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30部分

觉到深深的耻辱,这绝不能接受!
看着正在向着南方远扬的慕容方,颜良看了看身边的将领和士兵,自己还有将近四万骑兵,根本就不惧硬战,追吧!一定要分出个胜负!
而另一个声音却告诉颜良,即使追下去,最后的结果还是失败,甚至是更惨重的失败,这样也没有关系么?
“你们甘心么?”
“不甘心!”
“不!”
“很好,我们追下去!即使追到天边也要分个生死出来!”
“誓死追随将军!”
十里之外的树林侧后,原本是一个小村子,不过现在已经是废弃了。
“战马都换好了?”
“是的将军!”
“呵呵,草原上的胡族都喜欢一人两马啊!真怀念......主公说过,机动能力、持续能力、还有坚强的韧xìng,是制胜的不二法宝!颜良啊,作为骑兵将领,还差得远呢!”(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八章论骑兵战
持续时间长,战场范围巨大,这样的大战又怎么会不引起玩家的们的兴趣呢?
可惜的是,没有参战的围观者,是不可能通过飞行观察者进入战场观察的,因此战役的详细过程以及结果,玩家们并不清楚。
但是大战发生的大致过程还是被玩家们在论坛上进行了直播,也引起了广大玩家们的关注和好奇!
首先,颜良为何要与慕容方爆发如此规模的冲突呢?难道是在争夺冀州的霸主地位?
其次,这两人的战斗,到底谁会胜利呢?无论从名望,还是将领等阶,以及部队数量来说,颜良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那么这场仗是不是已经可以明确,肯定会是颜良取得胜利呢?一旦慕容方战败,方志文又会不会将赵云从丰宁城调回安国?
最后,此战之后的冀州形势,会不会产生重大的变化呢?特别是安国的归属以及清河口港的地位,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
还有,这次大战的背后,是不是跟方志文在辽东郡动手清扫玩家势力有什么关系呢?原住民对玩家势力的清扫会不会大规模的爆发呢?
论坛上,各种各样的砖家叫兽们正在轰轰烈烈的争执。对以上的热点、以及更多的问题争论的莫衷一是,或许砖家叫兽的价值其实在于争论的本身,而与争论的结果和目标无关,反正论坛上才是他们生存的土壤,问题是,他们完全不负责任的说法也在潜移默化的左右着玩家们的选择。
特别是那些身处安国和清河口港讨生活的玩家们,更是非常的担忧方志文与袁绍的矛盾会不会因此而升级。最后连自己的饭碗都给砸了!
而在冀州活动的玩家行会,却非常期待着方志文与袁绍撕破脸皮,最好是大打出手。这样玩家势力才有混水摸鱼的机会,当然,同样对此有着热烈期待的人还不少。包括张角和韩馥在内,他们也是这样期待的。
.........................................................
“哥哥,战斗似乎并没有结束啊,入夜,双方距离四十里下寨,看样子还有继续打下去的想法呢!不知道今天的战果如何?”
香香今天最关注的自然是发生在安平郡东北部的战事,由于慕容方还没有将战报及时的传送回来,所以香香取得的资料,是在战场周围徘徊的玩家们转播到游戏论坛上的。
方志文刚刚吃了饭,正与三位妻妾围着暖炉品茶。在座的还有来为甄姜检查身体的张宁,听到香香说起这些军政话题,张宁犹豫了一下,有些不舍的站起来想要回避,却被甄姜给拉住了。
“别走。喝了茶再走。”
“可,可是......他们,不方便。”
张宁吭吭哧哧的话语里,难免有些抱怨的情绪,作为一个从小就失去了亲人,而且有亲人也不敢认的女孩。其实是非常的喜欢现在这个温暖的家庭氛围的,只不过他们说起了敏感话题,自己呆在这里就有些不符合身份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张宁姐姐安心坐着,这又没有什么秘密。”
香香侧过头来笑嘻嘻的安慰道,甄姜也笑着点头,张宁有些期待的目光看向方志文,方志文楞了一下,笑道:“家里她们做主!”
张宁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香香回头看着方志文,太史昭蓉也十分感兴趣的看向自己的夫君,她也很想知道这场战斗的发展和结果,虽然她们已经在战前就进行过推演,不过真正的战斗与纸上谈兵毕竟是不同的。
慕容方与颜良的差距是很明显的,这样的差距实打实的放在哪里,慕容方又是如何来抹平这些差距,如何来发挥自己的优势?颜良又是如何应对,如何来破解兵种上的天然劣势呢?这些都不可能在纸上推演出来,毕竟将领的选择,才是影响战役结果的根本所在。
“很简单,今天的战果是志忠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是没有对颜良造成致命的打击,因此颜良还想要继续战斗,分出胜负!”
“咦?哥哥怎么能肯定慕容大哥胜了?难道慕容大哥的战报已经送来了?”
“没有啊!如果慕容战斗不利,他就直接脱离战斗撤向更有利的地区了,绝对不会在那里与颜良继续纠缠,这点志忠还是能清醒的把握住的。志忠的处境与颜良不同,颜良背后紧靠着自己的后方,在家门口作战,而志忠背后没有骑兵援军了,所以每一个战力都是宝贵的,没有必要的话,根本就不能在野战中对拼,如果依托安国城防御,颜良就是再弄二十万步兵来,也一样是完败!”
香香眨着眼睛,歪着脑袋好奇的想象着慕容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哥哥的结论她并没有再怀疑,慕容方是哥哥手下的头号老将,自然是哥哥最为了解了,既然哥哥说慕容方小胜,那么事实肯定就是如此了。
太史昭蓉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她真的很想知道,慕容方到底是如何战胜差距如此巨大的对手的,就算将她与慕容方换个位置,太史昭蓉自思未必能有十足的把握战胜颜良。
方志文看着太史昭蓉那好奇和祈求的眼神,还有像个孩子一样纯粹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好笑:“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战况,但是还是可以推测一下的,事实上,双方的差距并没有你们以及外人猜测的那么巨大,所以,志忠取胜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为什么呢?夫君!”
“你也是骑兵将领,应该明白弓骑兵对轻骑兵的克制作用有多强。事实上,兵种的克制让志忠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这个优势足以抹平颜良的阶位优势。以及部队加成出来的攻防属xìng优势和数量优势,这点很明显吧?”
方志文捧着茶盏很平和的解释道。
太史昭蓉和香香同时点头,而另外三个女人和女孩。只是当作听故事一样的听着,反正她们也不知道方志文说得对不对。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机动能力和持续能力的对比,以及对战术的运用方面的比拼了,至于战场环境和天时,这方面对双方的影响是差不多的,不过志忠肯定预先做了布置,也会沾些便宜。”
“先说战术能力吧,志忠的骑兵指挥水平,是我军中最高的。这点连shè虎和元志也必须承认,特别是对战局的整体把握和微cāo方面,志忠更是优势明显,所以对上颜良,志忠在这方面是有绝对优势的。而战术水平的高低,直接就影响了作战持续能力和机动能力。更何况,志忠部队配属的丰宁马本来就占据了体力优势,至于纯速度,颜良的速度并非你们想像的那么高,他率领的轻骑兵着明光铠。实际上差不多是中等装甲,铠甲的重量也降低了一些战马的速度和持久xìng,因此在速度上双方差距肯定不是很大,再用战术水平抹平这点差距,志忠方方面面都是占优的,除非志忠自己犯糊涂,否则又怎么会败呢?”
方志文其实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东西,但是香香和太史昭蓉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将,自然知道这些对比里面代表着什么意思。
“哥哥,如果换做你是颜良,有没有机会打赢这场仗呢?”
香香的问题勾起了在场所有美女们的好奇心,相对于慕容方在冀州创造的令人惊奇的战果,她们更在乎这个假设。
“当然有!”方志文咧嘴笑了笑,眼神里带着十分肯定的傲然:“兵种克制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也不是不能克服的!”
“那要怎么打呢?”太史昭蓉紧追了一句,手也不自觉的抓住了方志文的小臂。
方志文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太史昭蓉略微有些粗糙的手,笑着答道:“方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突袭和围攻这俩个办法,其目的就是抹去‘距离’这个造成兵种优势的根源,至于如何能够实现突袭和围攻,那就要看战术欺骗的水平了。”
“如果慕容大哥跑了呢?”香香插了一句进来。
“跑了?跑了就跑了呗,哪还有什么办法?你想想我们与胡族现在的战斗,如果胡族没有战意,坚决的逃跑,哪里是那么容易能追得上的?我们对付胡族的办法,在于抓住了他们的老弱和家里的坛坛罐罐,否则骑兵之间的追逐,哪里会短时间就有个结果的,甚至一个不小心就失去了敌人的踪迹了。”
“这么说,颜良在局势不利的时候,也可以轻松的脱离嘛,切!这么一来,战斗的结果岂不是很没意思了!”
香香有些沮丧的说道,甄姜没好气的瞪了香香一眼,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想法,可不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作为嫂子,必须要纠正。
“香香......”
“嘻嘻.....”香香吐了吐舌头,将身体向着哥哥靠了靠,准备找一个靠山。
方志文笑着摇头:“颜良不会跑的,他输不起,大家都看着呢!而且袁绍也需要一个明确的结果,来确定未来一段时间内与我们之间的关系。”
香香叹了口气,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道:“又是政治的需要!”
方志文伸手揉了揉香香的脑袋:“任何地方都离不开政治,你也不用如此排斥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拉牛牛(la66.)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八十九章刘备的泥沼
颜良确实输不起,所以在夜里,颜良发动了夜袭,但是,在半路上,颜良就遭到了慕容方的伏击,马力相当充足的慕容方,比颜良具有更大的战争主动xìng,就算颜良不出来夜袭,慕容方一样会去烧了颜良的营地。
白天已经是处在下风的颜良,在夜里更是凄凉,因为黑夜让慕容方能用的手段更多了,颜良这才发现,野战自己不如慕容方,夜战更是差的十万八千里远,这仗没法打了。
战斗在夜间结束了,双方各自撤离,而在周围围观的玩家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等到他们想到要去数数双方剩下的部队数量时,双方都已经快速的撤离了。
不过,聪明的玩家们却在安国县等到了回城的慕容方,根据他们的计数,慕容方的部队数量是接近两万,也就是说,伤亡在千人以内,可惜的是颜良的部队去向不明,而没有办法取得第一手的数据,但是仅仅是慕容方的微小战损,就足以让玩家们充分的发挥想象力了。
至此真正的战斗结果如何,事后双方都没有公开,好像双方从来不曾发生过这种大规模的冲突,相反,袁绍与方志文的关系似乎更好了。
而这一个结果,也充分的佐证了玩家们关于颜良惨败的说法,如果颜良不败,在家门口作战的袁绍,又怎么会低下他高昂的头颅,与外来户方志文结好呢!
虽然这个推测有些让人惊讶,但是。在这一明一暗的证据面前,也很难有别的说法。
于是,慕容方的名字忽然热了起来,玩家们发挥了自己的信息优势,迅速的将慕容方人肉了一番,发现慕容方乃是方志文手下的头号战将,是真正的从小兵一直打到将军的悍将。在方志文所发动的一些列战争中,功勋卓著,是实打实的身经百战的老将。而且似乎他就是那个当初在密云密道南端,以狡猾凶残著称的,声名显赫的黑狐!
这么一起底。大家才明白,慕容方绝对不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将,而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骑兵将领,所以,颜良在等阶优势和兵力优势的双重优势之下,仍然战败也就有情可原了,毕竟颜良也同时还有兵种劣势以及战术经验的劣势呢!
在慕容方与颜良的对战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在荆州北部,第三次比阳城的争夺战再次开始了。
跟颜良一样,比阳城也是关羽和张飞输不起的地方。一个小城三番两次的将两位强将折翼,这未免太伤名望和自信了,所以,比阳城必须拿下,这跟战略无关!
高顺在比阳城的jīng彩表演。让张曼城明白了强力的战将,以及强力的jīng锐部队的作用,立刻向师尊求援,希望在冀州局势相对缓和的前提下,能够得到一定的军事援助,只不过冀州与汝南相隔数千里。想要将一个部队投送过来,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在一定的运作之下,将一支部队的骨干送到桐柏山,重新在当地挑选jīng锐组建部队还是做得到。
至于相应的装备,高顺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装备和武器等东西都留给了张曼城,于是,张曼城的手里也有了一支数量达到三千的黄巾力士,这些黄巾力士的首领,就是真正的张力,而他的首战,也将会很快的到来了,能不能保住比阳城黄巾力士的强大传说,就要靠张力的本事了。
当然,这次的比阳之战已经是第三次了,参战的双方都深刻的吸收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关羽一路走来,更是沿途清剿所有能见到的黄巾阵营的玩家部队,并且将路上比较狭窄,并适合伏击的地点都给清理了,树木砍光建造一些堡寨,驻兵防御,可以说是步步为营的在向着比阳城推进。
张曼城一见这个架势,就知道比阳城这次是守不住了,更何况,这次张曼城手里也没有高顺这样强悍的将军,虽然张力也是不错的六阶强将,但是跟关羽比起来差距还是巨大的,而且张力也没有高顺那么强的统军能力。
更重要的是,张曼城没有了必须死守比阳城的理由,当初死守比阳城更多的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现在,在政治上比阳城已经根本就无足轻重了,张曼城在汝南的局势逐渐稳定下来之后,已经开始策划在荆州北部为刘备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只有将刘备的嚣张和强势打破之后,荆州的表面团结才能被打破,荆州的棋局才能够盘活。
张曼城这次主动出击应战,利用山区的地形,与关羽打起了山地战、游击战,而将自己的主力黄巾力士,都投入到关羽部队的后方,也就是那些朝廷阵营玩家的部队方向,张力充分的发挥自己部队的强悍防御和攻击力,并利用山路狭窄不适合大部队展开的地理优势,频频的屠杀玩家部队。
而关羽被张曼城缠住,也很难分出兵力来协助玩家,分出的兵力少了,随时会被张力给吃掉,分出的多了,张曼城的攻势就会加强,让关羽的推进速度受阻。
而黄巾阵营的玩家部队,则被张曼城分配了去袭击沿途关羽建立的堡寨。
张曼城倾巢而出,利用地利与关羽在山区纠缠,比阳城实际上根本就是一个空城,但是即使比阳城是一个废墟,关羽也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比阳城拿下!
本来关羽与张飞预计这次攻击比阳城的时间是一个月,但是一个月过去了,关羽才推进到三分之二的距离,消耗的钱粮和物资却已经倍增,关羽和张飞损失的部队数量不多,但是跟随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玩家部队却损失惨重。
这个情况让广大的玩家又联想起了上次张飞惨败时候的作为,不由得对张飞和关羽大为失望,再加上黄巾军将主力作战部队都投入到对付黄巾阵营的玩家部队身上,让玩家部队承受的压力超过了他们的心理底线,于是玩家部队的作战**急剧的降到了冰点,随后纷纷以任务失败为由,撤出了这次攻击比阳城的任务。
虽然玩家部队的战力堪忧,指挥起来也不顺手,但是,没有了玩家部队之后,关羽和张飞发现,黄巾阵营的玩家部队顿时失去了压制,于是这些玩家部队爆发出了让人惊讶的战力,当然不是正面战场的上的战力,而是在山区这个特殊的环境里,玩家的破袭、sāo扰战威力居然分外的的巨大。
夜里,在浓重的夜sè掩蔽之下,玩家们在山坡或者树林背后集结,偷偷的架起投石机,由前方的观察哨将目标的距离和方位传送回来,经过jīng确的计算,玩家只需要两轮投掷,就能用油罐和火箭将一个小型的堡寨化成火海。
而当驻守的部队绕过障碍赶到的时候,早已经贼去楼空了,又或者因为兵力较少,还会遭到二次伏击,不但寨子被烧,连守军也被分批吃掉。
就连张飞和关羽的主力部队,也会在夜里遭到玩家部队的sāo扰,这些玩家在黄巾军的协助下迅速的拿下有利的地形,然后向着关羽和张飞的营地里投掷引火物,等张飞和关羽的部队追赶出来时,人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但是若不管,那么他们就会不亦乐乎的将你的营地烧成火海。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飞和关羽能够继续推进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战绩了,当然,黄巾军虽然极尽sāo扰之能事,但是想要真正的挡住张飞和关羽的脚步,显然也是力不从心的,关张二人是打定了了主意要拿下比阳,在这种信念面前,黄巾军也是无力阻挡的。
事实上,张曼城也没有想着要去阻挡,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连远在宛城的刘备也明白了,比阳城这个地方就算是被关羽拿下了,从宛城到舞yīn再到比阳这条长长的后勤通道,也将会变成比阳城脖子上的绳索,将滞留在比阳的关羽紧紧的勒住。
到那时,别说依托比阳城向桐柏山进剿了,能在比阳城稳守下去,就已经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在持续的后勤路线的破袭与反破袭战中,会消耗掉多少钱粮物资?而刘备手里现在实际上并不宽裕,靠着前期掠夺当地世族的资产,刘备只能作为启动资金,根本不可能依靠这种办法进行持久战。
刘备终于明白了,现在他的当务之急不是剿灭黄巾,而是在荆州站稳脚跟,并建立自己稳定的经济来源,不然,不用别人赶,自己就先饿死了。
可是,关羽一心一意的要拿下比阳,刘备却不好强烈的反对,毕竟那是关系到了两个拜弟的面子问题,可是拿下比阳之后呢?难道让关羽和张飞再主动的将比阳让出去,这跟失败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刘备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之境,支持比阳城的战争,最终自己可能耗尽了钱粮物资,最后灰溜溜的被人从荆州赶走,或者在荆州仰人鼻息。
不支持比阳之战,那么关羽和张飞会不会因此而怨怪自己,上次奇怪的流言就已经在他们兄弟之间流下了一些yīn影,如果再闹出什么不愉快的话,这兄弟还怎么做呢!
想要破这个局,要么刘备得到荆州世族的倾力支持,才能坚决的剿灭桐柏山的黄巾贼,要么就是关羽和张飞主动的放弃在比阳城的军事行动,先回返舞yīn,将有限的钱粮投入到城市领地建设中去,将有限的部队投向西面的魏兴郡,尽快拿下魏兴郡以壮大自己的后方,对黄巾贼则只能缓缓图之。(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九十章赵云的愉快旅途
赵云其实是跟香香一起到桐柏山的,走得是一半海路一半陆路,从密云到清河口港,然后周泰用战舰将赵云和两千卫队送到青岛,赵云登陆之后则一路西去,穿过混战的青州,经过徐州和豫州,再穿越孙坚和朱隽的防线,然后才在汝南城里见到了张曼城。
交涉基本上是顺利的,因为交易细节什么的已经早早的用书信谈妥了,剩下的只有蔡妍自己的态度,而这点,就需要看香香的本事。
三个小女孩在闭门会议之后,蔡妍接受了密云城的赎买,将这件乌龙绑架事件画上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然后就跟着赵云与香香一起出发了。
香香开始的时候还很高兴,一起走了几天就开始觉得无聊,于是找了借口自己先溜回密云城了,将赵云和蔡妍一起扔下了,还美其名曰给赵云创造二人世界。
“赵将军,为何那些黄巾贼见到你的部队就远远的躲开了?”蔡妍不肯乘坐马车,而是非要骑马,她的马是香香赠予的,香香的夹袋里总是有这些可爱的东西,包括长相可爱的战马。
冬至也好奇的眨着眼睛,偷偷的看着赵云,心里幻想着这个年轻俊秀的将军,会不会成为小姐的良人,那么也就是自己的......
尽管赵云很聪明,还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因为那些异人怕了自己的威名,所以远远的躲开了。这样是不是有些不谦虚啊!
“这个.....可能是自觉不是对手吧!”
“那么他们会不会去集结部队来堵截我们呢?”
“这个可不好说,不过蔡姑娘你放心,如果有这个迹象,我们会迅速的脱离的,云有信心保护姑娘的安全。”
赵云信心十足的承诺道,蔡妍则眯着眼睛笑嘻嘻的看着赵云,觉得赵云这人很有意思。
实际上。赵云的名字蔡妍是早就听说过的,在北疆草原上,与战神吕布齐名的英雄豪杰。赵云的事迹蔡妍一清二楚,当然也知道赵云在异人的心目中,乃是不可战胜的神话人物。所以见到赵云的旗帜自然就会远远的避开。
刚才的问题,不过是女孩的调皮以及一点点莫名其妙的期待。
“听说异人胆大包天呢,他们真的不会来么?”
“呵呵,异人是胆大包天,但是异人也是有他们自己的坚持的,我觉得他们不会来。”
“他们的坚持?”
“嗯。”
“不懂!不说这个了,赵将军能说说你的故事么?我很好奇啊!”
“这个……在襄阳,我虽然是大小姐,但是却必须整天的呆在家里,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所以.....”
赵云叹了口气,没有去接话,赵云又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这丫头在博取自己的同情。一接话就输了,赵云的纠结,其实来自香香的那个玩笑,说是让赵云争取抱得美人归,还说美人不但是美人,更是将来主公切入荆州的契机。
别说赵云一开始对这个蔡妍大小姐有没有君子之思。就算是有,又被香香给弄上了政治的绞索,赵云也会纠结不已。
虽然赵云觉得主公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情,但是也不好说,主公做事神妙莫测,赵云也不敢说自己就了解主公的xìng子,若是可以两全其美,主公还真的可能做得出来。
不过,赵云的心里就因为这个事情,正在纠结呢,所以赵云失去了平常心,倒是在蔡妍小姑娘面前,显得有些过于局促了,甚至被蔡妍误会,赵云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蔡妍经历了这么一会事情之后,倒是将自己对家族的责任看淡了,反而对于异人们倡导的追寻自己的幸福有了新的认识和想法,说实话,对于赵云,蔡妍并不讨厌。
蔡妍看着纠结的赵云,觉得很有趣,他到底在犹豫迟疑什么呢?似乎有些害怕,他在害怕什么呢?
“蔡姑娘,对于你来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一些故事,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对于我们自己来说,那些不是故事,而是一些让人并不十分愉快的回忆,战争这个东西,从来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不过既然你想听,我就跟你说说那些值得我记住的事以及人。”
赵云晃了下头,仰头看着天边悠悠的云朵,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看起来,那些回忆似乎也并非很不愉快啊!蔡妍忽然觉得很好奇,好奇的恨不得扒开赵云的脑袋,看看那些能让这个被称为枪神的人的记忆里,有些什么好玩的东西……主公,你是想要渔阳郡?”
“嗯,有这个想法,现在形势不同了,当初将渔阳塞给公孙瓒的策略现在反而有助于了公孙瓒与刘虞的联系,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利的。”
田丰笑着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台面的地图,轻轻的点了点辽东的北部:“那就用这里跟公孙瓒交换好了,想必他是不会拒绝的。”
方志文咧嘴笑了,太好了,田丰也已经习惯xìng的无耻了!
“刘虞呢?会不会有什么说法?”
“谁知道呢,说辞这种东西,只是无力的代名词吧!主公既然决定拿下渔阳郡,那么首先要考虑的不是这两个已经基本上形不成威胁的对手,而是自己的人才够不够用更重要吧!”
田丰将手伸到炭炉上搓着,发出‘梭梭’的响声。
“人才啊!呵呵,人才永远都不够的啊,不过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们其实是有人才的,比如小田豫啊!他的才能足以担任渔阳郡的太守,甚至再兼任都尉都没有问题。”
“田豫,他今年多大啊?”
“十五,怎么了?人家甘罗12就当宰相了,还有当今天子……这个能比么?!”
“呵呵,反正年龄不是问题!”
方志文晃了晃脑袋有些得意的说道,田豫、田畴、崔林、崔琰,还有陈氏兄弟、国渊等人,其实每一个都有治理一州的能力,现在管理一郡的话,只会做得更好吧!
田丰眼神闪了闪,忽然问道:“我刚才似乎听主公说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难道主公不是想将天下英才都抓在自己的手里么?”
方志文诧异的看向田丰:“元皓是在鼓动我造反么?难道元皓你也想做开国功臣?嗯……田丰仿佛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对于方志文的诘问,田丰倒是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压力或者顾虑,相反,他倒是觉得主公这么一问,才让他放心了!
“主公你现在没有造反么?割据一方难道就不是造反么?”
“这个.....嘿嘿,这只是一个既成事实,但是我并没有想着去主动的造反,将当今天子从帝位上拉下来,更多的,只是一种想要自己掌控自己命运的想法,而后,怀着同样想法的人聚集在一起,于是就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如果按照这个局面走下去,主公不是迟早都有一天会君临天下嘛?”
“不会的,因为没有这种可能xìng,元皓!我会排除那些奔着那个目标来的人,所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田丰皱眉沉思了片刻:“为何?”
方志文肃然道:“元皓,这个世界是不可能没有异人的,也不可能没有战争,如果大汉归于一统,那么唯一的敌人就是异人了,有了这样的两个非此即彼的阵营,那么仇恨就会产生了!这是必然的,想要阻止仇恨的产生,就需要更多的选择,绝对不能一统。这个世界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一个充满仇恨的地方。”
田丰愣住了!
方志文所说的话将他镇住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不应该是充满仇恨的,或者这个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个问题!
方志文说的没错,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一个大一统的政权,那么不甘于寂寞的异人们必会造反,到时候战争就会发生在异人与原住民之间,这个是立场所决定的,根本就无从选择,也无从避免,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者之间的绝对对立与无尽的仇恨!
虽然上次方志文所说的话,让田丰深刻的思索了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让他明白了异人和原住民的本质关系,但是田丰确实没有考虑过方志文所说的这些东西,或许,想要解答这个问题,就要先弄明白异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想要从这里得到什么?
而方志文却想了!而且想得很多,然后得出了一个必须存在一个多极世界的结论,从而让异人与异人之间、原住民与原住民之间、原住民与异人之间,交错着恩怨情仇,最后将两者平等的融合起来,形成一个混一的世界,这种想法,可能只有近乎神的存在才会想明白的吧!主公到底要做什么啊!?主公的心志到底有么多高远啊!?
田丰抬头看去,方志文正侧着脸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下,那还残留着积雪的枯树枝上,有几只灰sè的麻雀正在叽叽喳喳的喧闹跳跃着,享受着温暖的冬rì阳光。
方志文的嘴角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清澈的眼神,仿佛在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鸟儿微笑,又似乎在对着这个世界微笑。(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九十一章三方会谈
雪原上,三支骑兵部队各自集结成骑兵横阵,分布在三个不同的方向上,互相距离大概有两里左右,在这三个骑兵阵的中间,有三匹战马以及马上的骑士。
“方太守,开会需要带这么多的骑兵么?”
公孙瓒沉着脸,瞪大眼睛看着方志文身后那一片肃然的黑甲骑兵,他们连面挡都放了下来,看上去杀气腾腾的,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
“顺便打猎嘛!”
方志文笑着回答,与其轻松的很。
“这周围都冰天雪地的,打什么猎呢?”
“猎狐!狐狸,狐狸啊!”
刘虞抽了抽嘴角,强笑着抚了抚胡须,声音干涩的说道:
“呵呵,方太守真是雅人,将来想必有后人会记下,中平元年冬,幽州牧刘虞、辽东太守公孙瓒、丰宁太守方远会猎于渔阳吧!”
“我?雅人?呵呵,刘老大人太抬举在下了,刘大人、公孙大人,看看那些士兵,这是我丰宁郡的突骑兵,在下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并且深以为幸!两位大人可想来场赌斗?”
方志文不停的挥舞着手臂,看上去情绪不错,脸上笑得似乎很开心,尤其对于‘雅人’这两个字感到很可笑。
刘虞与公孙瓒对视了一眼,赌斗?!不会是趁机......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戒惧以及恐惧。这样明目张胆的拉大队说要赌斗,任谁都会朝着另外一个方面想吧,说不定,这一赌斗,就会发生什么意外。
甚至连shè猎的时候,都可能会随时发生意外啊!早知道就多带些兵马出来了,而不是老老实实的带着说好的两千人马。
不过就算是两千人。两个人的两千人加起来不就是四千人了,而方志文却只有两千人,这个.....
不过刘虞看到方志文嘴角那若隐若现的笑容。忽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这家伙不会是故意想要引诱自己和公孙瓒主动出手吧!?
方志文骑战之强有目共睹、有耳皆闻,那个黑魔的称号可不是随便传传而已。而是真刀真枪的打出来的,他的战力跟自己卫队的将领鲜于银以及公孙瓒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即使是倍于方志文的兵力,刘虞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显然,公孙瓒也是这么想的,否则公孙瓒恐怕也不会这么沉默吧?
“还是不要了,刀枪之下,难免伤亡,我等难得一聚,没有必要弄得那么血腥吧?”
公孙瓒很明确的表明了态度。在自己力所不及的情况下,还是要韬光养晦比较好,至于方志文想要做什么,如果不是太过为难的事情,就让一下又如何呢!
刘虞眼神闪了闪。也笑着点头:“还是先说正事吧!方大人召集我二人前来,所为何事?”
“哦?也好,那就先谈正事。”方志文看了看自己对面骑在马上的两人,现在三人的关系似乎都已经僵硬到不能进入同一个会客室了,生怕对方在屏风后面埋伏了刀斧手,会面只好选在野外进行。真是一种无奈啊!
“我请两位大人前来,不过是想要商谈一个交易而已!”
“交易?”公孙瓒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过今天是yīn天,太阳是找不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家伙是不是还呆在应该在的地方。
“对,交易!一个涉及地盘的交易!”
“嗯?”
“哦?”
刘虞与公孙瓒的心脏同时抽紧了,难道,这家伙想要地盘了?是准备开战了么?这么快!?方志文已经准备好了?
是那个统帅两万重装龙骑兵的高顺?!那个就是方志文的依赖?不过,高顺在辽东东北草原上的战绩确实很辉煌,绝对是称得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若是那家伙攻坚,再配合上方志文的弓骑部队,或许真的能攻下除蓟县之外的所有城镇!
方志文故意停顿了一会,有些恶趣味的看着这两人脸上变换的表情,这种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乐趣,真的挺有意思的,不过,这种快感也应该算是一种毒药吧?如果沉迷在其中,人就会被权谋和权力这种东西给彻底的腐蚀掉。
凡事都要有一个度!过犹不及,正如人就是始终存在于灵魂与物质之间一样,永远保持好这个平衡,就是一个健康快乐的人,一旦沉迷偏颇,后果往往都是个悲剧!
“呵呵,真的是个交易。”
“方大人说说看!”
公孙瓒想要作出比较轻松的样子,但是捋着胡须的动作似乎有些走形,居然一个不小心拔下几个胡须,突如其来的刺痛倒是让公孙瓒稍稍的冷静了一点,来之前关靖说过,方志文现在不敢动手,因为没有大义的名分,所以只要没有给他找到大义的借口,方志文绝对不会动手。
另外,方志文还必须顾忌异人的态度,不能过分的削弱原住民的势力,这也是方志文不会在近期动手的原因。
公孙瓒不由得暗骂了自己一句,好歹自己也是一方枭雄,什么时候居然害怕方志文到了这种程度,别说现在尚未开战,胜负如何还不知道,就算是争雄失败,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大丈夫死则死矣,何惧之有!?
难道自己这些年来的富贵享受,不但让自己的雄心壮志消磨光了,甚至连决死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公孙瓒想到这里,身上的气势慢慢的发生了变化。自从在冀州被方志文完败之后的那种消沉居然也渐渐的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似乎已经久违的孤注一掷的斗志!
这种感觉!真好啊!
方志文侧目看了面带笑容的公孙瓒一眼,咧嘴笑了笑,这是又燃起了斗志么?因为什么?是因为被逼到墙角的垂死挣扎?还是想明白了自己的境况之后的豁达与决然?
对手就是要这样顽强才有意思啊!或许,在成为自己的对手之前,公孙瓒还能够给异人们多添点麻烦。嘿嘿!
公孙瓒身上的气势也影响到了刘虞的心态,刘虞的情绪也迅速的平复了下来,刘虞够执掌一方。又岂是易与之辈,只不过,他也是被方志文的强势给夺了信心。现在公孙瓒的决然提醒了刘虞,不战而退的下场并不会比决死战败之后的下场更好,与其如此,又怎么能弱了皇家的名头,而且,现在方志文根本就不敢大打出手。
要是早想透这个事,就不应该选择在这里会晤,这显得太过小家子气,平白的弱了自己的气势。
看着挺起了胸膛的两个对手,方志文淡淡的说道:“是这样。现在辽东郡的北部,有大片的地盘已经被我部下收回,不过那里太远了,而且,相对来说。似乎更适合公孙大人连成一片进行管理,因此,我就吃点亏,想用那里大片的土地,与公孙大人交换渔阳郡,不知道公孙大人意下如何呢?”
渔阳郡!?
公孙瓒下意识的就想出声反对。但话都到了嘴边,忽然想起关靖之前的一番话,赶紧又将自己的嘴紧紧闭上,眼睛偷偷的看向刘虞,只见刘虞在缓缓的摇头,显然是想要自己出面拒绝这个交易,但是,这个交易对公孙瓒真的是不利的么?
关靖之前对比了方志文与公孙瓒之间的差距,认为双方最大的差距在于战略布局的不同,方志文的战略布局是要点布局,将实力聚集在城市中,用大城市来支撑整个战略布局,而公孙瓒却是分散的布局,占据的城市虽多,但是实力却分散了。
如今方志文想要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