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6部分

比较重,而且本来就是打算来捣乱的玩家势力还是很坚决的退出,并且希望自己的行动能够带动更多的行会退出。
可惜,这种事情在行会面前是很滑稽的。行会只考虑利益而已!
那位气势十足的叫嚣着退出的玩家等了半天,一个跟进的都没有,不由得又是尴尬又是气愤,只好在大家怜悯的眼神中气哼哼的甩手而去。
“彩衣会是嘛,甄翔,记录下来,这个行会有消极战斗的嫌疑。”
方志文的声音洪亮。那名出头鸟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方志文毫不犹豫的将这只出头鸟彻底打上‘鸡’的标签,接下来。肯定是要杀给这些‘猴子’看了!至于借口嘛,需要么,彩衣会肯定是被黄巾贼给灭了的。只不过这个黄巾贼的名字好像叫李元志。
方志文目送那个身子气得直抖的玩家离开,又得意的扫了一眼神sè复杂表情各异的其他玩家势力代表,坏坏的笑着说道:“好了,害群之马离开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要jīng诚合作,在黔傲打一场激|情四shè的战斗,呵呵。”
“呵呵.....”
“一定!”
众人言不由衷的附和着,事实上,他们有种被绑架的感觉,没办法。但是与其说是被方志文给绑架了,还不如说他们是被各自的利益给绑架了。
“很好,出战吧,各位!祝武运昌盛!”
.............................................
今天难得的是一个好天气,晴朗的天空上几朵悠悠的云彩游动着。显得悠闲自在,和煦的阳光投shè在大地上,地面上的残雪显得异常晶莹。
‘轰,轰,轰......’
低沉的声音伴随着隐隐的震动,密集如蚁的步兵部队。在两侧骑兵的护卫之下,缓缓的向着黔傲城推进,在最大shè程之外,部队迅速的展开,远程部队纷纷开始架设自己的器械,做着战争前的准备,后面的步兵正在按照预定的位置进行调整,两侧的骑兵则安静的坐在马背上,沉凝的气势仿佛鞘中的宝刀。
“骑兵出击!两队交叉奔shè!”
“呜呜,呜呜呜.......”
“轰隆隆......”
“......”
“投石机、攻城弩推进一百二十步,预定目标覆盖shè击!”
“......”
“步兵依序推进!”
“铿哐,铿哐!”
“吼!吼!吼!”
平静的初chūn晴rì被战争的狰狞嚎叫所打破,飞舞的箭矢遮蔽了温暖的阳光,带来的是冰冷的死意,大地被战争的凶残吓得颤抖不已,城墙上的灰土瑟瑟而下,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这双方将士的耳膜,身体里的血液渐渐的升温,直至沸腾!
“搭梯,搭梯!”
“弩兵三轮齐shè,刀盾兵准备登城!”
“武将群伤技能,放!”
“陷阵营,登城!有我无敌!”
“有我无敌!杀!”
高顺挥舞着刀盾带队,只一轮,就冲上了城头,这让城上准备不足的玩家们大惊失sè!
“快,呼叫增援!我草,他吗的疯了吧!”
“刀盾兵、枪兵上!弩兵zìyóushè击!所有玩家挡前面,技能招呼!有纸符的别吝啬,全部会补偿的!将他们赶下去,爆BOSS高顺啊!”
“爆BOSS啊!”
“杀啊!”
战斗刚一开始,就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状态,高顺的陷阵营作为先发,在城墙上取得的一点突破,会导致城墙上的守卫力量的严重失衡,随即,两侧的守军由于向高顺的突破点集中,导致了这些地方也先后被陷阵营登城,接着越来越多的陷阵营将士,甚至玩家的部队也开始冲上了城墙。
“杀啊!我靠,大爆了!”
“别抢,先杀人,东西装不进包裹的,别忘了之前的战利品分配协议!”
“我rì,你踩我手了!”
“保持阵型!保持阵型,缓缓推进,给弩兵挤出空间来!”
“......”
“命令,骑兵向两侧运动,截断东西两侧的城墙拐角,阻止敌军从城墙上增援!”
“后阵推进!主公,你上前助战么?”
方志文淡淡的看着越来越纠缠不清的战局,摇了摇头道:“这种水平的战斗,高顺能摆平,而且,让异人们多杀一些会比较好!”
田丰笑着点了点头,回头对传令兵道:“你去通知高顺将军,将节奏放缓一些,力求减少损失的情况下稳扎稳打!”
“诺!”
方志文看了看田丰,这个军师越来越坏了!(未完待续)
第五百一十一章**四射的战斗
“登城!登城!”
“杀啊!”
陷阵营的成功登城,顿时打乱了城上守军的步调,田丰的适时调整,又阻挡了守军的及时应变,如此一来,陷阵营趁势向四周有限度的拓展了阵地,然后将弩兵输送上了城头,在城头上组成了重步兵与强弩兵的步兵阵。
“枪兵!枪兵结阵,一定要将敌军赶下城墙去!”
“弩兵zìyóushè击!刀盾兵主意防护!”
“纸符!草,扔纸符啊!”
“四阶的纸符没用啊!这帮畜生身上有高阶的鼓舞技能,对其他debuff有免疫作用!”
“草,人肉抗啦!”
“rì,你能顶住高顺的片刀?”
城上的守军疯狂的抵抗着,嘈杂的命令和吼叫让人有些无所适从,那急切和狂乱的语气,更加让人紧张和慌乱,玩家部队互不统属的弱点,在战斗强度陡然提高的时候,就完全的暴露无遗了。
“老子......呃。”一支黑sè的弩箭钉在了正想要骂娘的玩家额头正中,很显然,有人躲在后面用强弩偷袭,而且这家伙是被一击毙命,很显然,偷袭的家伙也不是普通的小兵。
这些夹杂在士兵阵型后面偷袭的,其实都是零散的流浪武将或者游侠,他们接受的任务就是战场游击,这些任务倒是没有被强制xìng任务目标,方志文可不担心这些人会给自己捣乱,相反,这些人是去给那些居心叵测的玩家势力捣乱的。
不可否认,有些城墙段上在进行假打,反正方志文的任务中要求的是在城墙上坚守的时间,而无法要求他们对敌军造成多大的杀伤,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这些家伙还是想出了在战场上划水的办法。
而这些不出力假打的位置上的守军,则多被调动到周围参与防守那些真打的玩家部队,当然,真打的玩家部队毕竟是少数,所以这些部队逐渐的被集中到高顺的陷阵营周围,将高顺推进的脚步完全阻挡住了,当然。这也可能是高顺收到了田丰命令之后的主动作为。
就像两个朋友被迫对面站着互相打嘴巴子,一开始。大家可能会轻轻的打,做个样子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这两个人的牙齿都会被对方打掉,然后变成仇人,人心如此,如之奈何!
更何况。后面还有yīn险的方志文在推波助澜,正在开心的假打的玩家,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一支飞来的弩箭,或者一个强力的技能给爆了,然后,气急败坏的假打者,一不小心就真正的打了起来,随着这种情形越来越多的出现,城墙上的战斗火爆了起来!
不管是在城内观战的玩家势力。还是在城下督战的玩家势力代表,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情况越来越糟糕,攻击方不能撤退,因为这会被方志文认定为消极战斗,防守方也不能撤退,他们一撤退,城墙上的攻击部队难道会继续傻站在城墙上不成?
“我草泥马!杀!杀这帮孙子,老袁被他们给爆了。这帮孙子还说假打,忽悠我们吧!”
“不是的……不是你吗!杀!”
又一处和平的假打变成了真打,嗤嗤乱飞的弩箭顿时激烈了起来。双方的将士仿佛忽然打了鸡血,嗷嗷叫着从刚才的懒洋洋的状态。变成了恨不得将对方剥皮拆骨的狰狞神情,片刀和长枪用力的挥舞,双方的交界线,仿佛沸腾的滚油一样翻腾不已。
“嘶!”一声如同裂帛的响声过后,一名近战型的玩家被分尸,高顺左臂的钢盾一举,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将漫天的技能一起挡住,趁机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略微皱了皱眉头,大声喝道:“保持阵型,不得冒进,注意调整损血多者的位置,阵内弩箭集中shè击同一个目标!”
高顺的陷阵营损失其实不大,但是也不会太少,毕竟开始的时候城内的玩家将目标都集中到了陷阵营的身上,也确实给陷阵营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尽管有双重的加成,还有田丰的技能保护,以及高顺的jīng准微cāo,但陷阵营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部队,还有大量的玩家,这些玩家将打击目标放在陷阵营的普通士兵身上时,折损肯定是无法避免的。
当城墙上的假打越来越多的变成了真打的时候,高顺这边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原本cháo水一般涌来的玩家们,必须回防他们各自的城墙段,否则城墙真的要被攻陷了。
短兵相接的战斗就有这样的特点,会越打越疯狂,或许是被眼前残酷的景象所刺激,或许是被过于浓厚的血腥味所迷惑,与远程打击的冷静jīng准完全不同,面对面的搏杀相当的激|情!
城墙上的战斗无疑是符合这个战场定律的,除了高顺还能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部队,始终保持着一个非常完美的阵型,将一大段的城墙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不断的利用被刻意挤压的非常狭窄的接触面击杀敌军。
其他部分的战场却完全失控了,这时候,田丰也明白的看见了玩家的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不遵守纪律,城墙上的战斗逐渐的进入了混战,随着双方的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的玩家都已经丧失了冷静的判断力,只是凭着血勇在战斗。
阵型完全打乱,呼喝声直上云霄,一个个玩家的眼神都仿佛没有理智的疯子,毫不犹豫的全力挥动着自己手里的武器,狠命的向着对方身上招呼,在旁观者看来,这战斗的双方是有着怎样的刻骨仇恨,才能让他们如此作为呢?
但是事实上,这两方的人马,在不久之前,还客客气气的想要假打呢!
这就是所谓的激|情四shè的战斗么!?田丰有些困惑,又有些明了,异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一群人,或者说,是一群相当迷茫和容易动摇的人!
激|情!不过是让他们的战斗充满情绪化、够激烈、够血腥的代名词吧!
这时,战斗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节奏,甚至田丰都不用继续下达命令了,由于双方在城头不断的投入兵力,连远程打击部队之间的对决都因为物资跟不上,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方志文带着后队,稳稳的站在投石机shè程的边缘上,与自己这边的远程部队一起,看着成头上越来越惨烈的战斗。
“喂,你说方志文怎么不将后队的一万陷阵营投入战斗,如果这个时候这些生力军投入进去,破城应该不在话下吧?”
一名远程打击部队的玩家下意识的压低声音,向身边的同伴询问道,眼睛向不远处的方志文看去,不过方志文周围有不少的亲卫,所以只能看见那高高飘扬的鬼脸帅旗。
“不知道,或许他并不急着破城,而是要让玩家势力消耗一下,你看高顺的推进也是很缓慢的,反而玩家之间打得十分的血腥。”
“呵呵,之前这帮孙子还假打呢!怎么打着打着就来真的了!”
“谁知道!反正现在这个仇算是结下了,不信任的种子一旦种下,就肯定是会生根发芽的!”
“切!文邹邹的装逼么!”
“呵呵,今天不破明天也肯定会破,这些玩家势力肯用心打的话,城阳郡的战斗会顺利得多,我们这次的收获也会相当丰厚啊!”
“那是你,我他吗的倒霉啊!挂了数十名士兵,两台投石机。”
“没事,战胜后的收获保证有赚,而且投石机方志文会补偿给你的。”
“还有这种好事?”
“你没看任务说明么?只要功勋值达到了一定数额,损失的器械会获得补偿,也就是说你只要认认真真的参战了,那么器械的损失肯定会得到补偿的!”
“我靠!那就赚了,下次还跟着方老大走。”
“嘿嘿,你才知道啊……主公,时间快到中午了,要不要撤下来休息一下?”田丰坐在马上,望着杀声震天的城墙说道。
方志文斜了田丰一眼,没好气的道:
“你是指挥官,不必问我,还有,你这么做不怕异人们骂死你?”
“呵呵,怕,所以还是算了,让他们在城下轮流休息进食吧。不过陷阵营需要轮换一下,主公的后队拨出五千进行轮换,让后队先进食!”
“你下命令就是,今天我就是来观战的。”
“嗯,命令,后军就地休息进食,时间一刻,骑兵丙队、丁队出阵轮换,让两位将军也轮流休息一下。”
“诺!”
“命令,远程打击部队前队戒备,后队休息进食,一刻钟后轮换!命令后勤部队尽快补充物资器械,两刻后必须恢复远程打击。”
“军师,要立刻兑现器械补偿条款么?”
“对,让书记官辛苦一下,尽快在战场上完成功勋值换算,为异人补偿器械。”
“诺!”
“传令高顺将军,一刻后准备部队轮换。”
“传令城下异人部队,注意各自部队的轮换休息。”
田丰有条不紊的将一个个的传令兵派了出去,这种jīng细的命令可不能依靠旗帜或者鼓角传达,而必须用传令兵亲自送达,这架庞大的战争机器,正在按照田丰的命令,进行变化和调整,能够举重若轻的做到这一切的,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方志文微笑的暗暗点了点头,舒了口气,抬头看向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的天空,真是一个好天气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第五百一十二章巷战
鼎天小说居.dtxsj.感谢‘nyghf’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沈老茂’和‘冷面妖狐’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战事的进度比大家预计的都要快一点,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方志文的部队已经全面的占领了北城墙,并且顺利的夺下了北门,但是因为城内尽是玩家,巷战能力是很强的,所以方志文并不急着夜晚向城内推进。艾拉书屋.26book.
而黔傲城里的玩家也很有意思,居然没有想着要逃跑,而是决定跟方志文打巷战,或许是因为东武城撤退的惨痛教训,让黔傲城的玩家们对方志文的yīn险有了充分认识,知道在自己没有优势骑兵的时候,还是不要想着出城逃跑,宁可在城中死战,也好过出城白白送死。
又或许还有什么战争以外的因素,至少方志文猜测这场战争肯定会在现实世界进行网络直播的,所以,城内的玩家如此顽强,也可能是收了好处的原因。(找小说素材就到)
完全占据了北城墙以及城门之后,方志文的步兵可以依据城墙,向城墙后方的重弩阵地和远程部队的阵地施加打击,所以这些部队都完全撤出了重弩的shè程之外,在民居和街道上利用地形四处设置阵地,有组织的向城墙上的敌军进行反击。
而城外,方志文的远程部队已经推进到城墙附近,根据城墙上的观察哨,向城外的远程部队提供打击目标的方位,不过城里有不少的房子作为障碍,所以打击的效果并不太好。同样,因为守军很难设置大片的展开阵地,守军对城墙上的敌军,以及城外的敌军远程部队,也很难形成覆盖shè击,这个时代的抛shè武器不能形成覆盖shè击,基本上就无法对敌军形成有效的打击。更多的意义上,双方都是在威慑和阻碍对方。
“甄翔将军,明天天明之后。你将骑兵指挥权全部交给主公,而你率领五千步兵,与高顺将军一左一右。沿着这两条主干道缓缓推进,逐屋争夺,尽量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二夫人则率兵在主干道上给予你们一定的支援,主公还是镇守后阵和城门。”
田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详细的城市地图,此刻正就着烛火,给一干将领讲解明天的战术布置。
“明rì陷阵营步兵应携带短刃、轻弩、重盾,zìyóushè手用狙击弓或者重弩,注意协调与异人部队之间的配合,尽量让他们发挥出战力。”
“军师。为何不直接突击敌军的府衙呢?”
“高顺将军,今rì你陷阵营的战损是多少?”
“七百六十三人,军师。”高顺肃声回答,脸上毫无表情,似乎这些数字仅仅是数字。而不是一堆鲜活的生命。
田丰看向甄翔道:“今rì陷阵营之所以战损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异人开始的时候将陷阵营作为了主要的攻击目标予以全力打击,想必高顺将军也会注意到,战损多是在那个时候发生的,后来随着异人部队的有效推进,陷阵营的战损就迅速的降低了下来。”
“确实如此!”高顺出声证实了田丰的猜测。脸上仍然是没什么表情,仿佛他脸上的神经已经坏死掉了。
“明白了,强攻会吸引异人的火力,给我们的部队造成重大的损失。”太史昭蓉点头说道,对于自己的夫君始终没有上阵,太史昭蓉觉得有些怪,自己的夫君从来不会这么老实,难道夫君最近有什么心事?是在担忧甄姜姐姐么?
“对,就是减少损失,同时也是为了让异人更多的参与到攻城中来。”田丰肯定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减少损失还是第516章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将自己用不上的东西拿出来交易,于是一个小型的战地市场就在城墙下形成了。
大家一边寻找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边讨论着今天城上发生的激烈战斗,一边憧憬着明天自己会爆出什么好东西,猜测着攻下黔傲之后,会获得什么样的战争分红,场面倒是非常的轻松和热闹。
方志文也拉着换了装的太史昭蓉,混在人群中,兴趣盎然的淘着宝,只不过因为身份的问题,游戏里没有不暴露身份进行交易的办法,所以只好干看了,虽然不能买,但是太史昭蓉还是一样的高兴,只要夫君专门陪着自己,她做什么都高兴。(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一十三章抓住一个宝
正式开始的巷战,确实有一些行会主动的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提出退出战役任务的请求,方志文对这些人没啥兴趣,想要退出没有问题,只要扣除了押金之后,随时都可以退出,方志文又不是依靠玩家才能攻下黔傲城,如今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分化玩家势力的目的,这些玩家势力是否还会继续混水摸鱼,方志文根本就不在意。
与玩家势力相比,零散的玩家有零散玩家的用处,他们与行会比起来更好管理,而且战斗也很卖力,唯一比较差的就是实力稍差,但是在巷战中,这个缺陷其实并不明显,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组阵,小型阵型带来加成并不大。
田丰仍第五百一十三章抓住一个宝然秉承着昨rì的原则,给玩家势力制定了相当详细的进攻或者防守任务,定下了明确的审核指标,不过有了昨天的第一次,现在再接受这种有明确要求的任务,玩家势力代表们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实上,那些指标也不是很苛刻。
守城的黄巾阵营玩家自然发现攻击方的部队数量下降了,或者也会有人给他们传递了这个消息,但是,巷战的时候本来就不那么依赖部队数量,反而对部队的个人和小队战斗力的要求比较高。
陷阵营可是专门针对这个进行过训练的,因此今天高顺的陷阵营全数进入了黔傲城里进行巷战,而外围,则完全交给了突骑兵,守城一方发现城墙上的陷阵营完全投入了进攻,也曾尝试从东西两侧的城墙上向北城墙进攻,但是固守拐角处的,都由实力比较强悍的玩家部队驻守,加上城下有方志文的突骑兵助战,反而被杀伤得很严重,最后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老老实实的与以陷阵营为首的敌军展开逐屋争夺战。
高顺与甄翔打得极为耐第五百一十三章抓住一个宝心,一点点的争夺,每推进到一个路口的时候,就等待后续的玩家刀盾兵和弩兵部队上前,在路口形成巩固的阵地,然后由玩家的部队慢慢的向两侧清扫,陷阵营在挡住正面敌军的反扑。一块块的将地盘从黄巾阵营玩家的手里夺过来。
与昨天城墙上血腥的战斗相比,今天的战斗则平淡了许多。大多数的死伤都是弩箭造成的,在相对狭窄的街道上,向着有重步兵保护的强弩兵冲击,肯定不是一个好事,于是,远程伤害就成为了巷战的主要杀伤方式。
巷战其实是一种相当无奈的战术,事实上。想要依靠巷战击败敌人真的很难,如果是阻敌则另说,但是现在黔傲的打法显然只是一种没有办法的选择,虽然他们自己叫嚣着是为了荣誉而战,恐怕真实的情况是被迫的。
巷战对城内的居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特别是被躲在自己家中的弓弩手作为挡箭牌的居民就更加可怜了,各种误伤或者无奈的伤害是无法避免的,因此在黔傲也出现了不少的平民伤亡。
虽然方志文事前已经让人向城内居民传达了要求居民从四门出城的建议,但是,作为黄巾阵营的居民。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官军的通告的。
因此,陷阵营在推进的过程中,还有抓捕居民的任务,当然了,这个任务各个参与攻击的行会也都是接到的,只是这些抓获的居民都必须要统一交给方志文,然后由方志文按价收购,这些人口本身。是不会落到玩家手里的。
另外,战场上也有专门接受了护送任务的零散玩家,负责将俘获的居民和俘虏押送到城墙边上的收容所。然后由看管收容所顺便守城门的方志文亲自鉴别这些人员,分门别类之后。安置在不同的地方。
“你叫元华?”方志文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jīng瘦男子,这人身材虽然不算健硕,但是双眼神光湛然,手指修长白皙,说话中气十足,交谈的时候大大方方,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市井村夫。
“正是。”
“你的职业?”
方志文坐在马扎上,抬头看了看中年人躲闪的目光,微微笑了笑问道。
“制药师!”
“哦,还是中阶人才。不过本官听你的口音不像是青州人,你是哪里人?为何到青州来?又是何时在青州入籍的?”
“将军,为何单单询问于我?”那男子神sè有些怪异的看着方志文,眼神也有些闪缩,这更加让方志文起疑了。
‘呛啷~!’站在方志文身边的属将将环首刀猛地从今年过鞘中抽出了半尺,青白sè的刀锋闪烁着渗人的寒光,吓得那中年人身子一哆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
“回答问题!”
“请问将军尊号?”虽然神情甚是害怕,但是那中年人还是很坚持的向方志文询问,显然,他是在坚持自己心里的底线。
方志文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青衣草鞋的男子,直看得那中年男子额头冒汗,才玩味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城门楼上的旗帜。
“本官是平北将军方远,现在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么?”
那中年男子仿佛松了口气的样子,躬身行了一礼道:“在下冒昧了,想不到是方大人当面,在下是谯郡人士,不过近年来一直在青徐一带访寻名师、增广见闻,顺便也寻访名山大川、奇花异草。去年chūn,黄巾乱起,在下被一群黄巾贼裹挟至此,然后就在黔傲城中落籍。因在下会制药,所以被安排在药店工作至今。”
方志文点了点头,这人果然不是普通人,自称‘在下’而不是‘小人’显然是有些身份的,虽然作为一个中阶人才来说,确实可以自称‘在下’,但是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这么拿大么?方志文略微抬头看着中年男子的眼睛问道:
“这么说来,这个名帖是那个时候得到的,也就是说,元华就未必是你的本名了?你的本名是什么?”
“这就是在下的本名。”中年男子低声回答,眼神也闪向一侧,显然,他在说谎,而且还是一个相当拙劣的谎言。
“大胆!居然敢谎言欺骗本官!”方志文冷喝了一声,如山的威势猛地扩张了开来,吓得那中年男子抖了一下。
但是他心里害怕,神智却很清明,仍然梗着脖子道:“确实是在下的本名,在下并无欺骗。”
方志文冷哼了一声:“元华?应该是元化才对吧?你本名华佗!”
那中年男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方志文,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泄漏了自己的身份。
华佗之所以不愿意泄漏身份,完全是受了异人的影响,作为一个医圣级别的人物,华佗的价值是非常巨大的,用玩家的话来说,那就是一座金山,所以华佗才想方设法的隐姓埋名,至于不想让方志文知道,自然是害怕方志文扣住自己,身为一个医者,华佗的理想是走遍大汉的山山水水,寻访奇人异士,寻找奇花异草,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医术水平,然后著书传之于世。
“哎~大人慧眼如炬,元化佩服!不知大人准备如何处置在下?”
华佗知道,自己刚才的神情已经出卖自己的身份,一个jīng于望诊的医者,又怎么会不明白方志文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呢,那种得意显然是因为刚才的说法其实都是猜测诈言,但是自己却偏偏上当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华佗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他虽然不知道方志文会如何对待自己,但是肯定不会将自己拉去砍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华先生倒是个明白人,既然华先生如此大才,而且又落到了本官的手里,岂能将华先生轻易放走。”
华佗苦笑不已,这下子真是要被扣住了,这个方志文名声倒是很响亮,特别是在丰宁郡的傲人战绩,以及为大汉开疆拓土的赫赫威名,整个大汉恐怕无人不知,但是这人的xìng情如何,华佗可是一概不知,现在既然已经被识破了,也只好先老实点,看看情况再说。
“大人是想让元化做随军医者?”
“呵呵,倒是很想的,不过这样实在是浪费人才了,本官准备在密云城里兴建一所学院,专门教授医学和制药,就由华先生去主持,只要华先生能给我将学院建好,并且培养出两名以上的大医师,那么华先生就zìyóu了,如何?”
方志文笑得像只狐狸,这个条件可以说是相当的优惠的,两名大医师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至少密云城里现在就至少有数名医师,只要加以jīng心教导,说不定一年功夫就能出个大医师,但是,这事真的那么简单么?
华佗并不了解方志文,还以为方志文就是这么样一个爽直并且有些笨的人,想了想这事的难处,又想到密云城周围山高林密,是盛产药材的地方,自己去那里呆上一段时间貌似也不错,何况,严格说起来,方志文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种事情就当作是还人情好了。
想罢,华佗一咬牙,点头答道:“就依大人所言,望大人言而有信!”
“哈哈....放心,我是最讲信誉的,若是华先生不相信,我们可以签下一个由天神仲裁的约书,这样华先生就不必担心我毁诺了吧!”
“如此更好!”
“呵呵,很好,我这就准备约书!”
方志文得意的笑着,隐藏条款、霸王条款、欺骗xìng条款......方志文都懂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第五百一十四章国家机密
现实世界,京城西郊的山区,这里明面上是隶属于总后的一个物资仓库,但是实际上则是国家人工智能研究院的所在地,也是刑天四号本体的所在地。
地下保密级别堪称是全国最高的会议室里,坐着的都是经常会出现在电视上、网络媒体的大人物,当然也有一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在电视、网络媒体上的大人物,今天这里可以说汇聚了这个国家权力巅峰的所有重要人物。
以及这个国家在自然科学,特别是尖端科学方面的顶尖专家,大家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为了安装在这个秘密研究所里面,负责运行英雄传说游戏的游戏主机---刑天四号。
一个沉稳的声音,正在简单但却十分明白的介绍刑天四号,以及之前的几个型号的人工智能主机的研究目的和情况……国外的同类型主机,一般都是使用在科学研究方向,但是根据万博士的双重云理论,我们破天荒的用这台主机,构建了一个全景式思感游戏,为的就是让这台刑天四号,能够最直观、最大限度的观察人类智能的存在形式,以及使用大量的游戏终端机作为第一层云端,使用所有参与游戏者的大脑,作为第二层的云端,大大的提高了刑天四号的处理能力。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实验是非常顺利,以及出乎预料的成功!但是,也正是因为刑天四号太过于成功了,现在我们面临了巨大的危机,呃,或者说是困惑,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那么。问题是什么呢?这个游戏我们都亲自进去看过,似乎很正常,或者可以说完美!”
“是的,很完美!”
“呃,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刑天四号现在已经基本上不受控制了,我们的指令它现在会过滤之后才执行。许多我们的要求,它都给驳回了。”
“你的意思是。刑天四号已经无法控制了,而刑天四号本身,却控制着超过六千万的参与游戏的人,是这个意思么?”
“基本上,是这样的。”
“不能物理关闭么?”
“事实上,我们现在怀疑,刑天四号的主体可能已经不再依赖于这个基地里面的生物电脑了。大家应该都明白,云计算本身并不一定需要一个固定的主体,更何况,现在刑天四号对人工智能和计算技术研发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已经不知道了。”
“那么说,刑天四号还是承担了一些科学研究的任务的,我们能知道刑天四号在研究什么吗?”
“可以,在座的都签了保密协议,可以公开刑天四号承担的任务。”
“刑天四号在研究智力起源和空间起源的问题,通俗的说。就是灵魂和存在。”
“什么意思?难道刑天四号是在创造生命和创造世界?”
“是的,你不觉得那就是一个世界,以及那些就是真正的人类么?”
“啊!”
“这.....有些让人吃惊啊!”
“难以置信!不过,那毕竟是虚拟的世界,并非真正的世界,这种研究有意义么?”
“不,在那个世界的人,是不会认为那里是虚拟的世界的。即使是我们,现在也不敢说那是虚拟的世界。请看这个投影图,这是一个普通的植物细胞对比图。左边的是现实世界中的,右边的是虚拟世界中的。细胞的结构是刑天四号给出来,还有相应的DNA数据。”
“你的意思是,刑天四号制定了自然规则,然后再制造一个植物DNA,接着植物就自己成长起来了?”
“是的,这个植物是小麦,我们反过来使用这个DNA重排,制造了现实世界中的小麦种子,结果成熟期缩短了,产量提高,淀粉含量上升!与游戏世界中的完全成品一致!”
室内一片沉默,这个消息绝对是惊人的。
“就是说.....那个世界与我们的这个世界,是完全一致的,从物理原理和数学原理上都是一样的?”
“是的,刑天四号模仿了我们的世界,然后加以改进。”
“那么,人体呢?游戏中的人体。”
“我们猜测与植物一样,刑天四号根据我们一个志愿研究员的基因,提供了一份完整的游戏世界基因,我们初步分析,这个基因比他现有的基因更加完善,或者说完整。比如说在游戏中的人体受伤后会快速痊愈,这其实就是基因在起作用,这个快速重生的基因其实在人体中本来就有,但是却被弱化和破坏了,而刑天四号修复了这个基因,并加以强化。”
“你的话里似乎要表达什么?”
“是的,这就是第二个问题,刑天四号认为,我们的这个世界很可能也是创造出来的,跟现在刑天四号所创造的世界一样,只不过,我们的主机现在已经不大理会我们了,或者这个主机已经沉睡了……偌大的会议室一片安静,只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细微的嗡嗡声,那应该是被伪装成通风扇旋转发出的声音,实际上则是一种防止声波外泄的干扰机的声响。
良久,一位头发斑白的学者形象老人才有些干涩的问道:“这个推测......你们相信么?”
“不,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去将这种可能xìng排除,或者找出真相!我们需要这个真相,我们的人民需要这个真相!”
说话的是一号,显然,这个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与此相比,其他的问题看起来都不成为问题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刑天四号的存在意义极其重大,绝对不能再考虑关闭或者是强控的问题。”
“那么,刑天四号会配合我们寻找真相么?不是说已经基本上失去控制了么?”
“虽然失去了控制,但是并非无法沟通,准确的说,我们与刑天四号的关系,从原本的从属关系,变成了平等的关系,所以,沟通还是能做到的,而且刑天四号对游戏之外的事情,还是非常配合的,特别是在配合我们解决现实世界的科研问题上,还是很积极的,或者它自己也需要这方面的知识,作为它的世界的参考。”
“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刑天四号已经是一个生命体一样!”
“本来就是,你能够否认它不是一个生命体么?一个能够创世,甚至创造灵魂的存在,你觉得它应该是什么?”
“这……那么,我们这次会议的主旨就是通报这个情况么?”
“不,我们希望各位能通过一系列的决策,授权我们进行更大胆的实验,比如在现实世界中进行的局部时间加速实验,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基因修复实验,现实世界中的亚空间实验,等等,这一系列超乎寻常的实验,仅仅依靠我们这个研究所是力所不及的。另外,还必须决定对待刑天四号的态度问题,以便为我们确定将来与刑天四号沟通时的正确定位。”
“实验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一审核,不过原则上可以批准进行相关的实验,实验的经费单独安排,保密级别定为最高机密!至于对待刑天四号的态度,我个人认为,应该在充分尊重的基础上,成为亲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相信,刑天四号也希望我们能够配合它,从现实世界里证实它的相关推测,那对它具有根本xìng的意义。”
一号的话非常有份量,基本上给这次会议的议题定下了基调。
“同意,另外,为了与刑天四号保持更密切以及不可割断的关系,我建议我们必须成立一个部门,专门在刑天四号的世界里发展,统一协调各个机构在那个世界里的行动,绝对不能再仅仅当那个世界是一个游戏来看待,而且,我们也不敢保证,那个世界会继续演变成什么样的世界。”
“我觉得,从安全方面考虑,应该加强对游戏中各大势力的渗透,如果刑天四号的秘密被外国势力察觉,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渗透进游戏中,不择手段的从那里寻找突破口,事实上我们也很难保证,刑天四号会不会主动跟国外的势力接触,毕竟它可是没有国籍的。”
“这个事情很难做,要知道,那那个世界里,刑天四号就是无所不至的神,你所谓的渗透,在刑天四号的眼中可能会被看做是我们对那个世界的一种干扰和挑衅,所以这事一定要慎之又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