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3部分

争分多秒的时候了,谁先放出下一轮的攻击,会严重的影响接下来的远程对战结果!
这时候,就不得不感谢宇文伯颜给高顺的配置的这些将佐了,这些将领可都是shè击专jīng的家伙,在他们的有力加成之下,玩家们惊奇的发现,器械的准备时间缩短了,于是,当城下的攻击已经快要砸进城墙的时候,城内的攻击才刚刚升起!
“人员退后!”
这回不用喊了,大家都有经验,放完了赶紧跑啊,等敌人的攻击落了地,在上去shè击,这种齐shè还是很难伤到人的,等会开始zìyóushè击了,才是人员伤亡厉害的时候。
“轰轰.....”
“轰隆隆.....”
城内响起了遭受打击的声音,只是战果如何,大家都不知道,随后,敌军的攻击也再次砸到了远程部队的阵位上,再次摧毁了不少的器械。
“返回阵位,zìyóushè击!”
“陷阵营步兵团快速推进两百步后起盾阵!其他步兵团上前准备,弩兵团上前准备!”
福县攻守的战斗序幕正式的拉开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八章战阵的魅力
“注意,碎石攻击,注意承受冲击!”
耳边响起队长沉稳的声音,让跟着队伍行进的范国伟心里安定了不少,盾牌手那厚重的盾牌上多出了几只手,一起帮忙撑住盾牌,范国伟也将自己的粗壮的右手伸了过去,虽然阵里光线很暗,大家互相都只能模糊的看到面容,事实上,即使看到了,范国伟也记不住这些看上去差不多的面孔,而这些战士们,却能互相认出来。
但是现在,这些不认识的战友们却给了范国伟一种强大的安全感。
“轰~啪啦!”
手臂上传来了力量很足的震动,然后这些随时碎石顺着略微倾斜的盾牌,滚落了下来,不小心一脚踩上,很容易被绊一个趔趄,不过,你身边的战友会伸手将你扶住,而不用害怕会摔倒。
“注意防箭,弩箭从盾牌上掉落下来的时候,注意不要被扎到,脚下要小心,大家放心这些弩箭无法击穿我们的盾牌,我们的盾牌结实着呢!”
“呵呵.....”
大家都低声的笑了笑,这个‘盾牌结实这呢’是一个有些带sè的小笑话,出现在一个新兵的身上。队长这个时候说起来,大家都会心的一笑,心里的紧张感顿时去掉了不少。
“准备加速冲击了,注意脚下!加速!”
“放下盾牌,正面半高防御,云梯架起来,弩兵准备,各什组阵zìyóushè击城上敌军!小心敌军的反击,都灵醒着点!”
盾阵哗啦一声解散开来,各个队伍迅速的分散开来,一个个的小战阵迅速的组合起来,前面是盾牌,后面则是弩兵,刀盾兵负责观察情况。
‘咻咻!’
‘嘣嗡’
‘叮当......’
‘哗啦.....’
各种各样的声音响起。不时还有被命中的倒霉蛋发出的闷哼,不过盾兵的防御相当到位,基本上被轻弩命中的都是腿脚部位,倒是不会致命,就是有些疼!
范国伟蹲在地上迅速的装好强弩,从盾牌的缝隙里朝城墙上瞄去,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位置上看城墙。这三四丈的城墙,看起来也很高啊!
城上的守军正在不断的探头出来shè击。或者扔下油罐石块之类的东西,想要命中这些快速活动的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范国伟发现,身边的队友们命中率高的吓人,几乎箭箭咬肉,真不愧是jīng锐啊!
范国伟赶紧猫腰shè击。然后蹲下再次装箭,也不看有没有命中,因为身边的队友都不看,范国伟也不好意思看,万一不中,不是很丢人。
“新兵,还不错,中了肩膀!”
身边的刀盾手倒是帮忙看了他的命中情况,范国伟微微的松了口气,咧了咧嘴。迅速的装箭!
范国伟装好箭,看准一个城上的弩兵正要准备shè击猛地站起来就是一箭。
‘嘣嗡!’
“小心!”
身边的队友爆喝一声,范国伟这才发现,自己完全站了起来,身体露出了盾牌,而数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弩箭,却已经距离自己不远了,范国伟下意识的抬起左手。才发现自己的左手上,并没有自己的熟悉的青龙大盾。
他不由得愣住了,身边的战友猛地一撞他的腰侧。将他撞向一边,身前的盾兵猛地一抬手。将所有的弩箭一起挡下,自己的小腿却中了一箭,发出一声闷哼!
“注意不要露头太多!”
“哦,诺!”
范国伟看了一眼身前替自己挡下弩箭的战友,心里忽然有种特别踏实的感觉,原来这就是可以依靠的感觉啊!真好!自己也要成为一个值得依靠的人,默默的看了看队友的背影,以及他小腿上的弩箭,范国伟迅速的装箭,猫着腰寻找目标shè击,然后再蹲下装箭,完全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心里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将城上所有露出身躯的敌军,通通shè死!
“注意,敌军技能!注意防御!”
范国伟忽然觉得身上沉重了很多,脑袋也有些昏沉,他知道这是中了负面技能,不过这个感觉很短暂就过去了,随后,心里忽然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视线变得更加清晰,手脚的动作更加的准确和迅速,连shè击的jīng度似乎都在上升,这是‘鼓舞’!
“准备技能!准备技能!有攻击xìng技能,和负面技能的异人战士,准备技能!”
“嘿,新兵,准备技能,弩箭先放下!”
“诺!”
“技能齐shè!放!”
一阵强烈的各sè光芒闪过,城墙上的敌军似乎发出一些混乱的声响,敌军的攻势顿时一顿,范国伟正在想着是不是趁机登城。
忽然更强烈的光芒闪过,是那些将领在施展技能了,城上顿时响起一片从惨叫,飞溅的血液和残肢,直接溅shè到了范国伟的脚下,范国伟可是开着完整视觉系统的,不然怎么能做一个合格的武者呢!
不过,眼前看到的东西,却有些让人接受不了,虽然范国伟也是一个老鸟了,但是这种惨烈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看见,不由得有些反胃和恐惧的感觉。
“轰!”一声更强的技能爆炸响起。
“是将军的技能,准备登城!”
“登城!杀~!”
“杀!~”
范国伟也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这一声大吼之后,范国伟仿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燃烧了起来,刚才的那些不适已经完全消失,入目的那些惨烈景象不再让人反感,反而让人有一种怒气燃烧的感觉,一股戾气正在身体的某个地方形成,然后直冲脑际!
“冷静!不要让杀戮的**控制自己!”什长重重的在范国伟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将双眼通红的范国伟拍醒,什长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一边慢慢的抽出腰侧的环首刀,回头看着自己的同伴继续说道:“大家准备登城,刀盾手先上,然后挤出阵地,弓弩手再上!”
“诺!”
“看着新兵,别让他冲得太前!”
“诺!”
“呜呜!~”
“刀盾兵,登城!”
“杀!~”
范国伟仰着脸,看着城上挥舞的兵器,以及战友们的背影,手里的弩箭瞄准又放下,而身边的战友们则笑着道:“别急,等下才轮到我们呢!”
“我们不帮忙么?”
“相信他们吧!他们是我们的队友!”
“来了,上,上!”
“组阵,组阵!弩兵zìyóushè击!”
“向城墙内侧推进,跟十九什汇合!”
“杀~!”
范国伟手脚利索的装箭shè击,完全不在乎距离自己不远的敌军的shè击,因为有他的队友会帮他挡住所有的攻击,即使他们的手臂腿脚上插了不少的羽箭,但是,没有一支羽箭会shè到他们身后的弩兵战友身上。
“左侧持符的异人,集火shè击!”
‘嘣嗡!’‘咻嘶!’
命令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范国伟就将手里的弩箭shè向了那个女xìng玩家,想不到还有女孩参加残酷的攻城战,范国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视觉是真实视觉,但是绝大部分的玩家,都用的是卡通视觉,在卡通视觉之下,惨烈残酷的攻城战只是比较激烈的战斗而已。
“啊!”那女玩家尖叫了一声,范国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真是给玩家丢脸啊!怕疼就不要上战场啊!要不然就将痛觉降到最低好了。
眨眼间,被shè成了刺猬一样的女玩家化作白光远去,爆出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范国伟根本没有功夫去看都有些什么东西,他只顾着装箭shè击,这种完全忘我的投入感,其实也是很让人着迷的,特别是忘我的做着这种极度刺激的事情。
“各什归队!刀盾兵向两侧集结,盾兵向城墙内侧集结,弩兵组横阵!”
“新兵,来跟我去组阵!”
范国伟被队友拉着,迅速的向后退了一系距离,在靠近外侧的城墙边上组成了一个稍微紧密的横阵,范国伟看见了不少玩家,大家都互相的笑着,显然,这次新的战斗体会,让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
“装箭!举弩,shè角六十,齐shè准备!放!”
‘嘣嗡!’
一片黑云以一个很高的角度升起,然后划了一个大大的弧线,朝着城墙下方落去,这时候,范国伟才发现,不但城墙上的弩兵在shè箭,城墙外的大型弩兵阵也在抛shè,一朵朵的乌云正快速的飞进城里,场面壮观而又诡异的美丽,原来,战争也有如此壮美的一面的!
“装箭!举弩,shè角五十,齐shè准备!放!”
“弩兵推进,分成四列横队,准备贴近内侧城墙轮shè,甲队准备,盾牌手让位,甲队上前shè击!盾牌回位!盾牌手让位,乙队上前shè击!.......”
弓箭指挥将领的指挥非常详细,以一种不规则的节奏发出防守或者进攻的命令,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整个五百人的小队,仿佛一个运转顺畅的机器一样,不断的从张开的大嘴里,喷吐出夺命的箭矢。
作为团队中的一员,机器上的一个部件,范国伟完全没有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就是这台机器,那种众人一心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团结,果然就是力量!
第五百三十九章蔡瑁亲至
方志文确实不喜欢这种爬城头的战斗,因此他老老实实的呆在诸县县城里,整天无所事事的陪太史昭蓉练练武,或者陪香香逛逛玩家市场,偶尔也去城外遛遛马,实际上,现在诸县城里的百姓都给迁移走了,县城里显得空荡荡的。
方志文有时候会想,天下会等行会,到底会用什么办法将人口从中原甚至幽州运送到荆南乃至交趾,如果仅仅依靠荆南和交趾本地的人口自然增长,估计没有几十年,这两个地区甚至都不会出现一级第五百三十九章蔡瑁亲至城市,如果将人口全部集中到少数的城市里,则又会跟方志文现在面临的情况一样,那就是广阔的土地都将被丢荒,最后导致野怪横行。
如果天下会真的有办法将人口大量的转移到荆南地区,将来在青州、汝南和幽州,会不会出现很多向诸县县城一样的空城呢?
看到城里或者脚步匆匆,或者悠悠闲闲的玩家,如果这些玩家能生孩子的话,荆南的人口倒是能很快的增长起来,呵呵。
时间已经进入了二月中,冰雪开始慢慢的消融。天气也越发的冷了,这让从荆州远道而来的蔡家的家长蔡瑁很不适应。
室内点着几盆炭火,让房间的温度比室外高出不少,再加上一杯热茶下肚,身上的寒气才被驱散了不少,蔡瑁不时的打量着安坐在自己对面的方志文,长相很普通。身上的气质随和亲切,皮肤有些黑,眼睛很亮。嘴角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笑意。
方志文也在打量着蔡瑁,蔡瑁长相端正清肃,很有些美男子的威仪。绝不是后世的那些中xìng人的yīn柔长相,而是那种阳第五百三十九章蔡瑁亲至刚气十足的样貌,肤sè白皙,没有蓄须,怪不得蔡妍长得那么漂亮,原来是得益于优秀的遗传基因啊!
“蔡将军不远千里北上青州,一路上辛苦了!”方志文随意的开口寒暄,语气中略微有些上级对下属的意思。
蔡瑁也敏锐的发现了这点,不过从职务上来说,方志文确实要比蔡瑁高一级。至于爵位上,好像也高一些,从实际的实力和地位,以至于心理上的自我定位等等方面,蔡瑁根本就不是方志文一个等级的。
所以。虽然听出方志文语气里居高临下的意味,但是蔡瑁却没有什么反弹,只是略微僵硬的笑了笑,逊谢道:“不敢劳将军动问,在下也是军人,些许路程不足挂齿!”
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看了蔡瑁一眼。这个家伙果然不是做领袖的材料,手握雄兵,背后还有荆州世族的支持,地利人和都拿在手里,却完全没有一点雄心壮志,就如同雄壮的狮子胸口中,却跳动着一个绵羊的心。
如此的蔡瑁,想必在别人的眼里,那就是一块大肥肉啊!
怪不得在历史上刘表只身下荆州,就平定了宗族之乱,到了曹cāo南下,蔡瑁再次选择了投降,这个家伙的骨子里实在是太软弱了,难道是被富贵腐蚀了高飞的雄心?
“既如此,那我们就言归正传,想必仲业已经将北上丰宁的情况回报于你了,蔡妍姑娘的心思你也知道了,那么,蔡将军此来,是否已经有了决断?”
蔡瑁微微的直了直身子,肃然的看着方志文回道:“舍妹的决定在下并不意外,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兄长做得不好,才会让舍妹作出这种选择……方志文很不礼貌的打断了蔡瑁的话,插嘴道:“我倒是不觉得蔡妍姑娘的选择有什么问题,如果蔡妍姑娘不是女孩子,而是一个男子,恐怕蔡将军会将他赶出家门去游历,现在时代不同了,蔡将军不见满大街都是异人的女xìng武将,原住民女xìng出仕的也不再是凤毛麟角,至少本官的两位妻子,都在军中、官府效力,这没有什么不好。”
蔡瑁尴尬的笑了笑,刚才他的话确实有些不妥,他倒是忘记了,眼前的这位飒爽的女将,就是方志文的二夫人,当着这位二夫人的面,自己指摘妹妹的离家和叛逆,似乎有些自讨没趣了!
“大人说得是,在下会尊重和理解舍妹的选择,但是却不能不承认舍妹的身份,不能一错再错了,因此,为了能够以合适的理由公开此事,在下才特意前来拜会大人,希望能得到大人的谅解和帮助。”
方志文对蔡瑁的恭顺态度很满意,笑着说道:“这有何难,本官记得在令妹传言被黄巾贼掳获之后,你就一直否认此事,但是并没有说明令妹的去向,此事可对?”
“大人所言无差!”
“那就好办了,你回去后就公开宣称,蔡家的女公子早在去年年初,就已经北上西林学宫求学,由于此事是你兄妹二人的私下决定,因此一直未敢示人,本官会关照西林学宫,为令妹补上学籍手续的。”
“啊?学宫……对啊!呵呵,你不必担心,西林学宫并不拒绝女xìng学生,而且现在也有不少的女学生在就读,西林学宫是大汉有数的几个学宫之一,应该不会辱没了令妹吧?”
方志文的声音略微有些森然,让蔡瑁心下一凛,方志文的办法不管是好是坏,现在蔡瑁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于地,因为这事的主动权全部都在蔡妍和方志文的手里。
蔡瑁甚至有些遐想,方志文如此为自己的妹妹打算,是不是对自己的妹妹有什么想法,蔡瑁对自己妹妹的样貌可是相当有自信的。
想到这里,蔡瑁更觉的方志文脸上的深思大有深意,赶忙回道:“大人所虑周到细致,在下没有任何异议,只是现在舍妹在外求学没有问题,但是将来……将来?将来说不定令妹在密云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就嫁到密云去了,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
方志文的话让蔡瑁的思想跑偏的更厉害了,果然啊,果然是看上了自己的妹妹,如果与密云势力联姻的话......
蔡瑁开始在大脑中快速的思考着与密云一系势力加强合作,乃至于结盟的利弊,各种心思纷纷的泉涌而出。
实际上,现在的荆州世族地位相当的尴尬,荆襄的重要xìng随着长江水运的发展,以及荆襄耕地的大面积开发,已经越来越明显的体现了出来。朝中的大佬也纷纷的将目光盯住了荆襄这块膏腴之地,荆襄世族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不至于遭受重大的损失,曾经想方设法的想要入侵京城的权力圈,但是除了被宦官敲诈,就是被世族打压,根本就无法实现自保的愿望。
在历史上,后来的荆襄宗族之乱,其实就是荆襄世族对中原世族的反抗,只是后来被分化瓦解,最后还是失败了。
而在游戏中,由于刘备提前介入了荆襄世族圈,而刘备恰恰是打着与中原大族对抗的旗帜,因此荆襄世族一度曾经想要拉刘备入伙,后来却被一个流言给搅和了,现在刘备和荆襄世族的地位不尴不尬,蔡瑁也正在为此事头疼。
而如今方志文忽然借助着蔡妍的事情,将一个大大的橄榄枝抛了过来,蔡瑁的心思不由立刻活泛了起来,如果将方志文的势力引入荆州,荆州世族的身后就有了一支强力的军事力量,就不必在害怕刘备的强军悍将的威胁,甚至能与刘备在某种程度上对峙,如果再计算上盘踞在荆州东南山区的黄巾军,那么荆州本地也可以形成一个三方势力鼎立的局面。
这事,似乎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蔡瑁忽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将蒯家兄弟也一起带来了,现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自己却不好立刻表态啊!
不过,蔡瑁似乎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如果方志文真的看上了蔡妍,只要在直接公开与蔡妍的婚事,就能将蔡家以及荆襄世族绑架上自己的战车,毕竟荆襄世族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强壮的雄心自立,所以当他们的脑门上被贴上方志文盟友的标签之后,想要再拿下来就不容易了。
相反,一旦方志文绑架了他们,他们还必须老老实实的向方志文求援,以便能挡住愤怒的刘备,或者恼羞成怒的中原世族大反扑。
只是,方志文真的没有直接利用蔡妍,进行这种政治讹诈的想法,不管如何,方志文还是不会做这种为了利益而抛弃一切道义和情分的事情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实现同样目的的手法多得是。
“这......此事事关重大,在下虽不才,但是也知道,这事会涉及到蔡家乃至整个荆襄世族的利益,大人是否能容我考虑一下。”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有何不可,蔡将军尽管慢慢考虑,最好跟家中的族老亲友沟通一下,这事却是大事,不能轻忽,当然,如果原则上没有异议的话,我们还有更多的细节需要沟通,所以,蔡将军最好不要急着回去。”
“在下明白,在下会尽快给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方志文点了点头,抬手示意蔡瑁可以离开了,见蔡瑁知机的行礼告退,方志文转头对一旁的女卫道:“你替我送送蔡将军。”
直到蔡瑁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了,方志文才摇了摇头道:“昭蓉,这是一个被责任压垮了的男人,啧啧!”RQ
第五百四十章强者是因为思想强
“为何要这么说啊,夫君?”
太史昭蓉好奇的问道,蔡瑁的过分客气和恭顺,让太史昭蓉有些看不上眼,在她看来,蔡瑁的态度和xìng情,似乎有辱他那份十分阳刚的长相,太史昭蓉一直都觉得,男儿就应该有意气风发的那一面,应该有豪气冲天的那一面,应该有一个想要飞得更高的心,但是蔡瑁给人的印象却完全没有这些,反而给人一种柔和和暮气的感觉。
但方志文却说蔡瑁这个样子是被责任给压垮的,太史昭蓉就有些不明白了,难道不是自己xìng格造成么?
“昭蓉啊,人的上进之心乃是天xìng,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而蔡瑁这个暮气沉沉第五百四十章强者是因为思想强的样子,其实是被现实阉割了他的雄心造成的,而能让他放弃自己的梦想的原因,我只能想到一个,那就是家族利益!”
“家族利益!?”
“对,蔡瑁没有能够将自己的理想与家族的利益紧密的结合起来,反而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理想,实现家族的利益,这点从他对蔡妍姑娘的做法就能看出来。”
“自己的理想与家族的利益紧密的结合?这可能么?”
“为何不可能,子义不就是这么做的么?还有,也可以说,昭蓉你也是正在这么做,昭蓉城了密云系领袖的二夫人,太史家没有理由不受益啊!呵呵。”
“夫君!蓉儿嫁进了方家,那就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有怎么会再将太史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呢!”
太史昭蓉有些生气,当然,其实也不是那么生气,她知道,方志文根本就没有怀疑自己的意思,不过偶尔耍耍小脾气。也是夫妻间的情趣嘛。
方志文一伸手,将太史昭蓉苗条柔韧的身体揽进了怀里,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道:
第五百四十章强者是因为思想强“呵呵。昭蓉不生气啊,为夫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你将方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是在不抵触的情况下,也一样能为太史家出力,这点为夫又不会不同意,人就是要有情义羁绊着,才能称之为人,才让咱们觉得温暖,不是么!”
太史昭蓉向方志文的怀里靠了靠,红着脸微微的点头,虽然很害羞,但是这个偷情似的举动很能撩动太史昭蓉的心绪。有些紧张有些害怕,还有更多的甜蜜……福县的攻击还在继续,两天过去了,高顺似乎并不急着攻陷福县,而是在利用福县大量的杀伤黄巾阵营玩家的有生力量。
黄巾阵营的玩家似乎也想要借助高顺这个强人。来磨砺自己的部队和战术能力,在福县的战事中,黄巾阵营玩家打得还是有模有样,特别是在小部队指挥和巷战中,表现得更是相当的抢眼。
没错,确实是在打巷战。因为在第一天的战斗中,高顺就成功的占据了一面城墙和一个城门,然后以此为出发阵地,高顺将部队打散,组成小部队,开始在福县不是很大的城区打起了巷战,至于其他的玩家的部队,也纷纷接下了巷战和清扫外围的任务,福县的战斗打得更加的激烈了。
方志文偶尔会去田丰的参谋部看看最新的战报和形势推演,从高顺的指挥上看,高顺显然是在严格的执行方志文与田丰制定的战略,这次福县的战斗,是为了尽量让异人体验在正规jīng锐部队中参与战斗的感觉。
当玩家势力准备大举南下割据自立的时候,方志文也正在试图将零散的玩家拉拢到原住民的旗下,让他们成为原住民的助力,而不是玩家势力的助力。这种事情并非不可能的,从公信力和公平度上看,原住民做得比玩家势力更好,而根据方志文的理解,现代的**丝们都有些仇富和排斥管理的心态。
如果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还是很能吸引这些喜欢团队行动的玩家的,当然,这仅仅是继吸引生活职业玩家入籍、吸收零散玩家加入公务系统之后的又一个举措而已,方志文想要通过各种途径,最终从玩家势力手中,夺取相当数量的零散玩家。
要知道,被原住民争取走一个玩家,玩家势力就少了一个支持者,此消彼长,绝对不容小视。
因此,高顺在福县的战斗才打得如此的有耐心和细致,就是为了让这些领取了从军任务的人,从此之后就喜欢上军旅生活,以后一想到战争,就会来参加方志文的部队,这么一来,方志文的目的就达到了。
至于将来还必然会产生的扩散效应、舆论效应等等,那就是额外添头了。
“主公,高将军的任务完成的很完美!”田丰不吝言辞的赞美着高顺,如果当着高顺的面,田丰可是不会这么实诚的。
“呵呵,符合高顺的xìng格,高顺确实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但是却不能让他成为一个追求完美的将领,战争从来都不会是完美的,在博弈中,得失是必然的。”
“我明白,这事也是主公责任,我会在战报总结中体现这一点的。”田丰肃然应道,他当然知道追求完美的严重后果。
“慢慢成长吧,咱们都需要慢慢的成长。”
“主公所言甚是,对了,与蔡瑁的谈话如何?他愿意与我们结盟么?”
“他还要考虑一下,估计是要跟荆襄世族沟通一下才能决定,我觉得他们赞成的机会更大,远交近攻嘛,我们距离这么远,根本就不可能对荆襄产生实质的威胁,我们能向他们索取的,不过是有些政治和经济利益。我想他们会明白这一点的。”
田丰撇了撇嘴道:“主公完全可以直接娶了蔡妍,大事定矣!”
“嘿嘿!如果我要娶的是小田稚呢?元皓你心里会如何想?小田稚的心里又会如何想?”
“妄想!我坚决反对!”田丰毫不犹豫的直接抗议,随后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我明白了。”
“元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珍贵,而且想要彼此靠近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要彼此远离。确是非常容易的,因此,有些利益宁愿放弃。也不能从根本上毁掉了辛苦建立的基础。”
“受教了!”田丰微微躬身行了个礼,方志文笑着摆了摆手。
“元皓不必担心,即使他们不同意也没什么。他们倒向刘备也未尝不好,天下会进军荆南我想不会是假的,那么不远的将来,坐拥荆襄的人,必然会成为天下会的头号敌人,如果是蔡瑁的话,很难说能不能将天下会压制住,若是换了刘备来,倒是更让人放心。”
方志文站在地图挂架前面,看着挂加上的巨大地图。缓缓地解说着自己的思路,事实上,这个仅仅是一个思路,他说出来,就是希望与田丰交流的。
田丰认真的想了想。也点头赞同:“主公的顾虑是对的,但是如果蔡瑁同意了我们的结盟建议,将来需要对付荆南异人的,有可能就变成了我们与蔡瑁的联军了,这点,主公已经有准备了么?”
“嗯。青州之战完成之后,高顺的部队就空闲了出来,而我的本部回到密云,能将宇文伯颜替换出来,让他与高顺南下荆州也是可以的,他也不能总是窝在密云吧,折罗将会与子龙换防,子龙则北上漠南草原与胡族作战。”
田丰仔细的算了一下,这个方案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部队这么天南海北的各散东西,给人的感觉有些不踏实。
“主公,这样分散部队,后勤的压力很大!”
“只是一个设想,未必就会实施,即使实施,我们也只是出骨干将佐,士兵和后勤必须由荆襄世族担当,而且,听说荆襄地区也有些名将的,说不定我们还有赚头呢!”
“说到将领,主公要注意了,渔阳郡的广平、璐县因人口因素已经被空置,渔阳和雍奴军政由田豫一人负责,这对田豫来说是不是压力有些太大了?”
“雪音不是去帮忙了么?”
“那是临时措施好不好,主公拿下渔阳,就应该有全面接收渔阳的完全准备,不能只是临时凑活吧?”
“从乐浪郡调人!”
“陈铿?”
方志文微微的摇头:“不是,暂时还没定,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这个人我有些犹豫。”
“郗虑?”田丰一语中的,对于郑乡一系的人,田丰自然也会好奇的去了解一下,在这些年轻的学士之中,田丰唯一不大喜欢的就是郗虑,这人太功利了。
“对!”
“我不看好他,与其用他,还不如用那些能力稍差一点,但是品德信得过的冷钢或者孙皓呢。”
方志文侧过头来笑着道:“也是,能力不足可以学,但是品德不足,恐怕是学不来的,所谓本xìng难移啊!”
“正是!我赞成唯德是举,不赞成唯才是举!”
“你还是赞成举孝廉的做法!实际上任何的做法,都会出问题,关键在于对选拔、任用、任职、升迁这些过程的有效监督,这个监督机制能够将不胜任的人剔除出去,而你想要从源头上一劳永逸,那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幻想罢了!”
田丰愣了一下,皱着眉思索了一会之后道:“主公的看法有道理,想要完全靠着道德互相信任,似乎真的很难。”
“呵呵,事实不就摆在眼前么,眼下的举孝廉制度效果如何,不是有目共睹么!与其讨论唯德是举还是唯才是举,还不如想想如何事后监督,我的意思是两者都可以成为选拔的标准,但是做得好不好才是最后评定的关键。”
一旁的太史昭蓉微笑的看着夫君与军师的讨论,当他们在讨论这些高屋建瓴的东西时,太史昭蓉觉得自己也跟着一起飞翔在高高的天空,有种俯瞰天下的错觉,太史昭蓉忽然想到缺少了这种高飞之心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强者的。RQ
第五百四十一章人在做神在看
“那些家伙什么招数都想得出来,除了放火之外,黄巾阵营的玩家几乎能用的上的手段都用了!那仗打得叫一个辛苦,绝对血流漂杵啊!”
端起面前的酒杯猛地灌了一口,用力的一抹嘴角横溢的酒液,大大的呼了口酒气,满足的眯上眼睛,不知道是为了酒的醇美,还是为了传达心里的痛快和激动。
“你也参加巷战了,是编进陷阵营参战么?”
“不是,我哪有呢个运气,我们是自组参战的,挂了好几个同伴,陷阵营的那些家伙就幸福了,有战阵还有战友的保护,听说只有极个别的挂了,基本上都没有损失,而功劳却是一大把啊!下次老子也早点报名,说不定抽到我呢!”
“听你这么一说,福县的战斗打得很激烈啊!”
“可不是吗,巷战就打了三天才结束,这帮家伙真是疯狂,也不知道是图什么?”
“还能图什么,有人掏钱了呗!”旁边一个酒客忍不住插嘴说道。
“呵呵,管他们图什么,反正这场战打起来很过瘾,功勋值也没少赚,明天就去看看能兑换什么,要不然积攒下来说不定能换个名将卡啊!嘿嘿。”
“做梦吧,我可是听那些编组进陷阵营的哥们说了,就他们这样的所得的功勋,再来百十次也不可能兑换到名将卡,不过这次战役会额外奖励功勋第一名的幸运儿一张名将卡,不知道会花落谁家?还有,不知道下一场仗还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额外奖励。”
“吗的,老子咋就没那样的运道呢!若是得了名将卡,直接一卖,一年都不用干活了!”
“呵呵,要是我得了可不会买,自己用了。能力提高了才能赚更多啊!”
“就是,我也不卖!”
“去,去,去!都一边凉快去,你卖什么?卖名将卡?你卖肉还差不多!”
“哈哈.....”
小酒馆笑声一片,现在诸县除了玩家出没之外,也就只要有限的几个系统商店还开门。其他的原住民早就被迁移走了。
虽然城里的人少了很多,街道也显得分外冷清。但是有玩家的地方,就绝对少不了热闹,这些刚刚从福县战场上回来的玩家们,一回到诸县,顿时让诸县热闹了许多。
小酒馆和广场是玩家最喜欢聚集的地方,广场上都是摆摊的,一场大战下来。收获肯定是不少的,所以交易市场自然就热闹了,至于酒馆,那就是吹牛打屁传播以及收集情报的地方,自然也会有大量的玩家聚集。
就算不为了别的,仅仅是来享受一些游戏中绝对不含塑化剂,以及再怎么喝也不会醉,只会有那种晕滔滔的感觉的美酒而来,也绝不不会让你失望。
一个长相普通的女玩家默不作声的听着这些玩家在讨论着福县的战役,虽然里面多有夸大之词。甚至在这些玩家的嘴里,陷阵营成了打不死的怪物,还有那些黄巾阵营的玩家的战力,似乎也被夸大了不少。
但是,如果你仔细的分辨的话,还是能够从中得到许多信息的,比如陷阵营的巷战能力很强,这不仅仅体现在他们的装备和属xìng上。更体现在他们的小组战术配合上,显然,陷阵营是专门进行过巷战训练的。
还有就是那些被编组进陷阵营的玩家。似乎在被广大的玩家群体羡慕嫉妒恨,这说明。方志文的这个编组玩家进部队的策略大受零散玩家的欢迎,而玩家们似乎不但羡慕他们能获得更多的功勋值,似乎更羡慕他们能够以正规军的身份和视角参加战斗,同时,所有参与了福县攻城战的玩家们,似乎都对这场战争很喜欢,这也说明了在福县打巷战的决策十分的英明。
将这些琐碎的信息组合起来,这个在背后cāo纵零散玩家,组织福县攻城战的方志文的形象就丰满清晰了起来,这样一个人,又怎么能不让人在意呢!?
酒馆里的人的言辞渐渐的转向了男人们热衷的女xìng话题,那女玩家做了个拉开菜单的动作,然后挑了挑眉头,站起来扔下几枚五铢钱,一声不出的起身悄然而去,完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在所有人的印象中,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过。
................................................
“雪音,你怎么来了?”方志文惊讶的看向已经安坐在室内品茶的李雪音,又诧异的看了看她身边的香香。
香香一撅嘴:“哥哥,这次可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雪音姐姐会来。”
“我是有事找你,所以才来的,事前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李雪音微笑着说道,一边冲着方志文身边的太史昭蓉点了点头,太史昭蓉则规矩侧身行了一礼,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重要的事情?”
“是!”
“要单独谈谈么?”
李雪音歉意的看了香香一眼,香香的嘴撅得更高了,方志文也侧脸对太史昭蓉笑了一下,太史昭蓉上前亲热的拉起香香的手,将装模作样想要赖着不走的香香给拉了出去,随后关上房门,还诡异的冲自己的夫君笑了笑,这都是啥人啊!
李雪音也抿嘴笑了笑,示意方志文坐下,然后肃容开口道:“我一直在追查天下会同盟的事情,他们的同盟似乎是在外面结成的。”
“你是说,你们的世界?”
“嗯,而且,关系很神秘,基本上能够知道的人都三缄其口,但是我认为,他们的关系绝度不仅仅是金钱或者什么直接的利益,而是有更深层次的东西。”
“所图甚大!?”
“应该是吧,没有一个巨大的驱动力,是不可能有这么坚实的关系的。”
“图的是哪里?这里?掌控大汉的局势?”
“不知道?!”李雪音苦恼的皱了皱眉。
方志文想了想,释然的笑道:“无需为此烦恼,不管他们怎么想,或者要图谋什么,都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这个世界,以及异人与原住民的关系,只不过是出现了一伙比较团结的群体而已,或许,会促使更多的类似的团体出现,但是本质还是一样的,也不影响我们的根本策略,因此完全不必烦恼啊!听说烦恼会出皱纹的呢,是不是啊!”
李雪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的白了方志文一眼,这句话从这位一身甲胄的将军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很违和!
“胡说什么呢,合着我这是白着急了啊?”
“没有,在下领情了!感激不尽,无以为报,只能以.....”
“停!!”李雪音立起手掌,严肃的喊了一声:“少来,嘻嘻.....”
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从方志文的嘴里听到这些话,感觉还是很奇怪和好笑的,但是心里却也暖暖的,似乎方志文也只会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这种略显油滑和孩子气的形象。
“不过,天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