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14部分

安国扎下了根。也是隐隐的窥伺着卢奴。
在汝南曹cāo屯军召陵修整朱隽在汝阳募兵训练。随时准备再次南下展开攻势并且依托这两个城市为支点。大量的调动玩家的部队向南方渗透甚至不时的打出一场颇有些规模的玩家之间的大战成为现如今游戏论坛的第二个热点。
而在青州孔融无力进取只能守住北海郡青州的局势是完全失控的青州形势的混乱几乎都是玩家的自发行为因为孔融根本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调动玩家的实力。而且在青州占地盘的不少是顶尖的玩家势力这些势力颇有些不动则已动则必定打得山崩地裂的感觉换而言之就是中小行会在乱战大行会都在蓄势因此整个青州就像一个火药桶一样有些一点就炸的感觉。
现在整个游戏的热点就集中在这三个地区也将好事的玩家大多吸引在这几个地方当然你说蜀中的山林里还有荆南的山地中乃至在漠北的草原都还有数不清的玩家那也是事实玩家的想法谁也统一不了人家爱冒险或者爱种田你也管不着。
巨鹿的局势忽然平静下来显得有些异样的诡异并且还有一个流言在城中以及玩家之间流传说是张角其实已经挂了冀州黄巾军眼看着就要四分五裂烟消云散了!
而这个流言的旁证就是不但张角有将近半个月没有露面了而且连张角的那些亲信比如赵爱儿、张牛角、褚飞燕等人也有两天没有露面了这不能不让人对这个流言有了三分怀疑特别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更是开始兴奋起来大肆的传播这些流言甚至还添油加醋设想了张梁张宝正在争位的故事说得有鼻子有眼很像是那么回事。*
事实最相信这个流言的是玩家因为按照历史剧情张角应该是184年8月或9月病亡的但是也有说张角早就死了只是秘不发丧而已证据是攻破广宗后张角的尸体墓葬去了哪里?
因此当这个流言开始在巨鹿流传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向外扩散的时候广大的玩家首先信了不过这不重要因为这事玩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张梁张宝呢?
当张梁、张宝急匆匆的分别从卢奴和道平城赶来的时候果然被周仓给挡在了张角的道宫外面不得进入张梁张宝知道周仓这人一根筋想要硬闯但是这里可不是他们的地盘说不得真的被砍了也有冤没处诉所以只好暂时隐忍焦急的等在道宫偏殿他们两个是打定了主意不走了非要等出一个结果来不可。
.................................................
“师姐已经三天了你说......”刘雁的确也很希望张宁能够成功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张宁一直没有从副本中出现虽然张角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个任务到底是如何做的?任务本身会有些什么样的表象和反应大家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任务失败了会是什么情况所以刘雁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也是可以理解的。
终于刘雁的这句话将她心里慢慢的不安流露了出来赵爱儿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嘴里却立刻出声反驳只是这话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给自己鼓劲还是真的是这么想得。
“宁儿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张牛角有些不忍的看着三天时间就憔悴的不行的赵爱儿她哪里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师姐。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患得患失的母亲在忧虑着失去了消息的女儿。
实际张牛角的心里也是十分急切的但是他心理要坚韧的多所有的不安和焦虑他都能很好的掩饰起来他知道。自己越是平稳周围人的情绪也会越发平稳张皇失措是不会对情况有任何改变的这点是他在方志那里被反复灌输的为将之道。
所以张牛角只是淡淡的瞥了正在说话的两个女人一眼继续带着平和的表情安坐着似乎对周围的事情漠不关心。
张燕的情形也类似只不过张燕心里却想得更多张燕不得不开始考虑。张角真的无法复活之后的情形。黄巾军真的要分裂了么?黄巾军的未来在哪里?自己能不能胜任继承者的这个身份?在这间密室中的这些人会不会成为自己助力......
陷入了自己思绪的张燕已经安全没有顾及张宁的生死也似乎忘记了张角是否还有一线希望权力是毒药这话绝对没错!
而正在奔着这个毒药而来的张梁张宝此刻也在距离密室不远的地方思索着自己该如何获取这个致命的毒药为此。是不是需要先干掉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一nǎi同胞!
密室里再次的安静了下来刘雁张了张嘴其实她很想问一句。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确认任务是失败了还是......问题是她看到赵爱儿那种几乎就要崩溃了的表情。实在是问不出口了有时候人做事真的跟智商无关这个智商超过160的少女低不可闻的轻轻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正当密室中的四人有各自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时一个轻微的但是此刻却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轻响传进了大家的耳鼓。
“噗。”
紧接着所有人的视线还没有来得及向那发生的方向聚集一股熟悉的白sè强光再次耀花了大家的眼睛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
“师姐!”
熟悉的声音传来在赵爱儿的耳朵里这声音是如此的好听简直比九天仙音更让人迷醉这一刻赵爱儿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幸福只要张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呆在自己身边那就是赵爱儿最大的幸福!
什么太平盛世什么权势利益什么太平道的兄弟姊妹什么惶惶天地之间的天下万民都比不此刻的一声‘师姐’来的重要。
赵爱儿不管自己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循着声音扑了去一把将散发着熟悉气味的女孩那瘦弱的身躯仅仅的抱在怀里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哗哗流下。
张宁错愕的看着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师姐看着平时坚强的如同山岳一样的她泪流满面忽然感动得想要大哭虽然在任务之中她一次都没有哭自以为已经很坚强了但是此刻当她被赵爱儿环抱在怀里的时候所有的坚强都再次远离了张宁再次让她变回那个柔弱娇怯的小女孩。
“师姐~”张宁嘶声低呼了一句将自己的脸埋在师姐的怀里畅快的流着眼泪。
正当大家的目光被赵爱儿和张宁吸引而忽略了榻的张角时沦为配角的张角却不甘心的发出了声音。
“我这是回来了?十年呵呵延寿十年够了!足够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二十八章悄然南下
上一章的章节号又错了,应该是四百二十七章,可惜改不过来了,麻烦啊抱歉
张角的高调现身,让一切谣言不攻自破,张梁与张宝兄弟讪讪的恭贺了大哥收了义子张燕之后就回去自己的地盘了,而张燕则如rì中天,成了巨鹿城中公开的二号人物,巨鹿城里的黄巾将士们也一改前几rì的惶惶不安,表现出一股昂扬的气势,让城外的皇甫嵩都有些奇怪,赶忙让探子加紧调查城中发生的事情
不过不管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管玩家们上窜下跳的打听着巨鹿城中的内幕,还有对张角健康状况的猜测和好奇,反正也不能改变现在巨鹿城内外形成的长久对峙的局面,也不能改变整个冀州,乃至整个黄巾起义波及的地区的现状
战略相持阶段形成了
于是,方志文的预测达成了
赵云选择了北上安国协防,那么南下青州的就是方志文与太史昭蓉了,当然,这也是方志文的选择,而赵云是被选择,虽然不满也没有办法,安国的防御也很重要,方志文必须做好这个准备,一旦自己在青州动手,安国,甚至丰宁郡都有可能遭到玩家势力的报复打击
这次方志文南下仅仅动用一万骑兵,当然,实际上如果有需要,方志文还可以从段志然的海军部队里面抽调步兵参战,只是大家也不要忘记了,方志文可不是一个人去青州的,他还有一个帮凶,那就是凶名赫赫的吕布吕战神有这位大神在,就青州那些小城,又怎么会攻不下来?
当然,方志文攻击的目标也是有讲究的,不能胡乱打当然了,如果吕布打自己胡乱打的就另说了,跟方志文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吕布攻下青州的首府临淄,方志文也乐于接受吕布出售的人口,至于跟有关系的玩家行会解释,有那个必要么?
说穿了方志文做的不过是用自己的船只将吕布的一万骑兵和一万步兵从清河口港给运到了都县港,之后的事情拜托不要再跟方志文扯上什么关系
吕布想要什么方志文是很清楚的,因为并州北的地形环境与丰宁郡相差仿佛,不就是缺粮嘛现在方志文正在开辟乐浪粮仓,只要乐浪三个月之后能够丰收,今年方志文的陈粮就可以大卖了,卖给用人口抵货款的吕布,是最为划算的
人口从哪里来?自然是从玩家的手里抢来了
玩家的人口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就不得不推到智脑大大的身上去了智脑大大为了平衡人口在战争中的大量战损,想方设法的将人口从玩家领地那里又给快的补充回来了,所以,不要以为玩家领地的人口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增量人口,其实总人口数还是在一个合理的增幅下发展的,当然,唯一比较难控制的是玩家本身,数千万的玩家就是一个巨大的人口数量好,如果没有相应的原住民来平衡,那成什么了
扯远了回到正文来,方志文在广平之战结束之后,还呆在薄落津已经完全没有意义,跟着皇甫嵩去巨鹿城下放马无聊,于是方志文与吕布同时北上,一个说是去加强对卢奴的攻势,一个说是去尝试进攻上曲阳
只不过结伴北上的两人到了安国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成廉带着吕布另外的一万骑兵奔赴上曲阳附近的唐县赵云留在安国县修心养xìng,田丰也留下来协助李雪音,而方志文和吕布则分别搭乘到达安国的空邮船返回清河口港,然后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悄然出现在都县港口
说到邮船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是属于系统的邮驿体系的东西,类似与邮驿马车,在具有港口的城市之间通行,这种东西在长江和淮河流域盛行,在北方较少,海河流域里面第一个开通的是清河口港到蓟县,安国建造了港口并且升级到三级镇之后才开通的,虽然价格比自己的船只运输要贵,但好在安全系数高了不少,至少公孙瓒是不敢劫邮船的
北海郡在青州中部,北海郡东南,是青州相对比较贫瘠的地区,北海郡西北则是相对开发度比较高的地区,而这部分地区包括乐安郡、齐国、和济南国三个郡国
这三个郡国可以说是青州最发达的地区,黄巾之乱的时候,玩家之间的争夺也聚集在这个地区,而这个地区小城遍地都是,几乎二十里就有一个小城池,这些小城池现在却都被玩家势力瓜分了,乐安郡郡治临济三级镇、济南国郡治东平陵三级镇,还有齐国郡治临淄一级市也都落到了黄巾阵营的玩家手里
特别是当时临淄的陷落,绝对是一个十分戏剧xìng,并且非常经典战例,这个临淄,是被玩家势力从内部攻破的,而且不是一个势力,而是一群势力,这当然要拜当时的青州刺史的无能所赐了
因此临淄现在是个股份制的城市,成为了青州黄巾阵营的大本营,也是一个zìyóu贸易城市,非常繁华热闹,而当地的驻军则是联军形式,由一个玩家联合会主持
方志文自然没有想着去打临淄的主意,虽然那里有六十万人口十分的诱人,问题是凭着他与吕布的三万兵马,想要段时间攻陷一座一级城市,显然是不大现实的,他们两个也没有疯到那种程度
但是,不论是方志文还是吕布,都将目光盯在了青州西北部,至于广阔的东南部,因为人口和实力的关系,两人都自动放弃了,事实上选择青州西北,完全是因为这里基本上没有顶尖的玩家势力,顶尖的玩家行会都集中在青州东南部
“灌亭?为何是灌亭,那是个刚刚升到一级镇的小城,人口不过五万,某记得你曾经说过”
都县城外的军营中,方志文与吕布以及各自的重要属将,正在开战前的军事会议,这个军营原本是孔融的属将宗宝的,不过现在被方志文临时借用了,宗宝自然知道方志文是什么来头,宗家在北海也是大族,跟密云和乐浪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所以宗宝觉得方志文就是自己的半个主公,宗家没有什么野心,就是想挣钱罢了
“呵呵,因为灌亭是寿光的大门,不拿下灌亭,如何吸引寿光的守军出来,如何能趁机取下三级镇寿光,寿光的城墙六丈高,你以为那么容易爬上去?”
“呵呵,六丈不算高啊”吕布豪情万丈,方志文也有些无语,即使佩服,也是有些不以为意,你是不怕,士兵得死多少啊?
吕布笑呵呵的看着方志文吃瘪的样子,摆了摆手道:“好,就听你的,先拿下灌亭,诱使敌军出来,然后攻打守军不足的寿光,减少损失争取利益最大化,某知道了”
吕布从来都是不笨,相反他是很聪明的,只不过,当一个人的武力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他就会慢慢的开始迷信武力,认为拳头可以解决一切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少用头脑来解决问题,方志文认识吕布已经有些年头了,自然注意到了吕布的这些变化,这虽然不是一个好事,不过跟方志文其实没啥关系
方志文摇了摇头:“攻打灌亭不能出动骑兵,以防暴露我们的主力和身份,先用步兵.....一万,再加上宗宝的两万一起,以雷霆之势拿下灌亭”
“宗宝”大家一起惊住了,有这个必要么,对付这么一个小城,要用到三万步兵,再说了宗宝的部队战斗力实在是堪忧
“方大人,我也要上阵啊?”
宗宝不是害怕,其实他还很年轻,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对战场还是很期待的,只是不知道当他见识到了战场的血腥和残酷之后,还会不会有这种想法,他此刻的惊讶,当然是来自对自己也能上战场的惊奇了,原本还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呢
“嗯,你就是去做个样子,当然了,如果你想试试真正的战争,也是可以的”
方志文诡异的笑了笑,老实说,宗宝的部队与玩家的部队相比,还是能打一打的,不过跟吕布的jīng锐步兵一比,那就完了
张辽和太史昭蓉很快就明白了方志文的想法,原来是要宗宝去迷惑那些黄巾阵营的异人,让他们以为是北海的官军对他们发动的战争,而且以宗宝部队的实力,也不会将异人吓坏了从而所在寿光不敢出来
以方志文与吕布的这点部队,最适合战、野战,不能打成持久战,一旦成了持久战,就可能会陷入异人部队的海洋,即使打不死,淹也要淹死了
因此在座的将领都明白,一旦方志文和吕布的身份暴露,就需要进行快的突袭、破袭战,在青州西北三郡中掀起一阵人人自危的威势,然后迫使异人各自为战,才能在这次南下的战役中捞取最大的好处未完待续)
.RT
第四百二十九章闪亮的高顺
“拿下灌亭之后,步兵驻守城池,我们的骑兵埋伏在寿光与灌亭之间,待机歼灭出城的异人部队,如果数量少,则放他们南下,由灌亭城中的守军对付,我们只有在敌军主力出现后才能行动”
大家都注视着方志文在地图上的手指,随着方志文的解说,一个并不复杂,但是却很实用的战术计划慢慢的战线在大家的眼前
“得手后,灌亭步兵与我们的骑兵一起攻下寿光,这个时候异人肯定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消息,接着,我们仍然留下步兵防守寿光城,宗宝负责运送战利品,骑兵部队则分散出击,以五千为一队,快的突袭所有来援寿光的异人部队然后两两汇合,结合成一万为单位的机动部队,随意攻伐周边城池,这个阶段就可以开始引入我方阵营的异人部队协助了,或者不用我们开口,异人部队也会主动掀起一轮的青州大战”
方志文咽了口茶水,继续说着他的构想
“接下来就进入第三个阶段,一旦异人部队大举攻入西北三郡,三郡的局势肯定是混乱的,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避开郡治大城,合力攻伐次一级的城镇,抢走所有能抢走的东西,志然的部队会沿海边接应”
“好”吕布用力的一拳捶在案台上,发出一声巨响,案台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吕布的巨力,居然发出一些裂开的声响
方志文的计划确实非常的有意思,不是yīn谋,也不是阳谋,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普通打法,但是这招却是狠狠的打在了异人的软肋上,让玩家难以应对,不团结和各自为战,很快就会让他们尝尽苦果等他们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里的时候,战役早就结束了
张辽也是不得不服气的点头赞同吕布的观点,越是简单的战术,也是难以破解,能善用这个技巧正面作战的人,都是战术高手,而方志文同时也是战略大师张辽对于这点还是承认的,同时也庆幸自己不是方志文的敌人
“既然奉先没有问题那么就明晚行动了”
“可”
吕布与方志文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一个是在歪歪将会塞满库房的收获,另一个,也是在歪歪自己领地里增加了不少欢闹的人口数量,哈哈......
..................................................
“奉先,那个先登的将领是谁啊?这人很怪登上城头居然毫不兴奋,只知道埋头杀敌,难道是个哑巴”
方志文眼神很好,即使在黑夜里,借助城头上的暗淡灯火,居然将三百步之外的城头看得清清楚楚,这也是优秀弓箭手必须的本事
吕布自然也有这个眼力,方志文曾经看到过吕布三百步外箭无虚发的弓术,自然不会怀疑吕布看不见城头上的情况
不过吕布似乎一改往rì豪爽的xìng格,略微有些犹疑了一些才说道:“不是哑巴他就是那个xìng子,特别沉闷,所以也不招人喜欢,但是本事还是有的,潜力也不错,可惜不合群他叫高顺”
方志文眼睛一眯,熟悉方志文xìng格的太史昭蓉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方志文忽然高涨的兴趣,显然这个叫做高顺的人是在方志文心里挂了号的人物,太史昭蓉也好奇的向城头看去,那个一手大盾一手巨刃的年轻将领看上去确实很猛,而且真的很沉闷他杀敌的感觉一点都不激|情,而是像在做一件工作,很认真,但是绝对没有感情
连他周围的那些将士都是一样,仿佛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在他们先登的那一段城墙上,只能听到中刀后的惨呼声,以及刀盾碰撞的闷响、刀与刀碰撞的脆响,那一群人仿佛是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初看时不怎么样,但是太史昭蓉仔细一想,却发觉与这些杀戮机器面对面的时候,肯定是很恐怖的,谁也不愿意面对一些不知恐惧为何物的机器战斗?那未免太过绝望了一点
对付这个小城,张辽负责指挥,城墙上的一点被突破之后,张辽立刻发出信号,所有的部队展开全面攻击,实际上,当城墙上一点被突破的时候,防御方往往会将预备队和jīng力都扑在这一点上,如果此时敌军发动强攻,最容易得手,张辽显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数支火箭腾空而起,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喝声中,宗宝的两万步兵,以及张辽留在手里的六千步兵开始全面展开了进攻,这种声势之下,城头守军的士气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尽管城上的玩家们拼命的扔技能,但是只是杯水车薪,屁大城池眼看就不行了
方志文并没有被声势浩大的攻城场面所吸引,而是继续看着高顺那队杀戮机器的表演,他发现,高顺的人不多,应该只有一屯,不到五百人,而且他们这个战法应该配重盾和重甲,选择身材高大的jīng锐士兵,或许,那就是陷阵营的真相
但是现在,高顺的人良莠不一,身上是普通的步兵半身甲,手里的盾是木盾,刀也不是特殊的刀,而是制式的步兵环首刀,这肯定大大的限制了高顺的战力,再看他的战损以及对玩家技能的抵抗程度,似乎高顺的等阶也不高,应该还没有进入五阶,高顺自己出手的招式也很少技能,说明他的内力有限,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他在军中遭到了打压?还有刚才吕布yù言又止是为了什么?
方志文的野心忽然有些燃烧起来的感觉,这高顺是不是真的能挖角呢?
“奉先,这人现在什么职别?”
“高顺?屯长,原来曾经当过曲长,后来又因顶撞上官打回士兵,现在积功又升到屯长了,此人......”吕布最后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高顺给吕布的感觉很复杂,让吕布也不好评价他
“此人应该指挥重步兵,完全是因为奉先不准备组建重步兵,所以他这种作战风格鲜明,发展方向比较明确的将领才会被压制,对?”
吕布苦笑了一下:“某的战术讲究快、狠,步兵只是为了巩固和守御,重步兵是没有用处,而某麾下的将领自然也都奉行这种风格,高顺在军中就如同鹤立鸡群,所以很难有大发展,倒不是某刻意打压,如果他肯改变风格,自然会有其用武之地”
方志文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有必要耍心眼欺骗吕布,于是开口道:“奉先不见此刻高顺在攻城时候的作用么,养一支重步兵其实是有必要的,除非奉先认为自己不会进行攻城战”
“志文差矣,如今在并州北部,根本就没有重步兵用武之地,莫非志文定是以为某会持续征战于中原?即使如此,某家仍然可以用骑兵打天下,反过来说,中原的坚城,即使有高顺也未必一定攻得下来于此相比,花费巨资打造重步兵,不但用处不大,不会得到某麾下将领的认同,甚至由此而产生深的龃龉”
吕布的想法不能说错了,这纯粹是一种个人的选择,吕布主张运动战,其野战无敌,攻城就没有必要了,按照吕布战法,攻城时采用骑兵围困,就能将城池困死,根本就没有必要去爬中原四处可见的六、七丈高的城墙,因此,个xìng鲜明的高顺就成了鸡肋
“既如此,将高顺让给我,我给他提供发挥才能的机会,省得埋没了人才”
方志文似乎是随意的说道,吕布狐疑的看了看方志文,对于方志文对人才的渴望,吕布自然是知道的,老实说,吕布是很喜欢高顺的,因为高顺就是一个最标准的军人,听话、强悍、坚守纪律、作战勇猛,而且潜力也很大,但是正因为自己欣赏他,吕布才对自己不能够发挥和培养高顺感到有些愧疚,现在方志文并没有谎言欺骗,而是坦诚说了高顺在自己手下的优劣,然后出声讨要,为的也是高顺的未来,吕布不由得有些心动
不过吕布也已经不是以往的吕布了,眨了眨眼睛,吕布笑着问道:“那志文用一个骑兵将领来换好了,子龙你肯定是不肯的,不如用田豫如何?”
方志文撇了撇嘴:“别想用五匹名马来换,五匹哦?你的麾下大将人手一匹”
“我可是有八名大将的,你的出价里面,是否还包括雪夜啊”吕布其实很喜欢灵xìng十足的雪夜,可惜雪夜不喜欢他,听到他的话,雪夜不满的转头喷了个响鼻
“呵呵,雪夜不愿意呢当然不包括了,就八匹,让你麾下爱将人手一匹,不过我现在手里没那么多,只有五匹,先欠着三匹”
方志文的名马其实都是最低档次的名马,是由丰宁城的马场里出产的,两个月左右会有一匹,属xìng都是增加部队移动度5%,马匹有一个加技能,说起来是名马,其实也就是入门级的
吕布又不是傻子,对于这个看上去公平的交易,自然知道方志文是占了大便宜的,但吕布却是认真的考虑了高顺的未来,所以才有了这个不大公平的交易
吕布很郑重的看了方志文一眼,道:“志文,你莫要委屈了高顺”
“呵呵,这话你以后是没有机会再说的,就这么说好了啊,等青州的战事结束,高顺就跟我走了啊名马我先给你,省的你反悔”
吕布摇头轻笑,眼神里却有一丝不舍,方志文的心情很爽,古代就是好啊,可以买卖人口未完待续)
.RT
第四百三十章一边倒的伏击战
“地盘?奉先你想要地盘啊?”方志文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嘴里嚼着一根草茎,淡淡的草青味夹杂着一丝苦涩,用文青的话来说‘这是青chūn的味道’,可惜,方志文觉得自己已经不青chūn了。
吕布用力的摇头:“某家不要地盘!”
“那你问地盘干什么?地盘卖掉就好了。”
“着啊!我就是想说这个,呵呵。”
方志文直翻白眼,吕布这是掉到钱眼里面去了,话说,五铢钱洞眼很大的说!不过,这还是那个骄傲的吕布么?
吕布看到方志文的表情,很不满的摆了摆手:“某这是当家才知柴米贵,现在有一大家子要养呢!”
方志文点头赞同,不由得也叹了口气:“我明白,我也是啊!”
“惭愧!”
“不惭愧啊!这是为上位者的责任!”
“志文说得是!”
“那些我们打下来的地盘都标价卖掉,问题在于任命书不大好弄,青州刺史已经死了,新的又没有任命,齐国的国相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方志文也觉得这事有些挠头,不过如果不讲理的话,让孔融自领州刺史或者州牧?要不上个表去申请一下,说不定天子就允了,反正现在整个青州都没有官员了,再说孔融怎么说也是保皇党的呢。
“简单,让文举一并统管了就是,反正现在地盘收复了,总不能不任命吧,青州在职的高级官员也就只剩下文举了,就这么办!”
吕布比方志文还要蛮横的多,在吕布看来,只要拳头能说的明白,就用拳头好了,有不满意的。可以过来理论啊!
方志文哂然一笑,自己想得太多了吧,就照吕布的话来做,让孔融自领州牧又如何了,反正现在青州就是一摊烂摊子,除了孔融谁会管?
“呵呵,行啊。反正青州就剩下文举一个官了,他不任命还真没有人能任命了。就这么定了,我们赚钱去,呵呵。”
吕布咧嘴无声的笑着,张辽的面孔隐在夜幕中,偷偷的猛撇嘴,多好的一个将军啊,就这么被方志文教唆成了一个市侩的商贩一样。不过,这或许是下属之福吧。
“来了,主公。”甄翔一直在关注着远处斥候的信号,一见那边单向灯笼在晃动,立刻兴奋的提醒方志文。
“哦?......六万多异人部队,应该是主力部队了吧?”
方志文低声的嘟囔着,吕布自然知道这套传讯的办法,在草原上这种办法是夜晚传递消息的最佳手段,只不过,灯火信号的约定各有不同。你不可能看得懂别人部队的交流信号。
“六万以上?寿光城里应该只有十万居民,常设部队居然有六万?”
吕布的这个问题有点小白,不过这也不怪吕布,是因为吕布对异人的城池还不大了解,方志文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异人城市里面还有大量的在籍异人,人口的总量肯定不止十万,再有,每一个异人都可以算作战斗部队。因此他们的部队数量就超出了城市供养的上限,问题是,这些异人彼此之间很难组成战阵。需要战阵等级五十以上的才能将这些身份为武将或者游侠的人组成初级战阵。”
吕布眯了眯眼睛:“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异人的战力才如此低下。换而言之,吾等是可以将异人组阵的,如果建立一支由异人这种将领属xìng的个体所组成的部队,战力不是会.....不对,他们的技能不统一,根本就发挥不出优势,只能是血长皮厚的炮灰。”
“呵呵,奉先,可以选择同样技能的组阵啊!当初在高密我就是这么做的,那些异人组阵的战力还是很强的,未来是我们的大敌,想要遏制异人的这种打法,必须让jīng锐等级的部队再行提高。”
“jīng锐等级再提高!?你是说‘雄兵’等级,那个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是的,那是因为没有那个条件让雄兵等级的部队出现,现在jīng锐等级的部队,组阵后等同于一阶武将的属xìng,而雄兵等级的部队组阵后等同于三阶武将的属xìng,并会有更多的团体技能出现,我研究过了,雄兵等级的部队,可能不仅仅需要积累战斗经验,还需要灵魂,比如奉先你的部队,有着一种舍我其谁的jīng神,未来第一个出现雄兵很可能是奉先,只要不断的战斗下去,雄兵等级的部队迟早会出现的。”
方志文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雄兵’一直是流传在原住民中的传说,在所有相关的知识中,部队的最高等级就是jīng锐等级,但是方志文在尝试了组建异人部队之后发现,如果异人继续成长下去,将来就会成为无敌的存在,这显然不符合智脑大大的平衡理论,所以jīng锐之上必定还有更高的部队等级,甚至连‘雄兵’都不是最终的结果。
吕布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方志文说法很有些道理,不由得对部队的发展方向有了新的想法,不过现在却不是研究此事的时候,异人部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了。
“志文所言甚为有理,此事有时间再说,先灭掉当下的敌人,某去准备出击。”
“好,奉先记住,异人部队最是顽强,擅长各自为战,千万不要散阵,保持阵型直到消灭掉最后一个敌人。”
看着吕布带着部将回归本队,方志文扭头向太史昭蓉道:“天黑,不要盲目的冲,注意我方斥候的引导信号,特别注意冷箭,定远你不要冲得太快,顾着自己的部队,我在这里指挥龙骑兵,冲散敌军的任务交给奉先,你们注重外围。”
“诺!”
“嗯,去吧,小心!”
.........................................................
看着密集的箭雨在三百多步之外就准确的覆盖了异人部队的中军,吕布微微的点头:“志文的弓箭水平见长啊,文远已经大是不如了!”
“呵呵,属下弓术本来就不怎么样!”
“准备。两千人一个分队,组锋矢阵,准备冲阵,队前举火,为弩兵指示目标。”
“诺!”
“诸位,建功立业就在此时!冲阵!”
“吼!吼!吼!”
“天下无敌!!”
“杀!!”
黑暗中嗡嗡的弩箭掀开了突袭的战幕,让这批急急忙忙赶往灌亭的玩家部队顿时乱作了一团。玩家部队的应变能力本来就不太好,加上还是夜晚。遭到第一波打击的正是中军指挥部,方志文的眼力好着呢,而且在箭雨技能之后,方志文还连续使用92级的宁神一击,收买了对方五六名主将的xìng命。
超高等级的宁神一击真的是夜晚偷袭的利器,急速,而且没有什么技能的光芒。shè程超远,杀伤力又强悍,加上方志文准确命中要害的恐怖加成,几乎是一箭一个,将敌军的几名首领先后放倒,异人的部队顿时乱了。
收拾掉了玩家部队的指挥中枢,方志文一边按照冲阵部队的指示进行弩箭覆盖,同时自己也在找寻目标,看到谁在组织抵抗,就是偷偷的一箭过去。方志文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偷袭点名的乐趣了。
“叮”
“咦!?”
方志文惊讶的看见,一个玩家居然将自己必杀的一箭给挑了开去,虽然那支箭最终也shè死了一名小兵,但是,这个能挡开自己的利箭的玩家,还是引起了方志文的主意。
由于弩兵阵地在小山丘的侧背,玩家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但是方志文自己可是站在山坡上的。只不过这个距离太远了,方志文又不需要借助灯光上箭,所以黑乎乎的山坡上根本什么都看不见。特别是在几百步之外,加上身边还有不少火光干扰。但是那个玩家还是下意识的顺着箭矢飞来的方向看去。眼神里一片凝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才的那一箭绝对不是流失,而是一支来自强力shè手的狙击。
方志文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刚才没有能够成功shè杀的玩家,就是一名退役的狙击手,所以对着狙击有着天生的感应,这才及时的挡开了方志文的致命一击。
但是幸运不仅仅需要运气,还需要实力。
方志文不信邪的再次以连珠箭的手法连发两箭,那名玩家顺利的挡开了第一箭,并企图借助身边的士兵,闪开第二箭,但是却没有成功,最后虽然还是被方志文shè死,不过此人的出现,却让方志文也终于感觉到了玩家个体的成长。
玩家的少量骑兵,一开始就是吕布和太史昭蓉的打击对象,随着玩家骑兵部队的覆灭,加上指挥中枢的消失,步兵在骑兵面前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可能,更何况方志文和吕布早有分工,外围布置了六千骑兵,两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全歼这批敌军,以便为攻取寿光创造最有利的条件。
战斗很快陷入了混战,只不过,混乱的是玩家,吕布和太史昭蓉的部队战阵森然,仿佛从幽冥中踏着暗影而来的魔鬼,在战场上翻卷屠戮,势不可挡,还有方志文的夺命弩箭,从夜幕中无声无息的扑来,当你听到声响的时候,弩箭已经到了头顶上,随着弩箭后面,肯定有一波骑兵冲击而来,这种巧妙的配合让面临惨败的玩家也一样叹为观止。
战斗开始的时候,方志文就已经命令吕布在灌亭的步兵向寿光推进,但是估计步兵到达寿光时,自己的骑兵应该已经拿下寿光城了,不过这不要紧,步兵本来就是为了去守城的。
第四百三十一章蹲点打援
感谢‘划水听音乐’‘M门g’‘txs_001’‘十三月飞雪’‘书友080326135546616’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rì月星云雾’和‘小喵喵老師’的慷慨打赏,谢谢!!
寿光城里剩下的守军不多了,即使加上玩家也没有多少人,在方志文的jīng准弩箭和强力飞shè的威胁下,根本没有组织出像样的防御,被张辽一轮冲击,凭借着几架云梯就攻上了城头,张辽的步战能力,现阶段一点也不会比高顺差,只会更强。
接着城门被打开,然后骑兵一拥而入,见到手持兵器的就杀死,见到异人就杀死,整个城池不到半个时辰,就落进了方志文和吕布的手中,部队开始清扫城里隐藏的异人,以及那些坚定的黄巾份子,而方志文与吕布则躲在府衙中斤斤计较的划分着战利品。
这一次拿下寿光,光是盘点城中的浮财和战利品,两人就能获得超过五百万的收入,吕布能分到六成,也就是三百万,当然,还没有计算属于吕布的人口被方志文收购之后的收入,还有将来出售灌亭和寿光的收入,按照方志文的说法,至少吕布能拿到一千五百万朝上,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啊!
吕布笑呵呵的合不拢嘴!
随后宗宝的部队也到来,负责将甄别之后的居民押送到灌亭,在灌亭交接给段志然的接应部队,再由段志然将这些居民送到乐浪带方城去,那里正需要大量的人口开垦土地。
同时,方志文也抽空给孔融写信,让他准备任命灌亭和寿光的官员,至于购买的费用,让有意购买者竞价好了。这事就交给孔融去cāo作了,事后给孔融分两成的好处。
孔融现在也不是那种两手不沾阳chūn水的书生了,作为青州唯一一个硕果仅存的官员,孔融必须为辖下的数百万居民争取利益,所以,方志文的分成孔融肯定不会拒绝,至于cāo作卖城的事情。这方面孔融已经是老手了。
部队只修整了半天,就继续出城。城防交给了随后到达的曹xìng防御。
“香香,累不累,昨天非要跟着昭蓉去冲阵,今天都没有休息吧,我看你一直在城里到处跑。”
“嘻嘻,我是在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