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29部分

菸颐堑耐撇猓樟贾鞫セ魑揖目赡躼ìng很大,而且从他们下寨的时机看,战机应该在今夜或者明晨。”
慕容方看了看面前的地图。自己选择的扎营地点环境开阔,周围也没有很宽的河流,树林山丘肯定是有的。不过山丘的高度都不高,树林的面积也不会太大,期间还有些已经被遗弃的村庄堡寨。
“周围有没有玩家部队聚集的情况。黄巾军的部队呢?”
“根据平均压力测试,未发现其他的成规模的聚集现象,两百里范围内,颜良的部队是唯一可能对我军造成实际威胁的部队。”
“很好,那就等他来攻吧!”慕容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来了冀州快半年了,终于能打一场像样的战斗了,上一次的战斗是跟主公一起突袭公孙瓒的部队,公孙瓒实在是太不争气了,那一场战斗。基本上是单边的屠杀,特别是有主公和太史夫人在场,自己部队的攻击力变得过分的强悍了,战斗的乐趣也少了很多。
而这一次,却是慕容方单独进行的大型战役。对手还是一个七阶上段的一流强将,而慕容方却只是一个五阶的统帅型将领,这个差距所带来的战斗力差还是很大的,对慕容方来说,对手是相当的强悍的,更何况。对手的兵力是慕容方的两倍有余。
“将军,我们做了一个计划,来抵消对手略微高于我们的速度问题。”
“哦......只有两点的差距,随便利用地形和陷阱,甚至伪陷阱稍微迟滞一下,就能将这个差距抹平,而我们的远程攻击力,将成为他们的噩梦!”
慕容方的信心很强,弓骑兵在先天上,就比轻甲骑兵更有优势,而冀州又多是一马平川的地形,即使有些树林山丘,以及废弃的村寨,那也只能成为慕容方的助力,而不会成为他的障碍,因为慕容方的手里还有八千重弩龙骑兵,这些骑兵只要依托适当的有利地形,绝对能成为主要的伤害输出。
而颜良唯一能占据优势的,就是他的武将加成,能够有效的提高部队的防御能力,降低自己的损失,至于提高的攻击力,那也要能够追上慕容方才有意义,否则永远跟在慕容方屁股后面吃灰,即使有再高的攻击力,也是白搭!
对于这一点,参谋长以及他的手下,都很认同,但是在这些年轻参谋的理念里,即使再小的行动,那也是需要进行计划和推演的,这是原则问题:“将军,计划是必须的,推演的经过和计划,我必须提交给您,而且您也必须签收批复。”
慕容方咧嘴笑了笑,用力的拍了拍参谋长的肩膀,手掌拍在厚厚的皮甲上,发出啪啪的闷响,拍得参谋长的身体都有些倾斜!
“很好!是我说错了,去做计划吧,我会认真批复的……将军,终于堵住慕容方了,这回他可逃不掉了,即使他现在发现了,也已经没有机会逃走了吧?”
“四十里的距离,难道不够他们逃走么?而且,你能保证他们不会趁着我们扎营连夜溜走?”
“呃......如果要走,他们也不会停下吧?”
“呵呵,”颜良笑了起来,这个才是问题的本质啊:“没错,不是我们堵住了他,而是慕容方试图与我们一战,似乎他很不服气,觉得弓骑兵就能轻松的吃掉我们么?有了远程攻击就能放我们风筝?”
“风筝?”
“就是风鸢……这是一个异人们喜欢用的词汇,就是保持距离于对手的攻击距离之外,使用远程攻击完败对手的战术。”
“将军懂的可真多啊!”
这个马匹拍得很好,颜良最喜欢别人说他知识渊博,事实上,颜良还是很好学的,特别是杂学轶闻,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最喜欢。
“哈哈.....这有什么,多听多学就是了。作为一个将领,必须要有谦虚的心,明白么?”
“谨受教!可是将军,慕容方的弓骑兵,确实可以采用刚才您说的那放风....风鸢的战术来对付我们啊!”
颜良眯了眯眼睛伸开手掌,五指大张,眼睛也盯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上面有什么神奇的东西,然后狞笑着道:“你们某要以为那个放风筝的战术很容易,想要放我们的风筝。第一要速度比我们更快,第二要地形非常熟悉,并且适合骑兵大范围的奔袭。第三么,就是我们部队的数量,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部队,就能够分出偏师左右追截,将这个战术击破。”
“将军,敌军的速度应该没有我们高!”
“呵呵,所以啊,我才说他们的放风筝战术未必好用,不过慕容方敢于在前面等着我们,显然是有所凭持。但是我颜良又岂会惧他!既然他要战,那么我们就堂堂正正的战!”
颜良狠狠的将手掌一收,捏成了一个硕大的拳头,狠狠的敲在案台的地图上,仿佛要将慕容方的部队狠狠的砸碎。当然,一起砸碎的还有慕容方的挑衅与傲气!
“将军,我们不夜袭了?”
“不了,慕容方既然在等着我们去战斗,自然也会做好防备偷袭的准备,慕容方的部队中应该有数千重弩龙骑兵。我们夜袭会由于视野问题,无法有效的降低弩箭的伤害,反而损失会更大,到不如等天明再正式开战,在骑兵的快速冲锋面前,弩兵的效果自然就大打折扣了。”
“将军高见!”
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仔细的想了一下吩咐道:“今夜主意jǐng戒,防止被慕容方反偷袭了,另外明早四更起床造饭,争取在rì出前赶到慕容方的大营附近,今夜战马都加jīng料,明rì肯定会有一场大战。”
“诺……夫君,为何慕容将军一定要与颜良打野战,而不是据城而战?那样不是对我军更有利么?而且夫君也说慕容将军擅长防守。”
方志文与甄姜、太史昭蓉刚刚吃完晚饭,出来消消食,等会还要练武呢,方志文公然拉着太史昭蓉和甄姜的手在花园里散步,让太史昭蓉有些羞涩,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虽然太史昭蓉也很喜欢被夫君牵着的感觉,但是这样被周围女卫们看着,太史昭蓉还是有些羞涩,特别是那些女兵们的眼神里的羡慕和戏虐,让太史昭蓉有种想要藏起来的冲动,于是只要找了一个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呵呵.....”方志文轻轻的笑着,侧脸看了脸红的太史昭蓉一眼,又看了看一边神情自若一脸母xìng光辉的甄姜,和声道:“我是说过慕容方善守,可是也没有说过他就不善攻啊!而且,既然袁绍想要打,那就一次打个结果出来。如果是攻城失利,袁绍还会再此尝试别的手段的,但是若野战失利,我想袁绍会消停一阵的。”
“嗯......可是野战的话,兵力差别太大了,慕容将军又不是以武力见长,会不会比较吃亏啊!”
“不会的!”方志文信心十足的笑道:“如果单论骑兵战术,志忠不会输给任何人,何况,弓骑兵天生就吃死了枪骑兵,即使他们有轻甲,即使他们有强将,其中的差别只有遭到失败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太史昭蓉本来只是想随便找个话题,转移一下自己的羞意,没想到方志文的说法却让太史昭蓉觉得非常有意思,特别是关于与袁绍之间战争的意义,仔细想想,越想越觉得这一战大有深意,不由得想得入迷有些走神了!
甄姜翻了个白眼给方志文,方志文笑着捏了捏甄姜的手,凑到甄姜的耳边问道:“冷不冷,盼儿?”
甄姜笑了起来,轻柔的摇了摇头,回握了一下方志文温暖的手掌,眼神里一片温柔。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眼向院子里白皑皑的积雪看去,又要到年关了呢!(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五章教教你骑战
骑兵的战斗中决定胜负的因素最重要的不是攻防属xìng,而是机动能力,机动能力强的一方将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慕容方一直坚信不移的观点,也是方志文教给慕容方的第一课,方志文从来都不主张盲目的与敌军拼损失,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一定是争取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战果,而慕容方也一样信奉这个教条。
慕容方观察着数里外分成了四个阵营的颜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打算,左右包抄,中间突破,中军将会由两队骑兵轮流加速,第四百八十五章教教你骑战这种战术正是对付弓骑兵比较有效的方法,左右包抄是为了限制在前面奔跑的敌军的方向选择,避免敌军利用有利地形进行摆脱和转向,而中军的轮流加速,而可以将追逐的平均速度提升一到两成,并且能够更快速的消耗敌军的马力,同时尽量的节省自己的马力。
“传令,全军分成两队,突骑兵一队为甲队,重弩龙骑兵为乙队,乙队在左侧,甲队在右侧,齐头并进,方向正西,半速移动。”
“诺!”
慕容方一上来,就摆出了一副抢占外围的架势,在战场上横向移动,会让自己占据着进退皆宜的主动位置,这就是所谓的战场外围,如果颜良的战术不变。仍然是三箭齐发的话,右侧,也就东侧的那支包抄部队,则完全成了摆设,而左侧那支部队的速度则很重要,如果不能及时的拦截住敌军,中军的追击也就变成了绕圈子的追击。不但路程远了,更重要的是时间差很要命,如果左军能及时的挡住敌军。敌军也可能再次变向,转向北面远离,左军的追击部队如果第四百八十五章教教你骑战近距离追击则会变成承受打击的对象。
慕容方的应变非常狡猾。在草原上,慕容方见过的骑兵战术可以说是多如牛毛,颜良的这个战术一开始就有巨大的漏洞,因为他出发部队的宽度扁平没有纵深,而且间距太小,如果颜良一开始就摆出一个倒品字型的出发阵地,并且将间距拉大到足够的距离,李shè虎的这个战术就未必能凑效。
但是过于急躁的颜良想要缩短距离,依靠速度一举歼灭慕容方,却反而轻易的被对手利用自己的漏洞。阻碍了颜良部队的机动能力的发挥,打碎了他的围攻设想。
轰隆隆的马蹄声震醒了有些愣怔的颜良,当敌军的反应一出现,颜良就暗叫了一声‘糟糕’,自己部队的间距太小。导致战场控制范围狭窄,应变的时间也太少了,这个空子被敌军准确的抓住了,战斗一开始,颜良就陷入了被动!
“左军加速追击!中军方向西南,全速追赶。右军方向北,防止敌军变向。”
颜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去检讨自己的战术失误,再不作出正确的应变,自己的局面会变得更糟。
颜良选择的是出击,其实也可以选择防守,当然,防守的变阵更加麻烦一些,因为颜良已经将部队分成了扁平的四块,想要重新组成菱形或者方阵,都需要更多的时间,而慕容方肯定是不会留给他那么多的时间的。
因此颜良选择了一个动态进行调整的方法,那就是抢先进攻,然后在进攻中来调整自己的阵型,只是,颜良的骑兵指挥水平,真的能超过慕容方么?
颜良的这个命令,让原本的左军变成了中军,自己的中军变成了左军,右军依然是右军,但是,糟糕的是他们的距离并非齐头并进,也不是两侧超前,中军滞后,而是中军突出,左军随后,右军那就远远的滞后了!
慕容方在奔驰的战马上看着颜良变阵,撇了撇嘴角,这叫什么啊!这么烂的战术选择,想要用偏师缠住我么?颜良的骑兵战术还差的远呢!今天就让我给你好好的上一课,让你明白自己的差距有多大,让你明白以后千万不要想着与丰宁郡的骑兵打野战!
“乙队重弩平shè攻击准备,预备!放!”
‘嗡!’
一声沉闷的响声夹杂在隆隆的蹄声中,所有的战士都喜欢听这种声音,这是一个向敌军传递着死亡宣告的声音!
一蓬闪亮的碎星猛地出现在视线中,两百步的距离一闪而逝,身着明光铠飞奔的骑兵们,仿佛被一把长长的巨刃横扫而过,强力的弩箭迎面而来,双方的速度叠加,伤害更加的严重!
整齐的骑兵队顿时一片人仰马翻,被shè落马下的士兵绊倒了后方的战马,倒下的战马撞倒了身边的战马,仿佛连锁反应一般,追击部队的前锋顿时乱作一团,而后面的骑兵为了避开这片混乱的障碍,都会下意识的选择向南偏开,因为敌军正在向西南方向运动。
于是刚才整齐的锋矢阵型,变成了用自己的侧面对着敌军的阵型。
“乙队加速脱离!甲队齐shè准备,全程抛shè!预备,放!”
骑队在运动中的命令,其实不是声音传递的,而是依靠旗帜,各个小队的队长,都会紧紧的盯着指挥旗帜,根据旗帜来解读命令,不过,为了方便读者理解,只能转换成语言了!
红旗斜斜的指向了敌军方向,那是shè击的命令!
随后红旗左右摇摆,那是zìyóushè击的指令!
“zìyóushè击,zìyóushè击!”
乙队已经完全脱离,向着正西方向奔跑,重弩兵没有办法在马上上弦,这个确实是一个致命的弱点,但是慕容方很好的利用了重弩的直shèshè程,将追击的最近的敌军打乱。然后充分的利用了敌军那短暂形成的平行状态,狠狠的给了敌军一下!
虽然杀伤未必会太大,因为对方的防御属xìng真的很不错,即使在第一轮的重弩突袭之下,伤亡其实也主要是有撞击和踩踏造成的,而后的箭雨造成的更多是混乱,伤亡数量确实不多。但是,敌军的追击速度却被大大的迟滞了。
而这时,颜良自己的中军。距离交战的双方还在三四里之外呢!至于右军,那就更远了!
“转向西北,与乙队汇合!”
慕容方的再次转向。是为了避开颜良的中军,慕容方利用颜良的连续失误,总是能够巧妙的避开颜良的核心打击力量,专挑对方的软肋下手!
敌军忽然转向西北,似乎想要脱离,颜良左军遭受了数百损失的将领心里自然是万分不甘的,立刻重整部队,丢下了重伤和失去马匹的战士,紧紧的追了上去,他们能够重新追上慕容方自然是因为慕容方根本就没有用最大速度逃跑。
他还要再继续对左军进行打击呢!
“变阵。颠倒雁行阵!回shè!”
慕容方的骑队左右一分,变成了一个八字形的阵势,这是一个方向颠倒的雁行阵,为的就是给回shè创造最大的伤害输出!
在骑战中,最好不要使用最大的速度。一方面是为了节省马力,另一方面,就是为方便变阵留下速度余量。
颜良的左军陷入了悲剧之中,如果纯粹计算速度的话,他们应该是能够追上敌军的,更何况敌军并没有用最大的速度奔跑。但是敌军的箭矢实在是太可恨了,那些箭矢的准确度高的让人胆寒,不断shè中奔跑中的马匹前腿关节,导致战马摔倒,严重的干扰了追击者的速度,让人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憋闷感觉,而这种感觉积累下去,绝对能让人发疯!
至于颜良的中军,虽然正在不断的接近中,但是离交战的地方还是有些距离的,想要干涉也做不到,老实说,颜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改变左军被动挨打的局面。
如果颜良再次向西包抄,那么距离左军交战的战场会更远,而且还不能保证敌军会不会再次转向,如果颜良下决心与左军汇合,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分开几部,直接猛追猛打就是了,至于还在打酱油的右军,已经暂时被甩出了战役的核心了。
颜良紧咬着牙关,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值得自己尊重的强将,从shè击效果看,敌将的武力等级不高,速度也不占优势,但是仅仅凭借着弓骑兵的特长,以及对骑兵战术的巧妙运用,这个比自己等阶至少低一阶的敌将,却能轻松的将自己倍于他的部队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等战术素养,颜良自知不如,甚至只能仰止!
“命令左军减速,保存马力,中军加速追上左军,命令右军向中军靠拢!”
慕容方回头从身边掌控金鹰的副将处得知了敌军的变动,微微笑了笑道:“终于学聪明了一点,明知道战术不行,就不要耍战术吗!堂堂正正的追就是了,至少不用这么难看!呵呵。”
“将军,敌军数量庞大,想要摆脱的话我们的速度也不够,如果敌军轮流加速的话,我们战马的体力则很危险,而且这一次的追击与反追击可能会花费不少的时间,还有就是纵深方面的考虑,建议选择乙号方案的路线。”
慕容方想了想,在回忆着乙号方案路线的特点,然后点头道:“可以,就用乙号方案,传令沿途小分队做好准备,侦骑先行出发引导,部队转向西南!”
“诺!”
颜良放慢了速度,并没有进入交战的距离,而是在等待右军的汇合,慕容方却将速度放的更慢,想要让颜良进入shè程,但是颜良根本就不理会,颜良是想诱使慕容方主动进攻,好以逸待劳抓住慕容方的破绽予以痛击!
“嘿!既然如此,就让你见识一下弓骑兵进攻的战术!”
慕容方冷冷的一笑,龇了龇牙,露出了他那锋利的獠牙!(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六章追逐战
慕容方忽然转向南,似乎想要回身与颜良接战,颜良犹豫了一下。
“保持阵型,保持速度!”
颜良的命令相当保守,他是不想打草惊蛇,只能等慕容方的部队靠得更近,来不及再转身的时候,才是出击的最佳时间。
但是,慕容方又怎么会那么简单呢,在回身靠近颜良部队的过程中,慕容方在不断的微调自己部队的前进方向,始终与颜良的部队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夹角,这个夹角用方志文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极限脱离角度,如果这个夹角继续变小,那么脱离的反应时间就会变短,相反,如果这个夹角太大,双方接触的时间就会推后,接触面就会变小,很难形成有效打击。
“重弩最大shè程抛shè准备!预备,放!”
“乙队转向西,加速脱离!甲队保持方向,zìyóushè击!”
“弓箭最大shè程抛shè准备!预备,放!”
“甲队转向西,加速脱离!变阵锥形阵,zìyóu回shè!”
慕容方的骑兵在距离将近五百步的时候就发出了远程攻击,当然,他们的shè程是不可能有这么远的,问题是敌人正在迎面奔来,等这些箭矢落下去的时候,正好敌军就进入了shè程,释放完攻击之后,慕容方的骑兵迅速的转向脱离。
颜良也在同时快速的发布着命令!
“左军西南方向全速包抄,右军西北包抄!中军正面全速突击!快!”
颜良的部队仿佛猛地炸了开来。分成几个箭头,猛地冲了出去,马蹄声顿时激烈了起来,震得地面上的残雪都跳了起来,随即被疾风卷起,形成一阵雪雾!
慕容方咧嘴笑了笑:“乙队向西南加速脱离,甲队保持速度。略偏向西南,与乙队保持平行。”
慕容方的部队偏向西边,追击距离最近的颜良左军自然也只好转向西。但是这么一来,追得最近的左军再次阻挡了中军前进的道路,如果中军要继续追击。必须稍稍的向侧面绕一绕,要不然,就只好跟在左军屁股后面吃灰,不,应该是吃泥浆!
重弩龙骑兵下马上弦,然后再上马,这个动作是龙骑兵必须反复cāo演的一个动作,一个人做这个动作是很容易的,但是一个骑兵队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必须将所有的马匹完全停下。以防止互相撞击,所以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下马、上弦、再上马加速离开,这个真的不容易做到呢。
事实上,慕容方的重弩龙骑兵,从减速到重新加速。需要的时间是六息左右,距离上也就是一千五百步左右,必须与敌军拉开一千五百步,再加上一个攻击距离两百步,然后才能安全的做到这一点。
慕容方控制着自己本队的速度和方向,努力的用技能和jīng准的shè术压制对方的追击速度。并且不断调整方向,让敌军的左军始终挡在中军前面,同时也给重弩龙骑兵争取时间,等重弩龙骑兵重新上弦之后,再加速追上重弩龙骑兵,然后敌军会再次遭到重弩突袭,短短的两刻追击之中,颜良的左军和后来终于赶上的中军,吃了十几轮重弩突袭,死亡高达两千多人,重伤和失去了马匹的更多,颜良迟疑了!
对手的攻击力虽然不是特别的高,但是对手的战术运用让颜良有力无处使,慕容方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对刚刚加速的追兵实施干扰,将追兵的速度遏制住,然后给重弩龙骑兵争取足够的上弦时间,接着就是又一轮的重弩突袭,颜良的部队虽然在后面追着敌军四处逃窜,但是却实打实的是在挨打而没有还手之力。
颜良还没有疯狂到敢于将部队分成更多的支队,那样做虽然有可能会依靠战场控制面的增大而将敌军围住,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因为平均兵力密度的下降,而被被敌军回身穿透自己的围堵,虽然现在这些突骑兵还没有表现出任何近战的实力和**,但是颜良绝对不敢小觑突骑兵的近战能力。
高强度的战斗不知不觉的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时辰,颜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部队的战马马力下降的更快了,敌军呢?
慕容方jīng确的计算着自己部队的马力,这种技能只不过是每一个在草原上奔逐战斗的将领必备的能力,按照慕容方的计算,自己还能以这种状态持续战斗将近一个时辰,这也要感谢方志文的另一个骑兵理论,那就是持久能力更好的一方将占据优势的理论,所以从自己开始有完整的记忆起,慕容方就从方志文身上学到了这些根深蒂固的理论知识,因此,在战斗中想方设法的节省马力,已经是渗入到慕容方骨髓里面的本能了。
当然了,形成现在这种马力差距巨大的的原因,除了慕容方优秀的战术意识之外,还有几个方面,一个是追击者比逃跑者会消耗更大,一个是对马匹的了解,出身草原的慕容方肯定占优,还有就是jīng锐的突骑兵和重弩龙骑兵大多出身牧民,骑术等级都相当的高,这也有助于节省马力。
当这些点点滴滴的优势加在一起之后,就形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战斗又持续了一会,慕容方敏锐的感觉到了敌军马力的下降,而且颜良轮流减速的措施,显然直接告诉了慕容方这一事实。
慕容方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敌军疲弱,那正是自己加大杀伤的大好时机啊!
“减速,乙队最大shè程齐shè!预备!放!甲队齐shè准备!”
“乙队加速脱离,尽快完成上弦!”
“甲队最大shè程抛shè准备!放!zìyóu回shè连珠箭!”
这是战斗开始以来,慕容方第一次使用全员技能。技能一出,如同一片黑云一般向着后方的追兵覆盖过去。
“武将技!箭雨!”
这是一种技能叠加的做法,所有具有箭雨技能的武将,都回身张弓将自己的技能朝着追兵扔去,黑sè的乌云中,闪烁着一支支闪亮的光箭,仿佛乌云中闪耀的雷光。铺天盖地的将后方不到两百步之外的敌军淹没了!
慕容方十分期待的回头看去,他想看看这次最大攻击力的输出,到底能有多少的战果!
隆隆的蹄声中。爆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惨叫声、马嘶声、撞击声,光影散去。慕容方的瞳孔缩了缩,经验丰富的慕容方几乎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最大规模的一次活力突袭,给敌军带来的伤害不到一千人,敌军的防御属xìng是在是太强了,想要短时间击溃敌军显然是不可能的,还是放平心态,慢慢打吧!
颜良目呲yù裂,想不到对方居然准确的察觉到了自己部队马力下降的问题,敢于在这个时候全力进行了一次攻击。而自己的部队却偏偏不能趁着对方减速的机会追上去,只能看着敌军重新调整,慢慢的再次拉开到三百步左右的距离。
颜良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的将自己心里的怒火压抑下来,让自己能够冷静的思考!
“停止追击。右军负责外围jǐng戒,其余部队轮流修整!”
颜良下达了修整的命令,慕容方却并没有立刻开始修整,而是继续用蜻蜓点水的战术,又回身突袭了两轮,然后才向着西北方向脱离战场。但是却并没有走远,就在五里之外开始修整,显然,慕容方还想要跟颜良分个胜负。
而颜良也不愿意就这么铩羽而归,他也在仔细的思考这一上午的战斗,想要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找到能够对付慕容方的办法,虽然一上午颜良折损了将近五千士兵,但是对颜良的整体实力影响不大,颜良手里的部队依然是对手的两倍有多。
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兵力,而是如何才能有效的限制对手的机动能力,经过以上午的高强度战斗,颜良不得不承认,对手的机动能力极强,机动能力绝对不能仅仅用速度来计算,机动能力包括了对战术的运用,对双方各种因素的把握,而速度只是其中的一项。
如果不能有效的遏制住慕容方的机动力优势,颜良不要说战胜慕容方了,不会被对方反过来歼灭就算好结果了!只是,要怎么样才能遏制对手的机动能力呢?
陷阱?步兵阵?城塞堡寨?
慕容方安静的修整部队,任由颜良在积极的布置阵型,这回颜良将左右两军分得很开,想要从外围控制慕容方的活动空间,不过慕容方并不担心,战场不是颜良一个人的,不是你想怎样就会怎样,对手的部队间距加大,确实会侵蚀慕容方在外围的活动空间,但是相对的,敌军在局部的兵力大大的减少了,就算颜良有着兵力优势,分成三军之后,偏师的数量也只有一万出头,这样的部队,真的能够挡住集结在一起的两万弓骑兵么?
颜良真的相信,他的偏师能够将慕容方的部队牵制住,直到他的主力赶到形成合围么?又或者颜良有什么别的想法?
“全军上马!!方向正西,乙队居左,出发!”
慕容方毫不犹豫的再次选择了对方的左军作为突击方向,颜良的三军间距达到了五里,在战场控制的面积很大,当慕容方选择了方向之后,颜良有充分的时间调整各队的动作。
“左军半速,右军全速,中军与左军换位。”
颜良的战术与早上开始动作是一样的,但是效果却绝不一样,因为间距拉大,给了颜良充分的时间重新调整部队位置,如果慕容方仍然想要先攻击左军,那么速度最慢的左军与慕容方接触的时候,右军和中军的包抄也就到位了,如果慕容方改变目标,颜良也可以再次改变队形。
慕容方如果想要避免被对方包围,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目标,脱出对手的包夹,但是如此一来,颜良就有时间不断的变化方向和队形,等到双方进入接战距离的时候,颜良有很大机会保持着最好的队形,对慕容方形成最佳的攻击态势。
颜良咧了咧嘴,低声道:“这回看你怎么办!”(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七章难以接受的结果
“这有何难?骑兵永远都是在移动的,若是用这种静态的方法来思考,你就输了!”
慕容方喃喃的吐了一句槽,只不过,没有听众罢了。
不错,骑兵的核心就是移动,而优秀的骑兵将领有两种,一种是能够jīng确的计算,计算出位置和态势的变化,另一种就是靠直觉,说穿了还是计算,不过是模糊计算而已。因此,骑兵将领的决斗,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计算能力的比拼。
“全军加速,乙队向右,甲队变阵方阵。”
慕容方与颜良左军的距离正在接近,颜良左军忽然发力,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企图冲击慕容方的骑队,问题是,慕容方如果连这个都没有预料到的话,又怎么会成为一个出sè的骑兵将领呢?
慕容方之前的变阵就是为了敌人的这一招,将部队收缩起来,以便快速的转换阵型,或者改变方向,同时也缩短与敌军形成错身而过时接触的时间。
“重弩平shè!放!”
“加速转向,目标正前,三十步投枪!”
“箭雨!齐shè!”
双方的命令互相交错的着发出,颜良的左军实在想不到对方会忽然冲近到如此近的距离,虽然他们也一直期待着跟对方冲阵,但是当敌军忽然转向右侧企图偏出脱离,颜良的左军也同时转左期以形成对冲时,就遭到敌军的重弩突袭。
在一百步内发出的重弩突袭威力陡然上升,而且平shè的重弩不但会命中人。更会命中体积更大的战马,虽然这招阻断的战术敌军已经施展了很多次,但是却根本就无法躲避,接着肯定是铺天盖地的箭雨!
就在颜良的左军准备向左绕过前面被弄得人仰马翻的同伴时,敌军却忽然两边一分,分成了两队,不。是三队,已经释放了重弩的部队加速直线前冲脱离,突骑兵却忽然分成两队。一左一右,蹭着颜良的左军两侧猛地向前冲去。
机会!
左军将领及时下达了投枪的指令,只要投枪稍微阻挡一下左侧的骑队。自己的部队就能一头撞进对方的队伍里面,形成期待已久的近战。
“杀!”兴奋的不仅仅是领军的将领,连左军的士兵们也燃了起来,毕竟被动挨打了半天时间,积累下来的怨气还是很足的!这一声怒吼,倒是喊得惊天动地!
远处的颜良,也兴奋的大喝了一声,只要能接触,牢牢的黏住对手,那么胜利的尾巴就会被抓在自己的手里了!
“好!缠战!缠战!中军加速!!”
如果能够从天空中向下看。那么现在双方的位置是这样,重弩龙骑兵由于shè击时间较早,加速脱离的时机自然也比较多,所以现在已经冲过了颜良左军的锋矢阵箭头,正在于颜良左军以九十度的夹角交错而过。
而慕容方亲自率领的一支支队。正跟在重弩龙骑兵的后面向前猛冲,如果计算一下双方速度,很可能会被左军的前锋在三分之二的位置截断,如果再计算一下那些投枪所形成的阻碍,那么很可能会被从中阻断。
而另一侧的突骑兵,正在沿着平行角度相反的方向。与颜良左军相隔约一百步交错而过,从这支部队中shè出的箭矢正在覆盖向敌军的侧面。
颜良左军的骑兵们咬紧了牙关,放平了手里的骑枪,双眼都紧紧的盯着数十步开外的敌军,完全不理会自己右侧如蝗飞来的羽箭,快了!快了!马上就会形成剧烈的冲撞!钢铁的清脆撞击,鲜红的热血飞溅,沉重厚实的力量和反作用力,敌军的惨叫和战马的长嘶,还有迸裂的豪情,这一切在这一刻一幕幕的在眼前展现,周围的东西都开始变得缓慢,并且慢慢的从视觉中消失,整个世界只剩下不远处的那些穿着皮甲的敌军身影,正在不断的放大,放大!
“shè!紧急转向!”
‘噌、噌.....’锋利的标枪插在了空地上,仿佛从天而降的一片高高的褐sè草丛。
慕容方的部队忽然作出这种急速的转向,让正在冲击的颜良左军惊讶不已,这种战术他们真的没有见过,从一个纵向长蛇阵,忽然变成了一个横向的长蛇阵,这种技能真的存在么?速度不会受到影响么?战马不会受到伤害么?
“变阵”其实是一个技能,但是这个技能本身跟将领的关系不大,而是来自士兵,jīng锐的骑兵部队是有部队技能的,比如连珠齐shè就是一个技能,这种急速变阵也是一个技能,但是必须由所有的士兵来一起完成。
而且这个技能自然是会伤害战马的,会导致战马的体力急剧下降两成,至于速度,肯定也是会降低的,但是正在冲阵的颜良左军骑兵,却因为一直遭到了来自自己右侧,那一队与他们平行交错而过的突骑兵投shè的密集箭雨,不知不觉中他们的速度已经降低了很多,所以没有察觉到敌军的速度也降低了不少。
而这一次急速转向,让颜良的左军距离慕容方部队的最小距离不到三十步,但是这个距离却是他们再也无法跨越的鸿沟!随即,慕容方的这一队骑兵再次一分为二,向左右两边加速脱离。
其实,慕容方也完全不必选择这么冒险的战术,但是这个战术成功的话,颜良的整个攻势随即落空。
错身而过的重弩龙骑兵已经下马上弦完毕,重新开始跑起来,而从右侧交错而过的突骑兵也完成了转向,跑到了颜良左军的左侧后方,仍然在不停的抛洒着致命的箭矢,慕容方自己却已经利用回shè的阻挡,与紧紧追赶自己的追兵拉开了一点距离。要知道慕容方率领的可是自己的卫队,整个军中最为jīng锐的战士,骑shè技术更是出类拔萃的!
来自左侧后方无穷无尽的箭雨,这些箭矢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以极高的准确率从身体的侧后钻进自己的身体里,要知道,明光铠的侧后防御力最差。同一时间,还有从更远的距离上抛shè下来的重弩箭矢,这些重弩凭借着重量和高度加速。能够直接穿透明光铠的防御,给左军骑兵带来惨重的杀伤!
从高空俯瞰的话,颜良左军骑兵行动的路线。居然像是自动送进高高飘起的重弩箭矢形成的乌云之中,这并非是弩兵们shè击技术已经能够预测对手的行动路线了,而是敌军在被慕容方牵着鼻子跑,这才是慕容方冒险接近敌军的目的。
这么近的距离激怒的敌军之后,敌军果然死命的追了上来,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问题是,他们的追击,根本没有办法形成有效的攻击,而在不知不觉中。他们的移动方向,已经转向了东南方,完全是远离中军和右军的方向!
“混账!命令左军立刻停止追击,脱离战斗!”
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颜良有些气急败坏,显然。左军统领现在已经被气昏了头,所以才作出这种不顾一切追敌的行动,却完全忘记了留意自己的友军的位置,忽视了自己追击的路线十分古怪,没有察觉到自己居然被敌军裹挟带领着,向着反方向飞奔。再这么下去,左军就彻底的完蛋了!
而颜良的中军和右军,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左军全军覆没,这太残酷了!
“呜呜~”
低沉的牛角号声响起,惊醒了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左军统领,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友军居然远远的落在自己的后面,而敌军有部分在前面勾引自己,还有更多的却是在自己的侧后,利用自己侧后防御薄弱的缺陷,拼命的攻击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转向右!转向右!!”
左军统领终于醒悟了过来,拼命的嘶吼着,命令自己的军队全力转向,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减速,否则侧后的敌军肯定会猛地冲进自己的队伍,破开自己的战阵,那时候就真的完蛋了!
“重弩龙骑兵换枪,组锥形阵,准备冲阵!”
重弩龙骑兵此刻就在颜良左军的右侧,敌军急速转向,正好就给了重弩龙骑兵冲阵的角度,不过这回左军统领选择了正确的做法,坚决的抛弃了被阻断的部分士兵,然后带着主力部队逃了回去。
只不过,逃回去的也不足五千人了,这一次追击,倒在了慕容方弓骑兵箭下的骑兵,超过了五千人,而主要的伤害,都是由在左军骑兵后侧的弓骑兵和重弩兵造成的,如果不是左军统领头脑发昏死追慕容方,也不会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
这绝对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颜良心里怒火中烧,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连续几次交手,颜良都被慕容方jīng妙的骑兵战术所击败,慕容方充分的发挥了弓骑兵的优势,虽然速度上不占优势,但是机动能力上却比颜良还高,颜良的部队不管怎么做,都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这样的结果让颜良感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