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7部分

!”
“还是先立足于现有的资源,现在我们各部门在游戏中的人并不少,如果能将他们有机的整合起来,也能发挥相当的力量,这样的话刑天四号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满吧?”
“不知道,我的建议是行事不要太激进,而是一步步的来,看看刑天四号如何反应再说,另外,在现实世界里进行有限度的收买还是可以的,但是用威胁的手段是绝对不行的,这点刑天四号已经有案例在前,它会将之当作是对它的粗暴挑衅。”
“麻烦啊!这些事情一定要谨慎对待,从那个世界的整体情况和发展看,或者我们可以在大汉的版图上割据一块下来,这么一来,既能长期的在游戏中发挥影响力,又不会与刑天四号构建世界的规则相冲突。”
“这个方法我看可以!”
“那么,这事就此展开讨论一下吧,将之具体化,同时也借此形成一个有效的管理部门,专责负责有关游戏世界的事务,并直接向政治局负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第五百一十五章悲催的华佗
感谢‘SiriusLai’和‘nyghf’大大的慷慨打赏,以及‘孙天第’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你是说,你与方太守签了一个约书?”
“是啊!此事有何不妥么?”
对话的是两个有些年纪的人,一个是林闻之,作为密云城文教卫方面的主管官员,当他听说医圣华佗出现在密云时,立刻就从一个不闻不问的翘班主官,变成了一名兢兢业业的优秀公务员。
华佗对于自己的主管是一个大学者,自然有些惊讶,但同时也非常的高兴,能结交到这种有学问的大学者,是每一个大汉子民的幸运。
只是,林闻之刚才的那个问题以及表情,让华佗的心里开始有些揣揣不安了,难道,那个约书真的有什么问题么?
林闻之眼神里泄漏出一丝怜悯,看着对坐的华佗那微微不安的表情,叹了口气道:“冒昧的问一句,能让我看看那约书么?当然,如果不方便也无妨。”
“不,不,还请先生帮我看看这份约书,实际上,我也觉得这个约书有些地方颇为奇怪,但是在下却难以明白其中的奥妙。”
华佗语气有些急促,很明显他的态度以及怀疑都不是假的。
林闻之接过华佗递过来的帛书,在华佗的紧张注视之下,缓缓的展开来慢慢的阅读,良久,微微呼了口气的林闻之抬起头。怪异眼神看着相当忐忑的华佗,摇了摇头问道:“华先生,你在之前认识方大人么?了解他的xìng格么?”
华佗茫然的摇头,林闻之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略微带着一点不屑的语气道:“方太守是一个很无耻的人,所以,你刚才一说与方太守的约定。我就觉得其中大有文章,现在看来,这份约书里面果然问题多多啊。照我看,华先生你的下半生,恐怕就得呆在密云城了!”
“啊!??”
华佗惊讶的一直腰身。手里的茶盏一晃,茶水泼了出来,沾湿了他的衣襟。
“林先生,不会吧!真.....真是如此?可,可那份约书里面明明......方太守真是一个无耻的人?”
“他绝对是一个无耻的家伙,咬在狼嘴里的肉,你说能松口么?”
“这,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华佗着急的样子,林闻之得意的笑了笑,真是一个单纯的家伙啊!
“呵呵。华先生也无需太过在意,事情已经如此了,还是想想将来如何应对比较好。”
“可是,可是......这约书的问题在哪里?”
“很多,比如这里。‘所教导的大医师必须是密云城在籍医师。’,如果在进阶之前,这位医师忽然转籍到了丰宁郡,或者去了乐浪郡呢?还有这里,‘密云城为华佗先生提供所需之经费和一切支持,并为华佗先生及其亲属安排舒适的生活条件’。华先生,你的家人恐怕已经被方太守给接走了,不久之后就能在密云城与你团聚,到时候,你的家就在密云城,你能去哪里?还有,既然提供一切支持,将来即使你要云游寻访,身边也会存在支持和保护的人。至于其他暗藏的机关,还有很多,呵呵.....”
华佗傻了!一份简简单单的约书,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陷阱和漏洞,更可怕的是,自己已经在那里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这个约书可是由天神背书的,想要反悔是没门的,华佗发现,一个不小心,他已经将自己给卖了!
“无耻!无耻之尤!”华佗喃喃的说道,只是,除了骂两句出气之外,华佗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确实无耻,方太守那家伙本来就是这种人,不过,华先生能来密云也未必就都是坏事,至少,密云是一个相当zìyóu的城市,将来你的医学院也完全由你做主,你所有的构思和设想,都能够争取去实现。更何况,你还有我们这些志同道合的人,跟他们那些粗鲁的军汉,以及无耻的政客抗衡,这就是我们真正的学者的使命!还有哦,乐浪的郑乡学宫还有我们的同伴,相信我们吧,我们的力量也是很强大,那个无耻的家伙,是没法让我们低头的!”
林闻之的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什么志同道合,什么使命!这些东西是啥啊?!
不过华佗倒是很受用,仿佛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组织,看向林闻之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向往和感激,林闻之见了心下得意,又忽悠来一个同盟军,还是大大的名人啊,自己的名人茶室里面,又会多出一个名传千古的大人物。
而且,有了华佗在密云,不,应该是在西林学宫,林闻之决定了,医学院要办成西林学宫的下属分院,这么一来,会有更多的医学爱好者出现在西林学宫,郑玄老儿,将来西林学宫绝对会超过郑乡学宫的!嘿嘿。
........................................................
“下一个目标是诸县!,不过由于我们在东武和黔傲花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给各个方面的势力都留下了充足的反应时间,我想,诸县之战将会是城阳郡、琅琊郡大战的一个最为关键的战场,也是我军面临的一场最艰苦的战斗。”
田丰手里的细木棍指着地图,下面的将领们都目不转睛的跟着指挥棒转,唯有才到达黔傲的香香,眼神总是在哥哥与地图之间切换。
“军师,你的意思是城阳郡与琅琊郡的黄巾阵营异人部队,以及黄巾军有可能在诸县集结。形成一次决战?”
太史昭蓉略带兴奋的缓缓问道。
“不,不止,甚至还会出现更多的势力,比如曹cāo。”
“嗯?曹cāo?!”香香的眼睛一瞪,听说哥哥来的时候可是跟曹cāo干了一架的,可惜自己当时没在给错过了,现在机会又来了?
“是的。曹cāo未必就会这么老实的吃下这个哑巴亏,而且,现在临淄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大战。眼看着就要陷落了,曹cāo手里的部队已经空闲了出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曹cāo来给我们拖后腿就不奇怪了,毕竟我们失败了,曹cāo就就能将手伸进青州东部了。”
“军师上次不是说,曹cāo的目标可能是泰山么?”
“嗯,那是无奈的选择,黄巾军驻守的坚城与黄巾阵营异人的城市相比,你觉得那个更容易得手?”
“自然是异人的城市!”
接下来的话田丰就不用说了,柿子拣软的捏是个人都会,曹cāo又怎么不会呢?
方志文扫视了一眼大家的神情,发现在座的将领们都是一股子兴奋的情绪。就连平时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高顺,都能从他沉静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兴奋,大战!这种战役是每一个将领都很期待的战争模式,没有经历过大规模决战的将军,都不好意思称自己为将军。
而高顺和太史昭蓉。都是没有真正经历过大决战的将军。
方志文倒是很能理解这些将领的心事,不过对于太史昭蓉他的心情就有些复杂了,方志文一方面很期待看到太史昭蓉在战场上的风采,另一方面,又没有办法消除心里的那一点担忧,只是。现在太史昭蓉如此兴奋,方志文也不会为了自己的一点担忧,就将太史昭蓉给关进笼子。
“这只是一种猜测,是否真的会形成这种局面变数很多,大家也不用如此期待,事实上,我更希望他们不要进行决战,围绕攻城展开大决战固然说起来比较过瘾,但是这并不符合我们的最大利益。一来大决战会造成我们的战损增加,二来,战后大量的后遗症会严重的拖住我们的脚步,三来,对我们战前战后的后勤压力会很大,还有,我们必须同时顾忌异人部队的损失,这也会严重的拖累我们。反过来,就算从将领与部队成长的角度来说,多频次的战斗似乎比一次决战更有利,各位以为呢?”
方志文当头的一盆冷水泼在兴奋的将领们头上,顿时将他们的劲头给灭了,甄翔无jīng打采的叹了口气,高顺微微的点了点头,不过眼里有些失望,太史昭蓉最为失望,她比别人更明白,如果夫君认为大决战不好,那么夫君就不会放任大决战出现,而是开始采取措施改变即将形成的决战格局,因此,大决战是不大可能的了。
但是太史昭蓉也知道,夫君的话是对的,所以不能因为自己和将领们的期待,就放弃到手的利益,毕竟,这些利益可不是谁的利益,而是整个密云一系所有人的利益。
太史昭蓉歉意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回了她一个微笑,香香则眨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香香看来,大决战什么的都不重要,关键是战斗要有意思,所谓的追求激|情,香香也是会的,不过,香香追求的乃是战斗的艺术,而不是血腥和激烈。
曹cāo,就是一个相当有艺术的战略家,或者跟曹cāo的碰撞,能够实现香香的战斗愿望吧!
田丰微笑着抚着胡须,等大家消化了一下主公的话之后,敲了敲地图接着说道:“为了避免在诸县形成大决战的局面,我与主公商量后决定,战役将先从外围发起,作出一个围点打援的姿态,迫使诸县的守军主动从诸县出来,或者将企图来诸县分一杯羹的人彻底打怕。为此,高顺将军的陷阵营需要暂时改变角sè,成为突骑兵营,并分出一万部队归属主公直接指挥,这么一来,我们将形成四支万人级别的机动部队,另外还有李元志将军的一支暗兵。战役第一阶段的主要目标,就是打击诸县周边所有的机动部队,以及向诸县运动的所有敌军,作战的目的以消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补给争取尽量就地解决,我想诸县周边小城众多,应该不会太难吧。”
下面的众将一起点头,显然对于就食于敌都没有感到困难,田丰特意看了一眼高顺,高顺脸sè平静,并没有因为陷阵营暂时被分拆有什么意见。
“那么,各位今晚准备,凌晨出发,在到达诸县周边之前,尽量隐蔽部队的行踪,到达诸县之后,可以展开zìyóu攻击,以上。”
“诺!”
第五百一十六章坚壁清野的诸县
战争,从来都不会是你在图纸上计划出来,敌人就会按照你的指挥棒转的。
田丰也没有这种指望,先打外围无疑是为了避免在诸县城下形成大决战的态势,但是田丰却没有预料到,诸县周边的黄巾阵营玩家相当的齐心,居然在诸县周边玩起了坚壁清野的战术。
黄巾阵营向诸县集结的部队,早早就已经到位,而诸县的外围,基本上都被异人给主动放弃了,在外围游走的除了侦骑之外,只有中立阵营的游侠,这些家伙在替城里的异人们做耳目。
一见诸县的异人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田丰立刻改变策略,将分散的部队重新集结起来,驻扎在黄巾阵营异人们放弃的一个小城里,位置在诸县东北,距离诸县六十里,这个距离相当的有意思,诸县的玩家部队不可能长途跋涉来偷袭,但是方志文的骑兵部队却能以此为基地出击,而且此处即使有那些游侠给诸县城里的人报信,但是报信的延时也足以让消息变成了过时的东西。
方志文并不急着攻城,跟随方志文陆续到达的玩家势力和零散玩家也纷纷的在这个叫做沂东的小城停留了下来,但是由于方志文并没有发布正式的战争任务,只是有些清剿周边敌军侦骑的小任务,这些玩家都有些无聊以及摸不着头脑。
他们很难明白,方志文驻扎在这么远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企图。如果是想要攻击诸县,不是应该驻扎在城下的么?驻扎在这里,难道想要改变进攻的方向?
方志文并没有改变攻击方向的想法,既然玩家们要坚壁清野,方志文就很配合的给他们坚壁清野,方志文这两头都忙着将诸县周围的小城通通占据之后选择了摧毁,这些后建的非历史名城。都是可以完全摧毁的对象。
诸县城里的玩家一开始还有些兴奋,但是无聊的等了两天之后,就开始觉得无趣。想要出城去晃晃都不敢,天天的呆在城里,真的很郁闷。接着。方志文开始了摧毁之旅,诸县城里的玩家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放火烧毁,成了一块白地,自己付出的心血和期望,完全都被方志文摧毁了。
本来就有些压抑的情绪,慢慢的开始变得暴躁起来,这么多的人,挤在这么个不大的城市中,就会有些这样那样的矛盾,现在更是频频爆发冲突。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很明显,异人们从来都不具备隐忍的属xìng,这与他们张扬的个xìng是对立的,所以,想要百忍成金是不行的。方志文也正是看到了这点。所以才在六十里外的沂东驻扎,才会很有耐心的在城外游走等待,他相信,城里的家伙们只要没有进入临战状态,迟早会忍不住跑出来的。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不要说诸县城里的玩家了。就连在沂东的玩家们都有些不满了,每天做着一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任务,在这个破城市里也没有像样的副本,天天逛市场也腻歪了,想要去别的城市有有些不舍得,因此,玩家们开始有怨言了。
“怎么样,有动静了?”
方志文正在与太史昭蓉和香香下棋,当然不是围棋,而是跳棋。
看到田丰脚步略微有些急促的从外面进来,方志文抬头问道,事实上,方志文也觉得有些闷了!
“嗯,根据城里内线的消息,异人们将会在今晚大举出动,袭击从高密返回的甄翔将军的补给部队。”
田丰笑着答道,太史昭蓉的眼神一亮,不复刚才那个温柔羞怯的形象,一股子英气瞬间散发了出来,让方志文看得有些发晕,香香也是雀跃而起,抱着哥哥的手臂一脸的兴奋和期待。
“消息泄漏的这么彻底?有古怪么?”方志文站了起来,一边好像是随意的问道。
田丰眯了眯眼睛:“很可能,消息这么早就泄漏了出来,显然有些蹊跷,但是,既然对方敢动,我们也没有理由畏战吧?何况还是野战,唯一让人在意的是,异人们到底有了什么底牌,让他们敢于出城野战呢?”
香香眨了眨眼睛问道:“是不是来了什么强援?比如曹cāo?”
“有可能,不过暂时我们还没有得到曹cāo部队的消息,周围的战场压力测试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个不难,如果有大量的异人从中帮忙的话,我们真的不容易找到援军的踪影,但是我们也能从看得见的东西上去反推。”
方志文很肯定的说道,一边带头向厅堂走去,站在地图前看了一会,缓缓的指着地图道:“战场分成了两部分,一个是甄翔部队的所在地,一个是沂东城,原本,战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部队在哪里,哪里就是战场,但是随着支持我们的异人到达,这些异人的所在之地,自然也成为了我们的另一战场。”
田丰皱着眉道:“主公是说,敌军利用了支持我们的异人,来拖住我们的脚步?”
“对,我们不能对这些异人放任不管,但是这些异人显然不能完全跟上我们的步调,因此,敌军完全可以利用这点,让我们分兵,然后各个击破,或者择一围攻。如果元皓你在诸县城里指挥,那么你会选择怎么打?”
“我会选择不打,因为攻沂东能否一鼓而下?攻甄翔能否围的住?这两个都没有把握的前提下,贸然出城,然后遭到敌军大量的骑兵部队突袭、追袭,即使拿下的沂东,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没错,关键问题就在这里,甄翔虽然运送的补给,但是一旦我们的部队及时前往接应,完全可以将补给丢下,然后反过来截杀出城的异人部队,同样,如果我们不管沂东的安全,着力于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沂东反而会成为他们的累赘,所以,不管怎么看,现在都不是他们能够出城的理由,那么,什么因素促使他们作出了出城野战的选择呢?”
“援兵!而且是强有力的援兵!”田丰很肯定的点头。
方志文拽着自己的小胡子想了想,点头道:“援兵,在城阳郡能找到的强力援兵么?或者是从东莞郡来的援兵?能够让这些玩家深信这些援兵绝对能与我们对抗的强力援兵,这两个地方似乎都没有,那么只剩下……曹cāo!”香香兴奋的一举手,宽袖的深衣滑了下去,露出她白皙水嫩的手臂。
方志文伸手揉了揉香香的脑袋,笑着夸道:“香香说得没错,只有曹cāo才会给诸县城里的守军足够的信心,甚至,还要加上从东莞郡来的黄巾军,不过这个可能xìng比较小,黄巾军对曹cāo的戒心要大得多。”
太史昭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里的jīng芒四shè,战意正在熊熊的燃烧,或者上次与夏侯惇未完结的比武,让太史昭蓉还是很在意的,方志文默默的想着。
“哥哥,曹cāo哎!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亲自出战呢?”香香的眼神里都是兴奋。
这就是异人的特xìng么,田丰暗暗的想着,异人都那么张扬的追求这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之外的东西就显得比较随意,这种态度田丰说不上好坏,但是却让人有种觉得被感染了的感觉,好像跟异人们在一起,情绪都会比较强烈和高涨。
“应该会吧,上次夏侯兄弟双双败北,曹cāo这次若是不亲自上阵,岂不是会很不甘心,夏侯兄弟怕是信心也不足吧!”
“耶!太好了,能够跟曹cāo正面对阵,真好啊!我现在就去参谋部,我们这次一定要再给曹cāo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我哥哥还有我不是好惹的,嘻嘻。”
香香说完,转提着裙裾欢快的跑了出去,方志文宠溺的看着,却没有阻止,能与曹cāo正面对决,即使是自己也是很期待的,何况香香这个笑丫头呢。
方志文看向田丰,现在田丰的眼神里也夹杂着异样的兴奋,显然,这场对决大家都是十分期待的啊!与强者的对话总是让人充满了斗志。
“如果你是曹cāo呢?”方志文转过身来,注目着田丰问道。
“野战!加上夜袭!夜袭能够发挥异人各自为战的特点,能够发挥异人技能多的特xìng,还有,利用异人的人海战术,将我们的骑兵拖住,决定胜负的关键在距离,曹cāo是要通过野战和夜袭,缩短与我们之间的距离。”
“为何不是攻城?”
“主公你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城里死守么?”
“当然不会!”
“就是这个原因!”
“那么元皓要如何应对?”
“还是先打外围,在外围就截住曹cāo的部队,先将异人的部队放在一边。”
“如果他们已经合流了呢?”
“肯定还没有合流,这不合理,曹cāo也不会干这种高风险的事情。”
方志文笑了笑:“那么先敌发现就是关键了,据说曹cāo的埋伏技能等级很高,不知道元皓能不能看穿呢?”
田丰自得的笑了笑:“主公可以拭目以待,但是,不能仅仅依赖我的技能,我们需要抢占阵位上的主动权,迫使曹cāo出现在一个大致的范围里。”
“你是指这里?”方志文的手指轻轻的按在地图上,田丰稍微一怔,然后笑着点头。
“主公睿智!”
第五百一十七章曹操的逆袭
这次战役可以说是一场极其诡异的战斗,在战前,参战的三方,不,应该是四方才对,参战的四方,几乎都没有什么计划好的战术布置,所有的战术计划,都是随着战场态势变化而随机应变的。
当然了,在这场战役中基本上可以将移动速度最慢的,接受了方志文发布的任务,从沂东城里最晚出发,最后才到达战场的朝廷阵营的玩家给排除在外,因为他们速度和实力的关系,并没有主动影响战役进程的能量。
这并非是说这些玩家的战术水平差,或者是看不起玩家的情报能力,而是玩家在战场上投送部队的能力太差,结果跟不上另外主战的三方方快速的节奏,最后不得不沦为配角,枉有过人的智慧和情报能力,但是没有足够的力量的话,最后的一切还是一场空想罢了。
甄翔与黄巾阵营的玩家遭遇的时间和地点,都是甄翔按照军师的安排计算好的,甄翔也不用刻意装出被突袭而措手不及的假象,因为那样的话也实在是太假了,假的甚至会让伏击者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对手反伏击了。
事实上,参与伏击的十数万部队,基本上散布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将整个战场分片控制住,而且还在继续将这张大网织的更加紧密,以达到能够将甄翔,以及从沂东来援的骑兵一起拖住的目的。
当然了,玩家们也是希望能够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将方志文的这支后勤部队。以及来后续的援兵一起干掉,只是有没有这种能耐就不大好说了,不过,即使不行,只要拖住方志文的部队就行了,自然会有有能力的人来对付他们,或者一个弄不好。还能造成一个二虎相争的局面,如果最后能将两只老虎一起拿下,那.....
甄翔很光棍的将补给物资丢在了一边。他的脑袋再不好使,也知道这个时候还顾着物资会是什么下场,相反。如果他保持自己部队的高机动xìng,在场的异人部队,倒是不敢上前抢夺物资,现在,小山一样的补给物资,反而变成了双方都不敢动的累赘。
甄翔故意犹豫了一会,然后坚决的选择了向东突围,接着再转向南,与前来救援的部队汇合。
甄翔尽量的避免与异人部队交战,异人部队在周围布置了大量的临时陷阱。本来就降低了甄翔部队的速度,如果再跟异人部队纠缠不休,周围的异人部队会迅速的将甄翔层层包围起来,那时,就算甄翔的部队战斗力再强悍。也不可能靠着一万部队与十几万部队硬抗吧!
所以,甄翔接到的任务就是拼命的跑,至于能不能从十几万人的包围中杀出来,那就要看甄翔的本事了,负责支援甄翔的部队,不是太史昭蓉的突骑兵。也不是高顺的客串突骑兵,更不是方志文的卫队,而是聚集在沂东城的玩家部队。
方志文集结的主力部队,虽然出发的时间并不晚,但是却没有出现在这个战场上,而是在这个巨大伏击阵地的东北面,挡住了曹cāo和夏侯惇企图赶赴战场的主力部队。
方志文手里有太史昭蓉的本部一万一千突骑兵,还有自己的卫队两千,这一万三千jīng锐突骑兵,绝对是非常强悍的一股战力。
即使面对着曹cāo四万多混合步兵,以及两万多轻骑兵,这股力量仍然是让人害怕的打击力量,特别是由方志文率领的,在速度上占据着优势的弓骑兵,想必就算是曹cāo,其实此刻心里还是应该有些不踏实。
“哥哥,那个大胡子就是曹cāo么?”
“嗯,没错,身边的那个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家伙就是夏侯惇。”
曹cāo的部队占据了一个小山坡成阵,步兵在中间,两侧是骑兵。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地形,在方志文的左侧,也就是曹cāo军阵的右侧,是一个不算很高的山脉,曹cāo军队所在的山坡与山脉之间是一个谷地,这个山坡显然也是山脉的一部分。而在方志文的右侧将近两里左右,则是稀疏的林地,骑兵应该勉强能通过,但是,在林地里布置上陷阱的话……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死胡同的感觉!就是不知道山坡后面是不是还有通路,按说曹cāo的部队是从那边走过来的,应该是有通路的。
方志文用马鞭指了指几百步之外的敌军阵营,实际上,现在是夜晚,就算方志文是有夜视的加成,也看不清楚那么远的距离,至于夏侯惇脸上有没有表情,实际上方志文是瞎猜的。
太史昭蓉愣了一下,困惑的仔细看过去,不过还是看不清出对面的情况,难道夫君的眼神这么好?
至于香香是怎么看到的,那当然是胡说的了,她完全看不清除对面的情况,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几个人影站在对面的军阵前面。
如果让曹cāo知道对面的敌人正在战阵前面胡说八道开玩笑,估计也会莞尔吧。
“夫君,夏侯惇一会我来对付。”
“可以,那就用弓箭招呼他吧!”
“啊!?”太史昭蓉愣住了,随即有些嗔怪的白了方志文一眼,不过也是,对方有混合步兵的状态下,最好还是不要选择近战了,何况还是夜里,对面还有一个智谋和统帅都很高的将领。
“曹cāo布下是梅花阵,外围是重盾步兵,中间是重弩兵,不利于我们主动进攻,而且这梅花阵变阵极快,很容易变成鱼鳞阵或者圆阵进行防守或者移动,如果骑兵冲击进去的话,会遭到对方骑兵的侧击,然后将梅花阵变成八门阵困敌围杀。”
田丰在马上欠了欠身,在马背上跑了一下午加半夜。屁股和腰都有些僵硬了。
田丰之所以能看到对方的阵型,是因为曹cāo在阵中安排了灯火照明,如果黑漆漆的一片,如何能及时的变阵和指挥呢!
“骑兵护住两翼,是害怕我们从两翼突袭?”香香现在的战术水平也不差。
“嗯,骑兵在这个阵法里面,起到的是辅助作用。只是,这个阵法的进攻xìng却不强,更重要的是。对付这个阵法,要看看谁的shè程更远,谁的速度更快!”
田丰一边回答。一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曹cāo摆出这个阵型,以及他的兵力配置,好像就是为了等待敌军来攻一样,问题是,曹cāo不是来参与围杀方志文的么?为何他要摆出一个防守的架势?还有这周围奇怪的地形!
方志文眯着眼睛,静静的听着香香与田丰的一问一答,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凝重,似乎是在思考别的问题。
“田伯伯,哦。应该叫军师大人的,嘻嘻,这个阵型理论上就是一个防御型的阵型了?”
“没错!再说了,以步兵攻骑兵,不是很怪异么?”
“那曹cāo想干什么啊?难道他那些骑兵并非是辅助xìng质的。而是撒手锏?”
田丰摇了摇头:“不好说,对面的人是不是曹cāo还不好说,或许,这还是一个拖住我们的陷阱。”
“曹cāo有那么多骑兵么?如果这还是假象,那么就应该有另外的骑兵在暗中隐伏,据我们的情报显示。曹cāo的骑兵最多三万,最少两万,现在这里已经出现两万了,另外一万应该在西南边的战场周围,他哪里又弄出来这么多的骑兵?”
香香困惑的问道,这些数据参谋部的人都清楚得很,香香自然也知道,而且对战术初期的态势,以及现在的态势,香香都一清二楚,自然知道曹cāo另外一支部队所在的大概位置。
方志文盯着对面看了半天,见对方一直没有准备进攻的样子,而是老老实实的在原地防守,阵型十分的稳固,将士们的jīng神状态也很好,双方这么安静的对峙了半晌,对面也没有发出什么嘈杂的声响,只有战马发出一些不安的响鼻和踏地的声响。
“攻一下看看,元皓。”
“主公,还是你来指挥吧,骑兵战我可是不如主公的。”田丰笑了笑拱手礼让。
方志文点了点头:“传令,部队组长蛇阵,右侧迂回,保持两军距离三百步以上,绕过敌军左侧,侦骑小队前出,搜索陷阱!”
‘轰隆隆.....’
大队的骑兵忽然奔跑了起来,对面的曹cāo阵地上也发出一阵响动。
“戒备,保持阵型,盾兵举盾,弩兵准备!”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的拉进,对面的骑兵开始移动。
“骑兵右军缓速推进,骑兵左军转向后,前进。”
“咦!”香香奇怪的看这曹军的动作,这是要干什么?在避开弓骑兵的打击么?但是这么一来,不是将后面的步兵暴露出来了?
“骑兵是辅助作用,他们转向后是为了避开我们飞掠式的弓箭打击,与我们保持相对位置,也能防止我们冲击步兵阵。”
田丰很及时的给香香解释这个阵法的要点。
“弩兵齐shè,最大shè程抛shè,准备,放!”
“齐shè!”
“奔shè!”
“箭雨!”
双方的技能和箭矢几乎同时发出,看到对方在信心满满的向三百步之外的自己shè击,方志文对于曹cāo的弓弩指挥能力和加成都有些惊讶!
方志文微微的向外偏了偏马头,又将距离拉开了一些,方志文的估计没错,对方的弩箭shè程达到了三百二十步左右,但是却没有方志文的shè程远,方志文将距离定在了三百四十步的距离上,继续向对方抛洒箭雨。曹军也积极的反击,尽管他们的不知道有没有shè倒敌军,但是只要在战斗,心里的恐惧和忧虑就会消失。
方志文这边取得的战果也十分的有限,主将加成,将领加成,技能加成,阵型加成,还有盾兵的防御属xìng等等因素叠加在一起,让方志文的首轮攻击效果非常不理想。
“元皓,尝试剥离对方的主将加成!”
“好!进退失据!将士离心!”
“箭雨!”
“轰击!”
太史昭蓉和方志文的技能随之而出,并且两人将目标都放在了同一组梅花阵上。
“轰!”
“嗤嗤....”
技能的闪光隐去,方志文迅速的瞄了一眼,战果似乎还不错,不过那一个小阵也就两三百人的样子,方志文看了一眼正在跟自己绕圈子的曹军骑兵,嘴角咧了咧,忽然大声命令:“右转脱离,变阵锥形阵,全军回转,原路返回!”
田丰一愣,但是却赶紧跟着一拽马缰绳,向着右侧回转。
随着方志文的转向,从曹军阵营方向忽然传出了一阵号角声,随即,在山坡后面的黑暗中,忽然传出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巨响,仿如从幽冥中奔腾而来的一股隐形的洪流,其强猛的冲击力仿佛带着一股强风,将周围的枯黄草叶吹得四散翻飞。
“杀啊!”
骑兵冲阵!是曹军的伏兵!!
第五百一十八章方志文vs曹操
“呵呵,曹cāo的逆袭啊!原来伏兵藏在这里!”
“哥哥,山坡上的那些骑兵呢?那些骑兵是假的么?”
“假的,估计是异人部队的骑兵,从刚才他们回旋奔跑的动作就能看出来,阵型都跑乱了啊,呵呵!”
方志文抽空给香香解释着,一边沉声喝道:
“控制速度,准备回shè!齐shè,放!”
“箭雨!”
“轰击!”
“再来一个,流火!”
“咻嘶!”
“嗤嗤……轰!”
“第五百一十八章方志文vs曹cāo唏律律!”
“啊!”
“噗通,轰!”
技能耀眼、箭芒飞shè、人喊马嘶,纷乱的响声汇合成一股充满活力的曲调,即使在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中,也一样听得清清楚楚,并且那么的动人心弦。
“哈哈....夏侯惇!再吃我一箭!”
“咻!咻!咻!”
“噗嘶!”
实际上,开弓的是两个人,shè出去的箭矢足足六枚,两人其实都没有出全力,显然两人都不想用弓箭将夏侯惇shè杀,方志文的想法是留着夏侯惇给曹cāo使唤,而太史昭蓉的想法则是想着下回用枪术再分个高下!
“噗嗤!噗嗤!”
“轰!”
夏侯惇很悲剧的再次被方志文放倒了战马,虽然夏侯惇自己动作敏捷。及时跃到身边亲卫的马上,但是自己的名马坐骑却被后边收势不及的战马给踩踏了,眼看着就不行了。
夏侯惇自己也不好过,右肩被一支势大力沉的箭矢击碎了甲胄,黑sè的羽箭擦着夏侯惇的肩膀掠过,给他的肩膀上开了一个小口,左腿的披甲也挨了一箭。箭矢第五百一十八章方志文vs曹cāo在甲胄上划出一道深痕,这支羽箭的力量似乎要小一些,另外他的长枪还挡开了两箭。从力量看,明显是由两个不同的人shè出的羽箭,足足六枚。剩下的两箭都准确命中了战马双腿!
黑夜中的近距离shè击,这简直是欺负人啊!不过,确实是一手神shè术!
方志文的回shè阻击不但让夏侯惇损失了战马,而且让夏侯惇追击的锋矢阵出现了断裂,轰击和流火技能正好打击在夏侯惇战阵的颈部,威力巨大的技能直接造成了阵型的断裂,损伤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让锋矢阵的加成被完全强制取消了。
如果说这个效果仅仅是一个巧合,恐怕夏侯惇自己都很难说服自己,这显然是对方有预谋的打击行动。而且效果非常好,放倒了自己的名马,接着打乱了自己的阵型,实实在在的将自己的速度加成给降低了下来,果然是名将!厉害啊!
“元皓。可以命令高顺出击了!我们继续缠战!你的技能暂时保存,等下会有用场。”
“诺!”
“哥哥,为何要原路回返,怎么不向右侧脱离?”香香一边四处打望着战场上的形势变化,一边还不忘记满足自己旺盛的好奇心。
方志文看向山坡上的步兵阵,似乎那里正在进行变阵。
“右侧脱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边树林周围应该预设了大量的陷阱,当夏侯惇的伏兵出现的一刻,这个整个预设阵地基本上就清楚了,对方显然是预测到了我们会发现他们的位置,并且主动前来阻截,所以,真正的陷阱是在这里,而不是甄翔那边。”
香香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方志文讲解的有些含糊,不过在这个情况下,方志文已经是尽量用简洁的话语来说明敌人的整个战术设想了。
“夫君,步兵阵动了,似乎在向前推进,步兵阵两翼的骑兵在向步兵阵右侧迂回,似乎想要超到前面阻截我们。”
“嗯,肯定的,我军的右侧有预设的陷阱,左侧是山脉,现在我们选择原路后退,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截我们的退路,想要利用有利地形困住我们,消除弓骑兵的距离和速度优势,然后用步兵和轻骑兵配合吃掉我们。”
方志文轻松的说着,却并不急着加速,在方志文看来,现在这个看似被陷阱弄得十分狭窄的战场,并非没有回旋的空间,特别是当曹cāo病急乱投医,将乌合之众都投入了战场之后,整个战场回旋的于地忽然变大了许多。
方志文并不想就此退走,如果方志文下定了撤退的决心,完全可以利用加速技能抢先达到脱离战场的要点,只是,方志文就此走了岂不是很没面子,而且也不符合方志文的xìng格,被人算计了怎么能不先吞掉对方的诱饵就撤退呢。
“昭蓉,急速shè三轮后,准备冲阵突袭敌军骑兵右军,穿过敌军阵型后向步兵阵右侧迂回,元皓,一会儿你用混乱将夏侯惇的追兵困住一会。”
“明白!”
“诺!”
田丰立刻领会了方志文的作战意图,他是要凿穿由异人部队组成的敌军右路骑兵,然后用这队被凿穿之后混乱的骑兵,来阻挡屁股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