他出来一趟,因为家中有人希望能拜会他,想要求他给张让进言,谋求一个官职,想到金灿灿的金子,高望最终还是决定出宫。(.)
但是最近京城的气氛因为袁隗前rì被刺而弄得很紧张,高望也增加了不少的护卫,这些护卫都是羽林军中的将士,而天子肯拨自己的亲军羽林军来保护这些宦官,由此可见天子对宦官的宠信到了什么程度了。
京城中的气氛虽然很紧张,但是rì子还是要过的,更何况那些惟恐不乱的异人们这两天更是从四面八方涌来京城,更是让京城变得热闹了起来。
高望为了安全,没有行走惯常走的大路,而是选择了一个略微绕路的巷子,巷子很宽,不虞会阻碍护卫行走,而且巷子周围都是住家,两侧是围墙,没有那种能够伏击的制高点,巷子里面的人也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见到高望一行都远远的避了开去。
一个挑着小吃担子的小贩动作有些慢,或许是因为担子沉重,很快就被开路的卫队士兵赶上,正准备将他驱赶到一边住家的门口让开道路,那小贩忽然回头一咧嘴,将手里的担子猛地一推,呼啦一声倒在了地上,担子上的坛坛罐罐顿时都碎裂了开来。里面装着的液体四溢了出来。
那小贩却在卫兵惊讶的眼神中得意的笑了笑,忽然一脚将另一边的火炉踹到在地,轰地一声地上的火油爆燃了起来,同时那小贩转身后退,一边大喝了一声:“动手!”
声音响起,两边高高的院墙上忽然飞起了无数的罐子,噼里啪啦的砸在了高望的队伍以及马车上。随后,一支支的火把隔着墙扔了过来,‘轰’地一声整个巷子里顿时被炙烈的火焰给吞没了!
“上墙!弩箭招呼!半刻后撤退!”
动手的玩家动作很麻利。似乎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纷纷登上墙后的架子,伸出上半身朝着大火中还在顽抗的士兵shè击。而几名弓箭专jīng的家伙,则张弓盯着那架马车,一旦有人出来就是一箭招呼过去。
其他人则继续向着巷子里投掷火油,反正若是自己挂了,这些昂贵的火油也没有用了,所以干脆都扔出去,即使shè不死目标烧死也是一样的!
“撤退,撤退!”
“都从后门离开,不要忘记使用纸符,不要试图出城。**也不要去住店,现在城门和驿站都要检查名帖,先找一个广场下线,等后进一步的通知。”
刺客们的计划相当的严密,从动手到撤离。正好半刻,一点时间都不浪费,而这个时候,高望的马车已经烧成了一个大火球,就算躲在里面的高望没有被弩箭shè死,但是肯定也活不成了。更何况,现在整个巷子的大火还在蔓延。
策划这起刺杀的,就是在黄巾阵营玩家中大名鼎鼎的曾言,当然,雇佣者是谁曾言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位雇佣者花费大价钱买下了这两个不小的宅院,并且很肯定的告诉曾言,高望一定会经过外面的小巷。
于是几天前就按照雇主要求潜伏进洛阳城的曾言等人,利用十分充裕的时间,jīng心的策划和演练了这次完美的刺杀。
虽然曾言也有些奇怪这幕后之人的厉害,但是曾言并没有特别的去怀疑什么,即使两天前发生了击杀袁隗的事情后,曾言也仅仅认为这是有人在试图改变游戏的进程,不过这种行为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来玩游戏的人都是在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的。
而曾言所需要做得,就是将这个任务做好,然后让自己的佣兵团再添上一个成功的案例,让佣兵团的积分再升一升,能够达到乙级佣兵团的水准,以及顺便赚取大量的奖励佣金!
直到很久之后,他被天地会的人找到之后,才知道当自己时究竟做了什么!
高望的死让宦官集团当场发飙,天子也是怒不可遏,而大臣们都不是笨蛋,自然从中看到了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有人在挑拨两个政治集团的关系,而且,现在既然双方都已经有重要的人物被刺,那么事情就不大可能善了了。
但在两个政治集团最终开始决战之前,首先要先将这些不稳定的因素清除出京城,否则若是在关键时刻再发生什么意外,这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于是,何进被双方一致推举,负责全面清查京城中的居民身份,特别是异人的身份,凡是有可疑的,都可以被直接定xìng为反贼予以击杀。
只是,这两个政治集团似乎都忘记了,何进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屠夫而已,他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想得更多的是趁机上下其手,安插自己的亲信进入卫尉,以及打击自己的敌人,还有,顺便侵占异人和某些原住民的财产。
于是乎,整个洛阳在何进的手下顿时鸡飞狗跳!
甚至连生活类的玩家都会收到牵连,一个不小心被打成了反贼,就会被驱逐出京城,这还是对玩家的有待,原住民则被下狱或者直接就砍了!
玩家们顿时不干了!叫嚣着要运行商赔偿他们的损失,但是运行商很无赖的解释道,这个是游戏事件,在何进开始行动之前,系统已经jǐng告过在洛阳城中的玩家们,最好暂时离开洛阳,但是玩家们不听劝告,所遭受的损失游戏运营公司一概不予负责,如果不服,可以去法院起诉游戏运营公司!
事实上遭受损失的玩家并不多,能够在洛阳城里开店买地的,都是玩家行会,对于这点损失根本就不在乎,何况,他们是刻意的无视了系统的jǐng告,就是想要留在洛阳城里混水摸鱼的,遭受点损失那是意料中的事情。
至于少数生活类玩家就只好自认倒霉了,但是事后系统还是很低调的、适当的给这些零散的玩家补偿了一些道具,以平息他们的怨气。
当然了,在更多的的玩家眼里,洛阳城里倒霉的玩家其实也是游戏剧情的一部分,玩游戏的哪里会没有遭受损失的自觉呢!不想挂就不要玩游戏,所以,玩家们对于洛阳城里的事情是完全能够接受的。
何进闹得轰轰烈烈、鸡飞狗跳的,一开始遭受了损失的朝中大臣们还颇有怨言,纷纷向袁隗等人告状,但是当袁隗向他们解释了这么做的好处之后,这些人在袁隗的安抚之下,乖乖的闭紧了嘴巴看好戏。
果然,很快大家就发现,何进其实是将目标对准了宦官集团的,因为宦官集团才是何进继续发展成为外戚政治集团的最大障碍!
于是,刺客们直接找上了何进!
只可惜,何进身负军职,身边的护卫岂能缺少,更何况现在京中人人自危的时候,何进这个胆小怕死的家伙更是增添了数倍的护卫人数,因此虽然遭受到几波刺杀,但是刺客们却无一成功,甚至连何进的脸都没有看到,就已经被纷纷的击杀。
但是,这种明目张胆的刺杀,却在何进心里坐实了宦官想要杀掉自己的看法,而袁隗趁机派人与何进接触,想要与何进配合,实行兵谏,直接将宦官集团彻底扫除,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也还天子一个干干净净的后宫,当然了,顺便也为太子的前途做好准备嘛!
何进还有些犹豫,于是悄悄的进宫密会了自己的妹子。
“娘娘,天子最近对你如何?”
何皇后狠狠的咬了咬牙,手指用力的揪着手里的刺绣手帕,眼神里全是怨毒:
“天子?本宫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了,据说现在不是在裸泳宫就是在后宫市场,晚上就流连在那些个狐狸jīng那里!天子,怕是已经忘记我们母子了!”
何进脸sè一变:“张让那阉贼实在可恶,定是那些阉贼迷惑了天子!”
妹妹的话让何进明白了局势的危险,若是再不当机立断,很可能连妹妹的皇后之位,还有自己的侄子的太子位置都要不保了,那个时候,何家就完了!
“还有那些个狐狸jīng!”
“娘娘,不是哥哥说你,你才是这大汉的后宫之主,怎么会连这些不入流的东西都管不住。”
“还不是张让等人处处维护,哥哥不知道,妹妹在这后宫之中也是寸步难行啊!这后宫之主,怕是轮不到妹妹我,而是那张让赵忠之流!”
“着实可恶!看来袁大人的说法极是,只有行清君侧之举了!”
“啊!?这.....这,会不会太过危险!?”
“娘娘勿忧,此事为兄自有打算,为兄定当保妹妹成为名副其实的后宫之主,让我那侄子顺顺当当的成为大汉天子,若是再行那妇人之仁,定会被阉贼所害!”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娘娘只要在宫中静候佳音即可!”
何进匆匆的告退而去,何皇后心神难安,搂着自己的儿子发呆,却没有发现一个小黄门悄悄的溜了出去。
大乱,将起!
s
第五百九十八章疯狂的何进
天子一直都不信任朝中的大臣,因此京中的羽林军和卫尉都没有交给那些世族大臣,而是交给自己亲信的人掌管,甚至有些是掌管在宦官的手里。
而现在,由于要清剿城内的刺客,卫尉的统一指挥权落在了何进的手里,何进趁机在卫尉中安插亲信,自己的弟弟何苗也被安插进了卫尉之中,因此,在这个段时间内,何进忽然获得了一个掌握内城军队的机会,这也给何进的疯狂创造了最好的机会!
但是,事情是否真的像何进想像的那么美好呢?一支部队,特别是一支京城卫戍部队,真的会简单的被一道指令就会完全忠心于何进么?这里面会不会又天子安插的死忠?会不会又被宦官们收买的叛徒?会不会有出身世族的子弟?
从古至今,如果将整个华夏大地看做一大池子水的话,那么京城无疑总是水最深的地方,深到什么程度?那绝对是深不见底!而何进这个新贵,还是太嫩太嫩了!
何进与袁隗的计划这边才商量好,那边可能就摆在了张让和天子的面前了!
天子手里握有羽林军,与五城卫尉部队的数量差相仿佛,所以,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卫尉部队很难攻陷皇宫,因此张让虽然有些心惊胆颤,但是天子却并不害怕,甚至心里还隐隐的有些期待。
袁隗利用何进来对付张让,其目的无外乎是掰掉天子最后的爪牙,让天子彻底沦为朝臣们的傀儡。但是天子又何尝不是想要利用这次暴力冲突,在京城掀起一片腥风血雨,趁机从**上消灭这些纠缠了天子几十年的宿敌。
所以,何进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并非何进多么有政治智慧,或者何进的能力多么强悍,而是何进成为了袁隗的傀儡的同时。也成了天子手里的棋子,何进就是一把刀、一把火!双方都想要借助这把刀,砍倒自己的敌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何进与张角其实称得上是难兄难弟,只不过,张角现在已经安然的迈过了那道生死线。终于从一个可怜的棋子,成长为一个下棋的人,而何进此时对于自己的真实地位还懵然不知,继续做着他那个大将军的迷梦,并且还将继续的做下去!
何进毫不犹豫的将行动的时间选择在晚上,一来,晚上的大街上,因为正在追查刺客,每天都会戒严,并且有大量的卫尉士兵在巡逻。这样一来,何进和何苗就能够利用巡逻这个借口,将部队向皇宫附近集结。
另外,夜晚的时候皇宫虽然落锁戒备了,但是夜晚。特别是深夜,皇宫的戒备肯定会松弛的,只要何进想办法骗开宫门,以有备攻无备,胜利可期!
中平二年十一月二十一rì,这个历史上从来不曾发生的兵谏开始了!
这一个晚上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太阳下山之后,街道上开始戒严,基本上就见不到什么行人了,一队队的卫尉部队在街道上如常的巡逻,只不过如果稍稍注意的话,就能发现,这些部队的数量和密度,都比平常大了很多。
计划的前半截可以说是相当顺利的,唯一让何进有些不爽的是,街上隐隐约约的有不少的异人窥伺在旁,但是这个时候何进不想再节外生枝,所以只能当看不见了,只是何进对异人异常敏锐的嗅觉感到很意外。
“开门,本官是大将军何进,有紧急军情要向天子禀报!”
“城下何人?不知道宫中落锁之后就不能再打开了吗?有紧急事务就将表文放在篮子里传上来,我们自会交与天子观览!”
“大胆!你是何人,如果耽误了大事,你可担当得起!?到时候诛你九族都不够!”
“呵呵,这个不劳大将军费心,在下是天子亲军,若是有错自有天子惩处!不过大将军夤夜至宫门下叫嚣,还带着一大群的军队,莫非是有什么不轨企图?”
坐在名马上的何进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其实在自己亲卫士兵故意弄出的明亮火把干扰下,躲在更远一些位置上的骑兵在宫墙上是不可能看到的。
就连何进自己回头看去,也不可能看到隐伏在暗处的骑兵部队,何进一回头就知道,对方根本就是在胡说,或者说,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企图,这个时候从来没有干过什么大事的何进忽然犹豫了!
“大人,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们已经有所发现也顾不得了,事起之后我们大不了动员各家私兵,羽林军是仪仗兵,根本就没有战力,大人切不可退缩,否则明天朝上天子若追究起来,大人必遭横祸,甚至连累娘娘和太子!”
说话的赫然正是袁绍!虽然袁绍的大军不可能突降京城,但是袁绍的将领却是能够进入京城的,京城中即将发生的巨变,袁隗又怎么能不充分的做好准备呢。
何进低头一想,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还有他那妹子和外甥的处境,没错,这个时候已经不容后退了。
“大胆贼子!居然敢污蔑朝中忠臣,又勾连阉宦,企图隔绝中外,蒙蔽天子视听,挟制天子行祸国殃民之举,此非谋逆呼?!今rì我何进为天下万民之福祉,定将行清君侧之举,以正天下视听,还天子一个清净的后宫!即使后世唾骂万年,犹不悔也!众位将士,随我攻城!除阉宦,清君侧!”
“除阉宦,清君侧!”袁绍‘呛啷’一声抽出佩剑,高高的举了起来,满脸通红的奋力吼道!
“除阉宦,清君侧!”
众将士齐声大吼,居然也是声震九天,一副天地翻覆的架势。
“攻城!!”
“杀啊!~”
随着打破了寂静的声浪,cháo水一般的人影从黑暗中涌现了出来,一队队严整有序的攻城部队向着宫墙冲去!
“放箭!放箭!”
“竖盾!准备擂石火油!”
寂静的黑夜被巨大的声浪打破,整个洛阳城似乎都在这一刻开始苏醒了过来,平常的小百姓没有好奇,只有恐惧,吓得赶紧熄了灯火躲在家中瑟瑟发抖,至于还留在洛阳的玩家们,则是兴奋不已的冲上了街道,不由得庆幸自己幸亏留了下来,不然定会错过了这样的大事啊!
出门拍录像去!说不得就能卖个好价钱!
出门捡便宜去,若是京城大乱,这里可是大汉最富庶的地方啊!什么宝贝没有!?
出门凑热闹去!这种热闹岂能不凑,说不定还能趁机进皇宫溜达一圈,看看皇宫中的那传说中的后宫佳丽,还有更加传说中的裸泳宫!!
刚才还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的洛阳,好像忽然之间就沸腾了,洛阳是已经宣布了戒严的,所以卫尉和官府的人员拥有了首先开战的权力,但是一旦开始战斗,对方就有了反击的权力,于是,当朝臣们的私兵碰上混迹在京城的玩家势力会如何?朝臣的私兵和卫尉部队碰到宦官雇佣的私兵又会如何?悄悄从宫里出来的羽林军碰到玩家和朝臣的私兵又会如何?
现在的洛阳那叫一个狂乱!
正在攻打宫门的何进完全不知道洛阳此刻已经乱了,漫天的鸽子乱飞,各种各样的谣言在蔓延,卫尉、羽林军、私兵、异人都打成了一锅粥。而这一切,都打着何进的旗号,见面必称受了大将军令,然后烧杀抢掠,死的有朝臣也有宦官亲属。
很快,何进发现皇宫的两个侧门处也冒出了火光,爆发出阵阵的喊杀声?何进以为是何苗也在动手了,但是北面又是谁在动手?莫非是大臣们的私兵也到了?
何进的心里兴奋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晚的清君侧应该是能够成功的吧!虽然现在宫门还没有拿下,但是,羽林军数量有限,又只能被动的防御,现在皇宫三面受敌,被攻陷是迟早的事情。
事实上,攻击东面和北面的,一个是朝臣的私兵,在颜良的带领下,正在猛攻东门,至于北门,则是玩家的势力,他们又岂能不知道皇宫中会有多少的好处和机会,而且还事先收了佣金呢!
至于何苗,此刻正在街道上被一伙羽林军堵住大战!
正在激战的双方都不知道,在洛阳城内的所有公告栏上面,都出现了一个由天子直接发布的任务,协助防御皇宫,击杀所有谋反的卫尉和叛逆的官员!
玩家们很快就分化了,攻击皇宫!这确实是一个很诱人的想法,因为这个行为都是玩家这种具有先天叛逆属xìng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但是看看公告栏上丰厚的奖励,这可是可以直接封爵拜官,而且还有秘籍秘技的奖赏的!这种事情,玩家们真的能够视而不见么!?
再说了,就算是攻破了皇宫,自己能够得到同样的好处么?皇宫中真的能让玩家为所yù为么?
玩家阵营开始出现了分化,不少的玩家势力开始很慎重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