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55部分

损失大量的异人部队,届时不但会导致军师力量对比的失衡,更是会失去异人的人望和支持。
只是张燕不敢确定,自己的这个命令是否会被执行,毕竟异人并不会完全听从他的指挥,调动异人的办法就是任务和利益。而不是命令。
“将此事尽快报知大贤良师,或许应该尽快与韩馥确认一下,但是在此之前,下令各城寨加强防御,小心官军偷袭。再命令从廮陶出发的张牛角骑兵部队,全速赶路尽早到达巨鹿,以防事态有变。”
张燕皱紧了眉头,老实说,张燕是不大赞同与韩馥的深度合作的,任何官军都是不可信的。现在看来,似乎自己的担心成为了现实,幸好自己坚持将张牛角从廮陶调回,否则事情真的可能会不可收拾!
不说黄巾阵营这边的混乱,战场上的那些不明身份的骑兵并没有闲着,在歼灭了黄巾军的骑兵之后,这些骑兵对异人的部队展开了疯狂的杀戮,幸好这个时候总撤退的命令也到了,知道有些不妙的异人们纷纷逃遁,而这些神秘的骑兵也随即消失不见。
...................................................................
“是谁!?”韩馥怒气勃发,一个平时总是挂着笑脸,并且极少生气的人发起怒来还是很吓人的,何况他还是一个手握大权的上位者,在这一刻,韩馥尽显他作为上位者的本sè。
房间里一片安静,窗外的鸣蝉还在不遗余力的嘶吼着,完全不知道这种张扬将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大人,这不过是预料中的事情,从异人去南宫县接取任务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有了一个准备,袁绍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大打太平拳的。”
沮授不紧不慢的说道,平和的态度让韩馥的怒气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韩馥很不爽的瞄了沮授一眼,调整了一下表情道:“那我们该如何应对?”
“黄巾军不是退缩防御了么!我们也退缩防御!这不就清者自清了嘛!”
韩馥想了想,倒也是啊!这么一来,不就不打了么?这不是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嘛!自己为何要生气呢,应该高兴才对吧!袁绍这回可是心急出了昏招啊!
“呵呵......原来如此,倒是本官想岔了!命令各军回营防御,防止敌军的诡计,撤销所有的攻击sāo扰任务,宣布战役结束。”
................................................................
“本初?这个‘好主意’谁给你出的?真好,赚了数万的战果呢!哈哈.....不过听说他们双方现在停战了啊!”
许攸刚刚从安国回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袁绍不悦的挥了挥手:“至少狠狠的敲打了张角一次,而且给他们两家种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再者,我们还可以继续调动异人势力嘛,这种打法也能继续沿用,我不信他们会一直保持克制!”
许攸无奈的叹了口气,又鄙视的斜了一眼十分窘迫的逄纪,有些无趣的道:“那在下先下去歇息了,跑了一天累死了,对了,本初啊,既然已经做了,那就要做彻底,千万不要因为效果有些不大好就放弃了。”
“这个自然,无需子远提醒!”
“那就好!呵呵。”
许攸笑着朝外走去,经过逄纪身边时略略顿了一下,不过什么也没说,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的直接出去了,脚步声渐渐的远去。
逄纪脸sè忽红忽白,有些尴尬的看向袁绍,袁绍眼神的厉sè一闪而逝,换上常见的笑脸,呵呵的说道:“那就命令颜良继续加大对黄巾贼的攻势,南宫那边的任务规模和赏格都继续提高!”
“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八十四章徐庶与母亲
/div>
【感谢‘口羊’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叹息的月灰sè’和‘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今天上班了哦,祝大家事业蒸蒸rì上!】
徐庶的母亲是随着甄家商队的车队一起到达的,一路上虽然路途遥远,但是因为有甄姜的特别关照,徐母倒是被照顾的很好,再说徐母也不是那些大家的闺秀,而是一个劳动妇女,身体其实还是很结实的,反而是商队的管事为了讨好甄姜,特意给徐母找了一个侍女服侍她,让徐母十分的不适应,最后居然变成了她的干女儿,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徐庶是知道母亲的xìng子的,接到了母亲之后他当然不敢说是因为方志文假造了自己的信将她骗来的,只能将错就错的将母亲带到了方志文为自己准备的小院子里。
虽然方志文说是小院子,但是徐庶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些瞠目结舌,三进三开的院子确实算不上太大,但是绝对不小,据说方志文的将领们的家多数都是这样的,所以方志文也就按照同样的规格给徐庶来了一套,当然,还有十亩中田也绑定在这个宅院上。
本来见到许久不见的儿子徐母是十分高兴的,听说徐庶还准备了一个有田地的宅院,老妇人就有些怀疑了,待到见到这么大的一个宅院,徐母的脸立刻就黑了!
幸好这里只有他们母子二,呃。三人!徐庶挨训的场面也不会外传了。
“阿福,你给我说老实话,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来密云求学的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份产业,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母亲,您怎么这么说孩儿!这事都是有原因的,待孩儿一一给您解释就是,孩儿可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您先进屋里坐下,一路上不辛苦嘛?芸香妹子,你快扶母亲进去。”
徐庶苦笑了一下。很耐心的跟母亲保证着。
“是,哥哥!”
“不急,这么漂亮的房子我可不敢进去。咱们就坐在廊下,芸香、阿福将行李放下,累不累啊芸香?”
“不累的,母亲,芸香又不是什么富家小姐,以前也是要rìrì做农活的,这点事情又怎么会累,倒是母亲一路奔波实在是辛苦了,我看还是进屋里坐,我给母亲煮茶解乏!”
徐庶看着母亲笑眯眯的拉着这个便宜妹子的手。嘘寒嘘暖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泛着酸水,这也太偏心了!怎么能够偏心成这个样子!?
徐母又怎么会不了解儿子,一边在廊下擦得干干净净的木地板上坐下,一边教训徐庶道:“怎么?你对为娘的做法有意见?所谓养儿要穷养。养女要富养,对你跟对芸香自然不一样。”
徐庶再次苦笑:“是,是,母亲说得都对,对孩儿要严厉一些,孩儿才能上进。才不会走错路,孩儿都明白!”
“明白就好,要不是为娘管得不够严,你哪里会在颍川犯事呢,都是为娘的错,为娘对不起你那过世的父亲啊,呜呜……徐母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顿时忙坏了芸香姑娘,徐庶对这个阵势自然是见惯了的,见到芸香细声细气的安慰着母亲,心说也好,这下子就有人陪着娘亲了。
“这都是孩儿的错,母亲切勿自责!”
“知道就好!若是不能严以律己,你害的可不仅仅是你自己!”
“孩儿谨记!”
徐母抹了抹眼泪,看着老实的儿子,心里也暗暗的叹气,她一个人抚养徐庶长大容易麽?难道她不想与相依为命的儿子更亲近么?但是,为了儿子成才,她是不得不扮演着严父的角sè啊!所以,她那深藏的母爱才会一股脑的倾泻在芸香这个干女儿的身上。
“好了,你现在给娘说说,这个宅院是怎么回事?你到密云来是来求学呢,还是来做营生的,老实说,为娘不怪你!”
徐庶悄悄的撇了撇嘴,若真是老实说了肯定是一番痛批,而且实话实说呢,老母未必能够弄清楚里面的门门道道,母亲这人一向老实得很,深信为人必须本分,所以自己若是要跟她解释什么叫皇统,什么叫虚君制,估计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但是,让徐庶隐瞒这些事情又实在有些难为他了,要知道,徐母的智商可是很高的,否则怎么会生出徐庶这个天才?
“母亲,其实是这么回事……徐庶不说结论,而是只说事实,将自己当初一路北来进入西林学宫求学,然后在学宫中得到诸位先生的赏识,最后被密云官府发掘,想要征辟自己出仕,而这个宅院,就是出仕官员的福利等等一一道来。
徐母先松了一口气,芸香对这些则是完全不懂,她只能看着母亲的神sè来确定这事的好坏,当然了,在她心里实际上是喜欢极了这个宅院的。
不过,一会之后徐母就渐渐的回过味来,狐疑的看着徐庶问道:“这处宅院是什么时候给我孩儿的?还有,你已经学成出仕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这宅院是孩儿十天前得到的,现在孩儿还没有正式出仕,不过很快就会在密云出仕。”
徐母心下一算,立刻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猫腻!
“密云城?可是丰宁太守方志文的属地?”
“正是,孩儿将会出仕于他!”
“呵呵,好算计啊!好算计!居然拿我这个寡母来威胁我儿!”徐母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满是委屈和不甘。
“母亲,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住嘴!徐福,我问你,如果我没有来密云,你会不会选择在密云出仕?”
徐母声sè俱厉的盯着徐庶问道,吓得旁边的芸香小脸煞白,她可从来没有见到母亲这么严厉的一面。
徐庶苦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答话,那也就是说不会了!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若是因为为娘而将孩儿的前途毁了,那为娘就死不足惜了!而且这一路上,为娘听得密云城起于边镇,几年间北灭乌桓,西踏鲜卑,军力强横已是势大不可制,俨然一副割据自立的景象!难道我儿也要跟着他们造反不成!我自小就是如此教你的么!!你说!”
徐母的斥问让徐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要说方志文造反,似乎方志文并没有造反,而且方志文还俨然以保皇派自居,但是说他是忠臣,他又绝对不是,再怎么样,他也逃不掉一个地方军阀的名头,母亲的说法到是也不算错。
可是,政治真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么?只有对与错两个选择么?这世界上真的简单到只有两面么?
很可惜,世界从来都不是这么简单的,母亲却要求自己做一个简单纯粹的人,若是自己是个笨蛋也就罢了,偏偏自己却十分的聪明,想要做个单纯的人,真的是太难了。
“母亲,事情要是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我又岂能忘记母亲自小的教导呢?忠君爱国乃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儿子也不敢丝毫有违!可是.......可是这个君却很难让人认同啊,否则,这堂堂大汉又何至于此?母亲.....”
徐庶的辩解显得很苍白,或许对于一个简单的人来说,你想向他证明这个世界其实不是黑白二sè的,而是彩sè的这个事实,绝对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我不懂那么多,我只知道做人应该忠孝仁义,什么是忠,忠君就是最大的忠,其他的你也不必跟我说,现在你要么就想办法带着我们走,要么你就自己走,你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徐母果然是一个刚烈至极的女人,这话出口是铿锵有声,让徐庶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可是母亲,孩儿一人一剑,想要带母亲走是不可能的,若是让孩儿放任母亲不管,自己去寻求前程,如此不孝,孩儿又有何面目立于世上?”
“忠在孝前,你能为君为国尽忠,为娘就高兴,这就是尽孝了!”
徐母忽然展颜笑了起来,说穿了,她的一切出发点,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绝对不能让自己成为儿子的绊脚石。
“母亲,孩儿做不到,做不到放任母亲不管的事情!”
“那你是准备要看着为娘死在你面前了?”
“母亲……芸香完全的震惊了,她实在是不知所措,请不要怪责她的不作为,作为一个出身贫寒的普通女孩,又怎么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这个僵硬的场面,更何况,母亲的嘴里总是爆出‘死’字,完全将她给吓坏了,此刻她除了着急的掉眼泪之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劝解。
徐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开这个死结,且不说自己能不能走的掉,若是完全不顾母亲离开,徐庶是没有办法过自己这关的,与政治倾向上的犹豫相比,自己的亲人似乎更重要的多,这点,也是徐庶现在才发现的。
“母亲,您觉得我现在真的还能走的掉?”徐庶很狡猾的将责任推倒了始作俑者方志文的身上,不过方志文一点也不冤枉,因为这乱七八糟的事可不就是他给弄出来的么!
“这......都是为娘害了孩儿啊!我那苦命的孩儿,呜呜.....为娘还不如死了去啊……徐庶一家人正在哭哭啼啼闹得欢,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声在照壁后面响起。
“哎呀!好热闹啊!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吗,真是让人感动的温馨场面啊!~”RQ
第五百八十五章香香的能力
“有人吗?这里可是徐庶的家?”
正在吵闹的徐家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都将目光转向照壁,从照壁后面缓缓伸出一个小脑袋,然后人也跟着跳来出来,这是一位小姑娘,梳着很可爱的双丫髻,用细碎的彩sè丝带绑着,头上没有任何的金属饰品,只有一把黄sè的硬枣木梳子,身上穿着一件改装过的简化版深衣,白底粉sè的碎花,秀气的脸蛋上挂着喜人的笑意,让一见就会喜欢。
徐庶家里三个人顿时都愣住了,芸香忘了抹眼泪,任由泪水沿着腮帮子滴在衣服上,看着这个可爱极了的女孩,芸香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愣了一下之后,赶紧拼命的用衣袖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摆出一副显得有些僵硬的笑脸,还偷偷的看了母亲和哥哥一眼,生怕自己给徐家丢人了。
徐家三人都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徐庶则皱着眉头不出声,这个女孩他到是认识的,香香整天在官府里进进出出的,徐庶又怎么会不认识呢!只不过,这个丫头跑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关于香香的传说,徐庶还是有所耳闻的,听说这个丫头在密云城中号称人气第一的存在,所有的密云原住民都愿意为她拼命,当然,仅仅是传说而已,但是也由此可见这个女孩的恐怖。
而徐母则立刻将脸上的寒霜抹去,换上了热情亲切的笑容迎了上去,她对可爱的丫头完全没有免疫力啊。看看芸香就知道,其实芸香也很可爱的,如果稍微打扮一下,绝不会比香香差。
“这里可没有徐庶啊?小姑娘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这里只有一个徐福,那,就是他!”
香香三步并作两步蹦到徐庶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问道:“你就是徐庶吧,这位一定是徐伯母。徐伯母难道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在密云用的名字就是徐庶么?嘻嘻。”
“啊?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姑娘你认识我儿子啊?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啊?什么时候认识的”
徐母的眼神开始有些变了,似乎要向着不妙的方向转变。徐庶暗叫一声不好!
“母亲,这位是方志文方太守的妹妹,香香姑娘。香香姑娘来找在下有事么?”
听到方志文的名号,徐母不由的退后一步,不过却又有些不敢置信的仔细看着香香,见香香还是甜甜的笑着,一副人畜无害我很可爱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有些矛盾。
“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又不认识你,我是来找伯母的。我哥哥说伯母刚到密云,肯定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想要采买都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而你这个不孝的儿子想必也帮不上忙,所以哟。哥哥就让我来帮忙了。”
徐母眨了眨眼睛笑着问道:“那你这小丫头能帮什么忙啊,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呵呵。”
“徐伯母您可小看人了,我可是会武艺的,嘻嘻。放心,密云城里不用肩扛手提。有人送货上门的,来,伯母我先带您看看这个房子,这里都是仓曹后勤署的人来布置的,也不知道合不合您心意,还缺什么,您先看看,然后我再带您上街去买缺的东西。”
香香上前不由分说的拉起徐母就进了他们一家子半天也没有进去的房门,将手里的简单行礼搁下,香香带着他们走屋穿院,一间间的房子挨个看过去,甚至连田地都去看了看,别说,徐母的心思立刻就给分散了,热烈的与香香讨论起屋子的布置,还有田地该怎么利用。
“伯母,要我说当然是种植药材了,密云的药材最好卖,价格也好,种小麦收成就不是那么好了,如果您种植技术等级高,肯定应该选择种植药材,您放心,我在这方面很内行的,保证帮您挑到价格最好的药材种子。”
“真的?种植药材真的比小麦的收益高两倍还多?”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伯母呢?不过,伯母的种植等级够不够?还有芸香妹妹的种植等级呢?”
“够,够,你伯母我的种植等级可是六十几级呢,芸香丫头的也有三十多级,肯定是够的,那就拜托方姑娘了。”
徐母笑眯眯的说道,不久之前还十贞九烈的要徐庶赶紧逃出密云,现在她倒好,居然在想着如何在密云扎根,女人啊!真是难以理解!
“嘻嘻,伯母我可不姓方,您叫我香香好了,我其实是姓严的。”
“啊?怎么会这样,你不是方太守的妹妹么?”
“是啊,跟芸香妹妹一样,是认的,不过比亲兄妹还要好,嘻嘻。对了,我还有个小侄子了呢,改天您去看看吧,很好玩的!”
说这话,一行人已经走出了院子的大门,香香显然是有准备,已经叫了一辆马车在巷子口等着,徐庶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的傻眼了,只能默不作声的跟着,看看这个香香到底要做些什么。
密云城是很繁华的,商店更是多不胜数,香香带着徐家一家子,走街串巷,甚至还去了玩家摆摊的广场,据说那里的药材种子最便宜,成品收购价格最高,香香是带着他们去见识一下,顺便验证一下香香的种植建议的正确xìng。
一路上,徐庶算是见识到了香香的人气,几乎每一个原住民都认识香香,香香进店里买东西不用讲价,保证是最低价,甚至有的还白送,连徐母和芸香也看得瞠目结舌,这种情况,绝对不会是用尊贵的身份来达成的,能看出来,那些人都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和尊敬香香。
“伯母,您转了一圈之后,发觉我们密云与别的城市有没有不同?”
回程的马车上,香香像是很随意的问着,一边向嘴里填了一块蜜饯,开心的嚼着。徐庶坐在车辕上,伸长了耳朵仔细的听着。
徐母楞了一下,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才慢慢的开口道:“确实有些不同,我一路北上,经过了许多城市,还有我一直生活的颍川,与密云相比似乎都少了点什么。”
“是笑容,母亲!”芸香插嘴道,从这里可以看出,芸香是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女孩。
“对,就是笑容,密云城里的居民脸上,总是带着很......很开朗和自信的笑容,香香,这是为何呢?他们为何会有这种笑容呢?”
“嘻嘻,很简单啊,哥哥说过,密云城的目的,就是要让每一个人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大家能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心情自然就很好了!”
徐母沉默了一会,抬头看着香香道:“香香姑娘今天来就是要来告诉我们这个的么?”
“当然不是,我是来帮您尽快在密云安顿下来,这些东西不用我说,您很快就会自己发现的,至于要告诉你什么嘛,哥哥倒是有托我给您带一句话,他说您不管什么决定,最好在密云住一个月之后再说,因为那个时候徐庶才会完成学业呢!”
香香一边选着手里纸包中的蜜饯,一边随意的说道。
徐母眯了眯眼睛,看着香香半晌,才哑然失笑:“到时候,你那哥哥会让我们离开么?”
“为什么要离开啊?这里不好么?我觉得,密云城是整个大汉最好的城市,也是最安全的城市,为什么要离开的,如果是我,我就不离开,至少也要将家安在这里。”
“密云不是经常打仗么?怎么说密云安全呢?”
“打仗?哦,那是在别的地方打,又不会打到密云来,密云安全得很,这点徐庶肯定是知道的,对吧?”
“呃,是的,密云相对来说非常的安全。”徐庶尴尬的应了一句,话说,他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不是。
徐母笑了笑道:“可是打仗总是要死人的,密云的百姓不会担心么?”
“呵呵,伯母欺我无知么?现在哪里不打仗?颍川死的人更多吧,您可以去打听一下,咱们密云战死的将士有多少,因为战争而死的百姓有多少?还有哦,密云的将士抚恤金很高,当兵打仗也是一种职业。”
“可是,不打仗不是更好么,如果天下都听天子的……伯母又欺负我年幼!天子若是有本事,大汉也不用年年叛乱,幽州在我哥哥出现之前,可是年年都被胡族掳掠,即使没有我哥哥,黄巾贼就会没有了?蜀中就不叛乱了?西凉就不叛乱了?或者说,伯母觉得颍川百姓的rì子过得比密云百姓的要好?”
香香一边说话一边吃着小吃,完全是一副熟人聊天的样子,若是正规的待客,这样可太没有礼貌了,但是徐母却完全不介意,而是在默默的想着香香的刚才那番话,手也不自觉的接过香香递来的蜜饯,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连芸香也在一边悄悄的偷吃。
虽说香香只是很随意的说,但是徐母却是很认真的听进去了,或许换个人来说,徐母未必会认真的听下去,即使是徐庶来说,徐母也未必有这么好的态度,客观的听完这些话,并且认真的去想想这番话里的道理。
因此,只有香香这个小丫头,才能达到这么好的效果,徐庶不由得有些感慨,方志文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啊!不过也好,至少母亲不用喊生喊死的逼着自己离开密云了,老实说,徐庶现在对离开密云更没底了。
方志文连派个说客都想得这么周到,要是说对自己的行踪毫无防范,谁信啊!?RQ
第五百八十六章华歆投效
方志文再次见到华歆的时候,发觉华歆黑瘦了不少,脸上虽然风尘仆仆的,但是眼神却更加的明亮了,如果说方志文第一次见到华歆的时候,华歆的眼里更多的迷茫和怀疑,现在他的眼神里则是期待和兴奋。
华歆与方志文寒暄了一下,太史昭蓉给他递上上茶水,华歆客气的还了一礼。
“方大人,在说正事之前,在下有封信要交给大人。”
华歆将信放在面前的地板上,推到方志文的面前,方志文伸手拿起,一看信上熟悉的字体,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有些好奇的看了看正在注视着自己的华歆一眼,将信放在一边,并没有立刻拆阅的打算。
华歆的眼神闪了闪,似乎明白了什么,将目光从信封上转移开来。
“子鱼,这几个月去了什么地方,又得到了什么结论没有?我是不是在挂羊头卖狗肉,欺骗你的好友啊?呵呵.....”
方志文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华歆神情略微有些尴尬,不过随即正sè道:“这都是在下见识浅薄,所以才有此误解,这三个月以来,在下一直在密云一系的管辖地求证,也终于明白了大人当rì所说的政体是怎么回事。这也解答了在下心中一直以来存在的疑问,始皇帝一统天下,以法治国,二世而斩,高祖以黄老之术治国,人心却rì崩,光武以来,以儒治国。至此国将不国,现在看来,法治也罢,无为之治也罢,以及现在的仁德治国也一样,治国的方法未必就错了,问题在于执行的过程会走样。”
方志文点头不已。华歆确实是下了功夫的,一直以来,大家都会觉得是政体本身有问题。才导致了政治制度的崩溃,而华歆这番话则认为,政体崩溃是因为执行过程中。聪明人不断的在钻政体的空子,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钻空子,很快,整个大厦就倾覆了,说穿了,还是因为人的因素。
那么,这不是还是政体本身不够完善么!?事实上,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善的政体,所以,很多人都寄希望于改造人的道德或者叫做觉悟。只有这个提高了,不再去钻政体的空子,那么即使是一个简陋的无为政体,那么也会是完善的政体。
也正是因此,人们才觉得这种愿望是根本不能实现的乌托邦。那么如何才能寻找到一种相对更完善的政体呢?于是人们只能在监督上下功夫,就像抓老鼠游戏一样,抓住那些钻政体空子的家伙,保护好政体大厦,只要能更有效的抓住老鼠,这个政体就是健康向上的。反之,这个政体也就差不多完蛋了。
说穿了,政体就像人体一样,看上去,免疫系统才是人体存在的关键,于是,医生们纷纷在免疫系统上下功夫,只不过,这是正确的么?
华歆微微叹了口气继续道:“大人的做法是利用契约,引入了天神这位最强大的监督者,但是,未必就不会有走样的一天,于是大人还要设置更多的监督措施,使事情越来越繁复,在下也不知道大人的做法是对了,还是错了,总之感觉很怪异,难道事情不是应该越来越简单化的么?怎么会越来越复杂化?”
方志文笑道:“那么,子鱼找到答案了没有?”
华歆吸了口气,挺直了腰身:“没有!大人,在下没有找到答案,就像是一个人到死之前都不会知道自己这一生找到了什么,但是每一个人都还会坚持的活着,或者为了更好更舒服的活着而努力,我想,政体也像是人一样?因此,我必须要让这个政体成长下去,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不错,这个政体的成长是需要许多人努力的,那么子鱼可愿意成为此中一员?”
“不胜荣幸之至!”
华歆站起来,方志文与太史昭蓉也都站了起来,华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恭敬的拱手一揖,口中道:“华歆才力微薄,但也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还望主公允准!”
方志文也是整理了衣服,拱手深深的还了一礼:“远才薄德鄙,能得子鱼不弃相助,不胜欣喜之至!前途险阻,愿与君共勉!”
“敢不从命!”
“哈哈......今又得一大才矣!”
“主公早就算计好了!呵呵……两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太史昭蓉在一旁自然也是欢欣雀跃,自己的夫君又得到一个贤才之助,身为妻子的哪里又会不开心呢,三人都心情愉快,重又相对坐下。
华歆笑着问道:“主公想必早就有了安排?想让属下做些什么呢?”
“不错,子鱼在观察密云和我,我也在观察子鱼,子鱼眼光锐利,思维敏锐,往往能拨开表象直指本心,更兼对大局有着全盘的思考,乃是不可多得的大才!而且子鱼不但jīng通政务,对军略也多有见解,可以说是允文允武啊!除了身体有些差,呵呵。”
方志文对华歆可以说是不吝赞赏,不过倒也没有夸大其辞,华歆确实是一个实干型的人才,其实人的智力到了这个程度,干什么都是可以的,关键在于你是否肯去钻研,而华歆就是一个相当务实的现实主义者,因此他才会提出推进一个政体的发展,来证明这个看似有这光明前景政体的未来这种想法。
换而言之,华歆是一个创新型人才。
“主公谬赞了,属下只是一个喜欢寻找真相的人而已!”
“呵呵,有人对我说过,好奇和求知才是人们的源动力,子鱼觉得这话对不对?”
“当然对,而且属下十分的赞成!”
方志文忽然拿起身边一直都没有拆开的信封。扬了扬问道:“子鱼可知道我为何刚才不看这封信?”
华歆微微一笑:“主公定是从字迹上认出了写信的人,因此已经猜到了这封信的内容,故而无需拆阅了。”
“没错!子鱼是怎么认识些这封信的人的?又知道这人的身份么?”
“在唐山港海边认识的,此人jīng干睿智,所见深远,格局甚大,乃是个帅才。本来属下还想将此人推荐给主公,现在看来,莫非这人也是主公的属下?”
方志文呵呵一笑:“我猜。这小子的信里定是在推荐子鱼,你们两个倒是惺惺相惜啊!”
“主公?这人是……你见到的这个小子叫周泰,丰宁郡海军都尉。是我密云海上力量的统帅,想必以子鱼眼光也发现了,海军才是密云一系高速发展的关键,周泰这小子是来向我要人的,子鱼可愿意去海军?担任海军总参谋长一职?或者可以叫做海军军师祭酒,这个名称不如海军总参谋长响亮啊,昭蓉你说呢?”
方志文一边得意的说着,一边侧头与太史昭蓉探讨起叫什么名字的问题,华歆有些哭笑不得,听说方志文xìng子跳脱。而且不拘俗礼,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夫君,当然是叫总参谋长好听了,但是对外还是称水军军师祭酒比较好。”
“子鱼呢?你自己觉得叫哪个好听?”
“呃?干脆叫水军参军事不是更好么?现在其他的水军都是这么安排的?不过海军确实贴切,比水军这个称呼要好得多。”
“好。对外就叫这个,对内子鱼就是海军总参谋长,你的直属上级是田丰田元皓,任务是负责海军的战训、战役策划、战略规划、海军情报等等,人员可以自行任命,报总参谋部批准.....”
方志文也不管华歆还没有开口偶表态愿意去海军。就开始噼里啪啦的将自己想了好久的海军参谋部的事情一一道来,然后又准备开始说自己对海军建设的一些构想的时候,华歆赶紧出声打断了。
“主公,你是在猜测,还是先看看周泰将军的信中是怎么写的,万一周泰将军不是希望属下去海军,可不是就闹笑话了!”
方志文楞了一下,随即摇头:“怎么会,而且,我本来就属意子鱼去整合海军事务,现在海军的眼光还不够开阔,更没有充分的将港口城市利用起来,没能将这些资源整合好,而子鱼一定有这个能力,虽然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人做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更相信子鱼是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
华歆也是一愣,想不到自己在方志文的心目中居然有这么高的地位,心里不由得有些得意,又有些感动。
“多谢主公赞赏,属下定当尽力不负主公所托,不过主公还是先看看周泰将军的信。”
方志文笑了下,将信拆开,朝着华歆面前一推,示意华歆自己看,华歆不由得有种十分羡慕的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主从关系啊!居然能够对自己的下属理解和信任到这种程度。
华歆抿了抿嘴,将信拿起,展开来仔细一看,良久才长叹了一声道:“主公所言无误,周泰将军正是推荐属下加入海军,属下能问问么?”
“嗯,子鱼尽管说,密云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也提倡将问题摆在台面上解决。”
“主公为何会这么肯定周泰将军信里的内容呢?”
“这个啊,哈哈.....因为周泰这小子是我看着他长大啊!他一撅屁股,我还不知道他放什么屁?”
“呃!~”
华歆(字子鱼)智将
等级67(平北将军方志文属下海军参军事)
统帅:55
武力:11
智力:88
政治:81
魅力:61
特长:谋略专jīng(30级,谋略系技能加成31%)
武将技:陷阱(15级),鼓舞(22级),破陷(23级),混乱(42级),埋伏(34级),伪报(13级),坚固(46级),万众一心(15级,专属技能,暂时提高己方部队防御加成),一往无前(10级,专属技能,暂时提高己方部队移动速度)
个人属xìng:
力量:5
jīng神:91
敏捷:6
体质:650
内力……谋略点数:1430
战技:泥沼(51级,范围内迟滞敌人行动),恐吓(42级),幻象(31级)
特xìng:求知(51级)
内功:基础内功(二层)RQ
第五百八十七章田丰的反击
/div>
【感谢‘推倒式幸福’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云卷云舒不是我’‘神伤心绽’和‘孤海飘摇’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孤海飘摇’的评价票,谢谢!!】
曹cāo分兵,是对方志文一次反击,曹cāo的做法实际上是准确的把握住了方志文的战略脉络,在明确了方志文的战略思路之后,曹cāo很简单的将自己的诉求插进了方志文的战略构想当中,成为一个寄生xìng质的诉求。
田丰的麻烦就在于此,一只虫子很容易碾死,但是当这只虫子寄生在人的大脑中时,想要杀灭这只虫子就困难了。
虽然将曹cāo当作虫子有些对不起曹cāo,但是现阶段的曹cāo,还真的就是一只虫子级别的存在,虽然是一只麻烦的虫子,但是田丰却很乐意花费心思来对付这只麻烦的虫子,或许聪明人都喜欢做这种麻烦的事情。
夏侯渊分兵南下,这个南下的距离是相当长的,曹cāo是凭什么认为这么长的攻击距离之下,夏侯渊的后勤会没有问题呢?
田丰从这个角度着手,立刻就明白了曹cāo的整个战略构想,东莞郡是一个狭长的州郡,南北长东西窄,而且东莞郡东面就是北海郡,而北海郡现在被掌握在孔融手里,当然这是名义上的,事实上除了北海郡的核心城市,其他的县治村镇,都是掌握在异人手里的。
曹cāo很显然是利用了北海郡的异人,而北海郡的异人之所以愿意与曹cāo合作。里面肯定有复杂的利益交换和关系,当然也跟方志文南下捅城阳郡这个马蜂窝有关系。
因此田丰毫不犹豫的将城阳战役腰斩,高顺的陷阵营高调的通过都县返回渔阳郡修整,宇文伯颜的突骑兵则回到平寿周围修整,城阳战役正式结束。
从异人的角度上看,这次城阳战役最终是异人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虽然异人势力实际损失不小。但是城阳战役腰斩,这怎么说都是异人赢了,而方志文输了。
至于这里面曹cāo分兵所起到的重大作用。也完全可以看做是异人势力运作的结果。
异人成功的终结了方志文的扫荡战略,但是同样也面临着前门驱狼后门进虎的局面,曹cāo这个人又岂是易于之辈?
表面上。曹cāo的攻击目标是泰山黄巾军,异人们是不会有什么直接损失的,但是每一个有脑袋的人都明白,一旦泰山黄巾军玩完,黄巾阵营的玩家们的好rì子也就到头了,这已经不是唇齿相依的问题,而是因为黄巾军与黄巾阵营的玩家现在其实就是一体的。
曹cāo围攻临朐,牵制着泰山黄巾军的主力战将,夏侯渊分兵南下攻击东莞,如果一个不好。黄巾军就是后门失火的局面,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的。
但是北海郡的朝廷阵营玩家,却在西北三郡的玩家鼓动和周旋之下,为夏侯渊的部队提供补给。这进一步的加速了青州异人势力的分化,田丰高调的军事收缩,更是让这种矛盾直接的表面化了。
夏侯渊甚至还刚刚赶到东莞城下扎营,他的后勤线上破袭大战就已经开始了,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夏侯渊不得不分出骑兵去维护自己的后勤线,而黄巾军那边。也随即开出了高昂的赏格,加大力度推动黄巾阵营玩家对夏侯渊展开的后勤破袭战。
现在,是田丰落子的时候了,他可不是一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老好人。
“宇文将军,部队休整的如何了?”
田丰抬手示意宇文伯颜坐下说话,宇文伯颜行了一个礼之后,才稳稳的坐下,田丰暗暗的点头,主公的这些元老调教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