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9部分

义和官位容易笼络。”
太史慈用力的点头应下,方志文如此郑重其事,而且对这两个人的评价如此之高,显然有些让太史慈吃惊,想不到荆襄军中还有这等人才,却不能被重用,否则何须自己南下助阵呢!看来荆襄世族确实是扶不上墙的。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六十一章下马威
太史慈一行两千人,跟随着周泰护航船队南下,从唐山港出发直接到建邺港口,他们连船都没有下,只是将旗帜换成了荆州水军的旗帜,然后随着迎接他们的蔡和一起沿江而上,一路上在水面上飘了大半个月,才在襄阳港上了岸,这两千jīng锐的骑兵战士,连站着都有些打晃了,看来骑兵还是不能代替海军陆战队的。◎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蔡瑁和蒯良、蒯越以及庞季等等荆襄世族的代表,都在码头上迎接太史慈的到来,场面不大也不小,算是低调而隆重,不怎么关心此事的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太史慈已经到了襄阳,但是时刻关注着襄阳的人,自然会知道蔡瑁的强援已经到达了。
关注的人里面有原住民也有玩家,原住民之中,自然是要数刘备最关注这件事情,刘备的代表孙乾已经先期到达了襄阳,与蔡瑁等人进行了相当一段时间的磋商了,就荆州势力的划分讨价还价。
一方是居心叵测的想要对方去前面顶雷,一方是想要空手套白狼,想方设法的拿走荆州最富庶的地方,幸好荆襄世族里面能打仗的人不多,但是能够耍嘴皮子的人可是多得很,因此与孙乾对阵倒是一点都不逊sè,甚至犹有过之!
太史慈的到来,自然加重了孙乾的压力,事实上,孙乾能够压制荆襄世族的最大筹码就是军事力量的压倒xìng优势,现在蔡瑁的强援到来,几乎肯定会对谈判产生严重的影响,即使是荆襄世族忽然推翻之前达成的一些共识,孙乾也不意外。
或许,最终还是要稍微的打一打。然后事情才好办。
太史慈只参加了第一晚的接风宴,之后的聚会宴请太史慈一概拒绝。而且太史慈将自己的住处安排在蔡瑁的家里,表示出对蔡瑁的绝对支持,这让蔡瑁十分的欣慰,也使荆襄世族的许多小心思都销声匿迹了。
根据太史慈的要求,蔡瑁将各地的jīng锐守军向着襄阳聚集,以便供太史慈遴选其中的jīng壮训练成襄阳的核心战力,其他的部队通过这次过滤,也能顺便变相的控制在蔡瑁的手里,等待整训之后。再重新安排将佐,然后发还地方,作为蔡瑁加强zhōngyāng控制力的有利手段。
蔡瑁当然不知道太史慈在这个计划里面还夹带着私货,太史慈当然也不会傻的去向蔡瑁打听黄忠和魏延的消息。
不过蔡瑁也不会完全相信太史慈。因此想要给太史慈掺沙子。太史慈自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于是蒯越出任新组建的襄阳健骑营的司马,庞季任长史。张虎、陈生任左右步军都尉,文聘任前军都尉,黄祖任后军都尉。
见太史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有关的人事安排,那些还对方志文有着高度jǐng惕的荆襄世族才稍稍的放下心里的担忧,开始相信方志文确实只是想要在荆州的商业利益,以及一定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却是需要借助荆襄世族的力量来实现的,因此。双方的合作基础的的确确是相当的牢靠的,这也是太史慈分外配合的原因所在吧。
不提以蒯越为首的荆襄世族如何给太史慈寻找小麻烦,想要刁难一下太史慈而不得。宛城的刘备得到了孙乾的情报后,立刻整军南下,朝着新野进发,想要给蔡瑁一点颜sè看看,顺便也看看荆襄世族的底线和态度到底怎么样。
当然,如果能顺便将襄阳军直接的击溃的话,自然也是可以接受的结果,最多到时候不要太过分,只要荆襄世族乖乖的让出襄阳郡就不为己甚了!
当然了,刘备也就是这么幻想一下而已,想要攻破新野,不但困难,更重要的是,新野攻破了有什么用,如果不能一口气拿下襄阳,这边刘备在襄阳城下跟蔡瑁对峙,屁股后面的黄巾军就会将刘备给爆菊,或者中原的那些世族也不会白白的放过这个机会。
因此,刘备挥军南下,更多的是来示威,顺便打一打太史慈的傲气,让蔡瑁不要以为有了方志文的支持,就能将尾巴翘上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到谈判桌上比较好!
太史慈才将襄阳健骑营建立了一个架构,那边厢刘备的大军已经到了新野城外,蔡瑁急得脸sè都白了,幸好还有明白人蒯良在一旁安慰,给他分析刘备根本就不敢如何,最多就是吓唬吓唬人,问题是,刘备的军队真的很能吓唬人,新野的世族们都已经逃进了襄阳城,找蔡瑁来哭诉了!
蔡瑁带着蒯良找到太史慈的时候,太史慈正在襄阳城中的军营里与蒯越、文聘商量如何改建训练场地的事情,听到了刘备南下新野的消息,太史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蔡大人是希望我将刘备赶回去,还是想要灭掉他?”
蔡瑁愣了一下,蒯越不满的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与太史慈的大话不感兴趣,而文聘这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太史将军莫开玩笑,只要将军能将刘备挡住,我就满足了!”蔡瑁摸了摸额头上的毛汗说道。
太史慈撇了撇嘴,扫视了一圈神情都很沉重的诸人,傲然道:“蔡大人的要求真低!不过也好,在下的主公与刘备有着一段香火情,行事也不宜太过绝情,说起来,主公还是希望荆州的各方都能克制,有什么矛盾完全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嘛!现在刘备率军南下,恐怕是出来秋猎的吧,既然如此,不若我们也去与之会猎如何?”
“将军,我们现在就这点人,将军有把握不被别人给一口吞了?”蒯越有些yīn阳怪气的说道。
“蒯司马,你且问问文聘都尉,看看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前军会被刘备一口吞了?”
不但是蒯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文聘,文聘楞了一下肃然道:“不会,如果我前军据守新野城。没有一两个月,刘备的大军也别想拿下新野。”
太史慈冷冷一笑:“前军仅仅两万人。文聘都尉都敢言保新野月余不失,我太史慈麾下两千jīng锐,倒是很想看看,这天下有谁敢言一口将之吞下!”
蒯良眼神一亮,开口道:“既然如此,就北上秋猎如何?”
蔡瑁此刻也想明白了,不管怎样,刘备的这个挑衅自己都得接着,绝对不能躲。一旦自己躲了,整个荆襄世族的士气就垮了,人心就散了,现在蔡瑁是被逼着上了架。所有的荆襄世族唯其马首是瞻虽然很荣耀。但是同样,这个责任也很沉重,这种沉重。远远要比蔡家的兴衰更让人难以承受,蔡瑁觉得,自己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啊。
看着大家或是殷切,或是玩味的目光,蔡瑁一咬牙道:“那就北上新野,一切有赖太史将军了!”
太史慈肃然道:“应该是一切有赖健骑营的将士们了!”
“是。一切有赖健骑营的全体将士们,荆襄的未来、荆襄父老的福祉。此刻就握在他们的手里了!”
太史慈拱手一礼:“这是应该的,他们本就是荆襄的子弟兵,不保护自己的父老,还能保护谁呢!”
说完太史慈回身冲着身后的诸将道:“健骑营中军、前军整军备战,明rì兵发新野,蒯越司马随军,其他后续部队达到襄阳之后,按照各位都尉已经拿到的训练cāo典立刻开始训练,请庞季长史负责监督。各位大人,请于明rì辰时在军营汇合出发。”
“诺!”
“遵命!”
军营立刻开始热闹了起来,各部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后勤事宜,新建起来的健骑营的指挥架构立刻开始面临考验了。
.............................................
当刘备三兄弟率领着两万步骑到达新野的时候,太史慈也已经率领着文聘的两万前军,以及自己的jīng锐卫队在城外十里立阵相迎,一副准备大打出手的架势。
蔡瑁有些浑身冒虚汗的坐在马背上,虽然蔡瑁是襄阳水军统领,但是真正的大战却没有打过,在水面上,襄阳水军船高人多,打打水贼那简直就是欺负人,根本就算不得战斗,蔡瑁这个将军,总的来说,基本上还算是一个战场新人!
相比起蔡瑁的紧张,蒯家兄弟的表现还更好一些,蒯越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死撑面子,而蒯良则坚信自己的推断,认为刘备不是来打仗的,所以心态平稳得很。
太史慈迅速的在各人的脸上扫过,果然如来之前大哥的评断,荆襄世族里面最有价值的是蒯家兄弟,而现在最能打仗的将领,只有文聘,至于黄忠和魏延,暂时还没有找到。
刘备的大军烟尘滚滚的向前奔来,一直到了距离只有一里左右的距离,才停下部队开始整军,迅速的布好一个个的阵势,也是一副准备开战的架势。
“蔡大人,刘备的军队训练尚可,基本上能做到令行禁止了,只不过,中军和前军的部队应该是jīng锐等级的,左右两军稍差,后军最差,应该是强兵等级,两翼的骑兵共四千,完全是废物。”
太史慈很随意的点评着刘备的军队,轻松的态度让蔡瑁的紧张情绪渐渐的缓解了下来,随着他开始跟着太史慈的指点认真的观察敌军,心里的恐惧和担心也就被遗忘了。
“若是真的开战,我的骑兵将从左右两翼绕击,击溃对方骑兵之后先彻底打散敌军的后军,然后在其后徘徊待机,敌军必然进退两难,我们的步兵只要布阵坚守,此战必胜!”
蔡瑁大大的松了口气,脸上的凝重yīn沉也消失不见,换上了这几天都难得一见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温和多了。
正在这时,对面忽然响起了一声号角,一队骑兵隆隆的奔驰而来!
“怎么回事?他们开战了?”
s
第五百六十二章太史慈VS张飞
太史慈呵呵一笑:“没有,对方有使者前来问询,刚才的号角是戒备的号角声。◎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蔡瑁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战场上的压力真的不是一般大,而是巨大!
“哈哈.....对面的部队可是襄阳守军?为何挡住我军去路?莫非想要谋反么?”
太史慈一看对面的战马上的大汉,就猜到这货应该就是大哥口中所说的那个痞子张飞了!看他的样子像是个粗豪的人,嗓门也大得很,但是大哥特意交代过,这个家伙是个典型的痞子,最喜欢玩小动作。
张飞的胆子也是出奇的大,或者这就叫做有恃无恐,直接带着自己的几十个亲兵,奔到了太史慈对面不到五十步的地方才停下,扑面而来的尘土让太史慈皱紧了眉头,但是他不说话,他身后的骑兵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座的雕塑一样,用毫无感情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如同小丑一样的张飞等人。
与张飞等人坐下躁动不安的坐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无声的压力让张飞身后的骑兵们都不由自主的收住了嘴里的笑声,敌人的冷峻所带来的无声威压,仿佛像是一盆冰冷彻骨的冷水,兜头浇在张飞等人的头上。
“这里是襄阳地界!我襄阳健骑营在襄阳的地界上干什么,需要向你解释么?何况,尔等又是何人,率军入我襄阳地界,不派遣使者通报,不通姓名身份。如今当面还不先下马见礼,居然反而在此大言不惭,我看想要造反的是你们吧?”
太史慈很有穿透力的声音清冷平淡,但是他的口舌便给,一点也不会输给小混混张飞,他可是做胥吏出身的,对付这些小混混有经验!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让张飞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说起来,好像真是自己无礼在先啊!不过。自己不是来找麻烦的嘛!干吗要听他教训,这个小白脸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就是蔡瑁?
听说蔡瑁做事瞻前顾后,想不到言辞却如此犀利。身上的气场也很强大,看上去绝对不是一个世家子,反而像是一个久经战阵的沙场老将,也有一些官场胥吏的油滑。
“吾乃荆州牧刘备大人麾下,荆州步军都尉,平寇将军张飞张翼德,尔是何人,速速报名同姓!”
“原来是刘大人的手下,想那刘大人乃是堂堂皇亲贵戚,岂有不知道礼仪规制的道理。定是你这个做下属的不懂事,居然大军过境都不预先通知,万一造成误会,你是百死莫赎。既然是刘大人手下,你速速回禀刘大人。襄阳太守蔡瑁大人、郡丞蒯越大人、襄阳健骑营统领太史慈、前军都尉文聘在此恭迎刘大人驾临,请刘大人前来一晤!”
“好,我这就......咦!不对啊!明明尔等是我大哥下属,为何不前去拜见我大哥,反而要我大哥来见你们?竖子无礼至极!你出来,让你爷爷张飞教训教训你!”
“张飞。你如今也是天子亲拜的平寇将军,说话可是要负责的,你这是在向本将军发起挑战么?”
太史慈眯了眯眼睛,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单挑的机会啊!面对如此强将,太史慈的武将本能爆裂了,战意正在熊熊的燃烧着,那热切的光芒直接从眼睛里面满溢了出来,张飞又岂能看不见!
“咦!想必你就是那个来自密云的太史慈,那方志文的大舅哥吧!居然敢向我挑战!好胆!看在你胆识不错,又是老熟人的亲戚份上,一会免你一死!放马过来!小的们,给我让开战场,你们回去跟我大哥说,等我收拾了这个太史小白脸,就带着这些头头脑脑们去拜见他!”
“诺!”
太史慈扬了扬手里的长枪,轻轻磕了一下坐下大青马的腹部,大青马很淡定的迈开脚步,缓缓的向前走去,太史慈略微扭头道:“一会任何人不得干扰我们之间的比武,我自会把握分寸!”
“诺!”
“太史将军!”蔡瑁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蒯越有些幸灾乐祸,而蒯良则大有深意的看着太史慈。
“蔡大人放心,这张飞不是在下的对手!”
“如此我就放心了,将军切莫大意,这张飞号称有万夫不当之勇!”
“呵呵,大人安心看着就是,今rì你怕是见不到刘备了!”
蔡瑁听得一愣,不明白太史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蒯越悻悻的说道:“太史将军是说,如果他胜了,刘备肯定不好意思来见我们,只会打马回头再想办法找回面子。”
蒯良呵呵的笑着点头:“胜了张飞容易,但是关羽也不会站着一边看,估计一会还得打一场,只是不知道太史将军能否战胜关羽?若是不能也不必担心,刘备不敢将太史将军如何,只要今天我们能够展示出不惜与刘备一战的决心,我们就赢了!”
蔡瑁会心的笑了笑,他不是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只是,他会担心万一失败了会如何?万一真的打起来了会如何?.......等等,这些不安的思虑,会让蔡瑁陷入悲观的情绪中,最后导致选择错误。
现在情势并非像蔡瑁担心的那么差,蔡瑁的忧虑渐消,智慧也就冒头了!
蒯越还有些不满的哼哼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的立场,还是没有接着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了,虽然他对傲气十足的太史慈不大喜欢,但是不得不说,太史慈到现在为止都表现得非常好,甚至很提气!特别是他呛张飞的一番说辞,更是有礼有节绝对让人喝彩!如果他的手底下真的如同他所表现出来的自信那般硬实,那蒯越可就真的服气了!
想到这里,蒯越抬头将目光向着太史慈的身影追去,太史慈和张飞两人一左一右已经立定了战马,一旁一名张飞的亲卫扬手掷出了手里的短矛,在强烈的阳光中,断矛的矛尖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杀!”张飞爆喝一声,猛地一夹马腹,战马突地向前一蹿,张飞身体稍稍晃了一下,微微的向前倾着,单手握持着黑sè的丈八蛇矛,矛尖直直的指向太史慈,在疾奔的战马上,张飞单手持枪却仿佛轻若无物,矛尖随着战马晃动,但是却始终遥遥指向太史慈的心口。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高手!高高手!!在场观战的双方武将一眼就能看出来,张飞是一个绝世悍将!
再看太史慈,手里的暗青sè的龙骑抢轻轻的夹在腋下,身体却在马上却是挺直的,但是绝对不僵硬,战马疾奔时产生的摇摆似乎完全不存在一样,枪尖略微低垂,斜斜的指向地面,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沉稳。
高手!高高手!!这太史慈绝对是一个绝世悍将,而且他那随意和淡然之中,有着一种热到极点之后,变作了冰冷的残酷战意,那是一种将生死完全抛开,一种将战斗上升到了生命的最终追求的境界!
这就是家传武技的优势,因为有先人的经验,所以更容易摸到境界的边,从这点上看,张飞还是略逊一筹的,远处旁观的关羽轻轻叹了一声,微微的摇了摇头。
刘备紧张的问道:“怎么,不能胜么?会不会有危险?”
“不是不能胜,而是不可能胜,但是想要败也不那么容易,而且这个太史慈做事说话有礼有节,绝对不会做过分的事情,大哥不必担心!”
刘备舒了口气,其实胜负真的不重要,刘备此来能看到蔡瑁的大军,就已经知道了蔡瑁,以及蔡瑁所代表的荆襄世族的选择,同样,蔡瑁敢于迎出城外,也说明蔡瑁没有与自己死磕的想法,估计最后的解决还是得回到谈判桌上进行交锋。
战争肯定是不可取的,如果刘备一味的持强,一方面自己根本就不能承受整个荆州乱战的后果,另一方面,方志文的脸面不能不给,实际上,刘备心里还是万分忌惮方志文的。
因此,刘备不是来打仗的,但是单挑比武什么的倒是没所谓,如果能这样给蔡瑁和方志文一个下马威,倒是不错的事情,只是想不到这个太史慈这么强,居然在武力上不输于张飞,算上赵云,还有方志文麾下的一大群悍将,似乎方志文手里的战力要比刘备强得多啊!
刘备与关羽交流了一句,那边太史慈已经与张飞双马相交了,太史慈的青sè长枪如同一只扑向猎物的猛兽,猛地从下到上的跳了起来,狂猛而又决绝,根本就不管张飞当胸而来的长矛,太史慈的枪正如同太史慈的xìng格一样,那是纯粹属于战场的枪术,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你的命!
至于自己的命,太史慈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忌,这才是真正属于战场上的枪术,在战阵中,没有一个士兵在刺出自己手中的长枪时,会想着自己会不会被敌军刺中,如果想着这些,自己的小命估计就玄乎了!
张飞怒目圆睁,长矛尖端白芒乱闪,尖利的啸音连一旁的观众觉得心烦一乱,仿佛是来自幽冥的夺命鬼啸一般,听在耳中,就已经让人心胆俱裂了!
太史慈脸上毫无表情,眼神只是静静的看着张飞晃动的身躯,手中的长枪枪尖银星耀目,划出一道极其虚幻的直线,带着一往无前决绝,以及将要刺穿一切阻碍的信念,直奔张飞的心口而去!
眼看着双方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围观者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战场上,双马疾驰,枪矛夺魂!战场外,一片宁静,无数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这让人心惊胆颤的一霎那!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六十三章以长攻短
感谢‘沈老茂’和……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噬尐澈’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以及……大大的评价票,谢谢了!
ps:今天除夕啊!住大家,不,是祝所有人阖家团圆!幸福安康!
再PS:也不知道今天更的有人看没有,但是还是要更的,明天也不会断,我实在是太努力了,呵呵。◎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在张飞看来,太史慈的枪好快,不管自己怎么加速,似乎总是赶不上太史慈,不管怎么计算,张飞都觉得太史慈的枪会比自己的矛更早刺穿自己的心脏。
其实,这完全是一个境界,从太史慈的表情、选择、动作等等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气场,一个威势,那种视死如归的决心,那种有去无回的信念,以及必定能击败对手的信心,都默默的传达给了张飞,换而言之,张飞早就中招了。
旁观者清的关羽,刚才的摇头叹息,正是因为这个!
在太史慈看来,自己的这一枪明显比张飞的长矛先刺中对方,这不仅仅是信心,也是事实。
因为太史慈的战技本来就偏重于速度,而且什么叫做从战场上衍生出来战技,那就是注重于杀死对手保存自己的战技,与武技不同,武技讲究的是对力量、速度、技巧的驾驭,已达到强健己身击败对手的目的,战场上的战技则是杀人保命的技巧。两者硬是要比较的话,那就是一个更偏狭,一个则更大气。
因此,太史慈这个简单的挑刺,不但在于获得了更大的加速度,更重要的是,太史慈的这个看似简单的技能实际上是带有击退的效果的。而这一点就是太史慈以命搏命时保命的秘密之一。
‘惊龙!’是这个技能的名字!专属技能,特点是速度提升,破甲。以及击退。
张飞的平实的一刺,其实也是技能,是噬魂的升级版。叫做‘灭魂’,那长矛发出的摄人尖啸声,其实不是张飞刻意震动长矛产生的,而是因为蛇矛的结构,而在极高速的运动中自发产生的,而这个技能的最大特点就是加速。
说了半天,其实在时间上就是一眨眼不到的功夫,双方的夺命武器都已经要刺进对方身体了,那凛冽的杀意,让两人的汗毛都自发的竖立了起来。浑身的肌肉不自觉的绷紧到了一个极限,心情也如同拉的紧紧的弓弦,几乎像要被扯断了一样。
‘叮!’张飞在千钧一发的瞬间,左臂及时的抬了起来,恰到好处的挡在了太史慈枪尖前面。
‘砰!’
‘呃!哈!’
钢盾碎裂。张飞手臂被枪尖刺破,但是张飞的反应极快,手臂绷紧用力朝外一格,将太史慈的长枪向上格开,但是在这一瞬间,一股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猛地通过手臂传递到了张飞的身体上。
“不好!是击退效果!”张飞心里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境地。身体顺势后仰,消弭掉这股不可抗的力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可能会被直接从马背上被打下去,那可就不仅仅是难看这么简单了,肯定还会遭到太史慈的无情追击。
张飞整个人都仰躺在了马背上,这还是他最近苦练骑术的带来的效果,若是再早一年碰到这个情况,张飞绝对会从马上被击飞,所以张飞应该感谢方志文和赵云,是他们让他明白了骑术有多么重要。
张飞抬臂、盾碎,一直到身体后仰,这一连串的防御动作以及变化,致使他的攻势完全的走形,在旁人看来,张飞非常的被动,从抬手的那一瞬间,他的攻势就已经完蛋了,剩下的都是狼狈的防御,不过整个防御过程还是相当的jīng彩,特别是最后的那个空手格挡和仰身化劲,确实是神来之笔。
双方战马交错,太史慈毫不犹豫的将扬起的长枪猛地砸了下来,张飞双手握矛,一个霸王举鼎的姿势将太史慈的长枪挡住,刚刚仰起的身体又被砸回了马背上,虽然没有受伤,严格来说也没有落败,仅仅是稍稍落了下风,但是这个形象看上去却是很狼狈。
一个回合结束,双方调转马头,二人二话不说,继续对冲!
张飞有点恼羞成怒了,刚才只不过是因为不敢与对方拼命,结果就完全落了下风,还被太史慈打得狼狈不堪,实在是太丢人了,特别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刚才还吹了大话,这个脸真是给丢干净了!
“哇丫丫!纳命来!”
太史慈冷冷的一笑,面挡后面是什么表情张飞看不到,但是从他那冰冷的眼神中,就能知道太史慈根本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这种冰冷的眼神张飞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十分的熟悉,甚至还带给张飞一丝烦躁!
太史慈的招数一如刚才的一样,急速、决绝以及以命搏命!这确实就是太史慈的家传武技,并非太史慈刻意如此,事实上,由太史慈教出来的太史昭蓉也有这种情况,虽然太史慈教给太史昭蓉的武技已经尽量的改进了这种拼命的打法,但是在根子上,仍然没有办法彻底摆脱战阵武技所带着的天然属xìng,所以太史昭蓉在对上夏侯渊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与对方以伤换伤,其武技xìng子的刚烈与太史昭蓉本人温柔怕羞的xìng格截然不同。
太史慈手上的长枪那决绝的气势,也一样跟太史慈聪明单纯,有时略微有些油滑的xìng格完全不同,这确实是武技本身造成的。
不过张飞这次可没有想着跟对方以命搏命,而是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他明白了自己武技与对手武技的差异,不能以短击长。自己擅长的是武技,对手擅长的是杀戮,所以绝对不能与对方拼谁更狠,而是应该与对方比谁更擅长格斗!
张飞稳定下心态,一招一式的认真与太史慈拆解攻防,倒是让太史慈的凶悍打法没了市场,又是几个回合过去。双方打成了一个平手,谁也奈何不得谁!
两人的打法渐趋平稳,连周围的观众都大大的松了口气。完全没有了一开始就将心脏吊在嗓子眼上那种紧张刺激了,甚至心下还都略微有些失望,虽然现在的攻防激战也很jīng彩。但是更刚才的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相比,差的实在太远了。
山珍海味吃过之后,虽然现在也是鸡鸭鱼肉,但是大家却都觉得清淡无味了,人就是这样不知足的!
太史慈一见如此,也没有了继续与张飞耗时间的打算,虽然张飞是一个难得的好对手,也是能够磨砺自己武技的磨刀石,但是现在的这个场合,却不大适合长时间的战斗。或者换一个环境,太史慈倒是很想与张飞大战三百回合。
事实上,太史慈也知道,如果继续这么一板一眼的打下去,自己肯定是会败的。张飞的力量几乎是天生的,这种力量的优势随着时间的过去,绝对会稳稳的压制住太史慈的速度,到了双方体力都下降严重的时候,败得一定会是太史慈,而不会是张飞。这就是力量取胜的秘诀。
因此太史慈决定改变打法,不再与对方纠缠,以短击长智者不取!
再一次双马交错,枪矛在清脆的碰撞声中再次分开,马儿擦身而过,太史慈却忽然收起了长枪,手里出现了一把银sè的长弓!
“三弟当心弓箭!”
关羽远远的大喝了一声,战场上的双方可是刚刚交错,距离不到三十步,这个距离上,弓箭的威力是极其吓人的,特别是对手还是个强弓手的时候。
张飞在太史慈张弓的时候就已经寒毛直竖了,听到关羽的大叫,几乎想都不想,直接一个‘铁壁’技能就扔向自己的身后,顺便也将自己的战马护持周全,这种亏他已经吃过几次了,张飞恨死了弓骑将,却完全忘记了,太史慈也是弓骑将,而且还是那个家伙的属下,那个家伙的属下尽是弓骑将。
“黑厮看箭!”
“哇!喝!~”
‘叮!叮!叮!叮!’
张飞的铁壁上连续传来四声脆响,连珠箭,而且是四连!
张飞的脸此刻又黑又青!恨得银牙咬碎,又是弓箭!老子最恨弓箭!
但是,张飞再怎么恨yù疯狂,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太史慈就是一个百分之一百的弓骑将,张飞能够以长攻短,仗着自己的天生神力欺负人,太史慈又为何不能用自己的属xìng优势来反制张飞呢!
所以仅仅从张飞的态度上来看,张飞就是一个极度自私的小人,只能自己干坏事,却容不得别人出绝招,这种心态想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顶尖武者,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太史慈才不管张飞的胡言乱语,甚至太史慈见到张飞气怒yù狂心里还高兴得很,对手越是气愤理智就越少,体能的消耗就越快,自己也就越有战而胜之的把握,于是太史慈驱马饶向外围,手里的长弓更是开开合合,不断的用毫无规律的节奏,将致命的箭矢shè向张飞以及他坐下的战马。
其实,这些箭矢就算张飞不挡开,也shè不死张飞,但是会很难看,所以张飞很认真的将这些箭矢一一挡开,太史慈发现了这点就更是shè的不亦乐乎了,弄得张飞暴跳如雷,却偏偏没有办法。
因为太史慈正在不断的绕向张飞的背后,如果张飞驱马向前,太史慈则紧盯在他身后百步左右,如果张飞想要掉头,太史慈会用弓箭不断的迟滞他,然后转向他的身后,张飞却不敢将马速降低的太多,万一太史慈在自己战马速度降低的时候突然冲了过来,速度上的差异会给张飞造成巨大的麻烦和危险。
周围的观众看得瞠目结舌,怎么会变成这样,弓骑将就能这么欺负人么?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六十四章老子是骑兵将领
第五百六十四章老子是骑兵将领
“太史慈小儿,有本事上来真刀真枪的打,你这算什么本事!?”
“我是弓骑将,自然用弓骑将的方式来决斗,有何不对?难道要缚手缚脚的让你砍才是好对手?无耻之尤!”
“你......难道这样你就能打赢,这些破箭能奈我何?”
“等到你的体力消耗完了,或者你的战马体力消耗完了,你的小命也就完了!这本来就是弓骑兵的战术,你不知道么?真是个笨蛋啊!”
“哇丫丫,气死我了!”
张飞知道,太史慈说得没错,自己抵挡太史慈的箭矢,可是要用技能的,但是太史慈shè箭的时候,只是很普通的小技能,基本上对jīng力的消耗是极少的,内力更是完全用不上,等到自己的内力耗光,或者战马跑不动了,自己真的只能任凭太史慈宰割,弓骑兵真的这么可怕么?
张飞再努力的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现在这个尴尬的现状,于是一咬牙,忽然拨马朝着自己的阵营跑去。
“对付弓骑兵老子也有办法,有本事你追来!不敢追就是你败了!”
张飞一边跑,一边还回头大声的喊,一边挥枪挡开几只追袭而来的箭矢,关羽脸sè有些怪异,轻轻的摇了摇头,刘备则满不在乎的笑着。
太史慈也不由得暗暗失笑,大哥说的没错,张飞就是个痞子啊!跑就跑了呗,还偏偏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太史慈没有追赶。而是看了张飞一眼,然后圈马回转,慢慢的向着自己的阵营走去,反正是胜是负大家都看到了,而且胜负本身也就是一个意气之争,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因此太史慈连场面话都懒得说。更不屑去与那个混混纠缠与口舌之间。
双方的表现一目了然,就算是刘备这边的将士们也都一清二楚,败了就败了。还要说这种莫名其妙的借口,那就实在是有些让人不齿了,相反。太史慈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反而让人觉得太史慈有气度,这里面的对比效果实在是太明显了。
连关羽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也不管刘备如何想,关羽一磕马腹,直接冲向了太史慈。
“太史慈,可敢与我一战?”
太史慈勒住了马缰绳,轻轻拍了拍大青马的颈侧,大青马温顺的掉了个头,稳稳的站立着。安静的看着气势凌霄的关羽。
“对面的将领可是关羽关云长?”
“正是某家!太史慈你可敢与我一战?”
“关将军威名远扬,乃是当世豪杰,在下自然渴望能与将军一战,但是在下七阶,将军八阶。直接单打独斗太史慈就算再狂妄,也不能应承,否则就不是太史慈不智,而是对将军不敬了!既然将军yù图一战,那么我有两千手足,将军带多少部队在下不拘。我们阵战上分胜负如何?”
太史慈不亢不卑的回道,语气里听着客气的很,但是话中带刺,智商正常的人都明白,太史慈是在说张飞无耻,关羽也一样的无耻,阶位不同居然还来单挑!而太史慈要以两千对关羽任意部队,这种豪情壮志却仍让人钦佩不已,关键是,关羽竟然犹豫了!
难道,凭着在场的两万将士,都拿不下太史慈的两千骑兵么?!
关羽不是笨蛋,岂能看不出太史慈身后那些骑兵的jīng锐程度,更何况,太史慈敢这么说必然有所依持,而且弓骑兵本身就很难对付,自己这边虽然有四千轻骑,但是见识过方志文的jīng锐突骑兵的关羽知道,自己的这四千轻骑在jīng锐突骑兵面前,连盘菜都算不上,至于步兵,防御或许尚可,但是进攻实在是无力。
正如太史慈刚才所说的,弓骑兵的战术就算是耗死对手,因此,即使关羽对自己的混合步兵有信心,最后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的弓骑兵还是没有好办法,对付弓骑兵只能用弓骑兵,或者用海量的枪骑兵淹没他们,除此之外,关羽想不到对付太史慈那两千jīng锐突骑兵的办法,因此,他犹豫了。
“某家是来比武见个输赢的,不是来打仗的!大家同殿为臣,岂能轻言战事,太史将军未免太过儿戏了!”
关羽抚了抚长须,一本正经的用大义将太史慈的挑战轻松的顶了回去。
“呵呵,关将军教训的是,若是比武的话,在下随时在襄阳城里奉陪,那里有设施周全的比武格斗场,也不用在下在两军阵前丢人。”
太史慈笑着回答道,顺便狠狠的抽张飞的脸。
关羽看着太史慈慢慢的拨转马头,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悠然离去,手里的冷艳锯不由得攥得死死的,眼睛也眯得几乎成了一条缝,他恨不得冲上去一刀将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剁于马下,问题是,他不敢!
“哦,对了!刘大人可是想到新野城中休息,我们出城十里迎接,刘大人莫非不给面子么?”
“我大哥与我们出来秋猎,根本就没有打算到新野城,不过是追逐猎物跑得远了而已,太史将军回去与蔡大人说说,请各位都回去洗洗歇息吧!”
关羽咬着牙回了一句,太史慈也不以为忤,而是呵呵一笑。
“秋猎啊!你家大人真是有闲情逸致啊!既然如此,看来是我们自作多情了,那我们就不伺候了,告诉你家大人,若是想来襄阳游玩,我们万分欢迎,到时候在下也就能与关将军切磋一番了。”
太史慈说完,打马而去,随即,健骑营开始有序的缓缓后退,终于消失在一片尘土之中。
只剩下还在原地凝立的关羽,以及刘备的部队,一场热闹转眼散去,阳光下的原野上显得分外的落寞……事实上,刘备大军南下,又怎么会不引起玩家的好奇,而蔡瑁的大军聚集在新野,也一样让玩家兴奋莫名,但是,大家期待的大战并没有打起来,这让不少的玩家都很奇怪,莫非刘备不是来攻击新野的么?莫非蔡瑁居然能在野战中挡住刘备三兄弟的攻势?
不久之后,论坛上的各种最新的消息就纷纷出炉了,实际上,双方的部队后面,都跟着玩家的侦骑以及好奇的游侠们,但是在双方军阵摆开的时候,大家都不敢向前凑,那些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而是穷凶极恶的军队,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当作jiān细给挂了,顺便还帮你免费转个阵营。
因此,大家只能远远的看着,基本上看不大清除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双方斗将了,但是结果如何不知道,人后就各回各家了,这真是一出虎头蛇尾的无趣闹剧啊!
但是也有有钱的玩家势力的侦骑在附近,因此他们借助来自空中的侦察兵,用俯瞰的视野,观察了这场军事角力的全过程。
可惜的是,空中侦察兵的视野是不能录像的,因此无图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