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3部分

击黄巾军,以及黄巾阵营的异人,同样也要挤压朝廷阵营的异人,然后是整顿青州的民生和政事。积极的积蓄力量,跟文举兄做得没有什么不同,或许差别就在于谁更能干罢了。”
孔融微微笑了笑:“志文的言下之意,是说曹cāo的雄心壮志很大喽?”
“自然是很大的,心气儿越高的人,干劲就越足!你看我就没有曹cāo那么充足的干劲!”
方志文用力的点了点头。曹cāo的志向高远,这个是事实证明了的,游戏再怎么变,人的个xìng是很难改变的,曹cāo始终会是曹cāo。
“呵呵,最近我也常常与异人交流,你的意思是‘野心越大,**越强,动力就越足’?你想说,曹cāo是王莽之流?”
方志文有些诧异的看向孔融,想不到孔融还是一个cháo人,很能接受新思想啊!不过将曹cāo比作王莽,确实挺贴切的,两人都是那么聪明能干,只不过曹cāo比王莽胆小,没敢从根子上改变平民与贵族的关系,所以比王莽活得时间长。
“虽然很多人有王莽之实,但是却未必有王莽之志、之能!但此人是有的,这就是我的看法,如果文举觉得此人可以支持,那就选择支持他,如果文举兄觉得没有必要追随他,那么我可以与文举兄合作打压他。”
“那志文想要得到什么呢?”孔融想了想,有些促狭的问道。
方志文倒是很认真的想了想,半真半假的说道:“是啊,我希望得到什么呢?除了人口钱粮,我自然是希望一切都能维持现状,不,不,也不是这个意思,想必文举兄应该明白,异人不能统治这个世界,同样的,异人也不会同意我们永远统治这个世界,那么干脆就各干个的吧,我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西周.....”孔融眼神一闪,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眼神里带着震惊和好奇。
“嗯,虽然不完全是,不过接近了吧。”
“志文的想法真是奇怪,虽然看上去很不符合常理,但是偏偏又与现实相符,我也不敢说志文的想法是对是错,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事情做了才知道对错,想是想不出来的。”
方志文一边煮着新茶,一边很随意的说着,不过这话很没营养,现在他也并不着急逼迫孔融表态。其实孔融若是真的倒向曹cāo,方志文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想要分裂青州干扰曹cāo迅速成长的方法多得是。再说了,就算曹cāo侥幸拿下了青州,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也轮不到方志文第一个着急,还有大票的老牌世族看不惯曹cāo呢。
而且这个世界最终的掌控者是智脑,神的意志必将得到伸张,更何况,这个意志方志文也并不抵触。
“呵呵,志文不是一向谋而后动的么,如今拿这个话来忽悠我么?”
........................................................
曹cāo到达平寿城的时候,方志文正拉着妻子在平寿城里四处寻找特sè的小吃摊,其实这是一个政务任务,方志文难得清闲,正好想要带着妻子逛街,于是就去官府门口接下了这么一个给平寿城的特sè小吃打分的任务。
要求至少寻找到十个不同的小吃摊。然后了解这些特sè小吃的特点,并给出评价,任务的奖励是一本点心制作书籍。
方志文觉得很有趣,于是拉着窃喜不已的太史昭蓉在平寿城里乱逛,寻找好吃的、有特sè的小吃,谁知道正好碰到了刚从西城门进城的曹cāo一行。
方志文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继续低头品尝他面前的那碗红枣麦粥。又甜又糯真是很好吃,麦粒略有些黏,又带着一点弹xìng。吃起来很有质感,红枣的香气浓而不腻,枣皮发脆。又不会太硬,果然是不错的小吃。
太史昭蓉看了曹cāo一行一眼也转回头,小口的吃着麦粥,温柔的眼神更多的放在自己的夫君身上,她喜欢夫君这个样子,微微眯着眼睛品味着美食,脸上的表情认真而又略有些夸张,平平淡淡的却又有些孩子气的调皮,那种随意和随xìng,到有些像是一个异人。
当然。她也喜欢夫君在战场上的样子,冷静而锋利,让人迷醉。事实上,夫君在任何时候的样子她都喜欢,她更喜欢的是能够见到不同样子的夫君。能够随时随地的陪在自己身边的夫君。
不过,刚才曹cāo已经进城了,自己的夫君却在这里陪自己,虽然她也很喜欢夫君陪着自己,但是却又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夫君的正事。
“夫君,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呵呵,昭蓉你不诚实哦,你是个武将诶,怎么会累呢,是不是因为那个家伙。”
方志文斜着眼睛,用手里的木勺子指了指曹cāo刚才消失的方向,这幅样子倒是十足的市井小民,哪里还有一点一方枭雄的样子。
“扑哧”太史昭蓉忍不住笑了出来:“夫君~!人家说正经事呢,真的不需要去管他么?”
“什么正事!陪你就是最正经的正事,昭蓉,要知道我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属下,以及属下的亲人,然后受惠的是力所能及的领民们,因此,亲人是最重要的,这点永远也不会变,也不可能变的。”
方志文一本正经的说道,一番话说得太史昭蓉眼睛发cháo,脸蛋通红,恨不得狠狠的扑到夫君的怀里去撒撒娇,可惜场合不大合适。
“嗯!”太史昭蓉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记住了就行了,对了刚才我打听了,往南边走三个巷子,经常有一个担着挑子卖炒饼的人,一会我们就去找他的踪迹,嘿嘿,传说中的小吃啊!”
太史昭蓉绽开一个迷人的笑容应道:“嗯,听夫君的。”
.........................................
方志文正式见到曹cāo,是两天后的夜晚,曹cāo设宴邀请了方志文。
设宴的地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酒楼,当地的原住民经营的酒楼。
方志文到达的时候,夏侯兄弟正在楼下等候,见到方志文与太史昭蓉夫妇,夏侯渊的脸上有些不自然,而夏侯惇则沉凝如常,方志文暗暗点头,看来史书上说夏侯惇稳重是对的。
曹cāo得到通报,赶紧从房内迎了出来,一见到方志文,脸上就露出了开怀的笑容,匆匆上前几步,深深的一礼,用他那略带沙哑的、浑厚洪亮的声音见礼道:“不才曹cāo见过方大人。”
“曹大人太客气了,曹大人家世显贵,本人更是人种豪杰,又累功官居济南相,说起来,咱们还是平级的,可不敢当曹大人之礼,在下这里回礼了!呵呵。”
“太史昭蓉见过曹大人!”太史昭蓉很大方的行礼。
“这位是内子,也是在下的卫军左军将军,见笑!”
“夫人真是巾帼英雄,cāo羡慕方大人还来不及,哪里敢见笑啊,哈哈.....二位贵客快快请进!”
“请!”
众人入内,寒暄了几句分宾主坐定,方志文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曹大人可曾见过文举兄?”
“已经见过了!”曹cāo眯着眼睛笑着道。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在下不知道文举兄是否会赞同曹大人的建议,不过在下觉得,曹大人最好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地盘,曹大人毕竟只是一个济南相,而不是青州牧,管得太宽了,未必是好事啊!呵呵。”
方志文的一番话,顿时将曹cāo和夏侯兄弟说愣了,这才叫开门见山啊!而且是很大的一座山!(未完待续。
第五百零零章与曹操的交锋
感谢‘暗淡的遗忘’和‘河伯冯一’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最终幻想’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大家!继续恳请大家的推荐票支持!
“方大人,此话怎讲?”
曹cāo缓缓的收起笑容,抚着胡须悠然的问道,眯着的眼睛仿似不经意的掠过方志文的脸庞,凛冽的如同刀锋,一闪而逝。
方志文仿佛没有看见曹cāo锋利的眼神,依然微微的笑着,身侧的太史昭蓉却皱了皱眉头,敌意深重的看了曹cāo一眼。
“曹大人,这话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想必曹大人比我更懂,听说曹大人jīng于文章,又擅长兵事民政,是一个文武全才呢!这点道理又何须我这个军汉来教你?”
曹cāo的脸抖了一下,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一样,方志文的话本来就是打脸,以曹cāo的智慧,方志文说的话他自然是明白的,但是刚才本来想要借助那个反问,将球踢回方志文那边,让自己在谈话中变得更加主动一些,却想不到方志文的言辞也这般犀利,直接就给扔了回来,顺便还不用脏字的骂了曹cāo一顿。
方志文的话翻译成现代文就是:曹cāo你是在装傻还是在装逼呢?
“哈哈.....”曹cāo畅快的抚须大笑,掩饰着自己心里的变化,看来曹cāo的笑绝对是一个习惯xìng的动作,并非是代表他心情愉快。而是为了掩饰他自己动摇的心情。
“方大人快人快语,cāo受教了!方大人的意思是,不赞同在下与孔大人合作收复东莱、城阳?难道这些被蛾贼盘踞的地区,我等身为牧守一方的官员,不应该去收复么?”
“曹大人,若是如此说的话,你需要回京城去尚书府补习一下官员的职守了。呵呵。在下以为,曹大人是济南相,却想要管东莱郡的事情。那就不是越权那么简单了,而是居心叵测,曹大人以为呢?曹大人更试图说动文举。那就是勾连党羽,图谋不轨了!曹大人是想要造反么?”
“砰!”
“放肆!”
太史昭蓉略略直起腰身,准备随时跳起来动手,其实这只是一种下意识,在这里根本就没法动手的,酒楼内部都是最高级别的安全区。
方志文冷冷的看向怒目而视的夏侯渊,鄙视的撇了撇嘴,转向曹cāo道:“曹大人的手下真是没有教养,三番两次的乱吠,请你管好自己的狗!”
“你……闭嘴。妙才你退下!”
曹cāo的脸sè铁青,夏侯渊的表现确实让曹cāo很丢脸,被人当着面侮辱,却没有办法反击,夏侯渊憋屈yù死。但是曹cāo已经发话了,夏侯渊也只能恨恨的退了出去,眼里的怨毒确实无法化去了。
太史昭蓉随人也觉得很解气,但是却不大明白夫君为何要如此激怒夏侯渊,事实上,激怒了夏侯渊。也等于激怒了夏侯惇,现在夏侯惇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但是从他那紧握的有些颤抖的拳头中,就能看出来他现在是多么的愤怒。
而曹cāo脸上的表情虽是一脸的歉意,但眼底深处的怒火,也一样能清晰的看到,夫君到底在谋算什么呢?
“让方大人见笑了,不过方大人适才的话cāo愧不敢当,cāo一向以报效天子、安抚黎庶为己任,造反什么的,cāo不敢为也!”
“呵呵,既然不敢为,奈何为之?是不得不为么?曹大人真是会说笑,就像当初王莽所说,受命于天,非吾愿也,不得不为耳!哈哈……呵呵,方大人将cāo比为王莽,cāo愧不敢当啊!不过既然以安抚黎庶为己任,cāo也不能任由蛾贼蹂躏地方,自当奋起逐之!”
方志文态度强硬,并且试图给曹cāo扣一个造反的大帽子,但是曹cāo根本就不在乎那个,造反的帽子用不着方志文扣,方志文自己割据地方本来就是在造反,又有什么权力给别人扣帽子!不过是想要打击曹cāo的心志罢了,但是曹cāo既然敢作敢为,又怎么会被方志文的言语打击呢!
因此,曹cāo的态度也很强硬,想要靠嘴巴打败曹cāo是不能的,有本事就用刀枪来说话,这就是曹cāo的意思。
方志文不出意外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既如此,曹大人尽管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在下也会按照自己的原则做事。”
“自当如此,为国前驱,cāo不敢惜身、不甘人后。”
曹cāo身体向后靠了靠,显然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嘴里的话更是没有任何缓和的于地……方志文带着太史昭蓉施施然的离去了,似乎对于曹cāo的会面很满意,但是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夏侯渊重新回到茶室,默默的跪坐在下手,心里的愤怒和憋屈似乎已经平复下来了,但是夏侯惇知道,这个弟弟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仇恨已经深深的埋在心里,其实自己也是一样的,想必曹cāo也一样,这种强劲又强势的对手,曹cāo是不会片刻忘怀的。
“大,大兄……曹cāo怔了一下,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手:“委屈妙才了,切勿怪责为兄。”
“是弟行事不当,请大兄责罚!”
“好了,不提这事,这个方志文真是个劲敌啊!”
“大兄,我们真的要攻打东莱么?这事怕是……呵呵,攻打东莱是一个说法。如果能获得孔融的支持,然后慢慢的运作,在异人的反弹不强烈的情况下,或者可行,但是若是我等激进行事,攻打东莱必败无疑,何况还有方志文在背后搅局。”
“那大兄你……当然是想要争取孔融的支持。若是得到孔融的全力支持,在青州就再无掣肘,异人虽然现在势力强悍。但是却形同散沙,只要利用利益矛盾分化瓦解,慢慢蚕食即可。只要我们以东平陵和临淄两座大城为依靠,集聚人口实力,进而.....只是孔融似乎并不那么支持我们啊!”
“孔文举与方志文交情深厚,他更偏向于方志文也是当然的吧。”
“并非如此,元让,孔融这个人是个士人,所以他有所坚持,更不会公私不分,方志文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孔融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看不出来方志文的图谋,所以我与方志文,在孔融眼里并无本质的区别,孔文举的考量,一定是以百姓为基础。而不是以交情为准绳的。”
夏侯渊不解的插嘴问道:“既然如此,孔融为何不支持大兄,却选择与方志文合作呢?我们可是近在咫尺,而方志文的势力只能隔海相望。”
“呵呵,正因为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孔融自然选择跟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合作了。孔融这人没有什么野心,所以,只要我们击败了方志文,孔融自然会以北海郡百姓的福祉为依归,选择与我们合作。”
曹cāo信心十足的说道,不过夏侯兄弟却有些不安的对视了一眼,击败方志文,这个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么?
曹cāo扫了一眼夏侯兄弟,自己手下这两员大将,似乎有些被方志文打怕了的感觉,这样可不好!
“怎么,二位弟弟莫非是怕了方志文,想要忍气吞声吧?”
“不可能!”夏侯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从地板上跳起来,脸上的神sè一瞬间就变得十分狰狞了,方志文似乎已经成了他的心结了!
“呵呵,妙才勿须着急。方志文这人可不仅仅是武力强悍,智谋更是深远,乃是我至今所见之最强的敌人,即使是我想要击败方志文,恐怕也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积蓄力量徐徐图之,妙才和元让也不妨将他当作一个目标,迟早有一天,我们兄弟定会将这个目标踩在脚下!”
曹cāo微微的扬起头,视线似乎穿透了狭隘的墙壁,看到了更辽阔的未来,眼眸中闪烁着充满了自信和期冀的神采,夏侯兄弟对视了一眼,胸中也不由得燃起了豪情,齐声拱手应道:
“自当如此……方志文与太史昭蓉,出了酒楼之后,就换上了一身轻装,所谓的轻装其实就是结合了短衫,加上现代的服饰元素,由玩家商店推出的一种装束,这种装束比较贴身,干活的时候很方便,所以慢慢的也在原住民中流传了开来。
牵着手的两人慢慢在灯火中倘佯,看上去就是两个异人小情侣一样,身边匆匆而过的玩家们,基本上都会漠视这种在游戏中谈恋爱的玩家,偶尔有人看过来,也只是带着羡慕微微感叹一下,就转身远去了。
“夫君,曹cāo这个人xìng子真霸道。”
“呵呵,所以他才具有枭雄之姿,是当世的豪杰之一,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自信,只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对手,才比较有意思啊!”
方志文温和的笑着,对于这样的强者,曾几何时方志文是需要仰视的,但是现在,方志文只是将他们看做势均力敌的对手,坐在自己面前的对弈者,完全没有了那种仰止的感觉,从平视的角度上,方志文发现了更多有趣的东西。
太史昭蓉下意识的向方志文靠了靠,脸上挂着喜悦的笑意:“夫君为何要故意激怒夏侯兄弟呢?”
“自然是给曹cāo找些麻烦,手下有一群急躁暴怒的将领,对主上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即使他现在能安抚下来,但是这种深刻的羞辱,相信夏侯兄弟是无法释怀的,而这种埋在心里的耻辱,随时都会被我们反复的引发和利用。”
“嘻嘻,夫君真坏!”
“哎呀,为人凄子可不能说自己的夫君坏,那个太暧昧了,呵呵。”
太史昭蓉顿时脸蛋通红,想要抽出手来躲开,但是又不舍得,只好白了方志文一眼,深深的低下了头,掩饰自己火烫的面颊。
第五百零一章玩家的选择
孔融的选择其实早就告知了方志文,在曹cāo到达的当晚,孔融就深夜会见了方志文,告知了方志文自己的选择,既然大家都在做一样的事情,那么孔融当然会选择自己相信的朋友,而且方志文也一向都是值得信任的,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再在曹cāo的身上押宝。
因此,方志文与曹cāo的会面,完全可以看做是一次初步的摊牌,双方将桌面上的第一张底牌都掀了开来,政治和外交上的第一次接触基本上算是完成了,下面就要靠实力来说话,青州到底谁做主再也不能仅仅用嘴巴和道义来决定了。
曹cāo第二天便离开了平寿,返回临淄前线,现在临淄牵制异人的意义已第五百零一章玩家的选择经不重要了,是一举拿下临淄的时候了。
方志文这边,也迅速的召集了参与北海盟约的玩家行会,通报并商讨关于曹cāo收复东莱和城阳的提案。
“方大人、孔大人,不知道两位对曹cāo的建议有何看法?”
“呵呵,我们的看法自然是要取决于大家的看法了,今天请大家来,不就是探讨这个问题么?”
方志文的这番话将与会的玩家势力代表们堵住了,事实上,在座的玩家基本上就是东莱郡和城阳郡的主人,当然,他们现在整合这两个郡的进程还没有结束,但是没法否认,在这两个郡的地盘上,这些人的意向足以影响两个郡的归属。
但是,这种事情难道能拿到会议上来说。难道能直接告诉方志文和孔融,这两个郡的黄巾军实际上都是我们控制的,不用去攻打收复,这会损伤我们的利益,这样做不好。
这样的话,显然是说不出口的,虽然他们也知道。也许自己在私下所做的事情,这两个笑眯眯的大佬都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知道。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放第五百零一章玩家的选择到明面上来谈。
看着大家面面相觑的样子,方志文就觉得有些好笑,一旁的孔融也忍者笑意。这些玩家势力背后的那点心思,两人是清清楚楚的。
其实如果孔融提出招安的方法,在曹cāo、方志文与孔融联手的压力下,这些玩家势力多半会接受,但是招安之后呢?地盘谁来管理,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事情,孔融的手里没有那么多的人才,也没有那么大的军事力量去管制这大片的土地。
若是管理无力,最后就是一个安而复叛的格局,那时候不但是反复的消耗钱粮物资。对百姓来说,也是一个灾难,所以孔融和方志文一直都没有企图招安的想法。
另一方面,就算曹cāo能将这两郡打下来,也一样会面临这种问题。最后还是回复到与异人的反复征战中去,所以,曹cāo建议的核心,根本就是瞄着孔融而来的,他是想要将孔融绑架到自己战车上去,至于这两郡百姓的死活。曹cāo并不是很重视。
方志文扫了一圈,见大家都不好开口,于是主动出声打破了这个僵局:“既然各位都不想说,那我就直接问吧。大家是赞成这个建议,还是反对呢?如果曹cāo一意孤行,各位会作何应对呢?”
“这.....当然是不赞成了,现在东莱、城阳两郡的异人势力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想要攻下必然会大费周章,消耗的人力物力自不必说,而且,我们也不会从中得到好处,只有损失,因此,我想大家都是持反对意见的。”
这位代表的话很具备普遍xìng,而且言辞中隐含的‘只有损失’这个信息很明确,如果曹cāo这个建议无法阻止,这些人肯定会在后面拖后腿了,即使不能在正面战场上打赢曹cāo和方志文,也会在后勤等方面给两人制造巨大的麻烦,所以‘只有损失’这个词就很微妙了。
方志文对这位代表的话自然是心领神会,点了点头道:“这么说,大家基本上都是持反对意见了?”
“没错!”
“就是啊,打了没好处,谁愿意去打呢!”
“同意!”
事情一旦说破了,大家都很爽快的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方志文暗暗的笑了笑道:“可是,如果放任这两个郡的黄巾军不管,听之任之的发展下去,总有一天这些人会不满足于两个郡的地盘,到时候各位又当如何呢?”
“这……到时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是了!”
“打呗!”
孔融冷笑了一声,这些不负责任的说法,显然都是胡说八道,到时候恐怕你们也会里应外合,然后将北海郡,乃至于整个青州都吃下吧!
方志文也是冷哼了一声道:“各位只是打自己的算盘,恐怕不是好事,这两郡的情况如何大家心里怕是都有数的,曹cāo的建议是出于什么目的且不说,但是,打击黄巾贼平复叛乱,乃是我们官府的天职,因此,不管大家是否接受曹cāo的建议,我们都会在适当时机,对这两郡展开进攻。”
方志文的话再次让场面陷入了尴尬的冷场,这些玩家代表被方志文的一番话打醒了,确实如方志文所说,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你算计别人,而别人不算计你的,利益的诉求必将遭到反诉求,最终的妥协游戏,才是政治的本来面目。
“方大人所言有理,既然我们已经表达了对曹cāo建议的反对意见,那么请方大人和孔大人也说说二位的打算吧。”
“很好,曹cāo建议的目的,在于将平寿绑上他自己的战车,但是这点是我与孔大人都坚决反对的,因此,曹cāo的提议我们不会同意。但是,我们会支持曹cāo攻打黄巾贼的军事行动,并且以进攻城阳郡作为策应。将东莱郡与泰山黄巾贼割裂开来,配合曹cāo包围泰山,这就是我们的打算。”
与会的玩家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这段时间的好rì子要到头了,不过也是,原住民有怎么会放任玩家的势力不受限制的膨胀呢!
当然,原住民的想法其实也有些过于敏感了。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城阳和东莱郡现在的情况还十分的混乱,人口的增长也陷入了困境。想要发展除非立刻完成整合,然后用几年时间全力发展才有可能正面抗衡方志文、孔融与曹cāo的联军。
现在若是三人联合,绝对能横扫整个青州。甚至连泰山上的黄巾军也不能幸免,只是,方志文与孔融却没有选择与曹cāo全面合作,其目的又是什么呢?是为了防范在他们眼中比异人势力更可怕的曹cāo么?
如此重大的决断,这些玩家势力的代表是不可能立刻表态的,这点方志文与孔融自然也是清楚的,今天的会议也只是一个通气会,下次的会议,才会是决定玩家态度和选择的时候。
“志文,你真的认为异人会妥协?”
“肯定会。事实上,如果我们与曹cāo充分合作,整个青州都可能轻易拿下,虽然后续的发展可能也一样的混乱,甚至我们跟曹cāo也会大打出手。但是,这种可能xìng还是会将异人势力给吓住的。与现在相对安定的局面相比,他们肯定会选择影响最小的方案,我们的意图不过是尽量的限制异人的发展,曹cāo的提案则是企图摧毁黄巾阵营的异人势力,这种选择很容易做出吧!”
说了一大段。方志文端起茶盏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不过茶有些冷了。
“异人真是不安分啊!”
“呵呵,安分了就不是异人了。”
“曹cāo的做法或许有掠夺人口的打算,他也未必有管制住这两郡的实力吧?”
“这是肯定的,其实如果曹cāo掠夺了异人势力的大量人口,也等于是在严重的削弱异人势力,同样的,我们也必须做相同的事情。不过于此相比,我更关注我们对身边的异人,是否有足够的压制力量。”
孔融有些惊讶的看向方志文,随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志文当初让我收缩力量,强化建设几个城池,是担心北海郡的异人?”
“是的,那时候文举兄的实力有限,不建立坚城加快自身实力的培养,迟早成了异人口中的美食。”
“原来如此,曹cāo的想法我能理解了。”
“呵呵,曹cāo的这个想法恐怕也不是早就形成的,而是在济南国越打越顺手之后才形成的想法。现在济南国人口几乎都被异人势力瓜分干净,甚至在西北三郡的人口都没有了曹cāo的份,所以曹cāo在临淄之战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了这样的想法,既然在青州把持了两个坚城,那么就可以依托于此,建立一支强军,而文举兄就是他看上的猎物,至于那两郡的人口,也是曹cāo眼中的口食。”
孔融看了一眼神情自若的方志文,心里暗暗的感激,虽然方志文这么帮自己也是有他的目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方志文切切实实的帮助了自己,也帮助了平寿、都县和灵寿这三个城池中,超过一百万的民众,这点,孔融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么曹cāo这次南来空手而归,接下来会怎么做呢?我们自己进攻城阳郡,会不会遭到异人的明暗两方面的全力阻挠?”
“曹cāo么,肯定会尽快拿下临淄,然后将部队抽出来,既然从文举兄这里弄不到人口,那么就应该去黄巾军手里拿!”
孔融点了点头,方志文侧头看向一侧悬挂的巨大地图,虚空点了点接着说道:“至于城阳郡,我已经命高顺和田丰率部南下,两万重装骑兵,两万突骑兵,城阳郡没有能够阻挡我的势力,即使算上北海郡的这些异人势力,我也一样能将他们碾碎,我想他们会作出正确的选择的。”
方志文山上悄悄的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连孔融都有点心志动摇,赶紧开声岔开了话题:“那志文的目的是?”
“人口啊!到时候我们两人一分,至于地盘,扔回给异人好了,稀释他们的人力资源,同时也不用我们去负担,呵呵。”
“呵呵,你啊!真是不负责任啊!”(未完待续)RQ
第五百零二章首战城阳郡
“对于方志文的说法,不,应该是jǐng告和威胁,各位有什么想法么?”
室内一片安静!
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有想法就应该说出口么?何况,自己的想法重要么?更重要的,似乎应该是团体利益的问题吧,这个似乎更加的不能随意表态了,不过听听别人是怎么想到,倒是很有必要。
只是,别人说的又会是真实的么?
因此,在场的各位代表们都沉默了下来,其实心里都在剧烈的翻滚着,因此气氛不仅仅是安静,而是在压抑下暗暗的躁动着。
“其实,我觉得方志文的jǐng告是在挑起我们与曹cāo之间的矛盾。”
“这是肯定的,问题在于曹cāo想做什么?方志文与孔融又想做什么?还有,对我们的利益会有什么影响,长远看来,对整个游戏的发展又会有什么影响。”
很快,讨论的方向偏离了开头的问题,不过场面倒是放开了很多,不再像刚才那样令人感到不安,或许,大家都有意的回避这个问题,又或者,大家都想要在对当前的态势有更多的了解之后,再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有些大,其实不妨先从眼前的说起,首先,这个事情的发端来自曹cāo的建议,而这个建议是全面进攻青州的黄巾阵营领地,完全回复朝廷对青州的统治,其根本目的是什么?”
“是曹cāo想做青州牧吧?”
“青州牧是打下青州就能做么?目前的两个州牧都是姓刘的。”
“那么是为了声望和实际利益,包括财富和人口?”
“这么一说的话倒是很有道理,也能解释为何方志文会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从幽州赶过来了!”
“呵呵……所以说,方志文的目的也是青州黄巾阵营手里的财富和人口了?”
“应该是这样没错,你看看他这次jǐng告的内容,首先是让我们跟曹cāo对立,同时也要做跟曹cāo一样的事情,说穿了。还是我们的实力有限,所以才不得不接受这种政治和军事讹诈吧!”
这位代表的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不得不接受?这个定义似乎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好像那就是事实,不管是曹cāo的建议还是方志文的威胁,其实给玩家们选择的余地并不大,这也是让玩家们非常恼火。并且犹豫不决的关键。
因为方志文给出的选择就是非此即彼,要么站在曹cāo那边接受曹cāo的讹诈。要么站在方志文这边接受方志文的讹诈,这事的核心在于无论如何都是要遭受讹诈的,无法逃避,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是游戏?或者是被游戏?
不过,说起来,在座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在游戏。而是通过叫做‘游戏’的这种虚假的行为,来行攥取实际利益的事实,老实说,现在这些顶尖的大行会已经多数处于盈利的状态了,利从何来?(当然不是从那些参与游戏,并且真正的在进行游戏的人身上来了,而是从外界的风险投资和广告,以及周边产品上来的,因此,当行会想要赚钱。就要展示他们对游戏世界的影响程度,以及对玩家的影响程度。)
而原住民们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力的打压顶尖行会的发展速度,限制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影响能力,保护原住民的根本利益,所谓的讹诈,或者应该叫控制xìng的对策。
这种想法和认识,让这些玩家势力会不由自主的向着智脑在通过原住民向玩家施压这条路上想了下去。
“是不是说。我们只能选择被压榨这一个结果?”
这个问题再次让大家陷入了冷场,玩家的无奈么?永远也斗不过智脑么?只是,现在就开始谈论如何推倒最终的BOSS是不是有些早了!?那么。曹cāo、方志文是智脑的走狗么?他们的目的仅仅是削弱玩家的实力么?
“我说,刚才的讨论似乎跑偏了吧。我们是来游戏的么?所以,只要注重如何获取更多的利益,或者说保住现有的利益就对了吧!”
“也对,问题是,现在似乎就是很难保住现有的利益了,但是实际利益可以适当的牺牲,非实际的利益或者还能有所收获。”
“呵呵,明白了,这种事情不是很简单么?好好的打一仗,或者能让我们在数千万玩家当中的声望急剧上升,所谓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嘛!”
确实,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很简单,利益与感受无关,所以智脑与玩家之间会如何,大家对于这种严重的挫败能不能接受,其实都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利益最大化,换个方向思考,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甚至可以玩将坏事变成好事的小把戏。
看,事情多简单……方志文直接向玩家势公布了自己将向城阳郡动手的宣言,开始的时候,普通玩家真正相信方志文会进攻城阳郡的人,实际上可能不是很多,大家都会将这个作为一个烟幕弹,或者是一种政治策略。
但是,当高顺的陷阵营以两万突骑兵出现在平寿的时候,大家才真正的重视了起来,看来方志文这次是要玩真的了,只是不知道他将会如何来掀起城阳郡的大战?也不知道曹cāo会不会卷进城阳郡的战事中来?
至于那些顶尖的玩家势力,都已经屈从了方志文的高压政策,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将损失降到最小,说不得,还能从中获利!
不管玩家们怎么想,方志文的军队都如同洪流一般的冲了过来,那四万jīng锐士兵的力量,让城阳郡,乃至于整个青州的黄巾军以及黄巾阵营的玩家们,都从心底里冒出一股无力感。
方志文屯军在平寿。平寿距离城阳郡最近的城池也超过了五百里,即使以骑兵的速度,也不可能在两三天之内展开攻势,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但是……一天?即使是用双马疾奔,一天时间也是不可能让重装龙骑兵部署到位的,想要在第二天对东武城发动攻击更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现在的道路情况也不可能让战马全速奔跑。”
太史昭蓉听到田丰的计划,几乎是立刻就打断了田丰的战术讲解。提出了这个让高顺和甄翔一样困惑不已的问题。
田丰得意的笑了笑,指了指挂架上的地图:“不,这事是可以做到的,既然大家都对这个计划有疑问,那么我就优先讲解这一部分。”
方志文其实也是第一次听田丰讲解这个战役计划,因为这纯粹是田丰自己在来的路上策划的,根本就没有事先跟方志文通过气。当然,这个也不是最后的计划,而是参谋部提出的一个未曾审定的计划。
田丰扫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面无表情,不想让田丰太过得意,事实上,方志文能够大致的猜到田丰的计划。
田丰见方志文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满的撇了撇嘴,敲了敲图纸道:“从平寿城到东武有确切的距离是五百三十里,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不能在白天行动,因为大部分的道路都会有大量的异人活动,各方的侦骑也不会少,因此,我们赶路的时间只能在夜里。”
“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甄翔捏着下巴肯定的说道。
确实,夜里战马在泥泞的道路上,更加不可能跑出正常的巡航速度,想要在夜里将近四个半时辰的时间里。跑五百三十里路那绝对的不行的。
“呵呵,别急,我刚才说了。从平寿到达东武城是五百三十里,但是我们的部队本来就没有驻扎字平寿。而是在平寿二十里外的小镇,所以,要减去这二十里,还有五百一十里。”
大家都点了点头,这个是事实,那么另外一头,似乎也要减去一些里程。
果然,田丰接着将指挥棒移到了东武城:“同样的,我们的出击阵地也没有必要太过接近东武城,因此,我们设定的出击位置,在东武城西北三十里外,这么一来,我们部队的实际行军里程是四百八十里。”
方志文看着田丰神神秘秘的样子,忽然插了一句道:“元皓,你是不是跟雪音和甄姜联系过了?”
“呃!主公好心思,确实联系过了。”田丰有些丧气,果然还是一下就猜到了,不愧是主公啊!
“这么一来的话,高顺将需要独自攻击三级镇东武城,如果顺利的话,还必须独自坚守至少一天一夜,后续的骑兵才能够到达,那么还是联系一下元志吧,让他向东武城秘密靠近,配合高顺进行外围防御。”
“嗯,这个需要主公批准计划后才行,这么说,主公是赞成这个计划的?”
“当然,如果能够出其不意的攻击东武城,我们能够大大的降低损失,并且大量的节省战役时间,要知道,战争可是按照时间算钱的游戏。”
方志文嘿嘿笑着点头回答,这个答案虽然有些市侩,但是非常符合方志文的xìng格,大家也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