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8部分

阻挡屁股后面的夏侯惇,最终将自己的部队运动到步兵阵与山脉之间的谷地,甚至反过来占据山坡。
进,则可以攻击正在移动中的步兵阵,退,则可以绕向山坡后面,届时选择再次出击或者跳出外围牵制都可以,曹cāo肯定没有想到,自己预留下来的两条出击通道,会被方志文有效的利用起来作为翻转局势的突破点。
到了这时,香香已经基本上明白了这场战斗的详细布局,但是。曹cāo应该还有一支伏兵才对,否则这个预预设阵地的正面,就没有了用来封口的阻击者,显然是一个明显的漏洞,而曹cāo现在将不堪用的异人骑兵投入到这个方向上,应该是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但现在战事正紧张,香香没有开口询问的机会。只好暂时将这个疑问给憋在了心里。
对面的曹cāo也正在为这个事情感到憋气,本来好好的一个陷阱,方志文也正如自己所料带着不多的机动部队想要来牵制自己。谁也没有想到,曹cāo的真正目的正是方志文的部队,而不是甄翔的后勤部队。更不是前去驰援甄翔的支援部队。
曹cāo虽然通过朝廷阵营的一些对方志文有矛盾的异人势力,与诸县的黄巾阵营异人达成了一些默契和交易,但是,曹cāo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他们并肩作战,因为曹cāo这种疑心病深重的人,又怎么会将自己的部队置于敌对阵营的十数万大军之中呢?
因此,从一开始,他就是在利用这些异人,目标就是方志文的本队,以曹cāo对方志文的认识。方志文有一个很明显的弱点,就是心不够黑,他不会置自己的部下于险境而不顾,因此甄翔他必须救,所以。方志文有限的部队再次分兵之后,能到这个陷阱里面来牵制自己的部队数量肯定是不多的,自己则集结了全部的兵力,势必要吃掉方志文的一部,以出上次在平寿受辱之恨,同时终结方志文在城阳郡的行动。将青州的事务纳入到自己的掌控之中。
结果都如同曹cāo的推测一样,更妙的是,方志文偕同夫人一起来了,这可是一举成擒的大好机会啊!曹cāo自然是兴奋不已。
但是战斗一开始,情况就慢慢的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首先是方志文提前一点发现了陷阱中暗藏的杀招,忽然掉头向后,并且利用强悍的弓箭技能阻挡了夏侯惇的追击,而自己布置负责封口子的夏侯渊,却迟迟没有出现,眼看着方志文就要跳出陷阱之外,到时候以方志文的xìng子,必定不会轻易的离开,而是在外围盯死自己,随时准备在自己身上撕咬一口,那样的话,就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
如今好好的一个设伏猎杀,变成了被猎物反过来猎杀猎人,这个人可就丢大了!于是,曹cāo孤注一掷的抛出了高价雇佣的朝廷阵营的异人骑兵部队,试图稍微将方志文的部队迟滞一下,然后夏侯惇的骑兵,以及自己的步兵就能赶上,将方志文重重包围,那时候就算方志文有多么高超的弓箭技能和弓骑兵指挥能力,也一样只能束手就擒。
“三连急速shè准备!放!”
“箭雨!”
“轰击!”
“进退失据!.....将士离心!....混乱!”
“换枪盾!随我冲阵!杀啊!”
“杀!”
锥形阵迅速的在疾驰中变成了狭长的锋矢阵,然后忽然向右一偏,一头撞向在右侧靠前一些的轻骑兵部队。
方志文与太史昭蓉组成了双箭头,这两人从心灵到**都是有着极高的默契度,因此一左一右领军突击,发挥出来的效果绝对大于二,两把枪矛一黑一红,仿佛两条暴烈的狂龙,不但将飞shè而来的漫天箭矢和技能一一挡开,在这两条蛟龙的活动范围内,更是残肢与断兵横飞,鲜血与慘嚎迸shè。
两人双枪合璧,面前绝对没有半合之将,一双战马并辔奔驰,一对蛟龙翻飞缠绵,一路上血雨腥风相伴,跟进的骑兵们也毫不手软,阵表的骑兵枪刺盾防,阵里的骑兵则是弓箭连shè,并行十列的锋矢阵仿佛一个巨大的毛毛虫,用迅若闪电的速度,冲过了曹cāo右军骑兵阵。
右军的骑兵阵仿佛被什么东西从中间给犁开了一样,一条宽阔的通道从阵型的前部一直延伸到阵型的尾端,被凿穿了!
“真是废物啊!”
端坐在战马上的曹cāo气愤的将手里的马鞭狠狠的在空中抽了一下,虽然知道异人的部队战力没有保证,但是也不能弱到这种程度吧,不要说阻击了,就连稍微迟滞一下方志文的脚步都做不到,方志文的部队仿佛是破开水面的利刃,轻松的不得了。
曹cāo亦喜亦忧的看向正在马不停蹄的向着自己右侧运动的方志文,暗暗的咬了咬牙,看来方志文是不打算这么离开了,他还想要给自己一个教训!这人的xìng子真是强硬啊!不过也幸好如此,他才没有选择冲破异人部队跳出圈外。
转头看向前方的骑兵阵,左右两军已经撞在一起了,一时半会怕是理弄不清,曹cāo下意识的看向正前方的远处,夏侯渊到底去哪里了呢?
“停止移动,变梅花阵!”
“传令夏侯惇追击敌军,传令骑兵右军原地整顿,组密集方阵防御,死死的阻住西南面的通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第五百一十九章李元志VS夏侯渊
被曹cāo殷殷期盼的夏侯渊,此刻却正陷入一场稀里糊涂的缠战之中,夏侯渊原本是潜伏在方志文来路的侧后方向上,但是,当方志文的部队远远的过去之后,夏侯渊正准备尾随跟踪的时候,却忽然被一队来历不明的弓骑兵给突袭了。
这伙讨厌的弓骑兵数量可能是三千到九千之间,因为是夜里,夏侯渊也很难判断对方是不是用了轮战的办法,所以只能大致的估计敌军的数量。
这群敌军很狡猾,不断的从侧后远程攻击自己的部队,但是当自己的部队准备追击的时候,那些家伙又悄然远遁,如果夏侯渊分兵追赶,反而被对方打了个反伏击,损失不少,如果夏侯渊全军去追击,那么方志文的部队又该如何?
夏侯渊纠结了,很显然,这群闹不明白身份的骑兵,肯定是方志文的后军,其目的就是要黏住自己,缠住自己的脚步,防止自己去封堵方志文的后路。
就算夏侯渊现在明白这个问题,可是想要摆脱这些弓骑兵的纠缠却非常的困难,敌军的指挥官狡猾的像一只老狐狸,不但不会轻易的上当,而且还频频的让夏侯渊上当,一个不小心就会撞进预设的陷阱里面,然后被一阵密集的箭雨打击,当夏侯渊好不容易摆脱了陷阱想继续要追击的时候,另一群敌军却又从夏侯渊的侧后袭击他的部队。
跟这种滑不溜手又极其黏糊的部队纠缠,夏侯渊有种想要撞树的感觉。这实在是在太让人郁闷了。
盯上了夏侯渊的部队就是李元志的部队,李元志的这支幽灵部队一支就在方志文的主力附近徘徊,这次更是被赋予了保护主公后路的要责,李元志自然是欣然领命,当他发现了潜伏的夏侯渊部队之后,原本想要一鼓作气的歼灭夏侯渊的部队,但是随即发现。对手虽然是在属xìng上被自己克制的轻骑兵,但是敌军的将领却非常的强悍,自己的部队根本很难对敌军形成像样的杀伤。
于是速战就变成了缠战。幸好李元志的速度略微要快一些,而且战术更是诡异多变,这才让夏侯渊有一种抓不住对手的沮丧感觉。同时,李元志也在利用诱敌分兵、设陷伏杀、双向突袭等等战术,一点点的在消磨夏侯渊的兵力,耐心的等待着积小胜为大胜质变点。
夏侯渊收到曹cāo的询问信件时,曹cāo也接到了夏侯渊发来的战报,原来夏侯渊是被方志文的后军给缠住了,既然方志文对此早有准备,那么在另一处战场上呢?
曹cāo忽然有些担忧了,虽然另外一个战场上的胜败与曹cāo完全没有关系,但是毕竟这次的联合行动是曹cāo主导的。如果这次联合行动致使诸县的异人势力损失太大,对曹cāo在异人中的名声肯定是有损的,甚至以后将很难再与异人形成大规模、有信任度的合作。
只是,现在曹cāo也仅仅是能够担心一下而已,那边的局势如何发展。曹cāo已经无力左右,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将方志文在这边投入的部队数量准确的告知那边的异人势力,能够打成什么样子,完全只能依靠他们自己的能力。
至于夏侯渊,现在既然他被敌军缠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而方志文的部队已经抢占了曹cāo的后路要点,与曹cāo和夏侯惇周旋缠战,外围的夏侯渊却已经成了一个废棋,即使夏侯渊能到达战场,方志文的后军也会随同到达,对战场上的力量对比并无帮助,反而可能会让方志文下定决心跳出外围,这才是曹cāo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现在他宁愿与方志文直接交战,而不希望方志文窥伺再侧。
因此,夏侯渊收到的命令是想方设法歼灭对方的后队,如果这目标达成,那么夏侯渊的部队才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存在,重新在战场上复活成为一个有效的棋子。
李元志收到的命令有些类似,但是却没有要求李元志一定要拿下夏侯渊,只要缠住他就可以,另一边的战场上,方志文会视时机跳出外围,现在主动权在方志文的手里,曹cāo则相对被动。
方志文和田丰都很明白曹cāo现在的心思,无外乎是缠住方志文,期待夏侯渊能击败李元志,然后作为决定胜负的力量投入到战场上。只是,这种事情一则取决于夏侯渊的能耐,二还要看曹cāo和夏侯惇能不能黏住方志文,因此,田丰并不看好这个略显被动的战术计划,这种赌xìng重的计划不符合田丰的xìng格。
曹cāo的能耐仅仅如此么?这么一个四处都是漏洞的战术会是曹cāo的设计么?
方志文倒是不这么想,方志文虽然在战斗中,连番的洞悉了曹cāo的埋伏,让曹cāo的战术安排被迫跟着方志文的步调走,显得相当的被动。但是曹cāo却在关键的时候,利用了方志文的xìng格,赌方志文不会轻易的松口,特意将玩家的部队推出去堵缺口示敌以弱。
从这方面来说,不能说曹cāo的这个计划是四处漏风,而是曹cāo的对手太强,所以计划频频发生变数,而曹cāo最终准确的押宝在方志文的xìng格上面,可以说这个应变相当的大胆,绝对是一个直指人心的巧妙手段。
因此,已经落进曹cāo算计之中的方志文还是很赞赏曹cāo的决断的,敢于以实际行动,从自己的xìng格方面向自己逼宫,将战场上纯粹的斗智斗力,巧妙的转移到双方主将的斗勇斗狠上面来,现在曹cāo与方志文摆明了,斗的就是胆量和气魄,谁先退了,就是认输。
这种双方主帅之间的默契和灵感,其实很难说真的存在,但是方志文却能够从战场态势的变化中,明显的感觉到曹cāo的想法与意志。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曹cāo却很微妙的进行这样高明的战术转换,利用方志文那一丝不肯吃亏的心态,步步紧逼,最后逼迫方志文不能下决心主动的撤退,曹cāo,真是一个劲敌啊!
李元志无疑也碰上了有生以来最为难缠的劲敌。夏侯渊又岂是好相与的人物?武力和统帅高带来的好处就不用说了,智力也不差,所以技能列表是非常可观的。李元志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利用jīng湛诡异的骑兵战术,屡屡将夏侯渊陷于被动。
但是当夏侯渊逐渐的适应了李元志的打法之后,李元志就很难再从夏侯渊身上占便宜了。夏侯渊通过适时的为自己的部队提高防御或者速度,以及及时的进行微cāo作,来尽量避免自己的损失。
另外就是在遭到围追攻击的时候,夏侯渊不再回头去驱赶这些讨厌的sāo扰者,而是全力追击前面的目标,既然敌军不想让他追击,实际上也就是敌军害怕追击,因此夏侯渊即使稍微接受一些损失,也要坚决的追上刚刚借助陷阱突袭了自己的敌军部队。
李元志回头看着正在死命的追赶自己的夏侯渊,心里也不由得想要骂娘。只不过,李元志懊恼的是自己的武力太低,不能对夏侯渊形成致命的打击,枉费了自己制造出来的无数次战机,这种瘙痒一般的攻击。倒是让聪明的敌人迅速的成长了起来,现在夏侯渊已经基本上能够看穿自己的战术意图了。
夏侯渊看着前面正在不时的改变方向,利用各种地形延缓自己的追击的骑兵,心里也是感慨不已,老实说,若非自己的等阶压制。以及对部队的属xìng加成相当的可观,自己的部队恐怕已经全部都撂在这里了。
夏侯渊心里隐隐的有些感激这位弓骑兵战术高手,教会了自己很多自己想像不到的奇诡战术,如果这次能战胜这个家伙,最多饶他一命算是感谢了!
“断腿战术,zìyóu回shè!”
跑了一阵,李元志发现自己被夏侯渊盯得紧紧的,一直都没有办法摆脱掉,而缀在夏侯渊屁股后面的分队,造成的战果不过是数十人而已,实在有些不堪入目,看来只能出损招了,shè人shè不死,那就shè马!
所谓的断腿战术,就是瞄着马腿shè击的战术,这个战术的要求很高,在高速运动中回身shè击,还要求准确的命中马腿关节绝对是高难度的技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一般都是队长以上的将领。
但是,士兵们就可以不干活了么?当然不是,士兵们需要做的就是将shè击的角度压低,反正照着马腿的高度覆盖过去就是了,中了算是走运,不中也不要紧,损失一支箭而已。
夏侯渊就算再能打也不能将所有shè向自己部队的箭矢都挡下来,更可恶的是,这些箭矢都不是shè向马上的骑兵的,而是shè向战马的马腿,这样防御起来更加的困难,shè人的时候还能用盾和铠甲抵挡,能用手里的枪矛拨打,但是shè向低角度的马腿的箭矢,想要阻挡很难,当然,夏侯渊是肯定能做到的,但是,他属下的士兵们可是做不到的。
于是,一阵人仰马翻之后,夏侯渊不得不放弃了这次的追击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面不远处的骑兵,迅速的消失在夜sè中,只留下隆隆的马蹄声,随后马蹄声远去,自己后方的敌军也在抛shè了一轮箭雨之后远去了。
“可恶!无胆匪类!”
夏侯渊知道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自己的附近歇息马力,随时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夏侯渊心里是憋屈极了,对弓骑兵也是恨之入骨,不过,却恰恰是这份恨意,让夏侯渊下定了决心转行做弓骑将,将来终于成为一名弓骑名将!
“原地修整,歇息马力,斥候向四面散出,点算部队损失,敌人还未走远,随时会出现,大家不要松懈!”
“诺!”
夏侯渊知道自己损失不算很大,满打满算也就是一千人的样子,这还是刚开始不适应这名敌军将领是带来的损失,后面缠战的这一个多时辰,好像只损失了两三百人。
虽然敌军拿自己暂时也没有办法,但是同样的,夏侯渊拿敌人也没辙,主公的命令很难完成啊!夏侯渊知道,主公正在苦苦的等待自己的到来,如果自己不能将这股敌军歼灭,尽快的赶到主公所在的战场,主公辛苦筹谋的这次战役,或许就彻底失败了!
可惜,夏侯渊现在别说是歼灭敌人了,想要摆脱敌人都不大可能,带着这些敌人去到主公预设的战场,或许会给主公带去灾难,但是继续在这里与敌人纠缠,却又不能消灭敌人,又有什么意义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吾读(66721.)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二十章缠战待变
.夏侯渊苦苦的思索着,完全没有发现现在四周安静的异常诡异,夏侯渊看了看主公所在的方向,黑漆漆的天空,黑漆漆的原野和稀疏的树木,莽莽的旷野显得异常的yīn森。.
夏侯渊又下意识看向南边,那边十数万异人包围方志文后勤部队的战役,不知道现在打得如何了?那些异人部队能够困住方志文的jīng锐骑兵,并将之歼灭吗?
是不是情况也跟自己一样,异人们也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对啊!还有一个战场,除了主公的预设阵地之外,在这附近,还有一个战场,能不能借助那个战场,来摆脱自己屁股后面的追兵呢?”
另一边的李元志,也正在思考着现在自己的面临的僵局,如果不能从夏侯渊身上打开突破口,那么是不是能够先从夏侯渊的这里脱离呢?要不要先去主公那边,从背后给曹cāo来一下子?说不定,这么一来战局反倒有意思了!
于是乎,当夏侯渊尝试组织部队向南边运动,想要吸引李元志部队这着自己南下的进入另外一个混战战场的时候,李元志却已经悄悄的出发向东北行进,想要与主公汇合,先拿曹cāo开刀。
两支部队诡异的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移动,开始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李元志是害怕被夏侯渊发现,而遭到夏侯渊的阻截;而夏侯渊则是有意造成一个企图悄悄脱离的假象。想要诱使李元志部队追击。
等夏侯渊走了几里之后。却一直都没有追兵跟上,夏侯渊才发觉,似乎敌军消失了!那么敌军消失到哪里去了呢?夏侯渊一想,忽然吓了自己一身的冷汗,敌军难道直奔主公预设的战场去了,想要与方志文来个里应外合?
坏事了!
“全军转向东,加速!加速!”
夏侯渊再也不再小心翼翼的行军,而是开始全速赶路,想要赶在李元志之前,将之截住。..不然主公的布置就全乱了。
“加速,全速前进,主公距离我们只有二十里,我们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敌军一个突袭!”
李元志也已经放开了速度,一边给方志文去信询问位置和战况,一边将自己的设想告诉了方志文。
很快,全力赶路中的李元志就收到了方志文回信,同意了他的作战方案,让李元志稍微向北绕一下,从那两万玩家骑兵阵的北侧出现,务必将这支完全作为堵路作用部队的打散。
现在曹cāo与方志文的战场正围绕着那个山坡展开,曹cāo正在努力的将自己的步兵重新送回山坡上立阵,而夏侯惇则力图用最小的代价。配合曹cāo将缠着步兵来回用弓箭急袭的方志文部驱赶开来,让曹cāo的步兵尽快占据战场的核心位置。
而另一边作为堵路的玩家骑兵部队,正在排成厚厚的方阵,缓缓向着山坡下的曹cāo步兵阵推进,试图将方志文的活动空间尽量的挤压得更小。
而方志文则充分的借助那个山坡,以及山坡后的地形,一边与夏侯惇周旋,一边不断的袭击曹cāo的步兵阵,不让曹cāo顺当的退回这个在战局上相当重要小坡地。
让方志文特别在意的是,曹cāo果然在山坡后面做了手脚。山坡后面一面仍然是树林,另一面依然是山脉,中间还算宽阔的通路被敌军用木栅和拒马,建造了一个相当简陋的壁垒,尽管很简陋。但是方志文想要将之拆除打通道路,还是需要花些时间的。很显然,这也是曹cāo预先准备好的,其目的就是将后面的来路堵死,以形成一个口袋阵
方志文在这里绕了一圈,再一看曹cāo的步兵运动方向,就明白了曹cāo全盘的打算,只要曹cāo的步兵能够回到中间的山坡上,那时一直徘徊在方志文部队攻击距离之外,只是在窥伺在侧的夏侯惇就会一改现在的消极状态,对方志文展开积极的追击,一旦方志文的部队被夏侯惇分兵追截住,夏侯惇就会不计损失的与之混战,然后等待曹cāo的步兵围上来。..
换而言之,也就是不惜牺牲掉夏侯惇的部队,也要将方志文围歼。
曹cāo处心积虑的想要做的,就是迟滞方志文一小会,等夏侯惇能够与之形成混战,然后靠着夏侯惇的缠战,让自己的步兵撵上去,最后形成步兵对骑兵的围剿。
方志文一咧嘴,回头对田丰道:“看到没有,这个就是最后的布置了吧?这个计划如何?”
田丰捏着鼻子道:“还凑和,主公。”
香香挥了挥手里的弩弓建议道:”哥哥,我们可以分兵去拆毁那个壁垒,诱使夏侯惇冲阵,然后趁着曹cāo的步兵距离还比较远,先行击溃夏侯惇的骑兵!”
“不可!”田丰立刻出声否认:“那会逼使曹cāo和夏侯惇孤注一掷,现在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曹cāo自以为将我们关进了笼子,岂不知我们本来就是要进来的,若是想要击溃和歼灭夏侯惇的部队,哪里用的着这么复杂!?”
“咦?不击溃曹cāo的部队,那我们过来干什么?”香香眨巴着大眼睛困惑的问道。
“呵呵,丫头你忘了,我们的目的当然是歼灭和摧毁在诸县顽抗的黄巾阵营部队,以便我们能够顺利的攻略城阳和琅琊郡。至于曹cāo,他只不过是一个来搅局的,所以,我们完全不必花费那么大的心思来对付他,现在主公之所以在这里与曹cāo纠缠,一方面固然是不想让曹cāo去给我们正在歼灭诸县的异人部队添麻烦,另一方面,也是看到了那两万曹cāo雇佣的异人部队,这两万部队,可以说是异人在青州的相当一部分机动力量,主公是想要将其打掉,既削弱了青州异人的实力,又能够给曹cāo和异人的关系制造矛盾。”
田丰也揭开了方志文的最终目标,曹cāo的jīng明和厉害不用说了,但是田丰与方志文也丝毫不差,曹cāo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方设法的想要算计方志文,而方志文与田丰也在利用曹cāo的算计,反过来算计着曹cāo。
只不过双方追求的目标差异比较大,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战斗就变得不那么激烈了,双方都在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的目标挨蹭过去,试图在对方还没有意识到之前,悄悄的占据自己认为的战役制高点。
“向壁垒攻击,诱使夏侯惇追击,然后回身夺下山坡,从山坡上向曹cāo的步兵阵发动一次弓箭急袭,然后再冲向西南侧的异人骑兵,迫使他们停住前进的脚步。”
方志文很快的将下一步的计划告诉众人,这依然是一个游击的计划,在这么狭窄的战场里面,想要实现这样的游击战术,方志文对自己的指挥能力很有信心。
战马奔腾,方志文部队正在向着壁垒方向快速推进,并且使用有爆裂属xìng的技能攻击壁垒,这让一直吊在后面追着方志文施加压力的夏侯惇不得不加快了速度,想要将方志文逼离开壁垒,这里可是不能漏风的,一旦这里漏风了,曹cāo的计划就完蛋了。
方志文表面上看似乎被夏侯惇给逼走了,但是风一样的骑兵却划了个小弯,直接冲上了战场中心的小山坡,然后利用下坡的优势,加速朝着刚刚停下来紧急进入防御状态的步兵阵冲去,三百多步之外,方志文的骑兵队一偏方向,用出一个蜻蜓点水的战术,狠狠的轰杀了两小队步兵,然后绕过了曹cāo的步兵团,向着正在慢慢的向山坡推进的玩家部队冲去。
“敌军过来了!准备接受冲击,技能先招呼啊!”
“用限制技能啊!纸符不要吝啬!”
“群伤技能有木有?!”
正当这些玩家一脸紧张的准备防御方志文冲阵,曹cāo也迅速的转换阵型,指挥步兵向着这边前进的当口,方志文的部队忽然一个转向,长长的骑兵队长龙仿佛一个巨龙翻身,在转折点上,密集的箭雨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向着正在准备技能和防备冲击的玩家部队轰了过去。
这些部队可不是经过曹cāo和夏侯惇双重加成的部队,防御能力又怎么能跟这些强军相比,因此,在方志文突骑兵的箭矢和技能打击下,顿时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镰刀拦腰扫过一样,倒下了一大片。
而突袭得手方志文却已经带着围追的夏侯惇,翩若蛟龙的转向战场东北侧,从北侧再次绕向小坡与山脉之间的谷地,顺便在掠过曹cāo紧急停步转为防御的步兵阵时,又来了一次飞掠攻击,几人的技能配合之下,顺手牵羊的带走了几百条xìng命。
曹cāo看着死伤枕藉,颇有些狼狈的玩家部队,自己不断受损的步兵团,还有在方志文骑队屁股后面吃灰的夏侯惇,心里不由得有些无力的感觉,真强啊!这样的敌人真是让人头疼!
随即,一股郁气在胸中升起,化作了满心不服输的火焰,那种不甘让曹cāo有种异常的兴奋感,越是强悍的敌人,越是让曹cāo充满了斗志,这样的敌人,只有这样的敌人才是自己最好的磨刀石!
只有将这样强大的敌人踩在脚下,才最有满足感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二十一章无法到场的主角
感谢‘杀刚狼’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月下的泪痕’‘FF最终幻想’‘十三月飞雪’‘惗豃洹蟠笸冻霰蟮脑缕保⌒恍唬
“敌军的目标是山坡后面的壁垒,但是现在决战的地点绝对不能在那里,让夏侯将军分兵抢占山坡,尽量将敌军堵截在山坡前面的某处!”
“诺!”
“哥哥,夏侯惇分兵了,一部分似乎去抢占山坡了,看来他们想要分兵堵截了,要不我们在山坡后面的壁垒那里与夏侯惇近战!”
方志文笑着摇头,现在方志文刚刚照搬了一次上一轮的行动,正从山坡上奔袭而下,将将要掠过曹cāo的步兵方阵,现在如果直接回转到山坡后面去,肯定会在那之前被夏侯惇分兵的部队在北侧的某个位置阻截住。
事实上,现在曹cāo的时机并不好,因为方志文可以计算出来,夏侯惇阻截住自己的位置应该在北侧的谷地,而曹cāo的部队距离那里有些远,玩家的部队也不能及时的投入战斗,若是让方志文迅速的击溃了夏侯惇,而曹cāo没有及时赶到,曹cāo的整个战役构想就完全失败了。
不过,曹cāo现在也是无奈的选择,如果不采取措施,方志文这样在狭窄的战场上左冲右突,不断的调动自己,恐怕没等玩家的骑兵部队将战场空间压缩到合适的大小,玩家部队的将士都要给方志文杀光了,而自己的步兵来回的移动。也是要消耗体力的,这样追着骑兵跑,先崩溃的一定是步兵!因此,曹cāo不得不选择在这个时候提早开始决战。
在距离此处西南边三十多里之外,一个更大的战场,一场更浩大的追逐战也正在上演,同样是步兵追截骑兵。同样的让人觉得无望和崩溃!
甄翔的部队也滑溜着呢,跟了方志文这么长时间,就算甄翔有些一根筋。而且热衷于近战冲阵,但是基本的骑兵指挥能力,甄翔还是在不断的提高的。
虽然偶尔也会撞上一些陷阱。但是上万人的骑队,前面有侦骑开路,想要用些临时的陷阱将之困住显然是不可能的,若是想依靠玩家两三百的小股骑兵部队缠住这只大队,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甚至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这些玩家的骑兵就会淹没在shè程更远的突骑兵的箭矢之中。
不过,玩家们的部队数量庞大,而且是预先进入的阵地,因此这个庞大的大网也正在收缩。即使甄翔的速度很快,战斗力很强,但是如果没有外因,甄翔最终肯定是会被玩家给围上的。
甄翔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最终下场,仍然尽力的在庞大的战场上左冲右突。与玩家部队周旋着,虽然偶尔有小规模的擦边战,但是并没有被玩家逮住形成正规的战斗,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甄翔部队的马力终于也成了问题。
另一方面,包围甄翔的玩家们也很紧张。从沂东出发的大批对立阵营的玩家部队正在接近战场,可是,曹cāo的部队在哪里?他是不是正在缠住和解决方志文的骑兵?!
“东北方向三十里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战场,应该是方志文与曹cāo的战斗!”
“东北偏东方向二十里外,有两支骑兵部队在交战!”
这两个消息传来,参与围攻甄翔的黄巾阵营的玩家们顿时明白了,方志文与曹cāo已经交上手了,换而言之,这里的战场其实是一个假象,曹cāo和方志文同时想要用这个假象来引诱对方,好形成突袭援军的局面,但是似乎大家都不差,最后居然在战场之外遭遇了,而双方的预备队,或者说最后的伏兵,也在北面遭遇,于是,这场会战变成了三处战场各自为战。
“这么说,方志文的援兵已经被曹cāo给牵制住了?”
“据那边的朋友说,曹cāo那边的兵力是四万步兵,四万骑兵,方志文手里只剩下三万部队,想要与曹cāo抗衡,势必要全军动员,因此,这里的战场只剩下沂东的玩家部队可以支援了!”
“那就放缓一些围剿骑兵的步伐,等待沂东的玩家部队上来,我们再一锅端!”
“傻逼!你有那么大的肚子么?没能耐光吹大气,有个鸟用!”
“草!说谁呢你?”
“别吵了,必须加快这边的战局,我们的目的是瓦解方志文对城阳郡的攻势,只要歼灭了这一万骑兵,方志文就必须撤退,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现在还想要吃下朝廷阵营的玩家部队,岂不是舍本逐末,若是一个不好两边不到岸,那该怎么办?”
“呃……对,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先灭了这些骑兵再说!”
“加紧收缩包围,这些骑兵也不是软柿子,想要灭掉也是需要时间的。”
当方志文与曹cāo准备最后的胜负手时,甄翔也终于被一队玩家部队给拖进了战场,甄翔知道,在自己消灭这队数量两万的步兵部队的时候,周围的异人部队会像蚂蚁一样聚集过来,将自己彻底淹没。
但是,这个局面现在根本自己就无力打破,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作战效率,对异人的部队形成最大的杀伤,同时还要尽量的减少自己的损伤,以便自己能够更持久的战斗下去,等待变化的发生。
这种细致而又激烈的战斗指挥,对于一向比较粗枝大叶的甄翔来说,确实是一个比价困难的任务,微cāo是甄翔最弱的一项,但是现在情况却逼迫甄翔不得不去向自己最弱的地方发起挑战,战场绝对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没有之一!
“分兵两队,各组长蛇阵!从两侧环绕敌军弓箭突袭,注意敌军的重弩,注意部队的损血状态,各队队长要及时轮换阵表的士兵!”
“诺!”
“变阵!出击!”
“杀!”
“轰隆隆……组圆阵,刀盾在外,长枪在后,弩兵居中!”
玩家的应对是正确的,但是,将领的指挥是正确的,却不代表士兵能够正确并及时的执行,因此,在甄翔看来,敌军的阵型是一片混乱,这个机会不要可是会遭天谴的!
“箭雨!”
“强击!”
“嗤嗤.....嘶嘶!”
“叮当,扑哧!扑哧!”
骑兵的可恨之处在于移动速度,当你举起盾牌,挡住了当面的箭矢,正在庆幸不已的时候,箭矢可能已经从你的侧后再次飞来,然后就悲剧了!
更可恨的是敌军分成了两队,所谓的交叉火力现实版就出现了,同时从两个方向飞来的夺命箭矢要怎么防?
两百多步的攻击距离,让绝大多数的玩家将领的技能作废,而重弩兵由于没有统一指挥,shè击没有形成遮断和覆盖shè击,想要取得战果绝对是做梦,更何况,对方的将领也非弱者,本身部队的攻防属xìng就比玩家部队强。
于是,场面变得非常的难看,一方面是如蝗的箭雨,另一方面则是漫无目的的反击,这种一边倒的战斗持续了好一会,缺乏协调的玩家们终于整顿好了阵型,并且开始遵循统一的指挥时,两万的步兵已经去了四分之一,而且损失的多是弩兵,因为他们防御最差!
在游戏的士气系统中,士气是跟战损有着重要的关系的,当己方出现了重大的损失,而敌军损失极小的情况时,对士气的打击是致命的!
因此,当甄翔的第二轮打击开始了不久,这剩下的一万多的部队就全面崩溃了,哭喊呼叫的士兵们开始四散逃离,向着战场的各个方向疯狂的乱跑,而玩家们也趁机夹在乱军之中,想要偷袭甄翔的部队,甄翔一方面向外围脱离,企图撤出这个已经不会对自己形成威胁的战场,一方面尽力的杀伤一切进入了自己shè程的异人,只要这些异人死了,那么混乱的部队就不会再形成战力。
当然,这个事情甄翔只是顺手而为,他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痛打落水狗的心情,因为他能看见,周围几只玩家部队已经出现在很近的距离内,几乎就要进入这个战场了。
危机!
“抓住了,快让战力最强的部队过来,靠我们这些乌合之众根本就困不住他多久,看到没有,那边的部队不到一刻就完全崩溃了,如果我们被他一一击溃而后逃走,那可就真的丢人了!”
“我草,这还是方志文最差的部队吧!牛逼!”
“切,迟早我们的部队也是这种水平的,加油吧!”
“傻逼,那得花多少钱?”
“滚你丫的!老子有的是钱,你就羡慕嫉妒恨吧,穷逼!”
“都闭嘴!准备开战,先排好防御阵快点!”
甄翔的骑兵队已经冲了过来,似乎准备冲阵了!玩家们赶紧收起私下的矛盾,开始摆出一副死守的架势,但是甄翔却忽然一偏方向,想要从两支玩家部队之间穿插过去!
“我rì!快,向右侧机动!”
“表管什么阵型了,快冲过去,要是给他们跑了,就白费功夫了!”
结果,战场是打开了,玩家们成功的拦住了甄翔的部队,但是这队拦住了甄翔的部队自己却悲剧了,因为阵型全乱,或者叫做无阵状态,这完全就是一副被宰杀的架势嘛!幸好,另一队玩家紧跟着进入了战场,并且缓缓的向着这支无阵状态的部队靠拢。
只是在他们汇合之前,那支部队肯定会遭到甄翔骑兵部队的惨烈打击!
第五百二十二章谁说没有援军
甄翔选择的突围方向是正南方,也是迎着从沂东赶来支援的异人部队的方向,现在如果有人能够从空中总揽全局的话,就能看到,甄翔与来援的异人部队,相距还有十几二十里,就算甄翔真的很能打,想要拖延到援兵到达似乎也不大现实。
而且,从空中看下去的话,甄翔周围的敌军已经原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了,一旦甄翔陷入被完全包围合击的状态,就算他能打,失去了机动能力,恐怕也只有失败这个下场了。
而甄翔所依靠的援军,却还远在十几里之外,远水救不了近火了!
正当黄巾阵营的玩家既痛苦有快乐的准备庆祝战役成功的时候,一支幽灵一般的骑兵部队忽然出现在战场的边缘。
这就不得不说说玩家情报系统的问题了,多头指挥是玩家的痼疾,包括情报系统也是如此,负责东北方向的斥候分属不同的主人,因此,在这个方向上,出现斥候失去联系的同时,也会有处于同一个方向、不同的位置上传回的一切正常的反馈,从而遮掩了这个地区真实的情报。
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斥候的分布不均匀,事实上,高顺与方志文一前一后出发,方志文是大张旗鼓的出发,高顺则是偷偷摸摸的出门,但是时间上差距并不大,何况方志文还要多走一些路去堵曹cāo,而且已经与曹cāo开战了好一会,高顺又怎么会还没有进入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