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50部分

图,也就意味着无真相,于是对于蔡瑁手下也有强将,能跟张飞打个平手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人相信,至于为何双方打了一场之后就各回各家更是莫衷一是。
更多的玩家以及玩家势力认为,这应该是刘备与蔡瑁的一次会谈,或许双方已经就某些东西达成了一致,至于两方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或许不久之后就会有答案了……另一方面,在襄阳的孙乾当晚也收到了刘备的来信,刘备告知了孙乾当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并且要求孙乾可以适当的让步,促使双方尽快的达成协议,刘备现在需要的是在荆州建立自己的根基,时间对刘备来说太重要了。
从今天下午的接触来看,方志文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维护住荆襄世族,保证这个团体在荆州的dúlì存在,以便方志文能够通过这个团体向荆州施加影响力,方志文并没有想要鼓动这个团体将刘备赶出荆州,或者想要将密云的势力延伸到荆州的想法。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荆襄世族与方志文的结合,都是基于利益上的一种结盟,对刘备来说短时间内是没有害处的,甚至可以说,方志文的做法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为刘备赢得了在荆州发展扎根的时间,因此,方志文在给刘备的信中所说的对三方都有利应该是对的。
刘备这次南下的目的基本上达到了,一方面测试了荆襄世族与方志文的态度和底线,另一方面,也给荆襄世族施加了压力,剩下的事情就再次回到了谈判桌上,希望孙乾能够靠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给刘备争取更多的好处,为刘备在荆州的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至于将来如何,那也如方志文所说的,最终还是要看各自发展的情况,如果刘备发展的好,将来拥有了足以完全掌控荆州的能力,那么方志文又有什么办法阻止呢?毕竟是远在万里之外啊!
但是,事情真的就是这样么?
刘备或者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自己的发展不好呢?如果蔡瑁集团的势力急速成长呢?如果黄巾军的势力继续成长呢?如果玩家的势力继续膨胀呢?
虽然说不谋一时不足以谋一世,但是如果眼睛只能看到眼前,却不能放眼全局,那么这个谋主也真的不足以凭持。RQ
第五百六十五章黄忠的软肋
第五百六十五章黄忠的软肋
太史慈十分感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位留着浓密短须的壮年汉子,从他沧桑的脸庞以及略微有些颓然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家伙的年纪显然不小了,足以让太史慈叫一声大叔。
虽然黄忠现在不过是在长沙城里一个小小的屯长,但是当太史慈与之面对面的时候,却隐隐的从黄忠的身上感觉到危险和压力,看来大哥说得没错,这人真的是子龙那个层次的人物,铁定是比自己高一阶的。
更让太史慈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八阶的强将威势内敛,若不是自己仔细的观察,并且有意的用自己的气势去挑衅他,恐怕很难让人看出来这个普通的老兵,居然还是一个顶尖的武者。
不凭别的,仅仅是他这一手隐藏自己气势的本事,就已经是非常让人敬佩了,所谓的真人不露相,说得就是这种牛人吧,太史慈的心里虽然也略微有些不服,但是却知道自己现在确实还不是这位有些落魄的老兵的对手,同样,短短的时间里,连续的见了两位顶尖高手,这种自知不如的挫折感,也激发了太史慈的好胜心。
看向黄忠的眼神也分外的锋利起来,黄忠不亢不卑的站着,平淡的眼神微微的缩了一下,心里也有种不好预感,仿佛被毒蛇给盯住了一样,背后的汗毛都不自觉的竖了起来,身上的那顶尖强者的气势也不知不觉的悄悄流露了出来。
太史慈忽然满意的一笑,仿佛盯着落尽了陷阱的猛兽一样:“阁下就是黄忠黄汉升?”
黄忠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正是,不知道将军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阁下军职是屯长?”
“正是!”
“但是,我观阁下乃是罕见的勇将。为何仅仅是一名小小的屯长?可是阁下作战贪生怕死畏惧不前?”
“属下在作战中,未得军令从不退后半步!”黄忠冷然答道。心里不由的有些不忿的感觉,自己之所以总是升不了官职,原因在于自己不会巴结上司,当然也是因为自己的钱财都用来给儿子治病,也根本就没有钱财来巴结上司。
“那定是因为你在军中飞扬跋扈骄功自矜,所以被同僚排挤打压了!”
“属下与袍泽亲如兄弟,不曾被排挤打压!”
“那就是你自持功高、不尊上令,所以不被上司所喜了?”
黄忠不说话了,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回答说是因为自己不会巴结上司,那就显得自己是个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但是不说这个原因,又没有办法反驳太史慈的指责。所以黄忠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了。
太史慈暗暗的一笑。黄忠这种有能力的人之所以不能在军中出头,不管是在哪里,都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有一个妒贤嫉能的上司。
“呵呵,不说话了,那就是我没有说错了!不过,我的主公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合格的士兵,只有不会用人的将军。因此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是否愿意到我卫军中效力?”
黄忠一愣。随即明白了太史慈的想法,略微有些诧异的看向太史慈,神情中似乎有些心动,但是随即却摇了摇头道:“多谢将军好意,属下还是愿意回长沙任职!”
太史慈困惑的看向黄忠,见黄忠神情坚决,不像是假意推搪实则吊高身价的策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黄忠可是大哥指定要秘密拉拢的人才,并且自己刚才也确认了,黄忠顶尖武者的实力不容置疑,所以,太史慈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眼前这条大鱼溜走。
“哦?我能知道原因么?”
黄忠迟疑了一会,终于叹了口气道:“无他,只是因为属下的家在长沙,属下不能离开长沙!”
太史慈眉头皱的更紧了,这算是什么理由,家在长沙?难道不能搬家么?或者黄忠有着极重的乡土情节?如果是这样,这个黄忠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岂不是也是一个守家的母鸡一样,只会在家门口打转,本事再大也是废物。
“你的意思是不是有不能离开长沙、举家搬迁的苦衷?”
黄忠苦笑了一下,见太史慈执着的等待自己的答案,只好将自己的苦衷说了出来。
“是的,在下福薄,多年来只育有一子,但是这个儿子却身体孱弱,在下也一直四处求医问药,家中的收入也差不多都花在给儿子治病之上,长沙太守张机乃是当世名医,因此,属下不能离开长沙!”
太史慈眼珠一转,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你是说张机也不能立刻将你孩子的疾病治愈?”
“是,仅仅能控制住,张太守的意思是,这个病恐非人力所能为,但是在下还是想继续让张太守施以药石,因此,属下不能离开长沙。”
“黄忠,现在你也不在长沙,想来你家中自有亲人照顾于你的孩儿,这个理由不成立吧?”
“将军,你的想法我明白,恐怕并非仅仅是想让我在卫队效力,怕是希望我能到密云效力于平北将军麾下吧?因此,我才加以拒绝,我不能离开荆州,否则家人必遭人排挤欺凌,到时连生活都无以为继,如何还能为我儿延医求药?”
太史慈想了想,笑着问道:“那么张太守可有说过有没有办法彻底治愈你那孩儿病症的办法呢?”
黄忠诧异的抬头看向太史慈,问非所答的说道:“将军为何要执着于属下?将军对属下并不十分了解吧?或许,治愈我那孩儿的代价是十分昂贵的,难道将军不介意么?”
太史慈摇了摇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黄忠你虽然尽力的掩饰,但是你定是八阶的顶尖强者,一个八阶的顶尖强者的价值,难道还需要我来复述么?我能明白你为何到现在都籍籍无名,因为你孩儿的关系,你根本就没有追求功名利禄之心,所以,不管是多高昂的代价,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先将你的孩儿治愈,你才会尽心竭力为主公尽力。”
黄忠认真的看着太史慈半晌,终于下了决心一般的说道:“张太守曾言,我孩儿的病症非人力所能为,那自然是需要超乎人力范围之外的能力了,据我多方打听,似乎能够治愈所有病症仙家灵药,比如传说中的‘九天玉露丸’、‘生生再造丹’之类的可能会有效用,只是那些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又如何能够寻得到,这十年来我四处寻找,也不曾有确切的消息。”
太史慈思考了一下,这些仙药确实没有听说过,既然黄忠刻意打听之下,两个消息都未曾有,如果让主公去找,恐怕也是飘渺的很,与其如此,不如看看能不能用手里现有的筹码来打动黄忠。
“那么,恕我直言,那张太守可曾说过,他还能维持你孩儿的状态到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让黄忠的眼神一暗,显然,答案是非常的不乐观的。
“最多不足两年!还要在没有别的意外情况下,哎~”
太史慈也暗暗的叹了口气,为了自己的孩子,这位本来能够名扬天下的汉子,却默默无闻了小半辈子,而且可能还会继续蹉跎下去,真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
沉默了一下,太史慈从随身包裹里拿出了一个锦帛卷轴,放在了面前的案台上,黄忠有些诧异的看着太史慈郑重的动作,不知道这个小小的卷轴是什么东西。
“黄忠,如果我能做得比张太守更好,也就是说,有办法将你那孩儿的xìng命延续得更久,你能否保证将来会投效到我主公麾下,并发誓永不叛变?”
黄忠抬起头,奇怪的看着太史慈,这个说法对黄忠的吸引力自然是巨大的,但是这个说法认真的追究起来,却有些胁迫的成分在内,让身为顶尖武者的黄忠心里有些不舒服,只是黄忠也知道,这个事情就是个你情我愿的事,如果自己不同意,人家也勉强不得。
说是胁迫还不如说是一个交易,只不过,这个交易是将自己一辈子给卖掉而已,问题仅仅在于,自己愿不愿意用自己的一辈子来换取儿子生存更久的机会,如此而已!
太史慈也不催促黄忠,任由黄忠站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考虑,太史慈相信,黄忠最后肯定是会屈服的,否则黄忠也不会是现在的黄忠了,他或许早就功成名就了,既然他能为儿子牺牲了这么多,那么就肯定会继续的牺牲下去。
虽然太史慈这么做显得有些不地道,但是将来黄忠肯定会感谢自己的,不管怎么说,让黄忠投效自己的大哥,既能让黄忠功成名就,不浪费了一身的好功夫,又能让他的儿子活得更长久甚至能够完全治愈也说不定,要知道,自己的大哥可是很能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
像自己手里的这个卷轴,还有听妹妹说正在西林学宫里面筹建的藏书阁,还有更多拍卖行里千奇百怪的东西,不管怎么说,以一个大势力的能力来寻找,总比黄忠一个人苦苦寻找更有效率。
黄忠想了半天,终于抬起头,神sè复杂的问道:“将军,你真的有办法?”RQ
第五百六十六章卖身契
【感谢‘魔凌风’‘陆压真真人’‘rì月星云雾’‘云a雾’‘思飞28’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再感谢‘rì月星云雾’‘白雲飛仙’‘云卷云舒不是我’‘欢乐chūn节’‘火∽凤凰’‘ngstone’‘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蛇年到啦,在这里给所有的读者朋友们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这个最重要!)事业兴隆!学业进步!心想事成!】
太史慈微微的翘了翘嘴角,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锦帛道:“如果你发誓对今天见到的和听到到一切都永久xìng的保密,那么你可以拿起这个看一看,就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了!”
黄忠郑重的一手按着自己的心口道:“我黄忠愿以天神之名发誓,今rì所见所闻绝不向任何人泄露半分,若违此誓天地不容,必让黄忠死无葬身之地。”
太史慈伸手示意黄忠自己取那锦帛来看,黄忠迟疑了一下,缓缓的走上前,慢慢的将那个看上去很轻,拿起来却很有些份量的锦帛抓在了手里。
黄忠看了看手里的锦帛卷轴,有抬头看了看太史慈,太史慈笑着点头,示意他打开来看。
太史慈明显的看到,黄忠沉稳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至于为什么,太史慈也没法确定,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期待,又或许是因为害怕。这个问题只有黄忠自己才知道。
没错!这就是一张护身符,是方志文给太史慈制作的护身符,这个东西的制作确实很困难,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法制作,材料只要用心搜集,总是能找到的,因为这个世界里活跃的玩家和原住民数不胜数。
因此。方志文努力的在给自己的每一个重要的将领都配上一张护身符,虽然他们所有人都有在英灵殿留名,但是英灵殿复活是会有后遗症的。那就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复活的人会处在一个虚弱状态,而这个虚弱的时间长达三月之久。
虚弱状态对于文臣的影响还没那么严重。但是对武将来说,绝对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三个月内无法正常作战,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呢?特别是在战争的关键时期发生,那就更糟糕了,因此,在可能的情况下,给重要的将领制作护身符就成了方志文、李雪音和甄姜的重要任务。
对于非护身符使用者来说,看到护身符的时候只能得到一个很模糊的简介。
‘替身符(已绑定使用者):传说中的仙道符箓,能够完美的进行一次死亡替代。’
黄忠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次。心里既有惊讶,也有疑惑,更多的自然是希望了!
“将军,这......”
“这个是护身符,作用正如你看到的那样。能够替代一次非正常死亡。”
“非正常死亡,那么什么才是非正常死亡?”黄忠的声音有些干涩,语速也很快,显得有些焦急。
太史慈的回答则很缓慢,有种鱼儿已经入网,一切都已经在握的镇定和得意。
“病老而死之外的死亡。都是非正常死亡!”
“这......那,若是病死呢?”
“若是使用这个替身符的人病死或者老死,则需要此人的血亲或者契约关系者,进行一个叫做‘黄泉任务’的拯救任务,如果任务成功,使用者延寿十年,若是失败,两者俱亡!”
“任务的难度呢?”
“这个就不好说了,任务并非是战斗任务,而是考验任务,这样的任务难度是因人而异的,我可以告诉你,我见过的成功完成了这个任务的人,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母亲。”
黄忠心动了,确实心动了,在这个神奇的东西面前,黄忠没有再抵抗的理由,这也许是他儿子唯一的机会,而且,太史慈的话里并没有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的这种意思,换而言之,也就是能够重复的使用,如果这样的话,即使自己儿子的病无法根治,但是却能够依靠这个东西活下去。
即使这个护身符价值极高,而自己未来的主公不能给自己提供更多的护身符,但是能够将自己孩子的xìng命延长十年,自己的孩子不但多了十年时间来求医问药,真是还能趁着这十年,为自己留下一个后代也说不定啊!
这个交易的收获是可以确定的,而自己需要付出的,就是一生的忠诚。虽然黄忠这些年来,几乎都在为治愈儿子而奔波,但是并不代表黄忠对现在大汉的局势就完全不明白,相反,每一个顶尖武者,都不会是笨蛋,因此黄忠很清楚现在大汉的局势。
自己投效方志文,意味着站队,意味着将会成为一个割据势力的一员,成为这个利益团体的一份子,而且没有反悔的余地,也没有重新选择的权力,如果自己这次选择错了,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前途就此完结,到那时,自己的儿子将会如何,自己恐怕也不可能知道了。
黄忠一咬牙,不管将来自己的命运会如何,首先,先将能给自己儿子延命的东西弄到手再说,若是自己的儿子都没有了,其他的什么打算和未来都是虚的。
“将军,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这个东西?”
“很简单,”太史慈笑得像个神棍,又像是一个看着猎物被关进笼子的猎人:“只要你在这个协议书上签个字就行了,这个协议书是由天神来仲裁的,信誉绝对保证,你可以仔细的看看,只要你能够投效与我家主公,并且宣誓永不背叛,我们就会为你的孩子提供这种护身符,并且积极的帮助你寻找能够治愈你孩子疾病的方法。当然。当护身符送到你手里的时候,这份协议才会生效,如何?”
黄忠看了看太史慈,虽然他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套子的野兽一样,但是这个套子却是自己心甘情愿的钻进来的,而且,别人赶都赶不走。苦笑了一下,黄忠将手里的护身符卷好,郑重的放回台面上。然后从台面上拿起了那份协议书,看也不看,将手指伸到嘴里一咬。然后将一个血手印按在了协议书的后面。
“怎么,都不仔细的看一看么?”
“没有必要,只要能将护身符给我,这里面的内容没有必要看了!我相信将军,也相信平北将军的信誉!”
太史慈笑着占了起来,绕过案台正式的给黄忠行了个见面礼道:
“呵呵,很好,那么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是袍泽了,主公说过,军中的将士都是兄弟。私下里我也称你一声汉升大哥。”
“不敢!”黄忠赶紧还礼逊谢。
“没事,我们密云就是这样的习俗,公事上你该怎么称呼怎么称呼,私下里以年龄论交,何况你还高我一阶。叫声大哥一点都不为过,也请汉升大哥私下以子义称呼小弟。”
太史慈伸手托住了黄忠的手臂,笑着解释道。
“这.....某愧受了!”
“这份协议我会马上送回主公手里,同时那个护身符主公应该也会尽快的弄好,汉升大哥你也不必问,我也不知道那护身符是怎么制作的。但是肯定是价值不菲就是了,另外护身符的制作需要令公子的名帖,你得赶紧给我,最好能跟这协议书一起送走,以便尽快拿到护身符。”
黄忠听了,转身就要朝外走,太史慈赶紧将他叫住:“汉升大哥这是去做什么?”
“当然是回长沙拿名帖啊!”
“呵呵,你写封信叫家人寄来不是更快么?”
黄忠一拍额头:“我都急糊涂了,多谢将军,呃,多谢子义兄弟提醒,我这就写信让家里尽快将名帖寄来。”
太史慈让黄忠坐在一侧的案台上将书信写好,看着他满怀期待的将信交绑在鸽子腿上寄走,才接着缓缓开口道:“汉升大哥,等护身符到了,我建议你尽快将家人都送到密云去,一方面,密云也有一位大医师在,说不定对令公子的病情也有帮助,另外,密云也远较长沙更安全。当然,这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意思,若是黄大哥觉得在长沙更好,也可以将家人留在长沙。”
黄忠摇了摇头道:“不,将来还是送他们到密云去吧,而且华佗大医师的名字我也听说过,我儿的病情去让华先生诊断一下也是好的,而且我既以效力平北将军,自然应该将家人迁居密云,我也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
太史慈摇头失笑:“汉升大哥,你误会了,主公并非那种人,不过将来你会知道的,反正去了密云也可以离开,就当作是去观光也好,如果住不习惯,也完全可以随时离开的,就怕到时候汉升大哥的家眷都不想走了。”
黄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种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靠别人说是没办法让人相信的,何况,现在黄忠还没有拿到儿子的护身符,基本上,还只是太史慈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现在黄忠的说辞,看起来只不过是推脱不过,所以适当的应付一下太史慈的热情而已。
只是太史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在他看来,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有再起变化的可能,现在的关键是在黄忠的想法再有什么变化之前,将他弄到密云去,那么对太史慈来说就万事大吉了!
于是在等待着从长沙郡的回信这段时间里,太史慈开始滔滔不绝的给黄忠介绍密云的一切,从城市的由来到现状,从当地的趣事到方方面面的特点和政策,甚至还有方志文的一些习惯和xìng格特点,林林总总、事无巨细,一副要给黄忠洗脑的架势。
黄忠也没有办法,一来他不想离开,想要看着自己儿子的名帖被以最快的速度送走,二来他也不好意思离开,太史慈实在是太热情了,于是只好陪着太史慈吃了午饭,然后再一直说到晚上。
吃了晚饭之后家里的回信终于到了,黄忠看着太史慈将名帖与协议书包好一起交给亲卫寄走了,黄忠才重重的送了口气,然后整个人忽然有种极度疲乏的感觉,似乎肩上担负了这么多年来的沉重负担,到了今天终于能看到一丝解决问题的曙光时,就一下将他给压垮了一样。
黄忠站在房门口,仰着头看着黑沉沉的夜空,在这里显然看不见亲卫的身影,更看不到邮驿的车马,但是黄忠还是期待的看着,不远处的太史慈看得直摇头,不由得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六十七章林闻之的秘密
方志文是在华佗鄙视的目光中被赶出来的,林西学宫的医学院分院的大门从此之后不欢迎方志文踏入!
方志文用屁股想也明白,肯定是林老头在背后给自己抹黑了,不然华佗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于此相反的是,当方志文不久前偷偷的溜进医学院的时候,分明看到华佗的脸上洋溢着满意和兴奋的笑容。
想想吧,一个zìyóu的研究环境,一个近在咫尺拥有海量藏书的藏书馆,还有一个正在建造的藏书阁,还有许多各方面的学者,还有优美舒适的环境,还有完善的医药市场体系,这个地方难道不是一个医者的天堂么。
而且方志文还发现,张宁居然也在医学院上课,只看这个小丫头那个认真的劲头,方志文不得不相信,她是很有希望成为大医师的,不过这个丫头刚才看到方志文被华佗驱赶,不但没有上来说两句好话,反而捂着嘴在偷笑,这实在是太恶劣了。
“哼!”方志文重重的哼了一声,甩掉被华佗鄙视的挫败感,转身朝山顶爬去,这林老头非要住在山上,每天爬上爬下的不累么?
“我说林老,您是不是在华元化面前编排我来着,这家伙似乎对我很有怨言啊!?”
“呃?哈哈......你不是被他给赶出来了吧?”看着方志文一脸的黑线,林闻之大乐,没想到自己无心插柳,居然让方志文狠狠的丢了一次脸。太爽了!一瞬间,林闻之任督二脉立通,浑身清爽飘飘yù飞啊!
“果然是您,我一猜就知道。”方志文一边说着,一边左右看看,准备找个转移话题的由头:“咦?你那老相好没在啊?”
“什么老相好,那叫红颜知己。懂不?没文化!”林闻之得意的扬了扬眉毛,心情好的不得了。
“什么红颜知哦?是白颜知己吧!”
“滚!”
“有文化的人都不说脏字!”
“直接说吧,您今天来又是做什么的?难道是你那二夫人也有了身孕。又来讨名字的?”
“呵呵,我也想呢,不过暂时还没有。若是有的话,自然会来麻烦您的。”
方志文笑嘻嘻的说道,扳回一城不错!
林闻之扔下手里的书卷,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罐茶叶,伸手递给正在准备烹茶的方志文:“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可不要说是来喝茶聊天啊!这个不好笑。”
“呃,还真是来喝茶聊天的,只是聊天的内容是限定的。”
林闻之jǐng惕的看了方志文一眼,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了什么?是不是?”
“嘿嘿,您老藏得很严实啊,可惜。俺是有无孔不入的密探的!”
“狗屁,肯定是田畴和田稚这两个叛徒!”
“嘿嘿,那您可就错了,其实是......不告诉您!”
事实上,确实没有什么人告密。而是当事人自己不小心露了马脚。
“切!你想诈我啊,门都没有!”
“不,不,我绝对不是想要诈您,而是有真凭实据的,单福是您的学生吧?听说是去年年初就到了密云。我说得没错吧?”
林老头无辜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笑眯眯的不说话,最后林闻之终于叹了口气道:“你小子的鼻子真的堪比狗鼻子啊!”
“您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呵呵,没错,徐庶是我的学生,而且他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学业,现在正在考虑出仕的问题,你来我这里,是不是打着拉拢这个人才的主意呢?”
“当然!”方志文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既然是人才,我自然是想要拉拢的,而且我密云近水楼台,难道就不能先进行接触?”
“当然可以,事实上,徐庶在我这里求学将近两年,最熟悉的政体就是密云的政务体系,所以你说的近水楼台一点也不夸张,但是徐庶这人可是标准的保皇派,坚定的认为正统才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所以,你未必能说动他,这也是我一直隐瞒你这个消息的原因,至少在他学成之前,不能因为与你有了龃龉而被迫放弃学业。”
“我就那么不堪?”
方志文一脸委屈的反问道,对于林老头的解释,方志文表示严重的怀疑,正如同林闻之坚定的认为方志文是一个不堪的人一样,方志文也坚定的认为林老头绝对不是一个为了学生的前途而尽心竭力的好老师!
“你本来就那么不堪!不过这次倒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徐庶的xìng格如此,他害怕因此给我带来麻烦。”
“您有什么麻烦,这里军队和官员不给进,您有什么好怕的?!”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清亮的眼神看着林闻之,仿佛要看穿他那又厚又黑的皮!
“可是他不这么理解啊!至少,当时是不这么理解的!”
林闻之双手一摊,满脸委屈的说道。
“我看是您执着与官府不能干涉学宫吧!生怕我使出什么手段来控制徐庶,坏了您老的名头,嘿嘿,我没说错吧!”
方志文身体向后靠了靠,头微微的扬起,用一个下视的角度,平坐着但是却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毫不留情的直接将林老头的险恶用心给揭穿了!
“看,你果然就是这么不堪的!”
林老头一点也不惊讶,神情淡然的抚着下巴上长长的胡须,笑眯眯的反驳了一句,显得风轻云淡,仿佛对方志文的恶毒指摘不屑一顾的样子。
但是方志文却从林老头的反应中肯定,自己说对了!因为林老头越是平淡,越说明自己说中了,这就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林老头惯用的手法!
“嘿嘿,您都说了我不堪了,我也不能平白顶着这个大帽子名不副实嘛!说老实话,我可是从史阿那里得到了消息,徐庶可是个大孝子,而且,他的母亲现在还独自在颍川生活,这个远游在外的徐庶,真是不孝啊!”
林闻之脸sè动了动,抬手指了指烹茶的水壶:“水沸了!”
“我觉得,作为一个地方官,应该鼓励孝行宣扬仁义,而且我密云最是注重教育,为了帮扶贫困学生,让他们不但能够衣食无忧的学习,还要帮助他们免除后顾之忧,比如无法照顾的亲长之类的,我们也打算将他们纳入我们扶持教育的范畴里面,您觉得如何?”
方志文一边从炉子上端起茶壶,一边很随意的说道。
林闻之翻了个白眼:“我还能觉得如何,只能说够伟大、够无耻呗!你这是变相的将手伸进了西林学宫,挟持学生毕业之后留在密云,难道你还想取得我的支持不成?”
“当然,林老您莫非忘记了,这是一个战乱不断的时代,放走一个人才,就壮大了一个敌人,若是我能控制这些人才的流向,则会给密云的安全和发展带来巨大的好处,您坚持的学术超然的思想我并不反对,但是从学术进入实务之后,这些人就不再是纯粹的学者了,而是一个拥有了立场的人,我所做的,不过是出于我们密云的立场,理所当然的措施罢了,不是么?”
方志文一边弄着茶叶,一边侃侃而谈,一番话让林闻之的神情也不由得凝重了起来,方志文的话没错,方志文是在用现在这个战乱频仍时代的思维来考虑问题,而林闻之呢,说穿了其实是在用现代和平时期的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因此,不得不说林闻之的想法有些过于理想化了。
学术确实是没有疆界的,但是人却是有疆界的!
“志文说得不错!”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女声响起,原来是林闻之的那位红颜知己,只见她缓缓的走进来,示意方志文让开了烹茶的位置,并对方志文微微颚首为礼。
方志文站起来很礼貌的行了一礼,然后退到一边跪坐着。
“志文说得不错,闻之你的思想不大适合这个时代,或者说你还没有调整过来。这个时代首先是激烈竞争的时代,所以,在学术上追求绝对的超然地位有些不合时宜,林西学宫能做到今天这个程度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不能再继续的理想化下去,特别是这些已经要走出学宫的学生。但是,志文,我们也不会赞同你的做法,因此,我们仍然会继续对学生的情况和信息进行保密,并且坚决的反对官府通过不道德的手段挟制学生。”
“可以,那么我认为应该用允许我们与学生进行正当的拉拢接触为交换!”
林闻之用鼻子‘嗤’了一声:“果然无耻!用我的东西来交换我的东西!”
“嘿嘿,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啊!林老,您可以还价!”
那风姿卓越的老妇人笑了笑,不再插话,而是专心的烹茶了,她适时的将双方拉到谈判程序中,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她来掺乎了!
“你说的啊!首先,我需要增加学宫的预算,以增加购买对提升学宫等级有利的道具和书籍;其次,需要将我们的协定写进学宫与官府的协议中去,严格的限定官府不得对学宫事务包括学生进行直接或者间接干涉的原则;还有......”
看着眼眸闪着jīng芒的林闻之,方志文有些走神,这个林老头的要求真是滔滔不绝啊!不过也好,正好借此机会看看林老头底牌如何!
当然了,这些条件是绝对不可能完全实现的,方志文有不是冤大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六十八章年轻时的徐庶
方志文与林闻之经过一番坚苦卓绝的交涉之后,最后终于就双方所关切的重要问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为此方志文将会付出一大笔银两以及一些保证不会粗暴的胁迫在校学生的承诺,而林闻之付出的则是有限度的对方志文公布在读学生的一些信息,主要的当然是才能和价值取向,并且承诺在学宫中会向学员加大宣传密云政治势力的力度。
品鉴了那位丰姿绰约的老太太的茶艺之后,方志文去林闻之告知的学生宿舍,寻找徐庶想要跟他当面交流一下。
方志文上次在东武城轻易的将张昭放走,这次确却如此执着于徐庶其实并不矛盾,因为张昭仅仅是一个优秀的第五百六十八章年轻时的徐庶内政人才,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归于江东孙策,从总体上来说,张昭的存在对稳定和壮大孙策势力是有重要作用的,因此,方志文在发现张昭与密云理念不合时会大方的将他放走。
徐庶则完全不同,徐庶是一个优秀的战略人才,而且现在刘备已经提前在荆州布局,如果再有徐庶这个惊才艳艳的战略大师给刘备出谋划策,说不定刘备能很快的一统荆州,这对方志文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在历史上徐庶只是惊鸿一现之后就被曹cāo给骗走,这个在顶尖谋士中铁定能排在前十的大才就此淹没也实在是太可惜了,更要命的是,现在曹cāo还在临朐县跟藏霸对峙,誰来骗走刘备的军师呢?
因此,方志文决定要拯救徐庶,不会再让他误上贼船,到时候可就错恨难返蹉跎一生了。至于说服徐庶改变坚持皇统的办法,方志文还是有很多想法的。当然也包括了帮助徐庶同学照顾好母亲,解除后顾之忧的这个好主意。
对于方志文来说,这个办法一点都不会粗暴第五百六十八章年轻时的徐庶,相反,方志文觉得这个做法充满了温情。
西林学宫的占地面积很大,这也让住校学生的住宿条件相当的舒适,基本上都是单门独户,有一个主卧书房,还有一个偏房供下人居住。一间厨房供学生自己开伙。
当然了,经济不那么宽裕的学生可以几人合住一个院子,凑钱开伙也可以,或者干脆去学校的食堂就餐。
方志文来的时候正是将要正午。正好将准备出门去食堂就餐的徐庶给堵在院门口。
“方大人?”
徐庶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位笑的像只老狐狸一样的男人。心里即使奇怪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徐庶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或者叫做自视甚高,何况自己的林老师和其他的老师,也都对自己赞誉有加,更坚定了徐庶对自己的认可。
既然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人才,在这号称量才适用、有才必用的密云政体中,恐怕也不会放过自己这么个人才吧。
方志文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身量高大健硕。身着灰sè文士杉,头带青璞巾。脸上英气勃勃,眼神英华隐现,腰上还挂着一把陈旧的长剑的年轻人。
“你认识我?哦,对了,你们会经常去府衙帮忙处理政务,应该是见过我的,但是我却没有见过你,你是单福?或者应该叫徐福?还是徐庶?”
“呵呵,大人叫什么都可以,左右不过是一个称呼,不知道大人找在下何事?”
徐庶尽量平静的笑着回答,装出一副不在意的神态,但是这一套在方志文面前是完全没有用的,或者只有反作用,徐庶还是太年轻了,尽管他智力已经达到了七阶,但是,经验这个东西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
“呵呵,那就叫你阿福好了。”
“呃,大人还是叫在下表字元直吧。”
徐庶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对方志文还是有些了解的,也知道方志文的xìng格随意,但是没想到随意到这种程度,还是有些不习惯!
“那好,元直你这是要去吃饭吧?正好,我做东道,顺便跟你商讨一些事情,没问题吧?”
“荣幸之至,大人请!”
徐庶还能说什么,毕竟这位可是自己所在地的父母官,难道徐庶还能再次逃跑不成,眼看着就要完成学业了,徐庶可不想再次逃避了,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徐庶对密云政务体系是相当的了解,也对现在大汉的政体和现实有着充分的认识,这其中的优劣以徐庶之能自然能分辨的清清楚,但是,在内心深处,从小就受到忠君爱国思想教育的徐庶,还是对皇统有着异样的执迷,在他看来,现在这个世界的秩序,必须有皇权来作为核心,当然不是说密云的契约制不好,而是向心力不够强,何况现在大汉天子在位,又怎么能够直接将天子置于不顾,而另起炉灶呢?这简直就是祸乱之源。
因此,对于密云的拉拢徐庶早有准备,毕竟自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求学,但是徐庶却不大愿意在密云出仕,毕竟密云名义上是保皇党,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