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5部分

部队占据着城堡优势,但是还是以一比二的损失比告负。
高强度的战斗进行到下午,当双方都有些筋疲力尽的时候,主城的骑兵出击了!
等了大半天。一直都憋着一股劲的夏侯渊一眼看见敌军的帅旗,眼睛就亮了起来,黄底红字的‘管’字旗,是管亥亲自出击啊!如果能将他直接击杀,临朐则唾手可得!
“全军上马!组锥形阵。持矛,准备突击!”
夏侯渊兴奋的大声下令,眼看着黄巾军奔着夏侯惇的后队的远程部队而去,夏侯渊毫不迟疑的下达了截击的命令。
管亥又不是笨蛋,岂会不知道自己这么直奔夏侯惇的后队而去,半路上就会遭到夏侯渊的截击。而他依然如此,目的其实恰恰就是夏侯渊的骑兵部队,如果能将曹军的骑兵部队打残,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中,对黄巾军就非常有利了,即使不能打残,至少要将曹军骑兵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让他们在今后的战斗中畏首畏尾,不能放手施为。
“准备转向左!准备转向左!变双龙阵!”
说实话,管亥的骑兵实战并不多,但是他的见识却够多,在幽州受训的时候,骑兵战的种种花招,管亥几乎都见识过,而且还专门的赖着甄翔等人求教,因为他实在是太喜欢骑兵了。可惜,黄巾军的骑兵并不多,特别是在泰山地区,这里都是山区,骑兵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因此,管亥现在骑兵除了他自己的卫队之外,就是城里仅有的四千骑兵,剩下的一万多骑兵,都是玩家的部队。
如何破锥形阵?最好的办法就是双龙阵,锥形阵的毛病是变向缓慢,双龙阵从正面左右两翼分开,然后可以选择从肋部对冲,或者攻击锥形阵的两个底角位置,当然,如果是弓骑兵就更好了,直接用双龙阵飞掠攻击。
夏侯渊一见敌军变阵,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是碰到强劲的对手,方志文就不说了,jīng锐弓骑兵以及经验极其丰富的骑兵将领,武力一点也不比自己的差的主将,夏侯渊输了也没话说。
但是黄巾贼何时也有这么厉害的骑兵将领了?黄巾军不是没有什么骑兵部队么?再说了,他们藏在泰山里面,骑兵跑的起来么?这真是太不合理了!
“变阵!两翼齐飞!”
夏侯渊不甘示弱的大吼了一声,虽然现在变阵有些仓促,甚至会冒着阵型未成便短兵相接的局面,但是夏侯渊却更加不想被动的被黄巾贼攻击,特别是黄巾贼的双龙阵会避开夏侯渊这个箭头人物,这是夏侯渊绝对不允许的。
管亥看着夏侯渊果然变阵了,还真是给那些异人猜着了!而且夏侯渊果然选择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向冲锋,神了!
嘿嘿,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么就看看谁更强吧!
“杀!~”管亥怒吼一声,看似并不魁梧的身躯,却爆发出巨兽一样狂猛的怒嚎!
双方的战马飞驰,仿佛一黄一黑两条怒龙,正在迎头扑击,那种有去无回、视死如归的气势,双方都是一样的,似乎不能将对方撞个粉身碎骨,那么就将自己撞个粉身碎骨!
不管是夏侯渊的部队,还是管亥的部队,双方将士的眼里都没有恐惧没有退缩,只有燃烧的火焰和毫不犹豫的决绝,战斗没有妥协,只有你死我活!
“杀!杀!~”
冲天的吼声从轰然撞击在一起,然后两支狂奔的部队也犹如对冲的巨浪一般轰然撞击在一起!RQ
第五百四十六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管亥与夏侯渊的对撞直接而又狂猛,双方一言不发,上来就是夺命的招式,双方犹如事先约定过一样,都没有使用大招,而是同时用出了一个平实简洁的中平抢,加速、缠崩!交错!
‘叮!呲~!’
两把钢枪毫不示弱,双方不管在力量还是速度上都相差无几,管亥的优势在于狂猛,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打法,而夏侯渊自从上次被太史昭蓉以伤换伤狠狠的打来脸之后,也不再过分的爱惜面子,但是毕竟还是没有那种玩命的心态,因此在‘狠’字上差了一筹,两人相较,一个是既能对敌人狠,也能对自己狠!另一个则只能对敌人狠,显然还是落了下乘啊!
不过夏侯渊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基础相当的扎实,因此在应变速度上近乎本能,对武技的理解也透彻,所以临机反应更快一丝!
最后关头,夏侯渊挡开了管亥的舍命一击,但是也错失了伤及对手的机会!
管亥微微的一咧嘴,记得当初在幽州受训的时候方志文说过,两强相遇勇者胜!这话绝对不是个鼓舞士气的空话,而是实打实的经验之谈,在战场上搏命,往往是怕死的那个会死,而不怕死的那个才能活到最后。
‘呼!咻~’
两人交错,几乎同时用力的横扫,力图在交错的瞬间攻击对手的侧背。
‘噹!’
双枪撞击,这回是实打实的力量和速度的交锋。两人都是上半身反向倾斜了一下,似乎平分秋sè!
管亥借着长枪回弹的力道,反向使力,身体也随着长枪旋转,从右侧转向了左向,然后继续回旋,顺势将手里的长枪脱手shè出。直奔夏侯渊的后背而去。
‘咻嘶!’
‘砰!’
好一个夏侯渊,只见他右手松开长枪,手臂上抬身体向右侧转。用自己的小臂直接准确的击打在长枪的侧面,将一杆沉重的钢枪一下子击飞到了半空中,打着旋飞落了下来。扑哧一声穿刺到一名黄巾军骑兵的后背,然后直接从战马的腹部穿出,将人马钉在一起,又奔出了一段之后才轰然倒地。
而这时,管亥已经取出另一把长枪,挥洒着大招技能,杀入了夏侯渊骑兵阵的深处,夏侯渊遗憾的向后看了一眼,回头也舞动着有些麻木的手臂,狠狠的杀戮者眼前的黄巾骑兵!
骑兵对冲是极其残酷的战法。而且由于骑兵的速度太快,即使能力比较强的低阶武将,也很难保证自己在骑兵对冲的过程中能够保住自己的xìng命,要知道,在整个冲阵的过程中。你所面对的可不是一个敌人,而是一连串的敌人,当你解决一个对手的时候,可能另外一个敌人已经迎面而来,挥舞着手中的长枪直奔你的胸口了。
双方透阵而过,夏侯渊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部队。再看看对手的部队,以及倒在了双方交战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这都是被战马给踩踏的,还有些没有断气的战马和士兵,在发出凄惨的临死哀嚎!
更让夏侯渊气愤yù狂的是,管亥居然毫不回头的直奔主城而去,显然,不准备再次交战了。
管亥自然是偷着乐的,刚才的短暂交锋之中,管亥利用突然变阵,废掉了夏侯渊部队掷矛的攻击手段,而临时变阵的结果让夏侯渊的部队速度和战阵成型都稍微的落后,于是,管亥率领的杂牌部队,成功的以接近一比一的战损,灭掉了夏侯渊一半的骑兵部队,虽然自己的骑兵部队也损失了一半,但是计算其中的得失,绝对是夏侯渊的损失更大。
因此,管亥很满意了,当然更满意的是夏侯渊也不过如此,如果单对单,管亥绝对不会怵了夏侯渊,甚至管亥觉得自己战胜的机会相当大,不凭别的,就凭夏侯渊缺少舍命的意志这一点。
管亥仿佛得胜回家一样得意洋洋的带着骑兵们轰隆隆的向着主城而去,夏侯渊却不敢追击,主城的远程打击部队恐怕这个时候正等着自己追击呢!
夏侯渊收拢了自己的部队,下令一部分上马jǐng戒,另外一部分则去打扫刚在交战的战场,虽然在人员上自己相对亏损了,但是这打扫战场的权力却是夏侯渊的,收拾了这些刀枪铠甲,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曹cāo所在的位置是看不到夏侯渊的部队的,因此他与管亥之间的短暂交战,曹cāo也没有亲见,但是却通过情报官的嘴,旁观了整个过程,但是对于最后的结局,曹cāo却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说什么。
曹cāo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满,或许,他只是将真实的想法藏了起来也说不定。
夏侯惇倒是远远的看到了双方交战的整个过程,老实说,双方似乎都没有什么错,要是实在要找一些错误的话,或许夏侯渊过早的摆出锥形阵就是一个错误,他应该用方阵起步,在距离合适的时候再变阵!
另外就是管亥的骑兵指挥能力以及战斗能力让夏侯惇十分的吃惊,想不到,在这里又碰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如果管亥手下也是方志文手底下的那些jīng锐幽州突骑兵,夏侯惇相信,夏侯渊这次肯定完败!
这么看来,曹cāo这次进攻临朐采用稳重保守的策略,绝对是高瞻远瞩的行为,若是在后勤线上没有充足的准备,凭借着这位管亥的骑兵指挥能力,绝对能够将自己部队的后勤线彻底击溃,想到这里,夏侯惇对曹cāo的能耐是更服气了!
同时对于敌军的态度也更认真和慎重了,特别是主城中的那位主将管亥!真不知道,临朐城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强将?
第一天的试探xìng攻击,就在爆发了双方短促而残酷的骑兵对冲之后,缓缓的落下了帷幕,曹cāo没有连夜攻击的兴趣,黄巾军也赶着吃饭了,一天没吃饭还是很饿的。
正式的战斗结束,双方都将异人的骑兵放了出来,互相sāo扰和攻击,曹cāo的目的是想要安心的退回营地,管亥的目的就是不想要曹cāo安心的回营,只不过,双方阵营异人的实力势均力敌,并没有打出个什么结果,在互有损失的情况下,趁着夜幕降临都纷纷的撤了回来。
曹cāo知道今晚必不安生!白天激战之后,临朐城中的敌军主力未动,今夜必然会jīng力十足的来偷袭,即使没有实际战果,仅仅是sāo扰也是一种战术。
于是回营之后,曹cāo立刻开始安排今夜的防御和反击计划,最重要的,当然是安排斥候和侦骑,以及在高点设置明暗哨,营地里也安排了部队轮流值守,骑兵更是夜里反击的利器,于是安排夏侯兄弟早早的用过饭就去安歇,等着下半夜的反击行动。
可惜,曹cāo猜到了前半部分,却没有猜到后半部分,夜袭是如期的到来了,但是,实施夜袭的人,却足以让曹cāo躲在帅帐之中怒骂不已!
三更十分,曹cāo营地周围外围的斥候先发出了jǐng报,但是不一会,周围高地的明暗哨也被清除,敌军的速度很快,明显是骑兵所为,不过从蹄声听,似乎马蹄被包裹了毛毡,发出的声音很轻,等到曹cāo的营地中做好了防御准备,骑兵也列阵准备反击的时候,敌军骑兵的低沉马蹄声似乎忽然消失了。
正当营地中的曹军狐疑不已的时候,黑夜中忽然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嘶嘶’声,仿佛是吹过树林的风声,但是经验丰富的夏侯渊却知道,这是弩箭飞行的声音,他自己就曾经被这种攻击偷袭过数次!
“敌袭!举盾防箭!举盾防箭!”
不过这已经太迟了,从黑夜中落下的黑sè重型弩箭,已经到了聚集成堆的骑兵面前,强力的杀伤让夏侯兄弟大吃一惊,不过想想也不意外,如果指挥者是管亥的话,这种程度的杀伤才是合理的,更何况,现在曹cāo并没有参战,因此这些骑兵的加成比白天要低,问题是,管亥将重弩兵弄到这里来,难道他不打算将这些重弩兵带回去了么?
“开营门!骑兵出击!快!”
夏侯惇几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出击的命令,对付重弩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迎面冲上去,冲进他们的阵营里面,然后屠杀和被屠杀就掉了一个方向了!
但是,当夏侯兄弟的骑兵冲出了营地之后,迎面而来的又是一波接一波的重弩急袭,显然对方采用了轮shè的办法,但是这个shè程未免有些太远了吧,难道管亥自己或者他的手下,还有这种弩兵强将,居然能将重弩的shè程延长到三百多步?
当夏侯兄弟咬牙冲到距离对方只有一百多步,勉强能看清对方的身影时,那些敌军却忽然转身上了战马,然后打马跑了!临走还不忘将手里的弩箭shè了出来,又给夏侯兄弟的骑兵带来一片伤亡!
“加速,加速!追击!”夏侯渊几乎疯狂的喊着,这种只能被动挨打,打了就跑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可恶了,而且,这个兵种夏侯兄弟很熟悉,这是方志文的重弩龙骑兵,除了他之外,还没有见过别的势力有这种畸形的兵种。
‘咻嘶!咻嘶!咻嘶!’
回答夏侯渊的是连续三支急速飞来的箭矢,箭矢上淡淡的白光那样熟悉,夏侯渊赶紧勒住战马,用长枪和臂盾,小心的将这些箭矢拨开。
黑暗中远远的传来了一个两人都非常熟悉的声音:“替我传话给你们的主子,就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另外,让他放心,只此一次!哈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四十七章臧霸VS夏侯惇
豪迈的笑声随着马蹄声渐渐的远去,最终消失在黑夜之中,夏侯兄弟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同时面露苦笑。◎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再回头看看自己身后垂头丧气的部队,来攻击临朐的骑兵一共有两万多,现在最多还有一万,可能还不足,算了算,前前后后折在方志文手里的骑兵,已经足足有两万多了!
方志文已经扬长而去,两人虽然有些沮丧,但是也有些庆幸,因为方志文刚才的话里说得很明白,只此一次,如果方志文像yīn魂一样的纠缠不放,估计这次攻打临朐的战役,前景就不大看好了!
两人收拾了战场,缓缓的回营,曹cāo已经起身等在营帐之中,得知了战果以及来袭者的真实身份之后,曹cāo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面sè平和的安慰了夏侯兄弟几句,然后示意两人下去休息,明rì还要战斗呢!
等夏侯兄弟离开之后,曹cāo的暴怒的将台面的上东西都一把扫飞,愤怒的在帐幕内来回的快速走动着,手里则紧紧的握着腰间的长剑。
跟夏侯兄弟不同,曹cāo是坚决不相信方志文‘只此一次’的保证的,以己度人,曹cāo不相信方志文在占据着绝对主动的地位时,会轻易的放弃,曹cāo自己也明白,方志文来临朐的目的就是要削弱自己的力量,让自己跟黄巾贼在临朐形成长期对峙的局面,这个局面才是对方志文最有利的局面。
因此,只要自己这边一占上风,方志文的干涉就会及时的到来,曹cāo简直无法想像,如果自己长期被困在临朐,那么是一种多么无奈和悲哀的事情啊!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想做呢,绝对不能被长期的困在临朐这个小地方!
但是,如何才能破开这个局面呢?
放弃进攻临朐?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名声也就跌落尘埃了,现在的名声可是曹cāo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又怎么能轻易的让这一腔心血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呢,再说了,声望这种东西,本身就有着非常重要的实际意义,绝对不能轻易的丢弃。
既然不能后退。那么就只能继续向前,可是。如何才能将方志文的干扰排除,尽快的攻下临朐呢?曹cāo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围魏救赵釜底抽薪!
既然方志文想要用临朐困住自己,自己也完全可以用莒县来困住方志文,只要曹cāo能说动莒县的异人更加大胆,方志文为了保住莒县的局面。必然就无暇分心北顾了,不管能不能实现,至少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曹cāo宁神想了一会,然后放慢了脚步,将被自己弄得四散的东西又一一的捡拾起来,安稳的回到案台后面坐好,执笔疾书起来……第二天,曹cāo并没有因为前一天夜里被偷袭伤亡惨重而踯躅不前,而是继续士气高昂的向着临朐县东面的卫城发起攻势。而且,攻势似乎更猛烈了。
同样的,卫城里的反击似乎也更猛烈了。
今rì负责主攻的是夏侯惇率领的步兵军团,身后则是曹cāo坐镇帅位统一指挥,这次曹cāo没有分兵三面围攻,而是集中力量攻其一面,虽然攻击面收窄了也便于防守方的防御,但是攻击力却大大的提高了。这让防御方有些吃力了。
“步兵团出击!”
“起盾阵!进攻!”
“吼!吼!吼!”
顶着漫天飞舞的碎石和巨弩,步兵团一个接一个的出发了,一个个仿佛像是铁块一样严密的步兵团。缓慢但是又迅速的向着卫城的东城墙冲击。
“低位投石机,装载油罐。距离三百二十步,方向甲丑,齐shè准备!放!”
“重弩装火矢!最大shè程抛shè,方向甲丑,齐shè准备!放!”
“重弩上重箭,最大shè程抛shè,方向甲丑,齐shè准备!放!”
用油罐砸步兵团,这是一个相当高技术的活计,特别是只使用有限的几部投石机的情况下,想要准确的命中步兵团其实很难,在城堡上看去,攻城敌军虽然声势浩大,但是具体到一个步兵团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小的一个目标,想要用准确度不敢恭维的投石机直接砸到步兵阵里,怎么看都是一个难度极高的任务。
但是,守卫东卫城的守将偏偏做到了这点,十数个油罐至少五六个命中了步兵阵,随后而来的火矢准确的将沾了火油的大盾和士兵点燃,这个步兵团顿时变得混乱起来,然后,那高高飞来的,经过重力加速的重箭,才是真正收买任命的手段!
这个被盯住的步兵团顿时一片哀鸿,死伤惨重,在双重加成的前提下,还能造成这么强悍的杀伤力,夏侯惇顿时惊住了,难道说管亥就在这个卫城之中?那么,这么jīng准的shè击专jīng又是哪一个将领呢?
答案是臧霸!
没错,臧霸才是黄巾军在泰山的总指挥,臧霸是三年前加入太平道的,当时也是一种无奈,但是随即也被太平道的宏伟理想所感动,随后黄巾起义爆发,臧霸的能力也越发的凸显了出来,最后身为泰山军事主官的管亥亲自向张角推荐了臧霸,将总帅的身份让贤给了臧霸。
这次临朐之战,事关整个泰山黄巾军的未来,因此臧霸十分重视,在安排好了各处的防御之后,又与方志文取得了联系,方志文果然很配合的来突袭了曹cāo,虽然曹cāo的损失并没有大到不能再战,但是也确实削弱了曹cāo的机动战力,拉平了参战双方的实力。
而臧霸自己也悄悄的潜入临朐,卫城到主城之间是有地道连接的,臧帮很容易就进入了卫城,只等今天要给曹cāo一个好看,借助方志文昨夜的突袭,再加上今天的猛击,试图将曹cāo的士气和战意狠狠的打下去。
而现在这个步兵团的崩溃,不过是臧霸jīng彩的shè击演出的开始。
“亲卫队,持盾,准备出击,亮旗!”
夏侯惇从战马上跳了出来,如果任由对方这样逐一瓦解步兵团,自己这边的士气会受到严重的打击,特别是那些异人的步兵团,在这种力度的打击下,很可能不是崩溃,而是全军覆没,如果那样的话,会对异人的战意有着灾难xìng的影响,这绝对不行。
因此,夏侯惇决定亲自出击,并且还要亮明旗帜,试图吸引敌将向着自己攻击,为战友和异人部队吸引活力。
只是臧霸是什么人,那是人jīng一类的家伙!自然不会被夏侯惇的挑衅所影响,既然你愿意进攻,那么就慢慢的爬墙头吧,臧霸还是继续忙着打击敌军的有生力量,而且还专门找异人的部队下手,因为打击异人的部队取得的战果更大,而且那惨烈的攻击场面,也能狠狠的打击敌军的士气。
夏侯惇无奈的发现,自己在冲向城堡的过程中,居然连一支弩箭都没有落在自己的部队身上,显然,自己的挑衅被完全的无视了,敌将果然是个难缠的家伙啊!
既然如此,那么就攻上去给你看看,等杀到了面前,看你还敢不敢无视!
夏侯惇憋着一股气,冲近了城堡的城墙,却发现城堡的城墙高高低低绕来绕去,根本就不像以前见过的城墙,这种城墙即使你攻下一截,也很快就会发现,不但自己的两面甚至三面都有敌人,甚至头顶上也有敌人。
而且,这么错综复杂的城墙,也让人不知道该向什么方向进攻,城墙复杂又相对的狭窄,在城墙上投入的兵力也受到限制,这个城堡简直是一个迷宫,不,应该是一个满是尖刺陷阱的迷宫。
夏侯惇好不容易的冲上了一截城墙,但是很快就发现,铺天盖地的各种技能和纸符正在围攻自己,自己的部队是四面受敌,而且部队无法组成大的战阵,战阵的属xìng发挥不出来,虽然敌军也没有办法组阵,但是敌军围攻的主力却是异人,因此,这个短处现在却变成了长处,敌军血长,攻击力强,技能多、纸符多,夏侯惇现在就像是掉进了蚂蚁窝的雄狮,有力无处使,但是却被咬的生疼并且暴怒不已!
仰头看看天空,密如飞蝗的弩箭碎石还在铺天盖地的飞向自己的身后,黑压压的几乎将蓝sè的天空都遮掩了,回头看看自己的部队,发现他们正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一个接一个的步兵团被准确的命中起火,然后是密集jīng准的弩箭攻击,混乱、死亡、崩溃,这样的场景正在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夏侯惇再扭头看看自己正在攻打的错综复杂而且狭窄逼仄的城墙,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心里迅速的升起。
这样是不行的!
“撤退!撤退!”
夏侯惇从来都不是一个热血上头的莽汉,在没有找到有效的攻击手段之前,这样的盲目战斗显然是不对的,必须冷静下来,想出解决这种被动局面的办法,而不是继续在这里送死,因此,夏侯惇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与此同时,曹cāo也下达了鸣金的命令,急促的铜锣声当当的响起,一队队的步兵团调转方向,迅速的从战场上脱离,而城堡上仍然不依不饶的发shè着远程武器,jīng准的打击那些已经失去了盾阵保护的部队。
今rì的第一次攻击,就在一片哀鸿声中落下了帷幕,臧霸大胜!RQ
第五百四十八章难攻的城堡
曹cāo其实昨天就发现了临朐卫城城堡的建筑格局与众不同,但是没有真正的登上城堡,是不会知道这种城堡有多么难攀爬。
所以在夏侯惇亮旗出击的时候,曹cāo并没有阻止,即使在夏侯惇没有成功的吸引敌军火力,并且不得不强行登城的时候,曹cāo也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看着夏侯惇狼狈的在城墙上被四面围攻。
直到曹cāo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这种城堡的特点之后,才果断的下达了全军后撤的命令,而这个时候,夏侯惇的军团的死伤数字,已经是攀上了三千,异第五百四十八章难攻的城堡人部队的损失更是超过五千,由此可见城内的守将在远程攻击属xìng上有多牛!
这不过是一次冲击而已啊!如果照这种损失打下去,曹cāo还是别打临朐了,直接回家才是更好的选择。
虽然攻击失利让部队的士气有些低沉,但是曹cāo本人却并没有丧失信心,虽然那城堡很难攻,虽然敌军的守将很变态,但是曹cāo的坚韧和强悍,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曹cāo很光棍的下令回营,在没有想到解决攻打这种没有见过的城堡的方法之前,曹cāo没有兴趣继续给敌军增添战果了,一回到营地,曹cāo立刻召见异人势力的首领和代表,共同商讨对付眼前困局的办法。
其实曹cāo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这种奇怪的城堡是异人给造出来的。那么异人也一定会有对付这种城堡的办法。
曹cāo的想法没错,异人自然是有办法应付这种城堡的,对付这种城堡的办法也不复杂,那就是以远程打击压制远程打击,然后展开多点小部队强攻,用蚕食的办法一点一点的将城堡拿下;或者也第五百四十八章难攻的城堡可以用比较耗时的办法,用大量的投石机摧毁这些狭窄繁复的城墙。因为越是复杂的建筑,坚固程度就越是低下!
异人的说法不但让曹cāo大开眼界,更是让夏侯兄弟感叹不已。异人的见识绝对是非常广博的,如果不能好好的将异人有效的利用起来,一味的对异人排挤打压。迟早有一天,会被异人反过来给击败。
而曹cāo想得更多,充分的利用和接纳异人的做法,其实最早实行的正是曹cāo现在的大敌方志文,而曹cāo现在采用的方法,也多是借鉴方志文的做法,由此可见,方志文绝对是自己最危险也是最值得尊重的敌人。
发现了敌人的空前强大,不但没有让曹cāo心生怯意,反而更加的激发了曹cāo不服输的xìng子。眼中更是爆发出熊熊的战意,思维也变得格外的活跃和清晰,这就是所谓的遇强越强么!
当夜,黄巾贼依然发起了夜袭,但是力度比起方志文的夜袭可就差远了。最多也就是折腾了一下,互有损失的情况下,闹到凌晨也就退去了。
天明之后,曹cāo采用了远程压制的打法,因为对方有一个掌握了shè击jīng通的强悍将领,曹cāo没有兴趣去跟对方拼人命消耗。但是曹cāo却可以跟对方拼器械和钱粮的消耗,临朐城虽然南边的山路是畅通的,但是由于道路狭窄,后勤肯定成问题,器械的补充更是成问题,而曹cāo这边则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拼器械消耗的同时,曹cāo也对城堡的结构进行了毁灭xìng的打击,一旦城堡的防御结构失效,曹cāo就能发起步兵冲击了。
于是,战斗变得相对缓和了不少,只见双方的碎石和巨弩在空中交错,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但是对人员的杀伤却几乎没有。
到了夜里,曹cāo也不停歇,而是采用轮班的方式,不让黄巾贼趁夜间对城堡进行修复,管亥也曾经用骑兵突袭过几次,但是都被夏侯渊稳稳的挡住,这次夏侯渊接受了上次的教训,打得更加的稳重,在夏侯渊骑兵的掷矛攻击下,管亥临时凑起来的骑兵一点也占不到便宜,更不用说能冲过夏侯渊的阻截去袭击敌军的远程部队了,更何况,曹cāo还在远程部队的周围,布置了长枪兵阵,以防御骑兵的偷袭。
因此,管亥不得不放弃了想要突袭曹军远程部队的打算,而是将突袭的对象放到了曹军的大营,但是管亥的骑兵可不是弓骑兵,曹军的大营又不是没有守军,所以轻骑兵对大营的突袭效果并不好,反而在大营寨墙下面被多如牛毛的陷阱坑了几次。
无奈的管亥只好将目标放的更远,直接去突袭曹军的后勤线,而夏侯渊也追逐着管亥北上,只是管亥的行动虽然将夏侯渊引离了主战场,但却完全没有能改变曹cāo的战法,以及自己越来越被动的局面,东卫城的失陷似乎只剩下时间的问题了……临朐这边的战事暂时的进入了胶着状态,而另一边,在莒县的战事却有升级的架势。
曹cāo的行动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高额的奖励之下,琅琊与五莲山的黄巾阵营玩家果然大胆了许多,开始不断的奇袭诸县到莒县的后勤通道,大有将莒县的高顺与方志文割裂开来,然后围而歼之的架势。
方志文的做法也很有意思,他没有固守诸县,然后以诸县为基地保护漫长的补给线,也没有在补给线的沿线建造堡寨,依托玩家的力量来保护后勤线。
而是直接将诸县交给了异人暂时管理,自己的骑兵则在外围,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能够看到后勤运输部队,多是由异人担当的,但是却完全看不到方志文神出鬼没的骑兵部队,所有人在打劫方志文后勤运输部队的同时,都必须冒着随时有可能被骑兵围歼的结局。
这让参与破袭战的黄巾阵营的玩家们怒骂不已,方志文实在是太狡猾了!
方志文的应对还远不止这些,如果黄巾阵营的玩家稍稍仔细一点,就能发现其实每次的补给部队规模都不大,而且都是玩家的骑兵部队负责押运,一般情况下见到劫道的黄巾军数量大就转身跑了,扔下辎重的态度一点都不犹豫,如果数量少,则会纠缠不休。
如果劫道的玩家数量太大,则收获均摊之后,实在是不够塞牙缝,而规模小了,则不一定能拿下押送的部队。
而方志文却可以利用这个办法,巧妙的将来袭敌军的数量给降低了下来,方志文这边的骑兵则可以分成两千或者四千一队的小队活动,再整合上一定的异人部队,战力还是足够对突袭者形成毁灭打击的,而这样做的好处还能够轮流修整部队,另一方面,活动的范围也扩大了许多,而且暗地里还有李元志的部队配合作战,整个局面其实还是掌控在方志文手里的。
所以表面上看在诸县和莒县之间的破袭战和反破袭战打的热热闹闹的,好像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还占据可一点主动,但是如果有人仔细的统计一下战损,就会发现,与取得的收获相比,自己这边付出的代价只能用‘巨大’这个词来形容。
至于相对空虚的诸县,方志文更是巴不得黄巾阵营的玩家来反攻,到时候里应外合,直接就能将来袭的玩家部队包了饺子。
时间不知不觉的进入了三月底。
“夫君,姐姐就快要临产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密云吧?这边的战事也基本上稳定了下来,若是夫君不放心,我替夫君留下来主持也可以。”
太史昭蓉看着正在认真读信的方志文,有些犹疑的说道,其实太史昭蓉的心里的感觉也有些怪怪的,一方面她很想留在战场上,另一方面,她又很想回密云看着甄姜孩子的出世,因为那是夫君的第一个孩子,也算是自己的孩子吧,同时,她也有些期待什么时候会有自己的孩子,总之,心情是很复杂的了。
方志文抬起头笑着看向太史昭蓉,将手里的信递给太史昭蓉,这是甄姜写来的信,信里虽然很婉转的表达出浓浓的思念,但是文词上却是优美而清丽的,没有什么不能见人,更何况是给自己的女人看。
“嗯,我们当然一起回去,你也出来很长时间了,需要修整一下,将士们也是,我打算换宇文伯颜来青州战场,也该让他出来活动活动了,他已经在密云呆了好几年了,骨头都要生锈了吧。”
“夫君能放心么?这边的局势挺复杂的,不但异人们花招繁复,还有那曹cāo若是知道了夫君离开,肯定也会趁机搞些小动作!”
“呵呵,很对,昭蓉越来越聪明了!不过无需担心,我会将军师留下来主持协调整个青州的战事,所以我很放心!”
“哦,那就好!”太史昭蓉自然也很信任田丰的能力。
“嗯,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下令宇文伯颜率部南下,估计三四天的时间就能到青岛了。”
“要从青岛走么?为何不走都县?”
“呵呵,不想将我们眼前的敌人都吓跑了啊,若是伯颜到了这里,发现敌人都跑了,肯定不肯干休的。”
太史昭蓉哑然失笑,仔细想想才发现,夫君的部下悍将,似乎都有些战争狂的倾向,实际上连自己也有些离不开战场的感觉,自己似乎并不嗜血啊!难道是单纯喜欢战场上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又或者是觉得只有在战场上,自己才能牢牢的吸引住夫君的目光?RQ
第五百四十九章海上仙山
求推荐!
在城阳郡神出鬼没的幽州突骑兵部队悄然的换了主将,已经被憋在密云城里几年的宇文伯颜,有种出了笼的飞鸟的感觉,仿佛天更高了,马儿跑得更快了,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令人兴奋的血腥味。◎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这个倒不是幻觉,而是他的骑兵部队刚刚完成而来一场战斗,积蓄了多年的负能量一下子爆发出来,狠狠的大杀了一通之后,果然是上下通气、通体舒泰啊!
“呼!~爽了!”
田丰坐在战马上,远远的看着最后故意留下一些异人,以便自己能够冲上去肉搏一番的宇文伯颜,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对于方志文手下的这些元老级别的战将,田丰从来都不曾轻忽,虽然这些将领的等阶似乎都不是很高最高的六阶,最低的五阶,像眼前这个宇文伯颜,就是统帅六阶武力五阶的将领,只能算是一个刚刚能够登上大舞台的将领。
与赵云、太史慈等人相比,实力上还是有差距的,与田豫、周泰、蒋钦等人相比,潜力上似乎也有些不如,但是这些人有一个好,那就是个个都是死忠,是绝对信得过的将领,而且这些将领对方志文绝对是唯命是从,从来没有二话,使用起来非常好用。
更让人满意的是,这些将领不但不骄不躁,而且个个都是经验极其丰富,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虽然个xìng上肯定有差异,但是韧xìng强脑筋活是他们共同的特点。这也是方志文给一手调教出来的效果。
“宇文将军,可以走了嘛?”
“呵呵,可以了,让军师大人见笑了,我这都是在密云城里给憋的,手脚都生锈了,所以要活动活动!”
宇文伯颜有些歉意的笑着解释道。对于这个军师,宇文伯颜还是很了解的,因为都在同一个城市里。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宇文伯颜对军师的能力是非常认可的,而且主公走得时候要求自己接受军师的指挥。宇文伯颜绝对不会违抗。
只是,这次的行为略微有些过火,本来是不需要进行最后的肉搏战的,不过宇文伯颜还是偶尔的放纵了一下自己,这种行为也就是到此而止,宇文伯颜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物。
“没事,我能充分的理解!宇文将军是跟随主公从战场上打出来的将领,自然是离不开战场的。”
“多谢军师谅解,我这就下令集结撤离,战场不用打扫么?”
“不用。这些算是给异人的报酬,不然他们可不会这么乐意做诱饵!”
“呵呵,是个好诱饵!”
“呵呵,我也这么看……当宇文伯颜在城阳郡撒着欢的时候,方志文正在船上看着周围的海水发呆。海上的景sè也就能看一天,第二天就腻烦了,而且这一天里,还有大半的时间在钓鱼晒太阳,或者看着蒋钦cāo练他的手下。
海上行船的人脸sè黝黑,这点倒是有些像在草原驰骋的骑兵。还有一个相似的地方就是大家走路都八字脚!
“主公,是不是很无聊,要不继续去钓鱼?”蒋钦身量高大,站在船板上仿佛钉在那里一样,看上去十分的魁梧坚实,一点也不见晃动,方志文喜欢这种人,看上去就觉得可靠,军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不要了,钓鱼是一种很无聊的活动!”方志文一本正经的说道,身边的太史昭蓉抿着嘴偷笑,那是因为方志文的钓鱼等级太低,所以总也钓不上来,在海里钓鱼,至少要有三十级以上的钓鱼等级,否则毛也钓不上来。
蒋钦用眼角扫了笑得很开心的二夫人一眼,立刻明白了主公不愿意钓鱼的理由,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话有些不经大脑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样会不会引起主公不悦啊?
方志文抬起手挡住阳光,极目远眺,撇了撇嘴道:“知道我钓鱼等级不高,还让我去钓鱼,不怕我生气嘛?”
蒋钦微微的一愣,忽然明白了,主公是不想让自己心存顾忌,实则是因为自己跟主公接触的极少,所以根本就不了解主公的xìng情,因此,主公实在为自己开脱,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他的xìng格。
蒋钦点了点头道:“当然会有些不安,但是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主公的钓鱼等级不高啊!我听周泰将军说过,主公的烧烤水平极高,所以我以为野外生存技能之一的钓鱼,主公应该也很拿手才对啊!”
“哈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