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28部分

打公孙瓒的想法都是会存在的,因此,将公孙瓒的部队引出来,就是让局势变得更复杂,以便我们混水摸鱼。”
“属下明白了,这就去整理计划书。”
...........................................................
玩家的部队在草原上征战了几年,部队的素质提升的还是非常快的,扎下的营地也是像模像样,而且玩家的随身包裹大,能够携带的物资自然也就比较多,因此这个野外的营地是玩家们挖开了冻土用木栅围起来的,看上去相当的坚固。
原野的夜里,一点点的光线就很容易暴露自己,幸好雪地反光效果强烈,即使在夜里,依靠着星光,仍然能够大致的看清楚道路,更何况现在只是缓慢的行军,前面还有斥候引导。
李shè虎一旦下定了战役决心,行动就迅速了起来,前出的斥候小队全面的清扫异人营地周边的斥候,李shè虎要给对方一个被敌人包围的错觉,让他们一时难以判断自己主攻的方向。
一般情况下,最远的斥候大概半个时辰会轮换一次。巡逻的距离大概是十五到二十里之间,但是在雪夜里,这个距离是要打折扣的,否则就只能延长换岗时间。
营地里负责值守的玩家发现,最远的巡逻队已经延迟了一刻还没有回来,如果仅仅是一个方向的话,可以解释为正常延误。但是当所有的方向都延误的时候,解释就只剩下一个了!
“敌袭!敌军企图包围我们!”
“唤醒将士,呼叫下线的家伙回来。准备防御战!”
这边值班的玩家将领才下完命令,地面上已经传来了隐隐的震动,不用说。敌军的大队骑兵到了,速度真快啊!
“队长,西边,敌军在西边!”
“会不会是声东击西?”
“这个......”
“不管了,先将步兵向西侧集结,骑兵做预备队!”
“好!”
...................................................
“重弩兵下马,准备齐shè!”
“分三队齐shè,第一目标是两百二十步的寨墙,第二目标是两百五十步的墙后弩兵阵。”
“将战马带开!第一队举弩,抛shè角二十五。预备!放!蹲下,上弦!”
“第二队举弩,抛shè角三十,预备!放!蹲下,上弦!”
“第三队举弩。抛shè角二十五,预备!放!蹲下,上弦!”
一个个有条不紊的命令流水一般的发出,一蓬蓬的箭矢在黑夜中,带着厉啸扑向了玩家的营地,密集的箭雨让正在准备抵抗的玩家部队遭受了重大的损失。特别是攻击部队对营内弩兵阵地的预判相当准确,将正在集结的弩兵shè翻了一地。
“骑兵准备攻营!”
“甲队抓钩预备!”
“乙、丙队组锋矢阵!”
“前军左营,右营组长蛇阵,奔shè准备!”
“攻击!”
“轰、轰~”
战马奔跑起来,由于节奏不一,传导大家耳朵里的声音就仿佛是闷雷一边,只是这个闷雷就在耳边响起,那种震撼以及震动,让人不由得气血翻涌,只是气血翻涌的人里有些是烦闷yù呕,有的则兴奋激昂!
“轰!”
一大截寨墙被骑兵用抓钩和绳索拉倒,随后攻击方的几个武将技覆盖了被打开来缺口的位置,一来是为了轰杀来堵缺口的步兵,二来则是清除可能存在的陷阱。
“骑兵乙队冲阵!丙队准备!”
“骑兵丙队冲阵!甲队扩大缺口!”
“弩兵四队火矢准备!”
李shè虎坐在他的宝贝战马背上,看着正在逐渐被打开的营地缺口,敌军的战斗虽然还算中规中矩,但是指挥上还是有些混乱,还有就是弩兵的反应太慢,根本就找不准自己的弩兵阵地,没有形成有效的反击和牵制,导致了骑兵甲队轻易的扩大了营地寨墙缺口。
李shè虎见打开的寨墙已经有超过十丈的宽度,缓缓的举起了手里的长枪!
“中军!冲阵!”
“杀!~”
李shè虎根本就不玩什么声东击西,而是声东击东,将主力完全放到一个方向上,而敌军却需要小心的几面防备自己迟迟未动的主力,但是当自己的主力一动,敌军却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李shè虎的中军四千骑兵,加上他的两千卫队,形成了核心打击力量,这股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冲破了营地里的异人守军,然后直冲敌军的中军营帐,刚刚准备起步的玩家骑兵随即遭到了李shè虎的箭雨覆盖,然后就是一次速度完全不对等的冲锋!
李shè虎的夜袭经验是十分丰富的,冲营的部队有核心打击部队,也有许多小分队,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打乱对方任何有组织的反抗。
虽然异人的抵抗异常的顽强,但是,在李shè虎的强力打击下,很快就变成了各自为战的不利局面,他们的部队更是迅速的崩溃了。
李shè虎不去管那些向外逃走的家伙,而是将主要的jīng力放在清剿营内的残军上,战斗很快就扩散到整个营地,到处是被点燃的帐幕,还有不时爆发的技能闪光,以及玩家死亡之后被强制传送时的发出的接天光束。
这又是一个灿烂的夜晚!(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八十一章黑手
口水战是一定要打的!
方志文的部队主动挑衅玩家势力!这个新闻无异于一颗炸弹,在广大的玩家心目中,方志文的形象自然变得分外强硬了起来。小说
但是随即,丰宁城官方开始宣布一些列的玩家势力成为敌对势力,因为这些势力,企图在辽东北部围歼李shè虎部,而李shè虎的攻击行动,不过是自卫反击罢了。
随后公孙瓒和刘虞也跳出来,呼吁参战的各方冷静,最好大家能坐到谈判桌上来,用非武力的形式解决纠纷,以维护幽州大好的和谐局面!
方志文自然是一口答应,并且要求幽州所有的拥有实受官职的玩家势力都参与到谈判中来,崔林也再次披挂上阵,去跟这些人耍嘴皮子,而李shè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方志文的书信是‘继续’两个字!
不说幽州各方势力在丰宁城里打口水仗,单说在辽东草原上一战而掀起惊天骇浪的李shè虎,现在他正在地图前面,琢磨着对谁下手呢。
参与对李shè虎围攻的玩家势力,本身的老巢都在辽东郡或者玄菟郡,还有一部分的昌黎郡的,距离李shè虎的距离相当远,而且,李shè虎部的攻坚能力并不好,也没有必要去拿下人家的老巢,即使拿下之后,李shè虎也搬不走。
因此,李shè虎将主意尽量放在消灭异人部队的有生力量之上。
而在李shè虎突袭了玩家的前进基地之后,被方志文随口宣布的敌对势力自然是如同惊弓之鸟。李shè虎想要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南边彰武城里,公孙瓒的骑兵部队已经出发了,名义上是要来进行调停的,但是实际上会做些什么。李shè虎用脚后跟都能想到。
“将军,我们的情报显示,对方正在分成几个部队进行集结。被主公宣告为敌对势力的部队,正在向南边集结,似乎有跟公孙瓒部队汇合的打算。其他大势力的异人部队,也在从北边胡族前线撤下来,胡族的活动并未见到增加。”
李shè虎皱了皱眉头,异人真是狡猾,前进基地被李shè虎一举夺取之后,这些异人部队立刻集结,从他们集结而成的两个军事集团看,数量足足有十来万,看来他们围猎的本钱下得是相当大的,不过现在大家的伪装都被揭开。态势变得明朗了起来。
但是这种明朗的态势,显然不是李shè虎所希望的,他本来可是想要混水摸鱼的,现在水清了,鱼还怎么摸?
“麻烦啊!这些家伙太狡猾了!”
“呵呵。将军,战事如棋局,你一下一手,对方自然也会下一手,想要牵着对方的鼻子走,可不容易啊!”
“是啊。要是主公在的话,会怎么做呢?”
参谋长摊开双手,一副没有意见的神情,主公高深莫测,谁知道主公会如何做呢?但是主公一向奉行掌握主动权,所以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让对方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李shè虎手指在地图上无意识的滑动,嘴里低声的嘟囔着:“打仗么,要么我去打你,要么你来打我,既然你们抱团我打不成,那就将你们吸引过来,就不信你们都摇身一变成了好人!”
参谋长眼神一亮,诱敌设伏!?
.................................................
“现在公孙瓒和刘虞的态度似乎有些迟疑啊!跟当初我们的预计有些出入!”
“这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这次能将李shè虎灭了,说不定公孙瓒和刘虞的态度会稍微强硬一些,毕竟这两家都还有些怕方志文。”
“是不是有人泄密啊!李shè虎怎么会忽然抢先动手了!”
“泄密?这个倒是不好说,事实上,参与这次行动的行会这么多,难保不会有人泄密,只是李shè虎的行动太坚决了,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节奏,我们抢的时间差也就没了,功亏一篑啊!”
泄密这种事情,在玩家势力中实在是太常见了,即使是一个公会内部的秘密行动,也经常会有泄密的情况,何况这次是大规模的行会协同行动,泄密的机会也就大了无数倍。所以这次战斗的指挥部人员都是选择的相对可靠的人,命令也是分开发出的,不到最后的一刻,知道真正攻击目标的没有几个人,但是即使这样,还是泄密了。
对于泄密,大家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遏制,所以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从这点看,玩家势力在情报上也是有着致命缺陷的,而这个缺陷一旦被原住民势力抓住,玩家们几乎再也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战役行动,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办法切实的解决,玩家绝对没有能够跟原住民争锋的基础。
不管有什么客观的理由,现在的事实都清晰的告诉了在座的所有人,这次幽州玩家势力的联合行动似乎有些过于仓促以及急躁了。
“情报泄漏的问题,对突袭作战的影响比较严重,但是正正规规的战斗中,情报泄密的影响就小得多了,在现代战争中,大多数的时候作战双方都处于互相透明的状态,而双方竞争的也就是速度、实力、训练状况以及遮蔽能力。”
这位显然是专业的军事专家,给出的解决办法也很有道理,问题是,他刚才所说的是双向透明,想要做到这点,他们还需要加强对李shè虎的情报工作才行,但是事实上是,李shè虎的位置到底在哪里,他们现在并不知道。
“如果按照你的分析,我们在兵力上占优,速度差别不大,训练状况颇有不如。信息遮蔽能力完败,那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打这一仗!”
那位军事专家耸了耸肩:“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
“呃......”
“现在再说这个还有意思么?还是想想现在该怎么做,战斗既然已经开始,而且还是对方主动挑起,现在就算我们想要息事宁人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个人的意见是收缩防御,事实上方志文的攻击能力是很有限的,而且。现在幽州的局势复杂,方志文也不敢公然长途奔袭。”
“如果他继续玩游击战呢!李shè虎如果盯住一个目标咬死不放,也足以将一个行会搞垮!”
“所以。大家看看地图,如果你是李shè虎,我们在收缩防御之后。你会选择哪里?”
“草原上的新城呗!或者辽东郡南部的也说不定,昌黎郡也有可能!”
“说了等于没说!”
“你们说,假设公孙瓒北上的这支部队被灭了的话,情况会怎么样?”
“咦!?这个倒是很有意思的想法啊,如果公孙瓒的部队被灭了,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方志文吧,这么一来,公孙瓒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
“那万一要是泄密了,被公孙瓒知道了是我们所为呢?”
“公孙瓒现在敢于跟我们闹僵么?”
“那他又敢于跟方志文撕破脸么?”
“其实。方志文也是不敢与公孙瓒撕破脸的,要是他真敢,我们都坚定的站在他那一边,嘿嘿.....”
“那是自然,一定会协助他一统幽州。呵呵。”
“别歪歪了,你当人家是傻子,人家还当你是二货呢!”
“别扯了,还是商量商量如何应付李shè虎吧!”
“......”
莫衷一是的玩家们似乎除了口水之外,暂时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僵局,如果能知道李shè虎的位置就好了。至少不用这么被动。
.........................................................
“异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公孙瓒将手里的烛台重重的墩在案台上,眼神从一侧的地图上移开,眼神里满是失望。
下面的属将们,以及公孙越和公孙范都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异人确实做得很难看,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丢人啊!
“主公,现在异人们将部队集结抱团,局势反而简明了,这样也好,主公的调停可以开始了。”
“调停?!有何意义?不论是方志文,或者刘虞,乃至于我们,都知道所谓调停,不过是一个大义名分之争,根本与战事无关,士起莫要对调停有任何期待。”
公孙越幸灾乐祸的看了关靖一眼,却没有说话,连遭挫折之后,公孙越的xìng子越发的隐忍了。
“主公,如果李shè虎能接受调停的话,他的部队是不是也就暴露在我们视野中了?”
“士起是说.....”
“我们努力的调停,但是也有可能调停会失败啊!特别是那些异人,都是些桀骜不驯的家伙,未必肯听我们的吧,所以,也不能怪我们调停不力吧。”
“呃,哈哈.....好,调停好啊。”
“呵呵.....”
大家都陪着心情甚好的公孙瓒一起凑趣的笑了起来,公孙越脸上笑着,心里却在怀疑,李shè虎真的会上这个当?
......................................................
“去,为什么不去?我们不去,他们就不会来!”李shè虎用力的挥了挥手,公孙瓒的提议来的正好,李shè虎正在发愁如何才能将敌人诱来,没想到公孙瓒就给他送来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人算虎,虎亦算人啊,想吃掉李shè虎,没那么简单。
“将军的意思是......”
参谋长看着兴奋的李shè虎,立刻猜测了他的打算,一定还是诱敌设伏的那个计划吧。
“诱敌来攻,然后我们再将局势搅乱,问问你们的老板,看看能不能收买一些异人攻击公孙瓒,当然,在我们拉开乱战的序幕之后,仅仅是做个样子也可以。”
李shè虎一边快速的整理自己的思路,一边寻思者如何才能将公孙瓒给拖进这潭浑水中来,不能让公孙瓒始终在局外伸手搅局。
“诺!我这就去询问军师大人。”
参谋长答应着,就要转身出帐,李shè虎赶忙将他叫住。
“别急,我们先商量好整个计划再说,还有,这个计划选择合适的地点非常重要,既要有利于我们方便的脱出,也不能引起对方的怀疑,倘若是选择了太过凶险的地方,他们也不会来是不是。”
“正是如此。”
李shè虎和参谋长两人围着地图看了半天,最后几乎同时将目光停顿在同一个地方。
“这里?”
“嗯,就这里,巨大的盆地平原,低矮的丘陵,封冻的河流,无遮掩的视线,看上去很安全,呵呵,想必他们也不会怀疑什么。”
“将军是要利用那个?”
“嗯,就是要用那个,所以,必须要早一些到达那里,取暖引火之物也要准备充分,去做详细推演,看看可行xìng有多大。”
“属下明白。”(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二章雾夜之战
熊熊的火光在原野上如同一个太阳一般的明亮,当玩家的部队企图包围住李shè虎的营地时,营地却燃起了如地狱红莲般的冲天大火,让准备进攻的玩家们目瞪口呆。
难道李shè虎他们集体**?
“跑了?”
“这周围数十里的范围都被我们布下天罗地网一般的监控,他们能跑到哪里去?”
“有了,北边,他们往北边去了,距离不到十里!”
“追!看他们能跑到哪里去?”
轰隆隆的马蹄声骤然响起,在猎猎的风声和火焰爆燃声里,一队队的骑兵鱼贯而出,向着黑暗之中奔去,一场夜幕中的围猎游戏开始了!
起雾了!
冬季的大火以及由此产生的热气流,还有烟尘颗粒,在晴朗的天气里,这个低矮的盆地中,造成了浓厚的几乎看不见一丈距离的大雾,迷雾之中连方向都无法辨明,该如何追击?
李shè虎咧着嘴无声的笑着,参谋长有些感慨的说道:“真的有效,主公说在无风的雪原上点火,会形成大雾,原来是真的。”
“那是自然,我跟着主公已经尝试过几次了,绝对有效,呵呵!好一场弥天大雾啊!这回咱们来个真正的浑水摸鱼。”
...........................................
玩家们兴奋的追击了不到十里,就发现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气温似乎也正在急剧的下降,这个情况很怪,但是玩家里面懂得这点常识的人还是不少的,只是刚才因为注意力都在李shè虎的身上,完全没有想到这场大火本身可能就是一个陷阱。
“上当了!他们在主动的制造大雾,李shè虎先到这里几天,想必已经在周围布置了识别方向的标记。而我们却完全没有了方向感!”
“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是原地防御,等待大雾散开,如果随便移动的话。自相残杀是少不了的,而且移动起来也更容易被对方发现我们,但是不动的话。也未必能躲过李shè虎部的偷袭!”
“能不能用坐标来战斗!”
“这个可以尝试一下,问题是,信鸽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试试吧,但是信鸽传信是有延时的,想必我们的对手也会考虑这点,绝对不能依赖这个办法!”
“原地防御吧,先做好防御准备,总好过盲目移动,这样损失更大!”
“能不能利用坐标直接离开雾区?”
“我们的坐标还没有jīng确到那种程度,必须用两点。或者三点坐标定位。”
“这样,用防御圆阵或者方阵组阵,然后派出玩家做为斥候来进行方向定位,先朝一个方向移动,这样也不会露出太大的漏洞。说不定还能走出雾区。”
“各位,不要着急,大家想想,假如你现在是李shè虎会怎么办?”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抢先走出雾区之外,至少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求战果。否则如果雾区中的对手抢先出了雾区,最后还不是一个瓮中捉鳖的下场?”
“有道理,另外,在雾区里会不会有大量的预设陷阱?这样可以迟滞雾区内的敌军,自己则等待在雾区边缘,对即将走出雾区的敌军进行偷袭。”
“可以分出小队对雾区内的敌军进行偷袭、干扰和误导,这样一来,效果就更好了。”
渐渐平静下来的玩家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将种种可能xìng都给分析了一遍,真是一人计短众人计长啊!
明白了李shè虎的把戏之后,玩家倒是没有开始的时候那么慌乱了,对即将会遭受到的攻击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和应对的计划,玩家们能够这么快的冷静下来,李shè虎若是知道了,肯定也会感到意外。
不过,李shè虎可没有那个闲心去关注异人的心理变化,他正忙着围歼一伙异人部队。
刚才异人们的猜测实在是太保守了,李shè虎的胆量以及信心绝对比玩家猜测的更加强大,因为他并没有急着赶出雾区之外,将自己放在一个进退皆宜的位置上,方志文的理念是想要最大的收获,就必须以最大的勇气去获取。
李shè虎也是这个理念的支持者,而且在战术上,李shè虎对自己的部队有着坚定的信心,所以他是安排了大量的小部队去牵制和误导异人的部队,也在外围安置了侦骑和斥候,但是他的主力却留在雾区范围之内,抓紧时间逐个歼灭异人分散开来的部队。
李shè虎在雾区中辨别道路的秘诀,除了预设的参考点之外,还有就是猎犬了!在草原上战斗,鹰与犬是非常重要的帮手,这点方志文的部队一直都坚定不移的加以执行,所以在方志文的部队中,有着大量的猎犬存在。
李shè虎那些分散在雾区的小队,也正是依靠猎犬来寻找敌军部队的位置,以及敌军分散在雾区中侦骑的位置,碰到侦骑就一一加以歼灭,碰到大部队则悄悄的跟上,或者sāo扰,或者误导他们的前进方向,等待李shè虎的部队追上来将这支部队吃掉。
陷身在雾区之中的玩家部队,都想方设法的想要尽快离开雾区,但是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虽然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片草原,只要朝着一个方向直走就好了,直线的获取,完全可以用三点定位法确定,但是很快大家就发现,大雾甚至干扰了小地图上的坐标。
其实这个情况一点都不意外,因为玩家的小地图本来就不是什么神器,而是一个工具,而且还是受到了大量限制的工具,在恶劣天气的环境中,地图坐标出现误差和模糊是经常的有的事情,否则,玩家与原住民相比占据的优势就太大了。
更要命是,李shè虎的部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出现,在浓厚的大雾之中,如雷的马蹄声在自己的前后左右飘忽移动,一蓬蓬夺命的箭矢从各个方向倾泻而来,收割着迷失者的生命,凌虐着玩家们已经绝望的信心和希望。
白茫茫的雾气之中,似乎隐藏着无数的吃人恶魔,惊恐的玩家部队士卒们完全看不到这些恶魔的身影,但是却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恶魔收割xìng命的利箭,那仿佛来自虚无的夺命箭矢,也完全击溃了这些原住民部队的士气乃至于理智。
失去了理智的将士们或者四散跑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雾夜之中,有的挥舞着武器疯狂的见人就砍,然后这种疯狂和恐惧迅速的蔓延,直至整个部队都完全崩溃,甚至连玩家们都被卷进了自相残杀的混战之中。
嗖嗖的箭雨从黑暗中飞来,疯狂的刀枪毫无目标的挥舞厮杀,绝望嚎叫响彻了寂静的原野,浓重的血腥气让战马也开始有些躁动不安。
陷于混乱之中的玩家只觉得很无力,当平时听话的部队完全混乱之后,玩家的数量就显得非常少了,在这样失控的局面下,这些玩家们虽然企图尽量的靠在一起,然后互相扶持着试图杀出混战的修罗场,但是,那些从黑暗中飞来的箭矢,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专门攻击混乱战场上的玩家,这让玩家们既惊恐又不解,难道藏身大雾之中的敌军,能够穿过这浓重的雾气,看到自己不成?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的,李shè虎的眼睛跟其他原住民的眼睛没有什么不同,夜里金鹰也不可能升空侦查,而且即使能也一样看不透浓厚的雾气,而猎犬是不可能从这样混乱的战场之中,分辨出那些玩家的具体位置的。
李shè虎之所以能相当准确的攻击玩家,完全是因为有人混进了混乱的战场,并且通过特定的方式,通过声音或者信息传递链来对弓弩进行目标指示,至于这些人在哪里,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在地上的那些尸体中。
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都知道,如果在战场上受伤了,那么最好找一匹死马,躲在马尸侧面,这样的话战马和士兵会避开挡路的马尸,自己也就不会给踩死,而李shè虎的这些jīng锐斥候,正是利用了这个方法,欺进到战场上,为自己的战友指示打击的方向。
李shè虎在雾区中的部队数量高达一万五千人,杀伤力是极其惊人的,加上玩家部队的士气崩溃造成的混乱,李shè虎吃掉一队两三万人的玩家部队,都不用两刻时间,然后再加快速度赶向下一个目标。
黑暗的夜晚,浓厚的大雾,这里成了李shè虎的猎场和屠场,虽然也有部分的部队,排除了干扰和误导,最终冲出了雾区,但是雾区的范围相当大,甚至还在缓缓的向外扩散,这些跑出了雾区的玩家部队,想要再回过头来堵截李shè虎,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单凭现在这些数量的玩家部队,别说堵截了,或者会反过来被李shè虎给歼灭吧!
这些徘徊在雾区外围的玩家部队,心情十分复杂的看着不远处的大雾,还有穿过雾气隐隐闪烁的光线,这些都是玩家被挂之后的传送光线,很显然,杀戮还在距离他们不是很远的地方进行着,但是这些玩家却只能在这里看着,完全无能为力。
在收到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之后,虽然心里有太多的不甘和愤懑,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次战役已经失败,而且败得干脆彻底,为了避免被李shè虎衔尾追击,这些幸运的走出了雾区的玩家们,只好趁着雾区内的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而黯然撤离。
s
第四百八十三章利益所在
游戏中第一次使用主动干扰气象的大规模战役被公开,在游戏论坛上顿时引起了大量的讨论,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利用气象进行战斗的,不是智谋高深的顶尖谋士,也不是号称术数达人的黄巾军巨头,而是一个小小的骑兵将领。
更有意思的是,这是一次主动改变气候而形成的成功战例,而不是借助天气的自然变化,这种战术的出现,顿时打开了广大玩家的想象力,想必,在未来的战场上,一定会出现更多的类似的战术手段。
而李shè虎本人,也是威名远扬,在被玩家称为雾夜之战的战役中,李shè虎共歼灭玩家部队,以及玩家部队自相残杀合共七万多,其中还有公孙瓒的部队一万多,当然,李shè虎是不会承认攻击了公孙瓒的部队的,而公孙瓒也声称是在大雾中与玩家部队误会造成了伤亡。
这一战,几乎将辽东的玩家势力打残,至少玩家势力的机动作战力量基本上暂时的丧失了,重新组建和集结这样数量的部队,也是需要时间的,更重要的是金钱,七万多骑兵,是一个相当惨重的损失。
战役结束之后,玩家部队迅速的在草原上消失,辽东北部几乎没有了玩家大势力的部队,只剩下那些零散的玩家和中小势力的部队,连公孙瓒的部队也急急忙忙的撤回了彰武城,李shè虎成了辽东东北平原上的一霸。
“飞shè,组织骑兵两千一队发动飞shè。注意对方的投石机和巨弩,重弩兵shè击后必须立刻转移阵地,躲避敌军的远程打击。”
李shè虎得势不饶人,将玩家势力的机动部队打残之后,李shè虎立刻开始围攻草原上新建的玩家城池。
虽然骑兵攻城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虽然城里的远程打击部队李shè虎比较难以压制,但是李shè虎还是坚持攻击玩家的城池。目的就是消耗玩家的部队以及钱财实力,并且阻碍和打击玩家城市的成长。
事实上,由于玩家机动部队大损。加上作为主战力量的玩家还没有复活,所以城中的反击力量也是很有限的,只要李shè虎注意一下微cāo。实际上的损失是极为微小的,相反,城中的损失就显得有些过分的巨大了。
一个二级镇,一共能动员的民兵加上守军也就三几万人,被李shè虎围攻上一两天,守军基本上就消耗干净了,玩家们也不得不披挂上阵,但是效果却也很有限,或许玩家在对付步兵攻城上还是很有作用的,但是面对弓弩兵攻城的时候。他们的作用就极其有限了,除了能当血盾之外,似乎就只能依靠辅助技能发挥作用了。
只可惜,即使作为血盾,在李shè虎手下将领的jīng准shè击之下。也没有什么大用。
草原上的玩家城市第一次被攻陷摧毁,李shè虎根本就不会带着这三五万的老弱俘虏,而是直接的发布任务让支持方志文的玩家护送回丰宁郡,自己则奔向下一个目标。另一方面方志文将高顺紧急召回,并且在丰宁城预先给高顺配置了两万重装龙骑兵,让他马不停蹄的前往支援李shè虎。力求借助李shè虎这次打出来的良好局面,将辽东东北部的玩家势力彻底清扫。
高顺的出现让辽东北部的玩家势力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不同于李shè虎的攻击,高顺的重步兵对付玩家城池简直是摧枯拉朽,加上越来越多占便宜打落水狗的零散玩家赶来助阵,原本在远程兵器上还占点优势的玩家彻底落进了深渊。
尤其是当‘陷阵营’的旗帜在城墙上高高飘扬的时候,所有的玩家才知道,吕布旗下的高顺已经落进了方志文的手里,这位号称攻无不克的凶悍强将,让所有与方志文做对的玩家势力都胆寒不已,而那些生存于丰宁郡和密云密道地盘上面,很暧昧的参与了幽州事变的玩家势力团体,都纷纷跳出来坚决的表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的站在了方志文这一边,严厉的声讨那些破坏幽州安定团结的玩家势力,并积极出兵协助方志文打击那些已经被彻底卖掉的同伙,甚至连刘虞与公孙瓒,也开始畏畏缩缩的表示出对那些玩家势力的排斥。
这一下,这些被方志文单方面宣布为敌对势力的玩家势力,彻底被打进了造反阵营,成了过街的老鼠了!
崔林这边正意气风发的痛打落水狗,李shè虎与高顺那边也正在一路高歌猛进,将彰武、成县以北的所有玩家据点,逐个攻陷摧毁,虽然也有不少的玩家诟病李shè虎摧毁了最近的补给点,会影响向北对胡族的攻势,但是这点反对的声音,在李shè虎和高顺强大的战力面前,连渣都算不上。
方志文与田丰早在开战之前,就认为现在还不是全面开战一统幽州的时机,所以也没有兴趣将战火长期的蔓延下去,当李shè虎用一场jīng彩的战斗,将战争态势推向了最为有利的一面,方志文与田丰自然也会适时的加码,推动战争尽快结束,因为这场战争,除了能够从玩家势力手里获取数量并不算太多的人口红利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特别是在战略上,没有足够的好处,因为方志文既不可能趁机占据辽东东部,也不可能因此就让公孙瓒和刘虞俯首帖耳。
总而言之,方志文是不希望开战的,至少是不希望现在这个时间段开战,方志文更希望在这个时候,大力的发展自己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以及积极的对外施加影响,让周边乃至更远地区的局势,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前进。
“德儒,幽州最终是我们的幽州,只不过,现在我们的实力还没有能力独自据有整个幽州,所以,暂时应该维持幽州现在这相对平稳的格局,而德儒也应该适可而止,不要继续扩大打击范围了。”
方志文抬了抬手,示意崔林用茶,自己也端起太史昭蓉新烹好的香茗,抿了一口,满意的给太史昭蓉递了一个赞赏的笑容。
崔林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赞道:“夫人的茶别具一格啊!好茶!”
“崔大人过奖!”太史昭蓉优雅的欠了欠身,逊谢了一句。
崔林笑了笑:“主公,不顺便清理一下昌黎郡的异人势力么?”
“这事让刘虞去做,我们尽量从大义上逼迫刘虞动手,攻灭我们指定的那些势力。”
“反间!?”
“嗯!”方志文点了点头,淡淡的应道。
“主公,我知道主公不yù现在一统幽州,是因为担心异人势力失控,我们或者可以实施更严厉的异人政策,这么一来,统一幽州带来的好处就大于弊端了。”
崔林的想法并非没有道理,整合整个幽州的资源,方志文的发展自然会更加的快,问题是,这种膨胀有必要么?在冀州四分五裂,并州南北对峙的状态下,幽州周边根本就没有威胁方志文的势力,如果方志文一统幽州,反而会引起周边势力的戒心,另一方面,就是政策的突变会导致方志文建立的契约为基础的秩序崩溃。
另一方面,在幽州有既得利益的玩家势力,又岂会轻易的让出自己的利益,这里面必有一战,崔林的想法是主动的打压异人势力,让异人的野心不敢轻举妄动,而方志文的想法则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从而让异人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两个想法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过程却是迥然不同,给幽州的未来造成的影响,也就天差地别了,对方志文将来的发展,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
“朝令夕改,非政也!此其一;幽州一统,则雄踞东北,引起周边不安,此其二;幽州为我所有,则异人势力顺者昌逆者亡,不得不反,内乱一起,周边岂能无视?德儒,急功近利不可取,幽州虽是北地一州,但是也是大汉的幽州,幽州的格局,必须与整个大汉的格局统一起来,绝对不能做出头鸟。”
方志文的这一番话,内涵非常丰富,以崔林之智也想了好一会,才约莫明白了方志文的思路和构想,方志文的核心思想还是基于原住民与异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所谓整个大汉的局势,乃是指异人与原住民宿命的利益冲突,不能被完全集中在幽州,只有这种激烈的利益冲突广泛存在于整个大汉境内的时候,才是幽州一统的时机。
太史昭蓉也在思索着夫君的这一席话,这里面包含着方志文的核心战略思想,是解读方志文行事和选择方式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太史昭蓉当然是希望更好的了解自己的夫君的。
良久,崔林才呼了口气,佩服的感叹道:“主公之言甚是,属下受教了!”
“观点和出发点不同而已,德儒的构想也未必就错了!”
方志文摆了摆手,不再纠缠于这个比较沉闷的话题,而是转向了即将到来的年底政务会议的问题,丰宁郡今年的发展还是相当不错的,特别是战马贸易,给丰宁郡带来了丰厚的收益,而随着战马饲养规模的扩大,丰宁城畜牧技术的不断提升,以战马交易为龙头的庞大产业链,也正在整个丰宁郡迅速的形成和完善着,在方志文眼里,这些深刻的利益关系,才是幽州稳定的真正基石。(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四章慕容方VS颜良
慕容方与颜良的遭遇可以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是双方的一种刻意,或许,这种刻意,在于颜良自己的私心,当然也完全可能是来自袁绍的授意。
既然公孙瓒被赶走了,皇甫嵩去西凉了,那么方志文是不是也应该从安国滚蛋了呢!
而这种愿望,作为袁绍这样的一个政治领袖来说,是有足够的力量,将之转化为实际行动的,相应的,方志文作为另一个政治领袖,也完全有能力有义务来打碎袁绍的这种幻想。
因此,慕容方与颜良就有了这次仿佛命中注定的遭遇。
“将军,根据已有的资料,颜良七阶上段,武力值估计为93到94点,统帅值估计为88到89之间,个人战力强悍,技能偏向突击型近战技能,速度估算为61左右,这个速度当然是马战速度……慕容方认真的听着参谋长关于颜良的资料汇报,表面上,慕容方的神sè一片平静,心里其实已经燃烧起熊熊的烈焰,对手的强大,根本就不可能摧毁慕容方的意志,因为慕容方是跟着主公从尸山血海里面一路厮杀出来的,意志无比的强大,更重要的是,主公既然能将冀州的战事全面交托给自己,说明主公信任自己能够面对冀州的一切敌人,因此慕容方对于自己最终必将取得胜利,抱有坚定不移的信念。
“颜良部队数量五万,俱为轻甲枪骑兵。携有短距掷矛三支,现其距离我军四十里下营,将军,根据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