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1部分

的表情,眼神里一丝压抑不住的笑意。
“昭蓉,这种时候应该开心的笑啊!不好意思么?”
“夫君!”太史昭蓉娇羞的交了一声,其中满是撒娇的意味,随即,她嘴角迅速的向上翘起,化作一个大大的笑脸,方志文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恭喜你!夫人,终于七阶了啊!”
“谢谢夫君,是呢!好像等待了好久的样子,是不是妾身太笨了。”
“当然不是,只是这些东西总是需要契机的,进入第八阶的时候更是如此,所以不需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只要一门心思的提高自己的就是了。只要契机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太史昭蓉收起了手里的长枪,轻轻的走到方志文的身边,帮方志文涂抹身上的伤口,心里兴奋的情绪又被心疼所取代,眼里湿润而温暖,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夫君。神情专注,嘴里似乎随口应道。
“知道了,夫君说得倒是轻松。但是真到了那个时候,还是会着急的,即使心里知道着急也没有用。但还是忍不住。”
“嗯,可不是么,我们是人又不是草木.......”
方志文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说起来,自己和自己的亲人们,似乎还真是都是草木来着,至少不是那种自己原本认为的血肉之躯,当然,也许这就是真的血肉之躯。事实上,外在的似乎并不重要,自己真正的存在,只不过是灵魂而已,这个问题。好古怪,还是不要想了。
看着自己的夫君陷入了似乎相当奇怪的思绪之中,太史昭蓉微微皱了皱细眉,却没有追问,如果夫君能告诉自己自然会告知,如果不告知。显然这个事情自己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那还不如不知道,省的夫君又为自己担心。
只一下,方志文就从不良的思维中退了出来,龇了龇牙,笑呵呵的问道:“对了,昭蓉,你有没有得到专属技能的机会啊?”
“有啊,我花了好长时间去选呢,最后选择了一个枪系的群攻技能‘星雨’,哎呀!”
“怎么了!”
“刚才我选技能的时候,夫君是不是等了好长时间,现在什么时辰了,是不是已经很晚了?”
方志文捏了捏太史昭蓉的脸颊,笑着说道:“完全没有等待,因为那是时间异步的,所以你在选择时消耗的时间,只不过是你自己思维中的时间,事实上我就看你稍微愣了一会,时间很短暂,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不会耽误我们的xìng福生活的!”
太史昭蓉听到‘xìng福’这两个字,脸蛋腾地变得堪比红辣椒,害羞的手一抖,弄痛了方志文的伤口,方志文不由得又咧了咧嘴。
晚上太史昭蓉在床上的表现果然更加的激|情,让方志文非常的满意或者说得意,事后搂着满脸幸福和满足的太史昭蓉睡去之后,方志文才拉开属将菜单,仔细的查看着太史昭蓉进阶之后的变化,和里面隐含的重要信息。
太史昭蓉到达六阶顶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太史昭蓉才会表现的那么在意,甚至有些患得患失,生怕自己的资质不够好,不能继续进阶,从而让深爱自己的夫君失望,只不过这些女人的小心思,方志文是不大能了解的,他所能看到的就是太史昭蓉所表现出来的一点点不安。
那么,是不是进阶的问题就真的像方志文安慰太史昭蓉时所说的那样是依靠一个虚无缥缈的契机呢?事实上方志文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说法,方志文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规律可循的,问题是,现在这个规律还不为自己所知罢了。
扯远了,回到太史昭蓉的属xìng表单上来,太史昭蓉的进阶前后,变化最大的也不过就是多了一个专属技能,武力值变成了90点,力量值也上升到114点,速度提了4点,高达94比太史慈进阶之后的只差六个点,从数据上看,基本上与太史慈又重新回到了同一个水准之上,比赵云还是有些差距的。
从这些数据上,很难看出什么问题,方志文有根据自己的记忆,仔细的核对了太史昭蓉的技能等级变化,再跟太史慈进阶的前后的情况对照了一下,终于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或许,六阶到七阶的进阶条件,跟自己的常用技能列表和等级有关系,想到这里,方志文不由得痛苦万分,想想自己的技能列表吧!那里长长的一连串技能,足以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如果进阶跟技能的平均水平以及最高等级的技能数量有关系,那么自己想要进阶就困难了!
怪不得自己的武力值也是迟迟不能进入六阶,虽然自己已经非常的刻苦了,但是统帅还是超过了武力值抢先进入六阶了,现在已经是87点了,而武力值还是钉着84点不动,跟自己的老婆一比,那明显的落后了啊!
想不到,老婆的技能列表简单,居然还会有这个好处,自己的学了把么多的乱七八糟的技能是不是有些贪得无厌了啊!
不过仔细的分析一下,方志文的技能列表虽然庞大,但是却是分成几个系列的,显然统帅系和军师系的技能,不能算在武力值进阶的前提之中,但是即使是如此,方志文的技能列表中,肯定跟武力值有关的还有枪系、刀系和弓系三个体系,技能超过三十个,这么多的技能,要是按照刚才方志文发现的平均等级超过50级才能进阶7阶,那么进阶六阶是不是平均等级40级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方志文就悲催了!
三十多个技能,平均等级四十级,合共一千多个等级,这样怎么升啊!?
所以说,因果的东西真的是很难说的,一饮一啄皆为前定,自己种下的因,自己就必须吃下这个果,尽管这个果非常的苦涩。
方志文自嘲的咧嘴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将心里的这种痛悔的感觉抛开,开始编写一个文书,将自己的这个猜测告诉所有的属将们,让他们对学习技能有一个新的认知,虽然不知道这个推测对不对,但是至少应该注意一下,毕竟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成长问题,这是所有将领都最为看重的东西,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修修改改的将文书写完,方志文并不着急发出,半夜里发送文书,一定会将大家都给吓一跳,不过,这文书却可以先发给李雪音和香香,方志文知道,现在的游戏时间虽然是深夜,但是在现实世界里面,现在正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
果然,不知道在哪里刷副本的香香很快就回了信!
‘可怜的哥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哥哥的技能列表有一里长,那要什么时候才能进阶啊?需要充满爱心的可爱妹妹立刻、马上出现安慰哥哥么?嫂子睡着了吧,嘻嘻。’
方志文看着这封信哭笑不得,这个丫头,真是没良心啊!看到自己这么可怜了,居然还来调侃自己,无奈的需要了摇头,速速回了一句‘不用费心,哥哥很坚强!’。
看了看身边的娇睡美人,方志文轻轻的下了床榻,说起来,方志文一直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不需要睡觉,难道是因为有一个辅助终端的原因么,自己的大脑可以轮流休息?或许,在冥冥中的某个存在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变态的能力之后,终于想到了能够阻挡自己无限制的快速变强的办法,那就是用进阶的瓶颈限制,不过,自己学了那么多的技能,可没有人来蛊惑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觉得有必要学,而且也是因为自己有比别人更多的时间练习的缘故,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果然很复杂,不知道智脑能不能计算的过来,所以方志文可不会认为自己的这个因果报应,会跟智脑有什么关系。
值守的女卫们已经习惯了主公会在半夜起来习武,所以见到方志文从内室出来,就主动的将院子里的火把点燃,方志文拿出噬魂铁矛,呜呜的舞动着,完全不似什么招式,而是肆意的发泄。
出了一身的汗,方志文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收矛矗立,微微的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心情沉静了下来,猛地一睁眼,左脚弓步右脚抓地,长矛忽然化作了一片幻影,咻地一声轻响,幽兰的矛尖似乎带着一点星芒,划过一条优美的小弧线,刺穿了空气和空间,出现在方志文身前两丈开外。
“嘶~嗤!”
直到矛尖停顿了半晌,一股无声的冲击才在稍远的地方爆发开来,尖利的啸音正是冲击波的震响。
方志文收矛,嘴角露出一抹平常总是挂在嘴角的笑意,进步了啊!不管路有多长,只要不断的进步不就行了,再长的路也总有走到目标的那一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一章新兵要训练
田丰来找方志文的时候,方志文正拉着太史昭蓉玩浪漫,两个人坐在府衙的房顶上看rì出,被打扰了兴致的方志文也很奇怪,田丰这么早就来找自己干什么?
“这些异人真是有个xìng啊!”
方志文一大早被田丰拉到城内的军营里,因为大量的接受了任务的异人是需要进行一些编组和训练的,至少要能认识自己所属的部队,知道该站在哪里,作战的时候该如何配合自己的队友,不然的话,还打个屁仗啊!
而田丰将方志文拽来,就是想让他看看现场的情况,事实上,方志文自己是不想来的,因为这事已经交给高顺和甄翔了,自己还cāo那个心干什么,不过身为总参谋长的田丰却不得不来,参谋部不能只是做一个训练计划就完事,总要来现场看看计划的执行情况吧!
方志文所说的个xìng,是从外观上来说的,玩家们的打扮自然是充满了强烈的个人风格,有的走古典风格,有的走魔幻风格,有的走现代风格,还有的走野兽派的路子,总之,是什么都有,这些风格各异的人走在大街上是一道风景,但是站在军营里,那就是不伦不类了!
田丰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平时在大街上看到这些到真的没有在意,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些人的打扮这么碍眼呢!
“个xìng?这里好像是军营吧!”
“呵呵,不用管。看看高顺和甄翔怎么解决!”
“哦,我也没打算管,就算想要管,也不知道该怎么管,那不是我这个军师的特长。”
“嗯,嗯,各司其职。各司其职!”方志文用力的点头,一旁的太史昭蓉暗笑不已。
高顺和甄翔自然也看到了方志文一行人在一旁观看,甄翔的神情有些兴奋起来。这家伙就是一个典型的人来疯,而高顺则完全当作没有看见,这里是高顺的军营。所以,他最大。
“甄翔,去让他们换上制式装备!”
“如果他们不肯呢?”
“那是你的事情,违反军规该如何?”
“我懂了。”
“请回答:诺!”
“诺!”
甄翔快步走到排列的还算整齐的异人们面前,有些好奇又有些装模作样的近距离打量着这些穿着奇奇怪怪,带着乱七八糟兵器的异人。
在这些玩家们面前缓缓的走着,甄翔最后停在了一个相当高大、壮实的汉子面前,打量着这个威武的家伙,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束,额头上绑着一条脏不邋叽的头带。在脑后打着结,还长出好大一截,随着风飘啊飘的。
上半身是粗麻的短布衫,看上去又脏又破,背上斜斜的绑着两把长环首刀。两把刀柄都在右肩上方,看上去有种怪异的美感,后腰上还横着绑了一把短刃,这些绑刀的绑带在身前的衣服上纵横交错的,整个人像是被五花大绑了一样。
右手上带着露出手指的布手套,看上去黑乎乎的。左手则一直拿着一把大盾,半人多高的大盾看上去很厚实,盾面上刻画着一只狰狞的青龙,张牙舞爪的,看上去粗旷而又灵动,这是一面好盾牌。
下半身穿着胡族最喜欢的皮裤,脚上一双嵌了铁片的靴子,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这是典型的魔幻加古典啊!厉害!
只不过,甄翔可不会欣赏这个打扮,他之所以看上了这个人,完全是因为这个人散发着一股相当强悍的气息,让甄翔有点想要过过手的**!
“你,这叫什么打扮,难看死了!你带头,去后勤官处暂借一套制式装备换上。”
“为什么,我都用惯了,这套装备能发挥我的最强实力!”
“笨蛋,我不需要你发挥什么最强实力,只要你会按照命令前进或后退,出枪收枪,懂不懂,去换装备,立刻!”
“不换!”
“很好!违抗军令者,斩!不过念在你初犯,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军营里不讲别的,就讲实力,你打败了我,就随你,否则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
“好!谁怕谁啊!来啊!”
旁边的玩家们呼啦一声让开了场地,想不到来军营参加训练任务,也能看到这等热闹,大家当然知道这是人家在立威,这个撞上枪口的孩子,不过是人有些二罢了!人家叫你换装备你就去换呗,反正又不用自己掏钱,再说了,在军营里训练,这种乱七八糟的打扮确实很怪异啊!
谁知道这个二货居然还敢跟人家军官叫板,这下好了,要被收拾了!不过大家能看个好戏,权当作是即将开始的艰苦训练的调剂吧!
甄翔狞笑着从腰间缓缓的抽出密云制式的环首刀,这种刀比大汉标准的环首刀要略微宽一些、厚一些,刀刃方向微微的有些弧度,更适宜劈砍,样式其实已经有些像唐刀了!
甄翔虚砍了几刀,活动了一下手腕,摆了个架势,横刀齐眉,这是起手礼!
对面的汉子可不懂这个古老的礼节,而是用现代的抱刀礼起手,接着右腿后退半步,身子侧过来,将左手的盾挡在前面,做好了进击的准备。
“看刀!”甄翔历喝一声,人也虎扑而上,上手就是一刀直劈,那汉子盾牌一推,这是主动式的盾防,盾牌向前推,可以提前与敌人的攻击接触,这个时候敌人的力量往往没有发挥出来,更加容易防御,也更加容易让敌人的攻击被中断,甚至让身子失去重心。
甄翔却是一笑,刀上的力度顿减,在交击的一瞬间,却向右侧疾跨了一大步,砍在盾牌上的利刃一个翻山下坡。顺着他的步伐向着那汉子持盾的手砍去。
那汉子心里狂震,太快了,敌人的速度太快了,危急之下,只好将右手的刀向左臂上一搭,身子急退!
‘呛啷!~咔嚓’
一声极为清脆的撞击声夹杂着金属断裂的声音一起响起,甄翔暗暗点了点头。这家伙的速度和力量都不错,是个好苗子,就是这格斗技术。完全走错了路子,太死板了!
甄翔本来还有后招,但是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旋身一个后踢,一脚踢在了那面大盾的上方,顺着那汉子后退的力道,这一下子势大力沉,又是踢在盾牌的上方,盾牌不由自主的向后倾斜,‘砰’的一声敲在了他的脑袋上。
那汉子连连后退,然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极其强悍的家伙。居然被一招就放倒在地上了!!
周围的围观者们一片安静,连个叫好的都没有,这让甄翔有些不满意,实际上,大家都被惊呆了而已。甄翔或许不知道这个汉子的来历,但是玩家们可都是知道的,这个脑袋有些一根筋的家伙,名叫范国伟,是格斗场四阶分阶排行的第四位,算是很厉害的一个流浪武将了。特别是他一身的力气。
却想不到随便在军营里碰到个军官,就被人家一招放倒,方志文的部队有没有这么强悍啊!怪不得曹cāo都三番两次的铩羽而归,这个方志文真的不能丝毫小觑!
摔倒在地的范国伟跳了起来,看了看手里已经被斩断的环首刀,随手扔在一边,一伸手,将背后的另一把刀抽了出来,晃了晃脑袋,觉得左臂有些疼,一看,倒是没有破皮流血,但是很有些钝痛。
如果换一个比较灵醒的家伙,就知道刚才甄翔是手下留情了,只斩断了范国伟的刀,却没有伤到他的人,不然刚在那一刀,就连刀带人都给斩断了!
一般人被对方手下留情了,自然也没有再战的必要,但是这个憨货却没有想那么多,只要自己还能打,他就会拼命的打下去,这就是他的宗旨,也是他认定的战斗方式!
甄翔也不以为忤,反而略带兴奋,这次甄翔故意让范国伟主攻,范国伟也是一招力劈,刀锋竟也带着隐隐的风雷之声,这一刀算是有些门道了!
眼看着刀锋急斩而下奔着甄翔的左肩而去,此时刀锋上却又忽然亮起了白光,技能!
这个时候出技能非常巧妙,技能的出现猛地让刀锋又加快了不少,而对手原先对刀势的预测则全部都被打破,一般情况下,很容易格挡失败,或者躲闪不及,可惜,他的对手是甄翔,这一刀在甄翔看来,只是过得去而已。
甄翔双手握刀,没有直接去格挡,也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跨了一步,双手齐眉,刀尖却反过来倒指自己的左肩后则,这是一招变招的横架。
“叮~呲喇!”
由于甄翔的刀是斜指的,因此双刀交击之后,范国伟的力量也不由自主的被带向左侧,而与此同时,甄翔却借着刚才的跨步让自己的身子侧了过来,一方面将范国伟的力量完全引向身侧,另一方面,甄翔本人则已经切入了范国伟的内线。
如果你试试一手刀一手盾,那么就会知道,挥刀的时候,大盾必然得向左侧打开,否则刀就挥不下去,因此,甄翔就是抓住这个盾牌打开的短暂时机,巧妙的切进了内线。
范国伟暗叫声不好,直接将手里走空的刀松开,右手回缩,一把握住了腰侧横绑的短刃,‘呛’地一声抽了出来,顺手横切过去。
但是,晚了!甄翔已经一膀子撞在了他的胸口,巨大撞击让范国伟眼线一黑,胸中一口气喘不上来,人也腾空而起,足足飞出去了差不多一丈开外,砰然落地,摔得叫一个结实!
“咳咳......”
范国伟剧烈的咳嗽,身上的力气完全使不出来,眼前也看不见东西,视觉暂时还恢复不过来!
正要努力的搞清楚状况,忽然他脖子上一凉,刀锋的煞气渗透了皮肤,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同时一个调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新丁,你败了,去换装备,立刻!”
“咳咳,啊?败了?咳咳.....哦!”
“请回答:诺!”
“哦,不是,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二章文聘来见
攻陷诸县的第三天,方志文在诸县迎来了一个久违的客人,文聘!
文聘在方志文面前执礼甚恭,这不是因为双方地位的差距,也不是因为他此来是有求于人,而是因为方志文也算是他的恩主,再加上方志文乃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文聘的恭顺乃是发自内心的,因此文聘的态度看上去十分的诚恳恭顺,让田丰和太史昭蓉对文聘的印象都非常的不错。
“文将军,又见面了,上次是在三年多以前吧,文将军看上去成熟了很多啊!”
抢先开口的是香香,这位见到名人和熟人显得略微有些兴奋的丫头,可能还想起了那是一起在长江上认识的小伙伴周泰。
“大小姐倒第五百三十二章文聘来见是依然风采如昔,不,应该是更具风采才对。”
“嘻嘻,原来文将军也会拍马屁呢!不过,没有奖励哦!”
香香的话让文聘有些面红,对于异人这种语言攻势,文聘还是有些不习惯。
方志文咧了咧嘴,出声帮文聘解围:“舍妹言语无忌,但是却是一片赤子之心,文将军勿怪!”
“不敢,也不会!大小姐的风采只会让人钦服!”
太史昭蓉将得意的香香拉住,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眼神里尽是笑意。
一行人寒暄了几句,进室内分宾主落座,方志文又为文聘与田丰互相引见了一下,至于高顺和甄翔,都在军营忙乎。并没有出席这次的会面,文聘略微有些遗憾,不过,文聘倒是没有急着离开诸县的意思,所以还是有机会结交这些豪杰的。
“仲业,现在身担何值啊?”
“大人,现在聘在蔡瑁将军麾下担任襄阳步兵都尉一职!”
“哦。不错啊!这么快就任职都尉了,蔡瑁的眼光还不错,没有埋没了仲业。”
“大人谬赞了!”
“那么仲业此次来诸县。想必不是第五百三十二章文聘来见休沐游历了,是衔命而来的?”
“大人明鉴,正是衔命而来!”
方志文身子向后挫了一下。显得很轻松的样子,看向文聘的眼神也显得很温和,不过熟悉方志文的人都知道,这个眼神就是看羊牯的眼神。
“好吧,咱们先谈公事再叙旧,仲业应该是受蔡瑁的委托而来,就直说吧,我不喜欢浪费时间,蔡瑁想要什么?”
文聘脸sè有些尴尬,稍稍的顿了一下开口道:“蔡将军希望大人能让蔡小姐返回襄阳。至于需要什么条件或者补偿,大人尽可以提。”
方志文与田丰交换了一下眼神,又看了看身边的太史昭蓉,忽然开口问道:“香香,蔡妍现在在哪里啊?”
“嗯......昨天听小娴说。应该是在丰宁郡,可能在草原上猎狐吧。”香香心领神会的诡异的笑了笑,又转向文聘一本正经的答道。
“仲业,你看,蔡妍小姐现在远在丰宁草原上,要不你去丰宁直接见见她。我会给你安排好的。”
文聘苦笑,这种事情能是他跟蔡妍说了算的么?就算文聘能找到蔡妍,就算蔡妍自己也愿意回襄阳,方志文不松口,谁敢走啊!?
方志文见到文聘的表情,立刻就猜出了他的想法,有些戏虐的笑道:“仲业不要误会,我这么说并非是要推脱,而是真的想要你去见见蔡妍,如果蔡妍本人愿意回襄阳,那么我绝无二话,当然,必要的代价蔡瑁还是要出的,否则对蔡妍也是不尊重的。”
“大人所言甚是!”文聘有些尴尬的马上回应道,心里却更加的不落底了,方志文敢放这话,显然是另有所持,难道蔡妍已经向方志文表达了不想回襄阳的心思了?又或者,方志文已经事先向蔡妍传达了什么信息,导致蔡妍不能选择回襄阳?
看来,自己真的有必要去一趟丰宁郡,亲自见见蔡妍大小姐,至少要弄清楚事情的实际情况,若是能说服大小姐南归,也是一件好事,若是不行,回到襄阳也有话跟蔡瑁交代。
香香则在一旁得意地笑,太史昭蓉似乎也知道些什么,笑意也暗暗的藏在眼神里,在场的人里面,只有田丰不大掌握情况,蔡妍的情报不属于军队系统,而是归属在史阿那边管理,所以田丰不大清楚也是有情可原的。
文聘接着开口道:“大人的意思是蔡妍小姐对之前的事情还心有怨怼?”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听舍妹所言,似乎蔡妍并无南归的想法,香香,你给仲业说说蔡妍的情况。”
香香清脆的应了一声:“好的,哥哥。”
“文将军,我也是听蔡妍闲聊的时候说起,说是在襄阳城里跟坐牢一样的rì子很无趣,但是至少也还有亲人在身边,感觉温暖而安心,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天下皆知,虽然蔡瑁尽力的掩盖事实,并且不承认蔡妍的身份。可蔡妍心里是明白的,对吧?”
“呃,咳咳....”
“文将军一定没有去过我们密云城,如果去了,也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城市,蔡妍就很喜欢,我们大家也很喜欢蔡妍,我听小田稚说,蔡妍很羡慕小田稚和赵娴能在西林学宫上学进修,她也想去上学,并且准备学宫冬假过后就去报名读书,将来说不定还能在密云出仕,嘻嘻。”
“啊?!”
“那么,文将军,你能够告诉我么,为何蔡妍会选择回襄阳?有什么理由非要回襄阳不可呢?”
“这.....可是,襄阳毕竟还是有她的家人,不是么?”
“家人?有么?”香香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一副骄气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爱。
文聘无语。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错的一直都是蔡瑁,从最开始一意孤行想要将妹子嫁给刘备的政治联姻,到后来没有能有效的控制住严重伤害了蔡妍的流言,以及对赎回蔡妍的拒绝等等,都让蔡妍寒心,所以。蔡妍有这种想法,文聘倒是很理解的。
问题是,理解归理解。自己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这事本来就是一个破事,蔡家无人。不得不让文聘出面,这也是没有办法推卸的,否则文聘才不会来的,当然,文聘想借此机会见见方志文也是有的。
方志文见文聘哑口无言了,不由得赞赏的看了香香一眼,悄悄的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仲业,此事不急,等你亲自去见过蔡妍之后再说,此事本来就不好解决。恐怕蔡瑁也没想着能够一举解决此事,而且,解决此事的办法并非仅仅只有一种!”
文聘猛地抬起头,一脸的震惊,接着是恍悟。然后佩服的看着方志文道:“大人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聘惭愧!”
“呵呵,这没有什么,蔡瑁之所以不跟仲业言明,显然也是仅仅还停留在想法层面上,仲业此来不过是替他看看蔡妍的反应,看看我们的这边的态度而已。仲业不必执着于此。”
方志文笑着摇了摇手,示意文聘不必在意。
文聘却是真的很惭愧,枉费自己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倒是没有看出此事的真正转机在哪里?方志文的话应该就是蔡瑁的真实想法,换一个角度,蔡妍到了密云确实是一个意外到来的绝好机会,如果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也许比直接投靠刘备更有利。
甚至对整个荆州世族的定位,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而自己却完全没有看出来,看来自己还真的不是搞政治的材料,还是安安心心的回去带好军队吧!那才是本分。
文聘释然的松了口气,有些自嘲的笑道:“聘行事莽撞,失去了自知之明,让大人见笑了。”
“哪有这么严重,人都是不断的去尝试,然后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够去到什么程度,如果仅仅是靠着自己的想像就能明白自己,这是不是有些不大可信呢?仲业不必纠结于此,做人做事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错了就接受教训,而不是自责!”
“多谢大人教诲!”文聘诚恳的施了一礼。
“在我看来,仲业的所长应该还是在治军方面,你的xìng子也不适合做说客或者勾心斗角,不过,这也是我的一己之见,仲业当作参考就是了。”
“大人所言甚是,聘自己也有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军中才会觉得最为舒畅。”
方志文轻松的笑了起来,又与文聘说了一些军中的事情,询问了一下襄阳军队的构成特点,特别还问了一下刘备在南阳的情况,闲说了几句之后,方志文又将话题转回了正事上面。
“仲业,你此去密云之后,可能会直接回襄阳了,那么我先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你,你替我转告蔡瑁将军。”
“大人请讲。”
“蔡妍本人若是想回襄阳,那么一切休提,让蔡瑁着人来交涉即可。若是蔡妍本人不愿意回襄阳,那么请蔡瑁将军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让蔡家的族老或者有说话权力的人,来见见我。我个人认为,荆州的情况实际上现在是由外部的形势所左右的,而荆州本地世族的未来,如果放在外人的手里那么绝非荆州人之福,荆州应该是荆州人的荆州。”
方志文的话虽然不是很明确,但是相信蔡瑁一定能明白这话里的深意,文聘因为对整个荆州乃至大汉的局势并不非常清楚,所以还真的猜不透方志文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愿意支持蔡瑁自立?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不过文聘不用猜测了,因为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以后远离这些政治谋略,好好的做一个合格的将军就是了。文聘肃然正sè,直起腰身,恭敬的回答道:“聘一定将原话带到。”
第五百三十三章中枢的任命
方志文正忙着编组部队,准备南下攻打福县,方志文的节奏这么慢,完全是故意的,他一方面要忙着将诸县内的百姓弄走,另一方面,也是给时间这些黄巾阵营的玩家,让他们有时间复活,然后接着打。
直到将他们的财力物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方志文才会将矛头转向别的地方,当然,这里面也有消弭矛盾的想法,方志文也同时给了那些没有坚决抵抗意志的玩家势力,撤出城阳郡和琅琊郡的时间。
但是从福县的情报看来,似乎愿意与方志文死磕的人还是不少的,这种情况的成因很有意思,或许真有什么势力在背后推动,这点方志文和田丰都很清楚,至少曹cāo和袁绍都是很乐意看到方志文在城阳郡吃瘪的,还有豫州和徐州的大族,估计也对贪婪成xìng的方志文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城阳郡才有一战的可能xìng,不然玩家势力都跑光了,方志文还打什么,干脆变成武装游行算了。
给方志文添乱的不但有这些地方势力,似乎方志文的发展已经逐渐的让中枢的大佬们有些不安了。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任命。我很想知道,现在奉先的脸sè是什么样的?”
“那还用说,一定是暴跳如雷,不过,我估计吕将军会直接拒绝了这份任命,自请去职吧?”
田丰肯定的说道,方志文手里的任命诏旨的副本。是直接从吕布那里传来的,这个任命诏旨居然会有天子的印玺,也是很奇怪的事情。难道天子连自己的印玺都保管不好了?
这份任命诏旨中,吕布被剥夺了所有在并州的职务,只保留了安北将军的称号。并给了一个雁北亭侯的虚衔,然后将吕布任命为乐浪太守,将原乐浪太守陈铄去职。
想必不久之后,陈铄也会收到罢职的诏旨,这事怎么看都像是一出闹剧,首先,陈铄的职务你可以免去,但是陈铄的实权却是拿不走的,乐浪山高水远,中枢的人能管得着么?说得难听一点。难道天子就不怕乐浪直接反了?
还有雁门的吕布,雁门北部的六郡,现在都在吕布的掌控之下,朝廷说拿下就将吕布拿下,真的这么简单么?不怕吕布造反么?或者他们认为。丁原真的能够制住吕布?
事实上,这两条诏旨根本就不可能被执行,但是天子却还偏偏在上面盖上了印玺,这份诏书在系统之中是被承认的,并且具有强制xìng的效力,会直接剥夺了吕布和陈铄行使职权的能力。但是却无法剥夺他们对实际地盘的控制力,也不能剥夺他们对城市的所有权。
换而言之,就是剥夺了他们的人事任免权力,以及政务发布的权力。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呢?难道中枢的那些肉食者们,以为吕布会因此与方志文开战么?这未免有些神志不清吧!
“拒绝是肯定的,我感兴趣的是,这份诏旨到底是什么回事?暗示着什么意思?”
方志文微微的皱起眉头,这至少是一个不好的信号,表示中枢已经有些不能容忍吕布和方志文的骄横了,或者说,是世族阵营的一个jǐng告?
“如果仅仅从诏旨的内容看,这份诏旨显然是一个jǐng告,对吕将军以及主公的jǐng告,且不说这个jǐng告的效力,但至少能传达一个态度,他们对主公、吕布的容忍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应该就是这个态度。”
“那么天子的印玺呢?他什么意思,难道想要将我们也赶到对立面去么?”
“呵呵,主公,你注意一下这个印玺的位置,是不是有些靠下了?”
“诶,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些靠下了,印到rì期下面去了,这有什么含义么?”
“这就是不得不为的意思!印玺为国之重器,被压了下来,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天子的意思是自己已经逐渐的失去了与世族对峙的力量,需要更多的外来支持。”
“会哭的孩子有nǎi吃,这是在哭穷吧?”
“哎!恐怕也是事实。”
方志文看着面带忧sè的田丰,心里暗暗的笑了笑,果然还是很难摆脱渗透到骨子里的那种忠君的思想。
“那天子的意思是想让我们闹起来?”
“肯定的,主公不闹,吕布也会闹起来,恐怕头一个遭殃的,就是世族在雁北六郡的产业,这回天子是在火上浇油啊!”
方志文立刻明白了田丰的想法,不,这应该就是天子的想法,这些中枢大佬的们的想法,原本是想要给吕布和方志文一个jǐng告,顺便留下一个尾巴,在合适的时候就会拉出这条尾巴来做文章。
但是本质上,这仅仅是一个政治手段,一个信号,而并非是要有什么实质xìng的举动,但是天子又直接在尚书府的行文之外下诏,等同于一个相当严厉的耳光,这种程度的刺激,会让吕布和方志文很没面子,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的话,那就太软弱了!
天子是在逼吕布和方志文动手啊!
“呵呵,天子的这手玩得不错,我们不得不接招啊!”
田丰笑了笑,似乎对天子的狡猾很满意:“那就接招呗,主公打算如何做?”
“咦,这个不是应该你这个军师先建言的么?”
“呃......主公所言甚是。那容我回去慢慢的思考一下!”
“算了,不跟你扯了!”方志文无奈的说道,最近田丰越来越无耻了,方志文逼迫他,他就用‘拖’字诀,让方志文拿他完全没有办法!看来要制住他,还得另找办法。
“吕布能用实际行动回击世族。我们却不能这么做,因为我们密云的一切政令,都是师出有名的。必须符合之前的政策,不能随意的予取予夺,这么做的话。会让我们的信誉大损,绝对不能这么做。”
田丰抚着胡须点头,接着说道:“自然不能这么干,既然他们从大义上来,我们也完全可以从大义上反击,现在天下汹汹,中枢的权威xìng已经受到所有人的质疑,因此我们也可以质疑!”
“此为矫诏乱命?!”
“正是,我们可以直接将矛头对准尚书府,然后请天子出面以正视听。这么一来,天子为了收买民心和我们的支持,必然会借此公开支持主公和吕布,同时也能有力的打击世族大臣的威信,让广大民众看清这些朝臣的真面目。”
方志文奇怪的看了一眼略微有些激动的田丰。摇了摇头道:
“呵呵,莫非这才是天子的真正目的?”
“或许!”
“元皓以为若是真是发展到这种地步,天子的处境会如何?”
田丰看着方志文诡异的笑容,心里没有来由的一紧,脸sè不由得变得有些难看,声音有些艰涩的说道:
“难道他们还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成?”
“天子的身体一向不怎么好。若是忽然报薨了也不是什么怪事吧,既然这个不听话,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听话的来扶持呢?或者应该说,找一个英明仁厚的来扶持,反正当今天子的名声有够烂,想必百姓是不会有什么疑问的,你说呢?”
“这.....这......”
“元皓,人的胆子有时候是逼出来的,若是真的将他们逼到那种地步,换个天子难道真是什么天地难容的事情么?我看未必!”
方志文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台面,默默的思考着此事的利弊,这是一个加速推进游戏进程的机会,方志文能看出来,但是却还没有想清楚此事对自己的利弊,如果选择权仅仅是控制在自己的手上,方志文倒是不担心。
但是现在还有吕布这个变数,吕布本人方志文也不担心,丁原一定会将其中的利弊告知吕布,让吕布尽量的克制,但是吕布身边的那些异人呢?他们在知道了这个机会之后,会不会想方设法的来推波助澜,迫使皇家与世族的矛盾激化以及公开化呢?
不管怎么说,加速游戏进程对玩家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