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19部分

悄无声息中慢慢的进行着,黄巾军也显得更加的低调和老实,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不老实的人出现。
原本应该在年底此爆发的西凉叛乱,却提前发生了,这个到也很容易理解,如果想要叛乱的人们再不动手的话,等到冀州局势稳定,朝廷能腾出手来的时候再叛乱,那岂不是用头去撞铁板一样的傻!
边章和韩遂显然不是那种笨蛋!
韩遂一直都被认为是被绑架参加了叛乱的,其实那个时候有许多事情都是说不清楚的,韩遂到底是不是被绑架之后被迫的参加叛乱其实重要么?完全不重要,若是朝堂的大佬们想你死,你不管是不是被绑架,都是反贼,相反,不管是不是被绑架,那一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事实上,韩遂反了!
可惜,与黄巾军声势浩大的造反比起来,韩遂和边章的反叛显得有点小儿科,但是,问题出在董卓的身上,董卓将西凉的jīng锐边军都带走了,剩下的则大部分造反了,于是,西凉没有了有效遏制韩遂和边章的边军部队,或许,这也正是这两个人选择这个时候造反的原因。
于是边章和韩遂从最西北边的敦煌郡,一路攻伐到了武威,若是再向南就要拿下金城攻进雍州,那时候长安可就危险了!
朝堂的大佬们着急了,因为雍州可是他们的后花园,既然叫做后花园,那是因为那里美丽富饶,关键是没有强兵防御,所以才叫花园呢!
汝南的兵调不得,调了也没用,因为韩遂、边章显然是以骑兵为主的部队,汝南官军虽然战力提高迅速。但是却是以步兵为主,同样的情况皇甫嵩的部队也是一样,那么就只剩下了从凉州出来的董卓了!
于是才下台没多久的董卓在何进与袁隗的运作之下,又迅速的起复了!
复中郎将,持节,着剿平凉州叛乱!
先不说董卓在这件事上花费的心机,也不说董卓现在如何的雀跃。当边章、韩遂在凉州起事的消息传来,冀州的各方都有了不同的心思。
首先。自然是黄巾阵营了,黄巾军的高层自然是欣喜不已,不管哪里叛乱,只要有叛乱就能够替黄巾军分担来自官军的压力,能够为黄巾军争取更多的生存时间和空间,黄巾军就会由衷的欢迎和支持。所以,黄巾军就差支起一个大喇叭来欢呼了。当然,这个好消息很快的就在黄巾军控制的地盘上扩散开来,让广大的黄巾军阵营的原住民越发的欢欣鼓舞,似乎汉庭覆灭之rì已经不远了!
接着,同样的欢欣鼓舞的是黄巾阵营的玩家们,事实上,玩家们一直都在期待着边章、韩遂叛乱,想不到竟然真的提前了!
西凉叛乱无疑是分散朝堂中的权贵们对黄巾军的关注,黄巾阵营的玩家们自然也希望自己的阵营能够活得更长久,至于是不是需要活得更强壮就不大好说了。反正能活得更长久无疑是对玩家们有着巨大的利益的,因此,玩家们欢喜鼓舞,直接在论坛上开起了庆祝会。
最郁闷的,自然是皇甫嵩了,本来冀州的局势就不是特别好,这个时候凉州偏偏还来添乱,这给冀州的平贼工作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这冀州各方势力原本就不齐心,现在董卓是铁定要回返西凉。而吕布也可能接着这个机会要保护新立的西河郡而将部队撤回并州,至于幽州的部队。不论是方志文还是公孙瓒,其实从来都没有真心实意剿贼的心思,而是一直都打着占便宜的想法。
剩下的就是袁家了,这个倒是真心要剿贼的,问题是还有一个yīn恻恻的韩馥,一直躲躲闪闪的缩在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跳出来猛咬袁家一口,所以,袁家也是不敢倾力进攻的。
算了算去,最后竟然就只剩下皇甫嵩一支孤军,就算皇甫嵩有天大的本事,将巨鹿攻下,问题是后面还有廮陶、下曲阳、卢奴、上曲阳.....皇甫嵩就是全身都是本事,也没有能力凭着一己之力,拿下整个冀州的黄巾势力啊!
所以,皇甫嵩郁闷了,问题是这个郁闷是有苦无处诉的那种,只能默默的自己消化,然后继续进攻巨鹿,能做到什么地步,连皇甫嵩自己都没底了。
袁绍自然也是很郁闷的,袁绍一直没有露面,所以皇甫嵩并不知道冀州的事务是由袁绍来统管的,供应皇甫嵩的补给问题是不大了,但是现在凉州一乱,大家围攻黄巾军的心思就更淡了,黄巾军继续盘踞生存下去,就会不断的成长起来,到了最后,就真的是尾大不掉了,袁绍自己的部队越打越强袁绍自然是开心的,但是他的对手在没有遭受巨大的损失情况下,自然也是越打越强的,这又让袁绍忧心重重。
还有方志文和韩馥,方志文稍微好一些,反正就是做生意,什么东西都敢卖给黄巾贼,粮食、器械、药品、战马,真是只认钱不认人,不过好歹方志文还能从黄巾贼那里骗走一些人口,算是从侧面又帮回了袁绍一把,而且,袁绍本人也是要从方志文那里采购物资的。
最可恨的是韩馥,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在直接的帮助黄巾军,不但为黄巾军提供物资情报,甚至还帮助黄巾军掩饰身份、隐藏部队,经常会有黄巾军的机动部队通过清河郡sāo扰平原和安平,广平更是不必说了,韩馥有时甚至干脆假借黄巾贼的旗号直接自己动手,谁说韩馥胆子小,现在看起来,韩馥不但不胆小,相反,他的胆子大得很呢!
这么一来,袁绍不但不能放开手脚与黄巾军争地盘,反而还要时时的防备着韩馥的背后偷袭,自然是进取乏力了。
因此,袁绍也很郁闷,他是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而韩馥则是很高兴的,这条消息对黄巾军有好处,自然也就对韩馥有好处,现在冀州是袁家最大,特别是皇甫嵩彻底的倒向袁家之后,韩馥更是只能夹紧了屁股做人,生怕一个不留意就被爆了菊,现在凉州乱起,大家的心思也就有了变化,攻击黄巾军的力度必然会放缓,这么一来,韩馥能从中做得手脚就更多了。
韩馥现在正悄悄的召集心腹开会,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皇甫嵩也吃个大亏,然后将这个家伙也弄走,然后,再联合黄巾军慢慢的收拾袁绍这孙子!
还有公孙瓒,事实上,公孙瓒对凉州的叛乱没啥感觉,因为太远了,而且凉州叛乱对公孙瓒的影响其实没有什么,公孙瓒依然热衷于小打小闹的从黄巾军地盘上,以及从黄巾阵营的异人手里攥取好处,凉州叛乱或者不叛乱,对公孙瓒的行动基本上没有影响。
当然了,凉州的叛乱也给他提了一个醒,正好顺势将公孙越也给派回了辽东,要守好自己的大本营啊!
然后不得不说一说朝廷阵营的玩家们,跟黄巾阵营的玩家相比,朝廷阵营的玩家对凉州的叛乱表现的相当的冷淡,说老实话,玩家是喜欢战争,有了战争才有游戏,有了战争才有利益,但是战争太多了,他们也顾不过来啊!
冀州的战争、汝南的战争、青州的战争、大漠南北草原上的战争,还有东北平原上的战争,汉中的战争,战争无所不在,朝廷阵营的玩家们现在并不需要更多的战争,而是需要更专注于一地,专注于自己实力的提升,凉州是不是开战,朝廷阵营玩家也没有像以往那么热情的冲过去战斗了,而是在衡量这这仗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跟自己现在正在打的战争相比,哪里的好处更大?
四处烽烟,也终于让玩家开始知道自己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四处征战,所以,凉州的叛乱玩家的参与力度非常低,这也跟凉州之战的名将太少有关系,但是,也不是没有势力参战,毕竟以凉州为根基的玩家势力,没有理由会放着凉州的战事不理,跑去冀州参战的。
随着来自凉州的玩家势力回返凉州,冀州、汝南等战场上的玩家数量也开始减少了,剿灭黄巾贼的战事降温已经成了不可避免的态势,战略相持阶段就这么随着凉州叛乱事件悄然到来,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个事实都已经无法改变。
至于方志文,他此刻正忙着点算今年的秋收收成,以及准备过中秋节,还有就是忙着与已经公开了jiān情的太史昭蓉享受已经没有多长时间的婚前恋爱时光了,当然,还有陪着自己怀孕的妻子。
对于凉州的叛乱,方志文给于的关注不大,因为那里距离比较远,方志文的手伸不过去,即使能伸过去,得到的利益也没有保证,凉州可是地广人稀的贫瘠之地,没啥油水,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呢?
更重要的是,方志文已经没有人可用了,再说乐浪的底盘和人口都还没有消化干净,有时候吃得太多、太急未必是好事啊!
且先享受一下难得平静时光,以及关注一下自己可爱的二夫人吧!(未完待续)RQ
第四百四十八章董卓西返
董卓要走了!这是所有人,包括玩家在内的所有人的共同看法。
但是董卓自己到了这个时候,却又犹豫了起来。
“文优,此番离去容易,若想再回来,恐怕是难上加难啊!”
董卓抚着胡子的手停顿了下来,虽然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不过话里的意思却显示出他内心的挣扎。
董卓的忧虑李儒是能够准确的把握的,抬眼看了看眯着眼睛的董卓,李儒想了想缓缓的开口道。
“小婿近rì得空,仔细的研究了一下黄巾贼起事的前前后后,发现这其中颇有值得玩味的地方,也让小婿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岳父大人可有兴趣与闻。”
李儒的话答非所问,不过董卓是了解李儒的xìng情的,李儒并非那种喜欢大言凿凿无事空谈的人,所以他所言必有所指,董卓也相信李儒不过是通过事情的另一个侧面来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文优且道来。”
“岳父大人,根据小婿的查阅和询问,黄巾军的前身太平道,是一个游走在中原地区边缘的平民道会,而且发展时期长达数十年,期间与各方势力,包括京中的势力,都存着颇多暧昧之处,因此在起事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太平道拥有有组织的数十万信众一事恐怕即使不是人人皆知,那也是街闻巷议了,但是朝中衮衮诸公为何却视而不见呢?”
李儒确实不是说大话,而是真的下功夫去调查了一番,作为一个谋主,他自然是知道情报的重要xìng,可惜在陌生的冀州和中原地区作战,董卓根本没有什么情报来源,所以李儒的情报多数都是来自异人的情报贩子和原住民中倒卖情报的商人。
虽然情报来源并不是很好,但是却不妨碍李儒对黄巾军的发展作出一个相对准确的判断。这也充分说明李儒的智谋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董卓皱了皱眉,说实话,他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董卓的思维方式一向比较集中,而缺乏发散xìng的思维,没有跟他有明显关联的事情,董卓一般都不大会去花心思考虑。这也幸亏他有李儒在身边,否则董卓这货还想做太师。恐怕连师太都做不成。
“不知!文优直说吧。”
董卓这点倒是不错,不知道就不知道,他不会不懂装懂,对于李儒的话他很听得进去,这暂时来说就很足够了。
李儒略微得意的抚了抚短小的山羊胡子,有些狭细的眼睛闪着点点jīng芒。
“岳父大人,这朝中的大人们不是看不见。而是看不起啊!太平道人数虽众,但是乃是乌合之众,没有学识、没有训练,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根基,一旦起事,不过是一场闹剧,而那些朝中的大人们,冀州本地的世族们,莫不想借着太平道这把刀,屠杀自己想杀之人。因此,太平道事成矣!”
“原来如此,黄巾贼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把刀,可是,黄巾贼如今却势大难制,这其中定是有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
李儒眯了眯眼睛,这里面最让人有些在意的,就是方志文这个搅局者的出现。似乎黄巾贼的变化都若有若无的跟这人有关系,但是却又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明跟他有关,只能说是一个智者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得到的一个相对主观的结论。
而这个结论。李儒却不想告诉董卓,一来因为没有什么明证。二来这等于是在董卓面前抬高方志文,以董卓的xìng子,肯定是看不起方志文这个军汉的,万一现在就跟方志文闹出什么龃龉,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无端的树立强敌,这绝对不是智者所为。
“是的,变故?!黄巾贼起事之后,并非没有目的四处进攻,或者头脑发热想要攻陷京城,而是掠夺了当地的财富之后迅速收缩兵力,一方面在背后的山区中建立堡垒根基,另一方面在山区外围层层设防,这是要扎根呢!也因此,剿灭黄巾贼的战事才如此艰难,而且可以预见,剿灭黄巾贼的事情只怕会越来越难,因为黄巾贼也会在战争中学会战争!”
董卓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困惑的扫了一眼李儒,毕竟董卓还是没有明白李儒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黄巾贼转变策略,有预谋有组织的开始建立自己的根基,所以将越来越难以剿灭,这点董卓明白了,难道李儒是要告诉自己,继续与黄巾贼纠缠也没有什么功劳可以捞,反而容易获罪么?
李儒偷偷的观察了一下董卓,发现董卓似乎还是很困惑的样子,微微的笑笑从包裹里取出两张黄纸。
“岳父大人请看,这是最近在战争物资商店中新出现并且大卖的纸符。”
董卓好奇的看着案台上的两张纸符,心里的疑惑更加的浓了,但是却没有主动的发问,这点城府董卓都没有的话,那就枉为一个上位者了。
“这两张是不同的么?”
“不是,是一样的‘鼓舞’技能纸符,但是岳父大人您注意,右上角有一朵云彩的,是产自密云城的,而这个有圆形标记,中间书写着‘太平’二字的,就是黄巾贼所产,这东西就在南和的街头就能买到,岳父大人想到了什么?”
“黄巾贼也做生意?!”
“正是!黄巾贼也做生意,为何黄巾贼要与我们做生意呢?很显然,黄巾贼是在立足长远,在建立属于自己的生财之道,然后将战争无限期的进行下去,这就是从太平道蜕化而成的黄巾贼,殊不简单啊!”
“文优说了这么多,是想告诉某根基的重要xìng么?”
“岳父大人睿智!儒细思岳父大人入中原以来种种,即便有大将军照拂,但是岳父大人的实力才是根本所在,大将军需要的不是岳父大人,乃是岳父大人的力量,因此,岳父大人也应该以培植自己的力量为重,再看当今中枢要职,具是把持在盘踞地方的世族手中,无有根基何以立足于朝堂?”
“那何进……大将军以外戚而荣,不能罗织羽翼盘踞根基,将来何以为内宫强助,若不能以力自保,将来必为人所趁,甚至连内宫之中也......也正因如此,岳父大人方能为大将军借重,因此,岳父大人更需以自身实力为重,官位权势不过是实力的表现罢了。”
李儒的结论合情合理,而且把握住了要害和本质,让董卓有种破开迷雾的感觉,这种能将未来牢牢的抓在自己手里的快感,让董卓心情大好,看向李儒的眼神也更加的欣慰。
“哈哈......文优所言甚合吾心,如此某应该速回凉州,剿平边章、韩遂小儿,学学那黄巾贼,将凉州牢牢的把握在手中,以为我所用。”
“正该如此!”
下定了决心,董卓就不再犹疑,这也是他的优点,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会坚决的执行,其行动力和执行力的强悍,正是董卓最为出众之处。
董卓又带着李儒到皇甫嵩营中,一来辞行,二来想要从皇甫嵩手里讨些粮草,这一路上也要吃食不是!
皇甫嵩虽然很想将董卓留在冀州,但是看董卓一副坚决奉诏的样子,想必董卓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皇甫嵩也不再坚持,随便的打发了一些粮草给董卓,皇甫嵩就继续去头疼黄巾贼的事情了,这段时间黄巾贼虽然低调,但是各种小动作层出不穷,黄巾阵营的玩家们更是空前的活跃,这让皇甫嵩有种掉进了蚂蚁窝的感觉。
董卓动作很快,第二天便拔营离开了南和,在不少有心人关注的目光中,迅速的南下朝壶关而去,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南和城。
皇甫嵩对南和其实有些在意,毕竟那是巨鹿的侧翼,问题是现在他分不出兵马,袁绍也有些在意南和,问题是他也分不出兵马,韩馥也很在意南和,问题是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占据,黄巾军也很在意南和,但是占了也守不住。
于是在各方势力的都眼睁睁的看着的时候,一群玩家毫不客气的占据了南和,并且拥有行政权,这是谁干的?
袁绍傻眼!皇甫嵩惊诧莫名!只有韩馥在邺城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事当然是沮授的主意了,将南和任命给一个关系好的玩家行会,让南和成为韩馥跟黄巾军的贸易通道和交汇点,又能将韩馥与黄巾军隔离开来,这招的确有些神来之笔的意思,更妙的是,这位异人可是正式任命的官员,皇甫嵩却没有任免地方官员的权力,至于袁绍更没有,除了战争,他们没有办法改变南和已经易主的事实。
远在密云的方志文得到这个消息,也是觉得妙不可言,这下子真是狠狠的给了袁绍一个耳光,顺便将皇甫嵩恶心死,这就是在皇甫嵩织就的大网上,明目张胆的开了一个大洞,兔子就在皇甫嵩眼皮底下跑了,皇甫嵩不气死!
给方志文送情报过来的太史昭蓉看到自己的准夫君笑得如此畅快,脸上不由得也露出了笑容,只是夫君当着众人的面抓着她的手,让她很害羞。
若是按照习俗,太史昭蓉现在应该躲在家里等着过门,但是太史昭蓉又不是那种小女人,而且她本身还有职务,又怎么能弃之不顾,因此每天除了去军营整训部队,剩下的时间,就是继续来做方志文的护卫,顺便照顾一下甄姜。
方志文看着羞喜的太史昭蓉,他是有意这样做的,让她逐渐的习惯与自己的亲密关系,中秋一过很快就九月了,婚期就在眼前,方志文的第二个chūn天也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拉牛牛……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第四百四十九章刘备的春天
【感谢‘没法子’‘某某嫌犯’‘幽灵魔曲’‘ff最终幻想’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鑫翼’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季节无可置疑的是秋天,与方志文的第二个chūn天不同,刘备的是第n个chūn天。
刘备这人据说命中克妻,他的正妻传说已经‘数丧’,按照正史记载,刘备后来的正室甘夫人甘梅是在小沛的时候娶的,后来在下邳再娶糜贞。
问题在于,由于游戏中有人搅和,现在刘备没有去小沛的机会了,那么甘梅这个三国时期的名人与美女,又怎么能找到自己的真命丈夫呢!
所以,这事就要靠智脑大大了!智脑大大的力量是无穷的。
甘梅一家因为黄巾之乱,逃难到了荆州宛县,而刘备南下荆州,却没有急着去襄阳,反而屯兵宛县,组织部队清剿荆州北部的黄巾贼,同时也将宛县、比阳一线的地盘尽数划进了自己夹袋,几个月过去,南阳郡的北部几乎都落进了刘备三兄弟的手中。
新野也已经在刘备的兵威之下,荆州的世族现在几乎是一rì三惊,但是他们不但没有大义的名分,也没有与刘备进行全面军事抗衡的准备,蔡家的实力虽然强劲,却有些首鼠两端,黄家已经渐渐将重点向江夏转移,而蒯家,历来在军方没有什么势力,只有私兵可用,庞家也是如此,至于其他的世族不提也罢。
刘备毕竟还是顶着州牧的大义名分在头顶上。这些大族虽然戒惧或者不信任刘备,但是公然与刘备做对的这种事情,还是要慎而又慎的。
而且刘备也是行的拉打结合政策,对于能接受刘备管制的世族,刘备采取是安抚优容的政策,对于不满自己的,则坚决剿灭。反正那个时候套上一个黄巾贼的名头非常简单,就算不是都不行了,然后就是抄家灭族。顺便还能筹集到军需。
在刘备这一手软一手硬的策略之下,整个荆州的形式正在慢慢的向刘备这边倾斜,正是在这个背景之下。从豫州来到荆州的甘家决定彻底的投靠刘备,以期借助刘备这棵大树乘风而起。
而刘备也有自己的考虑,刘备现在是孤身一人,将来一旦在荆州立足,荆州本地的世族必然会有联姻的想法,若是自己与当地大族联姻,到时候未必就没有被外戚做大的可能,所以娶一个外地的世族女子做妻子,却有着平衡当地世族的重要作用。
于是两家一拍即合,也打算在秋天的丰收节庆举行婚礼。
荆州的世族子弟中。最出名的几个是蔡瑁、蒯越、蒯良和庞季,而黄家的人多是去了江夏郡,没有留在襄阳城里。
在刘备将要大婚的消息传来后,这几位荆州世族中的jīng英一代,聚集在蔡家的议事厅里面商议该如何面对强势的刘备。
蔡瑁此人允文允武。长得端正肃然,身材高大健壮,绝对不是在演义中被丑化的形象,这是一个全能型的将领,而且jīng通水战,唯一的缺点。可能是xìng格有些优柔。
蒯越xìng子较为激进,素有急智,是六阶的智将,蒯良七阶智将,为人沉稳大气,虽然思谋不是非常敏捷,但是计算却十分严密,另外还擅长相马,这两兄弟号称襄阳之智。
最后就是后世少人知道的庞季,说到荆州庞氏家族,或许大家就会想起庞德公和庞统,也可能是这两人的名头太大,将庞季的名字给压住了,但是这个时期,庞德公一向不会掺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庞统还在求学,庞季则是翩翩佳公子,却也是襄阳城中的名人,口才便给并且擅长政务。
“德珪所虑者何也?”蒯越眉短眼狭,嘴唇薄厉,是个快嘴的xìng格,一开口就直指问题核心,蔡瑁在顾虑什么,自然也就是荆州的世族在顾虑什么,只有知道了自己在担心什么,才能正确的找到应对的办法。
“这个......瑁所惧者,乃是刘大耳会打压世族以张皇权,吾等皆为其踏脚石矣!然则,其为州牧,秉承大义,yù不从之,如之奈何?”
脸庞略圆,看上去有些厚重的蒯良慢慢的抚着胡须不言语,他需要时间仔细的将自己的想法融会贯通,而庞季则很悠然的喝着茶,在他看来,有智者思谋,自己可以坐享其成,没必要在自己不擅长的方面去费力,这就是效率。
蒯越眼睛一瞪:“如之奈何?其为乱命,反之可也!”
“不可!异度妄言!”蔡瑁急忙否决,造反都是有诉求的,自己这些人都是当地大族,那么造反的诉求是什么?割据么?鼎革立新吗?这不是与皇权做对,而是与全天下人做对,自寻死路耳。
蒯良笑了笑道:“异度不过是气话,德珪不必当真。刘玄德此人南来,恐怕并非是为了拿下荆州大族。”
“子柔此话怎讲?”蔡瑁对于刘备的事情最为关注,因为相对来说,蔡家、蒯家、庞家虽然都是士族,但是蒯家和庞家在军队方面似乎没来就没有什么利益,主要势力是在土地和地方官府中,到了最后,干脆倒向刘备,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蔡家不同,蔡家在荆州有着巨大的利益,并且利用荆州水军逐渐把持了荆州的主要贸易渠道,他是担心刘备眼馋巨大的内河贸易利益,给他来个抄家灭族啊!有时候利益就是个祸害!
“这要着眼于京中的局势,现在朝堂直上,只见衮衮诸公疾呼,却不见天子声音,皇权不张乃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天子用宦官,却行不得其法,反而养出更多的祸害,污了自己的名声。因此才又行这州牧之法,试图重新掌握地方,进而与中枢对抗!”
蒯越眼神一闪,插嘴道:“大兄之意是刘大耳南来是想要割据地方抗衡中枢的?”
“抗衡不抗衡尚不得知,但是至少要将荆州的世族,从朝中世族的圈子中剥离出来,另成一系。”
蔡瑁这回心里有些踏实了。如果蒯良的猜测没错的话,刘备对荆州世族能优抚还是要优抚的,蔡家让出适当的利益。自然能够取得刘备的接受,如果能绑在刘备的战车上,那么奉刘备为首。然后与中枢对抗自成一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在座的都是不是笨蛋,自然对大汉中枢渐渐无力的感觉已经很明显了,现在行地方绥靖政策应该也是一个出路,至于将来,那还要看天下大势的发展,若是将来刘备有光武之姿,随着刘备做个中兴名臣说不定还能让家族更进一步。
蒯越一向号称有急智,但是也猜不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蔡瑁的心思已经百转千回,为了家族的利益。蔡瑁可谓是禅心竭虑啊!诚哉其心!
“诸位以为如何?”
“大兄此言有理,刘大耳既然想在荆州立足,岂可一人以制千里,必然还是要依靠吾等协助,独木不成林。聚众乃成势,想要与中枢抗衡,刘大耳必会借重吾等,与其担忧,不若与之交接,彼此沟通。或者可以移祸易福。”
蒯越首先投了赞成票,因为荆州世族一直谋求中枢的权势而不可得,在这种情况下,退而抱团自保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刘备此来,他们是担心被刘备迫害,但是若是刘备是来寻找盟友的,那么荆州的大族倒是不吝奉刘备为首,将来事谐,则众皆受益,若不谐,则推刘备出去挡灾就好,这可是世族们管用的手法。
庞季看了看略微有些兴奋的蒯越,又看了看成竹在胸的蒯良,立刻投向了蒯良的阵营,跟着聪明人总是没错的,这才有效率!
“吾亦赞同子柔兄的说法,异度说得也很有道理,不若由吾去会会刘玄德,总好过吾等在此猜测。”
“若是刘玄德想要借重吾等,德珪意下若何?”蒯越眼神闪了一下,侧头向蔡瑁问道,因为蔡瑁才是荆州世族的头领,也是荆州利益的最大既得利益者,如果蔡瑁不点头,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但是私下里怎么想就不大好说了,虽然这些个世族互相联姻,多有姻亲关系,但若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谁还管什么姻亲呢!
蔡瑁沉吟不已,这事让他如何立刻就决断呢?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有些优柔的人啊!
“子安且先去与刘玄德会面,若是刘玄德有意借重吾等之力,瑁可亲去会一会刘玄德,必不至让众位难做。”
蒯良斜了一眼蒯越,看来蒯越的小心思被蔡瑁看透了,这种事情有时候是不必说的,但是说了之后就会让人心生芥蒂,蒯越这家伙就是不大稳重啊!
庞季仰头一笑:“可,小弟这就准备准备,且为诸位去探探刘玄德的底细!呵呵.....”
“哈哈.....”
蒯越掩饰的笑着,大家也都凑趣的笑了,有时候明明知道了,也要当作不知道,所谓的难得糊涂,蔡瑁心下暗暗的叹了口气。
蔡瑁知道,虽然蒯良在试图客观的分析刘备的心态,而且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但是蒯良心中恐怕已经有了权衡,这些话其实是说给蔡瑁和庞季,以及两人身后的家族听得。刘备武力强横,又有着大义的名分,若是硬着来,只有死拼的下场,至少蒯家是不看好这个硬撼的结果的,所以蒯家的意思是要用怀柔的办法,先接纳融入,然后再听其言观其行,即使将来另有打算,也不一定非要诉诸武力,有时候,动手是最笨的办法。
只是,这个注意注定是蔡家的牺牲最大,蔡瑁所以才犹豫了,想到刘备即将大婚,蔡瑁忽然冒出了一个新的想法,或许,自己那个骄傲的待嫁妹子,是个不错的办法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章曹操的汝南攻略
自从在召陵之战中露了一把脸之后,曹cāo就陷入了困境。
曹cāo这个人,因为出身的问题,一直都不遭人待见,特别是现在把持着权力的世族,能将曹cāo看得上眼的人不多,传说中许劭对曹cāo的评价是‘顽劣竖子’。
当然,这个传说是玩家们参与任务‘曹cāo的评语’时得到的,当不得真!听说这个任务是帮助曹cāo得到许劭的评价,至于如何得到评价,那就要靠你的本事了,所以不少的人用了毛招,自然得不到什么好评语。
不过曹cāo这人出身宦官之家,难免容易被人诟病,加上曹cāo年少的时候非常顽劣,或许是仗着自己聪明,所以有些张狂,因此没有积攒下来一个好名声,要知道那个时代的名声是多么重要!
虽然现在曹cāo年纪不小了,已经沉稳了许多,但是那种骨子里的傲气还是很容易得罪人的,上次的召陵之战,曹cāo的确是出了风头,问题是给他创造战机的朱隽却背上了作战不力的无能名声,而曹cāo却以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去加以解释,这让朱隽心里自然对曹cāo就暗生龃龉。
只是曹cāo有其父曹嵩在京中为奥援,朱隽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陷害对付曹cāo,但是,一些小动作是肯定难免的。
于是曹cāo骄功自矜、目中无人的名声又不知不觉的扩散了出去,曹cāo如此聪明,自然知道事情的出处,只是这事现在也没有办法挽回了。
这坏名声的后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曹cāo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自然知道培养自己班底的重要xìng,现在自己就身处大汉的人才库颍川,自然不能放过这个近水楼台的机会,可是颍川虽然才俊遍地,但是曹cāo连番拜访却都不得其门而入,显然还是名声累事。
接着更糟糕的事情也来了。驻守召陵的曹cāo每次都要到濦强运送补给物资,但是连着几次,物资的配给都不足。特别是军械,更是量少质残,这显然是有人给他下绊子了。曹cāo不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当然知道这些事情就是有理也没地方说的,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而现在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自行采购了,问题是钱呢?
xìng子坚韧的曹cāo又岂能被这点小小的困难难住,钱没有,自然就要去抢了,从哪里抢?自然是从‘黄巾贼’手里抢了!
曹cāo做事向来就胆大妄为,这位在历史上曾经创造了‘摸金校尉’一职的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连貌似忠厚的刘备在一郡之隔的荆州都敢于栽赃敛财,何况胆子更大的曹cāo。
于是由于补给不足的曹cāo防线上漏洞四出,不断的有‘黄巾贼’从召陵渗透了过去,向着濦强、颍川方向展开破袭,不时的会传来某些地方的大族被血洗的传闻。而曹cāo却只是跟在黄巾贼身后追击,每每只能看到个尾巴。
这中状况一方面让颍川世族对曹cāo颇有怨气,同时也对朱隽的小鸡肚肠报以微词,曹cāo的这招真的很坏,既打击了那些看曹cāo不顺眼的颍川世族,又为自己筹集了粮草。顺便还恶心了朱隽一把。
但是曹cāo这么做也有不好的后果,那就是与朱隽的军事默契几乎彻底的失去了,而黄巾阵营的玩家们也充分的利用这一点,开始重点围攻朱隽,虽然曹cāo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向南边进攻,为自己捞取足够的功劳和实利,却又担心召陵的安全问题,曹cāo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自己出去剿贼,家里连个看家的人都没有,悲剧啊!
俗话说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曹cāo不招士人待见,又得罪了京中官军体系的朱隽,想要找人来给自己帮忙,自然还是从自己的家族里面招才安心了。
于是曹cāo一封书信写给在老家谯县的族中长老,说是自己在汝南官拜骑都尉,正可以提携族人出任军官,此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请族老号召有志的年轻族人,前来军中效力,博一个封妻荫子。
满怀期待的等待了半个月之后,曹cāo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几个族中干才,族弟曹仁、夏侯惇、夏侯渊兄弟,纷纷相应曹cāo的召唤,这些平时不喜读书却喜好武艺的族中年轻人,终于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又怎么能轻易放过。
曹cāo自是喜出望外,一边将这些族中兄弟安排在军中熟悉军务,训练部队,一边积极的筹备物资军械,准备尽快南下攻略汝南。
八月十六rì,当黄巾阵营的玩家因为董卓西归而认为整个战略态势正在朝着对黄巾军有利的方向发展,而略微有些放松的时候,曹cāo忽然挥军南下。
曹cāo没有选择自己正面的定颖,而是绕过汝阳南边的南顿县,直取项县。
曹cāo盯住项县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黄巾阵营的玩家是以南顿县为支点,进攻驻扎在汝阳的朱隽,而曹cāo所在的召陵,只有不多的异人部队牵制,而且异人部队的重点防范在定颖和汝阳两个方向。
进攻定颖,必定是一个难啃的骨头,虽然未必就不能破,但是后续的进攻肯定又会再度乏力,如果去汝阳协助朱隽,不但讨不到,甚至反过来被异人的部队在途中设伏打援,至于进攻南顿,这里可是异人的前线大本营,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曹cāo选择了项县,项县在南顿以南,一旦项县陷落,南顿的异人就腹背受敌,肯定不能再放手进攻汝阳,更有可能会放弃南顿在平兴、鮦阳一线重新布局,这么一来,曹cāo既占据了夺下项县的实利,打通了东边与谯县的通道,算是背靠上了自己的老家,有了根据地。从而再无补给之忧。
同时,攻取项县也解除了汝阳遭到异人围攻的危局,算是公私两便,也当是与朱隽和解的一个信号和橄榄枝。
当然,取下项县的还有进一步的余味,那就是项县南边的武丘、新阳、宋县现在都还在异人手里,这里将来也是曹cāo建功立业的地方。顺便也算是帮助家乡父老消除家门口的隐患了。
曹cāo带着夏侯惇夜行晓宿,小心的避开穿梭的异人部队,一路上尽管十分谨慎。但还是在越过了南顿之后被异人发现,因为从项县往南顿的异人部队数量太多,而且行走的路线也比较野。终于还是在野外跟夏侯惇的前队遭遇,虽然被夏侯惇全灭,但是夏侯惇的强悍反而让曹cāo的部队暴露了出来。
幸好这里距离项县已经不到六十里,异人就算有了一定的准备,却也来不及了。
项县的攻击是曹cāo与夏侯惇组合的第一次惊艳亮相,曹cāo强悍的军师技,加上夏侯惇勇猛的武将技,然后再叠加曹cāo八阶的统帅加成,尽管项县的数万玩家部队拼命的抵抗,但是在这些高阶强将面前。异人在数量没有淹没对方的情况下,是毫无优势可言的,除了远程重兵器的有限杀伤,玩家们几乎没有取得像样的战果。
项县一战让夏侯兄弟正式登上了游戏的大舞台,同时也向汝南的广大玩家宣告。他们的美好时光已经过去了,即将到来的冬天是很冷的。
战后在玩家论坛上,有好事者总结了曹cāo和夏侯惇在战中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当然,只是一种推测,也肯定不是全部。
曹cāo最厉害的技能是鼓舞和混乱。对己方的部队,曹cāo的鼓舞几乎总是能让自己的部队处于士气最高昂的状态,高昂士气不但能有效的防御敌军的控制技能,而且还能总是打出最大攻击;而混乱,则是一个让人深恶痛绝的技能,一旦这个技能成功,防御部队的阵型溃散,指挥失效,更讨厌的是,混乱的延续时间相当长,这很可能跟施术者的高统帅有关系,结果曹cāo的混乱技能一个接着一个,几乎让正面城墙上的防御部队都处于无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