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7部分

”田豫敏捷的像耗子,一缩一闪就躲开了方志文的魔爪,方志文的手尴尬的伸在身前,笑容也僵在脸上,太史昭蓉看得娇笑不已。
田豫成长的极快。绝对不仅仅是表现在个头上,更是表现在属xìng和能力上,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渔阳一个郡,其实也就是三个城市。广平、渔阳和雍奴,不过这三个城市的政军可全都是田豫一个人管理的,能够维持正常运作已经很厉害了,何况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另外让方志文感到很欣慰的就是田豫属xìng的进步,他的武力和统帅值已经双双到了五阶的顶端,政治和智力也是五阶中段了,这么一个全面发展的全能型人才,将来的发展和前景,真是让人期待啊!
“小气!好了,最近有没有给那谁写信啊?这是香香让我代她问的!”
方志文一句话,就将得意洋洋的田豫给僵在了当场,田豫顿时满脸通红,双手不安的四处挪动,似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摆放,一击中的!
“嘿嘿,老实的过来!”
田豫垂头丧气的走到方志文面前,方志文狠狠的在他的头顶上赏了个爆栗!然后得意的笑了起来。
“志文,你干吗欺负我徒弟!”
李雪音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拯救了已经彻底落尽方志文魔爪之中的田豫,田豫仿佛见到了救星一样,飞快的溜到李雪音的身后,眨眼之间脸上的颓sè已经不见,而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雪音啊,今天真漂亮啊!啧啧,今天最好不要上街,不然会引发sāo乱的!”
“去!胡说什么,少打岔,我刚才都看见了,以后再欺负我徒弟,我跟你没完!”
“没完就好啊!”方志文低声的嘀咕了一句,声量足以让近在咫尺的李雪音听到,李雪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拉着太史昭蓉转身朝里走去,一边亲热的低声说话,田豫则屁颠屁颠的紧跟着李雪音,顺便还鄙视了方志文一眼。
“呦呵!尾巴翘上天了,下次要子龙好好的收拾你!”
说到子龙,其实子龙暂时是不能来收拾田豫了,因为子龙已经快乐的跟折罗换班了,率领自己的本部人马奔赴yīn山以北参加对胡族的战斗,草原上的枪神重临,这对草原胡祖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
而赵云这次还担负着更大的任务,那就是想办法与阙居联络上,迫使阙居部投降,虽然这两年汉人对胡族的攻势有所收敛,特别是官方的打击和掠夺力度都比较小,也让胡族有了一点喘息之机。
但是阙居部由于首当其冲,实力下降的还是非常厉害的,现在yīn山以北大漠以南地区,只剩下了和连与阙居两部,阙居的衰落与和连相对的稳定,造成了和连吞并阙居的趋势,所以,方志文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是阙居选择的时候了。
相比起到和连手下做傀儡,还不如投降大汉做个逍遥候,这点在蓟县城里过着富贵逍遥rì子的楼班可是一个很好的表率。
因此赵云此次西征,力求将阙居部迫降,然后重点打击和连部,目标是将和连部击溃赶向漠北或者西域,将yīn山以北的战事彻底结束,将战线完全推进到西域和漠北,使丰宁郡最终远离战斗。
可以说,赵云此去是担负着极重要的战略任务的。
“志文,渔阳虽然得到从青州和辽东北部运送过来的人口,但是总的来说,人口水平还是极低的,渔阳城里现在人口不到二十万,其他的城市更不必说了,基本上,现在渔阳还是在恢复建设阶段,根本就没有进入发展阶段,这个时候,再开唐山港是不是有些仓促了?”
“上次你不是跟我说过,唐山那边的泥土适合发展陶瓷制造业么,渔阳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特sè经济,根本就不可能带动整个渔阳郡的发展,与其如此,还不如将有限的人力都投入到一个有前景的地方去,建设唐山港,不但能给渔阳郡找到一个拉动经济的产业,还能利用海运将这个产业链扩展开来,我觉得,即使为这个目标而放弃广平城甚至雍奴城都是值得的。”
“我赞成主公的意见,师傅,如果按照现在的做法,渔阳郡最好的结果就是回复到公孙瓒统治时候的情况,跟密云和丰宁郡,甚至跟钦岛搞海产养殖的龙门相比都有些不如,一个完全没有特sè的城市,根本就发展不起来,我也不希望自己的治下是这个样子。”
李雪音笑了笑道:“你倒是很有志气和想法!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我也不说什么了,毕竟你才是渔阳太守,雍奴和广平我建议不要放弃,这两个城市是连接将来唐山港与密云和丰宁的商道,如果没有这两个城市作为中转地,这一路上都是野怪的天下,运费都成了天价了!”
“嗯,师傅所言甚是,那么我们分薄渔阳城的人口,即使将渔阳降级也可,反正我们又不会利用渔阳城来形成防御体系。”
“军事我不懂,志文,你说呢?”
“可以,以唐山港作为军事支撑点,另外将骑兵集结在广平,背靠密云城,形成侧翼威胁,渔阳和雍奴确实不用放置重兵,而且,我在来渔阳之前,先去见过了刘虞,告诉他我们现在还不能吞下整个幽州的理由,看上去他很安心了,所以,暂时来自刘虞的威胁会大大的降低,这个时间可以让你充分的调整军事部署,而且随着渔阳郡人口的恢复xìng增长,你的担心很快就不用担心了!”
方志文的话让李雪音和田豫都有些惊讶,一直旁听的太史昭蓉想到夫君给刘虞下的套子就不由得有些好笑,嘴角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笑意。
李雪音更加的好奇了:“那个,我对你与刘虞的交涉有些在意,说说吧!”
方志文笑着将与刘虞的交涉说了一遍,李雪音和田豫一开始也有跟太史昭蓉一样的问题,但是随着方志文的解释,两人不约而同的都觉得方志文这家伙太坏了!
田豫更是非常地担心,方志文不会真的跑去跟赵娴说些什么吧?以方志文的人品,还真不敢保证啊!早知道就不那么得意了,这下惨了!
而李雪音听完之后,呆了一会,哑然失笑,然后指了指方志文道:“早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坏!”
方志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过他很期待李雪音的下半句却没有了!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四章主公有后
感谢……和‘书书看’大大的慷慨支持和打赏,还有‘焰虎灬’和‘四海蓝天’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眼见要过年了,大家都很忙吧。◎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中平二年六月二十七rì,方志文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这个感觉可真叫神奇啊!方志文的心里虽然很高兴,但是更多的确实极其复杂难明的情绪。
看着自己怀抱里这个脆弱的仿佛随时会破碎的粉嫩婴儿,方志文的心里思cháo翻涌,一时间竟然痴了。
身为一个灵魂穿越者,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有了一个‘虚拟’的孩子么?这仅仅是一组数据么?这不是真实的生命么?可是这个孩子抱在怀里却那么真实,他那温暖的带着一点臭味的稚嫩气息,他那清澈的没有半分杂质的眼神,他绝对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躯,让你根本没有办法将之看做是一段数据,还有自己身边刚刚身为人母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妻子,这一切难道仅仅是虚拟的么?
或许,对于玩家来说,这些事情都是虚拟的、一个游戏事件而已,但是对于方志文来说,眼前这些人都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亲人,包括这个刚刚出生的小生命,那么脆弱的一个小生命,任何人都必须极其小心的呵护的小生命,都是最为真实、真切的存在。
沉浸在幸福、兴奋和惊奇、羡慕中的几个女人和女孩都没有注意到方志文眼神里那复杂的神sè一闪而逝,只有李雪音注意到了方志文些许不妥。虽然她与方志文有着很高的默契,但是她却没有办法想明白方志文此刻的复杂心情,或许连方志文自己弄都不明白,但是,李雪音还是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也悄悄的将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第二天,自然是全城都要大举庆祝的。特别是方志文的部属们,更是兴高采烈的要进行大肆庆祝,因为自己的主公有了长公子。代表着主公的事业后继有人,大家的干劲就更足了,心思也更加安稳了。
方志文从善如流。游戏世界里的事情本来就不避热闹,玩家们也喜欢各种各样的热闹,再加上方志文自己又不缺钱,于是城里又仿佛过年一样庆祝了一番,方志文的长子也收到了一大堆暂时他也用不上的道具和玩具……我说你不在家里呆着陪儿子,跑我这里干什么?我可告诉你,藏书阁还没有建好呢,你也别想从我这里讹技能书!”
林闻之瘫在竹林下面的躺椅上,半眯着眼睛无jīng打采的说着,方志文则在一旁耐心的烹茶。那位风姿卓越的老太太这时据说还在上课,在现实世界还没有教够学生,跑到游戏里还来教学生啊!真是模范教师,不过游戏里的学生可是很用功的,足以让每一个教师都有巨大的成就感。
“您总这么提防着我也太过分了吧。别忘了,那图纸还是我给你呢!”
“还好说,给了图纸还不肯投钱买材料,要不是我乖孙女孝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工建造呢!”
“那可是你自己说的,说是学宫要dúlì运作。不会接受任何的官府的资金,官府也别想将手伸进学宫!”
“那你自己以个人名义捐助不行么?!”老头火了,从躺椅上用劲的坐了起来,戳着方志文的鼻子斥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捐助,雪音的拍卖行就是跟我个人合作的,还有其他的商社也是,雪音给你的钱里就有我的一半,您别这么理直气壮的哦!呵呵。”
“呃!......懒得理你,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西林学宫里暂时没有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潜力好的倒是有几个,但是人家愿不愿意在密云出仕还是问题。”
“呵呵,那个啊,那就请您多关照,多做做工作,毕竟您还是密云的官员对吧!密云的发展与西林学宫相辅相成,这点您无法否认吧!”
一阵清风吹过,带来一阵栀子花的香气,夹杂着木柴燃烧的清香以及茶壶里的茶香,仰望着透过树叶缝隙投shè下来的细碎光线,这种rì子真是惬意得让人浑身都松软了。
“好吧,算是对你投资的回报,不过你小子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儿子刚出生,应该很兴奋才对啊!”
“哎!”方志文轻轻的叹了口气。
“难道是患上了初为人父的焦虑症?”
“您说的那个是什么病症啊?”
方志文没好气的白了林闻之一眼,林老头却笑着抚着胡须继续调侃道:“就是你这个病症啊!不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却跑到没人的地方唉声叹气,呵呵。”
“您不是人么?”
“我不同,我跟你不是一类,我是异人!异人!”
方志文笑了笑,想了一下点头道:“可能还真有一些,或者是因为忽然多了一个责任,很沉重的责任而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了吧,是这样嘛?”
“我也不懂,我又不是研究这些无聊的东西的,不过听起来还有些道理,其实根本就不必介意,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一步步的走就是了。”
“这个我肯定懂,呵呵。对了,我给孩子取了几个名字,今天来就是想让你这个大学者给看看,顺便,连字您也给定一个吧!我可没什么学问,不要到时候闹笑话了。”
方志文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锦帛,上面书写着几个大大的黑字,字体自然说不上好看。只能说还算是工整,字的个头也够大,一张锦帛上面一共就没有几个字。
林闻之转了转眼睛,决定还是接受下这个任务,要知道,自己一旦给方志文的孩子选了名字,就等于是接受了方志文的委托。将来会作为这个孩子的老师,不然,方志文又怎么会找一个外人来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呢!
虽然林老头没有在游戏中霸临天下的想法。但是如果自己的亲传弟子能够霸临天下的话,他也不拒绝,这不是也是一种游戏么!
“我看就用这个‘毅’吧。字就用.....‘凌云’,方毅方凌云!怎么样?”
方志文反复的念叨了几遍,笑着点头:“好,就叫方毅了,字等他成年的时候再由先生赐给。”
方志文继续烹着茶,嘴里很随意的说道,似乎这个关乎他儿子未来的大事,是一件很普通耳朵小事,似乎这个对林闻之来说,需要花费十几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完成的事情。只是一个随口的约定。
不过,林闻之却非常的吃这一套,他不喜欢客套,过分的客套其实就是虚伪,就是不诚心的表现。反而方志文这种类似朋友间的托付,让林闻之觉得更加贴心和惬意,还有一种被信任的自我满足感。
事情说完了,林闻之又重新躺回躺椅上,方志文则耐心的分辨着面前这几种茶叶的不同,老实说。这些茶叶都是甄姜给林闻之的礼物,但是对于方志文来说,茶叶的种类他基本上分不出来……回到家里,小小的婴儿正在睡觉,不知道为何他总是在睡觉,方志文并没有照顾婴儿的经验,不知道其实在现实中,婴儿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在睡觉的。
不过有经验丰富的岳母在,方志文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异常而会被自己所忽略,还有就是,这里毕竟是游戏,没有那些现实中的种种会随时夺走婴儿xìng命的病症。
“夫君,回来了!”震惊柔声问道,眼睛却从方志文身上一闪而过,又回到了自己的儿子脸上,似乎总也看不够,怪不得都说女人有了孩子就忘了男人呢!
方志文有些吃味的撇了撇嘴,小宁上前接过方志文手里的东西,眼神里带着一些了然的笑意。
“嗯,我去问了林老意见,名字已经初步定了,咱们这大儿子就叫方毅,字凌云,盼儿觉得如何?”
甄姜侧脸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笑意,点头道:“夫君决定就好了!”
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柔声道:“方毅,宝宝以后你就叫方毅了,毅儿,毅儿!”
孩子还在甜睡,根本就没有功夫回应母亲的深情呼唤,这绝对的媚眼抛给了瞎子!
方志文也跪坐在甄姜身边,仔细的看着自己儿子酣睡的模样,看上去很漂亮很可爱,这不可能是虚拟的,即使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如此,但是对方志文来说却绝对不是,方志文嘴角露出一个坚定的笑意。
“怀着坚定的信念和毅力,飞向更高的地方,这算是我们对他的祝福。”
“嗯,我们全家和所有喜爱他的人对他的祝福,他一定会健康的成长的,对吧?”
“自然!”
“盼儿,我准备在毅儿满月的时候,弄一个活动来庆祝一下!”
“夫君,这样会不会太张扬了!”
甄姜听到这个自然很高兴,但是也有点不安。
“不会,就是要将毅儿介绍给所有人,包括我们内部的,以及其他势力的,还有异人们。”
方志文轻声的回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个庆祝仪式一方面是传递一种自信给自己人,同时也是在向周围的势力宣告自己继承人的出现,宣告密云势力的根已经扎得很坚实了,密云势力未来将长久的影响幽州,乃至整个大汉的局势。
而出身士家大族的甄姜自然知道,夫君这个举动的意义何在,心里自然是高兴的。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五章华歆来找茬
求票呃,谢谢!
方志文是第二次被名人找上门来,第一次自然是赵云了,第二来的这位名头也不小,号称‘一龙’的龙头华歆。◎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华歆本人其实一直在中原游历,甚至一度在京城出仕,只是,华歆觉得京城相当无趣,或者说,京城就是一个耍弄政治游戏的场所,这让华歆很失望,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士人,是以安邦治国为己任的,大多数无耻的政客,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也都曾经是充满了理想和干劲的实干家,但是当最终被现实所击败之后,才只能沦落为一个政客,因此,政客其实都是可怜虫来着。
华歆不想做这样的可怜虫,因此,他抛弃了身上的芝麻大的小官职,从新踏上了游历之路,直到他收到了好友的来信。
于是,他打算来密云看看,看看这个能让自己心高气傲的朋友甘心出仕,想要一展所长的地方,来看看这个被自己朋友推崇的平北将军到底是什么人物,也想要看看能够将天下仅有的几个学宫中的两个置于自己的羽翼之下的边军军汉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华歆跟邴原、国渊不同,他们两个都是没有出仕过的政坛菜鸟,还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政客和权贵是什么货sè,因此,对于邴原的溢美之词,华歆更多的会认为这是一种作秀,或者说是愚弄,只有邴原和国渊这种心思单纯的士人,才会被这种只认识权力。而罔顾人心天理的政客所愚弄。
因此,华歆此来一则是要见见这个令他十分好奇的人,二来,则是顺便揭穿方志文这个政治骗子的真面目,好将自己的好友拯救于水火,将幽州方志文治下的百姓解救于倒悬的,这就是一个有节cāo的士人理所当然的选择。世间道义吾一肩以担之!
毕竟还是个年轻人!
这是方志文见到华歆的第一印象,这个印象让方志文略微有些诧异,因为在方志文印象中。华歆一直是一个睿智的中年人形象,眉眼间应该还带着一些世故和自持,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是英姿勃勃、正气莹然的一个年轻人,眉眼间没有世故只有一丝傲气。
方志文将自己的怪异的感觉很好的收了起来,望着眼神里略有挑衅的华歆淡淡的问道:
“子鱼是来密云游历?有没有去带方见过好友?”
华歆点头又摇头:“在下确是来密云游历,当然,也是因好友书信介绍,说是密云是值得做一番事业的地方,在下也就来看看,是否真的如同好友所言,又或者只是徒有其表,顺便也去告知好友。莫要被表象所蒙蔽,因此还未曾见过好友,就先来了密云!”
方志文不由得有些好笑,这还真是一个年轻人啊!朝气蓬勃,而且开口就得罪人。方志文也不以为忤。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时候眼见也未必为实,还需要细心的去体会思考。听说子鱼曾经在京中除郎中,却为何去官不做了?”
“身体有恙,不能当此重任?”
“哦?郎中有何重任?是案牍之劳过甚?还是迎来送往太烦?子鱼身体若是有恙,密云可是有名医坐镇的。不若抽时间去诊治一番。”
方志文有些戏虐的调侃道,华歆略微有些尴尬,生病什么的一听就知道是托词,但是一般人都是一笑而过,不会追着不放吧,偏偏方志文却逮住这个话头不放,似乎在报复自己刚才的那番质疑。
这是不是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哼!有劳大人关心了,我的身体,我自理会的!”
方志文又笑,真是一个年轻人啊!一说就急了,只能自己说别人,却容不得别人说自己。
“子鱼是不是在腹诽本官很小家子气呢?子鱼刚才一见面,就是一通质疑,甚至连自己友人的眼光和智慧也一起怀疑了,被你当面质疑,难道我不可以说你几句么?”
“这……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子鱼不能只非议人,而不能人非议你吧?”
“呃……另外,我听邴根矩说,子鱼读书以求闻达,学成以为出仕,所以也真的有些好奇,子鱼为何不在京中任职,反而弃官而去。”
方志文一脸的好奇,这让华歆感觉很怪异,这个人真的是一个政客?政客会这样的小家子气,甚至是孩子气?还有,他这个好奇心是怎么回事?看起里哪有一点像是一个合格的政客,现在的方志文更像是小酒馆里面那些好奇心比脸盆还大的异人!特别是他的眼神和表情,这也是一个政治领袖?!
华歆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刚才方志文一番乱拳将华歆的脑袋给打得晕乎乎的。
“大人,这好像是我的私事吧。”
“确实!不过我很好奇而已,怎么不能说么?你是来密云找茬的,又没有什么事要有求与我,同样也不必掩饰什么,我们现在就是随意的聊聊天,虽然那件事是你的**,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吧,就当我是国子尼和邴根矩的朋友,你也是他们的朋友,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嘛!”
华歆张了张嘴,就脸皮厚这一点来说,面前的这位倒是具备了一个政客的基本要求。转念一想,自己倒是真的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特别是辞官这件事上面,有的只是士人的风骨,又有什么不可告人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因为看不惯京中的权贵,只知道争权夺利,却不知道做些许实事,正如刚才大人所言,在京城出仕为官,做的就是案牍劳形迎来送往之事,与其在京中虚度年华,还不如四处游历增长见闻呢!如此而已!”
方志文点了点头,事实上权力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当一个政治集团取得了最高权力之后,很快就会因为共同目标的兑现而出现分化,然后原本共同追求的政治利益分化,最终就会沦落到纯粹的权力之争,这种事情放之世界皆准,而且从权力的本质上来说,这就是权力斗争的最终形态。
方志文想了想反问道:“那子鱼觉得,京城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这......京城是国家政令制定与发布的地方,是汇集了国家各种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地方!”
华歆说着,情绪略微有些激动,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起来。
方志文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么子鱼觉得现在应该如何改变这种你并不喜欢的京城呢?”
“这……这真的难住华歆了,作为一个年轻人,华歆自然有着自己的理想,以及为实现这个理想而努力的动力和愿望。但是经历了京城的遭遇之后,让华歆也成熟了许多,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指点江山的莽撞少年了,他自然知道,想要改变京城的现实有多么困难,而京城之中所表现出来的现象,不过是大汉地方政权越来越强,而zhōngyāng政权越来越弱的一个表象而已。
“哎!~”华歆颓然的叹了口气,老实说,华歆没有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办法。
“那么,改变一个县城,让它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你做得到么?”
“这......当然了!”
“那为何不做?”
华歆沉默了,这个也不容易,因为你还有上官呢,如果上官不喜欢你的做法呢?想要伸张自己的主张,就要获得更大的权力,而要获得更大的权力,就必须去进行政治斗争,最终还是要回到京城,变成京城里面自己万分厌恶的那群人。
难道真的应该如已经与自己割席断交的管宁那样,躲在乡间独善其身!?
“听说当年子鱼与管幼安同席而学,后来却割席断交,却是为何?”
方志文目光中又闪烁着旺盛的好奇心,仿佛能看穿人心一样的锋利!
华歆再次叹了一口气:“道不同而已。”
“管幼安避世求学,为学而学,华子鱼出世求治,为经世济用而学,因此道不同,我说得可对?”
华歆惊讶的看向方志文,见方志文得意的翘着嘴角,摇晃着手指道:“邴根矩告诉我的,呵呵。”
华歆笑了笑,心态奇怪的平和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幼安觉得我不是一个做学问的人,因此不大愿意跟我一起浪费时间罢了!”
“学而求道与学以致用都没有错吧,说不上谁更高明,若是子鱼觉得为政的最终结果只会走回无谓的权力之争,那是因为政治结构的问题,你若是有暇,可以到西林学宫听听关于政治结构的探讨,或许能够解答你的疑惑。”
华歆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腰也挺直了,目光灼灼的看着方志文追问道:“大人莫非戏言?”
“当然不是,想要做点实事的人又不仅仅只有子鱼一个,子鱼能看见的事情,别人也一样能看见,子鱼思考的问题,别人也一样的能思考,学宫是做什么用的?不就是思辨之所么!西林学宫风气更是开放,子鱼不信尽管去眼见为实如何?”
华歆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了,方志文笑了笑道:“至于子鱼想要看看密云是否真的值得邴根矩和国子尼效力,不妨慢慢的去观察体会,定远,替我送送华先生,对了,你干脆顺便带华先生去西林学宫吧。”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六章华歆到来
华歆随着嘟嘟囔囔的甄翔出了方志文的府邸,一路上华歆发现方志文的府中人口甚少,能看见的都是侍卫或者女卫,几乎没有下人,这才想起,刚才在与方志文会面的时候,烹茶的那位侍女似乎身份不普通,看上去气质很是特别。◎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至于眼前这位身材魁梧的将军,生的也是一表人才,只是这个xìng子实在有些有趣,颇有些赤子之心啊!
华歆伸长耳朵听着甄翔嘟囔,似乎甄翔很不喜欢那个西林学宫里面的什么人,对去西林学宫很有些抱怨,而且屡屡将西林学宫跟格斗场相提并论,在他的眼里,格斗场绝对比西林学宫高档一百倍。
出了府门,却不见甄翔牵马出来,而是带着华歆步行,脚步有些快,让华歆跟得有些气喘。
“我说这位将军,你能不能慢点,西林学宫很近么?我们直接走过去?”
“西林学宫?不,远着呢,不过城里非战时是不能骑马的,所以我们步行到街口去乘坐马车,我说你的身子得好好的煅炼一下了,我们军师和城令都会天天习武健身,上次我见到郑玄先生的时候,看他身体比你的还要健硕!”
华歆苦笑,自己问了一句,结果回来一大通,还被数落一番,但是人家说得倒也没错,自己身体确实有些孱弱了。
“我这是天生的!”
“胡说,别当我没读过多少书就忽悠我,连西林学宫的林老头都能坐在马上跟着我们一路从青州跑回密云。什么天生的身体,那绝对是你自己没有煅炼!”
甄翔一副我很聪明,想忽悠我没门的表情,让华歆脸上发烧,今天接连被两个军汉给教训了啊!
方志文连消带打的将华歆直接给忽悠去西林学宫,让华歆早就忘记了自己是来给方志文找茬的,而眼前这位。更是将华歆说得惭愧不已,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算了。
“城市里真的不给骑马?”
“当然!”甄翔确实是一根筋,华歆随便一句话就将甄翔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华歆悄悄的舒了口气。有些不信的问道:“连平北将军也不能骑?”
“当然,只能用马车!主公从来都不会违反任何定下的规矩。”
“可是为何不让在城里骑马呢?若是有紧急军情之类的,也不能骑马通报么?”
“当然不是。侦骑是在执行任务,所以可以骑马,至于不让其他人骑马,是为了城市里的秩序,若是城市里到处都是纵马狂奔的人,你觉得合适么?”
甄翔现实看傻子似的看着华歆,觉得这个读书人有些傻气,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
华歆没有注意到甄翔鄙视眼神,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他们脸上那种自信和平和的神sè。确实有些不同啊!
很快,甄翔就找到了那个标号为‘乙十九’的马车,密云城的面积非常大,如果没有这些马车,想要靠脚走。绝对能走断你的腿,至于这些马车的编号,其实都是李雪音搞出来的,马车分成甲乙两个编号,分别走在不同的方向上,甲字头的走的是南北方向。乙字头的走的是东西方向,如果你手里有密云城的地图,就能从地图上看到街道的编号,然后乘坐相应的马车就可以了,因此不管你去哪里,最多也只需要转一次马车而已。
甄翔不厌其烦的为华歆讲解着这些马车的规则,顺便,送了一份地图给华歆,甄翔的口袋里可是有不少地图的,因为甄翔经常要替方志文接送那些来访的人士,而这些外地来的客人们,都是很需要这份地图的。
华歆很新鲜的看着手里的地图,上面标识的可不仅仅是街道名称,还有很多商铺的名字,华歆指着这些商铺问道:“为何这些商铺会标注在上面?”
“当然是为了方便使用者了,你想去就餐,就可以在上面找到你喜欢的风味餐馆,若是想住宿,上面也有不同等级的旅馆,或者采买,或者求医问药,这不是很方便么?”
“是倒是,可是这些商铺不会就是密云城的所有商铺吧?那么为何会有这些商铺,而另外一些则没有呢?”
“很简单啊,这份地图就是这些商铺出钱做出来的,然后免费在城门口派发。”
华歆眨了眨眼睛,没话说了!
“咦?我发现密云城里有很多异人的商铺啊!”
甄翔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不过还是很耐心的解释道:“这个有何奇怪啊,在我密云城注籍的异人有将近三十万人,他们都有生活类技能,专注于生产和贸易,所以密云城里有一多半的商铺都是他们的。”
“平北将军不担心这些异人闹事么?异人可一向都胆大包天的!”华歆这次真的是好奇了。
“切!异人跟异人也是不一样的,这连我这个军汉都知道,你们不是有学问的人么,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仔细去了解过,就轻易的下结论了?”
又被这个军汉斜着眼睛鄙视了,华歆再次尴尬不已,说实话,他确实没有认认真真的去了解过异人,在华歆的眼里,异人似乎都是一个样的,看来,自己需要了解的事情还有跟多啊!包括那个什么政治制度的问题。
甄翔斜着眼睛看着一身斯文打扮的华歆,不由得再次肯定,这位什么华先生,很可能是个不学无术的骗子,不过,主公那么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也不用多事了,只要将这人扔到西林学宫就算完事了,一会还有时间,不如去格斗场转一圈。看看有没有熟人在,过过手瘾也好。
不过华歆似乎并不在乎自己被这个军汉一再鄙视了,或者是已经被鄙视的习惯了,所以仍然很执着的不耻下问。
“那些穿着衙役服饰的女子,似乎也是异人吧?”
“嗯,有的是异人,也有的不是。用女子做衙役效率高!”
“嗯?怎么会,女子怎么可能比男子更能干?”
华歆大摇其头,这点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赞同。不过这次甄翔没有鄙视他,相反,还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也很想赞同你的说法。不过,主公的二夫人就比我更能打,弓箭术也比我强多了,带兵更不用说。”
“看来传言是真的!你们大人的二夫人真的那么厉害?”
“当然,我骗你这个干吗,不过平时你绝对看不出来她是个那么厉害的人,你刚才不是见过夫人了么?”
“刚才烹茶的那位就是?那不是侍女么?”
“对啊,主公身边从来没有侍女,如果夫人没在,主公定会亲自烹茶待客。”
华歆愣了一下。心里感觉有些百味杂陈,不过随即摇了摇头,继续追着刚才的问题:
“将军刚才说女子做衙役效率更高是怎么回事?”
“那可不是我说的,而是田大人,哦。也就是城主大人说的,据他说,似乎女子在执行公务的时候,那些被执行的对象不大好意思动粗,甚至更听话,另外就是女子的责任心强。干活更细致,不喜欢偷懒,所以效率就高了呗,我这也是听说来的,其实我想就算是男子做,只要认真做,效率肯定也不会差的,男子什么时候会不如女子了?”
甄翔说得振振有词口沫横飞,不过随即想到了自己总也赶不上的二夫人,不由得又颓丧了起来。
对于甄翔嘴里复述的田畴的说法,华歆倒是有些相信了,想不到,女子做衙役的工作居然还有这个好处,不过看看街上的原住民,显然女xìng的比例很大,或许这才是使用女子做衙役的初衷吧!
而且,密云城里还有一支女子突骑兵,这个可是天下皆知的。
“到了,我们还得下车再走一段路。”
两人下了马车,这里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毕竟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商业xìng的区域,但是少也只是相对的,事实上,华歆发现身边总是有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你看右手边的山,那就是学宫的范围了,不过被栏杆围起来了,入口在前面。”
“为何要围起来,不让人进么?”
“当然不是,学宫是开放的,谁都可以进去,你没看见这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么,这些人都是去学宫的藏书馆看书的,之所以围起来,是那个林老头的主意,说是圈定范围之内,军队与官员不得入内!”
“啊?!那你不是进不去?”
“脱下甲胄和官服就可以了!所以我最讨厌来这里,还得在门口换衣服,我最喜欢这身铠甲了,为何不能穿进去呢!华先生你来评评这个理,你说这个衣服有什么关系啊!真是只认衣冠不认人啊!还大学者呢!我呸!”
“你呸谁呢?”
甄翔一转头,瞪大的眼睛跟林闻之对上了眼,这老头正好出去吃了顿好的晃荡回学宫,身边还有那位风姿绰约的老太太,所以现在林闻之的态度很拽!
“我呸谁你管得着嘛,这里可不是学宫范围,正好,我还不耐烦进去呢!这位客人是主公让我带路送过来的,交给你了,林老头!”
硬着头皮说完,甄翔脚底抹油跑得比兔子还快,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那老太太轻轻的笑了笑,鄙视的瞄了一眼林闻之,林闻之一点也不尴尬,皮厚的笑了笑,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问道:“还未请教这位先生上下?”
华歆赶紧行礼,不管对方是长者还是大学者,自己都该行礼!
“在下平原华歆华子鱼,见过林老先生,得见林老当面,学生不胜荣幸之至!”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
第五百五十七章高顺用计
感谢‘神伤心绽……惗豃洹蚶厦蟠蟮目犊蛏停浅8行唬〖绦笃敝校恍弧!虼厦鞯暮⒆蛹亲〕焓执蚋.◎
高顺在莒县以东七八里的地方立营,与莒县的黄巾阵营玩家对峙,由于高顺的攻击目标明确,行军速度也不快,所以莒县的准备还是相当充分的,至于这些黄巾阵营玩家为何愿意与高顺死磕,里面的原因就很复杂了。
事实上高顺也没有兴趣想要将这里面的原因弄清楚,他只知道,如果有人愿意跟自己死磕,自己很高兴,自己的主上也很高兴,自己高兴的是能够利用战争不断的煅炼自己的陷阵营,让陷阵营更加jīng锐。
虽然现在高顺两万部下都叫陷阵营,但是高顺自己才知道,真正的陷阵营其实只有三千人,而这三千人都是不断的从军中的各队中选入的jīng锐,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其中将领的比例高达五比一,换而言之,每一个伍长都是武将级别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jīng锐,跟方志文的近卫队有得一比,只不过方志文的近卫队里面的伍长都是两阶以上的,高顺这边则是没入阶的武将。
另一个为黄巾阵营玩家顽强抵抗感到高兴的,是方志文,方志文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消耗青州黄巾阵营玩家的实力,因为原本在青州只有孔融一股势力,后来曹cāo正在崛起,但是这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