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4部分

泰通过孙谨继续向刘老大人求援,要粮要钱要人,能要到什么就要什么,不然我们穷得没有了办法,就会忍不住跑到草原上去抢乌桓人了,都是后弄出什么不愉快就不好了。”
“呵呵,畴明白!”
“还有,将资源向防御设施倾斜,今年秋天,要是乌桓不来的话,我们就去将他拖来,他们不来,我们如何升官呢?”
原来养寇自重都是这么来的,驻守边关的将领谁部希望战争呢?没有战争哪会有升官的机会,所以三国战神吕奉先才会恨丁原啊!不让人打仗,怎么升官啊!?
说起来,这个吕奉先现在应该已经在雁门关外成名了吧?不知道有没有玩家能干掉他,弄出他的副本来,不过应该是不可能的,系统肯定会对这些历史名将有着异乎寻常的保护手段,想要干掉一个历史名将,其实是很困难的除非那个时候他本来就该死了。
同样的,该死掉的历史名将想要保留下来,也不容易,要改变命运,无疑是需要巨大的力量的。
“主公,阎柔那边有信过来,希望我们有能力的话,最好突袭一下鲜卑人的后方,现在鲜卑一直在上谷塞外攻击,阎柔损失也不小。”
“我知道了,我会命上官文先和蒋建芳各率本部人马去志忠手下听令,让志忠看着办吧,能从鲜卑人那里弄点也行,但是以自保为先,现在我手下培养出来的二阶就这么几个,不能轻易伤损。”
“畴会安排粮草器械的。”
方志文敲了敲书案:“很好,我再总结一下,现阶段我们最重要的敌人是密云密道内的异人,其次,准备进行秋季在密道内外的主动防御战,之后是抢掠更多、更多的资源和人口,各位,密云要塞的未来,草原的未来,都落在诸位的肩上,请诸位慎之!”
“属下等敢不效死力!”
“很好,散了吧。”
“子泰,你留一下,香香你要是不耐烦了就先去玩吧。”
香香左右为难了一会,哥哥出去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回来,香香有些痴缠,所以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呆在哥哥身边。
等一众将领都下去了,田畴随意的走上前来,跪坐在方志文的对面。
“子泰,从今天开始,调整城外兵营的留驻费用。”
“畴明白,先提高一倍如何?”
“可,如果他们继续增兵的话,就是我们的敌人了,然后继续提高,我倒要看看,他们准备拿出多少钱来跟我耗?”
“如此会不会导致异人的仇视?”
“不仇视的话他们为何会对那些位置虎视眈眈,子泰,你要明白,我们天生就是异人的敌人,这点永远也不会改变,除非有一天,我们都成了异人的附庸,即使那样,绝大部分的异人,仍然是我们的敌人,你明白么?”
田畴脸色变了变,郑重的点了点头:“畴谨记!”
方志文轻轻的敲着案子,目光温馨的看向香香:“我们能信任的,只有香香和李城主,连她的下属,我们都不能完全相信,子泰啊,这个世道,生存大不易啊,你去吧。”
“畴…明白!”田畴站起来,坚定的行了一礼告辞而去。
香香凑到方志文身边,依着方志文的臂膀,默默的陪着方志文。
方志文侧头看了看香香,一身古装的香香身上完全是汉代淑女的气质,当然,也有跳脱娇俏的少女气息,方志文恋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香香乖的像只小猫一样,舒服的眯着眼睛。
“将你困在城里一定闷坏了。”
“才没有,香香有巨多的朋友,每天都忙不过来呢,城外也没什么好玩的,那些山林啊、草原啊我都看腻了。”
“呵呵,是么,等秋天的大战结束,我就带着香香去中原,好好看看中原的花花世界,再不趁着这个机会看看,以后就都给打烂了,是不是?”
“当然了!哥哥你相信我说的话了?那些太平道的家伙真的不是好人!”
“我当然相信,连自己的妹妹都不相信,那我还能相信谁?”
“哥哥最好了!”
【再次说说属性菜单的事情,我上次说过,属性菜单的字数都是在正文之外的,别说现在没有上架,就是上了架,我也绝对不会用属性菜单来占字数,肯定是属于免费的那一部分。另外,情节的推动肯定是要有起伏的,如果一直这么高度的紧凑,很快大家都累了,所以,看书也要有耐心,只要书的大基调和文采合您胃口,相信总不会让您失望的。顺便,求个票。】
第四十九章太无耻了
“太无耻了!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智脑!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游戏!”
这不是某一个人在喷,而是在英雄传说的游戏论坛首页上,被盖了巨多层数的摩天大楼的帖子!
并非这个喷子喷的很有道理,或者喷到了广大玩家的痒处,而是这个事情很有趣,能博大家哈哈一笑,大家跟帖的内容上一看,居然是幸灾乐祸的占了90%强,这玩家的素质还真是……让人无语啊!
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山区环境里,据说一群自认为找到了风水宝地的玩家,被数万马贼戏弄,马贼围着玩家的城镇也不进攻,只是不让玩家出来收集资源,如果出来的玩家多,马贼就跑,出来的玩家少,马贼就打,折腾了几天之后,领主玩家的实力越发孱弱,于是只好向外求援,谁知道从系统城市里出发的玩家援兵在路上被截,闹了半天,这些马贼居然是有组织的,您说这事他有多奇怪!
更有趣的是,据说这些马贼是某个系统城市的NPC给养出来的,因为这个城市的部队从来都不会出城剿匪,并且也从来不发布任何剿匪任务,于是,在这个城市的周围,土匪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现在居然发展到了聚集起来调戏玩家的程度。
到了这种地步,那些无奈的领主玩家,终于想明白了,这个坑绝对是智脑给挖出来的,为的就是调戏玩家,增加游戏的难度,而自己这些可怜的被调戏的玩家,只是可怜的牺牲品和样板而已。
方志文想不到,黑锅居然被智脑轻轻的一伸手给背去了,自己还经常暗地里腹诽智脑猥琐,真是惭愧啊!绝对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眨眼就到了九月的金秋时节,不得不感叹,时间过得可真他妹的快!
辽东依然战火纷飞,并州依然战火纷飞,凉州也还是战火纷飞,就连蜀中也是战火纷飞,本来应该短时间被平定的叛乱,因为有玩家在里面鼓捣,居然迟迟不能落下帷幕。
乌桓也如约而来,本来方志文还担心他不来,想要去勾引一下的,谁知道,这家伙积极得很,但是到了古柳镇外面,蹋顿似乎又不着急了,安营扎寨一副持久战的打算,每天只是派出少量的部队在古柳镇的城墙下做做样子,死掉几十个之后,他就退兵,让方志文颇为遗憾和疑惑。
眼看着时间进入了九月中旬,战局还是这么僵持着,似乎在方志文调戏那些玩家的时候,蹋顿也在调戏着方志文。
“这事有蹊跷啊!”方志文手里抓着一份飞鸽传书,眼睛却望着远处的蹋顿大军,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主公,有何消息?”李射虎站在方志文身边,看到方志文眉头紧缩,不由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回营,召集将领开会,立刻。”
“诺!”
………………………
“各位,事情可能有变,我们立刻拔营离开这里,元志留下来看看情况,不过不可留在营地附近,注意,古柳镇的人不可信,李城主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
“什么!”
“主公?!”
“主公!你是说古柳镇可能已经将我们卖给了蹋顿?”
方志文的话,就像是在滚烫的油锅里洒进了几滴冷水,立刻炸了起来。
“有这个可能,古柳镇的骑兵队到现在都没有与我们联系,所以我们暂时向北转移,至于这事是不是真的,如果蹋顿的人真的来了自然就知道答案!”
“主公,为何不回密云塞?既然古柳镇背盟,密云塞岂不危矣?”这次提问的只有李射虎一人,现在在方志文身边,资格最老的就是他。
“因为一旦古柳镇背弃盟约,密云塞的北大门敞开,乌桓、甚至趁机而起的异人就能源源不绝的进攻密云塞,那时候,我们外有蹋顿,内有异人,处于两线甚至多线作战的局面。密云塞的防御我倒是不担心,有志忠和子泰坐镇,问题应该不大,只是我们要有长期防御的心理准备。可是这么一来我们的局面就非常被动,乌桓倒是不可怕,可怕是异人,我们打不起这样的消耗战,所以,必须想办法从这个死局中跳出来。其实有个计划我一直都在想,只是一直都拿不定主意,既然敌人帮我们选择了,那就执行吧!”
方志文此刻想明白了,心情反而轻松了下来,一副侃侃而谈的样子,脸上还带着笑容,这让原本十分紧张的将领们轻松了许多,自己的主公不是失去了信心,而是在审视度势的重新运筹,只要主公的志向没变,他们就不会失望。
“主公,李城主因何背盟,主公与她不是……”
“不是她要背盟,而是她身后的人,她本人已经有三日没有跟我联系了,据我们的探子取得的情报,古柳镇有大批异人聚集,但是却一直没有向我们说明此事,也没有向预定的乌桓后方进攻,他们必是另有所图。”
方志文看着案台上铺开的羊皮地图,眼神里神光闪烁。
“一群背信小人,异人无义!异人无义啊!”
“就是,打回去灭了他们。”
“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吧?主公”
方志文抬了抬手,大家的愤怒他能理解,奇怪的是他自己一点都不愤怒,似乎这种背叛是理所当然的,他对异人从来都不曾抱有过奢望。
“愚蠢!我们不是为了与异人争意气而存在的,都给我记住了,能立于这个世界,只因为我们有这个实力,我们都是为了能给自己打下一片生存的天空而存在的,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重要。”
方志文缓缓的在那些熟悉的面孔上扫过,忽而郑重的道:“我命令。”
“哗!”一片甲胄摩擦的声响,所有的武将都猛地站立了起来,眼神坚定的看向他们的主公。
“全军拔营,向西北退两百里扎营。”
“诺!”
“志忠,以保存实力为先,不要与蹋顿战斗,其他准你等便宜行事,特别注意异人的动向,两日后向我靠拢。”
“诺!”
方志文拍了拍脸色郁闷的香香,他知道香香是在担心李雪音,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最多就是被人给蒙蔽了而已。
至于红颜的人想要做什么,方志文已经想明白了,他们想得跟自己原本的计划是一样的,不过执行的人从方志文换成了红颜而已,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很可能会变成反贼,只要方志文向刘虞上一道军报,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抵挡得住玩家和乌桓的两面夹击。
嘿嘿的冷笑了一声,抬头看向北方,那里风云涌动。
…………………………………
“剑风,果然如你所料,方志文放弃了营地跑了,乌桓人扑了个空,现在似乎开始向南进发了。”
“哈哈…算他运气好,再晚点乌桓人就能将他们围住,可惜了。”
“剑风,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他们会知道我们的计划呢?难道有人通风报信?”
“嘿嘿,你太小看NPC了,这个古柳镇里面,大量的人口是方志文卖给李雪音的,你觉得方志文会完全信任李雪音?”
“你是说,城里有方志文安插的J细?那我们要不要?”
“不用,这么多的人,而且又是NPC,我们是不可能查得出来的,对付NPC不能用阴谋,要用阳谋,这点才是最重要的,自以为聪明耍阴谋诡计,难道当智脑是笨蛋么?只有堂堂正正的阳谋,才能最终达到目的。阴谋么,对付玩家才好用啊!哈哈”
“原来如此,剑风你看得透彻啊!只要等蹋顿围住密云要塞,我们直接将他后路给断了,这样我们就避免了成为反贼的命运,反而能获得功勋,如果能重创蹋顿的部队,以后草原也是属于我们的,哈哈,这下子,我们怒火红颜绝对是游戏第一工作室了吧?”
“哼,李雪音,折腾了一年还不如我这几天的成就大,还号称什么红颜第一人?”
“可不是么,这女人的魄力就是不行,要说红颜第一人,当然是我们剑风大少,不,应该是英雄传说第一人才对,哈哈…”
“哈哈……询问一下隐藏在草原的部队位置,让他们随时准备,一旦密云要塞下开战,我们就动手,命令古柳镇加强防备,防止乌桓人反扑!另外牢牢的给我监视好外面留守的乌桓人,里面有多少乌桓人,甚至有多少头羊都要给我数清楚。”
“是,剑风大少真是谨慎啊!”
“当然,诸葛一生唯谨慎,金玉良言啊!”
……………………………
密云要塞的变故同样为各方所关注着。
“什么?乌桓人通过了古柳镇南下?为何乌桓人敢于放着古柳镇不进攻?”
“难道古柳镇倒向了乌桓?又或者是有什么圈套?”
“红颜这群傻女人,哦,不对,听说这次策划的是剑风那个自以为是的笨蛋,出头鸟是这么好做的?等着灭亡吧!”
“我们站在那一边?当然站在正义这边,秉承大义去灭掉红颜的傻鸟,说不定能名正言顺的得到古柳镇呢!”
“密云要塞被围,蹋顿大举南下?哈哈,红颜这群笨蛋!”
“乌桓大举进入密云密道,我靠!功勋值啊!送上门来的功勋值啊,只是咱们这个村子能挡得住乌桓人么?”
“红颜动手了?太好了,我们也准备,到时候一起反攻草原,哈哈”
“”
…………………………………
蓟县,幽州刺史府。
“大人,密云要塞遭乌桓人围攻,大量的异人村镇已被乌桓蹋顿攻破,古柳镇似与乌桓人有密约,密云乱了。”
“异人!无耻之徒!”
“正是。是否宣告占据古柳镇、巨石镇、南陵镇、房山镇、枢峰镇、小江镇等放任乌桓人南下之异人为反贼,号召天下共讨之。”
“不必,令渔阳守军加强戒备,且看异人如何争锋。”
“明公,那密云要塞可”
“密云?哼哼,方志文岂是易与之辈,切莫为他所欺,次子乃狼子。”
【背叛无所不在,大家同情李雪音不?哦,记得投票】
第五十章失望
林雪音正站在一个带着轮子的小柜子上,紧紧的抿着嘴伸长手臂,试图将挂在墙上的那副大字给取下来,身后的办公室大门响了一下,秘书有些惊慌的声音响起。
“林总,白董她……”
“知道了,没你事了,出去吧!”林雪音的语气很平静,伸手将最后一边的挂绳取下,回头看了一眼,慢慢的将字幅卷了起来。
“雪音,你这是要干什么?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我做错了,不应该瞒着你……”
白馨予的语气很急切,她确实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让林雪音这么在意,她只是为了照顾剑风的情绪,希望他能作出一些成绩,然后不会再纠结于比李雪音差的这个问题上,对于公司来说,谁主南谁主北其实没啥区别。
虽然剑风的这个做法难免有摘桃子的嫌疑,但是林雪音一向很大方,应该不会计较这个事情,而且这次剑风与蹋顿达成秘密协议,古柳镇将来在密云密道里发展的前景非常可观,而且此事过后,确实如剑风所说,红颜在游戏里的名声大涨。另外,从密云密道另外几个城镇势力那里也获取了大笔的收益,接下来不管是坚守或者卖掉古柳镇,都对红颜有着巨大的好处。
而剑风也一再表示了,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剩下的事情完全可以交回给李雪音操作,这样的话,李雪音的不满应该能化解不少吧,剑风这样主动的退让,让白馨予也很欣慰,本来今天心情正好,谁知道林雪音回到了公司二话不说,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这算什么啊?
“不是这个问题,馨予,如果你还是你,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但是,馨予,你自己回家好好的扪心自问,你还是当初的你么?”
“不,不是啊,雪音,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这次剑风虽然越俎代庖了,但是结果不是很好么?而且他也愿意功成身退……”
林雪音从小柜子上轻轻的跳了下来,穿上鞋,回到桌子后面坐下,面色很平静的看着白馨予道:“你还是没有明白,那个什么剑风自以为是的做了这些不过是想证明给大家看,他比我更强而已,现在故作姿态说什么功成身退除了说他无耻还能说什么?”
“雪音,不要人身攻击!”
“很好,实际上他这么做我也没有生气,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至于你说的这么做收获有多大多大,我只能说你目光短浅,红颜现在响彻游戏的名号,前面一定会被冠上‘愚蠢’和‘无耻’这两个形容词,不信你等会自己上论坛去看吧。”
白馨予嘴唇动了动,她作为一个商业天才,难道真的那么笨?
林雪音无奈的看了白馨予一眼,接着说道:“你认为这个游戏真的跟以前的那些游戏一样?如果你是抱着那样的想法,你会败得一塌糊涂。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也听不进去的。”
“可是,你既然不生气为什么还要走?”白馨予祈求的看向林雪音,这可是她最好的密友啊,一起走过了风风雨雨,就为了这么一件事,就要分开了么?
“因为我还要脸!人家一巴掌扇在我脸上,难道我还要凑过去继续讨好等着他再打我脸不成?因为我伤心,我的好姐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随意的就可以践踏我们之间的信任和感情!因为我失望,那个为了追寻梦想的白馨予已经不见了,我只看见一个连心都被所谓的‘爱情’给蒙蔽住的笨蛋,我不会再跟着这样的笨蛋前行,不想跟着她一起坠入深渊,这样说可以么?”
白馨予傻傻的看着林雪音,她虽然在商业上很精明,但是在这些方面,她确实有些迟钝,林雪音失落的笑了笑,不再理会白馨予,而是开始将桌子上的私人物品,收拾到桌子边的一个箱子里。
“可,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里面的一点小事而已吗,即使错了,也还可以重新来过,我们又不是损失不起,雪音!不要走,求你了!”
林雪音头也不抬的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说道:“我刚才说过了,不是钱或者利益的关系,你能解决我刚才说的三个问题,我就不用走了,难道我不珍惜姐妹之间的感情么,问题是你为了才认识几个月的什么剑风,就能……哎,算了,现在都是白说。”
“难道,难道她们说的是真的?”白馨予诧异的看向林雪音。
“什么?什么是真的?”林雪音继续收拾着东西。
“她们说你是喜欢上了那个NPC,对,叫方志文,这太荒谬了,你为一个虚拟人物…你,你,雪音!”
林雪音扭过头,认真的看着白馨予:“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明白了什么叫‘慎独’。”
指了指放在桌面的卷成一轴的字幅,林雪音大度的笑了笑:“而让我领会这两个字的含义的,正是你所说的虚拟人物,他让我明白,做人必须始终如一,而不是今天戴着这个面具来上班,明天戴着那个面具去会朋友,对着自己亲人一个样子,对着自己同事就另一个样子,在这个现实世界是一个样子,在那个游戏的虚拟世界就是另一个样子,做人,必须始终如一,才会有一颗完满而充实,无所畏惧的内心,快乐幸福的内心。所以,我尊重他,我看重我与他之间的承诺。”
“所以,你为了他跟我绝交?”
“不,我没有跟你绝交,只是没办法再呆在这里了,另外我跟他如何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背叛他的人不是我,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责怪任何人,因为我还是他的盟友,而他自始自终都只是信任我,他从来也没有信任过红颜,明白了么?我之所以选择离开,跟他一点的关系都没有。”
林雪音说完,又开始埋头整理自己的东西,将最后的一点都扫进了纸箱里,然后将桌子上字幅横放在纸箱上,抱起来向外走去。
“哦,对了,股份你愿意给我留着就留着,开股东会的话我会来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折算现金给我,我相信你,有空约我喝茶,我不会不认你这个姐妹的。”
“雪音!”
“好了,我先回去了,放心,我不会再加入别的工作室,也不会另起炉灶的。”
林雪音不再理会泪眼朦胧的白馨予,用屁股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却发现自己的下属们都站在办公室外面,没有进游戏。
“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都不用干活么?”
“雪音姐!”
“雪音姐!”
“别,千万别这么叫!我可受不起!现在我既不是你们的经理,也不是你们的姐,以后大家是陌路,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忠告大家一句,为了钱或者利益,卖掉的东西就永远都拿不回来了。”
看着林雪音扬长而去的身影,一群女孩面面相觑,当她们遵照白总的要求,向林雪音隐瞒了事实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将自己的人格和信誉出卖的干干净净,正如刚才林雪音所说的那样,再也拿不回来了,她们也再没有脸去叫那一声‘雪音姐’了。
白馨予傻傻的坐在椅子上,听着办公室外面传来林雪音决绝的声音,那些话语如同一只只利箭,插在她的心上,剧痛不已!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么?自己追求幸福错了么?自己为了幸福委曲求全错了么?自己为了幸福委屈了自己的姐妹错了么?自己为了幸福践踏了别人的原则错了么?自己为了幸福收买了别人的人格错了么?真的错了么?
驾着汽车的林雪音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她不必再担心什么,不用担心白馨予跟那个剑风如何如何,不用再担心红颜会如何如何,也不用在担心自己的笨蛋下属会如何如何,现在她只是她自己,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
就像今早爷爷问她时回答的那样:“我要去找属于我的故事。”
………………………………
“剑风,林雪音走了!跟你预料的一样啊!你果然是算无遗策啊!”
“呵呵,当然了,她那么高傲的人,给我响亮的一巴掌扇在脸上,哪里还有脸留下来,再说了,背叛盟友的黑锅可是由她扛着的,她能不走吗?哈哈…”
“白总哪里……”
“简单,女人很容易哄的。”
“那,一部的那些女孩子…….”
“当然是收编了,以后一二部打散重新编制,要将红颜彻底控制在我们手里才行,对了,有没有提到关于股份的事情?”
“有,林雪音说任由白总处置,保留或者退股都行!”
“好!我就去做馨予的工作,尽快给她退股,然后提高我们的股份比例。”
“那风投公司那边要不要联系一下。”
“嗯,跟他们约个时间,这些人的钱不用白不用,反正他们又不懂得运营,还不是要依靠我们。”
“白总那里未必会接受风投的扩股。”
“馨予那里没问题,我一说她就会同意的,她对我可是言听计从的。”
“那就没问题了,我这就去联系。”
剑风得意的笑了笑,志得意满的转了一圈椅子,哈哈的笑了几声,人财两得啊!太爽了!从此以后,红颜工作室就该由我说了算了,哈哈…
【看来大家对李雪音似乎完全无爱啊!我到不是同情,而是可惜,辛辛苦苦的塑造的人物,真的那么失败?不过听说招人恨也是一种成功啊!那到底算不算成功呢?
接着,郑重的感谢‘不笑不离尘’和‘邀灯’大大的慷慨打赏,这个真的长精神的!还有‘皓高骛远’大大的推荐票,谢了!
还有,看完记得要投票哦,谢谢!】
第五十一章出塞
爬上一片山坡,一望无际的金色草原已经在大家背后了,而面前则是巍峨的群山,这就是大兴安岭,隔绝了西伯利亚平原与东北平原的大山,方志文的目标就是这里。
“真美啊!”香香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要将这混合了草香、花香还有若有若无的松树香味的复杂味道给记住。
不过方志文的鼻子闻到的味道不一样,除了花草的味道,他还闻到了战争的味道,还有那浓郁的血腥味,即将掀起的血雨腥风,将横扫自己身后的这片草原。
“主公,部队已经全部进入山区了。”
“很好,辎重部队还真是让人操心啊!”方志文感慨了一声,现在部队的速度主要取决于辎重部队的速度。
“主公,可以分兵了吧!”新人田豫用他那特有的童音插嘴道。
“是要分兵,射虎,你带后队,拿下这里的马贼山寨,然后向东北进入山区,在那里再立一寨,名字就叫林西吧,我带人往南边去,打通通向濡水的通道,这里是东部鲜卑与中部鲜卑交界的地方,北及东北是山区,西面是沙漠,此处人烟稀少,背靠大山,正是我们立足的根本。”
“诺!主公,为何不从鲜卑直接掠夺人口而要山长水远的跑去乌桓呢?”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们地处鲜卑人的地盘,现在势力微弱,切不可引起鲜卑人的注意,当然,等我们实力不惧鲜卑人之后,自然会开始攻略鲜卑人,至于现在,先走远点从乌桓人哪里下手吧,一千里,不算很远啊,十天就能走个来回。”
“那草原上的胡族如果发现了我们呢?”
“伪装成马贼,这里本来不就盘踞着大量的马贼么,将他们都灭了,寨子不要摧毁,由我们呢分兵占据,尽量将人口收拢,虽然这些人是马贼,不过一样是人口,嘿嘿。”
“主公放心,不过,寨子里恐怕管理不了这么多的人口吧,这里又不是城镇。”
“谁说不能是城镇的,我们不是有香香么。”
方志文扭头,正要开口,看到香香幽怨的眼神,不过没有办法,最关键的事情必须要香香才能去,前面的那个寨子是马贼的山寨模式,但是那个只是个幌子,后面山区里的才是方志文真正的老巢,而这个寨子要发展起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变成玩家的领地。
方志文的打算很简单,自己先立个野寨,然后寨主投效香香,而这点能成立的关键,在于李雪音收购到的一张建城令,将野寨变成玩家的村庄,剩下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之所以不用官方的名义,是因为玩家的领地不起眼,一个类似副本空间的地方,自然毫不起眼,更重要的是比较平衡资源以及极高的控制度!
方志文回头看了看,由部队组成的人墙,从山林里一直排到了山坡下上,那些辎重和将近一万沿路掳掠来的居民就是通过这样的形式,被方志文用一万部队给裹挟到了千里之外,而这些人则是他建立林西城的家底。
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那些自以为聪明人的预料之外,当方志文下决心北上来开争霸草原的序幕时,蹋顿虚晃一枪,在密云要塞下扎了一个空营之后,忽然回身,配合秘密出兵的丘力居,将出城企图灭掉乌桓在古柳镇外营地的红颜联军击溃,接着立刻挥军猛攻古柳镇,刚刚被灭掉生力军的古柳镇要兵没兵,要将没将,被蹋顿一鼓而下,眼下成了蹋顿南下的大本营了。
慕容方也不客气,轻松的灭掉了蹋顿留下的空营地,之后蹋顿与慕容方打起了小规模拉锯战,但双方都不出力,谁也不愿意去打消耗巨大的攻坚战,只是在争夺密云密道的控制权,于是所有位于古柳镇与密云要塞之间的玩家村镇,都毁于战火,而密云塞则发布了攻击乌桓人的任务,鼓动异人参与密云密道的拉锯战,挣取功勋。
不久后慕容方逐渐的将自己的部队,从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战斗中抽离了出来,然后组织了一只马蚤扰部队,从西侧的文水出塞,在乌桓的广阔草场上四面出击,表面上看,慕容方是要利用破袭战打破这种被人捏着喉咙的尴尬局面,其实却是在掩饰主公即将在乌桓草原上展开的掳掠行为。
“射虎,林西城就麻烦你了,我带走五千人,立寨的时候不用一步到位,先用双层木栅,中间填土夯实,功能建筑可先用帐篷,另外,沿途碰到任何人都要抓走,不能泄漏了消息,还有……算了,这事都反复的研究了许多次了,我也不再说了,有紧急的事情用飞鸽传书联系。香香,哥不在你身边,要注意下线休息。”
“哦。”香香闷闷的应到,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诺!”田豫与李射虎郑重的给方志文行了个礼,方志文拨转码头带着李元志和折罗的两部人马,加上自己的五百亲卫向着夕阳奔去。
田豫爬到马背上站立着,香香也伸长了脖子,一直到看不见主公的身影,才郁郁的坐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仍然不断进入山区的军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大小姐,你说蹋顿会不会想到我们跑到这里来了?”
香香轻轻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不会想到的,毕竟他的目标是密云塞,在他看来,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夺回古柳镇,打开被封死的北向通道,就算他发现了我们在草原上活动,也未必能想到我们是要在遥远的大山这里打进一颗钉子,或许他以为我们是要南北夹击呢。”
“那到也是。”
“想那么多干什么?主公不是已经给我们分析过各种可能性了么,应对的预案大家也都心里有数了,只要去执行就是了。”
“豫只是觉得主公的想法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蹋顿这样的人,之所以想像不到我们的打算,应该没有主公那样的胸襟吧。”
“蹋顿,不过是个蛮子而已!”李射虎大大咧咧的插了一句,不过这倒是很复合方志文的思维方式。
大家互相看了看,不由得笑了起来。
…………………………………
‘叮,您的下属攻陷了兴安岭西部马贼营寨,已经建立城寨,请为城寨命名,三十秒后未命名则默认为松岭寨。’
‘叮,您的下属建立了新的营寨林西寨,请为营寨命名,三十秒后未命名则默认为林西寨。’
方志文连续几天,在蹋顿和丘力居的领地里出没,期间收到了这数次提示,说明香香和李射虎他们已经在攻略山寨,并且开始了建城,看起来还算顺利。
这次方志文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资源和人口,但是为了行动的隐秘,他没有攻击大中型的部落,而是尽量的选择比较小的部落下手,加上南边有慕容方的人马策应,方志文在北部偷偷摸摸的弄个了不少的人口。
对于出现在南部的大队马贼,乌桓人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有时他们自己就会伪装成大队的买贼偷袭鲜卑人,或者匈奴人的地盘,同样,也会被对方偷袭,只不过,这些的马贼有些不同,居然没有抢掠奴隶,只是抢劫资源和粮食。
不过这也很好解释,今年大半年的时间,草原上的胡人都南下攻略大汉去了,草原上的生产自然受到了影响,鲜卑人和匈奴人会在秋高马肥的季节出来抢掠,倒也不时不可能,而且据生还者叙述,那些马贼的速度极快,甚至比乌桓高级将领带领的骑队还快,这说明这些骑兵的来历很有问题,一定有一名高级将领带领着,那不时匈奴和鲜卑人,还会是谁呢?
只是表面上,草原上的胡人还是正在合作的,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你也不能轻易的向鲜卑和匈奴人抗议吧。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几万人都抓不住那伙马贼,是不是等那伙马贼来砍了本王的脑袋你们才安心?!”
“大王子,非是我等无能,这伙马贼极其狡猾,而且速度又快,每次我们快要抓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就逃进了鲜卑人的地盘,有时还会进入老王或者二王子的地盘,我们害怕引起误会,又不敢大举追击,这才难以抓住他们。”
‘啪’蹋顿的鞭子狠狠的抽在那回话的将领肩背上,打的他颤了一下,却忍住没有叫痛。
“他们本来就是鲜卑人,自然会朝着鲜卑跑,你们不会给他们设个陷阱么?”
“他们根本就不上当,一旦我们分兵,他们甚至敢于直接吃掉我们一部。”
“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没有办法了,那我要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做什么啊!”蹋顿气恼的挥舞着马鞭,给跪着的武将们挨个抽了一遍,直到自己累的气喘吁吁了,他才狠狠的将换了几次的马鞭扔在地上,扬起了一蓬灰尘。
“你们说,怎么办!?”
“大王子,眼看就要下雪了,不如将分散的部民们集中在一起,这样形成了比较大的部落之后,就不会害怕马贼的偷袭了。”
蹋顿扫了这个出主意的将领一眼,这个办法老实说还是不错的,问题是,这家伙有着自己的私心,他们是想趁机做大自己的部落,蹋顿也是个疑心病挺重的人,不大喜欢自己的手下出现过大的部族,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况,似乎不聚集在一起,很难解决马贼抢掠的问题啊。
“好吧,传我令喻,命中小部落就近想大部落合并,以…一万帐为准,超出的另寻依附部落,明年春天再分开放牧,就这样吧,完成后将聚集形成的部落报上来,我们在分配驻守的部队。”
“遵命!”
……………………………………….
“折罗、元志,子泰传来消息,密云已被蹋顿部二十万骑兵和奴兵包围,丘力居则屯兵古柳镇,现在我们立刻进入丘力居的地盘,不管怎么做,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人口!抢走我们看见的每一个人,流尽丘力居部的最后一滴血。”
迟疑了一下,方志文转向西面:“丘力居……”
“主公,为何是丘力居而不是蹋顿?”
“呵呵,因为丘力居倒了,中部乌桓就分裂成了两个部分,相反,如果倒的是蹋顿,乌桓反而更加的团结了。”
“密云真的没问题么,蹋顿手里应该有强将的?”李元志有些不放心的问道,毕竟那里是自己的老窝。
“有志忠坐镇你担心什么,再说了,他现在恐怕正在为无穷无尽的异人而烦恼呢,千万不要小看了异人在防守作战上的能力,对于蹋顿的兵马异人们一定很喜欢。”
“哦”
【有位前辈说过,有争议的人物就是好人物,哈哈。
接着感谢慷慨的‘百八隆’和‘悟情小道’大大,请继续保持,嘿嘿。
最后,冬季攻势很快就要展开,现阶段乌桓是主要矛盾,但是这也会将主角拖在北方,有很大的局限性,整个游戏似乎变得只有幽州,只有密云了,要想办法脱先啊。】
第五十二章偷袭王帐
密云要塞下,蹋顿的大帐中,一众武将都不敢出声,大帐里安静得呼吸可闻,火盆里的柴火不时的爆出吡啵的响声,淡淡的烟气散发在大帐里。
倒不是因为攻城不利导致大家士气低落,大帐内气氛如此压抑,是因为坐在主位的虬髯大汉正瞪着牛眼生气,这位已经隐隐成为中部乌桓头领的大王子,怒气勃发的时候,俨然是气势骇人!
让他生气的原因很简单,他的大本营不断的传来不好的消息,有两队数千人的大队马贼,正在他的领地上肆虐,而他现在却在密云要塞下一筹莫展,密云要塞已经建起了十丈高的城墙,城墙上密布着巨弩,他实在想不到,那些异人配合墙上的防御弩兵,在对付将领的时候居然这么强悍,蹋顿甚至觉得,异人看到乌桓将领的时候那态度简直就是狂热,几天下来,蹋顿已经折损了七八个千夫长,一名万夫长。
而他去召集楼班的人也空手而回,楼班看来是不会轻易相信自己了,至于丘力居,他现在仍然暂时据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