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5部分

己的脸面可就丢光了,因此,在这件事上曹cāo选择了退避。他现在正在积极准备向东莞郡和泰山山区进攻,直接攻击黄巾军,方志文没话可说了吧。
于是,东武城就诡异的空置了下来,朝廷阵营的玩家没法取得管理权,而能够取得管理权的黄巾阵营玩家,却不敢去占据这个空城,万一再被方志文杀个回马枪,那就真的成了自投罗网了。
方志文在黔傲城北下寨,黔傲城里的玩家不敢出城野战,甚至sāo扰方志文后勤都小心翼翼的,方志文的部队可是骑兵,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全歼,所以对方志文的后勤线动手,风险绝对不小。
早在东武城开始运送捕获的居民时,就有玩家势力想要趁机打劫方志文,但是随即被神出鬼没的骑兵围歼了几次之后,大家才老实了一些,现在敢于动方志文后勤线的人真的不多。而且方志文多是雇佣玩家参与运输,输送的数量一次就会很庞大,想要劫这种重兵护卫的后勤运输队难度太大了。
因此黔傲城里的玩家只能略为被动的等着方志文攻城,只有在方志文陷入攻城的泥沼时,城阳郡的黄巾阵营玩家才有从后偷袭方志文的机会,那时,不管是选择方志文的营地,或者选择方志文的后军、后勤都是可以的,但前提必须是城墙边上的战斗牢牢的吸引住方志文的主力时才能进行。
只是,这种相当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就不切实际,方志文都有些怀疑在黔傲的黄巾阵营里面,是不是根本没有专业的军事人员存在了,难道方志文会不惜代价的去攻打坚城么?要知道方志文是来打劫的,可不是来抢地盘的!
方志文更愿意做的是消灭玩家的有生力量,所以方志文宁愿留着jīng锐歼灭偷袭者,而不是将jīng力消耗在攻城上面。
“主公,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明天就可以正式开始攻城!”高顺进来汇报的时候,方志文正在跟田丰商量着攻打黔傲的方法。
“嗯,高顺你先坐下,这事还需要商量一下,现在不少异人势力都要求协同我们作战,我们也不能寒了这些热心人的心啊!”
田丰翘了翘胡子笑道:“是啊,不但不能寒了他们的心,还要充分的调动他们的积极xìng,要不我们借用一下曹cāo的做法,按照功勋点来分配奖励。”
“高顺你的意见呢?”方志文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高顺问道。
高顺想了想才回答道:“主公的目标既然是人口,此事自然是可行的,只要不分配人口就可以了,不过,即使是陷阵营,也能dúlì攻破黔傲城。”
“呵呵,不仅仅是攻城,更重要的是给异人制造矛盾和仇恨啊!”
田丰笑呵呵的说道,高顺一怔,这种毒辣的计谋,是应该用这种态度来说的么?!(未完待续)
第五百零七章黔傲攻城战
“咚咚.....”
低沉的战鼓声响彻天地之间,天上乌云暗垂,地上万马齐喑,庞大的战场上只有双方雷响的鼓声,以及指挥骑兵的号角声。
作为攻击方的方志文部队,很快就将出发阵型排好了,在最前方是投石机和巨弩部队,这部分远程部队中还有大量的玩家部队参与,接着是作为进攻主力的步兵陷阵营,左右两侧是玩家的步兵部队,再向两侧,是左右各四千的突骑兵。
方志文自己的卫队骑兵和一万突骑兵则在后阵作为预备队。
“骑兵出击!”田丰沉声下令,身边的旗手迅速的摇动旗帜,很快号角声响起,紧接着骑兵隆隆的马蹄声,以及地面上的震动传来,打破了战场上的寂静。
“杀啊!”
田丰的攻击一反常态,利用骑兵先攻的做法让城墙上的守军有些措手不及,赶紧命令远程打击部队调整目标,向着正在从左右两侧逼近的骑兵投shè碎石和巨弩。
一阵‘蹦蹦’巨响,仿佛一片蝗虫一样,一团巨大的黑影从城墙后面升起,迅速的向着正在冲锋骑兵队伍扑去,看这个架势,城内的远程兵器数量不少,而且shè击的覆盖面很大,显然是经过了仔细计算的。
不过,再怎么计算,飞行时间还是很长的,数百步的距离,需要几息的时间飞行,而这个时间里骑兵却忽然加速,前进的方向从侧面接近改成了垂直冲向城墙。那个架势似乎想要直接驱马跃上城墙一样,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个突然的加速,顿时让防御方的远程打击落空了。
‘噗噗,轰隆隆’
一阵泥尘翻滚,暂时挡住了正在等待出击的将士们的视线,不知道自己的骑兵命运如何,但是从连贯的马蹄声中看来。似乎并没有形成有效的打击。
“投石机、巨弩前进一百步分散布阵!”
鼓声咚咚响起,吱纽吱纽的摩擦声居然吵得大家的耳朵有些嗡嗡响,可想而知同时在动作的器械数量是相当庞大的。
骑兵的出击成功的骗取了防御方的一次盲目shè击。在重新调整shè击参数,以及重装的这个时间里,攻击方的远程部队基本上能够到位就算稍迟一些才能发出第一次攻击。但是因为野外的展开面更大,基本还是能够抵消对方的墙高带来的优势。
这时候,等待出击的步兵和玩家们都看见了,骑兵正在从直线冲击变成平行移动,在距离城墙三百步的距离之外,开始进行奔shè,看他们那快速shè击的频率,简直像是shè击的机器一样,一蓬蓬的箭雨哗哗的覆盖在城墙上的守军阵营中。
尽管城墙上有挡箭板和撑起的挡箭棚,但是因为shè击角度的问题。还是给城墙上的守军带来了不小的伤亡,不一会,两支骑兵已经交错而过,刚刚调整了挡箭板的守军骇然发现,箭矢飞来的方向完全相反了。这下子将自己的后备给露了出来,伤亡顿时直线上升!
远远的看着城墙上一片混乱,远处观战的士兵们似乎能听到那箭矢刺入身体的嗤嗤声,似乎能听到那惨痛和慌乱的哀号声,似乎能问道那让人疯狂的血腥味。
正当大家看的如痴如醉的时候,有一片黑云从城中飞出。这回是直奔正在展开的远程部队而来的。
“注意防备远程打击!”
推着器械的士兵们顿时四散开来,各自将背后背的盾牌顶在头上,人也蹲下来准备接受打击,就算是攻击方尽量的分散部队,但是遭到的打击还是必然的,损失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因为部队有了主将高统帅的加成,还有田丰施加的军师技,伤亡倒是不大。
远征部队迅速的完成了部署,抢在在对方第三轮发shè之前,进行了首轮齐shè!
“蹦翁!~”
齐shè的声势极其惊人,巨大的响声中,一片乌云猛地腾空而起,给人一种绝对很虚幻的感觉,然后这一片乌云仿佛是有了生命一样,在空中飞翔,变化组合着,然后猛地越过城墙,轰然一声砸在已经由金鹰观察过的敌军远程阵地上,效果非常不错。
因为随后守军的反击显得弱了不少,田丰并不着急,再等远程部队互相轰击了几轮之后,田丰才低声喝道:“陷阵营出击!左右军步兵出击!”
“咚咚……砰哐!砰哐!”
“吼!吼!吼!”
一队队的步兵团在隆隆鼓声中开始由慢到快的移动着,这些步兵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个的铁盒子,非常整齐的向着城墙冲去,从金鹰眼中看到的场面更是壮观,一个个的铁盒子呈现不规则的分布,有先有后,其目的是让城里的防御方远程部队不大好选择目标。
冲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高顺的陷阵营,将要进入两百五十步敌军的有效shè程时,太史昭蓉和甄翔的骑兵部队很巧妙的在这个时候进行了一次交汇,将这支最靠前的步兵团所面对的城墙上先行洗礼了一番。
虽然敌军还是很顽强的进行了回击,但是力度却下降了许多,在高顺和方志文的双重加成,以及田丰的技能加持之下,基本上无损的冲过了第一轮shè击。
接着更多的步兵团开始进入了shè程,城上的箭矢终于开始发威,密如飞蝗的箭矢嗤嗤乱shè,声势也是极其骇人的,不时的,还在其中夹杂这技能的光芒。
但是,防御方取得的战果却十分的有限,现在进攻的步兵部队还是处于全防御状态,加上将领的加成,防御能力是极高的,而且,在他们放手反击的时候,却给了太史昭蓉和甄翔攻击的机会,两位弓骑兵将领的收获顿时成倍的提高。
高顺攻到了重弩的死角,但是却不急着冲击城墙,现在城墙上的滚木礌石还有城墙脚下的陷阱陷坑都还没有被清除,所以高顺并不急着登城。
而是在不断的搭梯佯攻,诱使敌军不断的抛下滚木礌石,这些东西在给攻击方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会将城墙脚下的陷阱和陷坑击毁,同时还能消耗掉守军的物资,高顺的陷阵营将士,则在利用自己手里的轻弩和技能,给城上的守军制造伤害。
太史昭蓉和甄翔也在努力的杀伤城墙上的守军,随后,玩家的轻装弩兵进入了shè程,在顶着守军已经相对稀疏的攻击进入了攻击位置之后,这些平时价值不高的弩兵,开始显现出他们的力量。
高顺不急着登城,跟随高顺一起参与进攻的玩家们自然也不会急着攻城,都学着高顺一样,在城下诱使对方抛出更多的防御武器,消耗对方的实力和物资。
所以战斗看上去很激烈,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火热,大多数的伤亡,都不是短兵相接带来的伤害,而是箭矢造成的伤害,由此看,冷兵器战争中,箭矢的伤害输出是占据着及其重要的地位的。
到了中午,田丰下令鸣金守兵,但是却没有撤出很远,而是由方志文的后军压上前,将参与进攻的部队收回,后退了两里就地休息吃饭,看样子还要等待下午再次进攻一次。
双方都在迅速的点算损失,方志文这边主要是陷阵营的损失,有三百三十六人死亡,骑兵有个位数的损失,而异人的部队损失较大一些,将近三千多四千伤亡,这个伤亡数字挺大的,说明战斗还是相当激烈的。
至于城里的守军,方志文自然不知道他们的损失,只是大概估算有近万损失,事实上,方志文估计的太保守了,城内的守军在弓骑兵突袭,以及远程部队反击,到最后城下对shè的战斗中,先后损失部队一万三千人,相当恐怖的伤亡数字,将城内的玩家们都给震住了。
这还没有登城,就已经损失如此惨重,一天下来,不是要损失两三万人,照这个损失打下去,用不到十天,黔傲城里的人就死干净了。
其实,按照战争规律看,随着守军数量的减少,损失会越来越大,也就是不用十天,估计有了六七天,黔傲就完蛋了,当然前提是进攻方能够一直保持这种攻击力度。
“为什么不登城啊!?我还想看看陷阵营有多牛逼呢?”一个玩家一边啃着手里的馒头,一边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不是已经看见了么,陷阵营损失了多少,我们自己损失了多少,一算就知道陷阵营有多牛逼了,别忘了,他们可是冲在最前面的,承受的打击也是最激烈的。”
“也是啊,不过没有短兵相接的激战,似乎有些不过瘾!”
“去!战争在我们的眼里是游戏,在原住民的眼里可不是游戏,而是生死存亡!所以,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最大的利益才是王道。”
“不是游戏啊?到也很有道理,你说下午会不会登城强攻?”
“不好说,这要看城里的反击力度,而且,这才开始,应该不会立刻就登城吧?你看看临淄的攻防战,打了那么久,还是在城下打转,不怎么登城的。”
“要是那样就没意思了。”
“切,没意思你可以走啊!”
“可是又不甘心啊!”
“呜......呜……快吃吧,很快就又要开战了,这个游戏里你还担心没有仗打?就怕到时候你会厌烦,或者穷得打不起仗了,哈哈……切!老子不差钱,只要痛快激|情,来就是发泄地!”
“呵呵,原来是发泄哥!你今天泄了没有?”
“哈哈......”(未完待续)RQ
第五百零八章不出彩的战斗
下午的战斗开局与上午一样,只不过这次城里的守军却没有再次上当,但是田丰却也改变了打法,没有急着推投石机部队上前,而是不断的轮换骑兵进行攻击。由于骑兵在方志文的加成之下有着惊人的shè程,这种长时间被动挨打却不能反击的状况令守军的士气严重的降低了!
田丰的做法其实可以说就是一个阳谋,守军要么是继续忍受这种无力的局面,持续让自己部队的士气下降,要么就主动发出远程打击,自动自觉的将方志文的远程部队放进打击阵地,使战斗进入正常的攻击步调。
更重要的是玩家的xìng格不会选择一味隐忍,田丰的做法正是针对玩家的xìng子设计的,如果对手是原住民田丰很可能会选择别的打法。
城里的守军并没有让田丰和略微有些不耐的玩家们久等,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一片由碎石和大号弩箭组成的乌云已经腾空而起,向着刚刚轮换进战场的突骑兵猛地覆盖了上去。
远处的观众们心里顿时一紧,不过这些骑兵却是分外让人安心的,只见领军的将领一俯身,战马很流畅的一偏身子,用力一跃换了一个方向加速冲了出去,整队骑兵也跟着一起准确的完成了一次整齐的加速转向。
广大的围观者们不由得齐齐松了口气,而对面城墙上的观众却一起遗憾的叹了口气
‘投石机推进一百步展开阵型,准备shè击!’
田丰翘了翘嘴角。稳稳的下达了推进攻击的命令,实际上田丰完全可以继续选择用骑兵蹂躏敌人,但是那样的话敌军的实际损失要小得多,既然敌军已经选择了正面接战,田丰没有理由向敌人示弱。
战斗似乎进入了上午战斗的重演,步兵推进,弩兵推进。然后是城下的僵持对shè,远程部队的对shè,归根到底。还是在拼杀伤比战损,而真正的决战必须等到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才能进行,田丰也没打算今天就登城。
“命令异人武将和游侠向前推进。准备与敌军异人接战。”
城里的守军终于将异人武将和游侠推上第一线了,田丰自然也很乐意将手里的异人推上去,甚至早已经等不及了。
高顺的部队稍微向后撤了一些,给异人让开一个攻击通道,但是又不会退得太远,而是保持在轻弩的shè程之内,一方面帮助异人分担一些攻击,另一方面也要保持对城墙上的守军形成相当的压力。
高顺率领的陷阵营普通士兵的属xìng接近一阶武将,经过武将加成以及战阵加成,再算上田丰的技能提升。在攻防属xìng上面绝对不会输给一阶武将,但是在其他方面就不好说了,你总不能要求一个小兵会有很高的智力和统帅吧!
因此,高顺的部队对城墙上的玩家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的,高顺本人更是杀伤力惊人。与稍远处的太史昭蓉和甄翔的战果相比也不潢多让,当然,他们都在战前接受了田丰的嘱咐,让他们尽量将目标放在原住民身上,异人最好由异人来解决。
事情果然如田丰和方志文预测的一般发展,城上的异人在与城下的异人接战之后。果然将攻击的目标放在了彼此身上,原因很简单,杀玩家的功勋值远高于杀小兵。
很快城上城下都不时的爆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物品,以及强烈的冲天光芒,那是挂掉玩家被传送走的光芒。
方志文一直都没有上前参战,只是在后阵观看,以及不时向属将询问周围的侦骑回报,不过周边的环境似乎太过安静了,不知道是城阳郡的玩家被吓怕了,还是另有打算,眼看着天光渐渐暗淡,今天怕是不会有什么人来偷袭了,又或者他们想趁着方志文的部队白天攻城疲劳,在晚上进行夜袭?
“打的真无聊,高顺肯定在背后偷偷的骂你。”
田丰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才不信,高将军以军令为尊,即使我让他站在城下做箭靶吸引敌军的弓箭,高将军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更何况回私下怨恨?不过主公对高将军的评价若是让高将军听到了不知道回有什么想法呢?”
方志文侧过头看了一眼,咧嘴笑了笑道:“嘿嘿,那你可以告诉他看看会有什么结果哟。”
田丰斜了方志文一眼,笑道:“我才不上当呢,若是我说了高将军恐怕也不会相信,反而当我是个拨弄是非的小人。”
方志文得意的笑了笑,一副你明白就好的表情,又转头去看城下的激战,不由得直摇头。
“主公为何摇头啊?”
“元皓,异人嘴上总是会挂着一个词,叫做‘激|情’,元皓的指挥一点都不激|情,未免让人有些失望啊。”
方志文的表情有些寡淡,但是似乎并非是在开玩笑,田丰想了想,有些不得要领,于是直接开口问到道:“主公的意思是应该将战斗打得更加激|情?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更何况,这么一来会增加我们的战争成本,甚至还会增加战损,这与主公你提出的战争效率岂不是背道而驰?”
方志文抬起手里的马鞭指了指城墙下的战斗,和声问道:“元皓觉得那里的战斗给人的感觉如何?”
“按部就班,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没错!换而言之就是沉闷,这种情况在我们看来是很正常的、理所当然的,甚至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还是我们去刻意追求的效果。但是,在异人的眼里这种战斗是非常无趣的,也就是说你元皓你的指挥会对异人渐渐失去吸引力。”
田丰有些困惑了:“这又有关系么?”
“当然有,将来我们与异人之间的协同作战是不可缺少的,或者说会越来越多,元皓你不能弱了我军的名声吧!呵呵,开玩笑的。事实上,我们必须能够吸引异人们参与我们的行动,异人势力会注重利益,但是对异人个体来说,战斗过程本身带来的快乐绝对不能被忽略!否则就失去了对这些异人的吸引力。”
田丰低头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方志文的想法,那么战斗的乐趣又是什么呢?激烈么?血腥么?畅快的杀人或者被杀?
“主公,你觉得什么才是激|情呢?”
方志文听的有些好笑,激|情这个词从田丰嘴里一本正经的吐出来颇有些喜感,但是田丰的问题却不得不认真的想想,到底什么才是激|情四shè的战斗呢?
“呵呵,我也想立刻告诉你这个问题的答案,问题是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直接回答你,可能是要更激烈或者更畅快,当然还有可能是别的什么,或者这些都是必须的,这需要我们共同去寻求这问题的答案。”
方志文坦承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战斗才是更激|情的战斗,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探讨,或许应该去请教一下李雪音,她有丰富的组织公会的经验,或者更清楚什么样的战斗才是玩家们期待的战斗,只有让玩家对战斗乐在其中,他们才能更好的被自己所利用。
当然,兼顾战斗成本是肯定的。
田丰郑重的点了点头,仰头看了看天sè转头看向方志文道:“主公,今天到这里吧?”
方志文摇头:“你是指挥官,何须问我?”
田丰了然一笑:“鸣金收兵!”
城墙上的玩家指挥官们静静的看着方志文的部队有条不紊的撤出了攻击范围,后阵的骑兵前押,护住了军阵的后方,防止城里的骑兵出来追袭,众人互相看了看,眼里都带着一份沉重。
“各位怎么看?”
“很强,进攻稳扎稳打毫无破绽,照此下去我们恐怕撑不了几天。”
“这个是显而易见的,我想要问的是今天的战斗方志文显然没有出全力,如果他全力攻城我们如何应对?还有,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或许是为了减少损失吧,今天下午看他们将玩家推上来,自己的部队却在退后就知道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我们尽量降低损失,保持一定的战斗力,那么他就不会急于强攻,所以我们越强,对方才能越谨慎。”
“未必,我们的武将和游侠被推上前,他们采用这样的应对是很合理的,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打法,并没有什么值得追究的地方,与其在这里讨论这个浪费时间,还不如想想明天要如何面对他们那些恐怖的骑兵,老实说,我觉得光是那些骑兵就能将我们的城池攻下来。”
这位的话让城上的玩家都沉默了下来,他们不是不知道方志文手下突骑兵的厉害,只是没有想到厉害到了这种程度,早知如此就不要妄想能够与方志文正面抗衡了,不过现在也不是就没有机会了。
“坚持吧,先想办法在弩兵部队前安排一队武将做挡箭牌,只要将战斗拖下去,机会应该会有的,毕竟对面的那些人也有这个意思,希望他们不是忽悠我们的吧。”
这句话让十分消沉的众人都露出一副期待的样子,眼神不由自主的向北边已经泛黑的天空看去,那边是他们的希望所在嘛?
第五百零九章想反水的玩家
感谢‘詹峰2005’大大的宝贵月票,还有‘希奈’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夜里,黔傲以北十里的方志文军营一片安静,当然,也有不甘寂寞的玩家们在军营中不时的进进出出,领取一些jǐng戒和清扫周边侦骑的任务,真是勤奋的一群人。
刚刚与太史昭蓉结束了对练的方志文略微有些失望,没有想到黔傲城里的玩家这么稳重,居然隐忍至此,不过方志文的直觉却告诉他,城里的玩家们并没有束手待毙,而是在等待着一个逆袭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是什么呢?
难道他们还藏着什么秘密武器,指望着在攻城战里给方志文狠狠的一击?又或者,在某个地方,隐藏着什么王牌部队,等着在战事最激烈的时候,从背后给方志文致命打击?
“还有一个可能xìng不能完全排除,那就是现在配合我们攻城的异人部队,会不会在阵前反水,然后城里的异人全面出击,来一个里应外合,将我们彻底击溃。”
田丰的看法虽然很有些超乎大家的想像,但是正如田丰所说的那样,这个可能xìng是无法排除的,既然无法排除,那么就应该加以考虑和准备。
“呃,这个应该需要区分一下,有些异人势力是绝对不会背叛的,而这次,我在发布任务的时候,就特意留心了这点,所以关键位置和关键任务都是交给在密云密道中有产业,并且与我们有着密切利益关系的异人势力。而元皓所说的可能xìng,应该修改为部分异人的反水,而不是全部。同样,我们也可以用异人监视异人,将嫌疑比较大的异人势力,与比较可靠的部队间隔安置,让他们互相监视。”
以方志文对异人的了解。以及这次城阳战役对异人势力的侵害程度,方志文又怎么会没有提防着异人呢?并非所有的异人都在城阳郡有利益,这次前来黔傲参与方志文攻城战的异人势力中,有不少势力的家底是在东莱郡的,而方志文事前就已经给这一部分的异人势力吃了定心丸,承诺不会进攻东莱郡。
因此,方志文相信并非所有的异人都会公然反水。但是,不反水也不一定会代表他们会坚决的站在方志文这一边。
“主公。异人真的会替我们挡住那些反水的异人,或者会及时的向我们通报异人的异动么?”
方志文想了想,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么说来的话,我还真不敢保证,或者他们会认为,我们在城阳郡的军事行动失败对他们更有好处,最终可能故意的视而不见不作为。当然,他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将来我们对他们不作为的报复。”
“主公,报复是需要大义的!如果他们在表面上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又凭什么去报复他们呢?我们是上位者,但并非是能够为所yù为的上位者,因为这与主公所制定的基本政策是相违背的,我们辖下不单有大量的异人势力,还有更多的零散异人,这些人都是我们实力的一部分,这也限制了我们对待不轨异人势力所能使用的手段。当然,本来也不应该采用那种手段,毕竟那不是王道。”
方志文的话引来了田丰的一篇长篇大论,显然,田丰是要给应对异人势力的行为定调子,有了这个基调,以后对付异人势力才有了一个明确的底线和原则。
“元皓所言甚是,对待内部问题。还是走王道,霸道不可长!”方志文几乎没有想,就同意了田丰的说法。或者说,是早就想定的。
田丰笑着扶了扶胡须:“那么回到刚才讨论的问题上来。如果有部分的异人与黔傲城中的异人勾结,在某个时机对我们发动逆袭,而其他的异人部队佯作不见,任由事态恶化的话,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方志文的手指在案台上轻轻的敲着,默默的看着案台上的地图,身侧的太史昭蓉和甄翔也都皱着眉头沉思,想着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极其复杂的局面,若是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不让异人参与这次的行动呢,事实上就算只用高顺的陷阵营,以及方志文的本部,一样能拿下黔傲,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高顺也皱起了眉头,不过一向不大说话的他并没有急着发表看法,而且,他也想看看,田丰和方志文到底是如何解决这个他们自己找来的麻烦。
“要说如何应对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难度,难的在于如何能继续贯彻我们的初衷,当时之所以吸引异人参与黔傲攻城战,就是为了给异人之间制造矛盾,现在若是让他们勾结起来,不但不能制造矛盾,反而给他们缓解了矛盾,这是不能接受的。”
方志文并没有让大家久等,一番平淡的话语,将事情的本质直接揪了出来,让太史昭蓉等人看清楚了黔傲之战的根本所在,找到了矛盾的根本,解决起来就有了方向,再不会觉得迷茫和失措。
“这就简单了,就像三个不同立场的人打架,只要我们退出来,那两个自然就会打起来了!”
甄翔忽然插了一句,看他那个得意的样子,显然是认为自己的办法很好。
“哦?定远是说我们只要从黔傲撤走,命令异人继续攻城即可?”方志文兴趣十足的笑着问道。
“是啊!不对么?”
“那如果那两人也不打了呢?”田丰促狭的问道。
“怎么可能?那......”甄翔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但是手指再次撞到头盔,没法达成目的,至于挠头盔是不是能达到同样缓解尴尬的效果,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场的人都莞尔一笑,连高顺也抿了抿嘴。
“事实上,情况肯定不会像甄翔将军所预测的那么简单,因为所谓的反水,很可能是在关键时候,关键的位置上不出力,或者故意放任本来能够阻挡的敌军突破防线,故意偏离shè击目标,放任对方加大打击我方的力度,增加我军的战损等等,因为他们的目的在于阻扰我们对城阳郡的攻势,只要我们没办法顺利的拿下城阳郡,那么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到不一定非要在战场上击败我们。”
田丰详细的给甄翔等人讲解了局面可能产生的演变,所谓的反水,并非简单意义的反叛,因此应付起来更加的麻烦,而且,方志文的要求可不是仅仅要有效的防范和应对异人势力的反水,还有继续拿下城阳郡,并且在此基础上,还需要尽可能的为异人势力之间制造矛盾,这才是事情的麻烦所在。
方志文点了点头:“嗯,基本上就是这样,如果仅仅是想要排除这种干扰或者拖后腿的行为,只要适当的改变攻击时的排兵布阵,加强对周围的jǐng戒,留足预备队就没有问题了,甚至在最紧要的关头,我们还可以采用迫使异人势力暂时脱离战场的办法。”
方志文说到这里看着甄翔笑了笑,甄翔得意的扬了扬眉毛,自己也没有全错,至少猜中了一个,无数种可能xìng之中的一个。
“但是这么一来,主公的初衷就不能完成了。”田丰摇头道:“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提高赏格,从根本上击溃他们勾结的基础?”
“呵呵,他们勾结的基础可是非常坚实的,如果他们这次能够成功的合作,这种模式不仅仅对城阳郡有效,而是放之世界皆准的好办法,因此这种方法一定会被无限制的复制,以求最大限度的保护和获取利益,那么,你要将代价提高到什么程度,才能击溃这个基础呢?”
“这……田丰也卡住了,难道当时决定在黔傲之战中,乃至于整个城阳郡战役中引入异人势力参与,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异人与异人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远远的超过了异人与原住民的关系,因此,异人与异人的合作基础也就更加牢靠?
方志文看着田丰吃瘪的样子很开心,到不是他妒贤嫉能,但是每每自己的想法被田丰看穿,肯定是有些不服气的,因此,难得能看到田丰看不透的事情,方志文自然觉得很有意思。
“元皓,异人与异人之间的合作,用一句话来形容最好,那就是‘同富贵易,共患难难’,有财大家发,异人能做到,而且擅长做这种妥协的事情,但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情况也很明显啊!既然利诱不成,那么我们就威逼!”
“威逼?”
“对,强制命令!不从者直接将他们排除出这次战役,并且收回不攻击东莱郡的承诺。”
田丰眼神一亮,立刻把握住了方志文的思路,一旦思路打开,田丰迅速的理清了事情的本末,也有了新的想法和安排,体现在战术安排上的步调也就明确了。
“主公的意思是将这事放到台面上来处理?”
“嗯,放到台面上来,咱们自然就有了大义的名分嘛!当yīn谋被迫曝光之后,yīn谋也就不成为yīn谋了。”
“可是夫君,那不是仅仅是我们的猜测么?”太史昭蓉想了半天,才发现哪里不对,因为整个讨论的基础都是源于猜测,异人们其实什么也没做呢。
“对呀,所以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嘛!”方志文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是眼神里却透着戏虐的笑意。
田丰在一边也抚须而笑,猜测什么的还不是方志文说了算,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什么实证,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只要适当的控制范围,不要造成强烈的反弹就好,这就是政治的无耻!不过田丰现在倒是很适应这种无耻。
第五百一十章排兵布阵
战役通知,是指接受了同一个战斗任务的玩家们,收到的来自任务发布方的通告,这种通告直接发送到任务栏中。
“我靠!这什么意思啊?说我们当中有人与黔傲城中的玩家勾结,企图阵前反水!有图有真相吗?”
“切!二了吧,这还需要屁的真相证据,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也跟我们无关,估计是要对那些大行会动手。”
“那就是好事啊!打得越热闹,咱们越能挣钱,嘿嘿!”
“可是消极战斗怎么区别啊?”
“你看吧,我估计会方志文会直接下达夺取和死守的命令,这样的话,任务失败就是消极战斗了!”
“那这条直接解除任务可以理解,可是这条不排除事后追责,是什么意思呢?”
“鬼知道,或者是想要秋后算账吧,只是不知道这个帐会怎么算而已。”
“反正跟我们没关系,管他呢!”
“.......”
一大早就接到了战役通知的玩家们反应各有不同,那些小行会和流浪武将,以及游侠玩家们对这个通知几乎是立刻就忽视掉了,反正跟他们也没有关系,这种做法明显的是针对大型玩家势力的,虽然通知里面没有提到具体的行会名称,也没有什么实证,但是这种事情玩家们甚至比方志文和田丰更加确信,在黔傲之战中,确实存在着这种可能xìng。而且相当大。
而参与黔傲之战的大型玩家势力,接到这个通知后却都紧张了起来,至于想法,自然是各有各的想法了,事实上,城阳郡黄巾阵营的玩家势力确实跟众多的朝廷阵营玩家势力接触过,这里面也有不少是有直接利益关系的。
在这其中。确实有些势力勾结了城内的玩家势力,另一些则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有看到。反正就是没有人去向方志文告密,这不得不说是因为方志文这次攻击城阳郡的行动,有些天怒人怨了。非常不得玩家的人心,当然,这里的玩家是指大型玩家势力。
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些玩家势力还没有开始行动,方志文却已经神奇的抢先一步动手了,虽然方志文可以拍着胸脯向广大的玩家保证,自己真的没有接到任何玩家的告密,这次玩家确实的很团结,但是当这个通告一出现的时候,所有的玩家势力首先想到的事情。就是内部出了反骨仔,事情已经泄密了!
既然已经泄密了,这事就麻烦了,更重要的是,方志文这个通告中所暗含的威胁。或许那些流浪武将很难明白什么是事后追责,但是这些大型的玩家势力又怎么会不知道追责是什么意思呢!
“命令,任务甲字零二一号的任务行会,部队数量为三千步兵,目标正面城墙标记为三十的标段,必须于开战两个时辰内拿下并坚守!”
“命令。手打吧防盗章节任务甲字零一三五号的任务行会,部队数量为四千步兵,目标正面城墙标记为九的标段,必须于开战两个时辰内拿下并坚守!”
.......
“命令,任务乙字二七一号的任务行会,部队数量四千弩兵,压制目标为标记为乙丑三零四五的地块,投shè箭矢不少于每刻每人六十,作战时间一个时辰。”
......
书记官的大帐中正在一项项的发布战前的命令,这次的命令相当的明确,居然连作战时间,投shè箭矢的标的和数量都有,这绝对是对玩家部队的极度不信任,跟早前的通告联系起来,很明显这就是方志文的杀威棒。
一些智商高的人,很快就发现,这些详细到坐标层面的排兵布阵之中,还含有更深的意思,那些跟黔傲城内玩家势力关系密切的部队,都被跟方志文关系相对密切,并且在东莱郡有产业的势力给间隔开来。
这种安排就是在告诉所有的玩家势力,你们在背地里搞的yīn谋诡计都已经曝光了,而且也是对那些在东莱郡和密云有着重要利益的玩家势力的一个拷问,这对他们来说真是一个相当沉重的选择题。
只是不管这些玩家行会如何选择,他们都已经被方志文给区别了开来,两种势力的身上,被方志文贴上了不同的标签,这种暗示其实是十分恶毒的。
“各位,命令书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拒绝任务还是可以的,一旦接受了任务而没有按照要求完全达成,则会被视为消极战斗。当然,大家或许会认为这是我针对各位的,不过我还是解释一下吧,这仅仅是为了提高战争效率的一个措施,以后将会成为常态。”
一身甲胄高踞上位的方志文嘴角噙着笑意,淡淡的向下面站立的玩家势力代表解释道。
在场的势力代表们都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这种措施成为常态,并且被其他的原住民势力复制,那么玩家势力之间再搞这些小动作就真不那么容易了,这个方志文实在是可恶!
但是,现在是人在屋檐下,拒绝任务是没有问题,但是肯定会受到方志文的区别对待,受到区别对待事小,就怕方志文会继续挑动其他势力,蚕食并吞他们在朝廷阵营地盘上的势力,既然不能在城阳郡保存利益捞取好处,至少不能再给自己招来一个不必要的强敌吧!
“方大人,我们退出!”
胆大的人还是有的,由于方志文要求大家立刻表态,这些玩家势力没有办法互相商量,但是在城阳郡利益比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