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23部分


刘雁说到这里,自己也被公孙瓒的这个称号给惹笑了。大家也是微微的一笑。
方志文在冀州的利益是什么?或许别人不大清楚,但是在座的人都很清楚,方志文不过是要人要钱罢了。还有,就是一个四分五裂打来打去的冀州,能让他继续左右逢源大做生意就是最好的冀州。
这么一想。公孙瓒这个掠夺者似乎真的成了多余的人,所以被清除也就顺理成章了。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佩服的看了刘雁一眼,但是眼底深处的忌惮却更加沉重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才是方志文的最主要的目的,其他的不过是顺带的。”张燕点头说道,这也代表了大部分人的看法。
“我也是如此想的,不过,如果要这样想的话,那么,这次战役的来龙去脉就非常值得我们重视了!”
“此话何解?”
“师尊。如果这个战役从头到尾都是方志文根据自己的需要策划的,而不是在收到我们yù图伏击公孙瓒的情报之后才临时起意,那您会怎么看这件事呢?”
张角疑惑的看向刘雁清澈的眼神,顺着刘雁的思路一想,悚然而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
“师尊也发现了?方志文无声无息的支配了我们的选择和行动,不!是支配我们以及公孙瓒的选择和行动才对,这说明,我们的情报体系已经完全被对方掌握,至少是主要的情报来源都有问题,尤其让人担心的是。我们根本没有注意过这个方面的问题,也没有专门的人来应对这些事情,如果这次事情还不能引起我们的关注,将来,就有可能给我们造成更致命的伤害,还请师尊斟酌!”
“嘶!~”
这次是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被冥冥之中的某种神秘丝线所cāo纵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让每一个人都有种脊背冰冷的感觉,心里慢慢的滋生出一种对方志文的恐惧和无力。
沉默了好一会,张角才略微僵硬的笑了笑,抚着胡须问道:
“徒儿可有什么好建议?”
“师尊,徒儿认为应该组建一个情报部门,负责人员甄选、训练、收集、分析情报,以及反制对方的间谍渗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刘雁眼神闪烁着jīng芒,很显然,刘雁对这个位置非常的感兴趣,而且,刘雁自信也只有玩家才能胜任这个任务,毕竟黄巾军中根本就没有相关的人才,也没有相关的知识,所以,这事只能自己来做,而刘雁一旦掌握了黄巾军的情报系统,那……这事可行,就由......灵心你来主持,刘雁你协助你师姐来办好此事。”
刘雁一愣,心里的jǐng铃大响!
张角终于开始表现出了明显的不信任,没错,是提防!
“师尊放心,我会协助师姐尽快的将情报部门建立起来。”
刘雁几乎没有迟疑,立刻就答应了下来,这不得不说是刘雁的心理素质超好,越是在紧要关头,发挥就越是出sè,这么一来,应该能适当的消除张角的戒心吧!
其实刘雁弄错了,张角不是怀疑她,而是一种平衡的需要,很简单的权谋之术!只是给刘雁太短,刘雁没有想明白。
张角微微叹了口气,刘雁如此恭顺,张角反而起了戒心,要知道,异人是没有必要这么谦卑的,有这真本事的刘雁更是如此!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刘雁求的是什么呢?
张角并不揭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各有表情的心腹们,心里有点索然的感觉,轻轻的摇了摇头,将心里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感慨甩开,张角平静的说道:“如此甚好,就有劳徒儿了,另外,调牛角去下曲阳任渠帅,统管下曲阳文武事。”
“是,师尊!”
“遵命!”(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六十二章多余的皇甫嵩
“本初,从一开始,这事就是方志文的布局,所求的无外乎是想将公孙瓒赶走,顺便给本初一个jǐng告,根本无需多想,本初去命人取下深泽即可。”
许攸的话里充满了十足的信心,这让逄纪有些不爽,事情的真相如何,又怎么只能凭你说呢?不过许攸的话确实有道理,逄纪也找不出更好的说法,所以只好沉默了。
袁绍想了想,笑道:“他jǐng告我?jǐng告什么?”
“呵呵,自然是jǐng告本初莫要做出令大家都不愉快的事情了。”
“这么说,就应该任由他在冀州吸血才对?”
“本初莫非有更好的办法?”
“这……厅堂里的各位顿时都沉默了下来第四百六十二章多余的皇甫嵩,这个时候闭上嘴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除非你能够回答许攸的问题,但是逄纪回答不了,辛评和郭图一样回答不了,耿包伸手按了按眉心,也继续保持他的沉默。
袁绍的眼神在大家的身上一扫而过,很显然,许攸的问题是一个暂时无解的难题,倒不是说方志文的能力强悍到袁绍已经不敢轻缨其锋,而是现在冀州的局势趋于稳定,而这个稳定却是建立在各方实力相若的基础上的。不管承认或者不承认,黄巾贼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不拼尽全力都无法摆平的程度,在这种背景之下,再与方志文这个相对温和的jiān商闹崩,显然是不合适的。这也不是一个上位者所当为。
“好吧,此事就按照子远的意见处理,让高干率军去接收深泽,钳制下曲阳的黄巾贼。”
袁绍毕竟还是一个合格的领袖,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事实上,相对于方志文。袁绍更讨厌公孙瓒,能将公孙瓒逼走也好,虽然在下曲阳方向失去了一个打手。不过这个打手本来用处就不大,跟第四百六十二章多余的皇甫嵩方志文一样,公孙瓒也是来占便宜的。而且其野心更大。
许攸略带得sè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眼角瞥了一下脸sè难看的逄纪,以及眼珠子转得飞快的郭图,心里微微的冷哂不已。
“元图,皇甫义真那边有什么进展么?”
逄纪收敛心神认真的回道:“还是那样,现在巨鹿的形势处于僵持的状态,除非一方大举投入兵力,如果仅仅以现在这个状态,先进攻的一方肯定吃亏,因此皇甫将军不敢轻易发动大规模的战斗。只能与黄巾贼纠缠于破袭和反破袭战中。”
袁绍叹了口气,实际上的情况,袁绍自己也是很清楚的,因为颜良的汇报会直接到达袁绍的手里,逄纪的情报渠道。自然没有颜良亲眼所见更加准确。
事实上,在巨鹿的实际态势更加不堪,若是没有颜良的骑兵存在,皇甫嵩甚至会相当的被动,皇甫嵩手里虽然有十数万的强力步兵,但是想要攻陷巨鹿。不是说不行,可巨大损伤会严重到一战之后再无战力,而黄巾贼在后面可是还有数座坚城的。
更重要的是,皇甫嵩手里的部队,就是他本人现在依然存在的理由,若是部队没了,皇甫嵩的政治生涯估计也就完蛋了,所以,皇甫嵩不敢也没有必要强攻。
同样的,中枢的大佬们自然也知道现在巨鹿的情况,也没有想过逼着皇甫嵩强攻,至少皇甫嵩与韩馥是对立的,若是皇甫嵩倒了,袁家在冀州就少了一个盟友,这不符合世族的利益,所以尽管天子在天天催问冀州的情况,朝堂里的大佬们却对皇甫嵩的不作为视而不见。
而急需要在冀州打开局面的袁隗,就将目光放到了袁绍身上,袁绍的压力骤然大了起来。
“本初,不妨试着与韩馥讲和吧!”
许攸的话犹如扔进平静湖水中的巨石,顿时在各人的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大家的眼神不由的被许攸吸引了过去,许攸悠然的抚着山羊胡子,一副淡然的样子。
袁绍皱了皱剑眉,许攸的意思袁绍明白,其实他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如今许攸将这个建议说了出来,袁绍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由的心下暗暗的赞了许攸一句,但是表面上,袁绍还不得不作出一副慎重其事的样子。
“主公,远攻近交是可以尝试一下,毕竟现在我们还没有主动与韩馥开战的大义名分,而且相比起韩馥,黄巾贼的战力显然更弱一些,先打败黄巾贼,然后挟大胜之势反压韩馥,定能一举定鼎!”
逄纪很快就摸到了袁绍的思路,立刻顺着袁绍的想法将设想展开,为袁绍搭建台阶。不过许攸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既然你逄元图要做正方,那么很好,我许子远就来做反方,总之要让你的无能原形毕露才好!
“韩馥岂能不知其中利害,即使他看不明白,沮授、闵纯都非易与之辈,元图未免小看了他们吧!”
辛评却抢先一步开始攻击逄纪了,当然,辛评其实只是就事论事,未必就有与逄纪做对的想法,甚至还有些为逄纪提醒的想法,只不过他这番好心,逄纪未必会接受啊!特别是逄纪的眼角扫到许攸幸灾乐祸的眼神时,对辛评的作为就只剩下了恶意的猜测了。
一见逄纪的眼神,辛评就暗自后悔,有许攸在场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能说这些话啊!真是糊涂啊!
耿包扫了一眼辛评,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
袁绍则点了点头:“绍也有这个顾虑,韩馥虽然不堪,但是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即使我们现在表现出再大的诚意,韩馥也未必肯答应。”
逄纪眨了眨眼,有点哑口无言了,这就是一个人的能力极限了么?
“本初,如果我们答应将安平郡还给韩馥呢?”
“这.....怕是也不行!”
“那就将广平郡也给他!”
“什么!?”
“不可!”
袁绍却没有出声,如果将安平和广平都交给韩馥,那么袁绍与黄巾贼的接触就完全断绝了,这么做一来丢失了两个郡,二来将皇甫嵩给卖了,但是好处呢?
好处是黄巾贼从此以后就是韩馥来顶着,而袁绍却可以在背后上下其手!
只是,韩馥会被这两个郡的地盘而冲昏了头脑么?即使韩馥真的被自己的贪婪所左右,那闵纯和沮授又岂能看不出其中的陷阱?
许攸也智只及此么?不对!
袁绍抬头看向面带微笑的许攸,哈哈一笑问道:“哈哈....子远定是还有后手,这种把戏未必能瞒住沮授!”
“呵呵,本初所言甚是,这个把戏却不是要瞒住沮授,而是要做给据黄巾贼看的,而且不管他们要不要,我们都应该将安平郡让出来,现在韩馥缩在后面,私下里与黄巾贼暗通款曲,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必须让他与黄巾贼有实际的利益冲突所在,而安平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许攸的想法袁绍立刻就明白了,冀州的局势是两只狼和一头老虎,当这头老虎将两只狼隔开在南北时,两只狼则眉来眼去的合作起来攻击老虎,但是若是两只狼也靠在一起,那么他们就得提防对方是不是会趁自己不注意而下手先吃了自己,这就是许攸的计谋的目的所在。
一旦这两只狼互相起了戒心,他们之间的合作就不会再那么坦诚,而自己字可以从中使力,一方面挑动两家相斗,另一方面,也可以从中取利,在北边打开局面。
这里面唯一的一个问题是就是皇甫嵩,这个时候,袁绍发现,皇甫嵩所在的这个位置真的是很难受,如果巨鹿城下没有了皇甫嵩,那.....
这个时候,袁绍忽然明白了方志文对公孙瓒动手的心情,这个多余的人在那里,真的是很碍眼也很碍事,说起来,皇甫嵩到冀州来,对袁绍真的有好处么??
袁绍这回真正的拧起了眉头,许攸也微微的有些诧异,不知道还有什么困惑着袁绍,但是许攸很快就明白了,他也想到了多出来的皇甫嵩,现在看起来,皇甫嵩真的很多余啊!因为他没有能在一味低调的韩馥身上打开突破口,在巨鹿城下又无所作为,反而挡住了将来黄巾贼向韩馥领地出击的通道,于是,皇甫嵩成了累赘!
既然是累赘,那就应该清除!就像方志文清除掉公孙瓒一样!
对啊!方志文是在简化局势!他是通过清除公孙瓒,在向袁绍传递这个信号吧!
没错,现在冀州的局势已经不需要外力的介入了,袁绍已经完全掌控了冀州的东部五郡,黄巾贼也不可能一战而平,韩馥也不可能自动退出棋局,冀州已经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于是公孙瓒就显得多余,接着皇甫嵩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事实上,连方志文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这个家伙却无法赶走。
“本初,此事还是上书给老大人吧!”
逄纪和耿包、辛评还不大明白这两人之间的对话核心所在,不由得有些迷茫和焦灼,这岂不是说明,自己等人跟不上主公的思谋,也比许攸差了一筹!
“子远所言甚是,此事还需要伯父来定夺,呵呵,世事变化真是奇妙!”
袁绍的感慨只有许攸明白,袁绍看着下属们迷惑的眼神,心里微微的得意,这是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带来的快意,只是,这种快意在许攸身上比较难以实现,这让袁绍有些不爽!(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六十三章大胆的计划
曾言,字必信,五阶武将,出身霸州一个武术世家,特别爱好长兵器,所以自从这个游戏开始,他就进了游戏,凭借着自己扎实的武术根底,以及不断的努力学习和煅炼,终于算是将冷兵器练进了门,不过比较遗憾的是只能步战,骑战还差的比较多。
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在游戏中学会的武技,用到现实中一样有效,当然,效果自然没有游戏里这么夸张,但是武术的原理确实一脉相承的,这也让他更加的热衷于在游戏中盘桓。
但是玩家毕竟是玩家,会被许多的事情分神的,并不能专心习武,想那方志文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现在进化成为一个神shè手称号的弓术登堂入室的牛人都能发生,如果曾言将全副心思都放在习武之上,说不得已经是个大师级别的武者了。
可惜,玩家还是缺乏那种拼命的意志,成就从来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曾言在现实中是要工作的,所以不可能全身心的投入在游戏中,也因此,他没有进入什么公会,而是一个zìyóu流浪武将,平时就跟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们做做任务、刷刷副本,偶尔参加一两场战争,去感受一下战场的豪情。
黄巾起义之后,曾言很随意的选择了黄巾阵营,因为黄巾阵营行事几乎毫无顾忌,不必在乎任何的规条。
这种选择或许跟他现实中的xìng格刚好相反,因为他在现实中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所以在游戏里,他选择做一个为所yù为的人,只是xìng格这种东西,并非你换了一个面具就能改变的,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们眼中,曾言虽然行事比较大胆,但骨子里还是一个信奉小心无大错的人。换而言之,叫做胆大心细。
正如他现在所筹划的一件事,显然就非常好的印证了他的xìng格。
其实事情的起因是很偶然的。曾言以及他的朋友们,主要在上曲阳附近活动,当然。不是跟吕布的军队对抗,而是与刘虞的部队对抗,相对来说,边军之中最软弱的就是刘虞的部队,一来作战经验少,二来则是指挥的将领等阶低,所以在上曲阳附近活动的黄巾阵营玩家还是不少的。
在一次破袭任务中,细心的曾言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在上曲阳东北方向大概一百二十里左右,有一个小县城望县。是一个一级镇,而这个一级镇周围的乡勇异常的活跃,战力也相对的强悍。
也曾有几个小行会打过这个县城的主意,但是每次都是铩羽而归,而且失败的原因次次不同。有时候连城墙都没有摸到,有时候却是败在城墙下面,这让曾言十分的好奇。
在一次很偶然的任务中,曾言截获了一个商队,这个商队里面的一个商人,就是望县的人。曾言想起了望县的奇怪之处,于是向这位商人逼供,却得到了一个相当意外的消息,原来在望县里面,有一个神奇的少年,这就是望县很能打的原因所在,不过这个人现在却已经离开望县了,所以这个商人才毫不犹豫的将这事给说了出来。
据说,这个少年正在随着刘虞的补给部队返回蓟县,而这个神奇少年的名字叫做徐景山!不认识!?大名徐邈呢?
刘虞的补给部队一般是两千到三千人一队,定期往返于唐县与涿县之间,而在这条主要的补给线上,还有鲜于银的骑兵部队不定时的巡视,想要动这条补给线,不那么容易,上曲阳的守将高升和严政更加不敢这么干,别忘了,上曲阳的附近,还驻扎着吕布这尊大神呢!
不过曾言还是觉得这事有机会,毕竟是一个历史名人啊!
自从黄巾起义爆发之后,历史名人们隐藏得更加深了,眼前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而且还是一个潜力相当大的人物,当初自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黄巾阵营,不就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么,绑架名人!这个事情很有意思啊!虽然很难!
可是越难不就越有挑战xìng么!愉悦型的玩家都喜欢这个啊!
曾言的计划是先分兵sāo扰,然后调虎离山,然后虎口夺食,然后生死时速,然后……这个,是不是就是叫做纸上谈兵呢,呵呵……不说还不觉得,木豆你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点这个意思,呵呵。”
“猫头鹰,你这个计划听起来头头是道,不是真的是纸上谈兵吧?”
曾言也有些没底,老实说,这种真正的战场战术计划,曾言还是第一次做,想计划的时候没感觉,现在大家一说,曾言也有些回过味来,貌似以前不是别人计划中的一份子,就是握有游戏攻略的副本,又或者跟着别人一起做任务,还真的没有自己做过计划呢!
不过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会学习,所以自己不懂的,完全可以去学,如今这个计划就是曾言去论坛上学习的结果啊!
无可否认,这确实是纸上谈兵!
不过谁也不能说,这份详细到令人发指的计划,就不能成功!
曾言眨了眨眼睛,无奈的摊开手:“老实说,还真的是纸上谈兵,问题是咱们谁都没有尝试过战术计划吧?”
这就是流浪武将的可怜之处,所有的战斗都是小规模的,稍大一点的战斗中,就只能沦为配角,这种情况下,武技战力或者能够正常的成长,但是说到战术素养,那就别指望了。
这回大家都不笑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曾言的话不但是事实,更是一种超越了事实的残酷。
“那好吧,战术计划神马的。也是人做出来的,咱们平时也不是没有见过,虽然小规模战斗的计划跟眼前这个可能不大一样,但是大家集思广益,将更多的可能xìng都想出来,至于结果如何,总要做了才知道。再说,纸上谈兵未必就是错的。”
曾言咧嘴笑着说道,将大家有些低落的情绪重新调动起来。人不能总看着比自己好的人,然后给自己找鸭梨,要学会各过各的、各耍各的。只要自己觉得满意就是了。
“猫头鹰说得对,来,你从头说说,我们再仔细的过过这个计划!”
“嗯,计划的核心是抢劫走徐藐,而阻挡这个目标的是两千步兵,但是这两千步兵却不是为了保护徐藐为目的的,这也正是我们计划成功的关键所在,因此,一切就围绕着这一点而来。”
“等等。智脑之所以安排徐藐由部队护送,并且消息还是严格保密的,这本身是不是就表示护送的安全级别不高?”
“可以这么考虑,所以,我们如果让这些护送的士兵有了更重要的目标。也就是比徐藐更重要的目标,那么这些部队就会被调动起来。”
“也就是你说的另一支输送部队?”
“对,只要我们对另一支输送部队动手,输送部队的战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以保护物资为重点,而不是以消灭偷袭者为优先选择。”
“嗯。这点倒是可以肯定的!”
“有了这两个考虑之后,我们再看看目标所在的护送部队,在回程之中,是肯定会与另外一支输送部队交错的,只要我们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也就是在两支部队处在能够互相支援距离之内的地点发动袭击,那么护送物资的部队为了安全起见,肯定是要召唤支援的,而这个时候因为要战斗,所以暂时留下徐邈的可能xìng非常大。”
“问题是我们十几个人的部队加起来才五千不到,是不可能完成对两千护送物资部队的袭击吧?更何况还要分成两块,主力还必须放在另一块!”
“所以啊,护送部队的习xìng就非常重要了。”
“猫头鹰的意思是不是将计就计?”
“呵呵,没错!护送物资的部队是不会主动出动消灭我们的,因为他们必须以保障物资安全为第一要务,而且也会担心我们调虎离山袭取物资,但是如果他们有支援就不同,他们会利用物资将我们吸引住,甚至还会在某种程度上示弱,引诱我们围攻,然后召唤支援前来消灭我们。”
不得不说,曾言的计划还是相当不错的,特别是考虑了对方将领的任务习惯,以及想要消灭偷袭者的心理,战场上本来就是人与人对抗的地方,更多的考虑对方的想法是对的,唯一比较不靠谱的是,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对手的习xìng,这些都是想当然罢了。
“明白了,如果成功的调虎离山,我们就下手强袭剩下的保护徐邈的部队,如果调虎离山不成,那么就另想办法!”
“对!只是,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得手之后!”
“系统通缉令!?”
“是的!”
热闹的讨论再次中断了下来,这个似乎更让人挠头,对付原住民的话,还有些有点心理优势,毕竟是游戏,所以玩家们对上原住民的时候,即使在实力上有差距,但是在心理上却是完全不怵,甚至还是占据着心理优势的。
每一个玩家都可以怀着‘原住民什么的都是陪我们游戏的陪衬’这种优越感游戏,所以,玩家们才会在任何强悍原住民面前,保持着不屈和骄傲的心态。
但是通缉令可是召唤对立阵营的玩家前来围追堵截的,定时通报的坐标,以及无数想要完成任务领取高额奖励的玩家部队,这种事,想想都让人觉得绝望。
跟完成计划的前半部分相比,如果前半部分用‘极难’的难度来定义,那么后半部分,就肯定只能用‘绝望’的难度来定义!
这个计划,真的可行么?(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六十四章敢拼才会赢
徐邈是谁?上度娘一查都知道,潜力达到七阶的政治型将领,三国时魏国的凉州刺史、大司农乃至司空,牛逼吧!
现在只有十四岁,正是刚刚进入游戏剧情的年龄,智脑安排他在冀州北部的中山国出现,本身就很有意思,显然是想给徐邈一个更早的出现在游戏历史舞台上的契机,而这个契机很偶然的被曾言抓住了。
只不过,这个事情最终会做到那一步还不好说,实际上,只要曾言能第四百六十四章敢拼才会赢将徐邈劫走,徐邈就有了出现在舞台上的契机,当然了,智脑并非没有给落进智脑圈套中做苦力的曾言等人机会,如果他们成功了,那收获肯定是巨大的。
事实上,即使知道了知道了智脑大大的yīn险计划,大多数的玩家都还是会选择搏一搏的,这是人的天xìng决定的。
曾言等人选择的伏击地点可以说是非常理想,直道边上的小山,有稀稀落落的树木和灌木,灌木的存在很重要,因为可以遮掩伏兵的身影,让对方摸不清楚这边伏兵的数量,而山坡的作用在于增加了弩箭的shè程,因此官军的弩兵只能被动的挨打。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敌人不可能完全按照他们计算的速度行军。在计划中,当他们开始伏击作战的时候,另一边从唐县返回捎带着徐邈的部队,距离他们战斗的地点只有五里多一点,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有些短暂,如果双方的速度再有变化,这个距离还可能更短。那就麻烦了!
曾言等人将部队很分散的布置在山坡上,弩兵采用轮流shè击的模式,保第四百六十四章敢拼才会赢持着相当连续的shè击频度。让山坡下举着盾牌挨打的官军有些摸不着头脑。
单纯从弩箭的密度来看,偷袭的敌人数量并不多,但是从shè击的效率看。这些敌军的素质还是不错的,既然不是那些乌合之众的随xìng所为,那么这种攻击力度不高的情况,是不是对方在引诱自己出击,然后予以突袭呢?
至于为何运输队伍不后退,那是因为马车没有后退档,想要让相当庞大的马车队伍向后退,那可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相反,负责保护的将领还命令马车迅速的上前,在道路两侧组成的一个防御阵。所有的民夫和辅兵都举着盾牌缩在阵后,然后将弓弩部队布置在马车后面,向着一侧的山坡还击,虽然效果几乎完全没有,但是开始还击至少能让自己这边的士气有所回复。
对方越是这样不紧不慢的攻击。官军就越是怀疑这里还有问题,因此也就越发的不敢出击,而是迅速的发出了求援的信号,幸好,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有自己的一支返程部队,收到了遭到袭击的辎重部队的求援。他们已经迅速的赶了过来,大概两刻左右就能进入战场。
曾言猛地展开信纸!重重的呼了口气!还好,终于调动了!
“猫头鹰,目标分兵了,剩下两百士兵保护随行的官绅,其余士兵已经快速向你那边去了,看他们的速度,大概不用两刻就能到。”
“收到,二十分钟后我们撤出战斗,你们那边开始战斗,完成后按照计划骑步分开行动。”
双方的鸽子迅速的飞来飞去,幸好系统的鸽子飞得很快,而且不知疲劳,真是好鸽子!
情况都在计划当中,很好!曾言心情很激动!
曾言仔细的计算着时间,然后面带笑容的逐个吩咐同来突袭的战友,再一次与他们确认撤退的顺序,以及撤退的方向,事实上,这边的守军应该是不敢追击的,而前来支援的部队,在后队遭到突袭的消息传来之后,肯定也会停止追击,所以,这边参与突袭战友的危险xìng其实不大。
反而是那些带着徐邈逃跑的骑兵,很可能会遭到围追堵截,这里距离望县可是有一百三十里,到上曲阳整整两百五十里,虽然亡命狂奔一天就能回到上曲阳,问题是这么长的一段路,还大部分都是在敌方控制区,想要顺利的跑回去真的很难……猫头鹰,得手了!我们正在按照计划撤退!”
“很好,我们也已经撤退,A点汇合!”
曾言收到那边得手的消息,七上八下的心脏终于算是安稳了一半,暗暗的用力握了握拳,但是随即有提到了嗓子眼,胸口有些发闷,心脏失去控制一样的狂跳不已,最困难的一部分就要开始了。
他知道,这时候系统的通缉肯定已经发出来了,虽然他们具有先发的优势,但是归途漫漫,朝廷阵营的玩家随时都可能在漫长的道路上实施拦截,所以撤退的路线就非常重要了,既要让对方难以追赶,也要让他们难以预测方向,防止他们在前方拦截。
当然,这个想法其实是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因为他们始终是要向着西南方前进的,否则只会跑进敌占区深处去,又怎么可能顺利逃脱呢,因此,遭到拦截是肯定的,但是要尽量的拖延被拦截的时间。
曾言自己率领的部队是五百骑兵,作为这次伏击部队的断后部队,如果不用骑兵断后,伏击部队被对方的骑兵队追击的话,估计就别想顺利撤退了,而在另外的一边的战场上,骑兵部队的只是为了快速撤退而存在的。谁去问题都不大,所以,曾言选择了危险xìng更大的一边。
迎风飘扬的旗帜上一个大大的‘曾’字,看上去就像一只瞪圆了眼睛的猫头鹰,这就是曾言绰号的由来,一边跑,曾言一边留意着后面距离自己两里左右的追兵。虽然曾言的骑战不怎么样,但是毕竟也是五阶的将领,速度的加成还是不错的。因此追击的官军两百骑兵一直都没有能够追上他,不久之后,在曾言的频频注视下。官军忽然放弃了追击掉头而去,很显然,他们后队遭到突袭的消息传来了。
“减速!”
曾言兴奋的喊了一嗓子,将部队的速度降了下来,拉开小地图,距离汇合的地点还有将近三十里,必须控制好速度,因为后面随时会有战斗,一切都在计划中。
于此同时,望县周边所有的朝廷阵营玩家都被悦耳的系统提示音惊呆了。有黄巾阵营的玩家劫掠名人!
这下子,曾言等人想不出名都难了……发现了,就是前面的那些黄巾骑兵,先传消息回去,我们缀上去。不用交战。”
如果曾言听到后面这数十骑兵的想法,肯定会满脸的黑线,一上来就碰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这么一来,曾言的部队将一直落在对方的视线当中,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双方追了一会。曾言发现不对了。
“潘子,你去灭掉后面的尾巴,如果对方后退,你赶他五分钟,然后zìyóu撤退,F点汇合……曾言这边迅速的分了一百骑出来,划了个小弧线,朝后面跑去,缀着曾言的玩家也苦笑,碰到个相当难缠的对手了。
“我们先撤,向上面汇报敌军朝西南方向跑了,数量不到一千骑兵,速度比我快,最好去前面堵一下。”
曾言在将对方驱逐出了视线范围之后,得意的笑了笑,立刻转了一个方向,加速朝着东南方向预定的C点前进,在那里,曾言准备了一个补给点,用来更换已经相当疲惫的马匹。
“这家伙的走位相当飘忽,从坐标看,刚才一直向着西南前进,然后忽然加速转向了东南,我们的拦截部队赶不上了,我觉得还是不要急着向东南赶,而是朝南面机动,如果这些家伙继续朝东南,会一头撞进安国县,那绝对是找死,他们肯定会回到西南这个方向来。”
“嗯,有道理,可是为何他们忽然加速呢?不用顾惜马力么?”
“这个简单,应该是在某个预定的地点,准备了更换的马匹,他们在利用不断的换马,来占据机动力优势。”
“狡猾!”
“当然了,他们是有计划的,而我们是临时发起的,肯定在这方面比较吃亏,跟其他几个行会商量一下吧,大家分分地界,看谁运气好!当然,我们尽量要更南边一点的地界。”
“麻烦!你也知道,可能xìng大的地方大家都会抢的!”
“合作嘛!”
“也只能这样,说老实话,那奖励都不知道够不够分的。”
“呵呵。”
骑兵先发的优势还是很大的,而且利用预先准备好的备用马匹,曾言等人jīng确的计算了能够最大化利用马力的时间点,所以可以跑出最有效率的速度,而追击者却因为马力的问题,不得不放弃,只能选择根据系统通报的坐标点进行提前拦截这种撒大网的笨办法。
从这点上来说,曾言的计划再次获得了成功,有计划战胜了无计划!
当然了,这大量的马匹他们是买不起的,是租来的,然后雇佣几个不知情的原住民,将这些马匹运送到指定的地点,这就是逃亡计划的核心。
“小陆,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在计划中,下一步就是突破对方的拦截线,根据英子传来的情报,他们的拦截线有几层,这是我们预测的最坏的情况,只能选择强力突破了。”
“明白!我们阵营里面有没有玩家前来支援?”
“好像没什么,人家没有好处为何要支援?”
“没有对立阵营任务么?”
“没有!这仅仅是一个通缉任务,并非是阵营任务。”
“切!小气吧啦的系统。”
“突破对方防线的时候,大家需要按计划断尾阻断追兵,损失到时候一起结算了!”
“说这干吗?大家要是不相信你,就不会跟你来做这个疯狂的计划了,呵呵,不过很过瘾啊,而且我们第一次的战役计划,居然非常的成功,厉害!”
“哈哈.....哪有你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行了,这都是早就商量好的计划,希望这次的收获能持平就行了,我们算是干了一件大事,第一次成功绑架名人!嘿嘿.....我们以后也成名人了,要不我们组公会吧!”
“不,还是佣兵团比较好,我们都是上班族,哪里有那么固定的游戏时间。”
“就是,我支持佣兵团!”
“赞成!”
曾言心情轻松了起来,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这帮朋友,佣兵团啊!只要不做太大,问题不大吧?(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六十五章成功的绑架
故事讲到这里,大家或许都落进了作者的叙述xìng圈套,因为大家可能都默认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系统通报的坐标是jīng确坐标!
错了!坐标的最后一位是不显示的,因此,通报的坐标是一个大概十里方圆的范围,事实上,十里方圆真的是一个不小的范围,而这个,就是曾言整个逃亡计划的关键所在。
其实十里方圆也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对于一大群人来说!
曾言等人的眼前就有这么一大群。
黑夜永远都是企图逃亡之人所首选的时间,至于这个黑夜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利,实际上很多人都是没有仔仔细细的考虑过的。
并不一定是黑夜才是最有利于逃亡的,有时候白天更适合逃跑,曾言他们的计划是考虑了白天与黑夜的差别的,黑夜里有视野上的优势,但是由于双方是敌对阵营,会在小地图上被标识,而且又有大致的坐标指示方位,所谓黑夜的优势并不是特别大。
但是,当敌人知道的坐标只有一个十里方圆的大致区域时,黑夜就显得很重要了。
曾言计算的时间不错,遭遇到大票玩家拦截的时间是入夜的时候,地点在北边,靠近唐县的方向,距离唐县大概三十多里,曾言选择这个地方,不是因为这里的人少,恰恰相反,是因为这里的人多,由于靠近唐县,因此参与拦截的人会更多,而成分就会变得复杂。换而言之,指挥和协调就会一团糟,而且随着从别的地方陆续赶到的玩家,这片区域会越来越乱。
只不过,这些想当然的计划,终于出现了致命的失误,那就是敌军的指挥和协调虽然很混乱。但是由于阵营的关系,大家只要追着小地图上的标记跑就是了,所以数量巨大的敌人给曾言等人带来巨大的麻烦。
幸亏是黑夜。虽然小地图上能看见,但是这里可是丘陵地带,两点之间未必能做到直线最短。有时候,直线却是最长的。
这就又要夸奖曾言一伙了,他们确实在这里做足了准备工作,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这里方圆数十里的立体地形图,计划和实地勘察,再次带给他们巨大的好处。
“冲阵!”
曾言仗着自己五阶的阶位优势,以及骑兵的机动力,还有黑夜的掩护,毫不犹豫的采用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手里的长枪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准确度。曾言是一个武术世家子,自然知道什么才是武技的jīng髓,绝不是神马大招必杀,而是高效、高速的小技巧,以及这些技巧的熟练度!
以曾言为先导。曾言的小队组成骑兵锋矢阵,一次次的杀透敌人的拦截,不得不说由于曾言等人快速的机动,以及细致的计划,导致了拦截部队里的步兵数量稀少,只在开始的时候突破了一次弩兵阵地。后面的都是规模不等的骑兵,这给五阶的曾言制造了绝好的机会。
鲜血横飞,刀枪森寒,对面的敌人仿佛无穷无尽,曾言咬紧牙关,无视身边不断倒下的士兵,还有身后不断的减少的同伴,为了阻止敌军的追击,一次次的断尾是必须的,前方依然是黑沉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