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2部分

现在可不想被对方的骑兵阵给淹了,自己的骑兵距离太远,根本赶不上来啊!
“无名鼠辈!居然敢大言不惭辱我主上,今rì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可敢出阵与我夏侯渊一战!”
方志文咧了咧嘴,恶意的笑了笑,刚才肯定吓了夏侯渊一身冷汗,不过这还不够,再吓吓也好!
“两军相斗。岂是儿戏,谁耐烦与你斗将,杀!”
“杀!杀!杀!”、
“不好,快退!”夏侯渊不敢再耽搁,狠狠一踢马腹,转身向回跑去,夏侯惇以及那数十卫兵也紧随气候。‘泼剌剌’一阵急促的蹄声,一行人扬起一阵泥浆碎雪。向着自己的本阵仓惶飞奔而去。
不过,方志文却并没有出击!他刚才的命令中根本就没有冲阵的命令,只是喊了一声‘杀’而已,就吓得夏侯兄弟狼奔鼠突,方志文在后面看得好笑,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身后的将士们也哄笑不已。
“哈哈……嚣张的笑声穿过了战场。甚至压住了那急骤的马蹄声,仿佛一个个连续的耳光,狠狠的搧在夏侯兄弟的脸上。
对面的曹军也觉得脸上甚是无光,自己的主将嚣张的去叫阵,谁知道给对方一言不发就毙了一个传话使者不说,接着自己的主将也被一声杀声吓走,这实在是有些丢人啊!
夏侯兄弟更是气得想要吐血,来之前曹cāo就说,方志文这个人不好对付,但是想不到竟然如此难对付。自己一点便宜都没有讨到不说,却被对方连番的折辱,虽然曹cāo再三的交代要慎重,要审视度势,可现在自己兄弟已经是被逼进了死角,不得不战,否则自己的颜面何存,曹cāo的颜面何存!?
更何况。现在战场周边,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异人,这种事情一旦被宣扬出去。对曹cāo的声望一定会有严重的打击,更会被那朝中的对手利用。这次自己的行事太鲁莽了,事情办砸了,现在唯一挽回颜面的办法就是击败方志文,可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么。
“前进!”方志文一举手,部队缓缓的迈开整齐的步子,隆隆的向着夏侯兄弟的部队压去,速度却非常慢,这是阵前斗将的典型做法。
夏侯兄弟只觉得自己气血翻涌,一股腥气从胸腹之间直冲上脑门!
这个混蛋!自己上去搦战,这家伙不应战还吓唬自己,现在又摆明了姿态要来斗将,自己是迎战,还是直接冲阵呢?夏侯渊的心乱了。
“静观其变!斗将总好过乱战,战阵一起,局面就不好控制了,他要斗将我们就跟他斗将!”
“不知道是真是假?”
“应该是真的,他们兵力少,没有理由首选阵战啊!”
“也是,刚才实在欠考虑了!”
方志文果然在五六百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然后一骑奔出,张弓搭箭shè出了一支白羽箭矢,只见那箭矢远远的飞出,直shè出了两百多步,正好插在了双方战阵的中间位置。
随即,这匹战马拨马回返,同时另外一匹战马却已经斜斜的奔出,一直跑到了与箭矢齐平的位置,手中的长枪一指,大声爆喝道:“丰宁太守麾下卫军右军统领甄翔在此,谁来一战!”
甄翔心里现在兴奋的不得了,没想到主公竟然第一个派他出战,自己刚才在路上还想向主公求情来着,看来主公还是很关照自己啊!哈哈......
夏侯兄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喜sè,夏侯渊双脚一磕战马,越众而出,同时口中喝道:“鼠辈休得猖狂,济南都尉夏侯渊来取你项上人头!”
夏侯渊对自己的信心还是很足的,方志文手下的将领中,最强的是赵云,这个毋庸置疑,其他的将领武力值似乎没有上七阶的,而夏侯渊则是刚刚踏入七阶的将领,所以单打独斗的话夏侯渊并不害怕,只要对方不用弓骑将的无赖战术,而这位甄翔,似乎就是一个不怎么擅长弓箭的将领。
两马相对冲刺,数百步的距离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夏侯渊虽然有信心,但是还是很稳重的没有用大招,高手对战,用大招效率太低,同样的,甄翔也是只用了一个中平抢。
夏侯渊也是一个中平抢的架势,双方枪尖微颤,交错的一瞬间,双方都在凭借着枪杆上的感觉,想要将对方的长枪崩出外门,这个时候,基本功的重要xìng,以及属xìng的差异就表现出来了。
夏侯渊的速度更快一些,力量似乎也是略有优势,不过甄翔的打法十分的凶悍,第一个回合就选择在落了下风的情况下,祭出了以伤换伤的打法,夏侯渊占着优势,自然不屑与对方换伤,只好稍微收了收枪将对方的长枪尽量弹开一些,双方正面的攻击都没有取得战果。
“叮当!”
双马交错,甄翔的长枪借着弹开的速度回旋,夏侯渊则是双手用力,猛地将枪横扫了过去,其实稍微想想就知道,回旋和横扫的速度是一样的话,横扫花费的力量更大,计算距离的话,横扫走的距离更长,因此当甄翔闪着白光的枪尾从腰间猛地刺出的时候,夏侯渊的枪距离甄翔还有一些距离呢。
夏侯渊微微一惊,赶紧将枪杆下压,向外一推,将那毒蛇一样的枪尾挡了开去。
“当!”
双方战马交错而过!(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九十六章被打乱的步调
看着完成了第一回合的两个决斗者,方志文微微的咂了咂嘴,甄翔无疑还卡在五阶升六阶的瓶颈上,而夏侯渊却已经是七阶初段了。
两人的实力对比上,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但是夏侯渊却没有那种你死我活的勇烈气概,所以这战斗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的,必须等到甄翔气力衰竭,或者夏侯渊自己有了改变的时候,才会有个结果。
对面的夏侯惇自然也能看出自己弟弟身上的问题,夏侯渊不是不敢死拼,而是死要面子,不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比自己低两阶的对手击伤,对于夏侯渊来说,自己领先两阶优势的情况下,受伤既是失败。
夏侯惇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方志文的方向,见方志文的身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强将了,除非方志文肯让身边的夫人上阵,否则,现在自己去叫阵的话,方志文只能亲自出战了,那样一来的话,或许今天的这个事情就会有个好结局了!
夏侯惇想到这里,不再迟疑,双腿一夹马腹,催马向战场中间奔去,不过他有意的避开了另外两个正在战斗的人,选择了另一侧比较空旷的地方。
“吾乃东平陵都尉夏侯惇,谁来与我一战!”
洪亮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不远处激烈战斗传来的马蹄声完全压制不住夏侯惇豪迈的声音,夏侯惇的长枪斜指着方志文的方向,银sè的枪尖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寒芒,跨下战马有些兴奋过度的不断的原地踢踏着,鼻孔中不断的喷出阵阵雾气,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奔腾的兴奋。
“夫君.....”太史昭蓉双眼仿佛璀璨的星光般耀眼,那熊熊的战意让她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种看不见的光芒,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然后心里油然的升起一股子豪气和赞叹。这一刻,太史昭蓉仿佛洗去了铅华的明珠,让人不敢仰视!
“去吧!为夫为你掠阵!”方志文满是欣赏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缓缓的抬起手,指向在阵前挑衅的夏侯惇。
“嗯!”
太史昭蓉兴奋的应了一声,手里的暗红sè长枪一摆,抬手‘当’的一声拉下面板。脚后跟在五花马的马腹上一磕,兴奋的五花马仰头嘶鸣了一声。‘泼剌剌’的朝着夏侯惇冲去!
夏侯惇有些傻眼,想不到方志文真的让他的夫人出战,这个方志文还真是一个不按常理行事的人!不过也是,从刚才初初一接触开始,方志文就事事出乎意表,将夏侯兄弟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等强人行事。自然也是高人一等的。
夏侯惇收起心思,催马起步,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对手,手里的长枪紧握,这个女人比刚才的那个甄翔更强,自己绝不能掉以轻心。
“当~嘶!”
“咻!叮!”
“嗖!”
两人的第一次兵器交接,太史昭蓉立刻对夏侯惇的实力和属xìng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很强!似乎比堂哥太史慈还稍微强一些,但是差距很小,比赵云自然是不如。
而且夏侯惇的打法绝不像他表面上表现的那种豪勇的战法。相反,夏侯惇的打法很聪明,力量的运用相当合理,该放则放该收则收,用方志文的话来说,这是属于效率型的对手,因此这种人的招式定是化繁为简,讲究一击致命的那种路子。
而太史昭蓉自己走的则更偏向速度。轻防守重进攻,突出的就是一个快!
因此在第一回合交错之间的两次攻击以及一次追击之中,太史昭蓉未落下风。当然也是因为夏侯惇有意观察对手的心态造成的结果。
第一击,夏侯惇的力量优势被太史昭蓉巧妙的用力手法以及快速的高频度刺击所化解。随后再一次的短兵交接,却是太史昭蓉占了速度优势,被夏侯惇及时挡住,而后的追击横扫,双方都走了空,第一回合,算是平手吧!
在夏侯惇看来,太史昭蓉的特点就是快和巧,力量虽然稍差,但是速度犹在自己之上,真想不到,这个比自己还低一阶的女人,居然在某项属xìng上比自己还强,果然是不容小觑的强敌,这个方志文真不知道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娶到这么厉害的妻子。
更让夏侯惇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的对战经验似乎非常的丰富,虽然是短暂的一回合,但是在交战的一瞬间,太史昭蓉所表现出来的许多细节,都隐含深意,甚至一些破绽都似乎是故意的,正在拨马回转的夏侯惇忽然觉得,如果自己刚才真的顺着那个破绽攻击,似乎对方的长枪会更早一步到达自己的咽喉。
夏侯惇绝对不会相信在战场上会有这种故布陷阱的打法,因为在那种电光火石的瞬间,根本就不可能思考那么多,这种下意识作出来动作,显然是一种长期战斗而形成的战斗意识,难道这个女人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
事实当然不是,太史昭蓉之所以有这么好的战斗意识,当然是因为天天跟方志文对战,以及被方志文带着做了海量的城市任务而积累的经验,再加上太史昭蓉有不少的好陪练,见过的战法和武技理念还是不少的,所以在战斗意识和见识上,她都是不差的,所差的就是还没有将这些东西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统一风格。
而夏侯惇这种相对稳健的效率型选手,正是太史昭蓉最好的陪练。
方志文的长弓横放在自己身前,他是随时准备出手攻击的,当然,在双马交错的一瞬间,即使太史昭蓉遇险,方志文也不可能作出反应,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方志文的准备是在甄翔或者太史昭蓉受伤被追击的状况下,来阻止对方追击的措施。
虽然心里有些焦虑和担心,但是方志文相信这两人都有在关键时刻保命的本事,只要没有被一击击杀,方志文就有把握在这距离上阻挡夏侯兄弟的本事。
事实上,根据四人打了这么一段时间的评估,方志文相信自己能够单对单的放倒这夏侯兄弟二人,夏侯兄弟的速度不如太史昭蓉,也就是说根本就追不上方志文,那么在方志文的强悍弓箭攻击之下,夏侯兄弟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虽然有些无赖,但是弓骑将不就是这么战斗的么!
战场中间,四人打得乒乒乓乓十分的热闹,只是局面却各有不同。
甄翔在夏侯渊极具耐心的硬撼之下,似乎手臂有些乏力了,本来力量就有差距,速度上再落后的话,想要弥补这种差距,就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和jīng力,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是甄姜却毫无怯意,仍然是满脸兴奋的酣战不已,让夏侯渊也有些着急。
毕竟是有着两阶的差距的,自己打了十几二十回合了,居然连伤都没有伤到对手,这怎么说都有些难看,心里急躁手里的力气也不由得有些急躁,只是越是急躁,对手反而越是兴奋,打起来反而越是狠辣。
一招一式虽然简单,但是招招都是以伤换命的打法,而且这些简单平实的基础技能,最是不能轻忽,而这种稳狠的打法,正是情绪焦躁的夏侯渊的克星,所以,甄翔虽然打得有些无赖,而且体力消耗巨大,但是局面上暂时还撑得住。
另一边,太史昭蓉与夏侯惇的打斗则更加的jīng彩,跟夏侯渊与甄翔的凶险爆裂相比,这边的战斗更加的炫目,双方的打斗都不仅仅是在用枪对话,更是在用智慧对话,一招一式细细体会,居然都是用心良苦大有深意,与其说他们是在战斗,还不如说是在博弈。
夏侯惇虽然比太史昭蓉高一阶,武力点数高出三到四点,但是太史昭蓉经常与比自己强得多的人格斗,在对付强大的对手方面经验丰富,知道该如何在不利的情况下保持体力,也知道如何用自己的速度优势,来抵消对方的阶位优势以及力量优势。
反观夏侯惇,一开始还能稳扎稳打的与太史昭蓉过招,寻找对方招式之中的真实破绽,想要看透对手然后毕其功于一役,但是十数回合过去之后,夏侯惇却发现,自己的对手似乎有越打越强的趋势,开始时显得略微散乱和不连贯的攻击,现在越发的圆融,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问题是,夏侯惇虽然发现自己成了对方的磨刀石,但是急切之间,却也没有办法能够拿下对手,夏侯惇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着急显然是没有用的,但是每次抽空看向立在阵前的方志文,夏侯惇都非常的焦急和担心,如果方志文此刻再亲自出阵的话,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能够应战的将领了。
夏侯惇也曾想要在回马的时候用弓箭偷袭,但是想到刚才这个女人那一手jīng妙的弓术,就放弃了这个打算。也幸好夏侯惇没有掏出弓箭,否则不是被太史昭蓉用弓箭反击得手,就是被方志文给偷袭了!
越来越焦虑的夏侯惇扭头向夏侯渊那边看去,却惊喜的发现距离自己较近的甄翔右臂在微微颤抖,显然,他快要到极限了!
太好了!只要夏侯渊能尽快的拿下甄翔,这场被迫进行的战斗,自己这边应该就稳cāo胜券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吾读(66721.)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九十七章完败夏侯渊
“咻!”
“当!”
一支黑sè的羽箭擦着夏侯渊的耳边飞过,这支羽箭来的无声无息,要不是心头那一点jǐng讯,说不得就会被直接命中了,夏侯渊正想喝骂,随即又有些怀疑,刚才的那只羽箭或者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的,即使不管,也一样是擦着自己的脸颊掠过而已。
若真是如此,将近三百步的距离,计算的如此的jīng准,方志文的弓术果然不能小觑!
“甄翔退下!”
方志文的话音出口,跨下的雪夜不用驱驰,已经兴奋的飞奔而出,方志文笑了笑,将弓箭收起,擎出了黑sè的噬魂铁矛。
甄翔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自己的手臂确实已经无力了,所以只好怏怏的驱马回返自己的阵前。
方志文之所以敢放下太史昭蓉亲自出阵,是因为太史昭蓉已经完全撑住了场面,并且隐隐的有突破的意思,夏侯惇想要战胜太史昭蓉,没有到双方都筋疲力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太史昭蓉还留了一手杀手锏没有出,所以方志文才放心的替换下了甄翔。
“无耻之徒,竟然想要车轮战!”
夏侯渊大声的骂道,想要打击一下方志文的士气,谁知道方志文咧嘴一笑道:“你也可以换人嘛,怎么样,换不换?要不你自行退下也可!胆小鬼!”
夏侯渊气结,长枪咻地一声指向方志文:“鼠辈欺人太甚,要战便战,我夏侯渊岂会怕你这等无耻之人!杀!”
方志文再次咧嘴笑了。长矛夹在腋下,低声道:“雪夜,别做怪哦!”
雪夜唏律律的低嘶了一声,不满的摇了摇头,身子一蹿,猛地冲了出去。
方志文也是摆了一个中平枪的架势,但是在双方兵器交接的一瞬。夏侯渊却骇然发现,对方的力量很奇怪。当他以为自己找准了来势想要崩开的时候,对方的力量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那黑sè的长矛悄然一转,似乎微妙的绕了自己的长枪半圈,切入了内线,夏侯渊赶忙急缠枪杆,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再次走空。而对方的长矛已经从外侧将要刺中自己的肩膀了!
夏侯渊急忙扭腰,长枪使出格挡的技能,在最后的关头将泛着幽幽蓝光的黑sè长矛格了出去,但是这仅仅是开始,高速荡开的长矛被方志文的左手接住前段,然后右手猛推,矛尾以极速向着夏侯渊的腰侧扫去。
此刻夏侯渊由于身体扭侧,长枪也因为格挡技能用力过猛而扬了起来,腰侧就是一个明显的破绽,夏侯渊爆喝一声。右手松开了枪杆,猛地一拳下锤,准准的砸在方志文的矛尾上,发出一声闷响,将矛尾挡了开去,但是他的指骨却痛得几乎失去了知觉。
方志文嘴角噙着笑意,夏侯渊看到了,他此刻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麻。还有!绝对还有!敌人攻击还没有完结!
夏侯渊不管自己疼痛难忍的手指,将扬起的长枪重新压下,双手握紧。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身后右侧发动了格挡技能。
“当!”
一声巨响,仿佛是洪钟大吕一样的震撼人心。夏侯渊身体猛地向前一倾,急忙空出左手撑住马背,以化解刚才身子失去重心之后那难受的受力状态,胸口也是一痛,显然刚才在身体极为别扭的状态下接招,让他内腑受到了振伤!
夏侯渊还没有来得及喘息,跨下的战马忽然一瘸,幸好夏侯渊的长枪还抓在右手,赶紧向下一撑,才没有从战马上摔下去。
双马错开,夏侯渊庆幸的松了口气,战马互相奔向相反的方向,随后减速回转,夏侯渊的心里在这短短的路程里,仿佛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想不到这个方志文这么强,看起来不过是五阶或者刚入六阶的样子,但是自己却差点一个回合就栽在他的手里。
仔细的回想一下刚才交手的瞬间,似乎方志文的中平枪十分的诡异,在技能发动的过程中,居然不但能够极其快速的变动方向,还能巧妙的转换发力的情况,这显然是对中平抢有着极高的技能等级才能做到,而夏侯渊只因为一时大意,稍微使力过老就差点落得一个完败的下场!
这么看来,方志文与自己的综合实力其实是相差仿佛的,如果再算上他的那手神秘莫测的弓术,自己绝对是完败啊!夏侯渊心里忽然没底了,觉得空落落的,仿佛被抛在半空中,完全不着力,有种无所凭依的迷茫感觉。
手似乎更加的痛了!胸口也闷闷的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夏侯渊的斗志在不知不觉中消弭着,恐惧在他的心里慢慢的滋生了起来!
拨马回转的方志文笑意更浓了,刚才其实是有机会干掉夏侯渊的,而且方法还不止一种,可以选择掷矛或者弓箭,事实上,在背后的弓箭攻击,夏侯渊刚才的那种状态,根本就防不住,至于掷矛,那就更不用说了,距离那么近,夏侯渊又失去了身位,已经是必死的状态了。
至于刚才夏侯渊跨下战马失蹄,实际上是因为夏侯渊战马的后腿上被雪夜给踹了一蹄,雪夜的叛逆心理还是很严重的,莫非青chūn期到了?
从夏侯渊过分沉重的脸上,方志文能看出夏侯渊的战心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话打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胆小鬼!害怕了嘛?若是怕了,就滚吧,我对胆小鬼没什么兴趣,滚下去换一个人来!”
方志文的不屑点燃了夏侯渊心底深处最后的坚守,什么都可以丢,就是荣誉不能丢,夏侯家的荣誉,主上的荣誉绝对不能被自己的胆怯给玷污了!
夏侯渊双眼通红。大口的喘息,试图压下心里的怒火,手中的长枪握的紧紧的,仿佛有无穷的力量从长枪中传来,战!战斗到最后一刻!哪怕是失败!也绝不容许一丝一毫的退缩!
刚才自己心里的那丝退缩与恐惧,化作了巨大的耻辱感,铺天盖地的将夏侯渊给淹没了。这种空前的耻辱感必须、也只能用鲜血来洗刷,用敌人的。或者自己的鲜血来洗刷!
“不死不休!杀了你!啊!!”
夏侯渊微微的猫着腰,身体紧紧的夹在战马上,手里的长枪缩在腋下,凶狠嗜血的眼神通过战马的头顶,死死的盯住了方志文的笑脸,可恶的笑脸,一定要狠狠的将他碾成齑粉!以消心头之恨!
“这还有点意思!”
方志文长矛平举。还是一个中平枪的起手式,其实刚才中枪的变化巧妙在于用力的方法,虚实相生就是这一变化的本质,借力、诱力、发力,如此而已,说穿了一点也不奇妙,只要对手能够平心静气,不要将力气使老了,这招很容易化解。
只是说起来简单,在马上交战的那一瞬间。谁又能够有这种极速感应、计算然后反应的能力呢?
方志文有!没错,他有个多出来的辅助终端,可以快速的进行计算,甚至能预演自己的技能,因为这本来就是系统提供给原住民角sè的一种平衡xìng的工具,但是当这种工具被从主思维中剥离出来,成为一种可以被主思维主动分析和利用的东西之后,技能在方志文面前再无秘密可言。
只要是方志文自己掌握了的技能。其等级和效果就会被方志文急速的拔高,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深刻的理解之后。这些平实简单的技能,便化腐朽为神奇。由于其中极其迅速和多变的施展过程,使得技能产生了根本xìng的质变。
来了,又来了!
夏侯渊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对方的力量果然若有若无,根本就无法捕捉,绝对不能轻易的出击,而是应该着力防守,否则必为对手所趁。
但是当夏侯渊始终留力不发,坚定的执行防守策略的时候,方志文的矛忽然加速了!
“好!”夏侯渊不由自主的喝了一声,不是说方志文打得好,而是说方志文终于发力了,这种力量一发出来,就无从变化了,自己也终于抓住了方志文的马脚了,虽然只是这一点点的进步,但是夏侯渊却兴奋不已,因此夏侯渊才喝了一声好。
夏侯渊手腕急抖,长枪使出了‘缠’的技能,想要将敌人力量已经用老的黑sè长矛引出外线,只是方志文却忽然一撒手,长矛上的力量顿时消失无踪,夏侯渊的长枪一下子用错了力,直接高高的扬起。
此时方志文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把青白sè的环首刀,拦腰向着近在咫尺的夏侯渊斩去!
“吾命休矣!”夏侯渊骇得亡魂皆冒,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人能用这种打法,弃矛用刀,战术上实在是妙到毫巅,虽然手段上有些不讲究,但是却真的值得叫好!
虽然心中震惊以及惊骇至极,但是夏侯渊还是松开了已经荡出外门的长枪,左手猛地下沉,想要用左臂上的小圆盾挡住对手的利刃。
只是,方志文的环首刀却是向上一摆,赶在夏侯渊右手回防之前,斜斜的斩在夏侯渊的面门上。
“当!”
一声金属撞击的闷响,夏侯渊干脆利落的被方志文从战马上劈了下来,只是刚才的声音有些怪,即使是刀刃斩击在头盔的面挡上,也不应该发出这样的声音,这个声音更像是兵器折断的声音。
双马迅速的交错而过,夏侯渊的身体也重重的摔在一片泥泞的地上,发出一声十分沉重的响声。
眼尖的人,还看见在空中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在飞舞,远远的飞了出去,然后‘嗤’地一声插在了泥地上,那是一截断刃!(未完待续)
第四百九十八章虎头蛇尾
“jiān贼,纳命来!”
夏侯惇愣了片刻,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正与太史昭蓉完成了第四十或者是第四十一回合,双方错开之后,他惊骇的看到了自己弟弟被方志文一刀劈下战马的一瞬。
夏侯惇的视线仿佛变慢了,心里产生出一种极端无力的感觉,然后是痛!撕心裂肺的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战死!夏侯惇却无能为力,这种痛迅速的变化成了一种愤怒,然后夏侯惇的理智被这把愤怒的火焰所淹没,整个人眼中只剩下了坐在马上微笑的方志文!
这个人是杀害自己弟弟的凶手!他那仿佛魔鬼一样的笑容夏侯惇深深的印在了心里,现在被愤怒和痛苦折磨的已经疯狂夏侯惇指向亲手撕裂这张可恶的笑脸,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想法!
然后,夏侯惇拨转马头,扔下愣住的太史昭蓉,向着方志文疯狂的冲了过去!
“咻咻咻.....!”
撕裂空气的声音尖利得像是要划破夏侯惇的耳膜,那让人心胆发颤的寒星瞬间就到了自己的眼前,即使在暴怒中,夏侯惇也知道这些寒星会要了自己的命,手里的长枪旋出一片耀眼的光晕,仿佛一个光芒所制成的盾牌,试图挡住那些夺命的箭矢!
“叮叮,扑哧!”
“轰隆隆!”
“唏律律!”
在双方数千将士的见证下,暴怒的夏侯惇虽然挡住了那些shè向他自己的羽箭。但是却没有能够替自己的战马挡住shè向马腿前关节的箭矢,毕竟当时夏侯惇的神智不是十分的清醒,能够挡住shè向自己的箭矢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战马前蹄关节被shè穿,一个跟头狠狠的摔在泥地上,差点没有将夏侯惇的脖子给折断,但是他还是被翻滚的战马狠狠的压了几圈,滚成了一个泥人。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颤颤巍巍的从泥地上站了起来。
手里的兵器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头盔也掉了。身上的铠甲破破烂烂的,浑身都是黑黄sè的泥泞,这哪里还像是一个将军。简直就是一个乞丐嘛!
夏侯惇用力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泥血混合物,瞪大的眼睛死死的看向方志文,这一摔,倒是将夏侯惇给摔醒了!
愣了半晌,夏侯惇看着仍然面带不屑笑意的方志文,转身向回走去,脚步虽然有些踉跄,但是却分外的坚决,似乎连夏侯渊的尸体都不要了。
“你弟弟没死,只不过昏迷了而已。没看到我的刀都断了么!果然是两个蠢货,真不知道曹阿瞒要你们两兄弟有什么用!”
夏侯惇愣住了,艰难的慢慢转过身体,看向方志文的眼神里全都是不可置信,以及深藏的希望!
方志文不耐的撇了撇嘴。指着夏侯渊道:“将他带回去,顺便给曹阿瞒带个话,让他到平寿城来见我,搞这些小名堂有什么用!何况还是用你们这种笨蛋来搞事!”
说完,方志文不再理会傻傻站着的夏侯惇,拨马回身朝着太史昭蓉的方向奔去。太史昭蓉抬起自己的面挡,露出一张喜悦羞涩的面容,与方志文并马一起跑回了自己的战阵。
随后方志文的骑队迅速的变阵,沿着直道继续向东南而去,完全无视站在直道一侧虎视眈眈的四千骑兵。
事实上,这四千骑兵现在确实毫无战心,自己的主将一个生死不知,另一个也被人家一箭shè落马下,这仗还打个屁啊!
方志文的骑兵们神sè自若的从曹cāo的骑兵身边奔过,连正眼都不看一下这些敌人,这就是最大的藐视,虽然曹军的将士们心里充满了不甘,但是却只能生生的忍了,甚至心里的无力比不甘更加强烈。
很快黑sè的骑兵队消失在战场之外,闷雷一般的蹄声终于远去了。
........................................
“主公,此次战败坠了主公的声名,俱是我兄弟二人之过,请主公责罚!”
夏侯惇和夏侯渊兄弟是在回灵寿的中途与曹cāo相遇的,曹cāo虽然已经接到战报,知道两个大将战败,但是见夏侯兄弟二人如此形象,还是有些惊心,更没有想到夏侯兄弟竟然就这么当众单膝下跪请罪。
曹cāo像是被针扎了屁股一样从马上跳了下来,不顾地面的泥泞,冲上几步赶紧将二人扶起:“二位何须如此,何须如此!快快请起,此cāo料敌失误之过,与二位何干!”
曹cāo这话到并非是是替夏侯兄弟遮掩失败,而是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一次试探行动,曹cāo也从来没有指望这次的行动能够拿下方志文,曹cāo早已经预计了可能的失败,即使更严重一些的后果,曹cāo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只要能够从这一过程中察知方志文对待自己的态度,那么就值得了。
这个比较悲观的预期,倒不是因为曹cāo信心不足,而是因为方志文既然敢于轻身南下,显然是对自己部队的战力是有信心的,如果方志文根本就没有预测到将会遭遇曹cāo的挑衅,那么方志文这个人也就不值得曹cāo重视了。
事实显然是曹cāo猜对了!
见夏侯渊的部队士气低迷,曹cāo干脆也不走了,就地扎下了营寨,另一方面,曹cāo也需要知道这一次遭遇战的详细经过,以便对来rì的平寿之行,定下个基调。
跪坐在营帐里,夏侯兄弟已经整理过衣甲,看上去jīng神有些萎靡之外,倒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了。
“你是说他二话不说就shè杀了使者?”
曹cāo仔细的听了一边夏侯渊的描述,微微皱着粗粗的眉毛。一点一滴的过滤和想像着当时的情景,甚至连方志文那带着不屑笑容的表情,曹cāo都仿佛能亲眼看到一样。
“是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然后他骂了你们两个?”
“连主.....连大兄也一并骂了!”
曹cāo抚须而笑,眯了眯小眼睛,直了直腰身,呵呵的问道:“骂了为兄什么?”
“骂......大兄愚蠢无能!”
夏侯渊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的回答道。
“呵呵,方志文,我明白了。来rì方长呢,这么快就盖棺定论了么!”
曹cāo的眼眸中jīng芒闪烁,嘴里虽然在笑。但是表情却十分的认真,曹cāo认真了,后果很严重哦!
“按说,方志文与他那个二夫人,武力值应该都没你们二位高吧?为何......”
“武力值是不够高,但是他们两人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意识都非常丰富,特别是方志文,战斗中诡诈yīn险,在瞬息变化之中,竟也能设下埋伏。当真是个棘手已极的敌人!”
夏侯渊自从离开战场清醒过来之后,就不断的回想着与方志文战斗的短短两个回合,他发现自己不是输在力量和速度上,而是输在了脑袋里面,方志文的战斗技巧太胡来了。或者叫做天马行空也行,反正就是很难预测,一不小心就会中招,从而乱了自己的节奏,然后就会被方志文无情的追击到失败为止。
夏侯渊自成年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对手。方志文给人的感觉就向一团幻影,根本就捉摸不透。
“哦!有趣,那么下次若是再遇上,元让有把握么?”
“如果他不用弓箭,骑战的话相持应该没问题,若是想要打赢,把握不大,若是步战,节奏慢下来之后,倒是有些信心的。”
夏侯惇简短而又准确的回道,事实上他也一直在回想整个战斗过程,夏侯惇觉得,方志文固然需要给于高度关注,他那个二夫人也不能掉以半分轻心,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灯,而且在今rì的战斗中,那女人已经站在突破的边缘,很可能短时间就能进阶了,下次自己再与之对战,可能很难能占到上风。
“大兄,方志文的那个二夫人也不能忽视,她肯定是一个强敌!”
“好,好,果然是劲敌,有了这样的敌人,或许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至少,二位也不缺磨刀石了。”
“大兄!”
夏侯兄弟惊讶的看向曹cāo,见曹cāo一脸自信的笑意,显然曹cāo的话不像是随口说得,而是真的这么打算,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
“夫君,为何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呢?”太史昭蓉想了半天,也没有明白方志文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好奇让她连刚才的战斗收获都没有去整理,反而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不过,始终也没有找到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最后还是要向夫君询问。
“嗯?哦,这个啊,事实上,曹cāo这次只是想要看看我们的态度而已,即使今天战败的是我们,他也不会将我们怎么样,因为幽州还需要我们的存在,大汉也需要我们的存在,曹cāo更是需要我们的存在。同样的道理,我们也需要曹cāo的存在,所以耳光可以打,但是绝对不能剁掉他的左膀右臂!”
方志文松开缰绳,任由雪夜像是跳舞一样的小步跑着,侧着头仔细的给太史昭蓉解释着推动这次‘遭遇战’背后的深层根源。
“需要他的存在?”太史昭蓉的秀眉皱成了一团。
“是的,需要他的存在,他在青州,就能让兖州、豫州和冀州的传统世族有所顾忌,他在青州,就能压制青州异人势力的急速扩张,同样,他在青州,我们也才有在青州插手的搅局的契机。”
“又是政治么?”太史昭蓉轻轻的叹了口气,那些东西,真的搞不懂啊!
“呵呵,是的。”
太史昭蓉眨了眨眼睛,难得俏皮的一笑:“那我还是想想刚才的战斗收获吧。”(未完待续)
第四百九十九章管好你自己的地盘
来到孔融的地盘上,孔融这个做地主的自然会热情的招待方志文,孔融写信向方志文求援,首先自然是出于两人之间的交情,但是也不要将孔融看成一个天真的成年人,他自然知道,方志文没有来义务帮忙的道理,因此,必要的代价以及合作的基础都是必须的。
“曹cāo的想法,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试探,这点我也明白,最近曹cāo在西北三郡的声望如rì中天,特别是临淄眼见就要被攻陷,曹cāo的心思自然的活跃了起来,他给我来信想要一起攻打东莱郡和城阳郡的意思,想必是看看我的想法吧。”
孔融皱着眉头,老实说,如果自己没有方志文这个盟友,曹cāo的要求孔融是没有办法拒绝的,也不敢拒绝。
方志文在都县港口外的遭遇,显然是曹cāo的一个试手,想要知道方志文对于自己对青州的想法是什么态度,只不过,方志文的态度显然非常恶劣以及坚决。
“那文举兄到底是什么想法呢,我的意思是排除了曹cāo的武力因素之后!”
方志文用铜钳子给炭炉里面放了一块竹炭下去,然后将陶制的水壶放在炭炉的架子上,红红的火光映照在方志文的脸上和眼眸中,看上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排除了武力的因素?老实说,我自然是希望天下太平的,可惜我也知道那纯粹是奢望,其实我向问问志文,你觉得青州若是由曹cāo掌控。将来会如何?”
方志文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默然不语,曹cāo来掌控青州?
或许,曹cāo有了青州,然后在青州缓缓的积蓄力量,将来能在灵帝归天之后,就直接带兵进掌中枢,与董卓直接抗衡?不过也未必。想当年,袁家为首的世族力量,未必就不如董卓的西凉边军。但是最后仍然被董卓独掌大权,显然董卓的力量和能耐也不容小觑。
那么就会形成曹cāo与董卓的直接对峙?不,应该还有袁家。还有刘备等等,也包括自己,换而言之,曹cāo掌控青州,会提早与中原势力发生冲突,进而会吸引玩家与黄巾军入局,或者还有更多的人入局,最后的结果,很可能还是被董卓摘桃子。
智脑大大的设计很有意思,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董卓风光一回的。
“呵呵。曹cāo掌控青州?那还不是一样,一方面倾力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