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27部分

理论上她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当然,这个结论也就我们的看官们心里知道罢了,抓住了这两条可大可小的鱼儿的玩家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手里掌握了什么样的筹码。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要以这个筹码要挟什么的时候,智脑也许会让这一切都悄然的改变,那个时代一个女人,真的会影响整个历史么?
或许吧!
他们停留的地点是野外,这帮潜入敌境的家伙,连火都不敢生,生怕被敌人发现,到时候别说赚钱了,被人家来个大爆全就都贡献给别人了。
两个女孩很自然的缩在一起,即使不是害怕的,那也是被冷的,不过寒冷并没有能够驱散两个女孩的好奇心,连恐惧也吓不走的好奇心,正旺盛的燃烧着。
“呵呵,你们两个丫头可真有意思,可惜不能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否则......嘿嘿。”
“就你那样,怕是人家自杀了也不从你!哈哈……都说异人狂妄无行,果然!”
一群玩家互相看了看,虽然只有月sè的夜晚光线很暗,但是大家还是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怒气,说实话,被游戏里面的NPC给鄙视了,而且还是两个小姑娘,这个脸面上真的是有些过不去啊!
“说说而已,何必当真!”
“无此心何必有此言?我听说过你们异人的一句话,用在这里刚好!”
蔡妍心里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觉得这些吓人的异人们,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什么话?”
还真有傻子接话,蔡妍心里大乐,几个玩家都恨不得踹一脚那个笨蛋,人家吐槽你,你还去给人家凑趣!可真够大方的!
“解释就是掩饰!对不对啊?”
众玩家一愣,随后不知道是谁先‘呵呵’的笑了起来,最后大家一起低声的笑了起来,不过,玩家也就这点敢于自嘲的勇气还值得一提了。
这一笑倒是将双方古怪的地位拉进了不少,说起话来也更加的随意了起来。
“你们都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既然你们不想与荆州蔡家交易,为何还要抓走我们呢?”
“呵呵,你不是挺聪明的么,怎么想不到方法么?”
蔡妍聪明是够聪明,但是她所了解的事情,与玩家们所做的事情,还有发生在老百姓之间的事情,以及战场上的事情,这些都是不同的世界,你不能要求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会理解所谓的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吧!?
看着小姑娘们困惑的眼神,玩家们觉得自己终于占了一回上风,心情爽了不少!
“呵呵,很简单啊,将你们卖给黄巾军就是了!”
“你们不就是黄巾军么……冬至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哈哈……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七十七章张曼城的烫手山芋
蔡妍主仆二人很快就被转手了,虽然‘转手’这名词让蔡妍有点无奈,但是这绝对是事实,像货物一样被转手了,蔡妍每当想起自己身上仿佛被插一个标牌一样的卖掉,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不过这种不舒服,必须被现实打败,否则,只能让自己觉得更沮丧。
至于自己被标了多少钱,蔡妍不知道,但也正是因为这点,蔡妍觉得自己的身份可能已经被对方知道了,甚至没有必要的问询,就有人掏钱将自己给赎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买家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所要购买的货物价值几何的。
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蔡妍好奇的将视线转向门口,很有些期待的看着,想要看看将自己主仆二人扔在这个馆驿里面两天之后,会有什么人第一个出现,而且蔡妍也很想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什么人买了自己,以及买下自己的目的?
虽然现在蔡妍身陷囹圄,但是她真的没有那种恐惧的感觉,不安肯定是有的,不过也不是十分强烈,可能从一开始,那些黄巾阵营的玩家就异常的平和,整个抢劫的过程,就像是一些很普通的迎来送往一样,因此,没有能够充分的激起蔡妍的危机感。
木门轻响了一声:“蔡姑娘,能进来么?”
“请进!”
蔡妍起身,带着冬至一起迎向拉开门进来的年轻女xìng,目光中闪着好奇,这好像是一位异人嘛!
双方都很自然的微微蹲身行礼。
“我叫杨瑾,是比阳城雇佣的掾吏,负责一些杂物,今天能见到风采飞扬的蔡妍姑娘很高兴啊,以姑娘尊贵的身份,平常人可是不容易见到呢!”
那女人笑起来很温暖。让人没什么戒心,蔡妍也是笑面如花的样子,不过女人之间这样的状态,总会有种让人心里毛毛的感觉。
“是呢!一般都不见普通人。”
蔡妍微笑着回答,杨瑾仿佛没有听出话里的硬刺,继续温和的笑着道:
“呵呵,蔡姑娘真是倔犟!不过这次事情让你受委屈了。确实是我们的不对,那么蔡姑娘希望我们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是通知你的兄长来接你回去么?”
“这个问题可奇怪了。我现在是你们的阶下囚,你们来问我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事情,你们不觉得这事实在有些可笑么?”
蔡妍脸上的笑容不再是那种贵气的笑意,而是真的觉得有些好笑的笑意,还有有点得意的成分!
是应该有些得意,虽然杨瑾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却透露出许多重要的信息。冬至这个呆丫头自然是不会明白的,但是聪明如蔡妍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对方想要传达的信息呢,事实上,黄巾军认为自己是一个麻烦!对,就是麻烦,一个不知道怎么送出去的麻烦。
蔡妍不大了解军事政治方面的大问题,但是揣摩人心的功夫蔡妍还是很有点水平的,所以从杨瑾的一番话里,蔡妍已经敏锐的抓住了杨瑾索要表达的隐晦意思,那就是希望从蔡妍身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蔡妍心里安稳了下来。至少,自己不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货物,总算有了一点筹码,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筹码是来自家族,还是从别的什么地方来的。
杨瑾不在意的笑着,事实上,选择谈判的时候,可以有多种方法。但是最终选择这个直来直去的做法,就是为了能够争取蔡妍的信任,以便更顺利的解决问题。而蔡妍因为之前所受的委屈,向自己发泄一些情绪。杨瑾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了。
“确实如此,只是,现在情况有些复杂。”
“此话怎讲?”
“将蔡姑娘劫来,不是我们的授意,而是那些人为了博取利益所做的私人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一种yīn差阳错吧,至少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抓住了一条多大的鱼儿,嘻嘻.....不好意思啊!”
杨瑾实在有些忍不住笑,那几个笨蛋,没文化真的很可怕啊!
蔡妍也有些好笑,看着笑得眼睛弯弯的杨瑾,蔡妍忽然觉得,异人们这种宽广的胸怀,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本事。
“这么说,这只是一场误会?”
“嗯,基本上就是一场误会。”
“这么说,我可以zìyóu离开了?”
“如果你希望的话,自然可以的,我们甚至可以护送你到舞yīn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不需要赎金?”
“不需要!”
“肯定有什么附加的条件吧?到手的大鱼怎么能就这么放走了呢?”
“确实有个小小的条件,想必蔡姑娘也明白我们现在的处境,四面被封锁问题不大,但是贸易渠道不畅,则是大问题,因此……希望我们蔡家与你们做生意?是不是你们已经将我身在比阳城的消息不小心泄漏出去了?”
杨瑾摇了摇头:“怎么会?”
蔡妍不信的撇了撇嘴角,眼神里含着一点嘲讽,随即脸上的表情慢慢的沉重了起来,最后干脆皱紧了眉头不出声。
杨瑾叹了口气,看着蔡妍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恐怕不好办啊!
冬至也睁大眼睛看着侧前方小姐的侧脸,她是非常熟悉小姐的,所以她知道,小姐的心里现在既感觉困惑,也有气愤和不甘,不由得生气朝着刚才还觉得很亲切的那个女人看去,可惜,人家眼里根本没有她这个小丫头。
蔡妍虽然不大熟悉这些权谋,但是这事情并不难想明白,黄巾军抓住了自己,一开始以为是个宝贝,于是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去要挟自己的兄长,而自己兄长的xìng格......
蔡瑁的xìng子为何会犹疑不决?其实这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系,这么年轻,一个大家族的重担就都压在他的身上,他是不得不慎重行事的。久而久之,自然就养成了这种瞻前顾后的xìng子。
但是,这并不表示,蔡瑁的xìng格中没有决断的一面,凡是与家族利益冲突,并且不会有严重后果的事情,蔡瑁还是很决绝的。想当初蔡瑁没有商量,就想用一母同胞的妹妹做一场政治交易。从这里就能看出来,蔡瑁在对待蔡妍的问题上,是相当决绝的。
因此,黄巾军的胁迫显然是没有得逞的,因为蔡瑁根本就没有那种枭雄的胆量,完全不敢在黄巾军身上押注,没有得逞的黄巾军一怒之下剑走偏锋。想要用一出离间计,因为不久之前的那个流言的威力还在,黄巾军自然也很乐意用另一个流言去扩大那个流言的威力。
但是,黄巾军的人显然忽略了‘过犹不及’这个道理,被流言以及荆州世族逼急了的蔡瑁,很可能会铤而走险、彻底的投向刘备,那样的话,对黄巾军来说绝对是一个悲剧,更可怜的是,明明黄巾军手里有王牌啊。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黄巾军看到了这个苗头,所以害怕了,才会想要从蔡妍这边入手,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至于黄巾军为何不偷偷的将蔡妍放走,恐怕是黄巾军内部已经都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所以黄巾军出于脸面以及立场,都不能这么做了,自己的离开。必须是赎买的方式,这样才能维护黄巾军的颜面。
可惜,由于黄巾军已经向外界暗示了蔡家可能与黄巾军有台底交易。所以蔡瑁为了洗干净身上的嫌疑,很可能会作出牺牲蔡妍的决定。于是,黄巾军连赎买的这条路子都被他们自己给断绝了。
当然,黄巾军还可以选择杀了蔡妍,问题是杀了蔡妍对黄巾军什么好处都没有,反倒惹怒了蔡家。
蔡妍只想到了这些,事实上,张曼城想的更多,然后无奈的发现,现在蔡妍真的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扔都扔不掉,麻烦啊!
而蔡妍此刻,则觉得有些心灰意冷,又觉得十分的荒谬,一个人的命运,怎么会这么奇怪,不久之前,自己还是襄阳城里的大家小姐,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像眼前这位杨瑾,连求见自己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几天之后,自己就从九天的凤凰变成了草窝窝里面的山鸡,甚至连自己的兄长,也不得不将自己决绝的抛弃了,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无常么!?
沉默了良久,蔡妍有些恹恹的看着窗外的清冷,淡淡的说道:“冬至,看来我们需要在这里呆一些时候了,杨姑娘,恐怕我做不到你们所要求的条件,因为那不是由我决定的,即使是由我决定,我也不会答应!”
杨瑾很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情绪低落的女孩,心里也不由得有些不忍,漂亮的女孩到哪里都会有优势,即使面对的是女xìng也一样,蔡妍这种天生身上就带着贵气的女孩,更是如此,但是杨瑾的心里又有一点幸灾乐祸,或许这是因为嫉妒吧!
“好吧,既然如此,两位就先安心的住下吧,我们会尽快的想办法解决。”
杨瑾正想起身告辞,蔡妍忽然抬头笑了笑,抹去了一脸的沮丧,像一个好奇的女孩一般问道:“对了,能问一个问题么?”
“请问。”
“我想知道,为何那些抢劫的人那么客气,甚至连那些乘客身上的钱财都不抢,我们身上的钱财他们也没有抢,这是为何?”
“呵呵,这个么,这小丫头是不是也认为那些人都不是太坏?”杨瑾有些促狭的看了看冬至,然后笑着摇头道:“那是因为他们一旦抢劫中立阵营和原住民的平民,就会变成通缉犯,一旦被通缉了,他们的位置就会被定时公开,而他们当时可是身处敌后的。”
蔡妍恍然点头,就说那些人不会那么好了,原来如此!
冬至更是彻底呆住了,心里一点一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和自己认定的事实完全崩塌,可怜的孩子!(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七十八章美女买不买
张曼城的烫手山芋很快就被不少的人知道了,其实蔡妍是否真的在黄巾军手里,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蔡瑁坚决的不承认,别人也没有必要去跟他争执。只是,正像张曼城所想的那样,虽然出面赎买蔡妍,然后与荆州蔡家结下香火情的想法相当的诱人,可惜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敢于出面接纳蔡妍的人,不但会被黄巾军利用做替罪羊,还等于直接打了蔡瑁的脸,人家蔡瑁明明说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妹子。当然,顺便也打了刘备的脸,蔡妍可是从宛县离开之后被劫的,而且这个女孩还跟他有着奇怪的关联。
一手好牌,却弄成现在这种尴尬局面,也充分的体现了黄巾军在权谋上的幼稚,或者说对世族的本质认识得过于肤浅,没有把握住与世族交往的关键点,所以最后就搞成了这么一出闹剧。
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荆州的团结和谐的局面,算是彻底的葬送了,不信任的种子已经在各方的心里发芽,从这一件小事上,各方表现出来的强烈的戒心,终于发酵成为了隐隐的敌意。
病急乱投医的张曼城,终于想起了还有一个大神没有拜!
于是,方志文就收到一封推销信!推销美女的推销信!
“哥哥,军师说得这些都好复杂,我怎么也弄不明白啊!”
探讨这个问题是在中午工作餐的餐桌上。方志文并不讲究食不语的规矩。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跟大家一起吃的,顺便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
香香的话其实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心声,能够完全理解田丰所说的复杂至极的各种牵扯和关系的人,其实没有几个,李雪音、甄姜,再算上田畴,最多再算上一个不在场的史阿,剩下的属将之中似乎并没有能够完全理解这些东西的人。
方志文与田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伸手揉了揉香香的脑袋。笑道:“弄不明白就算了,非要弄明白干什么?”
“也是哦!不过,那个蔡妍姑娘好可怜!”
方志文愣了一下,女孩就是女孩啊。这个思维的方向也跟男人不大一样。
“可怜么?”
香香用力的点头,方志文有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娇妻,两人也点头,小宁也一样,而且还是很用力的点头,李雪音则笑了笑,至于男xìng就无须看了,根本就不会有男人认为蔡妍是不是可怜吧!因为那只是一种必然。
“哥哥,那你准备怎么办?”
“嗯?哦,那是张曼城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而且,这件事闹得越僵不是对我们越有好处么?你不是认为我们应该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吧?”
香香脸sè一暗,哥哥说得对,方志文的决定不是仅仅与自己,或者哥哥一家人有关系,而是关系到密云一系的所有人的利益,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做这些有损大家利益的事情呢。
“哥哥……看着香香黯然的神情,甄姜轻轻的拍了拍香香的手,怨怪的斜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咧了咧嘴笑道:“呵呵,开玩笑的,你想去解救那个女孩,那就去呗。”
香香猛地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笑嘻嘻的哥哥。又抬头看了看大家,事实上。大家对方志文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有些人的脸上还是一副赞同的表情,至于两位嫂子更是笑呵呵满意神sè。
不过香香想了想还是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哥哥,说点别的吧。”
方志文一愣,随即明白了香香的想法,转头看着香香的眼睛说道:“我是认真的!香香!”
“认真的?”香香困惑的仰着脸看着方志文,大大的眼睛里全是疑问。
“嗯!”
“可是大家的.......咦?哥哥,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好处?是不是这么做对我们是有好处的啊?”
香香闪亮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方志文,方志文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转向甄姜企图寻找支持,不过甄姜坏笑着轻轻点头,完全站在了香香的一边,方志文又转向太史昭蓉,太史昭蓉也一本正经的点头赞同,投入了小姑的阵营,而小宁则是一脸戒备的神情!为什么是戒备呢?
方志文最后无奈看向李雪音,李雪音戏虐的笑道:“我想,志文你是不是打算弄个三夫人回来呢?”
在场的将官们全都一脸的恍然大悟状,田丰甚至还夸张的发出一声惊叹!这个家伙!
方志文这才明白过来小宁那戒备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同时他也为甄姜和太史昭蓉没有发出那个眼神而倍感幸福!还有什么比恋人之间的无比的信任更能让人幸福的呢。
“呵呵,倒是没想过,不过我们这里的单身汉还不少呢,子龙啊,子义啊,嗯还有小田……哥哥,那个不算了!”
“嗯?不算?”方志文瞄了赵云一眼,见赵云也是一脸的纠结,不由的笑道:“好,那个就不算了,反正我们这里单身汉多,谁能取得人家姑娘的芳心就靠自己的本事了,呵呵,当然前提是香香你能将那姑娘弄到密云来?”
“啊?这个还有难度么?”香香轻轻的咬着嘴唇,满脸的困惑。
“呵呵,香香丫头,你想赎买蔡妍,也要蔡妍愿意来密云才行啊!若是蔡妍打定主意赖在比阳城里,谁也赶不走她不是么?”
“她不是阶下囚么……香香随即明白过来,此阶下囚可是有些不同,现在正拿娇着呢!
李雪音笑道:“别忽悠香香,只要现在有人开口,她一定肯来的,反正也就是到密云转一圈就可以回去,当然,也可以不回去。”
香香朝着田丰做了个鬼脸,侧脸看着方志文道:“哥哥,雪音姐姐说的是真的?”
“呵呵,你雪音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嘻嘻,我确认一下而已,是吧,雪音姐姐。”
李雪音翻了个白眼给香香,然后用眼角看了一下田丰,发现田丰一脸得意的笑容,似乎早就明白了方志文的通盘打算,说实话,李雪音也能猜到方志文愿意接纳蔡妍的原因,甚至是有几个原因,但是她总觉得自己想得还不够全面。
在座的各位其实心里也都有些猜测,但是谁都不敢说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的全部,就连十分了解方志文甄姜,以及与方志文几乎形影不离的太史昭蓉,都不敢说自己能够将方志文的想法完全猜透。
至于方志文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总会被属下看透了这种想法,其实是有偏差的,因为被看透的绝对不是心思,而是xìng格,方志文那种无利不起早的xìng格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使他嘴里说着是为了迁就妹妹,但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说法,连香香都不信。
但是,不论是方志文,还是在场的众人,心里却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方志文的决定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考虑,而香香也丝毫没有责怪哥哥的意思,至于田丰、赵云、田畴等人,也没有觉得主公的xìng子被大家当面揭穿有什么不妥,而方志文自己也没有因此而对大家有什么忌惮,反而大家都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好吧,其实蔡妍这个人只有我们站出来接受才是最好的选择,首先黄巾军会很高兴可以将这个热山芋扔给我们,我们也有能力接住;其次,刘备不会因此有什么想法,至少表面上他叫我做兄长,我这么做也算是给他遮丑了;至于蔡瑁,他根本就不敢对我们有什么怨言。如果放长眼光,处于长江上游的荆襄豪族未来与控制长江下游的江东世族之间,为了争夺长江的航线利益必有一战,而拥有海军的我们,将来只会是荆襄贵族拉拢的对象,又怎么会得罪我们呢?同样,为了我们在长江上的利益,也需要与荆襄世族合作。”
“还有,在本质上,我们还是希望荆州不是铁板一块,现在能够将蔡妍的事揭开,对荆州的分裂对立是有好处,将来蔡妍可能成为我们与荆襄世族之间的桥梁,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好处,所以说,蔡妍这件事只有我们才能从中取利,主公,我说得可对?”
田丰抚着胡须接着方志文的话补充道。
方志文笑着点头:“没错,基本上就是这些了,其中还有更多的细节xìng的关系,这些都要一一考量,元皓你也觉得此事利大于弊?”
“正是!”
两人相视一笑,众人则有些叹为观止的感觉,毕竟这种层次的思考他们是无法达到的,心中对自己的主公自然也更加的崇拜,而香香则是满心的欢喜,终于能将可怜的蔡妍姑娘从厄运中拯救出来的,事实上,这件事中最无辜的就是蔡妍了。
甄姜轻轻的抚摸着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满是骄傲的眼神痴痴的缠在自己夫君身上,太史昭蓉的眼神也是一样的闪亮,小宁通红的小脸则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香香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在她的心里,那些复杂的东西都是哥哥想的,她不用去想,想在他想得就是如何将那个蔡妍弄到密云来。
方志文眼光一扫,翘了翘嘴角道:“这事子龙去协助香香办一下,我暂时去丰宁坐镇。”
赵云嘴唇动了动,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他明白方志文的那个隐晦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这事根本就是越描越黑的,于是干脆的一拱手,将事情应了下来。
“诺!”(未完待续)RQ
第四百七十九章玩家的阴谋
感谢‘焰虎灬……rì月星云雾……白雲飛仙……大大的慷慨打赏,鞠躬感谢了!还有‘十三月飞雪’‘火∽凤凰……焰虎灬’‘圣-邪’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了!
赵云与香香去执行颇为暧昧的任务了。
方志文暂别了娇妻,带着另一个娇妻去丰宁城坐镇,密云城又回复了平静。
大汉的各处乱战似乎都有些平静下来的感觉,但是在京城的朝堂里,却非常的不平静,天子与朝臣的矛盾又一次爆发了!
虽然大臣们极力的在天子面前遮蔽实情,但是刘家掌控天下那么多年,又岂会没有一点班底,所以情报多多少少的还是传到了天子的耳中。
想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烽烟四起的天下,天子就有一种羞愤yù死的感觉,而面前这满朝的衣冠禽兽,居然还要瞒着自己,还在继续窃取自己的天下,荼毒自己的子民,这让堂堂的大汉天子情何以堪!
朝堂上的事情,玩家们自然是不会知道的,甚至连风声都很难听到,虽然现在游戏的进程已经与实际的历史,或者演义之类的剧情完全不同了,但是在光和七年的十二月,改元的事情还是如常的发生了。
今年,也就是光和七年,被改成了中平元年。换而言之,现在不再是光合七年十二月,而是中平元年的十二月。
玩家们或许都不大清楚,但是原住民有些层次的势力都明白,中平这个年号里面,包含了天子多大的怨念和讥讽!
玩家们依然快乐的或者痛苦的游戏着,原住民们依然快乐地或者痛苦的活着。改个什么年号有个鸟用!除了发泄一些自己满怀的愤懑,什么也没有变。
北方的草原再次被大雪覆盖,虽然在北方草原上的玩家少了很多。但是同样,胡族的数量也少了很多,战局上还是汉人掠夺胡族。胡族积极防御的态势。
丰宁郡的玩家们,总是很忙碌的,忙完了延续了一年的冀州之战,接着又要忙冬天的草原之战,人活着果然就是要不停的战斗啊!
“主公,根据最新的情况分析,辽东异人发动的时间已经不会太久了,公孙瓒现在占优势的,只剩下几个中阶的将领。而现在辽东的几个异人大行会,还有植根于我们丰宁郡的大行会手里。已经积攒了不少jīng英级别的骑兵,jīng锐级别的也能凑出上万,如果这些异人势力采用雇佣,或者别的什么形式,将部队单独割裂出去撇清自己。对异人的阵营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辽东的局势就不好说了。”
“元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这个事情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异人想实现什么样的战略目标,以及这个战略目标能够得到多少异人势力的认可。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你说的只不过是一种可能xìng而已,根本就没有cāo作xìng!”
方志文自然也能嗅到若隐若现的战争味道,这股味道正在慢慢的弥漫开来,逐渐的笼罩在辽东的地盘上。
实际上,辽东局势的始作俑者,应该就是方志文自己,现在公孙瓒的实力发展太慢,归根到底还是人才和人口问题,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方志文,换而言之,现在公孙瓒被方志文削弱的太厉害,导致形势发生了变化,现在幽州三个势力中,最强的是方志文,其次是公孙瓒,最弱的还是刘虞。
现在辽东发生问题了,是异人见到公孙瓒的地盘大,实力分散,所以才有了不同的想法。
本来,公孙瓒遭到方志文驱逐从冀州回到辽东之后,就开始放下与刘虞的仇怨,想要与刘虞合作对抗实力变得最强的方志文,只是他们的动作太慢了,而且异人发现了他们两个的小动作之后,纷纷更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现在幽州的局势相当的微妙,方志文的实力上升极快,现在固然公孙瓒也承认了这点,自然有了与刘虞联合的基础,公孙瓒和刘虞现在都不敢公然与方志文撕破脸皮,私底下却偷偷摸摸的搞些小动作,挨挨蹭蹭的正在像两只互相取暖的刺猬一样的相互靠近着。
另一方面,异人们的野心在膨胀,而他们除了要先弄明白方志文提出的那个前提条件之外,落实到实施层面上,其实也还有个两难的选择,那就是先推动公孙瓒联合刘虞与方志文全面对抗呢?还是先发动计划使异人成为幽州的第四、第五极?
田丰默默的看着地图,思索着方志文的反问,半晌才缓缓的说道:
“战略目标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最终成长为幽州的多元势力之一,但是这个目标,有可能遭到我们三家势力的合攻,毕竟大义上我们必须是一个阵营的,因此,异人恐怕会先推动我们与公孙瓒和刘虞的内讧!尽可能的消弱我们这三方的实力。”
“啪”方志文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没错!!所以,异人们正在积极准备的部队,其实是用来对付我们的,而不是我一开始预想的在辽东起事,他们的第一目标,定是我们的有生力量!”
方志文眼神从地图上抬起,正好与田丰的眼神撞在了一起,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李shè虎!”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似乎对于这个不利的局面根本就不大在意,其实如果仔细的想想就明白了,即使这后面有异人在拼命鼓动,但是这些异人也应该能明白,想要一战而颠覆方志文的势力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甚至也不利于他们的终极战略目标。他们的目标是幽州三方持续的高强度战争,所以,他们需要下得是一盘慢棋,因此方志文对大局的急迫xìng并不担忧。
“既然已经明白了这些家伙的打算,那么想要避免这意外的损失倒是不难,难的是我们自己到底想要达成什么样的战略目标?”
田丰眼睛闪了闪,低头继续看着地图问道:“那就要看主公你的意思了。如果主公是想要拿下整个幽州,或许正好借着这个势头,将火烧大。连那些异人也一起烧进去,然后全面摧毁一次,再由我们来重建。主公高瞻远瞩。先全力平灭了胡族,不就是为了在血洗幽州的时候,避免外来的干扰么!”
方志文笑着看了田丰一眼,至今为止,能看透方志文到这个程度的,也就是田丰一个人而已。
“未当其时!”
方志文淡淡的回答道,田丰心里暗暗点头,同时也有些震惊,表面上却不动声sè,刚才的言辞。实际上也是田丰的猜测,田丰也不敢肯定,这个大布局,是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布置的,或者。是后来慢慢的推进成这个样子。
没想到方志文直接就默认了,田丰心里自然是暗暗惊心,老实说,田丰自己都不敢保证,如果当时自己处在方志文的位置上,能不能布下眼前这个偌大的布局。从头到尾,这个布局已经进行了七年,但是却还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方志文说得没错,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天下的大义还在,鹿还在圈中,如何能逐之!
其次,现在方志文的实力也不足以独霸幽州,如果方志文硬要独占的话,就会形成一个皮厚腹空的局面,一旦有外来的强大势力攻击,必然会落到一个处处漏风的局面,到时候内部的异人再从中取事,大事休矣!
“主公所言甚是,这就是我们的困局,因为起衅的乃是对方,我方的布局却尚未及此!”
两人一起沉默了下来,都默默的看着地图,这个问题必须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良久,方志文才缓缓的叹了口气道:“被动,有些被动!如果如此,还是先取实利,人口乃是重中之重,另外,就是从战略上削弱异人的实力,如果我们将这两个目的定位战略目标的话,元皓如何考虑?”
田丰点了点头,也觉得方志文的这个提议比较切合实际,异人想要挑起原住民之间的战斗,原住民未必就没有削弱异人的想法,如果事先与各方都做一些沟通,大家真真假假,其实还是看各家的能力,反应慢的、实力差的、脑袋笨的,当然会被优先吞掉!
这里用了‘吞掉’这词,就点出了方志文的核心思想,幽州的乱战将起,而主旨是为了削弱敌人增强己身,当然,还要注意不能过多的削弱了公孙瓒和刘虞,以免引起更复杂的局面,因为方志文现在还没有接收整个幽州实力。
“若按主公所想,表面上引发三方的暗战,而实际上则主要削弱那些积极参与幽州战事的异人势力有生力量,这是比较可行的策略,从长远上看,刘虞的发展后继乏力,公孙瓒已被主公关进笼子,两个都闹不出什么花样了,而最麻烦的就是幽州实力越来越强悍的异人。”
“嗯,我也是这么考虑,既然异人主动的推进幽州的暗战,那么先打击这个推手,本身也是一种釜底抽薪的解决办法,在我们的大布局没有完成之前,着重消除不安定因素,简化局面是一个可行的方向。”
“主公,也可反其道为之!”
“你是说离间异人?现在很难,因为异人的实力隐隐能与公孙瓒抗衡,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他们预期的高度一致xìng,也就是有了共同的目标,而这个目标还很可能被实现,所以,他们才这么热心的推动此事,若是想要用元皓的那招,必须让异人外部的压力极强,具有压倒xìng的优势,让他们只能窝里斗,或者外围的压力全都消失,没有了共同的目标,他们自然就乱了!”
田丰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方志文对异人的认识更深刻,笑了笑服气的答道:“那就按照主公削弱异人的想法进行布置吧,这事史阿也要多多辛苦!”
“嗯,没问题,反正他正觉得太清闲呢!”(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八十章化被动为主动
草原上的冬季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枯萎的灌木草茎还顽强的竖立在寒风中摇曳,一眼看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死寂,让人心里泛起一种绝望和悲伤的感觉。*
想要在这样的环境里掩藏形迹实在是相当有难度的,因此在冬季草原战场上,依靠的是机动能力,明知道敌人在那个方向,明明能看到敌人留下的脚印痕迹,但是你却偏偏抓不住对方,然后一个不小心,敌军就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你的身侧。
“将军,我们随军参谋部分析认为,我军周边五十里内的部队密度正在增加,五十里到两百里之间的压力反应提升迅速,我们推断可能有一个围猎我军的包围正在形成,对方发动的临界点估计还有两到三天。”
随军参谋是从香香那里受训后再分派下来的,原本是三名,在方志文改进军制之后,每军的随军参谋增加到六名,这些参谋接受的都是现代化的术语培训,因此说出来的话更像是现代人,而不像是汉代人,这也没办法,因为香香能找到的相关资料,还有李雪音从专业人士那里弄来的参考资料都是现代参谋制度的产物,香香可没有那个功夫将之古文化,因此,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怪异的样子。
而刚才这位参谋长所说的部队密度和压力反应,都是情报分析的一种术语,是对自己情报综合分析之后的一种数据化计算结果,通过这些数据。能够大致的分析出自己周边可能存在的部队情况的变化。
“主公的推测还真准,你说主公远在丰宁,怎么会猜到对方想要围猎我部?”李shè虎的目光在巨大的地图上来回扫视着,一边有些钦慕的说道。
“将军,主公掌握的信息比我们掌握的层次更高,或许主公是从大局上判断出来的,毕竟战役准备需要涉及的东西是方方面面的。而且,在辽东北面广阔的空间里想要围歼我部,敌人所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想必是相当庞大的。哦,还有情报系统和情报人员的动作,这些想必都被主公看在眼里。”
“嗯。或许吧,不过主公早早的发现了对方的企图,我们也不能仅仅溜走了事啊!主公的来信你也看了,未来一段时间,我们的作战目标转换为重点打击敌对异人,尽量避免与公孙瓒或者刘虞的部队正面开战,我想,我们不能浪费了敌人这一番jīng心的军备,而且他们山长水远的跑到这里来,没有理由就这么让他们回去啊!”
李shè虎的嘴角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眼神里像是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身上慢慢的散发出一股摄人的威势,仿佛一只盯上了猎物的猛兽一样。
参谋长沉吟了一下,回道:“将军,您看我们周围的环境。如果想要实现将军的想法,我们必须趁夜离开,向外围移动至少两百里,然后再伺机动手,但是这么一来,就变成了我们主动挑衅了。这.......”
“这有什么?难道还要等对方打了你,你才想起来反击?我李shè虎可没有这种习惯,谁想要动我,我就先掀了他的老巢!”
李shè虎声音森冷的说道,而且李shè虎相信,主公虽然让自己相机行事,但是此刻若是主公在场,保证比自己做得更狠,主公可是从来都不肯吃亏的主,自己又怎能丢了主公的脸面。
“主公那里要不要先汇报一下?”
“一边汇报一边行动,主公的xìng格你还不大了解,别看主公平时温和的很,但是主公可是睚眦必报的人,从来也没有等别人打上门来才反应的习惯。”
“属下明白,将军可有属意的大致腹案?”
李shè虎狡猾的笑了笑:“来,看这里,根据你们的分析,这里很可能是异人的一个后勤支撑点,距离此处两百里不到,我们暂时以此为目标,先将部队运动到这个支撑点的东边,我记得那里应该有山林了,然后视情况拿下这个支撑点,获取物资补给,断了他们的后勤,然后再慢慢的收拾那些异人部队。”
参谋长皱了皱眉头,这个地点距离彰武的距离有些近,一旦动手,很可能会招来公孙瓒的骑兵,李shè虎的想法,似乎并非仅仅在异人的身上,居然还想咬公孙瓒一口。
“将军,您是想诱使公孙瓒出兵?可是主公......”
“不,你弄错了,不是我们,异人永远都不会是老老实实的一群人,所以一旦有机会的话,打我们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